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ersona5

21.8万浏览    3745参与
一兆光°

【P5 沙雕向短篇汉化】我们家的团长脑子有坑(7-12)


(1-6)(7-12)

《殿堂敲诈警告》可不就是我经常干的事吗hhh,最后一篇也很绝(滑稽)!

喜欢的姐妹可以到P站(可用Pix-EzViewer)支持一下!


作者:笹の助

P站id:4273442


*无授权汉化,自爽+间歇性汉化选手,仓库号慎关注

*争取授权ing,侵删_(:з」∠)_禁转禁存

*按原作分的汉化清单戳这里!


【P5 沙雕向短篇汉化】我们家的团长脑子有坑(7-12)


(1-6)(7-12)

《殿堂敲诈警告》可不就是我经常干的事吗hhh,最后一篇也很绝(滑稽)!

喜欢的姐妹可以到P站(可用Pix-EzViewer)支持一下!


作者:笹の助

P站id:4273442


*无授权汉化,自爽+间歇性汉化选手,仓库号慎关注

*争取授权ing,侵删_(:з」∠)_禁转禁存

*按原作分的汉化清单戳这里!






一兆光°

【P5 沙雕向短篇汉化】我们家的团长脑子有坑(1-6)


(1-6)(7-12)

这个老师是关西出身,每一章都很有梗w~!特别是《列入黑名单》,太强了Joker—hhhh

喜欢的姐妹可以到P站(可用Pix-EzViewer)支持一下!


作者:笹の助

P站id:4273442


*无授权汉化,自爽+间歇性汉化选手,仓库号慎关注

*争取授权ing,侵删_(:з」∠)_禁转禁存

*按原作分的汉化清单戳这里!


【P5 沙雕向短篇汉化】我们家的团长脑子有坑(1-6)


(1-6)(7-12)

这个老师是关西出身,每一章都很有梗w~!特别是《列入黑名单》,太强了Joker—hhhh

喜欢的姐妹可以到P站(可用Pix-EzViewer)支持一下!


作者:笹の助

P站id:4273442


*无授权汉化,自爽+间歇性汉化选手,仓库号慎关注

*争取授权ing,侵删_(:з」∠)_禁转禁存

*按原作分的汉化清单戳这里!






木昆昆昆昆

木偶 梦

只是个小小的短打

#是私设,用“奇妙的木头”制成的小木偶莲#

本来是作为mp里的私设短打戏但是梦境似乎是三视所以就当短打小篇给大家博个笑uu


小木偶的诞生与众不同。

  它不是那些有血有肉,在“动物”一词之前加上了“高级”二字的家伙,却也和他们有着不可忽视的关系。

  它是由这个种族中一个被称作“木匠”的家伙所制作出来的小人偶,一个漂亮的小人偶。

  “木匠”很喜欢这个做工精致的小家伙,还给它取了一个名字。

  “JOKER。”

  “JOKER?”...


只是个小小的短打

#是私设,用“奇妙的木头”制成的小木偶莲#

本来是作为mp里的私设短打戏但是梦境似乎是三视所以就当短打小篇给大家博个笑uu




小木偶的诞生与众不同。

  它不是那些有血有肉,在“动物”一词之前加上了“高级”二字的家伙,却也和他们有着不可忽视的关系。

  它是由这个种族中一个被称作“木匠”的家伙所制作出来的小人偶,一个漂亮的小人偶。

  “木匠”很喜欢这个做工精致的小家伙,还给它取了一个名字。

  “JOKER。”

  “JOKER?”

  然后,小木偶从沉睡中忽地弹了起来。

  拍拍木质的脑壳想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却忘记了自己只是个有听觉和视觉的木头墩子,有些懊恼地摇摇头,左胸口的能源块尽心尽力地平复着小家伙心中无法泄漏出来的小情绪,逐渐冷静下来的头脑中却对梦境发出了一些疑问。

  说来奇怪,虽然是自己的尘封往事,却总感觉像是别人的东西。这真的是我的记忆吗?小木偶有些困惑的挠挠头。

  “JOKER。”可是小木偶根本就不习惯这个称呼。冥思苦想好半天,却总是没有头绪。

  但很快,时间流逝也加重了困意,小木偶难敌扑面而来的瞌睡虫,很快又倒下进入了梦乡。

  “我不叫JOKER。”

  梦里的那个人又来了,他这样对着小木偶说道。小木偶看不清他的样子,但他黑黑的卷发看上去似乎很柔顺。想要上去摸一下试试。小木偶如此想着,然后从梦中醒来,如此往复。

  真是奇怪的梦境啊,小木偶揉了揉眼睛,决定从小小床铺上起来了。

大鸭子般的隼
打游戏的悲伤莫过于忘了存档

打游戏的悲伤莫过于忘了存档

打游戏的悲伤莫过于忘了存档

亦实(半次元号丢了555)
双:请和我交往! 莲:(你敢拒...

双:请和我交往!

莲:(你敢拒绝就打死你的眼神)

祐:哦哦哦哦哦,好好好。。。


双:请和我交往!

莲:(你敢拒绝就打死你的眼神)

祐:哦哦哦哦哦,好好好。。。


たこ焼き

当你有一个笨拙可爱但很会安慰你的小男友

图源
twi:🌺personaparadise🌺 (@personaparadise): https://twitter.com/personaparadise?s=09


当你有一个笨拙可爱但很会安慰你的小男友

图源
twi:🌺personaparadise🌺 (@personaparadise): https://twitter.com/personaparadise?s=09


島田豆甫

收起你那色色的想法

原作 Were You Thinking Naughty Thoughts?

作者 IWP_chan

一放連結就被屏 心累


鬆饼王子: 我听说缓..刑的事了

鬆饼王子: 而我他妈的没办法相信!

鬆饼王子: 我并没有抚养一个忘恩负义的傢伙而且还让他在暴打政(呱)客的时候被抓到

天杀的那双腿: 第一

天杀的那双腿: 我才没暴打他。我把他从一个女人的身上推开所以他才是那个施暴的人,而且当时他醉到不行所以他是自己跌倒然后撞到脑袋. 

天杀的那双腿: 然后第二

天杀的那双腿:我无法相信你居然...

原作 Were You Thinking Naughty Thoughts?

作者 IWP_chan

一放連結就被屏 心累

 

鬆饼王子: 我听说缓..刑的事了

鬆饼王子: 而我他妈的没办法相信!

鬆饼王子: 我并没有抚养一个忘恩负义的傢伙而且还让他在暴打政(呱)客的时候被抓到

天杀的那双腿: 第一

天杀的那双腿: 我才没暴打他。我把他从一个女人的身上推开所以他才是那个施暴的人,而且当时他醉到不行所以他是自己跌倒然后撞到脑袋. 

天杀的那双腿: 然后第二

天杀的那双腿:我无法相信你居然对我被抓这件事感到震惊

天杀的那双腿: 而不是对于伤害.罪

天杀的那双腿: 还有第三

天杀的那双腿: 你才没有抚养我

鬆饼王子: 管他的,只要你晚上睡的着就行

天杀的那双腿: 绝不是因为你可爱的容貌;3

鬆饼王子: 我恨你

天杀的那双腿: 亲爱的我也爱你

鬆饼王子: 有一天你会死去

鬆饼王子: 而且过程会缓慢而且残忍

鬆饼王子: 而且是经由我的手

天杀的那双腿: 变态

.

鬆饼王子: 所以,在新学校第一天的感觉如何?

天杀的那双腿: 糟透了

鬆饼王子: 噢?

鬆饼王子: 所以你的腿一整天都被奇怪的陌生人盯着吗?

天杀的那双腿: 我也希望事情是这麽简单

天杀的那双腿: 有一件事

天杀的那双腿: 我正在低调过日子所以我才不用穿女生的制服

天杀的那双腿: 还有一件事

天杀的那双腿: 看起来我的记录被人泄漏了

天杀的那双腿: 所以现在学校裡每个人都在讲我的传言

天杀的那双腿: 你知道吗?

