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ocutio

896浏览    22参与
十月石榴2013
“你去南极看企鹅了。” “那罗...

“你去南极看企鹅了。”

“那罗密欧呢?”

“他和你一起去看企鹅了。”

“哇真的吗?!”

“真的。这是他们的沙雕照片。反正我是有在吃醋。”


是之前这篇大班小球的番外: 
http://cathy1016mercutio.lofter.com/post/309a127d_1c6c09c04

(这篇有点刀)

“你去南极看企鹅了。”

“那罗密欧呢?”

“他和你一起去看企鹅了。”

“哇真的吗?!”

“真的。这是他们的沙雕照片。反正我是有在吃醋。”


是之前这篇大班小球的番外: 
http://cathy1016mercutio.lofter.com/post/309a127d_1c6c09c04

(这篇有点刀)

CamilleRockfort_豆沙

[星际AU]圣地亚哥情歌

Romeo/Mercutio无差

summary:罗密欧确信自己会拥有一个甜美的梦。他不知道的是,这将成为茂丘西奥十八年来第一个安然入眠的夜。

警告⚠️:背景靠编,没有依据。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417594

全文⬇️

————————————————————————————————

星系里究竟有没有一切事物的答案?

茂丘西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这也就是说,他曾经试图思索过,但终于意识到思索也是有限制的——他想着想着,头疼了起来,于是只得作罢。从某种意义上,人和机器也没有太大不同,做不到什么事就只能发送...

Romeo/Mercutio无差

summary:罗密欧确信自己会拥有一个甜美的梦。他不知道的是,这将成为茂丘西奥十八年来第一个安然入眠的夜。

警告⚠️:背景靠编,没有依据。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417594

全文⬇️

————————————————————————————————

星系里究竟有没有一切事物的答案?

茂丘西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这也就是说,他曾经试图思索过,但终于意识到思索也是有限制的——他想着想着,头疼了起来,于是只得作罢。从某种意义上,人和机器也没有太大不同,做不到什么事就只能发送一个“不行”的信号,然后选择性放弃。区别只是机器放弃得毫无负担,但是人却不能不继续在深远的意识里为此感到不快,甚至暗自后悔。

茂丘西奥有时候会想,他应该成为世界之王的,他不应该成为除此之外的任何事物。在整个星系中,他只应当去做世界之王,他会坐在真正王座上,不像舅舅那个腐朽破败的王座,只能局限在一个狭小的区域里。他的舅舅安然坐在一个迷你星球的摇椅上,还忙着权衡实力,而茂丘西奥看不起这一切。

但他没有。人生就是这样,你永远不能称心如意。于是他趁着家乡温柔如糖浆的夜色偷走了仓库里最好的一艘飞船,朝着天空直直飞去,就好像伊卡洛斯扑向金色太阳,星体极速飞逝,合声为未知祝祷。他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回去,他只知道自己不想全无改变地回去。如果是这样的话,逃离还有什么意义呢?逃离就是永远不能复原的水晶球,随着他的每一声咒语变换出不同的雾气。就这样,在十六岁那年的夏天,茂丘西奥成为了一个孤独的星际流浪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茂丘西奥是在一间废弃的船舱里找到罗密欧的。

那时他方才登上圣地亚哥,四周都是荒凉无垠的广漠,尤为特殊的是落在脸上的银色沙粒。银沙之土圣地亚哥。那些碎屑击打在脸上如同一颗颗带着棱角的弹丸,被摔碎了的银刀,永远不能复原的土地——旁边的机器人叫了起来,茂丘西奥抑制下自己的胡思乱想,去查看侦查来的数据。

*生命体征探测:距离2.31km。

茂丘西奥思忖着大概是机器出了什么问题。没有任何一本星球百科书籍说过这颗星体上有居民,更何况这样糟糕的天然环境,也没有什么生物能够长久生存。他回到亮着灯的舱体里拿了一箱工具,坐在满是尘土的地上开始试图排查故障。可是没有任何问题,每一个部件都在按照既定的功能运作,整个系统流畅得像不可能的遥远河流,他再次触碰了采集数据的按钮,那个声音又一次出现了。

*生命体征探测:距离2.31km。

茂丘西奥在风口无声地伫立了许久,直到脸被沙粒击打得过疼,才如梦初醒地开始动作。

他回到飞船中,拿了一把狙击枪,朝着机器屏幕上显示的方向走去。


他找到那间废弃船舱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他模模糊糊地在天际瞧见了一弯蓝色的月牙。茂丘西奥只想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毫发无损地离开这里。在那之前,他得先确认这个生命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没有安全隐患,他就回到舒适的飞船里,开一罐星际航行专用啤酒,让自己可以早一点入睡,而不必被脑海深处的不安和阵痛惊扰。到时候窗外也许还会有蓝色的月亮,茂丘西奥的心忽然温柔了一下,那将会把天空变得非常美,他非常清楚,因为他从家乡离开的时候,身边就高悬着一轮蓝月。

