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OOT

38230浏览    4325参与
虞阳川

【肖根】Bad girl

*哈利波特AU

*送给@面包的生日贺礼


人人都觉得萨曼莎·格罗夫斯是个好姑娘,除了斯莱特林的萨姆恩·肖。

每当格兰芬多的男生大声议论着一些无聊话题——霍格沃兹的男生最想娶的女孩排行榜之类的——提到了萨曼莎的名字,肖就只想翻白眼,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男孩们不满的瞪了肖一眼,直到肖把她的芥末馅煎饼果子的最后一口整个填进嘴里然后扬长而去,男孩们还只是在看着而已——大概是出于他们的绅士风度以及肖的绝对实力——毕竟没有人会愿意和一个能和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约翰·里瑟打平手的人硬碰硬。

“她就是嫉妒,斯莱特林的毒蛇们一向如此。”肖走远后,男孩们才开始大...

*哈利波特AU

*送给@面包的生日贺礼


人人都觉得萨曼莎·格罗夫斯是个好姑娘,除了斯莱特林的萨姆恩·肖。

每当格兰芬多的男生大声议论着一些无聊话题——霍格沃兹的男生最想娶的女孩排行榜之类的——提到了萨曼莎的名字,肖就只想翻白眼,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男孩们不满的瞪了肖一眼,直到肖把她的芥末馅煎饼果子的最后一口整个填进嘴里然后扬长而去,男孩们还只是在看着而已——大概是出于他们的绅士风度以及肖的绝对实力——毕竟没有人会愿意和一个能和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约翰·里瑟打平手的人硬碰硬。

“她就是嫉妒,斯莱特林的毒蛇们一向如此。”肖走远后,男孩们才开始大声嚷嚷起来。

“就是,拉文克劳的萨曼莎聪明美丽又温柔,哪像那个美杜莎!上回我遇见到萨曼莎时,她还对我笑得甜蜜,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

……

这节是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们的魔法史课,肖一走进教室,便看见萨曼莎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冲她抛了个媚眼,好姑娘的修长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击着,另一只手则拖着腮眼巴巴的等待着肖的回应。肖视而不见,扭过头时嘴角却微微翘起,但那不过一瞬间的事情,快到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肖径直走向教室后方,掏出她的魔法史课本摔在桌子上,长腿一伸,搭在一个斯莱特林男生的椅背上。她看着魔法史教授哈罗德·芬奇瘸着一条腿缓步走进教室,讲授催眠曲般的内容,有时抛出几个无聊问题,也只有萨曼莎响应他,两人一问一答已然成了魔法史课上的一景。

如果三年级的肖没有在错误的时间敲开芬奇教授办公室的门,那她现在恐怕就真的信了两人这副模范师生的模样。

三年前的那一天她抱着东拼西凑终于抄完的魔法史作业去找芬奇教授打分,她意思意思敲了敲门,没人应,她便直接推开门,眼前的场景足以震惊霍格沃茨每一个人:乖乖女格罗夫斯调戏似的用魔杖挑起芬奇教授的下巴。噫,肖打了个冷颤,震惊之余她还有点恶心。肖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何况这是拉文克劳的院长和学生之间的矛盾,与她一个斯莱特有何干系呢?按理说她应该说声打扰了然后离开顺便为他们带上门,但那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天,good girl成了bad girl,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所有人都不能打破的平衡,这让肖这个不折不扣的坏姑娘不得已做了一次正义斗士,她迅速抽出魔杖对着格罗夫斯就是一个除你武器,肖的出现是个变数,一下子打乱了格罗夫斯的计划,但女孩的反应绝不比肖慢,她不仅避开了肖的攻击还反手甩出一个没听过名字的咒语,肖可以肯定这绝不是三年级该学的内容,她甚至合理怀疑这根本不在霍格沃兹的教学范围里。两人互甩咒语,芬奇教授的干净的办公室里瞬间狼藉满地。三年级的肖所学的那点内容让她逐渐招架不住格罗夫斯的强劲攻势,最终是突然出现的里瑟教授以一道束缚咒结束了这混乱场面。

