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ally Face

214.4万浏览    14510参与
恒星老去
简笔画选手来丢人了

简笔画选手来丢人了

简笔画选手来丢人了

ღ拽哥想长1米8ღ
入指绘的第四天 来个爹教我画画...

入指绘的第四天

来个爹教我画画吧🌚🌝🌚🌝

丢死个人🌚🌝🌚🌝💌💌

最近幸识一群上帝🧸🧸

哦耶!❤️💛🧡💚💙💜🖤

🥰🥰🥰

『你在逼逼打💩你』

哔哔哔——*****

🌚🌝白白

入指绘的第四天

来个爹教我画画吧🌚🌝🌚🌝

丢死个人🌚🌝🌚🌝💌💌

最近幸识一群上帝🧸🧸

哦耶!❤️💛🧡💚💙💜🖤

🥰🥰🥰

『你在逼逼打💩你』

哔哔哔——*****

🌚🌝白白

Dr. ath-en
sf. 第二季,Steve....

sf. 第二季,Steve. 秋梨膏

sf. 第二季,Steve. 秋梨膏

唐羽宸也想自摸一把大三元

嘗試這個最喜歡的畫風。

濾鏡真的好。

嘗試這個最喜歡的畫風。

濾鏡真的好。

大概可能是沐桉✔
⑴ *我是屑 *凌晨产物 质量...

*我是屑

*凌晨产物 质量极差 错别字多

*LS

*前甜后刀

*严重ooc

*车车

*新人写手 不喜勿喷 建议可提(请您们提,谢谢!!!!)

*我是屑

*凌晨产物 质量极差 错别字多

*LS

*前甜后刀

*严重ooc

*车车

*新人写手 不喜勿喷 建议可提(请您们提,谢谢!!!!)

三木九

Henry结婚典礼上的Sal


(为什么我总是上传以后才看出来各种问题:P)

Henry结婚典礼上的Sal


(为什么我总是上传以后才看出来各种问题:P)

570

《衔尾蛇》(11)以眼还眼【ls】

    周日中午的时候Larry和Sal也如约展开了行动,两个人先说好了这半日的行程,剩下的就是给警方那边要做的思想工作了。

    两个人先去了救赎路的心理诊所,这块区域早就臭名昭著,到处都是警方设置的警戒线,安全标语和监控也比平时多了一倍,因为警方介入和媒体蜂拥的缘故,交通变得很不方便,两个人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车开进去,之后下车走了一段路才来到Neil工作的地方。

    Sal下车的时候看着车窗里那张疤痕狰狞的脸的倒影,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戴上了那张据说是属于他的面具。...


    周日中午的时候Larry和Sal也如约展开了行动,两个人先说好了这半日的行程,剩下的就是给警方那边要做的思想工作了。

    两个人先去了救赎路的心理诊所,这块区域早就臭名昭著,到处都是警方设置的警戒线,安全标语和监控也比平时多了一倍,因为警方介入和媒体蜂拥的缘故,交通变得很不方便,两个人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车开进去,之后下车走了一段路才来到Neil工作的地方。

    Sal下车的时候看着车窗里那张疤痕狰狞的脸的倒影,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戴上了那张据说是属于他的面具。

    他一旁的Larry见状也在车上翻找起来,然后掏出来一张白色的口罩挂在耳朵上。

    Sal半开玩笑道:“怕被粉丝要签名吗?”

    “当然,我可是公众人物。”Larry故作正经地把口罩拉起来遮住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看起来有些困倦的眼睛。被他这么一闹Sal刚刚紧绷的心情放松了些许,揶揄了Larry几句便拉开车门和他一起向Neil的诊所步行。两个人都蒙着面的怪异模样让周围不少人侧目,然而sal却脚步轻松——他不是一个人不是吗?

