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riest

1854.1万浏览    45349参与
浮槎

沙雕开始3

         雅:“要回去也非常简单,通过游戏就行。”秦究:“什么游戏?”雅皱了皱眉说:“跟你们的系统的规则有部分相似——只要通过游戏,就算他不情愿放人,也不能违反规定。”

        雅:“大家还有很多疑惑,但只要知道我对你们没有恶意,何必什么都弄明白呢?”白堕站起身,说:“不过游戏规则由于……154在大脑混乱的情况下进行了小小的更改,可能……不是那么的让人好接受。”雅在心里吐槽:啊啊啊啊啊啊啊隐私也要让人看,他们...

         雅:“要回去也非常简单,通过游戏就行。”秦究:“什么游戏?”雅皱了皱眉说:“跟你们的系统的规则有部分相似——只要通过游戏,就算他不情愿放人,也不能违反规定。”

        雅:“大家还有很多疑惑,但只要知道我对你们没有恶意,何必什么都弄明白呢?”白堕站起身,说:“不过游戏规则由于……154在大脑混乱的情况下进行了小小的更改,可能……不是那么的让人好接受。”雅在心里吐槽:啊啊啊啊啊啊啊隐私也要让人看,他们会同意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像也不算太隐私……

        白堕:“规则已经发到了每个人手上,至于要不要参加……我没有资格绝定别人的想法。”雅又在心里吐槽:这不是霸王条款吗?

好了,虽然逻辑上还有许多过不去的地方,好歹是把我的心愿了结了,下面开始正式剧情。



         一行五十多个人分别坐上了两辆肉夹馍。(按攻受分)前往不同的地方。



受组

        雅看着大家,说:“大家已经做过自我介绍了,但我是真没想到焦总会来。”焦栖抬起眼皮,说:“你……不累吗?”

        雅站在车前端,车还是有点颠的,她还要费力的站好。雅呢非常受宠若惊,小娇妻回她话了!雅:“还好,有些在之前已经互相认识了,现在呢一起来看看别人对你的评价。谢俞可以放下你手中的《伪装学渣》了。算了,你们看吧。”其实不止谢俞,很多人都拿起了以自己为主角的书。除了那几位看过的。江停和楚慈互相进行闺蜜间的问候,费渡在翻……《娘娘腔》,他旁边的李程秀没有看。“你好,请问我可以叫你程秀吗?”李程秀愣了一下:“当然可以。”

        黎朔和顾青裴互相交流自己的看法。简隋英旁边坐的是白新羽,他俩和隔壁李玉还有俞风城打游戏。何故和周翔觉得不带“孩子”感觉真好。温小辉和雅坐一起,问:“为什么?”雅艰难开口:“你们的……我怕会让当事人……难受。”温小辉不知想到了什么,也没在说话。

        于炀和江池两个非常软的小朋友在聊天,聊的内容……隔太远听不到。谢俞游惑同款表情,同款姿势,同款气势……雅:除了脸,基本都是复制粘贴。邵司比较懒,选的是最前面的位置,刚上去就睡,在他一旁的焦栖很……无……不知该说些什么。

        龙纪威和叶真“母子”两看的是同一本,当看到了拜师时,叶真哎呦一声,想和坐林秋石旁边的凤凰换位。盛望和赵曦俩在看,具体情况为赵曦笑,盛望无奈。卫言梓和楚晚宁坐一块,卫言梓觉得有点冷,便在那看……同人……谁家的都有。楚晚宁觉得这孩子有点……算了,专心看。

        顾昀和魏无羡这俩最闹腾,一边看一边说,忽然发现:诶,咱俩都好骚,死去活来组最先建立跨位面友谊。谢怜和沈清秋都很温柔,看书也没怎么发声音,不过沈老师一直在和雅借系统隔空聊天。



攻组

        攻组可就没有受组那么其乐融融,岁月静好了。详情如下——

        邵群和韩越比zha。晏明修和宋居寒俩就像没了家长的熊孩子,令顾川感到无比熟悉。祁醉坐前面向所以人讲他和于炀的故事,叶阑看不下去了,贺朝看不下去了,秦究看不下去了,严峫也看不下去了。于是场面变成了这样——

        祁醉:“小队长在我面前可软了。”叶阑:“江小池特别可爱,天天撒娇。”严峫:“警花……”白堕悄悄打开了录音。秦究和贺朝想着:丢什么不能丢面子啊。两个人开起吹!牛!逼!大!法!

