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rain

11684浏览    1966参与
咸鱼儿不正
美人出浴图 我以后还是老老实实...

美人出浴图 我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画上衣服吧 果体不太适合我 金发是私设!

美人出浴图 我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画上衣服吧 果体不太适合我 金发是私设!

老酒馆的诵乐

rain × 月亮 | 恋人

Rain举杯邀请月亮一同共进晚餐,月亮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身上有某种贵族的气质,并且他的那份优雅让她有些心动,便笑着点头答应了他的邀请。


Rain看着她一步一步地从楼梯上走下来,顺手揽住了她的腰,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心脏疯狂跳动。


随后,她坐在餐桌前看着桌上都是满满当当的鲜肉,心里不禁感到害怕,她故作镇定,抬头问Rain :


“Rain先生,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Rain拿着玫瑰的手顿了顿,随即望向她 :


“你问吧。”


“你很喜欢吃肉吗?”她眨了眨眼。


“不是很喜欢。”Rain摇了摇头,面上毫无表情。


“那你……”话还未说完...

Rain举杯邀请月亮一同共进晚餐,月亮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身上有某种贵族的气质,并且他的那份优雅让她有些心动,便笑着点头答应了他的邀请。


Rain看着她一步一步地从楼梯上走下来,顺手揽住了她的腰,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心脏疯狂跳动。


随后,她坐在餐桌前看着桌上都是满满当当的鲜肉,心里不禁感到害怕,她故作镇定,抬头问Rain :


“Rain先生,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Rain拿着玫瑰的手顿了顿,随即望向她 :


“你问吧。”


“你很喜欢吃肉吗?”她眨了眨眼。


“不是很喜欢。”Rain摇了摇头,面上毫无表情。


“那你……”话还未说完,Rain便出声打断了她。


“这是为你准备的。”

“我记得你很喜欢吃肉,就花了点时间将各种鲜肉买全。”


闻言,她下意识地低头,揉捏着手指,她记得自己从未说过她很喜欢吃肉,同时,在她问问题的时候,Rain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月亮。”


“嗯,嗯?!”她慌忙抬头。


Rain俯身看她,“我很想念你。”


“想念什么?”


“我很想念当初的月亮被鲜血染红,却始终保持着骄傲的模样,坚定的眼神,不服输的精神,不可小觑的某种力量,这就是我所想的你。”


她微微叹了口气,看着他的眼睛问 :


“你为什么会认识当初的我呢?”


Rain像是想到了什么,起身摸了摸她的头。


“我们曾是一对恋人。”


“当初相遇最困难的一对恋人。”


她愣了会儿,一下抓住了他的手。


“我不记得这些了……”


“为什么会呢……我为什么会不记得这些……”


”因为上帝他爱你。”


“……什么?”


因为上帝爱你,现在的你属于上帝,不属于恶魔。

爱韩范的机灵鬼
ONEWE(원위) - Rain To Be(비를 몰고 오는 소년) @인
ONEWE(원위) - Rain To Be(비를 몰고 오는 소년) @인
爱韩范的机灵鬼
비를 몰고 오는 소년(Rain To Be) - 원위(ONEWE) [뮤
비를 몰고 오는 소년(Rain To Be) - 원위(ONEWE) [뮤
爱韩范的机灵鬼
나하은 (Na Haeun) - 비 (Rain) - 최고의 선물 (The Be
나하은 (Na Haeun) - 비 (Rain) - 최고의 선물 (The Be
韩娱速递
WENDY 웬디 'When This Rain Stops' Live Video
WENDY 웬디 'When This Rain Stops' Live Video
桃园娜娜酱
LIKE A HARD RAIN -Vocals by KANIPAN.(かにぱん。)
LIKE A HARD RAIN -Vocals by KANIPAN.(かにぱん。)
韩流白皮书
Lady Gaga, Ariana Grande - Rain On Me / Jin Lee Choreography
Lady Gaga, Ariana Grande - Rain On Me / Jin Lee Choreography
易水安澜

【swissrain】老友

  

观前提醒:


  1、瑞典金属乐队ghost成员swiss、rain友情向


  2、乐队成员除主唱外都戴面具,不透露个人信息,内含大量私设,请勿上升真人


  3、架空世界观


  ------


  1


  这是前线休战的第三个年头,两国之间形势转好。战争带来的紧张气氛渐渐褪去,军队内的管制也宽松了不少。


  自从swiss发现上级对他在宵禁之后带着老战友们偷偷到小树林中弹琴跳舞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后,这个防卫队二队队长便越发“放肆”起来。


  “放肆”到上级这天清晨明确告诉他“总司令将带着他的宝贝儿子过来视察”,特意告诉他收一收脚,他到了...

  

观前提醒:


  1、瑞典金属乐队ghost成员swiss、rain友情向


  2、乐队成员除主唱外都戴面具,不透露个人信息,内含大量私设,请勿上升真人


  3、架空世界观


  ------


  1


  这是前线休战的第三个年头,两国之间形势转好。战争带来的紧张气氛渐渐褪去,军队内的管制也宽松了不少。


  自从swiss发现上级对他在宵禁之后带着老战友们偷偷到小树林中弹琴跳舞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后,这个防卫队二队队长便越发“放肆”起来。


  “放肆”到上级这天清晨明确告诉他“总司令将带着他的宝贝儿子过来视察”,特意告诉他收一收脚,他到了晚上依然照旧拉上一众兄弟到树林里搞音乐舞蹈。


  “队长,今天不是总司令来吗,我们是不是......”


  swiss猜到了他要说什么,摆了摆手,打断他:“尽管放心,我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和其他兄弟们交代清楚了,万无一失。”


  他身旁那皱着眉头的士兵闻言笑起来:“要是上级问起来,我们就都说是队长你的意思。”


