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oot

39646浏览    4210参与
JY

【肖根】24 Hours(1)

CP:  Shaw/Root (斜线无意义)

分级:全员向

OOC预警,不出意外的话会是连载,讲述肖根的24小时。

HE!请放心食用,写得不好请见谅,欢迎大家捉虫,你们的鼓励是写文的动力呀!!2020依旧躺平坑底。


Chater 1


8:02 am. New York

路上的行人和车辆熙熙攘攘,大雪淹没了街道,整座城都陷入白色。今年纽约的冬天尤其的冷,但漆黑的公寓内却意外的温暖。shaw 总是她们之中最先醒来的那个,撇头看了一眼床边的时钟,damn it已经八点了,这对于一个有着特种兵生物钟的人来说是不正常的。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怀疑自己又被下药了。shaw...

CP:  Shaw/Root (斜线无意义)

分级:全员向

OOC预警,不出意外的话会是连载,讲述肖根的24小时。

HE!请放心食用,写得不好请见谅,欢迎大家捉虫,你们的鼓励是写文的动力呀!!2020依旧躺平坑底。


Chater 1


8:02 am. New York

路上的行人和车辆熙熙攘攘,大雪淹没了街道,整座城都陷入白色。今年纽约的冬天尤其的冷,但漆黑的公寓内却意外的温暖。shaw 总是她们之中最先醒来的那个,撇头看了一眼床边的时钟,damn it已经八点了,这对于一个有着特种兵生物钟的人来说是不正常的。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怀疑自己又被下药了。shaw 翻了个白眼,心想能有这么变态的想法还是得感谢那个在身旁把自己抱地紧紧的root。她尝试着抽动被root 枕着的右手,却发现整条手臂仿佛早已不是她的了。Fine! 看来抱着最喜欢的人入睡还是有缺点的。shaw心想着又翻了个白眼。

“Good morning,my sweetie.”root软绵绵的声音传入了shaw 的耳朵,迷迷糊糊的把身侧的人抱得更紧了,生怕一放手那人就不在了一样。

  -------------------------------------------------------------------------------------------

这已经是她们一起相拥醒来的第124个清晨了,搞定了Samaritan后的生活依旧不平淡,处理无关号码仍然是小分队的日常,一切回归了正常。哦,不,也不是一切正常,谁也没能想到嘴上说着不碰感情的二轴shaw 向可可泡芙疯子 root“求婚”了,就在小撒下线的第二天。root 受了严重的枪伤,昏迷不醒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shaw这期间就一直守在旁边,直到小分队处理完剩下的事情来到医院。shaw 看到Finch 二话不说就半要半抢的拿走了他的credit card,还没等到其他人开口说话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留下三个人和一条狗一脸茫然的杵在原地。

待她再出现时,root  已经醒来了,半倚在床上,默默地的听着 Finch说着Samaritan下线后的情况,憔悴的面容上浮出一抹欣慰的笑。shaw轻咳一声让他们注意到了她的存在,走到 Finch面前把卡放在了他的外套口袋里,连贯的动作和黑着的脸似乎没有给Finch开口询问的余地。一声不吭的挤开了站在床尾的Lionel,眼神直直地盯着坐在床上的人。Reese和Finch对看一眼,简短的叮嘱了root几句就识趣地拉着正骂骂咧咧的Lionel走了。

偌大的病房只剩下两个默默注视着彼此的女人。

 

“Are you gonna say something,or just sitting there and staring  at me till the room burned?”Shaw也没想到自己是先开口的那个,或许她真的变了吧。

“Oh, sweetie, I miss you too.” root的脸上依旧挂着她那专属的美国甜心笑容。

“Fuck you, root. You almost died in that damn car......alone.”shaw 说着走到床边,愤怒的盯着root。对于二轴来说,愤怒是她最熟悉的情感,也是她在遇到root以前仅有的感觉。root没有再回话,只是红着的双眼对上了shaw充满怒气的黑眸。

“For god's sake.”shaw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吻上了root的唇。谁又能忍受这样一只受了伤的小狐狸红着双眼可怜巴巴的盯着自己呢? 这次的吻,shaw虽然还是念着一样的台词,但是确多了一分温柔。生怕给这个虽然坐在病床上却和自己站着差不多高的女人带来二次伤害。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们,只见门口的小护士脸红的像苹果一样的端着药站着,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shaw的冷眼怼了回去。吓得连忙放下药瓶,就匆匆逃离了现场。

“Sameen, I think you scared her.”root一脸戏谑的看着她那只生气的小豹子。

“ I hate being interrupted.”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四方盒子递给root,淡淡地说:“By the way, I buy you a gift, hope you like it.”root看着shaw递给她那个明显是用来装戒指的盒子,脸上的笑被惊愕所取代。

“Sameen, are you proposing?”root的声音颤抖着,好像下一秒眼泪就要喷涌而出。

“What? Hell no! We are not even a couple. I just thought it would look good on you.”听到求婚这两个字的时候,shaw内心一惊,只感觉整个人都陷入了尴尬,陌生的情绪涌上心头,只能用半开玩笑的话搪塞过去。

(crying...)root抱着双腿埋着头,手里还攥着戒指盒,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Oh, god. Are you crying?”shaw第一次见到这样的root,慌慌张张地坐到了床边,手尴尬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生涩的就像是第一次谈恋爱一样,哦,可能真的是第一次吧。

“Sorry, that's not what I meant...umm...are we in a relationship?”看着眼前这个泣不成声的root,shaw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急急忙忙的解释。

“Yes!”root说着便给了shaw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

“Yes?”对于root奇怪的反应,shaw只觉得一脸懵逼,试探的问。

“Yes, Sameen! I'd be happy to be your wife!”root双手捧着shaw的问号脸。

“But...”没等shaw说完,root便用甜蜜的吻堵上了shaw的嘴。shaw不得不承认,root的吻比牛排尝起来还要好,亲吻root就像是在咬一个甜美多汁的水蜜桃。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们再一次被敲门声打断,还是那个红着脸端着药的小护士。这次还没等到shaw的怒视就一溜烟的跑走了,连药都忘了留下。

 “It does look good, sweetie, and the size is perfect.”root可不想这时候跳出这个小护士的号码来破坏这一刻,自顾自的戴上戒指想要吸引她家那只危险的小豹子的注意力。

“Well, cause I know your body more than you do.”shaw果然回过了神,看着戴上戒指的“fiancée”说。

 

root当天就不顾医嘱的出了院,理由是她认为她的fiancée,doctor shaw能把她照顾的更好, shaw也无法反驳,就带着root回到了TM为她们准备的安全屋。一路上shaw都只能用一只手开车,另外一只手被牢牢的牵着。Shaw心想,本着伤员为大的原则,最近就尽力满足root的需求吧。没办法,谁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差点就因为救他们而光荣牺牲了呢。

shaw本还抱怨着这该死的机器居然还让伤员住那破破烂烂的安全屋,可不曾想打开公寓门时,扑面而来的却是家的感觉,温馨又舒适,冰箱里填满了各种食物,酒柜里也都是shaw的最爱。

吃完饭,shaw医生细致的帮root换了药,还贴心的用毛巾帮病人擦了身子,然后把她抱到床上,不让她多走一步路。又热了一杯牛奶让root喝下,自己才去洗澡。root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shaw,任她摆弄,眼里的爱都快要溢出来了,空气中都是甜甜的味道。她本还想等shaw洗完澡抱着她一起入睡,可是由于身体的疲倦以及药物的作用,听着浴室的水声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shaw 洗完澡把头发擦的半干走了出来,看到床上熟睡的root,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这个黑客拿的死死的。正当shaw静静地享受这份宁静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睡哪儿呢? 沙发上不是不行,但是房间里唯一的被子在root身上,已经进入秋天的纽约夜里还挺凉的,shaw可不想第二天自己也变成一个病号。Fine,那今晚就将就一下睡root旁边吧,挺累的,明天再想分床的事儿吧。于是就蹑手蹑脚的爬上了那块root留给她不多的空地方,轻轻的拉过被子的一个角给自己盖上,这和没盖也没什么区别。不过好在root身上暖暖的,总比睡那该死的沙发温暖舒适的多,想着想着,疲倦和困意就支配了身体。

正当shaw意识快模糊时,身旁的人紧紧的靠了过来,手还不安分的搂住了她的腰,然后shaw就听到root朦朦胧胧睡梦中的声音:

“Good night, my fiancée.”

“Wait,what?WTF???”shaw瞬间惊醒,懵逼的回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未婚妻,或者说被迫成为了这个疯子的未婚妻??这该不会是又被下药了吧?想着想着,身体还是抵不住困意,就顶着满头问号进入了梦乡。

 --------------------------------------------------------------------------------------------

“Morning. It's already 8 o'clock. I think you should get up now, or you will be late.”shaw和root这周都在处理一个女律师的号码,所以机器宝宝给root安排了一个律师的卧底身份。

“If I get fired, it's because you didn't let me sleep last night.”root说着起身跨过shaw下了床。

 

8:46 am.

在把root送到办公室后,shaw就急急忙忙的赶去接Lionel的班,在纽约大冬天的夜晚盯梢是一件困难的事。

“You are late!”Lionel盯着车窗外的shaw说,尽力的表达着自己的愤怒,但是快要冻僵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

“Sorry,traffic jam. I bring you a coffee.”说着便把咖啡递给了Lionel让他回家了。Lionel见状也不再多说,挥了挥手就走了。不得不说,自从和root在一起之后shaw真的变了很多,黑脸shaw这个称号马上就要不属于她了。

 

8:57 am.

目标号码出现在了shaw的视线里,她正朝着shaw迎面走来,可是她不是唯一一个引起shaw注意的。就在号码的身后,还有三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他们好像在跟踪号码。不仅如此,shaw看到不远处的街角还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货车。

“Finch,I think we got a problem.”





受鲍小强的美剧《24小时》启发,所以想试着写写。对白还是倾向于用英语,如果不妥后面会改。不知道懒癌晚期的我能不能赶着这个假期写完。喜欢的话请留个小心心再走呀,也欢迎讨论,啊啊啊!还没找到固定的风格,所以第一章难免会有些奇怪,请见谅。感谢阅读!


写文的Eurus

【肖根】公主的裙边

◆【出产目录】◆ 



By Eurus

(与您撞梗实为巧合)

正文开始

↓↓↓
——————

***——————————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Shaw刚刚给Bear喂完狗粮,特工的敏锐直觉让她不由自主转身,然后便看见Root这副模样站在她身后,气喘吁吁,手里还抓着一堆儿童道具。

"... Root?" Shaw皱起眉头。
"呃,Hi, sweetie."



Root后脑勺盘着一团头发,其余散发都乱糟糟地垂在两肩,头上戴着亮晶晶的假王冠。她随手捞起一包卸妆湿巾,一手叉腰,一手烦躁地抽出两张在脸上胡乱擦抹。
Shaw站在原地不动声色,...

◆【出产目录】◆ 

 



By Eurus

(与您撞梗实为巧合)




正文开始

↓↓↓
——————





***——————————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Shaw刚刚给Bear喂完狗粮,特工的敏锐直觉让她不由自主转身,然后便看见Root这副模样站在她身后,气喘吁吁,手里还抓着一堆儿童道具。

"... Root?" Shaw皱起眉头。
"呃,Hi, sweetie."



