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ome

2481浏览    721参与
有猫尾巴的受兔

国立伊特鲁斯坎博物馆。

户外课,来学习对古罗马产生深厚影响的伊特鲁里亚文明的历史。

其实我对这个原本是教皇行宫的博物馆更感兴趣,🌿

国立伊特鲁斯坎博物馆。

户外课,来学习对古罗马产生深厚影响的伊特鲁里亚文明的历史。

其实我对这个原本是教皇行宫的博物馆更感兴趣,🌿

有猫尾巴的受兔
今天夕阳的云像丝带一样呢~

今天夕阳的云像丝带一样呢~

今天夕阳的云像丝带一样呢~

-关爱空巢老兮-

[翻译|Antony/Brutus] The Decisions We Make

*Title:The Decision We Make, The Oaths We Keep

*Summary:第二次腓立比战役前夕。

*有少量库里奥/安东尼提及

*原文链接见后记

<<< 

  腓立比平原与平静仍然显得如此遥远。天际乌云漫漫,这片土地上嘈杂的响动却像是在向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祈祷着一场复仇。士兵们忙着营房里的事,被呼啸的狂风搅得心烦意乱,焦躁不安,马缰上钢铁相击,碰撞出阵阵沉闷的声响。

  布鲁图斯躺在营帐的地面上,眼睛盯着上方摇...

*Title:The Decision We Make, The Oaths We Keep

*Summary:第二次腓立比战役前夕。

*有少量库里奥/安东尼提及

*原文链接见后记

<<< 

  腓立比平原与平静仍然显得如此遥远。天际乌云漫漫,这片土地上嘈杂的响动却像是在向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祈祷着一场复仇。士兵们忙着营房里的事,被呼啸的狂风搅得心烦意乱,焦躁不安,马缰上钢铁相击,碰撞出阵阵沉闷的声响。

  布鲁图斯躺在营帐的地面上,眼睛盯着上方摇曳的烛火。这是一个尚早的清晨,一本书被扔在一旁,躺在他身边。《伊利亚特》。他只不过是静静地躺着,双臂交叉放在脑后,望向帐顶跃动的烛影,闪烁的火光。他在思考。

  他就要死了,布鲁图斯意识到。他在思考这可能意味着什么。他凝视着头顶忽明忽暗的烛光,烛火在玻璃的折射下,在帐篷上投射出变幻的图案与形状。死亡就是这样的吗?你会预见到它的到来,又意识到自己不会阻止它吗?

  布鲁图斯听见帐外的脚步声,其中混杂着低声的交谈。他站起身来,把书安放在他的书桌上。这时帐帘被猛地拉到一边,烛火闪烁着舔上一边的玻璃,影子在帐篷上摇摇晃晃。

  “长官?”他的副官卢西乌斯走了进来,披风依然紧紧包裹着他的身体,抵御瑟瑟的寒风。布鲁图斯挑了挑眉,还没等卢西乌斯开口,门帘又一次被掀开,安东尼像一个鬼魂般溜了进来,他扯下兜帽,直直盯着布鲁图斯,完全无视了在场的另一个士兵。布鲁图斯飞快地瞥了卢西乌斯一眼,目光落向帐门,向他示意。卢西乌斯悄悄地离开了,留下他们二人独处。

  当布鲁图斯最后回头看向安东尼的时候,紧张感顿时攀上了他的神经。他的双手紧紧抓着桌沿。他在努力,拼命地努力——就像他过去经常做的那样——努力表现得好像自己不在乎。

  “你没必要这么做。”安东尼静静地开口,“不要把这当作你唯一的选择。”

  “不是我作出了这个决定。我们都发过誓,我向共|和|国承诺了我的生命,你则向一个死去的朋友承诺了复仇,而这就是随之而来的结果。我不能仅仅因为你对这个结果的看法改变了,就去停止一场战争。”

  “你没必要去死,你的死根本不重要。消失,离开这里。”

  “现在才决定你在乎,有点晚了。”

  “只是…那没必要。”

