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D

144.3万浏览    15293参与
winterdeny

儿童画选手登场惹

后两P性转注意

儿童画选手登场惹

后两P性转注意

Wincest的Slash扫文笔记

【扫文】Aching

Aching

by.文目

LOF


Sam×先天性无痛症Dean


Dean 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疼痛。

Aching

by.文目

LOF


Sam×先天性无痛症Dean


Dean 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疼痛。

夯

求助 有姐妹有超自然同萌的文包吗

     入坑晚了 ,好想看以前的文qwqqqqqqqq

     谢谢大佬们了(灬º‿º灬)♡

     入坑晚了 ,好想看以前的文qwqqqqqqqq

     谢谢大佬们了(灬º‿º灬)♡

island____
来拜个晚年! 祝大家吃嘛嘛香身...

来拜个晚年!

祝大家吃嘛嘛香身体健康!

来拜个晚年!

祝大家吃嘛嘛香身体健康!

黑鸦

【SD】养母(三)(Dean性转Deanna注意)

注意:Dean性转Deanna,未成年Sam但清水


Ⅲ SINK

  Deanna遗传了Mary的美貌,但外在性格上却与Mary丝毫不相像,Mary总会在Sam对教授知识一点即通的时候摸摸他的脑袋,慈祥而亲切地与他微笑着,而对Deanna来说,即使Sam做得再怎么好,她最多只会拍拍Sam的肩膀,再简单地夸一句“干得好”,稍微有些更像父亲John多一些。

  但对于Sam来说,这也许是一件好事,他刚开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过是被Deanna拍个肩膀,就能乱了心跳,明明上一箭正中靶心,胡乱的下一箭就飞出五分外。

  他刚开始是不知道...

注意:Dean性转Deanna,未成年Sam但清水


Ⅲ SINK

  Deanna遗传了Mary的美貌,但外在性格上却与Mary丝毫不相像,Mary总会在Sam对教授知识一点即通的时候摸摸他的脑袋,慈祥而亲切地与他微笑着,而对Deanna来说,即使Sam做得再怎么好,她最多只会拍拍Sam的肩膀,再简单地夸一句“干得好”,稍微有些更像父亲John多一些。

  但对于Sam来说,这也许是一件好事,他刚开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过是被Deanna拍个肩膀,就能乱了心跳,明明上一箭正中靶心,胡乱的下一箭就飞出五分外。

  他刚开始是不知道的,不知道为什么在Deanna站在他背后,环着他左手贴左手,右手牵右手纠正他持弓射箭的姿势时,他的注意力会忍不住分散到手背上稍带硬茧的掌心,会对后背触着那两块温热软肉感到不自主,会忍不住注意Deanna贴在他耳边说话时吐出的气息、美妙声音间的微小振动与那股萦绕着他全身的香气。

  他后面猜想自己是不是不习惯与别人靠得那么近,可是当Mary高兴地将他抱在怀中时,他却能安心地陷进去,即使是John,他也能与这个强壮男人靠近地讨论书本内容。

  除了Deanna。

  Sam不可能讨厌Deanna,在她从猎狗口中救下他,从她将自己带来这个并不华丽,也并不昂贵的小木屋时,Sam之前的那些闹脾气般的情感便消散得干净,只剩隐晦的欣喜,不能表现出来,在心里藏久了便在爆炸的临界点,Deanna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让这颗小炸弹颤抖着呜鸣。

  但Sam又不可能和Deanna说,我们不要靠得这么近,Sam恨不得再和Deanna凑近一点。

  教授射箭时已经足够紧贴了,Deanna刚开始教他如何握弓拔箭时的背贴胸,足够柔软也温暖;教他如何发力的时候,手掌从他的手腕一直滑到他的肩膀,仔仔细细地把他每一寸手臂肌肉都揉软,然后指挥着他如何再硬起来。教他站姿,Deanna不愿蹲下去,直接伸腿贴上他的,膝盖掰弄着教他站好;教他瞄准,双手便更是从他的肩膀开始纠正,此刻与Sam相比还算大的手掌捏着他的肩膀,扶着他的脖子,贴上他的脸颊,然后贴在他耳边:

  “闭上右眼……对准那个红点……放手射箭!”

  然后Deanna开始教马术,她的农场足够大,大到Sam从木屋望出去又望不见的地方还养了几匹马。Deanna让他选一匹小马练习,但Sam却硬挑中了一匹纯黑色的高头大马。

  “不能换一匹?”

  Sam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表示了自己的想法。

  Deanna挑了挑眉:“你很有眼光,不过这匹是我的美人,我能带你练习,但是等你会了之后还得另外挑一匹属于你的。”

  于是Deanna又贴近了Sam,就像那一晚劫后逃生的疾驰一样,Deanna教会他怎么踩着脚蹬上马之后,便再次坐在了他的背后。这下贴得就比射箭时还要近了,不仅仅只有紧贴的上半身,还有张开的胯部与臀,丰盈的大腿内侧与隐隐有些肌肉形状的外侧。

  “握住绳Sammy。”

  Sam回过神来,连忙握住Deanna手上递来的缰绳,女性的手掌没有再碰着他的,只是虚虚地张在他的手背上方。

  他是兴奋的,也紧张的,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说,骑马无疑是一件无比新奇却刺激的事情,但同时与Deanna靠得更加近了的这件事也让他无法控制着自己的思绪。