Root后脑勺盘着一团头发,其余散发都乱糟糟地垂在两肩,头上戴着亮晶晶的假王冠。她随手捞起一包卸妆湿巾,一手叉腰,一手烦躁地抽出两张在脸上胡乱擦抹。
Shaw站在原地不动声色,似笑非笑地盯着Root看个不停,这是她见过的Root最有意思的装扮。


"所以今天你是... ?"
"迪士尼在逃公主。"

Root边说边驼着背走向沙发斜躺下,双脚抖一抖把高跟鞋蹬远,蓬开的黄色纱裙裙边上沾到了一些泥点子。她的眼睛望向Shaw时总是充满了要溢出来的明亮与温柔。


"剧组在搬地方,东西太多放不下,老板让我把裙子先穿回家。"
她撩起头发,把一边衣领扯下,右肩露了出来,那里有一片不算小的擦伤。



Root歪过头,可怜巴巴地盯着还沉浸在自己新造型里一动不动的Shaw,"Dr. Shaw?"
Shaw回过神,从架子上取下医药箱,走到Root身边,盘腿坐在地上。
Shaw只穿了背心,大概是刚刚做完俯卧撑和高抬腿之类的运动。这样特工模样、医生角色的play,Root打心底里很喜欢。



"下手温柔一点哦,Sameen,毕竟我现在可是个公主。" Root边笑边细品眼前女人的表情。
"这次的号码是谁?" Shaw麻利地取出酒精棉花,用镊子在Root肩上小心翼翼地涂。
"一个儿童连续剧的导演,如你所见,我是他的戏的新晋女主角。"



"哦,所以你终于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了?" 
Shaw噘着嘴,不动声色地继续手头工作,实则是在生气凭什么Root可以在地上整天上蹿下跳,自己却要在基地里整天陪狗。

"是啊,过不了多久本公主就能包养你了。"



Shaw张了张嘴,抿着嘴唇把没说出口的话和笑意一起压下去。
Root明白Shaw不是漠不关心,她觉得自己的新造型很好看,只是还没学会像常人一样表达罢了。她永远喜欢"面无表情、漠不关心"的Shaw,因为她的面无表情里从来都只是无奈掩藏住的满心深情。

男人们不在,基地里除了Shaw就剩下一条狗,Root干脆地爬起来,挽起长发,让Shaw帮忙拉下后背上的拉链,毫不避讳地在她面前从上到下脱到只剩内衣,然后慢悠悠地换上她们俩的情侣睡衣。
公主的裙边拖到地上,Shaw皱了一下眉头。



Shaw瞥到Root绑在后腰的短匕首,满意地笑了,这是自己曾经教她的,特工的基本素养之一。



"明天约好的电影可别忘了。" 
"不想去。" Shaw坐回Finch的转椅上,继续用绒布擦枪。

"顺路可以去逛逛邮局边上的零食店。"
"... 成交。"



"来点酒精?" Root咬着手指,转身瞄了眼架子上的酒瓶。

"医嘱建议:禁止。" Shaw转了一下眼珠。

"接吻?"

"医嘱建议:可以。"









***——————————


走出电影院的时候,雨势时大时小,商业灯牌的彩色灯光在脚下的水塘里被糊出赛博朋克风格。路上人少,纽约城的夜风总是吹得人心里舒畅。

Root挨在Shaw身边,两个人挤在一把黑伞下慢慢踱步。凭借身高优势,伞握在她手里。
过了几分钟Shaw依然在不停翻白眼打哈欠,但她对于能到地面上喘口气已经非常满足了,哪怕是在大半夜。

Root不服气地将她手里的饮料杯抢过来,把吸管咬扁。

 


"有那么无聊吗?"
"啊?不无聊,电影很好看,不无聊... 啊..." 

Shaw话还没说完,又张嘴打哈欠。雨在斜飘,Root就又靠近她一点,两位女模走姿的女士什么都没多说,偶尔会平静地往向彼此,然后同时笑了出来。


"明天我在城郊拍戏,你来看嘛。" Root像跳舞一样伸长脖子,一个转身走到Shaw身前,两人之间余留的空间很少,她的脸几乎能直接贴到Root前胸。
Shaw一抬头,就闻到她身上浓郁的的玫瑰香水味。



"不。"单音节单词,她说得干脆利落,波澜不惊。
"片场附近还有养马场呢!"
Shaw摇摇头。
"Shaw... "
"就算你撑着伞给我表演欢乐满人间也我也不去,我早就不是爱看公主戏剧的小女生了。"
Shaw把手举到与眼齐平,学着动画片里小仙子的样子优雅地扭动手指。



"Please." Root弯下腰把脸凑近,空出的手轻搂住Shaw的腰,学习从前她求自己的模样。
"Cute,我上次这么求你的时候被你扎了一针吗啡。所以... " Shaw托住Root的后脑勺,啾地一声,轻轻吻了一下。

"报仇完毕。"


"Sameen... "
"不过答案依然是:No."


Root转身时勾起Shaw的胳膊,疾风吹来,她们同时缩了缩脖子。

"好吧。"


"等一下。"

"回心转意了?"

"还没去买零食呢。"








***——————————



Root去上班后,Shaw就如常坐镇基地。表面稳如泰山,实则坐立不安,不小心手抖把Bear的狗粮倒多了半盆。

"没办法啦,你的比利时超模计划就稍微终止一下吧。"
Bear哗哗的摇着尾巴,埋头吃得很开心。



Shaw盘腿坐回Finch的转椅上,拿开用来压泡面杯盖的Finch的(据说很贵的)宝贝键盘。还没吸溜够几下,身后墙里传出的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就吓得她呛了口泡面汤。

 

Shaw直觉不对劲,跳下椅子大步冲到墙洞边捞起电话听筒。

"O... Five... O... Three... One... Three..."¹

"Shit." Shaw啐了一句,抓起沙发上的皮衣,不顾一切往外狂奔。




Root正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手脚都被塑料绳牢牢绑住。刚结束几个拍摄镜头的她还是贝儿公主的造型,淡黄色裙边上的泥点子已经被洗干净了,但是现在沾到了一点她被拷打时嘴里啐出的血。

她是最后没有退路了才被逼到墙边的椅子上坐下的,撒玛利亚人的特工奉命要在她死前问到消息。房间很大,Root背后许多带灯泡的化妆镜让她脸上明暗交杂,除了满额头的汗以外,几乎看不清她的表情。


门虚掩着,房间里站着三四个穿西装的高大的撒玛利亚人特工,最前面的一个正拿枪指着Root的头。

"坦白从宽,Ms. Groves."为首的光头男人说道。



Root扭头忽然瞥见什么,忽然放松脊背,自顾自笑了起来,把面前人直接当做了傻子。
这个女人,不管处于如何的下风,总能不屑一顾昂起头,不可一世的笑容永远骄傲不屈。


大概是因为化妆间没有摄像头,也可能是因为Root自有先见之明地早早在这里放了信号屏蔽仪,光头身后的人接连被在脖子上强行扎麻醉药剂放倒的时候,耳麦里的撒玛利亚人竟是无能为力,所以他也丝毫没有知觉。



"光头啊,你知道你缺少什么吗?" Root嘲笑似的死盯着面前的男人。
"什么?"
他紧张起来了,就像第一次与Root见面、并且被她拿枪指着脑袋的Finch一样慌张,心理学从业经验让她准确地捕获男人脸上的微表情。



"特工的基本素养。"
话音未落,Root从容地站起身,甚至体态优雅,原地转了个圈,并且炫耀似的举起竟无束缚的双手给他看,只是她的一只手中握着她一直藏在后背的匕首,她的救命稻草。


那是Sameen Shaw曾经教她的,身为特工的基本素养。



男人气急败坏,转身想招呼随从而来的伙伴,却在看到他们的倒地的模样前就被早已悄悄摸到身后的Shaw一针放倒。
"呵,垃圾,想不到吧,老娘干特工之前是个医学天才。"



Root踮着脚,优雅地扑进Shaw怀里,Shaw看了眼公主裙边的血迹,揪了揪心。
"我收到了机器的新号码,是你,不过你干得很好,新兵蛋子。"
"作为早就没有行医资格的医生,你也不赖。"


她们都笑了,像极了那天夜色里迷蒙不清的街头彩灯。
Shaw拽起Root的手往外跑,这些人说不定很快就会醒来,她们得赶紧找办法离开。



她们身处郊外,交通不便,如果直接开走剧组的车,怕是警察们会比撒玛利亚人先一步通缉她们。

"你说这里有个养马场?"
"没错。" 
Shaw点点头,回身和Root对视一眼,女士们长久以来的相处让她们总有想到一块儿去的默契。


两人猫着腰摸进养马场的马厩。
Shaw麻利地跨上一匹良种白马,弯下腰对提着裙边的Root伸出手。

"我的意中人要骑着白马带我浪迹天涯。"
"上来吧,贝儿公主。"
"遵命,白马王子殿下。"


白马载着两人在雨后的乡路上飞速奔跑,Root坐在Shaw身后紧紧抱住她的腰,郊外的风潮湿又清冽,她的发型被风吹散了,淡黄色的裙摆在风里飞舞飘扬。



回到基地后Root松了一大口气,不顾医嘱地灌了一大口架子上的杜松子酒。
她再次背对着Shaw让她帮忙拉下拉链,可她脱掉淡黄色长裙后却没有换上睡衣的意思。


"不换睡衣会着凉。" Shaw叉着腰警告她。

"不急,等会儿会在床上出很多汗。"

"嗯哼?"

"嗯哼。"

 

Shaw和Root对视一眼,快速脱掉自己身上带汗的运动背心,拉起Root后退了几步,转身把她仰面扑倒在床上,被子里是Root身上常有的玫瑰香水味。

 



翌日清晨。


Shaw把头挪到Root的枕头上,脸颊摩挲枕套的感觉让她心里很舒坦。

"昨晚就像梦一样,我的sweetie不仅来看我演公主戏剧,还成为王子带我一起冒险。" 
Root笑眯眯地把手放上Shaw的脖子,指尖从耳根滑到后腰。

"那你就当是一场梦吧。" Shaw有些不好意思,但又大概还没睡醒,嘟嘟哝哝地翻身,闭着眼面对Root,伸手把她搂地更紧了一点。



"就当是一场梦,醒了很久还是很感动。"

 


———Fin.———




@LOFTER娱乐主播  俺尽力了(哭哭)

 

 

 

 

ps. ¹:050313是剧里Root墓碑上的数字(我就用一下,别打我!不是刀不是刀!!)

 


一个玛子

跟风…美少女战锤那个的时候可以专心点吗

跟风…美少女战锤那个的时候可以专心点吗

柿

突然摸鱼,虽然poi出完我才入的但0202年我依然在坑底(抹泪)

突然摸鱼,虽然poi出完我才入的但0202年我依然在坑底(抹泪)

oblind

ssh允许root登录

ssh

sudo nano /etc/ssh/sshd_config

添加

PermitRootLogin yes


ssh

sudo nano /etc/ssh/sshd_config

添加

PermitRootLogin yes


临一良.

自制的根妹兔兔拖鞋   给女朋友的520礼物🎁

自制的根妹兔兔拖鞋   给女朋友的520礼物🎁

谟禾

【crossover】Stories

配对:Kara Danvers/Lena Luthor

          Sameen Shaw/Root

这是一篇肖根与supercorp的crossover,ooc预警


雨夜,一栋旧式建筑在暴风雨交织的黑夜中伫立,露出半边粗糙的混凝土结构,如果不是屋内偶尔闪烁的灯光,看起来倒像是很早之前就已经被废弃的样子。偌大的雨滴打在屋顶,发出空洞般的声响。

这是仿老式西部的酒吧,酒吧的门大开着,地上躺着三两个男人,身下的血迹跟滴落的雨水交织,汇合成一股流向门外。

一个黑发小个子女人踩着黑色...

