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WBY

84万浏览    6096参与
呗绿
长图警告 有Qrow*Osca...

长图警告 有Qrow*Oscar(Ozpin?)成分 注意避雷

我说怎么没有第七季了 终于看到了(泣

其他人的模型都越来越崩只有Oscar越来越可爱(

叔叔还是原来那套衣服好看

长图警告 有Qrow*Oscar(Ozpin?)成分 注意避雷

我说怎么没有第七季了 终于看到了(泣

其他人的模型都越来越崩只有Oscar越来越可爱(

叔叔还是原来那套衣服好看

TTOO

记录一下在群里聊起的一个很久以前的双子莲脑洞。

绿色是我,蓝色是群里小朋友。

激情脑洞,语无伦次见谅。

脑洞真爽。

记录一下在群里聊起的一个很久以前的双子莲脑洞。

绿色是我,蓝色是群里小朋友。

激情脑洞,语无伦次见谅。

脑洞真爽。

✨Brush✨

是RWBY午夜60分的

私心满满是啥CP不说了w

草稿的话墙那里是有的ww菜的一批

P1P2两种不同的滤镜

我不会画画我哭了

(Tag私心我不想被骂QwQ)

是RWBY午夜60分的

私心满满是啥CP不说了w

草稿的话墙那里是有的ww菜的一批

P1P2两种不同的滤镜

我不会画画我哭了

(Tag私心我不想被骂QwQ)

菌干子

1.兽化

2.人鱼

3魔法少女

4.四格漫画

是前几天玩的rwby深夜六十分~比较粗糙,稍微修整了一下,一起发上来了

1.兽化

2.人鱼

3魔法少女

4.四格漫画

是前几天玩的rwby深夜六十分~比较粗糙,稍微修整了一下,一起发上来了

祸兮福所倚
【线稿】weiss,merma...

【线稿】weiss,mermaid,dream

【线稿】weiss,mermaid,dream

鸡笼里哮喘的驴

共2p,都是内个和神明叫板的女人,你塞爹还是你塞爹虽然V6E3剧情狗血中带一丝甜蜜的沙雕还鬼畜俺的白月光西皮还惨遭崩盘可塞爹也证明了她是个从头到脚都长着骄傲硬气的一女的,什么讨价还价团战弑神都完全冇问题。举手投足都是又狂妄又绝望,俺吹不动了,不愧是oz前妻,地表最强女A

还有,到底是谁教她那样梳头发的??

共2p,都是内个和神明叫板的女人,你塞爹还是你塞爹虽然V6E3剧情狗血中带一丝甜蜜的沙雕还鬼畜俺的白月光西皮还惨遭崩盘可塞爹也证明了她是个从头到脚都长着骄傲硬气的一女的,什么讨价还价团战弑神都完全冇问题。举手投足都是又狂妄又绝望,俺吹不动了,不愧是oz前妻,地表最强女A

还有,到底是谁教她那样梳头发的??

カルマ
有些阿宅已经………Do you...

有些阿宅已经………
Do you believe in destiny?

有些阿宅已经………
Do you believe in destiny?

鸡笼里哮喘的驴
短裙虽迟但到! 虽然俺感觉少年...

短裙虽迟但到!

虽然俺感觉少年鸦也不会是什么意气风发的亚子但是嫩的熟的我都可以!!

短裙虽迟但到!

虽然俺感觉少年鸦也不会是什么意气风发的亚子但是嫩的熟的我都可以!!

TTOO

临时搭档——(7)

*鸦莲双主角,非cp,微悬疑警探故事


*特别调查员鸦 & 警用情报仿生人莲


*采用《RWBY》原作V1-2展现的表层世界观,即:存在aura,外向力,尘晶,戮兽;不存在遗物,四季少女,Salem


*包含其他原作人物和元素,但有各种魔改,请务必不要按照原作情节先入为主


*主要灵感来自《RWBY》《底特律:变人》


————————————————————


天色尚早,已经完成了文书交接和实地勘察的Ren靠在三楼一间空屋半开的窗边,望着不远处哈内姆大道23号的废弃办公楼,等待着Qrow的到来...

