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

16.6万浏览    2683参与
严先生

在病毒肆虐的世界里,请记得戴口罩,如果再有个人陪着,那么应该是没什么遗憾了

在病毒肆虐的世界里,请记得戴口罩,如果再有个人陪着,那么应该是没什么遗憾了

严先生

2019 最后一天,希望所有的女都有合适的主,除夕快乐

2019 最后一天,希望所有的女都有合适的主,除夕快乐

楠an是条小咸鱼

中性风御姐x粉切黑奶狗

文案

抖S小姐人如其名,是个优雅的施虐狂。百害中的一良,倒是她意外的专一,每段时间内总是只有一个玩具。啊?你问玩腻了怎么办。她只会侧头轻轻一笑:“Next plz。”

奶狗弟弟里外不符,是个鱼塘主。大观园里的花花草草都必须是漂亮姐姐,他安安心心地当一个宝哥哥。啊?你问犬属性怎么养鱼。他只会人畜无害地笑着:“姐姐,我最喜欢你啦,哪里有鱼呢?”


片段见评论。 已经被河蟹5次...气哭


中性风御姐x粉切黑奶狗

文案

抖S小姐人如其名,是个优雅的施虐狂。百害中的一良,倒是她意外的专一,每段时间内总是只有一个玩具。啊?你问玩腻了怎么办。她只会侧头轻轻一笑:“Next plz。”

奶狗弟弟里外不符,是个鱼塘主。大观园里的花花草草都必须是漂亮姐姐,他安安心心地当一个宝哥哥。啊?你问犬属性怎么养鱼。他只会人畜无害地笑着:“姐姐,我最喜欢你啦,哪里有鱼呢?”


片段见评论。 已经被河蟹5次...气哭

 


花生焖锅

17世纪中期的fai省(并不准确

我是真的不会画头发布料这种质感👋

17世纪中期的fai省(并不准确

我是真的不会画头发布料这种质感👋

严先生

小年

小年快乐,来私我玩呀

小年快乐,来私我玩呀

严先生

萌新小白学生的来。

萌新小白学生的来。

MUk
偶然翻到大概是八年前听的歌,中...

偶然翻到大概是八年前听的歌,中二归中二,忽然就找到那时候对王子迷之好感的原因了。

偶然翻到大概是八年前听的歌,中二归中二,忽然就找到那时候对王子迷之好感的原因了。

严先生

2020,第一收

学生小白的来私

学生小白的来私

你头发乱了喔.

明日方舟同人文七期-特别篇 暗中所求(微度虐待+百合,写着玩的开心就好·)

         不管一座花园如何去精心打理栽培,它深处的泥垢污土里肆意的爬虫从来没有离开。


         白昼残余的闷热弥漫在夜幕笼罩的城市,霓虹的闪烁与人头涌动的街头是龙门自己的标志。两名近卫局巡视督察靠着他们的机车无所事事地聊着赛马结果,嘴里的软壳“炎华“如同乌萨斯钢铁厂的高炉烟囱,源源不断地冒着浓烟,无私地为龙门的环境奉献着。

远处,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人群出现了小小的骚动,有人高声咒骂的...

         不管一座花园如何去精心打理栽培,它深处的泥垢污土里肆意的爬虫从来没有离开。

 

         白昼残余的闷热弥漫在夜幕笼罩的城市,霓虹的闪烁与人头涌动的街头是龙门自己的标志。两名近卫局巡视督察靠着他们的机车无所事事地聊着赛马结果,嘴里的软壳“炎华“如同乌萨斯钢铁厂的高炉烟囱,源源不断地冒着浓烟,无私地为龙门的环境奉献着。

远处,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人群出现了小小的骚动,有人高声咒骂的喊叫不应景地打扰到这些龙门治安守护者们的雅兴。

          “要唔好去睇睇發生乜了?(要不要去看看发生什么了)”

          “唔使了,放轻松,也许系两个人喺(在)私了。”

          两个人相视一笑,继续聊下一回该押在哪匹马上。人群之中一个紫色的身影窜了出来,手上握着一只驴牌兽皮手提包十分耀眼,她讯速地跳过前方正在运货的推车顺便拿了一个苹果快步拐到一个灯火通明的小巷里。他们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太快了!除了头发是紫色的以外他们连那人的五官都没有捕捉到。一位衣着时尚的少妇跑到两名巡察旁边,汗从她白皙的脸上滴到她胸前敞露着的缝隙中,巡察们匆匆从那个女人胸前的缝隙中把目光收回。

           “女士,有什么我可以帮到您的吗?”

            女人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请求到。

           “督察先生我要报案,我的提包被一个紫头发的卡特斯族人盗走了,刚刚她还经过这里,拜托你们快去抓到她!“

             “冇问题!”

