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ally face

216.5万浏览    14611参与
Mizu.Q.
到现在为止已经30天没出门了,...

到现在为止已经30天没出门了,不知啥时是个头呢🥺

到现在为止已经30天没出门了,不知啥时是个头呢🥺

冬眠企鹅

没人能杀死我的快乐

没人能杀死我的快乐

庄九梦。
是最喜欢的两个蓝发男孩!!!乙...

是最喜欢的两个蓝发男孩!!!乙猪也玩过sally face!这次摸鱼把他们放一起了w 如果乙猪玩到最后会不会想去抱一抱sal 安慰安慰他 

其实挺想看猪玩完sallyface的……

是最喜欢的两个蓝发男孩!!!乙猪也玩过sally face!这次摸鱼把他们放一起了w 如果乙猪玩到最后会不会想去抱一抱sal 安慰安慰他 

其实挺想看猪玩完sallyface的……

虹紅荭玒红则
you are flowing...

you are flowing inside me

you are flowing inside me

安全帽。
美图秀秀真的🐮🍺

美图秀秀真的🐮🍺


美图秀秀真的🐮🍺


憨憨al没脑洞

第一次了解Sally face的时候真以为Sal是女孩子……妈的我还在想同人里的sal转性男孩真帅……(我有病,来打我)


刀子吃多了来点沙雕快乐一下✔


第一次了解Sally face的时候真以为Sal是女孩子……妈的我还在想同人里的sal转性男孩真帅……(我有病,来打我)



刀子吃多了来点沙雕快乐一下✔



Amelia

【Sally Face/LS】Lifetime(下)

〖和前面一样是凭着记忆写的,很多细节都记不清了,请谅解

真的推荐各位去玩玩原作,剧情真的很棒!〗


Sal的生活仍在继续,在桑德臣太太一案后,他和Larry结识了热爱超自然现象的少年Todd和一位温柔,开朗的女孩Ash,他们四个成为了十分要好的密友,经常聚在一起讨论超自然现象的事儿,同样因为这个,他们也发现“幽灵”这种东西是真的可以被人所看见的。


在学校里,虽有些讨厌的孩子会来找Sal的麻烦,以Sal的性子,总是用无所谓的态度等待麻烦的过去,但每次Larry和Ash都会替他出头,Ash喜欢以理服人,而Larry一听说Sal被找茬,立马准备去教训那人一顿。(当然被Ash拦下来了)...

〖和前面一样是凭着记忆写的,很多细节都记不清了,请谅解

真的推荐各位去玩玩原作,剧情真的很棒!〗


Sal的生活仍在继续,在桑德臣太太一案后,他和Larry结识了热爱超自然现象的少年Todd和一位温柔,开朗的女孩Ash,他们四个成为了十分要好的密友,经常聚在一起讨论超自然现象的事儿,同样因为这个,他们也发现“幽灵”这种东西是真的可以被人所看见的。



在学校里,虽有些讨厌的孩子会来找Sal的麻烦,以Sal的性子,总是用无所谓的态度等待麻烦的过去,但每次Larry和Ash都会替他出头,Ash喜欢以理服人,而Larry一听说Sal被找茬,立马准备去教训那人一顿。(当然被Ash拦下来了)