事情得到控制后,肖直接选择离开,她对大部分事情都兴致怏怏,对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自然也不是很关心。事后反而是芬奇教授主动邀她去办公室谈话,她猜应该是向她道谢和让她保密,但肖没想到的是芬奇教授竟然真的把前因后果全部和盘托出。

芬奇年轻的时候热衷于发明各种便利人的小咒语,这些咒语被他写进书里,风靡了整个巫师界。谁知有一天这些咒语完全出现了反效果,先是生生削断了一个巫师的手臂,之后又戳瞎了一个巫师的双眼,后来则变本加厉地取走了好几个巫师的性命。悲痛之下芬奇便毫不犹豫的把他的著作全部收回并丢进火海,从此丧失了发明的欲望。但他没想到时隔多年他竟然在拉文克劳的休息室看到一本署名为Root的笔记本上记着各种奇怪的小咒语,这些咒语和他当年的咒语如出一辙,却比其更精妙,他查问之后才知道萨曼莎·格罗夫斯就是Root。芬奇给萨曼莎讲了自己的故事希望她能放弃钻研它们,没想到萨曼莎反而蛊惑他重拾旧业,“你不能因为它们有可能伤害到人便将其付之一炬,它们就像新生的婴儿,不知是非黑白,需要我们的引导。只要好好把控,它们发挥的作用将会是惊人的。教授,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合作愉快的。”

“我拒绝了格罗夫斯小姐的提议,事情便如你进来时看到的一样了。”

肖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其实她根本没怎么听。这件事除了格罗夫斯的那些咒语让她在校医院里躺了好一阵子,在她的人生根本没掀起任何波澜——当然,这仅仅是三年级的肖所认为的罢了。

六年级的肖上完魔法史课便直接奔向魁地奇赛场,今天是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的比赛,又要和那个家伙竞技了,肖翻了个白眼,说不出来是厌烦还是期待。好吧,大概是期待更多些——只是因为那家伙也是个很棒的找球手而已!

在找球这方面,肖自认唯有萨曼莎可以称的上是她的对手。乖乖女穿上赛服,披上海蓝的斗篷,棕发被高高束起,整个人又靓又飒,肖下意识地舔了舔唇。

金色飞贼展翅而飞,肖立刻绝尘而去,她能感受到萨曼莎就在身后。场上比分僵持,局势紧张,两位找球手优雅翩飞着,硬是把一场球类竞技玩成了舞蹈大赛,她们吸引了大多数观众的目光,但观众们不知道的是那个绿色的身影此刻有多么愤怒。

“根!”肖咬牙切齿道,“这是在比赛!”“哦甜心别这样,你的屁股太翘了嘛,我忍不住呀!”萨曼莎说完便猛地伏身一冲,长臂一挥,随后高高伸起,让所有人都看清她手中握着的那个调皮飞贼。欢呼声瞬间淹没了肖低声的咒骂。

萨曼莎在更衣室里换衣服时,门突然被推开,又被紧紧摔上,然后是一声低沉的上锁咒。“哦亲爱的萨姆恩。”萨曼莎解开发圈,棕发自然地披散在肩头,她先是麻利脱下上衣,现在正褪下紧身裤,曼妙的身体曲线一览无遗,“你今天怎么主动来找我了呀?”

肖往前迈了一步,整个人贴在萨曼莎的身后,“不如你猜猜看,bad girl?”





短歌行

POI中Root的不同造型大盘点第二弹

(有三张之前有发过是我私心觉得喜欢再放一次单图)

AA真是太美啦!!!

POI中Root的不同造型大盘点第二弹

(有三张之前有发过是我私心觉得喜欢再放一次单图)

AA真是太美啦!!!

lloup

根妹绝世美颜呜呜呜呜E502

后面的不敢看了呜呜呜

根妹绝世美颜呜呜呜呜E502

后面的不敢看了呜呜呜

解漓

第一次传图不知道会不会被压缩…

压缩了也好 难看的细节就不明显了(哪里都难看(。

P1、P2是胡乱加的滤镜……(再咋也比我画的好看),P3是未经处理的原图(丑爆),P4是片场实况(不你)。私心有FR和肖瑟成分(根妹静看好戏x)。

大概就是画了四个人的幼体/少年体(虽然一点也不像)。以下为自脑设定:John此时正经历丧父之痛处于人生迷茫期——他选择以暴/力宣泄痛苦,这也是为什么后来走上军人/特工之路……然鹅这其实并不能给他带来安慰啊……于是有了幻想的这一幕。他们提前相遇,在他身边,保护了他。