*鸦莲双主角,非cp,微悬疑警探故事

 

*特别调查员鸦 & 警用情报仿生人莲

 

*采用《RWBY》原作V1-2展现的表层世界观,即:存在aura,外向力,尘晶,戮兽;不存在遗物,四季少女,Salem

 

*包含其他原作人物和元素,但有各种魔改,请务必不要按照原作情节先入为主

 

*主要灵感来自《RWBY》《底特律:变人》


————————————————————


天色尚早,已经完成了文书交接和实地勘察的Ren靠在三楼一间空屋半开的窗边,望着不远处哈内姆大道23号的废弃办公楼,等待着Qrow的到来。

一只乌鸦从天空中俯冲下来,箭一般穿过窗户扑进室内,带过的风呼地扬起Ren的长发。

Ren下意识地回头,看见一袭熟悉的暗红斗篷在半空中飞舞着,在那后面,高大的猎探修长的身影正从半空中落到地面上。

Qrow松了松筋骨,走到窗前,“情况如何?”

“附近的地理情况已经结合数据库资料整理完毕。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只有等待了。”Ren以手指按着额头,快速浏览了一遍新获得的所有信息后,有些奇异地看着Qrow,“不得不说,这个变身为鸟的能力对于获取情报来说的确相当有利。”

即使事先知道,第一次亲眼所见,还是觉得非常神奇。

“没错,有些胆小的软蛋,只是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就吓个半死了,问什么说什么,相当方便。”Qrow炫耀似的捡起一根落在窗台黑色的鸦羽,在拇指和食指间捻动着。

“我不是这个意……算了。”Ren看着那根来回旋转的鸦羽,思考着鸟形态的羽毛和人类原身的头发数量是否对等。

“说起来,Oz没有详细和我介绍过你。拥有外向力的仿生人,比起Penny也是一大突破了。”

“Penny Polendina一开始是作为军用守卫型被开发出来的,应用过程中逐渐获得了自己的灵魂。虽然一直未开发出外向力,并且每次激活都要重新注入人类Aura,但擎天科技人员从中获得灵感,开始进行具有初始灵魂,并可以觉醒Aura和外向力的仿生人研究项目。”

“那么,你的性格、Aura特征和外向力,都是人为设计的?这简直像神明造人一样了。”

“不,擎天科技似乎只是激活灵魂物质,并使其可以稳定存在,剩下的一切都是自然发展出来的,并不能进行编辑改动。”

“就像人类一样。”Qrow吹了一口气,羽毛从指尖飞起,飘然而去。

“抛开身体结构,单从精神层面来说,我和人类的确没什么两样。”

Qrow思索着什么,突然问道:“我记得Penny曾经出过一次相当严重的事故,但最后复原了,还保留着原来的记忆。你也能和她一样吗?”

Ren一瞬间流露出疑惑的神情,但很快明白了什么,用肯定的口吻回答道:“如果我的机体损坏,靠核心的灵魂组件,擎天科技足以将我复原出来。”想了想,又开玩笑般的补充了一句:“不过即使是这样,还是希望您不要因为‘不可理喻’的原因对我做出什么破坏性的举动。”

Qrow无奈地笑了:“下次见到James,我一定得找他要名誉损失费。”

“我强烈怀疑将军会不会接受您的谴责。”Ren也笑了笑,随即正色说,“距离日落还有一两个小时,我建议您趁现在休息,为晚上可能的情况养精蓄锐。”

“你简直像个活体生活定时器。”Qrow摇了摇头,但并没提出反对意见,就地在窗边倚墙坐下,双手交叉在胸前,“那些文件比戮兽和流氓还累人。”

“有任何情况我会叫醒您的。那么,晚安,Mr. Branwen。”

“……唔。晚安。”

下午倾斜的光线在仿生人脸上映下窗棂的阴影,他似乎不会觉得疲倦,也不会觉得孤独,时间在他身上如同凝固,又如同河水般流逝得飞快。他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好像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