            跨上机车,巡察们戴上头盔开始追寻刚刚看到的那个身影。他们加快机车的速度耳边能听到的只有引擎的轰鸣与呼啸的风。视线中一抹鲜艳又熟悉的紫色重新出现,一个督察开启扩音器按响机车上的警笛。

             “前方穿黑色夹克紫头发的卡特斯女性,双手抱头停止移动,配合从宽反抗从严!“

             原本放慢移速的卡特斯族少女听到警告回过头看到龙门督察开始飞速奔跑,一名督察见状抽出里怀的手铳瞄向她的腿……

              “橡皮弹很贵的,尽量别用。”

          左边的同伴相劝到。那个督察感到有些懊恼,开始全速冲向那个盗贼,前面扔来半个苹果不偏不倚地砸在他的头盔上,他条件反射地闭上双眼向后一躺摔在马路上。

           一旁的督察拿起联络机开始请求附近的近卫局督察的支援。等卡特斯毛贼跑到主干道上时仿佛有些彷徨为难,霎时间,小偷的前后左右都响起了警笛,前面一辆迎面而来的警车上的扩音器传出一名女督察的声音。

           “这里是陈,前盗窃犯暗索,你违反了龙门治安法,不要抵抗,从轻处置!”

          听到这里,那名叫暗索的小偷慢慢停了下来。龙门近卫局的所有警车横着停在马路把暗索的前路截断,几名督察试图慢慢向她靠近。暗索将手在身后摸寻着什么东西。

           “最后警告!放弃无畏的抵抗,不然后果自负!“

            暗索听到这里停止了任何动作, 陈忽然发现暗索的眼神不对!暗索敏捷地向街边的招牌抛去一条钩索纵身一跃,腾空荡到了楼顶。楼下的狙击督察们掏出了套中的铳准备射击,陈阻止了他们。

           “别在她身上浪费弹药,我会拿她归案的。“

            督察们沮丧地收起铳跟武器装备,刚刚站在天台上的暗索早已不知逃向何方,只留下街上熙熙攘攘围观的人群和一无所获的龙门督察。虽然龙门夜已进深,陈站在这灯红酒绿的市区却丝毫感受不到任何安宁。伴着一声惊雷,冰冷的雨滴在陈的肌肤上慢慢划过犹如泪水一般。陈感到有些意外,淅淅沥沥的小雨竟奇迹般的赶走了督察驱散许久也纹丝不动的群众。它仿佛在冲洗龙门腐烂透的内在,这冷漠社会中一切的一切意想不到竟成了陈所依赖的避风港。在这华丽整洁的都市,它照旧上演着贫穷混乱的一幕。

               路口处的路灯不停地闪烁有如夜店的彩灯,依着灯光的照明,几个衣衫褴褛的孩子提着塑料袋在乐色桶里翻找几百米旁东城区市民近期生产的生活垃圾,他们今天的收获不少,都是城里人没有吃完的兽肠和面包,他们坐在高高的废品堆上望着灯火通明的不夜龙门。这个垃圾站与城区距离不远,可是人们无形中将垃圾站变成了龙门与贫民窟的边界,虽然大家都清楚贫民窟是属于龙门的,除了帮派们来这里经营的黑市交易以外,没有人会到这里“体察民情“的。

                “小朋友们,姐姐回来了。“

               废品堆的下面,暗索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孩子们熟练地从上面跳了下来,兴奋地在暗索身上摸来摸去,暗索感觉浑身痒痒的。

                 “好了,你们这样是找不到的,姐姐给你们变个魔术。”

                 “太好了,谢谢姐姐!“

                  孩子们安静地在暗索面前坐下,她把手伸到了耳朵后面几秒钟,然后快速地将手放在大家面前,手里奇迹般地出现了几颗巧克力糖果,还不等暗索反应过来孩子们争先恐后地拿完糖果后便一哄而散了。她笑着目送这些孩子们,回想起自己在他们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么成长起来的,希望他们以后别和她一样就谢天谢地了。她踢开旁边的空罐子向贫民窟深处走去。沿途的建筑里没有一户人家有电灯的,这里唯一的照明方式只有烧火,用的原料全部来源于龙门市民慷慨给予他们的可燃垃圾。穿过一条仿佛没有尽头的漆黑弄堂,暗索来到了带动整个龙门贫民窟生产总值的庞大商业圈-地下黑市。暗索看到一家正在营业的当铺“明记典当行“,她将怀里的袋子抱紧走了进去。

             “欢迎光……是你啊小兔子,好久不见啊。“

             一位龙族青年从柜台后面站起身来同时悄悄放下手里的机械弩,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支古董打火机轻轻一甩,试着点燃嘴里的飞艇型雪茄,深深地吸了一口坐在躺椅上示意暗索说话。

           “我这回想要转手一部手机和一个皮革钱包。阿明,帮我看看这些值多少钱啊?”