第一次传图不知道会不会被压缩…

压缩了也好 难看的细节就不明显了(哪里都难看(。

P1、P2是胡乱加的滤镜……(再咋也比我画的好看),P3是未经处理的原图(丑爆),P4是片场实况(不你)。私心有FR和肖瑟成分(根妹静看好戏x)。

大概就是画了四个人的幼体/少年体(虽然一点也不像)。以下为自脑设定:John此时正经历丧父之痛处于人生迷茫期——他选择以暴/力宣泄痛苦,这也是为什么后来走上军人/特工之路……然鹅这其实并不能给他带来安慰啊……于是有了幻想的这一幕。他们提前相遇,在他身边,保护了他。

BLUE
等着4月19号看修罗场,啊哈哈...

等着4月19号看修罗场,啊哈哈哈🤣🤣🤣

等着4月19号看修罗场,啊哈哈哈🤣🤣🤣

顺冶

二刷510把我命带走了555

二刷510把我命带走了555

沅有芷兮
画一画Root 打眼一看还是有...

画一画Root

打眼一看还是有点像的

画一画Root

打眼一看还是有点像的

龙栗

【图灵x阿根】简短的一个脑洞

#图灵日记


...xx 年x 月x 日


病人姓名:  Sam Groves.


个人信息:不详


病情概述:具有反社会人格特征及缺乏同理心


治疗方案:尚在尝试中...


〔诊断记录〕


    DAY R...


“这位...女士?”


看着和自己丝毫不差的五官出现在对面人的脸上确实叫我吃惊。但更加奇怪的事还不在此。当她拿着蓝色底座的电击枪抵着我的腰部时我明白这个疯女人该死的是玩真。


“请停下,小姐...不如我们聊聊,看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她的表情刹那间从甜腻无害转到嘲讽,狭长眼角搭配皱了一下的翘...

#图灵日记


...xx 年x 月x 日


病人姓名:  Sam Groves.


个人信息:不详


病情概述:具有反社会人格特征及缺乏同理心


治疗方案:尚在尝试中...




〔诊断记录〕


    DAY R...


“这位...女士?”


看着和自己丝毫不差的五官出现在对面人的脸上确实叫我吃惊。但更加奇怪的事还不在此。当她拿着蓝色底座的电击枪抵着我的腰部时我明白这个疯女人该死的是玩真。


“请停下,小姐...不如我们聊聊,看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她的表情刹那间从甜腻无害转到嘲讽,狭长眼角搭配皱了一下的翘挺鼻子,完美过渡得让人嫉妒。


“我猜你挺喜欢玩医生—病人的游戏的?”


刻意被歪曲的话语,搭配抑扬顿挫的腔调,不禁让人的思维被拉扯到一个奇怪之处。脑内忽然跳出的奇怪画面爬上耳廓染上一层粉红,抬眼看时才发现是人在耳边暧昧吹气导致。唇膏足够润滑,唇线也性感无比,是的,亲吻上去的感觉一定很美妙。


“Ms. Groves... I don't think I was a gay...”


不...自己亲吻自己的样子让我有点不舒服。脑海里浮现那个图像的时候,两张相似的脸让我一下子回过神。此时此刻异常渴望她什么都没听到,而我可以面色如常地收回前言——但那只是妄想。因为我接着看到她那谎言百出的嘴又吐出一句毫不相干但暗示意味十足的几个单词。


“and u will ~”


            ......

 


〔warning ... warning... 〕​


〔电脑遭受病毒入侵,编辑异常终止...〕​


〔文件丢失...〕​





(另一边的某根...)​


看来图灵医生内心戏很丰富嘛——


明天的再次拜访之旅变得有意思起来了呢~​


声控怎么办
无论什么时候看,依然会被我壳美...