 

虽然经常喝到昏天黑地,但任务状态的Qrow永远保持着警惕和敏锐。刚感觉到肩膀上轻微的点触,Qrow就立刻睁开了双眼。Ren收回手,没有说话,向着窗外指了指。

经过昨天的大雨洗礼,今天的晚间天空清朗无比,Qrow早已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立刻注意到弃楼对面停着一辆黑色汽车。车里出来一个穿黑色外套戴兜帽的人,背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鬼鬼祟祟地走到弃楼门前,蹲下鼓捣了一阵,打开门走了进去。

“怎么办?”Ren轻声问。

“先看看情况。”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兜帽人从楼里走出,背包里的东西似乎都不见了,扁平地贴在背上。他在车边转身面向大道23号站定,在外套口袋里掏着什么东西。Qrow贴在窗边,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鹰,随时准备扑向猎物。

兜帽人终于把手从衣袋里拿了出来,攥着那个小小的物件,抬头看向废楼。

“趴下!”Qrow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把抓住Ren的胳膊往下拉扯。

还没来得及从窗边撤开,随着一声爆裂的巨响,废楼的所有窗户在二人眼前齐齐爆发出明焰,玻璃在巨大的冲击下向外崩碎,紧接着是又一声,又一声巨响。


两个人所处的空屋的窗户因为爆炸的余波咔咔震动着,所幸爆炸的威力并没有想象中的大,连23号的弃楼本身都只是冒出滚滚浓烟,并没有任何坍塌的痕迹。

Qrow舒了口气,松开了抓住Ren的手,对方却突然失去意识似的身体一沉。

“怎么了?”

仿生人在爆炸声中跪倒在窗户下的暗影里,双臂勉强支撑着身体,黑发遮掩着脸,看不清表情,身上发出Aura碎裂的特殊声音。

“Ren?!”Qrow伸出手又停顿在半空,只是虚扶着突然当机一般的仿生人。

爆炸声停止后片刻,Ren才似乎恢复了一些意识,缓缓直起上身跪坐在地。Qrow顺着他的目光,看到兜帽人已经坐进驾驶座,关上了门。

“我去。”Qrow站起身,但没有收回双手,“你没事吧?”

Ren的眼神逐渐聚焦,摇了摇头:“好像是因为在高灵敏侦察状态遭受爆炸冲击,暂时影响了灵魂组件。我会稍后跟上,您小心——”

“放心,这种小角色伤不到我。”放下心来的猎探在窗沿上一蹬,幻化成黑鸦破空而去。

“——我是让你小心别伤到那个人,他没有觉醒Aura!”Ren焦急地努力提高音量,但最终也不知道Qrow听到了没有。

Qrow踩过的窗框突然裂开一道缝,一整块脱落下来,砸在地板上。Ren斜身靠在墙上,刺眼的火光印在人造虹膜上一般挥之不去,耳边还隐约回响着连续不断的爆炸声。灵魂组件没有损伤,头部和胸口却传来一阵阵闷痛。在擎天的任务中也曾遭受过攻击,但都依靠计算能力闪避开,或者在Aura的保护下硬扛下来。这是Ren第一次感受到切身的脱力和疼痛。

“看来仿生人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啊。”Ren自嘲地想着。

 

兜帽人将车钥匙插进钥匙孔,拧动点火,发动机低沉地轰鸣起来。踩动油门,车便缓缓向前加速驶动。

活做得相当漂亮,他的心情也不错,哼着走调的小曲,两侧的街景越来越快地向后退去。

一个黑影在视线边缘不易察觉地掠过,紧接着,一道红银的残影直直刺穿了挡风玻璃,卷着无数闪动光芒的锋利碎片,擦着兜帽人的耳朵呼啸着扎进驾驶座椅背。

惊恐之下,兜帽人的脑子瞬间冻结,双手下意识地一掰方向盘,同时猛踩刹车。轮胎尖啸着擦出一路痕迹,幸运地避过灯杆,在路沿停了下来。冷汗从额头上渗出,兜帽人满身玻璃碎片,转动僵硬的脖子,一弯如脊椎般分成数节的银灰镰刀几乎挨着他的鼻尖。