           阿明接过东西接着油灯地光线打量着皮革钱包又看了看手机,不假思索地说出他心里面的价格。

          “这个手机虽然是新款,可是略有磨损最高值4500龙门币,还有那个明治皮钱夹做工不是太得心也就3000多龙门币吧,总共加起来最多给7550,你觉得呢?“

          “够了够了,对于我来说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了。我还有一个驴牌手提皮包,帮我看看有没有价值,我想……送给别人……“

             阿明接过手提包由上到下地摸索了一番,并拿起一块细布反复擦拭包包上的皮革纹路,还有缝合处。

             “这个是驴牌精品货,虽然赶不上高级版与限量版,不过可以值1万多龙门币。”

             他小心翼翼地放下皮包,深深地吸了一口嘴里的雪茄,吐出浓浓的烟雾,缕缕升起的白烟透过灯光如同回忆一样看似清晰的外表内在却已经模糊不堪。阿明任这烟随意飘散,没有约束,没有担忧。

               “你是不是要送给风俗店里的那个人啊?”

               “是……你知道了?“

                 望着站在暗处的暗索,阿明脸上堆满了笑意玩弄着手里的打火机表现得毫不在意。

                “龙门的大事还是八卦只要嘴勤快什么事都可以打听的。”

                 暗索搓着手不做声了,阿明用余光观察她的一举一动,深深地叹口气。

                  “手机钱包我收了吧,钱你拿着,那种地方你最好别去了,你的身体会坏掉的。“

                  阿明把一旁的手机和钱包收进抽屉里,又从里面点好7550块龙门币拿在手上递给暗索,暗索低着头没有反应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阿明不客气的将钱强塞进暗索手里,再将皮包挂在她肩上,帮她理了理头发,上下打量了一遍。

                   “女孩子就要注意自己的个人形象,现在看起来万无一失了,可爱多了那就谢谢惠顾了,客官。“

                   暗索抬眼看到阿明对自己挥手道别,不知道该表达些什么,身体微微向前倾,转身离开。

                        “喂!“

                        阿明喊住了黑市门口的暗索,所有形形色色的人看向他们。

                         “你…下回要是…….还有货,这里随时欢迎你。”

                          “嗯。”

                           “那,我……回去了?“

                            “再见。“

                      阿明苦笑着摇了摇头,目送暗索离开黑市。回到店里他拿出刚收起来的手机与钱包,操起打码器,手机上面贴上“3000龙门币“,钱包上”2000龙门币“。

 

                       龙门21区,一处现实意义上的人间天堂,博彩业与红灯区完美的结合是世界各地男男女女朝思暮想的理想乡。每一天都充满资本主义的铜臭味,多少人沉浸在这纸醉金迷的花天酒地里,这里是奇迹出现的地方,又是转折最多的地方。暗索来到一家名叫安澜会馆的全龙门“妇孺皆知“的风化场所。她推开门两位长得弹手可人的站台小姐向她微笑示意,暗索老练地问道。

                       “请问砾现在有时间吗?“

                       “今天她没有接多少客人,请问女士要约砾小姐吗?“

                        暗索频频点头,头上的耳朵随着脑袋摆动着,前台的小姐们被暗索可爱的模样逗得笑了起来。    

                        “好好好,我帮你约就是了,哈哈哈!我要是像你这么可爱就可以当店长了,小姑娘。砾小姐已经在109房等候你了,祝你玩的愉快。”

                         摆脱掉前台热情洋溢的小姐暗索的脸红红的,一会还要给砾礼物的场景她竟然感到不知所措,好像她们第一回见面一样……

                            

                           一年前的21区,大雨砸在暗索的身上,伤痕累累的她在安澜会馆后面的小巷里筋疲力尽地蜷缩在角落里,几个人围着她不让她有机会逃走,暗索只能依靠闪电的光芒看清巷子里的东西。一个男人走了上来,二话不说举起拳头挥向暗索嫩嫩的脸,留下新的瘀伤。

                         “刚刚打的根本不解气,一想到你偷我东西就想揍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爷的地盘!敢在牌坊里偷东西,哥几个再让她挂点彩!“

                         话音未落身边的黑影全部冲了上来,暗索不知道被踢了多少次,只记得当他们停下来的时候浑身上下没有几处地方是完好的。她倒在地上,感受着雨水冲洗着伤口带给她不一样的快感。她合上了眼睛。脑海里想着明天会发生的事:“我一定熬不过今晚了……明天环卫工人会发现我的尸体……好冷……说不定是一位长相俏佳的人呢……嘻嘻……他们会报案然后近卫局会收走我的尸体…….不对……我是贫民窟里的没有身份的…….没有资格火化的连化肥都做不了了吗…….爸爸妈妈也不会知道我死了的…….他们不在乎……好舒服啊……感觉自己上天了……这就结束了吗……”