  “我可去你的。平日里装得哥俩好,一到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往后缩。”swiss笑着骂他。


  几个人欢笑着走到树林里,把手提灯放到地上,熟练地翻出事先藏好的吉他、贝斯,还有一只叫不上名字、但能当架子鼓用的小型手敲鼓。休战之后,他时常会在闲暇的时候编点原创的摇滚音乐的谱子,然后拿出来和他的兄弟们一起演奏着玩。


  swiss将吉他抱进怀里,叫鼓手和贝斯手准备接着弹昨天晚上弹的曲子,其他人各自唱各自的和声部分。


  We were speeding together


  Down the dark avenues


  But besides all the stardom


  All we got was blues


  But through all the sorrow


  We've been riding high


  他们尽情唱着,夜晚林间的风摇动枝叶为他们伴奏,呼啸的风声也为他们打着掩护。


  “如果我五年之前不参军,或许现在我正带着我的乐队到大洋彼岸巡演。”swiss拨弄着吉他琴弦,挑出两个颤抖不停的音来,与他的伙伴们调侃着。


  忽然一束光照在了swiss身上,所有人顺着光束望去,怔住了。


  swiss也回头去看,原来在他们唱得正欢的时候,有人已经悄然走近,来到了他们身边。那人在他回头的瞬间轻轻拨动手电上的按钮,关了灯,然后将手电揣进风衣兜里。


  来者穿着一身黑——黑衬衫,黑风衣,黑风衣,黑皮鞋。swiss认得这身装扮,这正是与父亲一同来视察的、总司令的儿子rain。


  swiss心里疑惑:这是基地外面的树林,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他一面想着,一面放下吉他站起,立正、向rain敬了个礼:“长官好。”


  rain生着一双漂亮的棕色的眼睛,眉眼的形状有着总司令的影子,神态却与那个老军官大不一样。总司令是严肃庄重的,rain身上却没有现实的厚重,举止言谈都轻飘飘的,颇显腼腆。


  “我记得你,你是防卫队二队队长。”rain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男人,深蓝色的衣料搭在他宽而厚的肩膀和壮实的手臂上,简单勾勒出他上半身的身体线条。他在rain面前站得笔直而自然,军礼敬得十分标准,这叫rain反倒对他有了几分好感——即便swiss带队友在宵禁之后离开训练基地这一举动违反了五条军规。


  swiss对上rain的目光,坦诚地把自己交代了出去:“我叫swiss,长官。是我要带队员出来的,我甘愿受罚。”


  来时和他开玩笑的几个兄弟几乎同时站起来,为首的一个急忙解释道:“我们都是自愿跟着队长出来的,我们也有责任,长官。”


  rain被逗笑了。他笑得很像是在撒娇,至少swiss是这么想的,而且rain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我听总司令说过防卫队以一当十的守城奇迹,那一战精彩极了,任何一个环节怠慢了都会导致这一战的失败。”rain说,“我和总司令从首都来,一路上看了很多部队的训练展示,你们今天上午的实战演练也是我见过最棒的。”


  “您过誉了,长官。”swiss话里谦虚着,嘴角却抑制不住地上扬。


  “今晚总司令不会到这边来,我也只是出来转一转,偶然发现了你们。这件事我不会上报。”rain看他笑,心里莫名其妙地也觉得开心,于是遂了他的意。


  “谢谢长官。您要不要听我们刚刚练好的曲子?”


  “今晚就先不了,祝你们玩的开心。”


  2


  swiss后来才知道,这个看起来害羞且腼腆的人在学生时代作为乐队的贝斯手,玩了五年的摇滚——而且技术一流。他如果愿意吸引聚光灯,可以凭着临场发挥的一段solo和几个技巧赢得全场的尖叫声。


  “我以为你会喜欢古典艺术。”


  “古典与摇滚并不矛盾。摇滚是灵魂躁动时的乐园,古典是灵魂安静时的归宿,他们都是浪漫因子的聚合体。”


  swiss侧头看了看走在自己身侧的rain——他方才结束了新年联欢上一个小时连续演奏,身上的贴身演出服还没有换掉,只随便披了一件外套就出了门,鬓角还被汗水浸得湿润着。


  “我得好好想想要如何回应你这句话。”swiss说完,忽然话锋一转,“你穿的这么少,会着凉的。”


  “那我们一会儿就回去。”rain将外套的拉链往上提了提,“你不必事事都回应的。”


  swiss点了点头,静默了片刻。


  大概是不愿意中断这场对话,他又说:“战争就像是一场荒凉可笑的梦,不一定会叫人怀念,但会让人恍惚。”


  “即便它只有一年。”


  “如果它足够突然、足够残忍的话。”


  rain顿了顿:“我很庆幸那时候我在学院中进修,首都的城墙阻挡住了所有的硝烟和战火。”


  “我一位故去的战友的母亲问我为什么要将死亡与绝望写进音乐中。”


  “我们任何一次在艺术中的沉沦都是对灵魂的救赎,这无关题材、无关形式。”


  swiss笑了:“我当时也是这么和她说的。她的孩子曾经与我一样喜欢摇滚。”


  3


  这年的夏天,防卫队解散,编入陆军中。swiss想着换个生活方式,辞去了军队中的职务。


  将近六年的军旅时光叫他与这个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时代脱了节,彼时正巧他的一个在酒吧驻唱的老朋友急招一个能为自己伴奏的吉他手,swiss便被招去了。


  “嘿!你会唱摇滚吗!”


