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amantha grooves

   1参与
渣康的打火机

宅总真的不会拐卖人口(四)

*饥饿游戏AU,需要的设定解释和用到的梗在第一章开头

*偶尔有饥饿游戏里的人物串个场,不过不重要,可以忽略他们(除了俩缺德总统)

*主cp RF

*慢热,很慢很慢

*年龄操作,李四19岁宅总30+大锤16根妹20+,卡姐和豆豆多大暂时不重要我写这句话的时候他们俩还没在脑稿里出场......

*图书馆小分队属于诺兰,世界观属于柯林斯,ooc和幼儿园文笔属于我。

*不知道这句第一章说过没:因为习惯把POI人名都打英文(某两位外号是谐音打音译我太出戏)所以干脆把所有人名都用英文了,结果就是“总统”“战士”这种头衔不得不像“先生”一样跟着姓名也变成英文......我也不想但我找不到更好的折...

*饥饿游戏AU,需要的设定解释和用到的梗在第一章开头

*偶尔有饥饿游戏里的人物串个场,不过不重要,可以忽略他们(除了俩缺德总统)

*主cp RF

*慢热,很慢很慢

*年龄操作,李四19岁宅总30+大锤16根妹20+,卡姐和豆豆多大暂时不重要我写这句话的时候他们俩还没在脑稿里出场......

*图书馆小分队属于诺兰,世界观属于柯林斯,ooc和幼儿园文笔属于我。

*不知道这句第一章说过没:因为习惯把POI人名都打英文(某两位外号是谐音打音译我太出戏)所以干脆把所有人名都用英文了,结果就是“总统”“战士”这种头衔不得不像“先生”一样跟着姓名也变成英文......我也不想但我找不到更好的折衷方法了,也许写完大修的时候会整体替换吧,总之非常抱歉。目前的剧情会不会有点过分压抑了?或者节奏情绪什么的不太好?我想剧情太多次整个人都会迟钝掉,如果可以的话请留下感受吧我看看要不要再调一下......更新频率可能又会变慢了,因为后面的大纲比较薄弱,虽然有三四千字存稿但都是我不知道该放哪的片段(。)啊这章写的太烂了如果阅读体验不好非常抱歉*抱头*

------------------------------------------------------------

“Soldier Finch,我记得你答应过不会干扰这次的行动。”

“我的确没有干扰行动,总统。”Harold注视着屏幕上的总统,她依旧是那副表情平静的样子,灰白色的发丝顺滑笔直,几乎不像真人。但Harold清楚她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稳重。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把那个男孩捞出来了。”

“没错,但这次的行动也成功了,您不能否认这一点。”

“不要跟我耍你的小聪明,Finch。如果这次行动失败我们可能搭上另一个soldier Ingram,甚至更高的代价。他究竟在你身上下了什么咒,让你无视十三区的决策?”

“请容许我为自己辩解一下,女士。我从来没有无视十三区的决策,把Mr.Reese救出来是我的个人行为。并且,这个行为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不仅没有影响到您预期的成效,还额外保护了一个孩子。如果他确实必须为了更崇高的事情牺牲,我不会加以阻拦的。但现在有更好的解决方案,所以......我这么做了。”Harold顿了一下,还是下定决心说出了最后半句话。

“这就是你想说的吗?你几乎为他做了叛徒,但你只是轻飘飘地说‘我这样做了’?你还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总统的表情略微有些愠怒。

“我思考了很久,President Coin,”Harold的声音向来是颤抖的,但他现在觉得自己异常的坚定。“但我依旧想不明白多救一个人对十三区有什么妨碍。他——他可以加入我们,我再次恳求您考虑我的提议。”

“我也依然不明白国会区的‘死亡天使’能对革命有什么帮助。你想清楚,他是国会区豢养的一只温顺的猫。他是被国会区培养起来的,他从前是职业贡品,是未来的治安警,现在是他们钟爱的‘死亡天使’。他的形象就是这样的了,他与革命无关,甚至还会站在我们的对立面。”

“我不这样认为......”Harold仔细斟酌着语言,“如果您记得我的报告里写了什么,应该会发现他并不完全是您印象中的这样不堪,您的决定也表明您知道他并不完全是President Snow的乖孩子......”