机械齿轮转动,刀节一段段并拢,同时车顶上传来一声声脚步声。当骇人的武器最后收成了一把直直的宽刃短刀时,一道瘦削的身影也踏在了汽车前盖上。

那道身影弯下腰,戴着银色指环的嶙峋手指握住刀柄,毫不费力地拔了出来,散发寒气的刀刃再次擦过冰冷的耳朵。

兜帽人恍惚间觉得自己已经撞车而死,而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死神。

“问你点事。”

死神发出了人类的声音,月光照得他的脸半明半暗,显出一边的血红眼睛,和向上裂开的嘴角。

“不许跑。”

 

Ren看着瘫坐在地上,兜帽滑落,现出呆滞面容的爆炸犯,用不满的眼神紧盯着Qrow,这个胡子拉碴的猎探却坦然地摊了摊手:“我没伤到他,你看,完好无损,连道划伤都没有。”

仿生人叹了口气,先扫描了爆炸犯的面部,而后将手搭在爆炸犯肩上,一边使用外向力,无奈地感受到Aura的传动愈发顺畅熟练,一边低声念着刚刚检索到的资料:“Fran Stone,绰号‘火石’,前建筑爆破工程师。”

“原来‘火石’是这个意思。”Qrow点了点头,“他基本都交代了,西格林街抢劫案门口的那辆爆炸的车也是他做的,收钱办事。联络的是个络腮胡的墨镜男,给出需要爆炸的地点,让他尽量搞出大动静但不能出现伤亡。除此之外,这人什么都不知道。”

“钱是怎么支付的?”

“一般是出活的第二天,上门给现金。”

Ren沉思了片刻,突然腾地站了起来:“如果和西格林街情况一样——”

Qrow也意识到什么,脸色沉了下去:“——那么这次真正的目标是哪里呢?”

“这附近并没有尘晶储备库,倒是有银行,再放宽范围,200米外的街道上有珠宝行、尘晶商店和数所银行。”Ren迅速筛选着之前整理好的信息,“按上次的作案速度,这个时候很可能劫匪已经撤离了!”

Qrow竖起耳朵细细聆听着,但一丝警报声都没有,猛地转向被制服的“火石”,吓得对方浑身猛一机灵:“你再仔细回忆回忆,那个墨镜男有没有说什么?!”

爆破专家哭丧着脸,疯狂摇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查到了!”Ren按着额头,眼睛里交织着严肃和失望,“贝蒙托医学研究所,离爆炸点约50米,刚刚报告警情,匪徒已经撤离数分钟了。”

“该死,比上次还快。”Qrow紧皱着眉头,“怎么突然换了目标类型?”

Ren默不作声,继续阅读着报案记录,脸色却古怪起来。

Qrow拿出酒壶,闷灌了两口,不甘心地问:“他们去医学研究所抢劫什么?资料?血清?”

“关于这个问题…”Ren不敢相信似的,又仔细阅读了一遍报案记录。

“怎么?他们抢走了什么毁天灭地的末世病毒吗?”

“劫匪人数五人以上。”

Ren缓慢地念着。

“动作极其迅速,使用了催眠气体、黑客软件等手段使安保工作无效化。”

“研究所安保系统未留下任何记录和证据。”

“经过询问和清点,初步确认劫匪未接触任何资料、设备、医药用品或人员私有物品。”

“仅劫走了研究所储有的数具…”

Ren努力让自己客观平静地说出剩下的几个字。

“…研究用遗体。”

 

————————————————————


今天难得让鸦叔撒个野。

失眠症

NO.11 香水情话 芦丹氏深渊书简(上)

Extract 1

波光粼粼的湖面,带着晨光雾气的清晨。今天的天气很不错,阳光温暖不耀眼,空气清新而安静,只有不知何处的远方,时不时会传来一两声鸟鸣。

“你在发什么呆?”

