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r19小说

16浏览    2参与
清酒
需要资源,看简介 当六岁的伊内...

需要资源,看简介

当六岁的伊内斯看到埃斯卡兰特家英俊的继承人时,她立即选择让他成为她的未婚夫。她觉得既然贵族都是一样的,还是选个长得漂亮的吧。但卡塞尔爵士还没有准备好接受终身的婚约,他会在接下来的十五年里不惜一切代价避免结婚!好在伊内斯并不为此困扰,因为这场婚姻的失败正是她想要的。只要他不插手她的事情,她就会祝福他的放荡生活。可惜,当未婚妻允许时,当花花公子这件事就不怎么有趣了。这难道不意味着她也在欺骗他吗?卡塞尔决心改变伊内斯对他的看法,证明他可以成为她想要的丈夫。

需要资源,看简介

当六岁的伊内斯看到埃斯卡兰特家英俊的继承人时,她立即选择让他成为她的未婚夫。她觉得既然贵族都是一样的,还是选个长得漂亮的吧。但卡塞尔爵士还没有准备好接受终身的婚约,他会在接下来的十五年里不惜一切代价避免结婚!好在伊内斯并不为此困扰,因为这场婚姻的失败正是她想要的。只要他不插手她的事情,她就会祝福他的放荡生活。可惜,当未婚妻允许时,当花花公子这件事就不怎么有趣了。这难道不意味着她也在欺骗他吗?卡塞尔决心改变伊内斯对他的看法,证明他可以成为她想要的丈夫。

清酒
  直到14岁,他像逃避一样加...


直到14岁,他像逃避一样加入圣骑士团

"如果你因哭泣而发q,即使如此,你还会称我高贵吗?“

在像圣人一样冷酷高洁的脸庞下,毫无保留地表现出藏在最隐秘的地方的肤浅的y欲。

登上了开往黄道的火车,阿尔布拉卡圣骑土团所在地,乌莉埃尔紧张地找到了票上自己的位置。与自然地坐火车的人不同,另莉埃尔是第一次坐火车,出莫格里斯大公著,都是第一次。虽然切都很新奇,但根本没有环顾四周、逐一观察的精神,

乌莉埃尔坐在座位上,好不容易松了口.一小包行李是她唯一 的同伴。坐在座位上的乌莉埃尔打开了手里紧握的报纸。这是给在火车站奔波的孩子买的报纸。

乌莉埃尔那双充满不安的绿色眼睛忙......


直到14岁,他像逃避一样加入圣骑士团

"如果你因哭泣而发q,即使如此,你还会称我高贵吗?“

在像圣人一样冷酷高洁的脸庞下,毫无保留地表现出藏在最隐秘的地方的肤浅的y欲。

登上了开往黄道的火车,阿尔布拉卡圣骑土团所在地,乌莉埃尔紧张地找到了票上自己的位置。与自然地坐火车的人不同,另莉埃尔是第一次坐火车,出莫格里斯大公著,都是第一次。虽然切都很新奇,但根本没有环顾四周、逐一观察的精神,

