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j

1311浏览    34参与
速水
主題:協奏、交響與獨自沉迷 慶...

主題:協奏、交響與獨自沉迷

慶賀有太太要到了藍蓮花的自印授權,
畫一張久違的福華作為祝賀。

主題:協奏、交響與獨自沉迷

慶賀有太太要到了藍蓮花的自印授權,
畫一張久違的福華作為祝賀。

🌴

我可能抢不过Peter。(

我可能抢不过Peter。(

早早早早早AZIO

P1和P2是14暑假的鼠绘  

然后其他八成都是14的黑历史哈哈哈哈【。

主要想找个地方发一发14年的HW脑洞总结O<-<总的来讲有三个

我以前还是很能码字的嘛

首先P10条漫的梗:

  • 很简单粗暴的梗,吃饭的时候乱想的,楼主看的东西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_(:з」∠)

    其实就是john某天无意间告诉Sherlock自己小时候曾被连续杀人碎尸犯绑架过。 快挂的时候被一个男人救了出来,并且提到那个人长得和Sherlock有点像,那个人可是自己小时候的英雄。
    Sherlock讽刺‘所以你就理所应当地认为我是个英雄?’
       ...

P1和P2是14暑假的鼠绘  

然后其他八成都是14的黑历史哈哈哈哈【。

主要想找个地方发一发14年的HW脑洞总结O<-<总的来讲有三个

我以前还是很能码字的嘛

首先P10条漫的梗:

  • 很简单粗暴的梗,吃饭的时候乱想的,楼主看的东西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_(:з」∠)

    其实就是john某天无意间告诉Sherlock自己小时候曾被连续杀人碎尸犯绑架过。 快挂的时候被一个男人救了出来,并且提到那个人长得和Sherlock有点像,那个人可是自己小时候的英雄。
    Sherlock讽刺‘所以你就理所应当地认为我是个英雄?’
          john‘当然不,你这混蛋’^aa^这种 
    然后阿卷就在某次办案时因为某个契机(比如大笨钟的钟声)突然间穿越到了十五年前,(本来想找个类似时空缝隙之类的科学的解释,但是我想了半天感觉还不如不交代好【)遇到了十四岁的john,当然一开始没认出来所以并没在意,四周看一会后才发现这是过去(虽然很难让人相信)然后觉得这太荒唐了再因为某个契机(大笨钟)回去了。当然阿卷以为自己只是神游了一下而已。(目前为止的剧情越隐晦越好)
      但是清醒后发现john不见了。或者说 消失了,每个人都不记得有john这个人。然后阿福意识到自己是真穿越了,因为先前那个只是日常的无意义小对话,阿福几乎把它删除了,刚刚没及时反应过来。john提到的小时候的英雄真的是自己,因为阿福在john小时候被杀人犯绑架时并未出手,所以john早在十四岁时就死了,因为连锁反应,john在十四岁之后的存在全被抹去了。
      然后阿福在没有john的陪伴下略寂寞,然后他就去上次办案的地方游荡。 大笨钟零时的钟声响起 终于又回到了十五年前。凶手是john的生物老师,因为对生物课代表john说的某句话暴露了自己(当然不是明确地),被john机智地窥察到了那句话里的玄机【【_(:з」∠)_ 然后天生是军人料的john凭着勇敢和不怕死的精神调查到了关键证据,然后被老师逮着正着【。】眼看着羊要入虎口了,然后Sherlock过来英雄救美(阿福本能更早找到凶手 但由于蕾丝垂得那时还不是探长,为了看案件相关资料Sherlock和苏格兰场周旋了挺长时间 耽误了)。


  • Sherlock是苏格兰场的咨询黑客,每当苏格兰场在案子中需要侵入某个网站或者破解密码获取案件相关信息时,就会来找Sherlock帮忙。Sherlock以此为乐,密码越复杂,网站越难破解,系统越难侵入,他就越兴奋……这样。同样moriaty是罪犯的咨询黑客。【阿福在网络上可以有个炫酷的代号…………实在没有炫酷的代号就叫S·H也行……OTZ莫叫兽同理】

    然后John是巴茨医院的医生……至于以前是不是军医 随君喜欢……?和sh并不认识。在一个案件中sh急需要医院某病人的病例,于是侵入了医院的系统。于是造成了巴茨医院系统的短暂瘫痪。John当时正在进行手术,系统的瘫痪对手术进程造成了一定的阻碍。但幸好最终手术还算顺利。

    但是John很生气,在了解到是某个黑客侵入了之后对此人印象(艾玛我想了半天不知道咋描述大概就是:这人好讨厌好讨厌啊,快蹦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然后在某个契机下在网络上和sh碰上了并聊了起来。然后随着聊天的深入,John改变了自己原来的看法,逐渐被sh吸引。【 说白了就是网恋……………………

    但是两人一直没见过面。之后在某个case中,John因为某些误会被当成SH本人,然后被盯上了……于是sh来救John两人就这样见面辣!【 天哪我是有多喜欢英雄救美这种狗血桥段

  • 还是AU设定 (ง  •̀_•́)ง+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英国政府有一项关于人体长生不老的实验(什么鬼,听起来好俗o<-<),包括Jim Moriaty、John H Watson、Sherlock Holmes在内共15个实验体。实验在受精卵水平上操作,类似于基因工程,被植入了编码端粒酶等一系列的DNA片段(虽然端粒学说并不完善我只想扯扯;D)。除夏洛克外其余14个实验体全由体外受精获得。15个实验体分两个批次,John被列为第一批次,三年后holmes太太恰巧怀了Sherlock,于是被mycroft列入实验队伍(按照原作John比Sherlock大三年)。

    成功的实验体将在寿命结束时(自然状态,不包括车祸,感染病毒等意外死亡),人体细胞开始脱分化,再生。打个比方,实验体07号的自然寿命是72年,那么在07号到达自然寿命72岁后将会慢慢变年轻(逆生长),直至变为刚出生的胎儿(总不能退化为受精卵),幼龄化停止,再和正常胎儿一样生长,循环往复。

    胎儿(诞生)→老人→胎儿→老人……

    由于自然寿命会被环境影响(例如 饮食、生活习惯……)所以上述过程无固定周期T,只要实验题不意外死亡,即可无限制地活下去。

    Sherlock对Mycroft变得十分反感的原因之一便是得知Mycroft在母亲怀上Sherlock时主张把Sherlock列入第二批次。(卧槽这有个BUG,mycroft只比Sherlock大7岁o<-<愚蠢的我……只好变更设定麦哥再大一点了 holmes太太也只好中年得子(我自己都无法直视这设定了艹))。虽然按照mycroft的话说自己是把长寿的机会留给了Sherlock,由于第二批次的成功率远大于第一批次。

      另外,由于新脑细胞的生长会有效地覆盖已有脑细胞(相信我这个有科学依据,并且就是大多数人不记得自己婴儿或幼儿时期经历的原因),从而使原先的记忆抹去。所以成功的实验体总会在新的轮回忘掉一切以前的事。

      但上述过程(即记忆抹去)在Sherlock这里并不奏效。脑细胞只会一直新生但无法覆盖(所以Sherlock记忆超强。_。),这样下去大脑将超负荷,所以Sherlock需要定时清理脑磁盘,删除没用的东西(what)。Moriaty也是同样的机理。

      在每一个轮回,Sherlock一直在对抗moriaty,两人最危险的时期便是变为婴儿时,此时期无法行动也无法向外界传递指令。但幸好两人都有各自的援助来保护自己在此时期不受伤害。

      Sherlock与John首次相遇在大约二十世纪八十年代。John作为Sherlock的助手搬进221B。两人一直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关系,直至John与Mary结婚后搬出。几个轮回下来Sherlock发现自己无法把John从自己的大脑中删除,于是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寻找着John。_。大概正片发生的背景是二十二世纪,Sherlock找到John,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他(当然John一开始并不相信),和他一起联手搜寻那时正处于婴儿时期的moriaty终于成功消灭了他。

