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pn

213.5万浏览    40282参与
木登口呆

【Michael/Lucifer】Devil's Horn

路西法对麦蔻戴恶魔角很是中意,当然一直没能得逞,这要人恶堕的意思太明显了,即便双双跌进如此田地麦蔻也拒绝这样不敬而不洁——不是对天父的爱,不再是了。只是麦蔻恪守这一份坚持,纵然荣光尽失他也还是米迦勒。


但是这不妨碍路西法作此肖想,好多次他暗示自己的兄长要为一周数次的床笫运动添一点情趣,至少是尝试,麦蔻总是冷面拒绝,或干脆以接近暴力的行动压制他,撒旦的身体陷在床垫里软得像融银。那时天花板悬挂着圆灯一盏,麦蔻平阔的肩遮住一半弧光,垂眼看着他,恍若天神。随之而来的是黏热的肉欲和折磨...因为太快乐,所以像折磨。也可能是折磨本身都是令路西法快乐的。......


 

路西法对麦蔻戴恶魔角很是中意,当然一直没能得逞,这要人恶堕的意思太明显了,即便双双跌进如此田地麦蔻也拒绝这样不敬而不洁——不是对天父的爱,不再是了。只是麦蔻恪守这一份坚持,纵然荣光尽失他也还是米迦勒。

 

但是这不妨碍路西法作此肖想,好多次他暗示自己的兄长要为一周数次的床笫运动添一点情趣,至少是尝试,麦蔻总是冷面拒绝,或干脆以接近暴力的行动压制他,撒旦的身体陷在床垫里软得像融银。那时天花板悬挂着圆灯一盏,麦蔻平阔的肩遮住一半弧光,垂眼看着他,恍若天神。随之而来的是黏热的肉欲和折磨...因为太快乐,所以像折磨。也可能是折磨本身都是令路西法快乐的。

 

有天他们去超市,那是他们进入人类生活所经历的第一个十月份,万圣节的序曲先由百货公司奏响,色素和廉价染料烘出年轻人的游乐天堂。一切都吵闹而怪异,人类一经节日粉饰了恶趣味就像疯了。麦蔻停在乳制品区挑选黄油,而路西法正折磨着一根针织仙人掌的叶子,突然一眼看中两步之遥的货架上那只恶魔角头箍。

 

二块九毛九,便宜的红丝绒,布料中规中矩地覆在固定形状的金属丝上。路西法看了正在比对乳酪保质期的兄长一眼,知道现在是个作弄他的好时机,也知道麦蔻会皱着眉拦住自己不轨的手,在头饰沾到他金棕发丝之前就中止冒犯行动。

 

路西法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身边几个孩子正吵吵嚷嚷地央求大人把玩具放进购物车。他站在孩子堆里,和一个忙着掠夺头纱的小女孩对视了一眼,突然意从心头起,恶狠狠但静悄悄地走过去把那只头箍抢到手中。麦蔻已经拎着篮子要离开,颇奇怪地看着路西法在花哨道具堆里磨蹭,后者把手别到身后,若无其事地跟了上去又在收银台混进另一支队付了账。头箍在夹克內兜板正地硌得慌,他站在门口看着灯焰一般由橙热到蓝冷的天空,出神地想着东西可能会在怀里断掉,会戳到自己,车有四个轮子,速溶咖啡很难喝,独独不去想麦蔻戴它的样子,会硬。

 

然后那东西从胸口转移到床头柜底层,没动过。

 

后来他们去了一次游戏厅,已经是冬天了。路西法喜欢那样喧闹又“堕落”的地方,他玩弹球游戏,打电动,高兴得忘记了自己不再有荣光能作弊,还好一直在赢,否则输起来绝对又要孩子气地一拍机器等待出票口失灵,把钱币吐空。麦蔻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拿着可乐,他看着路西法这样子便要微笑,为人后不知怎的这样荒唐的乐子也顺眼了许多。路西法赢了不少,兜里揣不下积分票,抬眼看见礼品兑换处又有一列头饰,其中就有恶魔头箍,毛茸茸两只角。他鼓起勇气兑下,从背后靠近兄长给人戴上,麦蔻一怔,回头同时抬手就要摸,被路西法抓住手,始作俑者很得意地笑起来,于是他也了然是什么。丝绒裹着塑料卡在麦蔻头上,头发翘起来像小耳朵。路西法耍流氓地弯下腰勾住麦蔻脖子一吻,大笑着跑开了,公共场合不便动粗,麦蔻要恼也值当。

