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qq

74704浏览    3750参与
土肥圆不少女

学生时代回忆大赏【1】

关于QQ

      10年注册的QQ,那时候非主流大行其道,给自己选了一个很非的头像,后来那个系统头像更新不见了,历经转换,初中的头像是带文字的“多少人以友情的名义爱着一个人”。后来因为这个头像在好多同学眼里是苦情暗恋人设,谁知道这只是一个爱看小说的孩子的多愁善感呢。

       然后那时候有首歌蛮火,叫《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我记得mv蛮好看,再加上看了一些be的小说,就想拿歌名当QQ昵称。后来取的是“有种爱叫放手”,比歌名少两个字,原因好像是当时昵称有字数...

关于QQ

      10年注册的QQ,那时候非主流大行其道,给自己选了一个很非的头像,后来那个系统头像更新不见了,历经转换,初中的头像是带文字的“多少人以友情的名义爱着一个人”。后来因为这个头像在好多同学眼里是苦情暗恋人设,谁知道这只是一个爱看小说的孩子的多愁善感呢。

       然后那时候有首歌蛮火,叫《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我记得mv蛮好看,再加上看了一些be的小说,就想拿歌名当QQ昵称。后来取的是“有种爱叫放手”,比歌名少两个字,原因好像是当时昵称有字数限制。

       小学的时候在QQ空间里存了一大堆日志,内容就是各种be故事,当时觉得好好看orz,后来读初中还是高中的时候,翻空间一整个大尴尬的状态,火速删除了。当初大家空间都转发各种日志,我当然也没设权限,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社死的感觉。

      至今仍然记得的一个故事,情节大概是男主的女朋友心脏病需要换心脏,和平平无奇的女主匹配了,女主一直暗恋男主,就答应了,条件是男主和她在一起一段时间。然后在这段时间男主逐渐爱上了女主,但是女主因为自卑还是成人之美,主动去捐了心脏。。。

      那时候可流行比QQ等级,帮人/找人挂Q是基操,因为QQ号是在小学电脑课的时候注册的,不能常登,我就把账号和密码给了起码半个班的同学,让大家有空就帮我挂着。因为那时候还不常用QQ,几个月之后就把账号忘了,还是靠问其他同学才登上去的。至于密码,至今仍记得是21436587109,就是1-10两两互换,当时觉得自己可聪明。

      暂时就想到这些【END】


鸽鸽阿楠

扩列 看看我的卑微画技算了 有参考啦 限qq喔 留在评论区我来加你——磕拔杯的同好就行捏🥺🥺🥺

我的qq号:2365850100

扩列 看看我的卑微画技算了 有参考啦 限qq喔 留在评论区我来加你——磕拔杯的同好就行捏🥺🥺🥺

我的qq号:2365850100

米格
无语,我前几天登的号,我做错了...

无语,我前几天登的号,我做错了什么?

无语,我前几天登的号,我做错了什么?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快来看你家cp/cb成真啦!

p1墨魂语c群,都很友好,群里活跃可以放心玩!不禁新人小白,兰台或者墨魂私设也可以来!

p2宋朝历史背景语c群,大宋官家与朝臣随意挑!空皮多,就等你来啦!

都不审设!快来玩呀!

快来看你家cp/cb成真啦!

p1墨魂语c群,都很友好,群里活跃可以放心玩!不禁新人小白,兰台或者墨魂私设也可以来!

p2宋朝历史背景语c群,大宋官家与朝臣随意挑!空皮多,就等你来啦!

都不审设!快来玩呀!

王哈哈
现场挑战!QQ糖还能自制撕拉口红!超甜超美!
现场挑战!QQ糖还能自制撕拉口红!超甜超美!
我要吃粮啊啊啊啊啊啊

人类扩列

人类扩列,最好学生党,二次元。个人主坑第五人格,弹丸论破,phigros,副坑超炮,原神,鬼灭,时光代理人,间谍过家家,最好主坑选手加(副坑也可)请备注,广告诈骗姐退退退,QQ号3551714373,诈骗小聪明姐退!!!!!!!!!(请备注)

人类扩列,最好学生党,二次元。个人主坑第五人格,弹丸论破,phigros,副坑超炮,原神,鬼灭,时光代理人,间谍过家家,最好主坑选手加(副坑也可)请备注,广告诈骗姐退退退,QQ号3551714373,诈骗小聪明姐退!!!!!!!!!(请备注)

轩.

