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enora

10549浏览    118参与
翡冷翠不会喝酒
[Renora]Pancake...

[Renora]Pancakes

- - -二月的无聊产物

#小学生恋爱(并没有)。

#ooc流水账,没有设定。

#发图片是因为懒得排版...并没有什么发不出来的内容。

#第一句是字面意思,因为同桌想看Renora哈哈哈哈哈...

[Renora]Pancakes

- - -二月的无聊产物

#小学生恋爱(并没有)。

#ooc流水账,没有设定。

#发图片是因为懒得排版...并没有什么发不出来的内容。

#第一句是字面意思,因为同桌想看Renora哈哈哈哈哈...

集赞约戏一时爽,填坑码字火葬场

【RWBY】Hello Again(上)

(V7前废狗paro产物重修,题表瞎写,叔侄/海白/猴猫/Yaneo/Renora/春秋/JAPN预警。)


*

虽然很突兀,但,战争毫无预兆地结束了。


世界重回正轨,王国建立起了正确的新秩序。Atlas的军队调整了部署,Beacon立起灯塔,W.F再度推举基拉为新的首领…而谁也不知道过程如何,不得不承认校长确实有本事把他自己从农场男孩的身体里独立出来。因此Oscar也顺理成章地来到了信标,没人对这状况提出质疑,包括Goodwhich教授快要飞进头发里的眉梢。


等校长室的门一关上,她就板着脸问,“你儿子?谁的?James?”想也知道不可能。


不管怎样,或许能令意犹未尽的...

(V7前废狗paro产物重修,题表瞎写,叔侄/海白/猴猫/Yaneo/Renora/春秋/JAPN预警。)


*

虽然很突兀,但,战争毫无预兆地结束了。


世界重回正轨,王国建立起了正确的新秩序。Atlas的军队调整了部署,Beacon立起灯塔,W.F再度推举基拉为新的首领…而谁也不知道过程如何,不得不承认校长确实有本事把他自己从农场男孩的身体里独立出来。因此Oscar也顺理成章地来到了信标,没人对这状况提出质疑,包括Goodwhich教授快要飞进头发里的眉梢。


等校长室的门一关上,她就板着脸问,“你儿子?谁的?James?”想也知道不可能。


不管怎样,或许能令意犹未尽的观众们感到兴奋的live happily ever after续幕终于要上演了。



*

“进展如何,Yang?”


问这话时,Ruby正摊开课本,用以遮挡教授的视线。小红帽双眼紧盯着开启的卷轴,心满意足地看某只老乌鸦在画面左侧挥舞镰刀大杀特杀。关卡地图里不断升起暴击星和宝箱,陆续地,Grimm在一阵颤抖中化作紫色的雾气消失。


“老样子,”Yang不动声色地用气声回答,义肢握着铅笔在书页上写写划划,她用另一只手扳着指头数完了每日必做,“我打通了新章节,刷完了今日副本,耗尽了所有体力…顺便一说,这剧情显然是胡扯。”


Weiss在她左边扬起眉毛,“不好意思?”


“显然当局并不准备让人们知道事情真相,而是否有某个打着科技发展之名进行暗地活动的公司打算从中捞一笔横财?”快速翕动着嘴唇,Blake若有所思,“当然。”


“嘿!你们怎么敢玩着S.D.C公司出品的游戏还在抱怨我家?”Weiss尽可能提醒她自己,他们现在还在课堂中。她有效地控制住音量,但仍使Port教授对这边投来怀疑的一瞥。


“所以我猜你选定今天的中意从者了,哇哦,”好像她不是这话题的发起者,Yang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注意到同桌垫在她们两个人的课本下面的卷轴画面出现了变化,“Weiss,你真的没有动用你的职权指示画师在Neptune身上多花一些时间?”她狐疑地发问。


机械手配合地比划了一个点钱的手势,Ruby不能自制地笑了。教授用小眼睛怀疑地在坐席中扫来扫去,她们赶紧坐好,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等骚动过去,Weiss立刻瞪了姐妹俩一人一眼。


“为何?他值得那些钱,”她没有立刻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于是矜持地清了清嗓子,“我是说,Neptune有一张好脸――即使我不如此行事。”



*


对于在战争中取得了猎人执照的学生们而言,信标的课程已经不那么难了。他们获准读最后一年书,等到所有人都成年就毕业。但这对于那些被当局蒙在鼓里的和今年新一届初升高的学生而言,雪倪数据公司出品的卷轴游戏实在让他们花费了大量精力;特别是在某些他们本不该投入过多时间的地方。


校长室自动合拢的滑动门遮住了学生垂头丧气的身影。校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话头就被神情严肃――或愤慨――的教导主任截住了。


“我认为你做好管管这种情况,Ozpin教授。”Goodwhich说道,重重地将她从学生那儿没收来的卷轴放在校长桌上,“这已经是我这周在课上逮住的第十四个学生了。”


校长沉吟了一阵,谨慎地选择了不那么激怒她的说辞,“不得不承认,James用来混淆视听的方式很聪明。”


“而且这游戏确实挺吸引人的。”


