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ana

18382浏览    666参与
Ray
@R 師生230!!!!原本要...

@R

師生230!!!!原本要畫刺激一點的,但想想還是熟練一點好了kkkk認真可靠溫柔的俞教授×超可愛的大學生紗紗😍😍😍

@R

師生230!!!!原本要畫刺激一點的,但想想還是熟練一點好了kkkk認真可靠溫柔的俞教授×超可愛的大學生紗紗😍😍😍

低调的小作者

如果将繁星连成线


五月


在昏暗的卡拉OK包间灯光中,多贤顺着Sana清亮的笑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Sana正为赢下一局让Momo喝掉一整杯威士忌(虽然掺了可乐)的游戏而开心不已。看起来几个姐姐正在以游戏为借口而疯狂饮酒,Sana虽然刚刚赢下一局,但是从她的状态来看,也实在算不上清醒。

多贤默默放下自己的酒杯,对看着同一方向的彩瑛说,「看到了吧,我只好先不喝了。」

多贤和Sana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如果两人一起出去喝酒,至少有一个人要保持清醒。这是她们在有次双双喝醉后在郊外某个终点站过了一夜后形成的约定。她们总是很有默契地在对方喝多时候保持清醒。

今天看来多贤是需要保持清醒照顾醉酒后的Sana的一边。...


五月


在昏暗的卡拉OK包间灯光中,多贤顺着Sana清亮的笑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Sana正为赢下一局让Momo喝掉一整杯威士忌(虽然掺了可乐)的游戏而开心不已。看起来几个姐姐正在以游戏为借口而疯狂饮酒,Sana虽然刚刚赢下一局,但是从她的状态来看,也实在算不上清醒。

多贤默默放下自己的酒杯,对看着同一方向的彩瑛说,「看到了吧,我只好先不喝了。」

多贤和Sana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如果两人一起出去喝酒,至少有一个人要保持清醒。这是她们在有次双双喝醉后在郊外某个终点站过了一夜后形成的约定。她们总是很有默契地在对方喝多时候保持清醒。

今天看来多贤是需要保持清醒照顾醉酒后的Sana的一边。

这是多贤的生日party,多贤本来应该是可以尽情放纵享受照顾的那位,但如果是因为Sana,多贤便无所谓了。

果然在离开卡拉OK的时候,Sana已经只能像个挂件一样搭在多贤身上了。好不容易才将Sana搬回家,放到卧室的床上,帮她盖上被子,多贤才去卫生间自己洗漱。

等多贤收拾好准备回房时,Sana的房间却传来了歌声,多贤进房一看,Sana已经滚到了地上,嘴里还唱着跑调的歌曲。

多贤终于把她重新扶回床上,安抚好内心仍然在卡拉OK包间唱歌的Sana,看着她慢慢安静下来,才离开房间。

「好好睡,别再滚到床下啦。」


直到第二天下午Sana才缓缓从寝室走出来,看到在客厅安静看书的多贤,立刻像一只委屈的松鼠一样抱怨着,「多贤呐,我头好痛。」

多贤抬着看着倚在门边的Sana,佯装生气的说,「Sana你昨天喝太多了,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手里拿着半瓶伏特加在喝。」

「多贤呐,我胃也好痛。」Sana作出一副被责备后可怜的表情望着多贤。

抵挡不住Sana水汪汪的眼睛,多贤生气不到10秒就心软下来。

「好啦,我就知道你会胃痛。我熬了些鸡肉粥,喝了应该会舒服很多。你来坐好,我去盛一些来。」说完起身走向厨房。

Sana占据了多贤本来坐着的沙发,将沙发上的抱枕抱在怀里,眼里满是期待地望着多贤端着碗从厨房走过来。


七月


多贤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终于还是坐了起来。

空调不合时宜地坏掉了,即使已经凌晨两点了,闷热的屋里还是让人不想多呆。

多贤轻轻地穿过客厅走向阳台,希望阳台上会有一丝凉意。

「睡不着吗?」Sana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吵醒你了吗?」多贤回头,担心地问道。

「没有,我也睡不着,太热了。」

「要去屋顶吗?这里还是不够凉快。」

公寓的楼梯可以通往屋顶,这对住在顶楼的多贤和Sana特别方便,除了她们公寓的其他人通常也不会来这里。她们时常在夜晚坐在屋顶,看着远方不算高的高楼,随意地聊起一些话题,再喝掉一两罐啤酒。

她们换上简单的背心和短裤,多贤还拿上了她的吉他,这个时间她们不会担心在屋顶遇上谁。

多贤和Sana坐在她们习惯的位置。幸好屋顶足够凉爽,吹来的风将沁在皮肤上的汗蒸发掉,也让人清醒了一些。

多贤把吉他抱在胸前,慢慢弹出几个和弦,Sana没有看她,顺着旋律默契地唱出歌词。

多贤不是非常擅长吉他,她常弹的曲子,Sana都听的很熟了,甚至只要开头一个和弦就能知道是哪首歌。

多贤把会弹的曲子几乎都弹了一遍,脑袋里再也想不到什么新鲜的想法。

「感觉我应该学些新歌了。」她轻轻叹口气,准备放下吉他。

「我最近很喜欢一个乐队,有一首抒情歌是纯吉他伴奏的,你要不要学习下?」Sana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哼出旋律。

