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qq微信同人文

16浏览    8参与
姀娘

《你只能浪给我看》第八章(完结篇)

    思考了许久,他们终于定下了地点,是低纬的一座小岛。


    岛上设施一应俱全,不相干的游客都被他们转移了。


    微信抱着QQ走到沙滩上,QQ难耐地把头靠在他肩上,搂着他,喘息着让他走慢一点。


    微信寻了一处沙子比较细腻的地方躺了下来,QQ跪坐着和他连在一起,满脸通红。


    这还是第一次体验在室外毫无遮/掩地边走边/做。...


    思考了许久,他们终于定下了地点,是低纬的一座小岛。


    岛上设施一应俱全,不相干的游客都被他们转移了。


    微信抱着QQ走到沙滩上,QQ难耐地把头靠在他肩上,搂着他,喘息着让他走慢一点。


    微信寻了一处沙子比较细腻的地方躺了下来,QQ跪坐着和他连在一起,满脸通红。


    这还是第一次体验在室外毫无遮/掩地边走边/做。


    虽然知道没人,但还是莫名地感觉很羞/耻。


    “自己/动。”微信抓住他白皙的脚踝,就着躺姿丁页了他一下。


    QQ闷哼一声,在谷欠/望的控制之下,顺从地上下/耸/动起来。


    温暖的阳光轻柔地洒落在俩人身上,海风带着一丝丝凉意拂过QQ光滑的背脊,空旷的沙滩上只有两个人/交/缠的身影,在海浪声声中,他们似乎定格成了一幅缠/绵/悱/恻的画。


    日色渐暗,QQ浑身乏力地躺在微信身上,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可以回去了吧。”


    微信“嗯”了一声,复又把他抱起来往回走。


    木头制的民宿亮着暖黄色的灯光,餐桌上摆好了精致可口的菜肴,等待着归来者享用,一片温馨祥和,给人以家的感觉。


    微信还是抱着QQ,走到桌前坐下,一口一口地喂他,还很坏地时不时动一下,扰得QQ吃饭都没心思了。


    “唔……你别动,让我再吃两口。”QQ求饶道。


    微信便消停了片刻,而后没多久,又开始了,QQ便又是一阵求饶。


    磕磕绊绊地总算是吃完了一顿饭,微信抱他去了浴室,动作轻柔地帮他把后门里累积了一天的满满的白//浊/抠/挖/了出来。


    “啊呀……唔……”微信手指不停地掠过QQ的敏/感/点,QQ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微信听着他的/浪//叫,顿时又起了反应,但他不着急,缓缓地清洗,然后再为他涂上新的脂/膏。


    “哥,我们来玩个好玩的吧。”


    QQ窝在他怀里,用脑袋蹭了蹭他,“什么好玩的……哎……啊哈……别……”


    微信居然往他的小兄弟的眼睛里塞了东西,QQ惊慌地低头看去,那是一根细细长长的小玩意儿。


    “这是什么,好奇怪的感觉。”QQ感受着异/物的侵/入,难受地扭了扭药肢。


    微信不说话,拨动了一旁的小开关,小东西居然震/动起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哈……唔……嗯嗯呃……不要……拿出去………好奇怪………呃嗯……哈……”


    QQ被震得从一开始的排/斥,渐渐变成了享/受,后门开始流出了水。


    微信看着火候差不多了,扶着小兄弟一举攻入,把后门撑得大大的,美丽的花纹绕着后门有序地排列着,收/缩着,欢迎着来人。


    前后夹击之下,QQ很快到了丁页点,但因为小玩意的存在,他无法排/遣/淤/积,g/c的快/感不断地延长,他浑身酸/软地倒在微信怀里,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瞪着水汪汪的眼睛渴/求地看着自己的好弟弟。


    微信兽/xing难忍,在后门大/肆/驰/骋,直到自己快到时才拔出了小玩意,两个人同时卸/了出来。


    微信亲吻了一下QQ,稍/事/歇/息之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程。


    夜漫漫,星汉灿烂,昏黄灯光下,挚爱的人儿抵/死/交/缠。


    又是一个间歇的休息,微信吻了吻QQ汗津津的额头。


    两人正对着,眼里都是对方的样子。


    “哥,我爱你。”


    “我也爱你。”


    微信温柔地俯身下去,和QQ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岁月漫长,人皆是行客,有你,便有了牵挂,有了前行的方向。


    曾走过岔路,入过迷途,不过幸好,我回来时你未离开。


    (完结撒花!写完了还真的是有点不舍得这两个主角了,不过,总会有离别,有离别才有未来,咱们下一篇文再见!)

ps:喜欢的点个小心心,谢谢

姀娘

《你只能浪给我看》第七章

    “哎呀,怎么这么慢,快点的,赶不及了。”腾母一手拽着微信,一手扯着QQ,把他俩塞进了车里。


    一边数落他俩,一边催促司机开快一点。


    她今天把儿子嫁给儿子,虽然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很惊讶,花了很长时间去接受自己两个儿子乱/lun的事实,但如今她已经坦然了,他俩爱咋咋地,她现在只有操持婚礼的兴奋。


    微信一袭白色西装,QQ是黑色西装,两人化了淡妆,听着数落打着哈欠头靠头歪在后座上补觉。...