 

他走开很远才越过人群往回看,想来哥哥该把那东西摘下来正生闷气了,却发现麦蔻还坐在那里,顶着傻瓜装饰,若有似无地微笑。那意味着麦蔻心情挺好的了。

 

路西法突然眼热,不知道身上融化的是什么,快快走到兑换处去想着要把剩下积分换饮料和爆米花。他们从来除了愤怒和恨绝口不提别的心情,所以真情流露并不多,偶有原谅与暧昧的意思,他能确定麦蔻总体上是爱自己但没有想到...是那么细致的、让人欢喜的一种,关于爱恋的事。他掩饰兴奋地回去找人,却看见麦蔻被几个和亚当梅利根皮囊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围住,对方在狰狞激动地吵着什么,可乐泼在麦蔻身上,而麦蔻只是冷着脸,攥拳以备不测发生。路西法第一反应就是怒气冲冲拨开人群去给那群毛小子一顿收拾,他太急,以至荣光耗尽了那双眼睛也有一瞬盈满魔鬼的怒焰。他走近了突然心里一僵,难以言喻的恶心和仇恨溢出来,因为那些人管麦蔻叫“死基佬”和“鸡奸犯”,诸如此类,比圣经的谴责脏一万倍。人类啊,无知而愚昧的人类啊!你们可知道自己在中伤的是谁!这骂名太荒唐可笑,性别和性向跟天使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无论如何不能是麦蔻...听这种话,最轻微的脏字都不该。只有我才能动我哥,这是路西法无意识说出声的,意识到的时候才发觉是大叫出来。对面几个人哄笑起来,破碎的咒骂大概从同性恋到精神病,多半因为路西法这身皮囊无论如何要比麦蔻大两轮。等路西法从想把他们撕碎但能力不足的狂怒中回神,麦蔻已经伸出手拦住一个人高马大男人挥来的一拳,一瞬间整个游戏厅都在哔剥闪电。人群哄闹地散开来如沙盒颠簸,麦蔻抓住路西法,深一脚浅一脚跑出去,一直到跑出半条街才停歇。一住脚麦蔻就软了身体,面色苍白,好不容易恢复的荣光耗太过了,他需要喘口气。路西法张口无言,只能架住哥哥身体,垂眼看到麦蔻手里还攥着半截断掉的头箍。一只恶魔角毛茸茸的像小辣椒挂着。

 

别那么戏剧化。路西法眼睛干干的,心里却泫然,搞这么一出,太过了。麦蔻已经冷静地说下次我们别来这里,那几个人喝多了,还好他们没找你。路西法看着兄长那张年轻的脸,很想咬坏自己的嘴,为什么刚刚要吻他?那些话太糟了。他可以想象麦蔻受伤却不能想象麦蔻被冠以那些龌龊的词,去他妈的圣经啊,虽然说回来这本书还是老爹和兄长搞出来的。

 

去他妈的人类啊。

 

Devil's bitch.麦蔻突然低低笑起来,梨涡浅浅印在脸上,自嘲地摇了摇头。他们刚刚这么喊我。啊,Luci,我甚至想笑。——你才没那个本事。

 

前天使长直起身,把剩下一只恶魔角凑到额角,特别米迦勒式地挤眼,也就是明明动了表情却一点也不淫邪。

 

你才是,Lucifer.你是我的(bitch)。

 

麦蔻几乎是在开玩笑,他有够努力。他似乎是想抹去失去荣光后这将近一年的无力和落差。曾几何时他是更沉默更愤怒的那个,他不适应人的生活,他把牙膏咽下去,他在星巴克前台把每个客人都吓跑。然后他慢慢又做回了那个兄长,毕竟身边还有一个兄弟。他想说我没事,我很高兴和你一起,包括你吻我。

 

路西法发疯地觉得自己是被照顾的那个,真讨厌啊,米迦勒。自己不能更爱他,因为没法更爱。屈辱的爱,委曲求全的爱,扭曲的爱,残忍的爱...兜兜转转又板上钉钉添一种。失去荣光也不是剥夺了每一件好事,他得到了更明晰更鲜活的感受,对于感情,对麦蔻...