配对:Kara Danvers/Lena Luthor

          Sameen Shaw/Root

这是一篇肖根与supercorp的crossover,ooc预警




雨夜,一栋旧式建筑在暴风雨交织的黑夜中伫立,露出半边粗糙的混凝土结构,如果不是屋内偶尔闪烁的灯光,看起来倒像是很早之前就已经被废弃的样子。偌大的雨滴打在屋顶,发出空洞般的声响。

这是仿老式西部的酒吧,酒吧的门大开着,地上躺着三两个男人,身下的血迹跟滴落的雨水交织,汇合成一股流向门外。

一个黑发小个子女人踩着黑色短靴从酒吧里走了出来,略带嫌弃地踹开了横在两扇门中间的男人,稍稍使劲,大门嘎吱一声被关上了。

屋子里七歪八扭地倒着更多的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夹杂在暴雨特有潮湿的味道中,让人并不怎么感觉舒适。

卡座上面对面坐着另外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刚包扎好自己受伤的手腕,白色的纱布上映出点点红晕。另一个稍稍闭着眼,一手搭在桌上的酒杯上,身上也带着血迹,却不是自己的。

“你们可真是一团糟。”刚才走出去关上门的女人又反折了回来,从吧台底下掏出了一些纸巾,随手扔在了桌上。桌子一角还残留着几滴殷红的血滴,但相比之下已经是最干净的一张了。

“刚才可真是谢谢了。”女人活动了一下自己包扎好的手腕,抬起头冲她笑得妖孽,声音仿佛掺了蜜,听不出是真心还是虚伪的意味,“你可以叫我Root,你叫……”她轻轻凑了过去,盯着女人胸前的铭牌看了一会,“Gray.”

被唤了名字的女人眉头刹那间蹙起,又在瞬间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面对对方的靠近本能地贴了过去。一阵狂风吹过,吹动着树枝敲打着窗,离她们最远的一扇残缺的窗户摇摇欲坠,女人斜眼瞥了那破碎的玻璃,干脆掏出枪往上面连开了两枪,可怜的残片被打得粉碎。

“Gray,麻烦再给我们上两杯龙舌兰日落。”Root兴奋地吹了声口哨,伸手叫道,这位深藏不露的吧台小姐似乎对自己的工作极为不满,在听到她的招呼后翻起了白眼,却老老实实地收回了枪走回了吧台,一脸不耐烦的模样倒是异常可爱。

Lena喝完了杯子里威士忌,两个人闹出的声响略大,之前好不容易用酒压抑下去的辛辣味又在胃里翻滚,空气冰冷又掺杂着几丝令人倒胃口的铁锈味——毫无疑问,死亡的味道。她一手缩在大衣的口袋里,拇指在光滑的表盘上轻划,仿佛这样就能减周遭环境带来的不适似的。

沉默间,酒保小姐已经端上了两杯橘红色的鸡尾酒,Lena接过小抿了一口,柠檬汁的酸味几乎盖过了所有酒精的味道,显得格外突兀,她不知不觉皱起了眉,还没等开口对这杯调得失败的酒发表评论,对面的女人又先开了口。

“看起来调酒并不是我们炮仗小姐的专长。”

Root似乎喜欢上了调戏那位随时可以往她们脑门上开两枪的Gray小姐,Lena轻叹了一声,药物加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她的头疼得厉害,眼前两个人她都不认识,只是阴差阳错被两人所救,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可以相信她们。一个突然冒出来声称自己信仰着真实存在的上帝的疯子,跟一个看着普通却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射杀一群专业杀手的调酒师?CEO再次捏紧了手中的表。

又是一个响雷,雨势磅礴,从没有玻璃阻挡的空窗子灌进来,地上积起了水洼,一股水流分散成几股,弯弯扭扭向她们流了过来。被淋湿的大衣在冷风的呼啸下更显冰冷,Root扯了扯衣领。Gray又翻了个白眼,收拾起被风吹落了一地的广告、便签、报纸之类的纸张,扔进了壁炉的火堆中,又扒来几块黑炭,把火生得更旺了些。走回吧台拖出了个篮子,把酒柜上的酒一股脑都扫进了篮子,最后把篮子砸在两人面前。

“来去两条路都被积水淹没了,至少这场雨停之前没人进得来,也没人出得去。”Gray站在Root身边,被紧盯的女人自觉往里挪了一个位置让她坐了下去,自然得仿佛她们认识了多年一样。

这将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Lena没有刻意去数自己究竟喝了多少杯,直到大脑有些陷入混沌的迹象。她们坐得更贴近了壁炉些,燃烧得正旺的火光使人感觉到了温暖,一种很令人怀念的温暖。好像在曾经的哪个冬天,她也是这样坐在谁的家里,在一个温暖而沉醉的怀抱里。

“LenaLuthor.”当她说出自己的名字时,眼前两个女人并不显得吃惊,好像早就知道,但她庆幸的是她们没有如之前遇到的其他人一样对自己的姓氏发出评价。“我的哥哥显然并不想让我赶到后天在纽约市举行的博览会现场,”Lena半眯起眼睛盯着窗户上的泥点,又像是要穿透黑夜看出点什么东西,“他派了人半途拦截我,把我绑架上了他运送武器的私人飞机上。”

“我收到了一个号码,相关号码。”Root挺直了腰,身子却往前倾,手里一杯酒摇晃来摇晃去,始终没有往嘴里送去。

又是那一套上帝说辞。Lena皱了皱眉,把视线挪回到了跟她们保持着一定距离的Gray身上,调酒师小姐正拿着一整瓶酒往嘴里倒,听着Root不着边际的话,不觉奇怪,反而一副很理所应当的模样。

不用问,按照黑客的说法,“相关号码”指向了Lex的飞机,于是她意外地救下了飞机上的Lena,接着就是一些汽车追逐,雨夜枪战之类的事情了。

Lena的手又开始在手表上滑动,脑海里有个声音,甚至能压抑在外面的雷声,不停地在她耳边低吼,按下它。CEO摇了摇头,一张带着笑容的脸出现在眼前又很快消失,唯独清晰的是那双含泪的眼睛,那眼睛透着雾,却又那么明亮,如划破黑暗的光,停留在了她的身上。

“我不相信人类。”Lena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提到这些,大约记得是谁先提议用酒换故事的。Root是一个很奇怪的人,Gray也是,也许她跟怪人们在一起才更自在。

“赞成。”Root忽然兴奋地应和,那杯被她拿了又放的威士忌不知何时也见了底,“bad codes,我相信机器,而不是人类。”

The Machine.

Root重读了这两个单词,Lena注意到了这一点,Gray显然也注意到了,但也只是瞟了对方一眼。

“但有一个人是例外。”Root突然皱起了眉,一些场景闪现在了脑海之中,话就已经先于思维出来了,“她信任我。”

信任。

Lena感觉到了心口的一阵刺痛,很难说清究竟是为何,身体本能上对于对方即将说出的话有点畏怯——Root提到了最致命的一点。

“一开始只是机器的命令……”

(她又开始重读那个词语了。)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么可爱的人,明明一枪就能崩掉我的脑袋。我们第一次组队比我想象之中的有趣得多,严格来说,我绑架了她,然后她跟我说合作只是因为相信机器,而不是我。”Root盯着跳动的火光,述说像是身体未经过大脑擅自做出的本能行为,但她没打算停下来,“但最后她还是折返回来救了我,并把我打昏关了起来,那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会特意把我的生死放在心上……

“他们去执行一个危险的任务,鉴于我之前做过的……黑入绑架威胁杀人一类的事,他们把我锁在一个图书馆里。然后她主动来找我,一边黑着脸威胁说我不要想动歪脑筋,一边为我打开了脚上的锁环。”Root若有所思地回忆着,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机器跟我说他们遇到了危险,我就去了,然后独自落入了我们敌人的手里,被废掉了一只耳朵。”黑客点了点自己的耳后,Lena这才看到对方耳后挂着一个人工耳蜗。

“我没想到她居然又专程回来救我。火辣,别扭,又诚实的小炮仗。”

Gray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如果不是稍稍向她们这边偏过的头,就如一个彻底置身事外之人。随着Root的话,她将酒瓶拿起的动作有些僵硬,似乎想隐藏些什么。

“我欺骗过她,把她的位置出卖给敌人换取自己需要的信息,还利用她。”回忆到了什么更为兴奋的事,Root伸手抢过了Gray手里的酒,Gray狠狠地抬起头,一脸被激怒的模样,手甚至摸在了腰间的枪套上。黑客只是调皮地冲调酒师小姐眨了眨眼,对对方的反应不慌反笑,在Gray被惹怒的眼神中给自己倒下半杯酒。

“但她依然相信你?”即使是没有被酒精侵袭的大脑,对于Lena Luthor来说也很难理解这样的事情,更别提现在。

屋外的暴雨已经小了很多,扑打在窗上的激烈声响也平缓了下来,Gray抢回了她手里的半瓶威士忌,Root的手指如敲打键盘般规律地敲打着桌面,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出跟她都没什么关系,很难说她是故意还是潜意识,一个词被重复地敲下。

一个名字:Shaw。

“是的,她依然相信我。”

“现在呢?”

Root的动作猛然僵在了原地,所有的一切都是清晰的,是她切身经历过的,但一切又是模糊的,她想不起具体的地点,具体的时间,还有具体的人。“我们经历了一场战争,一场惨烈的战争,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一张脸在火花中逐渐成型,黑客眨了眨眼,黑夜中劈下了一道闪电,整个酒吧瞬间亮如白昼,Root一时间晃了眼,周围再落入空寂的黑暗中时,那张脸又不见了。于是她匆匆收敛起了刚才一瞬间难以控制的失落,调笑又重回嘴角,看向了因自己的话而感困扰的CEO:“轮到你了。”

Lena又喝完了杯子里的酒,长时间紧绷的神经隐隐作痛,她甚至能听到耳边血管跳动的声音,酒吧里的钟时针滴滴答答指向了四,她才注意到那个钟的图案,一个隐藏在红与蓝之后巨大的S。

它蕴含着某种含义。

这样一个钟在这种充斥着旧西部硬汉气息的酒吧里过于违和了。

“信任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Lena尝试着不让自己胡思乱想,Root的每一句话都让她难以理解,但最后每一条思绪都指向了同一个地方,同一个人。

Kara Danvers.