      就像是行星运动,围绕同一中心天体运动的两颗行星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能相遇一次,况且上述循环过程由于环境影响并无固定周期T,Sherlock很难在正确的时间遇到John。可能相见时一方是青年,一方正处于老年。或者一方为少年,一方却还是婴儿。Sherlock错过了无数个对John说出真相的机会,而由于记忆消除的缘故,John早已不记得Sherlock。

    This is a sad story(呸 总而言之我想要写一个Sherlock终于在正确的年龄段遇到John的故事嗯。然后肯定HE(,,• ₃ •,,)——我想听Sherlock说“别蠢了John,无论你是什么样子在人群中找到你都太容易了——”或者“无论你在哪我总能找到你”这种又狗血又苏的话_(´ཀ`」 ∠)_(痴汉脸

     然后……我愚蠢的发现我不会写文Σ(-`Д´- )……

     卧槽

     卧槽

     卧槽

     求个大大来填坑(」゜ロ゜)」

     

     

    Ps上述看似科学的介绍大部分都是扯得都别当真【 


早早早早早AZIO

——Nice to meet you, Mr.Alice.


啊哈哈哈哈哈哈发发黑历史

14年的hw游戏企划

设定是爱丽丝架构√两人都是少年(¯﹃¯)


结果当然是坑掉了【ntm

——Nice to meet you, Mr.Alice.



啊哈哈哈哈哈哈发发黑历史

14年的hw游戏企划

设定是爱丽丝架构√两人都是少年(¯﹃¯)


结果当然是坑掉了【ntm

沒看過拉郎嗎-灰總
【沒有夢的優生人類也會作夢嗎?...

【沒有夢的優生人類也會作夢嗎?】

因為確定下場新刊是hannigram(指歐美翁裡)
也不知道下次出本是甚麼時候,先放出不小心窗掉的本子封面...

等我把企劃畫得告一段落我就開始畫這本內容,想好腳本了,也許會在網路上PO!!
在各種意味上的Khan=Sherlock
但是也各種意味上khan≠sherlock的內容
大概沒啥CP味,算是擦邊的HW...? 當然沒肉所以是無差(

唉唷LO的畫質是怎麼了......

【沒有夢的優生人類也會作夢嗎?】

因為確定下場新刊是hannigram(指歐美翁裡)
也不知道下次出本是甚麼時候,先放出不小心窗掉的本子封面...

等我把企劃畫得告一段落我就開始畫這本內容,想好腳本了,也許會在網路上PO!!
在各種意味上的Khan=Sherlock
但是也各種意味上khan≠sherlock的內容
大概沒啥CP味,算是擦邊的HW...? 當然沒肉所以是無差(

唉唷LO的畫質是怎麼了......

沒看過拉郎嗎-灰總
BGM:ONE OK ROCK...

BGM:ONE OK ROCK - Mighty Long Fall

歌詞和S203的情境挺符合的
沒甚麼劇情,就是一邊聽一邊放著畫 
有點意識流。(也知道

特別起喜歡幾句特別符合的歌詞,容我放放歌詞(

Don't go it's a mighty long fall  
別跑,這是一次浩浩蕩蕩的墜落
When you thought love was the top
當你將愛放在首位
Oh no it's a wake up call
不不,這是一個警告

When your life went into shock
當你的生命受到打擊

It seems like...

BGM:ONE OK ROCK - Mighty Long Fall

歌詞和S203的情境挺符合的
沒甚麼劇情,就是一邊聽一邊放著畫 
有點意識流。(也知道

特別起喜歡幾句特別符合的歌詞,容我放放歌詞(

Don't go it's a mighty long fall  
別跑,這是一次浩浩蕩蕩的墜落
When you thought love was the top
當你將愛放在首位
Oh no it's a wake up call
不不,這是一個警告

When your life went into shock
當你的生命受到打擊

It seems like gravity keeps pulling us back down
看來重力一直想將我們拉倒
Don't go it's a mighty long fall
When you know time is up
別跑,這是一次浩浩蕩蕩的墜落
當你知道時間已經到了

 

嘘(うそ)を一(ひと)つ 愛(あい)を 二(ふた)つ
謊言是一個 愛卻是兩方

Time to make amends for what you did
Get up Get up Get up Get up
是時候彌補你所做的,醒來!醒來!醒來!醒來!

誰來做個MAD啊(X)
還有OOR真的超棒的,吃我安利!(靠)

沒看過拉郎嗎-灰總

畫質真是ry

1P 拉郎CP  銀河組 
可汗(星際爭霸戰)x亞瑟(銀河便車指南)

2P Smaug 擬人

3P 試畫 教授有參考圖片
一人千面...歐美的臉好難畫...
還有這是長久的疑問,誰跟我解釋一下為什麼大家都叫莫娘是莫娘(你

4P 看了S2E3的...感想(X)

畫質真是ry

1P 拉郎CP  銀河組 
可汗(星際爭霸戰)x亞瑟(銀河便車指南)

2P Smaug 擬人

3P 試畫 教授有參考圖片
一人千面...歐美的臉好難畫...
還有這是長久的疑問,誰跟我解釋一下為什麼大家都叫莫娘是莫娘(你

4P 看了S2E3的...感想(X)

沒看過拉郎嗎-灰總

1P遮羞用的比爾博
2P~3P第一次畫的HW和今天畫的HW(你)
4P帥到沒天理的KHAN
5P史矛革(擬人)/比爾博........

真是萌的不好不好的........

1P遮羞用的比爾博
2P~3P第一次畫的HW和今天畫的HW(你)
4P帥到沒天理的KHAN
5P史矛革(擬人)/比爾博........

真是萌的不好不好的........

早早早早早AZIO

持续低产————p2是甲甲天使的垂耳兔。p7: 小刺猬给我看了BJMS和IB的混同……然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持续低产————p2是甲甲天使的垂耳兔。p7: 小刺猬给我看了BJMS和IB的混同……然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Fish's tail 01

*人魚!Sherlock/John


這世界上大概找不到任何一件事比約翰遇到更加離奇。

他的室友是條人魚。


一手端著有剛泡好的紅茶以及餅乾的托盤,另一手扭開浴室的門把。

「好--無--聊--」

約翰彷彿看到一個個包裹在泡泡裡的字母從躺在浴缸裡的人魚口中吐出。

「很抱歉,夏洛克。」他將托盤放在一旁的圓板凳上,然後遞了一杯放了糖的紅茶「在你恢復之前,哪裡也不能去。」

伸手接下茶,微微吹涼後輕啜了一口,剛才不停擺動的尾巴這才放鬆下來靠在浴缸邊緣。


是的,那個總是不會看人臉色的偵探有著漂亮的魚尾巴。


「我開始後悔告訴你了,反正我沒說你也不會知道--即使那非常明顯。」...