无论什么时候看,依然会被我壳美的无法呼吸,啊……我要晕古奇了……嘤嘤嘤

无论什么时候看,依然会被我壳美的无法呼吸,啊……我要晕古奇了……嘤嘤嘤

苏阁

文案来自鹤鹤:美丽根妹在线暖(肖的)床

文案来自鹤鹤:美丽根妹在线暖(肖的)床

阿若

当root重生后变成了小孩子

shaw眼神复杂,看着眼前缩小版的一个小女孩,她的长相和root有几分相似。

不管抱着如何复杂地心情,shaw把root抱回了家。

缩小版root纯真地眨了眨眼,亲了亲shaw:“大姐姐,你可真漂亮,你叫什么名字呢?为什么愿意把我抱回家?”

“我叫shaw。抱你回来是因为你和一个人很像。”shaw嘴角挂着淡淡的柔和的微笑道,脸上竟然有些红晕。

“那个人是你的什么人呢?”

或许是眼前的小女孩和死去的root很像吧,shaw竟然如实相告,淡淡地道:“一个很重要的人。”

眼前的女孩突然性感地眨了眨眼道:“左右左右,123。”

“Do you miss me,my darling,shaw?”

shaw这才明白自己被...

shaw眼神复杂,看着眼前缩小版的一个小女孩,她的长相和root有几分相似。

不管抱着如何复杂地心情,shaw把root抱回了家。

缩小版root纯真地眨了眨眼,亲了亲shaw:“大姐姐,你可真漂亮,你叫什么名字呢?为什么愿意把我抱回家?”

“我叫shaw。抱你回来是因为你和一个人很像。”shaw嘴角挂着淡淡的柔和的微笑道,脸上竟然有些红晕。

“那个人是你的什么人呢?”

或许是眼前的小女孩和死去的root很像吧,shaw竟然如实相告,淡淡地道:“一个很重要的人。”

眼前的女孩突然性感地眨了眨眼道:“左右左右,123。”

“Do you miss me,my darling,shaw?”

shaw这才明白自己被耍了,她露出了微笑道:“My darling,你这样会让我忍不住对你犯罪的。”


最爱傻白甜😍💕

美食博主

AI 大战之后,Shaw兼职做了美食博主,凭借着对牛排的深刻了解和形象类比(是否好过sex?),很快就吸引了大量的粉丝。


然而不幸的是,Shaw兴致勃勃地推荐了Beatrice Lillie的三明治并分享了自己的钟爱配料后,她的博客人气直线下滑。


毕竟,没有多少人能接受那种辣得闻着就叫人掉眼泪的三明治。


当了一辈子黑客的Root毫不费力地发现了Shaw的副业并决定要为自己的sex正名。


于是,第二天早上,Shaw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博客里多了一篇长文:Best food ever: Root.

---------------...

AI 大战之后,Shaw兼职做了美食博主,凭借着对牛排的深刻了解和形象类比(是否好过sex?),很快就吸引了大量的粉丝。

 

然而不幸的是,Shaw兴致勃勃地推荐了Beatrice Lillie的三明治并分享了自己的钟爱配料后,她的博客人气直线下滑。

 

毕竟,没有多少人能接受那种辣得闻着就叫人掉眼泪的三明治。

 

当了一辈子黑客的Root毫不费力地发现了Shaw的副业并决定要为自己的sex正名。

 

于是,第二天早上,Shaw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博客里多了一篇长文:Best food ever: Root.

--------------------------------------------------------------------------

这真是个弱智的小段子......

今天才发现原来Beatrice Lillie是有典故的

Beatrice Lillie 是一位加拿大女演员,在1967年的电影Thoroughly Modern Millie 中饰演了一位伪装成出租屋老板的拐卖人口头目,而她的出租屋正是在纽约的Chinatown(小分队地铁所在地)

笔者重度脸盲,但感觉POI剧中卖三明治的老太太的扮相似乎也与Beatrice Lillie 有相似之处。

由于笔者没有看过Thoroughly Modern Millie,上述描述可能有欠妥之处,还请各位见谅。

参考:https://buildingapoem.com/tag/beatrice-lillie/ (未授权,侵权删)