天杀的那双腿: 我突然间变成能用眼神杀死人的超能力战士

鬆饼王子: 这我同意

鬆饼王子: 记得国中的真田吗?

鬆饼王子: 你眼神一瞥就让他吓到拉在裤子裡

鬆饼王子: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和你待在同一个空间裡面

鬆饼王子: 而且那时候你只是个十四岁的蓬鬆小毛球

鬆饼王子: 你能想像两年后的光景吗

天杀的那双腿: 还真不好意思

天杀的那双腿: 真田是个浑蛋

天杀的那双腿: 这绝对是他应得的

天杀的那双腿: 他应该庆幸我没有做的更极端

鬆饼王子: 他不值得

鬆饼王子: 总之

鬆饼王子: 继续说你的故事

天杀的那双腿: 好吧所以

天杀的那双腿: 我有可能又没可能不小心跑进印象空间裡面

天杀的那双腿: 而且是在和某个秀尽学园的人说话的时候

鬆饼王子: 啥

鬆饼王子: 雨宫-来栖晓

天杀的那双腿: 糟糕

天杀的那双腿: 抱歉我必须走了

天杀的那双腿: 晚点再聊

鬆饼王子: 你他妈敢

.

天杀的那双腿 發送了 看看我的新室友.jpg


天杀的那双腿: 他不可爱吗?

天杀的那双腿: 吾郎?

天杀的那双腿: 嘿吾郎?

天杀的那双腿: 亲爱的?

天杀的那双腿: 甜心?

天杀的那双腿: 蜂蜜小麵包?

天杀的那双腿: 糖霜甜甜圈?

天杀的那双腿: 甜饼?

天杀的那双腿: 枫糖糖浆?

天杀的那双腿: 鬆饼

鬆饼王子: 你到底想怎样?

天杀的那双腿: 好吧你

天杀的那双腿: 你只听鬆饼吗?!

天杀的那双腿: 我是谁?

天杀的那双腿: 切片肝脏?

天杀的那双腿: 被压岁黏在地上的人.类.肢.体.煳.状.物?

鬆饼王子: 你很快就是了.

天杀的那双腿: 不好意思?

天杀的那双腿: 你还在生气吗?

鬆饼王子: 我当然还在

鬆饼王子: 对那件事生气!

鬆饼王子: 印象空间不是你能够随随便便拉人进去的地方!

天杀的那双腿: 你以为我想这麽做?

天杀的那双腿: 我在学校前面的时候根本没有發现自己已经被传送到印象空间了好吗

天杀的那双腿: 然后那裡不是学校

鬆饼王子: 握草

鬆饼王子: 殿堂?

天杀的那双腿: 没错

鬆饼王子: 谁的? 你知道吗?

天杀的那双腿: 蠢货体育老师,也是排球队教练

天杀的那双腿: 他正在虐待队上的人,但没人敢说什麽

天杀的那双腿: 甚至连受害者也是如此

天杀的那双腿: 他甚至可能有性(咕)骚.扰女学生

鬆饼王子: 噢,该死

天杀的那双腿: 该死,的确

鬆饼王子: 那你要怎麽做?

鬆饼王子: 因为我有一种你在计划着什麽的感觉

天杀的那双腿: 好吧…

天杀的那双腿: 看看我照片裡那可爱,迷人的新室友?

鬆饼王子:你失散已久的手足?

天杀的那双腿: 这是最后一次

天杀的那双腿: 我! 才! 不! 是! 猫!

鬆饼王子: 随便你怎麽否认反正我有照片证据

天杀的那双腿: 继续话题

天杀的那双腿: 我的新室友

天杀的那双腿: 他的名字是摩尔迦纳

天杀的那双腿: 有办法处理那个混帐老师

鬆饼王子: 噢?

天杀的那双腿: 所以,那个殿堂主宰?

天杀的那双腿: 他们有 ‘宝物’

天杀的那双腿: 是他们‘扭曲慾望’的根源

天杀的那双腿: 是造成殿堂的根本原因

天杀的那双腿: 而把宝物拿走会让殿堂崩溃消失

天杀的那双腿: 和扭曲的慾望一起

天杀的那双腿: 会让殿堂的主人认识到事情的真相

天杀的那双腿: 然后悔改

天杀的那双腿: 而且,这…有些危险

天杀的那双腿: 而宝物被偷走的人有可能会精神崩.溃然后死掉

鬆饼王子: 听起来我不喜欢

鬆饼王子: 这听起来像是洗脑

鬆饼王子: 伴随着有精神崩.溃的风险

天杀的那双腿: 这是目前我能够处理这个傢伙的办法

鬆饼王子: 为什麽你非得处理这个傢伙?

鬆饼王子: 别告诉我…

鬆饼王子: 你已经惹上麻烦了,是吗?

天杀的那双腿: 随便你猜

鬆饼王子: 但仍然…

鬆饼王子: 你告诉我的事情给了我一个想法

鬆饼王子: 有关于精神崩溃案件的

天杀的那双腿: 你认为有人透过印象空间来造成这些案件吗?

鬆饼王子: 看起来是

鬆饼王子: 有人偷走了宝物,可能吧

鬆饼王子: 又或许是对裡头的阴影本身做了什麽

鬆饼王子: 你还记得脱轨事件吗

天杀的那双腿: 我要怎麽忘记?

天杀的那双腿: 等等

天杀的那双腿: 让我问一下摩尔迦纳

天杀的那双腿: 对的

天杀的那双腿: 看起来你应该朝有人杀了阴影本身的角度下手

鬆饼王子: 这还真是有用

鬆饼王子: 牠要怎麽给你讯息?

天杀的那双腿: 他会说话

鬆饼王子: 他说话?!

鬆饼王子: 你把一隻会说话的猫放在自己房间裡面?

天杀的那双腿: 只有到过印象空间的人才能够听到他说话

天杀的那双腿: 其他人只知道他在喵喵叫

鬆饼王子: 这很方便

天杀的那双腿: 我跟他介绍你了

鬆饼王子: 你是什麽意思?

天杀的那双腿: 我的意思是

天杀的那双腿: 我跟他说'我已经进出印象空间长达两年之久了'

天杀的那双腿: 还有’通常有一个朋友会跟我一起去但他现在太忙了'

鬆饼王子: 为何?

天杀的那双腿: 我已经跟他一起进殿堂两次了

鬆饼王子: 然后他注意到你的经验了?

鬆饼王子: 而你接受他的评价

鬆饼王子: 或最少,不让他变成你的敌人

鬆饼王子: 我了解了

鬆饼王子: 这很有道理

.

天杀的那双腿: 我要动手了.

鬆饼王子: 什麽?

鬆饼王子: 你是说,有关宝物吗?

鬆饼王子: 但这不会太冒险吗?

鬆饼王子: 晓?

鬆饼王子: 我知道你正在看讯息

鬆饼王子: 晓你还真是隻猫

鬆饼王子: 我瞭了

鬆饼王子: 所以这是认真的,哼?

鬆饼王子:你最好晚点跟我说一下这件事情

天杀的那双腿: 我会的

.

天杀的那双腿: 天,我真的累惨了

鬆饼王子: 你夺走宝物了?

天杀的那双腿: 是滴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还不知道那个溷帐会發生什麽事

天杀的那双腿: 他没来学校

鬆饼王子: 过程如何?

天杀的那双腿: 在攻略殿堂后我们發现了宝物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必须回去并寄出预告函

鬆饼王子: 为何?

天杀的那双腿: 根据摩尔加那

天杀的那双腿: 这世个必要的程序,用来提醒殿堂的主人他们心中有些东西是能被偷走的

天杀的那双腿: 虽然效果大概只有一天

天杀的那双腿: 而且这效果是一次性的,所以我们必须做足准备

鬆饼王子: 你开始称呼这为’心’了吗?

天杀的那双腿: 耸肩

鬆饼王子: 好吧,可以,别在意。宝物是什麽?

