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rain

19048浏览    2571参与
丫丫头

第14章

·实在是喜欢诺宝和老板·

·满足一下自己的小私心·

·完全自己脑子所想·

*第一次写这样的场景,都是假的

*若不喜欢,可不看


    喝酒的第二天就一定是头痛,预料之中,Rain一醒来就觉得头疼欲裂,简直跟杀了他一样。头疼的程度不是他一般能接受的,这跟他昨晚喝的酒有关,毕竟昨天他可是抱着把所有酒都喝一遍的心态。Rain会早醒已经是很意外的了。

    醒来的Rain还是迷迷糊糊的看着周围,他明明记得昨天他还在品尝酒的...

·实在是喜欢诺宝和老板·

·满足一下自己的小私心·

·完全自己脑子所想·

*第一次写这样的场景,都是假的

*若不喜欢,可不看


    喝酒的第二天就一定是头痛,预料之中,Rain一醒来就觉得头疼欲裂,简直跟杀了他一样。头疼的程度不是他一般能接受的,这跟他昨晚喝的酒有关,毕竟昨天他可是抱着把所有酒都喝一遍的心态。Rain会早醒已经是很意外的了。

    醒来的Rain还是迷迷糊糊的看着周围,他明明记得昨天他还在品尝酒的,怎么今天一早醒来就在床上了?而为他解答的人就刚刚推门而入。

    “醒了。”

    听着像是个问题却又不是。不过Rain还是能感觉到Phayu身上的气氛,总感觉有点不一样但又说不出是什么不同。

    “Phayu哥,我怎么睡床上了?我昨晚不是。。”

    “你还知道你昨晚做了什么。你把我的酒都开来喝了是想造反吗?”

    Rain自知理亏也不敢多说什么。虽然的确酒是被人喝,但他也的确没有问就私自开来喝。而且现在看来Phayu对于这件事很不满意。

    “你还记得你做了什么吗?”

    “对不起,我不该私自开你的酒来喝的。我只是背不住就打算开来尝尝,看看我能不能这样记得住它们的特征。”

    Phayu的沉默让Rain不知所措,他担心自己是不是昨晚失态了对Phayu做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他是完全记不得。

    “还有吗。”

    完了,难道他真的做了什么让Phayu这样吗?不会是开口骂他吧?还是对着他拳打脚踢?死定了。

    “我不记得了,但我道歉。我昨晚是不是做了什么让Phayu哥生气?是还是不是我都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都是醉酒的我,没有意识的,不要炒我鱿鱼啊。”

    Rain不管是不是真的做了或者说了什么,现在这一刻还是先道歉再说。怎样都是自己做错,而现在看来应该是Phayu哥把自己放在床上的。

    Phayu从进门就一直注视着Rain的所有表情和反应,他也并不意外Rain会忘记昨晚发生的事,但还是有点不开心。昨天是两个人第一次有那么亲密的身体接触,但这小老虎居然把所有都给忘了,能不生气才怪。

    “不记得,那就别记得。”

    说完Phayu把手里的醒酒汤给放下就出去了。可以说是故意这样对Rain,但也有一半原因是因为他要去谈生意。这几天都把事交给了Saifa,但今晚的生意必须自己去谈。

    Rain看到醒酒汤是很感谢但也因为Phayu的反应让他觉得心里闷闷的。他不懂Phayu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但现在头疼的他没有办法思考那么多,还是先等自己真的酒醒了再说。这样想之后,Rain打算再睡会儿,休息个够。

    这一觉,Rain直接把一天给睡没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店里也已经开业了。本打算出去找点吃的,刚给Phayu发短信可被告知不能出去。没办法,Phayu叮嘱过如果他说可以才可以出去,不然是不能。

    Rain是很想听他的话,可他也是真的很饿。一天了,都没吃过饭,不会不饿的。Rain想着出去一下,拿到吃的就马上回来应该没关系的。果然,Rain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所以此刻没有听Phayu的话而出去的Rain将会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娱乐场。

    悄悄的跑出去时没被发现,到厨房拿吃的时候也没被发现,可就在回去的路上的时候还是被人逮住了。

    “来来来,这不就有一位陪酒的,就他就可以了。”

    Rain根本没想到会被人抓住,甚至是被人当成是陪喝酒的。他尝试着挣脱也跟人解释但抓住他的人就是不肯放开手,就连站在旁边的侍应也察觉到不对劲。他认得这个人,这可是那位画主说过不能碰不能惹的人,这下子麻烦了。

    “Pai先生,这位不是我们酒吧的工作人员啦,你先放开他的手吧。”

    “嗯?不是你们的员工,那更没问题了,你成年了吧,过来这边陪我喝酒,我给你点儿钱。”

    说着,这位名叫Pai先生的人就拉着Rain进了一个包厢,关门前还把刚才那位侍应给锁在外面。这一刻,Rain才知道自己惹上大事了。从进门开始,Rain就不敢出声,却一直在寻找机会逃离这个房间。

    他害怕了,后悔了,后悔没有听Phayu的话。

    “喂喂喂,怎么都不说话又不喝酒啊,我看得上你是你的荣幸,别给脸不要脸的。”

    “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啊不是。真是的,扫兴。”

    听着这人说的话,Rain还以为他会放自己走,结果还是自己想法太简单了。

    “我看你想走啊,可以啊,把这杯酒喝了,你就可以走了。”

    Rain犹豫的看着这位Pai先生递过来的酒杯。即便他有时候是脑子不太聪明但现在他很清楚眼前的人不会是真的那么轻易就放过自己的。如果自己真的喝了这杯酒,后果是什么他不敢想,但如果他不喝,那他就走不了。

    犹豫再三过后,Rain接过酒杯,看着那彩迷颜色的饮料,直接喝下了肚子。

    “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你请。”

    Rain刚站起来就跪倒在地上,连想扶身边的椅子也来不及。身体像是被打了麻醉针一样,动弹不得。

    “我是说你可以走,不过你好像走不了了,不如就留下来陪我。”

    Rain感受到这人想碰自己,他马上后退,一点也不想让眼前这个人碰自己。

    “你不要碰我!”

    他以为至少声音够大就可以吓住那个人,但事情远不会是他想的那样。

    “行,但等会儿你会求着我碰你的。”

    就这样,Rain出不去,那人也真的没碰自己。之前Rain不懂那人说的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现在他懂了。此刻的Rain全身上下都像发烧了一样滚烫的,甚至有他压不住的东西慢慢在升起。

    “你,你做了什么?”

    “放心,没有人会打扰我们的。”

    Rain由始至终都看着门的反向,他很希望有人能进来帮自己,他不想这样。

    “别哭嘛,等会儿你会感受到不一样的感觉。”

    Rain转头就看到那人在靠近自己,抱起自己,把自己放在沙发上,在解开自己衣服的扣子。全程,Rain都抵抗不了,连想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你果然真的很美,想艺术品一样。”

    听到这样夸自己的,Rain只感觉到反胃,但身体不收抗拒的想被触碰。Rain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却只能接受这样的事情真的现在在发生。

    Rain把头转去另一边,他不想再看到眼前这个人,他更不想看到自己因为药物的关系而轻易接受别人的触碰,这不是他。

    “Phayu哥,你在哪儿啊?”