    Sal先进去前台询问了一下Neil的情况,并报上了自己的身份,Larry跟在他身后安静地听着。前台的咨询处小姐很有活力,讲起话来也没完没了,先是夸了一顿Sal的面具有多酷,她有多么喜欢Sally Face这个乐队,接着又扯到乐队最近一次的演唱会的事情上去,Sal看了一眼同样戴着口罩的Larry,不得不在心里夸一句,无论Larry最初是否想要安慰自己,就眼下的情况来看口罩真是先见之明。最后总算把话题拉回来,Sal诚恳地请求前台小姐告诉自己Neil的近况,毕竟他也不敢完全拍板Neil是否安全无恙。前台小姐似乎很奇怪他这么问,

    “Neil医生的话半个月前找我们请假了,说是想要调整一下状况呢...哎Neil医生也不容易,心理医生这一行确实很容易受患者的影响啊,而且Neil医生的情况也有些特别...”

    “半个月前就请假了?什么意思?”这是Sal来到这里最没料到的回答。

    “我想想,也许一个月前?半个月?大概就这么个时候吧,他晚上打电话过来说想要请个长假。” 

    “他亲自打来的吗?你确定吗?”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不是本人怎么请假呢?”

    Sal意识到似乎哪里出了问题,轰的一声炸得他不知是开心还是怀疑,这么说来Neil应该是没事的,但是为什么他的心里没有一点踏实下来的感觉?

    Larry见Sal陷入沉吟,于是主动问前台小姐道:

    “你刚刚说的,‘Neil医生的情况有些特别’是什么意思?”

    前台小姐夸张地“啊呀”了一声,拧起眉毛:“之前Neil医生有个女患者,天天跟踪骚扰他,搞得大家都很为难呢,还老是闯到诊所里来找Neil医生,拦都拦不住!最近倒是消停了不少,应该是放弃了吧。”

    “原来是这样。”Larry觉得这信息听起来也并没有什么可用价值,便又站回去开始当Sal的背景板。Sal又问了几句发现这样也确认不了任何其他的东西了,才道谢离开。重新坐回车上,Sal还在思考Neil的事情,但是眼下他们还有其他的行程,Sal只能把这件事暂时地抛开。

    Sal指路带着Larry来到了自己的公寓楼,两个人先去岗亭查了监控,在车上嫌闷热而扯下面具的Sal还不熟悉自己如今满脸伤疤的模样,他和壮实的Larry站在一块让保安严重怀疑他们的目的,差点把这两人赶出去。Sal好说歹说才让他老人家把监控的操作权给他们。

    “我们看起来很可怕吗?”等到保安离开,Larry若有所思地摸着他的胡茬问Sal。

    “也许。”Sal不想面对自己的新造型,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句然后坐下来开始研究查监控的办法。把系统时间倒退到一个半月前左右,Sal睁大了眼睛在各个蓝色的屏幕上搜索着当初的那个人影。Larry见自己帮不上忙,便无聊地在小小的岗亭里走来走去,一会儿动手摸摸门把,一会儿把脸凑过去看看屏幕。

    “噫?这里的监控摄像头,长得还真特别呢...”Larry的声音从岗亭的一角传来。Sal回头望向他的方向,发现这个小岗亭角落的天花板上也有一个摄像头,和公寓里的型号应该是一样的,Sal从来没有观察过公寓里的摄像头,今天他才第一次觉得这摄像头长得古怪。不同于一般的圆形或是黑白两色的监控眼,它像是一种老式的,又像是电影里的那种机器人电子眼,外表油漆有些掉色,但是看起来并不破旧,让人很不安。

    Sal凝视着它,听见Larry在对这外状古怪的摄像头评头论足,自己却如同沉入海中,海面以上的声音都逐渐模糊成泡,随着泡沫“啵”的一声破裂,Sal看见那摄像头的电子眼变成了一只真正的眼睛倏地伸了出来,掀开眼皮转动着眼珠,然后和他对上了目光。红色的血丝从那只眼球里蔓延集中让整只眼睛看起来愈加血红。Sal鼻息一滞,双手死死地抓住座椅的两个把手,力道大的几乎要把五指嵌进去。Sal想要闭上双眼,但他连眨也不眨地死死地回瞪着那只眼睛,两道视线对峙着,经过了漫长而无言的对决,眼珠似乎败下阵来,在一堆刺耳的电子音沙沙而过后,化作一团红雾消失了。Sal慢慢地回过神,耳边还残留着电子音如同沙哑蛇信颤动的回声,他大口地呼吸起来,把Larry吓得不轻。

    “嘿哥们,你还好吗,你看起来不太行,你怎么样了?”

