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percival graves

85310浏览    1173参与
喵小林
是一百天的贺图!别问我为什么没...

是一百天的贺图!别问我为什么没有涂色,问就是真的不会,画的有点丑见谅

是一百天的贺图!别问我为什么没有涂色,问就是真的不会,画的有点丑见谅

霁音_

Almost There

不切实际的,关于他们过去的幻想。


他们相识在苏格兰的一个夏天。

当时大抵是一些家族中的联谊,Scamander家的家主负责交谊、而作为长子的Theseus便负责照顾好6岁的Newt。 

不善言辞的Newt揪紧了他的衬衣,瘪着嘴。他四下打量,找到一个无人的会客厅。

Newt,你怎么了?不想呆在这吗?他安抚道。

Theseus、我想回家了,这里都是不认识的人。

兄长自然是知道自家弟弟不太擅长交谊,只不过这种重要的场合、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声音忽的出现,Newt吓了一跳、缩在Theseus身后。

他应该注意到飘窗那模糊不清的影子...

不切实际的,关于他们过去的幻想。

 

他们相识在苏格兰的一个夏天。

当时大抵是一些家族中的联谊,Scamander家的家主负责交谊、而作为长子的Theseus便负责照顾好6岁的Newt。 

不善言辞的Newt揪紧了他的衬衣,瘪着嘴。他四下打量,找到一个无人的会客厅。

Newt,你怎么了?不想呆在这吗?他安抚道。

Theseus、我想回家了,这里都是不认识的人。

兄长自然是知道自家弟弟不太擅长交谊,只不过这种重要的场合、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声音忽的出现,Newt吓了一跳、缩在Theseus身后。

他应该注意到飘窗那模糊不清的影子———Theseus以为那是窗外的投影、哪知道是人!

嘘嘘嘘,别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们。

那个身影一跃而出,原来是个和Theseus差不多高的黑发少年。(Newt攥紧他衬衣的手稍微松了些)

我是Theseus·Scamander,这位是我的弟弟Newt———他对于这种社交活动有些紧张,我带他放松一下。

Scamander…少年点点头,伸出手。Percival·Graves,欢迎你们来到这里。今天的聚会是有些人多,如果这里能够缓解的话、请自便。

语罢,年轻的Graves便转回目光继续阅读,而Newt如释重负般露出了平常的表情。

 

 

隔日,他循着记忆找到了那间书房。

昨天多谢了。Theseus稍稍欠身,墙上的肖像对他发出赞叹的哼声。

少年示意他坐在一旁的扶手梯上。不用拘谨,我想我们应该是同龄人。你弟弟今天不在?

他同家父一起前往后花园的温室,Newt一听说有神奇动物就会提起兴趣。

———你不去看吗?

我的兴趣不在这方面。Theseus微微侧过头,将目光转移到了精致的展示柜上。

多看些书总归是好事。

Percival(称呼姓氏还是有些太过拘谨)抬起头,表情不算深刻、但那双深邃的眼中含着笑意。

或许你会对这里的某一本书感兴趣?

 

 

友谊如同夏天的温度急速上升、一来二去这两人也熟悉了,他们约定好学期开始后做对方的笔友(虽然通讯网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但Percival似乎有些执着于这种普通的东西)。

起初只是一个季度带有久疏问候的话语的来信,后来二人似乎能够聊得更开。

文字能够表达得一清二楚,也就能够看到最真实的彼此。Percival在一封信中这样写道。

那些不愿告诉身边人的青少年的苦恼,透过信件反而能毫无顾忌的表达。

 

 

猫头鹰跨越大洋飞向他的身边,Theseus必须承认这不是简单的友谊。

即使是笔友这样的通信频率是否也有些太过了?一个月一封,有时比他订阅的巫师杂志还要准时。

同寝室的同学打趣说是不是心仪对象,Theseus摆摆手。志同道合者而已———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今天的包裹由猫头鹰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Theseus有些意外、这是不能高空投掷的东西?它们一向能保证精确度和控制最小损失。他小心翼翼地翻开包装纸,一封信与冒着寒气的盒子静静的等待着收信人拆开。