💪🎸🌼🌹

求助肖根文章名字

@求文章或者链接。忘记名字了。只要是FRED小天使、TURING图灵身份和SHAW肖的肖根爱情故事都可以。谢谢。越多越好#肖根

@求文章或者链接。忘记名字了。只要是FRED小天使、TURING图灵身份和SHAW肖的肖根爱情故事都可以。谢谢。越多越好#肖根

龙栗

#我有个阿根介绍给你认识

【全世界最好的阿根】(小标题来自评论,我很喜欢

#微修改

#短打

#第三人称

#上帝视角兼部分根视角

————

她的名字叫做Root。

​她一直秉持着冷漠的态度对待生活,倒不是因为受过什么伤,而是她觉得够拽够猖狂。

也许是因为那些一见如故住在脑子里不肯出来的程序代码,也许是因为与生俱来的反社会人格和与之匹配的原生家庭...无论怎样,这些造就了现在这样独特的她。

她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她和电脑对话,它们简单有序,对输入的口令令达必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类似孩童般的思维模式。在这种模式中她才会偶尔卸下心防暂且当做安全屋松弛自己绷了太久的神经,与人相处很累:吸引注意,取信于人,得...

【全世界最好的阿根】(小标题来自评论,我很喜欢

#微修改

#短打

#第三人称

#上帝视角兼部分根视角

————

她的名字叫做Root。

​她一直秉持着冷漠的态度对待生活,倒不是因为受过什么伤,而是她觉得够拽够猖狂。

也许是因为那些一见如故住在脑子里不肯出来的程序代码,也许是因为与生俱来的反社会人格和与之匹配的原生家庭...无论怎样,这些造就了现在这样独特的她。

她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她和电脑对话,它们简单有序,对输入的口令令达必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类似孩童般的思维模式。在这种模式中她才会偶尔卸下心防暂且当做安全屋松弛自己绷了太久的神经,与人相处很累:吸引注意,取信于人,得到所求再合理离开...每一步都要仔细筹划。那她就不懂怎么融入其他人的世界了吗?——正相反,这是她擅长的领域。

“黑进人脑和黑进电脑一样简单。”

这是一位被她吓坏了的同行给出的评价。

世人愚昧,上帝又没手没脚,只能住在她的人造耳蜗里发号施令。虽然提前预知一切的感觉给了她些许慰藉,但也扮演了把生活的无趣程度又推向更高一程度的助力器的角色。在这期间让她一直保持兴奋的是看着猎物一步步走入圈套的过程,她就像是致命的有着斑斓色彩的毒蛇——引人靠近释放出诱人的信息素,待时机成熟则毫不犹豫一口吞入腹中,骨头渣子都不剩。

————

​她认识了一个女人,叫做Shaw。

​这位Shaw女士很神秘,行踪捉摸不定,连说话也只是简单明了的几个单词:“who are you?”“what's wrong with you?”“I will end you!”...诸如此类,但是却很轻易地让她深埋六尺之下的,早已死去的心脏砰砰跳动起来。她大概意识到,这个别扭的小个子对她来说也许就是那个命定的转折点,她的救赎,在Shaw身上会被实现。

于是她开始把对机器和代码的狂热一点一点抽出分到Shaw女士那里,她开始意识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她开始找到自己长久以来空虚孤独一个人奔走穿越时光的理由​——没有预谋就没有遇见!有时候她会想这是她的亲爱上帝安排给她的一场慷慨馈赠,她太容易满足,太容易拿自己去做赌注——一句“Maybe someday”也足以让她慷慨赴死。敏感的人就像活在孤岛的遇难者,即使只是鲨鱼背鳍在水面划过也不可避免地会想象它是什么地方冒出的想要登陆的无名小船而去靠近,更何况是Sameen Shaw这样完全符合她各种要求的俏人儿。

“You can end me all you want.”​

只要你肯让我倾听你。

追逐天雷地火互相交触一刻​的刺眼光芒,即使它短暂而致命。但死亡通常并不意味着终结...

如果你曾经在意某人

如果你曾经帮助某人

如果你曾经爱过某人

...

即使只有那么一个人记得你的存在

那么也许

你并没有真正死去


"A voice of thunder and lightning, fire and blood".