        长庚和蓝忘机心里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自家媳妇。洛冰河与墨燃这两个“欺师灭祖”之人,交换了自己珍藏的一百G的小视频。花城与阮南烛聊到了“如何********”老龙和周晖两个非人物种看似是在纵观全局,实际在互相比♂较。



攻受隔空交流

       白堕录完音发给了雅,雅收到录音听完后走到谢俞游惑旁边,说:“听听。”二人原本面无表情,越听脸越黑,雅在心里感叹贺朝与秦究的悲惨命运。

        而另一边,贺朝与秦究还未意识到自己的归宿,直到——

        白堕:“你们俩听一下。”贺朝、秦究:???

        谢俞:“贺朝你找死。”游惑:“秦究你等着。”贺朝、秦究:…………完了。

        白堕:“后面还有,是她给全员的。”众人:!!!

        雅:“冒死给你们录的。温小辉和我坐一起。李程秀没有和黎朔一起,是跟费渡同位。何故和周翔好像在聊什么。黎朔和顾青裴相谈甚欢。邵司和焦栖一块…………卧槽顾帅老祖。”顾昀/魏无羡:“小心肝儿/蓝二哥哥咱俩私奔去了~886”雅:“咳咳,长庚含光君,你们还好吧。不说了,我看到江停和楚慈了。”

       长庚和蓝忘机对视一眼,诶,好巧,咱俩媳妇一样骚。白堕:“洛羿,雅的潜台词是别炸我!”洛羿:…………邵群回忆起了费渡,卧槽,好像是个……程秀不会被他拐走了吧?

         


到达目的地

        两波人依次从车上下来,各找各对象。当然,还是有例外的。比如——

        谢俞和游惑走在一起,贺朝与秦究跟在后面以不近不远的距离跟着。魏无羡和顾昀聊着天,蓝忘机和长庚在旁边。邵司是被顾延舟抱下来的。祁醉和叶阑依然在聊(pan)天(bi),于炀和江池脸红的不是那么明显。

        雅看了看被顾延舟抱着的邵司,说:“我们去哪儿吃饭?”白堕:“各吃各的吧。”雅:“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附近好像没有饭馆。”白堕:“自己做。”雅:“之前我问过焦总了,没有厨房。”白堕:“…………”

        邵司醒了,非常熟练的从顾延舟怀里跳下来。卫言梓看完了一篇同人,抬起头问:“吃什么?”

        哦,到饭点了,可是食物问题该如何解决呢?这点小问题难得住我们yd天团吗?难不住!(其实我是懒得写,直接跳到下面了。)



有问必有答环节

        众人看着还算精致的房间,嗯……效率真好。雅嘴上说的:“好了,将由我来对各位提出问题。”雅心里想的:啊啊啊啊啊啊这些问题……我会不会死,赶紧写遗书。

        雅:“第一个问题……是专门针对沈清秋、洛冰河、顾昀、长庚、楚晚宁、墨燃、温小辉、洛羿、盛望、江添的。你们对乱伦或是师徒恋怎么看。”洛姓少年:我想,这种事情,应该不会有人太在意吧……雅:大佬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啊,雅:“…………好吧”

        雅:“第二个问题……对于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是为了繁殖,诸位怎么看。”卫言梓:“这就是ABO的由来吗?可以理所应当的怀孕,可以避免外人异样的目光。”雅:“怎么说……说这句话的人都非常的小,他们能接受新事物,可是由于思维非常的……有点……冲动?所以对事物的看法都非常的……”凤凰:“偏激且片面。”魏无羡:“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心灵的共通才是真爱。”白堕:“其实ABO设定主要是为了车与生子……”雅:“当如孙仲谋?”白堕:“……滚!”

        雅:“这不是个问题,是个梗。”张臣扉:“什么梗?”雅:“你听着:张总看小说,以此为例子,我说人名,他的爱人说三字梗。贺朝……”

         谢俞:“挑礼物。”贺朝很委屈地说:“我觉得我的礼物挺好看的。”谢俞没说话,只是默默把图片给所有人看了一遍。严峫:“我觉得挺好看的。”贺朝:“对啊!”其他人:“我的眼睛做错了什么?”