天杀的那双腿: 在印象空间裡那是个皇冠

天杀的那双腿: 在现实世界裡看起来像是个奖牌

天杀的那双腿: 是个假的奖牌,看起来是那个混帐赢来的其中一个

鬆饼王子: 好吧...他甚麽时候会改变?

天杀的那双腿: 不知

天杀的那双腿: 但我由衷的希望能在他真的实践诺言将我赶出学校之前

鬆饼王子: 什麽

鬆饼王子: 你到那边不过一个月

鬆饼王子: 然后你已经为自己招来足够的麻烦让你能被赶出学校?

天杀的那双腿: 哎呀呀该走了

鬆饼王子: 晓!!

.

鬆饼王子:所以今天我發现有一盒鬆饼被放在我的门前

鬆饼王子: 很显然不是用邮寄送来的

鬆饼王子: 那我是不是该假设改心进行得很顺利?

鬆饼王子: 然后你没被学校开除?

天杀的那双腿: 你的假设正确

鬆饼王子: 很高兴能听到

鬆饼王子: 话说

鬆饼王子:这代表你们没被干掉

鬆饼王子: 或更惨

鬆饼王子: 被开除

天杀的那双腿: SKDHASGJSJASDGJASD

天杀的那双腿: 明智天杀的吾郎

天杀的那双腿: 我刚刚是不是透过自己的双眼看到甚麽?

鬆饼王子: 我不知道你在说甚麽

天杀的那双腿: 噢拜託

鬆饼王子: 你的孩子们怎麽样了?

天杀的那双腿 传送了 我的孩子们. jpg

天杀的那双腿: 我的宝宝们

天杀的那双腿: 很好

天杀的那双腿: 纯洁的小肉桂捲们不适合这肮髒的世界

天杀的那双腿: 我是个骄傲的把拔

天杀的那双腿: 一个骄傲的幻影怪盗把拔

鬆饼王子: 给我等等你刚刚是不是...

鬆饼王子: 说了幻影怪盗?

鬆饼王子: 我的天啊这是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天杀的那双腿: 我可爱的家庭包括自己和我的三个宝宝现在是一队幻影怪盗了~

鬆饼王子: 我就知道那部魔法怪盗影集会变成不好的影响

天杀的那双腿: 但是侦探~

天杀的那双腿: 你对怪盗/侦探的剧情不感兴趣吗?

天杀的那双腿: ;3

天杀的那双腿: 角色扮演

鬆饼王子: 不要

天杀的那双腿: 你要

鬆饼王子: 天杀的晓我说不要

鬆饼王子: 不会有什麽怪盗/侦探的角色扮演

天杀的那双腿: 但亲爱的

天杀的那双腿: 怪盗家庭就是你的家庭

天杀的那双腿: 而且他们的把拔是你男朋友

天杀的那双腿: 来我住的地方

天杀的那双腿: 让我用咖啡来色诱你

.

天杀的那双腿: 你有看过能够在哭的时候还如此美丽的男人吗

鬆饼王子: 我有镜子

天杀的那双腿: …

天杀的那双腿: 我居然无言了

天杀的那双腿: 好吧

天杀的那双腿: 你是对的但这不是我的重点

鬆饼王子: 不是吗?

鬆饼王子: 你终于对我感到厌烦了吗?

鬆饼王子: 你要把我丢到角落

鬆饼王子: 找一个新的、年轻漂亮的人做伴?

天杀的那双腿: 亲爱的

天杀的那双腿: 你永远是我心中的第一名

天杀的那双腿: 我爱你

天杀的那双腿: 我永远不会把你丢掉

天杀的那双腿: 我会黏的你超紧让你巴不得想要甩掉我

鬆饼王子: …

鬆饼王子:我也爱你

鬆饼王子: 但对于不甩掉你这点我无法保证

鬆饼王子: …

鬆饼王子: …我想你了…

天杀的那双腿: 我也想你

天杀的那双腿: 这提醒了我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好久没约会了

天杀的那双腿: 距离上次我们面对面说话依经过快一世纪了

天杀的那双腿: 你什麽时候想出去还有想去哪裡

天杀的那双腿: 交给你决定

鬆饼王子: 好吧…

.

天杀的那双腿 传送了 看看他. jpg


天杀的那双腿: 看看我的新宝宝

鬆饼王子: 我只让你单独待着不到一星期

鬆饼王子: 我...再也不会感到惊讶了

天杀的那双腿: ‘倒抽一口气’

天杀的那双腿: 不惊讶了?

天杀的那双腿: 我丧失手感了吗?

天杀的那双腿: 天杀的!

鬆饼王子: ‘丧失手感’?

天杀的那双腿: 猜这个有新成员加入的消息

天杀的那双腿: 有新目标

天杀的那双腿: 被威胁要採取法律行动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可能或不可能要在下个月初被.告)

天杀的那双腿: 然后被新岛真跟踪

天杀的那双腿: 还不让你震惊吗?

鬆饼王子: 什麽?

鬆饼王子: 晓你做了什麽

鬆饼王子: 我当然很震惊!

鬆饼王子: 有人用法律行动威胁你?

鬆饼王子: 你可能会被告?

鬆饼王子: 我只让你自己待着一小段时间然后所有事情都变成狗屎

鬆饼王子: 雨宫-来栖晓

天杀的那双腿: …

天杀的那双腿: 喔阿

鬆饼王子: 为什麽新岛真要跟踪你?

天杀的那双腿: 他可能或不可在怀疑我们

鬆饼王子: 我需要出动吗?

鬆饼王子: 让一些秀尽的学生狂暴化来转移他的注意?

鬆饼王子: 还是让她自己狂暴化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鬆饼王子: 还有

鬆饼王子: 是谁威胁要告你的?我要名字!

天杀的那双腿: 哇阿

天杀的那双腿: 吾郎慢点

天杀的那双腿: 天杀的为什麽现在你不在我的面前让我能毫无理性的狂亲你

天杀的那双腿: 但我肯定要先帮你 -

鬆饼王子: 晓

天杀的那双腿: - 隔着萤幕的飞吻 ;3

天杀的那双腿: 恩哼,你认为我是要做什麽,侦探?

天杀的那双腿: 你在想色色的事情吗? ;3

天杀的那双腿: 要我寄给你裸(咕)照吗?

天杀的那双腿: 只要跟我说一声~

鬆饼王子: 不

天杀的那双腿: 我能感觉到你脸红了


天杀的那双腿 传送了 你不想念这双腿吗. jpg


鬆饼王子: SJKDHAKJSDHKAJSHDASGHDAJS

.

天杀的那双腿: 我无法理解为何大众认为你是什麽纯洁的王子

天杀的那双腿: 我本来不相信你会大胆到将我直接拉到电视台的某个小角落

天杀的那双腿: 让你对我做不要脸的事情 D:

鬆饼王子: 我不知道你在说甚麽

鬆饼王子: 你尝试在破坏我的好名声吗?

鬆饼王子: 我会让你知道我是个完美的绅士!

天杀的那双腿: 把这些话和我还在酸痛并且佈满吻..痕的脖子说

鬆饼王子: 你应该把那些遮起来.

鬆饼王子: 不想要人们盯着看 ^^

天杀的那双腿: 已经太迟了

天杀的那双腿: 我的宝宝们看见了

天杀的那双腿: 你最好从现在开始睁着眼睛睡觉

鬆饼王子: 噢?如此大胆...邪恶的窃贼计画要破坏并闯入忠厚老实的侦探的家并骚扰他...

天杀的那双腿: 忠厚老实

天杀的那双腿: 嘘嘘

天杀的那双腿: 他们已经听到你对幻影怪盗的看法了…

天杀的那双腿: 你一定要这样做吗? T^T

鬆饼王子: 上次是谁吃了最后一片鬆饼?

天杀的那双腿: 好喔可以!

鬆饼王子: 你上次提到要用咖啡来诱惑我是吧?

鬆饼王子: 我接受你的提议.