「啊,上次你喝醉了唱的就是这一首吧?」

「诶,我喝醉的时候唱了歌吗?好丢脸。」

多贤没有答话,只是在吉他上试着和弦,在似像非像的弹出几个小节之后,挫败地把吉他放在身边。

她们重新开始漫无目的地聊着天,Sana不回家的这个暑假的安排,学校转角新开的咖啡店,然后就安静地坐着,让高处的风吹在脸上,看着天边直到透出一丝暗粉色的光。

「希望屋里没有那么热了,想回去睡觉吗?」多贤问道。

Sana点点头,帮多贤拿起吉他,一起离开屋顶。


九月


Sana喜欢在下雨声中睡觉,就像今天早晨一样。

她一觉醒来,听到外面下着雨,又想起自己今天没有课,于是决定慵懒地再睡一会儿。

Sana再次醒来时已经快到中午了,雨下得更大了,多贤不在屋里,今天星期四,她早上应该有两节课。

她打开冰箱,思索着午餐的解决方案,电话突然响了,是多贤打来的。

「Sana,雨好大,我没带伞,救命。」

「笨蛋,早上出门的时候怎么不带伞。」

「出门的时候还没有下雨嘛。」

「好吧,那你等我来。你在哪里,音乐系大楼对吧?」

「嗯,我就在大楼门口等你,爱你姐姐。」

「哼,这时候就嘴甜。」

Sana挂掉电话,换好衣服,拿了一把足够容下两人的伞。

10多分钟后,Sana就看到了在站在大楼门口的多贤,她正戴着耳机出神,根本没有注意到Sana。

Sana的出现了把多贤吓了一跳,但是多贤很快就从惊吓变成了开心。

「没有姐姐我就回不去了,呜呜呜。」

「我可是专门因为你才在下大雨的时候还出门的哦。」

「好啦,姐姐没吃午饭吧?反正雨这么大我们不如去吃了一起回家?我请你。」

学校旁边就有一家不错的咖啡店,也提供一些午餐轻食,多贤和Sana不想走太远,就在这家店找了个座位坐下。

雨声混杂着咖啡店特有的瓷器碰撞声,融成一首幻想曲。


悠闲地吃过午餐,喝了一杯咖啡,时间已经缓缓地过了两个小时,走出咖啡店的时候,她们才发现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Sana有些哀怨地看着多贤,「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出来接你。」

「因为姐姐爱我嘛。」多贤笑嘻嘻地说,挽上Sana的手臂。


十一月


秋雨一场接一场,密密麻麻的,每下一场气温就会下降一点,等人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是深秋了。终于在赶在树叶落光之前,Sana和多贤去了郊外的山上,趁着深秋的尾巴赏了红叶。

游玩尽兴已经是傍晚时分,她们来到车站,等待半小时后返城的下一班火车。

车站很小,除了门口一家小商店,便只有空荡荡的月台。多贤去了洗手间,只留Sana一个人在月台的长凳上坐着。

天已经完全黑了,只有一盏昏黄的灯照在月台上,周围萧瑟的景色让Sana倍感无聊。

「多贤怎么还不回来呢。」Sana自言自语着,多贤在的话至少会有人说说话。

一阵风穿过铁道吹来月台,Sana不禁打了个寒颤。深秋的风,特别是早晚的风,常让人不寒而栗。Sana有些后悔早上没有穿多一些。

她更希望多贤可以赶快回来了。

她将大衣裹紧了一些,努力将脖子、手、一切裸露在外的肌肤都缩在衣服里面。

在Sana努力抵御着寒风的时候,多贤回来了,在Sana旁边坐下。

「我去商店买了两杯热巧克力。」多贤的声音平淡而充满温柔,伸手将一个纸杯递向Sana。

Sana接过多贤递过的热巧克力,手心立刻感受到透过纸杯的温暖。

「这真是拯救我了,好暖和。」Sana捧起杯子,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不仅是手心,连身体里也感到了热巧克力的温暖。她抬起头,多贤正看着她,即使在昏暗的月台上也能从多贤白皙的皮肤看出她的微笑。

和紧紧裹住大衣也感觉寒冷的Sana不同,多贤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皮衣,好像一点也不觉得冷,热巧克力只用单手拿着。·

「变得很帅气了嘛。」Sana打趣着,「谢谢你的热巧克力啦,我真的冷到快不行了。」

有了热巧克力的温暖,时间也不那么难熬了,等待的火车在不知觉间已经抵达了,车上几乎没有人,她们找了个安静的车厢随意坐下。

车厢里很温暖,甚至还有些热。一整天的户外活动让两人都有些累了,有默契地没有说话。Sana玩着手机随意翻看着社交软件上朋友的状态,多贤塞着耳机闭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列车晃晃荡荡开出半个小时,Sana感觉肩膀一沉,睡着的多贤头已经倒在她的肩上,身体半倚在她的手臂,塞着的耳机也随着掉了下来。

Sana努力维持着肩膀的位置,用另一边的手捡起耳机,准备先收起来,又好像想起什么,将耳机好奇地戴在自己的耳朵上.。

多贤手机播放的音乐缓缓传到Sana耳中。

「原来最近还在听这首歌啊。」Sana微微一笑,继续翻看着手机。


十二月


自从多贤这个月开始延长了打工的时间,Sana已经很久没有认真吃过晚餐了。

平时的晚上她几乎总是和多贤一起吃晚餐,有时候在家里一起做个两人份的饭菜,有时候多贤会从打工的餐馆打包一些回家,在多贤不打工的时候,她们也会偶而外出找一家不错的餐厅。

但现在每天晚餐时间都是多贤在餐馆打工的时候,Sana只能自己在家里简单的做一些,有时候甚至只是一碗杯面或者一些水果。

她其实也可以找Momo或者定延或者子瑜一起吃饭,但是她们的时间也不是总这么凑巧,Sana也不愿一直打扰自己朋友们的二人世界。

Sana也问过多贤为什么突然要打那么长时间的工,还说如果是因为缺钱的话她可以帮助,多贤只是笑着说不是因为钱的关系。

幸好这个谜团和Sana凑合应付晚餐的日子只持续到了圣诞节。

平安夜的聚会后,趁着酒带来的温暖和一点点的醉意,多贤和Sana决定散步回家,虽然天气很冷,但她们穿的足够暖和。

只听到踩在雪上簌簌的声音,两个人沉默地走着,许久都没有开口。似乎这一个月来这是她们第一次这么久呆在一起的时间。

「Sana,你是不是瘦了?」多贤若有所思了很久,终于问出来。

「还不是你的错,自从你晚上都在打工以后我都没有人可以一起吃晚餐。」Sana委屈地说。

「对不起。」多贤的声音变小了,许久才又重新说道,「不过我额外的打工已经结束,之后又可以一起吃晚餐啦。」

「那可以告诉我为什么突然要打这么多工,一定有什么原因的吧。如果多贤需要帮助可以告诉我的。」

「其实正好打算今天告诉你的,因为你的生日快到了。」多贤面颊绯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喝了点酒还是什么,看着Sana的眼神让Sana也有些紧张了。