*人魚!Sherlock/John


這世界上大概找不到任何一件事比約翰遇到更加離奇。

他的室友是條人魚。


一手端著有剛泡好的紅茶以及餅乾的托盤,另一手扭開浴室的門把。

「好--無--聊--」

約翰彷彿看到一個個包裹在泡泡裡的字母從躺在浴缸裡的人魚口中吐出。

「很抱歉,夏洛克。」他將托盤放在一旁的圓板凳上,然後遞了一杯放了糖的紅茶「在你恢復之前,哪裡也不能去。」

伸手接下茶,微微吹涼後輕啜了一口,剛才不停擺動的尾巴這才放鬆下來靠在浴缸邊緣。


是的,那個總是不會看人臉色的偵探有著漂亮的魚尾巴。


「我開始後悔告訴你了,反正我沒說你也不會知道--即使那非常明顯。」

只是覺得他的洗澡時間很長、對海鮮有自己一套見解但絕不吃、明明天氣熱還圍著圍巾…但他是夏洛克,怎麼奇怪套到他身上就像日常。

「誰會聯想到人魚啊?」

「所以考慮到你的務實,我直接告訴你了不是嗎?」

所謂直接,就是當夏洛克又洗了過長的澡,出於擔心的約翰敲門沒得到回應,猶豫好一會兒打開門看到他的室友呈現思考模式泡在水裡,然後炫耀似的讓他的魚尾巴有節奏的左右晃動。

一定是打開門的方式不對。這麼想著然後準備關上門時,人魚先生偏過頭:

『約翰不管你打算關開門幾次,我是人魚是不會變的。』

當時約翰有多驚恐在夏洛克眼裡就有多滑稽。

「你們兄弟倆的直接我可不想再經歷一次。」

就在那一天晚上他打算去買街角的中國菜時,果不其然的被黑色轎車尾隨再來一場祕密談話。

主要當然是希望約翰別把這件事說出去。

噢,當然這是個秘密。

「你說出去會被當成瘋子的可能性比真正相信的可能性大。」

待在你身邊就已經夠瘋狂了。約翰不在意的聳肩。


通常--也就是沒有案子的時候--約翰會在浴室裡跟夏洛克度過下午茶時光,一來確保他經由水分恢復魔力…還是什麼的,反正麥考夫說過他們不能太久沒泡水,不然魚鱗會冒出皮膚。


然而,一有讓夏洛克感興趣的案子時就不是這一回事了。


好比說他們兩天前才破的一件失竊案。


悠月迷失在蝙蝠洞

Snake's eyes 01

*美杜莎!S/男孩!J


人類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夏洛克環視四周,方才叫囂著舉起武器的男人們全成了面目猙獰的石像。

不滿地哼了一聲,開始搜刮他們的行李,看看有什麼有用的東西。

『快看,那是什麼?』髮間的蛇低語著,往一旁發出沙沙聲的樹叢看去,似乎還有人在那裡。

「噢…」

是個男孩,手腳被繩子綑綁著像條毛蟲曲在地上,眼睛則被布矇著所以才沒有一起變成石像。

『吃了他?』吐著蛇信,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大快朵頤一番了。

「不,這孩子怎麼看不是自願來到這裡的,再說他身上也沒有多少肉可以吃。」

聽見夏洛克這麼說便悻悻然的縮了回去,不再發表任何意見。

猶豫了一會兒,輕輕拍打男孩的臉頰:

「...

*美杜莎!S/男孩!J


人類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夏洛克環視四周,方才叫囂著舉起武器的男人們全成了面目猙獰的石像。

不滿地哼了一聲,開始搜刮他們的行李,看看有什麼有用的東西。

『快看,那是什麼?』髮間的蛇低語著,往一旁發出沙沙聲的樹叢看去,似乎還有人在那裡。

「噢…」

是個男孩,手腳被繩子綑綁著像條毛蟲曲在地上,眼睛則被布矇著所以才沒有一起變成石像。

『吃了他?』吐著蛇信,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大快朵頤一番了。

「不,這孩子怎麼看不是自願來到這裡的,再說他身上也沒有多少肉可以吃。」

聽見夏洛克這麼說便悻悻然的縮了回去,不再發表任何意見。

猶豫了一會兒,輕輕拍打男孩的臉頰:

「你醒著嗎?」

或許是聽到不曾聽過的聲音,怯怯地點了點頭。

「我會把繩子給解開,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只是、」停頓了一下,希望男孩知道下一句話極為重要「解開矇眼布以後不准回頭,除非你想變成石頭。」

說完立刻解開繩索,正打轉身離去時,有什麼拉住他大衣的下襬。

「我可以跟你走嗎?」

雖然仰著頭,但因為看不見,所以不是朝著他的方向說話,看起來異常滑稽。

「為什麼?」

夏洛克幾乎沒有開口問過這個問題,他是森林裡最聰明的生物,甚至比那隻叫麥考夫貓頭鷹還要聰明。

他完全不能理解這個孩子到底想做什麼。

「你救了我,我要報答你。」

一時之間夏洛克還完全無法反應過來,那孩子抓著他的大衣搖晃的站了起來,然後露出(仍然不是朝正確方向的)笑容:

「我叫做約翰。」

快速地眨了眨紅如血的雙眼,用力從那隻小手裡抽走衣襬。

「你沒有辦法報答我,離開這個森林,不然我會把你變成石頭。」

接著在男孩要再次伸手前快步離去。

『他追上來了。』

『哎,跌倒了。』

『爬起來了。』

像是多出來的眼睛,蛇嘶嘶的報告身後的男孩如何跌跌撞撞企圖跟上他的腳步。

吵死了。夏洛克加快步伐,直到牠們看不見男孩的身影。

以為看不見就能忘記實在太天真,蛇的言語就像他腦中不停冒出的想法。

『那孩子會被狼吃的。』

『說不定蛇會先來。』

尤其現在夜幕逐漸拉開,嗜肉的殘暴生物開始行動的危險時刻。

他無法理解自己此刻的擔心是為什麼。

可惡,他聽見狼嚎,那男孩會在哪裡?

對了,他說他的名字是--

「約翰!」

沒有回應。

「約翰!」

「約翰!」

是這個名字對吧?

「約--」

「在這!」

小小的身影灰頭土臉從一旁的矮樹叢滾出來,還沒解開矇眼布。

所以他是在看不到的情況下來到這裡的?頑強的人類孩子。

「你不怕嗎?」

「為什麼?」

「我會把你也變成石頭。」

「可是,你救了我。」約翰認真的回答「如果我不能跟著你,那麼我想跟你說謝謝,呃、怪物先生…?」

「夏洛克。」

「謝謝你,夏洛克。」

男孩說完後,將矇眼布解開,發現四周漆黑一片吃驚的張開嘴,不知道該往哪走。

「我說過你想去哪都可以,而且我現在需要一雙眼睛。」

夏洛克把將人石化的雙眼給矇起,朝男孩伸出一隻手。

「你家在哪裡呢?」

約翰握住了那隻手。


------

新刊....拜託不要窗(痛


早早早早早AZIO

【BBC】【HW】The other world with you / 逆时空 AU

前话:经过同意后搬朋友的文ww!经过我的威逼利诱后终于把朋友引上了贼船 虽然她是第一次写文但我觉得超带感啊TuT!!剧情向也许有点烧脑?是源代码au但其实看不看原作也无所谓_(:з」∠)_

================然后我暗搓搓地画了张配图……【==============


文案:John Watson, 陆军上尉,拥有精湛的医术,强烈的同情心和无可撼动的忠诚。在一次对外作战中受伤,在急救后被PSB研究组织选中并秘密转移。醒后接受了回到一次爆炸案之前并将其解决的任务,即穿到移植的记忆中。在那里遇到了Sherlock Holmes,世界上唯一的咨询侦探。随着破案...

前话:经过同意后搬朋友的文ww!经过我的威逼利诱后终于把朋友引上了贼船 虽然她是第一次写文但我觉得超带感啊TuT!!剧情向也许有点烧脑?是源代码au但其实看不看原作也无所谓_(:з」∠)_

================然后我暗搓搓地画了张配图……【==============

文案:John Watson, 陆军上尉,拥有精湛的医术,强烈的同情心和无可撼动的忠诚。在一次对外作战中受伤,在急救后被PSB研究组织选中并秘密转移。醒后接受了回到一次爆炸案之前并将其解决的任务,即穿到移植的记忆中。在那里遇到了Sherlock Holmes,世界上唯一的咨询侦探。随着破案的深入,真相渐露,迷茫与抉择共生,是去是留........

