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0se

296浏览    6参与
楚九joy

【群像/性转】R0SE

*全员性转

*沙雕文

*有ooc,注意避雷

*头一回写真人cp

*豪哥不好ns,bhys

*有jm喜欢xwz就写了

*cp.nyyy,xwz,xlh,gdxy,gsyy等,注意避雷


@铁锤 更了更了


接受请往下拉


00.


R0SE是之前参加创造鹅9102出道的

一群小姑娘可可爱爱就出道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出道以后,她们自称十一怒妹

由于人多口杂,实在太吵,又称为中国最吵女团


01.小队长和她的女朋友


说起这小队长,叫周珍囡,创造鹅9102第一名出道。

当然前两年连续参加了明...

*全员性转

*沙雕文

*有ooc,注意避雷

*头一回写真人cp

*豪哥不好ns,bhys

*有jm喜欢xwz就写了

*cp.nyyy,xwz,xlh,gdxy,gsyy等,注意避雷


@铁锤 更了更了


接受请往下拉














00.


R0SE是之前参加创造鹅9102出道的

一群小姑娘可可爱爱就出道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出道以后,她们自称十一怒妹

由于人多口杂,实在太吵,又称为中国最吵女团



01.小队长和她的女朋友


说起这小队长,叫周珍囡,创造鹅9102第一名出道。

当然前两年连续参加了明日之女1和一档节目。

虽然前两年没怎么大火,倒是培养了自己的综合能力。


至于小队长的女朋友,张妍琪,创造鹅9102第七名出道。

和周珍囡是通过姚嗔认识的。

整天跟在周珍囡身后,监督她有没有好好吃饭。


有时候把囡囡惹急了,一口咬上去,可惜龇牙咧嘴也不敢说囡囡的不是。



没办法,老婆最大。


02.何糯糯和任灏


总所周知,何糯糯是第二名出道,喜欢用wink鲨人于无形。


即便是女孩子被她的wink击中,也会脸红。


任灏姐姐,第九名出道,爱好炒股,做生意


当然,我们任灏姐姐的生意不咋地

每次任灏沉迷炒股的时候,总会忽略身旁所有人或物

所以每次任灏炒股的时候,即便是糯糯在她身边,她也不理睬


每当在这种情景下,糯糯都会生气,灏总只有在炒完股后去哄老婆


怕了吗怕了吗怕了吗?

灏总怕了


03.焉许佳和赵蕾


焉许佳是创造鹅9102第三名出道的,成团之夜迷迷糊糊的就成团了。


当然手腕上戴着她最爱的手表。


赵蕾是第十名出道

她和焉许佳很早就认识了

佳佳总会跟着她身后,或者突然凑到她耳边说话


没人知晓佳佳说了什么,但每次说完赵蕾都会脸红


后来,大家听到一些奇怪声响时,想开了


今天的月色也很皎洁呢



04.夏芝光和翟晓雯


众所周知,夏芝光是个憨批,虽然第四名出道,但她很憨批


每天嘴里嚷嚷着百因必有果

逼着雯雯说你的报应就是我


雯雯,翟晓雯,创造鹅9102第六名出道


夏芝光每次憨批都要拉着雯雯

雯雯表示我不想去

雯雯好南,雯雯太南了


夏芝光倒是没想雯雯想不想去,拉着雯雯就跑

百因必有果唱完了就跟着妖娆花扭动


雯雯表示,我不想有这样憨批的女朋友


05.姚嗔


小嗔姐,姚嗔,第五名出道,团里为数不多的单身女青年


即便身边一堆搞姬的jm,也不能弯了她的性取向


每天泡在糖罐子里,天天看队友秀恩爱

就差变成柠檬了


每次小嗔姐看见他们在秀恩爱的时候

总会疑惑


小嗔姐:?我不应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


06.刘雅和高佳莨


刘雅,第八名出道,被队员亲切的称为雅妈,因为她像妈妈一样,对大家无微不至


当然,有个团外女友,高佳莨

在创造鹅9102的时候遇见的


虽然雅妈是团内年龄最大的

但是,她依旧有一颗少女心

虽然母爱泛滥,但还是会向莨姐撒娇


虽然雅妈是个旱鸭子,但是莨姐是东北海王


莨哥,雅妈,囡囡在创造鹅有一首很好听的曲子

叫《创造鹅一家》


囡囡:雅妈,我爱你


07.赵漾


赵漾,第十一名压线出道,因为上网上多了,经常嘴里说着“一gi我里giaogiao”


所以被亲切的称为giao漾小老妹


团里唯二的单身女青年

虽然idol可能是海绵宝宝

但好歹是个女孩子


虽然本体可能是柠檬

但是还是要说一句


赵漾:我应该和小嗔姐一起在车底




R0SE冲冲冲!