银眼回转,视野里出现了一位端坐在餐桌前的小姑娘,只见她好看地皱着眉头,纤细稚嫩的小手正规矩地握着一尘不染的银色刀叉切割着盘中的培根香肠。她披散着及腰的银白长发,身着素雅的浅蓝色长裙,在这安详而清净的氛围里显得格外的美丽优雅。

“红茶要凉了Ruby,这可不是一个优秀的仆人会犯的错。”

“不,并没有,亲爱的weiss小姐。”

不动声色地端起茶壶,一边的沙漏也刚好漏完了最后一粒沙子。Ruby将茶倒进精致的茶杯,恭敬地将...

Extract 1

波光粼粼的湖面,带着晨光雾气的清晨。今天的天气很不错,阳光温暖不耀眼,空气清新而安静,只有不知何处的远方,时不时会传来一两声鸟鸣。

“你在发什么呆?”

银眼回转,视野里出现了一位端坐在餐桌前的小姑娘,只见她好看地皱着眉头,纤细稚嫩的小手正规矩地握着一尘不染的银色刀叉切割着盘中的培根香肠。她披散着及腰的银白长发,身着素雅的浅蓝色长裙,在这安详而清净的氛围里显得格外的美丽优雅。

“红茶要凉了Ruby,这可不是一个优秀的仆人会犯的错。”

“不,并没有,亲爱的weiss小姐。”

不动声色地端起茶壶,一边的沙漏也刚好漏完了最后一粒沙子。Ruby将茶倒进精致的茶杯,恭敬地将它放在了餐桌上,阳光下,红茶带着橙色的高光流转着漂亮的波光,通透得像块宝石。

“这是您的最爱,斯里兰卡的锡兰红茶。”

weiss端起茶杯,看了Ruby一眼,默默地抿了一口,爽口柔和的滋味混着花香自口腔扩散到了鼻腔,厚重的口感中包含着少许的涩味,令她感到了沁人心脾的惬意。

“一般般吧。”轻启薄唇,傲娇的少小姐别扭地向仆人吐露出满心的愉悦和赞叹。

“属下是您的仆人,这是理所当然要做到的,”Ruby微笑着欠欠身,从外套内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笔记本,翻开到了今天的日期,“小姐,今天的安排也有很多。”

“讲。”

“是——Oobleck教授……失礼了,上午是Oobleck博士的历史课和Port教授的地理课,午饭按照您的要求在书房就餐,下午茶之后Goodwitch女士会来训练小姐的剑术和马术……”

“这课程安排得太松了Ruby,”weiss切着盘子里的煎蛋,有些不满地皱起眉头,“我要的是不输给男人的教育。”

“可是这已经是Vale王国您同龄少爷们的课程量了。”

“那就比这安排得更多,”放下刀叉,weiss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盯着仆人,“Ruby,我不需要什么休闲的下午茶,我要的是学识和实力,是不会被任何人小瞧的本事!”

Ruby抿了抿唇,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属下明白了小姐,那么我马上就去联系Peach教授,请他在下午茶时间过来上一堂生物课。在您休息的时候,属下也会拿些书籍文件和近几日的报纸来给您的。”

Weiss满意地点点头,扭过身子继续进餐:“那么晚上还有什么预定么?我记得商会的人上周说过要过来拜访的。”

“是的小姐,商会的Sleet先生和Camilla女士,Atlas王国代表Robyn女士和护国将军Ironwood将军,以及……Foder家族代表,三少爷Canon,今晚会前来拜访。”

银眸一瞥,Ruby看到进食中的少小姐再次停住了刀叉。

“是么,那今天可要准备最上好的晚餐。”weiss面色微红,晴色的眼中充满了柔和的光芒。

“是,属下明白。”银眸暗淡了下来,Ruby微微低头,收起了记事本。

Foder家族与Schnee家族是门当户对的世交,其三子Canon,正是她家小姐weiss的未婚夫。

Extract 2

下午,天色没有往常那么美好。

Weiss在Goodwitch女士的指导下骑着马在宽阔的马场一圈一圈地驰骋,她身着白色的马术服,两手紧握缰绳,高高束起的马尾辫潇洒的甩在脑后,给她整个人都增添了一份英气,再没有了娇弱小姐的感觉。

Ruby望着那自由而飒爽的身影,慢慢失了神。等到weiss骑着马哒哒哒地来到了不远处,Ruby才回过神走上前,扶着她下了马。

“晚宴准备得怎么样了?”

