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regency era

270浏览    9参与
Pan.

Moodboard: Lucinda·May·Ramsbury

Ah yes, Lucinda my baby💚


蘭斯布里家的二女兒露辛達,十九歲,小名露西。她長相隨父親,有金棕髮色和綠眼睛,遠沒有大姐溫婉可人。跟大姐關係有點疏遠,但是跟小妹和弟弟很要好。性格強硬直白,容易被人看作孤僻刻薄,不太喜歡交際,喜歡自己一個人呆著。

她非常喜歡藍田莊園,因為他們在倫敦租的房子裏沒有多少寬敞的地方,也沒有大片的田野山丘供人欣賞。但是露西認為住附近的那個年輕的夜鶯爵士很討人厭。

(spoiler: she...

Moodboard: Lucinda·May·Ramsbury

Ah yes, Lucinda my baby💚


蘭斯布里家的二女兒露辛達,十九歲,小名露西。她長相隨父親,有金棕髮色和綠眼睛,遠沒有大姐溫婉可人。跟大姐關係有點疏遠,但是跟小妹和弟弟很要好。性格強硬直白,容易被人看作孤僻刻薄,不太喜歡交際,喜歡自己一個人呆著。

她非常喜歡藍田莊園,因為他們在倫敦租的房子裏沒有多少寬敞的地方,也沒有大片的田野山丘供人欣賞。但是露西認為住附近的那個年輕的夜鶯爵士很討人厭。

(spoiler: she fell in love with said baronet)

Pan.

Moodboard: Charlotte·Henrietta·Ramsbury

(p2是picrew捏捏!


蘭斯布里的大女兒夏洛特,在目前寫的故事裏是二十一歲,隨了媽媽長得金髮藍眼,是家裏最漂亮最出名的孩子。

夏洛特作為長姐,性格溫柔和善,看似優雅完美。她去年跟母親瑪喬麗入宮覲見了皇后,是曾在倫敦社交圈中炙手可熱的名媛,直到因父親患病而跟著家人搬回鄉村的藍田莊園。

瑪喬麗夫人曾和聖克萊爾子爵的母親有過約定,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定了娃娃親,所以她和Teddy的故事是先婚後愛hhhh

Moodboard: Charlotte·Henrietta·Ramsbury

(p2是picrew捏捏!


蘭斯布里的大女兒夏洛特,在目前寫的故事裏是二十一歲,隨了媽媽長得金髮藍眼,是家裏最漂亮最出名的孩子。

夏洛特作為長姐,性格溫柔和善,看似優雅完美。她去年跟母親瑪喬麗入宮覲見了皇后,是曾在倫敦社交圈中炙手可熱的名媛,直到因父親患病而跟著家人搬回鄉村的藍田莊園。

瑪喬麗夫人曾和聖克萊爾子爵的母親有過約定,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定了娃娃親,所以她和Teddy的故事是先婚後愛hhhh

alexandrafeild

【简奥斯汀影视混剪】Having a ball!----摄政时代英格兰舞会群像

【简奥斯汀影视混剪】Having a ball!----摄政时代英格兰舞会群像

Pan.
Moodboard: The...

Moodboard: The Bluebell Carols🌷

'a Regency era (dark academia inspired) romance series'

Hark the Bluebell Carols! Young blood of the Ramsburys once again roam the halls of ...

Moodboard: The Bluebell Carols🌷

'a Regency era (dark academia inspired) romance series'

Hark the Bluebell Carols! Young blood of the Ramsburys once again roam the halls of Bluefield End. 

The eldest daughter Charlotte is the diamond of the season, but her hands are already secured for the Viscount St.Clair, whether she personally likes it or not.

Lucinda, the headstrong second born, fancies books but not balls and responsibilities, finds herself an eternal foe. A man she despites even more the thought of becoming a debutane like her sister.

Elliott, the son of the household, realizes he must be of service to his family and learns his duty now that their father is at bed rest. And that includes finding himself a Mrs. Ramsbury.

Finally, Harriet, a twin of Elliott but reluctantly the youngest of the bunch, just because when Mama gave birth, she came out 10 minutes later than her stupid brother! She has seen all of her siblings' messy affairs and secretly vows never to be married. What she really wants is to go off and see the world, with her beloved childhood friend of course.