 

「这是我学会的新的魔法,它能令鲜花在寒冰中绽放出最美的模样。我想这封信到你手中时它还没有完全融化,或许你能看到仍在绽放的三色堇。

或许苏格兰不盛产这种美丽的花朵,希望它能够为你带来好心情。」

 

 

或许他能够猜到自己想要表达什么,远超过花朵表层的意义———如果猜不到也无伤大雅,就当作是一次亲切的问候。

他会知道的。Percival向猫头鹰递出包裹,持续注视着它飞向天空的另一端。

聪明的Theseus,解开答案吧。

他踏上石阶,一旁的枯树抖落下些许松厚的雪。

 

 

-Fin-



 

写到最后突然想到以前看过的漫画中喜欢的一段对话:


-为什么我们一直用这样的方式交流都没有觉得奇怪,反而觉得特别轻松?

-也许是因为我们看不到彼此的脸,所以能给对方的只有心吧。

喵小林
来吧,六月份更新:自己编的部长...

来吧,六月份更新:自己编的部长伙伴卡

所以,网易什么时候可以出一个投稿卡牌的活动啊啊啊,我想投稿!!!

来吧,六月份更新:自己编的部长伙伴卡

所以,网易什么时候可以出一个投稿卡牌的活动啊啊啊,我想投稿!!!

❖αLIVE。GGAD遠離我
至死方休久久沒出本發現國內已經...

至死方休

久久沒出本發現國內已經印不了帶黃的本了,所以大機率是海外限定,就發發封面。

至死方休

久久沒出本發現國內已經印不了帶黃的本了,所以大機率是海外限定,就發發封面。

酸奶里的酸奶块

【TSPG】蝎尾🦂

阅读顺序从左往右

其实还有番外(慢慢画吧

又名 斯卡曼德之欲(不是

P3帕西究竟说了什么呢?(这个就留到番外啦

【最后感谢🦂领针和蝎尾兽让我有了这个私设

【TSPG】蝎尾🦂

阅读顺序从左往右

其实还有番外(慢慢画吧

又名 斯卡曼德之欲(不是

P3帕西究竟说了什么呢?(这个就留到番外啦

【最后感谢🦂领针和蝎尾兽让我有了这个私设

❖αLIVE。GGAD遠離我
\打起來/\打起來/\打起來/...

\打起來/\打起來/\打起來/

如無意外是自印的封面,畫好了再連宣一起發

\打起來/\打起來/\打起來/

如無意外是自印的封面,畫好了再連宣一起發

酸奶里的酸奶块
一个FB3了,依旧没有部长的意...