没了

绿豆豆糕

【R0SE】情人节的活动是什么!

全员泥塑!注意避雷!避雷!

对不起我想卡零点所以我有偷懒  

看了就懂我指的偷懒是什么了

cp自由心证  官宣一下闻璧归赵  其他都是巧合

都是日常 无营养日常

顺序是我摇号摇出来的

单人tag不妥我删[打了出现时间长一点的几个人]


*姚嗔还是姚池恩我有纠结

选择后者是因为觉得很好玩很可爱


       1.

  “看得到吗?”周珍囡在设备面前挥挥手。“大家好,我是R0SE的队长,周珍囡。如你们所见,今天...

全员泥塑!注意避雷!避雷!

对不起我想卡零点所以我有偷懒  

看了就懂我指的偷懒是什么了

cp自由心证  官宣一下闻璧归赵  其他都是巧合

都是日常 无营养日常

顺序是我摇号摇出来的

单人tag不妥我删[打了出现时间长一点的几个人]



*姚嗔还是姚池恩我有纠结

选择后者是因为觉得很好玩很可爱







       1.

  “看得到吗?”周珍囡在设备面前挥挥手。“大家好,我是R0SE的队长,周珍囡。如你们所见,今天的节目是情人节特别节目——双马尾限定日哦。”

  

  “其实姐姐妹妹在哪里?不要急,这不是马上就要去找她们了吗!”周珍囡伸出一根手指头晃动。

  

  “特别节目也是秘密企划,双马尾活动目前只有你们知我知,接下来我将随机抽取一位幸运的小朋友让我给她扎头发!”

  

  从旁边拎过来一个纸箱子,周珍囡撸起自己白衬衫的宽大袖口,没犹豫就拎了个纸团出来:“让我看看谁是第一个幸运的小朋友呢?啊,糯糯!”

  

  “因为楼上都是双人间,我不方便上去给她弄,我把她喊下来好了。”周珍囡拨通了语音。

  

  

  

  

  2.

  “怎么了?”何糯糯走到沙发旁边坐下“不是说要写情人节贺卡吗,怎么还有额外小节目啊?”她对着摄像机有点迷糊。

  “因为今天是双马尾营业日啊!”周珍囡一拍手“来,让我来给你扎出今天的灵魂——双马尾!”

  

  等工作人员解释清楚前因后果,何糯糯哦了一声,看着兴致勃勃挑选皮筋的周珍囡“囡囡你为什么不扎啊?”

  

  “我前不久刚剪了头发啊,这个长度稍微有点难。”周珍囡摇晃了下脑袋,柔顺的发丝扫过她自己的脖子。“而且今天的企划有小规则,头发是要其他成员帮忙扎的,我就不自己动手啦。”

  

  周珍囡挑了一对粘在蝴蝶结中央的毛绒小熊的皮筋“我看来看去还是这个符合你的感觉,来,你坐这里。”

  “这感觉好新奇,囡囡第一次给我扎头发诶!”何糯糯乖乖坐在沙发前端。

  

  [之前都是自己扎头发吗?]

  工作人员趁机小访谈。

  

  “一般来说都是自己扎,偶尔会让雅雅姐帮忙。”何糯糯眨巴眼“雅雅姐编头发超厉害!”

  

  “雅雅姐整天操心我们这个那个的,真的是团里的大姐姐,帮我们自己省了好多事。”周珍囡扎好了一半“说起来你什么时候找她给你编过头发?”

  

  “嗯...跟雅雅姐一起睡的那一次,”何糯糯仰着脑袋思考,又被周珍囡把脑袋摆正“就之前我们几个的鬼故事大会那一次,任好那次在外工作,我自己不敢睡,就去找雅雅姐了。早上起床的时候她就顺带给我搞了一下头发。”

  

  “因祸得福。”周珍囡总结。

  “的确,跟你说个秘密,雅雅姐睡觉的时候会下意识抱着你睡,超幸福。”何糯糯一脸天真的笑。

  周珍囡从背后掐她的脸“我怀疑你这段不能播。”

  “啊,为什么?”何糯糯懵了“本来就很幸福嘛,就很有安全感!”

  

  “...咳咳。”察觉到这个话题不可以让何糯糯刨根问底,周珍囡皮筋一翻,调整了一下蝴蝶结的位置“扎好了。”

  

  “哦!囡囡也很棒诶。”何糯糯借摄像机照了一下,“不过是不是有点高矮不一样。”

  “有吗,没有吧?”周珍囡站远了点审视自己的作品,点了点头,小手一挥“没有的事,来抽下一个幸运的小孩!”