楼姐进!😘😘扩列加Q

浩无聊!姐妹们加我Q啊!楼姐加me栓Q

Q:2798471309😍😍

不认识也没关系,我就是来扩列哒!😘😘


浩无聊!姐妹们加我Q啊!楼姐加me栓Q

Q:2798471309😍😍

不认识也没关系,我就是来扩列哒!😘😘



啦噢喂咦
宣一宣QQ群啦 群里人都好相处...

宣一宣QQ群啦 群里人都好相处


宣一宣QQ群啦 群里人都好相处


小赵没烦恼

天聊了可以来找我,我随时都在

天聊了可以来找我,我随时都在

澄.(不考到大榜前100不改名)

假发蒸的整不好!()

但还逝想cos一下温迪(泪)

我要做温迪的狗!

假发蒸的整不好!()

但还逝想cos一下温迪(泪)

我要做温迪的狗!

Hongeny

球球大家啦!麻烦帮忙转发,谢谢!


本人coser小白,

7.17江苏盐城22届同人会自由行

QQ转发需过30

以下本人QQ,可扩列

在江苏盐城市内的宝贝来找我吧


球球大家啦!麻烦帮忙转发,谢谢!

 

本人coser小白,

7.17江苏盐城22届同人会自由行

QQ转发需过30

以下本人QQ,可扩列

在江苏盐城市内的宝贝来找我吧


1858258
欢迎小伙伴们加入学习交流群,目...

欢迎小伙伴们加入学习交流群,目前只加入初中和高中同学但不怎么活跃,如果你加入了,多多活跃一下气氛,相信你来了会更好!

欢迎小伙伴们加入学习交流群,目前只加入初中和高中同学但不怎么活跃,如果你加入了,多多活跃一下气氛,相信你来了会更好!

卓梓冉
各单位人员请注意—— 哥们哥们...

各单位人员请注意——

哥们哥们,原创语C来吗?哥们哥们,摆烂人市考虑一下吗?哥们哥们,无审无设不心动吗哥们,哥们原创现代都市语C欢迎你。不考虑一下吗哥们儿,哥们儿我们管理性格温柔,手把手教你如何摆烂

心动就不如行动:769307049

各单位人员请注意——

哥们哥们,原创语C来吗?哥们哥们,摆烂人市考虑一下吗?哥们哥们,无审无设不心动吗哥们,哥们原创现代都市语C欢迎你。不考虑一下吗哥们儿,哥们儿我们管理性格温柔,手把手教你如何摆烂

心动就不如行动:769307049

梅Meymey

悄悄扩个列(小声👉🏻👈🏻

带些以前的画(p1一些稿件p2游戏同人和摸鱼p3画照片p4曾经搞过的cp同人

🐧:2625457140

悄悄扩个列(小声👉🏻👈🏻

带些以前的画(p1一些稿件p2游戏同人和摸鱼p3画照片p4曾经搞过的cp同人

🐧:2625457140

骨香.

08女t 性格好 没事就随时在 秒回找对象

08t   找p  t也可以啦

时攻时受   喜欢秒出啦

微信QQ都可以     不算慢热啦

如果喜欢的话会缠着你啦

慢慢熟悉以后会发现另一个我啦

年上年下都可以啦

希望姐姐妹妹都是真心的呢

不要骗我感情不要骗我感情冤种就是我哈哈哈

真心真心来

[图片]


08t   找p  t也可以啦

时攻时受   喜欢秒出啦

微信QQ都可以     不算慢热啦

如果喜欢的话会缠着你啦

慢慢熟悉以后会发现另一个我啦

年上年下都可以啦

希望姐姐妹妹都是真心的呢

不要骗我感情不要骗我感情冤种就是我哈哈哈

真心真心来


骨香.