两只阿飘

Rainimator观影体(三)

Rainimator观影体系列✔️

没有真对任何角色⭕

不会去偏袒一个人物🚫

每个人物形象都是立体的

私设ooc致歉💦

避雷💢


【Herobrine的小手背在后面,眼神一脸无辜。


“嗯,去了森林之后你干了什么?”Notch眼神看着Herobrine。Herobrine被Notch盯得有点尬…不过!你不尴尬,尴尬就是别人。


“玩,就是玩。”Herobrine认为自己说的一点毛病都没有,就是玩嘛,耍。跟谁玩不是玩?跟僵尸玩也是玩。没毛病吧?


“不过…”


“怎么了?Brine。”


“哥,你今天怎么突然就来看我了?你不是有很多工作吗?这个点…”Herobrine...

Rainimator观影体系列✔️

没有真对任何角色⭕

不会去偏袒一个人物🚫

每个人物形象都是立体的

私设ooc致歉💦

避雷💢


【Herobrine的小手背在后面,眼神一脸无辜。


“嗯,去了森林之后你干了什么?”Notch眼神看着Herobrine。Herobrine被Notch盯得有点尬…不过!你不尴尬,尴尬就是别人。


“玩,就是玩。”Herobrine认为自己说的一点毛病都没有,就是玩嘛,耍。跟谁玩不是玩?跟僵尸玩也是玩。没毛病吧?


“不过…”


“怎么了?Brine。”


“哥,你今天怎么突然就来看我了?你不是有很多工作吗?这个点…”Herobrine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闹钟,“你现在不应该在专心致志,夜以继日的工作吗?”


Herobrine还专门把那两个成语语气加重了一下。表面看起来像是问候,其实更是讽刺。】


“真,没毛病。”由于Herobrine的回答太过闷骚,让Rain不禁感到怀疑人生。woc自己长这么大的时候在干什么?


别人五六岁大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和自己的异类交友;说话带有两层含义:分别是表层含义和深层含义。


才连毛都没长齐的年纪,就已经学会讥讽。Patrick看着屏幕上那张可爱,完全没有攻击性的脸,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Herobrine一波反客为主,把Notch原本的节奏打断了。


“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来看看你。”Notch故作镇定的回答。“真的吗?”Herobrine接着问。“真的。”


“那么哥,下次你来看我是什么时候?”Herobrine问Notch。Notch看着那双期待的眼睛,说:“一周后。”


“那你可以带我去图书馆吗?”


“为什么?”


“哥,你不是说多看书可以长知识吗?”


Notch看着自家弟弟这么懂事,非常的欣慰。但是他不知道的是Herobrine这么做是有目的的。】


“你真是去…长 知 识…的?”Dreadlord太了解Herobrine了,他不会去做一些没有用的事情。不管在什么时候。


Dreadlord在Herobrine五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和他混熟了。从另一个角度上去讲,Dreadlord见证了一个恶魔的成长。


【一周后,Notch如愿以偿的带着Herobrine来到图书馆。


图书管理员带着Herobrine去找他想要的书,Notch则是坐了下来,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书翻阅了起来。


“小朋友,你想要关于什么的书?”图书管理员弯下腰对Herobrine说。图书管理员是个小姐姐,她看着Herobrine的小脸蛋甚是喜欢。


“有没有关于神的书籍?”Herobrine问图书管理员。“当然有啊:Zeus(宙斯)万神之王,主管天空;Prometheus(普罗米修斯)被称为'先知者';智慧女神Athene(雅典娜)……”


“嗯…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位。”图书管理员对Herobrine继续说。“世人称他为'白眼恶魔 '。”


“好,我想要Apollo(太阳神阿波罗)和Athene。”Herobrine顿了顿,接着说:“我还想了解一下'白眼恶魔'。”


拿到书的Herobrine就近坐下,他像图书管理员要了三本书,是从头到尾他只翻开了一本名叫《白眼恶魔》的书。








QAQ

在ks直播时画的

天气拟人

是rain和snow


圈子很冷啊!还没饭吃!(只好自己做饭了)

在ks直播时画的

天气拟人

是rain和snow


圈子很冷啊!还没饭吃!(只好自己做饭了)

丫丫头

第13章

·实在是喜欢诺宝和老板·

·满足一下自己的小私心·

·完全自己脑子所想·

*第一次写这样的场景,都是假的

*若不喜欢,可不看


    都说别人是来上班,Rain却是吃喝睡。来酒吧这么久,除了待在这酒柜里,他什么地方都没去过,连个人都没见着。不是说Phayu和Safia不是人,只不过见来见去都是他们两个,而且更多是Phayu。

    Rain再次叹气,快要闷坏了。突然间,Rain脑子里有了一个想法。看东西是看不下去,那就不看了...

·实在是喜欢诺宝和老板·

·满足一下自己的小私心·

·完全自己脑子所想·

*第一次写这样的场景,都是假的

*若不喜欢,可不看


    都说别人是来上班,Rain却是吃喝睡。来酒吧这么久,除了待在这酒柜里,他什么地方都没去过,连个人都没见着。不是说Phayu和Safia不是人,只不过见来见去都是他们两个,而且更多是Phayu。

    Rain再次叹气,快要闷坏了。突然间,Rain脑子里有了一个想法。看东西是看不下去,那就不看了,直接动手好了。而Rain动手的意思是直接把每一瓶都开一点来试试看,反正都是给人喝的,自己喝点没什么大不了的。

    有了这个绝妙的想法,Rain直接开启喝酒模式。每一瓶都倒了一点出来品尝,有些是苦,有些带甜,还有些是加了水果味的。除了有苦味之外的,Rain都喜欢所以喝多了几口。

    但是,他忘了自己不是千杯不醉的,而且还喝了已经有十种不同的。此刻的Rain已经是微红的脸,眼神里还有点迷迷糊糊的,连行动都有点缓慢。现在的Rain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闯祸了。

    店里刚刚关店没多久,Phayu就想起酒柜里的小老虎,心想着待在那里那么久了也不见人走出来就打算煮点吃的拿进去给他。思来想去Phayu弄了一碗简单的炒饭给他,分量不多当做是宵夜。

    Phayu敲了敲门也不见小老虎的回应就直接推门而入。入眼的场景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酒都被拿出来而且有几瓶还开着没盖上,原本的位置都被换过了。而做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一边站着一边抱着怀里的酒瓶在喝。

    “你这是在做什么!”

    醉了的Rain被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就看到Phayu但却是双重的而且很模糊。他感觉自己出现幻觉了。

    “额,怎么有两个Phayu哥啊?”

    Rain左右晃动的走到Phayu面前,直接双手去触碰。而本该在Rain怀里的酒就这样差点掉在地上报销了,还好Phayu手眼快接住。

    “额,我怎么碰不到啊,这难道是Phayu哥的灵魂吗?就像剧里说的那种灵魂出窍!”