 

他拉住麦蔻被可乐浸湿的黏糊衬衣抬头接吻,旁若无人地抓住这个男孩,这躯壳里居住着自己的兄长。他们不常接吻,也不曾告白,一切都像是无奈之举下的情景剧,包括那些暧昧和亲密的事......或许早就不再是了,当麦蔻选择接受这一切的时候,他就得到麦蔻的回应了。他像醉了,微微睁开眼才发现麦蔻仍然执着地举着那只角,路灯的光落下来,灯泡仿佛渡麦蔻一只灿亮光环。

 

Mikey?

 

嗯。

 

床头柜里有一只这个,我猜你今晚愿意戴了吧?

 

......

 

很合适你。笑一个?

 

我还记得床头柜里有半盒套。

_低调女王_

S6E19.温双,bobby ,cass 去杀夏娃

这集里的两兄弟坐在车里的时候,温双们大概也想到了自己,只有彼此的陪伴,那种感觉~可惜了这俩小兄弟……结局并不美好,惨…

丁哥真是吃软不吃硬嗷~

Bobby 道出了对cass的怀疑P.S这里长发的JP半低头的侧脸简直不能更美(*≧ω≦) 

不得不说……万物之母这个夏娃,死的也太简单了

S6E20.关于cass的自白,跟克劳利合作,寻找炼狱

被丁哥发现了破绽

S6E21.lisa 母子被抓,丁消除他们记忆,彻底拜拜了

擦~被恶魔附身的Lisa说的那两句话整破防了(T . ......

S6E19.温双,bobby ,cass 去杀夏娃

这集里的两兄弟坐在车里的时候,温双们大概也想到了自己,只有彼此的陪伴,那种感觉~可惜了这俩小兄弟……结局并不美好,惨…

丁哥真是吃软不吃硬嗷~

Bobby 道出了对cass的怀疑P.S这里长发的JP半低头的侧脸简直不能更美(*≧ω≦) 

不得不说……万物之母这个夏娃,死的也太简单了

S6E20.关于cass的自白,跟克劳利合作,寻找炼狱

被丁哥发现了破绽

S6E21.lisa 母子被抓,丁消除他们记忆,彻底拜拜了

擦~被恶魔附身的Lisa说的那两句话整破防了(T . T)哥每天晚上都是怎么过的啊(T . T)

S6E22.三米墙倒了

开头三米失忆,女人开玩笑说三米没准是鸭笑死我了

失忆的三米不记得哥的名字,但知道很有男模范儿哈哈哈哈啥都不记得也觉着哥帅笑死

这剧时不时的谁都要调侃哥一句~哈哈

巴尔萨泽被cass灭了

Cass成新上帝?

第六季end

萨小撒

Dean只想look out for his little brother

S07E08    

Dean只想look out for his little brother

S07E08    

萨小撒

P1Sam谢谢Becky救了自己的那句 "thanks" 说的好像下一秒要去杀人一样(doge)


虽然,但是善良的Sammy看见Becky低落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安慰了几句

Dean心想 :I knew it!(翻了个白眼)

  

P2Sam笑得好猖獗(doge),这么快就开始拿你哥寻开心?

当然,Dean也不是吃素的,随即就还回来了(doge)

S07E08      

P1Sam谢谢Becky救了自己的那句 "thanks" 说的好像下一秒要去杀人一样(doge)


虽然,但是善良的Sammy看见Becky低落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安慰了几句

Dean心想 :I knew it!(翻了个白眼)

  

P2Sam笑得好猖獗(doge),这么快就开始拿你哥寻开心?