“下属辖区的孩子被喜爱性虐的同性买家买下都会反抗的,这并不能说明在其他情况下他一样会进行反抗。更何况他来自二区,二区的人几乎都是从小被教导效忠国会区的,来自二区的革命者是最少的。说到你的报告,我不觉得我有必要抽时间关注‘死亡天使’。”

沉默。

Harold并不是被问住了,虽说President Coin有时的确难以交流。他大可以放弃John,但他忘不了那双眼睛,即使它们的特写只在屏幕上出现了短短一瞬。

一秒?三秒?不会更多了。大赛组织者本以为能捕捉到更合适的情绪,当他们发现不对的时候立刻切了机位,于是,他们的死亡天使依旧是那个死亡天使。
    Harold知道那双布满血丝、充斥着泪水的眼睛绝不是一双职业贡品的眼睛。它们承载着太多浓得化不开的感情——Harold能从中读出来疲惫、错愕、悲戚、绝望……或许还有更多,好像他没想到自己会赢,好像他根本不希望自己赢。
    当时John没有像其他职业贡品那样欢呼,甚至没有像多数胜利者一样显出解脱来。他踉跄了一下,突然单膝跪倒在那个十区孩子的身边,身体蜷缩,双手撑住地却没有再发力站起来,就像他压根没有力气站起来一样。一区女选手的尸体躺在不远处,脸上还挂着扭曲的笑。大赛组织者切进了航拍视角,整个竞技场显得愈发冷清而凄凉。
    Harold不喜欢杀戮,每次饥饿游戏他都看得心惊肉跳。但他也清楚那个场景所包含的绝不仅仅是杀戮。

他实在不忍心看着那双封存了一方海洋的眼睛永远暗下去。

“我恳请您抽一点时间扫读一遍我提交的报告,或许您读过之后就不会再为此困扰了。给我一年时间,”他垂下目光,“我会让他为我们所用。而且我绝不会因此影响十三区的工作,就像这次一样。”

Harold不喜欢对战友——假使President Coin还能算得上革命战友的话——说违心的话,他的声音比平时更颤了几分,但总统并没有听出来。

“好吧,我会考虑你的建议。一年算是个比较合理的时间,革命并不急于一时,我们需要等一个完美的时机。”

Harold意识到总统的情绪缓和得有些太快了,这背后一定有些他之前忽视了的问题。

“......您是否原本还计划让Mr.Reese做更多次烟雾弹?”

“你也无法否认,他做这个烟雾弹再合适不过了。”

John是电视明星,是国会区人民热爱的饥饿游戏胜利者之一,他的任何一个举动都可以引起轩然大波,Coin说得没错。但Harold实在很不喜欢这种冷血的算计。

于是他没有作出回应。

“希望你遵守自己的诺言,Soldier Finch。”总统恢复了平静冷峻的语气,“如果你哪次没做好自己的工作,那就休想再在我面前为他说一句话。记住,别在我眼前耍小聪明,也不要再猜测我没做出的决策了。”

总统断开了连线。Harold揉揉太阳穴,开始查看自己的各个收件箱。

紧接着,他被坚持不懈的Logan Pierce震惊了。数不清的信息——绝大多数都是重复的——和十几条语音留言:

“我会一直追问事件后续的,相信他不会拒绝这个请求,我比其他国会区人有趣多了。”

“他最好真的会来陪我,万一我没享受到服务竞争对手还拿这事要挟我那我不就亏大了?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那些接触不到这种事的人肯定会大惊小怪的。”

“而且我总得有话可跟我那些朋友说啊,我从来不在这方面编瞎话。”

“对了,他状态大概什么时候能好点?告诉我个大概时间也可以啊,我没打算逼你直接定一天。”

“换个问法,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他提这事?”

......

Harold被吵得更头疼了。

“静候佳音吧,Mr.Pierce。”他回复道。

--------------------------------------------------------------

John不得不承认国会区伪君子的施舍的确有那么一点积极意义,至少他现在可以专心帮今年的选手做准备了。

——他是这么想的。但国会区怎么可能真正给人喘息的机会?