一个FB3了,依旧没有部长的意难平产物。

B站指路:【Thesival】Carry Me Home 


一个FB3了,依旧没有部长的意难平产物。

B站指路:【Thesival】Carry Me Home 


喵小林

某只伊桑我来浅发一下我画的温德尔和部长的图[温德尔是我设子],部长长发的原因是因为这个画的几个都是年轻时候,是部长梦男,注意避雷


注:本人并不雷暗巷,GGPG,战友组之类的all部长的cp,所以有同好可以扩列的QuQ

某只伊桑我来浅发一下我画的温德尔和部长的图[温德尔是我设子],部长长发的原因是因为这个画的几个都是年轻时候,是部长梦男,注意避雷


注:本人并不雷暗巷,GGPG,战友组之类的all部长的cp,所以有同好可以扩列的QuQ

喵小林

是的,没错,这次又是一波存货[最后一张是部长单人的],祝大家食用愉快QuQ

是的,没错,这次又是一波存货[最后一张是部长单人的],祝大家食用愉快QuQ

霁音_

菲林往事

这是他成为执行司部长以前的事,也可能开始于战争以前。


那天Percival·Graves风尘仆仆地敲响了Scamander家的门,向前来应门的男孩轻声道:你哥哥出门了吗?我找他有些事。

被喊下楼的Theseus倒是有些惊讶。前一秒他正在读着好友从美国寄来的信件,后一秒见字如面化作现实、并且坐在他家客厅那个砖红色的单人沙发上喝着英式红茶。

怎么来了?年长一些的Scamander用魔杖敲敲杯沿,里面的红茶立即化作醇香的咖啡(Percival松了一口气、他还是没有很习惯红茶的味道)。我以为你至少会提前说一声。

信件可不比门钥匙快多少。Percival对着一旁试图...

这是他成为执行司部长以前的事,也可能开始于战争以前。

 

那天Percival·Graves风尘仆仆地敲响了Scamander家的门,向前来应门的男孩轻声道:你哥哥出门了吗?我找他有些事。

被喊下楼的Theseus倒是有些惊讶。前一秒他正在读着好友从美国寄来的信件,后一秒见字如面化作现实、并且坐在他家客厅那个砖红色的单人沙发上喝着英式红茶。

怎么来了?年长一些的Scamander用魔杖敲敲杯沿,里面的红茶立即化作醇香的咖啡(Percival松了一口气、他还是没有很习惯红茶的味道)。我以为你至少会提前说一声。

信件可不比门钥匙快多少。Percival对着一旁试图攀上他肩膀的神奇动物挥挥手,小家伙立马被魔法带到了一旁的软垫上。出差,想着可以来打个招呼。

或许你可以带我在伦敦附近走走?听说Auror·Scamander正在休假。

 

于是他们坐着地铁前往伦敦市中心(这可是最古老的地铁。Theseus不知为何骄傲道,即使和他本身没什么关系。),来到了查令十字街附近。

Theseus的本意是带着他前往破釜酒吧、或许还会再顺路去一趟对角巷,但在路上Percival少有地好奇起一间店铺、于是随着他前往了。

你不好奇吗?年长者在前方挑挑眉。我其实觉得No-maj有时候还是挺有创意的。

只是很少见到你…Theseus的大脑闪过几个形容词,最终都被他咽了下去。…表现出强烈的好奇心。

 

跟我们会活动的照片和肖像不一样,No-maj们的照片是不会有任何运动的———他们还用了一种很好听的说法来阐述,瞬间即永恒。Percival看着在镜头前笑得愉快的一家人,眼中饱含着一些深沉的情绪。

在一阵白光闪过之后、躲在黑色绒布后的摄影师笑着招呼他们过去,一边喋喋不休地描述着怎样的构图更加好看。

你对Muggle用了混淆视听(Confundo)?敏锐的英国青年低声道。虽然英国的确会开明些,但我个人不建议这样做…

你在指哪一方面。Percival笑了。两个男人贴的太近,还是贵部门对于这种滥用魔法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想,这其实都和休假状态的你没有什么大关系。

Theseus也没想那么多,他愣了一下、半推半就地同意了好友的说法。

 

为什么突然想要拍照片———还是Muggle样式的?

毕竟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Percival低声道,目光仍然平视着镜头。

前方的摄影师比划了几个手势、示意二人是时候准备拍照了。

或许这张照片的意义会远超过纪念。美国青年轻轻说道。

Theseus本想追问下去,但在摄影师的倒计时声音间只是抿住了嘴唇。

闪光灯晃眼而过,过于刺眼的白光令Theseus的大脑短暂松懈了几秒、视野变得茫然若迷,但同时他感觉到脸上传来了干燥温热的触感。

在双眼恢复聚焦后他扭头望向Percival,而被盯着的人只是耸耸肩、掏出手帕擦了擦手。

你的脸上刚刚有一个飞虫———我想那不会影响到照片最终的模样。

 