“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中,小姐,”Ruby牵着马跟在weiss身后,低声汇报着情况,“属下昨天就已经准备好了晚宴的食材,厨师已经按照菜单在烹饪了。”

Weiss脚步一顿,回过头看着Ruby有些吞吐地问道:“餐后的点心,是曲奇饼干嘛?”

“诶?这个……”

“一定得有曲奇饼干!”weiss昂着头点着Ruby的鼻尖命令道。

“啊,额,是的,小姐,”Ruby往后倾倾身子躲开了weiss的指尖,有些脸红,“小姐,我知道了,请您站好,不然的话会摔跤的。”

Weiss挑挑眉,这才发觉自己这样的姿势有些不雅,尴尬地轻咳两声站好了双脚。

“上次我去Canon那里参加派对,我发现他很喜欢、额,我是说我觉得他家的曲奇饼干很好吃!那样的话我Schnee家也绝对不能输,今晚的点心一定要准备最上等的曲奇饼干,听明白了没!”

说完,weiss转过身继续往前走着。

“快一点Ruby,Peach教授估计马上就会来到了,明明是我们拜托了人家,我可不想迟到上课。”

Ruby张张嘴,终究是没能接得上话,只得暗了眸子沉了脸色,把马交给了棚子里等候的马夫,一言不发地跟着weiss往宅子走去。路过花园,weiss望着红艳似火的玫瑰丛,微微眯起眼睛,伸手摘下一朵来。

“Ruby喜欢玫瑰花么?”她抬起头看着Ruby,走几步踮起脚,把花别在了Ruby胸口的口袋里,嘴角含着些笑意,“你的名字是Ruby Rose吧?这不是很适合你的一种花吗?”

Ruby笑着摇摇头:“并不是名为什么便要爱上什么,重要的是,这样美丽高贵的花朵,属下配不上,这有与它一般尊贵的女士才行。”

闻言,weiss噗呲笑出了声:“那么你的意思说,这花适合我咯?那可真的遗憾了。”

指尖轻轻抚摸过花朵,浓香拂过weiss的鼻尖,却并不会拨动她的心弦。

“I won’t love rose, I’m not interested.”

Ruby突然感觉心里狠狠一沉。

“不过,Ruby Rose我还是会感兴趣的,你是我最优秀的仆人,你要效忠我一生,不论发生什么,这都不能改变,”weiss耸耸肩,扭头注意到了一边的紫色花丛,笑盈盈地走过去蹲下来,伸手抚弄着一朵朵的小花,“还是紫罗兰好,象征高雅和诚实,这才是一个上等贵族应有的风范,我可记得玫瑰花在别的国家是刺客的含义,这么危险血腥的花,我可不会因为它常被人拿来表达爱意而喜欢。”

“说得也是……”Ruby的声音变沉了很多,她低着头,在刘海的掩护下颦紧了眉头。

“好啦,我们不能再在花园里逗留了,Peach教授马上就要开始了,这天色也越来越不好的样子,我们赶紧回宅子里吧。”

Extract 3

临近傍晚,四周都开始有了薄雾。

晚宴的客人们陆续到场,在宅子的大厅里闲闲散散地聊着天。

“Ruby,我穿这套礼服真的是最好看的吗?会不会有些太素净了,果然还是那套蓝色的好看吧?”