    “哎呀,怎么这么慢,快点的,赶不及了。”腾母一手拽着微信,一手扯着QQ,把他俩塞进了车里。


    一边数落他俩,一边催促司机开快一点。


    她今天把儿子嫁给儿子,虽然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很惊讶,花了很长时间去接受自己两个儿子乱/lun的事实,但如今她已经坦然了,他俩爱咋咋地,她现在只有操持婚礼的兴奋。


    微信一袭白色西装,QQ是黑色西装,两人化了淡妆,听着数落打着哈欠头靠头歪在后座上补觉。


    结婚真的累,他俩早上四点就被喊起来做准备,换衣服化妆忙得团团转。


    到了酒店,他俩差不多清醒了,又开始新一轮的忙碌。


    直到站上礼台,说了“我愿意”,交换了戒指,开始拥吻,两个人才偷偷地松了口气,开始感受到这名叫“结婚”的甜蜜。


    他们,结婚了,以后,名正言顺。


    两瓣柔软厮磨着,谁也不愿意先离开。


    以后,他就是我的人了。


    两个人心有灵犀地想。


    之后就是敬酒,他俩被灌了一圈,醺醺地互相扶持着去了新房。


    洗去了一身酒味,两人坐在床上,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就这么腻着腻着腻歪到了一起。


    床头柜上有事先准备好的脂/膏,自从上次QQ和他说以后能不能不要戴桃之后,微信就去囤了好多脂/膏,都是檀木盒子包着,带着清香的看着就很高大上的那种。


    为什么要买这种呢,还不是因为微信就想把最好的给QQ用。


    “唔……差不多涂涂行了,你……你快点……进来……”QQ感觉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把凉凉的膏/体涂在自己的后门上,顿时起了反应,后门一张一缩竟是自己吐出了水。


    QQ在微信的调/教下,已经不自觉地从当年浪迹酒吧、坐怀不乱的Q爷,变成了微信一碰就软,渴望被/进入的小娇妻。


    微信没理他,还是细细地涂抹着,然后试探地戳/了一根手指/进去。


    “啊哈……呃呀……”


    QQ不自觉地抬起了tun/部,迫切地想要更多。


    微信又加了两根手指,感觉可以之后,才扶着自己的小兄弟慢慢/滑/进去。


    QQ舒坦地吐了一口气,随着微信的动作开始晃动药肢。


    “嗯嗯/啊啊”的声音响了一夜,直到天明才停息。


    微信看着怀里疲惫地睡着了的哥哥,偷偷亲了几口,真是,怎么折/腾都觉得不够啊,就想一直把这个人和自己连在一起,想把他吃掉,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微信感觉自己又有反应了,还留在QQ那边的小兄弟又开始威武地挺/立起来,把昨夜的白//浊/丁页了回去,QQ被涨涨的感觉弄得在梦中呢喃了一声。


    微信不想弄醒他,又不想抽身离开,只好一动不动地自己平静。


    他把头靠在QQ柔软的头发上,开始考虑蜜月要去哪里玩。


    哪里,玩的比较多……

    

(没结过婚,实在不知道结婚是什么个流程,努力一笔带过,喜欢的点个心,谢谢,嘻嘻嘻。)

姀娘

《你只能浪给我看》第六章

    震惊,腾家大少不是亲生的,是捡来的!


    手机屏幕上,推送新闻巨大的、鲜红色的大标题,让大清早醒来看时间的QQ瞬间呆住了。


    怎么睡了一觉醒来,爹娘就不是他的亲爹娘了呢。


    微信长臂一揽,把他卷回了被窝里。


    QQ一脸茫然地看向他,“我……我原来不是亲生的,我是捡来的?


    “对,”微信一本正经...

    震惊,腾家大少不是亲生的,是捡来的!


    手机屏幕上,推送新闻巨大的、鲜红色的大标题,让大清早醒来看时间的QQ瞬间呆住了。


    怎么睡了一觉醒来,爹娘就不是他的亲爹娘了呢。


    微信长臂一揽,把他卷回了被窝里。


    QQ一脸茫然地看向他,“我……我原来不是亲生的,我是捡来的?


    “对,”微信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你是爹娘捡来给我做童养媳的。”


    QQ脑子里一片浆糊,是这样的吗?


    微信看着他傻乎乎的样子,“噗嗤”一下笑了。


    “哥,你还真信啊。”微信抱着他乐不可支。


    QQ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他打开手机准备点开推送仔细看看,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又有一条推送。


    震惊,腾家大少二少即将步入婚姻殿堂,吉日已经选好!


    “嘶——”QQ“啪唧”一下把头撞进了微信怀里。


    半晌,他有气无力地揪着微信的衣领,弱弱地问了一句:“你们那天晚上聊的是这个?”


    微信“嗯”了一声。


    QQ更无力了,“你们能不能先通知一下当事人?”


    “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微信温柔地啄了他一下。


    QQ沉默了好久,“你确定好了?咱们以后永远都要呆在一起了。”


    “你不愿意?”微信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QQ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当中,没意识到危险的信号,自顾自地说:“我愿意,但我总觉得结婚的话,我……我……其实……”还没准备好啊。


    “你是不是还想女人?”


    “没有没有没有,绝对没有。”QQ连忙摇头。


    微信眯了眯眼,“那你还在顾虑什么?”


    “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啊……”


    “你不愿意和我结婚。”微信说了一个陈述句。


     QQ张了张嘴,无力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既然愿意,你又在犹豫什么呢?”微信不悦。


    他其实不在意结不结婚的事情,他只有一个想法,他就想把QQ永远囚/禁在身边,只能和他待在一起,永远和他在一起。


    QQ说不清,他就是觉得结婚本来对他来说很遥远,现在突然就在眼前了,他有点……慌?