“我的哥哥是臭名昭著的LexLuthor,当我搬到纳欣诺市的时候,没有人相信Luthor家的小女儿是带着善意来的……除了一个人。但她口口声声说着永远都会在我身边,永远都不会伤害我,最后却残忍地背叛了我。”

“信任问题,永远都是信任问题。”Root食指摩挲着自己耳后的人工耳蜗,“所以我说人类只是错误出生在世界上的错误代码,那些我们做过的愚蠢的事,只是因为没有人给我们设定正确的道路,科技不一样,电脑不会撒谎,比人更亲切。”

Lena的嘴唇微微颤抖,若是之前,她一定毫不犹豫地赞同这个女人的想法,那么多痛苦,折磨与伤痛,就像一张巨大的网将她困在其中,她努力地寻找着摆脱的方法,却没意识到自己早就被困牢,随着她的挣扎,这张名为黑暗的网只会越收越紧。

只有人类,只有人类会被这些黑暗负面的情绪困扰。

可也只有人类,才能体会到世界上那些美好的东西,Kara Danvers就是她昏暗的生活里出现过最美好的存在。

Root偏着头,人工耳蜗里的电流声逐渐变强,最终形成了完整的语言:“好吧,又来纠正我了,只有人类才有那么多未知的可能性,即使走错了一步,还能有千万种迂回的办法回到正轨。”

冷风从空荡荡的窗户里钻了进来,方才最后一个闪电过后,雷鸣声也停了。Lena沉默,从怀里掏出了那块表,表盘上由于冷热交替布满了薄薄的一层水雾,她无法否认,无法否认自己渴望走回所谓的“正轨”,Kara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她面前试图把她从痛苦中拉扯出来,讽刺的是,Kara本身就是自己的痛苦之源,从始至终都是她自己过不去这道坎罢了。

Gray一直没有说话,将一颗橄榄放进口中,有种异样苦涩的香味。她扭头盯着火苗投在墙壁上舞动的倒影,脚边歪歪扭扭摆落着数个空瓶子,她大概是她们之中喝得最多的一个。

“有一台老式收音机,只能磕磕巴巴发出一些微乎其微的声音,所有人都认定它坏掉了,有人认为应该丢弃它,有人认为应该修好它。”壁炉里的火焰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Gray轻飘飘地开了口,她的虹膜上泛着血丝,长时间缺乏休息的杰作,“有一个女人,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黑客,她看到了这台收音机,她没有试图去修复,也没有如垃圾一样置之不理,而是去仔细地聆听收音机发出的那些最微弱的嗡嗡的声音,于是她听到了系统的噪点。”

Root微微抬起了头,眼里没有了之前的轻浮,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地抹去她记忆中的阴影。

“有人跟我说过,宇宙并不是由物质组成,而是由各种形,真实的世界并不真实,我们每个人都是模拟中的一环,但即使是系统的噪点,也能找到合适的节奏。”

合适的节奏……Lena觉得自己一定是喝得太多了,所有的思绪都被打散成灰,伴随着她的视线,又渐渐融合在了一起,融合成一个点,落在了她手里的那块表上,有什么东西从心底咆哮着挣脱出来。

Kara.

从来都是Kara,Kara Danvers或是Supergirl,作为Lena Luthor的守护者,陪伴者与聆听者,她们早就一齐敲响了鼓点,只是被那些分贝过大的噪音掩盖住了她们的琴瑟和鸣。她早该想通的,那么多次答案就在眼前,接近得就在她伸手就能触碰到的地方,但她一直被那些负面的情绪遮掩住了双眼。

“后来呢?”Lena把手表放回了大衣的口袋中,身体似是适应了这恶劣的环境,呼啸的狂风也没那么冻人了。

Gray的视线仿佛失了焦,手指在瓶口来回地滑动,很长时间才重新开口:“没错,那是一场很惨烈的战争,代价是惨痛的,并不是黑客付出了惨烈的代价,而是那名黑客就是代价本身。”

Root敲打桌面的动作猛地停了下来,黑暗中有无数个小光点逐渐亮起,点亮了一些模糊的画面,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时间节点,每一个人……

机器说,她没有死,但是失去了一些记忆,需要慢慢地回想起来。”Gray说完最后一个字,扯下了胸前的铭牌,随手扔进了火堆里。她几步走到窗前,一丝微弱的亮光从地平线升起,只剩下稀疏的几丝飘雨落在脸上。

“雨停了。”

Lena走出门,天已经亮了大半,外面安安静静的,如果不是地上还有大片的积水,如此恐怖的一夜暴风雨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们的车子半边还浸在积水里,孤零零地无人问津。

CEO深深呼出了口气,她的胃依然不怎么舒服,但比起前半夜已经好了很多。“Kara.”她清了清嗓子,唤出了困扰了自己一整夜的名字。

红色的披风几乎是在瞬间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之中,然后氪星人稳稳地降落在了她身前,全身都湿透了,一头金发乱糟糟地顶在脑袋上。

“你在上面待了多久?”Lena意识到自己攥紧的拳头冰冷,随之又松开了。她们看起来都很糟糕,自己带着一身血迹,而Kara全身湿漉漉的,但她还是感觉有光从什么地方照射了出来。

“一整晚。”Kara低着头,两只手指不安地绞动在了一起,她一直能很好地掌控自己,但在Lena面前总是会有那么些动摇。听到Lena出事的消息后她立马就让Alex搜索出手表的下落,然后冒着狂风暴雨赶到了这里,听到了屋里几个人的对话,她听到了Lena的声音,人没事,安好,Kara松下一口气,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贸贸然闯进去了。

“Kara.”Lena在努力使自己保持平静,不住颤动的肩膀却出卖了她。

Kara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移开视线,又忍不住被那双绿眼睛里蕴含的东西吸引,那是里面混杂着愧疚与自我讽刺,本能地让氪星人指尖发麻。

“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很受伤,很心痛,于是把所有的过错都归结到你身上,以为自己能够摆脱这种痛苦……”Lena的肩膀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她吸了吸鼻子,忍住了没有伸手去擦掉模糊视线的眼泪,“但我错了,这么做没能让痛苦减轻,反而让我深陷进黑暗之中。Kara,我……”

太阳从地平线升起,金色的光芒倾洒在两个人身上,融进了两个人之间缓缓缩短的距离。没等她把后面的话说完,Kara伸手把她抱进了怀中,是夜里靠近火光时的那种温暖,唯一不同的是,她们的拥抱不会使人灼伤。

远处的屋檐还在往下滴着水,滴答滴答,与不知是谁的心跳声交汇在了一起。

雨夜终将会过去的。

 






这是我写过最痛苦的一篇文。

一是距离我上一次写肖根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要找回当年的感觉真的很难。

二是sc跟肖根的风格其实完全不搭,跟POI一对比只能再次感叹SG的编剧真的就是垃圾(再次拉踩),我不想写一篇crossover是其中谁谁谁的主场,所以要想办法找到一个平衡点,无论是sc还是肖根,我都希望能够写出各自的故事。

所以有人没看懂吗?

我为什么那么喜欢给自己增加难度呢?

因为我是游泳的时候出现的脑洞!脑子进水了啊!!!

希望你们喜欢。

All U need is SHOOT

ANATA


BGM:あなた - 宇多田光


            SAKURAドロップス(Laughter in the Dark Tour 2018) - 宇多田光



正劇後,OOC。


半年前進入感情關係,最近有了些感想,終於試著寫寫看。用上很長的時間修修改改。我想還是差不多跟以前一樣混亂吧。雖說寫作不能以此開脫,但我自己認為,這樣混亂著前後反覆矛盾確認,最終得到答案,也是愛情歷程的一種型態。...


BGM:あなた - 宇多田光


            SAKURAドロップス(Laughter in the Dark Tour 2018) - 宇多田光




正劇後,OOC。


半年前進入感情關係,最近有了些感想,終於試著寫寫看。用上很長的時間修修改改。我想還是差不多跟以前一樣混亂吧。雖說寫作不能以此開脫,但我自己認為,這樣混亂著前後反覆矛盾確認,最終得到答案,也是愛情歷程的一種型態。


「妥協」不是怯懦也非害怕失去,只因心底存放著無以名狀且龐大無比的愛;是願為那人做到所有,而那人也懷著與你一般的愛情,早在你妥協之前便已妥協。


「ANATA-あなた-你」


愛著如今也在肖根Shoot坑的大家,仍在坑裡的朋友們好。




"それでもまた戦うんだろう、それが命の不思議。"


(即使如此也要奮戰下去,這就是生命不可思議之處)


"あなた以外なんにもいらない、大概の問題は取るに足らない。"


(除你以外什麼都不要,其他的問題也都不重要)


"止まらない胸の痛み超えて、もっと君に近づきたいよ。"


(克服難以壓抑的心痛,只想離你更近一些)


"何度聞かれようと、変わらない答えを聞かせてあげたい。"


(無論問我多少次,也只想讓你聽見永不變革的答案)


"好きで好きでどうしょうもない、それとこれとは関係ない。"


(喜歡你喜歡到不知如何是好,但那與這毫無關聯)

















ANATA


 


 








 


        晨間十一時。


 


        難得睡晚了的妳在半夢半醒間拍了拍身邊按理說應該有人的位置。


 


        空的。


 


        掌心觸感連接到長年養成的直覺,妳反射性直坐起身,即使睡眼惺忪也瞪著身邊那已不存餘溫的空白,接著跳下床,近乎跌跌撞撞地滿屋子尋找這時間應當還在床上睡得正香的那人身影──客廳沒有、書房沒有、小閣樓沒有,甚至……廁所也沒有。


 


        內心警鈴大作,這下妳是有些慌了,畢竟那人的前科不太光彩,動不動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可不算什麼好紀錄對吧?雖然不排除那人只是去附近買個菜、詐騙惡搞一下混帳傢伙之類的,但妳還是擔心──是啊,歷經前幾年的無數風雨烽火甚至生死交關,妳早已明白三不五時就在左側胸腔掐著輾著的感覺喚做擔心。


 


        只是這感覺在妳無意間自窗戶瞥到後院幾近沖天的熊熊火光瞬間煙消雲散。


 


        立於大火前方的單薄身影正是自己所尋之人。


 


        ……看是看見了,但眼前景象有夠超現實。妳眨了眨眼、又揉揉眼睛確定自己親眼所見並非虛幻後整個目瞪口呆,實實在在地怔愣好一會兒才開窗怒吼那人的名字。


 


        ──妳想自己永遠不會知道那傢伙為何這麼沒常識了。








///


 


 


 


        「妳不能怪我,我只是想燒掉那些東西。」


 


        臉上沾著些許泥灰的Root跪在沙發上,滿臉無辜委屈還有些氣憤,嘴裡開始咕噥著妳就是日本的影集看太多,才會動不動要她學那些熱愛道歉的日本人正座,膝蓋跟小腿很痛欸。結果真的是受其啟發的妳左右張望著拒絕承認。然後她又繼續說,下次再有機會去日本,鐵定要去把他們的電視台全炸個精光。


 


        ……好啦,炸吧,又能說什麼呢?妳無可奈何地拿面紙抹去那些泥灰,回到另側沙發上安靜等待碎碎念結束。真要說的話,這傢伙這麼做時的模樣是有趣甚至可愛的,光看她這個樣子,妳都氣不起來了。


 


        「我沒怪妳,但妳不知道這樣燒東西更容易引來注意?」終於等到一個段落,妳雙手插腰,板起臉佯裝不悅地直瞪著眼前低垂著頭、乍看之下正開始懺悔的女人。不氣歸不氣,但該說的還是得說。「只是想銷毀資料可以用碎紙機,不必在後院引起火災好嗎?」


 


        沒想到這下Root可有話說了,「我就是想把那些資料全燒了,Sameen,難道妳不知道碎紙機裡的資料也可以重新拼湊嗎?」妳挑起眉,她順口氣,神采奕奕地繼續振振有詞:「歷史上有很多案例,妳不可能不知道的,就像之前那樁偽鈔案裡的──」


 


        「我知道,但妳是不是忘記我們現在都不是那些名字了?Root,我們早死了。」


 


        妳無奈嘆氣,她則瞬間陷入沉默。


 


        「……我曾忘記過,但其他人沒有忘記,而這一點都不好。」


 


        好一會後,她低聲說道,起身離開沙發。


 


        許是因為那說變就變的神色,也或許是話聲中許久未見的深沉擔憂,總之妳呆住了,很久才回過神,拔起好似黏在沙發上的沉重屁股並繞去後院,站在那些自己用幾桶水澆成糊爛黑灰的歷史痕跡之前定定看著。


 


        是的,妳比誰都知道Root說得沒錯,即使易名改姓,只要妳們仍以這張臉存活於世、仍有資料存在,就永遠有人能挖出妳們的過去──看過她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嚇壞了,但曾在政府方待過的妳不一樣。


 


        實際上,妳明白那份擔憂其來有自,畢竟兩個月前有兩個老CIA探員找上門來,強硬要求協助完成一個潛入集團盜取資料的任務,否則便要將「妳這個人」跟妳的資料全部重整提交上去,讓Sameen Shaw的身分回到妳身上並且接受司法審判(妳很想幹掉他們,但會造成更多麻煩),而妳上星期才終於在差點少了條腿的圍堵狀況中完成這個任務──這還是因為有Root的協助,如果沒有,妳現在八成不在這裡了。


 


        顯而易見的是,只要活著、只要有人類記得妳們,寧日就將永不到來。


 


        「……搞什麼啊。」


 


        事到如今,那個同樣熱愛刺激卻甘願委身這座小小城鎮的Root大概就是想結束這樣的日子,只是跟以前一樣有點魯莽,但說真的,妳不正喜歡這樣的她嗎?既然如此,現在又有什麼好氣惱的?