  伴奏了无数首流行歌之后,swiss总算在一个热闹的凌晨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


  主唱回头看了看他:“你要点什么歌?或许我们的吉他手会唱。”


  台下点歌的人比了个手势:什么都可以。


  ——并补充道:“但是要燥起来。”


  聚光灯挪了挪位置,从swiss头顶上打下来,照得他手中的曲谱光亮异常。坐了无数个夜晚的吉他手站起身来,怀中抱着木吉他,一边踩着鼓点一边弹唱。


  他的声音雄浑有力,却又有着低语的磁性。


  舞台下的光线充满着暧昧的气息,昏暗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情愫暗生。


  点歌的人对身旁看入迷的男人说:“他的声音很性感。”


  男人笑道:“他要是愿意抖动肩膀,肌肉颤动的样子更性感。”


  他的朋友接不上话了,恰巧吉他弹到副歌的高潮,他就着乐声闷了口酒。


  swiss在台上也注意到了他。


  rain今年三十岁了。三十岁的人羞于在人群之间大声讲话,还要拜托朋友帮他发出请求。


  于是swiss改了最后一句歌词,直视着rain唱道:


  “Back in the gentle trap


  I'm dying to see you my friend”


  4


  swiss也是后来才知道,他的风骚是一场表演,到rain的面前,就演不动了。


  演唱一直到凌晨五点的最末几分钟才结束,夜猫子结束狂欢时,夏天的太阳已经在升起了。


  “好久不见。”


————


最开始想着写小情侣的

写着写着就不会了(我太屑了(磕)



甜虾
rain dew贴贴🥺🥺?...

rain dew贴贴🥺🥺🥺

太喜欢看他们互动了就是说

rain dew贴贴🥺🥺🥺

太喜欢看他们互动了就是说

周棋洛.

隐秘心事4

    summary:是dew x rain的涩情文学,设定是rain宝刚加入乐队的时间段为起始,一切故事情节全由我个人编造,大家看着图个乐就好了,人物ooc全归我。

    Cirrus和cumulus讨论的话题中心们,正在地下排练室内——

    dew对rain说:“现在你加入了,那这里的乐器你都可以随意使用。”rain四周打量了一下,问到:“平常训练也在这里吗?”dew摇摇头,说:“不,平常训练的话在另外一个地方,那里更大,设备也会更齐全。这...

    summary:是dew x rain的涩情文学,设定是rain宝刚加入乐队的时间段为起始,一切故事情节全由我个人编造,大家看着图个乐就好了,人物ooc全归我。

    Cirrus和cumulus讨论的话题中心们,正在地下排练室内——

    dew对rain说:“现在你加入了,那这里的乐器你都可以随意使用。”rain四周打量了一下,问到:“平常训练也在这里吗?”dew摇摇头,说:“不,平常训练的话在另外一个地方,那里更大,设备也会更齐全。这里是我的个人地盘。”rain稍微有点惊讶,问:“你的个人地盘?其他人不能进来吗?”

    “进来是可以的,但是这里的所有权归我,至于原因,你可以去问问Aether或者Tobias,他们会告诉你。”dew耸了耸肩。

    “好吧,不过你刚刚说这里的乐器我也可以使用?”

    “对啊。”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想给你用就给咯,亲爱的你怎么这么多问题?有时候过于追根究底是不好的习惯,因为结果可能不会是你想要的那个。”dew装作很神秘的说。

    “好吧。”

    “真是个乖孩子。”dew笑了笑。

    rain被dew的称呼搞得耳朵热热的,略带一丝羞赧的说:“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dew挑挑眉,说:“好吧,那你需要我帮你解决什么问题?”

    rain恢复往常的样子,说:“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一谈到音乐方面,两个人都认真了起来,rain非常认真的说自己的问题,dew也非常认真的听。等rain说完之后,dew也给了他非常中肯的建议,之后两个人还拿起贝斯去验证dew的方法。

    过了好一会,rain放下贝斯,非常高兴的对dew说:“真的有用!解决了!”dew用手拍了拍胸膛,笑着说:“看吧,我多厉害。”

    rain笑着看着他,没有反驳,不过dew这副样子很像一只骄傲的猫,他这么想着。

    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是Swiss。

    他在外面喊着:“dew你在里面吗?rain和你在一起吗?”dew大声回应到:“在。”然后Swiss就推开了门,看到rain,对他说:“原来你在这,我刚刚还在找你,一下午没看见你。”dew打趣到:“小蝌蚪找妈妈?”引来Swiss的一个怒瞪。

    Swiss拉过rain的手,边走边说:“走,带你去看个有意思的东西。”rain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dew,问到:“就我们两个去吗?”Swiss点点头,说:“怎么了?”rain看dew没有要一同前往的意思,就摇摇头说:“没什么。”

    Swiss和rain走后,dew看着关着的门,又低头看着rain不久前才弹过的贝斯,心里一阵烦躁。

    这边,Swiss拉着rain往外走,rain问到:“我们这是要去哪?”Swiss神秘兮兮的说:“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你到了就知道了。”然后加快了脚步。过了一会,两个人到了一个玻璃房外,rain略带惊奇的问:“那里面是你养的花吗?”Swiss骄傲的点点头,说:“全都是我种的,想进去看看吗?”说着拉着rain往里面去。

    一打开门,迎面扑来的花香让rain忍不住深吸一口气,Swiss说:“你可以随意看看,不过小心点,有些花长了刺。”rain点点头,在花房里四处转悠。花房从外面看规格很大,但是里面能走动的空间并不多,而且很多花都被Swiss摆在了过道上面,rain得非常小心才能避免碰到这些娇弱的小精灵。

    rain边走边看,视线突然被一大簇蓝色的小花吸引了,转头问到:“Swiss,这是什么花?”Swiss看向rain指的花,回答道:“那是蓝花亚麻,是比较常见的一种花。”rain点点头,说:“这么大一簇真的很好看。”Swiss说:“对,而且也不难养活,如果你喜欢可以拿一些回去放在房间的窗台上,只要阳光和水充足就可以了。”

    rain有些犹豫的说到:“有点不好意思,而且万一我养不活怎么办?”Swiss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Cirrus和cumulus经常来我这拿花。而且你放心,这个花真的很好养活,如果你实在心里没底,可以经常问我。”rain思索了一下,说到:“嗯,那谢谢你。”Swiss大手一挥,说:“跟你说了,不用和我们客气,你以后饭做的好吃点就可以啦。”说着对rain调皮的眨眨眼,成功的把rain逗笑了。

