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edeyes

14842浏览    522参与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子

Hr第二弹

微Sr向

。。。不管了日小红再说(卑微红厨在线被打)

仍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P1~2加了滤镜

P3原图

P4是上色前,感觉上色前更好看

Hr第二弹

微Sr向

。。。不管了日小红再说(卑微红厨在线被打)

仍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P1~2加了滤镜

P3原图

P4是上色前,感觉上色前更好看

顾青延.
没想到回坑第一篇居然是这种东西...

没想到回坑第一篇居然是这种东西。

还是RH和NH。

我画画太菜了。对不起。我回去当文手。


——关于Herobrine与其他人季节不大一样的袖子……?


可能图会被压于是把对话打一遍好了...。

H:只是把袖子卷起来了而已,拉下来和不远处的那个红眼病是一样的。

R:??Hero.我劝你注意言行。(笑得意味不明

H:下界太热了。..告诉我、brother。主世界很冷吗?

N:比末地还冷。我说真的。(想抱抱的眼神

H:哦你可真应该被你亲手创造的世界冻死。

(远方的Entity 303裹紧了自己的斗篷。

没想到回坑第一篇居然是这种东西。

还是RH和NH。

我画画太菜了。对不起。我回去当文手。


——关于Herobrine与其他人季节不大一样的袖子……?



可能图会被压于是把对话打一遍好了...。

H:只是把袖子卷起来了而已,拉下来和不远处的那个红眼病是一样的。

R:??Hero.我劝你注意言行。(笑得意味不明

H:下界太热了。..告诉我、brother。主世界很冷吗?

N:比末地还冷。我说真的。(想抱抱的眼神

H:哦你可真应该被你亲手创造的世界冻死。

(远方的Entity 303裹紧了自己的斗篷。

所以

【主NH】狼人杀 4

  突然发现Alex没有CP……⊙_⊙算了,就让她安静当个腐女好了~ —————————————————— 接上回↓
    散了会,想起刚才会议上发生的事情,hero决定去看看Steve,于是,乱逛了一圈,他终于找到了Steve的房间。

  “Steve,redeyes房间……到了!”hero疑惑,“嗯?Steve和redeyes一起住吗?”

  推开房间,Steve正在桌前写些什么,而redeyes正趴在他身上。

  “是hero呢,来干嘛?”redeyes...

  突然发现Alex没有CP……⊙_⊙算了,就让她安静当个腐女好了~ —————————————————— 接上回↓
    散了会,想起刚才会议上发生的事情,hero决定去看看Steve,于是,乱逛了一圈,他终于找到了Steve的房间。

  “Steve,redeyes房间……到了!”hero疑惑,“嗯?Steve和redeyes一起住吗?”

  推开房间,Steve正在桌前写些什么,而redeyes正趴在他身上。

  “是hero呢,来干嘛?”redeyes不抬头看hero一眼。

  “没什么,就是来和你们谈谈刚才发生的事,话说你们住一起呢?”

  “是啊,not说是因为房间是按照自己的,而我们之前是……住在一起,所以就这样了。”

  “哦,这样啊,对了,在会议上……”hero掰回正题。

  “我说我不是狼,你信吗?”Steve抬头看了hero一眼,“不信吧?不信也无所谓……”他又低下头去写。

  他写了一会,突然猛地把本子砸在桌子上,抱头瘫在了桌子上,疲惫的声音传出:“啊,redeyes……我是要怎么……”

  “……没事的……”redeyes摸了摸Steve的头。

  “我可能会被投死了……你能活下去吗?”Steve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redeyes。

  redeyes抿了抿唇,“你不会死的,不要说这种话……”

  “我等会去问问not,”Steve没有理redeyes,“如果你能活下来,不用替我报仇,活下去就行,活下去就行……”

  说完,Steve晕了过去。

  “!没事吧!”hero着急。

  redeyes猩红的眼睛泛起了紫色的微光,“没事的,他只是……犯病了。”

  “犯病?什么病?”hero疑惑。

  “是……精神类的疾病。”redeyes理了理刘海,用刘海遮住眼睛,“好了,我要去给Steve收拾收拾了,你……?”