        雅:“秦究……”游惑:“拍皮球?”秦究:“亲爱的……”游惑:“滚!”雅:“唔……严峫……”雅悄悄去问了一下白堕:“什么?”白堕:“你看江停的回复。”江停犹(jian)豫(ding)地说:“不洗脚……”雅:“……我还以为是老同兴或者不大。而且严峫现在……应该……改了吧?”江停耸耸肩,陪楚慈聊天,并拒绝了严臭脚的委屈的抱抱。(如果有不适者,私信或评论,我会删的)

        雅:“祁醉……”于炀:“……”雅:“嗯……讲故事吧,还是不做人?”祁醉:“做于…………”雅:“南烛……”林秋石:“女装?小裙子?穿裙子?穿女装?”阮南烛:“林林~”

        雅:“这个问题……好长……第一部分,赵曦你当时说:‘经验之谈,多见几面就容易嗞火,消不掉就吵架,吵不明白就打,打着打着’就怎么样了?能具体用语言来表达吗?”赵曦:“不是……我语言系统不太好,估计不能表达。”雅:“行吧”

        雅:“嗯……当时玄鳞到底对龙纪威做了什么?不要结果要过程。”龙纪威:“过程少儿不宜。”雅:“………没了?”许是雅的表情触动了龙纪威的哪根弦,他又补了句:“不记得了。”雅:“……”

        雅把问题本放到一边,说:“我不问了。要不我们玩游戏?比问问题更促进了解。”



玩什么游戏?评论区截止到早上9:00,

容寂
阿碱劳斯点的@道爷碱三丰☯️老...

阿碱劳斯点的@道爷碱三丰☯️老实说我的意难平就是阿湘呜呜呜呜

这就是江湖,

 有人大笑、狂饮,

万里河山横行无忌,

往来无踪。


阿碱劳斯点的@道爷碱三丰☯️老实说我的意难平就是阿湘呜呜呜呜

这就是江湖,

 有人大笑、狂饮,

万里河山横行无忌,

往来无踪。


林泗九

我回来了……

要过年了


你们想让我写点什么呢


祁炀二胎?


舟渡二胎?


博君一肖or战山为王?


千凯?


或者催个更也成啊……

要过年了


你们想让我写点什么呢


祁炀二胎?


舟渡二胎?


博君一肖or战山为王?


千凯?


或者催个更也成啊……


今无子今

像素太渣了爆哭(´;︵;`)

只会铅笔太南了         小争鸣儿对叭起!

像素太渣了爆哭(´;︵;`)

只会铅笔太南了         小争鸣儿对叭起!

蓝鸮
悄悄的我又来放草稿了|ω・)...

悄悄的我又来放草稿了|ω・)

//潦草到只能看一下头这个亚子


自从改过pv截图后我就有点不敢碰板子_(:з」∠)_


可以通过点击下面合集中的上一篇观看费氏知名公子哥被扒下紫色美瞳的样子

悄悄的我又来放草稿了|ω・)

//潦草到只能看一下头这个亚子



自从改过pv截图后我就有点不敢碰板子_(:з」∠)_


可以通过点击下面合集中的上一篇观看费氏知名公子哥被扒下紫色美瞳的样子

洛岚

有匪【阅读体】(1)

※主要是想看《有匪》阅读体一直找不到(嘤我太难辽),纯属自娱自乐产物

※呃第一次写文可能会ooc,敬请谅解实在谅解不了就评论里骂吧不要私信骂,我比较希望私信里都是开开心心的

※然后更新什么的不一定不吧……高中生太难辽,可能一年更一次,一次100字?(开玩笑的,但是也不是没可能)

※欢迎催更啊,然后如果看完上面的觉得可以的话我们就开始正文叭。

————————我是一条分割线———————「后昭,建元十七年春。

……新弟子骤然看见个少女,还是个颇为美貌的小姑娘,生生呆了一下,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谢允勾起嘴角凑到周翡耳边:“颇为美貌的小姑娘?还把人看呆了?啧,我家小阿翡这么有魅力啊?...

※主要是想看《有匪》阅读体一直找不到(嘤我太难辽),纯属自娱自乐产物

※呃第一次写文可能会ooc,敬请谅解实在谅解不了就评论里骂吧不要私信骂,我比较希望私信里都是开开心心的

※然后更新什么的不一定不吧……高中生太难辽,可能一年更一次,一次100字?(开玩笑的,但是也不是没可能)

※欢迎催更啊,然后如果看完上面的觉得可以的话我们就开始正文叭。

————————我是一条分割线———————「后昭,建元十七年春。

……新弟子骤然看见个少女,还是个颇为美貌的小姑娘,生生呆了一下,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谢允勾起嘴角凑到周翡耳边:“颇为美貌的小姑娘?还把人看呆了?啧,我家小阿翡这么有魅力啊?”

周翡顿时僵成了一根木棍,磨磨牙道:“比不得端王殿下花枝招展,风流倜傥。”

〖林夫子:现在的年轻人啊,大庭广众之下就敢黏黏糊糊的,人心不古啊!