  “我说有必要。一个人以什么方式死去,他又为了什么而死,有时候比他活着更加雄辩。你已经兢兢业业地努力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了,至少这一次让我按自己来,让我的死起到我所追求的效果。”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不要相信任何人会在你死了的情况下看管好你的财产。’ 别人告诉他们相信什么,人们就只会看到什么。”

  “这和人们怎么看我无关。”布鲁图斯喃喃道。安东尼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低笑。布鲁图斯满脸通红,别过脸去,出于恼怒,又或许是出于羞愧。“就算是这样,又有什么关系?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没有多少选择。没那么不光彩的选择更是少之又少。”他站直了身体,试图站得与安东尼一般高。“也许我没你想得那么弱,也许明天战场上的赢家会是我。但即使不是我…我也会坚持到底,就像塞莫皮莱战役的斯巴达人那样。我想……”他似乎有点喘不上气,突然停了下来。“我想像他们一样。我必须让别人看到我是勇敢的。我必须勇敢起来。如果我现在不这么做,没人会记得我曾经勇敢过。我会树立一个怎样的榜样并不重要。”

  “早就已经不重要了。除了你没人在乎,只有你觉得他们在乎。”

  “我们从没在人们会怎么看上达成过一致。”

  “但我总是对的那一个。”

  这个事实无可辩驳。

  “你为什么来这里?是为了某种最后时刻的懊悔吗?是因为只要这样,如果你明天赢了而发现我死了,就不会感到遗憾了吗?”

  安东尼没有回答,他看着布鲁图斯桌后的盔甲。“你是个好人。我对此一直深信不疑。卡西乌斯——他从未……”他迟疑着,垂下了目光,“你不应该落得一个他那样的下场。”

  “但我们因为同样的罪行而背负着同样的罪,不论你怎样看待我与我的天性。你宣告过,我们负有同等的罪。”

  “所以你寻求同样的惩罚?‘这里长眠着一对亲戚,他们用同样的动作给自己挖坟’?其中一个高尚,善良,盲目得无可救药,另一个则是残忍且报复心重的混蛋,这些一点都不重要。不,让我们忘记这些,因为前面那位是个被愧疚填满的理想主义者。”帐外传来了一些动静,一个卫兵在朝营帐走来。安东尼说得太大声了。布鲁图斯拿着一捆信件,从他身侧擦过,把它们扔进营帐另一角熊熊燃烧的火盆里。安东尼斜斜地靠着书桌,目光落在他身上。“如果你们之间的差异现在不重要,那它们在将来为什么要重要?暴君杀手,叛国者,罗马的弃儿——我要把它们刻在给你的墓碑上,准备好等你死的时候拿出来。”

  “罗马从来就不仅仅是一座城市。”布鲁图斯平静地答道,在把最后一封信扔进火盆中前犹豫了一下,“余下的部分不过是看法。”

  “大多数人都不这么认为。”

  “没人能够在杀死一位君王后幸免于难。我知道我得付出代价。”

  “恺撒不是一位君王。”

  “但你掀起这场战争,就好像他是一位君王。”

  “如果你死了,共和国也会死。”

  “我想,也许她已经死了。我只不过是给她陪葬。”布鲁图斯望着帐门处透进来的微弱晨光,“差不多要黎明了。如果你想要成为我的刽子手,你现在就应该离开。”

  “这不是我想要的。”

  “但这是你造成的。不要费心在这种时候后悔了,还能改变这一切的时刻早就过去了。”

  “我爱过你。”

  沉默四下弥漫。布鲁图斯没有抬头,烛火在玻璃灯罩下轻轻摇曳。最后他抬起头来,直视安东尼的眼睛,他的眼神就同他方才看着地面时一样冷漠。“是的。我曾经也说过同样的话。如果你要我想起我们过去说过的那些话,它们待会最好不要太伤人。我不能记住一句话,又忘记另一句。我当时说过什么——它们现在都不重要了。事实上,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们都不重要。”

  “那现在这又是什么?”