  “嗯,我,那我也走了。”hero察觉到了redeyes的送客之意,便赶紧走了。

  回到房间,303正站在书柜前,正好放下了什么东西。

  “303?你怎么在这?”hero皱眉。

  “嗯……?啊,我,我本来是想周围探望一圈的,你是最后一个,看你不在,我就等了会儿……”303有点不是很自然。

  “那,那我先走了……”303说完就走了。

  过了一会儿,吃过午饭,该开会了。

  开头,Steve说了句“不是我”后,就跳过给Alex了,看来他没什么想说的。

  “信我的,投Steve!他肯定是狼!因为我才是警长,他却也说自己是!”Alex却是极力鼓动大家投Steve。

  又经过一系列跟风,以及notch的直接跳过,轮到了redeyes:“Alex才是狼吧!我相信Steve。”

  随着这句话,到了投票环节。

  hero想了想,还是投给了Alex。

  投票环节结束,揭晓的时候到了——

  [那么我宣布,五个人投了Steve,四个人投了Alex]not的声音平静无比[今晚死亡的是Steve]

  于是,Steve的身体逐渐消失了,redeyes扑过去,却是穿过了Steve的身体……

  “不,不要抛弃我……”redeyes的眼中爆开了紫色的水彩,他赶紧遮住。

  [晚上了,请各位回房间]

  众人看着redeyes,也只好先走。

  回到房间,hero正想打开预言家的系统预言Alex,却怎也找不到了,查看了一下,却发现自己的身份牌变了——暗红的色彩,诡谲的图案,上面俨然两个大字:狼人。

  hero惊讶:“怎么回事,我当初不是预言家吗?”

————————————————————

我不写啦!太累啦!

QWQ,对了,接下来几章就是一个一个死掉的故事了哦~

注重四个字:相爱相杀~

陆木木有五个木

今天的摸🐟

有一张表情是参考

今天的摸🐟

有一张表情是参考

忆华年如雯

用以前的上色方式画以前性格的rs?!

用以前的上色方式画以前性格的rs?!

脱氧核糖核酸x

【Minecraft】极限救援(11)无人生还

 其实这篇和上面两篇是合在一起的

但是由于文章太长和文章过于血腥暴力就……唉

为什么审核要这样对我啊(泪目)

私设和ooc都有

祝食用愉快(❁´◡`❁)*✲゚*


       “咳啊!”None吐出一口血水,倒在Redeyes怀里。失去意识的Null和DL让他们的传送门被迫开启,强制弹出了冰晶一般的Null和浑身是血的DL,与此同时一旁命令方块边躺着的303的脖颈上也出现了应有的伤口,白森森的骨头露了出来,接着又被血染红,鲜血浸湿了一旁的命令方块。...


 其实这篇和上面两篇是合在一起的

但是由于文章太长和文章过于血腥暴力就……唉

为什么审核要这样对我啊(泪目)

私设和ooc都有

祝食用愉快(❁´◡`❁)*✲゚*




       “咳啊!”None吐出一口血水,倒在Redeyes怀里。失去意识的Null和DL让他们的传送门被迫开启,强制弹出了冰晶一般的Null和浑身是血的DL,与此同时一旁命令方块边躺着的303的脖颈上也出现了应有的伤口,白森森的骨头露了出来,接着又被血染红,鲜血浸湿了一旁的命令方块。

        “None!你醒醒!振作一点!”Redeyes轻轻地晃着None,None缓缓地睁开疲惫的双眼,看着Redeyes,原本明亮的白瞳失了神。

        “我……坚持不住了……”None伏在Redeyes耳边轻声低语,“剩下的……继续……呃!”None拍了拍Redeyes的背以安慰他,能量耗尽的他最后也撑不住了,变回了银色的能量体。

        “不要……不要!None!!!”