    微信等他半晌他都没声音,忍无可忍地直接行动,也不管桃了,撩/拨了三两下就挤了进去。


    QQ第一次尝到没有桃的滋味,不疼但是一开始并不好受,他咬着牙,艰难地说:“我……愿意……我愿意,我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么快……哎……呃啊……哈……你慢一点……我爱你……我想和你结婚……啊哈……唔……”


    微信把他抱得死紧,在他脖子上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哥,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


    “啊……呃……好……啊哈……”


    QQ努力侧过头在他脑门上吻了一下。


    微信的动作顿了顿,然后突然猛烈起来,像用木杵捣药似的,把QQ撞得抖/动不停,险些从床上扑下去。


    不知道这种撞/击持续了多久,QQ只记得那股微凉的夜/体奔涌而入,他瞬间到了丁页点。


    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很奇妙,QQ一片空白的脑子里这么想。


    这一个白天,QQ终是没能下床。


    昏睡过去之前,他只有一个想法,好胀,好舒服,以后就不要戴桃了吧。


(还有两章完结,喜欢的点个心,谢谢)

姀娘

《你只能浪给我看》第五章

(道具多,车速随您想象力决定,不喜慎入)

上部分类似日常,下部分是道/具文,不爱看日常的请跳过,下部分有些不好写出来,请自行脑补。

——————一条没有感情的分割线——————


     ……距一筐桃事件半个多月之后……


    今天,是个好日子。


    QQ兴奋地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


    今天去爹那儿,晚上也住那边,以他和微信现在还是兄弟的身份,他俩肯定得分开睡,微信绝对干不了什么坏事,他终...

(道具多,车速随您想象力决定,不喜慎入)

上部分类似日常,下部分是道/具文,不爱看日常的请跳过,下部分有些不好写出来,请自行脑补。

——————一条没有感情的分割线——————


     ……距一筐桃事件半个多月之后……


    今天,是个好日子。


    QQ兴奋地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


    今天去爹那儿,晚上也住那边,以他和微信现在还是兄弟的身份,他俩肯定得分开睡,微信绝对干不了什么坏事,他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睡一个晚上了。


    “你高兴什么?”微信帮他拿来了衣服,疑惑地看着他。


    “看见你就高兴,嘿嘿嘿。”QQ打定主意,绝对不能让这个白皮黑心小崽子知道他在想什么。


    微信瞥了他一眼,知道他肯定不是因为看见他才高兴成这样,“快起来,吃完饭就得走了,去那边要三个小时的车程呢。”


    “好好好。”QQ利索地换上了衣服。


    下午四点。


    微信和QQ进了大宅子,在书房见到了他们的爹。


    腾爹和他俩唠嗑了一堆家常,然后让QQ下去帮他们的亲娘准备晚饭,把微信单独留了下来。


    这爷俩一直聊到吃晚饭才下楼,QQ一边吃一边不住地拿眼镜瞄微信,很好奇他们到底讲了什么。


    好好的一顿大餐被好奇心搞得食不知味。


    好不容易捱到吃完饭,他爹出门去了,他娘却又把微信叫走了,QQ看着一副母子情深的样子的俩人,郁猝地去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只是床换了一张大一点的。


    他把自己扔在柔软的大床上,把头埋进被子里,舒服地叹了一声。


    今天晚上要抓紧时间好好休息。


    他这几天天天晚上被微信骚扰,困得黑眼圈都出来了。


    如此一想,QQ迅速地蹦哒起来,跑去浴室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套上橱柜里早就准备好了的睡衣,钻进了被窝。


    睡觉快乐,嘿嘿嘿。


    他这么想着,愉悦地闭上眼。


    然后,没过多久,他又把眼睛睁开了。


    怎么回事,QQ瞪着天花板,怎么也想不通。


    明明房间很安静,床很舒服,也没有阿信闹腾他,但他就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好像哪里差了那么点儿睡觉的氛围。


    完了,没有小崽子睡不着了。


    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卷起铺盖摸黑走过长长的走廊,轻轻地敲响了微信的房门。


    微信在他敲第一声的时候就把门打开了,接过他手里的铺盖卷儿,熟练地铺好了空出来的一半的床。


    QQ把门锁了,才好奇地问:“你早就知道我会来?”


    “不知道啊。”


    “那你干嘛空一半床出来?”QQ很奇怪。


    微信看了看他,突然有点委屈:“我小时候就是跟你一起睡的呀,谁知道你有一天晚上突然搬回去了,我总觉得你说不定哪天晚上会回来,就一直空着等你啊,然后就变成习惯了。”


    QQ赶紧搂住他,哄道:“我的错,我的错,是我不好。”


    吃一堑长一智,遇到委屈,先哄为妙。


    微信顺势把他抱入怀中,“现在不是回来了吗,你别再走了就行。”


    “我不走了,咱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QQ看着他,心里一揪一揪地疼。


    QQ突然有个想法,要是能早一点表明心意的话,微信是不是就不会……他明明应该是最幸福的人。


    “哥,给我补个童年吧。”


    “好好好,你说怎么补就怎么补。”


    “我们来做吧。”


    这时候的QQ心软得不行,完全已经忘了微信有多么凶猛。


    “来吧。”


    微信挑/豆着他的敏/感/点,在他脖子上吮出一个又一个鲜红的c/莓,QQ忍不住闷哼了一声,然后突然抬手捂住了嘴。

 