  “残迹。”

  烛火渐渐黯淡,日光愈发明亮。布鲁图斯显得更加憔悴了。他绕过书桌,伸手去拿他的护腕。他套上胸甲,开始给自己系上带子。“如果你从中解读出了别的什么东西,你应该重新审视一下你的错觉。如果你是想让我原谅你,或者安慰你不要为此自责,告诉你这不是你的错,我不会的。我能背负着我的愧疚生活,你也可以带着你的那份活下去。”他犹豫片刻,手掌压着书桌,接着用一种安东尼确信他本意并没有要表现任何一丝脆弱的语调开口,“随便你怎么想——我希望我的尸体能在战场上得到火葬,骨灰能够送到我母亲的手中。桌子里有我的遗嘱,还有另一份在罗马。也许你会好意看到它们实现。”

  “为什么我要那么做?”

  布鲁图斯没有回答,他的目光扫视着面前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书桌,像是在桌面上寻找着答案。最后他问道,“你为什么来这里?”

  安东尼迟疑了一会儿,开口似乎费了他很大的劲,“来看看在没有人注视着你时,你还是不是老样子。看看我还有没有要在乎的理由,如果没有,我就不用为今天会发生的事后悔。”

  “然后呢?”

  安东尼微微倾身向前,双手压着书桌的另一边,他低头凝视着木料的纹理,与布鲁图斯如出一辙。“叫你的军队到战场上去。我会看看对你的遗嘱我有什么能做的。只是,不要——”他的头稍稍前倾,好一段时间里他甚至没有呼吸。当他最终直起身来时,他看也没看布鲁图斯一眼。“你胸甲的带子松了,你应该找个人帮你弄好。”接着,他拉上斗篷的兜帽,离开了。布鲁图斯看着他离开。他听到了安东尼离开营地的马蹄声。他扣上了盔甲的搭扣,拿起安东尼留在桌上的匕首,把它绑在腰侧。

<<< 

  在昆图斯·赛尔维利乌斯·凯皮欧二十六岁的时候,他在雅典待了一个夏天。在狄俄尼索斯剧院上空的花园里,他遇到一个叫马尔库斯·安东尼乌斯的男人。他们两个并排坐在他家的门廊喝酒,一直喝到天亮,昆图斯说他爱希腊文,他们便用希腊语大声谈笑。这样的日子持续到夏天结束,直到罗马重新成为他的家,而拉丁语打破了那些他在阿提卡时对男孩作出的承诺,条条框框又重塑了他的心。

  马克库斯·安东尼乌斯长大之后,他懂得了谎言,懂得了什么叫公众面孔,认识了一个你在乎的人只不过是你看到的一个枝节,而不是真实的全貌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名字不过只是一个个标签,任何人都可以在一个音节间变了脸。

  在布鲁图斯四十三岁的时候,他作出了他的先祖们那个有教养的,精确无比的决定。他以他斯多亚主义的简洁与坚忍,剑术般准确而致命的雄辩作出了这个决定。在他死后的岁月里,人们有时会想起他是谁,想起他做过什么。有时,他的事迹会给他们启发。有时他人们认可他的所作所为,有时他又会被卷入地狱之火的火舌,在撒旦口中受尽折磨,被贴上叛徒的标签。

  有些日子里安东尼为他哀悼,有些日子里他又全然遗忘。有些时候他会看着桌子最下面的匣子里布鲁图斯的遗嘱,又砰的一声把它关上。但当他的末日来临时,他也作出了自己的决定,以一种小亚细亚的激情与放纵,一种剑术般准确而致命的雄辩。他们的决定,最终一个没有比另一个更好或是更糟。它们同样正确。

  也同样错误。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623141/chapters/19772971

作者是非常可爱的Caepio老师!

这一篇是她非常早的作品了,是一部她自己看不下去的大长篇里单独截出来的她自己比较看得过去的两章(迫真

早上问Caepio老师要了翻译授权。从这一篇开始很大程度是因为这篇的篇幅较短。老师近几年的作品都很优秀,一篇更比一篇上头,我个人特别喜欢Male Me Marem Putatis,题目引用了小卡的歌集16,非常巧妙,我尤其喜欢她笔下的对话,充满了张力。有空我会一一翻译她的其它作品。

大家快来磕啊我落泪了!!!


-关爱空巢老兮-

修改了一下后半段。

昨天整理文件挖出来的陈年旧稿,感慨万千。献给我最爱的人间灾难安东尼。

HBO版注意!all安all警告!