几位热情而吵闹的造型师不能打扰正在训练的选手,自然而然地把目光转向了导师。

“亲爱的,你这张脸哪里都好,就是嘴唇太薄了——你们辖区的孩子能有天然的美貌当然好,可现在既然到了国会区,也该多注意注意自己的形象呀。”

“我们可以给你打一针玻尿酸,这样它们就不会看起来这么干瘪了。”

“没错,我保证你稍微改动一下就完全是个国会区人了!”

“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嘴唇?全国最好的主持人凯撒那样的?还是其他样子的?只要你开口我们就能满足你的要求,亲爱的,你可是在国会区啊!”

他们兴高采烈地围着John叽叽喳喳,John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总统那对肥厚红润的、一看就是丰唇针打多了的嘴唇,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多谢各位的好意,”他无奈地回答道,“我对自己的脸还是挺满意的,没准哪天薄唇会成为潮流呢。现在失陪一下,我要去准备明天的访谈课了。”

他离开造型师们镇定地逃回自己的房间,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至少现在还是纯天然的嘴唇。

用工作填满时间是规避糟糕情绪的办法之一。John拿出国会区发给导师们的访谈课资料,把那些该说的套话背了又背。可总有那么三个问题要打断他——

这个人是谁?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买下我整整一年?

这些问题强硬地跳到John眼前来,而他对此无计可施。终于,他意识到了自己其实有一个很可靠的消息来源:May。

他快步走到May的房门前敲了几下,急切地等待着回应。也许把问题真正问出来能更少地想到它们吧。

几乎敲门声刚落下他就听到了回应:“谁?”

“是我,John。”

“这就来啦。”May应道,赶忙打开门。“什么事?先进来吧,没有让人站在门口说话的道理。设计师的房间外间是工作室,随便找个椅子坐下吧。”

“多谢。我的确要多耽误你一点时间。”

John跟着她进了房间,拉了个闲置的椅子在她的工作台附近坐下。May按了个按钮,不多时墙壁上的一个窗口打开,一壶茶和两个茶杯被送进了房间。

May给John倒了杯茶。“说吧,怎么突然想到要找我?”

“你在国会区有没有听过Wren这个姓氏?”

“Wren......不算是什么太稀有的姓氏。你有具体方向吗?”

“我想了解的那位Mr.Wren大概是富得流油的那群人之一,至少富得......富得能买下一个饥饿游戏胜利者整整一年的时间的那种。”John说完话后舔舔嘴唇,为了掩饰尴尬的神情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那么你说的恐怕是全帕纳姆最大的保险公司的老板,Harold Wren。”May沉吟片刻后慢慢叙述道,“很老派,有专门做旧式礼服的私人设计师,所以我没太多接触他的机会......不过就我和他见面的几次经历而言,他还算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人。”

“很多人都不仅仅是他们看上去的样子。”

“唔,这倒也是。”May显得有些苦恼,“不过我也只知道这些,不能更好的帮到你真是太遗憾了......”

“有信息总归比没有好,谢了。我不打算多打扰你,”John起身要走,May也跟着站起来送他到工作室门口。John停住脚步,迟疑地问:“嗯......你不好奇我问这个的原因吗?”

“能猜到的事情我为什么要问出来呢?”May又露出她标志性的甜蜜微笑,“再说了,过分探听其他人的隐私很粗鲁。”

John想不出来还能说些什么。“好吧,再见。呃......我刚才看到了你桌上的草稿,看起来很不错。”

“谢谢,”May笑得更甜了,“那就是这届选手访谈上要穿的礼服。也祝你拥有美好的一天。”

就在John依旧迷茫地往回走的时候,May掏出手机通过卡米特*通讯线路给Harold发了条信息:“你看中的小家伙看起来状态还是不太好,千万不要吓着他。”

Harold的回复很简短:“当然。”

 

还有不到一天这届选手就要迎来他们的赛前访谈了。二区的两位选手会各用半天与二区的主持人练习仪态,再花半天时间与自己的导师学习访谈技巧。

“你在昨天的单人评估里已经得了十一分*,已经有很多人想在你身上下注了。晚上的访谈可以延续这样的好势头。访谈的时间很宝贵,每人只有三分钟。它的目的是让观众了解你并喜欢上你。重要的是后者,你只要让他们自以为了解你就够了。通常选手会着重把自己往一个突出的方向塑造,这样能更好地被记住。比如冷酷型,高傲型,凶残型......Shaw,你还在听吗?”