QQ扩列女

QQ扩列

性格温柔

没事的话随时在

粘人

可以做你的树洞快来快来

主页有照片

[图片]


QQ扩列

性格温柔

没事的话随时在

粘人

可以做你的树洞快来快来

主页有照片



落朝

我家爱豆的马甲又掉了阅读体

第七章


而时飞看着脸黑的秦智还恶趣味的来了一句:““可惜呀…感冒了,发挥的有点不太好。”


秦智:“……”秦智的脸更黑了。


其他选手:“……”(你还能不能让其他唱歌选手有点希望了?)其他选手的脸也黑了。


〈时飞吸了吸鼻子说:“感冒了,发挥的有点不太好。”


    简单一句话,将秦智的脸色又打击的苍白,都这样的水平了还说发挥不够好,这是在膈应谁啊,一想到挑战赛前改的规则,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其他选手也想拿手里的话筒砸人了,你还...

第七章




而时飞看着脸黑的秦智还恶趣味的来了一句:““可惜呀…感冒了,发挥的有点不太好。”




秦智:“……”秦智的脸更黑了。




其他选手:“……”(你还能不能让其他唱歌选手有点希望了?)其他选手的脸也黑了。




〈时飞吸了吸鼻子说:“感冒了,发挥的有点不太好。”




    简单一句话,将秦智的脸色又打击的苍白,都这样的水平了还说发挥不够好,这是在膈应谁啊,一想到挑战赛前改的规则,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其他选手也想拿手里的话筒砸人了,你还能不能让其他唱歌选手有点希望了?





    陆鹏轻咳了两声,说:“年轻人,低调点。”话是指责的,语气里却是半点指责都没有。





    又提醒着何璐璐宣布结果。





    何璐璐拿手指抚了一下眼角的泪水,手持着话筒说:“我想这一场挑战比赛,我宣布时飞赢,大家都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陆鹏拿着话筒接过何璐璐的话说:“那按照挑战赛之前的规定,秦智你的结果是淘汰。”





    秦智脸色惨白,顿时很后悔之前挑战的行为。





    庄辛然看着即将要淘汰的秦智,心生不忍的对时飞说:“为什么一定要淘汰他呢?节目规定输的人是可以待定的,给他一次机会不好吗?”





摄像头对准了时飞,众人的目光也都看向了他。





    庄辛然继续看着时飞问:“在不损任何人利益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给别人多一份的希望和机会呢?”〉




(秦智现在还有用,他还没有入了套…一切都还来的及…最好可以通过淘汰这事反将一军)




思及至此地庄辛然便又开始作妖了。




“时飞你别生气,之前是秦智的错。你就看他还没有那么过分的份上,出去后放过他吧,别再难为他了…他也不容易啊”




<也对啊…秦智也没有犯什么大错。>




<这样看来时飞就有些得理不饶人了…>




<喂!你们俩别被他带偏了!>




<你俩莫不是忘了前面的剧情!>




<没忘啊?不就是发生了一点口头冲突吗?>




“那按你的意思是我得理不饶人了?〞时飞挑眉看向一脸无辜的庄辛然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可别忘了,是他自己要来找我挑战的。怎么…输了还赖账吗?”




庄辛然辩解:“可如果不是你,就算他输了,他也还有可能被推回来呀!那还有机会…




“你的意思是要我参加这场根本都不公平的对决?我是不在呼,毕竟我赢了。只是你认为被选上的其他选手愿意?你自己…愿意?”




庄辛然不说话了,他自然是不愿意的。




<……你俩可别忘了是他自己要挑战时飞的!>




<而且规则也确实不公平。时飞并没有什么错,也并没有得理不饶人。>




<对哦! 啧!我竟然被带偏了!>




<庄辛然的话术技艺也确实高超啊!这点不得不佩服…>





〈时飞却是眉眼沉静,一双瑞凤眼微弯带着动人的笑意,拿着话筒不急不缓,轻描淡写的说:“陆鹏老师和何璐璐老师都在这里,你这句话不应该对着我来问吧?还是你觉得可以无视两位老师了?”