活着,不管船舱里有什么东西,活着离开这里。


所谓废弃的船舱,实质上跟一个船舱形的垃圾也没有什么区别。茂丘西奥腹诽着踢开摇摇晃晃的舱门,迎面是更多的奇形怪状废铜烂铁,都是些已经没了用的工具,他小心翼翼地低着头拨弄了几下,并没有什么值得留下来的东西。他往前走了几步,瞧见垃圾堆里有个闪闪发亮的玩意儿。他用枪管拨开挡着视线的废旧扳手,捡起了那瓣碎片。一束花的碎片,一颗星的碎片,陨石撞击星体的碎片,死亡之神羽翼下的碎片,此时在他心里都比不上那颗漂亮的晶体。他想起自己之前的譬喻,他的生命是碎裂的水晶球。

而晶体碎片,晶体碎片可以用来做项链。他颇为满意地把它装进口袋,又朝前走了两步,踢倒了一大箱过期罐头,随着圆柱容器轰然跌落地面的闷响,他看清了船舱深处的景象。

见鬼。他屏住呼吸跑上前去,那里躺着一个人类,顶着一头蓬乱的黑发,脸对着墙壁,白色衬衫上沾着血迹。茂丘西奥手足无措地愣在原地。他并不敢贸然触碰这个陌生人,而是双手托起枪管,戳了戳那个人的肩膀。

“喂,醒醒。”

没有任何回应。

他忍不住想,也许这人已经死了,也许那个生命信号是别的什么东西。这件洁白衣服上沾了如此之多的血迹,一定发生了什么火并——一旦开始冲突,就不太有可能留一个活口。人类是极端残忍的动物,尤其是在分帮立派铲除异己的时候。茂丘西奥不报任何希望地翻过了这人的身子,瞧见了一张年轻的脸,他的手不听使唤地颤抖了起来。躺在地上的人有着一副过于不设防的面容,他紧闭着眼睛,却不像别的死伤者那样扭曲着脸、流露出极痛苦的表情。他几乎就同睡去了没有两样,纤长的睫毛上沾了些许沙粒,让人忍不住想替他拂去。他不应该躺在这里,这样的人不应该躺在一个荒芜的星球上,他应当去一个有着丰富淡水资源、群山环绕、飞鸟盘旋的星球,手里还应当有一束玫瑰。茂丘西奥眨了两下眼,心头莫名其妙地难受起来。

随着翻动,这个男孩手里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茂丘西奥连忙低头辨认,看见了一把短刀。他伸手捡起来,如同捡起一件极珍贵的信物。刀柄上镶嵌着久经磨砺的精美水晶,在他带来的探照灯照射下折射出蓝色的光线,只是碎了一块。茂丘西奥把它和之前捡到的那一块拼在一起,纹路就自然而然地合成了蒙太古的标志。显然这个男孩就是来自蒙太古的(或者是跟蒙太古对立的,叫什么来着?卡普莱特,茂丘西奥思索着),他在一次械斗中被家人和敌人一起丢在了一个陌生的星球,还是一个自然环境极其恶劣的星球。船舱之外风声呼啸而过,甚至打起了惊雷——这地方就是如此奇怪,它可以一边刮沙尘暴,一边打雷。茂丘西奥的手触碰到了他柔软如羽毛的脸颊,缓慢地向上移动。别再犹疑了,忧疑不过是一剂短效止痛剂,茂丘西奥对自己说,如果他死了,就吻一下他,因为这个男孩看上去真的非常非常像一个天使。

指尖感受到的鼻息提醒他生命的存在。他的胸口涌过一阵狂喜,心跳得愈发快了起来:我根本不想吻他,我希望他活着。他半拖半抱地将这个男孩弄到了门口,飞快地打开舱门,迎面一阵雨点落在了脸上。

银沙之土在落雨。

茂丘西奥沉默地坐了下去,有一些雨滴被风吹了进来,还有许多沾湿的沙粒。也许他是唯一一个见过这个星球下瓢泼大雨的活人,他蜷缩着躺在圣地亚哥一个废弃船舱的地板上,好像胎儿蜷缩在母胎中。休眠几乎也是近似死亡的,死亡无非是长久的沉寂。

[世界从未快乐过。星系太过广袤,而人们总是无法互相信任。于是人类非自愿地离开舒适安全的母胎,被放逐在孤独冰冷的行星之中,身边既没有屏障,也没有声音。死神倒像是个引路人,把所有孩子带回到温暖的永恒中。]

他总能听见这样的呢喃,宛如塞壬的耳语。但是此时他没有这样想。他没有想到飞船孤零零地在银河系穿梭的场景,也没有想到带着血腥气的战争与死亡。茂丘西奥闭上眼睛,仰躺在地板上,就在那个男孩身边(很快他就要知道这个男孩名叫罗密欧)、相距三英寸的地方,他在圣地亚哥的屏障里,而圣地亚哥在落雨,他晕乎乎的脑中只是快乐地重复唱着一句话:

“这里有声音,我能听见他的呼吸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你一开始是跟着家人一起的?”

