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pokemon

31.3万浏览    12337参与
✨午夜协奏曲✨
第四集观后感(?) 大概以后每...

第四集观后感(?)

大概以后每集看完都会画一下

总有想留下些东西的感觉…虽然只是自娱自乐

第四集观后感(?)

大概以后每集看完都会画一下

总有想留下些东西的感觉…虽然只是自娱自乐

万岁

【茂智】妖刀

#文笔烂归我,ooc归我


#是自设


#连载,粗略估计50章+


#主角茂智,是作者本人的脑洞


#可以接受就继续,不能就点击退出


Are you ready?


Here we go!


————————————————

 这个故事,发生在人妖共生的年代里……

原本属于阴界的魑魅魍魉,隐藏在人类和宝可梦中伺机而动,引发骚乱和灵异事件,阳界和阴界原有的平衡被彻底打破。

世间百鬼夜行,人妖共存,新时代的序幕就此展开。

妖鬼横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正是如此,为夺得人间的统治人妖间暴发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

#文笔烂归我,ooc归我


#是自设


#连载,粗略估计50章+


#主角茂智,是作者本人的脑洞


#可以接受就继续,不能就点击退出


Are you ready?


Here we go!


————————————————

 这个故事,发生在人妖共生的年代里……

原本属于阴界的魑魅魍魉,隐藏在人类和宝可梦中伺机而动,引发骚乱和灵异事件,阳界和阴界原有的平衡被彻底打破。

世间百鬼夜行,人妖共存,新时代的序幕就此展开。

妖鬼横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正是如此,为夺得人间的统治人妖间暴发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

正值梅雨季日日都是阴雨连绵的日子,琉璃窗外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落在青灰色的瓦片上,还能听到滴答滴答的声响,这许是天神奏响的乐章罢?

京都的某处宅院里忽然发出一声嘹亮的啼哭声,产房内蜷缩着的婴儿脱离了熟悉的母体,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光亮的刺激让婴儿还不太适应。

稳婆将襁褓中的婴儿从产房中抱出,安稳的放在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怀中:“贺喜老爷,是个男孩!”语闭就匆匆的退到一旁。

男子端详着怀里的儿子,眼里的锐利也渐渐褪去,彼时雨势也渐渐的小了起来,日头从云层的那端穿过洋洋洒洒的落在了婴儿的脸上。

“赏!将前些日子写好的请帖都送出去!”胶交待完这些之后只见男人就将孩子放到一旁的佣人手上,转身往产房里面走去,身上的铠甲因为来回走动而发出清脆的声响。

花子闭着双目躺在床上,任由一旁的佣人给自己擦拭着汗水,听到那熟悉而又清脆的响声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您回来了啊?”花子的声音略有些疲惫,但或许是终于卸下了那个承重的包袱声音又有些轻松。

男子挥了挥手遣散了一旁的佣人半蹲在床榻前温柔的牵住花子的手道:“抱歉,是我来迟些了。”

“不要紧的。”花子吃力的伸出右手将男子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轻轻的叹了口气:“你能回来,我就很欣喜了。”

夫妻二人许久未见,小别胜新婚不免要耳鬓厮磨一番,于是刚出生的孩子就被二人抛在了脑后。

孩子倒是不太闹腾,哭了一会也就渐渐沉睡过去,波波贴着湖面疾驰而过,水面上荡起了一层一层的波痕。

在谁也没注意到的时候,和室展览架上的古刀轻轻的颤了颤。

不远处倚靠在坪庭樱树上少年轻轻的越了下来,衣角在风的作用下在空中飘荡,细看之下就能发现少年的衣服固然精美华贵,但衣袖的位置却显的略有些残破不堪。

少年的木屐和青石板来回撞击,发出了“哒哒哒”的声音。

之见那少年举手投足间都带着矜贵,他慢悠悠的走到了玄关处,手轻轻一挥就打破了那层用来阻挡邪气的屏障,走过 长长的回廊在一处门前停下,他缓缓推开了子供室的门就瞧见了在摇篮里安然入睡的孩子。

婴儿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缓缓睁开了清澈的双眼,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少年看着那双清澈的眸子忍不住愣了愣,他能清晰的看见那双褐色的眼睛里倒映的是自己的身影,他不由的想起了那清澈的湖面,在雨后的青空之下也能清清楚楚的看见自己的身影。

少年眯起来那双好看眼睛,在纸上缓缓写下一个字:“智。”塞入一个精致的香囊里小心的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就匆匆离去。

恶趣味洛様

逻辑猫ticna与失眠蛙welson

两个小反派

逻辑猫ticna与失眠蛙welson

两个小反派

中2的2
蛙你真的好难画...