  

  

  

  

  3.

  “不许动!”周珍囡和何糯糯异口同声,翟潇闻猛的撒住自己欢快的小步伐,还维持着给自己的扎辫子的手势严阵以待“干嘛,怎么了,什么东西,不是你们喊我下来的吗?”

  

  “松手,对,把手放下来。”周珍囡远程指导,翟晓雯晃了晃脑袋,刚被自己分好的两股头发有重新整齐的落下,“这样?”

  

  “双马尾营业日?”翟晓雯坐在镜头前“情人节企划啊,听起来很不错!不过我没被糯糯扎过头诶。”

  

  [平常会给头发做造型吗?]

  

  “我要是弄疼的记得喊我哦。”何糯糯拿的两个发圈上是小爱心的点缀,大概是为了迎合主题。

  “放心啦你要是弄疼我我一定鬼哭狼嚎给你看。”翟晓雯笑嘻嘻的“至于平常其实就梳通顺就好啦,在家也顶多这个双马尾,不过有时候蕾蕾会帮我扎几次头发。”

  翟晓雯挥手比划着“就之前那次自拍,我的头发就是磊磊给我扎的,很不错吧!”

  

  “诶诶诶!”周珍囡打断她我知道雅雅姐会给我扎头发,但蕾蕾我还是头一次听!”

  “就是,我也刚知道诶!”何糯糯附和。

  “也不需要啊!大家平常不都是自己搞自己的吗!”翟晓雯紧张兮兮的眨眨眼“而且平常披头发的比较多不是吗。”

  

  “到也没有错。”周珍囡摸着下巴。

  

  “好啦!”何糯糯满意的放手“简单好看!”

  

  和何糯糯的正好相反,她给翟晓雯扎了两个低马尾,细碎的小爱心和卷卷的发尾倒是显得俏皮活泼的起来。

  何糯糯左看右看,又拿了个爱心小卡子夹住了晓雯的刘海。“完美!”

  

  

  

  

  4.

  “蕾蕾!来这里来这里!”何糯糯和翟晓雯一个比一个有活力,赵蕾了解了企划,往沙发上一坐“谁给我扎?”

  “那当然是可爱且魅力四射,迷人又不失风度的我啦!”翟晓雯拿了两个选了蓝色的丝带“让本美女来给你们露一手!”

  

  “这么巧。”赵蕾很放松的随便她造作。

  “这叫心想事成啦~”翟晓雯笑了。

  

  

  [最近小别墅有什么可以爆料的有趣事情吗?]

  

  “呀,话题脱离头发啦?”翟晓雯应和一声。

  “有趣的事情啊...”赵蕾撑着下巴思考,“那我讲一个还没出场的的夏之光吧,之前有次晓雯到我房间来睡觉,水泥满屋子找不到妈妈,就去她干妈旁边睡了,芝芝可能是真的累着了,醒来之后还迷迷糊糊的,居然把水泥顶在脑袋上就出来了。”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周珍囡满脸震惊,他拍着旁边笑的直抽抽的何糯糯“拍照了吗拍照了吗!我也想看!”

  “拍了拍了,”何糯糯揉着肚子“马上发给你。”

  

  “芝芝可能天生受动物喜欢,水泥在她脑袋上也不闹,等他坐下的时候,黏黏也飞过来了,大概是看到它本来的位置被霸占了,就落脚在了水泥身上,鸟类嘛,爪子一勾把水泥惊了,喵的一声跑了,它一动芝芝也惊了,一声尖叫把所有人都喊醒了,倒是给那天负责喊起床的任好姐省了不少事。”

  

  “嘘——”赵蕾冲着摄像机比手势“这件事不要说是我说的哦,后期帮我打码谢谢。”

  

  “后期才不会给你打码,”翟晓雯打了个蝴蝶结“喊声美女姐姐到时候夏芝光来闹事我帮你拦着点。”

  

  “你省省吧小翟,说到底不是你偷偷来我床上水泥找不到人哪来后面的事情?”赵蕾摸了摸翟晓雯扎的辫子“不错啊,手艺有进步。”

  

  “那必须!”翟晓雯飞快地顺着话题而下“也不看看我是谁!”

  

  

  

  

  5.

  赵蕾挑着皮筋的时候焉絮佳抱着水泥下来了“晓雯,你的猫...你们怎么回事?”

  

  看到在场的人除了周珍囡都是双马尾,焉絮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不走可爱风!”

  

  翟晓雯去接水泥,下一瞬间就勾住人胳膊往前带:“今天一个都别想跑!”