周以棠:那你就把你家徒弟领走!都把我家小阿翡带坏了!〗

「旁边的师兄忙将他拽到一边,毕恭毕敬地对那少女道:“周师姐,对不住。”……他口中的“掌上明珠”周翡甩开背后的喧嚣,独自过了三道岗哨,来到了四十八寨大当家李瑾容的小院。」

      李晟:“周翡你说你拿我当了个什么?你再说一遍?”

「一进门,就见李瑾容背对着她负手而立,手中捏着一截拇指粗的鞭子。周翡的目光在她手中鞭子上停顿了一下,张张嘴,刚要叫“娘”,便听见李瑾容冷冷地说道:“跪下。”……李瑾容心狠手黑,周翡不由自主地往旁边闪了一下,当时就觉得自己脸皮活像被割掉了一层,耳畔嗡嗡作响,牙尖划伤了自己的舌头,满口都是血腥味。」

      众人默然,李瑾容抬起手摸了摸周翡的头。虽说看周翡身手和性格便知不是被护在手心里长大的,但总归是个怎么漂亮的女孩儿,长辈或多或少不都该有些偏宠的么?

      谢允轻抚周翡后背,似是心疼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恨不得时光倒流将那个小女孩护在身下。

     应何从却是流露出一点悔意,若是当初也有人这么逼着自己,大药谷的传承是不是还能继续下去?

     不是每一次的缺憾,都能亡羊补牢的。

     失去终究是失去,逝者不可追,往事不可回。 「“先生不过数落你几句,你当场推他一个跟头不算,半夜三更还将人打晕绑了,扒衣裳塞嘴吊了一宿,倘不是今日巡山的一早发现,他还岂有命在?”

………  周翡是头活驴,脾气上来,哪怕让她娘抽成个陀螺,也照样敢顶嘴甩脸色,闻言一声不吭地低了头。」

      李晟尴尬的低下了头,如今想起之前做过的事,倒也觉得对不起自家妹妹,开口也是支支吾吾的道歉:“那个…阿翡对不起啊,哥错了……”

      周翡本来装的一脸严肃,这时候倒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还装模作样的往谢允身后一避。谢允倒还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只不过嘴角还微微挂着一抹笑意。

「李瑾容在旁边冷笑一声:“我看这小畜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周以棠又看了李瑾容一眼,李瑾容没料到自己找来的是这么个不靠谱的先生,也无话可说了,尴尬地低头摸了摸鼻子。……这位孙先生也是挺有想法。」

     林夫子此时再也憋不住,笑了出声:“哈哈哈哈给周丫头看女四书,倒也是为难这位先生了”

      吴楚楚低头偷偷笑,想起自己当时看的文章要是让周翡看到了……啧,好像还挺有意思。

      周围一群土匪窝里出来的人这才发现躲着一个大家闺秀吴楚楚,纷纷闹着要吴楚楚讲讲。

      却是杨瑾给吴楚楚解了围:“女四书?这是什么功法么?”

      谢允憋着笑一本正经的回答:“杨兄若是感兴趣,不妨试着练练。”

「“来跟爹爹说说。”周以棠对周翡说道,又转头咳嗽了两声,“起来。”……周以棠生怕她们俩掐起来没完,连忙咳出了一段长篇大论,李瑾容的火气硬生生地被他逼了回去,目光如刀地在周翡身上刮了一遍,冷笑着伸手点了点她,眼不见为净地大步转身走了。」

      李瑾容朝周以棠横了一眼,周以棠连忙笑着哄自己媳妇。周围人纷纷遮住眼睛眼不见心不烦,在心里哀叹——狗粮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至于谢允去哪了?某人发表了不当言论正被需要找个母猫作伴的师叔追着打呢!

—————————第一章,完————————

※下午要带着口罩出门研究性学习鸭,那就提早更文吧……

※文笔超级差求轻一点喷,之后有时间的话会回来修文的!!!

※小可爱们要记得带好口罩再出门鸭!新年都要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去人群密集的地方回家记得用淡盐水漱口!!!加油!!!







言姑娘

我发现作者们会有一些小口头禅之类的句子,不管什么类型的文都会出现

比如p大的“我今天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杀破狼,六爻,镇魂等)

再比如木苏里的“砍头庆祝,头拿来”

(全球高考,一级律师)

我发现作者们会有一些小口头禅之类的句子,不管什么类型的文都会出现

比如p大的“我今天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杀破狼,六爻,镇魂等)

再比如木苏里的“砍头庆祝,头拿来”

(全球高考,一级律师)

元气少女千铃铃

骆闻舟夜半三更和陶然一醉解千愁,流泪45度角悲伤仰望天空,深沉且颓废地给陶然抱怨:“爱情太苦了,尤其是和费渡这样,又屡次骗我,还有经常喝酒栽赃给家里的猫,瞒着我干坏事的。我和他的舔狗没什么区别,动辄他一时兴起还要配合他低血糖占我便宜,我真的觉得自己精疲力尽,疲惫不堪。”

陶然痛心疾首一起骂:“是案子太简单还是陆局不够严厉了,你竟然相信跟费渡的爱情?他狗嘴里吐不出一句实话,之前还给我送情书。公司里到处调戏小姑娘!他没有心,你趁早和他分手。”

骆闻舟当即一拍桌面驳道:“够了,他没有错!”