John从Shaw的表情中实在看不出什么波澜。

“我在听。”

“好的。但无论如何重点还是讨观众的喜欢......”John想起自己当时的心态,不由得叹了口气。“如果你对此很抗拒我能理解,我也不打算逼你。”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反感。如果这可以帮我获取成功,那为什么不?”

“好的。那么我们先决定你要把什么样的自己展示给国会区的观众,然后我会问你一些访谈会问的常见问题,你来回答。我觉得之前提到的几种类型都还算适合你。”

“此前的那些高傲型和凶残型看起来几乎就是傻子型,国会区人的审美果然够低下。”

“那么你打算选冷酷型了。”

“是。”

“你本人就很有特色,也的确贴合冷酷型。那么接下来该开始模拟访谈了。”John拿起旁边的一摞文件,“不过冷酷型也不能显得对主持人不合作,他们心目中的‘冷酷’不代表与他们敌对,你还是得多说点。”

“明白。”Shaw一挑眉毛。

John把手上的文件里的问题全都问了一遍,甚至还在这些常见问题的基础上加了点主持人会用到的花样,但最后他还是不得不在离规定时间还有一小时的时候绝望地面对这个问题:Shaw做得太好了,他已经没什么可指导的了。

“呃,”John绞尽脑汁地想接下来还能做什么,“不如我们模拟一下真实访谈,从进场到退场一共三分钟,尽可能多说点你想让观众了解的信息。你看怎么样?”

“听起来不错。”

John翻出一个定时蜂鸣器来放在桌面上。

当晚上同样的蜂鸣器在Shaw说完最后一个词时响起的时候,John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倒在沙发里。

我做到了,他想,我给出了我能给她的最好的指导。她显得独特而强大,赞助会自动源源不断地主动跳进她怀里。接下来最需要担心的就是那位Mr.Wren了。

 

 

 

*卡米特:十三区通信机。这句话的意思大概就是根妹用手机跟宅总联系的时候没用国会区的网用的是十三区的独立通讯系统,就不会被监视到了

*十一分:选手评估的最高分数是十二分。


渣康的打火机

宅总真的不会拐卖人口(二)

*饥饿游戏AU,需要的设定解释和用到的梗在第一章开头

*偶尔有饥饿游戏里的人物串个场,不过不重要,可以忽略他们(除了俩缺德总统)

*主cp RF

*慢热,很慢很慢

*年龄操作,李四19宅总30+大锤16根妹20+,卡姐和豆豆多大暂时不重要我写这句话的时候他们俩还没在脑稿里出场......

*图书馆小分队属于诺兰,世界观属于柯林斯,ooc和幼儿园文笔属于我。

*不固定废话栏:找大锤的搭档的名字可麻烦死我了......本金鱼甚至不记得他第几集出的场。Seaberry不是任何剧中人物的假名,这章的根妹用了May这个假名。非常抱歉因为个人原因从去年一直鸽到现在,因为大纲有点卡所以也不能保证...

*饥饿游戏AU,需要的设定解释和用到的梗在第一章开头

*偶尔有饥饿游戏里的人物串个场,不过不重要,可以忽略他们(除了俩缺德总统)

*主cp RF

*慢热,很慢很慢

*年龄操作,李四19宅总30+大锤16根妹20+,卡姐和豆豆多大暂时不重要我写这句话的时候他们俩还没在脑稿里出场......

*图书馆小分队属于诺兰,世界观属于柯林斯,ooc和幼儿园文笔属于我。

*不固定废话栏:找大锤的搭档的名字可麻烦死我了......本金鱼甚至不记得他第几集出的场。Seaberry不是任何剧中人物的假名,这章的根妹用了May这个假名。非常抱歉因为个人原因从去年一直鸽到现在,因为大纲有点卡所以也不能保证一定会完结,但是起码会肝出来两到三万字而且第三章会很快出来,毕竟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梗。

------------------------------------------------------------

选手们来到国会区的第一天对于导师们而言可谓相当清闲。没有工作、没有应酬,而John也暂时没有接到通知说今天的夜晚并不属于他自己。

早餐结束后选手们要进入地下一层的训练场训练。通常他们会在早餐时向自己的导师咨询一些问题,但职业贡品们通常并不需要这一步骤——至少John从来没有主动征求过他的导师的意见。毕他从未想过要从饥饿游戏中活下来。

正当他咽下最后一口巧克力蛋卷开始在脑子里计划这天要怎样度过的时候,本届的男贡品Cole开口了。

“Mr.Reese,你没有什么要嘱咐我们的吗?”