茂丘西奥坐在飞船内部墙壁的手扶栏杆上,晃着腿问道。穿过了一片星云,他刚将飞船调整到了机器自动驾驶的模式——他不是个十足的机器迷恋者,但他是个疯狂的机器使用者。作为一个孤独的航行人员,他没有足够可靠的副驾驶,因为他不相信那些穿着古怪服饰的异乡人,按照舅舅的话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相信的,除了权力。如果你想活得滋润,那就得把一切能够拥有的全部攥紧在手掌心、在自己的手掌心。如果你恰巧(不幸地)没拥有什么,那就更不能相信别人了,因为你甚至都没有办法去对付他们。于是茂丘西奥出于对旅程的安全考虑、出于他浪荡外表下的谨慎,没有让任何副驾驶踏进这个飞船。他在故乡认识一个会念祈祷文的机器制作人,或者说是一个会做机器人的神父,他用了些诡计,说服神父将最新的模拟架势系统安装在了舅舅家漂亮的飞船上,并且骗到手了一个烹饪机器人。可怜的老神父没有起一点疑心,因为茂丘西奥一脸诚恳地告诉他,自己是为了爱才做这一切的。他说,他想给自己喜欢的姑娘看一看有着自动驾驶系统的飞船,而且那个美丽的棕发女孩最爱吃甜点。老神父想都没有细想,其实他只要多一个心眼,就会知道,艾斯卡勒斯的茂丘西奥不是会费这种心思的人。但他没有,因为他始终愚蠢地相信,爱总能令人类疯狂。茂丘西奥爬上飞船的时候忍不住笑着想,自己也许疯了,却绝不是恋人呀。

“是。我们在家乡的时候,一直住在星球的这半边。”那个叫罗密欧的男孩靠在床上徒劳地比划着,“怎么解释呢,我们和卡普莱特的人关系一直很差。我们住在一面,他们住在另一面,大家谁也不想看见谁,因为一旦看见了就免不了要打起来。”

“我只知道你们是仇家,但却不知道你们是这么住的?说起来,你们为什么结的仇?”

罗密欧沉默了几秒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知道。”他想了想,又补充了几句,“谁也不知道。这就像一项义务似的,见到了卡普莱特的人绝不能好言相向,但是我不管。我才不在乎呢,我觉得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你明白吗?”

“那你在乎什么?”

罗密欧羞怯地回答:“爱情。”

“爱情。”茂丘西奥心想,他完全是个小孩子。“你怎么会到圣地亚哥去的?”

“因为卡普莱特的人想要去圣地亚哥找寻矿物资源。他们宣称,那些资源很珍贵,是存活必不可少的条件。而我家的人绝不会坐视仇家得手,所以他们也就怀着阻止对手的愿望出发了。我只是跟着他们一起罢了。”

“然后你就被一个人扔在那里了?”

“我受伤了。当时情况乱成一团,沙子飘得跟雾一样,谁也看不清周围,大家都很害怕。不知怎么的,我就中了一弹,我想找人帮忙来着,可是那时候谁也顾不上别人。我打算回蒙太古飞船边的补给点去找我的好朋友班伏里奥,他留在那里看顾,但我头晕得太厉害了。最后我只瞧见出来的人都跑去追卡普莱特的人,所有人都想先一步抢到资源。我晕在了卡普莱特的飞船里。”

“足够幸运了。至少那架飞船能替你挡挡风,不然你非死掉不可。”

罗密欧并没有因此快乐起来。他仍然低垂着忧郁的眼睛,缓慢地问道:“您真的没看见我的朋友们吗?哪怕一个人影也没有?”

他用了“您”。茂丘西奥突然感觉糟透了。

“没有。”

“他们会去哪里呢?”

“您都说了,”茂丘西奥没好气地“您”了回去,“追卡普莱特去了。”

罗密欧似乎有点茫然无措,完全不明白对方的语气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奇怪。他顿了顿,又说:“那为什么会没有生命信号?”

“我怎么知道。也许都死光了。”

罗密欧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他就像那种一直活在幸福中、头一次直视死神双眼的少年一样,感到当头一棒。他也许从没想到过这种可能,茂丘西奥突然有点不安。他改口说:“也不一定。也许他们都坐蒙太古的飞船走了。”

“这更不可能。”罗密欧喃喃自语,“他们不可能在一个飞船里。”

“万事皆有可能。”

“如果他们死了——”

“你知道吗,”茂丘西奥突然笑了一下,“我一直希望我的家乡全部被烧毁。全部。”

罗密欧张着嘴没说出来话。

茂丘西奥无比平静地望着他,如同望着另一个世界的人。他能感受到胸腔深处积蓄的怒火,狂躁如同受惊的恶兽,他能感受到在千万个噩梦中被人当胸刺中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舅舅告诉他,梦里的攻击是不会有影响的,要惹事尽管在梦中惹。可他在梦中从不惹事,他只是不断地死去,以同一种方式,被同一把凶器,忍受同样深重绵长的痛楚。

那柄刀现在就绑在这个男孩的腰间。

——————————————————————————————————

罗密欧觉得茂丘西奥是他见过最奇怪的人了。

虽然他很喜欢这个孤单的男孩,可他的一些话听上去实在过于吓人,比如说,“我希望我的家乡毁于大火”“我恨不得杀了我的敌人”,罗密欧一开始还只能目瞪口呆地听着他跳起来描述那些场面。后来听得多了,连他都开始有些习惯了这些疯话。有一次,茂丘西奥嚼着华夫饼含含糊糊地问他:“对了!漂亮的小罗密欧,你有没有跟死神跳过舞?”