“不,小姐,您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要是您再这么犹豫下去,化好的妆和做好的发型可就都得重来,那客人们可就得一直饿着肚子等您的盛装登场啦。”

Weiss撅噘嘴,瞪了Ruby一眼,最后看了一眼镜子,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走出了房间。

“各位久等了,欢迎来到Schnee家做客。很不巧,近日家父出门了,就由我Weiss Schnee来代替招待各位。来,大家请往这边走,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

宴会厅内,月明星稀,灯光如练,张张铺着精致布巾的长桌上摆满了珍馐菜肴。客人们手持酒杯聚在一起交谈着,一切都是那么和谐而井然有序。

Ruby托着托盘为客人们献上上等的红酒,余光则一直注意着不远处的weiss.此时她正与商会的代表洽谈着生意,一身雪白的礼裙令她看起来格外的耀眼,那一颦一笑,那份带着些许气场的优雅,都令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臣服于她。

这时,一个英俊的男孩走过去加入了谈话。

“哦,Canon Foder少爷,这么说你们也要加入这单生意?”

“正是,家父对此很感兴趣,而且我Foder家同Schnee家是多年的世交,若能为Schnee家分一些忧,我们也是义不容辞的。”

“嗯姆,有Foder家族的加盟,我们一定会有一次更加完美的合作,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去与Atlas王国代表商谈一下,二位先聊。”心里了然两个人关系的商会代表们点点头,识趣地走开了。

目送两人离开,weiss轻轻呼出一口气,眯着眼睛瞥了一眼身旁的男孩。

“呵呵,恐怕你们到时候分的不是忧,而是我Schnee家的一杯羹吧?”

“哈哈哈,weiss,话也不能这么说的呀。”Canon挠着头哈哈地笑了笑,“来,为这单生意,我们两家小辈先碰个杯如何?”

“哼,你分明连酒杯都没拿,拿什么和我碰杯?”

Ruby明显地看到,weiss脸上那暗含着的淡淡疏离神色立马消失得一干二净,笑容也变得愈发真实有温度起来了。

“Ruby,拿杯酒过来,”半天没有人回应,weiss这才扭过头,却突然发现仆人并不在身边,脸上又顿时出现了些许不悦,抬起手冲着发呆的Ruby晃了两下,抬高了音量,“你在发什么呆?没看到我在这里吗,站得这么远是要我过去找你吗?还不快过来给Canon少爷拿一杯酒?”

Ruby如梦初醒,赶紧上前恭敬地为Canon递了一杯酒。

“哎呀哎呀,好久不见了Ruby.”Canon接过酒拍了拍Ruby的肩膀,笑得很爽朗。

“好久不见Foder少爷。”

“你是怎么了?平时你可是对weiss寸步不离,我想有个接近weiss的机会都逮不着,今天你这是哪一出呢?”

“Canon!你在这里说什么胡话?还没喝酒就醉了?”

“哈哈哈哈,这真是失礼了。”

Ruby直起身子,瞥了一眼男孩西服上的胸针,那上面印着的是烫金的Foder家族的族徽。

刻着紫罗兰花的族徽。

“weiss,之前我送你的礼物,你为何让人退还给我了?”

“啊,你是说那个装满玫瑰花瓣的盒子?真是好笑,Canon,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喜欢玫瑰花,也许它是很浪漫的告白情物,可是在我这里它行不通。”

Canon挠挠头,无奈地耸耸肩:“唉,你果然和别的女孩不一样,看来能入你眼的玫瑰,找遍全世界就只有Ruby了。”

“她那是名字而已,若是叫Violet,我会更加欣赏。”

“你可真是喜欢紫罗兰啊,”Canon哈哈大笑,“那么下次我就换成装满紫罗兰花瓣的盒子如何?”

“省省吧你,我是会被珠宝钻石这些东西打动得了的嘛?”Weiss撇撇嘴,捏着酒杯点点脸颊,“不过紫罗兰的味道真的很好闻,哎哎,若是这花香能做成香水,我还是很乐意要的,哎呀哎呀,那可会大卖的。”

“关于这个,在属下的故乡,就有这样一款带着紫罗兰花香的香水。”

“当真?!”weiss兴奋地抬高了音量,两眼放光地盯着Ruby,“我怎么没听说过你的故乡有这样的东西?啊噢,你对你的过去提及得太少了!”