「你之前说喜欢的乐队,后来看到你也一直有在听。上个月听说他们会来演出,时间,正好是你生日那天,29号。所以我就想,攒钱买门票送你生日礼物。」多贤拿出钱包,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两张门票。

「Sana,只好提前给你生日礼物,要和我一起去看演出吗?」

Sana心如鹿撞,血液涌上大脑,被寒风冻得通红的脸颜色更深了。

「好。」大脑空白一片,一瞬间似乎失去了语言功能,此时唯一能想到的只有简单的一个字。

看着如释重负的多贤,Sana许久才平静好激动的心情。「不过多贤呐,你不用为了我的礼物让自己这么辛苦的,你知道就算是你在家弹一首歌给我当生日礼物我也会很开心的。」

「嘿嘿,你喜欢的那首歌,也可以弹给你,我练了好久呢。」

多贤得意洋洋的笑容,在Sana心中也绽开了花。

反白的雪地上,只有两人牵手前行的身影。

澄净的夜空中,也映出了点点繁星。


如果将繁星连成线,会是一道幸福的轨迹。


桃言桃語_萬物起圓

兔瓦一斯幼兒園【6】

壓線祝小紗紗生日快樂!!
————————————
01

今天是小紗紗的生日。

小紗紗從昨天晚上就興奮得睡不著,結果一早睏到爬不起來,上課一直打盹。

一起床就忘了今天是自己生日這件事。

“小紗紗!小紗紗!不要再打瞌睡啦!”小笑笑豁盡全力的大喊。

但是小紗紗還是睡得一動不動,流下來的口水小河漸漸和一旁小桃子的匯合。

老師覺得這樣的情況有必要扼止,於是上課都點小紗紗來回答問題。

“紗紗,妳知道這題怎麼算嗎?”

小豆腐和小笑笑一左一右戳了戳小紗紗,結果驚醒了一旁的小桃子,哭著說要去買零食。

小紗紗在Mo音穿腦的壓迫之下終於醒了過來。

“老師,Sana好想睡覺覺……”

小紗紗張著...

壓線祝小紗紗生日快樂!!
————————————
01

今天是小紗紗的生日。

小紗紗從昨天晚上就興奮得睡不著,結果一早睏到爬不起來,上課一直打盹。

一起床就忘了今天是自己生日這件事。

“小紗紗!小紗紗!不要再打瞌睡啦!”小笑笑豁盡全力的大喊。

但是小紗紗還是睡得一動不動,流下來的口水小河漸漸和一旁小桃子的匯合。

老師覺得這樣的情況有必要扼止,於是上課都點小紗紗來回答問題。

“紗紗,妳知道這題怎麼算嗎?”

小豆腐和小笑笑一左一右戳了戳小紗紗,結果驚醒了一旁的小桃子,哭著說要去買零食。

小紗紗在Mo音穿腦的壓迫之下終於醒了過來。

“老師,Sana好想睡覺覺……”

小紗紗張著一雙大大的無辜狗狗眼,淚汪汪的看著台上的老師。

想當然的,怎麼可能。

小桃子和小紗紗一起被罰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

02

不過這麼一鬧,小紗紗已經醒了過來,戳了戳旁邊站著打盹的小桃子。

“Sana有小浣熊餅乾噢!”

果然一提到食物,小桃子就以可觀的速度甦醒了。

“在哪?哪裡有餅乾?桃桃餓餓了嗚啊啊啊……”

小紗紗慌張了,她只是想跟小桃子說說話的。

沒有辦法,小紗紗從窗戶外探頭拍了拍正在偷吃麵包的小魚魚。

“麵包安對,酷吉也安對,遵守就好”

小紗紗都還沒開口就慘遭奶音拒絕,只能轉往另一邊正以高超技術在死角偷吃番茄醬的小企鵝。

“小桃子餓餓了……Mina醬有食物嗎?”

“番茄醬可以嗎?南南這裡有兩大箱可以吃”

“應該……應該可以的吧……或許有豬蹄嗎?”

窸窸窣窣的談話聲被敏銳的小臉臉聽到了,小臉臉把身子靠向窗邊。

“可以幫臉臉買彩帶嗎?要慶祝生日可是臉臉忘了買等下會被叮叮念的”

小紗紗隱隱約約記得今天好像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可是睡太久了腦袋昏昏沉沉的,用盡柴柴之力想也想不起來。

小企鵝瞬間驚慌,小臉臉就這樣曝露了她們籌備的生日計劃!

幸好小紗紗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裡,沒有發覺。

小桃子因為等的太久又進入了夢鄉,靠在小紗紗身上流了滿身的口水,還拿小紗紗的衣服擦了擦。

而小紗紗還在用力的想。

03

等到下課已經是幾十分鐘後的事。

在短短的十分鐘下課中,小叮叮拉著小桃子用她存有可觀數字的食堂儲值卡買了一大堆食物。

小企鵝和小臉臉去福利社採買了生日派對的必需品。

小笑笑留在班上看守著睡得正香的小紗紗。

小豆腐小獅子小魚魚在確定計劃流程。

一切就這樣和平的到了放學時。

04

到了放學,小紗紗蹦蹦跳跳正要回家的時候,小豆腐喊住了小紗紗。

“歐尼現在有空嗎?”

小紗紗懷疑自己的魅力忘了隱藏,竟然有同班同學想約自己,一時心情大好,啊哈啊哈的笑著。

小豆腐快緊張成了紅燒豆腐,好害羞,為什麼自己猜拳要輸……

正當小紗紗興高采烈的時候,小臉臉小叮叮小笑笑小企鵝拱著小魚魚從後門推了一個大蛋糕進來。

“Sana歐尼生日快樂!”