    Phayu听着他说的醉话已经是很明显Rain是不清醒的。灵魂出窍?Rain这是在哪儿看的剧而且看的都是什么剧。

    “你醉了,去后面睡觉。”

    “我没醉!Phayu哥怎么可以说我醉了!我都没有。”

    Phayu不回他但只是看着Rain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着自己不醉。都说喝醉酒的人都会说自己没醉,看来是真的。而且看来Rain不止喝醉后胡言乱语,还喜欢动手动脚的。

    “Phayu哥,我怎么还是摸不到你啊。”

    肯定是摸不到的,毕竟Rain向前一步,Phayu就向后一步。这两个人现在就跟玩游戏一样,你进我退。当然,这只是因为Phayu想看Rain不开心的样子,不能只有自己在这里对着一个醉鬼生闷气。

    突然,Rain直接跑向前撞上Phayu的怀里。还好Phayu站稳了不然这冲击力倒地上,自己的背后肯定会酸痛的很。这也因此让Rain得逞摸到了Phayu,直接伸手去摸他的脸。

    “Phayu哥的脸好软哦。”

    Rain一边摸着Phayu的脸,一直在那里小声的不知道在说什么。Phayu无从入手,都不知道应该怎样阻止小老虎不继续摸自己。

    然而,就在Phayu打算推开Rain的时候,Rain扯了他的衣服让他向前,两个人的嘴唇预料之中的碰上了。更准确的说其实是撞上,毕竟Rain力度不少,Phayu也没料到他会突然扯自己的衣服。

    “Phayu哥的嘴唇怎么冷冰冰的啊。”

    Rain嘟着嘴像是在诉说自己的不满。Phayu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不过听到小老虎这样说,脑子有了一个坏坏的想法。但是嘛,还是先带他去后面的房间不让等会儿可不知道会不会把这里的东西都要报销。

    Phayu拉着Rain的手走去房间,然后关上门。关门的那一刻,Rain把Phayu推向墙上来了个壁咚,而Phayu是真没跟上他的节奏。明明一直以来自己都是做掌控的那个,怎么到了这里他变成了被控制的,这很没面子的。不过看到眼前是个醉了的小老虎,只能认命。

    现在是时候实战一下自己的想法。

    “Rain刚刚是不是说我的嘴唇很冷?”

    “嗯嗯是啊,Phayu哥的嘴唇好冷哦,不喜欢。”

    Phayu轻笑的听着Rain的回答还有他的反应,的确从他表情就看得出他的不满。

    “Rain不喜欢的话,要不要把它变成喜欢的?”

    Rain歪着脑袋不懂他的意思。双眼直勾勾的看着Phayu但就是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变成喜欢的?什么意思?”

    “Rain说不喜欢冷的,那如果是暖的呢?”

    Rain低头在那里思考了一会儿,Phayu也不着急的慢慢等他。随后,Rain抬头然后点点头。

    “暖暖的,很舒服,我喜欢。”

    “那Rain要不要帮我把它变暖一点?”

    “怎样变暖啊?”

    “像这样。”

    然后Phayu不等Rain反应就再次贴上了他的嘴唇。潜意识还是知道现在的小老虎是喝醉了所以并没有做的太过分。Phayu只是轻慢的像是在细品Rain的嘴唇,时而轻咬,时而吸吮,把怀里的宝贝好好的品尝一番。

    Rain因为醉酒的关系,身体本来就不受控制又没有力气,现在被Phayu弄的更是双腿无力直接倒进了他怀里。

    Phayu感受到Rain的变化,一手抱住他的腰,另一只手继续抬起他的头让自己继续细品。就在他想进一步去触碰Rain的时候,Rain推开了他。

    “Phayu哥,不能这样碰我的。”

    听到Rain的话,Phayu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了,居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怎么就被小老虎牵着鼻子走,只能说是他太美味了。

    “Rain不喜欢?”

    “不是,只是朋友们都说的,这样的只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做,不能随便的跟其他人这样。”

    就在Phayu以为Rain是清醒了,他歪着脑袋懵懂的眼神看自己就足以证明他还是醉酒的状态。

    “那Rain不喜欢我吗?”

    “怎么会,Phayu哥那么好人,让我来上班,又对我好,给我煮饭,我怎么会不喜欢Phayu哥。”

    “但Rain不是说只能和喜欢的人这样吗?”

    “Phayu哥又不喜欢我。”

    说完,Rain还嘟起嘴,表情也是委屈的很,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看着Rain的表情,Phayu的心就像是被人撩完又无处发泄一样痒痒的。

    “Rain怎么就知道我不喜欢你呢?”

    “因为Phayu哥总是要我背这个背那个像背书一样麻烦。”

    Phayu没想到会因为这个原因被小老虎怨恨着,看来他是真的背不了。

    “那Rain为什么会喝酒呢?”

    “因为我背不了啊,就打算尝尝看这些酒能不能分得出它们的区别。”

    这个回答也是只有Rain做的出,Phayu也只能无奈的笑笑。虽然感觉心在流血,但看来也不是件坏事。

    “那Rain现在知道了它们的区别吗?”

    Rain委屈的摇摇头,像是个做错事将被遗弃的小孩一样。Phayu见状也不忍说他,毕竟他也是看到小老虎的努力,只不过不成功而已。

    “没事的,Rain分不出那就分不出,我帮你好不好?”

    Rain瞬间开心起来,猛的点头就怕Phayu突然反口或者不答应。Phayu失笑的看着他。

    “可Rain现在是醉酒状态,清醒的时候也会记住吗?“

    “都说了我没有醉!而且我肯定记得,况且Phayu哥不会骗人的,不怕。”

    要不是知道,Phayu真的要再三怀疑Rain清醒了没有。

    “Rain要不要继续刚才的?”

    “继续什么?不要,Phayu哥都说我醉了,什么都不要。我要睡觉”

    这还真的是失策了,用这个理由,Phayu也是无奈了。自己说的话没法反驳。

    “好好好,那就去睡觉,乖乖的睡觉不然明天会不舒服。”

    Rain点点头,然后自个走去床上躺下睡觉。前后不到一秒的时间,Phayu就听到Rain轻微的呼吸声就知道他熟睡了。

    Phayu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怎样,但他很确定他喜欢小老虎喝醉酒的状态。

    “是你招惹我的。”

    

冥醬呱呱
去B站打 [炫冥]就有流猩雨陪...

去B站打 [炫冥]就有流猩雨陪你一起夸鬆

去B站打 [炫冥]就有流猩雨陪你一起夸鬆

只看艺眼
的雕塑作品“Rain”,表面有着明显的痕迹和线条,却充满力量
的雕塑作品“Rain”,表面有着明显的痕迹和线条,却充满力量
丫丫头

第12章

·实在是喜欢诺宝和老板·

·满足一下自己的小私心·

·完全自己脑子所想·

*第一次写这样的场景,都是假的

*若不喜欢,可不看 


    “准备好考试了吗?”

    Rain很想回答没有。这几天,他几乎可以说是闷在这酒柜里了,吃喝睡基本都在这儿,已经是很多天都不回家了。可他脑子就是记不住这么多信息,就连五种都记不住。

    Phayu看着Rain的表情变化已经知道答案。他也...

·实在是喜欢诺宝和老板·

·满足一下自己的小私心·

·完全自己脑子所想·

*第一次写这样的场景,都是假的

*若不喜欢,可不看 


    “准备好考试了吗?”

    Rain很想回答没有。这几天,他几乎可以说是闷在这酒柜里了,吃喝睡基本都在这儿,已经是很多天都不回家了。可他脑子就是记不住这么多信息,就连五种都记不住。

    Phayu看着Rain的表情变化已经知道答案。他也没想到这小老虎认真起来就什么也听不进去。他到现在还记得小老虎跑来跟他说他要睡在酒吧里,这样可以省时间也能让他更熟悉环境。

    “Phayu哥,你会怎样考我啊?”

    “抽查,我会挑几种不同的酒,问名字,年份。你还要在这里准确找到它们的位置。”

    “如果我说错了或者选错了呢?”