罗密欧哽住了:“………啊?”

茂丘西奥说:“没有吗?华尔兹芭蕾弗拉门戈探戈都可以哦?”

罗密欧更迷惑了,他沉默了两分钟,说:“我也想吃华夫饼。”
罗密欧简直怀疑茂丘西奥是故意在逗他玩,他打定主意要保持镇静,再也不流露出惊讶的神情。又过了几天,茂丘西奥问他:“罗密欧,你有没有跟老男人调过情啊?”

罗密欧再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摇了摇头,“我们那边不是很流行跟老男人调情。”

这回轮到茂丘西奥迷惑了,他大喊了一声“什么!”,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我以为这在全宇宙都很流行啊?”

罗密欧忍不住想,茂丘西奥真是个非常奇怪的人。他脑子里装满了出格的愿望,还从不介意将它们宣之于口。茂丘西奥总是在谈起故乡和敌人时疯狂地大笑着,罗密欧没法理解他对过往的痛恨和充满攻击性的心态,但他选择尊重——因为罗密欧归根结底是个温和忧郁的孩子,他习惯于用沉默应对周围人对战争和对抗的喜爱。既然他能和总想着打架的同伴们和平相处十几年,那么和这个成天嚷嚷着“你就没想过杀了亲王”的小疯子好好相处也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茂丘西奥最奇怪的倒并不是他的胡言乱语。最让罗密欧担心的是,他总会在睡眠中发出惊叫。他确信茂丘西奥本不打算让他知道这件事,这就是为什么他把自己安置在了离他的房间很远的起居空间内。而他之所以会知道这件事,都是因为该死的思乡病。当他的伤口渐渐愈合,只有思乡的惶恐能让他久不入眠,在飞船走廊里徘徊,最后决定去厨房倒杯牛奶喝,却在经过茂丘西奥门前的时候听见了一声惊呼。他吓得心头一跳,随即茂丘西奥冲了出来,一头撞到了他怀里,两个人在昏暗的走廊里谁也没站稳,一起摔在了地上,玻璃杯也打了个粉碎。罗密欧看不清对方的神色,他喘了几口气,慌慌张张地爬了起来去找工具清理玻璃碎片。

这件事的结局是他们俩都跑去了起居空间里靠着,谁也不想睡觉了。罗密欧倒了两杯热牛奶,他怀念着美丽的维罗纳,而茂丘西奥——罗密欧不敢一直盯着茂丘西奥。他蜷缩成小小的一团,靠在窗边,像一只淋了雨的野兔,凝视窗外的目光里满是毫无理由的悲伤。

“罗密欧,”他突然又哑着嗓子问道,“你真的没有同死神跳过舞吗?”

罗密欧听出来他的认真。于是他走近了些,最后索性坐在了茂丘西奥的脚边,轻轻地捏着对方的手指:“真的没有。我只是有时候会感觉到她,并且......非常恐惧。和她跳舞是什么感觉?”

“没有感觉,只有痛觉。”茂丘西奥有点疲倦地笑了,“唉,你没必要害怕的,你这么可爱,她舍不得带你走的。”

罗密欧心想,也不知道是谁在害怕。他低头喝了一大口蜂蜜牛奶,把这话咽了回去。

“你既然是个理想主义爱情信徒,”茂丘西奥拿腔拿调地说着,“一定能理解这种痛觉。来,告诉我,你都是如何抵御这种疼痛的?”

罗密欧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不抵御。”

“如果爱情让你疼痛,你也应该击打回去。”

“我从不。我接受它。”

“你接受它?”茂丘西奥难以置信地盯着他,“不管好的坏的,照单全收吗?”

“是啊。我接受坠入爱河,就和我接受移情别恋一样。为什么不接受呢?再说了,茂丘西奥,难道除了坦诚地接受,还有别的对待爱情的办法吗?你还真能跟爱神决斗不成?”

“可你总不能拖着爱一起沉下去啊。”

“不,你完全错了,爱是不会介意跟着你一起沉下去的。是你不想带着爱一起沉下去。”

茂丘西奥脸色更苍白了,他说:“我不相信。”

“你瞧,人们不是为了让你相信才坠入爱河的。”

“那你去爱,是为了幸福吗?”