    Swiss拿了一个小花盆,把一小簇的蓝花亚麻移栽到了那里面,然后递给rain。两个人又在花房里看了一会就一起回去。

    回去之后,rain把花拿回了房间,放在了窗台上一个采光效果比较好的地方。突然想到自己好像还没有可以浇水的水壶,就想着再去找Swiss。刚一打开门,就看到dew从放门口经过,两个人对视一眼,dew问到:“你和Swiss刚刚去哪了?”rain说:“去了他的花房。”

    “花房?他还有这个东西?”

    “对,而且离这里有点距离。”

    dew眯了眯眼,问到:“那你们去那干嘛了?”rain回答道:“只是带我去看看,顺便给了我一些花。”说着侧了侧身,让dew可以看到窗台上的花。dew盯了一会,说:“好吧,那.......”

    “嗯?”

    “.......没什么,别忘了6点的晚饭。”说完dew就走了,rain看着他回了自己的房间,视线被门被阻挡了。

    rain在原地停留了一会,还是过去敲了敲Swiss的房门,拿到了一个水壶,打好了水之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时间慢慢的走,到了晚上6点——

    rain看着时间,差不多得下去吃晚饭了,收拾收拾就准备开门下楼。门外响起敲门声,rain以为会是Swiss,走过去开门,发现是dew。

    “为什么这副表情看着我?”dew问到。

    “啊,我以为会是Swiss。”

    “所以是我来,你很失望?”

    “并没有这个意思,我....”rain还未说完,就被dew打断,他说到:“好了,留点口水给接下来的美食吧。”说着拉着rain下楼。

    到了一楼后,看见mountain坐在沙发上,dew走过去问到:“其他人呢?”

    “Tobias出去了还没回来,晚饭估计得等一会。”

    “他出去干嘛了?午饭之后就没见到过了。”dew问到。

    “好像是专辑的事情,回来可以问问他。”

    “好吧,那看来我们得等一会了。你饿了吗?”dew说着,戳了戳旁边的rain。

    rain摇摇头,说:“那其他人怎么没有下来?”mountain看他一眼,说:“Aether和Tobias一起去了,Swiss应该还在房间里面。Cirrus和cumulus不知道去哪了。”

    dew说到:“什么?那现在就我们三个男人在家了?”

    mountain说:“Swiss还在房间。”

    dew说:“噢,我说的是现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一楼,只有我们三个男人。”

    mountain不可置否,挑了挑眉。

    dew和rain也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大约过了20分钟之后,Swiss从楼上下来,看见他们三人坐在沙发上,说到:“我都睡着了,错过晚饭了吗?”rain摇摇头,回答道:“他们还没回来,晚饭还没开始。”

    Swiss点点头,说:“难得dew居然也在楼下等,我以为今天你吃了两餐,晚餐就见不到你了。”dew抬眼看了他一眼,说:“别把我说的很叛逆。”Swiss回答道:“难道不是吗?”mountain及时打断两个人的视线交锋,举起手机说:“Tobias刚给我发消息说晚饭去外面吃。”dew问到:“发你地址了吗?”

    “嗯,还让我们现在就过去。”

    “那就走吧,还迟疑什么呢?”Swiss说。

    “那Cirrus和cumulus呢?”rain问到。dew回答说:“Tobias应该通知了她们,别担心。”说着就拉起rain往门那走。走在后面的Swiss和mountain对视一眼,没说话也跟在后面出去了。

    几个人坐上了mountain的车,十几分钟后便到了Tobias发的地址。四个人下车后,由服务员领到大厅,一个比较靠角落的桌子,Aether看见他们,招了招手。待四个人都落座之后,Tobias说:“我们后面的日子要忙起来了伙计们,专辑的事情今天下午已经搞定,现在我们可以专心筹备live的事情。”

    其余7个人一起欢呼,Swiss问到:“时间定了吗?”Tobias回答道:“这个还没有,还得和你们以及工作人员商量,这个是个大工程,先别急。”rain听着大家的谈话,有些紧张的在裤子上搓了搓自己的手,坐在左边的dew注意到了,凑近问他:“怎么了?”rain摇摇头,dew又问:“有点紧张?”这回rain没有反驳,但也没回答。

    dew在桌子下面用手拍了拍rain的手,并且说到:“别紧张,时间还没定。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去练习,而且以你的实力完全不需要去紧张。”rain侧过头看了一眼dew,看见他蓝色眼睛里面难得充满了认真,不过自己居然才发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好像和什么东西有点相似.....是什么呢.....rain陷入了沉思。

    dew看rain没有回应他,挑了挑眉,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rain这才回了神,问到:“嗯?什么?”dew装作很失望道:“我的天亲爱的,我刚刚说的那些你压根没听见?你辜负了我难得的深情。”rain说:“啊,我听见了你刚刚说的那些,谢谢。”dew还想说些什么,坐在他旁边的Aether就推推他,和他说话。

    rain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Swiss注意到了,拿过桌上的果饮,倒在rain的杯子里。rain抬头看了一眼,对Swiss笑了笑。Swiss说到:“之前我们的聚餐也是在这里,这个饮料味道非常好,低酒精的,来试试?”说着把杯子递给rain。

    rain接过喝了一口,说:“还不错,果汁味比酒味更浓。”Swiss笑道:“我就猜到你也会喜欢的。”两人相视一笑。

    终于打发了Aether的dew,正好看见这两人相视一笑,dew眯了眯眼,凑过去问:“笑什么呢你们俩?”rain说:“没什么,只是这个饮料很好喝。”说着晃了晃杯子。

    “我不信,饮料很好喝,你们俩至于笑成那样?”