  尤其在美人不配合他的时候,Sam被顶地往后一翻,狠狠靠在Deanna的怀里,而Deanna也复握住Sam的手把控着缰绳,变得微微低沉而严肃的声音在他耳边喊着美人的名字。

  所以当Deanna开始教Sam匕首、长剑等冷兵器的使用时,他无疑是松了一口气的,不用与Deanna贴得如此之近,却又能待在她身边,至少自己的心脏不会像得病了一样乱跳着。

  可当Deanna真真握着武器,在木屋地下的训练室里与他面对面站着的时候,Sam却又不自在起来,不自在,又耸着鸡皮疙瘩地胆怯着。Deanna的气势太盛了,在看见射死猎狗后的Deanna时他便这样想着,但直至自己亲身体验的,站在对面成为她的对手时,Sam才真正感受到死亡一般的威胁。

  她不再是那个爱喝啤酒爱吃肉和甜食的风流少妇,也不是对着父母开怀大笑的亲密女儿,或是教导自己射箭骑马的潇洒教师,Deanna该是一名箭无虚发刀出饮血的猎人,是丛林里双目凛凛面带杀意的捕食者。

  Sam瞧着她,背后像是在冷热间交替一样的冒汗,握着武器的手不自觉的发抖,双腿也有些站不稳了。

  Deanna告诉他,与人与兽对战,第一步便是气势,攻击技巧还算其次。

  于是Sam又想起了最开始的问题:Deanna究竟是什么人?她为什么收养自己?此时还教自己这些超过了自保的攻击技巧。然后他又开始想,Castiel和Jack究竟去了哪?

  但十二岁的男孩比十岁的自己要来得聪明不少,他不问出口,也没表现出来,只是选择自己慢慢地去挖掘。

  他又用了两年的时间去将John与Mary为他准备的知识书本全都学会,但十四岁的Sam依旧打不过Deanna,射箭偶尔有个平手,挑选的马匹也不如美人来得迅疾,更别说那些兵器了。

  Sam也始终不知道Deanna是什么人。

  她是他的养母,但这四年Sam都未见过他的养父;她是一个富贵的妇人,可臂有肌肉手有老茧。Deanna依旧时不时会离开木屋几天,John与Mary也都是见怪不怪,这就更让Sam疑惑了,本以为在小镇时的离开是来探望父母,可如今Deanna已经在父母身边了,她难道要去探望那栋别墅吗?

  有一段时间Deanna离开得勤了,Sam便还是忍不住偷偷问Mary她去了哪,Mary摸着已然长高了不少的Sam的脑袋,却只是说她有些事情要做。

  Sam便是想知道是什么事情的!这两年来John与Mary不仅仅只是教授他那些文化知识,Sam还知道自己对Deanna大概是有着深刻的依赖、或是亲近的情感。也许是那时被猎狗袭击而产生的吊桥效应,也许是更早当那个带着头纱的美丽少妇从孤儿院里将他领走时,便悄然埋下的种子。

  Sam对Deanna的在意,也在这两年间愈发地茁壮起来。

  也许是Mary告诉了Deanna他的疑问,也或许是自己多少还是表现了出来,总之Deanna便在秋季的某个白天,再一次用近身搏斗将Sam打倒在地上之后开口问他:“你还想去小镇上吗?”

  Sam坐在地上弓着背大喘着气,他抬起满是汗水的脸,拨开黏在额头上的刘海,疑惑地皱眉:“为什么忽然这么问我?”

  “你不是想知道我去了哪吗?”Deanna扁了扁嘴挑眉,“去了就知道。”

   又穿起复杂长裙的Deanna将他带回了镇上的那所学校,两年过去了,小镇上的人似乎完全没有忘记Deanna,在她光明正大地带着Sam出现时,所有居民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位美丽的妇人身上。

  Mary为她将长发盘成精致的花朵模样,宝石绿的丝绸长裙让她不像是在这个偏僻的小镇上行走,而是在某座宫殿某个宴席。Deanna没有戴头纱,莹绿色的,真真如宝石一样的双眼赤呈呈地映着阳光,她的雀斑都像是上帝的亲吻。

  Sam走在她背后,十四岁的他还差这个高挑的女性一截,他几乎被完完全全掩盖在这样强盛的艳光之下,只得紧抿着嘴,一言不发地跟着她到了学校。

  曾经的校长为他安排了一场考试,只需要通过考试,就可以得到结业证明。

  Deanna告诉Sam,不管他未来想要做什么,先要通过考试,才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权力。

  看着离开房间,说要去随便逛逛的Deanna的背影,Sam再次紧抿着嘴,神情是五味杂陈的说不清道不明。他不知道Deanna是否在背后做了什么,做了多少,而他只能埋头书写着,至少不要让Deanna对他感到失望。

  Sam写得很快,但最后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去检查,把卷子交给校长的时候Deanna还没回答,Sam便只好按校长说的先在附近等一等。

  这边关上房门的Sam想着Deanna是不是太看低自己的能力了,那边便从隔壁的教师办公室走出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孩。Sam隐约记得,这好像是他曾经的同班同学,名字叫Joanna,而这Joanna也仿佛记得他一般,在双方四目相对时便直直朝他走了过来。

  “嘿!Sam对吗?好久没见到你了。”

  没想到对方会主动和自己打招呼,Sam愣了愣,但还是礼貌地点点头回应道:“Joanna right?我没在镇上住了,所以……”

  Sam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稍稍打量起这个两年没见的女孩。她有一头金色的长卷发,卷曲的弧度会比Dean的小上一些,Sam觉得有些太过花哨了;她眼睛的蓝是十分清澈的,浅浅得像一颗玻璃珠般,但衬上她有些麦色的,布着雀斑的肤色,便有些浅得突兀了,不如Deanna白皙的面容和莹绿的双眸;她的鼻子也太挺,嘴唇也太薄……

  当Joanna在他耳边大声唤着他的名字时,Sam才猛地从对对方的评价里回过神来:“抱歉,你说什么?”