                        模糊的灯光闯进暗索微张的眼睛,一个女人的身影遮住了上方的灯光映出了她纤细婀娜的轮廓,手上拿着像毛巾一样的东西。暗索滚烫的额头感到一股难得的清凉,宛若身在炎国北部荒凉沙漠涌出了一泉清凉的甘泽。她试着睁大自己双眼想要知道身在何方。

                         “你醒了吗?不要乱动我帮你把伤口处理好了,现在你有点着凉,想要什么我来就好。”

                          “咳咳……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会馆里面,我是在这工作的鸨儿,刚刚休息时去外面活动一下,看你在外面躺着还浑身是伤,就把你背进来了。”

                         “我没有钱……”

                         女人听到这里笑了起来。

                          “哈哈哈,我也没有钱啊,不然我就不住这里了。我叫砾,是卡西米尔四阶骑士,以前是被当作奴隶卖到那里的,来到龙门只是为了体验新的生活方式,你呢?“

                           “我叫暗索,家在贫民窟,因为生活越来越艰辛,爸爸妈妈把我赶出家门。现在不知道该去哪里。”

                            砾从屋子里的桌子上拿起水壶,倒了两杯水,递给暗索一杯。暗索试着坐了起来接过杯子攥在手里。

                        “只要做的事情自己不会后悔就好啦,做生意也好,干我们这一行也好,只要是凭着自己的本事换来的饭都是最好吃的。“

                          “凭自己的本事吗……自己的本事……”

                          “你饿吗?我给你买饭去吧。”

                         暗索看着砾,眼睛里泛起清澈的泪水,砾见状并不慌张,坐到暗索身旁,替她抹去眼角打转的泪水。

                          “为什么哭呢?”

                         “我在外面有些日子了,自从离开家后没有人问我饿不饿或给予我帮助。”

                        砾看到小暗索的脸上写的尽是委屈无奈,两只耳朵下搭的样子似乎触摸到砾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她现在只想把暗索捧在自己的怀里,或者……砾的脑海中忽然想起她职业的专业,也许可以安慰暗索。

                        “小暗索,你知道吗?来找我的人不一定都是那种充满欲望的人,有时会有一些生活失意的人来这寻求慰籍。“

                       “真的吗?”

                       “让砾去安慰你伤痕累累的心吧。“

                       她用膝盖顶住暗索的跨部,身体靠向前来使得暗索随势倒在床上没有反抗的余地,暗索没有接吻的经验,只感觉到砾的舌头一直在她的嘴里动,不过感觉温温的并不讨厌。暗索看到砾一脸投入的样子感到很难为情。

                  “砾……我还在感冒呢……”

                  “没关系,那就传染给我吧。“

                  她托起暗索的下巴时暗索的嘴微微张开继续刚刚的慰吻,砾把手放到暗索的“棋盘“上面轻轻地摩擦着上面的“棋帝”(都这么明显了老司机都懂吧)。暗索立即传出了不自然地呻吟声,虽然还隔着衣服可是暗索因为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切磋棋艺过,那里还很敏感,感觉大脑中所有的琐事全都不见了,只剩下砾用自己的“棋技“带给她那无与伦比的感知体验。

                  “啊……疼……”  

                  砾不小心碰到位于暗索腿上的伤口,可是砾听出那不是因厌恶痛觉发出的叫声。她将注意力转向暗索腿上那些刚刚被雨水淋湿还很新鲜的伤口。她低下头用舌尖舐过一处血还未凝固的擦伤的肌肤。

                 “啊……怎么会……竟然会超过痛感?“

                砾这回可以大胆地去挑逗暗索的每一处伤口了。她在暗索受伤的地方会不停的摆动让味蕾去品尝暗索内心深处血腥与辛酸,如果暗索慢慢地对痛觉适应了砾还会用舌去试探伤口的深处或压迫伤口。每当这时暗索都会传出类似博士输棋时愉悦地叫嚷。

               “呼呼……该死……竟然还有点舒服!“    

                “怎么样?感觉好一些了吗?”

                 “太棒了……弄死我吧!!“       

               砾看到暗索一脸的满足脱下衣服,露出温暖微微隆起的(月同)体,贴着暗索的耳畔。

                 “乖,一会儿就不会疼了就解脱了。”

                 她将一根手指插进暗索伤口的深处,暗索的身体一瞬间隆起,面带笑容夹杂几分痛苦的呻吟。

                 “啊!!……要去了……求你把我……“

                  “要是把你的双腿折断,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好不好啊?”