近來讀了很多Jane Austen所以開了新坑的腦洞,一寫就4對我是絕對寫不完的😗而且雖然大姐是頭一個訂婚的但是我真的好喜歡enemies to lovers這個梗,所以先寫的還是二妹Lucy的故事。((傲慢與偏見也有點這個意思雖然達西先生其實明明就很溫柔又很善良,只是不善言辭罷了hhhh

突然發現自己寫的東西還有點Bridgerton inspired,雖然沒有那麽spicy lol 


alexandrafeild

《简·奥斯汀:隐秘的激进派》书评

❗️这篇书评最开始我是发在豆瓣上的,希望在这里也能被看到并起到一点作用。:)

❗️篇幅有一点长

⚫️PART I 可能存在的问题

▪️p8“她将虚构一个丈夫给她支持,既然他还是有个优雅的名字比较好,她便把自己称作……”

这句话可能读起来会有一点小问题,似乎不符合中文的语法规则。(虽然读者大概可以猜出英文原文从而读懂这句话)。

▪️p65 “伊莎贝拉……但可能养成了和他哥哥类似的阅读习惯……”

显然这里的主语是“伊莎贝拉”,“他”是错误的,因该用“她”。

▪️p70“凯瑟丽娜为何如此惊讶?”

前后文中都将Northanger Abbey的女...

❗️这篇书评最开始我是发在豆瓣上的,希望在这里也能被看到并起到一点作用。:)

❗️篇幅有一点长

⚫️PART I 可能存在的问题

▪️p8“她将虚构一个丈夫给她支持,既然他还是有个优雅的名字比较好,她便把自己称作……”

这句话可能读起来会有一点小问题,似乎不符合中文的语法规则。(虽然读者大概可以猜出英文原文从而读懂这句话)。

▪️p65 “伊莎贝拉……但可能养成了和他哥哥类似的阅读习惯……”

显然这里的主语是“伊莎贝拉”,“他”是错误的,因该用“她”。

▪️p70“凯瑟丽娜为何如此惊讶?”

前后文中都将Northanger Abbey的女主角Catherine Morland翻译成“凯瑟琳”这里却成了“凯瑟丽娜”。

▪️p81“她不再对蒂尔尼上校抱有怀疑”

凯瑟琳怀疑的对象是男主角Henry Tilney的父亲General Tilney(蒂尔尼将军/上将)。

▪️p119的引用原文时写“……埃丽诺说……”

全文中对于Sense and Sensibility的女主角之一Elinor Dashwood 教名的翻译均为“埃莉诺”,此处莫名其妙改了翻译。

▪️p127“达西的姑妈德布尔·凯瑟琳夫人”

这简直是全书最叫我感到匪夷所思的地方了。首先,十分明显地,Lady Catherine de Bourgh和达西的母亲Lady Anne Darcy是姐妹,所以Lady Catherine是达西的姨妈。其次,几乎全书的人名采用的都是教名在前姓氏在后的方式,这里对于Lady Catherine却采用了相反的方式。且,p241中她变成了“凯瑟琳·德波夫人”,而到了p246她又一次改了名字,变成了“凯瑟琳·德布尔夫人”。我想到这本书有两位译者,但请问这本书是没有校对的人是吗?就算没看过Pride and Prejudice(当然这个假设成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同一个人被换了至少三种不同的中文译名也发现不了吗?

▪️p144“……爱德华·菲茨杰拉德爵士,他是伦斯特公爵夫人的二十二个孩子之一。”

“爵士”即Sir是Knight(骑士)和Baronet(从男爵/准男爵)的头衔,比如P&P中的Sir William Lucas威廉·卢卡斯爵士是Knight,S&S中的Sir John Middleton、Mansifield Park中的Sir Thomas Bertram和Persuasion中女主角Anne的父亲Sir Walter Elliot是Baronet,全书中大部分地方都没有弄错。这里的“爱德华·菲茨杰拉德”作为一位公爵夫人的儿子,我想大概应该是像所有公爵和侯爵的小儿子们一样被称为Lord Edward Fitzgerald(爱德华·菲茨杰拉德勋爵)。因此我上网搜了一下Lord Edward Fitzgerald,发现确有其人,符合书中的描述。

▪️p189“简……她的哥哥查尔斯”