当然,Dean也不是吃素的,随即就还回来了(doge)

S07E08      

北疆少年

【SD】第二次人生04

 #Sam重生(好像也不是很重要) 

  

04

  Impala修好之后,Sam提议去自己的公寓休息,但是Dean以人要始终如一的奇怪理念,坚持住了个旅馆。Dean洗完澡出来,沾到床的瞬间就睡着了。Sam在门外简单的和Jessica在电话里讲了一下情况,进屋后本想着自己也可以短暂的休息一下什么之类的,毕竟自己什么都没有带,没有电脑差不了资料,也没有书,可是当他注意到Dean平躺着睡得很香的时候,Sam就没有了睡意。明明刚刚才遭受了一次“变态绑架”,现在却又因为自己在身边,就完全放心了。Sam深知自己和Dean睡觉的习惯——趴着睡觉,在枕头下或者床边放上武器,都是为了以防万一,只有在确认......

 #Sam重生(好像也不是很重要) 

  

04

  Impala修好之后,Sam提议去自己的公寓休息,但是Dean以人要始终如一的奇怪理念,坚持住了个旅馆。Dean洗完澡出来,沾到床的瞬间就睡着了。Sam在门外简单的和Jessica在电话里讲了一下情况,进屋后本想着自己也可以短暂的休息一下什么之类的,毕竟自己什么都没有带,没有电脑差不了资料,也没有书,可是当他注意到Dean平躺着睡得很香的时候,Sam就没有了睡意。明明刚刚才遭受了一次“变态绑架”,现在却又因为自己在身边,就完全放心了。Sam深知自己和Dean睡觉的习惯——趴着睡觉,在枕头下或者床边放上武器,都是为了以防万一,只有在确认安全的环境里,才会找个舒服的姿势睡觉。

  Sam坐在沙发上看着Dean,四十多年了没有见了,发现自己对Dean长相的记忆几乎停留在那张饱经沧桑的中年Dean身上。如今这样仔细看看,看看自己哥哥26岁正值风华正茂的这张脸,Sam不得不承认,对于猎魔这个行业,Dean的脸确实是精致得不像话,如果不是因为猎魔需要在外奔波,Dean绝对要再白几个度,简直就和小白脸一样。

  两个小时不到,Dean被自己的噩梦吓醒了。

  “Dean。”Sam递上一杯水。

  “Awesome,两个小丑。”Dean就是在喝水间隙也要说出来。

  “明白,心理创伤。”Sam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解释的时候会想要暗戳戳地笑,但是一联想到Dean会有的反应,以及他的嘴犟,Sam就会明白了。

  “Dude,心理创伤?开玩笑。”Dean将水杯很用力的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就像是想要生硬的转移话题,“我为什么会在斯坦福,这是有原因的。”

  “我知道,Dean,所以原因是什么,父亲出事了,还是什么?”Sam难得见Dean这么生硬地转移话题,但是既然Dean要聊,那么Sam就要抛好这块砖。

  “你知道的,在你六个月大的时候,母亲被黄眼恶魔Azazel杀了,这件事情父亲一直以来都在调查,但是两个星期之前,父亲和我就完全没有了联系。”Dean穿好自己的衣服,翻着自己的包。Sam本以为Dean会拿出手机播放父亲最后一次的语音留言,然后去找到那个旅馆,等等,可当Dean拿出父亲笔记本的那一刻,Sam困惑了。

  “这是?”Sam有一点不敢相信这就是父亲的笔记本,出现得有些早了吧。

  “父亲的笔记本,他说他这辈子的见闻都有记录。”Dean向Sam解释,手上翻包的动作没有停下来,最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父亲发的最后一条消息,递给Sam,“父亲失踪之前告诉我,有去这个地方。”

  “圣路易斯!”Sam记得这个地方,当时为了帮Becky和Zach,最后发现是异形者所做的一切。Sam终于还是承认,这就是全新的一生。

“你听起来好像,激动,不可思议,难以置信。”Dean拿回自己的手机,“你和我一起去找父亲吗?或者说,你就当我路过斯坦福也可以。”Dean说着背过了身,撸了一下头发,双手叉腰低头站着。