乌莉埃尔坐在座位上,好不容易松了口.一小包行李是她唯一 的同伴。坐在座位上的乌莉埃尔打开了手里紧握的报纸。这是给在火车站奔波的孩子买的报纸。

乌莉埃尔那双充满不安的绿色眼睛忙碌地扫着字。虽然这篇报道排除了主观因素,但对于我们来说,这篇报道比任何消息都令人震惊和悲伤。[阿尔布拉卡第一团长,拉普莱特.莫格里斯在魔物讨伐中重伤,他的受伤预计将给魔物讨伐日程带来困....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离开了乌莉埃尔一生所居住的莫格里斯大公邸。阿尔布拉卡第队长拉普莱特 .莫格里昨晚听到的消息,乌莉埃尔立即决定离开大公邸前往皇岛。因为在"大公著"中,他意识到,只等着拉普莱特回来是多么无用的事情。“七年了,等了。乌莉埃尔咀嚼着嘴唇,喃自语。漂亮的手里握着的报纸皱了起来,很难想象是女仆的。乌莉埃尔被拉普莱特救了。为了拯救平民、出身不明的乌莉埃尔,拉普莱特身上甚至留下了大公家子弟不适合的巨大伤疤。拉普莱特不仅救了乌莉埃尔,还为还不到十岁的她创造了工作岗位。拉普莱特的专属女仆,那是乌莉埃尔的第一份工作。虽说是女仆,但乌莉埃尔的工作只是陪拉普莱特说话。后来去他的课上观摩,替他挨打,但还不错。乌莉埃尔在拉普莱特的保护下,他充分意识到自己从中得到了多少好处。后来拉普莱特当上了大公,他敢肯定,即使他迎娶了妻子,有了孩子,辅佐他身旁的也会是他自己。但这种确信在拉普莱特加盟阿尔布拉卡圣骑士团后被彻底打破。拉普莱特决定加盟的阿尔布拉卡圣骑士团是一个极其封闭、高尚的男人集合地,超过14岁就连加盟都不可能。他们打着神的旗号,领着讨伐魔善队的先锋。圣骑士比保护全身的黑色甲胄更有神义和气概,他们划破了魔兽的身体保护了弱者。谁加盟骑士队,谁就必须宣誓放弃尘世的一切,拉普莱特.莫格里斯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大公接班人的地位。“你不是说要来接我.....乌莉埃尔把脸埋在报纸上,喃喃自语。就这样,尽管抛弃了切,拉普莱特还是告诉我们一定要来接她。"等我再成熟一---当你控制我时,我会来接你。我们得等到那时。哪儿也别去, 在莫格里斯大公邸,外面很危险。自我安慰的拉普莱特尴尬的拉拉手,手感至今清晰。乌莉埃尔至今无法理解拉普莱特所说的话,拉普菜特一向沉稳,冒冒失失的是乌莉埃尔,拉普莱特总是静静地看着她,听她讲故事。每当比任何人都沉稳的金色眼睛深情地注视着自己时,多么激动啊。成熟和自制力是自己比拉普莱特更需要的品德。乌莉埃尔强忍着要哭出来,稳住了呼吸长舒一口气的一瞬间,轰鸣的汽笛响起很快,载着所有乘客的火车开动了。摩格瑞斯的领地开始慢慢地、很快地远去。乌莉埃尔把手放在窗户上,把那风景放在眼睛里看了很久。那是拉普菜特出生、陪伴拉普莱特童年的地方。对我们来说,这是仅次于拉普莱特的地方,乌莉埃尔抱着行李,低下了头。火车有规律的噪音对熬夜的乌莉埃尔产生了类似摇篮曲的威力。"睡了,不....这是我第一次旅行。我想起了那些担心自己离开的人所宣扬的旅行的危险性。他说,睡醒后行李不见了,装有钱的钱包不见了,或者在第一次看到的可怕的地方睁开眼睛等。虽然几次摇头掐大腿坚持了下来,但要赶走蜂拥而至的睡眠,靠人类的力量是不可能的。乌莉埃尔最后垂下头,进入了浅睡。* **乌莉埃尔睁开了眼睛, 感到很郁闷。他头顶上传来吱吱作响的噪音,虽然睁开了眼睛,但看不到任何可以判断这里是哪里的东西。透过眼睫毛的布与布之间细细地射进来的光,是我们唯一能看到的风景。对未知的情况感到恐惧的乌莉埃尔的身体往上跳。猛地弹了一下腰,乌莉埃尔感到裹着全身柔软的被褥,摇了摇头。“呃,-种从未有过的不祥感吸引了我们。乌莉埃尔扭了扭身子,有人的手轻轻地压在她的手腕上。-只手握住两只手腕的人的手指很粗糙磨出者茧的粗糙手感顺着稚嫩的手腕传来。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让我们咬紧牙关,试图弄清自己所处的境遇。嘴被堵住,手腕被不知道是谁的人捆绑躺着。无论从哪个方向考虑,结论都只有一个想不下去,停了下来。蒙着眼睛的布被乌莉埃尔的眼泪弄湿了。K他缓慢地解开遮住乌莉埃尔眼睛的布。..你警告过多少次了?我说,我还受不了。是你,乌莉埃尔。..呃.?面对突如其来的光线,眯着眼晴的乌莉埃尔惊讶地眨了眨眼睛,被男人的话吓了一跳。现在他是不是好像在说自己周旋在男人的身边

男子接着把手放在捂住嘴的嘴套上,吓喃自语。"我也想把嘴套取出来...现在听到尖叫不知道我会是什么样子。我们最好还是这样做。这样说话的男人的形象开始清晰地出现在我们的眼中。凌乱的黑发,看不到一丝笑意的冷静面孔。是一个有着笔直鼻梁和结实下巴的乌莉埃尔呆呆地看着男人的嘴唇,目又往上抬了一点。"洽。”

和男人对视的乌莉埃尔喘不过气来。急忙吸了一口气,凝固的乌莉埃尔眼睛里透出了一个清晰发光的男人的金眼。"拉普菜特?'从松开的衣领间可以看到坚硬的胸膛和厚厚的肩膀,这让人感到陌生,但那金色的眼睛分明是拉普莱特的。


"乌莉埃尔,呼吸。


"呃,......


被意想不到的男人身份吓了跳的乌莉埃尔停止了呼吸。为了方便呼吸,托者后脑稍微抬起头的男子一边盯着眼睛一边催促。


"乌莉埃尔。来吧


拉普莱特的声音使我们再次吐出了不自觉停止的呼吸。


拉普莱特看到乌莉埃尔呼吸缓慢,慢慢地把头放下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