罗密欧的双眼闪着笑意,他轻轻摇了摇头:“不,好茂丘西奥,我去爱,只是为了爱情本身。”

——————————————————————————————————

“我的情人,她有全世界最美丽的面孔,她带着贝壳做成的项链,那是深海赠予她的生物骨骼。我告诉她,大海是个骗子,所有活的死的都是骗子,那样自然的光泽,只能属于一场海难的悲哀遗物。”

“我和她从来不争吵。别人都看不见她,看不见她海藻般的发丝,看不到她珍珠一样亮的眼睛,你知道的,那些人全是睁眼瞎。她的手,是那么柔软,就像母亲抚摸你的脸颊,就像一位真正的奥林匹斯山上的神祗的手。只有她能明白我,也只有我能呼唤她的名字,疯狂,疯狂,只要她的声音存在,世上就不会有平静幸福的生活——但是我,罗密欧啊,我却不能离开她而生活。”

罗密欧认真地听着这番话,没有出声。

“我已经忘记没有她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了。你总是说,一个人在飞船里呆着的话不孤独吗。有她的话,你会忘了孤独的。你什么都会忘记。”

窗外有几点金色的星屑飘过,余下的便都是深沉的黑暗。罗密欧摆弄起了桌上的复古报时钟,晚上十一点五十八分。

“但是她让你做噩梦。”

“我没有做噩梦。”罗密欧翻了个白眼,茂丘西奥耸了耸肩,“就算我做了噩梦,也不是因为她。”

“不是吗?”

“不是,”茂丘西奥肯定地回答,“是因为一些奇怪的神秘学梦境。”

罗密欧并没有弄明白什么是神秘学梦境:“你说不是就不是吧。”他算了算时间,第二天就能到维罗纳了,他很快便可以弄清楚自己的伙伴们到底有没有安全回家。他靠在松软的床垫上,说:“我刚才在想,你也许可以和我一起留在维罗纳。”

茂丘西奥定定地看着他,像是被长着翅膀的小精灵施了魔法。从大熊星座带回来的报时钟指针滴溜溜转了两圈,快乐地唱起了歌,茂丘西奥触电似的跳起来拍了它一下。

罗密欧抬起头:“你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你一定会喜欢维罗纳的。”

又过了十几秒,“十二点,”罗密欧听到茂丘西奥干涩的声音,“你应该睡觉了。”他看着茂丘西奥慢吞吞地躺回到了旁边的床垫上,抬手把灯关了。

于是现在罗密欧只能对着舷窗外的虚空发呆了。

“维罗纳,”茂丘西奥翻了个身,“只有蒙太古和卡普莱特的人,我没有留下来的理由。抱歉啦。”

“可是你救了我。虽说我不确定我家的人是否回到了那里,不过如果一切顺利,这只是他们之间的小打小闹,维罗纳的生活一切照旧,你完全可以留下来。那样的话,我总得把你作为救我的人介绍给蒙太古们,你至少也要留下来一段时间。”

罗密欧听到茂丘西奥笑了一声,就像要驱逐近几天挥之不去的忧伤气息似的。他让步了一点:“也许吧,罗密欧。但是我从不保证。”

你不用保证。罗密欧心想,我又没让你保证。

“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生活在一个大房子里,带着你的烹饪机器人。”

“如果不顺利呢?”

“……我不知道。我可以继续跟着你吗?我想去别的地方再找找他们。”

茂丘西奥很久没有回答他。就在罗密欧几乎要陷入梦乡的时候才听到茂丘西奥低低的声音:“你可以。你可以一直跟着我。”

于是罗密欧心满意足地缩进了温暖的被子里。过了一会儿,他感到一只冰凉的手伸进了他的掌心,他转过身扑到茂丘西奥的怀里。“晚安!”他恍恍惚惚地喊道。千百光年外行星的永恒光辉洒在他的身上,世界已经苍老到走不动路,他们却是这样年轻,“维罗纳见。”

罗密欧确信自己会拥有一个甜美的梦。他不知道的是,这将成为茂丘西奥十八年来第一个安然入眠的夜。

他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多到同星星一样数不清。比如,他永远也不会知道此时的茂丘西奥在想什么。茂丘西奥不用睁眼都知道那柄匕首就放在对面的木柜上。他从未如此清楚地感知到,它就在那里,不仅仅是在虚幻的梦境中,而是抵在他的小腹偏左一寸,那里有道与生俱来的刀疤。死神就在那里,离他咫尺之遥,他却生平第一次失去了痛苦的感觉。没什么好怕的。匕首,他对自己说,在柜子上,不在他的血泊中,而他,他在罗密欧身边。

“这里有声音,我能听见他的呼吸声。”

这一刻,茂丘西奥感到神秘的预兆和诸神的启示都遥远得如同窗外的群星,他是如此平静,甚至可以随时死去。他想,他会的,如果有朝一日,他一定得为了怀里的男孩而死。

END

note:“圣地亚哥在落雨”:《圣地亚哥情歌》洛尔迦。王家新译本全诗如下:

“雨落在圣地亚哥,

我的甜蜜的爱。

空气的白色山茶花,

太阳披着面纱闪耀。


雨落在圣地亚哥,

在幽暗清凉的夜里。

梦和银色的草叶

遮住茫然的太阳。


看看这街道上的雨,

石头和玻璃的悲歌。

看看这消失的风

你的海洋的影子和灰烬。


海洋的影子和灰烬,

圣地亚哥,你远离太阳。

古老早晨的水波,

轻轻颤动在我的心。”



芯芯✿公孫日召

得知樂乎有音樂劇小夥伴於是就來放放圖www
最近摔坑,愛爆毛球❤️
不管是妞毛球還是愛珍毛球都愛爆❤️
p1是產給自己的糧_(:з」∠)_
p2是對於毛球發瘋歌的歌詞的腦洞XD

得知樂乎有音樂劇小夥伴於是就來放放圖www
最近摔坑,愛爆毛球❤️
不管是妞毛球還是愛珍毛球都愛爆❤️
p1是產給自己的糧_(:з」∠)_
p2是對於毛球發瘋歌的歌詞的腦洞XD

CamilleRockfort_豆沙

带着100米滤镜的、以mort de mercutio为中心的romercutio repo

warning:请看标题。说这是repo可以,同人小论文也可以。


  1. 从我有些模糊的记忆来看,爱珍这次真的太温柔了。温柔得让人心疼。

2. 我之前说过,我非常喜欢左毛球,因为最后的唱段实在真情实感。最后拍糖密欧脸的那一下还有死前真挚的微笑都太感人了。而对于10官摄里爱珍的毛球,我更多的是被麦布女皇和la folie里那句惊世骇俗的“我的爱人是疯狂”吸引了注意力。在我眼中,这是性格极其鲜明以至于难以在日常生活中见到的人物,当然,他很迷人,他的野心、他的幻梦、他疯狂中的清醒和别的版本都太不同了,不过对于毛球之死,我还没有之前类似角色歌的段落那么喜欢(可能是我觉得动作太多...


warning:请看标题。说这是repo可以,同人小论文也可以。


  1. 从我有些模糊的记忆来看,爱珍这次真的太温柔了。温柔得让人心疼。

2. 我之前说过,我非常喜欢左毛球,因为最后的唱段实在真情实感。最后拍糖密欧脸的那一下还有死前真挚的微笑都太感人了。而对于10官摄里爱珍的毛球,我更多的是被麦布女皇和la folie里那句惊世骇俗的“我的爱人是疯狂”吸引了注意力。在我眼中,这是性格极其鲜明以至于难以在日常生活中见到的人物,当然,他很迷人,他的野心、他的幻梦、他疯狂中的清醒和别的版本都太不同了,不过对于毛球之死,我还没有之前类似角色歌的段落那么喜欢(可能是我觉得动作太多orz)。本来,强调他的个性就必然在别的方面的着力程度上做一些削弱,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3. 但是!这次的爱珍毛球!!!我吹爆!!!

4.如果说左毛球是大家生活里爱着的受欢迎的好看男孩(小团体的领头人物,对朋友很好,会为了他打架、即使为了朋友而死也没有怨言,生命里撒满阳光,即使面对死亡也是含着笑的),爱珍毛球就是从性格到命运一路疾驰奔向地狱的悲剧性人物(。)

5.我觉得我这样说话会被开除粉籍。

6.好怕哦。

7.先来铺垫一下他的混蛋。我实名心疼nico表哥,他真的真的太惨了。nico那个狗狗眼,从头到尾都努力不理会隔壁烦人男孩的骚扰,一脸“您做个人吧”的表情。最后好不容易扳回一局,结果就玩大了(。)

然后请欣赏一下毛球的毒舌。

“你这辈子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没有!没有!没有!”

“啊,有的有的。爱上一个不爱你的女人???”

“这可真够疯狂的!(超级气人的笑声)”

讲真他跟谁这么讲话对方都会想捅死他的吧。我再次心疼表哥。

8.但是他真给捅死的时候,我还是心碎。(呵,女人)

9.我觉得大家都应该去听听on dit dans la rue里开头爱珍毫无侵略性的嗓音。这哪里还是那个一无所惧的茂丘西奥啊。除了温柔,我找不出别的形容词。爱珍的声音本就有极清澈、奶声奶气的一面,但是他在毛球这个角色里却多是以放肆而张狂的方式来表现。所以第二幕,当他返璞归真,不需要像麦布女皇那么用力,这种感觉就好像在给毛球这个角色剥下他疯狂的外衣一样。

在10官摄里,班是能理解朋友、逐渐纠结没有办法再责怪他的设定,而毛球,反应则是相对地异常激烈,他非常在乎朋友并且不能接受他如此愚蠢地把自己置于险地。

而今年,爱珍全程委屈。他本身就很有失恋感,再加上那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锤爆罗密欧。

他真的非常非常担心罗密欧啊。他甚至不再像原来一样用那种强势的方式逼问罗密欧,而是近乎绝望地质问。

而”像天使一样”的罗密欧的回答是:

“我相信你们不懂什么是爱”

“我为你们感到羞耻”

“看看你们 你们只是嫉妒”

“不 我没有背叛任何人”

“我不需要被原谅”

心碎吗。。。。。。没事,没事,再过两首歌他就要被打脸了。

10. la folie是对这个迷人小疯子的个人痴汉场合。跟这个主题大概关系不大,略。

11.从决斗开始,这个故事最冰冷的一角被彻底撕裂。很多人说,如果罗密欧不现身,根本就不会出事。甚至有迷妹开玩笑说这完全是可以恋爱解决的事。不,不是的。这样说有点不尊重这些人的死亡与悲剧。死神的身影从来没有褪去,不管是在舞会现场操纵表哥和毛球发生冲突,还是之后的暴击送信人撕毁信件,如果是死神送班伏里奥去通知朱丽叶的死讯的话,那就再加上这一点。总而言之,there’s no happy ending at all。

原著背景里更是可以看得出提包和毛球完全是火气太大突然开始打架,班班和毛球之前的对话已经为一时意气争斗而死作了铺垫。这不是罗密欧不现身就可以解决的。如果要拿这个怪他,那可真没有道理。

12.同样,我也觉得大家应该去看看le duel里毛球看到罗密欧冲过来的时候那副见了鬼的惊恐表情。你永远想不到那种表情会出现在一个自称一无所惧的人脸上。

毛球这个角色很有趣的一点是,他在互怼的时候,一直都在让别人气到失去理智(比如表哥),同时自己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nico表哥在la folie笑了,但是我觉得这像是一种气极反笑?类似“您真的太搞笑了我简直不想多说开打吧”。奶妈也不可避免地被他气得团团转。但当这些人物回过头去用同样的方式去攻击毛球,说他“你就是条狗”“你不过是个小丑”“你们只会嫉妒”,他真的一点也没有感到恼火,就像具有反弹属性一样,这些谩骂和指责在他的道德心和责任感上击不出一丝波澜。他甚至仍然是愉快地放肆大笑着的,蹦蹦跳跳摇头晃脑。是的,他根本不在乎。

“你们对什么都不尊重。你们总是喝得酩酊大醉。”——《流动的盛宴》

13.活着,活着,我们都应该活着。

我们都应该活到老年。

在决斗场景唱vivre和libre,真是绝了。

事实上,虽然生存是不存在的,但是最终在死亡里寻求自由的希望倒是可以有。死神的身影游荡在他之后久久不去,她的白色衣裙如同大百合花。她若有若无的呼吸喷在他耳后,身影震颤,灵魂震颤,他似有所感地面对死亡:

茂丘西奥在这里等着呢。

14.他看到罗密欧时的神色是如此悲戚。也许从他说“non romeo”“他就是个懦夫”的时候,茂丘西奥的命运就已经彻底交付给了死亡。

被推开又怎么样呢,他的朋友们只能拦得了一瞬。当罗密欧被表哥踢到之后,茂丘西奥再次冲上去,然而这次是他推开了他的朋友。

15.茂丘西奥被捅了一刀之后趴在地面上往舞台边缘一寸一寸爬。那种癫狂至死的挣扎、那种燃烧着的灵魂和生命散发出的光芒、那种死亡都不能泯灭的叛逆与渴望几乎萦绕在整个舞台。表哥拽着他的头发,于是他的上半身仰起,用混杂着痛苦与攻击性的目光注视着观众席。

这次,他的non说得极为强硬,不管肉体上的痛苦有多深,不管他的呻吟和喘息有多明显,他的non比起示弱仍然更像一种愤怒,对于受伤的愤怒,对于仇恨的愤怒。不是拒绝也不是屈服,茂丘西奥面对敌人与死亡甚至骄傲得连回答都不想给呢。

16.他叫得真的很惨,我听着都觉得疼。毛球女孩心碎现场。

17.爱珍一边喘喊“romeo”的方式简直就是在杀人。他是大型碎心机吗(。)

18.超级无助又迷茫地喊罗密欧,喊到人之后,一听到“你有没有受伤”,立刻开始魔性笑声。疯狂say “non” ,抛却站不稳的身形和失去的鲜血,好像还是第一幕那个浮夸地唱着麦布女皇的小疯子。

“谁能伤害茂丘西奥呢?”(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句也会成为自己的泪点。)

“可是罗密欧你看,我的生命,它在消逝。”

19.爱珍太温柔了,他说“你干吗要过来呢”的时候还跟开玩笑似的,完全没有真介意。看着罗密欧笨手笨脚委委屈屈的样子,甚至开始安慰他。他后来说的那些话难道不是安慰吗?当他无力挽回地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点流逝,在这样令人恐惧的气氛里,他却把全部心力放在安慰自己的朋友身上。别说对不起了,对不起是只有小孩子才说的话。而朱丽叶——茂丘西奥琥珀色的眼睛闪着光芒——爱上的可是个男人。

跟你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说再见吧,跟你的欢声笑语说再见吧,跟我说再见吧。

“Adieu, mon ami, adieu!”