天杀的那双腿: 我的老天天啊

天杀的那双腿: 明智吾郎你这邪恶的溷球

天杀的那双腿: 你是想要操纵我让我为你的咖啡买单吗?

鬆饼王子: 我有吗?

.

天杀的那双腿: 嘿亲爱的

天杀的那双腿: 我能色..诱进你工作的地方吗?

鬆饼王子: 不行

天杀的那双腿: 但是宝贝

鬆饼王子: 为什麽你会想用色..诱进到我的工作场所裡面?

鬆饼王子: 为何你要问我这件事情?

鬆饼王子: 反正不管怎样你都会用这个手段来达到目的,所以干嘛问?

鬆饼王子: 别告诉我…

鬆饼王子: 这是幻影怪盗的活动,是吗?

天杀的那双腿: 我认为我自己变成黑函威胁的目标了

鬆饼王子: 你被寄黑函了?被谁?

天杀的那双腿:被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亲爱的学生会长

鬆饼王子: 新岛真威胁你?

鬆饼王子: 这是怎麽發生的?

鬆饼王子: (噢天阿冴你在那?)

天杀的那双腿: 现在

天杀的那双腿: 我要脱衣服了

天杀的那双腿: 在你告诉我是谁在地下控制涉谷而且威胁高中生前我需要脱掉多少件衣服?

鬆饼王子: 我不知道

鬆饼王子: 我不知道该不该让你搅和近来…

天杀的那双腿: 解开裤子


天杀的那双腿 传送了 我已经准备好了. jpg


天杀的那双腿: 然后拉鍊被拉下来

鬆饼王子: …

鬆饼王子: 我认为…

鬆饼王子: 我能够被说服

鬆饼王子: 继续

天杀的那双腿: 哎呀

天杀的那双腿: 你不觉得今天有点热且烦吗

天杀的那双腿: 脱掉裤子


天杀的那双腿 传送了 我能继续直到你撑不住. jpg

.

天杀的那双腿: 你还记得我好像变成威胁的目标吗?

鬆饼王子: 然后你传了一系列的脱衣照片来调戏我

鬆饼王子: 我当然记得

鬆饼王子: 别告诉我你又被威胁了…

天杀的那双腿: 好吧…

天杀的那双腿: 如果你已经猜到的话…

天杀的那双腿: 那我没有新消息要告诉你了亲爱的

鬆饼王子: 到

鬆饼王子: 底

鬆饼王子: 是

鬆饼王子: 谁

鬆饼王子: 给

鬆饼王子: 我

鬆饼王子: 他

鬆饼王子: 的

鬆饼王子: 名

鬆饼王子: 字

天杀的那双腿: 你现在完全气炸了…

天杀的那双腿: 现在告诉你还安全吗?

鬆饼王子: 洛基使人狂暴的力量现在充斥着我的身体

鬆饼王子: 这 只是 个 名字 告诉我

天杀的那双腿: 呃

天杀的那双腿: 金城

鬆饼王子: 好谢谢

天杀的那双腿: 吾郎?

天杀的那双腿: 吾吾吾郎郎郎?

天杀的那双腿: 亲爱的?

天杀的那双腿: 干

天杀的那双腿: 我

天杀的那双腿: 去你的!

天杀的那双腿: 吾郎别犯下谋杀罪在你的纪录上你还有大好人生阿 D:

鬆饼王子: :) 

.

天杀的那双腿: 有一件事我特别高兴

天杀的那双腿:就是我们处理金城的速度很快

天杀的那双腿:我完全不敢想像要是我们迟了会怎样…

鬆饼王子: :(

天杀的那双腿: 别露出那个表情

天杀的那双腿: 这是为了你好!

天杀的那双腿: 你能想像要是我让你杀了金城会發生什麽事吗?!

天杀的那双腿: 我不能让我的男朋友因为我能自己处理的一点小事就毁了自己的人生

鬆饼王子: 一点

鬆饼王子: 小小的

鬆饼王子:事情?

鬆饼王子: 婊子你说啥?

鬆饼王子: 你让自己被黑手党威胁!

鬆饼王子: 谁知道他对你做什麽事情!

鬆饼王子: 如果我没有威胁威胁要杀了伤害你的那个男的我算是什麽合格男友?

天杀的那双腿: 一个懂得自我保护的男朋友

鬆饼王子:阿哈哈哈哈哈哈

鬆饼王子: 自我保护?

鬆饼王子: 那是什麽?

天杀的那双腿: 甜心

天杀的那双腿: 蜂蜜麵包

天杀的那双腿: 我生命中的光

天杀的那双腿: 我的心和灵魂

天杀的那双腿: 拜託

天杀的那双腿: 拜託不要

鬆饼王子: …

鬆饼王子: 好吧…

天杀的那双腿: 我爱你吾郎你知道的吧?

鬆饼王子: …

鬆饼王子: 我知道

鬆饼王子: 我發誓我知道

鬆饼王子: 还有…

鬆饼王子: 我想知道…

鬆饼王子: 你知道我也爱你,对吧?

天杀的那双腿: 我… 我知道


鬆饼王子 传送了 我无法相信我会做这个. jpg


鬆饼王子: 好吧,要是你不好好回应我的话我不保证不会做一些蠢事


天杀的那双腿 传送了 你超珍贵的你知道吗. jpg


天杀的那双腿: 一想到我可能可以活到你寄给我比一半心心的照片给我

天杀的那双腿: 让我来完成他的那天

天杀的那双腿: 就觉得人生还是有希望的 :D

鬆饼王子: 不不不不不

.

鬆饼王子: 你怎麽做到的?

鬆饼王子: 你怎麽能让自己被捲入这种事情?!

鬆饼王子: 你不回復你的讯息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你正在夏日花火节

鬆饼王子: 但拜託看在所有神圣的存在的份上

鬆饼王子: 还有不神圣的存在

鬆饼王子: 拜託拿起你的手机并看我的讯息因为天晓的我会不会现在打给你

鬆饼王子: 我的老天晓那个骇客集团 Medjed 刚刚对幻影怪盗發出了挑战

鬆饼王子: 你要怎麽做?

天杀的那双腿: 保佑你宝贝

天杀的那双腿: 还有我接下来的行动

天杀的那双腿: 好吧…

天杀的那双腿: 我还必须咬想想办法但

鬆饼王子: 我希望能自己能穿过萤幕并掐死你

鬆饼王子: 但是我不能让自己的外表变的凌乱

鬆饼王子: 我等等有个电视访问

天杀的那双腿: 玩得开心宝贝

鬆饼王子: 噢我当然会玩得很开心

鬆饼王子: 藉由在电视上辗压你

鬆饼王子: 我希望你喜欢我的访问 ^^

.

鬆饼王子: 你出去吃寿司但没有邀请我?

鬆饼王子: 我有一个最糟的男朋友.

鬆饼王子: 这是对访问的回礼吗?

天杀的那双腿: 天阿才不是

鬆饼王子: 你的气量水平令人震惊

天杀的那双腿: 把这句话还给你亲爱的

鬆饼王子: 你知道还有甚麽令我惊叹吗?

鬆饼王子: 为什麽还没有人發现你是幻影怪盗这点

鬆饼王子: 你能放上告示

鬆饼王子: 然后他不需要太过闪耀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是幻影怪盗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本应该闪耀

天杀的那双腿: 这就是我的作风

鬆饼王子: 不是在你会被逮捕的时候!

鬆饼王子: 继续…

鬆饼王子:你要怎麽处理 Medjed 的情况?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会想到办法的

鬆饼王子: 你不能够让他们改心

鬆饼王子: 因为你不知道 Medjed 裡头有谁…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会找到办法的

天杀的那双腿: 别担心

.

鬆饼王子: 我不知道你怎麽处理这些事情的

鬆饼王子: 我很确认你的团体裡没有一个人能够破解手机密码

鬆饼王子: 更别提骇进 MEDJED

鬆饼王子: 等等

鬆饼王子: 别告诉我…

鬆饼王子: 你领养了新的成员进团队?