  Joanna的面颊有些发红,她咬了咬下唇,快快地说道:“Deanna夫人来了!”说罢,便拔腿跑开。

  Sam直感到惊讶,却又立马回过头看向Deanna。女人装模作样地晃着不知从哪得来的小扇子,脸上笑容神秘而打趣:“那个女孩……”

  “以前班上的同学而已。”

  听到Sam略显冷淡的回应,Deanna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然后校长办公室的门却打开了来:“Deanna夫人,Sam同学,我们进来说吧。”

  有些发福的老校长最后亲手将结业证明交给了Sam,虽然Sam在此之前对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期待,但此时亲手结果这张轻飘飘的、纸质甚至没有特别好的证明时,却还是晃了神,有些云雾之中。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Deanna在回程的马车上问他“你喜欢那个女孩吗?”的时候,Sam才猛地回神,立马大声反驳着不是。

  十四岁的男孩没有剧烈运动却大喘着气,他看着Deanna被自己激烈反应而微微惊到的神情,感受着心里疯狂涌起的紧张、无措,快速起伏蹦跳的心脏与冒汗发软的四肢。

  直到Deanna点了点头,面上是认真的明白后,才慢慢缓和下来。

  这时Sam忽然意识到——这好像,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High D

<protect him >
魔王米X常规丁

丁在P2!

我终终终于画完了....腚1.24生日快乐!(居然和我同一天生日哦嘻嘻嘻)

灵感来源于毒伯爵该隐第三幕~背景有参考~


被秒了OTZ


<protect him >
魔王米X常规丁

丁在P2!

我终终终于画完了....腚1.24生日快乐!(居然和我同一天生日哦嘻嘻嘻)

灵感来源于毒伯爵该隐第三幕~背景有参考~


被秒了OTZ


微笑死神

SPN/HP 温家双煞养出来的拽哥 62

德拉科坐在离车不远的小木桌上,低头看着自己手里拿的一把螺丝起子。他不时的摆弄它,专注得好像他可以这样玩一整天。

而萨姆他的左手抓起装有百分之三的双氧水小喷瓶,右手拿着那脏兮兮的抹布,搽去车身上沾染的斑斑血迹。

喷一下,擦两下。再喷一下,再擦两下。

动作很简单,萨姆也很认真,但车身上血迹消失的速度真的有点慢。

不过这也不奇怪,它们在车子上可凝固了一夜,这并不好擦洗。

萨姆有些泄气地想。如果还不干净,就得用百分之十至十五的草酸溶液来清洗英帕拉了。

这有点费时间,他得自己调配,毕竟之前的溶液他们都用完了——而他还不想错过迪恩为自己做的早餐。

“爸爸。”

忽然地,德拉科冷不丁地开口叫了...

德拉科坐在离车不远的小木桌上,低头看着自己手里拿的一把螺丝起子。他不时的摆弄它,专注得好像他可以这样玩一整天。

而萨姆他的左手抓起装有百分之三的双氧水小喷瓶,右手拿着那脏兮兮的抹布,搽去车身上沾染的斑斑血迹。

喷一下,擦两下。再喷一下,再擦两下。

动作很简单,萨姆也很认真,但车身上血迹消失的速度真的有点慢。

不过这也不奇怪,它们在车子上可凝固了一夜,这并不好擦洗。

萨姆有些泄气地想。如果还不干净,就得用百分之十至十五的草酸溶液来清洗英帕拉了。

这有点费时间,他得自己调配,毕竟之前的溶液他们都用完了——而他还不想错过迪恩为自己做的早餐。

“爸爸。”

忽然地,德拉科冷不丁地开口叫了他一声。

萨姆转头,发现年幼的温彻斯特直愣愣地盯着车门上还未擦净的血迹,眼神满是纠结和茫然。

“怎么了男孩?”

“你……第一次……开枪射击……那是什么感觉?我是说……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糟?”

第一次开枪的感觉?

萨姆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无论做什么事,第一次总是特殊的,他当然非常明白那是什么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萨姆才缓缓开口了:“……我第一次开枪,是在我十四岁的时候。那时候,我的父亲——就是你爷爷约翰.温彻斯特,他、迪恩、还有我……我们一起去猎杀一只狼人。我们找到他,和他搏斗……之后,那两人都受伤了,他们动弹不得,没法帮忙,只有我还好……我开枪射杀了那只狼人。”

德拉科的注意力转移到萨姆身上了,他没有说话,只是很耐心的等萨姆继续讲述。

“然后,事情结束了……我们回到廉价旅馆里。我脑子里一团乱,一直没回过神——我当时感觉自己都不知道做了什么。”萨姆说,“然后,他们一直对我说,我做得很对,这是正确的事……如果我不干掉他,他会伤害更多的人。”

“爸爸,那你觉得……那是正确的吗?”德拉科问。

“老实说,我不知道。”萨姆转过头,继续擦洗英帕拉,“我只知道,当时如果我不开枪,那么死掉的就是我们了——而我可不想成为那家伙辉煌战绩名单上的一员。”

德拉科没有再说话了。

他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萨姆内心回顾一遍他们俩之间的谈话,顿时间忐忑不安,并有些自暴自弃。

哦,你太棒了,萨姆.温彻斯特,你明明对那些陌生人做“心理交谈”很容易,对家人怎么就使不出你那些该死的小伎俩了呢?