后来的海军少将查尔斯·奥斯汀(Charles-John Austen, 1779-1852)是奥斯汀家最小的孩子,是作家简·奥斯汀(1775-1817)的弟弟。

▪️p194“伯特伦太太”

这里也是称呼有误,Lady Bertram作为从男爵的妻子是“Lady”而不是“Mrs.”,故应翻译为“夫人”而非“太太”。(类似的问题本书还有不少,有的地方是对的有的地方是错的。)

▪️p197“……甚至跟她订了婚”

这里指的是Mansfield Park中的亨利·克劳福德和女主角范妮,原著中十分明白地描述过范妮拒绝了亨利的求婚,甚至因此被她的姨夫托马斯·伯特伦爵士送回朴茨茅斯“反省”了一段日子。

▪️p199“新教徒汉诺威·乔治”

暂且不说汉诺威王朝的第一位国王乔治一世的姓氏是否该是他的家乡“汉诺威”,这里也又犯了教名在后的问题。

▪️p240在翻译作者描绘的简的内心世界时用了“本小姐”

这里说的只是我的个人理解。我无法想象原文是如何描述的(也是因为在我有限的认识里英文似乎没有可以被理解为“本小姐”的自称),而能被翻译成“本小姐”。如果原文中只是“I”的话大概没有必要画蛇添足认为简会自大地称自己为“本小姐”。我也绝不相信她会这样自称。

▪️p312“她的小说中的女主角……埃丽诺”

既然是说叫“埃丽诺”的“女主角”那想必所指的一定是S&S的女主角之一Elinor Dashwood。此处问题和前面提到的p81的一样。

▪️p318

“凯林奇大厦的沃尔特·埃利奥特公爵……极具非英国的特征了。……园丁都不是英国人。他是苏格兰人,名叫麦肯齐。”

这里有至少两个问题。首先,Sir Walter Elliot,正如先前提到过的,是Baronet,应该翻译成“爵士”而非“公爵”(Duke)。公爵和从男爵的地位那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其次,是这里用到的“英国”的描述。这里的翻译十分不准确。此处原文写的一定是England。而实际上,1707年开始英格兰和苏格兰便开始作为同一个国家存在(大不列颠王国,Kingdom of Great Britain),(其实到1817年Persuasion出版时“英国”指的已经是1801年始称的“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了。)故此处应该将“英国”改为“英格兰”。

▪️p326“何为英兰格风格?”

这里一整段明显在探讨“英格兰风格”,却突兀地出现了一句“英兰格”,一定是打错字了。所以我再次疑惑,本书到底有没有校对?

▪️p330“……克莱夫人是一个……”

Persuasion中只有一位“Mrs. Clay”,即“克莱太太”,应该像本书中其他“Mrs.”一样翻译成“太太”。她不是Lady Clay。

▪️p341“我们能够设想到她(安妮)……一直活到19世纪”

这里可能是原文的疏漏。我们知道,Persuasion结尾时已经是1815年,女主角安妮自然已经活到了19世纪。

▪️p248“比如达西先生或约翰·达什伍德这样家财万贯的人,或者如拥有的财产规模较小的布兰登上校和奈特利先生……”

我怀疑这里(原文中)或许有些问题。(也很有可能是我错了。有机会我会再查资料 修改。)本书中p269甚至已经提及Emma的男主角奈特利先生坐拥Downwell教区和Highbury教区的大部分土地,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领主;而S&S中女主角们同父异母的哥哥John Dashwood虽然有从父亲亨利·达什伍德那里继承来的“large”(引自S&S,Chapter 1)的Norland estate,(但似乎并没有奈特利富有。(我看过的大部分奥斯汀研究作品中也基本将达西和奈特利划入富有的那一类。)

 

🔺我只是一个很普通、十分业余、也不资深的简迷,目前也只是大致阅读了一遍,一定有疏漏、错误,希望各位简迷们可以纠正我:)

 

⚫️PART II 对于内容的一些想法

▪️1. Northanger Abbey

本书用了Udolpho的情节与NA对比,甚至认为这或许是简最露骨的一部小说(对此的论证也很有意思)。从第一次看NA开始我对Udolpho就十分好奇,可是说来也十分惭愧,下了很久也一直没有静下心来读,目前只很粗略地读了几章。在这一点上我和凯瑟琳有点像,但还是希望我能够读完,也能加深对NA这部我们已知的简最早的一部长小说的理解。