                 砾的神情让一般人感到毛骨悚然,根本不是刚开始的人格仿佛变了一个人,她的笑容显得有些呆滞,瞳孔慢慢放大,眼神里什么都没有,只是死死盯着暗索。

                  “你的眼睛好可爱,要是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泡在玻璃瓶里每天欣赏的话就好了,你不会介意吧,你会事先会有撕心裂肺的感觉,慢慢就会适应失去任何知觉,然后整个人都是我的了,呵呵哈哈哈!!!”

                   “请……请务必……这样……我做好觉悟了……“

                    砾‘’‘用力地掐住暗索的脖子,暗索刚开始只是费力的干咳,逐渐她的四肢僵直无力,下体一下子渗出许多液体来。砾马上松开双手,暗索猛地大口大口地吸入氧气,瘫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对不起,刚才有没有不适应啊?”

                       “感觉下辈子都离不开你了。“

                        “和你一样的客人我接待过,都是他们要求我这么干我才有经验的。“

                        “砾,我喜欢你,让我们交往吧,可以吗?”

                       砾感到猝不及防,在她的记忆里一直都是有数不胜数的伴侣,可是这么表达自己的想法的还是头一回。她点了点头。

                       “以后你还会来看我吗?”

                      “我会每周来一次,当然不会像今天一样,我一定会让你看到我的成长的,你也要给予我好孩子应得的‘奖赏‘哦。“

                       “不会忘记的,嘻嘻。”

                      她们慢慢靠近对方将手放在彼此的“棋盘上”,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暗索站在门口发了五分钟的呆,盯着前面的橘色房门看得出奇,迟迟不敲响房门,往事的一点一滴汇成涓涓流水使她沉浸其中。房门从里面被推开,砾探出满是粉色头发的头来,头发与门的的颜色竟融为一体丝毫没有违和的感觉。

                       “别在外面愣着了,快进来啊。“

                       “哦,好……“

                        暗索偷偷地把手提包背在身后跟了进去,砾熟练地调暗房间里的灯光,准备脱下衣服时砾阻止了她。

                    “每一次我来的时候,你都会奖励我,可是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特别的……日子?哦!五年前我把你带进这里,我们相识的日子吧。”

                   暗索搓了搓手,将手提包放在砾的腿上,期待地看着砾。砾看到手提包时百感交集,眼角含着和五年前这个时候暗索眼眶里一样的泪水。

                   “没想到你会送我如此贵重的礼物。这也是我的第一回。”

                   “这个手提包可是值一万龙门币啊!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呢。”

                    “你又去偷了…….可不可以别再这么干了啊?我是离不开会馆的,因为我和这家店的老板签了一份劳动合同,我无家可归,所以住宿伙食店里都包,不过我必须为会馆低薪工作10年才行而且活动范围只能是在会馆以内,不然要交违约金的。”

                      砾还话音未落,暗索开始在自己的包里翻找起来,把从阿明那里得到的7000多龙门币拿了出来。

                      “这些够交违约金吗?加上这个一万龙门币的包说不定可以换你自由。”

                      “应该不够吧,不过这个包是你的礼物,心意我就收下了,你能陪在我身边才是最好的礼物。“

                        “我们去找你老板试试吧。不试怎么知道?“

                        暗索陪着砾来到会馆老板的办公室说明来意,老板听到砾要离开起初不是很答应,暗索提出会给老板给出的合理的违约金。老板露出慈善地微笑,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写这个地方的时候是平安夜,大家打剧情的人都知道太难过了,就水了一下,给大家赔不是了。)

                        “这个会馆啊,我是股东,如果要我擅自做出决定会有损持有股份的合伙人的利益,恕不从命啊。“

                         “这个问题我们是可以再讨论讨论嘛,我们给现钱可以帮帮忙吗。“

                          老板停住了原本拿起水杯的手,起身将办公室的门掩上,严肃地盯着暗索。

                         “两万龙门币,拿出来就能走。”    

                         暗索抽出包的七千多的现金,再把包放在老板手边,老板一脸诧异地看着暗索接过包,暗索示意他看看包的牌子。

                         “‘奇拉美·驴’的驴兽皮包,还是隐秘品质!你们在哪里得到的?”

                         “会员开箱抽到的,虽然是略有磨损不过有经过保养价钱不会和崭新出厂的价有太大出入。”

                          老板续上紫砂茶壶里的水为砾与暗索倒茶。

                           “这样吧这个包可以代替尾款吧,你们稍等我在网上查找一下市场价再确定一下就好。”

                        老板显得不慌不忙,在键盘上熟练的敲进一串简单的网址开始查看。过了两分钟后,老板点了点头。

                        “没有问题,我这就去找会计帮砾小姐把剩下的工资结算了,你们喝茶稍等一下。“

                          老板起身离开办公室顺手带上了门。暗索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眯起眼睛看向砾。

                        “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你看现在你是自由身这里又没人……”

                        暗索伸出手来挽起砾鬓角处的一缕粉发,贴近颈部嗅起砾独有的香味。砾感到有些难为情,拦住暗索准备解开衣服的手。

                        “这里是别人的办公室,要是老板回来看到我们会生气的。”

                         “他以前那么剥削你,难道你不背着他干些偷税的事吗?”