小紗紗驚喜萬分,感動的就要抱住小魚魚又親又啃,不過蛋糕車上好像有兩個人影?

小紗紗定睛一看,小獅子正在吃上頭的12顆草莓,另一邊小桃子正拿著抹刀吃著上頭的奶油。

不過小紗紗心情正好,也不管自己沾到了滿臉的鮮奶油,開心的過了今年的生日。

亦步

SaMo/ 生日快樂(短)

『這是第十次與妳一起渡過的生日…』

「不行!不對不對!」平井桃將寫上的字又再劃掉,上面密密麻麻的塗改痕跡顯示著她的苦惱

垂頭喪氣的趴在桌上,目光無意間飄到了時鐘上,分針又前進了一格,目前已經是2019年12月28號11點31分了

「啊!」她大叫一聲,驚恐的爬起桌,看著連第一句話都還沒擬定好的草稿又看了看一旁早已在大半個月前就買好的禮物,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寫不出來啊…」這種時候平井桃就很討厭自己的詞窮,怎麼會連一封信都不會寫

還是算了,別寫了,就跟之前一樣寫句生日快樂不就好了?

平井桃自暴自棄的想著,甚至就差那麼一點就要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了,她拿起準備好的生日卡,握起筆的指節碰到堅硬...

『這是第十次與妳一起渡過的生日…』

「不行!不對不對!」平井桃將寫上的字又再劃掉,上面密密麻麻的塗改痕跡顯示著她的苦惱

垂頭喪氣的趴在桌上,目光無意間飄到了時鐘上,分針又前進了一格,目前已經是2019年12月28號11點31分了

「啊!」她大叫一聲,驚恐的爬起桌,看著連第一句話都還沒擬定好的草稿又看了看一旁早已在大半個月前就買好的禮物,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寫不出來啊…」這種時候平井桃就很討厭自己的詞窮,怎麼會連一封信都不會寫

還是算了,別寫了,就跟之前一樣寫句生日快樂不就好了?

平井桃自暴自棄的想著,甚至就差那麼一點就要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了,她拿起準備好的生日卡,握起筆的指節碰到堅硬的物體,平井桃順勢一看

與湊崎紗夏成對的戒指在燈光下閃著亮光,平井桃發呆一愣,還是又將握起的筆放下,她摩挲著戒指,上面刻著的字跡勾起了她的回憶

『我們會一起出道!』

當年稚嫩的話語是14歲的青澀莽撞,湊崎紗夏以她一貫的倔強說出了聽來有些天真的約定,在當時的她們都很清楚這句話語可能只會成為以後談論起往事時會心一笑的回憶,卻不知道是命運奇妙,或是在當時說出這句話語時它便成了一句誓約,平井桃如約達成了湊崎紗夏的希望,而湊崎紗夏大概永遠也無法知曉那句話帶給她多大的力量

在回憶的蔓延下,平井桃勾起微笑,摩挲著戒指的手嘎然而止,她又一次握起筆來,寫下內心笨拙卻真摯的話語

「吶吶,生日快樂」當她執拗的叫醒熟睡的壽星時,她興奮的祝福聲和湊崎紗夏睡懵的眼神形成奇妙的畫面

還未完全清醒的壽星甚至沒聽清楚她說的第一句話,直到平井桃一股腦地將禮物和信塞進湊崎紗夏懷中,逃也似地跑走後她才終於回過神來

「什麼啊…」湊崎紗夏苦笑,明天再給也可以啊…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湊崎紗夏還是鼓起精神打開了那封信

密密麻麻的字跡和一堆劃過又塗改的痕跡,莫名地看得湊崎紗夏心頭發酸

「什麼啊…字還那麼醜…」她吸了吸鼻子,試著將淚水回收,卻在看到信封紙的最後一段時又哭又笑了出來

『這是陪妳渡過的第十次生日,對吧?還是第九次?呵呵呵,我記不得了,這代表我們相處的時間真的太長了,長到我都沒辦法記住全部的回憶了,但是這樣很好,呃…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這種感覺,可是紗夏在身邊的感覺很好,就算一起渡過的時間已經很久了還是覺得不夠,呃呵呵呵…太肉麻了我真的寫不下去了,哈哈哈…

不管如何,以後我依然還會是那個第一個為妳慶祝的人,不管是生日還是節日,甚至是妳傷心的日子,紗夏,生日快樂』

湊崎紗夏拿著信走出房門,果不其然的看到蜷縮在牆邊的團型物體,她蹲下身推了推平井桃露出來的腦袋瓜

「呀,丟了禮物就跑,妳以為自己是聖誕老人嗎?」

腦袋瓜搖了搖,發出悶悶的聲音「我是生日老人…」

「噗」湊崎紗夏噗哧一笑,坐到了平井桃身邊「那我就在這裡讀信吧!跟生日老人一起看」

「不要啦!」平井桃終於抬起頭,第一眼看見的就是湊崎紗夏哭紅的眼眶,她馬上就知道了「什麼嘛!妳都已經看完了!幹嘛哭啦!」

「妳還不是哭了」湊崎紗夏指了指平井桃也一樣紅著的眼眶,兩人對看一眼忽然同時笑出聲

「什麼啦!哈哈哈」

「呵呵,哭得好醜啊」

「再醜也沒有妳的字醜啦!」

「那是因為我很用心寫好不好!」

「略~」湊崎紗夏調皮地吐舌,而後倒向平井桃的肩膀,悄聲說著「謝謝」

「怯,謝什麼」

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就算白髮蒼蒼了我都會這樣為妳祝福

完-

猥足/謙るし

生日快樂 ONCE生活的維他命
這張也是第一次用ps上色...好tm難((陣痛期

生日快樂 ONCE生活的維他命
這張也是第一次用ps上色...好tm難((陣痛期

瞎磕号

#HappySanaDay

#NoSanaNoLife

#HappySanaDay

#NoSanaNoLife

草宣

Sacheang-凑崎纱夏生日贺文

 不良孙彩瑛 x 好学生凑崎纱夏


---


「凑崎同学.....那个,孙彩瑛找你。」


原先好好的在晚自习的凑崎纱夏抬起头来,来通报她孙彩瑛的来到的同学脸色并不是太好——孙彩瑛是闻名全校的不良少女,而凑崎纱夏傻里傻气的模样,总让 人认为她惹到了最不该惹的人物。


「啊,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出去,帮我和老师请假一下!」


凑崎纱夏迅速的将桌上的复习讲义收进侧背包里,然后背起书包就要离开,那个同学看她走的这么急,忽然想起某件事似的,将她叫住。


「凑崎!」


「?」


「生日快乐!」


凑崎纱夏闻言朝她笑了笑,道了谢后就迅速离开了晚自...