    一句话将庄辛然堵得不知道怎么说,赶紧向陆鹏和何璐璐说:“陆鹏老师、何璐璐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着还微低下头,一副有点委屈的样子。




    陆鹏老师手拿话筒说:“我希望大家都能尊重一下比赛规则。做为选手你们要做的就是唱好每一场的比赛,不让自己在舞台上留遗憾。”这话是在警告庄辛然的,同时也是在警告时飞这个不安分的人。




    何璐璐也拿起话筒说:“我想告诉大家,想要做最强偶像,实力是你能在舞台上走多远的重要因素。”




    话未说出头,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秦智离开了。〉




时飞看着他早已预料到的结果翘了翘嘴角。




顾越泽看着身旁小恶魔像打了场胜仗一样得意的样子,也是翘起了唇角,无声的弯了弯。




(聪明的小恶魔。)




〈时飞淡然的坐在椅子上,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




    前世他和何小北选择的其他赛道,因此秦智和戴良两个人是直接晋级的。




    后来这两人成了庄辛然的左膀右臂,没少帮着他偷偷霍霍其他选手,时飞最后被全网黑被逼退赛,他们都有在背后出了一份力。




    今天第一场比赛,时飞觉得自己很仁慈,只是先砍掉了庄辛然的一臂而已,还留着一个供他在节目中驱使呢。〉




“什么?!你们三个竟然!你们疯了吗?!”江煜真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师父前世遭受网暴的时候得多无助啊…这一世我一定要护好师父!啍!)简直是越想越气!“滕导这三个人,你还要留他们在节目里吗?!”





滕海宁:“…这……”




“滕导我也觉得他们应该离开。”沈清然阴沉着脸冷声道。




(等从这里出去,庄辛然的生望肯定会坠落谷底。没有必要为了他,去得罪两根金大腿。)




“你们三个从这里出去后就回去吧,我这里可供不起你们这三尊大佛!”




庄辛然急道:“不…不是…我…!”




众选手开始庆幸、讨伐他们三人。




就连弹幕也是骂声一片。




他们站在未知的空间中,接受早该属于他们的审判。



冤屈者终沉冤得雪,回归人世。




(真是熟悉的场景…前世的我又何曾不是这样的…)时飞望着他们发出感叹。




〈大概是受到了刚才淘汰的后遗症,后面的其他待定学员没敢再随便挑战,毕竟其他人的实力如何他们都有数。




    次日所有晋级选手和待定选手都坐着大巴车前往节目组准备好的宿舍,每四人一间房。





    也不知道节目组是不是想搞事情分开,将他和戴良还有庄辛然安排在了一间,最后一个室友是何小北。〉




<这想要爆点想疯了吧!>




<就是这不是故意引发这么多矛盾吗?!>




<这节目组…我也是不知道该说啥了…>




(完了,我的事业没了…)滕导看着弹幕,已经明白了自己的下场。




〈左右各两张床,中间空着的窗户位置放着一张书桌。




    时飞选了左边靠角落的床铺,何小北立刻紧挨着他挑了一张床。




    整理床铺的时候,庄辛然站在边上,张口解释着:“之前比赛的时候,我没有别的意思,秦智是我的朋友,我只是单纯的想要留下他而已,我希望你不要多想。”




    时飞继续整理着床铺:“我没有多想啊。”




    庄辛然抿了抿嘴还想要他说话,就见时飞将被芯塞到了被单里,拉着两个角一掀,就弄好了,又去整理其他衣物。




    庄辛然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有些失落的回到自己的床铺,戴良看到这情景,觉得时飞太不知好歹了。




    起身想要训两句他,被庄辛然阻止了,冲着他无声的摇了摇轻声说:“我没事。”脸上带笑,眼底却依旧是一副落漠的样子,看得戴良有些心疼了,对时飞的怨气又增加了一层。〉




<这庄辛然是故意的吧?>




<这不就是故意的吗?!好个茶艺大师哦!>




“辛然…你…不是故意的对吗…?”




戴良其实心里清楚,但是他就是想再自欺欺人一会儿,只要一会儿就好…




“戴良你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庄辛然双目通红,红唇微张,眼眶中的泪水要掉不掉,他企图用这种方式将戴良留下。




“啧啧啧…真是个高级绿茶!”这时只见一名御姐型的美姐冲身旁的人道:“你要是碰见这种绿茶还不打回去,咱俩就各奔东西吧!”