                        砾对暗索会心一笑,暗索毫不迟疑地将她按在办公桌上,褪下她的棋套(就是我们里面穿的月半次),用舌尖轻轻舔砾的小穴,虽然她看不见砾的表情,但是通过身体的抽搐的幅度知道砾进入了展台,暗索将胸口贴紧,砾感受到暗索柔软温热的乳芳……( ̄▽ ̄)

                           “嘭!!!!”

                       “双手抱头,不许抵抗!”

                        “我的红楠木门啊!!”

                        爆破声响彻整个楼道,因为破门C4的冲击波暗索和砾双双被暂时性震撼住,趴着地上不能起身。陈带领龙门规教所别动队冲进满地狼藉的办公室,看到衣不遮体的暗索把头扭到一边对身边高大的鬼族警官吩咐。

                      “星熊,给她们准备头套然后押上警车,回去后我亲审她们。”

                       “Yes,sir!”

                       她同几名警员给砾和暗索铐上手铐,头上套牢黑色布袋押到外面去。陈俯视看着趴在地上痛哭不止的会馆老板。

                       “别哭了,你在网上根据通缉令报警有功,赏金会在这两周的工作日发放,如果感觉你的损失太大那也是你自找的,你个垃圾。”

                       陈转身准备离开现场,顷刻间会馆老板抱住陈缠有护腿的丰满小腿,死不撒手。

                        “警官……再骂我几句好吗……呼呼……”

                       陈脸上浮现出很少有的邪魅冷艳,将脚放在老板的脸上,看到他贪得无厌地吸着鞋底的味道,狠狠的蹬了一下,老板肥胖的身躯跌倒在地,陈再用力地踢在了老板的胯部,甩出一句话迈步离开了这个变态的身旁。

                           “人渣,你怎么还不死啊?直接踢死你算了。”

                            会馆老板疼的在地上不停翻滚,待陈走远,轻轻地说道。

                           “.…..谢谢款待……”

 

                           近卫局审问室,暗索一人被绑在椅子上,对面台灯发出的强光直射在她的脸上,刺眼无比。审问室的铁门被人推开,陈带着一堆档案进来关掉台灯。

                              “被抓进局里的感觉不错吧?”

                             “跟回家一样。”

                              “那个人渣根据网上通缉举报你的方位只是为了赏金。因为你有前科加上许多袭警偷窃的事件再加上非龙门一等公民嫖娼罪,直接无期都是有可能的。”

                              “砾呢,她什么都没干啊!她没事吧?”

                            陈清了清嗓子,拿出一张文件说道。

                               “她有知情不报的嫌疑,所以会去接受起诉最坏的结果会是你们都会进去。不过……”

                              “有希望减刑?”

                              陈摇了摇头,晃了晃手里的文件。

                              “是有机会赦免,现在刚好被你们赶上了。一家叫罗德岛的制药公司现在龙门合作,要吸取近卫局的精英,你们是近卫局的看管人员,加上你的实力有时让我都头疼,就给你一次机会,这是罗德岛的公开招募文件,签了它就还你自由。”                       

                               “我有一个请求,我想让砾和我一起去可以吗?”

                               “你喜欢她?不单单是交易而已?”

                               “对啊,下辈子是离不开她了。”

                               陈记起一个模糊的身影,夏夜里拉着她说着同样的话……陈拿出另一份招募文件,交到暗索手里。

                                   “明天诗怀雅警官会和你们一起去罗德岛报道,你们找她就好了。”

                                她转过身背对暗索挥手道别。她朝着近卫局的大门走去,路过的警员无一不向她敬礼示意,她不想去理会。到了街上,她习惯性的来到人最多的摊位前高喊。

                                  ”老板,两份肠粉。”

                                  “老陈,给谁点呢?”

                                  星熊拿着早买好的肠粉站了过来。

                                  “自己点的,有问题?”