  

  赵蕾拿了两个毛绒发圈“我刚刚想了一下,准备做个尝试。”

  

  [最近在忙什么?]

  

  “啊?最近那不就是忙学习嘛。”焉絮佳努力的冲着摄像机眨眼睛,这是她之前和张妍琪学的,眨着眨着又掰着手指头数自己的课程“诶,网课,我太难了。”

  

  “好歹你现在可以安心在家里学,到时候又要在外面跑工作又要学才是真的忙碌。”赵蕾安抚他“糯糯也是,好好学知道吗,学习还是很重要的。”

  

  “知道啦——”何糯糯乖乖的回答,他此时在镜头外,抱着沙发靠枕往周珍囡身上靠。

  “坐好,别蹭!等会马尾松了。”周珍囡用一根手指抵着她额头。

  

  “可是我好困啊囡囡...”何糯糯嘟着嘴摆出了一副我要生气了的奶凶样子,接着一个哈欠把好不容易凝聚的凶狠气场打散“反正不拍我们没什么关系,让我靠一会嘛!”

  

  翟晓雯双手捂住眼睛又张开两条缝,对着周珍囡摇头晃脑:别看我,我看不见你们。

  

  “让你晚上不好好睡,你靠着不是更容易犯困。”周珍囡叹口气还是妥协了。

  “就一会会嘛!”

  

  

  “好啦,给佳佳的造型超简单的。”赵磊满意的点点头,翟晓雯闻声看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说来的确也很简单,两个麻花辫在脑袋顶盘了起,周珍囡一锤定音“春丽。”

  

  “佳佳还挺适合的!”何糯糯做出肯定。

  

  

  6.

  后面依次按照焉絮佳给赵漾,赵漾给张妍琪,张妍琪给姚池恩,姚池恩给任好,任好给夏芝光,夏芝光给刘雅的顺序扎完头发之后,节目终于走向了最后的问题,周珍囡到底怎么扎。

  

  刘雅拿着梳子比划“可以扎,但是扎出来应该贼短。”

  

  “那也挺可爱的...?”姚池恩想象了一下。

  “其实也没有那个必要了吧!”周珍囡自己比划了一下。

  

  “一家人当然要整整齐齐,我有个办法。”张颜齐伸出了一根手指头,盯着周珍囡的脑袋的眼睛放光,“下面扎不了,扎上面怎样?冲天辫。”

  

  夏芝光第一个笑出声音“我觉得可以尝试!”

  “附议!”

  “跟票!”

  “加一!”

  

  周珍囡满脸不可思议,紧紧捂着自己的脑袋“我头发够长!我可以扎普通的双马尾!”

  

  刘雅终究还是不忍心逗小孩,安抚了一下还是给人勉强扎了两个小辫子。

  

  情人节的特别策划终于落幕,按照顺序拍了双马尾公式照,夏芝光和任好去看照片。

  

  “我怎么感觉你笑的奇奇怪怪哈哈哈,”夏芝光忍俊不禁“第一次尝试双马尾不适应嘛,没关系,看看佳佳,嘴上说着自己被绑架了实际上笑的多灿烂多可爱啊!”

  

  任好表示学到了,一旁的焉絮佳打了个喷嚏。

  

  

  “看,这里还有个双马尾!”赵漾抱着绵绵对着镜头,她在绵绵耳朵的毛上夹了两朵小花,姚池恩叹息小哈不太行,,翟晓雯的的的目光落在了和七哥趴一起的水泥身上。

  

  

  

  

  

  7.

  这一期视频的结尾是大家抱着各自的宠物坐了两排,每人手上一张写好的情人节贺卡。

  “贺卡会在情人节当天转发抽奖送出哦,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到我们的心意,那么今天的营业到此结束,最后我们R0SE在这里祝大家!”

  

  “情人节快乐!”

  

  

  

  

  

  

  

  

  

  

  

  

  2.14

  “黏黏!黏黏被你们吓到啦!”

  “诶哟hakuna别跑!”

  “啊水泥!那是我的小蛋糕!你别踩!!!”

  “七哥,七哥别和水泥闹!不要把奶油弄的到处都是啊!”

  “还是绵绵最乖了!”

  

  “桌子收拾干净!马上吃晚饭啦!”