    Swiss插嘴道:“不信拉倒,幼稚鬼。”rain看着自己左右两边的人吵嘴,心里的紧张慢慢消散了。

    服务员接二连三的把菜品端上桌,8个人一同举杯,为接下来的日子而感到期待。

    这一天真是漫长,躺在床上,即将进入梦乡的rain这么想着。

晟华浪羡

一个人出门太危险了,带上这个吧

我人体拉了大胯了

一个人出门太危险了,带上这个吧

我人体拉了大胯了

韩流前沿
[LIVE] 유겸(YUGYEOM) - Running Through The Rain / 전효
[LIVE] 유겸(YUGYEOM) - Running Through The Rain / 전효
咸鱼儿不正
我做到了 我在12点前赶出来了...

我做到了 我在12点前赶出来了 我还是那个日更的歪! 这次的角度选的像毒液,所以谁是那个让rain回头亲吻的人呢~

我做到了 我在12点前赶出来了 我还是那个日更的歪! 这次的角度选的像毒液,所以谁是那个让rain回头亲吻的人呢~

冷茶不吃北极冰

皮圈

❗️❗️❗️Dew x Rain 

❗️❗️❗️攻        受


来交粮了,这是第一篇,写的不太满意,后续可能会回来翻着翻着修改。


计字数:1691


Summary:这是一个小吃醋和哄猫的故事。在一起和同居前提。


不要上升真人❗️❗️❗️


     现在是凌晨六点整。


     夏日的白天来的很快,天边翻起鱼肚皮的白色,屋内半拉着墨绿的丝绸窗帘,遮出一边阴影,然而凌晨的光不甘示弱,透过另外半边的落地玻璃窗一直延伸至床边,爬向...

❗️❗️❗️Dew x Rain 

❗️❗️❗️攻        受


来交粮了,这是第一篇,写的不太满意,后续可能会回来翻着翻着修改。


计字数:1691


Summary:这是一个小吃醋和哄猫的故事。在一起和同居前提。


不要上升真人❗️❗️❗️




     现在是凌晨六点整。

 

     夏日的白天来的很快,天边翻起鱼肚皮的白色,屋内半拉着墨绿的丝绸窗帘,遮出一边阴影,然而凌晨的光不甘示弱,透过另外半边的落地玻璃窗一直延伸至床边,爬向在坐地上,背靠着床沿,正看谱子的人的身上。


     顺着天光而去,打落在这人身上后,浅浅的为他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Rain有一头偏长的柔软金发,有些卷儿,因为在低头写东西时,视线有些碍事,便拿了根皮圈将头发随手扎起,露出了脖颈好看的线条。他其实一晚上都未睡,为了捕捉那音乐人来得突兀与急促的灵感,当然也有一部分源因是,Rain本身的作息就不大规律,长期颠倒昼夜,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他席地而坐,地上散落着或有字迹、或空白的纸张,还有几支笔随意的搁在他的周围,Rain穿着舒适的黑色短袖,未扎好的发丝有些调皮的翘起,整个人瞧起来温柔而平静,他的坐姿放松随性,却有着无法掩饰的优雅和内敛的气质。

 

     Swiss来敲门的时候,他一边耳朵里正塞着耳机,手上拿着笔在纸张上写着什么,而耳机里正播放着一支小语种的曲子,女声的嗓音温柔而沉静,如水一般流淌入Rain的耳中,Rain低垂着眼睫,在纸上落下最后一个音乐符号,才从容的起身,抬起长腿轻松跨过地上的纸张去开门。

 

     Rain开门后将食指抵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Swiss斜倚着门框,顿时就懂了,他的视线掠过门口的Rain扫了眼屋内状况,双手环胸后挑起一边眉,声音里带着些调侃:“没醒?”

 

     “嗯,怎么了?”Rain点了点头,Swiss目光微不可见落在他身后一点又迅速收回,“做了早餐,想喊你和Dew,不过…”他勾起一边唇角,笑容有些暧昧,抬手撩起Rain勾在耳边不服帖的发丝顺了顺,又拍拍他的肩,俯身凑在他耳边沉着嗓音开口:“不过,现在没什么事了。”Rain下意识的瞥了眼身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只手臂突然揽着Rain的肩将他和Swiss从中隔开,Swiss对上一双绿色的眼,那双眼里满含着占有欲,至于睡意早就被绿眼睛的主人不知道给丢向哪了。

     

     绿眼睛的主人Dew将下巴搁在Rain的肩处,双手环着Rain的肩,整个人贴着Rain却注意着没有把全身重量都压上去,像一只大型猫咪还懒洋洋的蹭了蹭Rain的后颈,“早啊,Swiss。”他声音愉快的和Swiss打招呼,只是眼神里却看不出有多么快乐,Swiss眯了眯眼,他倒是早就知道着小子有两幅面孔。

 

     Rain被人揽着自然就看不清Dew的目光,他抬手拍拍了人的小臂却没有让人松开,Rain知道这只猫又炸毛了,他面色平静的对Swiss说:“Swiss,我和Dew等会儿就下去。”

 

     等Swiss走后,Rain将门关上再转身,却落入了Dew双臂抵着门支出的一小片区域,Dew裸着上半身,露出流畅的肌肉线条,比起刚才的紧绷,Dew现在是极放松的状态,他毫不收敛自己对Rain的笑容,伸手探上Rain扎着的发揪,食指不停缠绕他的发丝再缓缓松开,Dew将Rain的皮圈勾下,颇为漫不经心的戴在自己的腕上:“Rain早上好啊。”

 