Canon也欣喜地追问道:“Ruby,它是哪个公司生产的,是名牌还是廉价物,在哪里有卖?”

Ruby的银眸里含着些莫名的情愫,咧咧嘴角笑道:“那是属下的,一位友人常用的香水,详细的信息属下并不清楚。只是知道,那款香水的名字。”

“哪怕是名字也好,请告诉我!”Canon坚持道。

“这个,属下也不知道,大概只是个无名的杂牌子吧。”

Canon地叹了口气,满脸失望地垂下了肩膀。Weiss看着微笑地Ruby,若有所思。

晚宴结束之时,外面的雾已经浓得完全不能走马车了。于是,客人们便在Schnee宅留宿了下来。

“Ruby,你其实是知道那款香水的名字的吧?”临睡前,weiss坐在床上看着要吹灭蜡烛的仆人,问出了口,“为什么不说出来?”

“因为属下觉得那不是一款值得推荐给小姐的香水。”

“不值得推荐为何你还要说出来?”weiss挑挑眉,抱起胳膊道,“好了,你吊起了我的胃口就必须给我个结果,管它值不值得,我只是想要知道那款香水的名字,快告诉我!”

Ruby看着weiss,叹了口气,低低地说道:

“那款香水叫深渊书简,灵感来源于死亡。”

Extract 4

清晨,没有阳光,没有鸟鸣,Schnee宅子依然被厚重的浓雾包围着。

“啊——!!!”

仆人的尖叫划破了寂静的空气,等到大家冲到那位放声尖叫的仆人身边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被撞坏的房门倒在门口,房间里只有一人,商会的代表Sleet先生。

死相惨状。

如常☆

When the moon is gone.

月光消逝,

And we've reached our ends.

我们的气数已尽

I may fall.

我可能会失败

There's a moment that changes a life when.

有一刻尚能够改变命运,

We do something that no one else ...

When the moon is gone.

月光消逝,

And we've reached our ends.

我们的气数已尽

I may fall.

我可能会失败

There's a moment that changes a life when.

有一刻尚能够改变命运,

We do something that no one else can.

只要我们另辟蹊径,

And the path that we've taken will lead us.

我们选择的道路会通向:

One final stand.

最后一战,

There's a moment we'll make a decision.

有一刻我们会下定决心,

Not to cower and crash on the ground

不再畏缩不再崩溃.

The moment we face our worst demons.

当面对最凶残的恶魔时

Our courage found.

我们找回了勇气,

When we stand with friends.

当我们与朋友并肩作战,

And we won't retreat.

我们不会后退,

As we stare down death.

只要逼视着死亡,

Then the taste is sweet.

死亡也很美味,

I may fall.

我可能会失败,

But not like this it won't be by your hand.

但不像这样:败于你之手

I may fall.

我可能会失败

Not this place,not today.

但不在此地;不是今天

I may fall.

我可能会失败,

Bring it all, it's not enough to take me down.

放马过来,让我倒下还远远不够。

南鱼上青天
厚涂画累了,还是平涂吧

厚涂画累了,还是平涂吧

厚涂画累了,还是平涂吧

蘇語
大概是JP 他们的恋情像童话那...

大概是JP

他们的恋情像童话那美好却又在想拥有对方的那一瞬间化作泡沫

大概是JP

他们的恋情像童话那美好却又在想拥有对方的那一瞬间化作泡沫

沙幕天

【授翻|RWBY海盗AU】黑暗港湾(VI)

作者:沙幕天
AO3 RWBY长篇同人文授权翻译。第六章。

简介:在三分之一的船队被阿特拉斯海军摧毁以后,Raven派遣她最信赖的船长前去报复总督Jacques Schnee——绑架他的至珍之物:Winter。可当“猩红袭掠者”突袭庄园时,她发现了更好的选择:Weis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