酩酊小电鳗

33性转 非泥塑注意避雷 占话题致歉

茶庄千金sayuri @ R0SE-焉徐佳


33性转 非泥塑注意避雷 占话题致歉

茶庄千金sayuri @ R0SE-焉徐佳


一拳一个嘤嘤怪

【囡雅囡/双性转】春日醉

民国青楼背景,清水百合,前后有无意义,由心自证吧🤦‍♀️

(年寺祈——我的工具人)

打赌产物👉前情 

——————————————————

雅雅是红袖招里新来的,这两天红袖招里的姑娘没少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

这天,雅雅又在囡囡的房间里用小手绢儿擦着眼泪,而房间的主人,红袖招的头牌——周珍囡正翘着一对金莲躺在红木贵妃榻上嗑瓜子。

“好啦,好啦,雅雅姐姐,别哭了。”周珍囡是红袖招里少数几个肯对雅雅有好脸色的。


雅雅是给卖进来的,先是小时候当成童养媳卖给了年家,年家老太爷还在的时候,雅雅的日子过的也不错,可是等老太爷死了,年寺祈,也就是雅雅名义上的丈夫,就彻底没了管教...

民国青楼背景,清水百合,前后有无意义,由心自证吧🤦‍♀️

(年寺祈——我的工具人)

打赌产物👉前情 

——————————————————

雅雅是红袖招里新来的,这两天红袖招里的姑娘没少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

这天,雅雅又在囡囡的房间里用小手绢儿擦着眼泪,而房间的主人,红袖招的头牌——周珍囡正翘着一对金莲躺在红木贵妃榻上嗑瓜子。

“好啦,好啦,雅雅姐姐,别哭了。”周珍囡是红袖招里少数几个肯对雅雅有好脸色的。


雅雅是给卖进来的,先是小时候当成童养媳卖给了年家,年家老太爷还在的时候,雅雅的日子过的也不错,可是等老太爷死了,年寺祈,也就是雅雅名义上的丈夫,就彻底没了管教的人,一头扎进赌场里,再也不肯出来。要不是那天婆婆要她去把家里的首饰拿到当铺上当掉,她还没发现家里早就被蛀虫蛀空了,只留下来一个空心的大院子。婆婆不是没打过没骂过,昨天晚上还跪在祖宗牌位前痛哭流涕说再也不去赌了的男人,第二天连影儿也见不到,连着放贡品的盘子也不见了,只因那盘子是红木做的,当掉了还能再赌一把。

有这样的不肖子孙,婆婆被气死也是迟早的事。雅雅没见着婆婆的最后一面,婆婆是她在请郎中的路上没的,她在医馆前面跪了好一阵郎中才勉强点头肯随她去一趟。她迈着小步子紧赶慢赶地回家,婆婆的身子早已经凉透了。

这个家没几个好人,婆婆能算一个,在年寺祈说要卖掉她的时候,是婆婆紧紧拉住她,挡在她之前说,要卖掉雅雅,除非她死了。

郎中是个好人,见雅雅哭的大声又碍于男女之防,在桌上留下了一张银票,悄悄地走了。

雅雅其实是个明白人,她知道有没有这张银票,有没有荡妇这个罪名,她都得被卖。她这一辈子从来由不得她自己。所以在她看见周珍囡的时候,有些向往又有些惧怕。

周珍囡活的潇洒,是这红袖招的头牌。周珍囡岁数虽然不大,却因为来的早,也成了红袖招的老人了。她不是被卖进来的,她是自己走进来的,才十四岁的时候,自己和鸨母签了卖身契,把自己卖了一百两银子,先去还了爹娘欠下的债,剩下还有二十两银子,五两留给自己,十五两从门口扔进去,砸在还躺在炕上吞云吐雾的爹娘。十月怀胎连带十四年的养育之恩用这十五两银子还个干干净净,从此她就能够清清爽爽地活。

去年她刚满十八,夺了满城的风光,成了独一无二的花魁。虽然身在青楼,但周珍囡并不接客,到现在还是个清倌人。周珍囡一手琵琶弹的妙极,一曲六幺酥了魂。可她偏偏不爱在众人面前弹,很多客人都时常要她弹一曲助助兴,都给她糊弄过去了。周珍囡倒也不是不爱弹琵琶,没人的时候,她会弹。不弹妩媚的六幺,不弹清高的阳春白雪,弹千军万马、人头攒动的十面埋伏,弹马蹄嘶鸣、战鼓喧天的霸王卸甲,弹金戈铮铮的将军令。


“姐姐,喝一杯吗?”周珍囡手上提着一小坛酒,也不晓得她是从哪儿拿出来的。雅雅疑惑地看着她,妩媚的狐狸眼水汪汪,眼角还泛红。周珍囡想,傻姐姐,你要是用这幅模样去接客,还愁日子过不下去?