                                    星熊摸了摸陈的头,把一份肠粉塞进她的嘴里,陈瞪着星熊咀嚼着肠粉。她靠在星熊的肩膀上望着头顶的星空,星星构成了许多形状,其中一个犹如龙族少女一般像极陈刚刚回忆里的身影。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完)

                                  最近更新慢了对不起,自从打完剧情就自闭了,多少人离开了我们又有多少人还会加入都是不一定的,看开点吧,这回是2019年最后一次更新,祝大家新年快乐,加油!插图作者司马闹腾P站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5963218null

                    

                      null

 

                                    

                             

                          

 

                          

                           

                         

 

                       


别徕蕪漾

我终于成为了你想要的人,可你依然不属于我,你的哨声是他生的勇气,也是我死的决心。——S

如果人的心,被肮脏的东西弄脏了,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恢复干净。——T

姐,s说他想要给你你想要的生活,所以我没有杀韩沉,也许我错了,我希望能得到救赎。——A

我把钥匙给你留在门上,如果s回来了,他会给你开门,如果他回不来,你就留在这陪他吧。——R

我们的启明星被分成七个部分,等待2/7的相遇重生,他会拥抱我们内心的颤抖,让我们最终打开天堂封闭的大门。——L

很多事情不像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光鲜亮丽,很多人他们也并不快乐。——E

我的人生,早已结束,直至遇到他,我的生命才真正开始燃烧。——K

听说...

我终于成为了你想要的人,可你依然不属于我,你的哨声是他生的勇气,也是我死的决心。——S

如果人的心,被肮脏的东西弄脏了,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恢复干净。——T

姐,s说他想要给你你想要的生活,所以我没有杀韩沉,也许我错了,我希望能得到救赎。——A

我把钥匙给你留在门上,如果s回来了,他会给你开门,如果他回不来,你就留在这陪他吧。——R

我们的启明星被分成七个部分,等待2/7的相遇重生,他会拥抱我们内心的颤抖,让我们最终打开天堂封闭的大门。——L

很多事情不像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光鲜亮丽,很多人他们也并不快乐。——E

我的人生,早已结束,直至遇到他,我的生命才真正开始燃烧。——K

听说过彼岸花吗?当鲜红的花朵绽放时,翠绿的叶子就会凋零,整个世界仿佛充斥着新鲜的血腥味。它生长在无边黑暗的地狱里,像幽灵的爪子,慢慢的伸向那些跳跃的生命,它有着特别美丽的名字,死亡之美。——M

别徕蕪漾

美人为馅

我终于成为了你想要的人,可你依然不属于我,你的哨声是他生的勇气,也是我死的决心。——S

如果人的心,被肮脏的东西弄脏了,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恢复干净。——T

姐,s说他想要给你你想要的生活,所以我没有杀韩沉,也许我错了,我希望能得到救赎。——A

我把钥匙给你留在门上,如果s回来了,他会给你开门,如果他回不来,你就留在这陪他吧。——R

我们的启明星被分成七个部分,等待2/7的相遇重生,他会拥抱我们内心的颤抖,让我们最终打开天堂封闭的大门。——L

很多事情不像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光鲜亮丽,很多人他们也并不快乐。——E

我的人生,早已结束,直至遇到他,我的生命才真正开始燃烧。——K

听说...

我终于成为了你想要的人,可你依然不属于我,你的哨声是他生的勇气,也是我死的决心。——S

如果人的心,被肮脏的东西弄脏了,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恢复干净。——T

姐,s说他想要给你你想要的生活,所以我没有杀韩沉,也许我错了,我希望能得到救赎。——A

我把钥匙给你留在门上,如果s回来了,他会给你开门,如果他回不来,你就留在这陪他吧。——R

我们的启明星被分成七个部分,等待2/7的相遇重生,他会拥抱我们内心的颤抖,让我们最终打开天堂封闭的大门。——L

很多事情不像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光鲜亮丽,很多人他们也并不快乐。——E

我的人生,早已结束,直至遇到他,我的生命才真正开始燃烧。——K

听说过彼岸花吗?当鲜红的花朵绽放时,翠绿的叶子就会凋零,整个世界仿佛充斥着新鲜的血腥味。它生长在无边黑暗的地狱里,像幽灵的爪子,慢慢的伸向那些跳跃的生命,它有着特别美丽的名字,死亡之美。——M

MUk

感觉自己dom的成分越来越少,以前会琢磨如何以尽量优雅的姿态进行引领和控制,偏爱简单的手铐和牵引绳。


现在只想露出獠牙利爪,承认自己是个变态的天山童姥。

感觉自己dom的成分越来越少,以前会琢磨如何以尽量优雅的姿态进行引领和控制,偏爱简单的手铐和牵引绳。


现在只想露出獠牙利爪,承认自己是个变态的天山童姥。

万书汇

S. : 忒修斯之船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S.

[图片]
[图片]

作者: [美] J.J.艾布拉姆斯 / [美] 道格·道斯特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
副标题: 忒修斯之船
原作名: S. - Ship of Theseus
译者: 颜湘如
出版年: 2016-6-6
页数: 456
定价: 168.00 元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08650951

PDF 下载

mobi 下载

S.