 

 

▪️2. Sense & Sensibility

实际上,95版S&S电影是我接触的第一部奥斯汀改编作品。

书中在分析S&S时,认为其主题包含对限定继承、长子继承权的批判。确实,受萨利克法案的影响,过去欧洲部分地区女性的继承权十分有限(几乎是没有)。

p86写到,“这就是世界运行的方式,对吗?女人几乎不值一文,她们从一个家庭到另一个家庭,却从来不属于其中任何一个家庭。”多犀利。

 

我不禁想到Persuasion里我最爱的场景之一,当简借Captain Benwick之口指出”Songs and proverbs, all talk of woman’s fickleness. But perhaps you will say, these were all written by men.”看,简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对女性被动的地位作出了批判。

不过,对于第三章结尾处给布兰登和爱德华下的结论,我个人觉得会不会有一点过度解读。其实这本书里有许多很深入的分析,除此处之外也还有几处我认为有一些“过”。

 

▪️3. Pride & Prejudice

像许多人一样,也像本书p135里说的那样,95年BBC电视剧版P&P才是最开始我迷上奥斯汀的原因。

静谧舒适的英格兰乡村、恢弘壮丽的彭伯里、跳到夜里的舞会、驻扎在镇上的redcoats……

这一切的一切确也是我最早的幻想。

但是似乎,我们忘记了创作P&P的时间正是1790s,1798年发生了Irish Rebellion(爱尔兰人联合会起义),那些redcoats是为何驻扎在麦里屯。

几乎是同时,海峡对面的法国,革命也进行得如火如荼。简的表亲Eliza的法国伯爵丈夫便死在了断头台上。(这个Eliza就是后来和简的哥哥Henry结婚的那位,我看过有研究者认为她的小短篇Henry and Eliza就有取笑他们二人的意味在。我个人觉得那篇文章还挺幽默的。)

同时,我们也不能忘记了P&P出版的1813年正值拿破仑战争时期(关于拿战,回想一下萨克雷写的Vanity Fair吧)。

书中也提到,当Lizzy步行去Netherfield Park时穿的一定是“一种叫英国长袍的裙子”(p156)。书里说的“英国长袍”大概就是平时服装爱好者们说的流行于18世纪的“英式女袍”(robe à l’anglaise),或者说The English Gown。目前的P&P乃至所有的奥斯汀改编作品似乎大多设定在摄政时代(除了1940版被改到了维多利亚早期),我还挺期待看到由洛可可向新古典主义过渡时期打扮的Lizzy的。

(图片:Queen Charlotte, 1789-1790, by Sir Thomas Lawrence.)

这本书里讲述了现实生活中的P&P。

 

▪️4. Mansfield Park

MP其实是简的作品中我个人认为最“沉闷无趣”的一本。女主角范妮寄人篱下,总是看人眼色说话,除了拒绝Henry Crawford的时候基本没什么存在感,哪里有Lizzy Bennet或者Emma Woodhouse可爱。

关于MP的文学评论,对我个人理解帮助最大的应该是纳博科夫的《文学讲稿》。那篇文章里他详细介绍了Sir Thomas不在家时大家排演的剧目Lover‘s Vow,能增进不少了解。

本书里给我印象最深的观点是认为埃德蒙或许并不是MP的“男主角”(p232)。同时也提到了对奴隶制度的暗示等。

 

▪️5. Emma

本书是将Emma与圈地运动结合起来讲的。

就像S&S里对布兰登一样,本章中作者对奈特利也做了一些可以称之为“激进”的论断(p271-p272对奈特利与爱玛·伍德豪斯结婚的动机的猜测尤甚)。

但我想为奈特利辩护一点。p272批评他不去拜访穷人,但据我所知,挎着篮子去穷人家慰问一般是上层社会女性会做的事情。

包括p290对Harriet Smith身份的猜测,虽说很令人震惊,但倒也不无道理。

p278也提到了简对劳动人民,尤其是劳动女性的关注。

 