  Sam也注意到了Dean的动作,同时注意到的还有Dean的身形。在离开的那四年里,Sam的身高蹿到了Dean之上,好像重逢的那一刻,身高掩盖了所有,导致Sam从未注意过自己哥哥的身形,就好像一直认为Dean还是那个站在自己前面,想要为自己撑腰的哥哥。但如今仔细这么一看,Dean好像有些瘦,是因为猎魔奔波累的吗,好像对自己这个大块头来说,他有点儿小块,皮夹克是父亲的吗,穿着有些大,为什么现在才注意到,Dean真的好小一个,虽然Dean有一米八,但是真的好小一个,天呐,我竟然让这么小一个Dean保护了自己将近他的一辈子……

  Sam越想越负罪,然后在内心敲定这一生,要让自己保护Dean。于是Sam打算走到Dean身后,将Dean转过来,然后将自己的双手有些用力地按在Dean的肩膀上,以一副语重心长,思考良久,非常郑重地表情告诉Dean,“我会和你在一起,不仅仅是找父亲,而是以后的所有未来,没有事情可以分开我们,我们将会成为猎人里没有人不知道的温家双煞……”等等。

  Sam的思想波涛汹涌,翻来覆去,但是Dean不知道,他所知道的就是,Sam沉默了很久,都没有回答自己的话,于是Dean认为Sam或许是觉得拒绝自己不合适,但是内心深处又不愿意和自己一起去,于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措辞,那自己怎么办,告诉他实话,告诉他自己是可以一个人去找父亲的,但是自己只是不想一个人去做这件事,婉转一点,其实你可以拒绝我,我是你哥哥嘛,Sammy。

  Dean觉得自己好像可以替Sam给出一个措辞,毫不犹豫地就转过身,结果,撞了Sam满怀。

  Dean一把推开Sam,“Sam,你打算在我背后干嘛?”

  “Hug.”Sam一瞬间的假笑很明显,“嘿,你的鼻子和我嘴一样高,刚刚碰到了,所以不是目测,我比你高了,Dean.”

  “Sammy!”Dean好像被戳中了脊梁,像只炸毛的猫。作为哥哥却没有弟弟高这件事情,Dean原本是死都不会嘴上提出来的。

  看着Dean的样子,Sam有种Dean会轮上拳头,给自己的下巴来上一拳的感觉,于是抢先一步,确实做到了“hug”。Sam将Dean抱在怀里,甚至贴心的弯了点腰,将自己埋在Dean的肩上。

  Dean被Sam的拥抱弄得不明所以,脖子也被他的发梢弄得有些痒。虽然很奇怪,但是Dean依旧回应了Sam的拥抱,轻拍着Sam的后背。

  看来斯坦福教拥抱,在这不到半天的时间了,Sam拥抱了自己两次。

  Sam在Dean耳边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更像是和自己的一个约定:“Dean,我陪你去找父亲。然后,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管你在哪儿。”

  斯坦福还教这个吗?

———————————————————

  情感进度好慢,原因是——车马很慢的。

萨小撒

Sam:I'm getting married

Dean:What!!


P6Dean:……are we good?

Sam:(耸肩)

Dean:Good,我觉得这镇上有案子(光速闪进屋子里,不给弟弟任何say no 的机会doge) 

P8这个即视感,啧啧啧

S07E08         

Sam:I'm getting married

Dean:What!!


P6Dean:……are we good?

Sam:(耸肩)

Dean:Good,我觉得这镇上有案子(光速闪进屋子里,不给弟弟任何say no 的机会doge) 

P8这个即视感,啧啧啧

S07E08         

木登口呆

一个结局

路西法笑了一下,脊骨超乎韧性地翻折过来,拧碎了骨骼,他不愿就擒,这是要同归于尽吗?没有人知道撒旦的自毁会带来什么...不,这是自戕。米迦勒伸手去制止这罪恶的举止,到此为止他已经取得了胜利,只要再来最后一手就好了,只需一点轻巧的毁灭,而这机遇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但路西法更快了一些,像在体内引发了一系列的小型核爆,力量既然无处可去就用在自己身上,末日,死亡,魔鬼的怒焰。他不应该觉得自己会失败的,这不是路西法,这说不通,除非他惧怕着自己的兄弟和这终局,不甘受辱...但没人知道了。米迦勒从不明白自己的弟弟在想什么。


本能的阻拦和禁锢都已落空,米迦勒猝然抱着这样一具废掉的躯壳,栖身在其......