隔着两把椅子,Qrow倚靠着落地窗补充。精英猎人的眼神一刻没离开他的卷轴页面,女巫怒视他,他对此装作视而不见。


“我相信Qrow只是因为发现他的两个外甥女是游戏的主角而感到兴奋。”Ozpin轻咳了一声吸引了谈话对象的注意,“不管怎么说,我理解你的意思――我会在星期一的早会上对此进行讲话的。”


Goodwhich教授狐疑地来回打量他们两个。校长端坐在办公桌后面,但他的两只手都放在桌面下,叫人看不出他究竟打着什么算盘。他看上去若有所思,而Glynda很早以前就明白揣测这位上司的意图纯属白费工夫。


“你最好是,校长。”放弃般地叹了口气,教授扶着眼镜收起教鞭,“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此失陪了。”


升降梯载着Goodwhich女士降落到校园中。校长忽地放松了挺直的后背,靠着椅背用惯例转了半圈。卷轴在他的掌心上弹开,伴随信件发送的提示音。


“怎么样?”他耐心地问。


“什么?噢,”Qrow用半秒的时间理解了他问的不是工作,镰刀使点了点屏幕上的金发Caster;后者正从小红帽背后给予强力支援。对此,他中肯地评论,“仍然对你的旧情感到担忧。”


“你猜怎么着?还轮不到吃嫩草的家伙对我说这句话。”Ozpin不假思索地反驳。



*

“啊,拜托,拜托――就算是一张Assasin Ren也可以!”


继这座学院的教授们也开始不务正业以后,最高年级的顶层宿舍里传来崩溃般的嚎叫,为新的一周拉开了序幕。差不多快把他的发型揪成了一缕一缕的散乱金发,Jaune丧气地捧着卷轴,无力地看着仅剩的十颗圣晶石都化为了麻婆豆腐。


Nora无情地笑了起来,Ren抱着双臂站在衣柜前,下意识地张了张嘴;但没有什么好台词能给他安慰他的队长。


Jaune从他的动作里意识到了歧义,于是手忙脚乱地解释,“不,Ren,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相当尊敬队友,尽管最初的卡池里的你只有三星!”


“我猜他只是想说,”Nora摊了摊手,怜悯般地,“为什么非要执着于游戏呢?毕竟那是你的亲身经历。”风凉话不出意外地使Ren收获到了一枚怒视。


“六星雷神满破的家伙没资格说这话!Nora,现在只有你是跟我一条战线的战友――…”


Ren头痛地捏住了额角,“伙计们…”


“抱歉,Jaune,”Nora潇洒地一挥手,立刻打断了他,“我起床时抽到了Rider Ren,看来今天运气不差。”


“什么?!”Jaune叫喊了起来,难以置信。


“伙计们…伙计们!”Ren绝望地发现他没法挽救这个团队,“早会还有十分钟开始――我觉得每个人都必须立刻动身了。”



*

当他是校长时,Ozpin教授通常很讲信用。他在周一早上召集了学生,通知他们迎接来自其他学院的客人,同时宣布了维特节的重启。鉴于Goodwhich老师愈发趋近零度的视线,他在学生们欢呼鼓掌的时候举起手来,向下压示意维持会场的秩序。


借着这一小会儿的骚动,Neptune从背后靠近队长,“你觉得他会讲些什么?”


“‘虽然战争结束了,但我们面对的只是一时的和平,邪恶仍在黑暗的那端滋生’…”Sun憋出了两句看起来就很适合校长的台词,问道,“像这样?”


孙悟空的尾尖卷了起来,弗纳男孩回过头来和他的队伍悄悄咬耳朵。幸亏他们不像擎天人们光明正大地站在场地中央,Neptune毫无顾忌地笑了起来。


“Sun,严肃点。”他摇了摇头。


被点名批评的人无辜地答道,“我很严肃啊。噢,是不是我再贴切一些比较好?捏着嗓子?”


他夸张地掐住了脖子,用明显不对头的女式颤音重新念了一遍每个人都熟悉的过场动画。犹豫着,Scarlet从背后踢了Neptune一脚,完全笑不出来地插入了他们的对话。


“呃――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


“咳…嗯!”


一声轻咳在帅哥们耳边炸响,很快传来熟稔的语调。他们转过身去,Yang和Blake还在远处观望,Ruby被Weiss拖在身后,拼命比划抱歉的手势。


面无表情到令人心生畏惧的冰雪女王干巴巴地终结了这个玩笑。


“感谢您购买并畅玩本公司的游戏,Schnee Data Company的第一股东对用户的宝贵意见洗耳恭听。”



*

Neptune是这场献祭中的唯一牺牲,但愿他能平息Weiss的怒火。与此同时,台上的校长讲话已经从盛大的庆典偏离到学生守则与日常规范,在所有人意料之外,他将游戏与锦标赛挂钩到了一处。总而言之,作为比赛的唯一赞助商,Whitely Schnee――显然不在计划内――出现在了媒体与在场所有人的视野中。