        Redeyes的悲痛嘶吼声回荡在安静的房间内,沉重的眼泪滴在闪动着光芒的能量体上,转瞬即逝。



        “Notch……”奄奄一息地Jeb倒在地上,双手无力地抓着NT的衣角,而NT的武器也是直直地刺穿了Jeb的身体,钻心的疼痛通过神经传到大脑,一股血腥味伴随着反胃感涌入口腔。

        与此同时,NT的眼睛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瞳色,这代表着命令方块对历史人物的作用消除了。晃了晃脑袋,震惊地看着眼前的Jeb,和自己这双罪恶的沾满了自己心爱之人的鲜血的手。

        “Jeb?”NT轻声回应Jeb,他试图想起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对Jeb痛下杀手,但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是我啊……”Jeb的眼眶里盛满了泪水,带着哭腔哑着声音不停地叫唤着爱人的名字。

        是啊,他是Jeb啊!我到底在干什么!

        NT痛苦地捂住了嗡嗡作响的脑袋。

        “Notch……”Jeb的呻吟声把NT拉回了现实,颤抖着把手伸向对方,试图抓住他。

        “我在!”NT抱紧了Jeb。

        “别离开我……”Jeb还没有说完,手就垂了下去,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留下NT伸着他握不住的手,呆滞地看着Jeb。



        现在只剩下Him和Redeyes了。

        Redeyes有了WF和None的能量,再加上自己惊人的毅力,竟硬是累死累活地死撑到了现在,把原来的二十分钟延长到了一个小时,不过现在他也快撑不住了。

        “用我的……”DL的声音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

        此时Redeyes自己就像一个完好无损的空壳,而其他人就像一个空壳破损的能量,只要把别人的能量注入自己体内,就能够再次运行。

        所以说,即使只有一点能量,也可以把时间拖的久一点!

        似乎和DL的想法一样,Null和DL都让自己的能量体融入Redeyes体内。不过他们由于能量消耗实在是太多,所以加起来也不能维持多久。

        而Him那边的时空也因为能量供应不足而发生了空间扭曲,地面微微地震动。再看看他自己,狰狞的面容和残破的衣物,各种伤口也就更不用说了,鲜红的血把原来蔚蓝色的衣服染成了红色,有些伤口都结了痂,红色和金色的闪电爬满身上的血管和筋脉。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Him终于忍无可忍了,一个箭步跨到腐竹面前,往他脸上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这时腐竹也恢复了自我意识,不被命令方块所控制。而这一巴掌也似乎用了Him大量的能力,整个人转了一圈,弯腰扶着腐竹,豆大的汗珠滑落,有的和血丝会聚在一起,从下巴处滑落,颤抖的双臂摇着对方,“你想害死AOD吗?!”被闪电围绕的双手狠狠板着腐竹的肩膀,心里不止一次后悔自己没有开创造。

        “唔……”Redeyes感觉自己要超负荷了,“海若……快让腐竹删除指令……”本来就没多少能量,结果Him却突然对腐竹发起了攻击,直接消耗了自己二分之一的能量。

        Him松开腐竹,腐竹也大概知道了Him的意思,径直地走向电脑,抬手准备按下删除键。

        这时地面又震动了起来,Redeyes整个人都是趴在地上的。他使用的能量毕竟是别人的能量,而这里能更高效地运转能量的躯体就只有他一个,所以一直都是他在维持时空传送门的能量。

        但是他也是有极限的。

        Him也感到意识越来越模糊,这次轻微的震动无疑是给他添油加醋、雪上加霜。Him努力站住脚跟,一直撑到腐竹的手落下键盘。

        他真的按下去了吗?

        Him不知道,因为他在那一刻失去了意识,他和Redeyes几乎是同一时间倒下的。



土逼肯踢牛

珹玖

极致美好

突然想起的redeyes。 


ooc有,redeyes与steve没有任何关系,redeyes是游戏bug。herobrine是一个邪神,万军之首(迷之中二x。 


此Minecraft世界将疯狂和混沌表现得淋漓尽致,player和villagers和睦相处,统称人。 


血腥描写有,打斗有,灵异啥要啥有啥。还有沙雕(?)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可能是个中篇?完全就是来爽的。 


慎食。 ...