    “那你就继续呆在这里,直到你能过关。”

    Rain觉得可以试试看,反正如果过关当然是最好的,不过关嘛想着也是不错。这里包吃包住而且也方便让他好好地了解这些酒。现在的Rain只想着如何能过关,反而忘了他真正的工作。

    “好的,我准备好了,开始吧Phayu哥。”

    Phayu拿起文件夹,从中挑选了五张不同照片,给Rain看了然后就让他去找,自己坐着在旁边等他。其实他选的都是很简单,之前通过监控看到Rain对这五种都是比较深刻的。他也不是真的想刁难这小老虎。只是,他还是低估了Rain的脑子。

        Rain看完照片转身就去找,但那只是做给Phayu看的。为什么是做给他看?很简单,Rain压根就不知道那五张照片是什么东西来的。

    一个小时都过去了,Phayu见Rain还是没找完觉得有点问题了。这小老虎不应该很清楚的吗,怎么连一瓶都还没找出来。思来想去,还是问问看怎么回事。 

    “Rain,你还没找完吗?”

    Rain听着声音都有点心虚了。真的不怪他,他看着这些酒就觉得全部都是一样的,根本没有不同,况且照片中的他是真没找着。

    “没有。”

    “你把先找到的都拿来。”

    Rain看着怀里拿着的,还是硬着头皮走去找Phayu。心里想着应该至少能蒙对一个吧,可惜Rain终究是那个小笨蛋。还没开口,Rain就已经知道他没过关了因为Phayu的表情已说明一切,导致他不敢开口了。

    安静的气氛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一个在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另一个则是害怕自己被骂准备好接受惩罚。

    过了十分钟,Phayu才开口。

    “Rain,你真的有好好看这个文件夹的东西吗?”

    “我就是记不住嘛。”

    Rain这话说的极为小声,因为没底气而且心虚得很。他其实也不是没认真看,只不过当他看到这些密密麻麻的字他就头晕。看照片不是不成,但他就只看就得外观,没仔细看它们的区别。

    Phayu叹了口气,大脑只有一个想法:心好累。

    “你今天吃饭了没。”

    Rain听着问题不一样了有点跟不上,不过肚子很诚实的帮他回答了。现在都傍晚了,紧张了一天的考试,Rain当然还没吃饭。

    Phayu之所以问是因为酒吧快要开店了,两个人先去吃饭然后再跟小老虎谈谈他的事。现在还是先缓缓好,不然不知道谁逼疯谁。

    “先吃饭,你的事儿再说。”

    Rain乖乖的点头,不敢出声。

    两个人走到厨房里,Phayu让Rain呆着不动,自己去煮点东西给大家吃。看小老虎就知道他没有自己动手煮过饭,还是不叫他帮忙了,不然越帮越忙。

    幸好Phayu是没叫因为他想的完全正确,Rain是厨房杀手,见一个炸一个。以前在孤儿院就试过,以至于院长有了一次经历之后可再也不敢叫他去煮饭了。

    Rain坐着等也不是闲着的。他刚才顺手拿着文件夹出来,在等的时候一直在那里看。就可惜他是真的看不进去,看一次忘一次。他自己都要怀疑是不是真的脑子不正常。

    Phayu拿着食物出来就看到一个很用功的小老虎,只不过是记不住东西的。

    “别看了,先吃饭。”

    Phayu弄了两碗面,加了个鸡蛋还有一些调味料的。只是一碗很普通的面,但Rain吃着就觉得是他吃过最好吃的食物了。当然,前提是如果Rain不是饿了一天的肚子,他就不会这样觉得了。

    平时吃个饭也要十分钟,可Rain是真的太饿以至于他只用了三分钟就吃完,几乎是没嚼就吞下去。

    “吃那么快干嘛,又没人跟你抢。”

    “我只是太饿了。”

    Phayu见状也罢了,反正小老虎捧场都吃完也是可以的。

    “说说吧,怎么一样都没拿对。”

    “我是真的有认真看的,只不过太多字看到我眼花,我记不住。”

    “照片没看吗?”

    “看了,但看不出区别。”

    所以小老虎是怎样都背不住吗?

    “你在我这里工作,你记不住,你觉得像话吗?”

    “可我就是记不住嘛。”

    Phayu拿过文件夹,随意翻开了一页然后拉过Rain对着他说那些字。说完之后让Rain重复一遍。本来Phayu还担心Rain可能同样什么都记不住,结果Rain直接把所有刚刚说的话都背出来了,一字不差。

    Phayu用着很怀疑的眼神和语气对着Rain。

    “你真的记不住吗,我看你现在不就背出来了吗。”

    Rain本来也没发现结果被Phayu这样一说还真的是。明明之前看多少遍都记不住,现在Phayu就说了一次,他居然可以一字不落的重复一遍。

    Rain在心里开着小派对,Phayu则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

    他随机又打开一页,先是让Rain自己看看然后再叫他背出来。果不其然,Rain就连一个字也说不出,什么都没记住。Phayu再次打开那一页,对着Rain完整的说一遍,再叫他背出来。Rain又一次一字不差的背出来。

    Rain感觉自己找到技巧了,他觉得只要Phayu对着他说他就一定能记住了,这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吗。

    “Phayu哥....”

    话还没说完就被Phayu打断了,因为他已经知道小老虎想说的是什么了。

    “我没有时间一个个读出来给你,你自己想办法记住。”

    说完也不管Rain想什么自己就起身离开。

    Rain只能认命拿着文件夹再次回到酒柜里。他知道,给他十年时间他也不一定都能记得住,他真的能坚持住吗?

    突然,Rain的电话响了起来。Rain拿起一看,是一个写着外卖员的来电。Rain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存了这个电话号码的就没接。只不过又响起第二次的时候,Rain接了。

    【喂,你好,哪位】

    【你是消失到哪里去了!】

    Rain听着电话里的咆嚎声,一时间也没想起来。不过很快还是意识到来电人是谁了。此刻,他很想揍自己一顿。

    【Khan哥。】

    【哟,不是不知道我是谁吗。】

    【不是不是,我只是在忙其他事,暂时忘了跟你报备一声。】

    【忙什么,我们不是让你混进那家酒吧的吗,到现在还没做到吗?】

    【我现在就是在酒吧里啊,这里的调酒师让我背熟这里的资料,我这一周都几乎是住在这里了。】

    电话那头的沉默让Rain捉摸不清Khan哥到底是什么表情或者接下来会说什么。

    【行了,你混进去就可以了。自己注意安全。】

    【我知道啦,放心Khan哥,我保证绝对可以挖出那位画主的所有信息。】

    【别大意。就这样。】

    被挂断了电话的Rain不喜欢被人看不起,而且很明显Khan哥是不相信自己。照这个程度,Rain只能加把劲让自己好好的完成Phayu给的任务然后尝试着在他身上套话。这样想着,Rain就有动力马上又开工了。

    此时,站在门外的人本来是要进去的,可终究还是止住了。

    “你的上司叫Khan是吗。”

两只阿飘

CP时光

Dreadlord✘Herobrine

[图片]

Naeus:Dreadlord的名字

Him:Herobrine名字的缩写


Ceris✘Herobrine

[图片]


Entity 303✘Herobrine

[图片]


Rain✘Herobrine

[图片]


异界之耀系列正在更新中…………

Dreadlord✘Herobrine

Naeus:Dreadlord的名字

Him:Herobrine名字的缩写


Ceris✘Herobrine


Entity 303✘Herobrine


Rain✘Herobrine








异界之耀系列正在更新中…………

冥醬呱呱
⚠️有私心卓民和真民,但不明顯...