她是雷鸣与闪电,血与火的声音。

————

—Can you hear me?

—Just call me Root.


风中斯离

【疑犯追踪POI/肖根】兔子小姐



“小孩子问妈妈,

兔子小姐怎么不回家,

妈妈笑着回答,

流浪是兔子小姐的特长。 ”

——出自歌曲《兔子先生》: http://music.163.com/song/34749917/?userid=269950412 (有修改)


2036年,Machine完成了第28次更新迭代,并推出“时空旅行”功能,只是功能仍在测试中,测试员有且只有一个——Shaw。


Finch当然也想成为测试员,可Machine驳回了他的测试申请,理由是Finch想改变的东西太多,会被时空规则抹杀。


Finch...



“小孩子问妈妈,

兔子小姐怎么不回家,

妈妈笑着回答,

流浪是兔子小姐的特长。 ”

——出自歌曲《兔子先生》: http://music.163.com/song/34749917/?userid=269950412 (有修改)

 
 

2036年,Machine完成了第28次更新迭代,并推出“时空旅行”功能,只是功能仍在测试中,测试员有且只有一个——Shaw。

 
 

Finch当然也想成为测试员,可Machine驳回了他的测试申请,理由是Finch想改变的东西太多,会被时空规则抹杀。

 
 

Finch望着屏幕上的驳回通知,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唇,无所谓的说了一声“好吧”。

 
 

可说完之后他又看着电脑旁边的甜甜圈出神。他真的想改变很多吗?明明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不要再看到Reese先生死在他面前。

 
 

也许他其实想改变的还有更多吧,谁知道呢,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像一台超级电脑一样装着整个世界的命运与安危。可有时候他又觉得自己就像四十年前的一块U盘,装了一盒甜甜圈之后就再也装不下别的东西了。

 
 

谁知道呢。

 
 

Shaw闭着眼站在时空仓内,和Machine进行着时空旅行前最后的确认程序。

 
 

Machine却像是在和她闲聊一般,问起了无关紧要的话。

 
 

“Shaw,你不用带上武器吗?”

 
 

“为什么要带武器?”

 
 

“去杀了那些害死Root的人啊。”

 
 

“你告诉过我的,我不能杀死任何过去的人,即使他们有的现在已经不在人世。”

 
 

“很好,那么,你不准备带上玫瑰和戒指吗?”

 
 

“为什么要带玫瑰和戒指?”

 
 

“求婚啊,根据我的数据显示,即使人类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灾难和变革,玫瑰和戒指仍然是他们追求的浪漫之首。”说到这里Machine将声音换成Root的声音,带着缱绻的尾音问她,“Sweetie,难道你不想向我求婚吗?”

 
 

Shaw猛地睁眼,“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拿枪崩了你?”

 
 

Machine瞬间切回原来的机械音,“旅行前开个放松的小玩笑而已。”

 
 

起初,Shaw曾从Machine上的Root语音得到过慰藉,就好像,她还活着,还在和她一起完成任务一样,她们是形影不离的,只是不得不天各一方,这并不矛盾。

 
 

可Shaw并不是个擅长欺骗的人,她连自己都骗不过。

 
 

所以她宁愿听冰冷的机械音,这世上没有人能成为Root的替代品,Machine也不可以。

 
 

那是某天她将手掌抵在镌刻着“050313”的墓碑上,突然明白的道理,或者更准确的说,事实。

 
 

Shaw重新闭上眼睛,“你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下次不要再偷偷搜索本世纪20年代的无聊段子了。”

 
 

“现在播放时空旅行须知公告。时空旅行者与所有的旅行者一样,不能改变旅途中任何事情,更不要试图去修改过去和未来,时空旅行中的任何举动,都会像蝴蝶效应一样,刮起整个世界的飓风。不过我知道你和Finch不一样,你的心里并没有太多牵挂,你看,你连避免Root死亡和向她求婚都不想,我想不到你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什么欲求。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要去往哪一年呢?和Root并肩作战的时候吗?”

 
 

“不,我要去Root十二岁那年。”

 
 

“你要去看看小时候的Root有多可爱吗?”