骆闻舟夜半三更和陶然一醉解千愁,流泪45度角悲伤仰望天空,深沉且颓废地给陶然抱怨:“爱情太苦了,尤其是和费渡这样,又屡次骗我,还有经常喝酒栽赃给家里的猫,瞒着我干坏事的。我和他的舔狗没什么区别,动辄他一时兴起还要配合他低血糖占我便宜,我真的觉得自己精疲力尽,疲惫不堪。”

陶然痛心疾首一起骂:“是案子太简单还是陆局不够严厉了,你竟然相信跟费渡的爱情?他狗嘴里吐不出一句实话,之前还给我送情书。公司里到处调戏小姑娘!他没有心,你趁早和他分手。”

骆闻舟当即一拍桌面驳道:“够了,他没有错!”

半江渔火
谁知这一生这么短 又这么长

谁知这一生这么短

又这么长

谁知这一生这么短

又这么长

番茄汤
“第三幅画上画着一个年轻姑娘,...

“第三幅画上画着一个年轻姑娘,比前面的少女又年长了些,五官同前面两张如出一辙,人却是微笑的,她身着一袭红裙,裙角飞扬,鬓似鸦羽,眉目宛然,站在一大片杜鹃花从中,背着手拎着一把长刀。”

......


却看谢允那毁画的题字,题字道:”画中仙乃是。”

“乃是“个什么,后面没了,周翡莫名其妙地找了一会,在角落里又发现了俩字:”你猜”。


“猜错了,不是你,是我媳妇。”


“第三幅画上画着一个年轻姑娘,比前面的少女又年长了些,五官同前面两张如出一辙,人却是微笑的,她身着一袭红裙,裙角飞扬,鬓似鸦羽,眉目宛然,站在一大片杜鹃花从中,背着手拎着一把长刀。”

......


却看谢允那毁画的题字,题字道:”画中仙乃是。”

“乃是“个什么,后面没了,周翡莫名其妙地找了一会,在角落里又发现了俩字:”你猜”。


“猜错了,不是你,是我媳妇。”


靠绝美爱情过活的苏澜

好久没发什么了,随便抄了点东西。

字越来越丑

p1出自稚楚《be狂魔求生系统》

p2p3是B站上家群像《譬如人间烟火色》的几个评论

p4出自priest《残次品》

p5出自骑鲸南去《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

p6出自肉包不吃肉《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p7出自priest《烈火浇愁》


好久没发什么了,随便抄了点东西。

字越来越丑

p1出自稚楚《be狂魔求生系统》

p2p3是B站上家群像《譬如人间烟火色》的几个评论

p4出自priest《残次品》

p5出自骑鲸南去《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

p6出自肉包不吃肉《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p7出自priest《烈火浇愁》


顾越辞
名字 回老家过年啦~

名字

回老家过年啦~

名字

回老家过年啦~

倩茹_

之前写的。可用作壁纸。

推荐拿图噢!!

之前写的。可用作壁纸。

推荐拿图噢!!

倚阑

就在魏谦把粥锅架上炉子的时候,门响了一声,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见小宝咋咋呼呼的声音:“哎哟,绊我一跟头,哥你在家吗?怎么不开灯?”

魏谦几乎有点难以置信:“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能让你一个人过年啊,就请了半天假飞回来了,明天早晨四点走,六点多的飞机,我再赶回去。”宋小宝蹦蹦跳跳地跑进厨房,“你要做什么吃啊?哎哟祖宗!你不是要喝这玩意吧?躲开躲开,我要和面,我要吃饺子!”


幸好,还有个丫头。


——《大哥》


早安=w=


2020.1.23

就在魏谦把粥锅架上炉子的时候,门响了一声,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见小宝咋咋呼呼的声音:“哎哟,绊我一跟头,哥你在家吗?怎么不开灯?”