鬆饼王子: 一个可能是骇客的人?

鬆饼王子: 握草

鬆饼王子: 一个骇客

鬆饼王子: 正好是你需要的

天杀的那双腿: 对我的新宝宝好一点

天杀的那双腿: 当他骇进手机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

天杀的那双腿: 或许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对话已经被看光光了

鬆饼王子: 照片

天杀的那双腿: 嗯?

天杀的那双腿: 我已经被烤过和梗图轰炸了

天杀的那双腿: 我确定你是下一个

鬆饼王子: 晓?

天杀的那双腿: 是的宝贝?

鬆饼王子: 我刚刚收到了自称是阿里巴巴的人的消息

鬆饼王子: 他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用梗图洗板我

鬆饼王子: 这就是你们的骇客?

天杀的那双腿: 一个我从未想过会拥有的年轻手足 :D

鬆饼王子: 为何我一点也不惊讶?

.

鬆饼王子: 我生命中后悔的一件事

鬆饼王子: 就是没早点去卢布朗

天杀的那双腿: 你很享受我被烘烤的时光是吧?

鬆饼王子: 我很抱歉甜心

鬆饼王子: 我认为我们恐怕必须分手

鬆饼王子: 我不认为我能够再爱你了

鬆饼王子: Boss的咖啡偷走了我的心和灵魂

天杀的那双腿: 你这弱者

天杀的那双腿: 你连跟我提起多重交往关係的胆子都没有?

天杀的那双腿: 而且你认为你能去哪

天杀的那双腿: 独佔BOSS所有的咖啡?!

天杀的那双腿: 我要和你决斗

天杀的那双腿: 我会为了咖啡而彻底击败你

鬆饼王子: 噢?

鬆饼王子: 和我在印象空间的第十层见面,带上亚森

鬆饼王子: 我们必须用拳头解决

天杀的那双腿: 欸嘿嘿

天杀的那双腿: 但亲爱的

天杀的那双腿: 你知道诅咒属性是你的弱点 ;3

鬆饼王子: 而光明是你的弱点,所以我们扯平 :)

鬆饼王子: 来阿

.

天杀的那双腿 传送了 阿囉哈. jpg


天杀的那双腿: 猜猜是谁从夏威夷回来了?

鬆饼王子: 我的鬆饼?

天杀的那双腿:对你的鬆饼

天杀的那双腿: 错

天杀的那双腿: 是你超级性感的男朋友

天杀的那双腿: 还能是谁?

天杀的那双腿: 我本来要去问问当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和冴搞上了

天杀的那双腿: 但你太gay了所以不可能

天杀的那双腿: 而且她也太gay了所以不会

天杀的那双腿: 然后双叶像我更新了你的情况

天杀的那双腿: 聊骚? 好色, 好色 :3

鬆饼王子: 你应该知道

鬆饼王子: 你的耳朵是我唯一会传骚话过去的地方

天杀的那双腿 传送了 你最好准备好面对你超骚的男朋友. jpg

鬆饼王子: 你看起来确实超级美味

鬆饼王子: 要不是我们两个都没有时间不然我就把你.压在卢布朗的柜檯上掰..开你的双.腿

天杀的那双腿: akjsdhkaajksdhasd

鬆饼王子: 况且,我不认为Boss会同意

天杀的那双腿: AKJSDHAKSDGASD 这是阻止你的理由?

天杀的那双腿: 天杀的吾郎

天杀的那双腿: 操 我. 我的男朋友是过于性感的肉桂捲不适合这个骚气满点的世界

鬆饼王子: 我很想这样做但我们没有时间

鬆饼王子: 总之

鬆饼王子: 关于奥村你要怎麽做?

鬆饼王子: 群众都嚷嚷着要他改新

鬆饼王子: 你要怎麽回应?

天杀的那双腿: 你什麽时候会随着情绪起舞了?

天杀的那双腿: 回答你的问题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要做

鬆饼王子: 认真?!

鬆饼王子: 你们现在要听从大众的声音?!

鬆饼王子: 噢我的老天阿

鬆饼王子: 别告诉我你被名誉冲昏头

鬆饼王子:我發誓我会在半夜偷偷钱进你的卧室

鬆饼王子: 拿着刀子

鬆饼王子: 然后谋杀你

天杀的那双腿: 我妈有理由的

天杀的那双腿: 奥村? 他计画要将自己的女儿卖给政坛的伙伴来获得权力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要为了她做这个

鬆饼王子: …

鬆饼王子: 好吧…

鬆饼王子: 我很抱歉自己这样怀疑你

鬆饼王子: 我...比所有人都要了解你而且我不该这样怀疑你,我很抱歉

天杀的那双腿: 没关係的

天杀的那双腿: 这… 对我们来说是有点艰难的情况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差点为了这吵架

天杀的那双腿: 一开始,我们并不想这样做

天杀的那双腿: 但我们遇到了春,奥村的女儿,在她和她的未婚夫在一起的时候

天杀的那双腿: 情况逐渐升温

天杀的那双腿: 然后下一次我们听到的就是她的父亲计画要将她卖给她的未婚夫

天杀的那双腿: 然后我们才决定要攻略这个殿堂

鬆饼王子: …

鬆饼王子: 你会小心的,对吧?

天杀的那双腿: 是

天杀的那双腿: 晚点再聊,我爱你

鬆饼王子: 我也爱你

.

天杀的那双腿: 无法相信

天杀的那双腿: 我回到卢布朗,發现你在那哩,然后说

天杀的那双腿: ‘亲爱的,我回来了’

天杀的那双腿: 但你没有用这回应

天杀的那双腿: ‘你想要什麽,食物、冲澡,还是我?’

天杀的那双腿: ?????

天杀的那双腿: 老实说!

鬆饼王子: 我很懂你

鬆饼王子: 然后我知道你会用 ‘何不让我在淋浴间中餵饱你?’ 作为回应

鬆饼王子: Boss 就站在那裏

天杀的那双腿: 我无法相信老爸居然阻碍了我%%的机会

天杀的那双腿: 等等,事实上我可以

鬆饼王子: 所以…

鬆饼王子: 你想谈谈有关奥村的事情吗?

天杀的那双腿: 好,所以

天杀的那双腿: 我知道再夺取宝物的过程中精神崩溃是有机会發生的

天杀的那双腿: 但我必须承认發生在奥村身上事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依照平常的流程行事

天杀的那双腿: 我...还在试着找出我们到底做错了什麽让奥村遭受精神崩溃...

鬆饼王子: 有见识我一直在思考

鬆饼王子: 而且和你们的骇客聊过了

鬆饼王子: 有没有可能精神崩溃事已经被安排好的

鬆饼王子: 然后你们的团队被导到让奥村改新的方向

鬆饼王子: 所以能把精神崩溃的案件都嫁祸给你?

天杀的那双腿: 这非常有可能

天杀的那双腿: 我很快就需要召集一次集会

天杀的那双腿: 这是我无法置之不理的问题

鬆饼王子: 我会在这裡继续寻找更多线索

天杀的那双腿:保重,好吗?

天杀的那双腿: 在嘿面具的威胁下,还有你的洛基,我不想要他们将你和他两个溷在一起…

鬆饼王子:我会的

鬆饼王子: (虽然理论上来说我的洛基面具比起黑色更接近深红色…)

鬆饼王子: 我会用我的罗宾汉面具.

鬆饼王子: 那我就不会被错认为黑面具

天杀的那双腿: 拟真的不希望我加入你蒐集线索的旅途之中吗?

天杀的那双腿: 我能带摩尔迦纳一起

天杀的那双腿: 他很了解你而且也对长距离移动很有帮助

天杀的那双腿:如果你决定加入团队的话也能对情况有所帮助

鬆饼王子: 我發现我自己及不可能会加入你们盗贼的团伙裡面

鬆饼王子: 因为许多原因

鬆饼王子: 但好吧

鬆饼王子: 我猜我不能拒绝搭顺风车的提议

.