“好了,我们上去吧。”萨姆站起身,把自己湿乎乎的手随意地往身上擦了擦——反正这臭烘烘的衣服也要拿去干洗店去了——这才和德拉科来到了大厅。

迪恩正在摆放餐盘,他换了套看起来较为休闲的衣服,干净清爽的样子说明做早餐前他洗了个澡。

萨姆想拿起一块三明治,立马就被迪恩打手背。

“女士们,去把自己清理干净。”他像个老板一样下命令,“你们闻起来就像个臭烘烘的榴莲派。”

“我不喜欢那个……”德拉科嘟囔,“它甜得腻人。”

“那就去洗澡。”迪恩下了通告,“不然都没得吃。”

父子两人赶忙去了浴室。

地堡浴室挺大的,虽然有些复古,不过这里可有浴缸。

之前的记录者们还挺会享受生活的。

饥肠辘辘的德拉科和萨姆可不会悠闲泡澡,五分钟后,两人穿着休闲衣服,搭着毛巾,就这么一身热气地走了出来。

“这么快就出来了?”迪恩挑眉,“不过洗完澡后是不是感觉轻松多了?这时候我感觉最棒了。好了,过来吃早餐吧。”

早餐和以前相比还是有些丰盛的:切了摆放好的三明治,用面包机烤得微微焦黄的吐司面包片,平底锅煎出来的完美荷包蛋和培根,还有迪恩自己煮的原味燕麦片和摆在德拉科座位边上的玻璃杯里满满的“小红牛”牌原味牛奶。

“拜托,父亲,我已经十二岁了,还喝牛奶吗?”德拉科瘪嘴。

“嗯哼,别抱怨,男孩,我知道这东西味道不怎么样,但它可对你身体有好处。”迪恩说着,又倒了一杯递给萨姆,“而且我们和你一样,都得喝这个。”

德拉科这才慢吞吞地坐了下来。

他抱怨牛奶太腥,挑剔凳子咯人,又说培根油腻腻的让他食不下咽……迪恩和萨姆看着德拉科变得焦虑不安,有时又茫然出神地盯着一个地方沉默不语,他把自己闷在房间里,用随身听(迪恩送给他的十一岁生日礼物)大声的放齐柏林飞船的摇滚乐。

这几天小温彻斯特身上明显的症状让两人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德拉科很可能得了PTSD。

PTSD,全称是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是指创伤应激性心理障碍。

两人都经历过这个,不过他们都比较会调理自己的压力,也就没怎么在意,但这事发生在他们的孩子身上就让两人内心额外痛苦煎熬。

萨姆甚至还忍不住埋怨起早已死去多日并被烧成灰了的塞壬:这家伙怎么就不按剧本走呢?老老实实跑回房子里不好吗?惹出来的破事真多!

在家呆了一个星期,德拉科一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紧张不安。他嚷嚷着地堡里的空气超闷,但是出去了他又莫名地心慌气短,于是没过两个小时,德拉科又回到地堡呆着了。

这样下去不行。

温家双煞一合计,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迪恩带着德拉科去公园扔棒球,而萨姆则在家规划下一次的家庭活动地点。

这一切都是在背地里偷偷摸摸的安排的。这可是是个惊喜,他们现在还不想让德拉科知道。

天气晴朗湛蓝,公园绿草如茵,很多人都挺乐意在这个时候来公园,哪怕看看风景也是很不错的。

迪恩觉得,他可以和德拉科做一些放松和锻炼的活动,用运动宣泄积郁或许是个不错的方法。

但德拉科仍旧提不起劲来——他兴致缺缺。

“父亲,我根本一点儿都不想动。”他说。

德拉科知道他这副样子让父亲们很担心,但是说实话,他不知道该怎么掩饰——晚上他难以入睡,就算睡着了也很容易就惊醒,他的两只眼睛的黑眼圈愈发浓重起来——还有那个浑身是血的身影在他脑海里徘徊不去。

“别这样,伙计。”迪恩弯下腰,他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认真地看着德拉科,“你得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不管怎样,你都不能放任自己在那些糟糕得像狗屎一样的事情里不出来,你得向前看——现在我们就开开心心地玩,然后把那些愚蠢的负面情绪释放出来……别让它们影响你。好吗?”

“我觉得做起来挺难的。“他有气无力地回答。

“那你现在与家人聚在一起,有任何的需要,一定要向我们表达。不要隐藏感觉,试着把情绪说出来,我们可以一同分担悲痛。”迪恩抵着德拉科的额头,他们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温度和对方身上的气味,“别不好意思或忌讳,小龙,我们都经受过这个。不要勉强自己去遗忘,伤痛会停留一段时间是正常的现象,更好的方式是与我们的朋友和家人一起去分担痛苦——温彻斯特家永远也不会被痛苦和磨难给击垮。”

“……我知道了。”

“很好。”

迪恩这才露出他自己的灿烂笑容。

“这才是我的男孩。来吧小龙!向我扔球!”他向前方跑远了一点儿,挥舞自己的双手大喊,“来吧!”