魏谦几乎有点难以置信:“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能让你一个人过年啊,就请了半天假飞回来了,明天早晨四点走,六点多的飞机,我再赶回去。”宋小宝蹦蹦跳跳地跑进厨房,“你要做什么吃啊?哎哟祖宗!你不是要喝这玩意吧?躲开躲开,我要和面,我要吃饺子!”


幸好,还有个丫头。

 

——《大哥》

 

 

 

早安=w=

 

2020.1.23

✨Lynn-林落

【残次品阅读体】所谓公开处刑(43)

【 林上将下令, 白银十卫也不敢说“不”,居然被一台快没电的机甲核堵了回来, 他一时几乎有点震惊, 噎了片刻,林静恒说:“你是又非法下载了什么不三不四的数据, 中病毒……” 


    “病毒”两个字还没说清楚,强大的舒缓剂就席卷过他的身体。】 


“湛卢nb!!!!!!!!” 


“这只是我根据《人工智能守则》所得出的唯一的解决方案,毕竟当你必须服从一个刚愎自用的主人时,坚决的说‘不’是只能遵守命令的人工智能唯一的反抗形式。”...

【 林上将下令, 白银十卫也不敢说“不”,居然被一台快没电的机甲核堵了回来, 他一时几乎有点震惊, 噎了片刻,林静恒说:“你是又非法下载了什么不三不四的数据, 中病毒……” 

 

    “病毒”两个字还没说清楚,强大的舒缓剂就席卷过他的身体。】 

 

“湛卢nb!!!!!!!!” 

 

“这只是我根据《人工智能守则》所得出的唯一的解决方案,毕竟当你必须服从一个刚愎自用的主人时,坚决的说‘不’是只能遵守命令的人工智能唯一的反抗形式。” 

 

【“舒缓剂是在极端条件下,强行提升人机匹配度的药剂,”机械手湛卢将四指并拢,摆出来了一个指天发誓的手势,好像要强调自己很严肃似的,“没有人会在匹配度80%的时候使用舒缓剂。” 

 

    林静恒有点刻薄地一笑:“那倒是,有些废物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什么叫80%。” 

 

    湛卢继续用发誓的手势说:“我们在讨论您的问题,您为什么要针对无关人士发表歧视性看法?”】 

 

废物四小只膝盖中枪般摔到了桌子底下。 

 

“湛卢真的是小天使啊哈哈哈哈哈哈” 

 

“这会难道不是小傻子吗?” 

 

“我否认这个提议。根据头脑中知识的储存来讲,我可能是您的几百倍。” 

 

“……我感觉我被嘲讽了。” 

 

【陆必行对人类智力仍然抱有最后的希望,还在立体屏幕上放出机甲防护罩的构建原理,徒劳地想让驾驶员们明白自己即将要干什么,然而他磨破了舌头,只收获了一堆茫然的眼神。 

 

    陆必行一口气灌了半瓶矿泉水,摆摆手:“算了,直接上吧——爸,剩下十六台无人机甲,咱俩对半分一下可以吗?一张精神网带八台无人机甲,会不会太勉强?”】 

 

“说真的……这会儿好绝望啊!” 

 

“死到临头还不开窍的学生……唉。” 

 

即使是早就知道第八星系状况的人,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也难免有些难以置信。 

 

难以置信过后,便只留一声叹息。 

 

【 陆必行笑了一下,没往下说——秘密部队的特种兵,他人在遥远的行政楼里,用一个机甲核,在几秒之内撬了三十六架停靠的机甲,一炮炸飞了整个基地的防护网。】 

 

“陆必行你在那混·蛋不在的时候都在心里念叨他?!”老波斯猫又一次抑制不住自己的炸了毛。 

 

陆必行回忆着当时林静恒撬开机甲,启动激光炮准备炸飞那群惹恼他的“飞虫”们的时候,并在心底嘀嘀咕咕,但他知道一旦说出口只会招到自家似乎进入到更年恐惧期的养父更深程度的炸毛。


【面对这种非常有安全驾驶意识的问题,陆必行挤出一个微笑。 

 

    五分钟后,怀特从胖姐那要来了一个铝合金的平底锅,连上扩音器,倒提锅铲,重重地往锅底一敲,扩音器把音效传到了整个基地的音响里,所有人都被这惊天动地一声锣惊得探出头来。】 

 

“好方法!” 

 

“机甲驾驶也有安全驾驶意识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就是将军可能没有这个意识。” 

 “这个‘挤’就很微妙”。


【黄静姝:“你成功了吗?你……你造出空脑症也能开的机甲了吗?” 

 

    陆必行偏头看了她一眼,少女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当然没有。”陆必行说,“真那么容易,联盟早就造出来了——他们连湛卢都造得出来,还等我吗?听讲的时候动动脑子!” 