     Rain是个感情极为内敛的人,鲜少在谁面前外放自己的心情,此时他却顺势将自己支在Dew的怀中,双手松松的环着Dew的腰,整个人透露出疲惫的姿态。Dew也很意外,他从来都知道Rain是很内敛被动的人,于是在这段感情里他向来更为主动,不过他乐意,但其实只有Rain知道自己比想象中的还要依赖Dew,Dew是他的太阳,在他满是荒芜的心底种满玫瑰。

 

     Dew一时间被人的投怀送抱给愣住了,颇有些慌乱:“Rain?”。

 

     “嗯,一晚上没睡。”Rain俯首抵着Dew的肩说,他们两身量其实相差不多,此时Dew轻轻抚着Rain的背,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道:“哦,看来我们要爽Swiss的约了。”

 

     Rain被Dew拉着陷入了软被,Rain一边心里想着,顺一只猫的毛可真不容易,一边将自己寻了个舒适的位置向Dew那边凑了凑。

 

      彼时两人酣梦正入,全然不记得楼下的Swiss,Swiss舌尖抵着牙关啧了一声,站在餐桌前双手撑着桌面,浑身散发着寒气:“这两个小兔崽子。”惊的Aether将凳子往Mountain身边移了移。

     

     “Swiss一大早怎么了。”

 

     “……”

 

     

     

     今夜演出,不论坐在前面还是后面的观众都敏锐的察觉到猫猫今天格外喜欢向大家挥手,即使平时Dew在舞台上的精力也非常充足,喜欢和大家互动。今天确实不一样,眼尖的都瞧见了Dew左手腕上的细皮圈,那是明显不属于Dew的饰品,只有迟钝的还憨憨的向Dew回以招手,并尖叫猫猫好可爱。

 

 

 

 

 

后记:

 

     Rain实在没想到怎么躺着躺着就开始被睡了。晚上的表演他就杵在台阶上弹贝斯,望着底下撒欢招手的Dew就开始腰疼,他今夜没敢将袖子半挽起,手腕处被人留下了红痕在他冷白的皮肤上着实显眼。

 

     结论:吃醋的猫猫后劲真大,喜欢炫耀的猫猫真可爱。

周棋洛.

隐秘心事3

    summary:是dew x rain的涩情文学,设定是rain宝刚加入乐队的时间段为起始,一切故事情节全由我个人编造,大家看着图个乐就好了,人物ooc全归我。

     “就是作为我们的首席吉他手需要的考虑的任何问题。”

    话音刚落,外面响起了Aether的声音:“你来啦!”和其他人的说话声。Tobias对dew说:“这个你自己考虑。”之后就打开门出去,dew坐了一会也推开门。...


    summary:是dew x rain的涩情文学,设定是rain宝刚加入乐队的时间段为起始,一切故事情节全由我个人编造,大家看着图个乐就好了,人物ooc全归我。

     “就是作为我们的首席吉他手需要的考虑的任何问题。”

    话音刚落,外面响起了Aether的声音:“你来啦!”和其他人的说话声。Tobias对dew说:“这个你自己考虑。”之后就打开门出去,dew坐了一会也推开门。

    果然,是rain来了。

    和昨天见到的他一样,干净的气质和腼腆的笑容,他站在门口,脚边有两个行李箱和背包,肩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贝斯包。 dew没有上前,就靠着门框看着rain和大家说话。

    Aether对rain说:“你来的真早啊,吃过早饭了吗?”rain回应到:“我吃过了,我是想来早点安置,说不定下午可以和大家一起训练。”Swiss接过话茬,开玩笑的说:“噢训练,那看样子我们没有'下午茶'时间了!”一旁的Cirrus问到:“我们什么时候有过下午茶时间?”Swiss耸耸肩,摊开双手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我只是在开玩笑Cirrus,请不要那么认真,会显得我的幽默细胞不足以让大家为我笑一笑,我会很失落的亲爱的。”此话一出,大家都被Swiss逗笑了。

    除了dew。

    dew保持着自己的位置没有变化,站在那看大家笑成一团。rain注意到了dew的视线,往那边一看,和dew对视了,跟他挥手打了个招呼。Tobias说:“那就不要站门前聊天了,虽然我们这不是五星级酒店,但是也要让未来贝斯手能够实现拎包入住。”大家哄笑一片,Swiss说:“我帮你拿个行李箱,还记得昨天带你挑的房间吧?”rain点点头说:“我可以自己拿过去,东西也不多。”

    Aether接过话说:“没关系,不用和我们这么客气,我们帮你也会快点。”说着拿过另一个行李箱,rain只好腼腆的笑笑,弯腰拿起脚边的背包,说:“谢谢。”三个人就准备上楼,被dew伸手拦下了。

    Aether有点疑惑,叫了他一句,但是dew的视线还是牢牢地锁在rain身上,众人一齐看着有点不明所以的dew。突然,dew伸手拍了拍rain的肩膀,说到:“上次还没和你正式说过话,我是dew,是队里的首席吉他手。”rain盯着他看了一会,说到:“我是rain,是即将加入你们的贝斯手。”

    “作为首席吉他手,我非常高兴你的加入,但是作为曾经的贝斯手,或许你还得给我们证实一下你自己,比如你的实力,炫一段怎么样?”大家在dew脸上看到了熟悉的那一丝玩味,Swiss微微皱眉,刚想开口让dew不要乱来,就听见rain说:“我可以把这当成挑战吗?”

    “当然亲爱的,人生处处是挑战,接受吗?”