 


        Root、Root、Root。咬著牙低聲喃念那個名字數次,不知何時開始已習慣在煩躁時這麼做的妳深深吸氣,迫使自己不去想Root如此舉動背後的意義──不僅僅是想阻絕他人找來的可能,Root總能想得比妳更遠,甚至超越Finch……


 


        ……Harold。妳真討厭自己想到這個名字。


 


        甩甩頭,決定暫且放下內心掙扎就快步追去,妳卻冷不防地見到更超現實的景象:執著打火機的Root哼著歌,已經把另一疊文件丟進不知哪裡弄來的超大中華炒鍋裡並點了火,此刻正要押下抽油煙機的按鈕。


 


        呃──誰來告訴妳現在該做些什麼或說些什麼?


 


        即使不如先前般目瞪口呆,但彷彿看見Root身邊飄著一團一團粉紅泡泡的妳仍然相當茫然,甚至感覺喉頭如鍋底般燒灼著幾近乾涸。


 


        因為這一瞬間,妳又不知道了,妳想阻止Root卻又不想,妳明白自己依舊喜愛徘徊生死界線上的刺激卻也已經相當倦怠,然而體內深處的騷動那麼難以忽視──所有相斥矛盾湧上腦袋交錯相撞,結果是妳只能揉揉太陽穴,充當無話之間的緩衝。


 


        「……妳就、不覺得這樣做很奇怪嗎?」良久,當鍋裡火焰已經高到彷彿要把抽油煙機整個引爆,妳終於在燃燒的劈啪聲與抽油煙機的運轉聲中找回屬於自己的辭典,咬著牙盡力平靜地問。


 


        「怎麼會?」略略轉過身的Root笑得俏皮,甚至往鍋裡加油,在暴起的更盛烈焰裡抄起鍋鏟晃了晃。望著被火光映出的身形輪廓,妳下意識拭去額際冷汗,她卻回身背對妳:「妳知道我願意為妳做任何事,包括用這個重得要命的炒鍋炒文件,雖然光扛這鍋回家就讓我扭了兩次手腕,不過我會展現妳嫌棄三千萬次的廚藝──」


 


        身體比心臟更早做出選擇,五秒前仍咬牙切齒的妳踏步向前抱住了她。


 


        那是整張臉都埋至背脊之上,安寧的歉意。


 


        直到火焰沖到真會燒了抽油煙機,妳們才一起滅了火將餘燼丟進馬桶沖掉。








///


 


 


 


        那幾個夜裡,肚子裡總扭絞著不得安寧的妳選擇蜷窩在書房裡那張年事已高的老行軍床上入眠,而醒來時,被妳踢掉的被褥總是又在妳的身上。


 


        妳有時候真的討厭Root,這樣的有時候已經持續了十來年。


 


        可大部分時候,卻真的真的太喜歡她。


 


        妳並非那種永遠找不明白自己想要什麼的人,妳始終清楚自己需要的、想要的、期望的一切,然而,很不幸的是,妳也永遠都會詢問自己這是真的嗎──彷彿妳還活在那麼多年前的虛擬實境輪迴之中。


 


        妳從很久很久以前便清楚自己太喜歡Root,而窩居小鎮的這些年以來都讓她從想要進化成了必要的存在,甚至可以說,沒有她的話就可能會忘記從小煎到大的荷包蛋該怎麼做……這麼說吧,如果她哪天離開了妳會天涯海角地追過去,厚著臉皮說自己不會煎荷包蛋,硬是要賴著她直到妳們都死翹翹為止。


 


        真的,這完全不是妳的風格,但妳會這麼做。


 


        不過這實在太丟臉了,為了別發生這種事,妳總是會提前妥協,說實話,也已經這麼做過不只一次。沒什麼好猶豫的,事情就是這樣,所以這次妳同樣這麼做了。


 


        「這真的是妳想要的嗎?」


 


        ──疑問卻在混合著鐵鏽與煙硝味的夢中一再出現。








///


 


 


 


        又過了兩天,晚上,妳準備了一頓非常正式的晚餐。


 


        只是在前菜、濃湯、主菜、甜點和茶之前,有一碗堪稱巨大的家傳絞肉馬鈴薯泥襯著生菜擺在餐桌中間,是Root喜歡的──妳總記得自己幾年前第一次端出那碗馬鈴薯泥時,食量向來不大的她竟抱著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它們吃個精光的事。


 


        妳本以為是那時她太餓了,然而後來發現這瘦巴巴但長得奇高的小傢伙總會把它們吃光光,之後就習慣在某些時候端出那碗神奇馬鈴薯泥,確切是哪些時候也說不清,不過大概……大概就是,妳對眼前這女人升起了一些(或很多)足以被稱為歉意的情感時。


 


        「妳就是不讓我做菜,才害我的廚藝不能昇華。」抱怨歸抱怨,但放著眼前美味牛排不管、一口一杓馬鈴薯泥的Root臉上可沒有半分不爽,妳幾乎都能看到她臉上寫著喜悅這個大字。妳知道她是真的很喜歡。「親愛的,妳是不是怕我的廚藝會超過妳啊?」


 


        將白眼吞回肚中,妳聳聳肩:「是啊,畢竟妳太聰明了。」


 


        是啊,畢竟Root在廚房以外的地方都太聰明了。


 


        「妳很清楚嘛,但不管再怎麼聰明,我也做不出這個神奇馬鈴薯泥。」


 


        Root一直比自詡高智商的妳聰明許多,雖然她是開玩笑的,但妳知道這是真的。


 


        她聰明得能夠察覺妳陷在對刺激任務感到愉悅與倦怠的矛盾漩渦當中不可自拔,聰明得能夠不被這份愉悅矇住雙眼、理解這一切對如今這把年紀的妳們而言都過度危險,於是寧可冒著風險也要為放棄選擇的妳做出選擇……


 


        妳不是第一次知道這些,但從未比這次更加清楚。


 


        嗯,該守護的是什麼呢?


 


        妳再一次陷入這種思辨──對Sameen Shaw而言,應當守護的人事物,是從家人到病患到國家再到一個個陌生號碼,到戰友們,最後又回歸到家人身上……儘管「退休」之後妳並不甚滿足於這種生活,然而妳非常清楚這棟交給Root裝潢的房子、所有回憶和眼前這個人所代表的意義,也就安頓下來。


 


        只是這段歲月裡,內心總是有些什麼、什麼說不清的什麼隱隱騷動著,在這段日子以來更加深化,成為將妳困擾的原由。


 


        ──等等。


 


        ……那、不只是對刺激的追尋嗎?


 


        「說起來,下次也教我做這個吧?」猛地抓到蛛絲馬跡的妳正試圖將其釐清,Root卻突然指著所剩無幾的馬鈴薯泥、笑瞇瞇地開口。思緒被打斷的妳不懂她怎麼就在這麼多年後突然想學,但也只有點頭的份。「太好了,以後如果妳不在,我就能做給自己吃了。」


 


        是時,妳睜大眼,感覺胸腔左側狠狠縮緊。


 


        稀哩呼嚕將馬鈴薯泥全掃進肚子裡的Root一派自然地開始嚼生菜、切牛排,甚至給妳添肉添菜,好似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而妳,妳Sameen Shaw卻望著面前瞇出細紋的美麗雙眼,開始想像她頂著那頭漂亮捲髮在廚房自個做馬鈴薯泥的樣子。


 


        不知從何說起,但妳想著想著有點難過。


 


        早已習慣生死的妳們都不該為此難過,妳們是比誰都更能看開的人。


 


        但妳的心臟確實有點難過。








///


 


 


 


        Root很會給自己找事做。


 


        當她睡醒之後,首先就是在早上九點整闖進書房把熱夢方酣的妳搖起床,使勁蹭著還睡眼惺忪的妳兌現承諾,教她那個神奇家傳馬鈴薯泥怎麼做。


 


        起床就起床了吧,心懷無奈而直想去刷牙的妳只口頭敘述美乃滋的作法──蛋黃跟蛋黃還有蛋黃,加入三大匙芥末籽醬和一小匙山葵醬以及橄欖油之後打發便是。妳擺擺手要Root自個去做,別打擾妳刷牙,只是當妳走出浴室時發現那碗美乃滋嘗起來實在可怕得驚天動地,又手把手地教那把唇噘得老高的女人做了一次。


 


        做好醬料之後,剩下的其實沒什麼困難,就把牛絞肉和豬絞肉依一比三的比例揉在一塊,跟著切塊的馬鈴薯、洋蔥和紅蘿蔔全放進鍋裡蒸,在這期間將小黃瓜切塊備用,「也可以用櫛瓜,不過還是蒸了比較好,今天就用小黃瓜吧。」然後妳們一起坐在廚房桌邊等食材蒸熟。


 


        「親愛的,妳想過自己會怎麼死嗎?」過上一會,Root托著頰邊百無聊賴地問道。


 


        翻起報紙的妳只瞥了她一眼:「在槍戰中被轟掉腦袋,可惜至今都沒能達成。」


 


        鍋邊霧氣持續蒸騰,Root的表情轉為認真:「妳真的覺得可惜嗎?」


 


        一時間不知如何應答,也不知道這女人怎麼不去玩最喜歡的電子產品們,就非得吵妳不可,妳只揉揉額心,良久,嘆了口氣後搖搖頭,「以前是這麼覺得沒錯,不過現在只覺得可以普普通通地死掉就好了。」


 


        這樣啊。偏了偏頭,Root笑瞇瞇地低聲呢喃,隨後默默地將妳凝視,好似能夠這樣看上整整一世紀,而妳從世紀之初便已習慣有道視線永遠黏在自己臉上,也就沒說什麼,只是抓著報紙安靜地看。


 