“是是是,我听你的。”边回应着嘴角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




庄辛然一听这话顿时僵在了原地。




<哇!那个姐姐是谁呀?!好好看!>




<她你都不知道?断网几年了?!>




<她是兰莲坊的金牌设计师魏茹啊!她设计的衣服多次参加时装周,多次上了《依尚丽人》的封面,这可是所有设计师的毕生追求啊!>




<兰莲坊这个我听说过!>




<我很喜欢他们家衣服的!>




<那魏老师身旁的两人就是方总裁还有尹副总裁了吧!>




<既然他们都来了,那艾维老师应该也来了吧!>




<来了吗?来了吗?!>




“艾维啊…我们三个都在这里了,他还能不在吗?”魏茹反问道。




<那…那哪个是艾维老师啊?>




“哼!”她先是瞥了一眼时飞道:“他呀…他有龅牙蒜头鼻, 还有一双鱼眼睛, 年纪不大却看着跟四十多岁的人一样。”




时飞:“……”(这女人不会是又和方浩舟闹脾气了吧,跑这造谣自己出气了。)




正好这时魏茹也侧头了,还冲时飞丢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时飞有条不紊的将自己的行李一样样拿出来放好。




    何小北将自己的吉他放好之后,问:“飞哥,要不要我帮你整理啊?”




    时飞摇头:“不用,我差不多好了。”




    家务活对于时飞来说没有任何难度,何小北也是做惯的了,倒是同宿舍的另外两位不太行,他们看着被套被芯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将他们弄到一起。




    看了眼略显桀骜难说话的时飞,两人将求助的眼光落在了正在擦着吉他,明显较好说话的何小北身上。




    “小北,你可以帮我弄一下床吗?”话是问句,人却已经站到一边,将位置腾出来给何小北,准备让他动手了。




    “还有我。”戴良很是自然的说着。〉




<我靠!有这么请人帮忙的吗?!>




<弄得跟何小北是他家佣人一样!>




<这么理所当然的吗?!>




<也就何小北性子软。>




“看着没性子该强的时候就得强一点,不然会挨欺负的!”时飞点着何小北的额头,没好气道。




“飞…飞哥我知道了…别戳了…疼…”




河小北的大姐也发话了:“小北这次时飞说得对,你得硬起来!”




“小北啊…真不是三姐说你,娱乐圈的水大混了!”




“可…可是…”




“算了三姐就让他去历练历练吧!不过小北受欺负了就回来!”




〈正在擦自己吉他的何小北立刻放下吉他,说:“好……”




    “小北,陪我去附近走走。”时飞拿着手机和耳塞率先站起了身。




    何小北有点为难的看着两人,时飞侧头问:“不去吗?”




    “去去去。”何小北将吉他放好,对庄辛然表示抱歉的说着:“对不起,我……”




    “走了。”时飞直接拉过何小北,人还没有走出宿舍就开始训斥着:“你说什么对不起啊?这又不是你的本职工作。别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他们自己是没手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小忙而已,大家都是同宿舍的,应该互相帮助有爱嘛。”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直至听不见。〉




<时飞真酷!>




<真是太解气了!>




<就该这么干。>




〈“这个时飞,他几个意思啊?”戴良憋着一张气得发抖的脸,伸脚用力踹了两脚时飞的床,将昨天挑战时受的气全撒出来了。




    庄辛然阻止他说:“算了,还是留点力气在培训上吧。要不你去别的宿舍问问有没有愿意帮我们整一下被子的人。”




    “好,我就不信每个人都和时飞一样小心眼。”戴良脸色微沉的往外走去。〉




<我靠,还踹被子?!>




<这过分了吧!>




“戴良!”江煜真的没想到就这么点事,他竟然就敢这么对师父!




戴良闭口不言。.




〈庄辛然也没有阻止,低腰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出护肤品和牙刷等工具走向洗手间。〉




时飞看到这儿,了然地笑了笑。




顾越泽看小恶魔这个反应便知道他入套了。




〈洗手间的门一推开,正打算踏步进去时,就看到地上躺着一张纸,庄辛然将东西先全部放在洗手台上,捡起地上的纸看,发现是一张曲谱,上面词曲都有。




    都是玩音乐的,庄辛然一看到这张五线谱就眼睛亮得根本挪不开来。




    这是一首华国风的音乐,又不是传统的华国风,里面的词也非常的有意境,仿佛能看到人生来来往往忙忙碌碌的一生。




    他看得非常痴醉,眼睛一刻都舍不得离开,激动的甚至手有点颤抖。




    直到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传来,庄辛然赶紧将那张五线谱藏起来,一转身正好看到戴良和另一个选手来到房间。




    戴良:“辛然,你怎么啦?你的脸怎么红红的。”




    庄辛然摇摇头说:“没什么,可能是天气热的吧。”




    戴良点了点头,随后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说:“看吧,我找来了帮手。”〉




(嗯?这不是‘不离’写的歌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难不成…!)