 不良孙彩瑛 x 好学生凑崎纱夏


---


「凑崎同学.....那个,孙彩瑛找你。」


原先好好的在晚自习的凑崎纱夏抬起头来,来通报她孙彩瑛的来到的同学脸色并不是太好——孙彩瑛是闻名全校的不良少女,而凑崎纱夏傻里傻气的模样,总让 人认为她惹到了最不该惹的人物。


「啊,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出去,帮我和老师请假一下!」


凑崎纱夏迅速的将桌上的复习讲义收进侧背包里,然后背起书包就要离开,那个同学看她走的这么急,忽然想起某件事似的,将她叫住。


「凑崎!」


「?」


「生日快乐!」


凑崎纱夏闻言朝她笑了笑,道了谢后就迅速离开了晚自习的教室。


孙彩瑛已经将校服换下——好吧,或者说她从来没有穿好过。 不过凑崎纱夏发现她今天穿的特别好看,衣服上传来的味道告诉她孙彩瑛肯定是为了见她而匆忙的去服饰店挑选了衣服,至少她今天看见孙彩瑛的老师今天气呼呼的说着「孙彩瑛那 家伙又给我逃课!」的样子。


「特地为了我挑的?」


「嗯,是啊。」


孙彩瑛很少在人前露出笑容,就像一座冰山一样,她品行不正,但不抽烟、不喝酒,未成年不该做的事情她一样也没碰,逃课和打架例外,那已经成为她生活中的 一部分。 孙彩瑛依稀记得自己第一次真心的露出笑容时是遇见了那个傻里傻气的学姊。


在孙彩瑛这个名字在校园中传播出去的那阵子,她失去了所有朋友,除了打架和逃课以外没有事情能够填补她内心的空虚,明明她只是为了一个被霸凌的孩子出了口气,却被扭曲 成孙彩瑛随意出手打人,就连她所帮助的同学也跟着风向对她指证历历。


所以她将那群人都打了一遍,一挑多的不要命行为,就算最后她赢了,但是身上的伤痕却也不少。


这样的她回不了家。


孙彩瑛那天因为害怕让父母失望而待在无人的公园里呆坐着,她原本以为这个时间不会有人,但是——有个穿着她所属学校的校服的女孩子朝着她走了过来。


「那个......我帮你擦药好不好?」


那个女孩子是凑崎纱夏。


她从包里拿出了随身携带的药膏以及OK蹦,明明是好意却还是出言询问了孙彩瑛的意见,孙彩瑛愣了一下,没有回答。 以为她只是害羞的凑崎纱夏傻笑了几下,然后兀自帮她上了药膏,替她处理了伤口。


「你是孙彩瑛同学对吧?」


「......嗯。」


明明知道我是谁还这么帮我吗? 这是孙彩瑛的第一个想法,她只觉得这个学姊傻的让人头疼,如果她真是传闻中那种坏事干尽的人,凑崎纱夏的下场可不会太好。


「这样没办法回家吧?要不要来我家住一晚?说到直属学姊的家里复习考试就好了。正好我现在一个人住,孤单着呢。」


「哈......?」


总而言之,她们就这样认识了。


即便孙彩瑛已经告诫她好几次不要和她走太近,但是并不缺朋友的凑崎纱夏还是会定时到她的教室里找她,就算觉得很抗拒,但是孙彩瑛还是下意识的总会在那个时间待 在教室内等待凑崎纱夏,甚至是一起吃午餐、一起走回家,到了会约出来玩的地步。


孙彩瑛不明白为什么凑崎纱夏可以这么毫无顾忌的对一个人献上好意,明明得不到她的回报,却还是作为一个支柱一样地陪在她的身边。 而且她还发现这个学姊实在傻的就像四次元来的,说出的话毫无逻辑,但是却又让她觉得她挺可爱。


凑崎纱夏跟孙彩瑛的成绩都很好,所以她们讨论起课业来的效果特别好,孙彩瑛已经养成了考试前都会去凑崎纱夏家里念书的习惯,因为她总是觉得孤单,所以都会缠着孙彩瑛 要她留下来过夜。


而凑崎纱夏喜欢在睡前和她闲聊。


「好想跟彩瑛交往啊——」


「哈?在、在说什么啊!」


「哎?好可爱,脸红了!」


「......你在玩我吗?」


孙彩瑛有点恼羞成怒的看着凑崎纱夏,而凑崎纱夏还是一副轻松的样子,她哼着不知名的节奏,然后摇摇头,就像对孙彩瑛感到非常无奈一样地盯着她几秒,随即喊 了声「睡觉!」,将灯关上后便停止了话题入梦。


她也许不知道孙彩瑛对于她所说的这句话在意了好一阵子。 而孙彩瑛也没预料到这句话变成了凑崎纱夏的口头禅,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每一次听见凑崎纱夏对她说着这样的话语她就会心跳加速,只知道凑崎纱夏喜欢看她害羞 的模样,这让孙彩瑛感到特别愤怒。


——明明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


这句话在孙彩瑛的脑中出现的那一刻她一瞬间停止了思考,为什么她会下意识的有这种想法? 孙彩瑛简直要疯了,她这才发现她的生活已经缺少不了凑崎纱夏,白天期待着她的来访,黑夜若是无法在梦中与她相遇,起床时就会特别失落,时时刻刻脑子里想着 的除了凑崎纱夏以外什么也没有。


「好想跟彩瑛交往啊——」


「我也是。」


这一次孙彩瑛没有独自默默害羞,她出言回应了凑崎纱夏,让那个一直对她毫无顾忌的说着情话的她失去了原本的从容,但也让孙彩瑛在几秒后后悔了,因为凑崎纱 夏没有再说话,她搞砸了吗? 就连唯一的朋友,都要因为她的莽撞而离开吗?