HBO版的安东尼整体上是我最喜欢的一版,也许是因为有重视刻画同西塞罗的矛盾和埃及时期的关系,形象丰满很多。

但是这版居然没有多少Brutony可以磕,我痛心疾首,我一个Brutony女孩剪个安东尼中心居然剪不进去布鲁图斯!!!(捶墙

虽然但是,我脑的安东尼一直是53年那版马龙白兰度的身形和脸蛋(。

改了五次终于过审了 


修改了一下后半段。

昨天整理文件挖出来的陈年旧稿,感慨万千。献给我最爱的人间灾难安东尼。

HBO版注意!all安all警告!

HBO版的安东尼整体上是我最喜欢的一版,也许是因为有重视刻画同西塞罗的矛盾和埃及时期的关系,形象丰满很多。

但是这版居然没有多少Brutony可以磕,我痛心疾首,我一个Brutony女孩剪个安东尼中心居然剪不进去布鲁图斯!!!(捶墙

虽然但是,我脑的安东尼一直是53年那版马龙白兰度的身形和脸蛋(。

改了五次终于过审了 




-关爱空巢老兮-
关于西塞罗的Philippic...

关于西塞罗的Philippics,这里推一个网站!

不需要翻墙,界面也比较清爽舒适,站名直截了当:M.Tullius.Cicero, Orations, The  fourteen orations against Marcus Antonius (Philippics)

Philippics 

Philippics是从公元前44年凯撒遇刺身亡起到公元前43年4月,西塞罗在元老院发表的针对安东尼的夺命连环骂(?)第一篇和第二篇比较有代表性,第二篇你或许会震惊于西塞罗的八卦储备,即使作为娱乐...

关于西塞罗的Philippics,这里推一个网站!

不需要翻墙,界面也比较清爽舒适,站名直截了当:M.Tullius.Cicero, Orations, The  fourteen orations against Marcus Antonius (Philippics)

Philippics 

Philippics是从公元前44年凯撒遇刺身亡起到公元前43年4月,西塞罗在元老院发表的针对安东尼的夺命连环骂(?)第一篇和第二篇比较有代表性,第二篇你或许会震惊于西塞罗的八卦储备,即使作为娱乐读物也非常优秀(。

这个子网站收录了十四篇反腓力辞。可以在左侧框框和上面的横向进度条里选择第几篇和第几段。网页以段落为单位,检索起来非常方便。但是对初次阅读来说可能会带来一些小麻烦。

主站是Perseus Digital Library, 这个子站应该属于下面的Greek and Roman Materials.有兴趣的话可以点击收获精罗/精希狂喜(?)
Greek and Roman Materials 

既然在家没事干不如一起来迫害安东尼吧!!!

-关爱空巢老兮-

Philippics笔记(一)

一些Philippics中西塞罗对安东尼的激情痛骂摘抄(。


1.“很好地保护这个国家不符合你的本性。”

2.“你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你花了那么多天在另一个人的别墅里高谈阔论,是需要我把你的指控都搜集在一起吗?然而,就像你最熟悉的朋友们所说的那样,你练习讲演是为了发你的酒疯,而不是为了使你的头脑变得睿智。”

3.“从这个人的罪行中,你们会发现我们的所有疾病都由此发端。”

4.“为了反对你,马尔库斯•安东尼,元老院通过了这部法令,按照我们祖先的习惯,这样的法令是用来反对一名公敌的—它当时没有执行,但它带来的光明并没有熄灭。”

5.“根据元老院的判断,我是国家的救星,而你是国家的敌人。...

一些Philippics中西塞罗对安东尼的激情痛骂摘抄(。


1.“很好地保护这个国家不符合你的本性。”

2.“你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你花了那么多天在另一个人的别墅里高谈阔论,是需要我把你的指控都搜集在一起吗?然而,就像你最熟悉的朋友们所说的那样,你练习讲演是为了发你的酒疯,而不是为了使你的头脑变得睿智。”

3.“从这个人的罪行中,你们会发现我们的所有疾病都由此发端。”

4.“为了反对你,马尔库斯•安东尼,元老院通过了这部法令,按照我们祖先的习惯,这样的法令是用来反对一名公敌的—它当时没有执行,但它带来的光明并没有熄灭。”

5.“根据元老院的判断,我是国家的救星,而你是国家的敌人。”

6.“你一个年轻人禁止整个等级通过一项涉及国家安全的法令,不是一次,而是几次,并且拒绝与元老院进行任何谈判,在这样的时候,元老院要承受何等强烈和鲁莽的行动?然而,除了阻止你进一步彻底颠覆和摧毁这个国家,他们还能怎么办?”