Summary: 那个世界有我的责任,而这个世界,有你。


引文

    1986年8月14日

    略显昏暗的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药水味,屋内一片洁白,唯一的床上躺着一个男子,沙金色的头发在淡淡的晨光中反射出柔和的光泽。他的脸色煞是苍白,只有旁边仪器中依旧起伏的线条昭示着男子的心跳依然存在。

    “咔。”房间的门被打开了,陆续进来了两个男人。一个穿着医用白色大褂,尽管嘴唇抿着也不难看出他的兴奋,另一个单从着装和姿态上便能看出身份不凡,金属眼镜更显疏离。

    “怎么样?”戴眼镜的男子问。

    “伏振重合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大脑情况正常,但是左肩和腿部伤势不太乐观。”另一个男子熟练的进行着各项检查。

    “确保大脑正常,他醒后第一时间通知我,卡森医生。”

    “是,Stuart伯爵。”

    Ian Stuart踏过木纹色的大理石走廊,缓缓走下楼梯,驱车到郊区的墓地。他拿出准备好的罗兰,轻轻的放在一个墓碑前。墓碑上面镶着一个女人照片,五官和Ian有着几分相似,面貌清秀,笑容柔和,迷人的蓝色眼眸。Stuart喃喃自语:“再等等我亲爱的安娜,我会找到那个人,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远处林中的鸟鸣清脆,初夏的天空清澈无云,阳光在墓碑上点出光晕,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印刻的名字,安娜Stuart。

                         第一章    

    “啊!”John猛的坐了起来,紧锁着眉头,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还好吗,Watson上尉?”Vincent放下手中的表格,轻轻拍打着John的后背。

    John茫然的看向四周,可是越看却越不解,因为房间里有很多仪器,确切的说,是非常多。John最后将视线定格在身边的医生身上。“抱歉,请问这是哪,医院?我怎么了?”

    “别担心,Watson上尉,一定程度上说,这确实是个医院。您在上一场战役中受了重伤,急救后就转移到了这,我是您的主治医生,您可以叫我Vincent。” 

    John的脑海中闪过零碎的画面:一个炮弹正在逼近他,伴随着数声枪响,躲无可躲,然后是斯蒂文放大的脸,接着自己被压在了他的身下,血顺着他的脸滴下,最后只剩下自己无措的低吼。John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肩膀止不住的颤抖,紧紧咬住嘴唇压抑住自己的声音。Vincent用一只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另一只手悄悄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个键。

    过了好一会,John渐渐平静了下来,声音低哑:“抱歉,我.....我想知道我的战友的.......墓碑在哪,我想去........”

    “咔”这时进来了一个人,打断了John的话。

    “Stuart伯爵。”Vincent站起来看向进来的人,“Watson上尉的情况很平稳。”

    “辛苦了Vincent医生,你先出去吧”

     Ian Stuart坐在了靠近床的椅子上,定定的看了两眼,说道:“你好,Watson上尉,我是Ian Stuart。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知道你一定有许多疑问,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现在就解释给你。”

    “是的,伯爵先生,如果可以的话,就麻烦您了。”John尽量迫使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急切而显的无礼。

    “那首先请先允许我向你介绍一下PSB研究组织。PSB是一个专门研究大脑记忆伏振与信号的组织,并进一步完成记忆移植,使接受者可以进入移植的记忆,而这项研究直接受命于女王。我是这项研究的执行官,这里是PSB的治疗区,因为接受者需要拥有强大的意志力和承受力,我们的研究人群集中于军人。”

    “哦,我想......我很荣幸参与了您和您的研究。但是抱歉,我更想知道的是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我很抱歉,Watson上尉,恐怕现在你还必须留下。因为你要接受一个任务,关乎很多人生命的任务。在三天前一伙恐怖组织炸毁了通行的一列车,并扬言一周后会有另一次破坏,而我们目前毫无线索。在那场灾难中有一个重伤的男子,你们的伏振重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我们将会把他爆炸之前的记忆移植给你,而你需要找到放置炸药的人,以阻止他们接下来的疯狂破坏。毫无疑问,这有风险,。”Stuart并没有问John是否愿意接受,只是看着John的眼睛。这并不是他的仁爱致使,而是他确信John会答应,依据John过往生活中显现出的善意和忠诚。

没有多久的犹豫,便响起John坚定的声音:“我以此为荣并将竭尽所能,Stuart伯爵。”阳光透过窗户映入瞳孔,清澈如远处的天空。

    Vincent医生笑着对John说:“放心吧,Watson上尉。虽然不能保证一定安全,但我保证并不会有危险和太大的伤害。”

    John回了一个淡淡的笑容,阳光洒在他的脸庞,更显柔和。

                        第二章

    “准备好了吗,Watson上尉。倒计时,3、2、1———”

    John猛地摇了摇自己有些恍惚的头,脑袋里还响着Stuart略显低沉的声音,倒计时结束后,你会进入爆炸发生的30分钟之前,即去往列车的路上,你的时间不多,进入移植记忆的机会也不多,Watson上尉。

    John环视四周,然后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拐杖,眼神有些复杂,“该死的难道是设定错了吗?!”,John往前走了两步,别扭的姿势让他的眼神.....更加复杂了。John走到写有地图的告示板旁,找到目标列车的方位,“得赶紧!”John边想边快速转身。“啊,对不起。”John撞到了一个男人,赶忙道歉。

    “哦,John! John Watson! 我是迈克!真是好久不见了。”一个胖胖的男人惊喜的说到。

    “你好。”John的声音很急切,真是没想到在这竟然能碰到老同学,“我现在有重要的事要做,一辆列车中有炸药而且就要爆炸了,天,我知道你或许会觉得很扯,但我希望你能来帮忙,而且得赶紧。。”

    Mike愣了一下,正想说话时似乎向John身后看了一眼,然后惊喜的喊到:“嘿!Sherlock!”,然后对John说,如果是你说的情况的话,我想Sherlock Holmes会帮你大忙的。”Mike拉着John向那个男人快速跑去。

    在Mike焦急的向Sherlock说明情况的时候,John正打量着Sherlock,一身长长的风衣,蓝色的围巾,卷曲的头发和苍白的皮肤,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帅气却分外的......迷人。

    Sherlock只是看了两眼,便打断了迈克的话:“阿富汗还是伊拉克?”

    “什么?”John瞪大了眼睛,Sherlock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奥,是阿富汗,老天,这太神奇了!你怎么做到的?!”

    Sherlock本来随意的表情霎时变得有些.....微妙,虽然用词普通但是.....还不错,对于对方柔软的金发和吃惊的表情。Sherlock没有回答,而是大步向着列车的方向跑去,John赶紧跟了上去。迈克无奈的站在原地,揉了揉头,“好吧,如果我是一个媒人,一定会做的很出色。”然后看到靠在告示板上的拐杖,突然觉得今天真的好神奇......

Sherlock一边跑一边在John充满惊叹和赞美的眼神下说出自己对他的所有推理,然后才满意的询问John具体情况,09号列车,乘客60人,恐怖组织中的一个人放置了一公斤的烈性定时炸药,位置未知,时限为15分钟,11点10分爆炸。Sherlock看了看时间,那就是20分钟后......爆炸。“该死,时间和线索的缺少程度真是成正比。”Sherlock一边在心里咒骂一边疑惑John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作为一个已经受伤的军医。并且他很确定John对炸药并不在行,却被安排到这样的一个任务,目前来说他推断这是一个任务。Sherlock还没思索出什么结果,两人就进入了列车。

Sherlock进入列车后便开始仔细查看车厢里哪处有被拆过的痕迹,John盯着Sherlock的背影,努力甩掉自己脑海中的“他认真的样子真的很吸引人”这种不合时宜的想法,靠近他低声说:“Holmes先生,请你先找到那个疯狂的炸弹犯,他.....”