蛙你真的好难画...

蛙你真的好难画...

炸酥鱼

微风翼轻航 | 第十章,我去找她,不用担心

  *


  突然间,船身像是承受什么重物冲击,剧烈的震动了一下。

  “什么情况?!”千也诧异,是和什么比较大型的海洋神奇宝贝撞上了吗?在以前这种恶劣天气的夜晚,因为神奇宝贝下潜较深,船员没注意到导致其和船只发生碰撞的事也不是多么罕见。只不过这么华丽的游轮不装备先进的生物雷达简直说不过去,已经不是制造商没良心的问题了,他简直就是要把检查员和买家当傻子唬。

  撞击显然不是一下就完了的,船身停顿几秒再次摇晃起来,大厅正上方华美的水晶吊灯像钟摆似得大幅度晃动,看起来...

  



  *




  突然间,船身像是承受什么重物冲击,剧烈的震动了一下。

  “什么情况?!”千也诧异,是和什么比较大型的海洋神奇宝贝撞上了吗?在以前这种恶劣天气的夜晚,因为神奇宝贝下潜较深,船员没注意到导致其和船只发生碰撞的事也不是多么罕见。只不过这么华丽的游轮不装备先进的生物雷达简直说不过去,已经不是制造商没良心的问题了,他简直就是要把检查员和买家当傻子唬。

  撞击显然不是一下就完了的,船身停顿几秒再次摇晃起来,大厅正上方华美的水晶吊灯像钟摆似得大幅度晃动,看起来摇摇欲坠,比较靠近餐桌的摆盘直接顺着桌布滑到地上,还有几个穿着高跟鞋难以平衡的贵妇摔在了地上。

  船上的人群开始躁动。

  千也扶着桌子,用阿慕交给她保管的精灵球把叶藤蛇蓂、圆眼蛹绮罗还有自家的月精灵收了回来,放回口袋,空出来的那只手抓着希蕾连衣裙的后领把她往比较空的地方扯,希蕾则有些慌乱的收起仙子精灵和伊布,连被香槟泼洒了的裙摆也没有时间打理。

  就在这时,墙上的播音器“叮咚”一声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一个气息不稳的男声:“由于游轮船底严重破损,请大家不要慌张,听从工作人员的指示到达指定地点逃离,再重复一遍……”

  与此同时,天花板上的灯几个闪烁突然全部熄灭,只有边边角角几个应急小灯还散着光。

  人们安静几秒,彻底炸开了锅,疯狂的想要往大门那边挤,几名服务员和小姐根本控制不来。千也和希蕾站在比较远的地方,才没有被涌动的人潮卷跑。

  “慕慕怎么办!她还在房间里睡觉!”希蕾大叫,这种情况下不喊不叫面对面都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都这样了死人都该被吵醒了!!去搭救生艇的地方等她!”

  两人等数量减少的人群被安抚下来后,跑到大厅外边的物品寄存处,刷卡拿出寄存的精灵球和放着重要物品的背包——中午四人一起吃午饭的时候,阿慕坐在桌子对面,左手搅拌着罗宋汤,半开玩笑的跟她们讲,苍从早上开始就变得有些焦躁不安,说不定晚上会出事,把自己重要的东西整理好方便逃生云云。她们哈哈一笑,虽然的确有实验证明灾兽一族能预感灾难,但也认为不至于到要弃船逃生的地步,不过还是回应了这句玩笑随意收拾了一下,并随身带着,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现在还在房间里留着的不过是一些零食水杯衣服之类丢了可以再买的东西。

  她们跟着人群走到放有逃生艇的船舱,看了几圈穿着和服裙的阿慕没看到,倒是看到了几个死赖着要坐逃生艇不肯淋雨的贵妇人。

  根据工作人员的解释,游轮现在离水晶岛不远,就算不用找来海军解救坐着救生艇也能到达岸上,但问题就在于通常轮船上救生艇的数量只够不到一半人乘坐,她们这一艘人数较少,却也只够载下三分之二而已。

  通常情况,有水系神奇宝贝的训练师只要趴在神奇宝贝的身上游走就可以了,毕竟据说离岸边也没有太远,或者也可以在远离游轮的海面上等待直升机救援,有神奇宝贝的帮助也可以大大减小体力不支所造成的风险。