德拉科呆立在原地一小会儿,这才有些迟疑地带上了棒球手套,然后扔向了迪恩。

迪恩毫不费力地接住了,又扔给德拉科。

“你的力气可真小!还没一个五岁小女孩儿的力气大!”迪恩大声嘲笑。

德拉科接住了,他憋着气,这一次,他用力扔向迪恩。

迪恩再一次接住了,这才他赞了一句:“这力道不错!”

他把棒球在手里抛起来,又接住,看起来没把德拉科放在眼里。

“我很厉害。”德拉科不服气地说,他终于有了点生气,“你会大吃一惊的。”

迪恩看着手里的小球,接着朝德拉科露出了个明显带有挑衅的笑容,“那就来吧,小龙,让我瞧瞧你的本事。”

之后,他们在公园的草坪上玩了一个下午,直到天暗下来了才回地堡。

回去的路上,德拉科很快又恢复成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的模样,迪恩也明白德拉科不是就这么一次玩闹马上恢复正常,于是他开始聊天。

两人悠闲谈话,没多久,迪恩像是不经意的提起了事。

“你放假多久了?”

“快有一个月了吧。”

“作业做得怎么样?”

“差不多了?”德拉科说话显得漫不经心,“晚上睡不着,就做作业……这很容易让我入眠。”

“是吗?”迪恩沉默几秒,又说,“我们再出去散散心?”

德拉科瑟缩了一下,有些迟疑:“……不用了吧?”

他还记得上次去佛罗里达游玩,结果遇到塞壬……把他们一家的休假给搅了。

“放心吧,这才我们不去海边了,我们呆在陆地。”迪恩宽慰他,“不过你知道,最近我们风头有点紧,所以地方可能会有点偏僻——我们可以来一场野外探险。”

“……那好吧。”德拉科纠结思索了一分钟后还是点头答应了。爸爸们都满怀期望地规划着,他也不好拒绝这个……再说了,去哪个地方散散心也好,他不怎么想呆在地堡里,天天在房间里闷着也不是办法。

“萨米会决定时间地点,然后我们只要带上需要的东西就行了。”迪恩说。

德拉科点头,对于这一次的家庭旅行,他有些期待了。


——————

萨姆什么时候开枪全来自资料,当然,我用的是维基,那边百科比较准确而且还多(´-ω-`)

咱厚脸皮的继续求评论留言( ̄∀ ̄)

还有祝大家新年快乐,记得出门带口罩,勤洗手哦

Wincest的Slash扫文笔记

【扫文】Sanctuary

Sanctuary

by.文目

LOF


Dean又中咒了。Sam照顾他的哥哥(三岁)。


可爱。

Sanctuary

by.文目

LOF


Dean又中咒了。Sam照顾他的哥哥(三岁)。


可爱。

黑鸦

【SD】养母(二)(Dean性转Deanna注意)

注意:Dean性转Deanna,未成年Sam但清水


ⅡCRUSH

  十岁的Sam经历了太多事情,他离开了孤儿院、被收养,他住进了做梦都梦不到的巨大别墅里,遇见了一位美丽而令他不知如何对待的养母。

  十岁的Sam试图逃离这座别墅,但他太小了,也太有名了,镇上的居民只要瞧见他,都能叫得出他的名字,若是被人发现自己是逃跑出来的,那些居民便会以为了他好的借口,将他送回别墅,以求能见一见这位神秘的夫人。

  Sam逃不出去,当他这样觉着的时候,就连原本对他来说该是天堂般的别墅也变得像囚牢一样,再加上当时被Deanna带走的两个兄弟,更是再...

注意:Dean性转Deanna,未成年Sam但清水


ⅡCRUSH

  十岁的Sam经历了太多事情,他离开了孤儿院、被收养,他住进了做梦都梦不到的巨大别墅里,遇见了一位美丽而令他不知如何对待的养母。

  十岁的Sam试图逃离这座别墅,但他太小了,也太有名了,镇上的居民只要瞧见他,都能叫得出他的名字,若是被人发现自己是逃跑出来的,那些居民便会以为了他好的借口,将他送回别墅,以求能见一见这位神秘的夫人。

  Sam逃不出去,当他这样觉着的时候,就连原本对他来说该是天堂般的别墅也变得像囚牢一样,再加上当时被Deanna带走的两个兄弟,更是再也没回来过,这便更让Sam觉得不开心了。

  而不管他是明着去问,还是拐弯抹角地试探,Deanna却不告诉他分毫,他甚至是怀疑Deanna把这两个男孩卖了出去,可自己的确时不时会收到确认是Castiel与Jack寄来的信件。

  然后等Sam十二岁的时候,他便想着逃离这个小镇。

  这里实在太小了,小到即使是刚认人的孩子都能指着他呵呵笑,作为Deanna的养子,大家眼里的幸运男孩,不管他走到哪里,都能受到令人不适的瞩目,这样想来,那种吃饱穿暖的生活也变得不再美好了。

  Sam的的确确发现自己是个固执的男孩,这样的性格也导致了他叛逆期的提早,他依旧保持着优秀的学习,可却开始早出晚归,即使镇上的孩子大多不会同他一起玩耍,但他也一定要在外面待到不安全的夜晚后才回来。他在结业考试中得到了优秀的成绩,可从老师那带回来的评语却并不大令人满意。