“…虽然战争结束了,但我们面对的只是一时的和平。”校长平淡地念着分配给他的台词,“成为猎人需要具备的条件除了警觉性还有哪些?这是你们将要探讨的课题,Schnee先生已经准备好向所有人介绍新的项目了。”


顶着他姐姐震惊的眼神,Whitely无所谓地笑了。他站在麦克风前,总共花了三分钟的时间用来总结和批判,指明几年前的格斗淘汰赛程中的各种漏洞。对此,Yang不耐烦地转动了机械肘,曼特保卫者的存在则令和她同行的学生获得了更多瞩目。敏锐地注意到这点,Schnee少爷立刻将他制作的全新赛程投屏到大屏幕上,“…当S.D.C掌握了超过95%的在校生都搭载了本公司推出的全新卷游,我建议不妨使参赛者们通过‘临时契约’的方式随机组成Master&Servant模式,以二人组的形式度过整个假期。”


他故意停顿了。学生们炸开了锅,闪光灯从四面八方亮了起来。每个人都熟知这概念,因此,需要参赛者们做的只是进行身份的抉择。有逻辑细致的学生注意到了举办方遗漏的问题:固然这能够锻炼他们与陌生人切磋、磨合的技巧,但比赛之间必然包括了同组竞争。


“我说,看样子他们准备让Freezerburn和Ladybug拆伙,然后回炉重造。”

“不――!”


Yang兴致盎然地对了对拳头,不顾小红帽惨痛的哀嚎完全盖过了另外两个人的发言。拼命拽着她的红帽子,Ruby踢腾着抗拒被老姐揽进怀里,尽管她明知拼力气绝不能和擎天新科技的力量抗衡。


“S.D.C公司承诺公开进行随机抽选,本公司对用户的运气不负任何责任。”Whitely庄严地宣誓,眼光在台下梭寻了一圈,很快与满脸“你在开玩笑”的冰雪女王对上了视线,“不妨请我们的股东和她所在的小队给诸位做个示范――Sis?”


Blake向右瞥了一眼,涵盖着责备的神色不言而喻。但Weiss勉强摆出了高傲的姿态,不去理会她弟弟的行为使她不得不承担的任何后果。伸出象征邀请的手,大小姐向应该领队的那个人示意,而Ruby还没有大胆到公然违抗这意味分明的命令。她灰溜溜地领着队伍穿过低年级学生,余光瞥见Weiss拿捏着廉价的傲慢以抗拒观众的热情。黑猫一如既往地冷淡,这又是另一种难以接近;落在最后的爆竹小姐不知为何开始给沿途分散的崇拜者们签名。


Whitely建议她们在屏幕上操作,这样可以让所有人看到流程的模板。大大方方地,Yang拍了一下对应的按钮,象征她把她自己扔进了卡池。仅仅犹豫了半秒,Blake跟随了她的动作。这支队伍采用的策略很简单:既然她们是进行尝试的第一组,两名队员抽取两名队员的结果应该不会差到哪儿去――但,Whitely的嘴角弯起了不易察觉的弧度。


“准备好从壳里从来了,Little Red?”Yang兴高采烈地拍了拍妹妹的肩膀,问道。


Ruby Rose被众人的目光推到了抽取按钮前。她深呼吸、深呼吸,甚至不必要地闭上了眼睛。好像她和那按钮有天大的仇恨,终于顶着视死如归的表情拍了下去。


噪音,光影,火星四溅。小红帽偷偷睁开了一只眼睛,出现在屏幕上的男人拥有她相当熟悉的名字。


教师席中传来了一声轻飘飘的脏话,Qrow拿在手里的卷轴自动弹开了,意味着他已经成为了Master Ruby的临时从者。



To be continued..


(没找到屏蔽词,是它又嫌我写太多吗?烦了,毁灭吧。)

TTOO
像素莲诺犬第六发。是年纪小一些...

像素莲诺犬第六发。是年纪小一些刚进狗狗学校的时候,学“握手”。

手是Ozpin的,一个轻松,愉快,慈爱,完全不用拯救世界的狗狗学校校长。

基于真实经历,虽然原型是两只猫猫……

像素莲诺犬第六发。是年纪小一些刚进狗狗学校的时候,学“握手”。

手是Ozpin的,一个轻松,愉快,慈爱,完全不用拯救世界的狗狗学校校长。

基于真实经历,虽然原型是两只猫猫……

INK
混水摸鱼,是投墙的主题活动:P

混水摸鱼,是投墙的主题活动:P

混水摸鱼,是投墙的主题活动:P

TTOO

像素莲诺犬第五发。

边牧莲:

不要因为我说不想出去玩,就硬把我拖走啊!

……我本想这样大声斥责她,但她力气实在是太大了。


边牧还是很难画。

灵感来源p3,出自剧集V3。

像素莲诺犬第五发。

边牧莲:

不要因为我说不想出去玩,就硬把我拖走啊!