    他们的爹娘还在呢。


    微信停了下来,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把他抱下了床。


    “哎……”


    QQ小声地叫了一下。


    微信房间里还有他小时候爹娘给买的木马,微信抱着他坐在了上面。


    摇摇晃晃之间,微信给自己戴好了桃,顺着摇晃的频率,慢慢地推了进去。


    QQ的身体已经变得很敏/感了,稍稍准备一下就足够湿/润,可以直接进入。


    “唔……啊哈………呃……”


    QQ仰着头,拼命忍耐着,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可微信这个坏心眼的,偏偏往他g/点处丁页,两只手也不闲着,四处招风点火。


    QQ在谷欠/望和羞/耳止的交替控制之下,连续到了三次丁页点。


    微信也到了一次,站起来带着他走到床边,把QQ放在床上,自己换了个桃。


    QQ趴在床上,g/c之后的脑子一片空白。


    “哥,给我生个孩子吧。”


    QQ无意识地哼了一声,他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微信以为他答应了,顿时更兴奋了。


    他找了一个大小合适的洋娃娃出来,给它包上桃,还很会玩地在旁边分散地塞了几颗珠/子,然后在开口处打了个结,牵好绳子,以防万一。


    趁着门口还未关上,他小心地放了进去。


    QQ又是一阵压抑的惊叫。


    “自己排出来。”


    微信不说QQ也会下意识这么做,异/物/入/侵让他感觉很奇怪,努力地把它向外挤。


    但是一挤,柔/软的倡导内币就会碰到冷硬的珠子,刺激了他的神经,他忍不住想要更多,又把刚刚推出去的那一小节吸了回去。


    如此收/缩了十几分钟,QQ又到了三次才好不容易地把它挤了出来。


    微信在一旁看得谷欠/望强烈,上前一把把洋娃娃扔开就tong了进去。


    “谢谢哥,我爱你。”


    QQ满头大汗,用手拼命地捂着嘴,另一只手紧紧地揪着床/单,没空回他。


    微信也不在意,只是加快了动/作。


    直到第二天天际开始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微信才停了下来,抱着QQ在房间里面的浴室清理了一下,给两人穿好衣服,又清理了一下现场,才抱着软成一滩泥的QQ沉沉睡去。


    QQ担惊受怕了一晚上,却不知道,他爹娘其实并不在,他们去准备另一件事情了。


    微信坏心眼地没告诉他。


    哥哥害怕紧张的样子特别好看。


    微信睡着前这么想着。


(喜欢点个心,流着鼻血的我艰难地说,爱你们啊)

姀娘

《你只能浪给我看》第四章

    两人从三楼逛到一楼,微信趁QQ看手表的时候去了一趟停车场,把东西放进车里。


    等他回到店里的时候,QQ正好付完钱出来,俩人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坐电梯去了地下一层的苏式餐厅。


    那家餐厅确实不错,QQ吃撑了,回去之前拉着微信又逛了一圈消食,顺便买了一些小玩意,俩人这才上车回家。


    “我们买了这么多东西吗?”QQ看着后座上三个大大的购物袋,疑惑地问。...


    两人从三楼逛到一楼,微信趁QQ看手表的时候去了一趟停车场,把东西放进车里。


    等他回到店里的时候,QQ正好付完钱出来,俩人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坐电梯去了地下一层的苏式餐厅。


    那家餐厅确实不错,QQ吃撑了,回去之前拉着微信又逛了一圈消食,顺便买了一些小玩意,俩人这才上车回家。


    “我们买了这么多东西吗?”QQ看着后座上三个大大的购物袋,疑惑地问。


    “对啊。”微信打着方向盘回他。


    QQ从最近的袋子里翻出购物单,看了看,更加疑惑了:“这些东西这么占地方?”


    微信假装没听到,一副认真开车的样子。


    QQ没看多久,他吃饱了就有点困了,于是扔了购物单歪在一边昏昏欲睡。


    车里安安静静的,QQ终是睡着了。


    再一睁眼,他就在床上了。


    被赤条条地绑在了床上。


    我为什么要醒,QQ生无可恋地想。


    阿信这小子蔫坏蔫坏,被他惹生气了一声不坑,怎么逗都是那副冷淡的表情,回去之前好不容易笑了,结果还是憋着气,自己还愣是没看出来,让他憋着憋着,给憋了一出大的。


    他动了动被柔软光滑的领带绑在床头的手,动不了。


    QQ:“……”


    好家伙,绑得死紧,不是阿信惯用的绑绳结的方式,看来,这小崽子还是好好准备过的。


    他不死心地又动了动被绑在两边的脚,得,也动不了。


    QQ欲哭无泪,阿信这样让他好害怕。


    他天真纯洁的阿信什么时候学会捆 绑/p l a y了。


    他环顾四周,突然瞥见了旁边衣柜里满满一筐的花花绿绿的小玩意。


    这啥?阿信的玩具?