心里暖暖的,Sal第一次体会到拥有朋友的幸福,所以他无比珍惜他这三个朋友。



可是学校里总会有人传些流言蜚语,见Sal和Ash的关系好点就传什么“Sal肯定喜欢Ash”之类的话了。



其实就Sal个人而言,他和Ash走得近只是喜欢她的直率的性格罢了,男女关系他并不想染指,Ash对此毫不在意,他们仍保持着现状。



因为他跟Ash,Todd在一起的时间加一块都没有他和Larry在一块的时间的一半长。



“最好的朋友”,“兄弟”之类的词,只不过是概念罢了,而十五六岁的青少年表达关系亲近的方式,就是时间的长短。



得知Larry自己造了个树屋后,那里就成了Sal和Larry的“秘密基地”,只要是不上学的日子,他们俩就会待在树屋里,一呆就是大半天。



看看书,听听音乐,八卦一下学校的新闻,有时候即使是相对无言的坐在那里各自干各自的事,但只要知道对方在自己身边,心里就很踏实。



爸爸对此并没有表态,有时候他深夜回家也只是打了两眼就让他去睡觉。



在和Larry闲聊的过程中,Sal得知Larry父亲消失的原因:似乎是当日Larry在厨房角落见到了一个像是红眼恶魔的东西后,父亲就突然有一天消失了。



红眼恶魔?说起来Sal也在Charley家见到过这玩意。



看来这爱迪森公寓背后还藏着不少的秘密啊。



随着探索的逐步深入,他们发现这背后有邪教教会在作祟,而教会的影响已经渗透到了他们身边——



——他们发现学校食堂里的波伦那香肠是……人的尸体做的……



更要命的是,制作的“加工厂”就在爱迪生公寓内,他们还发现了艾迪森公寓地下邪教教会所废弃的神殿。



上天啊,要是有人现在跟他们提起有关波罗那香肠的事,他们直接就可以吐出来了。



不过占据Sal心灵的,可不止邪教教会的事。



Sal发现,自己似乎喜欢上了Larry。



在爱迪生公寓里用改装过的game boy寻找灵能的时候,他遇见了真正的红眼恶魔,当时自己被这突发的情况吓到直接呆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团可怖的黑影向自己扑来。Larry在关键时刻拿着Todd改装的新玩意冲过来救他,Sal只见眼前强光一闪,黑影消失了,而自己落入了个温暖,令人安心的怀抱。



还有在波伦那香肠事件中,两人潜入“加工厂”,突闻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却又无藏身之地,他们找个角落蹲下,恐惧,紧张,惊慌占据了两个少年的大脑,Sal不禁拉着自己双马尾缓解紧张的情绪,但即使再害怕Larry仍张开手挡在Sal面前,暖流在心底漫开,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被触动,幸福感滋润着他伤痕累累的心脏。



Sal当时就感觉到两人之间关系的微妙变化。



Larry也不是什么情商为零的笨蛋,自然也意识到了彼此心中的感情。



可这两位青春期的少年都默契的选择了维持现状,他们深知若点明感情反倒会使得双方都尴尬,既然心中已经明白对方心意,那不如就将这份感情藏于心中,保持当下的相处方式的好。



就这样他们度过了高中三年,步入成年。



转眼六七年过去,这几年来,改变了许多,也有许多东西没变。



爱迪生公寓仍立在那里,四个人之间关系仍十分亲密,邪教的威胁依然存在。



这六,七年里,Sal他们都搬出了爱迪生公寓,自己在外面租了间房。Sal将头发披散下来,Ash则剪了短发,去学骑摩托车,Sal对父亲和Larry母亲Lisa结了婚,住在爱迪生公寓里,Sal和Larry成为了继兄弟。四位好友在休息日都会聚集在一起,调查邪教教会的阴谋。



他们发现邪教教会准备要用人来献祭,从而召唤红眼恶魔,一旦成功就会有很多人死亡,首当其冲的就是爱迪生公寓中的人。



而他们为了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一边不停调查,还偶尔去爱迪森公寓检查有无异样,



一切,却又是在这一天发生的。



这天,Sal和Larry通往常一样回艾迪森公寓检查有没有异常情况发生。



回到小时候的住处,见到昔日使用的物品,使得这趟检查带上几分怀念的味道。Larry打量着曾经的房间,拍拍电视,摸摸墙上的海报,最后扶上当时两人放音乐的音响。



按下播放键,熟悉无比的炸裂的音乐在耳边响起,但他们却没有同小时那样随着音乐摇头晃脑,只是静默地站在原地。一曲完后,Larry关掉播放机,垂下眼帘,似在回忆那时两人疯狂的模样。



沉默良久,他突然问道:



“Sal,你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你面具下容貌的时候吗?”



