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Queen

68125浏览    2025参与
身不由己的约书亚
2019本命top4 ,我不知...

2019本命top4 ,我不知道这个在loft上的tag是什么。一个平均年龄在六十出头的问卷……排名不分先后

上:30秒上火星主唱杰瑞德莱托,最近看小说男主角代入的都是他的脸,尤其是他演无姓之人里那种形象

右下:皇后乐队吉他手鼓手,布莱恩梅和罗杰泰勒,我真的爱困全员但是画不下了就先画了梅花,我应该画个红背景就是结婚证了

左:永恒沉睡主唱安娜瓦尼,这两年貌似在身上文满了小星星,我的摇篮曲催眠大师(姐,又到年底了,新专考虑一下)

2019本命top4 ,我不知道这个在loft上的tag是什么。一个平均年龄在六十出头的问卷……排名不分先后

上:30秒上火星主唱杰瑞德莱托,最近看小说男主角代入的都是他的脸,尤其是他演无姓之人里那种形象

右下:皇后乐队吉他手鼓手,布莱恩梅和罗杰泰勒,我真的爱困全员但是画不下了就先画了梅花,我应该画个红背景就是结婚证了

左:永恒沉睡主唱安娜瓦尼,这两年貌似在身上文满了小星星,我的摇篮曲催眠大师(姐,又到年底了,新专考虑一下)

Lullaby
The March Of Th...

The March Of The Black Queen
我爱queen

The March Of The Black Queen
我爱queen

AngelaTaylor__BOHEMIAN

造假101终于进入最后的结局了吗❓

造假101终于进入最后的结局了吗❓

alberti
Among the nonse...

Among the nonsense tragedies,

无谓的悲剧中,

what on earth you are looking for?

你到底在寻找什么?

Except for me,

除了我,

all the world has gonge mad.

整个世界都已陷入疯狂.


Queen的坑叠纸要记得填🙄


Among the nonsense tragedies,

无谓的悲剧中,

what on earth you are looking for?

你到底在寻找什么?

Except for me,

除了我,

all the world has gonge mad.

整个世界都已陷入疯狂.


Queen的坑叠纸要记得填🙄



愿清乔

【许墨X悠然】蝴蝶效应《03》

 03

  残留在唇上的余温重重灼伤了她,胸口好热,满脑子都只想起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好像故意让她掉进陷阱里并乐此不疲,悠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的一个人,悦悦在高中的时候跟悠然是朋友,两个人都喜欢看偶像剧、电影,但两人喜欢的角色另型都不太一样,悦悦那时候还嘲笑过她:「想不到你喜欢许墨学长,我以为你会喜欢更高壮一点的男生。许墨学长那么温柔,跟抖S沾不上边啊!毕竟你是个天生的抖M……」

  悠然一下捂着悦悦的嘴巴,生怕在餐厅内被后座的许墨听到她们之间的对话,由她一走进店里的时候,她就留意到坐在玻璃窗一角的许墨,倒是悦悦甚么都不知道,所以,在言谈间悠然显得很拘谨,悦悦一...



 03

  残留在唇上的余温重重灼伤了她,胸口好热,满脑子都只想起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好像故意让她掉进陷阱里并乐此不疲,悠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的一个人,悦悦在高中的时候跟悠然是朋友,两个人都喜欢看偶像剧、电影,但两人喜欢的角色另型都不太一样,悦悦那时候还嘲笑过她:「想不到你喜欢许墨学长,我以为你会喜欢更高壮一点的男生。许墨学长那么温柔,跟抖S沾不上边啊!毕竟你是个天生的抖M……」

  悠然一下捂着悦悦的嘴巴,生怕在餐厅内被后座的许墨听到她们之间的对话,由她一走进店里的时候,她就留意到坐在玻璃窗一角的许墨,倒是悦悦甚么都不知道,所以,在言谈间悠然显得很拘谨,悦悦一把拉开悠然的手来,她说:「搞屁啦!」

  「嘘!」悠然尴尬得很的朝悦悦举起食指的道。

  许墨背对她们,可他的唇角勾起了,眸光有种深邃得让人看不懂的神绪参杂在里头,他用耳机塞着双耳,然后,把手拿着教科书转身结账便走了,在他经过悠然跟悦悦身旁的时候,他一眼都没看她们,倒是悠然在他走远后,才偷偷的往餐厅柜面的方向看去,偷看他的背影,直到他走出了餐厅,悦悦才看着她偷笑:「嘿!你早点告诉我嘛!告诉了就不说得那么起劲。不知道他听到没?」

  「他戴着耳机……」悠然淡说,算是松了一口气。

  「啧!真没趣,要是听到了该好。说不定我就此成了你们的红娘。命运真残酷!」悦悦拿她打趣的说道。

  父亲看着陷入了沉思的女儿,他便忧心的喊她:「悠然!」

  这下游走的思绪终于又再回到了现实,她的双颊红得不自然,父亲看着更担心了:「是生病了吗?现在快点回家休息。」

  「我没事,爸爸。我不想去治疗……」悠然捂着炽热的胸口,她轻皱眉头道。

  悠然的父亲想起了许墨刚刚跟他说的话,于是,他伸手轻盖在她的头上,他说:「没事的,你的安全比起一切都重要,所以,去跟医生谈一谈吧!好不?」

  许墨看着悠然的资料,手上的拿铁轻轻的喝了一口,他喃喃细语:「谎话一直都这样的说不好,你唯一的真话只有喜欢我的这件事。」

  他的笑容渐渐的咧得更大,眉宇间有种轻佻的玩味成份参集在里头,他拿起了手机来轻敲了几只字来,决定要彻底的动摇她,他放下手机来,想起了刚刚跟她的吻,把姆指贴紧了唇边,向头轻舔过姆指,笑得更不怀好意了。