    Sal朝他摆了摆手,有些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让空气快些冲洗喉咙里和胸腔中干涩却又黏腻的恶心感。Larry给他递了瓶水,下意识地单手扶住他的肩膀捏了捏,Sal一边喝水一边感受着从他人掌心传来的温度,意外得并不让人讨厌。Sal拧回瓶盖,Larry又接过水瓶把它塞回包里,Sal才斟酌着开口——也许是因为这次他认为没必要隐瞒:

    “我看见那个摄像头,变成了眼睛,看着我。”

    “眼睛?”

    Larry没有笑话他,反而皱起眉头思考起来,Sal突然觉得有人相信自己这样离谱的鬼话真是令人欣慰。

    “是什么样的眼睛?难道是...”

    Larry吞下之后的话等着Sal回答。

    “对。”Sal笃定道,“这就是我和你说的我之前在Gina那里看到的别的东西,也是这样血红色的眼睛。我说过对吧,我在那个晚上除了Gina以外还看到了别的东西。”

    “就是那只眼睛吗?”Larry警惕地面向那个监控摄像头,人也往后退了一步。Sal点了点头问他:

    “你看得见吗?“  

    Larry:“不,我什么也没感觉到。”Sal有些遗憾,思考了一会儿眼睛的来历发现毫无头绪,于是转过座椅继续开始检索录像,Larry见他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也只好沉默地陪在一边等他完成手上的工作。Sal心神不宁地翻找着,过了一会儿也好不容易找到了想要的东西。屏幕上那个黑影闪过的样子并不清晰,但也能看出两人当时激烈的搏斗。Sal并不打算直接在屏幕上查看这个视频录像,而是急切地把它拷进U盘里,把U盘攥进手心才松口气。 两个人拿到录像决定回家再研究,现在他们要进公寓楼去拜访那个失联的邻居先生了。两人一边往里走一边聊着,Larry不经意地问道: 

    “Sal,那个黑衣服的男人身上有什么标识吗?我的意思是,他的衣服是完全纯黑的吗?” 

    Sal仔细回想了片刻,“啊”了一声:“我想起来了,他的衣服上好像有一个暗色的骷髅头,不太明显。” 

    “像海盗船的旗子那样吗?”

     “什么?” 

    “骷髅头下面是不是有两根交叉的骨头?”

     “好像是..我记不太清楚了,图案也不明显。这件衣服怎么了吗?”

     Larry若有所思:“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MMJ。” 

    Sal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以为他认识这个袭击自己的罪魁祸首,赶紧追问着:“MMJ是谁?” 看他一头雾水,Larry突然笑了出来:“MMJ是品牌的名字,Mastermind Japan,你没听过吗?”

    Sal迷茫地摇摇头,示意Larry解释下去。Larry挠了挠头:

    “其实我也不太了解这个牌子,但是它在本地还挺有名的,主要是因为‘骷髅党’。”

    “骷髅党?”

    Larry干笑了声:“我们只是这么称呼他们,他们算是本地的一个黑帮似的以家族为单位活动的组织,我不知道他们具体的名字,不过他们不算太激进,听说和本地的警局也扯得不清不楚的,平时有不少他们的人聚在nockfell喝酒,你也看到过吧,穿着黑色上衣的危险人物们。”Sal回想了片刻,他唯一一次去到那个酒吧确实看见过许多黑衣人盘踞在那里,看起来很有魄力。

    Larry接着说着:“骷髅党的人都喜欢穿带有骷髅标记的衣服,这也是我们这么称呼他们的原因,听说其中几个最有钱的打手和干部会收藏MMJ的衣服,毕竟MMJ还挺昂贵的,停产后也挺难入手,标识也是和他们帮派一致的骷髅头。都说在这块区域见到穿着MMJ骷髅的人最好避开,说不定就是骷髅党的某个亡命之徒。”

    Sal默默在心里记下这些,一边感叹自己居然完全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搞不好哪天下班的时候就被什么穿着骷髅的男人曝尸街头了。

    Sal:“你是说攻击我的人可能是骷髅党的人吗?”