……我本想这样大声斥责她,但她力气实在是太大了。


边牧还是很难画。

灵感来源p3,出自剧集V3。

TTOO

像素莲诺犬第四发。

♪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

边牧真难画。

电脑色差绝了,完全看不清莲边牧的轮廓!但看上去气氛还挺好的…所以就不替换了补个p2调亮版。

像素莲诺犬第四发。

♪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

边牧真难画。

电脑色差绝了,完全看不清莲边牧的轮廓!但看上去气氛还挺好的…所以就不替换了补个p2调亮版。

TTOO
像素莲诺犬第三发。 经典Boo...

像素莲诺犬第三发。

经典Boop肯定是要做的。

像素莲诺犬第三发。

经典Boop肯定是要做的。

TTOO

Mission accomplished.

带着具体到我都觉得很烦人的画面想法向咕咕鱼老师约的稿。

大概是在舞会上刺探情报,好巧不巧遇上敌方boss,大闹了一场后擦净血迹,拍拍衣服戴上手套悠然离开的特工/杀手搭档。想了想可以和之前写的短篇《代糖》 同世界观。

P2套了个滤镜,自己当lofter封面用了。

感谢咕咕鱼老师圆我超A莲诺梦!越看越酷啊啊!@咕咕鱼@sun名誉夫人 

Mission accomplished.

带着具体到我都觉得很烦人的画面想法向咕咕鱼老师约的稿。

大概是在舞会上刺探情报,好巧不巧遇上敌方boss,大闹了一场后擦净血迹,拍拍衣服戴上手套悠然离开的特工/杀手搭档。想了想可以和之前写的短篇《代糖》 同世界观。

P2套了个滤镜,自己当lofter封面用了。

感谢咕咕鱼老师圆我超A莲诺梦!越看越酷啊啊!@咕咕鱼@sun名誉夫人 

TTOO
像素莲诺犬第二发。 意外地好玩...

像素莲诺犬第二发。

意外地好玩于是又画了一个,竟然立刻画得比上次可爱了……

家里屏幕色差太大,不想管啦!

像素莲诺犬第二发。

意外地好玩于是又画了一个,竟然立刻画得比上次可爱了……

家里屏幕色差太大,不想管啦!

TTOO
搞了个莲诺的像素犬化gif。很...

搞了个莲诺的像素犬化gif。很菜。

动了吗?好像动了。

边牧和博美。挺合适的。

搞了个莲诺的像素犬化gif。很菜。

动了吗?好像动了。

边牧和博美。挺合适的。

X.向雏

【RWBY/renora】其实你也是草莓味的啊

“Ren~Ren~Ren~Good MMMorning~~Good~Morning~~今天想吃什么早餐呢~是草莓果酱好呢还是蓝莓果酱好呢~或者~树莓果酱~?”


“Nora.”从被窝里传来慵懒的声音。
“怎么了!? 今天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做晚没睡好?是昨天和戮兽交战的时候受伤了吗?”Nora掀开被子,拨弄着Ren的睫毛。
Ren还未睁开眼睛,任由着Nora玩弄他的睫毛。


“欧~!Ren!不要离开我!你还没告诉我今天早上应该用哪种果酱呢~!Ren~!不,不要离开我!”一头橘色的短发埋进Ren身旁的被子里。双手不停揺着Ren的肩膀。用哭腔不断喊着Ren的名字。


Ren睁开朦胧的...

“Ren~Ren~Ren~Good MMMorning~~Good~Morning~~今天想吃什么早餐呢~是草莓果酱好呢还是蓝莓果酱好呢~或者~树莓果酱~?”


“Nora.”从被窝里传来慵懒的声音。
“怎么了!? 今天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做晚没睡好?是昨天和戮兽交战的时候受伤了吗?”Nora掀开被子,拨弄着Ren的睫毛。
Ren还未睁开眼睛,任由着Nora玩弄他的睫毛。


“欧~!Ren!不要离开我!你还没告诉我今天早上应该用哪种果酱呢~!Ren~!不,不要离开我!”一头橘色的短发埋进Ren身旁的被子里。双手不停揺着Ren的肩膀。用哭腔不断喊着Ren的名字。


Ren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身边这个橘色短发,粉色裙子的女孩,“Nora.”
“Ren!”女孩一把抱住他,脸颊贴着脸颊。
“我没事,只是想和你说早上好。”
Nora松开他,“快点起床。”
转身走出房间。
“诶~还是草莓果酱好呢~~嘿~”


Ren坐在床边小声嘀咕:“其实你也是草莓味的啊。

光迹

Nora的大城堡Chapter7

主Ren x Nora


全员毕业生活安稳不断发糖


四个人从校长的办公室回来,摊在宿舍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直到——

“你们打算在这里住多久?”Ren考虑到他刚租下来的别墅和租金而不得不开口说话。

Jaune看看Pyrrha,后者还在考虑。

“至少到婚礼结束,不过她在这里教书,我也跑不了。”

Nora从床上跳起来,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她和Ren租下别墅的图纸:“既然这样,要不要住我......和Ren的城堡?”

Pyrrha和Jaune有一阵子没见Nora,愣了半秒才反应过来城堡指的到底是什么。

“emmm……宿舍挺好的?”

“Jaune,人家都租...