周珍囡给她和自己都倒了一杯,“这叫春日醉,”周珍囡把其中一杯酒递给她。雅雅双手接过,看周珍囡一口喝下,也忙不迭地吞下。春日醉就是果子花酒,入口甜丝丝的,还带着果香,最适合女子饮,其实后劲不小。雅雅没怎么喝过酒,没几杯就喝的两颊飞霞,眼含春水。

“哝,我和你说嘛,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你要是觉得不开心了,其实你来找我喝酒也行。我不喜欢你哭哭啼啼的。”周珍囡也喝了不少,话比平时多了。她又给自己斟了一杯倒进嘴里,“我的眼泪早就在十四岁之前流干了。”

“诶,你怎么这就喝醉了,我还没把我的防身术教你呢。”周珍囡回头却见雅雅已经醉倒在桌上了。

人是在你房间里喝醉的,善后的事也得你做。周珍囡认命得把雅雅架到自己床上。雅雅身量较周珍囡高些,周珍囡被她一带也倒在了床上,小脸正对着雅雅的胸。

黄金万两,不如胸前二两,此言不虚,周珍囡一边在心里想,一边往上蹭了两蹭。雅雅也哼哼吱吱地发出了受用的声音,周珍囡用手指描摹着雅雅的唇,雅雅顺势把她的手指含了进去。


春日醉,各位不妨且就春日大醉一场吧。


一拳一个嘤嘤怪

【南忘今潇/双性转】弦之舞

潇南 南潇 无差,清水百合,球状闪电AU,be预警,需要解释的地方我会在评论区列出

如果有不专业的地方,别笑我(ಥ_ಥ)

愿赌服输,卑微还债👉前情 

————————————————

你听说过弦舞吗?

或者,你知道湿婆吗?印度教里永远舞蹈的神。一旦她停止舞蹈,那么整个世界都会消失于巨响之中。

“周少校!”年轻的士兵向周珍囡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周珍囡向他颔首表示回复。

她好累,她已经连轴工作一个月了,一个月以来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一觉,饿了就咬口面包,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或者睡过一觉。

前线战事告急,后方的科研被推动地加快了研究速度,好在功夫不负有...

潇南 南潇 无差,清水百合,球状闪电AU,be预警,需要解释的地方我会在评论区列出

如果有不专业的地方,别笑我(ಥ_ಥ)

愿赌服输,卑微还债👉前情 

————————————————

你听说过弦舞吗?

或者,你知道湿婆吗?印度教里永远舞蹈的神。一旦她停止舞蹈,那么整个世界都会消失于巨响之中。

“周少校!”年轻的士兵向周珍囡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周珍囡向他颔首表示回复。

她好累,她已经连轴工作一个月了,一个月以来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一觉,饿了就咬口面包,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或者睡过一觉。

前线战事告急,后方的科研被推动地加快了研究速度,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让他们找到了突破口。

经过几万次的实验,他们终于在空气中捕获了宏质子。

在终于得出困扰气象学和大气物理学几个世纪的球状闪电其实就是宏电子这个答案之后,前沿的物理学家就提出了进一步的猜想,宇宙中是否存在着宏质子。他们当然只管想和在房间里埋头计算做模型,找宏质子的任务就交给了周珍囡她们这群搞试验搞应用的。

“周长官,那个,”年轻的士兵似乎仍然有话对她说。“怎么了。”周珍囡脾气不好是研究所里人尽皆知的事情,很少有人在她疲劳的时候仍然选择打扰她。

唯独有一个人例外。

“翟小姐之前在门口,小王放她进去了,她现在应该在您的办公室。”娃娃脸的士兵不太敢抬头看这位年纪轻轻的女少校,一个原因是她相貌出众,家世显赫,另一个原因是她实在有些可怕,你见过把炸药当玩具,把食人蜂当宠物的小姑娘吗?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提醒。”提到这位翟小姐的时候,周少校的脸上才会露出笑容,就在士兵准备敬礼离开的时候,周少校又开口了,“让小王主动去向政委认错打报告。不论是谁来都要走程序,就算是我的,我的女朋友来,也不能例外。”说完这句话周珍囡转身就走了。而小士兵还沉浸在周珍囡脸颊上转瞬而逝的那一抹红晕里。

“囡囡,你来啦。”周珍囡还没走近屋,就听到翟晓雯在叫她,她的脚步不由得快了几分。

翟晓雯坐在她的办公桌背后,翘着二郎腿,桌子上原本堆积如山的草稿纸被她重新收拾好了,桌面光洁如新。周珍囡快步上前重新理了一遍草稿纸,还好没有什么遗漏的,上次翟晓雯帮她收拾了一次桌子,有一张很重要的稿纸被风吹到了地上,她把整个屋子翻过来掀过去,找了两天才找到。

周珍囡松了口气,绕到她身前,坐在办公桌上,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怎么啦,想我了?”