        待到食材蒸熟,妳戴起隔熱手套掀開鍋蓋,將散著陣陣熱煙的食材們一一取出並倒進一個特大鐵鍋裡,將木鏟遞給Root,要她按自己的喜好去壓碎、攪拌並將食材們均勻拌融在一塊,妳則在旁邊看著,時不時幫著加入一些剛做好的美乃滋。


 


        「妳知道我為什麼想學這個嗎?」


 


        「不好意思,完全不想,而且妳已經說過了。」


 


        「謝謝,我也愛妳。」


 


        當食材們在鍋裡逐漸變成馬鈴薯泥該有的模樣,妳看著看著,感覺差不多了,也就加入小黃瓜塊,讓Root再拌個幾下就可以吃了。


 


        「如果妳還想回到過去那種生活,也是可以的,Sweetie。」Root隨後把一大碗馬鈴薯泥擱到桌上,定了定,平靜地說道。


 


        「……啥?」這話實在突如其來,妳只能生生吐出個問號。


 


        「雖然我不喜歡沒有妳的世界,只有妳在的地方才是好的、是我喜歡的,」這是妳和她都打從心底清楚的事,卻是她第一次如此明白地說出口,那口吻大有除妳以外誰都不要的意思。「但妳知道,無論如何我都會支持妳,然後保護妳。」


 


        而這句話,大有只要妳開心、除此以外她可以什麼都不要的意思。


 


        站在桌邊愣愣望著她半晌,有股衝動、有股憤怒自胃底賁然升起,甚至混合著被看穿的氣惱,妳很想像以往般不耐煩地吼出一句自己才不需要保護、誰要什麼狗屁保護啊──事實上也是,妳並不需要,但那是自己孤身一人的時候,而如今……


 


        ……妳深呼吸。


 


        一而再、再而三。


 


        ──好吧,如今妳確實也不需要,但同樣希望保證Root的安全,可這……這番話、經妳的小腦袋一再確認,再明確不過的是,無論妳想做什麼、Root都會支持,Root本人根本不管什麼安全,只想也只願跟妳在一起,就算某天一起死在某個垃圾堆裡,Root都會覺得這算死得其所。


 


        「無論妳想去哪裡,我都會去。」


 


        這句加重打擊的話吐出口後,她乾脆撈回桌上那一大碗尚未冷卻的馬鈴薯泥,挖了一大杓塞進嘴裡,依然那樣一派輕鬆地翹著她的二郎腿。這讓妳真正意識到她根本不是在尋求意見,也不是把選擇權交給妳、等妳做決定──她只是已經這麼決定了。


 


        因為她比妳更早理解那是妳放不下的、妳喜歡的。


 


        所以前幾天還在燒資料的女人,今天就要跟妳去燒房子了。


 


        這很不合理,但這是Root,於是又比所有常識都更加合理。


 


        當妳意識到這些種種,不知怎地,便定定望向那只即使有機器輔助也只能勉強算是半聾的、形狀精巧的耳朵,望著望著,不由得順著想到她體內那顆飽經磨難、比誰都更常徘徊在死亡邊緣的小小心臟──心臟不過就一個拳頭大,曾在醫院的妳也不是沒看過,但它在熱愛冒險犯難的Root體內捱過了一次次走在死亡邊緣的驚險災難,並且固執地持續提供她存活到現在的所有能量,就顯得特別堅韌、特別勇敢,也特別……辛苦。


 


        向下望,妳盯著她那雙腳,自從認識她以來就覺得那簡直是竹竿的代名詞,但看似脆弱的它們卻很能跑,常常咻一聲就不見了,以前妳總是很難想到得去哪兒找她,只好又等著那雙腳咻一聲跑回來找妳──在會跑回來找妳這個部分,妳是喜歡的。


 


        再向兩邊看去,妳想到那雙握過無數槍械敲過無數鍵盤也不知不覺牽了抱了(好吧還有幹了)妳無數次的手──那些纖細白皙而美麗無匹的手指特別奇妙,妳真的不確定該如何形容它們,彷彿她的所有特性都體現在手指上,時而暴烈時而繾綣時而激進時而充滿活力然後時而俏皮──對,俏皮,妳不知道為什麼有這種感覺,或許來自於她的小習慣,但管他是什麼,總之就是這樣。


 


        抬頭,妳看見那張不能再更熟悉的臉龐,與其上那一抹佯裝輕巧於是溫緩的笑。


 


        如此笑容已經映入眼簾千百萬次,只是這一刻,不知何故地讓妳眼眶炙熱。


 


        深吸口氣,妳抿起唇,回身背對她收拾所有感覺,而後再次肯認,她帶給妳的所有感覺裡面,不能說是最喜歡、但或許可以說是最依賴的,是溫柔。


 


        無數夜裡,當那些指腹輕悄悄順過妳的背脊,當她默默靠來讓肚腹貼上背部將妳擁抱,指尖無意義地在妳的胃上小幅度地來回摩娑時,妳總是感覺自己彷彿被一種比海洋更加深邃、卻一點也不冰冷、反而更加柔軟的一種液體完全包覆。


 


        永遠會在那份柔和晃蕩之中聽著心跳聲音安然睡去的妳不想說那是羊水,因為該死的誰記得自己在老媽肚子裡頭晃來晃去的時候?而且這詞跟Root搭上邊的話就有點變態了。


 


        只是,那份溫柔總能卸去妳的疲憊不安,於是成了妳最依賴的……


 


        事實上,妳曾想過,整個美國、甚至就妳曾經的「交往」對象們來說,比Root溫柔的人多得是,但沒人能取代Root。妳知道那是獨一無二的。


 


        事情至此彷彿已無任何需要思辨之處,但回頭來說……愛妳的人與妳心所嚮往的、可以殺了妳的事業,其二取一?


 


        雖然不是認老,但說實在,妳們也都過五十歲了,真的不適合這些事不是嗎?腦內震盪至此,妳終於看清腦海與內心的騷動來源──自己不是直到現在依然熱愛那些危險刺激,不是想要依賴那些兀然找上門來的突發事件,只是害怕……害怕如此將證明自己已經沒有用了、害怕當初將妳們牽到一塊的理由終究會煙消雲散、害怕……自己拒絕這些機會以後,再也不會想要或想做什麼了。


 


        妳明白了。


 


        可是剎那間又覺得不必害怕了──妳怎麼會呢?妳就是妳啊,是那個永遠如一的自己,永遠都能明白自己價值所在的Sameen Shaw,正如Root永遠是Root……


 


        ──何況,妳仍有一個永遠不變的理由──


 


        當心底胃裡那份彷若將永不消息的混濁騷動瞬間如泡沫般破滅成一灘汙水,妳深吸口氣,居高臨下地凝望那灘存在腥臊臭味的紅色液體。這一切使妳重新明白Root所有的話都是肺腑之言,這毫無意外地引起妳的反彈,畢竟、畢竟無論如何,為了證明自我而第無數次見證Root受傷或者死亡,這絕不是妳想要的。


 


        ……妳真正想要的只是……


 


        在妳回過神想說些什麼時,Root已經對著這碗馬鈴薯泥哼起歌,那神情看起來就像她面對的這碗馬鈴薯泥是什麼超強程式或是TheMachine進化之N.0版本一樣快樂滿足,她甚至遞了一杓到妳嘴邊。


 


        「雖然妳親手做的版本無可替代,但我覺得一起做的比較好吃。」


 


        如此自得的Root,讓妳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重新知道並且理解這數日來至今的一切代表的是她已經做好身心的萬全準備。


 


        她只是想讓妳知道這件事。


 


        也只是想讓妳知道,若有那麼一天,她已經做好準備,雖然她會想念妳──所有人事物都並非真正無可替代,但人總是會在某個溫度、某種情狀、某個瞬間想起專屬於某個人的……無可替代的事物──但她準備好了。


 


        妳知道、妳知道──


 


        深深吸氣,妳張口吃下那杓馬鈴薯泥。


 


        回頭給她做了份特大號的豐盛沙拉。








///


 


 


 


        那個深夜,妳用Root留在電腦裡的程式進入政府各大資料庫,鉅細靡遺地徹底翻過一回,確定裡頭已經沒有任何與死去自己相關的資料後,便毫不猶豫地將整間房裡的紙本資料全餵進碎紙機。


 


        隨後在後院將碎紙與硬碟扔進冒著烈焰的鐵桶之中。


 


        當濁白而嗆人的煙霧隨著木柴劈啪聲裊裊上升至誰也觸及不了的天際,妳只坐在一邊靜靜望著,直到Root踏著輕盈腳步走到身旁、為妳披上一件薄毯、遞上一杯紅酒,這讓妳突然覺得這一切都沒有意義,卻也比一切都更有意義。


 


        如此矛盾同時卻如此調和……一如音符激烈穿刺過後趨入和諧的交響曲,畢竟妳和她,是這宇宙中唯一願意理解彼此腦內所謂意義的人。


 


        「我以為妳睡著了。」


 


        「想跟妳一起看星星嘛。」


 


        即使夜空被陰雲覆蓋大半,浮動著的月光只稀稀落落地照上草地,但視線裡的迷霧被清涼晚風安婉拂去,於是妳飲下半杯紅酒,轉頭看向昏昏欲睡的她的側臉,然後笑了。妳永遠不會知道這傢伙欠過多少睡眠債,只是希望她的每一覺都如嬰孩般安寧美好。


 


        「這樣啊。」


 


        「是啊。」


 


        然後妳又想想,遞過那半杯紅酒,把頭擱到她的肩窩上。


 


        「妳不必學會馬鈴薯泥,我會做給妳吃,到妳死掉為止。」


 


        「這樣啊。」


 


        妳聽見軟糯細微卻比整個宇宙都更溫柔的笑聲,就點點頭。


 


        「嗯。」


 


 


 




 


 - - - - -


本還想多塞些什麼,但想想似乎也不必要


其實這篇原先不過四千多字,擴寫著就增了三千,但沒寫這些的話來龍去脈太不明朗


想多寫的,大概是Root如何處理Shaw的焦慮,然而那太像後日談


想想就罷手了,而且她們總有辦法的 




有些事情是一生的課題,但人們太晚才覺察到;有些事情是一生且牽扯到兩個人的課題,不管早晚、無論花上多少時間都得解決


而且大概……是只有愛才能化解的


愛在每個人眼中都有不同形貌與解釋


在我這裡,其中一大部分是在觸及底線前的溝通調和甚至相互妥協退步


要說愛情有多偉大,也就僅此而已


但人類生而為一自私個體


於是僅就如此,也已無比偉大



JY

【肖根】Conversation(下)

配对: Shaw/Root


分级:M


OOC预警,bug 都是我的,一只情话锤。

指路:上集


“Sameen...please...please...fxxk me...please.” Root断断续续的声音让Shaw更加的兴*奋。

 “As you wish.”湿润的Root很轻松就容纳下了Shaw的两根手*指。Shaw的手指不断深*入,伴随着每一次摩擦内*壁的凸*起,Shaw 都能感受到身下人的颤抖。Shaw的大拇指还不断的在Root 的cl*it上打着转,时不时的按压就让Root忍不住的呻*吟,Shaw欣赏着身下人随节奏扭动的躯*体。...