“噢,”John略微怔了怔,“你们此前在二区接受的训练完全够用,我想你们应该有一套自己的策略了。”

“唔,那也比不上曾经的胜利者给出的指导?”

“嗯......在贡品中心训练的这段时间你们可以观察自己的对手,现在就开始选择盟友也是一种策略。不是所有人现在的表现都是绝对真实的,所以要提高警惕,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迷惑其他人。此外......”

John不受控制地想起一柄差点切开他喉管的利刃,还有那个十区的孩子飞溅的鲜血。只消不到三分钟,他亲手毁掉了自己最想保住的东西。

“Mr.Reese?”

他被Cole的声音唤回现实。

“你还好吗?你刚才盯着我们发了十几秒的呆。”

“没事。”John叹了口气,“最后一条建议,跟从本心。快去训练场吧,你们不会想第一天就迟到的。”

“走吧。”Shaw扯了扯Cole的袖子,两个孩子一前一后离开了。

John思考的结果是他应该去天台消磨时光。他并不想再去找其他导师喝酒,更不想回自己的房间——这个时间段或许会有艾瓦克斯*来收拾房间,这些失去舌头的仆役只会让他对国会区的怨恨更深一层。他不敢看他们的眼睛,不敢猜测他们过去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更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他们的服务。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个饥饿游戏的胜利者,他或许迟早会成为这些人中的一员。

John早晨已经把房间收拾过了,那个负责他的卧室的艾瓦克斯女孩并不需要做太多事情,但他依然不愿意面对她。他想对她表现出善意,但天知道这样的善意会不会害了她?且不说艾瓦克斯是不被允许也几乎无法与被服务者交流的,如果他表现出一丝一毫对她的亲近,她的命马上就会变成总统用来威胁他的又一个筹码。他决不能让更多本不必死的人因他而死。

走进电梯的John用力按下了写着“12”的按钮。观光电梯修得很好,但John站在里面的时候从未有过任何能被称之为快乐的感受,哪怕是第一次站进去的时候。十二区的的导师不知道在哪里买醉,走廊上也没有艾瓦克斯,这正合John的心意。他快步穿过走廊,轻车熟路地上了天台。

天台上的视野很好,坠在植物枝条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在国会区能有这样不仅没有被刷上各种鲜艳的颜色,甚至还勉强称得上清幽的地方实在是令人大喜过望。正当他以为自己能在这里享受片刻宁静之时,身后便传来了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哒哒声。

“你好啊,John。”二区的设计师May从他身后的一棵高大的绿植后转出来,国会区可笑的口音给人带来的不适感似乎与对方过分甜腻的嗓音互相抵消了,“导师们在饥饿游戏赛季的应酬很多,我以为你会在房间里休息呢。”

“我还是更喜欢室外。”

两人的话语淹没在一阵阵风铃声里。

“我想国会区的室外和室内对你而言并没有太大区别,这两年过去,你应该恨透了这里的所有东西吧。”

John微微皱眉与她对视一眼,又转过头去看一旁的风铃。

“你大概不太乐意继续这个话题。我本来不该打扰你,但你总要听听总统给你的最新指示,不是吗?”