  手机微微的震动着,悠然拿起手机一看,是许墨传来的短信,他说:「最近要出国,我们下个月再见吧!暂时无法每周给你作咨询了。」

  多可怕的男人,悠然知道他掌控了她的心,这是欲擒故纵,就像以前他吻她一样,她记得他转学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他了,她在两年后的暑假在以前他常逛的那个小街里看到了他,他依旧跟那群小混混搭在一起,只有他一个人在那群人里面显得格格不入,他的衣衫永远都整齐得很,耳朵没钉上任何的耳环,领口的扣子永远扣在最高的位置,那群小混混跟他说:「ARES,你为什么要那么努力的读书?你啊!这个人根本是披着人皮的狼,本质上比我们更加糟糕。明明跟我们是一样的人,却偏要反其道而行……」

  只见许墨冷笑了,他淡说:「只有身在高位才能掌握一切,我跟你们不一样,又或许其实是一样。你就当我不喜欢输吧!」

  「许墨!」由他撞入她视线的那一瞬间起,她的目光就离开不了她,她走上前去喊住了他来。

  「唷,你女朋友来了,我们先辙吧!」那群小混混坏笑着看他,说完便起身走了。

  许墨看向悠然,眸色一片的淡然,他把手口的啤酒喝光,把酒罐扔到垃圾桶去,这才扬声的道:「我不是叫你别来这么危险的地方么?」

  「可是,我……」她话音未断,他便走上前来截住了她,他把脸向她靠近了,那双紫瞳与她的栗色对上,他轻勾唇角的道:「难不成你是特地来找我的?就那么的想跟我玩恋爱游戏?」

  她一瞬的哑然,面对他的咄咄逼人,她无言以对。

  顷刻间,她被他一瞬的拉入怀内,他支起了她的下巴,吻上了她,直到完全被他榨干为止,她抓着他的后背,可吻过后他于她耳边说:「我被派去英国的留学生,今天是最后一天留在这里。」

  「还会再见吗?」她问。

  「怕是难了,除非有天你成为了我的病人吧!照顾好自己……」他说完便转身就走,这次不送她回去了。

  她怔在原地很久,只觉得每次见他都似是为了别离,那天回家后她的眼泪一直在流,也不知道自己在哭甚么……

 

  悠然不敢再看他传来的短信,过于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去找他,以前只要有事想要逃避、不想面对的时候QUEEN的人格就会出现,她很讨厌这般懦弱的自己,她总是在想如果当年再勇敢一点点去跟许墨说不要走的话,那他是不是就会为她留下来,可如今再见到他的那一刻,她可以很确定就算她挽留他,他也不会为她留下。

  因为他比谁都有自己的想法,不会随波逐流,而他更擅于掌控一切,所以,他在国内是最顶级的心理学家,悠然看着父亲日渐的老去,却要为了自己的任性而忧心,她顿时觉得自己很不孝,而且,咨询的费用其实一点也不便宜,似是许墨这种大人物更不会是能随便能约到的,悠然极力的想去跟父亲拒绝继续见许墨,可却被父亲更担忧的劝导,她看着手机只感到无力,看来她再不想都要给他一通电话,她按下了拨键,等待着许墨的接听。

  手机微微的震动着,许墨本是在会议室里,当他看到手机屏幕的名字时,他剎时站起了身子来,他说:「详情让徐医生写份报告给我,之后,我会再看的。今天有事,我先离开。」

  「喂!许墨,等一下。唉……」徐医生看着离去的他,一瞬感到无奈,他第一次看到会把工作抛下的许墨。

  他拿着手机,走出了会议室外,接过了那通来电,他说:「喂?怎么了?」

  悠然听着他富有魔性的嗓音,好像就连普遍的说话都似是在诱惑她一样,她说:「许医生,我想你可以放弃对我的治疗了。我们付不起咨询费给你,所以,这次是最后一次跟你通话了。」

  悠然本想挂线,可他的声音却忽然的哼起:「如果我说我不收你的咨询费呢?」

  「我不喜欢欠人东西……」悠然本是愣着,下一刻,她回过神来的回他。

  「我也不喜欢别人欠我东西,所以,用金钱以外的东西来补偿给我就好了。」他紫色的双瞳流转着谜样的异色,他的唇角轻勾。

  悠然不知道他在打着甚么主意,她想开口拒绝到底,可他突然说了一句:「伯父最近怎样?应该很担心吧?」

  许墨故意掀提到她的父亲,对她跟父亲的关系进行着情感勒索,悠然心知这是他的技俩,她斗不过一个专业的心理学家,她终于扬声问道:「你想做甚么?」

  「没想做怎么,好歹是我认识的人。作为专业的心理学家当然是把病人治好,你不是知道的吗?我最不喜欢输的感觉……」他笑说,好像早就盘算好甚么一样。

  「我知道了,那就下次再见吧……」悠然把电话挂断,她甚么都不想再说了,再见也没有留给他,明明一开始她是真的为了见到他才如此的病态地想要有着另一个人格出现,而上天似乎听到她的祈祷一样,她真的有了人格分裂的病症来。

  她想没有人像她那么疯,因为得了心理疾病而开心透了,好像这样就能靠近他了,但是,真正看到他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有多蠢,或许,她只是他众多病人里的其中一个,她总是会在想象,他是不是对每个女病人都会这样的进行着治疗,如果不是唯一的话,那接吻到底有甚么意义?