“Sherlock。”Sherlock打断了John的话。

John愣了一下,“好吧,Sherlock,他......”John无奈的说,他绝不承认心里因此有些高兴。

Sherlock再次打断:“对!是的,炸弹的时限只有15分钟,那说明他现在还在列车上,要在一分钟之后按下炸弹的按钮,我一定会找到他的。”Sherlock赞赏的看了一眼John。John再次高兴了一下,当然,在未来知道了Sherlock的这种眼神有多稀少,尤其是对除他以外的人,赞赏和讥讽的眼神比值无限趋于零后,高兴程度又上去了不少。

John并没有说他本来只是想说找到炸弹没有意义,因为Sherlock一定会疑惑,而他总不能解释说这只是一段记忆,事实上炸弹已经爆炸了,他很担心那样说之后会不会被请到医院和一群神经病做朋友,哦,不对,这只是一段记忆,说不定连精神病院都没有。

John继续盯着Sherlock,听着他几乎不停顿的说出一位又一位乘客的身份,“律师,入行不久,家境殷实,讨厌宠物,喜欢泡吧,哦得了,肯定没人理。修车工人,已经离婚,没有孩子,酗酒,哦不是他,胆子太小。银行职员....”John看着时间一点一点接近爆炸时刻,心情从惊叹渐渐变成了焦虑,心跳一下比一下剧烈,即便认为这只是一段记忆也没办法把被炸死看作是吃午餐一样普通的事。“可恶!!”John用力拍打着扶手,根本没心思管旁边人诧异的眼光。Sherlock不耐烦的扫视了四周,紧皱着眉头,“不行,人太多。如果是两人或者多人的话可以帮忙遮挡住其他人的视线按下开关,可是John说是一个人,一个人......”这时Sherlock看到一个男人从卫生间出来,“该死,早该想到的!”Sherlock快速跑向那个男人,John刚看到Sherlock冲向那个男人,就听到一声巨响,只见眨眼间滚滚烈火就出现在车厢的尽头,瞬间将车厢和......Sherlock吞噬,紧接着便是身体被火舌灼烧的剧痛。

                     第三章

“啊!”John猛地睁开眼睛,胸口剧烈的起伏。他有些明白为什么Stuart说目标人群会集中在军人身上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敢于面对死亡,而且还要不止一次。

“你还好吗,Watson上尉?”Vincent关切的问道,上前进行检查,Ian Stuart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

“这真的只是片段的记忆吗?可是.....”John带着些微喘息的声音问道。

“因为它太真实了是吗?”Stuart打断了John的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是的,太真实了,尤其是.......”尤其是皮肤被灼烧的痛苦和......和看到Sherlock被火焰吞没的时候。John用手捂住胸腔,试图让剧烈的心跳不那么慌张,“只是记忆而已。”John低声说,像是陈述,又像是在安慰。

在看到John渐渐平静下来后,Stuart问道:“那么,Watson上尉,你找到那个罪人了吗?”John抬头望向Stuart,眼睛里充满愧疚,头有些微的刺痛,他的手无意识握紧,又松开:“我很抱歉,Stuart伯爵,时间太短,但是我已经找到了那个人,或者说是Sherlock——记忆片段中的一个人,他找到了。”Stuart并没有询问关于Sherlock的信息,而是站了起来,慢慢走向John:“没关系,我们还有机会,你先休息一下吧,十个小时后再来一次。没问题吧,Watson上尉?”

“是的,Stuart伯爵。”John点了点头。

Vincent医生担忧的看向John,有些欲言又止,但是最后只是帮他盖了被子,说:“好好休息Watson上尉。有任何不适就按一下床头的按钮,我会立刻赶来。”

“谢谢你,Vincent医生。”John笑了笑,闭上眼睛,但是脑海中却不断闪现着列车上的场景和.....Sherlock的每一个表情。真见鬼,John心想。

Vincent医生打开门走了出去,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墓园里。

“Vincent医生,我想你现在应该呆在治疗区照看好John Watson而不是在这。”

“他已经睡下了,目前的情况很稳定,而我有一些很重要的问题要问您,Stuart伯爵。”Vincent医生的表情很凝重,眼睛紧盯着Stuart。Ian Stuart并没有接话。

“恕我冒昧,伯爵先生。您给我的芯片中的记忆片段似乎并不是那个重伤者的,而是您另一个人的!因为数据不同我的各项分析和事实有着严重的误差!!”

Stuart仍旧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墓碑上那个女人的照片。

“您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这不光是违背了女王的命令,无法找到那伙真正的恐怖分子,Watson上尉本身也会有很大的危险,并且进入的次数越多危险就越大!”尽管Vincent医生努力压制,但声音却忍不住越来越愤怒。

“为什么听你的意思,Watson少尉的性命反而更让你愤怒?”Stuart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给了疑问。

“因为我是一名医生!而且我承诺了他危险很小,而他毫无疑虑的相信了我!”Vincent几乎是吼了出来。

“是的,你是个医生。那么你一定很爱这个职业,而你知道我的能力,可以让你以后的生活和医生这两个字毫无瓜葛。”Stuart的声音仍旧很平静,但却充满威胁的意味。

是的,真不愧是Stuart伯爵。Vincent医生心想,他知道这个职业对自己来说如同生命,比直接威胁自己性命更加有力。Vincent没有再说话,而是转身离开,远去的背影有些失魂落魄。

 

十个小时很快过去了,Vincent医生站在一个仪器前,看向John:“你确定吗,Watson上尉?” 

John并没有注意到Vincent声音中的一丝痛苦,当然就算他发现自己忽略了,也不会承认这是有些开心又能看到Sherlock导致的。

“那好吧,准备好,Watson上尉。3、2、1———”

                      第四章

John用力眨了眨眼,看向四周熟悉的场景,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走时才注意到手里的拐杖,嗯......记忆中上次的拐杖好像.....被无意中遗忘了。John好笑的摇了摇头,将拐杖随意的放在一边,向着展示板跑去。虽然他似乎知道了那个可恶爆炸犯的脸,但是,以防万一不是吗,有了Sherlock会让这件事板上钉钉,John一边跑一边对自己说。

“嘿,迈克,好久不见。我需要你的帮忙,把我介绍给Sherlock,好吧,是Sherlock Holmes。说列车中有一捆炸药即将爆炸,需要他的帮助.......”John一边拉着迈克跑向Sherlock一边解释。

看到那个仅仅认识了几十分钟却让自己有一种解释不清的熟悉感的身影,John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听到那句“阿富汗还是伊拉克?”时仍旧是充满赞叹的说道:“老天!是阿富汗。那么,Sherlock,现在我们可以行动了吗?”Sherlock给了一个夸张的假笑:“当然。”

在进入列车后,John快速找到那个男人,然后指着他问Sherlock:“是他吗?”Sherlock抬起四处打量的眼神,抬头看了两眼:“不是。”

“什么?怎么可能?你之前明明冲向他的!我......”John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开始怀疑是自己记错了脸。

“当然不是。他只是贵妇包养的几个男人中的一个笨蛋而已。”Sherlock无视那个男人已经发绿的脸,讥讽的给了他一个假笑。

John握紧了双拳,深呼一口气后再缓缓松开,他紧紧握住Sherlock的双臂,尽量平静的说:“听着,先不要问我问题,前面的20名乘客已经被排除过了,而且实际上是你做到的,真的很棒不得不说。你从那个女人接着推理,不慌找炸弹,先找到那个炸弹犯,你知道原因。嗯......你知道的,对吧?”