路西法笑了一下,脊骨超乎韧性地翻折过来,拧碎了骨骼,他不愿就擒,这是要同归于尽吗?没有人知道撒旦的自毁会带来什么...不,这是自戕。米迦勒伸手去制止这罪恶的举止,到此为止他已经取得了胜利,只要再来最后一手就好了,只需一点轻巧的毁灭,而这机遇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但路西法更快了一些,像在体内引发了一系列的小型核爆,力量既然无处可去就用在自己身上,末日,死亡,魔鬼的怒焰。他不应该觉得自己会失败的,这不是路西法,这说不通,除非他惧怕着自己的兄弟和这终局,不甘受辱...但没人知道了。米迦勒从不明白自己的弟弟在想什么。

 

本能的阻拦和禁锢都已落空,米迦勒猝然抱着这样一具废掉的躯壳,栖身在其中的天使已经死去了。他抛下这尸骸,看着平流层的风将那人形消解。这里太高太冷了,但他心知那痛苦不因周遭致命的气流。有那么一瞬间,米迦勒的耳膜似乎被极致的寂静刺了,仿佛天启终结于默片,天国福音自以太降临,像原子弹爆炸的前一秒钟。随后他才意会到是自己本我的尖啸漏出了皮囊,天使电台为之震颤,自己的肉身已然耳孔淌血。路西法完好的最后所在成为一个顽固的、烧灼他视网膜的坐标,不远不近,永恒地下坠,那飘零的碎屑已不再和死者有关联。

 

天启结束了,天堂获得了胜利,一切都是值得的。这时电台传出欢呼。天堂的余众都见证了这场战争,电台的讯息说明了一切,所有人都听到了那愤怒的、饱含仇恨的呼号,随之而来是一种巨大存在的消陨,他们的主帅夺得了胜利,皆大欢喜。地球已经落入正确的一方囊中,往后将是恢弘的清扫和改造,同样在米迦勒的引领下。天国永世,上帝挚爱的孩子们实现了主的意愿。米迦勒无动于衷地等了一会儿,飞向地面。众人还在等待他的回话,好将无上的光辉与权柄交予他。他只是从未感到如此的仇恨,路西法取走了父亲的爱和恨,为何要将这使命都剥夺?自己再没有机会终结路西法了。好爽快的死法,万仞之上,无处印那双翼。原来我爱你不能,杀你也不能。

 

他说是的,路西法已经被我肢解了,就在此处往上六万英尺的高空。

 

阿乔
  不要就全部炫我嘴里!

  不要就全部炫我嘴里!

  不要就全部炫我嘴里!

aastaria
遂摸之 (原图里草丛没有这么绿...

遂摸之


(原图里草丛没有这么绿,天空有一点阴,但他们值得更美的风景!)

遂摸之


(原图里草丛没有这么绿,天空有一点阴,但他们值得更美的风景!)

¥

  最近看dw0601的时候竟然看到克劳利!!震惊到了 克劳利这个特工角色还蛮帅 和spn里呆瓜(人性克劳利)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太开心啦 (之前杰克也和温切斯特合过影 放在最后啦 dw每次看都能给我惊喜 这片子真的很牛👍👍

  最近看dw0601的时候竟然看到克劳利!!震惊到了 克劳利这个特工角色还蛮帅 和spn里呆瓜(人性克劳利)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太开心啦 (之前杰克也和温切斯特合过影 放在最后啦 dw每次看都能给我惊喜 这片子真的很牛👍👍

_低调女王_

S6E18.穿越牛仔温双

这集两只牛仔装太有范儿了~~~兄弟俩又帅出新高度,咔咔截图停不住啊

然后三米马上就踩着马粪,笑死😆

三米这里就叫Walker了~手扶帽檐那一下太帅了!