John一惊,听到后一句后立刻将视线转了回来。不等他开口,May便善解人意地继续了下去。

“看来你的意思是要听。是这样的,总统把你今晚的时间卖给了一个爱好和以往不同的人,那种不会听听故事喝喝酒搞搞肢体接触就能让你蒙混过去的人。那个来传话的治安警在大厅没找到你和其他可能知道你行踪的人,于是我就把这个活揽下来啦。再怎么说,我算得上是和你亲近的国会区人嘛。——啊,没想到你还真在天台,不过二区的贡品也的确不需要导师去训练场盯着。如果你想了解一下情况的话,那个小姑娘,Shaw,她可真不错。她和那个男孩一直在一起好好训练呢,我敢保证现在已经有贡品喜欢上他们——也有贡品恨上他们啦。”May的语气无比温柔,“题外话说得有点多了。你放心,所有不该知道的人里只有我知道这些事情。重点是,把你今晚的买主包括在内的某些人有点特殊的癖好,他们的性爱对床伴而言可能是一种——”她故意顿了一下,观察了一番John的表情又微笑着说下去。“——折磨,如果那位床伴不配合的话。只不过你很幸运,一直都没有碰上。我想告诉你的是,遇到这种情况要尽量放松,还有——不要哭出来喔。你不会想在这种人面前哭的吧。”

John的脑子略微空白了两秒,紧接着是轰的一声巨响。他花了一段时间才找回控制表情的面部肌肉的知觉。

May似乎对自己的话造成的效果很满意。“还有,你最好在他操你的时候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国会区的人总是吃这一套。或者说,所有天杀的支配狂都是,他们绝对看不出来你是装的。真抱歉让你听到这么不得体的措辞,不过我想你也不会介意的。”

信息比措辞本身值得令人震惊得多,John在花了几秒时间理解完自己刚刚听到的句子后才十分艰难地给出一个很不合格的回应:“……他?”

“啊,对,那位买主是个男人。我忘了你们不怎么习惯发生在同性之间的性行为了。不过相信我,对方的性别不会是你最难接受的东西。”紧接着,她抬头望了望天,“真不巧,我得回去给那两个孩子设计赛前采访的礼服了。祝你今天过得愉快。”

May与John擦肩而过的时候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把一个小东西塞进了他的大衣口袋。

“这是最不容易被查出来的自卫武器,如果你实在做不下去可以拿它电晕对方。”她压低声音在John耳边快速说道,迟疑片刻后终于还是补上了一句语气凝重的“小心点。”

接着,有节奏的高跟鞋踏地声再次响起,渐渐远去。

John心事重重地在天台上转了一下午,他能想到的唯一计策是在状况不对的时候立刻电晕买主、隔一段合适的时间之后再装作没事一样回到贡品训练中心。这基本没什么用,也许买主紧跟着第二天就会向President Snow举报他。那么做得更绝一点,彻底杀死买主呢?不可能,即使对方是国会区人他也不可能这么做。光是竞技场里的无谓杀戮就已经太多了,他从来没有喜欢过这种事情。

直到晚餐时间他也没想出来什么所以然,只好机械地走向电梯、下楼、走进二区贡品的休息室等待Sameen和Cole训练回来吃晚饭。他已经越来越无法在意供应的餐食是什么了,毕竟任何食材入口都是一种味道:没有味道。

两个孩子如他希望一般沉默寡言,只是在晚餐的开始讨论了一下策略。这倒是比较奇怪,一般同区选手会尽量回避让彼此之间出现什么情感联系,也许他们像当年的他和Kara一样在二区就是训练搭档?

May坐在Sameen旁边,没有特意与John对视过一次、没有流露任何会破坏她作为国会区人的社交外壳的表情,就像他们的确刚刚开始合作一样,就像下午的对话从未发生过一样。

这样的静默是唯一能安慰到John的东西。May下午说的话依旧在他脑子里盘旋着,弄得他头痛欲裂。

他确实偶尔会头痛,尤其是他需要清醒地面对这两年来他经受的那些损失的时候。这种莫名的症状自从从竞技场出来就开始了,而且并非只有头痛一个。

    他木木地吃完了饭,全凭本能地回了房间、等其他人都离开后再悄悄下楼去等来接他的车,这样的行为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即使是违心的。

和往常一样的车,差不多的气味。空气清新剂——它们还不如叫空气浑浊剂——的刺鼻气味和车里皮具的气味混合而成的一种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味道。或许空气浑浊剂的香型换过,从玫瑰味变成了橙子味,但它们都只有顺着鼻腔给你的中枢神经狠狠来一拳的效果。John从前不是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坐进国会区的漂亮汽车里,但绝不是以这种身份。他的计划里从来就没有香氛、夸张的服饰、精美的食物、电视节目和一个接一个的买主。