配对: Shaw/Root


分级:M


OOC预警,bug 都是我的,一只情话锤。

指路:上集


“Sameen...please...please...fxxk me...please.” Root断断续续的声音让Shaw更加的兴*奋。

 “As you wish.”湿润的Root很轻松就容纳下了Shaw的两根手*指。Shaw的手指不断深*入,伴随着每一次摩擦内*壁的凸*起,Shaw 都能感受到身下人的颤抖。Shaw的大拇指还不断的在Root 的cl*it上打着转,时不时的按压就让Root忍不住的呻*吟,Shaw欣赏着身下人随节奏扭动的躯*体。

 “Sameen...please make me...co*me...please.” Shaw将Root一次次的推向边缘又拉回,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分泌让她仿佛全然忘了肩上的疼痛。随着Root的求饶,Shaw加快了速度,每一次的chou*cha都刺激着Root的G*dian。

 “Sameen, Sameen ,Sam.....”Shaw 的名字伴随着Root 那重重的喘*息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oh sweetie, I almost forgot how good you are. Now, it’s my turn.” Root 说着便翻身将Shaw 压在身下,小心翼翼地褪*去Shaw带血的衣服,露出了为了保护她而新添的伤口。她用食指轻轻的抚摸着伤口周围,Shaw疼的低*哼了一声。 

“Sameen, I hope you remember this feeling, cause every time you get hurt, my heart hurts ten times more than this.” Root说着便轻轻起身去拿酒精纱布,顺便把那瓶便利店的 whiskey 递给了Shaw。

“Tell me you will stay.” Shaw一口气灌下了半瓶whiskey昏昏沉沉地说道,劣质的味道充斥着口腔。Shaw 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帮自己处理伤口的Root 脸上,生怕下一秒这个人就会从眼前再次消失一样。 

“Done, sweetie, you look like a zong zi, but still cute.” Root毕竟不是专业的医生。 

“You're not answering my question.” Shaw的语气依旧冰冷。 

“Sameen, you know how much I want to stay with you. But the Machine need me.”  Root 面朝着Shaw坐了下来。 

“Fxxk you Root. Then take me with you, admit it, you need me.” Shaw转过头死*死的瞪着Root,语气中多了一丝愤怒。 

“Yes, Sameen. I need you now more than ever. But I don't want you to get hurt, I don't want you to take risks with me, and I don't want you to die!” Root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Shaw 听着喝完了那剩下的酒,看到身旁抽泣的瘦弱女人,伸出了僵硬的手臂将Root默默的拥入怀中。

“I miss you.” Shaw像机器人般地说道,生疏的像这三个字从未从她口中说出过。Root 惊讶的挣脱了拥抱,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二轴Shaw表露心声,她从未期待过能得到Shaw的回应,她本以为她不在乎,可是没想到听到Shaw亲口说想她,原来是这么的美好。Root 再也忍不住了,再一次的吻上了Shaw。 

“I am sorry, I don't want you to go through the worst days with me.”Root盯着两人拉着的手,不敢直视Shaw的眼睛。

 “I promise if you let anyone else hear what I'm going to say, I'll shoot you.” Shaw沉默了一会儿,抬起Root的脸,强*迫两人对视。继续说:

 

“Every day of my life was the worst day, until you show up. You   made me realize that

even on the worst days there is a possibility for joy.”

 

 

End.

 

作者叨叨:我是一个rookie,2020依旧躺在肖根的坑底。私心想看会说情话的锤锤,所以就有了这篇奇奇怪怪的对话。 lofter不让我一起发,我也没有办法。ao3上是完整的。

even on the worst days, there is a possibility for joy.这句话源于美剧《灵书妙探》,一直喜欢这句话,所以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如果喜欢请给我一个小心心呀,给您手动比心。


JY

【肖根】Conversation(上)

配对: Shaw/Root


分级:M


OOC预警,bug 都是我的,一只情话锤

占tag致歉,第一次写文,文笔过渣,请轻喷!

老福特抽疯,不能一起发,车在下集,请见谅。


“Root!” Shaw 的声音夹杂着混乱的枪*声传入root 的耳朵。Root 的内心颤动着,她想要看到 Shaw,那个只属于她一个人的Sameen Shaw可是她更不想Shaw陪着她一起送*死。早在出发前root就知道这是one-way ticket可Root从来不是一个惧怕生*死的人(至少在拥有Shaw之前是这样的)。 


“Sameen?” 


“Root...

配对: Shaw/Root


分级:M


OOC预警,bug 都是我的,一只情话锤

占tag致歉,第一次写文,文笔过渣,请轻喷!

老福特抽疯,不能一起发,车在下集,请见谅。


“Root!” Shaw 的声音夹杂着混乱的枪*声传入root 的耳朵。Root 的内心颤动着,她想要看到 Shaw,那个只属于她一个人的Sameen Shaw可是她更不想Shaw陪着她一起送*死。早在出发前root就知道这是one-way ticket可Root从来不是一个惧怕生*死的人(至少在拥有Shaw之前是这样的)。 


“Sameen?” 


“Root! Get fxxk over here.” Root不得不承认,Shaw的性*感低音炮是她这辈子最喜欢听到的声音(当然机器宝宝除外)可是在这样的场合Shaw的声音只会让她分心;就在这时,她听到自己的右侧发出了一声枪*响,还没来得及转头就已经被一个小个子扑*倒了,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右边的人应声而倒。世界仿佛安静了,枪*声不再,只能听到地上紧紧拥抱着两人的心跳声。不知时间过了多久,Root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Sameen? You smell so good,did you use the perfume I sent to you?” Root挂着一脸笑容看着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人。Shaw 不说话,安静的注视着身下被自己紧紧抱着的女人,任由root 的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时间在这一刻好像静止了。当Root 的手来到Shaw的肩膀时,她摸到了一片湿润,仿佛是血。 


“Sameen! You are hurt.” Root担心的说着坐了起来,她看到血已经渗出了Shaw的黑色风衣,好在伤势并不严重,可Root依旧讨厌除了她以外的任何人伤害Shaw,因为Shaw是她的私人物品,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在Root为她检查伤口的时候Shaw依旧一言不发的盯着Root的脸。 


“Sameen, please say something, you scared me, are you ok?” 


“Root, I promise, if you try to dump me again, I will end you.”              


“Sweetie, you are bleeding, can we go back home first?” 一路上Shaw只静静地看着窗外没有再说话。Root 顺路买了一些酒精纱布和便利店的whiskey。门一开,还是熟悉的景象熟悉的味道。Root已经离开家一个多月了,看样子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Shaw也没怎么回家。 


“Well, it looks like someone is been shooting people outside these days...” Root转身说道,话还没说完就被Shaw温热湿润的嘴唇堵上了。虽是时隔许久的吻,可心中的熟悉依旧。  Shaw不顾肩膀的枪*伤,抱起Root就往沙发走去。Shaw清楚Root身上每一寸的肌肤,她亲吻着她熟悉的每一个敏*感地带,手在单薄的布料下游走,轻轻地搓*揉着Root胸*前并不怎么傲人的双*乳。 

下集指路

颜不辞

一个谥号难定的皇帝 6

跃龙七年
亭边荷花盛放,浓妆淡抹的深红浅红掩映碧水清涟。荷风送凉,也是在这个时候肖看见隔着楼阁和亭柱的女帝,正和一个男人贴得很近。对别的皇帝来讲,这种举动自然过于亲昵,可是对于那个女人来说,却显得病态的自然,仿佛天下的蜜糖都裹在她身上,惹不开眼的被迷晕的虫蝶扑舞。就算其中混杂着些毒物,想必那个女人也不会介意。
肖看见那个男人傻乎乎的咧开的嘴角,认出正是沙朝派来的使者,兰伯。怎么,这是女帝的外交手段之一吗。肖想起关于女帝的某些传闻。
她没有上前,既然女帝刚刚让她去办事,无论是真的有事还是只是支开的借口,她都没有上前打扰的必要。
可是她又分明看得很清楚,看上去缠缱的二人其实隔着微妙的距离,即便女帝看上去手...

跃龙七年
亭边荷花盛放,浓妆淡抹的深红浅红掩映碧水清涟。荷风送凉,也是在这个时候肖看见隔着楼阁和亭柱的女帝,正和一个男人贴得很近。对别的皇帝来讲,这种举动自然过于亲昵,可是对于那个女人来说,却显得病态的自然,仿佛天下的蜜糖都裹在她身上,惹不开眼的被迷晕的虫蝶扑舞。就算其中混杂着些毒物,想必那个女人也不会介意。
肖看见那个男人傻乎乎的咧开的嘴角,认出正是沙朝派来的使者,兰伯。怎么,这是女帝的外交手段之一吗。肖想起关于女帝的某些传闻。
她没有上前,既然女帝刚刚让她去办事,无论是真的有事还是只是支开的借口,她都没有上前打扰的必要。
可是她又分明看得很清楚,看上去缠缱的二人其实隔着微妙的距离,即便女帝看上去手指都快要触到使臣的领口。不过肖还是觉得有点不妙,亭下的侍者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没有提醒女帝的意愿。但是肖不行,她还记得太傅给她说过的话——“帝上有时太任性了,既然你被选作她唯一的近卫,我相信肖大将军一定有某些吸引她的特质。希望大将军能在老臣无法看见时,对帝上的不大合适的行为稍加劝止。”
绕了一大圈,就是想让肖平常管管女帝。如果是其他人絮絮叨叨说这一大堆,肖早就用礼貌而不失虚假的笑容将人劝退了。可是罗德芬也是她的老师,别忘了是吧。但是肖自认自己并没有什么“吸引她的特质”,毕竟除了年幼自己有些记忆模糊的在国子监读书的短暂共处,以及父亲去世后回朝的相遇,她甚至没有见过这位女帝的面。
她自知自己可能只是一枚棋子。
所幸,正当肖要面无表情地慷慨赴死时,女帝似乎瞥见了她,歪头露笑,轻快而又从容地从男人身边退开。说了句什么,然后男人下跪送行,变作低头石像的侍者们也恢复了正常。
根走到她面前,绽放出甜美而内蕴的笑容:“肖近卫还真快呢。”肖低头,女人从她身边走过,仿佛还纠缠着荷亭的香风,却又比那有更深的清甜味道。肖只是紧紧跟上。


“你觉得兰伯这个人怎么样?”女帝呷一口茶,问桌边看兵书的人。
身着黑衣的女子只淡淡抬头:“多小聪明,少真才学。”
肖并不怕自己的回答是否会忤逆女帝的心意。世人皆说当朝皇帝肆意任性,但她从不是个无理的皇帝,靠着性子把人赏罚拔贬,就算看你不爽,一定会是给你做好一个局,请君入瓮。
她可能是个任性的皇帝,但不是个蠢皇帝。至于如此大费周折,到底是皇家天性还是本人性格所致,还是在太傅自幼的规矩下教导的折中,说不清这些因素各占多少。
况且,兰伯真的只是个蠢货。
“他是沙朝送来的质子。”女帝淡淡开口。
肖抬头,仿佛也被女帝吐出暂时还不该吐露的消息的平静感染:“您是想向臣商议派出哪位大臣吗?”女帝还没有孩子,没有曾经的兄弟姐妹,自然只能派出臣子作为人质。
“不,”根露出一个极致温柔却沁满凉意的笑容,“孤是在咨询你愿不愿意去。”

敉

【肖根】你拿什么回忆我?

Shaw听闻Root的死讯,感觉这不过是个残忍的笑话,她愣了一下。Shaw有点生气,她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医院停尸间,把那个傻逼从里面揪出来,扯住她的领子,暴打一顿,告诉Root,骗她的下场。但总有个声音叫嚣着,告诉她,这是真的,没错,那个Root,那个会为你哭,会为你威胁她的上帝的人,死了,回不来了。Shaw有点迷茫,她的表情昭示着她的大脑,是一种让人心疼的,空白。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

你拿什么回忆我?sweetie?