▪️6.Persuasion

虽说这是一部“不走运”的作品(p301),它仍是我目前最爱的一本小说。

这里是将Persuasion与历史结合,提到了Duke of Monmouth(p313)和不久前发生的美王子查理和苏格兰人的起义(p315)(狗血的穿越小说/电视剧Outlander就设定在那时)。想到Louisa Musgrove摔倒的Lyme Regis的海滩,想到Duke of Monmouth确实是无法避免的。(毕竟至少在我最初的印象里让这个地方有些存在感的就只有Monmouth和Louisa Musgrove。甚至连著名的化石我都是后来才了解到的。)Monmouth是查理二世的私生子,他起兵反抗叔父詹姆二世(即光荣革命被废的那位)的统治时就是从Lyme登陆。

作者也将Persuasion里的人物与斯图亚特、汉诺威两朝的人物联系起来。我当时便想到了The History of England,简在她早年所作的这一部短篇中便提到了对苏格兰的玛丽一世的喜爱。后来果然在p313看见作者也提及了The History of England。

本书对Persuasion评论的篇幅并不很长,但说“安妮是简笔下最成熟的女主人公,同时也是最现代的一个”(p340)。我很同意。

但其实我更喜欢《阁楼上的疯女人》里对安妮由“察言观色”到“更进一步自己开口说话,并渐渐发现自己的话正在被人聆听”的概括和更进一步的评论。

包括前面提到的,我最喜欢的Capatin Benwick和Anne关于“男人与女人谁的感情更持久”辩论的场景,简对女性地位深刻的思考在此显现出来。(当然这里她的话语被聆听后收到Wentworth的信的情节也十分可爱,甚至是我心中简的作品中最浪漫的场景。)

足以见得,在作品越发成熟的同时,简对许多尖锐的社会问题的关注也在加大。再想想Sanditon中可以称之为前卫的设定(如加入混血角色等),啊,如果她能再多活些年该多好!

 

⚫️PART III 总结

总的来说,依我个人浅薄之见,我认为这本书内容丰富,也能看出作者是一位十分了解奥斯汀作品及生平的有独特见解的研究者。如果你能忍受翻译的种种缺陷的话,十分值得买来一看。就我个人而言,虽然发现了许多问题,我依旧认为这本书我买得值得。(当然如果能有英文原版会更好。)(甚至最开始我标注的是五星。)

真的有许多十分有启发性的观点,能让读者跳出那些罗曼蒂克的外壳,就像我一直说的那样,看到简笔下摄政时代英格兰宏大的社会图景,更加严肃地对待简的作品,发现那些或许是有意埋下的伏笔,窥见她智慧的一小部分。我个人认为,马克·吐温欣赏不了简作品的妙处,大概也是因为他没能看出来文字的冰山下隐藏着的内涵。(毕竟他连“Austen”都能拼成“Austin”。)

就像E. M. Foster说的,“我是简·奥斯汀迷,所以很难对她妄加评论”,或者像P&P里达西对伊丽莎白说的,“if I loved you less, I might be able to talk about it more.”

If I loved Ms. Jane Austen less, I might be able to talk about it more.

 

 

 

 

 

 

 

 

 

 

alexandrafeild

【自译】Jane Austen: Lady Susan Letter 3

弗农太太写给德·库西夫人                                ...


弗农太太写给德·库西夫人                                

                                                   丘吉尔

亲爱的母亲:

      很抱歉得告诉您我们不能如约和您一起过圣诞节了;我们因这个不太可能会得到什么补偿的事情而失去了这件幸事。——苏珊夫人在给她哥哥的信中说明了她要立刻来访的意愿——并且这样的拜访无论如何都仅可能是一件方便的事,也不大可能好推测会有多久。我一点没为这样一桩事做好准备,也说不上夫人她为何要这样做。——朗福德显然在各个方面都是最适合她的地方,不管是那优雅、昂贵的梯磴还是她对曼纳林先生特殊的偏爱,我万万没有想到会指望有如此迅速的突出,虽然我老是想象着自从她丈夫去世后,随着她对我们的友情不断加深,我们将来或许会有机会接待她。——我觉得弗农先生在斯塔福德郡的时候对她有点太好了。除开她惯有的个性来讲,自从我们的婚姻初次动摇时,她对他的那叫人难以原谅的狡猾和不宽宏大量的行为,使任何一个没有他那样亲切、和善的人也不可能完全忽视这一点;即使她是他弟弟的遗孀,在这般拮据的环境下给予她经济上的帮助是恰当的,可我实在是觉得他邀请她到丘吉尔来拜访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他总是为所有人考虑,她悲伤、遗憾的样子和谨慎的决心足以使他心软,叫他真心相信她的诚意。不过对我自己来讲,我还是不大相信;看女勋爵现在这样似是而非地写着,在更好地了解她来这的真正意图之前,我还不能妄下定夺。——我亲爱的女士,你大可以猜猜我现在是以何种心情迎接她的到来的。她会有机会使那些叫她高兴的吸引人的力量赢得我的敬意的;我也一定会努力保护我自己远离他们的影响,如果没有更重要的事的话。——她说她急切地想要认识我,还很和蔼地提及了我的孩子们,虽然我还没有软弱到认为一个对自己的孩子就算是友善也毫不关心的女人会在意的孩子。弗农小姐在她母亲到我们这之前将要被安置在城里的一个学校里,这叫我感到欣慰,为了她也为我自己。和她母亲分开一定对她有好出去;并且一个受了这么不好的教育的十六岁女孩也不会成为这里可取的同伴。——雷金纳德早就希望我能见见这位迷人的苏珊夫人了,我们也得指望他很快来加入我们。——我很高兴听说父亲一直很好。且,带着我最好的爱,等等。

 

                                               凯丝·弗农

alexandrafeild

【自译】Jane Austen: Lady Susan Letter 2

第二封信 苏珊女勋爵写给约翰逊太太 ...


第二封信 苏珊女勋爵写给约翰逊太太 

                                               朗福德

亲爱的艾莉西亚,你误会我了,竟认为在冬天剩下的日子里我将要定居在这个地方。令我感到遗憾的是你对我的误会竟这样严重,因为我确实很少有度过比刚飞逝的那三个月更愉快的日子。――现在没有任何事情能只是顺利过去了。――这家的女性联合起来对付我,我初到朗福德时你曾预言事情会变得怎样,曼纳林又这样不寻常地叫我感到愉悦,使我自己也不能完全没有起疑心。我还记得当我来这宅子时,对自己说,“我喜欢这个人;愿上天保佑这不会有什么害处!”――但当我决心变得谨慎时,得牢记自己只要做四个月的寡妇,要尽可能的低调。――我也已这样做了。我亲爱的人,我已承认了,除曼纳林外,绝无他人注意到我。无论如何我已避免了所有普通的调情,也没能分辨出除了常来这里的那些之外的任何人。除了詹姆·马丁爵士,我曾为了将他与曼纳林小姐分开而给予了他一点关注。不过若是世人能知道我在这儿的动机的话,他们会尊敬我的。我被称作一个刻薄的母亲,但这是出于母爱的神圣冲动,是我女儿的利益叫我这样做的;并且如果女儿不是世上最好的傻瓜,我或许已会因为我的努力得到应得的赞赏。詹姆爵士确已对我向弗雷德丽卡求婚。她生来就使我备受折磨,这下还选择这样激烈地对抗相匹配的事情。我想最好现在还是把这密谋放在一旁吧。――我已不止一次后悔自己没有和他结婚,他只要少一点可鄙的软弱,我一定会的。但我必须说,我自己在这方面还挺浪漫的,只有财富并不足以叫我满意。――詹姆爵士已经走了,玛利亚很生气,曼纳林太太按捺不住地嫉妒――这样短暂的嫉妒,对我这样异常的愤怒。在愤怒之下,我毫不意外如果有这个自由去通信的话她会向她的监护人诉苦――但至于你的丈夫,我的朋友,他一生中做过的最友好、可亲的行为就是把她永远扔到她的婚姻里去。――因而我请你保留他的怨恨。――我们现在处境很不好,再没有一处房子比这改变得厉害了,这整个家里现在跟交战一样,我是时候该走了;我已决意离开他们,并希望能和你在伦敦度过舒服的一天。――倘若我仍像以前那样无法喜欢约翰逊先生,你一定要到威格莫尔街十号见我。――不过我希望可能不会这样,因为约翰逊先生全部的缺点就是他总被用那个伟大的词“可敬”来形容,而我又被认为与他的妻子过于亲密。他蔑视我的那副样子还挺叫人尴尬的。我将伦敦放在我到那个令人难以忍受的乡野村子去的途中。我真得去丘吉尔了。――原谅我吧,我的朋友,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如果英格兰还有其他地方对我敞开大门的话,我一定会到那去的。我反感查尔斯·弗农,他的太太也叫我忌惮,可在能得到更好的机会前我却必须得留在丘吉尔。我的年轻小姐会陪我去伦敦,在那里我会将她安置在威格莫尔街萨默斯小姐的照顾下,直到她能变得有那么一点合乎情理。她会在那里建立起良好关系的,毕竟那儿可都是些来自最好家庭的女孩。――那价格倒是极高的,大大超乎了我所愿意付的范围。――再见了。我一到伦敦就给你捎信。