    “我必然全力以赴。”rain非常平静的接受了来自dew的'挑战',rain放下手上的背包就和dew往地下排练室走去。

    其余几个人面面相觑,Cirrus问到:“这样会不会不太好?”Swiss皱着眉说到:“dew这是又怎么了?”Aether摇摇头,大家一齐看向Tobias。

    Tobias摊开手做无辜状,说:“都看着我干嘛?我可没让他这样做。”

    一旁一直没出声的mountain的说到:“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大家都是成年人,拿真本事让人服气也没什么错。”cumulus问到:“那我们需要下去看看情况吗?”Tobias拍拍她的肩膀说到:“我们需要对他俩有信心,都是成年人,不会像青春期少年那样有发泄不完的精力,然后两个人打一架吧?”一旁的Swiss小声地嘀咕了一句:“dew可还真说不准。”

    众人只好放下顾虑,去做自己的事。Swiss和Aether把rain的两个行李箱和背包放进了他的房间后,也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

    地下排练室内——

    dew对站在他对面的rain说:“挑战我发起的,那规则需不需要由你来定?”

    rain说:“不用,我可以接受任何规则。”

    dew笑了笑说:“你确定吗亲爱的?有时候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就像我之前学到过的一个成语,叫:覆水难收。”

    rain放下肩上的贝斯包,说到:“好巧,我也学过这个成语,不过我还学过另一个叫:胸有成竹?”

    “胸中的竹子?有点意思。那就来吧。”

    “等一下。”

    “如果不是要跟我求情的话,那就不用说了。”

    “我用你的贝斯。”说着,rain指了指dew身后靠墙立着的贝斯。

    dew盯着rain看了一会,说到:“好,随你所想。”然后转身把贝斯拿过来给了rain,然后坐在沙发上,玩味的看着他。

    rain接过贝斯,试了下音后,深吸一口气,纤细灵活的手指,拨动了琴弦。dew非常认真的看着沉浸在音乐中的rain,没有说话。

    专注表演的rain抛下了害羞和腼腆,手指灵活的在四根弦上拨舞着,弹奏出来的音符也仿若有生命,拉动着听者的心弦。

    一曲终了,rain看着坐在沙发上的dew,没有说话。dew也没说话,两人相顾无言。这时门推开了,是Swiss。他为rain鼓起了掌,对他说到:“很精彩的表演,我在门外听的很清楚。rain,你证明了你的实力,再次欢迎你的加入。”rain对他腼腆的笑笑。

    dew从沙发上站起来,对rain说:“我承认你的实力,胸中的竹子......欢迎加入。”

    rain打趣到:“是作为首席吉他手还是曾经的贝斯手?”dew清了清嗓子,说到:“随你怎么想,不过我得告诉你,我们这每个人是轮流做饭的,既然你抢了我的位置,那明天我的饭你来做。”然后狡猾的笑了笑。

    rain低眉轻笑一下,心里感到一阵轻松,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之后三个人说了几句话,rain拿起自己的贝斯包上楼去自己的房间,刚拿钥匙打开门,dew靠在他肩膀上说了句:“原来你住这间。”rain被吓到了,说了句:“你走路没声音的吗?”

    “吓到你了?小乌云?”

    “什么小乌云?你很喜欢给别人取外号。”

    “我可没有,rainy。”

    “和你争辩看样子是没有结论的,那么,找我有什么事?”

    “你非得这么一副生疏的样子吗?刚刚的热情火辣都去哪了?你这样就好像我们刚刚才认识一样,这让我有点伤心了亲爱的。”说着装作哭泣的样子,把头埋在rain的背上。

    “好了,别这样,是有什么事?”rain转过身去,看着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的dew。

    dew抬起头,看着rain的脸,说到:“我有告诉过你,如果你再矮一点,我会更爱你吗?”rain疑惑的问道:“你总这样跳脱着说话吗?”

    “当然不是,只是在你身上,我总能找到新话题。”

    rain没有回应,双手抱臂看着他,dew装作投降状说到:“好了,我坦白,我只是想看看你住哪一间房而已,没别的事。”rain半信半疑的问:“是吗?”dew立刻伸出三根手指,说:“我向耶稣发誓,虽然我并不信仰他。”rain只好作罢,转过去开门。

    rain打开门,dew跟着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门口,四处打量着,说:“这间看起来还不错。”rain问到:“那你当初怎么没选这间?”dew开玩笑道:“可能因为少了Swiss的陪同吧 毕竟昨天不是他带你挑的房间吗?”rain挑挑眉,没说话,把贝斯包放在桌子上,然后拉过行李箱,准备整理东西。dew靠着门框看了他一会,说:“不要错过晚上6点的晚饭。”之后就走了,rain愣愣的嘀咕了一句:“不吃午饭的吗?”

    rain整理好自己的东西之后,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放空自己......

    “rain?rain?醒醒。”耳边响起谁呼唤自己分名字,是谁?那人又用手轻轻拍了拍rain的脸,rain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睛,眨巴眨巴后看清楚了,是Swiss和Aether。

    rain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Swiss看着刚睡醒迷迷糊糊的rain,打趣的说:“要不rain你还是别来乐队了,或许当个明星才能把你的魅力发挥的更彻底哈哈哈。”rain缓了一会才懂Swiss的打趣,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问到:“怎么突然来叫我?”Aether说:“因为现在是午饭时间,我们敲了门发现没人应答才进来的!”Swiss点点头,rain笑道:“好的,我知道了。”

    Swiss捏了捏rain的肩膀,说:“好了睡美人,快和我们去吃饭吧。今天的午餐可不要错过了,他们为了欢迎你准备的很丰盛。”说着拉着rain的手把他拉起来,Aether也走过来搭着他的肩膀说:“是Cirrus和cumulus特意为你准备的,你知道的,女性在厨艺方面总会比我们好,所以你可以先保持101%的期待。”rain笑着说:“已经200%的期待了。”