突然想起的redeyes。 

 

ooc有,redeyes与steve没有任何关系,redeyes是游戏bug。herobrine是一个邪神,万军之首(迷之中二x。 

 

此Minecraft世界将疯狂和混沌表现得淋漓尽致,player和villagers和睦相处,统称人。 

 

血腥描写有,打斗有,灵异啥要啥有啥。还有沙雕(?)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可能是个中篇?完全就是来爽的。 

 

慎食。 

 

 

 

 

01 沉闷的灰 

 

世人口中的“herobrine”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残忍、无情、高傲而拥有强大实力的人。 

 

实际上并没有人真正见过传说中拥有一双发光白色瞳孔的那个家伙,他的一切都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扭曲了真实,扯拽出了尸首。 

 

过于血腥的描写反而让他闻名于整个Minecraft世界,甚至不少人信奉他,在外面传播着“hero”。他们将他描绘成一位迷路在黑暗里的英雄,万物起源均与他有关,无论是人类还是夜晚的怪物。“这个世界的平衡由这位可亲的恶魔掌握!”——他们这么说着,手在背后颤抖着攥紧,指甲深深嵌入肉里。 

 

在他们看来是伟大的神到了母亲的口中往往变成一只小狗或豺狼来恐吓小孩们在夜晚快点睡去,来抵挡黑暗带来的恐惧和危险。但仍有极少数值得笑掉大牙的信奉herobrine的女性也会对他们的孩子进行洗脑般陈述,她们暗淡无光的瞳孔中迸出银色的硫酸,无痛侵蚀孩子们萎缩的大脑,直到他们眼里也有死白的亮。 

 

redeyes的母亲就是这极少数之一。但redeyes并不是容易被洗脑和恐吓到的孩子,每次面对母亲几乎是失智的发言,他大都会一笑了之。直到他的母亲说了这么一句话,在她发疯尖叫着半夜冲出房门的前一秒,——自此redeyes再也没有见过她。 

 

“herobrine已经回来!他从火红和滚烫的深处回到这冰冷的世界!他将给我们带来火和激情——” 

 

说实话,redeyes对herobrine存不存在并不在意,可自那个女人失踪之后,诡异的事几乎接踵而来。 

 

突然大肆宣扬的白恐,一天比一天猛烈且有组织的亡灵进攻,以及信奉herobrine人类在宣扬了“王已经回来”的那天晚上会莫名其妙身首异处等事件让整个世界陷入恐慌。太阳落山之时即为封锁城门之时,三层铁门后是笨重的方块充斥着不大的房子,干燥致命的木头围绕着木房,每个人头顶都是锋利的铁钉。 




02 纯洁的红 

 

这简直令人作呕! 

 

在场的人胃无一不在抽搐,恐惧在三具交叠的蛆虫尸体上爬到每个人的后背,粘腻附着冷汗,有些胆小的早早跑开去了厕所呕吐,在场的所剩无几,redeyes强忍着恶臭,打量着三具尸体。 

 

redeyes得承认,这杀人手法的确棒极了。就像一早有人计划好,再由旁人接手完成一般不慌不忙,甚至优雅美丽。 

 

一道致命的,自左肩直至右脚脚踝的深痕刨出深处隐隐的白骨红丝,头被砍下来用长钉倒立固定在脊柱上,手臂反折成直角压在背后,腿的皮缝在一起呈跪状,三具尸体同时朝向一个方向。——那片列为禁区的岩浆池。 

 

就在redeyes还在为这种姿势感到惊讶的时候,身旁一个村民突的尖叫起来,尖锐的声音划破沉重的沉默,离尸体最近的redeyes在回头的瞬间,余光捕捉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圆瞪的眼自两个黑洞里滚出,牵扯出灰白色的脑浆。有些腐烂的皮肤自发鼓动着,森森白骨挣脱筋皮诡异的站了起来,血液喷溅而出染的三具尸骨血红恐怖。 