哥又跟三米卖萌(˶‾᷄ ⁻̫ ‾᷅˵)

这集的bgm 也好听~

S6E18.穿越牛仔温双

这集两只牛仔装太有范儿了~~~兄弟俩又帅出新高度,咔咔截图停不住啊

然后三米马上就踩着马粪,笑死😆

三米这里就叫Walker了~手扶帽檐那一下太帅了!

哥又跟三米卖萌(˶‾᷄ ⁻̫ ‾᷅˵)

这集的bgm 也好听~

阿乔
  Cass∶不是我的女儿,但...

  Cass∶不是我的女儿,但是Jimmy的女儿也可以是我的

  Cass∶不是我的女儿,但是Jimmy的女儿也可以是我的

珍妮麦外敷
  大家元宵快乐,吃汤圆了吗?...

  大家元宵快乐,吃汤圆了吗?没有的话来一口温温汤圆吧!

  大家元宵快乐,吃汤圆了吗?没有的话来一口温温汤圆吧!

凤凰河
  突然想到希尔顿客串过spn...

  突然想到希尔顿客串过spn哈哈

  突然想到希尔顿客串过spn哈哈

B某人

前3p是是和homi玩饥荒的丁卡mod记录

后两p是我在微博写的宠物丁x天使主人卡的脑洞

前3p是是和homi玩饥荒的丁卡mod记录

后两p是我在微博写的宠物丁x天使主人卡的脑洞

寒风雪桦浓

How far off i sat and wondered, 

Started humming a song from 1962, 

Ain't it funny how the night moves, 

When you just don't seem to have as much to ...

How far off i sat and wondered, 

Started humming a song from 1962, 

Ain't it funny how the night moves, 

When you just don't seem to have as much to lose, 

Strange how the night moves, 

With autumn closing in.

————————————

最近一直在补spn,很喜欢《Night Move》的歌词,于是在社团的小活动画了spn(◍ ´꒳` ◍)

Mooon

【SD】Traffic Light

RED


夜幕里黑色的Impala行驶在郊外的公路上,雨点轻打在车身,但车内与车外安静的景象截然不同,两个男人正吵得不可开交。


“okay!都是我的错,你还想怎么样?”


Dean手握紧方向盘,皱着眉瞥了眼副驾驶上的人。


“她没伤害过任何人!”Sam将头扭向窗外,心里的怒火却压抑不住。


“但她是个狼人!现在没伤害以后不会伤害吗?别天真了,Sam,迟早她会忍不住把人的心脏挖出来吃掉!”


“可是...”


“别可是了!oh god!”Impala在湿润的公路上打滑,Dean赶紧踩了刹车,将自己心爱的baby停在路边。


“你小心些!”


“我不......

RED


夜幕里黑色的Impala行驶在郊外的公路上,雨点轻打在车身,但车内与车外安静的景象截然不同,两个男人正吵得不可开交。


“okay!都是我的错,你还想怎么样?”


Dean手握紧方向盘,皱着眉瞥了眼副驾驶上的人。


“她没伤害过任何人!”Sam将头扭向窗外,心里的怒火却压抑不住。


“但她是个狼人!现在没伤害以后不会伤害吗?别天真了,Sam,迟早她会忍不住把人的心脏挖出来吃掉!”


“可是...”


“别可是了!oh god!”Impala在湿润的公路上打滑,Dean赶紧踩了刹车,将自己心爱的baby停在路边。


“你小心些!”


“我不小心?如果不是你和我吵架,我会打滑吗?”


“我和你吵架?明明是你先吼起来的!”


两个人面对面看着对方,口角战即将拉开帷幕。


“okay,是我先吼你,我为什么吼你,你难道不清楚吗?”


“她没伤害过别人!”


“你怎么知道?就凭她的一面之词,你就单纯相信一个狼人而不是你老哥?Sam!我真搞不懂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那你最后不还是把她杀了!”


“这就是我们该做的!我们是Hunter,我们的任务就是杀掉这些怪物!”