「彩瑛,是认真的吗?」


「......嗯。」


「......这样啊,那么,我也是认真的喔。」


凑崎纱夏朝她露出笑容。


老实说,凑崎纱夏看见了孙彩瑛为了救那个被霸凌的人而出手的场景。


也许从那一刻开始,凑崎纱夏就陷入了爱河也说不定。


她不知道孙彩瑛事件的具体,但是她知道那个孩子绝对不坏,所以在她偶然因为坐错车而晚到家的路上看见伤痕累累的孙彩瑛的那一刻,她就决定要去接近她。


只是她们谁也没有预料到,这场相遇令两人心中未知的感情萌生了。


「彩瑛、彩瑛?」


凑崎纱夏的声音把孙彩瑛从回忆中拉回,孙彩瑛抓住了她在她眼前挥动着的手,告诉凑崎纱夏她回神了。 凑崎纱夏笑着抱住她的手臂,她期待着今晚的约会,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九日,她的生日。


不过,在未成年的孙彩瑛把自己的摩托车牵出来的时候当时差点把凑崎纱夏给吓昏了,一问之下才知道是为了要带她去兜风特别学的,凑崎纱夏开心的一下 子忘记了这是不对的行为立刻坐上了摩托车紧抱住孙彩瑛的腰部,直到孙彩瑛启动引擎后她才被这个速度惹的尖叫整路。


「孙彩瑛!」这是她下车后的第一句怒吼。


「反正安全到达家里不就好了吗?」


孙彩瑛耸了耸肩,没有在意凑崎纱夏鼓着颊对她使出的粉拳,有些急迫的拉着她的手进了凑崎纱夏的家。


凑崎纱夏在此之前,完全没有想过孙彩瑛会料理。


来韩国留学的凑崎纱夏已经好久没有吃到日本料理了,为了省钱和方便,她还是会选择简单的韩餐。


桌上摆满的日本料理让凑崎纱夏差点就落下眼泪,她一看就猜到是孙彩瑛亲手做的,她在对于凑崎纱夏的所有事情上都认真的不行,就像今天逃课挑了好看 的衣服就为了让凑崎纱夏看的开心一样。


「呜呜呜呜,我太喜欢彩瑛了——」


凑崎纱夏一瞬间抱了过去,对着孙彩瑛就是一顿亲,口红印几乎印满了孙彩瑛的左脸颊,孙彩瑛忍不住笑着推开她,然后跑去浴室洗了把脸才出来。


桌上的日本料理还热着,响应气氛的凑崎纱夏用日语说了句「我要开动了」,孙彩瑛听见后也学着凑崎纱夏的语气说了日语,不标准的口音让凑崎纱夏 被刚入口的生鱼片呛到,孙彩瑛有些恼怒的说着「呛死你算了」。


凑崎纱夏的食量并不小,但也不会特别大,知道她习性的孙彩瑛给她准备了刚刚好的量,就连味噌汤都能喝下好几碗,身体热呼起来后凑崎纱夏倒 在了孙彩瑛身上。


「好饱,动不了了......」


「谁叫你喝那么多汤。」


孙彩瑛把凑崎纱夏的手臂绕过她的后颈扶了起来,然后把她放在沙发上,让她好好的休息。


原本想起来帮忙的凑崎纱夏被孙彩瑛喊住,因为是寿星所以只要享受就可以了,这么说完后的孙彩瑛很快的把桌上的餐盘净空,生怕凑崎纱夏起来帮忙似的,让 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二十分钟后,在洗完所有餐具后,孙彩瑛走向了坐在沙发上等她回来的凑崎纱夏身旁,然后撒娇的往她的腰部抱去,凑崎纱夏笑着吻了下她的发 间。


「对了,生日礼物。」


孙彩瑛起身匆忙的跑去房间里打开抽屉,然后将一枚发着光的戒指拿了出来,凑崎纱夏看见这个贵重到可怕的东西时简直是目瞪口呆。


「彩、彩瑛!?」


「......韩国同性之间是不能结婚的呢,但是,如果有一天开放了,我想第一时间就和你去登记。」


孙彩瑛红着脸说着,然后轻轻抓起了凑崎纱夏的手,凑崎纱夏眼眶泛着泪,看着孙彩瑛将戒指戴上她的手指。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孙彩瑛今天穿的特别隆重。


「生日快乐——我爱你。」


凑崎纱夏抱住了孙彩瑛,爱哭的她止不住泪水,让孙彩瑛有些无奈的拍拍她安慰着。


——即便未来是无法预测的,但如果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还在一起,我会单膝下跪,询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共度一生。


e羊e
湊崎生日快樂☺️🥳

湊崎生日快樂☺️🥳

湊崎生日快樂☺️🥳

凑崎纱夏见字如面

37line 这样一个麻烦【🎄番外】「1.2.3.」

🎄

圣诞节也麻烦你了名井南。



番外*1 :“不用总是找我”



名井南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


而总是安静不下来的凑崎纱夏却刚好与之相反。


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觉得这就是完美爱情的模样。


不是总有人说互补的恋人才能长久吗。


可是时间长了之后。


凑崎纱夏发现。


爱人太过安静也不是一件好事…


特别是在早晨醒来发现身边的名井南不在,家里也没半点动静的时候。


直到撞翻了好几个凳子。


才终于看到了那坐在阳台的摇椅上、一手拿着一本书另一只手拿着刚扯下来的耳机、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名井...