主Ren x Nora


全员毕业生活安稳不断发糖


四个人从校长的办公室回来,摊在宿舍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直到——

“你们打算在这里住多久?”Ren考虑到他刚租下来的别墅和租金而不得不开口说话。

Jaune看看Pyrrha,后者还在考虑。

“至少到婚礼结束,不过她在这里教书,我也跑不了。”

Nora从床上跳起来,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她和Ren租下别墅的图纸:“既然这样,要不要住我......和Ren的城堡?”

Pyrrha和Jaune有一阵子没见Nora,愣了半秒才反应过来城堡指的到底是什么。

“emmm……宿舍挺好的?”

“Jaune,人家都租下了!......不是,我是说......要是房间多的话可以联系下team RWBY……”

“没关系的,本来也是professorOzpin不让来Beacon的权宜之计,租期满了就搬过来也行。”

“别啊?我们都住了几年宿舍了?你们还没问RWBY!难道我们都不享受生活的吗?宿舍就一个房间啊啊啊!”Nora眼看自己的城堡没了,开始着急。

“......问问RWBY吧。”Ren拿出卷轴。

哔哔——

“hey Ren,好久没见啦!”

“Hello Ruby,现在方便聊吗?”

“没问题没问题,Weiss也在的!”

“我和Nora租了一栋别墅住,但是Jaune和Pyrrha打算住宿舍,如果你们还回来Beacon的话我们就续租。”

“噢噢...稍等一下啊......

(whisper:Weiss,你不是想继承之后迁公司总部吗......开玩笑的?不是吧......原来做不到吗?我还很想和JNPR一起住的......你说什么......我怎么就不会读空气了?Ren来问肯定是想一起住啊......哦↗️哦↘️哦↗️......我懂了。)

我回来了!Weiss说她还是继承人,不能抽身。你们去问问Yang姐和Blake吧!”

“好的,谢谢你告诉我她俩还有余裕。”

“客气什么!下次再聊啊~byebye~”

哔哔——


p.s.

Weiss的打算:

迁总部很困难,但不是做不到,现在这么说就是为了Ren和Nora的二人空间,我们都去了那还是二人空间吗?Ruby又不太会读空气,于是只能找借口啦……

 

千灯

[RWBY/Renora]YOU'RE MY QUEEN IN MY CASTLE

***

Lie正望着窗外的月亮,或许是光线的种种折射汇聚在一起发生了奇妙的反应,它现在看上去带上了些暗淡的红色。


而在这个糟糕的夜晚,这种糟糕的颜色让Lie无法抗拒地联想到了糟糕的的事物,血迹,杀戮,牺牲,与死亡。


他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这很简单,从父亲死亡的那一刻,或许从更早些的天赋隐隐有所展现的时候,Lie就掌握了控制情绪的方法。


无论发生了什么,苦痛与一切激烈的负面情绪,最终都会被aura彻底压制,留下彻底平静的表面。


因此,Lie此刻,只是在平静地望着血色的弯月。


可是有人打破了他此刻的平静,一如既往地。


“你看到Janue了么?”


“...

***

Lie正望着窗外的月亮,或许是光线的种种折射汇聚在一起发生了奇妙的反应,它现在看上去带上了些暗淡的红色。


而在这个糟糕的夜晚,这种糟糕的颜色让Lie无法抗拒地联想到了糟糕的的事物,血迹,杀戮,牺牲,与死亡。


他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这很简单,从父亲死亡的那一刻,或许从更早些的天赋隐隐有所展现的时候,Lie就掌握了控制情绪的方法。


无论发生了什么,苦痛与一切激烈的负面情绪,最终都会被aura彻底压制,留下彻底平静的表面。


因此,Lie此刻,只是在平静地望着血色的弯月。


可是有人打破了他此刻的平静,一如既往地。


“你看到Janue了么?”


“到处都找不到他…”


“宿舍——当然我们就在这里,而很显然他不在这里。”


“教室,医务室,大厅…那里现在有很多人,老师们都聚集在那里,还有一些学生——但是他也不在那里。”


Lie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看到Janue。


“那么,Janue到底会去哪里了呢?”从刚刚开始,就没有停止说话的Nora不禁问道。


她贴近了过来,试图从Lie及窗沿的边缘挤进自己的身子。Lie向左边挪了挪腾出了足够大的空间。


因此Nora顺势将Lie向更左边挤压了些,然后像Lie一样,用胳膊支撑着趴在了窗台之上。


JNPR小队宿舍的窗户并不窄小,只是一人趴在窗台上的话,它还显得有几分宽敞。但是当两个人共同使用的时候,他们不可避免地挤在了一起。


“要一起去找他么,Lie?”Nora问道,她的声音并不响亮与活泼,这太过异常了让Lie无法不在意。


虽然他很清楚造成这一切的原因——JNPR小队,永远地缺失了他们的王牌队员。


Lie侧头望向身边的女孩,总是高高地扬起头的她,此时的视线却是下垂着的。


这样的Nora非常少见,除了儿时的那些糟糕的记忆碎片里还保存着这样的Nora,Lie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如此消沉的她了。