                                            你永远的:

                                             苏·弗农

alexandrafeild

【自译】Jane Austen: Lady Susan Letter 1

其实这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翻的啦,当时也已经翻好了前面几封信,只是一直没好意思发到lofter上来。一是实在我自己水平有限,只是凭借作为一个janeite的热情来译的这部书信体小说;二是因为之前尝试的诺桑觉寺同人反响十分之惨淡(which means nobody cares),导致我丧失了信心。😢️但最近又想着既然翻都翻了,发出来也无妨,便还是决定先试着把第一封信发出来看看。

Lady Susan是奥斯汀较早的一部小说,几年前改编过电影,叫爱情与友谊(Love and Friendship,也是她一部短篇的书名)主题也是爱情却也不止...

其实这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翻的啦,当时也已经翻好了前面几封信,只是一直没好意思发到lofter上来。一是实在我自己水平有限,只是凭借作为一个janeite的热情来译的这部书信体小说;二是因为之前尝试的诺桑觉寺同人反响十分之惨淡(which means nobody cares),导致我丧失了信心。😢️但最近又想着既然翻都翻了,发出来也无妨,便还是决定先试着把第一封信发出来看看。

Lady Susan是奥斯汀较早的一部小说,几年前改编过电影,叫爱情与友谊(Love and Friendship,也是她一部短篇的书名)主题也是爱情却也不止是爱情,与她那六本major novels是完全不同的感觉,由Kate Beckinsale(96年英版Emma女主)主演。我认为这部小说写得很有意思,也有几句金句――她一贯能用那些精妙的讽喻逗笑我。看这部短篇目前好像没有出版过中文译本,就尝试着以企鹅经典的版本为基础翻译了一下。

以上。


――――

第一封信 

苏珊·弗农女勋爵写给弗农先生

                                                         朗福德

我亲爱的哥哥:

我再不能让自己谢绝你的好意了――我们上次分别时,你慷慨地邀请我到丘吉尔去和你们住些日子。因此,现下如果你和弗农太太方便的话,我期愿这几天便能被介绍给那位我早就想结识的姐姐。我这里的好朋友们热切地劝我再多待上一段时间,但由于好客、愉快的性情驱使,他们老是参与对我现在的情况而言过多的社交活动。我热切地希望能加入到你们叫人心旷神怡的引退生活中去,也十分渴望能认识你们可爱的孩子们,并在他们心中引起一点注意。――我很快就能有机会施展我的勇气啦,因为我不得不与我自己的女儿分离――她亲爱的父亲长久以来的疾病使我不能对她尽到我应尽的职责,也不能给她以我应有的关爱。我有太多的理由去担心我委托照顾她的家庭女教师不能尽职,因而将她送去了市里最好的一个私立学校,这样,我也能有机会留下她而来拜访你们。你看,我既已决意,一刻也不耽搁便到丘吉尔去,如若你们不能接纳我,定将令我十分之难过。

      

                      你最心怀感激、最深情的妹妹:

                                              苏·弗农

alexandrafeild
这大概便是我想象中的埃莉诺了,...

这大概便是我想象中的埃莉诺了,虽说与《诺桑觉寺》原文完成时间差了十年左右,但这总归也是帝政嘛。由摄政时代著名的画家托马斯爵士画于约1815年。

Harriet Elizabeth Peirse, Lady Beresford, circa 1815, by Sir Thomas Lawrence.

这大概便是我想象中的埃莉诺了,虽说与《诺桑觉寺》原文完成时间差了十年左右,但这总归也是帝政嘛。由摄政时代著名的画家托马斯爵士画于约1815年。

Harriet Elizabeth Peirse, Lady Beresford, circa 1815, by Sir Thomas Lawrenc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