Percival侧身拿出魔杖轻轻施上一个复制成双(Gemino Curse)、指挥着胶卷将自己包裹在不透光的包装之中,最后稳稳地躺在他的大衣口袋。

底片交给我,在纽约有一个我认识的男巫会冲洗照片———我想这可不能交给Muggle。

等到时候冲洗好了再寄给你。

好啊——干脆别寄了、你休假的时候带着它来英国,与我同住几天。

我可不敢保证到时候我们的关系还能够一如既往。

听到这句话的Theseus哈哈大笑地向前推开了店门。难道你会因为这个跟我吵架?可没想到你是会这样设想的人。

Percival的脸上显现出一种略有不安的神色、但转瞬即逝地被他遮掩而过,或许对于他来说隐藏情绪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而后他们二人都投身于工作,直到圣诞节后Theseus才想起来打开那个随着信件漂洋过海而来的包裹。

信的落款在他打开包裹后变幻作一个他不敢声张的词语,而照片上一动不动的两人如同审视着Theseus一般、或者说是只有从前的那个英国青年正穿越时空审视着他。

挚友向他说谎了———当时触碰到他的不是任何肌肤,是一个吻、带有他不愿直面的意义的吻。

那是为什么?Theseus不明白。

如同照片上不会动的Percival无法传达当下的情绪那样,Theseus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在凝视着照片时发出了一声惆怅的叹息。

 

-Fin-

hiddenCD

[神奇动物在哪里]部长被救回复职之后

Tina变成了奥罗首领,所以部长真的无了吗ヾ(༎ຶД༎ຶ)ノ"我的部长(大声哭闹

仍旧沉浸在部长中(´;︵;`)

[神奇动物在哪里]部长被救回复职之后

Tina变成了奥罗首领,所以部长真的无了吗ヾ(༎ຶД༎ຶ)ノ"我的部长(大声哭闹

仍旧沉浸在部长中(´;︵;`)

米拉尔沃斯
【战场上的年轻巫师】 【The...

【战场上的年轻巫师】 【The Young Wizards in The Great War】

B站:【Thesewt&战友组】战场上的年轻巫师 

纽特在东线养龙,忒修斯和帕西瓦尔在西线挨炸的故事。

形式是纽特和忒修斯的来往信件。

赠:@AN-沉迷梅老师 

致谢:@狸形虾饺 @二十四個亞瑟 


大三角自助餐。太久没用英文写东西了手感全无,剪成了配乐ppt大家随便吃两口叭,能不能讲明白全靠缘分了[可怜]【摆烂.jpg

一些私设:

忒修斯和帕西瓦尔战前就是好朋友了,一直保持通信,但是帕西和纽特没有见过面。(我还吃过你的巧克...

【战场上的年轻巫师】 【The Young Wizards in The Great War】

B站:【Thesewt&战友组】战场上的年轻巫师 

纽特在东线养龙,忒修斯和帕西瓦尔在西线挨炸的故事。

形式是纽特和忒修斯的来往信件。

赠:@AN-沉迷梅老师 

致谢:@狸形虾饺 @二十四個亞瑟 


大三角自助餐。太久没用英文写东西了手感全无,剪成了配乐ppt大家随便吃两口叭,能不能讲明白全靠缘分了[可怜]【摆烂.jpg

一些私设:

忒修斯和帕西瓦尔战前就是好朋友了,一直保持通信,但是帕西和纽特没有见过面。(我还吃过你的巧克力结果过两年见面就判我死刑立刻执行,纽特震惊.jpg)

由于魔法界官方态度是不掺和麻瓜战争,忒修斯、帕西和纽特(包括古迪子客串的纽特上司)都是混在麻瓜里参的战。

致敬和参考:

“帕西的阿尼玛格斯是黑马”致敬了@巨熊与蜗牛 Egglets太太《年轻傲罗和他的阿尼玛格斯》。

“纽特抚养小龙”致敬了nattraven太太《乌克兰铁腹龙简史》。

通信参考:National Archieves收藏的信件。

战友组后续《格雷夫斯的最后一封来信》,又名《神奇部长在哪里》【不是

https://miralworth.lofter.com/post/1cb8f417_1cd1ad84e 


为了打字机效果MV的英文字幕只能都用了大写,可能有朋友会读不惯,由于脚本起草是用的英文,所以有些情感可能看英文会更准确【。想了想还是把中英文本都贴一下hhh
很久没用英文写东西了手好生,初稿要更长一点,为了配合MV做了缩减~

四封信如下:


1914年平安夜


Well, little brother,

    I expect you are wondering why I have not written. Muggle’s Army Postal Service is literately a MESS.
    Percy will join us soon. Right time, at least he will not be eaten up by millions of flies. To be honest, sometimes I look forward to his chocolate more than him.
    He brought you a bar of chocolate and his greetings. Hopefully, you can receive that chocolate by Christmas eve.
    ... wishing you well and take care of yourself.   

Love,
Theseus

你好啊,弟弟,

    我想你一定在奇怪我为什么没有写信给你。 麻瓜军事邮政系统简直一团乱。
    帕西很快就要来了。好时机,他至少不会被苍蝇大军吃掉。说真的,有时候我盼着能见到他的巧克力胜过想他本人。
    随信附上他的巧克力和问候。希望你可以在平安夜前收到包裹。
    ... 希望你一切都好,照顾好自己。   

爱你 
忒休斯




1915年春


Dear Newt,
    Write me a letter and tell me how are you recently, alright? Don’t make me too worried.
    Just a few lines to let you know I am still alive.We had been under lasting fire for a whole week. They had wizards too and they put Anti-Apparition Charm on our field. ...Percival used his Animagus to cross the blocked zone to deliver messages. You will like the fantastic horse he transformed into. 

Best Regards,
Theseus

亲爱的纽特,

    给我写信告诉我你的近况好吗?别让我太担心。
    简单写几句让你知道我还活着。我们挨了整整一个礼拜的炮击。对方也有巫师,在我们阵地上放了反幻影移形屏障. . . 帕西瓦尔用他的阿尼马格斯穿过封锁区去送消息。你会喜欢他变成的那匹骏马的。

真挚问候
忒休斯



Dear Theseus,

    The chocolate was received. I just came back from Carpathian Mountains. a dragon was seen by muggle soldiers in the eastern front.
    …I was too late. The female dragon was killed. But it was so lucky for me to find her baby.

    - Sir! Wait! 
    - I can train it. 
    - The dragon will bite your head off. you may wish to reconsider the risk.
    - Yes, Yes. 
    - I will show you! 

    Anyway, they agreed to give me a chance.
    Please send my appreciation and regards to Mr. Graves.

Yours,
Newt

亲爱的忒休斯,

    巧克力收到了。我刚刚从喀尓巴阡山脉回来。之前有报告称麻瓜士兵在东线战场看到了一条龙。
    我到的太晚了。母龙已经被杀了。幸运的是,我找到了她的宝宝。

    - 长官!等一下!
    - 我可以训练它。
    - 龙会把你的脑袋咬掉的。好好想想这个风险吧。
    - 是的,对。
    - 我会证明给你的!

    不管怎么说,他们同意让我试试。
    请帮我给格雷夫斯先生带好。

你的
纽特




1917年九月,铁腹龙伤人案:终审

Newt,

    We resubmitted the evidence you provided. I believe it was the wizard who offending your dragon first. But the jury still think the dragon is too dangerous as it only respond to you and being strong aggressive to everyone else. 
    The execution will not be changed. They have made up their minds.
    I am really sorry.