⚠️有私心卓民和真民,但不明顯⚠️

要看手書的直接去留言那複製到B站就行


因為是畫爽的,所以很潦草🤣但還是花時間去找教授說過的話,邊找邊心疼⋯⋯

接下來是畫這手書的碎碎念,請斟酌觀看:


畫這個的原因是發現有人罵英民,總是要他體諒勝卓或是別人,但將心比心想想,當是你遇到這件事情你還能冷靜嗎?看到英民哭了就說什麼「哭什麼?」

??嗯???你要不要聽聽看你現在在說什麼?我真的是,各種氣氣氣氣氣⋯⋯而且好多時候都是在教授兇勝卓的時候去罵英民

?馬的什麼意思,有時候真的覺得這些人要不要站在英民的角度去看,我們當然都懂勝卓的心意、好意,因為他不想讓兩方有遺憾,我也覺得這孩子很為人......

⚠️有私心卓民和真民,但不明顯⚠️

要看手書的直接去留言那複製到B站就行


因為是畫爽的,所以很潦草🤣但還是花時間去找教授說過的話,邊找邊心疼⋯⋯

接下來是畫這手書的碎碎念,請斟酌觀看:



畫這個的原因是發現有人罵英民,總是要他體諒勝卓或是別人,但將心比心想想,當是你遇到這件事情你還能冷靜嗎?看到英民哭了就說什麼「哭什麼?」

??嗯???你要不要聽聽看你現在在說什麼?我真的是,各種氣氣氣氣氣⋯⋯而且好多時候都是在教授兇勝卓的時候去罵英民

?馬的什麼意思,有時候真的覺得這些人要不要站在英民的角度去看,我們當然都懂勝卓的心意、好意,因為他不想讓兩方有遺憾,我也覺得這孩子很為人著想。當大家在誇勝卓懂事的時候,卻沒有人去理解英民,為什麼他會生氣?因為他太愛那個人,他害怕他真的離開了,要是他真的離開了那世真怎麼辦?我就問到你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你還可以心平氣和的說「真有你的!!」「謝謝你說出來!」你真的說得出口嗎?而且英民為什麼會高傲、傲慢的樣子,他沒有家人,他最愛的那人突然消失離開他,他甚至在當實習生的時候被前輩們欺負,他一步一腳印的爬起來成為大家口中的[天才醫生],結果還被一堆人罵???真的太扯。


[醫生不是神]


醫生當然不是神,英民更不是,但他在這個時候卻還是借用勝卓的身體救人不是嗎?因為他是[醫生]。他也會生氣,也會傷心,也會笑,他其實很喜歡笑吧?他是個大人了,但他內心還是個長不大,卻被迫長大的孩子啊。


講這些我只是想說,往別人的角度想想吧,要是我是英民的話,可能會崩潰到直接魂飛魄散也說不定。

宮保雞丁

一群小可爱

  而chay则跟哥哥说了他喜欢三少可是三少拒绝了他,他能感觉的到三少其实也是喜欢自己的,但是自己被拒绝了有点难过,所以准备和朋友去散散心,等回来之后就要展开攻势让三少追自己了,到时候需要哥哥帮忙。

  chay去找了朋友(是在酒吧差点被喂白粉被三少拉出来之后不欢而散,chay迷迷糊糊走到另一家酒吧遇到的朋友,这里的酒吧设定是甜心派里面kuea驻场的酒吧😁认识的朋友也是一大帮人包括但不限于甜心派😉)吐槽自己的恋情,还说明明拒绝了自己,自己都已经拉黑了他,结果还换了号加自己还送了一首表白歌给自己。

  Diao:嗯。。。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才拒绝你的?听你讲的我感觉他也挺喜欢你的�...

  而chay则跟哥哥说了他喜欢三少可是三少拒绝了他,他能感觉的到三少其实也是喜欢自己的,但是自己被拒绝了有点难过,所以准备和朋友去散散心,等回来之后就要展开攻势让三少追自己了,到时候需要哥哥帮忙。

  chay去找了朋友(是在酒吧差点被喂白粉被三少拉出来之后不欢而散,chay迷迷糊糊走到另一家酒吧遇到的朋友,这里的酒吧设定是甜心派里面kuea驻场的酒吧😁认识的朋友也是一大帮人包括但不限于甜心派😉)吐槽自己的恋情,还说明明拒绝了自己,自己都已经拉黑了他,结果还换了号加自己还送了一首表白歌给自己。

  Diao:嗯。。。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才拒绝你的?听你讲的我感觉他也挺喜欢你的🤨

  Rian(这里的Rian是属于有点小机灵的可可爱爱的一个男孩,(发型是微长还有一丝卷的一个发型,剧里的发型真的丑😂怨念)不会像剧里那么纯纯的进lg的坑,会不着痕迹钓的那种,两个人互撩😁阿伟死了!!!):🤔或者说他单方面有了什么误会但是你不知道。

  chay🤔

  sky:(被甜心派酒吧老板Jay的对象救了,把那个gun送进橘子了,从橘子出来后被Jay搞掉了,因为看他小孩非常讨厌这个人,总之不会再看到这个人,所以sky没有受苦,而且还因为差点被骗去学了防身术,而且是一只芝麻汤圆呢!)要不你试探试探😏?

  kuea(刚表演完从后台绕了一下来到卡座):试探谁?

  Dorn(Jay对象):哦~是chay喜欢的人啦~

  Kuea:豁哦~是谁啊~表白了吗?😉

  sky:表白了,被拒绝了,但是chay感觉他也是喜欢他的,所以我让chay试探试探😏

  Dorn:你在想坏主意😏chay可是还没18呢😌

  chay:马上就18了😶(小声bb)

  小伙伴们:哦~

  chay:你们干嘛!Ծ‸Ծ

  小伙伴们:🤣

  

塔莱(光遇扩列看主页啦)

【allhim】起源回溯『42』

此文为塔莱(我)家的Herobrine设定以及Minecraft世界观(又称同人动画世界观杂糅改编?)


失忆的Herobrine,在和Fredi一行人的故事最后并没有找到自己的记忆,暂时和Fredi住在一起,直到Herobrine与伙伴们来到大海另一边的遥远的大陆上,属于他的往事被不断回溯


此篇涉及Fredisaal熊孩子传奇Rainimator,略有改编√


以及我本人不考虑Herobrine和同人动画作者自设组CP(除非你们想看🌚🌝)


大家也可以提一提想看的CP(有些可能目前还没有出现,有些可能我没有想过)


以下,enjoy↓


  


—————......

此文为塔莱(我)家的Herobrine设定以及Minecraft世界观(又称同人动画世界观杂糅改编?)


失忆的Herobrine,在和Fredi一行人的故事最后并没有找到自己的记忆,暂时和Fredi住在一起,直到Herobrine与伙伴们来到大海另一边的遥远的大陆上,属于他的往事被不断回溯


此篇涉及Fredisaal熊孩子传奇Rainimator,略有改编√


以及我本人不考虑Herobrine和同人动画作者自设组CP(除非你们想看🌚🌝)


大家也可以提一提想看的CP(有些可能目前还没有出现,有些可能我没有想过)


以下,enjoy↓


  


————————

  “我明明……是想救人……”

  Herobrine站在人群中间,怔怔地盯着手上的血,耳边充斥着周围人的议论,和刚刚失去了孩子的母亲痛苦而愤懑的嘶声咒骂。

  “你这个恶魔!你为什么要杀害我的孩子?!你还我孩子!!”