  手机再次微微的震动着,悠然拿起一看,是许墨拨来的,她犹豫了片刻最终接通了,她问:「许医生,还有事么?」

  她刚刚其实有点惊讶,对于他还记得她的这件事上,她觉得自己的心情很矛盾,她想看到他,却又不想看到他,如果,当初没有在岁月静好的青春里与他四目相投的话,那该多好。

  「还记得那条街道么?你在人群中喊着我的样子,至今都依然清晰得很。明天到那边等我吧!地址和时间我会再发给你。」许墨淡然的说着,他有点怀念那种青涩的时代。

  「你不是迟些日子要出国么?大可不必把时间浪费到我的身上去……」悠然闭上了双眼来,她当然记得那个地方,因为在他走后,她一直在那边徘徊了好几年,那些混混一见到她就唤她作大嫂。

  「来吧,悠然,我想跟你一起浪费时间、虚度光阴。你绝对会来的,因为从以前开始,你就离不开我,别再自欺欺人了……」他柔声的说,可悠然似乎能想象到他此刻那邪魅的笑容,她把来电挂断了,手捂着胸口,久久没能平息那种躁动,心烦意乱得很……

 

-------------------------------------------------------------------------------------------------------------------------------------------

  


愿清乔

【许墨X悠然】蝴蝶效应《02》

02

  她落下车的时候,他喊住了她:「我希望还能见到你来找我问诊。」

  「应该不会有下次,最好不要再见了,许医生。如果下次你看到我的话,请你离我远远的……」悠然回看着他,淡淡一笑道。

  他看着她的背影,他朝她说道:「我觉得你会来找我的。」

  她没有回头去看他,她自觉把此刻释演得那样的完美,他说得没有错,她会再找她的,这是她算计出来的棋路,目的并不单纯,为了接近他,她需要Queen。

  如果她是一个正常人的话,她那有任何的能力可以撼动到他?

  「我要你记住我……」她喃喃自语的道。

  许墨看着她的背影,他一瞬的陷入回忆里去,他记得高中的时候美术学会里的一个学妹也叫悠...



02

  她落下车的时候,他喊住了她:「我希望还能见到你来找我问诊。」

  「应该不会有下次,最好不要再见了,许医生。如果下次你看到我的话,请你离我远远的……」悠然回看着他,淡淡一笑道。

  他看着她的背影,他朝她说道:「我觉得你会来找我的。」

  她没有回头去看他,她自觉把此刻释演得那样的完美,他说得没有错,她会再找她的,这是她算计出来的棋路,目的并不单纯,为了接近他,她需要Queen。

  如果她是一个正常人的话,她那有任何的能力可以撼动到他?

  「我要你记住我……」她喃喃自语的道。

  许墨看着她的背影,他一瞬的陷入回忆里去,他记得高中的时候美术学会里的一个学妹也叫悠然,由在酒吧里头她跟他搭讪的那一刻起,他就认出她来,只是她的改变颠覆了他的想象,作为主诊医生的他岂会没看过她的病履和照片,她患上了人格分裂,而人格分裂的主因至今依然不明,本体的她就像以前一样,看着他的时候总是那般的羞涩,他没能百分百的确定她记不记得他,可唯一能肯定的是,现在的他会将她牢牢的记在心上。

  蝴蝶就似是她的象征一样,那他呢?

  许墨脚一踏,车子便剎地驶离了她的住处,他回到自己的家里,他一躺在床上便能够嗅到从她身上所留下的香味,他眉心一紧的说道:「这是她留下的痕迹吗?」

  悠然躺在睡床上,她的手机微微的震动着,那是从他传来的短信,她激动的拿着手机一看:「最近天气转冷了,多穿点衣服。有需要的话,随时来找我。我是许墨!」

  那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手机号码依旧没有改变,由以前开始她就跟美术学会的学长要过他的手机号码,可她是一个胆小鬼,只是把他的手机号码存起来,那么多年却一句话都不敢传给他,她重读了这个信息很多遍,却依然似当年一般没有回他。

  许墨看了手机,见她没回复也不再理会,他拿着手机走到书阁去翻找资料,可没多久手机便传来了抖动,那是徐医生的电话,许墨接通了他的来电,只听到徐医生的声音剎地涌入:「许大教授,心理学系的讲座能邀你出席不?」

  「不了,有徐医生你在就可以了。我暂时未有空,我想多研究一下,最近接手的那个案例。」许墨淡然的说着,除了是心理学家之外,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医学药物研发的成员之一,但知道他另一个身份的人却很少。

  「因为上次推给你的案件么?」徐医生开口便问。

  「嗯,能问一下有关悠然,她的家庭背景么?我不需要你在报告上简单陈述的资料,似是她幼年的成长背景,这些都没能问出来么?」许墨眸光一敛,他淡淡的说。

  「我若是能问出来的话,这案子何必交给你?」徐医生叹了一口气来说道。

  「我明白了,那我自己问吧!我还有事,下次再聊吧!」许墨挂断了来电,他把书架上的其中一本书拿了出来,他把它掀开把夹在里面的信封抽了出来。

  悠然的父亲知道许墨成了女儿的主诊医师,隔天他便拉着悠然去找许墨,坐在办公室的许墨看着走进来的两个人,悠然的父亲看上去是个刚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她似乎是在单亲的家庭长大的,悠然看了许墨一眼,只是简单的颔首,她的坐姿很端正,倒是她的父亲显得特别的担心:「医生,求你治好我的女儿。我平常要工作,总是不知道她的人格甚么时候会出现,我很担心她有天会被坏男生给占了便宜……」

  「人格分裂的成因有很多,因为能掌握的资料不够完善,我暂时不能给出结论。而且,不好意思。因为隐私的关系,医生跟心理病人的访谈从来只能是一对一的,父亲不介意的话请先行回避一下比较好。」许墨朝他礼貌的笑着,悠然看上去依旧那样的不以为然,好像这不过是件小事,而紧张的总是旁人。