“你不是说过我是该死的怪物吗?我喝过恶魔血,那些能力,我不就是个怪物吗?”


“你说什么?我怎么会说你是怪物?”


“不承认?就在电话里!你亲口说的!把我也杀了吧!”


“这不一样!总之,别再提那些事情了,都过去了。”

......


Gabriel隐匿在树林里,看着这一切,Winchesters总是不让人省心,只是一个狼人而已,兄弟之间为什么要这样大动干戈。于是,好心的Gabriel决定帮助Sam&Dean Winchester重归于好...


车内变得安静下来,两个人各有所思,只是下一个案子还在等着他们,这样吵下去对他们百害无一利,Dean压着怒火启动车子,Sam则继续看着窗外,他们不看彼此,只是沉默着行驶在深夜的公路上。

奇怪的是,荒郊野岭的公路上居然有个红绿灯,Dean从未见过这种情况,但交通规则还是要遵守的,没办法,他停下车,等待着红灯变绿,好让他们继续上路。Sam感受到车子停下,转过头看到面前的红灯,莫名其妙,政府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设置红绿灯,既不是十字路口又远离城镇,让人摸不着头脑。时间一点一滴走过,红灯依旧发出刺眼的红色光芒。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先是雨路打滑,现在又是红灯故障?”

Sam依旧赌气,他无视了Dean的抱怨,头靠在窗户上,闭目养神,仿佛这事与他无关。Dean忍不住看向Sam,看到弟弟这幅样子,他更加气愤,他举起双手猛然砸向方向盘,刺耳的车鸣声响彻在空旷的公路上,Sam被震起身来。

“你疯了?”他惊讶于Dean居然向Impala动手“这不是你最爱的车吗?”

“啊啊啊 god!什么红灯,黄灯,绿灯,我管不了这么多”Dean踩动油门,继续向前开去。


Gabriel叹口气,本来是想让Winchesters在红灯下缓解关系的,看来不怎么成功呢,不过...如果继续这么吵下去,开到天亮也别想开出这段公路咯,Gabriel继续隐藏,等待着好戏继续上演。


“这怎么又有一个红灯?没完了吗?”


“等等,Dean,我想...这是我们刚刚开过的地方。”


“什么?”


“你看那个路标,刚刚我们就在这里。”


“god...我们遇到鬼打墙了?”


Sam点点头“可能是。”


兄弟两人下车走到后备箱,将枪拿在手上,警惕的看着周围。黑暗笼罩着树林,风吹过树叶传来沙沙声,他们环视四周,许久,并未出现什么异常。


“Dude,我觉得没有鬼。”


Dean放下枪,靠在Impala上“老实说,我也觉得。”


“它不可能这么久不现身,对吧?”


“上车,我们再试一次。”


Sam和Dean再次坐进车里,还未等Dean发动车子,Sam看着他开口“我们应该心平气和的聊一下,关于那个狼人。”

Dean开动车子,再次闯了红灯“嗯,我知道她没伤害过人,但是毕竟是个狼人,我不想留下祸患。”


“我知道,但是Dean,如果以后她真的杀了人,我们再去杀她也不迟。”


“提前预防不好吗?非要等到闹出人命再去杀,何必呢?”


“Dean...”


“别说了,我觉得我们又要吵起来了。”


不愉快的对话再次戛然而止,Gabriel看着兄弟两人,这当然不是他想要的效果,不过心平气和的讲话,值得奖励你们两个不再遇到红灯...


TBC


萨小撒
“the Campbell b...

“the Campbell brothers 他们不是亲兄弟,这只是他们的伪装,用以掩盖他们的alternative lifestyle”

The Winchester brothers be like:what?(疑惑,想不明白)→Oh!(想明白了)→what?!(哪里不太对,皱眉)doge

S07E07    

    

“the Campbell brothers 他们不是亲兄弟,这只是他们的伪装,用以掩盖他们的alternative lifestyle”

The Winchester brothers be like:what?(疑惑,想不明白)→Oh!(想明白了)→what?!(哪里不太对,皱眉)doge

S07E0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