  母亲的眼睛通红,紧紧抱着那具小小的尸体的手随着身子颤抖着。

  “你看他,祸害完那边,又来我们主城作乱。”

  “这次居然直接动手杀人了,啧啧啧……”

  “为什么首领让他们搬来我们这?我们不同意!”

  “滚开!不要接近我们!”

  骂声一片。

  Fredi无措地环顾四周。他像往日那样挡在Herobrine面前,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没办法让他们冷静。除了一直重复那句“都冷静一下”,他什么也做不了。

  “Hero——Him,”Fredi扭头,刚开口又及时改口道,一副又焦虑又想安慰眼前人的样子,“之前发生了什么?你能说一说吗?”说着轻轻搭上Herobrine的肩膀,“你别怕啊,我们相信你不会做这种事的,你只管说出来……”

  Herobrine这才抬眼盯着他,余光瞄到站在旁边的其他人:Joe,Sam,Laura,Jinx,还有传递着让自己窒息的话语的人。

  Herobrine紧闭双眼,努力深呼吸让自己镇定一点,但开口依旧沾染着微微的颤音:

  “我只是路过这……”

  他咽了咽口水。

  “这里很安静,所以我能听到那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他看向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建筑。

  “我感觉不对劲……这个女孩,她当时就在门口……”

  Herobrine说着看向尸体,却与愤怒的母亲对上了眼。Herobrine一怔,继续说。

  “爆炸的一瞬间我冲过去想把她推开,但是已经晚了……”

  “你胡说!!”忍无可忍的母亲突然叫喊着,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如果你真的想救人,为什么我的女儿死了,你还好好的站在这?!你说谎!!”

  母亲的话语带动了在场所有人,一个个高声责问,嚷嚷着要他们滚出去。

  看到朋友们被推出去,变成这场祸事的舆论中心,Herobrine立刻挡在他们前面道:“这跟他们无关!”

  “他们跟你可是一伙的!凭什么不让我们说?!”一个男人指着Herobrine,理直气壮地说。

  Herobrine顿时气上头来,忍不住紧握双拳想要上去武力解决。没想到那个人一看他这个样子,顿时瞪大眼睛嚷道:“你们看!他要对我动手了!他打算杀了我!”

  与此同时,Fredi也拦在Herobrine面前,好生劝说:“嘿,嘿,不要冲动!”

  就在一片混乱之际,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个震慑十足的女音:“都安静!”

  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Ceris走出人群,看着地上死去的少女。母亲见到她和身后的Rain,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不顾形象地爬过去双手合十祈求道:“末影女王,驯龙师,你们一定要替我做主啊!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害死了我的女儿!”

  人们又一阵接一阵的附和。

  Rain与Ceris对视一眼,决定先把闲杂人支走,便说道:“这件事交给我们调查,在此期间,谁都不要再多嘴,我们会还各位一个公道!”

  人们不情不愿地磨蹭着,但最后总归是走得一干二净。

  派了士兵给女孩安顿后事,母亲被搀扶着离开,Fredi他们也被告知在客栈的房间内等待。

  现在只有他们三个了。

  Rain和Ceris承认这是他们第一次见Herobrine这个模样。灰头土脸,茫然无措,静静地站着像个破败的雕塑,在风中摇摇欲坠。

  没有人说话。Herobrine像与世隔绝了一样望着那个女孩躺过的地方发呆。

  奇怪的是,他一改之前的模样,神情平静得可怕。

  Rain这时想到不久前Azura的话:我们并不能确定现在的Herobrine是不是从前的Herobrine。

  『为什么他这么快就恢复情绪了?』Rain奇怪地看着他,『难道他是故意为之?』

  可是Rain无论如何都不敢确定。

  而Ceris望着Herobrine的眼睛,专注地捕捉一切细微变化。

  之后,Herobrine在城堡内接受了秘密审讯。

  “我听到的声音从那个被炸毁的房子传出来。爆炸前的那一段像导火线被点燃后发出的声音。”

  “你的意思是,是有人用了炸药?”审讯人试着套话。

  “……我不知道。”Herobrine沉默一会儿,别过头道。

  “那你怎么确定是那是导火线被点燃的声音呢?”审讯人立刻逼问道,“而且,你没有进入那里,这么远的声音你是怎么听见的?”

  Herobrine愣了愣,说:“我确实能听见,但必须周围环境很安静才行。至于那种声音……我以前在我的朋友身边听过很多次。”

  审讯人半眯起眼,在记录本上写了几笔,又说:“那你的朋友……”

  “他们没有问题!”

  Herobrine忽然抬高音量,不自觉地凑上前,那副严肃的模样把审讯人吓了一跳:“有没有问题,我们自会查明白!”

  “你是觉得这件事是他们干的?”Herobrine立刻起身皱起眉头,正当他要理论时,门口传来了Ceris的声音:“你不用继续审讯了,后面让我来吧。”

  这句话是对审讯人说的。审讯人赶紧凑上前,把记录本上的内容交给Ceris,还耳语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他走之前偷偷瞄了一眼Herobrine,虽是一瞬间的事,但Herobrine还是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恐惧和厌恶。

  Ceris慢条斯理地坐下,见Herobrine依旧站在那,便说:“坐吧。”

  “……”

  “傍晚的时候为什么出门?”

  Herobrine坐下后,回答道:“找麻烦。”

  Ceris闻言,蹙眉道:“为你的间谍计划找推力吗?自己去找麻烦撞枪口?”

  “是。”

  “所以你是随便闲逛到那里的?”

  “是。”

  Ceris写上几笔。

  “你的计划,有告诉你的朋友们吗?”

  “……没有。”Herobrine撑了撑椅子,向后坐了坐。

  “你怎么做个计划都不跟身边人说说。”Ceris忍不住吐槽道。沉默一会儿,Ceris又起身说,“行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还有你的计划——我看还是再推迟几天吧。”

  Herobrine刚起身就听见Ceris这样说,有些惊疑:“你相信我?”

  Ceris注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反问:“怎么不信呢?”转身朝门口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补充道:“你如果现在出城,会给你我都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说着拍了拍记事本,便消失在Herobrine的视线中了。

  Herobrine回忆着Ceris的建议,慢慢握紧了拳。


  

  “小男孩回来咯。”

  Herobrine一进Joe与Sam的客舍门就听见Jinx的声音。奇怪的是,今天她没有用那种古怪的音调说话。

  “没事吧Herobrine?”Fredi小跑上来扫视Herobrine一身,“他们有没有针对你?”

  “没事。”

  『那个人差点针对你们了。』

  Herobrine淡淡道。

  “我算是看明白了,那个陷害Herobrine的人又出现了!而且就看准Herobrine出门的时候作怪!”Laura愤懑不平地说。

  Sam说:“要不要以后让Joe跟着你?他好歹也是只有超能力的鸡。”

  Joe附和道:“对啊,万一又遇上那个冒牌货搞鬼,我还能给你做不在场证明呢。”

  Sam一听,拆台道:“谢谢你,但我觉得他们已经不相信我们任何人了。”

  “嘿,让我跟的人是你,拆我台的也是你!”

  “无所谓,你鸡哥会出手。”Sam郑重其事地拍了拍Joe的肩膀,冲Herobrine点点头。

  要是换成以前,Herobrine还会笑一笑,但他现在也笑不出来了,怔怔地看着他俩。

  “嘿,他会镭射眼,你忘了吗?关键时刻还能保护你呢!”Sam企图说服Herobrine,“对不对?厉不厉害你鸡哥?”