    Larry耸了耸肩:“不排除这样的可能。”

霧念不会画画
抱着Sal款小熊的Larryd...

抱着Sal款小熊的Larry
d8q画不出那种感觉

抱着Sal款小熊的Larry
d8q画不出那种感觉

清风好梦藏
别说了,钥匙我已经吞了。

别说了,钥匙我已经吞了。

别说了,钥匙我已经吞了。

空条卜子

【sally face】手书-imaginary reload-

第一次做手书!!!b站链接在这

https://b23.tv/av90549870

(点不了评论区可!)

【sally face】手书-imaginary reload-

第一次做手书!!!b站链接在这

https://b23.tv/av90549870

(点不了评论区可!)

一口獠牙。(fo前看置顶。

[LS]于是我爱上了小我十岁的弟弟(6)

·24岁Larry x 14岁Sal

oocooc特别ooc.


Ash牵着Sal的手走进商场,Larry耷拉着眼皮跟在他们身后,他紧紧盯着摇头晃脑环顾四周的Sal,似乎想要从他身上盯出一些什么。


Larry是不相信的,他不相信自己眼中的酷男孩竟然在学校遭受了校园暴力。他突然想起来不久前他企图吓Sal的时候Sal脱口而出的哀叫和事后被躲开的触碰,当时他的小臂正搁在Sal的胸口下方使劲地抱着怀里的男孩​,若Sal当时身上是有伤口的,那么那天Sal拒绝他的触碰便有了解释。


好烦。


Larry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盯着Ash和Sal,只见Ash...

·24岁Larry x 14岁Sal

oocooc特别ooc.


Ash牵着Sal的手走进商场,Larry耷拉着眼皮跟在他们身后,他紧紧盯着摇头晃脑环顾四周的Sal,似乎想要从他身上盯出一些什么。


Larry是不相信的,他不相信自己眼中的酷男孩竟然在学校遭受了校园暴力。他突然想起来不久前他企图吓Sal的时候Sal脱口而出的哀叫和事后被躲开的触碰,当时他的小臂正搁在Sal的胸口下方使劲地抱着怀里的男孩​,若Sal当时身上是有伤口的,那么那天Sal拒绝他的触碰便有了解释。


好烦。


Larry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盯着Ash和Sal,只见Ash带着Sal在一排衣服前挑选了许久,最后拿了一条明黄色的连衣裙递给Sal,Sal乖乖接过连衣裙走进试衣间换上。


连衣裙,嗯,挺好看的。


等等,连衣裙?!​


Larry“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Ash察觉到Larry的动作,拉着Sal笑眯眯朝Larry走来。


“好看吗?”


“好看…不是!Sal是男孩子!”


“我知道啊。”


Ash眨眨眼又低头看了看Sal,因为换衣服的缘故原本扎好的双马尾披散下来遮住了黑色的耳钉垂落在肩膀上,繁杂的花边领口衬托出白皙修长的脖颈,衣袖是长袖蓬蓬袖,刚好让其露出一小截白皙手腕。裙长正好到小腿,在略微蓬起来的裙下露出的脚踝被布满层层蕾丝的公主袜包围,那双长期踩着运动鞋的脚此时正踏在小小的圆头皮鞋内。Ash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点点头很满意。


“难道Larry你不觉得?”​


“不是…我…”​


Larry结结巴巴地想要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却发了半天不明发音之后卡壳了,并且他那位于脸颊的小麦色皮肤可耻地红透了。


“不好看吗,Larry哥哥?”​


Sal扯着裙角似乎有些失落的样子,他抬头盯着Larry,那清澈如湖水的眼眸泫然欲泣,就连那只人工制成的义眼也多了几分委屈,“我还认为Larry哥哥你一定会喜欢…那我换掉吧…”​


“不不不不用换!我、我很喜欢!”​


Larry红透了脸下决心似的叫出来。


“那就好!”​


Sal的声调变得轻快,愉快地拉着Ash去柜台付钱。Larry呼出一口气坐下来,抬眼对上旁边大叔惊恐的眼神。


“我不是变态…真的…”​




Ash因为明天有早课的缘故骑着摩托先回学校了,夕阳下Larry牵着Sal慢慢往家里走去。


“Sal,我们谈谈吧。”​


在Sal拿出钥匙准备开启家门时Larry开口了。​


tbc.