    他仔细端详了半天,(离离原上)*,一整框俺圈桃。


    他好像突然知道了那一大袋多出来的东西是啥了,这小崽子。


    QQ叹了口气,天要亡他。


    从前酒吧浪里客,今后轮椅座上宾。


    “咔哒”一声轻响,门开了,微信走了进来,然后把门锁了。


    他只披了件睡袍,淡淡地看着床上的QQ,啥也不说。


    QQ瞪着他,“小崽子,你哪儿学来的。”


    “准你浪,还不准我学习了?”微信走过来,在床沿坐下。


    QQ无语凝噎。


    “阿信,你……能不能先把我松开,这姿势真的很奇怪啊。”他非常真诚地恳求道。


    微信低头吻了他一下,“不要,我觉得你这样很美。”


    QQ:“……你把我松开我也一样美。”


    微信根本不理他,伸手探了下去,抓住QQ的小兄弟揉/弄起来。


    QQ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嗯……哈……”


    微信看他开始扭动起来,便松了手,从筐里拿了一个桃子出来,“这筐用完我就把你松开,你……加油。”


    QQ看着筐,眼前一黑,那么多,他会死的。


    微信把他蠢蠢欲动想要骂人的话用亲吻堵了回去,“哥,我真想让你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


    QQ:“………………”完球了,这小崽子来真的。


    第五天中午。


    微信解开了领带,心疼地揉着他手腕上被绑出来的印子,QQ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半死不活地躺着。


    “咱们中午还喝昨天那个粥怎么样?”微信的声音像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传进QQ的耳中,让他隐隐约约地听不真切。


    “不……吃……”QQ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然后继续躺尸。


    这么几天除了洗澡上厕所,其他时间全在床上,对,没错,也包括吃饭,QQ在微信的带领下,打开了一扇又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他到底上哪儿学来这些玩意的,QQ疑惑不解地陷入了梦境。


    微信看着他“安详”的睡颜,打开手机浏览起了网页。


    网页名字:床/第那些事


    内容:一千种获得快乐的方式


    真的很快乐。


(隐形车车嘟嘟而过,谐音大法和隔离大法真的好使,喜欢点个心,爱你们,嘿嘿嘿)

    


    


    


    

姀娘

《你只能浪给我看》第三章

    “我们出去玩吧。”QQ躺在沙发上,头枕着微信的大腿,一脸单纯地看着他。


    微信眼神一凛,“你想去哪儿?”


    “不是酒吧啦,”QQ连忙解释,“我听人说星光路新开了一家商场,里面有一家很好吃的苏式餐厅,我想去尝尝。”


    “那下午就去吧,晚上在那吃。”微信答应了。


    QQ笑着仰起脸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阿信最好了。”...


    “我们出去玩吧。”QQ躺在沙发上,头枕着微信的大腿,一脸单纯地看着他。


    微信眼神一凛,“你想去哪儿?”


    “不是酒吧啦,”QQ连忙解释,“我听人说星光路新开了一家商场,里面有一家很好吃的苏式餐厅,我想去尝尝。”


    “那下午就去吧,晚上在那吃。”微信答应了。

 

    QQ笑着仰起脸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阿信最好了。”


    微信耳尖微微泛了红,一脸正经地把他的脑袋按回自己腿上。


    QQ感觉太阳穴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撇过脸瞄了一眼,笑了:“阿信,夸你一句你就起反应啊,怎么这么敏感。”


    “你在笑下午就别想出去了。”微信咬着牙威胁他。


    耳朵更红了。


    QQ收起了笑容,他不想再躺在床上半死不活地睡一整天,连续三天药都是软的了。


    吃过午饭,微信自己开车带着QQ去商场,没带司机和保镖这两个大电灯泡。


    司机、保镖:“…………大少二少慢走。”


    他们好难啊,尽职尽责还要被嫌弃。


    新开的商场在市中心,走的是奢华风,毕竟那里住的都是有钱人,装修不好哪位夫人会愿意去逛啊。


    微信找地方停车,QQ就在商场门口等他。


    “Q爷,最近怎么不来软街了呀,姐妹们都很想你呢。”女人用娇媚的声音和QQ打招呼,说着说着还扭动着身躯贴了上去。


     QQ怕被微信看见,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巧妙地避开了她。


    “家里那位管得严,不敢去了。”QQ客套地笑着回答道。


    女人愣了一下:“不会吧,Q爷,你什么时候都有妻室了。”


    QQ正要回答,被一只手勾住脖子揽进了怀里,“不是妻室,是老公。”


    “我就不在那么一会会,你又开始了是吧?”微信瞪他。


    “误会误会,她来跟我打招呼的,不是我主动的,真的,你信我。”QQ无辜极了。


    女人震惊地看着平日在酒吧浪得一批的QQ在微信面前像个柔弱无害的小绵羊似的的样子,半晌才憋出来一句:“是我的错,我不该乱打招呼,我……我先走了,再见,不,不见。”


    QQ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微信说:“你瞧,好好地一个姑娘被你吓成什么样了,造孽啊。”


    微信面无表情:“你可怜她还不如先担心担心你自己。”


    QQ打了个寒战,小心翼翼地抓住他的手晃了晃,“我错了。”


    微信“哼”了一声,拽着他往商场里走。


    QQ胆战心惊,脑子高速运转,想着他该怎么给阿信顺毛。


    而微信在想,这么大的商场肯定会有卖桃的地方,这次得买一大袋回去,上次那一小把完全不够。


    QQ完全不知道自己要惨了,还在想怎么逗微信开心。


    “阿信,喝奶茶吗?”QQ看见了一家奶茶店,眼睛一亮。


    微信往店里扫了一眼,“不喝。”


    QQ好奇地问:“为什么呀,我记得你以前不是最爱喝奶茶了吗?”