  Herobrine欲言又止,尴尬地盯着Sam几秒后,摇摇头进房间了。

  Fredi见状,对Sam和Joe严肃地摇摇头,跟着Herobrine进了房间。

  Laura和Jinx相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离开了。

  独留Sam和Joe待在原地。

  “看来你鸡哥不厉害……”

  “滚啊兔子。”

  Fredi带上门,转身就对Herobrine说:“你别生他俩的气,他们只是想帮你疏解一下心情……虽然可能效果不是特别好……”

  “我知道的。”Herobrine摇摇头。回想起Ceris对自己那一句吐槽,还有这段时日对朋友们各种隐瞒自己的身份、遭遇和真实感受……

  不想让朋友们担心自己,不敢想象看到他们发现自己的身份后那种疏离的眼神。他试着听取朋友们的建议,努力约束自己的行动,不惹是生非,但似乎总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拉扯,推着他走在看不清的路上,不知什么时候会被突然绊倒,或者掉下深不见底悬崖,被迫去面对一堆大大小小的事,结果反而越陷越深,还害得身边的人一起遭殃。

  『那么,如果一开始就把一切交代清楚,事情会往什么方向发展?他们还会无条件地帮助我吗?或者,根本不会再亲近我?』

  Herobrine坐在床上,低垂着头,手指抠挖着床沿。

  夜晚睡觉时,Herobrine根本睡不着。他看了眼床上熟睡的Fredi,轻叹一声,悄悄下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一角,望着外面的夜景。

  明天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忽然,Herobrine发现空旷的街上出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Herobrine立马警觉地半眯起眼睛,盯着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他在四处张望,然后悄悄逼近客栈旁边的一个店外,接着手中竟在Herobrine眼皮子底下凭空出现了一颗红色的炸药!

  没错,是凭空出现的!

  Herobrine顿时凌乱了。

  『这家伙谁啊?!等等,穿着黑斗篷……难不成是那个冒充我的人?他想栽赃我半夜出来搞破坏?』

  Herobrine感到不对劲。眼看那颗炸药即将被点燃,Herobrine咬咬牙,翻窗跃了出去。

  没想到,那个人立马注意到了Herobrine,赶紧收起差点引爆的炸药,快步逃跑。

  Herobrine见状顿时来了气。『他妈的冒充我栽赃我玩的挺6是吧?!我今天必须抓住你丫的!』

  于是赌气的Herobrine硬是追着他进行了一场无声的长跑追逐赛。

  直到双方先后翻墙跑到城门外,黑衣人在树林里消失得无影无踪后,Herobrine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

  惊愕之余,Herobrine对那位冒充自己的人产生了极大的疑惑。

  『到底是什么能假冒自己,还能随时随地出现,连炸药都能凭空变出来,甚至还能翻上那么高的墙?

  『……难道是外挂?』

  Herobrine正当胡思乱想时,又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立刻屏息凝神,慢慢朝声源的方向走去。

  那个声音像是有人往某个方向走去,越走越远,Herobrine紧紧跟着,不让声音消失在耳边。

  “沙沙沙……”

  “沙沙沙……”

  “……”

  “窸窸窣窣——”

  忽然,本来轻微的声音变大,原本是走路的频率此刻像是奔跑起来,一下一下踩在草地上发出踏踏声。

  Herobrine一惊,抬脚就要追上去——

  “又在深更半夜偷跑出来,你这习惯已经改不掉了吗?”

  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Herobrine瞬间转身后退几步靠在树上抬臂作防备措施,可……

  看到眼前那个抱臂侧靠在树干上穿着暗紫色长袍的满脸笑意的骷髅,Herobrine顿时露出怀疑人生的表情。

  “Naeus?!”

  『为什么他会在这?!』

  事情变得越来越魔幻了呢。

丫丫头

第11章

·实在是喜欢诺宝和老板·

·满足一下自己的小私心·

·完全自己脑子所想·

*第一次写这样的场景,都是假的

*若不喜欢,可不看 


    “你走吧。”

    Rain不解的看着Phayu,像是没听懂Phayu的意思或者说他是真的不知道Phayu的意思。或许是因为后悔了,Phayu并不想Rain在这里上班。可惜这是Rain,头脑可没有那么聪明。

    “走去哪儿?”...


·实在是喜欢诺宝和老板·

·满足一下自己的小私心·

·完全自己脑子所想·

*第一次写这样的场景,都是假的

*若不喜欢,可不看 


    “你走吧。”

    Rain不解的看着Phayu,像是没听懂Phayu的意思或者说他是真的不知道Phayu的意思。或许是因为后悔了,Phayu并不想Rain在这里上班。可惜这是Rain,头脑可没有那么聪明。

    “走去哪儿?”

    Phayu很怀疑Rain到底是怎样考上警校还毕业了的。就这头脑还能被选中做卧底,警校就真的没人了吗。

    “就是让你走的意思。”

    “你都没告诉我走去哪儿。”

    “跟我来吧。”

    Phayu到底还是心软了,自己叫人来的也就别再赶人走了。况且就这智商,与其让别人给欺骗拐跑了,还不如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看着。

    “凶什么凶。”

    Rain把声音压低的说想着Phayu会听不到。明明就是他叫自己来这里上班,又没告诉他走去哪儿,他当然重复反问了。天真的Rain还以为Phayu是因为被问烦了才这样的态度。

    Phayu虽走在前面但还是把Rain的话听进去了。小老虎态度还可以,但脾气是真不行,看来自己要好好调教一番了。他带着Rain走到店里的后面,也就是寄放酒品的位置。

    Rain刚走进去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惊到了。先不说这里空间大,看着放在这里的酒品就知道每一瓶都是天价的价格,绝对不是自己能赔的。他是不懂酒,但他知道这家店的饮料都不便宜,更别说是放在这里的酒品了。

    “Phayu哥,你带我来这里是做什么?”

    Phayu给Rain抵了一个黑色的文件夹。Rain刚接过来就感受到它的重量,不用猜也知道这个文件夹里有过百张纸。

    “这里有所有酒品的名字还有特征,你要看完而且要准确找到每瓶酒。最重要,你要记得住,我会考你的。”

    Rain听完只觉得是时候让他崩溃了。且不说这里的酒有多少,就刚才这文件夹自己都能感受到它有多重,这让他看到什么时候。还要考他,他能记得住十种就已经是很好的了。

    “什么时候考我?”

    “没有固定时间,我想什么时候考就什么时候考。”

    Phayu看着Rain痛哭无泪的表情瞬间觉得心情好了不少。看来欺负他是个不错的习惯,以后也有大把时间慢慢折磨他。

    “当然,我会给你一个星期,哦不对五天时间看完,然后下周会开始时不时抽查。”

    五天???

    不是一个星期吗,明明都说出口了,为什么突然又改口了。

    “能不能时间长点?”

    “五天够的了,我之前两天就看完了。”

    没办法,Rain只能把这个答案吃进肚子,不过没忘记在心里埋怨Phayu的话。

    Phayu看着Rain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服但又不敢反驳。至少这五天里,这小老虎不会在不懂规矩的情况下给自己惹麻烦。

    “你这几天就待在这里好好看书,没我的允许哪儿也不许去。”

    就这样,Rain认命的留在这酒柜里,Phayu则离开走去了办公室。他感觉这人活腻了,该给他点教训。

    门刚打开,不等Phayu开口,Saifa就抢先说话,乖乖的道歉。他很清楚Phayu来这里干嘛,而为了让自己不挨揍,当然要先好好认错再说。

    “我的好哥哥,你知道的,在我们酒吧没有人比你更熟悉调酒方面的事儿,而且什么都没准备,只能让你将就去教他了。而且你想啊,让你负责,你也可以看着他也不用担心他会不会出事儿或者发现什么,就像是一切都在你掌控中。你说,这样不好吗?”