费兰克一惊在内心赞叹道:(“真是没想到啊,‘不离’虽是两辈子但却可以肯定他是在这一世才开始作歌的,这是多么的天才啊!)




<庄辛然他不会要抄袭吧?!>




<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那个曲谱是谁的呀?>




<本人学音乐的那个曲谱是真的好!>




戴良看到这段儿,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庄辛然恐怕就从来没有信任过他



(庄辛然以经输了。)顾越泽在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时飞和何小北回来的时候,宿舍里并没有别人,时飞看到了自己床上的被子被丢在地上了,上面还有好几个脚印,那张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冷意。




    何小北赶紧上前去将被子抱起来,“这谁干的呀?这让人晚上怎么睡啊?”




    庄辛然和戴良刚从外面回来,戴良看到这一幕,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眉毛挑衅的挑了挑。就是我干的又怎么样?没证据你还想耐我何。




    时飞也不说话,拿着节目组发的脸盆,一声不吭的走向洗手间,接了爱满满一脸盆水,二话不说就泼在了戴良整理好的床铺。




    一床干净的被子全是水,水渍透过床板向下滴落在地板上,沿着地板的纹路流。




    “时飞,你是不是疯了?”戴良上前去抓着自己的被子,全湿了,整张床都湿了,连带着他放在床上的两件衣服也弄得湿哒哒的。




    “没什么,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还你罢了。”时飞伸手转身开始拆自己的被单。




    “我弄死你。”戴良起身就想要揍人,庄辛然赶紧拦住他。




    门没有关着,两人的吵闹声将周围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干得漂亮!>




<真是活该!>




〈庄辛然劝说着:“你们俩都别闹了,这样不好看。时飞你拿水泼了戴良的被子,这事毕竟是你的错,跟他道个歉吧。戴良,你也别较真了,时飞跟你道歉你就原谅他吧,大家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时飞看了一眼圣父光环围绕的某人,简单的两句话就将事情错处全推到他这边了,冷笑道:“你这是打算按头道歉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希望一个宿舍的室友有矛盾。”




    “你说的有道理,所以让戴良跟我道歉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勉强原谅他。”时飞坐在床上双手环胸,挑眉看向对面的两人,眉宇之间尽是傲气。




    “嘶!!”




    周围的人倒抽一口凉气。




    “这时飞也太狂了吧,刚进宿舍第一天就敢把室友的床给泼了,还反过来让戴良道歉。”




    “他要是不狂,会在预选赛当天就改变规则,硬是把人淘汰掉吗?”




    “听说他唱歌不错,就算如此也过份了,真以为这节目组是他家啊。”




    何小北见这么多人在指责时飞,有点担忧着,开口替时飞辩解着:“事情不是这样的,是他先……”




    话未说完,被戴良一瞪眼,何小北顿时吓得声音低了八度,“是他先弄脏飞哥的被子的。”




    可惜后面那句众人都没有听到。




    “时飞,你真以为我不敢揍你了是吗?今天我非要好好教一下你怎么做人。”怒极的戴良甩开了庄辛然的束缚,捋起袖子准备揍死这个狂妄的臭小子。




    “糟了,时飞真把戴良惹火了,他那么瘦能挨得了戴良几下呀。”




    戴良长得虽然不太帅,可是长年健身,衣服撩起来都有八块腹肌,时飞细胳膊细腿的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时飞看着三两步逼近的某人,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




<艹!这就把所有的错都推到时飞身上了!>




<真是个极品绿茶!>




<还想打人?!>




“飞哥…”




(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如果…)



“呜…”河小北都急红眼了




“不是你的错。再说了,我不会有事的。”




“我艹你…!唔唔…唔!…唔唔唔唔!(你吖!放开!师父挨欺负了!)




江煜刚要离开座位先揍他两一顿,便被坐在他旁边的沈清然一把拉了下来:“你是想师父暴露吗?!”