天杀的那双腿: 你知道

天杀的那双腿: 你在冴的殿堂裡的认知形象… 十分有趣

天杀的那双腿: 和他见面后我有了更多的想法

天杀的那双腿: 有关于冴是如何看待我们的关係的

鬆饼王子: 很好第一

鬆饼王子: 这他妈是什麽意思?

鬆饼王子: 第二

鬆饼王子: 你们为何在冴的殿堂裡面?

鬆饼王子: 还有第三

鬆饼王子: 冴有殿堂?

天杀的那双腿: 是的他有

天杀的那双腿: 是个赌场

鬆饼王子: 一间赌场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会在那裏是因为我们又被威胁了

鬆饼王子: 为什麽和什麽时候你又被威胁了?

鬆饼王子: 这次是谁?

鬆饼王子: 我需要宰掉谁?

天杀的那双腿: 冷静

鬆饼王子: 我 没办法 冷静

天杀的那双腿: 你的认知体看到我,支吾了几声,绊倒自己,然后摔下楼梯

天杀的那双腿: 他活着

天杀的那双腿: 但脸红得像疯子依样

鬆饼王子: 什麽 为什麽 怎麽会

鬆饼王子: 冴 为什麽

鬆饼王子: 为什麽

鬆饼王子: 这就是冴如何看待我?

鬆饼王子:脸红的一团糟而且只要你在附近就无法正常运作?

天杀的那双腿: 没关係的亲爱的

天杀的那双腿: 还没造成伤害

鬆饼王子: 还没造成伤害?

鬆饼王子: 还没造成伤害?!

鬆饼王子: 我不能就让这件事情过去!

天杀的那双腿: 好吧,看起来你也不能改变甚麽

鬆饼王子: :)

鬆饼王子: :3

鬆饼王子: ;3

天杀的那双腿: 我發现我可能会对这段对话感到后悔

.

天杀的那双腿: 你是个糟糕的男朋友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必须推迟宫略冴的殿堂的时间盗别天而你知道原因

天杀的那双腿: 我的屁..股好痛

天杀的那双腿: 虽然一点也不后悔

天杀的那双腿: 我完全不知道你那麽喜欢在大庭广众下%%

鬆饼王子: 这十分有效对吧?

天杀的那双腿: 隆重介绍明智吾郎,他对同事对于他的看法感到困扰所以决定在她的面前尽情地操我试图改变她对自己的想法

天杀的那双腿: 我不知道这结果能不能定义成 ‘有效’

鬆饼王子: 而这代表?

天杀的那双腿: 这代表我们必须和冴脑袋中的你战斗因为你的巨兽无法乖乖地待在你的裤子裡

天杀的那双腿: 他变成了马拉

天杀的那双腿: 宝贝

天杀的那双腿: 马拉

天杀的那双腿: /马拉(强调)/

天杀的那双腿: M

天杀的那双腿: A

天杀的那双腿: R

天杀的那双腿: A

天杀的那双腿: !

天杀的那双腿: (就是那个长得像大JJ的阴影)

鬆饼王子: kajsdasgdjasd

鬆饼王子: 啥

鬆饼王子: 为什麽

鬆饼王子: 为什麽我的人生是这样

天杀的那双腿: 你的计划反击了而效果十分显着

天杀的那双腿: 在其中获利的人可能只有我

天杀的那双腿: 我得到了休息日

天杀的那双腿: 但你呢?

天杀的那双腿: 你这不幸的灵魂

天杀的那双腿: 丧失对冲动的克制,名为明智吾郎

鬆饼王子: …

鬆饼王子: 我必须走了

鬆饼王子: 跳入收割者的怀抱中

鬆饼王子: 我爱你宝贝

鬆饼王子: 替我照顾好Boss的咖啡

鬆饼王子: 我会狩猎你的,别担心 ^^

.

鬆饼王子: 晓?

鬆饼王子: 晓这是什麽我刚刚听到新闻说幻影怪盗的首领在拘留室裡面自..杀了

鬆饼王子: 宝贝

鬆饼王子: 我听说幻影怪盗的首领被羁.押在拘留室裡面

鬆饼王子: 而我就在该死的同一栋大楼裡面

鬆饼王子: 晓已经一天了我还没有任何有关你的消息

鬆饼王子: 他妈的你回复一下阿

鬆饼王子: 晓?

鬆饼王子: 晓拜託?

鬆饼王子: 小猫猫?

鬆饼王子: 亲爱的? 你有在看吗?

鬆饼王子: …

鬆饼王子: 我知道了…

鬆饼王子: 所以结果是这样

鬆饼王子: 所以你被抓了

鬆饼王子: 被杀?

鬆饼王子: 因为你永远不可能像这样自..杀的

鬆饼王子: 你甚至没有留下任何讯息

鬆饼王子: 我知道这支手机已经被收做证据

鬆饼王子: 我知道这代表我们的对话已经被人看了

鬆饼王子: 我知道现在我的讯息也在被阅读

鬆饼王子: 但你知道吗?

鬆饼王子: 草你的晓

鬆饼王子: 用枪操翻你

鬆饼王子: 你不会

鬆饼王子: 有机会这麽做

鬆饼王子: 他是我

鬆饼王子: 一点都不在乎了

鬆饼王子: 让他们来找我

鬆饼王子: 让他们试

鬆饼王子: 我不在乎接下来会發生什麽

鬆饼王子: 你认为当你在玩怪盗游戏的时候我什麽都没做吗?

鬆饼王子: 在猜猜看

鬆饼王子: 我有一系列的名单

鬆饼王子: 而且盗下星期的金田为止没

鬆饼王子: 有人还胆敢在这世界上呼吸

鬆饼王子: 操他妈的

鬆饼王子: 后悔吧

鬆饼王子: 晓 我 拜託 你

天杀的那双腿: 不好意思,这裡是真

鬆饼王子: 新 岛?

天杀的那双腿: 是的

天杀的那双腿: 晓现在无法回复讯息是因为他被勒令好好休息

天杀的那双腿: 在这段期间我负责掌管他的讯息

鬆饼王子: 他

鬆饼王子: 还活着

天杀的那双腿: 是的

鬆饼王子: 他

鬆饼王子: 还好吗?

天杀的那双腿: 我… 不是很确定

天杀的那双腿: 他被… 伤害的很厉害

天杀的那双腿: 事实上…

天杀的那双腿: 这有点轻描淡写

天杀的那双腿: 他让自己被抓以製造溷乱将我们的敌人给吸引走

天杀的那双腿: 而审讯并不仁慈,他的身上盗出都青一块紫一块

天杀的那双腿: 而这是我在他的脸上能看到的

天杀的那双腿: 他还有点跛脚,而我怀疑他可能也伤盗了肋骨.

天杀的那双腿: 他也被下药了

天杀的那双腿: 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Boss和双叶告诉我我可以凭藉这些讯息相信你

天杀的那双腿: 连摩尔迦纳也同意

鬆饼王子: …

鬆饼王子: 好吧…

鬆饼王子: 听我说

鬆饼王子: 我现在要去卢布朗

鬆饼王子: 然后我们要一起计划下一步要怎麽走

鬆饼王子: 有些细节我需要私底下和你当面谈谈

天杀的那双腿: …好吧…

天杀的那双腿: 我们会在这裡等你.

.

Extra:

鬆饼王子: 我忘了问

鬆饼王子: 你们是怎麽登入他的手机的?

天杀的那双腿: 呃…

天杀的那双腿: 每个人都知道晓的锁屏密码是 ‘56fuckspancakes’(操..鬆饼56次)

天杀的那双腿: 不好意思有点粗俗…

鬆饼王子: 该死的混帐

鬆饼王子: 现在立刻跟他好好告别

鬆饼王子: 因为我这次真的要去亲手弄.死他

.

End



CIBSEN
终于可以回家画画惹——

终于可以回家画画惹——

终于可以回家画画惹——

林弋鸟
通关纪念!我永远喜欢心之怪盗团...

通关纪念!我永远喜欢心之怪盗团!