    三个人下楼到了厨房之后,桌子上摆满了美食,Tobias坐在主位上对rain说到:“怎么样?睡得好吗?”rain疑惑地歪了歪头,问到:“你怎么知道我睡着了?”突然dew从身后冒出来,说:“因为你头上坚毅的小呆毛还没有弯下他的腰。”rain瞪大眼睛看着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dew,Swiss问到:“什么风把不吃午餐的青春期儿童吹来了?”

    dew看了他一眼,拉开凳子坐下,说:“因为某人早餐做的不太和我的胃口,导致我现在就饿了,这个理由怎么样?”说完挑眉看着Swiss,两个人眼神交汇,谁也不让谁。rain看着这俩人,在想要不要'拉架',Cirrus就走过来对他说:“不用管他们俩,总是这样,或者该说这里除了mountain是个成熟男人,其余的都是还未成长的青春期男孩,总有发泄不完的精力。”

    rain了然的笑了笑,cumulus对他招招手说:“来这边坐,和Swiss坐一起怎么样?”rain说:“我都可以。”说着往那边走去,Swiss也结束和dew的吵嘴,坐了过去,两个人开始说说笑笑。

    嘴巴闲下来的dew,盯着座位对面在和Swiss说话的rain,这时mountain也来到了厨房,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这时,Tobias说到:“好了,大家快点坐下,虽然已经介绍过了,但是正式一点总没错。欢迎新加入乐队的贝斯手:rain。”说着举起了杯子其他人也举起了手边的杯子,异口同声的说到:“欢迎加入!”rain腼腆笑笑,也举起了杯子,向大家表示谢意。

    Aether晃了晃杯子里的果汁,说到:“如果这时候杯子里装的是酒的话,那才叫尽兴。”旁边的dew接嘴到:“如果是酒,就你刚刚喝的那一口,我们现在就得处理你发酒疯的问题了。今天你就不要抢我们的主角小乌云的风头了。”

    Aether疑惑到:“小乌云?”

    对面的rain听了这话,抿了抿嘴,一旁的Swiss凑近问到:“怎么了?耳朵这么红?很热吗?”rain不自在的捏了捏耳朵,说:“啊不是,只是...没什么。”Swiss只好作罢。

    这一餐吃的异常热闹。

    午饭过后,rain挽起袖子,说:“我来帮你们收拾吧?”cumulus说:“没关系,我们两个人就够了。”Cirrus点点头,说:“我们收拾的很快,你就去休息吧。”rain还有一丝犹豫,dew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说:“想干活的话以后有机会哦,rainy。”被吓过几次之后的rain,转过头平静的看着身后的dew。

    dew朝他笑笑,说:“你昨晚不是说要向我寻求帮助吗?亲爱的,现在怎么样?”rain思索了一下,转头和Cirrus,cumulus确认她们确实不需要自己的帮助后,对dew说:“那就现在去吧。”两人离开了厨房,去了地下排练室。

    Cirrus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说到:“你有没有觉得dew哪里不太一样了?”cumulus开玩笑到:“不还是一副小孩子样?”Cirrus摇摇头说:“我感觉哪里有点变了,不过具体也说不上来。”cumulus低头笑笑,说:“人不会没有原因的改变,亲爱的。与其猜测他变化与否,不如我们猜猜什么是让他变化的导火线?”

晟华浪羡

我的推和我朋友的推

摸摸鱼,好家伙,根本看不出来是谁😇

我的推和我朋友的推

摸摸鱼,好家伙,根本看不出来是谁😇

老酒馆的诵乐

rain | 随笔

他是个行为举止优雅的人,当灯光无意间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是舞台上的主角,当他手拿白玫瑰时,他就是值得所有人去爱他,我认为优秀的人即使戴着面具,也阻止不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

他是个行为举止优雅的人,当灯光无意间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是舞台上的主角,当他手拿白玫瑰时,他就是值得所有人去爱他,我认为优秀的人即使戴着面具,也阻止不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

老酒馆的诵乐

rain | 被上帝选中的月亮

经过重重筛选,优雅的公子被上帝选为新一轮的月亮,挂在凡间的夜晚与热烈的太阳肩并肩,每当夜晚来临,人们都悄悄入睡,弯弯的月亮会忍不住弹奏,直到音乐响彻整个梦乡,人们开始翻过身,开启新的梦境。


曾有一颗命名为“月亮十六元”的星星说道 :


“上帝之所以会选择他,并非你们口中所说的那样,而是上帝看中了他身上别人看不到的才华,他拥有着许多为他欢呼的人,有着强劲的爆发力


他是个行为举止优雅的人,当灯光无意间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是舞台上的主角,当他手拿白玫瑰时,他就是值得所有人去爱他,我认为优秀的人即使戴着面具,也阻止不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


我始终认为他的才华永远不会有...

经过重重筛选,优雅的公子被上帝选为新一轮的月亮,挂在凡间的夜晚与热烈的太阳肩并肩,每当夜晚来临,人们都悄悄入睡,弯弯的月亮会忍不住弹奏,直到音乐响彻整个梦乡,人们开始翻过身,开启新的梦境。


曾有一颗命名为“月亮十六元”的星星说道 :


“上帝之所以会选择他,并非你们口中所说的那样,而是上帝看中了他身上别人看不到的才华,他拥有着许多为他欢呼的人,有着强劲的爆发力


他是个行为举止优雅的人,当灯光无意间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是舞台上的主角,当他手拿白玫瑰时,他就是值得所有人去爱他,我认为优秀的人即使戴着面具,也阻止不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


我始终认为他的才华永远不会有终点,未来会有更多的人为他欢呼,享受他与队友带来的音乐,欣赏我们所能看到的他,让月亮安安静静的挂在天上,做他最喜欢的样子,这样才是自由的。”


在我现场听完这段话后,有句话一直在脑海里不断浮现,怎么也挥散不去。


大概就是──


“月亮有名字,叫Rain。”


还有──


“要让月亮成为最自由的存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