 

redeyes没由来的想起母亲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心惊之余那些怪物已然彻底脱离皮肉,怒吼着扑向群众,骨头咯咯的摩擦声和惨叫回荡在这个不大的房子里。 

 

redeyes啧了一声,闪身躲过骷髅的扑击,举起身旁的椅子向对方重重砸去,可这顶多让骷髅散架,过不了多久便会重组在一起。四下看了看越来越多的骷髅,redeyes心一横,以高桌为跳跃点跃上房梁,拿出几个tnt点燃扔进骷髅群里,利用即将爆炸的五秒中徒手敲碎玻璃试图逃离。可惜的是终究有所偏差,在他跃出的一瞬间,tnt爆炸的高光在他背后迅速蔓延开来,余波冲撞redeyes向房外飞出,少许玻璃碎片刺入他背后,耳旁嗡鸣,眨眼间redeyes已被冲到了街道另一边的大树旁,玻璃碎片因碰撞深入皮肉,血液流出染红上衣。随他而来的还有一个骷髅头,昏昏沉沉间redeyes看见它黑色的眼洞闪着白色的光。 

 

等等…等等! 

 

redeyes猩红的眼突的瞪大,遗憾的是不等他再度确认,那颗头便被跑来查看他伤势的人群踢跑,redeyes张了张嘴,却被身后袭来的剧痛攻击的没了意识。 

 

那颗骷髅头滚到了角落,眼洞仍闪着白色的光。 

 

“等等!!他有TNT————!那是禁物!!!啊——————”远处,一个穿着黑色兜帽的人尖叫着指了指方才爆炸的房子,将那些人的注意力全全集中在“禁物”上。 


“怜悯和警戒,不是只有一丝不一样吗?……祝你好运,难得的bug。” 

 

 

03  善良铺就的地狱之神 

 

他已经受够了地狱的暗无天日和成群结队破坏地狱的人。 

 

在那群人类诞生之后的一个月里,herobrine和notch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前者认为应有人类的对立来平衡这个世界,而后者一贯的包庇人类,将herobrine创造的东西通通赶尽杀绝。之后那个死光头顶着是他哥哥的身份不由分说把他赶进了滚烫的地狱,herobrine始终都记得,notch将他推入岩浆海时的难看脸色和他背后欢呼雀跃的人类。 

 

……该死的。 

 

herobrine恨恨的想,黑色的墙壁将外面亮眼的红完美的吸收掉又折出偏暗的光,打在herobrine阴暗不定的脸上。 

 

“…王。”ender瞬移过来时正好看见herobrine死死咬住手上的叉子不放,又瞄了几眼桌上一动未动的饭菜甜点,便不由得觉得好笑。但在开口时他仍完美压下了语气上扬,听起来有点古怪又别扭的声差点让herobrine反手就是一个叉子猛叉过去,虽然ender躲了过去且herobrine也扼制住了下一个攻击动作,但他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然后ender就看见这个明面上看起来正经而严肃的神捂着嘴巴沉默了近半分钟才算缓过来,用那双发光的白色眼睛注视着他,等待他的后言。——太痛了,他暂时不想说话。 

 

“咳…王,”ender现在整个人都在发抖。为了不让herobrine看出什么端倪,他只能用频繁的咳嗽来缓解忍笑的痛苦,“咳…抱歉……那个…咳,昨晚您派出去的猪人已经通过地狱门回到了主世界,并且制造了很多…咳咳咳…恐慌。但……” 

 

“ender。”herobrine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这个可怜的一直在忍笑的末影人,他的舌头依旧痛的要死,导致他说话都有些不利索,“想笑就…笑。还把我当成是刚来到地狱的那个恶犬吗?” 