  这几天Deanna是待在家里的,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但Sam绝对是故意地将这份评语给了Deanna。

  自从带走了Castiel和Jack后,Deanna也变得更经常外出了,时不时地便会好几天不在家,Sam经常就是趁着这个时候偷跑出去,他的房间里也总是打包好着一背包的行李。他想Deanna肯定是知道自己的行为的,她一定能从镇上所有居民的嘴里发现自己领养的男孩是一个不安分的顽皮鬼,所以他等待着Deanna对这份评语的反应。

  ——最好是生气,失望也勉强可以。

  但事实上,Deanna只不过是一目十行般地划了几眼,便将其放到茶桌上花生派的旁边:“考得很不错。”说罢,漂亮的女性还点了点头,以增强自己话语的可信度。

  但这样的反应却让失望的人变成Sam,他需要得到注意,即使是被责骂也好过这样轻飘飘的、敷衍一般的夸赞。

他的拳头在身侧捏紧,与Deanna几乎一模一样的绿眼睛开始仔仔细细地将坐在沙发上的这个女人一点一点看清楚。

  Deanna绝对是漂亮的、美丽的,这是这两年来多多少少见过她的人都这么说着的,但Sam实际上并没有太真实的感知,他只知道即使相处了两年,他依旧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瞥眼中被Deanna夺走目光,她身上有一种洒脱的、快活的、精致却又健康的美感,她是一位即使没有巨大别墅和精美衣服也能活得自由自在的女性。

  这是与此时的Sam截然不同的,让他羡慕又不悦的。

  Sam没有理会自己的评语,他收回目光,准备回去房间,而当他走了两三步后,Deanna却又忽然叫住了他:“之后你就放假了对吧Sammy?”

  这是一个不知何时便被Deanna叫出口的昵称,多少是让Sam不适应的,但偶尔又有些窃喜的——当然不是偶尔的现在。

  Sam没有出声,只是侧身点了点头,便继续往回走去。

  刚刚Deanna便又是穿着一身敞着大大方领的白色睡裙,包得也算足够严实了,除了胸前总是被毫不在意袒露的两块洁白肌肤之外,长长的柔软裙子直直垂到脚踝,伸出一双略微凸着骨节,有些与贵妇人这样的身份不符的双足。

  Deanna有着太多的行为表现都与她的身份有着无比矛盾的地方,但十岁的Sam被激动的各种情绪迷了头,两年的时间却没有让他真正融入这样的环境与教育中,以至于现在的他还太过稚嫩,方才只看着Deanna侧卧在沙发上,原本应该清心寡欲的长裙却勾勒着她丰腴曼妙的身形,已然接触了一些生理知识的Sam侧过头去,目光在Deanna面前与握着的啤酒杯上顿了顿。

  Deanna时常喝醉,不过大多时候只是睡躺在啤酒杯前,也不会有什么丑陋的姿态,Sam稍稍估量,那些啤酒足以让Deanna再睡上一晚的。于是他决定再次离开这座小镇!

  十二岁的Sam已经基本忘记了自己当初是抱着什么心态来进行第一次的逃离,他大抵也不太在乎了,总归还是有着小孩子心性罢了,好不容易摸索了一条从后院翻墙的路线,便连忙回房拿好东西,确认Deanna睡下去了才轻手轻脚地离开。

  此刻已经临近傍晚,再过一个小时仆人就会送来晚餐,Deanna醒来肯定是要找他的。Sam这么想着,面对着一片茂密而阳光无法穿透的树林,脚步不住地停了下来,这片树林里便不会再有人家了,最多也就只会有猎户而已,但是这个时间点也大都归家了,若是真的进了树林,便很难再被找到了。

  但犹豫也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Sam便再次抬腿往里边走去。

  十二岁的小孩累得快饿得快,没过多久Sam便停下来拿出背包里的饼干啃着,但他却不敢再停留更久,光线照不进树林里,便要比外面黑得更快一些,危险也更多一点。他倒是有带Deanna送给小孩玩的携带火炬,但却只够燃个十来分钟而已。

  Sam也不知是逃离小镇的心情更多一点,还是离开树林的紧迫感更强一些,总之他的脚步便越发快了起来,呼吸也不由地沉重而乱了节拍。这是极其危险的,树林里总有那么多比人类更耳聪目明的生物,只需听见踩踏落叶的声音,便能知道是人还是同类。

  ——Sam被发现了!

  他不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多久,因为当他发现的时候,那只猎狗已经在只距离他十来米远的地方,黄绿色的兽眼在黑暗中射出极度危险的光亮。Sam的心跳便更快了,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呆呆站在原地与野兽四目相对。

  然而这样的动作只能让那猎狗停顿片刻,它迅速发现了Sam是个毫无威胁的小孩,便兽嘴大张,低吼了一声,后腿一蹬便要往Sam这冲来。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男孩连忙踉跄地后退了几步,可这杯水车薪根本抵不上那猎狗扑来的动作。

  摔倒在地的Sam看着越来越近的黄绿色兽瞳和那些挂满污渍和血肉的利齿,忍不住闭上眼想象着自己疼痛与死亡的模样。

  然而那些幻想中的撕咬和尖叫并没有发生,传到耳里的只是空气被破开一般的声音,然后是闷闷的噗嗤一声,最后便反而是野兽发着痛苦的嘶叫。

  Sam睁开眼,原本腾空的猎狗侧倒在地上,一只绿色尾羽还在颤抖的利箭将它狠狠地钉在地上,它嘶嚎痛叫着,不过多久便会死去。于是Sam往另一侧,该是利箭刺来的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一位长卷发高束马尾,身穿深棕色骑马服,手上的弓才刚刚垂到身侧的女子挺拔地站在阴影处。