  父亲看了一眼许墨跟悠然,这才走出了许墨的诊疗室,许墨笑看着她,他说:「又见面了,我不是说过吗?你会来找我!」

  悠然看着顶着黑色粗眶眼镜的他,她终于扬声问道:「许医生,有没有被你治好的女病患追求过你?」

  许墨闻言一怔,他说:「有……」

  「所以,早点放弃会比较好哦。因为许医生你是我的菜。准等不到把我治好,我就会追求你,包括我的另一个人格……」她凝看着他的紫瞳,说得那般的淡然。

  许墨闻言先是一怔,他开始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说这案子难搞,他突然的蹲在她的跟前,他问:「所以,你喜欢我?」

  「嗯,喜欢哦!」她忽然的伸手捧着他的脸来,俯身把脸凑近了他,突然猝不及防的吻上了他的唇上。

  他伸手将她推开,只见她笑了:「医生,你觉得我现在是QUEEN还是悠然?」

  许墨蹙眉看她,这下终于意识到,这仗的难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还真是失算,可区区一个吻并不能够就此让他动摇,悠然看着他从惊讶到淡然的表情,她就知道区区一个吻不能轻易的撩拨到他的心,她走到他的跟前,突然伸手拉扯着他的领带,他跟她的脸越发的靠近,她突然埋首扑向他的怀内,她轻轻的唤了一句:「学长……」

  他眉心一蹙,听到她喊他作学长,这下更确定了,她真的就是记忆中的那个悠然,他眸光一动,终于扬声:「QUEEN,够了。」

  尽管他知道现在的她不是QUEEN,他就是要捕捉她的反应和神情,他继续说:「若你说你喜欢我,那你能清楚的确定爱上我的是QUEEN还是悠然么?」

  「有差别吗?ARES不也就是许墨吗?医生你讨厌我?」她把心落在他的胸膛上,这个男人的身心都让她眷恋。

  「有,因为我对QUEEN。没兴趣!」他说,然后紫瞳流转着一丝的狡黠,他笑了,那似是恶魔一样的笑脸,那般的诱惑人,他伸手支起了她的下巴,让暧昧从空气中弥漫开去。

  那一瞬的愣着,如他所言的话,那他是在间接告诉她,他只对身为悠然的她有兴趣吗?

  他把领带扯了下来,突然伸手将她猛的拉了过来,伸手一堆她的后杓,一吻种落,他的舌尖将她雪白的皓齿顶开,往里面更深的探入,她脸颊一红,腰身被紧紧的搂着,细碎的嘤咛:「唔……」

  直到他把吻终结了,她才喘息的问道:「许医生,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当然,这可是治疗,你会再来的。不是吗?」他笑看着她,目光那样带有兴味的凝看着她,他于她耳边轻声吐息。

  他的指尖轻轻的滑过她的脸颊,她身体微微一颤,不敢把视线凝向他来,她记得以前她也曾经看过他这个模样,他说他叫ARES,在那条阴暗的后巷里他在跟谁不知聊着甚么,而看向巷口的她,一瞬与他视线交汇,他的眼睛很漂亮,漂亮到仅用一个眼神、一个笑意就能俘虏了她,他说:「跟踪我?」

  「不是的……」她不敢走上去。

  本是跟许墨交谈的人剎地转身离去,而他却迎步上前走向她,他走出了暗巷却让她感觉眼前的男人似乎更适合黑暗,没有一个人能把黑色的衣服能穿得比他好看,他穿着墨色的大褛,一把将她纳入怀来,她来不及反应的,思绪瞬间停摆了,而心脏却似乎渐渐的不正常了,躁热得很,许墨凝上往他走来的那几个人,那几个不认识悠然的人似乎跟许墨是旧相识,他们看向把悠然搂进怀来的许墨道:「ARES,真不够意思。交了女朋友也不说一声,难不成怕我们抢你的?」

  许墨勾起了笑意来,他用那种半开玩笑的语调在说,让她从来都搞不清楚真与假,他说:「对啊,我人特别的小心眼。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如果她跟你们跑了的话,那我以后只能打断她的腿让她再也跑不掉了。」

  「喂喂,优等生。别用这么和善的脸,说出那么可怕的话来。这样的话,你怀中的中蝴蝶会被吓哭的。看来,你今天是不能跟我们一起混了,真没意思……」那几个小混混把话说完便走了,悠然从没想到像他这样优秀的人怎会跟一群染金发、爱抽烟的人是深交,直到他们的身影走远了,许墨才松开手来,他看着渐渐把头抬起的她,他的表情里没有笑意了。

  「许墨学长?」她轻轻的呼喊着他来。

  「别再来这种危险的地方,送你回家吧!」许墨拉起了她的手来,直到他把她送到家门前她才感到吃惊的拉着他的衣角,她问:「为什么知道我住在那边?」

  他突然伸手捂着她的眼睛,他说:「你实在表现得太明显了,明显到我想忽视你的存在都做不到。听着,不准喜欢我,至少现在不可以,知道不?」

  她本来想问为什么,可不等她的回应,他便把手抽了回来,转身就走了。

  她看着他渐远的背影,本想喊他却喊不出,脚步都迈不出去的好她总以为还有机会能在学校看到他,谁知隔天他便没任何消息般再也不在这学校里出现,过后好才懂得他考上了一间著名的学校,主修心理学系。

  「悠然……」

  思绪被他的声音拉回现实,他伸手支起她的下巴来,她凝上他紫色的双瞳一如当初的漂亮到让人沦陷,她说:「不……我不会再来的了,许医生。」

  「不,你会来的。因为尝过甜头的人,总会忍不住的想要索求更加的多……」他笑说,最后将她带出了门外。

  悠然的父亲看到她出来了,他向许墨颌首,他保持着笑容的跟她父亲说道:「下周希望还能见面,因为悠然似乎不愿意对我倘开心扉去接纳自己有心理上的缺陷,这种时候非常需要家人的支持,请多鼓励她。」

  「好的。」

  悠然转首看他,一瞬捕捉到他的眼神,一如当年那般布满危险的笑意……

 

愿清乔

【许墨X悠然】蝴蝶效应《01》

  她睡在他的大床上,终于朦胧的睁眼,一瞬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剎地坐直了身子,跑下床边冲出房门外的她到了大厅,这房子很大,她栗色的瞳目一眨,便看到坐在二楼上的他,他喝着热茶,手里捧着一本书,他轻轻的把架在脸上的黑色粗眶眼镜拿下,他瞄了一眼下方的她,他淡淡的道:「醒了?」

  她看着他好看的脸,一瞬屏住了气息,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沉稳而具有知性的气质,他从二楼的楼梯走了下来,虽然他的大宅设计成上下两层,但上方是开放式的书阁,他走到了她的跟前,眉心轻轻的一蹙,他说:「妆化了……」

  她一瞬的怔住,随后立即伸手抚向自己的脸,平常她不爱化太浓的妆,可他看出来妆化了的话,那或许就是...