  但这次情况糟糕的多,工作人员形容靠小型水系想要游走无异于自杀,至少要巨翅飞鱼、暴鲤龙之流才行,用种族性格较为温顺的乘龙都有点勉强,但船上拥有这些神奇宝贝的训练师简直少得可怜。而外面的暴风雨比起之前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惊雷不断,能够载人的飞行系使用起来都有不小风险。

  排队的人一点点前进,救生艇已经所剩无几,不过还好加上游轮上娱乐性质的游艇和水上摩托再加上几只强大水系神奇宝贝勉强塞得下包括工作人员在内所有人。

  这个时候较为强劲的训练师就十分抢手了,因为外面的情况每条救生艇上都必须有至少两名比较有实力的训练师,加上一些富人带着的擅长精灵战斗的保镖人手也不够用,实在不行只好拿数量来凑实力,能不能走得掉全凭运气。

  而千也和希蕾正好被分到了一个大家都不是多有实力的救生艇上。

  希蕾站在救生艇旁边迟迟不肯挪脚,她刚刚一直注意着上船的人,却没有看见那个用小黑猫头绳的黑发少女。

  其实看漏了也不是没可能的,毕竟人又多又乱,但希蕾还是不敢想象,如果阿慕没有逃出来怎么办?

  她身边只有苍,没有人帮助根本不可能逃得出来,错过了逃生的时间,她真的会一个人留在船上,那样深邃的黑色,绝望令人忍不住颤抖,只能忍受窒息的痛苦,慢慢地失去生气。她才十五岁啊!和她一样还是第一次出来旅行,梦想才刚刚开始,不应该这样死去变成这艘游轮的陪葬品!

  虽然她们一起的旅途只有短短的几天,但却有着各种各样的快乐与希望,为数不多的记忆都在希蕾脑海中一一浮现。

  吃下午茶时候的她毫无形象可言的躺在躺椅上说“希蕾你的泡芙真棒,连苍都喜欢上了呢!”时笑弯了的柳眉。

  昨天洗完澡正用毛巾擦头发的她说“梦想是很棒的东西啊!即使现在没有不用着急,终有一天会找到的。”时金色眼眸中迸发出的光芒。

  在码头与加悦分离时的她说“还会再次相见的,一定!”时面露不舍却装作一副兴致高昂的期待着下一次重逢。

  不是约好了,还要再次相见的吗?


  听着工作人员已经不断的催促,千也看着希蕾颤抖的背影,随意甩了甩自己松散的小辫子,仗着身高的优势,伸手用力将面前女孩的长发揉的一团乱,直到希蕾转过身,睁着水雾朦胧的眼睛不明所以的抬起头。

  千也“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这不过现在是在帮忙理顺外形糟糕的长发。

  “不用担心哦,阿慕的话我回去找的,希蕾你啊,只要乖乖的去水晶那边等我们就好拉!”

  手电筒的有些刺眼光照亮了千也金色的发丝,希蕾觉得那是她迄今为止看到过的,最让人安心的笑容。

  背后突然毫无防备地被人推了一把,千也一个踉跄,往前冲了两步稳住身形,回头望去,那人浅蓝色的短发晃晃悠悠的贴着脖子,鼻梁上驾着的半框眼镜镜片反射出一丝冷光——是五十岚真纪,虽然一直都没怎么交流但也勉强算是她们旅行伙伴中的一位,然而千也和阿慕都觉得用不了多久就会散伙就是了。

  那双蓝色的眸一直看着她们,千也以为她会说些符合她形象的理智的话语,比如说:”如果黑崎桑已经在救生艇上了呢?为什么这么肯定她还在船上?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她在,你就这么确信自己是去救人不是去陪葬的?长冠翁在这种天气下能不能带的起两个人作为他的训练师的你不应该最了解了吗?“再不济也应该是”你是打算丢下樱田桑一个人吗?”这样的。

  千也歪了歪头想,如果是前者,她肯定会嗤笑一声,说类似于爸爸的直觉凡人不懂,而且我家的孩子啊都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呢,如果是后者嘛……

  “我去找她,不用担心。”

  ???

  等等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喂!姑娘你是不是拿错台本了?