 

“是,王。”ender恭恭敬敬的回答着,但仍将笑意收起来,正了正色,“王,我知道这么问有些唐突,但…您未进入地狱时,可有什么创造生物方面的纰漏?” 

 

herobrine显然愣了一下,撑着头想了许久,才给ender这样一句答复:“我没有创造生物的权利,在过去。那个死光头把权利全揽了过去…怎么了么?” 

 

“是这样,那三具尸体——您知道的,被一个疑似bug的人给炸死了。”ender听后眉毛深锁,“会不会是死…notch搞的鬼?”


 “不可能。”herobrine几乎是想也没想,他拿着叉子叉碎桌上可怜的蛋糕,巧克力碎被他细心的叉起举在窗户旁,外面亮眼的岩浆红衬的巧克力更加苦涩。他平静的注视,平静的说着,“bug对他,对整个世界没有一点好处。打火石和tnt在主世界被禁止,加上他一意孤行将主世界设置为没有寒冷的地方,是因为他害怕滚烫和爆炸。他怕他会回来。” 

 

纯巧克力蛋糕放在嘴里苦的难受,但herobrine仍面不改色的吃了下去。 

 

一切都是假的,除了可亲的怪物们。他早就要回去。他举着镐,将光束通通埋进土里。 

 

“ender,想不想去看看主世界的风光?”柔和的光下,ender看见了herobrine阴沉可怕的脸。 

 

“…我会时刻跟随着王。”

脱氧核糖核酸x

【Minecraft】极限救援(9)生死时速

鸽了这么久,我终于憋出一篇文章了_(:з」∠)_

为了区分过去和现在的Notch,我就把过去的Notch用NT称呼

然后……建议看一下我之前的文章,回顾一下,再看这篇

私设有,OOC都有

最近学习特别特别特别忙,所以谅解一下哈~


        时间线:腐竹喝下安眠药进入睡眠的那两天

        DL和Null两人来晚了,303已经把病毒注入了腐竹的电脑。...


鸽了这么久,我终于憋出一篇文章了_(:з」∠)_

为了区分过去和现在的Notch,我就把过去的Notch用NT称呼

然后……建议看一下我之前的文章,回顾一下,再看这篇

私设有,OOC都有

最近学习特别特别特别忙,所以谅解一下哈~



        时间线:腐竹喝下安眠药进入睡眠的那两天

        DL和Null两人来晚了,303已经把病毒注入了腐竹的电脑。

        “看来我们提前准备好是对的,那么一切就按原计划进行吧。”Null闪身过去,推开303,把U盘插入303的电脑。

        303貌似是知道了Null的意图,双眼渐渐变成了灰色,手上有火焰慢慢聚集起来,形成一个火球,朝Null砸去。

        “走你!”Null躲过303发射的火球,用黑色粒子缠住303,再控制粒子把303推的老远。DL趁机挡在Null面前,与303展开了对峙。

        像是有智能识别系统似的,受到了攻击的303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直接进入暴走状态。周围闪烁的红色数码光点似乎是燃烧了他的生命,毫不犹豫地对DL发动了凶猛的进攻,再加上他是第四形态和命令方块的强制buff,他此时的战斗力已经上升到最高,DL被打的节节败退。

        两人的对峙让Null无法正常在电脑面前工作,思想与电脑连接被两人对波形成的火花打断,Null干脆也加入了战斗。

        但是303此时的力量实在是太强,DL和Null两人必须联合起来才能制止他。所以Null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去连接电脑。

        这可怎么办?一直这样僵持下去的话None的能量迟早要耗尽,这样无论是被抛入时空乱流还是要被迫接受AOD和BL的死亡都不是一个好结果。

        这时,Null看到身边有蓝绿渐变的雾气似的光晕弥漫开来。

        “……DL?”