HEAVEN.🌈

双厨炸锅!!!

Jake Larry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翻译可能不标准

(我终于搬别的了


🍲:otakubar

禁二传商用

双厨炸锅!!!

Jake Larry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翻译可能不标准

(我终于搬别的了


🍲:otakubar

禁二传商用

一朵萝卟

最近的瞎涂涂 上色好难😭😭

最近的瞎涂涂 上色好难😭😭

情事周弧。

给同学的

因为不知道角色性格就开始乱画

给同学的

因为不知道角色性格就开始乱画

夜鸣之声

数据混乱后的屠杀者们[多RPG]

第三章.


sal觉得浑浊的脑袋开始重新搅了起来,这很好,至少不再僵硬着了无生机.只是艰难思索时的阻滞感以及深藏于其中散布各处的不知所措开始让他恼火.


chara仅仅是勾了勾唇,走到sal旁侧,示意友好地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下颔一抬指向了附窗子的方向.


"别担心,要杀他们的,不是你."


每个人都听出了chara口内的顽劣语气."薇奥拉"轻皱起眉.攥紧了手边的小刀.


附窗子猛然觉察到sal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她身上,她轻轻抬起头,仍旧半垂着眼.在凝视到sal的眼神的刹那间.几乎有无数情绪在陈旧的空气之中炸开,窗子看着那个足...

第三章.



sal觉得浑浊的脑袋开始重新搅了起来,这很好,至少不再僵硬着了无生机.只是艰难思索时的阻滞感以及深藏于其中散布各处的不知所措开始让他恼火.


chara仅仅是勾了勾唇,走到sal旁侧,示意友好地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下颔一抬指向了附窗子的方向.


"别担心,要杀他们的,不是你."


每个人都听出了chara口内的顽劣语气."薇奥拉"轻皱起眉.攥紧了手边的小刀.


附窗子猛然觉察到sal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她身上,她轻轻抬起头,仍旧半垂着眼.在凝视到sal的眼神的刹那间.几乎有无数情绪在陈旧的空气之中炸开,窗子看着那个足足高了她两个头的狼狈青年,罕见的,头皮有些发麻,促使她移开了目光.


这仅仅是个梦,仅仅是个梦.她安慰自己.


附窗子内心的惊慌程度不亚于她在抱着好奇心捅伤一位鸟人之后在其他世界遭受到极速鸟人的追赶时.那个飞速移动的身影昭示着杀意与危机,附窗子在利用红绿灯效果让其停下后仔细地端详过那位鸟人的脸.愤怒与癫狂交织,却夹杂不甘与隐忍至极致的悲伤.


仅仅是片刻的注视,窗子被sal的神情惊得抬臂攥紧了桌面上的刀子后退.


生怕她被袭击后再一次醒来.


sal觉察到了窗子的抵触情绪,他的目光再次移向生父与Lisa.但他们不为所动,像受程序指使的僵硬机器那般,维持着脸面上的表情.缓缓道出下一句台词.


"你的前途一片光明."


sal猛的一震,头皮发麻.身子轻颤.


chara笑吟吟地抬起手将sal的肩膀扣住将他直接转了个身.


"不想看便不要看就好了,多简单的事情啊."


其余的幻影陆陆续续的现出.


sal看着站在他身前的人.站在一架大钢琴前几乎浑身漆黑的,两只眼瞳一上一下的奇怪人形,旁边站着能够隐隐约约看出是一个小女孩,但发辫一侧朝下一侧朝上,诡异的是有一只手臂直接从层层发丝内伸出悬在半空,神情呆滞的女子,以及黄发绿衣脸上略带不屑神情的女子....。


窗子抿了抿唇.没什么情绪反应.毕竟.他们,也都是她曾经试着抬刀捅过的家伙.