  她睡在他的大床上,终于朦胧的睁眼,一瞬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剎地坐直了身子,跑下床边冲出房门外的她到了大厅,这房子很大,她栗色的瞳目一眨,便看到坐在二楼上的他,他喝着热茶,手里捧着一本书,他轻轻的把架在脸上的黑色粗眶眼镜拿下,他瞄了一眼下方的她,他淡淡的道:「醒了?」

  她看着他好看的脸,一瞬屏住了气息,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沉稳而具有知性的气质,他从二楼的楼梯走了下来,虽然他的大宅设计成上下两层,但上方是开放式的书阁,他走到了她的跟前,眉心轻轻的一蹙,他说:「妆化了……」

  她一瞬的怔住,随后立即伸手抚向自己的脸,平常她不爱化太浓的妆,可他看出来妆化了的话,那或许就是意味着昨天她的另一个人格QUEEN又给她化了大浓妆来,她看着显得慌张的她,心里有了个大概,他指了一下厕所的方向说了一句:「你需要去洗一洗脸么?」

  「好!」她说,然后一瞬的冲到了他家的厕所去。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像只鬼,头发凌乱不止,眼线化开在她的下眼染成了深邃的黑眼圈,她看着自己那吓人的样子,一点都想不起来昨天是怎样跟他相遇,她喃喃细语:「Queen,帮帮我!」

  许墨看着一瞬冲到厕所中的她,他的眸光更紧,昨晚他一直在写论文报告,完成后顺便翻阅了一下她的病历,最让人感到束手无策的是本体的悠然,无论怎样诱导她都不愿意说出一句话来,大家都不知道可以怎样给她进行治疗,即便是催眠都探不出她的口风,应该说没人能成功的催眠到她,徐医生在最后写下给他的话是:「那孩子似乎并不想让另一个人格消失,她在依赖着另一个人格……」

  「所以,现在的你是悠然,不是queen。」他细细的说。

  她用清水和面纸抹掉眼底下的妆容,不能说完全的把妆卸下,因为她没卸妆的工具,抹走下底下的黑色和唇上残留的颜色她便推门而出,许墨坐在客厅直到听到开门的声音才朝她看去,他凝看着她的脸,她现在的样子跟徐医生给他的照片才有了几分相像,他回看着她显得淡漠的问:「你还好吗?我送你回去。」

  她用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浏海,明明脱去了妆容却能笑得那般风情万种,她走到他的跟前,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颊,她终于扬声说话:「我才不急着回去,不如我们来做些有趣的事情吧!」

  许墨眉心一蹙,他知道她又切换成了另一个人格了,另一个人格的出现和消失似乎总是毫无预兆,他伸手支起了她的下巴,于她耳边细说:「我可是知道你们的秘密,你不是本体的人格。所以,你占据着她的身体想做甚么?」

  她微微一愣,本是勾在他脖边的手剎地松开,她看着他的态度不再那般的热情,甚至有种冷意,她退后了几分:「又来一个庸医吗?想治好她吗?没可能的,她甚至希望我能够成为她。」

  她说着此话时,笑得那般的高傲,她坐在他家的沙发上,对他的兴趣一瞬减低了几分,她说:「可惜了,难得找到一张对口味的帅脸来。」

  「可惜?你以为谁都会成为你的裙下之臣吗?」他冷淡的说,如果她不是她的病人的话,他实在懒得跟她多作交流,他在观察着她的举指,试图想要分析到悠然为什么会引发出人格分裂的事来。

  「至少,我目前还没遇过我攻略不下、坐怀不乱的男生。」她伸了一下懒腰,说得风轻云淡。

  「所以,你会跟他们发生肉体上的关系?」他冷眸一瞥向她,他必须更了解这个人格的特征。

  「没有,每次一到那个时刻,她就会醒来。也不知道那来的劲,把对方揍个半死。有一次,她失控了,捏着那人的脖子似是想要同归于尽。可医生你居然没被打,还真是意外,说不定医生你是她喜欢的类型呢……」她细细的说,笑容上多了几分玩味。

  「你为什么觉得我是医生?」他问。

  「不然,你能是谁?」她走到他的跟前,双手拍在桌前,俯身向前将脸靠近他问道。

  他凝看着她,终于笑了:「他说,随便是分裂出来的人格,可依然保持着天真,这是一种优点,也是一种缺点。如果,我只是一个因为你家世而接近你的人,要买到这点信息其实不难,你防避感太低了……」

  她闻言一蹙,随即收起了笑容,他站直身子来朝她的方向走,她逐步的倒退起来,直到贴近了墙壁,无路可退之时,他支起了她的下巴,双眸含笑像只狐狸一样的狡猾,他笑问道:「你为什么叫QUEEN?」