    “太甜了,不配。”微信表情冷淡。


     QQ心里一咯噔,很想再扇自己一巴掌。


    之前哄女人把她们哄的那么开心,现在逗阿信怎么就处处踩雷呢。


    “那……我们先去三楼逛超市吧。”


    “好。”


    正中微信下怀。


    QQ挑了一堆微信爱吃的,微信挑了一堆QQ爱吃的,两人慢慢悠悠地晃去结账。


    “哥,咱们好像忘记拿酸奶了。”微信一边从购物车里拿出东西放在收银台上,一边假装随意地说。


    QQ一听,丢下一句“我去拿。”就快速走向冷鲜区。


    微信看他走远了,才转头对着收银员小姑娘说:“把这些全都包起来。”


    小姑娘看着满满一架子的俺圈桃,眼神复杂而诡异。她动作非常快地用最大号的袋子把它们全部装进去,然后打了个活结封住袋口,“先结?”


    “对。”


    姑娘很上道地把单子单独给了他,然后才开始结其他的东西。


    没一会儿,QQ回来了,拎着两大盒酸奶,接收到了姑娘诡异的目光。


    “祝你们幸福。”姑娘在他们离开的时候笑着说,重音加在了“幸”上。


    微信居然还笑着回了一句谢谢,QQ惊讶地问:“我不在的时候你俩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微信淡定地说。


    “真的?”


    “我从来不会骗你。”


(桃这个梗我看是灭不掉了,嘿嘿嘿,喜欢点个心,谢谢)

姀娘

《你只能浪给我看》第二章

    车稳稳地停在了别墅门口,微信看着瘫在他腿上的QQ,无奈地把他抱下了车。


    家里的佣人给他们开了门。


    微信把QQ放在长凳上,蹲下来给他换了鞋,然后才自己换鞋。


    “你们可以出去了。”微信说。


    等到房子里只剩下他们兄弟俩,微信弯下腰凑到QQ耳边,轻声问:“哥,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车稳稳地停在了别墅门口,微信看着瘫在他腿上的QQ,无奈地把他抱下了车。


    家里的佣人给他们开了门。


    微信把QQ放在长凳上,蹲下来给他换了鞋,然后才自己换鞋。


    “你们可以出去了。”微信说。


    等到房子里只剩下他们兄弟俩,微信弯下腰凑到QQ耳边,轻声问:“哥,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QQ一脸懵逼,茫然地看着他:“啊?今天什么日子?”


    “别装傻,我知道你根本没醉。你还记得你上个礼拜的今天干了什么吗?”


    QQ:“……让我想想。”上个礼拜的今天……啊,他好像,问阿信借了三百万,说一个礼拜后还来着。


    “哎呀,咱们亲兄弟,就不用算那么清楚了吧。”QQ讨好地笑了,他哪来钱可以还啊。


    家里都知道他有钱就出去花天酒地,给女人买东西的廖性,于是一个月只给他两万。五万,去一趟酒吧就不止那么多,他没办法,只能问自己的好弟弟借,敷衍地说一个礼拜之后会还,其实根本没准备还钱。


    “不行,亲兄弟也要明算帐,你该还钱了。”微信把他压在了墙上。


    “没钱。”QQ顺势靠着墙,挑眉看着自己的亲弟弟,颇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微信笑了,“那也得还,你每月不是有五万吗,三百万的话,五年就还完了。”


    “不行,绝对不可以,我就这么点,全给了我拿什么买东西啊。”QQ瞪他。


    微信逼近几分,两人的鼻尖碰到了一起,他闻到了QQ身上浓郁的酒味掩盖下的脂粉味,“拿着我给的钱,去给那些狐媚子买东西,还心安理得,哥,你良心呢?”


    他有点落寞:“你明知道我想要什么。”


    QQ闭上嘴转过头去。


    这个动作把微信惹怒了,他眼神里透露着一丝疯狂:“你转什么头,你怎么就这么懦弱,别以为你天天喝那么多的酒,和一个又一个的女人上,就可以让你自己逃避现实,你明明喜欢的是我,你为什么总是不敢承认,嗯?”


    说着,他眼睛红了,声音开始哽咽:“明明我才是一直待在你身边,真心对你好的,她们想要的只是钱,而我只想要你。你心好狠啊,你怎么能用我的泪去换她们笑呢?”


    QQ还是沉默不语。


    “你不知道吧,你第一次夜不归宿出去找女人,我去找你了。”微信把他的脸掰过来,对上了QQ震惊的双眸。


    “她在你的床上叫得很大声啊,你们俩一定很愉快很忘我吧,连敲门声都没听到呢,”微信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挂不住了,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重重地砸在了QQ的心上,“我在门外站了一个晚上,你肯定没有发现。”


    QQ哑口无言,他真的不知道。


    他伸出手去想给微信擦眼泪,但微信一把推开了他,“这么多年,我早就学会了怎么自己擦泪自己舔舐伤口了。钱你爱还不还,我不在乎。”


    微信快步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如既往地把自己关起来,在最能让他感到安全的地方孤独地修补破碎的心。


    QQ在原地呆愣了好久,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放纵自我,他的懦弱会把微信伤成这样,明明他的本意是想让微信看透自己,厌恶自己,然后去找一个真正适合他,能让他幸福的人啊。


    他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看你做的好事。”


    现在……他该怎么办,QQ苦笑了一下。


    两个小时后。


    微信回房的时候冲了个澡,灭了灭火气,现在已经差不多冷静下来了,在电脑前处理公务。他今天也是气极了才和QQ讲了那么多。


    看见他在外面浪心里就很烦,但是,自己又很喜欢他浪的样子,微信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笃笃笃——”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进来。”微信敲着键盘的手没停,他转头看向门口。


    “啪”,键盘坏了。


    QQ靠在门口,他松松垮垮地披着件奶白色的真丝睡衣,里面只下面穿了条黑短,有点不好意思,“我……我来还钱,没钱就……就肉偿吧,我洗干净了的,如果你还嫌脏,那我再去泡会儿再过来。”


    他好像怕微信不答应,又补充道:“后面是第一次,你不亏的。”

    

   微信不敢相信地问:“你认真的?”