Sherlock看着John湛蓝的眼睛:“很好。”Sherlock难得的被一个一个不带姓氏的称呼讨好了,虽然John的话和精神病院的朋友有的一拼,而且身上的谜可以说是一个接着一个,可这正是乐趣所在不是吗,他甚至有一种未来的生活再也不会无聊的想法。

“很好?”John看着Sherlock快速转身走向他指着的女人,开始思索这是自己哪一个问题的答案。但不久随着Sherlock一个接一个的排除,John的手心开始冒出冷汗,血管里的血开始沸腾,仿佛重回到阿富汗战场上那种炮响轰鸣,硝烟弥漫的世界。在十个小时的安逸的休息时间里,他的那种躁动不安被自己理解为不习惯,而现在才明白,那是一种怀念,对战场的怀念。

再看向Sherlock的时候,他正冲向那个男人.......身后的卫生间。John低骂了一声,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三分钟,然后也冲了过去。Sherlock正在四处拍打着墙壁,不停顿的解释着:“既然那个炸弹犯只有一个人,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这里是最好的地点.......”

“等等,你是说那个混蛋在十几分钟前用了卫生间,你记得他的脸吗?”John急忙问。

Sherlock不解John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刻把这当作重点,也许是John给他的感觉太过有正义感。他一边将头顶上的隔板顶开一边说:“不到三十岁的男人,棕色头发,灰色大衣......”他的话还没说完John就跑出了卫生间,Sherlock望着头顶狭小的通道,第一次苦恼自己高挑的身材。

John在冲出卫生间后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炸弹犯,他正站在门前准备下车,John恨恨的说:“呵,时间掐的可真是正好。”John冲上去争抢那个男人的背包,试图找到他的身份证或者有用的信息。可是John似乎低估了炸弹犯的战斗力,两个人瞬间撕扯在了一起,都没讨到便宜。

“嘭!!”熟悉的声响再次来临,John瞬间回头,看到了正在望向他的Sherlock和他身后的火焰,“不!!!”John觉得心像是被撕扯一般,什么见鬼的记忆!他觉得烈火好像比上次强烈了百倍,因为实在是太痛,痛到已经分不清是身体痛,还是心痛。

                     第五章

“唔。”John猛地坐了起来,双手用力抱着头,身体蜷缩着,明显压抑的声音在颤抖。Vincent医生轻轻的拍这John的后背,不发一言,Ian Stuart依旧坐在那张沙发上,但脸色却很沉,目光紧锁着John。

过了不知多久,John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缓缓躺下,似乎在看向天花板,却又目光空空。

John的声音有些清冷,不带起伏:“上次的想法是错的,我......”John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然后怎么样?”Stuart有些急切的问。

“我还差一点,就差一点点,我很抱歉。但是再来一次,一次就行,我会找到他的。”John的声音突然坚定了起来,眼神也恢复了神采。

Vincent医生有些着急的看向Stuart,正准备说些什么。Ian Stuart瞪了一眼Vincent医生,警告他不要多说话。

“我当然相信你,Watson上尉,但你也应该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对吗?”Stuart微眯着眼睛看着John,“Vincent医生会替你检查,明天这个时候再来一次。”

“是,Stuart伯爵。”John轻轻松了一口气。

Vincent等Ian Stuart出去好一会后,又打开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后回来坐在了John床边的椅子上。

“有哪里不舒服吗,Watson上尉?”Vincent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关切和担忧。

“谢谢,但是没有不适,一切正常,Vincent医生。对了,你可以叫我John,毕竟你帮了我很多。”

Vincent医生将视线移到了膝上的双手,来掩饰眼中一闪而过的愧疚。“好吧,John。同样,你叫我Vincent就好。”Vincent医生抬头盯着John的眼睛,认真的说道,“John,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你要对我说明最真实的情况,这不是儿戏你知道的。按照我的推测你的头应该会有明显的疼痛,第一次也许也有,但是很轻微,但是现在,一定不会没有不适,一切正常。”

John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身子: “好吧,Vincent。我的头确实有些痛,但这和我在战场上曾受到的伤差多了,这并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而且Stuart伯爵已经命令了下一次任务,不管怎样我都要再去一次。”

“你为什么对此这么执着?我知道这关乎很多人的性命和国家的稳定但是......”

“不,不是的,Vincent。我并不是你想的这么无私。”John打断了Vincent的话,“我是要去见一个人。”

Vincent愣了一下:“谁,上次你说的那个.....什么来着......Sherlock Holmes?”

John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你疯了?!好吧,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也许你会对此很生气,但是这也许可改变你现在疯狂的想法。因为一些原因,进入那段记忆对你的大脑有着不可恢复的伤害,并且随着次数的增多会一次比一次严重,对此我真的很抱歉,而且我发誓,在那时我对此并不知情,至于原因,我......”

“不用感到抱歉,Vincent。我并没有对此生气,相反我很感激你对我说出实情,毕竟你也可以选择沉默。但是不管怎样,我都会去。”

Vincent瞪大了眼睛,这个回答太令他惊讶,不管是John的宽容还是他仍旧坚持的选择。

“Vincent,那个......真的只是记忆吗?”John的声音让Vincent从惊讶的恍惚中回神。

“我想是的,为什么这么问,只是因为太逼真?”

“不,不止。如果只是一段记忆,那么我做的任何事不应该会改变他,而事实上他是可以改变的,而且改变了很多。本来没有进入列车的Sherlock在帮助破案,我和那个.....”John赶紧止住了,差点说出了自己和那个爆炸犯在厮打,而之前自己却说自己并不知道是谁,毕竟只要知道了长相很容易就可以从录像里确定身份。虽然Vincent医生很善良,但是他不能冒险,如果那个爆炸犯的身份被确定,他就不能再进入记忆片段了。他很懊恼自己竟然将那么多人的性命放在一边,而执着于去见一个人。一个只见了两次,相处不到一个小时的人。但Sherlock给自己的感受太过鲜明,以至于过往的一切经历似乎都变得遥远,想再见到他,哪怕时间很短,哪怕只有一次,这个想法从他醒来便没有断过,到现在为止,已经近乎于一种执念。

Vincent并没有注意到John的神情,而是陷入了沉思,“是的,我之前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你说的情况好像那是另外一个时空。可这太不可思议了不是吗?”Vincent激动的看向John,但John的脸色有着明显的疲惫,“你赶紧休息吧,有事记得按下这个按钮。”

“谢谢,我会的。”John突然叫住了正打算开门出去的Vincent,“你需要好好休息,Vincent。我这次醒来后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Vincent笑了笑便走了出去,关上门后嘴角的笑容变成了苦笑。知道了隐情后如何心安理得的休息,也许自己应该更没良心一些才好。可是,既然已经知道了一部分隐情,有无法置之不理,就只能去找到所有的真相了。

病床上的John闭着眼睛,脑海中却一直定格在一个画面:Sherlock紧皱着眉头,望向自己的眼睛里掺杂着焦虑,不解和自己看不懂的情绪,身后的烈火狂乱的涌动.......