通关纪念!我永远喜欢心之怪盗团!

茕诺

P5S通关留念,瞎摸了一些,有主杏cp向和主Sofie(不知道咋缩写)友情/剧情向

P3剧情,友情向只是觉得很带感,主要还是Sofie太可爱了,叫Joker叫得好甜哦【

P4杏小姐的泳装,赞👍 官方太懂了,有动画有特写,这谁顶得住啊(鼻血

P5主杏逛街,这次的单人剧情根本不是单人的!!怎么还带了摩尔迦纳啊!!所以私设逛街就不带他了哼【


P5S通关留念,瞎摸了一些,有主杏cp向和主Sofie(不知道咋缩写)友情/剧情向

P3剧情,友情向只是觉得很带感,主要还是Sofie太可爱了,叫Joker叫得好甜哦【

P4杏小姐的泳装,赞👍 官方太懂了,有动画有特写,这谁顶得住啊(鼻血

P5主杏逛街,这次的单人剧情根本不是单人的!!怎么还带了摩尔迦纳啊!!所以私设逛街就不带他了哼【


单车棚小僵尸

【AO3翻译/喜多主/明主】Beginner's Luck(新手的幸运)[9]

阅读前预警:

赌场前头牌明智单恋波波前提的穷学生喜多川×花店店员波波/现任头牌周可儿

同时只要出场的坏男人基本都和波波搞过,还有大量女装


本章预警

有小男孩mona和猫咪mona出现,前者采用中文译名摩尔加纳,后者采用英文Mona,请注意区分

有一句话亚森×波波描写


译者的话

回国了,毕业了,有空了,回来搞波了==+


Summary

(一个不由血缘关系联系起来的家)

“他们没有干那档子事。”听到男人这样说,祐介尴尬地低下了头,Lune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他又问。岩井扬起了眉毛,示意祐介快点回答,于是他只好叹了口气:...

阅读前预警:

赌场前头牌明智单恋波波前提的穷学生喜多川×花店店员波波/现任头牌周可儿

同时只要出场的坏男人基本都和波波搞过,还有大量女装


本章预警

有小男孩mona和猫咪mona出现,前者采用中文译名摩尔加纳,后者采用英文Mona,请注意区分

有一句话亚森×波波描写


译者的话

回国了,毕业了,有空了,回来搞波了==+


Summary

(一个不由血缘关系联系起来的家)

“他们没有干那档子事。”听到男人这样说,祐介尴尬地低下了头,Lune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他又问。岩井扬起了眉毛,示意祐介快点回答,于是他只好叹了口气:“我给他画了像。”

祐介的语气十分沮丧,听得Lune眨了眨眼。

“喔,这可不是个每天都能在这里听到的答案。”

 


Chapter9 - la famille cachée


他们之间沉默着却不显得尴尬,这让Joker昏昏欲睡起来。他迷人的四肢蜷缩在一起,怀里抱着枕头,陷进了绸缎的床单里。


这让他看上去脆弱而缺乏安全感。


“Joker,说实话,或许换个姿势会更好一些。你介意把手举起来吗?不是说现在这样会让你不舒服,不过换一下……”


祐介完全没有留意到Joker已经睡着了。直到无人应答,他从摩尔加纳的速写本上移开视线,才发现这个男妓已经带着惹人怜爱的笑容进入了梦乡。


他确实该休息了。祐介轻笑几声,继续完成他的速写,在画纸上捕捉他每一根发丝的弧度,和他安宁的表情——


这时祐介忽然停了下来,他注意到面具正从Joker脸上滑落下来。祐介屏住呼吸,然后向他伸出手,但当他戴着手套的手指几乎擦过Joker的面具时,他又犹豫了。


Joker信任他。但Joker也不想让他知道他的真面目。


于是祐介伸出去的手变成小心地调整了Joker的面具,让它不会继续滑落。


但Joker似乎睡得并不安稳,就在祐介调整面具的那一小会,他就醒了过来,睡意朦胧地睁开了眼。


“唔……”他慢慢坐起来,伸出手确认面具还好好地待在自己脸上,然后看向了祐介,“Fox?我睡着了吗?”


“早上好,”祐介向他温和地笑了笑,“你看上睡得很好,我都不忍心叫醒你了。”


Joker也对他回以微笑,探出身子靠在他的胳膊上,“你对我真好,Fox。” 然后向前倾身轻吻他。


祐介的心跳一下乱了起来。他还不习惯和别人亲吻,但鉴于初吻已经没了,他最好还是习惯一下。如果有一天晓也想像这样和他拥吻,他还可以给晓一个惊喜。


感受到祐介的回应,Joker发出了愉快的哼鸣,他把手埋在祐介发间,交换了一个慵懒而绵长的吻。从容的节奏和热度让祐介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想象他接吻的对象是晓。


晓会这样接吻吗?又温柔又甜美又纯洁,还是他更愿意做主导的那个?


他会让祐介来主导自己吗?


祐介好不容易托住Joker的脸,让他们分开。


“Fox,”Joker轻轻地喘着气。“我、我真的很想要你。请,只是…请触摸我。让我触碰你。你尽可以想象你爱的人,我不介意。我已经习惯了。”


他爬到祐介的膝上,嘴唇和双手颤抖着。


“求你了,Fox。”他乞求道。“让我……让我取悦你。”


但祐介退缩了。“原谅我,Joker。”


Joker挫败地放弃了,“是谁?那个牢牢占据了你的心的人是谁?”他破碎地追问。


“我……”祐介的手握成拳。“我爱他很久了。”


“他叫什么名字?他长什么样?”


“他……很漂亮。”祐介闭上眼睛叹了口气。“体贴周全,说话也很温和。也很客气。”他轻轻地推开Joker坐在床中央,摇摇头。“他的名字是——”


门突然被打开了,祐介跳了起来,一只手捂住嘴好让自己不至于叫出声。他转过身去——宗正站在门口,看见他们并排躺在床上后就扬起了眉毛。


“我只是好奇你们一点声响也没有。”他摇摇头,像是嘀咕一样说着,“所以你就是那个把赌场变成疯狂小镇的Fox小子。”


“我……”祐介还没想好怎么开口,这次跳起来的变成了Joker。


“宗先生!”


“嘿,小子,”宗——还是岩井?祐介也搞不清楚——“你看上去……还算体面。”


“一点也不。时间到了?”Joker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他像个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抓住祐介的袖子,“不……他……我……”


“听着,这家伙该走了,因为他的老师要走了。”宗像是忍受着什么一般长出一口气,朝祐介撇了撇脑袋,“走吧,Fox,我会把你带回Azazel那里。”


“宗先生,但我们还没有结束!”Joker抗议道,抓住祐介的手腕,恳求地看着宗。“Fox,我——”


“我会再来的,”祐介答应说,虽然听起来很空洞。“Joker,我不想惹麻烦。”


“那请再赢我一次。”Joker恳求道,紧紧抓住他。“我想继续和你说话。”


“我也是。”祐介说,但他站了起来,轻轻地把Joker的手从手腕上撬开。“我们会再见面的。”


Joker放弃地倒床上,什么也没说。祐介最后一次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跟着宗走出房间。Skull不见了,但Lune仍然在门边,微笑着看着他的手机。他抬头一看,看到两个人从房间里出来,就站起来恭敬地鞠了一躬。


“感谢使用Metaverse赌场的服务,”他说。宗对他咕哝了一声,轻蔑地挥挥手。“岩井先生?”