他把头靠在车窗上皱着眉闭目养神,耳畔传来前排治安警们交谈的声音。只不过是正常人说话的音量而已,可他还是觉得太吵了。

 

那位先生的家但从会客厅看与其他国会区房屋并未无区别。精致、空旷而冰冷,洁净到了无生气。一个装扮得浑似天堂的地狱。

John身后的两个治安警退出房间,艾瓦克斯在他背后把门关上。另一个艾瓦克斯走上前来,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John跟着他走。

太繁复的墙壁花纹,太厚的地毯,太高的天花板——太重的香氛。人造香氛的气味随时提醒着他自己现在的处境,它也是这个逃不脱的梦魇的一部分。

那艾瓦克斯打开一扇门,随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像一片烟灰,像一只幽灵。他们被训练成了非人,可在此之前他们是这个国家里最鲜活的一群人。

门里仿佛是一个光与烟雾织成的世界。蓝紫色的灯光,从地面某处涌起的雾气,似乎是国会区常用的干冰。John一时间有些眩晕,他下意识眯起眼睛,肌肉绷紧,右脚悄悄后撤了一小截。比正经的战斗准备差得多,但聊胜于无。

 “John,我已经等了你很久了。”眼前的男人的装扮同样和“正常的”国会区人没什么不同,服饰鲜艳而样式繁复,头发因为追赶时髦而漂成了鲜艳的蓝色,露出的皮肤上刺着时兴的图案。

John挣扎了几秒才下定决心走进房间,依旧是双脚略微前后分开的站姿,条件反射地带上门。他关门的声音总归还是比那些艾瓦克斯要大。他舔舔嘴唇,略微吞咽了一口唾沫润嗓子,做好了开口的准备却没想出什么合适的回答。

“果然是个不喜欢说话的孩子。我从你还在竞技场里的时候就开始关注你了,还给你送过补给。你很可爱,也很坚韧,而且最后的确得了冠军。哈!我就知道我的眼光一定不会错的!”他喜气洋洋地自顾自说下去。像其他国会区的达官贵人一样,John想。

“多谢您的支持……Mr. Seaberry。”John努力从一团混沌的大脑里找出眼前人的姓,挤出一个国会区的标准笑容,条件反射地开始争取赞助。“今年二区的选手……”

“不,我今晚买下你不是为了听这种任何宴会上都能听到的官腔的,甜心。”他开始摆弄箱子上的密码锁,“你不喜欢出声也可以不逼着自己说话。”

“……多谢。”

“——因为我会让你自愿叫出声来的。你会求我让你叫出来的。President Snow手下的孩子里就没有能全程绷着不出声的,你应该知道他们都是和你一样的胜利者吧。现在,让我们看看这届的冠军耐受能力怎么样。”

John仍是沉默着,同时不动声色地把右脚又后撤了一点。感谢干冰烟雾。

箱子打开了。John猜到里面大概会是一些性爱玩具之类的东西,但他还是低估了国会区的成人用品产业。那些几近不可名状的颜色和形状让他好不容易下去的眩晕感又有些上来了。

 “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别太紧张,我可不舍得伤到你。”那人抓了一个中间连着一个圆球的细短皮带下来走近John。

就这一个晚上,John绝望地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比竞技场或者胜利巡游更可怕。再说,他自己刚才还亲手关上了门。

“我很期待这个晚上,John。跪下,张嘴。”

John能看到他脸上因为沁出的汗珠、由于兴奋和过重的化妆品显得狰狞的笑,闻到他身上的另一种刺鼻的古龙水味。

于是John忍无可忍地用左手勾住Seaberry的脖子,右手同时自下而上狠狠地一拳打在对方肚子上。趁Seaberry吃痛得弯下腰去,John的右手闪电般地绷直、一手刀劈在他的颈侧。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于他没来得及想起兜里的电击器。

John忍住呕吐的冲动夺门而逃。

 

与此同时,在国会区的另一个地方,Harold敲下了一个假档案的最后一个字母。

 

 

 

 

 

 

 

*艾瓦克斯:国会区抓来割去舌头充当仆役的反叛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