  她一瞬感到心寒,他令她感觉不自在,可她是QUEEN,不能够把心里所想的一切暴露而出,她回眸看他,他有种不明的危险气息,她反问:「那你呢?」

  「ARES!」他说,嗓音极其魅力般于她耳边回荡。

  「你想做甚么?」她加重了疑心,想要挣脱他来。

  他一身于她压在墙壁上,他笑得意味深长,指尖落在她的锁骨前,他于她耳边轻说:「不想做甚么,只是告诉你,其实,你猜想得没错,我的另一个身份是医生。」

  他语毕后便转身,走上二楼前的那一瞬间,他睨了她一眼,似是讥讽,讥讽她那拙劣的搭讪方式,她看着他的背影,心有不甘,她喃喃自语的喊着他的名字:「ARES么?」

  她从后追上了他的背影,他在书阁上翻着档,他知道QUEEN是个高傲又自负的人格,她冲了上来,突然将他推落到椅子上,她骑在他的身上,她笑问:「如果医生跟病人搞在一起会怎样?」

  他瞳目一敛,没想到她会突然这样做,可他并不慌张,他说:「看来,你很期待。那么,我现在就让悠然出来好了。」

  他伸手将她推落到沙发上,她看着他一瞬的怔住,可她并不相信他敢对她做甚么,本想扬声却一下便蛋制拉走了思绪,这种感觉她清楚知道,悠然的意识要出来了,他俯身凝看着她,她又再昏倒过来,他眉心一蹙开始在掌握她的人格切换的状态,如果不先昏睡的话,那另一个人格就不能出来吗?

  可她闭眼没有多久便速地睁开,她的额上在冒汗,她的手用力的抓住了他,瞳孔紧张的收缩,她的目光带着攻击性,他知道这才是悠然的人格,这个本体的人格极度的不安,他凝看着她无比认真的说:「你好,我是你的主诊医生,许墨。徐医生应该有跟你介绍过我,你叫悠然,对不?」

  「我不需要医生。」她说,抓着他手臂的力度依然没有减退。

  「对不起,方法可能太鲁莽,但是,为了见到你。我没有办法,你还好吗?你流了很多汗!」许墨看着显得紧绷的她,他把声线放柔了。

  她终于的松开了抓紧他的手来,他从沙发上坐回书桌旁的椅子上,他问:「你们一直这样相处么?」

  她如报告上所说的,只字不回,他回看着她,突然将一条蝴蝶形的项链递到她的跟前,他问:「好看吗?我也喜欢蝴蝶。」

  她伸手接下了他递来的项链,她终于哼声:「为什么喜欢蝴蝶?」

  「有种冲破艰难变美丽的坚毅。」他说。

  他一直很好奇,如QUEEN所说的,为什么她没有打他,他又再问她:「我把你送回去,家里人应该担心了!」

  「没事,我……不是高中生。」她说,可她卸妆后显得那般的童颜,他眸光一动不知在想甚么,似乎对于她的回答并不意外。

  「医生,你可以再说一次,你叫甚么名字吗?」她忽然扬声问他,他倒是一愣,最后又微微一笑的回看着她,重复了一次他的名字,「许墨」。

  她并不惊讶他为什么知道她住那,从病履表上她的资料早就暴露一切,她坐在他的车子上一路上保持着沉默,他睨了她一眼便踩了下脚踏、扭动着方向盘来,他喜欢听古典音乐,车子上播着的曲子让她陷入了沉思,许墨留意到她的手指有在轻轻的跟随着节拍而跳动,本体的悠然跟分裂出来的QUEEN,个性上有着明显的差异,他问:「喜欢古典音乐?」

  「没有特别的喜欢,只是初恋的对象喜欢……」她垂下头来,细细的说,更确切来说是初次暗恋的物件。

  「有男朋友么?」许墨忽然问道,她剎地的抬头看他,他回看了她一眼笑笑道:「你看上去很漂亮,应该不少追求者……」

  「你觉得我漂亮么?」她微微红润的脸蛋却异常的有一般清涩,他看着她真挚的表情,只哼了一音:「嗯……」

  她脸颊一红,把脸转对着车窗,看着风景,只觉得耳根很热,心里却暗道:「期待甚么?他早就不记得你了……」

 

--------------------------------------------------------------------------------------------------------------------------------------------


愿清乔

【许墨X悠然】蝴蝶效应《楔子》

【许墨X悠然】蝴蝶效应《楔子》

  「我手里头有一着一个难搞的案例,病人有着人格分裂。她们双互之间,不排挤对方的存在。甚至更多时候,分裂出来的人格会占据本体的时间更长,我把病履表和文件已放到你的桌面上,用蝴蝶图案的曲别针标示了保证你一眼能看见。劳烦你处理一下,我们的许大教授。如果你也处理不来的话,那我们心理学的部门怕是没人能处理得来的了。」许墨按响了他办公室桌前的电话录音,随后,他深邃的瞳目一紧把留言录音删除了,他伸手拿起了桌面前的活页夹,如他的好同事说的那样这活页夹因为曲别针的关系而分外的显眼。

  他拿出了病履表来看,她的名字一瞬暴露于他的眼前,他细细的喃喃自语:「悠然么?」

 ...



【许墨X悠然】蝴蝶效应《楔子》

  「我手里头有一着一个难搞的案例,病人有着人格分裂。她们双互之间,不排挤对方的存在。甚至更多时候,分裂出来的人格会占据本体的时间更长,我把病履表和文件已放到你的桌面上,用蝴蝶图案的曲别针标示了保证你一眼能看见。劳烦你处理一下,我们的许大教授。如果你也处理不来的话,那我们心理学的部门怕是没人能处理得来的了。」许墨按响了他办公室桌前的电话录音,随后,他深邃的瞳目一紧把留言录音删除了,他伸手拿起了桌面前的活页夹,如他的好同事说的那样这活页夹因为曲别针的关系而分外的显眼。