“不是,”翟晓雯想逗逗周珍囡,把头转向一边,嘟起了嘴。翟晓雯的把戏,周珍囡一向是知道的。“那好吧,恕不远送。”

“你就这么忍心给可爱且魅力四射,迷人却不失风度的翟晓雯下逐客令?”翟晓雯气呼呼地说。“好啦,你来这里做什么,昨天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们大概一个星期之后就能把工作完成地差不多了,我就能放假休息一段时间了。”“你一个月前就在说放假的事情了。”

“现在是特殊时期嘛,我首先是个军人。”周珍囡拍拍翟晓雯的手,一眼瞥到她的手表,“这个手表新买的吗?挺好看的。”翟晓雯抬起手,得意地朝她晃了晃,“怎么样,好看吧。也不看是谁的表。”

“是不是快一点半了?”周珍囡不经意地问。“嗯,差不多了,现在一点二十五了。”翟晓雯看看手表回答道,“你要去做什么吗?”

“你想不想,”周珍囡忽然凑近翟晓雯的耳朵旁说道。

“可以吗?”从翟晓雯的眼中,我们大致可以推断出,周珍囡绝对是给了她一个意外之喜。周珍囡总是会给翟晓雯创造一点惊喜,只不过有时候是惊,有时候是喜,这点真的是全靠运气。

翟晓雯很幸运,这次是喜,大喜。

翟晓雯看见了一副她这一生都难以忘记的场景,弦舞。

那是一根透明的弦,更准确的说是一根弦状物体在蓝天下影影绰绰地扭动着,像宏电子一样,人类通过它折射出来的一部分光来发现它。这根弦在空中不停地扭动着,像水晶蛇,又想是终结人类命运的绳索。

翟晓雯激动地握住周珍囡的手,嘴巴颤抖,似乎想说话,又说不出来。

这幅画面,太美了,这是物理学的飞跃,宏电子的存在为科学家们打开了想象之窗,突破了原有的思想禁锢。而发现宏质子,是否意味着在我们这个微世界以外还存在着一个不可思议的宏世界,可以预见,物理学在蜷缩冬眠了长达一个世纪之久后,终于朝着它命定的方向一路狂奔。

那天直到翟晓雯离开,她的手还是颤抖的。

被政委谈话回来的小王看着翟晓雯和周珍囡相偕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些羡慕,周珍囡是什么好运气才能遇上翟晓雯,长得漂亮,唱歌好听,还和她有同样的爱好。不过翟晓雯也是好福气,周少校年轻有为,她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音乐老师,她俩的结合不论放在以前,还是现在都是不容易的。小王一时间不知道该羡慕谁好。

小王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见翟晓雯和周珍囡。

一个月后,总统下达逮捕翟晓雯的通缉令,原因是叛国,将本国军事机密泄露给敌国。

该事件的举报人周珍囡算是戴罪立功,辞去了武器研究所的职务,去了一家科研机构做物理理论研究。

一拳一个嘤嘤怪

【芝士格蕾】姐姐

OOC 夏芝芝x赵蕾 前后无意义,清水百合

打赌产物,今天不赌了,输了两把,剩下一篇明天还(还完接着赌)

——————————————

夏芝芝这个寒假着实难过得很。

因为外头疫情的缘故,她家所有的大姑大姨都打来电话委婉表示亲戚感情不差这一餐饭,今年就别聚了,明年再好好聚一聚。

全家就只有夏芝芝不高兴,倒也不是因为不能和亲戚聚餐,没有红包拿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可是天天被赵蕾按在桌子前面做语数英。


赵蕾是小年头一天回来的,芝芝从听到隔壁赵叔叔出门又关门启动汽车的声音开始就着手整理自己的房间。被子得叠一叠,枕巾得换一换,垃圾桶快满了,得把垃圾袋拿出去倒掉。...

OOC 夏芝芝x赵蕾 前后无意义,清水百合

打赌产物,今天不赌了,输了两把,剩下一篇明天还(还完接着赌)

——————————————

夏芝芝这个寒假着实难过得很。

因为外头疫情的缘故,她家所有的大姑大姨都打来电话委婉表示亲戚感情不差这一餐饭,今年就别聚了,明年再好好聚一聚。

全家就只有夏芝芝不高兴,倒也不是因为不能和亲戚聚餐,没有红包拿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可是天天被赵蕾按在桌子前面做语数英。


赵蕾是小年头一天回来的,芝芝从听到隔壁赵叔叔出门又关门启动汽车的声音开始就着手整理自己的房间。被子得叠一叠,枕巾得换一换,垃圾桶快满了,得把垃圾袋拿出去倒掉。赵蕾回来准要到她家来走一圈,哼,每次都要说她的房间乱,哪里乱了嘛,夏芝芝不服气地想。