                      第六章        

乌云渐渐密集,黑压压一片,狂风似野兽怒吼,树枝狂摆,鸟群惊恐,暴风雨要来了。

一座年代久远的教堂里站着一个人,面对着圣像,神情庄严。他手里紧握一个银十字架,像是在祷告。

“您是在祈求上帝原谅你的罪恶吗,伯爵先生?”Vincent医生从教堂角落的阴影里慢慢走出,“与其祈求上帝的原谅,不如您自己做些事情来弥补。至少把实情告诉我,Stuart伯爵。”

Ian Stuart依旧一动不动的望着神像,四周寂静无声,烛火在风中摇曳,似乎随时都会熄灭。过了好一会,才传来Ian Stuart低沉的声音:“有意义吗?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请告诉我您这样做的原因,伯爵先生。”

“我的妹妹安娜,她就像是人间的天使,善良,美丽。当我在妈妈的房间里第一次看到她时,我就发誓,我要用一生保护她,让她不受任何伤害。可是,我没有做到。父亲去世以后,她常常会望着父亲为她亲手做的风铃,沉默好久。我想着各种办法逗她开心,都没有效果。再后来,她恋爱了,她爱上了Aldington,他们相处的很好,每天都很快乐。她曾悄悄的告诉我她爱他。我很高兴,她从父亲去世的悲伤中走了出来,于是我决定为他们举办婚礼。”Stuart的声音顿了顿,变得有些嘶哑,“就在婚礼的三天前,Aldington在一场事故中去世了。火药炸毁了列车,Aldington乘坐的列车,他是来接安娜的。”

Vincent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Stuart望向雕有繁复花纹的巨大木窗,看着外面的大树在风雨中剧烈摇晃,思绪飘远,那个夜晚和今夜一样,一样的暴雨之夜,一样的令人遍体生寒。

 

 

    ‘哥哥,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说好他会来的,为什么会这样!’安娜痛苦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安娜,别这样,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好吗,安娜?’Stuart紧紧抱住安娜发抖的身子安慰道。

‘不,我不能没有他,不能.......’

那个夜晚太过漫长,痛苦的嘶吼、轻声的安慰和雨水剧烈拍打窗户的声音交织,烛火亮了一夜.........

“然后安娜便日渐消瘦,憔悴不堪,1883年10月28日,她自杀了。

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凶手,是他毁了本来美好的一切,我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为此,我宁愿背负罪孽!但我找了很久,却毫无线索。”

Ian Stuart慢慢走出了教堂,任雨水淋湿。

Vincent回忆起1883年底,伯爵接管了PSB,开始疯狂查找符合条件的人,直到发现了John......一切都清晰了,但是一切都无法改变。

好像世界都静了下来,外面的狂风暴雨让这个昏暗的教堂和不远处Stuart模糊的背影显得尤为孤独。

 

PSB治疗区。

房间里,Vincent站在John的床边,Ian Stuart的并没有出现。Vincent把手轻轻搭在John的肩膀上,沉默的看着他。

“开始吧。”John轻声说。

Vincent没有动,依旧沉默的看着John,直到确定他真的不会改变主意后,才转身操作仪器。

“准备好,John。3、2、1——”

 

                    第七章

John在看到四周熟悉的场景后,立刻跑向了记忆中Sherlock所在的位置。他在人群里穿梭,四处张望。

“该死,他跑哪去了?”John焦急的自言自语。

身后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如果你是在找人的话,我想他在那。”John转身便看到了Sherlock得意又有些欠揍的脸,顺着他的目光,John看到了Mike。John笑出了声,

“我想你这次完全推理错了,Sherlock。”John拉着Sherlock快速的向列车的方向跑去,“我要找的是你。”

“我想你现在应该将我的过去经历演绎完了。”John边跑边问。

既然已经知道了炸弹的位置和那个男人的脸,这次John很愉快的听完了Sherlock对自己的推理并再次情不自禁的给出了赞美。

“但我还有很多问题。”Sherlock有些不自然,也许这是第一个让他在刚见面就有这么多疑问的人。

“相信我,我会给你所有解释,在这件事之后。”John笑着说。

 

列车门前。

“那就这样决定了?”John扭头看向Sherlock。

Sherlock给了一个大大的假笑,在列车门打开的瞬间快步走了进去。俩人按照计划,随意的走到了靠近卫生间的座位坐下,然后自然的望向窗外的风景。几分钟后John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在距离爆炸还有十六分钟的时候看向了前方,果然看到那个棕发男人走了过来。John的心瞬间紧了紧,但也只是那一瞬间,多年的战场生涯将他锻造成了一名真正的战士,他的脸上毫无破绽,眼神无定焦的看向前方,露出无聊等待的不耐。

在听到身后开门的声音的瞬间,Sherlock站起身,冲到炸弹犯的身后一把将他推入卫生间,John紧跟着在下一秒堵在了卫生间的门口,虽然Sherlock明确表示了自己完全可以将炸弹犯制服,但想到自己上次和那个男人的打斗,直到这一秒之前他都持担忧态度。不得不说,Sherlock再一次让他惊讶到了,看着他干净利落的动作和那个男人跪在地上的狼狈样子,John轻呼了一口气,转身对上周围几双诧异又担忧的眼睛,迅速亮了一下Sherlock在进入列车前给他的警官证,虽然当时听到Sherlock的解释的时候既庆幸又有些哭笑不得,但现在脸上却是无比的认真严肃:“警察办案,不用担心。”John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脸上略带了些笑意,“已经解决了。”

John的话音刚落,Sherlock就拉着双手被扣在身后的炸弹犯走了出来。这时John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快速的跑向了那个男人的座位,然后拿过上面的背包放在地上,努力翻找着。

“John!”Sherlock喊到。

John的眉头皱了皱,然后拿着包和走过来的Sherlock一起下了车。两个人拖着棕发男人走向了一辆停在不远处的汽车旁,然后Sherlock直接把人弄晕仍在了车门前

“包里只有一把钥匙,一个男士戒指和一个钱包,钱包里也没有......”

John话还没有说完,Sherlock就走上前拿出了钥匙打开了车门,迅速将那个男人扔了进去,然后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

见鬼的他是怎么就确定了是这辆车的?John摇着头笑了。

“剩下的交个苏格兰就行了,他们就适合做这个。”Sherlock说道。

‘对,剩下的交给警察就行了, 而我只要说出这个人的样子,Stuart伯爵一定就可以找到这个男人的身份。可是,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就这样回去了吗?等等!!’John突然想到了什么,‘这如果只是一段记忆,怎么可能被自己就这样改写了轨迹?’

John的大脑瞬间空白了一下。

‘冷静,冷静John!’John在心里大声喊着。‘所以,这根本就是另一个时空?解决了炸弹犯就不会有爆炸,这个世界明天的报纸上写着的是一个爆炸犯作案未遂!那么这个男人加入的那个恐怖组织会怎么做?不行,要尽快告诉警方,让他们提高警惕并且从这个混蛋的嘴里套到信息。’

考虑好后,John抬头看向了Sherlock。Sherlock正在紧紧的盯着他,微微皱着眉毛,神情专注,不像之前推理乘客那样似乎在观察物体,而是类似一种思考,眼睛里有John看不懂得东西。

此时的Sherlock在翻遍思维殿堂的每一个角落后,仍然没有找到关于John的任何信息,哪怕是仅仅擦肩而过时眼神的余光里,都从未有过John的身影。那么这种好像已经相识已久的熟悉感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Sherlock的眼睛里罕见的出现了凝重和疑惑,正想说些什么,就听到了John的声音。

“那么,你能推理出些这个混蛋加入的恐怖组织的信息吗?”

“你在说什么?什么恐怖组织?”Sherlock用一种你的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的表情看着John,“不要告诉我你刚刚丰富的表情是因为在想这个。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出这个荒谬的结论的?”

“啊?!”John张大了嘴,脑袋再次不争气的空白了。

“他当然没有加入什么恐怖组织,而是可笑的情杀。恐怕列车上坐在他旁边的女人在和他结婚后不久就要同他离婚,很有可能是为了另一个男人。那个女人在看到我们拉着这个混蛋出去时脸上的表情可是相当丰富。而那辆列车的下一站不远处就是他们婚姻关系正式结束的地方。而且这个愚蠢的男人恐怕根本就没打算下列车。”Sherlock最后讽刺的哼了一声。

John毫不怀疑Sherlock的推理能力,因为见过了那些精湛的推理,和一些自己都说不清的理由。‘所以这一切根本就是个谎言?可Stuart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一定要这个男人的身份?’