Theseus

纽特,

    我们重新提交了你提供的证据。我相信肯定是那个巫师先去招惹你的龙的。但是陪审团依然觉得那条龙过于危险,鉴于它只听你的话,对其他人都展现出很强的攻击性。
    处决不会更改了。他们心意已决。
    我很抱歉。

忒休斯



#神奇动物在哪里# #Percival Graves# #Theseus Scamander# #Newt Scamander#  

米拉尔沃斯

【战友组】

我:你看两只鸟都配!!!一只左边扇翅膀一只右边扇翅膀

饺:你胡言乱语什么……

总之是拿英美两位公务员的领带拍了点图(/ω\)

【战友组】

我:你看两只鸟都配!!!一只左边扇翅膀一只右边扇翅膀

饺:你胡言乱语什么……

总之是拿英美两位公务员的领带拍了点图(/ω\)

米拉尔沃斯

还是二位公务员的领带拍的图,也许可以当手机壁纸👀

还是二位公务员的领带拍的图,也许可以当手机壁纸👀

提奥Theo今天画画了么

战壕里的年轻巫师1

#有一点点帕西瓦尔家族私设


“圣诞节你打算怎么过?”

还有两天就要到圣诞节,而此刻剃刀正划过我脸侧短而细密的胡茬,泡沫在水盆里转着圈漂浮起来,我从面前的镜子里看见忒休斯穿过营地帐篷走进来,和擦肩而过的战友点头示意后靠在金属支柱上。我还在想,什么时候他已经和美军部队的人这么熟络了。

“纽特在信里说我妈妈会寄过来一整只火鸡。”

“所以Hippy才在上次送过信后这么久都没回来。”我把剃刀折好收进帆布袋里,用毛巾把脸上剩余泡沫擦干净后才转过身,走到忒休斯身边熟练的从他大衣口袋里掏出烟盒,在他开口之前。“欠你一根,最后一包被我输掉了。”老套的借口,我猜他已经习惯了。


“我得去镇上寄封信...

#有一点点帕西瓦尔家族私设


“圣诞节你打算怎么过?”

还有两天就要到圣诞节,而此刻剃刀正划过我脸侧短而细密的胡茬,泡沫在水盆里转着圈漂浮起来,我从面前的镜子里看见忒休斯穿过营地帐篷走进来,和擦肩而过的战友点头示意后靠在金属支柱上。我还在想,什么时候他已经和美军部队的人这么熟络了。

“纽特在信里说我妈妈会寄过来一整只火鸡。”

“所以Hippy才在上次送过信后这么久都没回来。”我把剃刀折好收进帆布袋里,用毛巾把脸上剩余泡沫擦干净后才转过身,走到忒休斯身边熟练的从他大衣口袋里掏出烟盒,在他开口之前。“欠你一根,最后一包被我输掉了。”老套的借口,我猜他已经习惯了。


“我得去镇上寄封信,尽量赶在平安夜前回来,我还不想错过你的火鸡正餐。”火柴将烟草点燃发出微弱的滋滋声,我深吸一口,忒休斯也正好凑过来借我的火点燃手里的烟后又迅速靠了回去,然后饶有兴趣的盯着我。

“告诉我帕西,是哪家的姑娘?”我告诉过他别在部队里这么叫我,麻鸡们总会拿亲密一些的同性打趣,哪怕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不过好在帐篷里没别人。

“给我父亲,算是告诉他我还活的好好的。”红色的火光逐渐吞噬细窄的烟杆,在烫到指尖之前被我丢到了地上。

“你们不会从上次一直互相生闷气到现在吧?”从我决定加入麻鸡军队到现在差不多七个月的时间,忒休斯用鞋尖将火光撵灭,表情变得不太能理解我和我父亲的做法。我没说话,只给了他一个确实如此的表情。片刻后我才开口:“他想让我从伊法魔尼毕业就去国会工作,他说你得为家族考虑,这是最合适的选择。”他哼了一声算是回应我,然后我继续说到:“为那帮不中用的老家伙干活,我怕我还不到30岁,就从骨子里烂透了。”