[今年罗密欧唱完j’ai peur时,茂丘西奥和班伏里奥冲过去问的话里完全没有一丝嘲弄的意味,而是真真切切地关心。他们像是惊讶于自己的朋友怎么会生出如此可怖的想法,而茂丘西奥则是想方设法转移话题让罗密欧开心起来,他搭着罗密欧的肩膀说“今夜有个舞会!在卡普莱特家!”他想不到这是一切故事的开始,相遇是所有悲剧的开始。我相信他是有预感的,在罗朱第一次对视之后茂丘西奥立刻扯开罗密欧,并且以一种非常顽劣的姿态垫着脚在他眼睛前面挥手,还跳了两下。罗密欧大概在想自己的朋友真是神烦了。]

也许茂丘西奥安慰到一半会突然想起这些,想起“我怕失去尊严”、“我怕年华老去”、“我怕徒有其表”、“我怕安于现状”,于是他会明白一切都无可逆转。罗密欧所恐惧的都会发生,只有死亡可以解决一切。

而在这样的命运里他们能把握住的,只有爱。

20.“爱她,罗密欧!爱——她——!!!”

21.开始唱歌。我要给大家表演背歌词了。毛球之死是我第一首能背下歌词的法语歌。

22.“我死于尘土,但我死在你怀中。”品一品这句,我听一次心痛一次。这个死亡场景美得我热泪盈眶。眼睁睁看着一个无所畏惧什么也不尊重的疯子突然摸着罗密欧的脸柔声唱“我的手足啊没有我你可怎么办”,这种反差真的太刀,以至于我全程目瞪口呆现在还处在对细节的失忆状态。

他果然是在生死边缘模模糊糊地望见了之后的悲剧吧。到死都还在担心别人,他超级好了,他deserves better than death!(再次)

23.到了痛骂vos familles vos maisons的时候又极凶,而且不是他之前打斗/怼人时的那种玩笑语气,很显然是真的带着无处发泄的怒火的。而最后转身倒在罗密欧怀里时却又那么虚弱悲伤。

靠。请大家听他那两句“我死于尘土,non!但我死的像个国王!!!”他中间那几声声嘶力竭的“non”真是闻者落泪。他仍然带着无与伦比的狂热在挣扎,正面死神的时候他还有勇气否认自己死于尘土,他想说什么呢?他的死亡是有意义的?他不是白白送死?可他自己也唱了,他为了罗密欧的生存而死,但罗密欧也活不长久。在此之后,维罗纳留下的真真就只有冰冷的仇恨与连环的死亡了。与其说他的死亡是悲剧开始,倒不如他的死亡带走了这个故事里的最后一点点希望。

那么这样死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麦布女皇中,他唱“啊罗密欧此刻我是如此疯狂。为梦而死,死也光荣。”这样看来,他似乎是这部剧里唯一一个不是被仇恨害死、而是死于自己的狂热的人物。

是吗,是吗。别人都是死于仇恨,他是死于疯狂?

一口咬定自己不需要被原谅的罗密欧开始颤抖着说“对不起”,当茂丘西奥滚烫的血液在他怀抱中流干之后,他是这样唱的:

“将来谁会知道你的深情大义。”

而在此之前,茂丘西奥展现出来的形象似乎跟爱扯不上边。他生命的热度被裹挟着仇恨的利刃夺取,他的幻梦破碎在死亡的阴影下,他的疯狂最终化成了冰冷的一声叹息。

“罗密欧,你这么脆弱,你会失去理智的。”

他的死可以说是体现了这个人物最高贵最感人的特质。你怎么能说这样的一个人的生命里会是没有爱的呢?他的心里明明装满了沉甸甸的爱啊。

“两个被宠坏的孩子怎么会懂得什么是爱?爱只属于那些被上帝遗忘的人。”

我亲爱的茂丘西奥啊。

24.c’est la jour 中表哥有一句歌词。“不要跟我提荣耀,男人就该为爱而死。”

25.说到底,谁还不是为爱而死的呢。为仇恨而死是为爱而死,因仇恨是爱的姊妹;为疯狂而死也是为爱而死,因疯狂是清醒的姊妹,而我不相信除了爱还有什么能让一个人清醒安然地走向死亡。

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只有为爱而死才算得上死得像个国王吧。

26.“复仇并非我的天性,不过是的,我还是复仇了。当我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了面前时,我失去了控制。”

绝望二重唱最后大家都走到舞台前部,声嘶力竭地发出一声声滴着泪的控诉,巨大的维罗纳城屹立在后方,宛如吞噬生命的巨兽。

而茂丘西奥再不会同他们一起歌唱了。


(27.我爱返场。我终于理解了返场的必要性,真的是把气氛从绝望丧气里拯救了出来。尤其是又能看到一起蹦迪的蒙太古男孩!演员太甜了。蹦迪就是无声地告诉你:假的假的都是假的别难过了我们爱你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