“你知道他可能在哪的,Nora。”Lie轻轻地说道。


对两人来说太过狭窄的窗台,以及二人之间的身高差。让Lie的胳膊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了Nora过耳的发梢。


Nora的发尾总是有些调皮地翘着,更加小一些的时候的Nora还未曾放弃过将它们梳理平整,但是似乎在Lie未曾意识到的某个时刻之后,她彻底放弃了与自己的头发的战争。


这种不能轻松打理顺滑的头发多半质地偏硬,因此此时当发梢戳碰着Lie的胳膊的时候,让他产生了一种轻微地分辨不出是疼痛或是麻痒的感觉。


而当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Nora已经异常地安静了好一些会了。


“…他需要些时间。”Lie知道Nora也知道这些,但是如此安静的Nora,让Lie不自觉地试图稍稍打破这份沉默。


“Lie,你还记得那天么?”


Lie转头望向Nora,等待着少女的进一步说明。


“那天,我们在食堂里进行大战的那天?”


Lie点点头,接着感觉到Nora的发梢更激烈地擦过了自己的胳膊,他再度稍稍侧过头,发现身边的女孩正在试图调整诚一个不那么挤的姿势,最终她选择斜靠在窗户的边缘上。


不可避免地,Lie与Nora正巧投放过来的视线相对了。


因此他点了点头。


“也是,那天我们大干了一场!Jaune从一开始就出局了,但是我很快就用西瓜敲飞了Yang…”


Nora地声音稍稍慢了下来,Lie理解她。


Yang,永远丢失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你那时是负责拦截Weiss?还是Blake?”


Nora的声音不可避免地变小声了些,因为Blake至今下落不明。


“Pyrrha她…”


Lie轻轻的盖住了Nora的唇。


“Nora,没必要强行讨论的。”


这个动作稍稍持续了两秒,Nora只是安静地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也没有试图再说些什么。


最终Lie的胳膊垂了下来,与之同时下落的是他的手掌。


“那个时候,你记得么,战争是一个蛋糕挑起的。”


“嗯。”


Lie记得。


“Ruby当时还说,她还说Justice,她还说Justice will be delicious?食物大战而已,Lie。”


“你那时候还唱了战歌。”Lie轻轻地说道。


“是的,那首,Queen in the castle.”


“嗯。”


“那真是…美好的一天。”


Lie轻轻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听到Nora轻轻地哼唱了起来。


她的声音偏尖些,平日伴随着她过于快的语速,总是显得十分有力量。而当她唱歌的时候,她的声音便轻轻绵绵地飘了起来,柔软而细腻。


与以往相比,她这一次的歌声有点稍稍跑调了。


“Lie,我们会在一起吧?我不是指那种意义的在一起,但是我们总是在一起,以后也会一直在一起吧?”


当歌声慢慢变轻直至消失的时候,Lie听到了相同的问题。


上一次,Lie没有回答,这一次,他依旧没有。


但是他反握住了Nora的手。


园长哥布林

封锁时间宅家的ReNora

“受不了了!我今天一定要出去!”Nora打开窗户,寻找合适的起飞角度。

“Nora”

“嗯?”

“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

“我们没有口罩了。”

“外面戒严了?”

“嗯哼。”

“那就没人在外面啦,所以我不需要口罩。”踩在神威战锤上,准备起飞。


没有跑路成功的Nora被Ren拉到厨房学做松饼。

“看你的围裙上写了什么?”

“不要靠近厨师。”

“所以我就在这,帮你?”Nora站到锅另一边,等着松饼出锅。

“No way”Ren将她框进自己与案台之间,握着她的手搅拌面糊。

Nora甚至能感受他的呼吸拂过耳畔,大脑当机,手不受控制的快速动作起来。

“也许...

“受不了了!我今天一定要出去!”Nora打开窗户,寻找合适的起飞角度。

“Nora”

“嗯?”

“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

“我们没有口罩了。”

“外面戒严了?”

“嗯哼。”

“那就没人在外面啦,所以我不需要口罩。”踩在神威战锤上,准备起飞。


没有跑路成功的Nora被Ren拉到厨房学做松饼。

“看你的围裙上写了什么?”

“不要靠近厨师。”

“所以我就在这,帮你?”Nora站到锅另一边,等着松饼出锅。

“No way”Ren将她框进自己与案台之间,握着她的手搅拌面糊。

Nora甚至能感受他的呼吸拂过耳畔,大脑当机,手不受控制的快速动作起来。

“也许我们应该换一个活动?”甩的厨房到处都是面糊,Nora涨红着脸说。


“我可以联系Glynda吗?”

“No.”

“nooooo~”

元气少女,在线擦墙。


园长哥布林

平行世界的表白可能二

“Ren,够了,我已经18岁了,你也不是“婴儿照料者”,我只是想跟yang去一个派对而已!”当Nora换上新的小裙子准备出门,Ren拦住了她。

“为什么不能一起去呢?我不是看管你,只是……担心。”

“我知道你不喜欢,所以我们可以兵分两路,只是放松一下嘛,我会早点回来陪你的~”Nora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像一只讨食的小狗狗。

“唉,去吧。自己小心。”Ren最见不得Nora一点点委屈,但心里给Yang记了一笔。

“你最好啦~boop~”轻轻拥抱了Ren,Nora哼着小调的出门了。


“呃啊……”艰难的睁开眼,Nora努力扭了扭头想知道自己在哪。

那本来是个美好的夜晚,音乐,...