“他们没有干那档子事。”听到男人这样说,祐介尴尬地低下了头,Lune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他又问。岩井扬起了眉毛,示意祐介快点回答,于是他只好叹了口气:“我给他画了像。”


祐介的语气十分沮丧,听得Lune眨了眨眼。


“喔,这可不是个每天都能在这里听到的答案。”他抓了抓后颈,“或许Skull会感兴趣。”


“省省吧,”岩井说,“我现在要带他回去了。”


“哦,当然。”Lune点头,“你们两个跟我来。”


祐介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套房门,点了点头,跟着两人回到电梯前。


 

套房的门一被关上,Joker就咆哮着,怒气冲冲地撕下了自己的面具。他看也不看地把面具向梳妆台的方向一扔,然后在床上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衣帽间的门微微打开,一个小男孩从门后向外张望。


“他走了吗?”他小心地问,Joker在枕头里发出一种痛苦的声音作为回答。男孩咯咯地笑着,跑出了衣帽间,黄色领巾随着他的动作弹跳着,他的蓝眼睛睁得大大的,高兴地向大床走去。“晓,晓!我今天打破了我最好的记录!”


晓从枕头上抬起头来,看到男孩爬上了床,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急急地来到他身边。男孩的卷发和晓很相似,任何一个不认识晓的人,都会很容易把他误认为晓的儿子。


“太好了,摩尔加纳。”晓说,轻轻抚弄着男孩的头发。“但你不应该已经睡觉了吗?Mona呢?”


“Mona睡着了,”摩尔加纳皱着眉头。“所以我来找你!我从房间里的监控看到岩井走了,所以我知道可以来看你!”他对自己得出这个结论感到相当自豪。“我是不是很聪明?”


哦,晓永远不会生他的气。


“是的,你是。”


“哇,你还留着这个?摩尔加纳问,从床上捡起他的旧素描本,晓跳了起来,从他手里夺过画本。摩尔加纳窃笑着看着晓。“你太多愁善感了。”


“哇,这是你新学的单词吗?”晓回击道,一把抱住摩尔加纳,笑着拨弄着他的头发,摩尔加纳高兴地尖叫着,扭动着挣脱晓的怀抱。


“晓,”摩尔加纳朝晓吐舌头,让他忍不住笑了出声。晓拉拉他的食指和拇指,引来摩尔加纳的抗议。“啊,你真恶心!”他笑道:“你也这样对Mona!”


“我为什么不行?”晓笑了。“你不也是只小猫吗?”


“你也不行!双叶已经在叫我猫了,现在连你也这么叫我!”摩尔加纳抗议道,用额头碰了碰晓,但这只为他赢来晓的一阵柔和笑声。“你可以下班了对吧?你不是真的想和那个狐狸精玩*。”


“祐介。”晓轻轻地纠正他,戳了戳他的小鼻子。“他叫祐介。”


摩尔加纳打开了灯。“哦,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人!”他又笑了,“哇,你得亲他什么的!”他停顿了一下,“等等,不,太恶心了。你身上有虱子……”


晓笑了,亲热地把他们的额头撞在一起。“这是我的工作,摩尔加纳。”他戳了一下摩尔加纳的肚子,摩尔加纳已经笑累了,他叹了口气,靠在晓的怀里。“困吗?”


“玩了一会手机就累了。”他抱着晓回答。“我们现在回家?岩井已经走了,没有别人陪你回家了。”


“是的,”晓仿佛是终于感到解脱,他再次看向祐介离开的门口,一想到祐介终于离开了Metaverse赌场而不是留在这里过夜,他的表情就忍不住软化了下来。


“我们回家吧。”


他把男孩抱在怀里,把他妥善地安顿进床里,然后起身去衣帽间拿他平时穿的衣服。


他经过他衣帽间里的监控电视时停了下来,这里仍然留有摩尔加纳在场的证据。地板上散落着几个装薯条的空袋子,一张小小的折叠床垫,上面有一些枕头。床垫旁边有一只装满软垫的小柳条筐,一团黑白相间的毛球蜷缩在中间。晓的脸上掠过一丝微笑。


“Mona。”他轻轻地说,把篮子里睡着的猫咪抱起来。他还带走了摩尔加纳的垃圾,塞进藏在壁橱角落里的一个帆布包里,然后回到房间里,把Mona的篮子小心地放在睡梦中的摩尔加纳旁边床上。


他回到衣帽间里换上普通衣服,然后把床垫上的枕头放回他们应有的位置。床垫被折起来藏衣帽间的储藏柜里,再用数字组合密码锁上。在仔细翻过壁橱以确定莫加纳的踪迹消失后,他回到房间,直奔电话。


他拨通了一个早已记下的私人电话号码,一个熟悉的声音接了电话。


“晚上好。”


 “晚上好,亚森。是我。”


“是的,我知道这个名为来电显示的小魔术,亲爱的。”晓能听到那个男人的微笑声音。“为什么这么晚打电话来?”


“是吗?”晓偷偷地瞥了一眼钟。“现在不是时候?*”


“注意你的措辞。我真怀疑惣治郎就是让你这样照顾你弟弟的。”


“摩尔加纳现在睡着了。”晓回答。“好吧,听着。我需要你帮个忙。”


“什么都行。”


他坐在床上说:“我需要你去调查这位叫做斑目一流斎的艺术家。”他压低了声音注意不要吵醒摩尔加纳。“他的作品在哪里展出,有谁买下,这些作品。”


“我是个怪盗,晓。我开始怀疑你是否完全理解我的职业,”亚森停了一下,“或者我刚才是怎么给你弄到那颗粉红钻石的。”


“老实说,我马上就把它卖了。”晓笑道,“摩尔加纳的学费不便宜,你知道。”


亚森也笑起来:“这就是生活*。要你付出真心可不是件简单事,美丽的Metaverse皇冠上的宝石。”


“呃,至少在私人电话里不是。”晓捂脸,“不管怎样,我来找你是因为你是个怪盗。而且你认识击剑手,是吗?黑市中介?”


“啊,当然。”亚森回答。“可是,晓,绅士怪盗的情报可不便宜。”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于是晓翻了个白眼。


“是的,亚森·卢平先生,”他慢吞吞地说。“我的屁股已经准备好了,在您抵达日本期间随叫随到。”


亚森的笑声通过粗糙的电话噪音跨越了大洋的距离传到晓的耳边。


“你总是这样迷人,晓。”他热情地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你如此着迷。我会让我朋友们留意的,然后尽我所能回到你身边。现在,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问我关于斑目一流斎的事?”


“我遇到了他的学生。”晓说。


“然后呢?”


晓的手紧紧地握住电话线。


“我想帮他。”


-tbc-


*原文是Fox guy,这句是机翻,但是很精髓,i了

*原句Isn't it like not ass-o'clock where you are right now? 指亚森在多人运动,没有时间接电话

*原句C'est la vie

朱之鹤
占 tag 致歉 请问这xx是...

占 tag 致歉


请问这xx是抄袭??怎么看怎么碰瓷???

这个爹专门从中外漫画拉了一长条表示是“爱过”血b的“真爱粉”,甚至xx搞起源水手服起源手势变相打击工口的每部作品

我寻思着背景色一样弄两把椅子就抄P5宣传????


lof这不至于屏蔽嗷?怎么不屏蔽某些当红垃圾流量tag管到我这来?

tag负责人屏蔽我没话说🌚

占 tag 致歉


请问这xx是抄袭??怎么看怎么碰瓷???

这个爹专门从中外漫画拉了一长条表示是“爱过”血b的“真爱粉”,甚至xx搞起源水手服起源手势变相打击工口的每部作品

我寻思着背景色一样弄两把椅子就抄P5宣传????


lof这不至于屏蔽嗷?怎么不屏蔽某些当红垃圾流量tag管到我这来?

tag负责人屏蔽我没话说🌚

momoRin

ob26身体强行搭配粘土人头🥺不是特别在意头身比例的话其实还不错,高领还刚好挡住违和感最大的脖子🥺

衣服是azone,由于身体不是原配所以只有普通手,没有红手套。

ob26身体强行搭配粘土人头🥺不是特别在意头身比例的话其实还不错,高领还刚好挡住违和感最大的脖子🥺

衣服是azone,由于身体不是原配所以只有普通手,没有红手套。

糖·原·分·解
熟悉的配色 诸君我还是很爱他!...

熟悉的配色

诸君我还是很爱他!!

熟悉的配色

诸君我还是很爱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