她们两家到车站不远,开车不过十分钟的路程。夏芝芝还在擦窗户的时候,赵叔叔的车子就已经稳稳当当停在楼下了。夏芝芝赶紧拉上碎花小窗帘,透过窗户的一角偷偷窥探窗外的情况。女儿回家了,赵叔叔显然开心的很,刚停稳车就忙不迭地打开后备箱从驾驶室里钻出来去取行李箱。贴着卡通贴的浅蓝色行李箱落地的时候,赵蕾也从车子里钻出来了。虽然是冬天,她却穿着小短裙、高筒靴和显然不厚实的风衣。“自己穿裙子,就不许我穿。”夏芝芝一边腹诽,手一边无意识地拉着窗帘晃了两下。等她抬头看向窗外的时候,刚好对上从下往上看的赵蕾,夏芝芝立刻弃窗而逃。

半小时后,夏芝芝家的门铃准时响起。

“蕾蕾快进来。从学校回来坐了这么久的车累不累。”是夏芝芝老妈的声音。

还有两分钟敌军即将到达战场,夏芝芝加快了自己手上的速度。

“蕾蕾又变漂亮了。”

还有一分钟。

“芝芝在房间里面呢,你可好好教训教训她,你上次回家之后她用功了一个月又懒散了。她谁的话都不听,只听你的话。”

4,3,2,1。

敌军到达。

夏芝芝总算砌好了原本书桌上散做一团的书,可奈何一本厚一本薄,一本大一本小,饶是堆起来了,也是摇摇晃晃的一座小山包。

赵蕾就是这时候推门进来的。

“哗啦啦”

费时五分钟的书山宣告坍塌。


冬天的时候,猫猫喜欢在吃饱之后趴在桌子上睡觉,最好是个有阳光的地方。

夏芝芝也是,她好困,好想趴在床上睡个午觉呢。

今天中午吃的是赵蕾从她家拿过来的水饺,两家大人都不在家,留了一屉饺子给俩姑娘。赵蕾煮了一些,端过来和夏芝芝一块儿吃了。两人看着瘦,吃的却不少。等夏芝芝吃完了,仰靠在椅子上,发现小裙子有点勒肚子,才觉得自己不该吃这么多。她叹了口气,怎么又被赵蕾诱惑了,她从小吃不胖,怎么自己还跟着她一块儿吃这么多呢。

赵蕾吃好之后,就像在自家似的收拾了碗筷放进水槽里。然后开始使唤夏芝芝给她拿围裙,给她寄上。夏芝芝给她使唤地团团转,“芝芝,你把我这个袖子往上推一下”,“芝芝,帮我这边头发撩一下”,“芝芝”,“芝芝”。

姐姐毕竟是姐姐,再怎么使唤,夏芝芝也只敢腹诽,不敢在面上表现出来。她故意给赵蕾的围裙带子系得紧紧的,没想到这么一扎赵蕾原本就纤细的腰就变得更勾人。

赵蕾洗完碗,芝芝已经躺在床上快睡着了,两眼濛濛,小嘴微张。

赵蕾顿时起了怀心思,捏住夏芝芝的鼻子。夏芝芝一下子吸不进起来,小脸涨红了,人也醒了。赵蕾笑的咯吱咯吱,夏芝芝也不甘心被她这样作弄,两手抱住她挠她痒痒。赵蕾不禁挠,没几下,就和夏芝芝一块儿滚在了床上。

两人的脸凑的好近,近到湿热的呼吸打在对方的脸上,两个人紧紧贴在一块儿。两个人的心都跳的好大声,扑通扑通,敲鼓似的。

是赵蕾先笑出了声,她从夏芝芝的身上滚下来,翻了个身躺在她旁边。两个人就并排地躺在夏芝芝毛茸茸的小床上,两个人都睁着眼,谁也没说话。

约莫过去了十分钟,赵蕾那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夏芝芝拉过一条小毯子盖在两个人身上。她盯着赵蕾看了大约有半分钟,赵蕾睡着的样子乖乖巧巧的,全然没有醒着时使唤她做这那儿的姐姐脾气。这样多好,夏芝芝一边想着,嘴巴却快脑袋一步地亲上了赵蕾的额头。

“一定是吃多了,血液都进胃里去了。”夏芝芝脸大红,迅速躺下,假装无视发生。

下半张脸被毯子盖住的赵蕾嘴角偷偷扬起,往夏芝芝那边靠了靠,转过身抱住她。


夏家父母回来的时候,看到两个女孩子还抱在一起睡。

这一觉睡的真长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