  他拿出了病履表来看,她的名字一瞬暴露于他的眼前,他细细的喃喃自语:「悠然么?」

  她拿着酒杯在酒吧蹦跳着,她本来就好看,只是近来她的妆容越发的浓艳,她伸手撩拨起额前垂落的发梢,她依然的艳丽动人,安娜姐找不到她的人便不断的给她拨电话,直到她不耐烦的接了:「喂?」

  「悠然,你在那呢?你爸要我……」安娜姐话音未断便被悠然冷淡的语调给打断了对话来。

  「悠然?怕是你找不到她了,如果你要找本小姐Queen的话,那我便把地址发给你好了。」悠然说完便挂了线,她栗色的瞳孔锁定了前方的目标,随后,她放下酒杯逐步走上前去。

  「帅哥,我渴了。你要不请我喝一杯?」她走到男子旁边坐落,许墨坐在吧桌前没有正眼看她,直到她站直身子来把身体倚在他的反背之上,手指滑到他束得端庄的领结上去,她试图想要解开,可他一瞬伸手拉着了他的手来,他一转身,她的栗眸终于与他的紫瞳对上,他终于开口说话:「我在等人,小姐还是跟其他朋友一起玩吧,别坏了兴致。」

  「你倒是在坏我的兴致,我不要,这里没人有你好看。」她坐落到他的身旁,双颊微微的有阵红霞,她的食指在他胸膛上打圈圈,他却表现得如此的镇定:「你醉了!」

  「嘿,对哦!看到你后就醉了,怎么办呢?」她跳落到他的身上,坐在他的大腿上,下一刻说完便睡昏了过去,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上,他怎样拍她都不醒。

  「喂,许大教授,到了。咦?我是不是妨碍你了?下次再谈也是可以……」等待的人终于到了,就是把病履表给了他的徐医生,可尴尬的是现在这个状况。

  徐医生看了一眼倚在许墨胸口上的女生,他一瞬的惊倒:「喂,你跟病人搞上了?她就是我今早留言转介给你的那个病人……」

  「悠然吗?」许墨蹙眉,看了一眼怀中的人儿,再看了徐医生一眼。

  「是的是的,虽然跟现在的容貌差大了,倒也不是认不出来。你仔细看过我给你的照片没有?我看今天可能不太适合了,下次再聊吧!你可别对病人出手,她就托你送回家了。」徐医生说完就走了,只剩下他跟她,许墨眉心一紧,把她背起来,怕是今天只能把她带回家里去,他还有事要处理没空送她回家。

  「I am the queen of the world!!」被他背着的她突然发酒疯的在他身后喊了一句,便又倒在他的背上去睡。

  而他从来都不知道,他接手了这个病履之后会对他的未来引发了甚么的改变,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蝴蝶效应。」

 

 


就是你们扣

我前脚出门,后脚就到了...老罗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前脚出门,后脚就到了...老罗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弍清狐玖
仿了一下画风 是库存

仿了一下画风

是库存

仿了一下画风

是库存

青迢_KAYLA

摸了个皮草罗泰勒妹妹

摸了个皮草罗泰勒妹妹

南棠公子至

(queen悠向修罗场)6,不悔

二合一章

  所幸就在此千钧一发的时刻,那位一直淡定的稳坐中央的五条船小姐,及时出手制止了这一场可怕的修罗之战。

  悠然先是朝周棋洛等人投去一个歉意的微笑,随即,轻轻地扯了扯queen的袖子,轻声细语的撒着娇“好啦!东西吃好了,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你不是说要去看电影吗?我们现在就去。”悠然想了想,末了又加了一句“好不好?”

  全然是一个哄孩子的语气。

  然而不知怎的,queen却很吃这一套,她朝着白起他们挑衅地笑了笑,随即别别扭扭的扭过了头,面上做出一副‘哎真是拿你没办法的神情’,口中说道“好啦好啦!看在你的面子上,就不跟他们计较了,我们去看电影吧!”

  周棋洛等人皱...

二合一章



  所幸就在此千钧一发的时刻,那位一直淡定的稳坐中央的五条船小姐,及时出手制止了这一场可怕的修罗之战。

  悠然先是朝周棋洛等人投去一个歉意的微笑,随即,轻轻地扯了扯queen的袖子,轻声细语的撒着娇“好啦!东西吃好了,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你不是说要去看电影吗?我们现在就去。”悠然想了想,末了又加了一句“好不好?”

  全然是一个哄孩子的语气。

  然而不知怎的,queen却很吃这一套,她朝着白起他们挑衅地笑了笑,随即别别扭扭的扭过了头,面上做出一副‘哎真是拿你没办法的神情’,口中说道“好啦好啦!看在你的面子上,就不跟他们计较了,我们去看电影吧!”

  周棋洛等人皱着眉冷哼一声“哼!小人得志!”

  正在悠然和queen两个人手牵手,准备离去的时候,李泽言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悠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悠然认真地回视对方,语气诚恳“抱歉,这件事一时间如果解释不清楚,不过请你们放心,我不会有危险的。”

  许墨上前一步“悠然,你不想说,我不会勉强你,只是放任一个如此危险的人物,在你的身边,我不放心……”

  “所以在这段时间内,我得时刻跟在你身边。”许墨话未说完就被白起截了胡。

  周棋洛也正了正神色“阿薯,我不希望有一丝一毫的意外发生在你身上。”

  悠然有些呆呆的,看着他们真诚的眼神,说实话,真的超级感动,只是………

  悠然见有些为难的眼神投向了queen。

  黑裙少女勾了勾唇角,语气轻快的“行啊,你们想跟就跟着吧!毕竟………废物无论来多少个都无法对我产生影响!”

  “………………”

  “…………………………”

  悠然尴尬的笑了笑“哈哈哈,queen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幽默啊!都别愣着了,快走啊!咱们不是要一起看电影吗!”