“啊……记忆犹新。”



“当时我们俩正跟着音乐摇得起劲,你面具突然松了,飞过来砸在我鼻子上……”Larry抬起头,目光望向远方。



“……说实话,那一下可砸得不轻。你看见我被砸,连面具都来不及捡,就过来问我怎么样。”



“我没说什么,就看着你的脸,突然,你就哭起来了。”



“话说那是我第一次见你哭……所以,为什么你要哭呢?”



Sal稍微低下了头。“因为你没有移开视线。”



因为你没有移开视线,所以我以为自己那残破不堪的面容会让你离我而去,我实在太害怕,所以才哭。



也正因为你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移开视线,选择接受我,包容我,所以我才会哭。



搜索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什么特别奇怪的东西,跟父母约好晚上全家人一起吃顿饭后,Larry说自己还有事在身,就与Sal分别。



Sal同有些时间未见的Ash会了面,一起去湖边散会儿步,感觉天气逐渐变得闷热,估计过会儿要下雨,也就回了自己家。



刚进门没多久,外面“哗”的一下,一场夏雨也就下了下来。Todd在二楼研究新发明,Sal则坐在客厅里,无所事事地望着窗外。



“嗡——”,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摸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条来自Larry的短信。



「对不起,Sal,不要怪自己」



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怎么了?」Sal回问。



「我先走了」



「你在哪儿?」



……



短信那边再无回音。



Sal立马拨通Larry电话。



接啊……



电话里的忙音一下下的刺激着他的心脏。



快接啊……Larry……



无人接听。



不……



Sal预感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不!!!



只来得及叮嘱Todd弄好装备就来找自己,Sal下一秒就冲出大门。



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模糊了他的视线,大脑中只剩下一个命令:奔跑,无论Larry在哪儿。自己都要把他找到。



他先冲到父母家,他们此时眼神呆滞地看着雪花一片的电视,目不转睛。



“爸,Larry呢?!”



“这些电视节目千篇一律的,每天都是一样的节目……”



父亲如同没听到他的话似的,自顾自的说着。



来不及多停留一秒,Sal又跑向地下室。



没人



他跑去树屋。



仍没人。



但他注意到了躺在地上的一封信,它无声地说明着现实。



那封信瞬间抽走了Sal所有的力气,他瘫坐在地,颤抖着捡起纸张。



目光顺着文字一行行扫过,停止转动的大脑却无法处理这些文字。



那些单词如同一把把刀子,一点一点地将他心脏剜去。



他鲜血淋漓。



其实最该去死的人是自己。



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



就是自己害了周围所有的人,害得他们如今灵魂都被恶魔侵占。



害得Larry不得不去自杀。



都是他的错,不是吗?



想哭的冲动是如此强烈,但他却哭不出来。



随后赶到的是Todd,他背着Sal改装后的吉他。听闻Larry去世的消息,Todd身体一颤,他强忍眼泪,把吉他递给Sal。



残酷的现实堵塞在他们咽喉。



冥冥中Sal听见幽灵的警告,他和Larry现在必须赶紧去从现实和死后两个世界中配合以净化公寓中的人的灵魂,否则恶魔将会吞噬人们的灵魂。



而他们却又必须去面对这现实。



一层层地破除障碍,Sal心中已经麻木。



他从未想到,他们两人之间最默契的一次配合竟是在Larry死后。



可无论怎么努力,直到Sal见到怪物化的爱迪森先生后才意识到一点:



怪物其实早就存在于他们当中。



他本以为击败怪物后一切都会结束——



但人生本就是一场反转最多的游戏。



少年时期的爱迪森先生出现在他面前,告诉Sal——他必须杀光公寓里的所有人。



“我们不是已经净化了他们灵魂了吗?”Sal吼道,他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转折,他也不能理解。



少年悲伤的摇摇头,“他们的灵魂早已被玷污,无法拯救。”



“可那里面有我的亲人和朋友啊!”