  她的五官看得不太分明,只有那双莹绿色的眼睛在Sam看过来的那一刻,似乎比那只猎狗的还要凛冽冰冷,若是那支箭能射穿肉体,那么她的眼神便可刺破灵魂。

  那又是一个Sam从未见过的Deanna,她不再柔软地趴在沙发上,而是提着一把比他还要高的长弓,步伐平稳沉着地向他走来,棕色的骑马服将她三十来岁的成熟身体勾勒得紧致而风韵,当她走到有了些亮光的地方时,莹绿的眼才稍稍温柔些许。

  “站得起来吗?”Deanna弯下腰,向Sam伸出手去。Sam微微颤抖着将手搭在Deanna的手上,原本想自己努力站起,此刻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然发软到没有力气。

  Deanna毫不掩饰地噗嗤笑了出来,总算是冲去了她身上的危险气息,正在Sam不高兴着自己的被嘲笑,要逞强地再站起身时,Deanna却将弓往肩上一背,一手搂过Sam的颈背,放开Sam的手穿过他的膝弯,基本是毫不费力地便将Sam抱了起来。

  这让Sam觉得羞耻极了,他太不愿意在这个原本自己是要展现成熟给她看的女性面前表露自己的脆弱,可他此刻又觉得是无比的快乐与幸福。他头一次被这样柔软又安全的怀抱而包围,他枕的肩膀是强壮的,靠着的胸膛是柔软的,鼻尖是淡雅的乌木香味,他感觉到Deanna的心跳,带领着自己的,扑通扑通混成同一个声音。

  Sam几乎要在这样的温暖中昏昏睡去,Deanna将他抱上了马匹,而她自己也踩着脚蹬一个轻巧的翻身便坐在了Sam的身后。骏马在树林里飞快地驰骋着,但却不是往别墅的方向。

  “我们要去哪?”

  耳边凛冽的风声里夹带了女性缥缈的话语:“你不是想离开这里吗?我现在带你走。”

  Sam的心脏跳得飞快,不知是因为Deanna的话语,还是因为这匹迅疾得仿佛要飞起来的快马。他不再说话,Deanna也没有说话,最后Sam只记得自己终于抵挡不住背后这怀抱的温暖与柔软,陷入了黑甜乡中,再次醒来时,身边的一切却发生了巨大变化。

  耳边只有朦朦胧胧的鸟叫声,眼前的光亮缓缓张开后露出木制的横梁与屋顶,是与小镇别墅完全不同的风格。

  Sam惊弹起身,猛地环视四周——木制桌椅,略显老旧的布制沙发,铜皮油灯,和大开的,透过窗户便是满眼的山与云的风景。

  他这是在哪?!

  Sam连忙跳下床,打开房门要往外边跑去。但当他赤着脚跑过那条短短的回廊,正要冲下楼梯时,目光却捕捉到楼下大厅内正在谈话,却因为他的动静而纷纷住嘴看向自己的三人。

  那是Deanna和陌生的一男一女。Sam所熟悉的那个女性穿着简便的衬衫和长裤,一条腿甚至盘在了沙发上,压在另一条腿下边。她看到Sam时便笑着向他招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Sam信任着她地走了下来,他被Deanna拉住手臂地坐在沙发上:

  “这是我的父母,John和Mary。”

  Deanna这样向他介绍着,面前的男人有着强壮的身体和深棕色的短发,而女性则是浅金的及肩卷发和柔美的面庞,Sam想着Deanna大概是继承了父亲的体魄和发色,而遗传了母亲的美丽容颜与眼睛颜色。

  他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面前的两位按理该是他的祖父母,但却依旧不显老态的男女,于是只好对他们点了点头。

  没有人介意Sam的害羞,Mary更是摸了摸Sam的头,称赞了可爱的孩子。

  Deanna看着Sam微微泛红的双颊,无比放松地哈哈笑了两声后,便微微凝下面目对Sam说道:“你现在离开了镇上,也离开了别墅,但是你还要继续读书,John和Mary会教你。不仅如此,你还要跟着我学其它的东西,如果不接受的话,今晚我们就要回去。”

  Deanna的话语并不是威胁,Sam听得出来,她是认认真真地提供给自己选项。

  这座木屋还没有别墅的三分之一大,可是有Sam一眼就看得出无比自在的Deanna,有她的父母,如此的亲密,Sam丝毫没有多想,便选择了留在这里。

  于是只在午饭之后,John和Mary便轮流开始教授着他原本该在学校里听到的知识,这并不算什么,聪明的Sam几乎一点即通,吸收得毫不费力。而真正让Sam觉得紧张的,是在木屋前那一大片农场里等待着他的Deanna。

  穿着Mary为他准备的骑马服,Sam独自一个走到了农场里的那大片空地上,那位美丽的、有凛冽的养母提着那把救下他的长弓笔挺站着,扭头看向他时束起的长发划过面前的空气。

  她有着丰腴,属于三十岁少妇的成熟风韵,可也展现出青春的、健康而富有力量的美丽,但这些对于十二岁的Sam来说,都太过复杂,他只知道自己在被Deanna的目光接触到的时候,心跳与呼吸齐齐漏了一拍,手脚微微发软地迎着她并不算温柔的目光,走到她的身边。

  “准备好了吗Sammy?”