“Ren,够了,我已经18岁了,你也不是“婴儿照料者”,我只是想跟yang去一个派对而已!”当Nora换上新的小裙子准备出门,Ren拦住了她。

“为什么不能一起去呢?我不是看管你,只是……担心。”

“我知道你不喜欢,所以我们可以兵分两路,只是放松一下嘛,我会早点回来陪你的~”Nora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像一只讨食的小狗狗。

“唉,去吧。自己小心。”Ren最见不得Nora一点点委屈,但心里给Yang记了一笔。

“你最好啦~boop~”轻轻拥抱了Ren,Nora哼着小调的出门了。

 

“呃啊……”艰难的睁开眼,Nora努力扭了扭头想知道自己在哪。

那本来是个美好的夜晚,音乐,舞池,也许不应该碰的酒精。

然后就是爆炸,慌乱,Grimm,甚至是利维坦级别的Grimm。作为一个猎人,Nora知道自己应该站出来保护人们。

两位猎人优秀的撑到了支援,但是自己元气用空,也受了不少的伤。

“Ren……”Ren端来杯子,扶起Nora,温热的水喝下,嗓子感觉可以说话了:“抱歉,我必须站出来……”

“我知道。”Ren紧绷的脸没有柔和的迹象。

“别生气啦……我现在没事啦。”Nora拽着他的衣袖一角,挂上没心没肺的笑。

“你要知道,我很担心你。”我不喜欢失控,也就是你总让我失控。Ren在心里默默想。

“也许一些松饼可以让我满血复活~”

 

“Nora,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去逛街买些女孩子的东西,opps,正好Ren不在~”Pyrraha溜进来。

“他很快回来,一会我问问他。”Nora趴在床上,两眼无神,已经好久没有出门,她要憋坏了。

“也许出去走走会让你心情变好,我们可以去吃点松饼,也许还有咖啡。给他带份礼物也许可以解决些问题。”

“OK,我给他发个信息,我们走吧。”Nora两眼放光,拿出卷轴留下讯息就出门了。

 

“Ren?”暮色四合,Nora回到房间,没有开灯,一片昏暗中Ren的气味可以感觉到。

“我这次平安回来了,有礼物哦”把灯打开,兴高采烈地想把给Ren买的迷你莲花盆栽放在桌上。

“啊……”却被扯住手拉倒在床上,水生盆栽掉落在地,玻璃渣和水和本来生机勃勃的植物凄惨的躺在地面,一如现在不知所措的Nora

“你怎么了Ren,出什么事了么?”Nora眼里流露出不安,Ren身影盖住了天花板,将她笼罩住。

“为什么要逃呢?”Ren认真的看着她,双眼中倒映着她的面目。

元气的橙色短发,天空一样的眼睛,可爱的鼻子,柔软的嘴唇。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是我的呀,不可以再失去任何东西了。也许她会在哪遇到一个可爱的男孩子,然后相爱,组成新的家庭,又只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也许应该笑着祝她幸福甚至穿上伴娘服把她交给那个男人。不可以,绝不可以啊。占有欲作祟,本来理性的男人也无法压抑的暴虐。

“外面有想吃掉你的Grimm,也有不怀好意的人,我知道你很强但我一直都害怕保护不了你。乖乖在我身后就好,乖乖在我视野里好吗?”冰凉的眼泪滴在Nora的脸颊,一个灼热的吻落在她的额角。

Nora却一把按住他的肩膀翻身和Ren强行调换了位置,柔软的唇瓣贴上他的,Ren不自觉的回抱住Nora,投入这个吻。

“我也会保护你,你说过我们要保护彼此啊。”

真是的,随随便便就可以拉他下地狱,又可以轻轻松松引他上天堂。

园长哥布林

平行世界的表白可能一

在信标的日子温馨,愉快,时不时可能还会有些挑战。但是为了毕业这个日子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Team RWBY和team JNPR作为优秀小队在这座校园里留下了不少故事,比如曾经差点拆了食堂,制止whitefang的抢劫,考试时精准的吐到对方脸上之类的,远比他们优异的成绩,维特节的冠军要出名的多。

在成为正式猎人之后,Team RWBY和team JNPR选择了不同的路,team RWBY选择四处旅行帮助人们,而team JNPR则报名到擎天继续自己的猎人工作。

“抱歉,也许我这个选择有些自私……”和RWBY在常去的面摊吃完告别饭,JNPR回到宿舍收拾东西,Jaune面带愧色。...