  ————————————————

  昏暗的电影院内,悠然侧过头看向身旁的少女。

  幽闭的空间内,入目所及皆是一片晦暗,光与影的界限不清,一切都是暧昧又模糊的。

  褪去了平时的嚣张与冷厉,安静的坐在这里的queen,葛然生出一股冷淡之感,带着一种仿佛可以随时抽身离开这里的疏离。

  对方看着电影屏幕,神情认真地仿佛并不是在看什么三流狗血言情剧,而是在做某种专业性很强的学术论文一样。

  少女一袭黑裙隐没于黑暗之下,光影明灭之间,仿佛这个人的存在都是一种虚幻。

  悠然眨了眨眼,本来以为身边的这位大佬,一定会在电影院里搞出什么可怕的骚操作来,还在担忧到时候要怎么解决呢!

  但现在看来,对方好像并没有这个想法,好像真的只是想要来看一场电影一样。

  本来她应该是要感到松一口气的,因为不必再面对可怕的修罗场,只是诡异的是,她现在并没有感到松了一口气,反而不知道为什么,还觉得有些窒息,像是心脏不知道被谁给攥了一把一样。

  思索了半天却想不出起因,最后只能归结到对方即将要消失的难过。

  电影看完了,queen不知道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奇思妙想,打了个电话后,一架直升机就这样停在了悠然面前。

  是 Blackswam组织的直升机,很显然除了许墨和周棋洛能够凭着十二主神的身份走后门坐上去,其他人,比如说李泽言和白起是没有办法搭这个顺风车的。

  白起完全不用担心,毕竟白起他会飞,于是最终落单的只剩一个可怜兮兮的李泽言了。

  这架直升机在横跨了两个省之后,终于在一座山前将悠然和queen放了下来。

  彼时,背着一个登山包的queen就这样一脸兴奋的指着前方的山峰,神采奕奕的说道“我们上去看看吧!”

  悠然看着那座山峰,震惊回头,queen浅色的瞳孔中闪烁着细碎的光芒,不说话,就那样亮晶晶的看着她。

  悠然眨了眨眼,扭过头去“好…好吧!”

  绿木之下,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重重开遍,繁花似锦。偶有一阵清风穿林而过,吹得花枝微微摇晃,鲜红的彼岸开的热烈,仿佛再过一步便会就此枯萎,是一副舍生忘死的姿态。

  悠然近乎震惊的看着这片花海“火照之路……这是彼岸花海?真好看!”

  queen笑了笑“你喜欢就好,我今天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邀请你来共赏花海啊!”

  queen看着血红的曼珠沙华,缓缓回忆道“这里是我偶然间发现的,当时心情不是很好,结果在这里待了一会后,心情好多了,当时我就在想着,我以后一定要带最重要的人一起来。”

  悠然看着黑裙的少女,她觉得对方的眼睛里弥漫着她看不懂的悲伤,那些悲伤像是一层层雾气,阻隔在她们之间。

  残阳如血,万丈霞光映照着这大片火红花海,一时间整个世界都是一片艳色。

  黄昏之刻,逢魔时分。

  queen看向悠然,抬手点在少女的眉心“我愿意再次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只是不是为了那些人类,而是………为了你。”

  悠然似有所感,她急急伸手想要打断什么……

  李泽言在找来了直升机,查到了悠然几人的线路之后,急急赶来此处,抵达山顶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黑裙的少女一改往日冰冷神态,神色温柔的抬手点在悠然眉间。漫天花海之中,queen整个人自下而上,一寸寸化为点点金光消散于天地间。

  queen消失之前,他的耳边回响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语气中带着一丝唯恐天下不乱的诡异语调“最后,给你们留了一点小礼物,希望你们明天起床的时候不要太惊讶啊!”

  











queen悠向修罗场就此结束,

接档

凌肖与悠然的日常

小剧场:
李泽言:???发生了什么?我才刚到啊?

Beauty In Painting

Elisabeth of Wied【图集】

Elisabeth of Wied was the Queen of Romania as the wife of King Carol I, widely known by her literary name of Carmen Sylva.

一些王冠:


帽子/头饰


罗马尼亚传统服饰


婚纱


和老公孩子


Reception of the Romanian royal couple at station in Budapest 1897, visitation of...

Elisabeth of Wied was the Queen of Romania as the wife of King Carol I, widely known by her literary name of Carmen Sylva.

一些王冠:



























帽子/头饰

















罗马尼亚传统服饰





婚纱

和老公孩子





Reception of the Romanian royal couple at station in Budapest 1897, visitation of the Romanian royal couple in Budapes from 28.- 29.9.1897, arrival of the guest at East station, Emperor Franz Joseph I hail Queen Elisabeth, on the right by Emperor standing King Charles. I of Romania. behind the Emperor standing archduchess Mary Josefa and Archduke Otto.




唯一的女儿Maria夭折

罗马尼亚王室家庭照










阅读与书写















Edmund Dulac (1882-1953) illustration shown on frontispiece, from the story ‘The Dreamer of Dreams’ by Elisabeth of Wied

音乐








刺绣










慈善活动






老年单人照

















博物馆/纪念碑





CIRCA 1896: Francis-Joseph, emperor of Austria, king of Hungary, met Carol, king of Rumania and the Queen Elizabeth from the 18 to September 30, 1896. Carol made raise this memorial at the time of the 30th year of his reign.







碍与核平✨

前两个麦宝萝是给别人的,炯迪肯是互绘

前两个麦宝萝是给别人的,炯迪肯是互绘

燕麦至上
打算印制的其中一张皇后无料de...

打算印制的其中一张皇后无料desu

打算印制的其中一张皇后无料desu

燕麦至上

吐血)临时决定去slo 疯狂赶无料

吐血)临时决定去slo 疯狂赶无料

弗朗切斯科
是我们的校花大佬 🚬——罗杰...

是我们的校花大佬 🚬——罗杰莉娜酱🌸

是我们的校花大佬 🚬——罗杰莉娜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