        时间线:现代

        None和Redeyes感觉自己要虚脱了。

        命令方块旁边躺着的除了昏迷的303和腐竹,还有精疲力尽的None和Redeyes。

        WF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人,径直走过去,双手合十,费力地从掌心中炼出一团灰色的火焰——这是WF的生命之火,接着立刻抓住火焰,用尽全身力气往地上狠狠一砸。手掌和地面接触的地方有一道白色的光圈,接着出现了一个有三个角的魔法阵。三人的位置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三角形外面又包了一个圆形。那团火焰沿着地板上的三角形的边往RN两人窜去,进入了两人体内。

        “能量转移!”

        两人突然感觉到有一股暖流冲进体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只看到正在对自己施法的WF。

        “Werewolf……你……”Redeyes口里含着血,含糊不清地问,努力地撑起身子。

        “后备能源再不用的话,以后就没机会用了……”WF勉强地挤出一个微笑,接着把自己的匕首插在刚才手掌着地的地方,爆发了全身的能量,身上发出明亮的灰白色光芒。“呼——这是我的能量……现在……你们一定要好好利用……”WF深吸一口气,声音渐渐弱下去。

        “不行!你会死的!”None想打断WF的施法,却无能为力。晶莹的眼泪滴了下来,虽然平常WF总是会坑,但是在关键时刻依旧很靠谱,他不能接受自己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地离去。

        “哈哈……”WF苦笑一声,倒下了。

        “我也不是一无是处吧……”

        终是闭上了眼睛。

        Redeyes和None恢复过来,面对面盘腿而坐,掌心相对,让能量可以在两人之间流动。这样可以减少能量的消耗,也是他们之前常用的快速疗伤的方法之一。

        WF,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两人在心里默念道。



        时间线:腐竹输入指令的那天

        Him虽然实力比腐竹强很多,但是由于他现在不能进攻只能防守,所以他们一直处于下风。

        “操,真tm憋屈。”Him身上伤口随处可见,既要躲避攻击又要保护Notch的话自己当然要受点伤,于是伤口就越来越多。到现在,Him的上衣已经被撕破,胸口也被腐竹用剑砍出一道口子,鲜血不止地从伤口里一点一点地流出。

        Him瞟了一眼保护罩里因能量快速流失而变得虚弱的Notch,突然想到些什么,迅速拿出几瓶虚弱药水和迟缓药水砸向腐竹,趁着这一点点时间跑到Notch跟前,气喘吁吁地对Notch说:“门外没什么动静,估计Jeb已经跪了,我……嘶……”Him捂住胸前的血痕,鲜血沾了一手,“我可能也坚持不了多久,你可千万不要晕了,如果我们三个都处于昏迷状态的话就很可能被命令方块给强制传送回去……”这时,Notch突然瞳孔缩小,指着Him身后想要说什么,Him转过头去,看见腐竹趁自己刚才不注意时往自己这边掷出的满级附魔剑正朝着自己头部飞来,现在已经离自己不到2米远……

        It was that moment Herobrine knew,he fucked dog.

        我就要这样戏剧性地死了吗?

        Him扪心自问。

        没想到……还是大意了啊……

        但是Notch是不会让Him就这么轻易地死的。

        在Him回眸的同时,Notch朝Him扑过去,腐竹的剑擦着Him的头发飞过,直直地插进了两人身后的墙里。

        Him和Notch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两人由于自身具有的惯性而几乎被甩飞出去。

        “咳咳咳咳咳……Notch你踏马个傻逼!受了伤,就给我在里面呆好啊!”Him咳出一摊血水,刚才的翻滚让他感觉自己的伤口又更深了一层。

        “我……坚持不住了……”Notch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他觉得自己全身的力量被抽干,身上的骨头似乎有一种被压碎的感觉。“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啊……”说着对Him扬起手,金色的光点从身上渗出,接着Him身下出现了一个金色的魔法阵。

        “净化!”

        金色的粒子将Him包围,Him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直至完全消失。

        这下好啦,我要为你而死啦。

        所以你不要生气了,原谅我好不好?