“啧!那怎么办?!”




“等”




“我等你…!”江煜刚要继续便看见了沈清然那阴沉的脸色。




顿时一激灵不再动弹。




(啧!我人呢?!这么大的动静,我作为星推官怎么还没过来!?师父都要挨揍了!)




“熊猫你别做明星了,这也太受欺负了!还不如继续跟着我们一块儿做黑客呢!”




(啧!要不是不能暴露那小兔崽子的身份,我早把他拉过来了!)知道其身份的人在内心嚎叫!




〈“星推官来了,星推官来了……”




    宿舍里紧张的气氛,下一秒就要打起来了,这时却有人高声大喊着。




    有人问:“是哪位星推官来了?”




    “是魔音赛道的江煜星推官。”




    众人顿时觉得有热闹看了,三位星推官里,江煜是最难缠也是说话最毒舌的。




    他最讨厌的就是惹事生非或者弄虚作假的人,曾经发现有人晚会上假唱直接揭穿,也曾在别的唱歌综艺上,将制片方要塞进来内定的人当场给淘汰了。




    他不怕得罪人,只看事情对错。




    这次时飞刚入住宿舍第一天就和室友发生矛盾,将戴良的被子泼湿了,不管如何都是他的错,撞到江煜星推官的手里,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走廊尽头,一个年轻人穿着一件白色的牛仔衣,长相俊美、修腿宽肩,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带着丝不羁的样子,正往这边走过来,举手投足间带着一丝矜贵。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跟拍vj,看样子是在临场来宿舍录制素材的。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看到106门口围着众多的人,江煜单手抄着裤袋站在一边问,身上自带着一股让人难以亲近的气场。




    “江煜老师,时飞和戴良发生了一些矛盾,现在戴良的床铺都湿了,估计需要换一床被子才行了。”没有直说是时飞泼的,可是只要稍稍一猜就能知道。




    何小北一脸局促的站在那里,急着辩解着:“江煜老师,这事不关飞哥的事,事情是因我而起的。”要不是他先惹戴良生气,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关你什么事啊?别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时飞抬头看向某人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众人没有想到,时飞的胆子这么大,江煜老师都站在这里了,他还敢这么说话,该说他是无知还是无畏呢。




    他们看到江煜老师的脸色都黑下来了,看了一眼戴良后,对时飞冷声说:“你跟我过来。”




    时飞倒也算配合,迈步前往。




    何小北拉住他,说:“我跟你一起去,这事不能连累你。”




    “回去等着,等我回来。”时飞说完就跟着江煜走了。〉




<啊…完了…怎么会是江煜啊!>




<完了!时飞不会被取消比赛资格吧!>




<还好只是未来,现在还来的及!>




<江煜老师你看清楚!不是时飞的错啊!>




江煜看到弹幕有些不开心了:“我才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呢!”




(在说了那可是我师父!)




(不错赶上了。)沈清然见此松了口气,又恢复了以往面上的温柔。




〈大家并没有发现,在时飞和何小北说话时,走在前面的江煜停下了脚没有催站在原地等着。〉




<……?>




<……>




<啊…这…?>




<什么情况?!>




<不会这俩是一对儿吧?!>




<不…不能吧…>




“飞…飞哥?!你认识江煜前辈?!〞




“接着往下看…往下看…”马甲 ฅ(⌯͒•̩̩̩́ ˑ̫ •̩̩̩̀⌯͒)ฅ减一




〈看着远去的人,大家忍不住猜想着。





    “听说江煜老师最讨厌惹事生非的人了,他这次不会直接取消了时飞的参赛资格吧。”





    “不能吧,节目还没有公布,时飞现在人气排行依旧是第1名,节目组能放弃一个人气这么高的人?”