在信标的日子温馨,愉快,时不时可能还会有些挑战。但是为了毕业这个日子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Team RWBY和team JNPR作为优秀小队在这座校园里留下了不少故事,比如曾经差点拆了食堂,制止whitefang的抢劫,考试时精准的吐到对方脸上之类的,远比他们优异的成绩,维特节的冠军要出名的多。

在成为正式猎人之后,Team RWBY和team JNPR选择了不同的路,team RWBY选择四处旅行帮助人们,而team JNPR则报名到擎天继续自己的猎人工作。

“抱歉,也许我这个选择有些自私……”和RWBY在常去的面摊吃完告别饭,JNPR回到宿舍收拾东西,Jaune面带愧色。

“Jaune,不必担心,我和Ren本来也无处可去,和你们继续在一起就够了。”Nora打断Jaune自责的话,多次实习经历已经让Jaune和刚进入学院时有了质的飞跃,已然是一个合格的队长了。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说,谢谢你们帮我战胜曾经的梦魇。”一次任务经过黑百合村,Ren手刃了毁掉他们村子的Grimm,解开一个心结。背负的减少一分,心门才能敞开一寸。

“我们是一家人呀,好啦,现在我们该迎接新生活了。”Pyrrha拾起包裹,打开门,示意大家是时候离开了。

在飞艇窗边看着信标逐渐远去,像从黑百合村回来时一样,Ren握住了Nora的手,温暖在掌心传递,对于新的生活,两人都充满了期待。

飞艇先到达了Argus,Ren和Nora被邀请到Jaune的姐姐家落脚。

“Ren,还记得吗,我们曾经说过要来Pyrrha的家乡,而我们现在真的在这了!”

“看那是什么,糖果店!我想我们以后可以来买几罐糖浆!”

“我们需要坐电车吗?很复古!但是很有趣!”

街边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融合了寒风和曼特风格的建筑不算快的往后走,有时候还可以看见平静的海面。Nora依旧保持着活力,叽叽喳喳的上蹿下跳,显然Jaune和Ren早已习惯。

“Jaune,emmmm,我想问你……关于……呃……”Ren涨红了脸拍了拍正在用卷轴跟Pyrrha聊天的Jaune的肩。

“也许你需要勇敢一点,把你想说的坦率的说出来就好了。曾经我也不敢说出口,但那次保卫信标时,我知道我必须得说了,虽然我什么也没说只是……a kiss。所幸,我活了下来。”Pyrrha的声音从卷轴里传出:“sorry!我不是故意听你们说话的~”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完全没听懂!”Jaune一头雾水。

Nora望着窗外,轻轻哼着“I'm the queen of the castle”的曲调。

“Nora……”Ren刚开口电车却正好停下,Jaune喊他们下车,只好作罢。

“怎么了,Ren?”

“没什么。”

“嘿,我在这~”金色长发的女人抱着一个幼儿向他们招手。

“嘿,Saph”Jaune好似一脸无奈。

“他常和我们提起你们哦,真抱歉房间有限,你们住一间房可以吗?”Saph领着他们上楼放行李,一边和善的和他们聊天。

“谢谢,麻烦你们了。”Ren看到在客厅里看着小朋友的Nora,自己提起两个人的行李跟上楼。

再下楼时,Nora正在帮Saph的妻子Terra做三明治晚餐,Ren洗完手,接替Terra的活。在Saph一箩筐的揭着自家弟弟短的欢乐气氛中用过晚饭,Jaune提议带他们出门逛逛。

“我相信你们不会迷路的对吗?”一出家门Jaune就愉快的甩开两人,大概是“让Pyrrha带他观光”去了。

“很好,那我们去哪呢?”Nora的确十分不爽。

“去买几罐糖浆做松饼怎么样?”Ren看着Nora由怒转喜,面色也柔和下来,想着明天要把围裙找出来。

沿着街走着,两个人都各怀心思的沉默。

“等天气暖和了就可以下水玩了……”

“Nora……”

两个人开口看向对方,恰好的对视,Ren先伸手拉住了还往前走的Nora。Nora像平常那样认真地听着Ren往下说。

“我小时候想要一朵开在水里的花,但是我的妈妈告诉我,它属于那里,我不能把它带回我的花园。”他抚上Nora耳边的发丝“现在我找到属于我的那一朵了。也许我不应该让你等那么久,但是我曾经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能力爱你。现在我们的新生活开始了,我希望今后的每一天你都在我身边。”

“现在我们是together-together了吗?”

“yes”

“我可以喝杯咖啡吗?”

“no”

“我可以亲你吗?”

“yes”

“boop”

“boop”

TTOO
晒个手机壁纸。 素材来自设定集...

晒个手机壁纸。

素材来自设定集原画,群里太太供的源我修的图,四舍五入算我产莲诺粮了!

晒个手机壁纸。

素材来自设定集原画,群里太太供的源我修的图,四舍五入算我产莲诺粮了!

TTOO

记录一下在群里聊起的一个很久以前的双子莲脑洞。

绿色是我,蓝色是群里小朋友。

激情脑洞,语无伦次见谅。

脑洞真爽。

记录一下在群里聊起的一个很久以前的双子莲脑洞。

绿色是我,蓝色是群里小朋友。

激情脑洞,语无伦次见谅。

脑洞真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