 
 

“闭嘴,你今天怎么废话这么多?”

 
 

然而没等Shaw说完,她就感到了一瞬间的失重感,睁开眼,已经是一个截然不同场景。

 
 

“嘿,前面那位女士,别看了,就是你,你是来应聘的吗?”这是从Shaw身后传来的,略微苍老的女声。

 
 

Shaw回头,发现身后是一家小型杂货店,跟她说话的正是杂货店的老板,温莉女士。

 
 

Shaw却注意到了,道路尽头背着小书包独自行走的Root。

 
 

Shaw对温莉女士笑了笑,“是啊,我是来应聘的。”

 
 

温莉女士听了她的话脸上出现了一个精明而优雅的笑容,“很好,关于薪资,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Shaw看了看温莉女士递给她的传单,传单上最显眼的地方印着巧克力的图案,以及“温莉商店新品巧克力已到货,欢迎购买”的字样,忽然就想起了某个纽约的冬天,她在雪地里啃的那块某人从窗户丢下来的巧克力的味道,她指了指巧克力图片,“我不要工资,给我两条这样的巧克力就好。”

 
 

温莉女士优雅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但她在心里算了算,发一天传单的工资是20美元,而两条巧克力售价只有18美元,甚至进价只有12美元,她隐蔽而怪异的看了一眼Shaw,重新绽放了一个微笑,这笑容里的喜悦比方才真实了许多,连她脸上的皱纹都因为这个笑容而加深了许多。

 
 

温莉女士转身进了杂货店,将一件兔子玩偶服交给她,然后又递给她两条巧克力,“给,你的工资,好了,现在穿上你的工作服,去工作吧。”

 
 

Shaw对她点点头,看见Root低着头越走越近了,急忙套好玩偶服,站在显眼的地方等着Root靠近。

 
 

“嘿,你好啊,小姑娘。”就在Root要从Shaw面前走过的时候,Shaw喊住了她。

 
 

Root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有些陈旧的兔子玩偶,“你好,兔子小姐。”

 
 

Shaw透过兔子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她一头棕发微微打着卷儿,梳的两条辫子并不整齐,她面无表情的朝自己望过来,既没有她遇到的Root那样满脸的聪慧与狡黠,也没有像她这般大的孩子所应有的天真与懵懂。Shaw并不是个泪腺发达的人,她甚至怀疑自己没有泪腺那玩意儿,可这会她看着Root,觉得自己的眼睛干干的,或许需要一点眼泪来滋润。

 
 

“嘿,兔子小姐……?”Root有些不耐烦了,她感觉到这只大兔子正在看她,可她又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Shaw回过神,将传单递给她,用略有些搞怪的声调向她说道,“温莉商店新到货巧克力,欢迎购买,以及,这些巧克力给你,免费品尝。”她摊开毛茸茸的兔子手掌,里面躺着两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

 
 

面无表情的Root听了她的话却笑了,眼里微微偷着些稚嫩的狡黠,以及她惯有的智慧,“兔子小姐你别骗我了,温莉女士那个小气鬼怎么会舍得让顾客免费品尝。”说完她左右看了看,确定她口中的小气鬼温莉女士不在附近才松了口气。

 
 

Shaw有些无奈,捧着巧克力的手顿了顿,又朝着Root伸了过去,“那算我送给你的,好吗?我……我有个朋友,她也送过巧克力给我,我……你和她长的有点像,我也想送巧克力给你,可以吗?”

 
 

Root打量着这只举动怪异又有些小心翼翼的大兔子,直到兔子的手举得有些酸了才接过巧克力,“那好吧,我收下了,可是兔子小姐,你为什么要送给我,不送给你的朋友呢?”

 
 

说完她剥开一块巧克力,巧克力里面夹着榛子,甜甜的,很好吃,家里的钱都给妈妈治病了,她都要忘记巧克力是什么味道了。

 
 

Shaw见她收下,悄悄的松了口气,“我的朋友啊,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怎么只吃了一个,不好吃吗?”