    “江煜老师不是那种会看人气高就忍受对方无理的人,你们忘了他以前参加选秀节目时还将制片人内定的人员都淘汰过呢。”





    “那倒也是,江煜老师是最公平的人了。要是就这样见不到时飞还有点可惜了,听说他唱歌实力挺强的。”





    “再强的实力,人品不靠谱也不行。”





    现在节目还没有开始播放,除了美颜赛道的人,其他两个赛道的人还没有见过时飞的唱歌实力。





    大家嘴上说着可惜,可实际上真正觉得可惜的人又有几个呢,在这种残酷的比赛现场,很多人甚至心里巴不得时飞离开。〉




<唉……>




<真是残酷啊…>




<在这样的环境下很难守住本心啊…>




〈时飞跟着江煜到了一个房间,江煜让跟拍vj先离开。





    等门关上后,刚刚还一脸沉冽的江煜秒变脸,露出嘻皮笑脸拉过时飞的衣袖,一双桃花眼有点委屈的问:“师父,你怎么来比赛也不说一声啊?要不是我看别的赛道选手的情况,我都还不知道你也来这个节目了呢。”





    时飞将他拽着自己衣服的手臂拉下来。





    江煜又继续抓着:“师父你想混娱乐圈,你跟我或者师兄说一声不就好了,想以什么姿式出道都可以,什么资源团队任你挑。哪用得着这么麻烦来参加选秀啊。”





    时飞:“我这里参加比赛是有重要的事情。”





    “什么重要事情呀?”江煜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眼睛里闪烁着八卦的气息。





    时飞将他探过来的脑袋,拿手指点开,说:“别八卦,当好你的星推官就行了。”





    “师父,你是不是想要收那个何小北为徒弟了?”江煜扁着嘴,一脸酸味的说。





    “你在想什么呀?”有江煜这个小磨人精和他师兄那个腹黑精,就已经够了。





    “难道不是吗?我看过比赛时的录像,你全程就和何小北有互动,你对他和别人明显不一样。”房间里的醋味随着江煜的话,仿佛都要实质化了。





    江煜心里酸,有一个师兄争宠还不够,难不成还要再添一个小师弟?〉




江.小磨人精.煜“……”




沈.腹黑精.清然“……”




时飞:“……咳…”




弹幕与空间一时寂静的有些可怕…




“飞…飞…飞.哥,你…你…你是江煜老师…师的什…什么…?!”瞧把咱小北吓得都结巴了。




“我…”时飞还没来得及答话便被陡然而起的弹幕和空间里的讨论声惊了一跳。




“时飞是江煜老师的师父?!”




“我靠!”




“这你妈真的是江煜?!”




“这柠檬精是江煜?!”




<我…我没看错吧是….>




<我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我感觉咱们出了同一种毛病…>




<而那个毛病叫时飞…>




<所以江煜老师他师父是时飞!>




<还有江煜老师你人设崩了你知道吗?!>




<这真的是我们小火苗粉的那个毒舌江小煜吗…?>




凌夏:(不妙这人设都塌了肯定是要掉粉了…)




<我更爱了!>




凌夏:……(行吧…)




时.毛病.飞:“……”摸┌( ´_ゝ` )┐鼻




就连滕海宁都惊了…他是真没想到时飞竟是江煜的师父。(有了!只要攀上时飞,刚刚的那点恶评根本就不算什么甚至有可能会使我的事业得到提升!)




而就在这时,我们的江小煜开口了:“师父…”




空间、弹幕一秒静音,落针可闻。




江.委屈巴巴.煜:“师父你是不是不喜欢你可可爱爱、帅得人神共愤的小徒弟了啊…”




时飞:“…咳…别撒娇…〞




江煜:“嘤嘤…”




“咦~”时飞故作嫌弃道:“你师兄都没说什么。”




江煜鄙夷地瞥了一眼沈清然道:“明明是马甲还没掉…”




<江煜他刚刚是不是瞥了一眼沈清然…>




<难不成…!>




<唉!行了啊!让我们哥哥独自美丽!>




<就是啊!有江煜就够了,在来一个沈清然那不离谱吗?!>




<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8000+




群聊详情请看文章‘建群’


曼鱼的饭
虾滑也可以做成照烧虾滑,QQ弹弹一口一个特别好吃!
虾滑也可以做成照烧虾滑,QQ弹弹一口一个特别好吃!
riae

扩列、点赞

  或许有人只想在朋友圈和主页点赞而不聊天的嘛?

  有就来吧

  VX:Y1694683

  QQ:1069293713


  或许有人只想在朋友圈和主页点赞而不聊天的嘛?

  有就来吧

  VX:Y1694683

  QQ:106929371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