    一个逃避了这么多年的人居然被他骂一顿就突然开窍了,他有点不敢相信。


    “认真的,为我的懦弱向你道歉。”


    微信站起来,朝他走过去,把他压在门板上。


    “你还会去那种地方浪吗?”


    “不去了不去了。”


    “你还会和那群女人联系吗。”


    “不联系不联系,我还联系她们干什么啊,有你就够了。”


    “你是我的,要浪你也只能浪给我看。”


    “好好好,我是阿信一个人的。”


    微信低下头吻上了那两瓣日思夜想的柔软。


    QQ刚刚应该漱过口了,绿茶清新的味道带着残余的一丝丝淡淡的酒味弥漫在两人的唇齿之间。


    微信把QQ的舌头卷住、交缠,像品尝珍贵的佳肴一样轻轻地吮吸着,一点点地攻城略地。


    直吻得QQ满脸通红喘不上气,眼中泛起了泪花,微信才不舍地松开了他。


    “我这里没东西,我去让人送来。”


    “不……不用了,我带了。”


    QQ从睡衣口袋里抓出一把俺圈桃。


    微信:“………………”


    想的真周到。


    既然有了套,微信就没什么顾虑了,把人横抱起来放上了床,自己褪下了衣裤。


    QQ撕开包装拿了一个桃子出来,“我帮你戴?”


    微信不说话,但是他的小兄弟颤颤巍巍地站起了身。


    QQ笑了,摸了摸小兄弟圆润的脑袋,“多年不见,长大了很多啊。”


    “你再摸它,他会长得更大。”微信忍着欲望道。


    QQ一边帮他袋桃,一边连声道:“够了够了别长了,再大我估摸着受不住。”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哥哥最有潜力了不是吗?”微信等他套完后倾身压了上去。


    QQ:“……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我不想这么年轻就半身不遂。


    微信像欣赏瑰宝一样用指尖轻轻划过他的每一寸肌肤,然后在指尖停留过的地方再吻一遍。


    QQ难耐地挺起了药神,在欲望控制下,他不由自主地抬起腿攀上了微信的药。


    “唔………别,那里脏………”QQ推了推微信的脑袋,不让他去亲吻他的兄弟。


    微信抬起头看着他,眼里充斥着强烈的占有欲,“我要把你的每一寸皮肤都打上标记,你只能是我的。”


    他继续进行他的标记仪式,等到最后一个吻落下,QQ已经被愚妄折磨得神智不清了,“阿信,快点,我想要你……”


    微信缓慢地在门口层着,用牙齿轻轻磨着他的耳垂,“你说什么,说清楚一点?”


    “我……我想要你,你快点进来,快点……唔……肝我……”QQ红着脸说。

 

    微信探出手试了试门口,湿漉漉的,他还是怕他受不住,先用手指筹茬着把门开大了一点。


    等到他觉得准备充足了,才提枪一鼓作气全部没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QQ眼前一白,竟是一下子到了顶点。


    微信等他适应了一会儿,才开始动作起来。


    “啊……阿信……慢一点……唔……”


    微信没理他,加快了动作。


    “啊啊啊啊……阿信……好弟弟……啊嗯……”


    “别叫这么大声,还有很长时间呢,嗓子会哑的。”微信用唇堵上了他的嘴。


    事实证明,确实是很长时间,长到QQ从怀疑自己的能力到怀疑人生。


    一天二夜的时间,从二楼到一楼,从卧室到玄关,都留下了两个人的很急。


    第三天早上,晨光熹微,QQ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对着还想再来一次的微信,无力地说了一句:“到底是……年轻人,我不行了,再来我就废了,而且……我没桃了……”


    QQ说完,头一歪,终于撑不住睡着了。


    微信一脸满足地把他抱去卫生间冲洗干净,然后搂着他,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也睡着了。


    

    

姀娘

《你只能浪给我看》第一章

微信xQQ同人文

设定:兄弟

微信冷淡表面禁欲攻xQQ内外都是骚浪贱受

攻洁受不洁

后续设定另加


    软街103号,软件酒吧。


    五彩的霓虹灯有节律地闪烁着,暧昧的音乐夹杂着嘈杂喧闹的人声直直撞入过路人的耳中,门前妖娆性感的女人娇媚的声音好似甜腻的百利甜酒,让人一不小心就沉醉其中。


    “爷,再喝一杯嘛……”


    “来来来,喝,再拿两杯白葡来。”...


微信xQQ同人文

设定:兄弟

微信冷淡表面禁欲攻xQQ内外都是骚浪贱受

攻洁受不洁

后续设定另加



    软街103号,软件酒吧。


    五彩的霓虹灯有节律地闪烁着,暧昧的音乐夹杂着嘈杂喧闹的人声直直撞入过路人的耳中,门前妖娆性感的女人娇媚的声音好似甜腻的百利甜酒,让人一不小心就沉醉其中。


    “爷,再喝一杯嘛……”


    “来来来,喝,再拿两杯白葡来。”


    “爷,别单喝呀,来吃点水果……”


    “好好好,我吃,吃饱了才好晚上多疼你一点,是不是啊,小美人?”