  千也猛地抬头,一脸懵逼的看着真纪没有一丝波澜的神情,停顿了一下,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弯下腰压抑自己不要笑得太过火一边不停的揉弄脑后的头发。

  话说回来啊,她怎么会忘记了呢?像那种被她们这种来路不明的人邀请顷刻间就答应了的孩子,怎么可能是那种循规蹈矩、零度以下冷静的家伙啊!真是被外表蒙骗了呢,没想到是个意外疯的。

  其实,如果她要是听到之后晴乃和阿慕的对话,说不定还会笑得更厉害,然后兴高采烈地问:咱们四个疯子来桌麻将怎么样?

  “真是的、偶尔耍个帅还要被别人抢戏份呀……”

  笑够了的千也表现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耸了耸肩,扶着希蕾坐进救生艇时,嘴角还是忍不住勾起。

  看来她和阿慕都错了,这个五十岚真纪啊、说不定和她们意外的合拍呢!




  *




M字连眉腐乳乳

来电汪来啦~

2月有可爱的狗狗陪伴哦~

-

❤️产粮不易❤️

Adobe Illustrator 鼠标绘

‼️临摹/搬运/注明cr:M字连眉腐乳乳‼️

✅可自用 | 抱图随意✅

⚠️禁止 抄袭/商用/二改/私印⚠️ ​​​

来电汪来啦~

2月有可爱的狗狗陪伴哦~

-

❤️产粮不易❤️

Adobe Illustrator 鼠标绘

‼️临摹/搬运/注明cr:M字连眉腐乳乳‼️

✅可自用 | 抱图随意✅

⚠️禁止 抄袭/商用/二改/私印⚠️ ​​​

七月螺

掀起了你滴刘海来

(P1有参照网上搜来的真人照片)

P2涩图警告,贤妻男妈妈围裙play赛高

全图想必是发不出来的,自己留着看了

掀起了你滴刘海来

(P1有参照网上搜来的真人照片)

P2涩图警告,贤妻男妈妈围裙play赛高

全图想必是发不出来的,自己留着看了

大木后院理发店
去年好早的时候画的,再不发就要...

去年好早的时候画的,再不发就要变成“我是怎么画出来的”的黑历史了,没发是因为后面的捏造互动没画完嘻嘻

去年好早的时候画的,再不发就要变成“我是怎么画出来的”的黑历史了,没发是因为后面的捏造互动没画完嘻嘻

名不虚传的精神科医生

养了很酷的守家皮卡丘😎 进过我家的小偷都被他吃了 特别安全!!!✌

养了很酷的守家皮卡丘😎 进过我家的小偷都被他吃了 特别安全!!!✌

咕子炖汤
关于两个小学生讨论极巨和meg...

关于两个小学生讨论极巨和mega谁更帅这件事。

关于两个小学生讨论极巨和mega谁更帅这件事。

₍˄·͈༝·͈˄*₎◞ ̑̑

橙子味的布拨,橙子味的帕帕

橙子味的布拨,橙子味的帕帕

炸酥鱼

微风翼轻航 | 第九章,暴风雨

  *


  厚重的乌云压下天边最后一缕光线,狂躁的风来自四面八方,急不可耐的想要撕碎什么似得,平日温顺的海洋也露出了锋利的獠牙,海浪掀起几米高试图吞没海面上所有异己。

  巨蛇般的电流突然蹿出,亮紫色的光在那一瞬间撕裂黑暗,紧接着伴随着雷鸣蜂拥而至的是倾盆大雨,霎时间,天地间多了喧嚣的声音。

  最近正处于梅雨季节的后半部分,上午那样阳光明媚到无比闷热的天气让一些人意识到下午的天气恐怕有大雨,还是一时半会听不了的那种,这不,还没到天黑的时候狂风暴雨便如期而至。不过这种对于普通小渔船来说灾难性的...


  *




  厚重的乌云压下天边最后一缕光线,狂躁的风来自四面八方,急不可耐的想要撕碎什么似得,平日温顺的海洋也露出了锋利的獠牙,海浪掀起几米高试图吞没海面上所有异己。

  巨蛇般的电流突然蹿出,亮紫色的光在那一瞬间撕裂黑暗,紧接着伴随着雷鸣蜂拥而至的是倾盆大雨,霎时间,天地间多了喧嚣的声音。

  最近正处于梅雨季节的后半部分,上午那样阳光明媚到无比闷热的天气让一些人意识到下午的天气恐怕有大雨,还是一时半会听不了的那种,这不,还没到天黑的时候狂风暴雨便如期而至。不过这种对于普通小渔船来说灾难性的暴风雨,对豪华游轮来说却不值一提,船上的人们该怎么玩照样,除了甲板上是委实不能去了,除非你想拿这暴风雨为背景演一幕泰坦尼克号的高潮部分。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昏沉沉的呢……