 

    黄静姝:“……”】 

 

黄静姝:“感觉自己被欺骗了感情。” 

 

冷漠。 

 

陆总:皮一下很开心。 

 

【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反复朝自己不听使唤的机甲下着徒劳的命令,一个绝望的念头破土而出,她想:“我做不到。” 

 

    然而就在那失控机甲开始侧翻的瞬间,一直排斥她的精神网终于犹疑又迟缓地动了一下,好像误打误撞地碰了什么开关似的,精神网突然铺了出去。 

 

    应该说是运气。 

 

    又或许,世界上每一个命运的转折,都伴随着冥冥中这一点运气。】 

 

“世界上每一个命运的转折,都伴随着冥冥中这一点运气……” 

 

“真的很有道理啊。” 

 

“小黄赛高!” 

 

“太厉害了吧!” 

 

“这是前期一直在铺垫的空脑症有多没用的,这本书告诉我们的第一个空脑症的逆袭吧。” 

 

【 失控机甲已经歪了45度以上,眼看就要翻过去,然而奇怪的是,方才惊慌失措的人群好像找到了统一的声音,竟然没有人再尖叫,没有人再乱跑,他们异口同声:“停下!” 

 

    千钧一发间,陆必行终于摸到了机甲,而与此同时,失控机甲的反向制动功能启动成功,歪斜的一侧喷出滚滚烟尘,把它缓缓地推了起来!】 

 

“靠我差点把自己憋死!!!” 

 

“奇迹!!!” 

 

“陆总nb!小黄nb!!” 

 

斗鸡怀特和薄荷争先恐后的揉着黄静姝的头发,拍着她的肩膀,“你最棒了!!” 

 

【 机甲站的几个监控镜头尽忠职守,把画面都传给了回航途中的林静恒,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笔,默默地注视着基地,看着他们险象环生地组织起机甲防护罩,一直到那简陋的防护罩成型,地面的人们过节似的又蹦又跳。 

 

    湛卢捕捉到他耳机里两段音乐的间隙,见缝插针地说了句话,他问:“先生,您笑了吗?” 

 

    “你看错了。”林静恒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瞥了一眼机甲北京所在的坐标,就在这时,他余光扫过了坐标旁边的能量波动图。】 

 

“!” 

 

“!笑了” 

 

“湛卢干得漂亮!如果不是湛卢咱们根本不知道将军笑了啊!” 

 

“Yoooooo~”白银·不怕死·十卫开始起哄。也不知道如果林静恒在这,他们还敢不敢。 

 

【一支中等规模的机械战队,如果是在联盟,需由少将以上级别的人统领。 

 

    能在几分钟之内摧毁北京β星。 

 

    “白鹭星位置偏远,常常是各路地下航道的对接点。他们炸了白鹭,应该就是想彻底清扫地下航道。”林静恒低声说,“对方航行方向在靠近基地的地下航道。” 

 

    林静恒此时正在基地的地下航道上,而他在这个位置,已经可以连上基地内网,这意味着,海盗们再往前走一点,内网会进入他们的探测区间。 

 

    那些还在无知无觉地庆祝机甲上天的蠢货们,会暴露在海盗眼皮底下。 

 

    不能再让他们往前走了。】 

 

“?原来还有这件事吗”怀特傻了。 

 

斗鸡狠狠的敲了一下怀特的头,小声跟他说:“你忘了陆总带着满身是伤的将军回来的那次了?” 

 

“不是,”陆信有些不能相信,“这小兔崽子敢开着这么个破机甲去拦阿瑞斯·冯的舰队?!他要气死我呀他?!” 

 

【“多年来,反乌会也一再使用阿瑞斯冯的形象进行反乌宣传,丑化他, 把他当成反对滥用技术的负面案例。阿瑞斯冯的性情偏激, 早年经历让他极端封闭、喜怒无常,不信任任何人, 和反乌会的关系也只是互相利用。” 

 

    林静恒若有所思地“唔”了一声:“这个人设听着真是亲切,像本人的海盗版本。”】 

 

“联盟给将军按上的‘人设’好像还真是这样的唉……” 

 

“但但但是联盟这样那一个海盗的形象来给护卫联盟的将军立人设也太……?!” 

 

“联盟提前破裂了,但要是联盟一直存在,真的有一天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再需要‘林静恒’这么个角色了,将军也许就真的会变成联盟口中的‘阿瑞斯·冯’。” 

 

“?!” 