Sameen在看到Root墓碑的时候,只能感受到心脏处的绞痛和如潮水般涌上的,未知的情绪。这股子情绪让她感受到无力,她因这份无力而生气。她猜这就是人们所谓的悲伤吧。Shaw张...

Shaw听闻Root的死讯,感觉这不过是个残忍的笑话,她愣了一下。Shaw有点生气,她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医院停尸间,把那个傻逼从里面揪出来,扯住她的领子,暴打一顿,告诉Root,骗她的下场。但总有个声音叫嚣着,告诉她,这是真的,没错,那个Root,那个会为你哭,会为你威胁她的上帝的人,死了,回不来了。Shaw有点迷茫,她的表情昭示着她的大脑,是一种让人心疼的,空白。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

你拿什么回忆我?sweetie?

Sameen在看到Root墓碑的时候,只能感受到心脏处的绞痛和如潮水般涌上的,未知的情绪。这股子情绪让她感受到无力,她因这份无力而生气。她猜这就是人们所谓的悲伤吧。Shaw张了张嘴,她意识到自己该说些什么,发不出声音。

或许是因为她感觉这样蠢爆了,或者是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谁关心呢?

你拿什么回忆我?Sameen?

当Shaw听见那种熟悉的,甜腻的语气,说出Root风格的话。她有片刻恍惚。相似律高达99.6%,而那0.4%她也是可以听出来的。她不想相信罢了。0.4%,是没有任何人能企及Root的。她的神明也不可以。

她希望这是Root。

你拿什么回忆我?Shaw?

当她接到那通电话,听到里面传来的100%Root的声音,她才迟钝的意识到。

你不需要回忆我,Sameen。

少有的迟钝。


真 短篇 一发无 就是想写点关于肖根

彼岸乖猫
截图专用—— 别屏蔽啊??这玩...

截图专用——

别屏蔽啊??这玩意是清水美剧

疑犯追踪1080p生肉资源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C0cBWBzIHjUaGnS-x8nDSQ 提取码:yexl

截图专用——

别屏蔽啊??这玩意是清水美剧

疑犯追踪1080p生肉资源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C0cBWBzIHjUaGnS-x8nDSQ 提取码:yexl

颜不辞

一个谥号难定的皇帝 5

(注意时间是在上一章之前哦)


跃龙六年 十二月

“咕噜噜——”车轮碾过积雪,深深浅浅的车辙向宫门处延伸。飞雪轻盈而狂舞,纷纷扬扬转眼又覆上。

夫根皇帝正坐在车内昏昏欲睡,肖面无表情地抖手振缰。正儿八经的御者跪坐在一旁,面色恭谨。

即便戴着披风的帽子,仍觉得自己的脸快要冻僵。肖不禁想到边塞的大雪,更凌厉,像刀子一样刮得人生疼。向守卫露了露腰牌,肖逐渐加快速度。

许是感受到了外边的声音渐渐嘈杂,女帝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让她进去。

简单交接后,肖掀起外帘,鹅毛般的雪片争先恐后撞上绣着精细暗纹的内帘。在狭小的隔间抖了抖雪,再走进温暖的内间。夫根皇帝偎着手炉,抬头,映着银色麾毛的...

(注意时间是在上一章之前哦)


跃龙六年 十二月

“咕噜噜——”车轮碾过积雪,深深浅浅的车辙向宫门处延伸。飞雪轻盈而狂舞,纷纷扬扬转眼又覆上。

夫根皇帝正坐在车内昏昏欲睡,肖面无表情地抖手振缰。正儿八经的御者跪坐在一旁,面色恭谨。

即便戴着披风的帽子,仍觉得自己的脸快要冻僵。肖不禁想到边塞的大雪,更凌厉,像刀子一样刮得人生疼。向守卫露了露腰牌,肖逐渐加快速度。

许是感受到了外边的声音渐渐嘈杂,女帝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让她进去。

简单交接后,肖掀起外帘,鹅毛般的雪片争先恐后撞上绣着精细暗纹的内帘。在狭小的隔间抖了抖雪,再走进温暖的内间。夫根皇帝偎着手炉,抬头,映着银色麾毛的脸上绽出一个笑容。

肖缓缓移近,接过女帝递来的毛巾擦去眉间脸上的残雪。从命坐在女帝旁边,听窗外风雪声稳稳地作为背景音,人们欢闹的笑语声逐渐繁盛又逐渐消减。

她知是到了。御者的声音隔着厚重的帘子传过来。驱走一路上惹起的一丝困意,她看了眼女帝,前去将内帘掀开,御者已恭谨地掀起外帘,立在一旁。夫根皇帝放下手中的书,解下大麾,走出,踏下。

门子见是女帝,急忙跪下行礼。女帝随意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声张。

刚穿过门厅,便遇见向外走的太傅。肖挑了挑眉,将太傅有丝慌乱的神色收入眼中。女帝亲热地挽住拱手弯腰行礼的太傅。

“太傅再留一会儿吧,陪孤再去看看久病未愈的李侍郎。”女帝朝太傅眨了眨眼。

罗德芬定了定心神,露出一个微笑,应声称是。


当肖听见女帝的哭声的时候,正站在门外一边做忠诚的守卫,一边神游回想几个月来女帝对自己猜不透意味的小动作。听见类似小动物的呜咽时,肖登时愣住了。要不是女帝提前告知发生什么事都不必进来,她应该冲进去的。哪怕知道里面两个男人跟女帝的关系,也应该冲进去的——她是唯一的近卫,忠诚的守卫不是吗。

可是现在她只是盯着檐外的飞雪。不算大的府内连仆人也看不见几个,显得尤其清静,于是女帝的呜咽声愈发显得不可忽视。

所幸,和淡漠表情背道而驰的沸腾脑子没有奔腾多久,里面三个人就走出来了。李瑟朝她露出个像是嘴角肌肉没长开的微笑,罗德芬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走在中间的女帝除了眼眶有些红看不出其他不对劲的地方。

“帝上要留下吃个饭吗,呃,我是说于臣府内用膳。”收到太傅的眼刀,兵部侍郎立马改了口。

“不必,李侍郎家的食物都太甜了。”女帝也立马收到了太傅不赞同的眼光。女帝马上瘪了嘴:“太傅,这儿只有我们几个人,不必再拘束礼节了嘛。”

罗德芬把视线移到一边,表示默认。

“泽予※要不要先吃个饭再回去?”李瑟转向罗德芬,露出真实的想法。罗德芬抬头,露出犹豫的神色。

“我买了城西家的甜饼,咱们可以饭后吃。”李侍郎乘胜追击。

罗太傅露出轻微的哼声。

李侍郎再次露出嘴角肌肉没长开般的微笑。

罗太傅完败。


而肖终于知道女帝这次出门为什么衣着低调。

她被夫根拉着,跌跌撞撞穿梭在人流。因着要过年,街道处处张灯结彩,暮色昏暗下的风雪也不能掩盖人们脸上喜气洋洋的笑容。连那个天天带着甜甜的笑的女人,脸上的笑意都变得真诚起来。

一边走,一边帮这个女人提着抱着越来越多的小东西。目的地是城西的一家扁肉,肖记得这家的味道,在她还没有离京的时候她也很喜欢到这家来吃。不过只是为了一家的食物,也太冒险了。拥挤的人潮,抱着东西分不出手的近卫(。),甚至唯一近卫的视线都被抱着的物品挡住大部分。

但她只是默默跟着女人,坐下,把她伸出手要的一盏小灯笼递给她。灯芯被点燃,映着等待扁肉上桌过程中女帝笑着的脸。她没有感觉的不是吗?她只是——在昏暗的风雪间,流动的满街灯火间,街边干枯的在风中晃动的树枝下,在儿童的嬉闹声,扁肉的香味中——突然想起——那个所谓的“女人”“女帝”其实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女;她只是——看到女孩瘦削的身子上显得单薄的衣裳——突然想给她披上点什么——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她把身上的披风解下来披到她身上,收到她回过神来带着些探究神色的眼神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逾矩。

“臣……我……”她磕磕跘跘地想解释什么。扁肉正好端了上来,根不再看她,埋头吃肉。肖松了口气。

但她还在试图理清整个这件事,兵部侍郎李瑟病了一个月,女帝不声张也不掩饰地前去探视,女帝在探视中哭了,女帝以食物太甜的缘由拒绝了晚饭的邀请,她牵着她逛街,她把点着的小灯笼放在桌上然后神游,她给她披上了披风。

她当然知道这场探视有什么不大对劲,可是当少女亲上来的时候,她的脑袋登时当机了。脑中一千只蝴蝶飞舞,女帝覆在她手上的温度和分来的清甜等种种回忆混乱地搅在一起发声。

感觉到温热柔软有些湿润的什么触到她嘴角,看着根退回自己的座位。“铭恩在想什么呢,都吃到脸上了。”

她看着她的笑,在不甚明亮的灯火下,像少女又带着些女帝的神色。

可能是经历了人生最温柔的惊吓,尽管感知不到情绪,觉得自己的生理受到了巨大刺激的肖在回宫的车上,没能抵挡住去时便感知到的一阵困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靠在一个柔软的物体上。

她大概不是一个合格的近卫,失去意识前对自己有些恼怒的肖最后想到。


此时,李府,院内。

喝着煎绿茶的两人正在交谈。

“泽予,你不能再惯着她了。”李瑟喝了口茶,看向罗德芬。

“我能怎么办?她——她哭啊。”罗德芬有些不悦地看着男人。

“我们都知道为什么让她当皇帝的不是吗?只不过是为了保她安全。”

“但根也做得很好不是吗?她——”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她天生聪明,她敏于人心,她善于学习,她勤于理政,她除了孩子气点无可挑剔。

“但你究竟是在她身上看到了你自己,还是想让她完成你的心愿呢?”

“那是我们的心愿。为了记住某些人,帮助一些人。”罗德芬开始有些激动。

“你觉得真的还管得住她吗?”李瑟面色沉了沉。

罗德芬噎住。

“你觉得她真的还不知道你在她身边布置的监视吗?”

罗德芬噎住×2。

“我告诉过你那是个坏主意。”李瑟叹了口气,没想到有天自己有机会对面前这个男人用上“我告诉过你”。


(“你觉得我府上的食物真的太甜了吗?”

“不,约正※,我觉得它们很合适。”逃脱了噎住三连的罗德芬如是说道。)


1.泽予:罗德芬的字

2.约正:李瑟的字


——————————————

作者有话说:

因为现实中的事务,每周一更可能用词斟句不够充分,以后可能会有细节处的修改。

进入五月后时间可能有些紧,虽然有存货,每周一更可能也不大能保证,请大家多担待≥﹏≤

期待大家多留言,跳动小红心,挥起小蓝手呀。


幽灵汽水c
挨个骚扰列表的产物(bu 好杂...

挨个骚扰列表的产物(bu

好杂 就只打角色tag好了!

该加到哪个合集里哈哈哈 干脆不加了好啦

(又名 我的爬墙范围有这——————么广泛

挨个骚扰列表的产物(bu

好杂 就只打角色tag好了!

该加到哪个合集里哈哈哈 干脆不加了好啦

(又名 我的爬墙范围有这——————么广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