  阿慕扶着额头,上下眼皮不断的粘合又分开,尽力想保持清醒却总是事与愿违。晚宴上,打扮妖娆的贵妇和身边的穿着燕尾服的绅士谈笑风生,毛色漂亮的魅力喵在他们脚边慵懒地打着哈欠,身着小礼服的小姑娘抱着漂浮泡泡穿梭于餐桌间品尝每一种糕点……这一切在她感官里都想是被按下了静音键,朦胧的光照在这些漂亮的礼服上混成一片的五彩斑斓,像极了灯红酒绿的不夜城倒影在河水中的色彩。

  眼角的余光能看见没有被窗帘覆盖完全的落地窗的一角,看起来杂乱无章的雨点仿佛有着自己的节奏,砸在窗上时像一双双纤长而又有力的双手在黑白交错的琴键上狂舞,激起朵朵晶莹的水花。

  明明用的是隔音效果极好的玻璃,阿慕却觉得自己能“听”见雨点坠落的声音。

  嗒、嗒、嗒……

  嗒、嗒、嗒……

  “我说啊——!”突然冲进耳膜的声音差点把阿慕吓得从椅子上摔下去。

  阿慕揉了揉眼睛,转过头去发现千也和希蕾正站在她身旁。

  再揉揉眼睛发现有不少人的眼睛都盯着这边看,一开始阿慕还以为她刚刚做出了什么奇怪的表情,过了几秒才明白过来,仙子精灵用两条缎带端着的装有提拉米苏的盘子,一条缎带牵着希蕾的手另一条护着小伊布免得他乱跑,而千也的月精灵早就跳上了餐桌,那眼神那气势,如果能语言化大概就是:“叫一只母伊布过来把旁边的特制能量方块切好了喂我!”——带着三只伊布及其进化型回头率不高才奇怪!

  哦,希蕾的差不多娃娃、千也的火焰鸡、姆克鹰还有阿慕的灾兽苍都没有从球放出来,宴会上明令禁止将体型比较大或者是种族普遍比较凶残的神奇宝贝从球中放出——阿慕表示对一小部分还将灾兽一族视为凶兽的人们不满,说好的众生平等呢!

  对了,还禁止放出飞行系的神奇宝贝,把服务员的意思用千也的嘴说出来就差不多是这样的:“不管体型大不大,那些会飞的小崽子们会把会场弄得一团乱的,甚至会把身上的毛掉进装食物的盘子里!”

  “慕慕你是不是不舒服?”希蕾一脸关切的问。

  “你这家伙不会晕船吧!”千也这话怎么听都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了。

  “你见过谁上船到第三天才晕的?”阿慕没好气的反驳,虽然她觉得刚刚千也要是不叫她,她可能真的会一头栽在餐桌上。

  睡死了的那种。

  千也没理会阿慕的话把两只手上的盘子放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摆满食物的桌上,将手伸进阿慕的刘海里摸了摸,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发烧啊?你是不是乱吃东西了?”

  “……喝了服务员送上来的柠檬水算吗?”

  “那玩意儿我们也喝了。”千也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

  “要不慕慕你还是回房间休息吧。”希蕾看阿慕昏昏欲睡的样子,担心的皱起眉头。

  “好主意!”阿慕“刷”一下站起,差点带倒了刚刚坐的椅子。

  “蓂和绮罗就拜托你们了哈!”阿慕拎起地上的背包,脚下踩风似得朝房间走去,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用瞬间移动扑上床,和自己的困意过不去的人简直智障。

  叶藤蛇看着阿慕远去的背影,伸出叶片状的小手,摸了摸圆眼蛹的茧让她不必担心,那家伙睡一觉保证满血复活。

  千也也摸了摸希蕾的头,“没事没事,等她睡醒了我们可以给她带东西回去,实在不行晚上再出来找宵夜,饿不着的。”

  “……好。”希蕾收回担忧的目光,对面前的精致美食兴致阑珊。

 



  此时的轮船甲板上一片漆黑,只有连廊上还有唯一一盏被工作人员遗忘的灯,在风雨中摇曳,里面的灯芯可能是接触不良,微弱的光芒闪烁着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泯灭。