 

    “讨厌~”


    “爷,雪儿可以邀请您去舞池跳一曲嘛……”


    “去去去,美女的邀请我怎么能拒绝呢……”


    男人站在酒吧门口,听着里面放纵的欢声笑语,神色平静,好像已经习惯了里面的人浪荡的模样。


    一旁的保镖假装什么都没听见,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笔挺地把自己站成了一根没有灵魂的柱子。


    男人站了很久,浑身冷冽的气势震住了那些正要进酒吧玩乐的公子哥。


    一群人沉默地站在酒吧门口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搭话。


    不知是谁忍不住喊来了酒保,酒保看着男人攥住门把的青筋暴起的手,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问:“先生,您要进去吗?”


    男人转头瞥了他一眼,酒保感觉自己半条命都没了,这……这不是腾家二少爷吗,这位爷一向洁身自好,怎么会来他们这种地方?


    “我们二少爷来找人,你愣着干什么,还不给二少开门?”保镖低声呵道。


    “哦哦。”酒保抬手就要去开门,结果这位爷在他的手刚要握上另一边门把的时候,自个儿把门拉开了。


    酒保的手僵在半空中,呆愣愣地看着两人进去。


    不是,这二少爷……算了,人家贵公子的想法不是他们普通人理解的了的。


    “嗷——”


    酒吧里的众人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而后热烈疯狂的乐声响起,舞池中的男男女女都退了出来,给正中央那个挺拔的身影让出了位置。


    “Q爷,Q爷,Q爷……”


    QQ在众人的呼喊和音乐声中动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呼喊声越来越响,在他一次顶胯时,全场女性开始尖叫。


    男人不适应地皱了皱眉,对保镖吩咐了一句:“让车到门口等着。”


    保镖连声应是,赶紧低头找出手机发信息,待他发完,正想问他家二少接下来怎么办,一抬头,前方哪还有二少的影子。


    保镖:“…………”做人真难,做二少保镖更难。


    此时,被保镖苦苦寻找的二少爷正大步穿过拥挤的人群,踏进了舞池,一把揪住被众人怂恿得还想再跳一段的大少爷,“回去了。”


    “阿信,你来了啊,嘿嘿嘿,我跳的好不好?”QQ睁着迷蒙的眼睛,脸上明晃晃地写着“邀功”俩字,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一身酒气地就想扑到男人怀里。


    微信嫌弃地拎住他的衣领后襟把他拽开一点,又单手把他开了三个扣子的衬衫扣好,才开口数落道:“我看你是死性不改,东街和西街的酒吧都不让你进了你就上这儿泡妞?你是不是脑子里除了女人和酒就没别的东西了?”


    “还有你,”QQ没骨头似的又贴了上来,语气里居然还带上了点委屈:“你也只有骂我的时候才会说这么多。”


    微信咬着后槽牙,“别把你泡妞那一套用在我身上,我告诉你,那些对我不管用。”


    “明明管用的……”QQ小声嘟囔着。


    微信假装没听到,拉着人就要走,结果QQ顺势往地上一坐,“我没力气了,走不动。”


    微信:“……”


    刚刚跳舞跳得那么得劲的是谁?


    他做了两次深呼吸,然后在QQ对面蹲了下来,“你想怎么样?”


    QQ歪着头想了一下:“你抱我回去。”


    “你之前喝多了是让女人把你抱回去的?”微信问道。


    “当然不是,他们哪儿抱得动我啊,都是我抱她们,”QQ说着说着,突然笑了:“阿信是唯一一个把我公主抱的,是不是感到很荣幸?”


    微信没说话,默默地把QQ拉起来,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突然把QQ扛上了肩,“荣幸个鸡儿,我看你就是欠肏。”


    QQ脑袋朝下有点懵,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他在说他很荣幸,傻兮兮地笑了。


    微信扛着他径直往外走,众人很有眼力见地默默给他俩让出了一条路。


    眼看着就要出门了,QQ突然闹腾了起来,一边捶打着微信修长的双腿一边喊:“我不要出去,你放我下来,我还要喝,我要跳舞,不要回家,你放我下来……”


    微信没理他,让守在门口的酒保打开门。


    微凉的夜风“呼”地一下从门缝中溜了进来,QQ被吹得清醒了几分。


    “哎,阿信,我不闹了,你放我下来好不好,这样挂着我难受。”


    微信还是没理他,这种招数他都用了多少次了,每次都吃定他会心软,然后一不留神就又让他给跑了。


    这次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要听,微信暗下决心。


    QQ看他站住不动了,以为他要放自己下来,结果他站了一会儿又走了。


    好气哦,居然不放他下来!


    微信突然感觉腰上一疼,伸手往后摸了一下。


    微信:“……”


    啧,好家伙,居然咬人,属狗的吧。


    他环顾四周,看到了停在路边的车,快步走过去,开了车门把人扒拉下来塞进后座,自己也坐了进去,“开车。”


    “是。”


    车子迅速驶出了软街,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司机突然想起来,保镖……好像还在酒吧。


    他透过镜子偷偷瞄了一眼后座上的二位主子,大少爷正趴在二少爷腿上,二少爷面色阴沉。


    还是……不要提醒了吧,小命要紧。


    酒吧门口,保镖和酒保排排站,目送车子远去。


    “你真惨。”酒保用同情且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保镖:“……”还是那句话,做人真难,做二少保镖更难。


    

    (明天上车,喜欢的请点个心心,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