🎄

圣诞节也麻烦你了名井南。



番外*1 :“不用总是找我”



名井南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


而总是安静不下来的凑崎纱夏却刚好与之相反。


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觉得这就是完美爱情的模样。


不是总有人说互补的恋人才能长久吗。


可是时间长了之后。


凑崎纱夏发现。


爱人太过安静也不是一件好事…


特别是在早晨醒来发现身边的名井南不在,家里也没半点动静的时候。


直到撞翻了好几个凳子。


才终于看到了那坐在阳台的摇椅上、一手拿着一本书另一只手拿着刚扯下来的耳机、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名井南。


名井南默默看了一眼自家小女友的膝盖上刚刚被凳角撞出的红印。


然后伸手接住了一脸委屈扑到自己怀里的凑崎纱夏。


名井南轻轻揉了揉怀里人毛茸茸的脑袋。


“我在这儿呢。不用总是找我。”


从那之后。


名井南周末如果要早起看书也一定会在自家女友一醒来就能看到的地方。


而两人家里的所有桌子椅子尖利的角也都被名井南包上了软软的边。


还被隔壁来家里串门的林娜琏和俞定延揶揄是不是因为两人打算要小孩了。


“呐,小南我建议你们最好还是先出国去结个婚,这样孩子生下来也算有个名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她只是怕她家那个总是会磕磕碰碰的冒失鬼受伤而已…


最后早就在国外扯了证的两人被脸皮薄的名井南红着脸打发走了。



番外*2:「名井南上辈子一定是个木头吧」


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一次。


一定不要和不解风情不会说情话还是个工作狂的人处对象。


凑崎纱夏如是想到。


而另一边圣诞节还在加班把自己的对象丢在家里的名井南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


害。


哪有人圣诞节把对象丢在家里而自己跑去公司加班的啊。


看来还是得到得太容易了吧。


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木头充满歉意的道歉短信。


凑崎纱夏低头看了看身上为了对方特意买的性感睡衣,气鼓鼓地敲下几个字然后关了机。


顺便把床上的企鹅玩偶直接丢出了卧室。


「名井南,有种你就永远别回来!」


说不难过是假的。


不是她凑崎纱夏患得患失。


而是名井南实在是太过优秀,从学生时代就是这样,年级第一从小到大,名井南一次没落过。


状元命格,一路保送。


要不是在大学时候,她凑崎纱夏还算是个有点儿不大不小权力的文学系学生会主席,再加上自己没脸没皮倒追得够努力,不然还真的不知道名井南得被多少男男女女惦记上。


而工作以后,自带优秀光环的名井南周围的莺莺燕燕多得更是数不胜数。


她当然知道名井南不会做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她在意的其实是名井南在这种时候都不会说一两句好听的话哄哄自己。


谁家的女朋友收到那种公事公办无比简洁的道歉短信会开心的啦。


那短信末尾加上「收到回复」都可以直接发给公司同事了好吗?!


那个呆企鹅果然是个可以气死女友的模范理科生。


虽然她们之间的感情并不需要什么书面或者什么正式仪式之类的东西来维系。


更不需要什么虚无缥缈的海誓山盟。


可是在一起以后,或许是名井南安静闷骚的性格使然。


听她说一句情话真的很难。


而想要听那些什么甜言蜜语就更是难上加难。


虽然凑崎纱夏也很讨厌天天把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挂在嘴边的人。


但是就算那些东西很华丽很泡沫,但是也不需要真的连一句情话都很难听到吧。


和成熟稳重的名井南在一起是真的很踏实没错。


但是在爱情里的女人偶尔也是很想要听一点情话的好吗?


等那个木头开个花怎么就这么难!


凑崎纱夏越想越生气,把自己深深埋进被子里打算这一个星期都不要理那个叫名井南的木头了。



番外*3:圣诞快乐


(番3见评)

纟少王俞

纱瑜日之平安圣诞

平安夜当晚


此刻一点都不安宁!!!


宿舍屡屡传出吼骂声、物物相撞的碰声等嘈杂声音。要不是左邻右舍回了家乡或去了旅行,估计宿舍里的人儿现也被按铃,在家门口被人破口大骂一顿。


“碰碰碰”一阵跑步声响在湊崎耳里,从左耳到右耳,再从右耳到左耳,听得湊崎心烦,「呀!平井桃,你可以别跑来跑去吗!吵死了!」平井停下脚步,顾不得手上拿着什么,当即就抛向正在装饰圣诞树的湊崎。


庆幸的是那东西是圣诞雪人娃娃,砸在身背也没多疼,只不过湊崎和平井却吵了起来。「我跑来跑去还不是为了你呀!借你房间,还帮你布置,不就是要让你们小俩口过个浪…唔…蛮底野网那(漫的夜晚吗)!」「我错,我错了。」「吗黑谱饭...

平安夜当晚


此刻一点都不安宁!!!



宿舍屡屡传出吼骂声、物物相撞的碰声等嘈杂声音。要不是左邻右舍回了家乡或去了旅行,估计宿舍里的人儿现也被按铃,在家门口被人破口大骂一顿。



“碰碰碰”一阵跑步声响在湊崎耳里,从左耳到右耳,再从右耳到左耳,听得湊崎心烦,「呀!平井桃,你可以别跑来跑去吗!吵死了!」平井停下脚步,顾不得手上拿着什么,当即就抛向正在装饰圣诞树的湊崎。



庆幸的是那东西是圣诞雪人娃娃,砸在身背也没多疼,只不过湊崎和平井却吵了起来。「我跑来跑去还不是为了你呀!借你房间,还帮你布置,不就是要让你们小俩口过个浪…唔…蛮底野网那(漫的夜晚吗)!」「我错,我错了。」「吗黑谱饭盖窝(那还不放开我)!」湊崎松手,圈住平井的颈,假装要亲她的脸颊,立即就被平井一脸嫌弃地推开。湊崎讨好道「还是小桃最好。」平井不理会她,回去房里继续布置。



「纱夏,你的蛋糕好了吗?」湊崎一惊,若不是俞定延提醒,她都忘了,大喊道「完了!完了!」然后很匆忙地跑进厨房里。「这纱夏要何时才能改过她的笨拙…」「她本来就那么笨拙。」「桃子呀,别说得你好像不是这样。」俞定延真的快被这两个姐妹耗尽耐心。