        Him身上的伤口全都转移到了Notch身上,现在Notch不仅是能量耗尽,内伤外伤还铺遍了全身。黑色的眼睛渐渐失去了光泽,在模糊的视野中隐隐约约地看见Him向自己走过来扶着自己的腰让自己靠在他身上,张开嘴不知道对自己说了些什么。

        “再见了……”Notch朝Him露出疲惫的微笑。

        Him轻轻把Notch放下来——这是自从和Notch为敌后Him第一次与他站在一起。

        转身面对腐竹,红色和金色的闪电布满全身,白瞳变得更加耀眼。

        “来吧!”


To Be Continue

村人OoOoooo——♪

画小红开心一下

q版还是不会画啊………!!!

p2是这张图的整容过程(?)

画小红开心一下

q版还是不会画啊………!!!

p2是这张图的整容过程(?)

冬逝
“危险...!” 是red自我...

“危险...!”

是red自我销毁被Steve的潜意识拦住()

“危险...!”

是red自我销毁被Steve的潜意识拦住()

近战弓兵INON
直觉告诉Drowned,这个人...

直觉告诉Drowned,这个人和那个Steve截然不同。

直觉告诉Drowned,这个人和那个Steve截然不同。

废柴阿疾

放放摸鱼

顺便过个更

(32/6)


放放摸鱼

顺便过个更

(32/6)


黎炑

Red eyes


手真的画不下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Red eyes


手真的画不下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枫树栗果

最近的一点摸鱼,感觉好久没画画了orz

最近的一点摸鱼,感觉好久没画画了orz

昼伏夜出

半个小时的无脑短打

大概是校园paro

醋王小红真可爱


Steve坐在右边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视线越过画满了关于某人的涂鸦的笔记本然后跟午后温柔的阳光一起落在herobrine的侧脸上,站着墨水的脸上泛起红晕,其浓度与时间成正比。坐在他后面的Redeyes无聊地玩弄着一根地上捡来的钢笔,突然兴致大发在旧试卷的一角画了个小绵羊,接着刷拉一下撕下来,往背面抹了点唾沫就开始往他前桌的背上贴,心里暗笑那人的反应迟钝。但当他发现是什么吸引了被恶作剧者的注意后,嘴角瞬间跌到马里亚纳海沟,小声抱怨其实审美还不错的Steve怎么就看上了这坨shi,气得不知道该骂谁好,经...

  

半个小时的无脑短打

大概是校园paro

醋王小红真可爱


Steve坐在右边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视线越过画满了关于某人的涂鸦的笔记本然后跟午后温柔的阳光一起落在herobrine的侧脸上,站着墨水的脸上泛起红晕,其浓度与时间成正比。坐在他后面的Redeyes无聊地玩弄着一根地上捡来的钢笔,突然兴致大发在旧试卷的一角画了个小绵羊,接着刷拉一下撕下来,往背面抹了点唾沫就开始往他前桌的背上贴,心里暗笑那人的反应迟钝。但当他发现是什么吸引了被恶作剧者的注意后,嘴角瞬间跌到马里亚纳海沟,小声抱怨其实审美还不错的Steve怎么就看上了这坨shi,气得不知道该骂谁好,经过思考后认为该被千刀万剐的是那个白内障。但有杀心有杀胆偏偏没有杀的能力,只能通过把剩余的卷子撕碎来宣泄自己的十分不满和无可奈何。本来扭过头只是像向朋友借块橡皮,却正好目睹到这一幕的goldeneyes叹口气,眼睑下拉盖住一半的虹膜,顺手捅了捅身边的Alex指给她看。这可让连续一周没有吃到官粮的冷圈太太如同走在路上捡到钱一般,顿时激动得语无伦次“是吧小金我就觉得他们三个的关系不简单哈哈哈太好了”完全不顾对方一脸的“你开心就好”。


  而一切的起因,万恶之源,一直在安心看书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毕竟他惹事的原因只是因为长得太帅嘛


钊子午

手好冷……

是某个太太的画风,可惜她人好久之前就退圈了

手好冷……

是某个太太的画风,可惜她人好久之前就退圈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