作者: [美] J.J.艾布拉姆斯 / [美] 道格·道斯特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
副标题: 忒修斯之船
原作名: S. - Ship of Theseus
译者: 颜湘如
出版年: 2016-6-6
页数: 456
定价: 168.00 元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08650951

PDF 下载

mobi 下载

李现

话不多说,来一个m

话不多说,来一个m

战小咪

장녹수 张绿水 (不朽的名曲) 歌词音译

장녹수 (张绿水) - S (에스)

不朽的名曲-20150411


词:박성훈/임택수

가는 세월 바람 타고

ka-neun se-wor pa-lam ta-go

逝去的岁月 随风而去

흘러가는 저 구름아

heur-leo-ga-nuen ceo gu-leu-ma

那远远飘去的白云啊

수많은 사연 담아

su-ma-neun sa-yeon ta-ma

装着许多心事

가는 곳이 어드메냐

ka-neun go-xi eo-deu-me-nya...

장녹수 (张绿水) - S (에스)

不朽的名曲-20150411


词:박성훈/임택수

가는 세월 바람 타고

ka-neun se-wor pa-lam ta-go

逝去的岁月 随风而去

흘러가는 저 구름아

heur-leo-ga-nuen ceo gu-leu-ma

那远远飘去的白云啊

수많은 사연 담아

su-ma-neun sa-yeon ta-ma

装着许多心事

가는 곳이 어드메냐

ka-neun go-xi eo-deu-me-nya

能去哪里啊

한 조각 구름 따라

han jo-gak gu-leum dda-la

跟随一片云彩

떠도는 저 달님아

ddeo-do-neun ceo tar-li-ma

那漂泊的月君啊

한 많은 사연 담아

han ma-neun sa-yeon ta-ma

装着许多心事

네 숨은 곳 어드메냐

ne su-meun go(t) teo-deu-me-nya

又有何处得以藏身

구중궁궐 처마 끝에

ku-cung-gung-gwor ceo-ma ggeu-te

九重宫阙的屋檐尽头

한 맺힌 매듭 엮어

han mae-qin mae-teup yeo-geo

缠着一个牢牢的结

눈물 강 건너서

nun-mur gang keon-neo-seo

淌过眼泪的汪洋

높은 뜻 그렸더니

no-peun ddeut keu-lyeot-deo-ni

走往更高的境界

부귀도 영화도

pu-gwi-do yeong-hwa-do

富贵也好 荣华也罢

구름인양 간 곳 없고

ku-leu-min-yang gan go(t) teop-go

终究如那云彩 没有归处

어이타 녹수는

eo-yi-ta nok-su-neun

不知为何 绿水

청산에 홀로 우는가

ceong-sa-ne hor-lo wu-neun-ga

在青山间 独自啜泣

가는 세월 바람 타고

ka-neun se-wor pa-lam ta-go

逝去的岁月 随风而去

흘러가는 저 구름아

heur-leo-ga-neun ceo ku-leu-ma

那远远飘去的白云啊

한 조각 구름 따라

han jo-gak ku-leum dda-la

跟随一片云彩

떠도는 저 달님아

ddeo-do-neun ceo tar-li-ma

那漂泊的月君啊

구중궁궐 처마 끝에

ku-cung-gung-gwor ceo-ma ggeu-te

九重宫阙的屋檐尽头

한 맺힌 매듭 엮어

han mae-qin mae-deup yeo-geo

缠着一个牢牢的结

눈물 강 건너서

nun-mur gang keon-neo-seo

淌过眼泪的汪洋

높은 뜻 그렸더니

no-peun ddeut keu-lyeot-deo-ni

走往更高的境界

부귀도 영화도

pu-gwi-do yeong-hwa-do

富贵也好 荣华也罢

구름인양 간 곳 없고

ku-leu-min-yang gan go(t) teop-go

终究如那云彩 没有归处

어이타 녹수는

eo-di-ta nok-su-neun

不知为何 绿水

청산에 홀로 우는가

ceong-sa-ne hor-lo wu-neun-ga

在青山间 独自啜泣

눈물 강 건너서

nun-mur gang keon-neo-seo

淌过眼泪的汪洋

높은 뜻 그렸더니

no-peun ddeut keu-lyeot-deo-ni

走往更高的境界

부귀도 영화도 간 곳 없고

pu-gwi-do yeong-hwa-do gang go(t) teop-go

富贵也好 荣华也罢 没有归处

어이타 녹수는 아

eo-yi-ta nok-su-neun a

不知为何 绿水啊

청산에 홀로 우는가

ceong-sa-ne hor-lo wu-neun-ga

在青山间独自啜泣

청산에 홀로 우는가

ceong-sa-ne hor-lo wu-neun-ga

在青山间独自啜泣


音源在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