    Phayu没有说话,他只是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灯光,夜晚生活就快要开始了。

    Saifa见他不出声,应该是逃了一顿揍。庆幸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不过,有个问题他必须要得到答案。

    “我刚才的问题,你考虑的怎样。”

    “什么问题。”

    “如果他问起关于你,你会怎样做。”

    Phayu当然清楚Saifa说的是什么,自然是他作为画主的身份。虽然Phayu已经想到答案,但心底却还是不知道要如何做。

    “希望他不会。”

丫丫头

第10章

·实在是喜欢诺宝和老板·

·满足一下自己的小私心·

·完全自己脑子所想·

*第一次写这样的场景,都是假的

*若不喜欢,可不看 


    Rain跟着Saifa到了办公室,东张西望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或者某人。Rain以为Saifa注意不到他的动作不过他肯定低估了Saifa的观察力。

    “你找Phayu吗?”

    Rain尴尬的点头,他的确是想找Phayu毕竟当时说来找他的。但从进门就一直...

·实在是喜欢诺宝和老板·

·满足一下自己的小私心·

·完全自己脑子所想·

*第一次写这样的场景,都是假的

*若不喜欢,可不看 


    Rain跟着Saifa到了办公室,东张西望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或者某人。Rain以为Saifa注意不到他的动作不过他肯定低估了Saifa的观察力。

    “你找Phayu吗?”

    Rain尴尬的点头,他的确是想找Phayu毕竟当时说来找他的。但从进门就一直没见到Phayu,甚至连个人影都没找着。而且最重要,他不确定眼前这个人是不是他要找的画主,也不敢跟他单独相处那么长时间。

    “等会儿你会见到他的,先来说说你的事。你坐。”

    Saifa指了指椅子,Rain才发现他一直都是站着。因为不好意思,Rain像个听话的孩子马上走去椅子那里坐下,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

    “先自我介绍。”

    “我叫Rain,今年24,刚刚毕业没多久,现在是无业游民。”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自我介绍里说自己无业游民,Saifa是懂了他哥之前说自己跟不上这小孩儿的头脑。想来这里上班的人基本都是夸大其词来介绍自己,要么就是说背景或者实力。

    “无业游民?”

    “是啊,毕业没多久还没找到工作,那不就是无业游民吗?”

    “那你觉得自己有什么优势或者比较出众的吗?”

    Rain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像这个问题是个难题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甚至要想很久才能有答案。

    “我很勤奋,很努力?”

    明明是在回答,可Saifa听得出Rain对自己的答案有保留,像是在怀疑自己的回答是不是对的然后再反问他。Saifa只觉得自己问了两个问题,心都累了。他感觉不能再继续问这么普通的问题了,不然他要被逼疯。

    “你会调酒吗?”

    “不会,我喝酒都不会,更别说调酒了。”

    Saifa是真觉得语塞了,已经不知道应该怎样继续话题了。Rain是真的有能力终结话题,让他怀疑是不是不想跟他聊了。可他知道如果他现在把人赶出去,那自己今晚也是不用回家甚至再也不用出现在这里了。

    “目前有空位的就是调酒师,我会安排个人来教你调酒。”

    Saifa说完就起身让Rain跟着他出去找人。他已经想到要让谁来教他是最好的老师了。

    “那个,Phayu哥不在吗?”

    问题一出,Saifa就停住了脚步。本不想了解但现在他要知道他们两个到底是进展到什么关系了。Phayu不肯说,那或者可以从这个小孩口中套出话。

    “你跟我哥是情侣?”

    Rain懵了,彻底懵了。他只是想找人怎么被他弟弟误会是情侣呀。完了,不解释清楚可不行,不然会惹麻烦。也不知是给自己惹麻烦还是给对方。

    “不是不是,我跟Phayu哥不是情侣。”

    “那你找他干嘛,从进来就一直想找他。”

    “我只是因为之前是Phayu哥叫我来这里找他所以我才问的。真的不是有什么关系,我们什么都没有,一点关系也没有。”

    Saifa听到Rain说没关系的时候,说实话是松了一口气的。至少这个小孩不是跟他一样疯了,不过他看到某人出现在Rain的身后而Rain好像一点都没发现。跟他哥一样,Saifa的坏心眼也跑了出来。

    “真的没关系吗?我看你好像找他有其他事一样。”

    “真的没有,完全没有,怎么可能有!”

    最后一声Rain几乎是吼出来的,把Saifa也弄怕了。不过更让他想跑的原因是因为他看到了某人的脸色变得很黑,比煤炭还要黑。

    “怎么可能会没有,Rain是有多讨厌我。”

    Rain被冰冷的声音给吓住了。那声音虽很平静,平静到听不出任何情绪却能感受到像是被刀架在脖子上不敢乱动或乱说不然命就不保了。此刻,他一点也不想转过头,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他不敢回头。Rain刚才回答完Saifa的时候也觉得自己用词可能有点不适当,不过即便他现在想改口也晚了。

    “我先走了,他就是你老师,你们慢慢聊。”

    上一秒还在的人,下一秒就已经消失了。Saifa几乎是逃走的,总觉得如果再待下去,他也会被牵连进去然后灭口。

    Rain看着消失的Saifa,更是怨恨他。就这样把他扔下。他太清楚Phayu现在的表情肯定是不好,论谁听到这样的话都不会是好脸色的。Rain甚至已经开考虑一下如果在这里工作,自己是不是要先买人身保险。

    “Saifa不是说你找我吗,怎么不转过来。”

    这平静的声音让Rain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很轻微但Phayu还是注意到。他知道Rain在害怕,但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他也不急,就那样站着等Rain转身。

    率先败下来的还是Rain。谁让他说的话惹到了身后的人,也只能鼓起勇气转身,不过刚转过去就立马低头。他是可以有勇气转身,但不代表他敢直看Phayu。他听着Phayu慢慢的开口,但说出的话却是让他愣住了。

    “你走吧。”

    



        

just

  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ai(有几张还原度还可以!)

  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ai(有几张还原度还可以!)

丫丫头

明天会更

这几天都在准备开学事情,一下子忽略了在写的故事,不过不会停更所以不用担心。

有人问现在写的会不会虐,觉得还是提前说一下好

故事情节不会很虐因为本人不喜欢虐文,只会轻微的虐一下。

还有就是这个故事会偏长,章数会较多所以并不会近期就写完的。

结局一开始想的是HE但现在有点想BE。大家也可以给给意见,毕竟结局还在写中。

这几天都在准备开学事情,一下子忽略了在写的故事,不过不会停更所以不用担心。

有人问现在写的会不会虐,觉得还是提前说一下好

故事情节不会很虐因为本人不喜欢虐文,只会轻微的虐一下。

还有就是这个故事会偏长,章数会较多所以并不会近期就写完的。

结局一开始想的是HE但现在有点想BE。大家也可以给给意见,毕竟结局还在写中。

AYM颜之鸽
这不得高低把你们创死(喜  让...

这不得高低把你们创死(喜 

让我看看哪里有荐人

这不得高低把你们创死(喜 

让我看看哪里有荐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