"薇奥拉"即使有所预测,但在看见chara后背的,她的父母亲与薇奥拉,甚至还有那只黑猫后.仍旧身形一颤.


"无聊.""薇奥拉"向着chara的方向低骂了一声.而后迅速果断转身去看清站于她身后的人.


"我说了这仅是游——"


chara抬起头,随意的向薇奥拉身后的方向一瞥.笑容尽失.她拧起眉,一双红瞳紧缩半刻,一声惊呼压抑到喉咙,脑内轰鸣了半晌便麻利的转过身皱着眉不再细看.


Toriel,Asriel,Asgore.


三人围在桌侧,Asriel旁边放着个空椅子,Toriel拿着新的蜗牛派缓缓放于桌面.桌上,那一朵黄色的花朵耀眼醒目的绽开着.


chara冷静下来后略觉得不对劲,按理说她不应该也是这游戏的参与者.但为什么这个由她造出来的世界会违背她的意愿幻化出她的…她的家人.


她的能力她自己清楚,绝对不可能出了什么差错.那个可能更改数据代码的骨头和人类都不在这里.那么做出数据更改的是谁.


chara抬手,地面上缓缓长出一朵湛蓝的回音花.而后缓缓消散,像不曾存在.


她的能力还在.但为什么.她撤不回"薇奥拉"身后那些属于她家人的幻影.chara有了些事情发展脱离她的控制的焦虑,她侧过身再次瞥了眼似乎还在等着她准备开饭的Asriel.手内死死攥紧了真刀.眸内情绪闪动.


"游戏要公平才好玩.不是么."


好听的陌生女音毫无防备直接在耳畔炸响.


chara猛的抬头快速扫过一眼四周.无法确定声音的来源.因此而抬起的刀尖迟疑了片刻缓缓放下,她才回过神来发觉声音是从她脑子里直接响起的.


浑身一激灵,鸡皮疙瘩微微泛起.chara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的部分权限被一个不知名的人抢了.


而且那个家伙还特别好心的给chara保留了一部分权限让她继续指挥这场游戏的进行.chara拧着的眉头缓缓舒展了,她大概猜到了她的目的——玩乐以及某些恶趣味.


对,和chara自己一开始发现能够将其他世界的家伙扯进来后想实施的目的并无二致.


但现在的情况不容chara继续追究,她满不在乎的相信自己绝对能够用短暂的时间把那位擅自夺走她权限的女人揪出来.她隐没了自己一切情绪,面向艾琳的生父生母.抬高双臂.一侧手中的刀尖泛着寒光.


"游戏,开始."


"扑哧".


第一声,刀子扎入肉体后抽离的声音响了起来.



————————————————


说明一下大概状况.

一张四方形的木桌.

薇奥拉对面是Chara.

薇奥拉身后是羊爸一家子.Chara身后是真薇奥拉以及艾琳父母.

附窗子对面是sal.

窗子身后是sal的生父和Lisa.

sal身后是钢琴老师以及黑白世界两个女孩子还有浅濑.

[梦日记那个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选所以擅自码了好感比较高的几个][?]


是的本篇有新角色xxx.Chara不是黑幕了[?].猜 猜 她 是 谁 XD.


[祈祷nia]?]


如果可以请各位看客阅完后摁个推荐!提前致谢.


感谢你的阅读.




秋山月茂
上色好...难...........

上色好...难........啊—(<_<)

上色好...难........啊—(<_<)

flower伯恩✨✨🍁
描改侵删 帅气美女在线变魔术...

描改侵删


帅气美女在线变魔术

原视频b站AV90165173


“你们捉鬼终于捉疯了?”

描改侵删


帅气美女在线变魔术

原视频b站AV90165173


“你们捉鬼终于捉疯了?”

井炽好屑

他们快点结婚!!!!!!!

他们快点结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