  从光线照不到的阴暗角落走出来一个人,几乎在踏进暴雨中的下一秒,他身上服务员穿的执事服就没有一处称得上是干的,而那人却毫不在乎朝甲板尽头走去。

  这种天气连安保人员都只是来检查过没有喝醉酒的人在甲板上胡闹就再也不来了,如果仅仅是因为失恋什么的跑上来也真的是太刺激了,特别对一个这时候原本应该在餐厅好好工作的服务生来说,都可以载入自己的人生故事中辉煌的那几页了。以后可以一边摸着孙子的脑袋一边夸张的说,你爷爷我当年在多么多么豪华的游轮甲板上,在多么多么凶恶的暴风雨中观赏海景什么的,是不是听上去还有点潇洒?

  如果他真的仅仅是一位服务生的话。

  只见那人把手伸进衣领里,摸索了一下,缓缓掀起脸上的人皮面具,除去那张掉进人堆里就认不出来的大众脸,露出底下清秀的娃娃脸来,有些凌乱的黑色头发被雨水打得蔫蔫的垂下,比主人预计中的更长的刘海快要遮住眼帘,雨滴顺着流淌险些滴进眼睛里。

  东立夏“啧”了一声,随手把刘海往旁边拨弄了一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印有编码的精灵球,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扔去。

  在海浪掀起想要吞没那抹红白色时,精灵球从中裂开,一只两侧的身体长得有点像蝙蝠翅膀的大型鱼类从白光中出现——那是一只巨翅飞鱼。

  接住弹回的精灵球,立夏单手撑在护栏上翻了出来,巨翅飞鱼挥动两侧翅膀状的身体从水中一跃而起,刚好接住因地心引力而下坠的男孩。

  立夏伸手拍了拍巨翅飞鱼光滑的背部,那只神奇宝贝立即会意,不再停留,“翅膀”扇动,重复着从水中跃出、降落的动作,轻快的特性在暴风雨的天气下发挥到了极致,不一会儿便远离了那艘游轮。

  坐在巨翅飞鱼的背上,更能感受到风雨的威力,比站在轮船甲板上的时候刺激多了,雨点更加密集得朝他冲来,立夏刚想伸手戴上衣服后的连帽才想起来自己身上穿的不是家里那一堆带帽子外套,而是燕尾服,只好眯起眼睛,尽量避免雨水进入眼睛。

  上衣口袋里的精灵球晃动了一下,发现主人没理他,就不高兴了,摇晃得更厉害,差点从口袋里滚出来,要不是精灵球被设定成了锁定模式,里面小家伙肯定早就蹦跶出来了。

  “别乱晃,乖啊,等会儿带你去吃烤鱼……”立夏对于这个新加入队伍的家伙有点无奈,他这个训练师不靠谱,那他的队伍就是不靠谱的也得靠谱起来了,其中有几个连洗衣做饭都学会了,简直奶妈。结果后来来了个比他自己还能闹的,立夏这才体会到了自家神奇宝贝内心的苦闷。

  不过他本人还是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该吃吃,该玩玩,该不靠谱的时候还是不靠谱。

  口袋里的那枚精灵球听到吃的就停了下来,不过也就停了一分钟不到,又开始大幅度的晃动。

  “小祖宗,晃掉了可没人捞你啊——”

 



  此时,游轮周围的海域,大片的阴影聚拢,它们在海平面下睁开眼睛,血一样鲜艳的颜色,带着无尽的仇恨。

  去死吧!

  似乎有这样一个声音,从深渊中传来。




  *




我是沼王粉丝,你能花三分钟介绍一下它吗

这个是白2,我刚刚从缝隙抓的一只球菇,但是我不知道这个性格和面板可不可以来通关并且如果有人再给一些推荐就好了!

目前我看了一下我的队伍几乎全员弱格斗想到时候再抓只鬼蜡烛,但我又想用它所以好纠结啊!

(后面是我队伍其他几位,我不想把三合一磁怪和栗鼠换掉,尽管栗鼠的性格我觉得不太适合)

这个是白2,我刚刚从缝隙抓的一只球菇,但是我不知道这个性格和面板可不可以来通关并且如果有人再给一些推荐就好了!

目前我看了一下我的队伍几乎全员弱格斗想到时候再抓只鬼蜡烛,但我又想用它所以好纠结啊!

(后面是我队伍其他几位,我不想把三合一磁怪和栗鼠换掉,尽管栗鼠的性格我觉得不太适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