John苦恼的望向Sherlock,然后看到了熟悉的长风衣和.......一个黑漆漆的枪口。没有丝毫犹疑,John在下一瞬间用力将Sherlock推开!

“嘭!”

是John熟悉的声音,从四年前进入了阿富汗的战场,这声音就如影随形。即使远离了战场,也从未断过,变的只是地点——从现实转移到了梦中。

这不是John第一次中弹,却是第一次为此庆幸,庆幸中弹的,是自己。

世界似乎都远了,隐约听到了那个男人尖锐可怖的笑声和Sherlock有些颤抖的呼喊着自己的名字。John几不可见的笑了。

 

 

 

                         第八章

John的意识渐渐清醒,感觉头像是被针扎似的疼痛。“你还好吗?”耳边响起了Vincent担忧的声音。

John狠皱着眉头,死死拽着床单。不一会,John的衣服就被冷汗浸湿。

    待到疼痛消退,John的衣服已经湿透,他努力撑着自己想坐起来,Vincent赶忙扶起John。这时John感觉到有灼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抬头望了过去。

“告诉我他的名字,或者样子,John Watson!”Stuart伯爵的声音不复平静,眼眶有些泛红。

“他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定,大脑也不清醒!我要先替他检查,Stuart伯爵。把这里交给我,我知道该怎么做。”Vincent转身看向Stuart。

Stuart微眯着眼睛看向Vincent,过了半响才缓缓说道:“我就在外面等着。”然后大步走出了房间。

听到关门的声音后,Vincent为John的大脑做了详细的检查。检查完后,Vincent看向John:“告诉我你找到他了吗?”

John静默了一瞬,然后点了点头:“但他并不是什么恐怖分子。”

“我知道。”Vincent叹了口气,“也许你不会相信,但我确实是刚刚知道的。伯爵的妹妹在那次爆炸中去世,他想找到那个罪犯。但我不会逼你说出那个人的身份,我没有那个权利,伯爵也没有。”

John没有说话。

“经过三次进入记忆片段和强行刺激召回意识,你的大脑已经不堪重荷了。大脑机能会逐渐衰弱,疼痛会加剧,最终.......”Vincent的声音有些哽咽。

John像是没有听到Vincent的话:“我总觉得那里并不是什么记忆片段,Vincent,那是另一个时空。我碰到了老同学,就见到了Sherlock。我将Sherlock带入了列车,我们就一起破案。我们抓到了那个男人,列车就不会爆炸。那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经过三次进入记忆片段和强行刺激召回意识,你的大脑已经不堪重荷了。大脑机能会逐渐衰弱,疼痛会加剧,最终.......”Vincent的声音有些哽咽。

John像是没有听到Vincent的话:“我总觉得那里并不是什么记忆片段,Vincent,那是另一个时空。我碰到了老同学,就见到了Sherlock。我将Sherlock带入了列车,我们就一起破案。我们抓到了那个男人,列车就不会爆炸。那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Vincent皱着眉毛思考了一会:“这也许是件好事,John。从你上次和我提起,我就暗中做了调查。PSB成立已有三十多年,最初的建立者的办公室在他意外去世后就被封了。我以你现在状况不乐观想去查找资料为由向伯爵请求进去查看,除了一些研究资料外,我还找到了一本日记。那个建立者也认为这种技术会进入另一个时空——平行世界。而且在去世之前还提到了一些和政客的交涉,我甚至怀疑他的死不是个意外。不管怎样,你留在这里都只剩下承受痛苦,不如赌一次。如果那里是另一个世界,留在那里或许会更好。我会帮你,在你进去之后,我会关掉仪器,然后毁了它。让你承受这些痛苦,是我的罪责。你仔细考虑........”

“你真的决定了吗?一旦开始,就再没有退路。”

“当然。”John顿了顿,“你应该看过我的资料,我还有一个姐姐,在我去之后,你能帮我告诉她,就说.......就说我在战场受伤后,经过治疗已经痊愈,碰到了一个让我愿意为之留下的人,让她不用担心。还有告诉她,我爱她,虽然从没有愉快的相处过,我也依然爱她。”

“我会转达的。”Vincent起身开启仪器。

“伯爵要找的那个男人,年龄不到三十岁,是棕色头发,当时身穿灰色外套,刚结过婚.......他,并没有下列车。”

Vincent停下手中的动作,诧异的看向John。

“那个男人死在了爆炸中,和他的妻子一起。”

Vincent摇头苦笑。‘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一切准备就绪。

“再见,John。”

“再见,Vincent。”

 

Vincent看着仪器上的数据,静静等着,几分钟后,他清除了所有的数据,关掉了仪器。Vincent打开门,看到了站在阴影里的Stuart。

“那个男人不到三十岁,棕色头发,当天身穿灰色外套。”

Vincent的声音刚落,Stuart就快步走向楼梯。

“但是他已经死了。”

Stuart猛地停住。

“他没有下列车,早在六年前就已经死在了那场爆炸里。”

Stuart的身子晃了晃,手扶着墙壁走下了楼梯,脚步蹒跚。

这么多年的执念,心血,罪孽,换得这个讽刺的结果。

 

 

                     第九章

     John在睁开眼睛的下一秒就跑向了人群,甚至没来的及扔掉拐杖。他站在人群中四处张望,心跳如鼓。

“如果你是在找人的话,我想他在那。”Sherlock说完后,将视线停在了John手里的拐杖上。

John尴尬的笑了笑,摸了摸拐杖:“好吧,我愿意解释。但是你也许可以推理看看,Sherlock,在这件事结束之后。”

John拉着Sherlock向列车跑去。

一切都一样,唯一不同的是,John阻止了Sherlock将那个男人扔在车上,而是一直等着将他交给了苏格兰场的警察。

 

 

 等到一切结束,John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然后.......肚子咕噜咕噜的响了........

 “一起晚餐?”Sherlock扭头看向John。

“饿死了。”

两人相视而笑。

这一次,未来还有很长。

 

两人走进了一家餐厅,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John在服务员非常友好,并且一脸好奇的扫视两人几次后,将头转向了窗户。

服务员走后,John看向Sherlock:“今年是什么年份?“

Sherlock看着John,表情有些.......复杂。他不了解宇宙,不知道地球绕着什么在转,但是没想到有人比自己更严重。

看到Sherlock的表情,John忍了忍,说:“听着,这不是什么搭话,Sherlock。我知道这有些蠢,但我是在很认真的问你这个问题。”John的声音顿了顿,“你也可以当它是我的一种搭话方式。”

    “1877。”Sherlock耸了耸肩。

John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就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然后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原因很简单,他没有钱。

Sherlock看着坐在对面的人的窘迫的表情,故意没有说话。

“好吧,我知道你看出来了,所以不要再这么看着我了。”John的脸更红了。

Sherlock很不厚道的笑了:“这餐是我的感谢,John。我本来是要坐那列车的,虽然我认为我一定会发现那个男人并且解决这件事,但不能否认事有万一,所以你帮了我。”

“等等,你是说你本来要坐那列车!”所以,在原来的世界里,Sherlock已经死了。那我确实救了你,John心想。

“其实........我连身份证也没有,也没有住处,或者说并不知道自己的住处在哪,放心我不是骗子。”

“我知道。”

“原因解释起来很麻烦。”

“你要相信我的智商。”

“或许我想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你要相信我对你的信任,John。”没办法,Sherlock不得不承认在看到John后那股莫名的熟悉和信任感就一直存在,愈演愈烈。

“虽然我不知道你以前住哪,但我知道你今晚以后的住处。221B贝克街。我房间的正上方。”Sherlock眨了下眼睛。

John这次笑出了声。

外面的夕阳下一群大雁飞过,阳光洒在John的侧脸,温暖美好。

Sherlock静静的看着,觉得以后的日子似乎不会再无聊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