“你必须动手。”



说罢,少年消失了,只留下了一把刀。



从一开始他们就输了。



他的命运无法改变。



Sal捡起了刀。



“Sal,你回来了,让我们一起开派对……”



我别无选择。



“Sal,你是爸爸的骄傲……”



我必须这样做。



“Sal……”



他们不得不死。



杀戮变成了没有感情的,机械性的动作,毕竟心脏早已失去,那么也就不会再痛了。



最后一个人倒下了,Sal呆站在公寓门前,口中不断念着同一句话:“我别无选择。”他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直到冰冷的手铐铐在腕上。



这一起杀人案造成了巨大的轰动,入狱后,Sal一遍又一遍地向不同的人重复着他们的故事,一遍又一遍。



媒体只看到了热度,世人只看到了谎言。



法院最终判决了死刑,处决时间是下午六点。



Sal被带到电椅上,他静待着最后一刻的来临。



执行官伸手扶上拉闸。



没有想象中的走马灯,只有心底的一句话。



六点整。



Larry,等等我,我这就来找你。



“咔哒”



——这就是Sal Fisher二十五年的人生。



——F.I.N.

忆影.
”当你拿起刀的那一刻,你已别无...

”当你拿起刀的那一刻,你已别无选择。”

”当你拿起刀的那一刻,你已别无选择。”

夏侯千寻

(重新传了一下完整的)

是关于cool guy们的meme

https://b23.tv/av91735580 

感兴趣的话欢迎观看

(重新传了一下完整的)

是关于cool guy们的meme

https://b23.tv/av91735580 

感兴趣的话欢迎观看

Fixer-917

是去年的铅笔捞上色x

是去年的铅笔捞上色x

写LS的文手都是我爹

LS【1】汣众

*练手 第一次写 我很烂

*每次会很短

*极度他妈的OOC

霓虹灯下两颗滚烫的心脏贴得前所未有的近

好像是有什么在两人之间撕扯着

冰凉的空气变得似乎有些稀薄

Sal从来没发现Larry的眼睛那么闪亮

双手也不自觉叠起搭到Larry肩膀上

黑暗中

两人吐出的白雾拂去脸上的温度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

两人的呼吸带着数不清的暧昧

接着就是好像几十天、几十个月、几十年没有见过那样急切地把唇舌交给对方

一股小心翼翼的暖流在两人心中弥漫

口中残存的酒精的苦涩在这一刻变得酥麻起来

圆润而尖利的牙齿摩挲着舌

呼吸被不断掠夺逐渐混沌

放开彼此之后

Larry逃...

*练手 第一次写 我很烂

*每次会很短

*极度他妈的OOC

霓虹灯下两颗滚烫的心脏贴得前所未有的近

好像是有什么在两人之间撕扯着

冰凉的空气变得似乎有些稀薄

Sal从来没发现Larry的眼睛那么闪亮

双手也不自觉叠起搭到Larry肩膀上

黑暗中

两人吐出的白雾拂去脸上的温度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

两人的呼吸带着数不清的暧昧

接着就是好像几十天、几十个月、几十年没有见过那样急切地把唇舌交给对方

一股小心翼翼的暖流在两人心中弥漫

口中残存的酒精的苦涩在这一刻变得酥麻起来

圆润而尖利的牙齿摩挲着舌

呼吸被不断掠夺逐渐混沌

放开彼此之后

Larry逃开了。

Sal无力地从墙上滑下来

蹲坐到地上。


-------------------------------------------------

对不起大家我真的很烂呜呜呜呜呜

会有续集


谢元
两个毁容人员我好喜 正义的犯罪...

两个毁容人员我好喜

正义的犯罪风这样(x)

开哥不知道有没有larry高

沉稳的人在危险面前轻松地开着以为是幽默的冷笑话


因为是速摸的所以画完发现,人体就是所罗门的花瓶


两个毁容人员我好喜

正义的犯罪风这样(x)

开哥不知道有没有larry高

沉稳的人在危险面前轻松地开着以为是幽默的冷笑话


因为是速摸的所以画完发现,人体就是所罗门的花瓶



村医袁柏清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