  十二岁的男孩只觉得自己似乎患了绝症一样,心跳紊乱呼吸急促。

  他点了点头,努力深呼吸着回答他的养母:“我准备好了。”

 


兮九°我太难了

脑洞,有人看就写写

cp CA/SD,双影帝家庭,有孩子,ABO


Aziraphale在斯坦福求学时和Sam同寝,Crowley地一部电影是被Dean邀请去的


都是影帝,CA家有个可爱的小姑娘Ashery(阿莎芮),SD家是双胞胎Kalen(凯林)和Hoclom(霍柯姆)


CASD四人是从小就认识的,年龄是Crowley>Dean=Sam>Aziraphale,Crowley是歌手转演员,Aziraphale是主戏剧,Sam原本是教授被Dean拐成演员的


有人看留个评论www(没人看我就写着自己看看得了……

cp CA/SD,双影帝家庭,有孩子,ABO


Aziraphale在斯坦福求学时和Sam同寝,Crowley地一部电影是被Dean邀请去的


都是影帝,CA家有个可爱的小姑娘Ashery(阿莎芮),SD家是双胞胎Kalen(凯林)和Hoclom(霍柯姆)


CASD四人是从小就认识的,年龄是Crowley>Dean=Sam>Aziraphale,Crowley是歌手转演员,Aziraphale是主戏剧,Sam原本是教授被Dean拐成演员的


有人看留个评论www(没人看我就写着自己看看得了……

多弗的羽毛大衣

【锤基/SD】Sugar for the pill(授权衍生,一发完)

赶上了美国时间X昨晚写到十一半才写完15555551

我离太太设定太远了15555555551球球大家都去看视频好不好!!!真的,真的太好看了,太感谢太太能够授权还给我讲了好多设定,真的拖这么久真的不好意思1555551就拿来当丁生贺了,还好赶上了,大家除夕快乐 !!!

高亮 视频戳这里!

WB

SY


赶上了美国时间X昨晚写到十一半才写完15555551

我离太太设定太远了15555555551球球大家都去看视频好不好!!!真的,真的太好看了,太感谢太太能够授权还给我讲了好多设定,真的拖这么久真的不好意思1555551就拿来当丁生贺了,还好赶上了,大家除夕快乐 !!!

高亮 视频戳这里!

WB

SY


98sama

于是一个礼拜他都是这样————

(空间梗,新年加生日贺图?)

于是一个礼拜他都是这样————

(空间梗,新年加生日贺图?)

EEE
《水面之下》的黑化!Sam x...

《水面之下》的黑化!Sam x 水妖!Dean

建议大家都去看看,温故而知新(XD

((除夕肝到脑仁疼也才画一点的我实在是菜鸡选手了((

也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水面之下》的黑化!Sam x 水妖!Dean

建议大家都去看看,温故而知新(XD

((除夕肝到脑仁疼也才画一点的我实在是菜鸡选手了((

也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Se
摸鱼迟了(因为procreat...

摸鱼迟了(因为procreate闪退了好几次 捂脸

温家双煞祝大家新年快乐鸭!!!!

摸鱼迟了(因为procreate闪退了好几次 捂脸

温家双煞祝大家新年快乐鸭!!!!

Wincest的Slash扫文笔记

【扫文】Flowers Keep Blooming

Flowers Keep Blooming

by.布丁

随缘


Sam视角。没有工作的初春的下午,他们为一些琐碎的事吵架了,Sam决定下楼逛逛,由此想了关于Dean的很多事……


甜美日常。

Flowers Keep Blooming

by.布丁

随缘


Sam视角。没有工作的初春的下午,他们为一些琐碎的事吵架了,Sam决定下楼逛逛,由此想了关于Dean的很多事……


甜美日常。

我的名字叫猪蹄

继续摸鱼

丁美人生日快乐!!

继续摸鱼

丁美人生日快乐!!

我的名字叫猪蹄

啊新年贺图?(不

就...摸鱼.....

啊新年贺图?(不

就...摸鱼.....

98sama
不知道有没有人搞过这个梗哈哈哈...

不知道有没有人搞过这个梗哈哈哈哈做死改改

不知道有没有人搞过这个梗哈哈哈哈做死改改

adamlambertt③胖

啪嗒真的是一只超级暖超级可爱的大金毛呜呜呜_(:з」∠)_


【自拍自调】

啪嗒真的是一只超级暖超级可爱的大金毛呜呜呜_(:з」∠)_


【自拍自调】

取名字什么的好麻烦

给我磕的每一对cp找bgm第一弹

冷门的后面会有歌手名

福华:paradise/Genius 

SD/J2:last night on Earth -Green Day /Song 2-Blur 

贺顶红:Just the same 

al :There’s Nothing Holding Me Back 

超蝙: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超凡双子...

冷门的后面会有歌手名

福华:paradise/Genius 

SD/J2:last night on Earth -Green Day /Song 2-Blur 

贺顶红:Just the same 

al :There’s Nothing Holding Me Back 

超蝙: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超凡双子:YOUTH-戳爷

狼队:Wonderwall-Oasis 

ls :Let me down slowly

ca :I Found You -the wanted /Next to m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