7.“你的家就像一处专门伪造票据和签名以此赚钱的作坊,就像一个最无耻地出售土地和城镇,赦免税务的市场。”

8.“然而使我尤其感到惊讶的是,当你自己甚至没能成为你父亲的遗产继承人时,你竟敢提到继承遗产的事。”

9.“'安东尼今天没有来。'为什么?他正在他的花园里举行生日宴会。为谁举行?我不想说出他们的名字,但你们可以想象。这个家伙表现得多么下流,多么鲁莽,多么邪恶,多么令人无法容忍!”

10.“这个家伙非常愚蠢,或者我应当说,这个家伙是个痴呆。”


——

忍俊不禁,熟读背诵。


小郭kd

gg哄你睡觉啦!那个某宝太幸福了吧

gg哄你睡觉啦!那个某宝太幸福了吧

小郭kd

我爱你啊小宝!gg每天早上好幸福

我爱你啊小宝!gg每天早上好幸福

小郭kd

他每一次的情绪都因为你

他每一次的情绪都因为你

ouking

要离开罗马时候又是个晴天,真想暴揍老天一顿。

最后一顿决定再去La panetteria吃一顿。完全因为意大利玫瑰——小朋友给他的封号,一个活泼开朗的意大利小伙子,中文溜得一比,全程交流无障碍。

以及意大利玫瑰看到我点鸡肉土豆的时候皱了眉,我坚持点了之后终于知道他为啥皱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要离开罗马时候又是个晴天,真想暴揍老天一顿。

最后一顿决定再去La panetteria吃一顿。完全因为意大利玫瑰——小朋友给他的封号,一个活泼开朗的意大利小伙子,中文溜得一比,全程交流无障碍。

以及意大利玫瑰看到我点鸡肉土豆的时候皱了眉,我坚持点了之后终于知道他为啥皱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ouking
区区矮灯两盏,照不亮,飞鸟路

区区矮灯两盏,照不亮,飞鸟路

区区矮灯两盏,照不亮,飞鸟路

这是什么东东哇

嘻嘻,去博物馆绘画区留下了一点痕迹

嘻嘻,去博物馆绘画区留下了一点痕迹

ouking

“六棱石子路最是防滑,怎么会摔倒呢?”

“为何野猫会无缘无故扑人?又不偏不倚地扑到熹贵妃身上?而熹贵妃事后却并不追究?这分明就是妊娠之期已到,为掩人耳目寻的借口罢了!”

“你住嘴!”


醒醒,这是罗马。


“Oh, I love ROMA!”Said Princess Anne.

“六棱石子路最是防滑,怎么会摔倒呢?”

“为何野猫会无缘无故扑人?又不偏不倚地扑到熹贵妃身上?而熹贵妃事后却并不追究?这分明就是妊娠之期已到,为掩人耳目寻的借口罢了!”

“你住嘴!”


醒醒,这是罗马。


“Oh, I love ROMA!”Said Princess Anne.

楚翘

我被动被隔离…延长了一周假期

继续飘在欧洲

好消息是后期行程不太紧张

如果有时间可能会更新

大家吃好喝好看看文

一切都会好的


我被动被隔离…延长了一周假期

继续飘在欧洲

好消息是后期行程不太紧张

如果有时间可能会更新

大家吃好喝好看看文

一切都会好的


莲动
咖喱酱说只是好姐妹的时候海棠的...

咖喱酱说只是好姐妹的时候海棠的表情(⁄ ⁄•⁄ω⁄•⁄ ⁄)仔细品

咖喱酱说只是好姐妹的时候海棠的表情(⁄ ⁄•⁄ω⁄•⁄ ⁄)仔细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