 

【“明白,”林静恒说,“堵住老鼠洞,不让蛇进来——看来今天只好装一回老鼠了,我需要一些快速肌肉溶解剂。【注】”】 

 

“这小兔崽子他要干什么他……?陆信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又被穆勒按回原位。 

 

这一次直接读到这个场面的陆必行也握紧了手,他倒是要看看这人怎么作自己,才能把自己作成那个鬼样子。 

 

【 源异人慈眉善目地在他对面坐定,用注视新宠物的目光看着他,和风细雨地问:“怎么称呼?” 

 

    “海蛇。【注】”】 

 

“卧槽好恶心啊啊啊啊啊啊” 

 

“看宠物?!宠物?!?!” 

 

“谁识破了我,我就弄死谁,将军v587!” 

 

【海蛇听完愣了半天,继而他双手抱住头,骂出一串污言秽语,带着八星系地下世界特有的粗鄙口音,这回他不挖眼睛也不像林静恒了,完全就是个下水道的泥腿子。 

 

    源异人耐着性子从他这“骂街百科去全书”似的话音里拼凑出了一点事情经过:“臭大姐?那个失踪的地下航道管理员?你以前是他的人?你说他干了什么?储备军火,还建了自己的基地?”】 

 

所有人:“???????” 

 

“这他妈是林静恒?!” 

 

“影帝……” 

 

陆必行陆信包括独眼鹰等人仿若死机。 

 

【海蛇――林静恒静静坐了片刻,掀起袖子,看了看手臂上的针孔。 

 

    他低下头,苍白的脸上闪过杀意。】 

 

“所以这会儿就注定了源异人必须死吧。” 

 

“将军第一次展露真正的杀意……” 

 

“帅死了tut” 

 

 

TBC


以下为逼逼赖赖,不喜欢请止步。






第一次尝试用手机更文真的非常不习惯了。


半夜突然惊醒过来之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一打开wb发现几乎全是坏消息,我所在的地区也确诊了一名感染者了……


我不知道在看我文的读者之中有没有来自武汉,来自确认感染者的地区或者来自支援武汉的白衣天使们的家属。我只知道我们一定会度过这次难关。


wb的实时热点中有一条:中国有信心打赢新型肺炎疫情攻坚战。

大家一定要相信我们强大的阿中哥哥,不要害怕,不要恐慌,注意消毒。


我们已经挺过了非典,又何必害怕肺炎?


祝所有人健健康康,白衣天使们凯旋归来。

丞无越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天涯客》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天涯客》

洛岚

补个名单然后就去睡觉嘿嘿

参与阅读人员名单(顺时针):谢允,周翡,吴楚楚,李妍,李晟,杨瑾,应何从,周以棠,李瑾容,同明法师,林夫子,陈俊夫,赵明琛(第一批)

李徵,段九娘,霓裳夫人……(也许,随机添加)

      嗷嗷解释一下,同明法师三人的出现是我自己的一点点私心吧,谢允没有亲人,对他来说童年时期最亲的人可能就是蓬莱散仙了。而师父师父,既是师,也是父,还是希望谢允的家人能出现一下。

      李徵和段九娘主要是因为他们去世的太早,当初看原著的时候我就总是在想,如果他们能看到阿翡长大,不管...

参与阅读人员名单(顺时针):谢允,周翡,吴楚楚,李妍,李晟,杨瑾,应何从,周以棠,李瑾容,同明法师,林夫子,陈俊夫,赵明琛(第一批)

李徵,段九娘,霓裳夫人……(也许,随机添加)

      嗷嗷解释一下,同明法师三人的出现是我自己的一点点私心吧,谢允没有亲人,对他来说童年时期最亲的人可能就是蓬莱散仙了。而师父师父,既是师,也是父,还是希望谢允的家人能出现一下。

      李徵和段九娘主要是因为他们去世的太早,当初看原著的时候我就总是在想,如果他们能看到阿翡长大,不管破雪刀还是枯荣手都有了传承,一定是非常美好的事。说不定李徵会想为李瑾容做裙子一样亲手为阿翡缝一件嫁衣,说不定段九娘会在四十八寨添一寨变成四十九寨,也许……只不过人死如灯灭,就只好自行脑补一下了……

      其实我还有点想写那个为谢允传功的师叔,但是文笔不好,不想玷污那么好的一个人物形象,就暂且搁置,再说吧。

      后期可能随机添加??其实我还有点想写关峰和纪云沉的故事或者纪云沉和殷沛的故事也再说吧(不要打我)偷偷脑补补完就不写出来了嘿嘿嘿。

    一回头突然发现挖的坑有点多……我不管我现在就只有一个坑!

      随缘更新……

    真的要睡觉啦,晚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