 
 

Root连连摇头,也许是察觉到大兔子并没有恶意,也许是被巧克力勾起了一丝童真,她现在总算有点像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了,“巧克力很好吃,谢谢你,兔子小姐,但是我想给我的好朋友留一个,她也对我很好,和你那个朋友对你一样好,我想。”

 
 

Shaw有些出神,她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哦,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Root口中的好朋友就是汉娜,那个几乎改变了Root一生的,好朋友。

 
 

她忽然就想拉住Root说,快离开这个地方,也不要再联系你的好朋友汉娜,去一个没有这些人的地方,好好读书,将来不管是学习金融,还是学习历史,都好,只要她离开这个地方,哪怕是做个普通人,一个不会遇到Machine,不会遇到Finch,Reese,也不会遇到Shaw的普通人。

 
 

可她忽然动弹不得,兔子玩偶服像是牢笼一般将她锁在了里面,将她与她身处的地方,身处的时空,以及她面前的Root的隔绝开来。

 
 

“嘿!嘿!兔子小姐!”Root奋力的招手,试图引起大兔子的注意,可大兔子就像个雕塑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又看到了不远处朝自己招手的汉娜,只好无奈的向汉娜招招手,“兔子小姐,我要走啦,我的朋友来了,你也要早点回家哦!再见,兔子小姐!”

 
 

Shaw突然能动了,她也奋力的朝Root挥了挥手,“再见,小姑娘,再见……”

 
 

Root边跑边回应大兔子的招手,直到和汉娜汇合了也还是忍不住嘟囔道,“真是个爱走神又奇怪的兔子小姐。”

 
 

汉娜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Root笑着对她摇摇头,将巧克力递给她,“没什么,我刚刚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兔子小姐,就在那。”她指了指仍在原地一动不动望着她的大兔子,“这个巧克力也是她送给我的呢。”

 
 

汉娜迫不及待的拆开巧克力放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那这个兔子小姐可真是个好人啊。”

 
 

Root点点头,“是啊,可是,我觉得兔子小姐刚刚好像在哭呢。”

 
 

汉娜笑她,“别开玩笑了,兔子玩偶怎么会哭呢!”

 
 

两个小姑娘打打闹闹的走了,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大兔子在她们转身之后就塌了下去,温莉女士出来视察新招的员工的工作状况时,看见软趴趴丢在地上的兔子玩偶服和散落一地的传单,精致的面容瞬间扭曲了起来,“哦,老天啊,我居然招了个骗子员工!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Root听到身后的动静笑嘻嘻的说道,“不知道是谁又惹我们的温莉女士生气了!”

 
 

汉娜也笑了起来,“大概是哪只鸟儿又没付钱就啄了她的面包吧!”说着她叉腰捏着嗓子说道,“噢,你这只臭鸟!……”

 
 

两人渐渐走远,这一天只是Root生命中最普通的一天,普通到在她往后的人生中,再也没有想起过,那个不回家的兔子小姐。

 
 

而几十年后纽约的某个地方,Shaw跌坐在时空仓内,她是突然被传送回来了。

 
 

“Machine,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会突然说不了话,又为什么会被传回来?”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你只是个旅行者,你什么都不能改变,可你呢?你居然想试图改变Root的一生?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让你被时空秩序抹杀?要是我晚一点传你回来,你可能就回不来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能不能,这个世界可以只有Shaw没有Root,为什么不可以只有Root没有Shaw?”

 
 

Machine发出了一声类似于嘲讽和叹息的声音,“然后呢?这个世界上会出现一个从来没有见过Shaw,以后也不会见到Shaw的Root。你有没有想过,没有了汉娜,还会有蕾娜,瑞娜?你确定你这样孤注一掷的做法真的就能拯救她?”

 
 

“醒醒吧,Shaw,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命运如此。”

 
 

Shaw嗤笑一声,“你确定你这个唯物主义的全部集合要来和我讨论唯心主义?”

 
 

时空仓沉寂了下来,像是茫茫宇宙间完全封闭,与世隔绝的一隅。

 
 

过了很久,Shaw才又一次开口,“好吧,也许,命运如此。”

 
 

Machine用机械音回答她道,“早在20年前,甚至更久以前,人类就发现了,科学与理智的尽头,是茫茫人类情感的虚无深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