“我觉得你在变着法的讽刺我。”“我可不敢,英国来的傲罗。”我们短暂的朝对方看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但远处战壕外的轰炸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很快我们便又趋于沉默。

“希望圣诞节的时候德军的攻势能稍微减弱些。”

“希望如此。”


我看向帐篷外逐渐暗下来的天色,伊森刚好走进来手里拿着几颗巧克力和一包苏打饼干,我突然有点怀念忒休斯带来的英国糖果,他见我看向他正好开口:“长官在分圣诞节的物资,你现在去没准还能分到一包饼干。”我点了点头转身搬起水盆,早些时候冲掉的泡沫已经完全在水里化开了。

忒休斯此时刚好走到帐篷门口,冲我大声说到:“别忘了圣诞夜,帕西瓦尔。”我也向着帐篷外走去,顺势朝他点了点头“能麻烦你妈妈顺便寄一些比比多味豆么,我比较喜欢有挑战性的东西。”

1

【推文】Fantastic Percival and Where to find him

 笔者作为美国魔法安全部部长兼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Percival Graves单推,致力于寻找🧐香香的单推饭,并将其分享给每一个被部长蛊到的同好。


  因此笔者检索了嗷三上的Graves单人粮,并选择了几篇自己较为喜爱的分享给大家。以下内容按Kudos排列,并含有微量cp。


  (具体方法:选择Fandom,打上角色tag,叉掉所有cptag,适当保留官配,选择角色tag在前三位的文浏览其tag及简介。由于个人喜好,笔者略过了GG折磨PG的暗黑向及PG&CB的相关内容。)


  我们的口号是:


  神奇帕西在哪里!


  


  ①《catalysts...

 笔者作为美国魔法安全部部长兼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Percival Graves单推,致力于寻找🧐香香的单推饭,并将其分享给每一个被部长蛊到的同好。


  因此笔者检索了嗷三上的Graves单人粮,并选择了几篇自己较为喜爱的分享给大家。以下内容按Kudos排列,并含有微量cp。


  (具体方法:选择Fandom,打上角色tag,叉掉所有cptag,适当保留官配,选择角色tag在前三位的文浏览其tag及简介。由于个人喜好,笔者略过了GG折磨PG的暗黑向及PG&CB的相关内容。)


  我们的口号是:


  神奇帕西在哪里!


  


  ①《catalysts》


  作者:orphan_account

(表示作者抛弃了这篇文章或者直接销号了,具体可以查阅官方解释)


  Graves救了两只小猫咪,他们化身成人来报恩啦


  ②《Everyone is Wizards》


  作者:clockheartedcrocodile


        Jacob感觉他的身边都是巫师,还好,他的朋友Percival肯定是一名警察。


  ③《The Care and Keeping of Percival Graves》


  作者:petofi


  饱受折磨的Percival被好心的Jacob捡回了家。


       ④《A Graves Year》


  作者:petofi


  在部长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秘书敲定了与慈善机构的拍摄活动


      ⑤《maybe he's born with it (but it's not maybelline)》


      作者:orphan_account


    年轻的Percival一来就身居高位,傲罗们看他很不顺眼呀。


      ⑥《The Bear of MACUSA》


      作者:Beautiful_Doom


  如果部长的阿尼马格斯是一只熊,连带着又有了熊的一些习性,比如,冬眠,又比如,爱吃蜂蜜🍯。



      甜甜的文给甜甜的你,祝看到这的人天天好心






  


  




  


  


  

喵小林

动物三的设定集里我居然看到了部长,虽然是动物一的图,但我真的也挺快乐的了[顺便问问有没有大佬能给翻译一下]

动物三的设定集里我居然看到了部长,虽然是动物一的图,但我真的也挺快乐的了[顺便问问有没有大佬能给翻译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