另一头




「姐姐,我们还要买什么吗?」周子瑜的眼神流露出此时的疲惫感。金多贤望了望手表,差不多也到时间了,便对朴志效和孙彩瑛使眼色。「没了,我们回家吧。」四人结完账后就开车回去宿舍。周子瑜从未在商场逛那么长的时间,现在已经在车上憩息。



「子瑜,子瑜,到了。」「嗯?」周子瑜双眼朦胧,想将眼前人看个究竟,不过大脑比她更快反应,通过那人的香水味,便脱口而出「纱夏姐姐?你怎么在这里?」湊崎握住她的手,知道近日来是她的生理期加上是年末,行程更加繁重,难免会觉得累,不过今日想给她惊喜,所以得让子瑜辛苦些了。



「子瑜,我有东西给你,在宿舍里。」湊崎牵住周子瑜的手一同下车,往宿舍里去。周子瑜呆呆地让湊崎牵着,在后面跟着。眼看着湊崎要从阶梯上摔下来,周子瑜吓得顿时睡意全无,赶紧一手抱住她的腰,一手将她的头贴在自己的颈窝处,以免磕到。



「姐姐,姐姐,没事吧?!」周子瑜焦虑不安的声音里透露出她对湊崎的担忧,两手稍支起湊崎,将她全身上下瞧清楚,至少没看到外伤。湊崎直勾勾地盯住周子瑜,待周子瑜目光回到湊崎脸上后,看到她热情的眼神,眼珠子一转,脸也别去另一边,小声说「姐姐,你压到我了。」「我知道啊。」



周子瑜脸一红,「那…那姐姐还不起来…姐姐压得我疼了。」听到周子瑜这么一说,湊崎马上爬起身,周子瑜也随着坐起身。周子瑜站起来时是扶着腰身,呼吸也在这一瞬加重,但并不大声,却也被湊崎听见。



「是…是伤到腰了吗?」湊崎手放在周子瑜扶在腰的右手上,心疼地握住她的手。周子瑜撅起嘴巴,委屈地说「嗯,很疼。」在湊崎轻轻地揉揉腰身时,周子瑜发出「嘶」一声,吓得湊崎停下动作,眼眶都泛红了,「对不起,是我害你受伤…」周子瑜于心不忍,右手牵起在她腰部的左手,「其实没有很痛,你别哭。」



「那你还骗我?」湊崎捏周子瑜的腰身以示惩罚,「嘶…疼疼疼」,周子瑜皱眉,湊崎看到她的表情也不像是假的,就连忙松手,看样子是真伤到腰了。



「你们还不赶紧进来?」朴志效的大嗓门不是盖的,俩人听到后赶紧进屋。映入眼帘的是一棵圣诞树,「这是纱夏自己装饰的。」,难怪圣诞树顶上的那颗星星看起来摇摇欲坠。「去厨房看看!」孙彩瑛推了推周子瑜。



是蛋糕,额…卖相不是很好,蛋糕有些焦黑,草莓放得歪歪西西,字体也没好到哪里去,「这也是纱夏亲手做的。」湊崎切了块蛋糕给周子瑜,「吃吃看。」湊崎满怀期待地望住周子瑜,其余六人给她一个“你自救多福吧!”的眼神,周子瑜叉了一小块塞进嘴里,额…好像太甜了,但味道还不错,对于新手而言。



「好吃!」大家都知道周子瑜不善于撒谎,也就相信了她的话,拿了块蛋糕吃,唯独湊崎把她那块给了周子瑜,周子瑜拗不过她,只好又吃了一块,好吧,今晚又该胖了。蛋糕虽不是很难吃,但也没说得上好吃,大家怨恨地盯住周子瑜,心想这家伙几时学会说大话了。




吃饱了,大家也散场了,把时间留给这小俩口,平井桃去和金多贤挤一张床,俞定延睡在湊崎床上,谁知林娜琏跑去和她睡,还好俩人都是瘦的,所以感觉也没那么挤。「子瑜,我们今天睡定延她们那间房。」湊崎的这番话再次让周子瑜脸红,被动地让湊崎牵进房里。



湊崎让周子瑜坐在床边,自个儿去拿一盒绑着红色蝴蝶结的礼物,「拆开来看看。」周子瑜听话地解开蝴蝶结,里头是她去年一笔一画亲自写给湊崎的情信,「翻看后面。」周子瑜翻向后面,看到信背的回复,是湊崎给周子瑜的回信。




第一张「我很喜欢子瑜笑时露出来的酒窝哟^_^ from纱夏」,第二张「那我们以后多尝试别的,这样子瑜也会喜欢了;) from湊崎」,第三张「你几时要带我去台湾啊?(TT) from纱宝」,陆陆续续的信封都有湊崎的回信,周子瑜很喜欢她的字迹,很清秀。




最后一张「你是月亮,有时会有月圆,也会是月瑕,但你却长年陪在我身边,人们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谢谢你。」













小剧场

「疼疼疼…轻点」周子瑜唉道。

「现在才知道痛,刚才怎么不见你喊痛?嗯?」说着,湊崎的力道又加强了些,迎来身下人突然加重呼吸。

「我现在不是说疼了吗?姐姐轻点,好吗?」

湊崎嘴上「哼」了一声,但力道还是减轻了,「看你以后受伤还讲不讲!」


亦步
cllsmm

情愫#5

今天是个好日子嘻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再次睁眼的时候,平井桃能明显感知到室内的光线愈加昏暗。后知后觉的松开即便是睡着也还紧握住的凑崎的手,平井不禁暗自腹诽,凑崎这家伙也真是的,被自己用着不小的力道禁锢住了双手,也不抱怨、也不挣脱,就顺势用这么别扭又不自在的姿势入眠。


说起来,似乎只有睡着了以后的凑崎,才会让人想起用“温顺”来形容,眼睛紧闭,遮住了那时常流露出让平井桃捉摸不透眼神的双眸。比起柴犬,平井觉得凑崎更像只狡猾的小狐狸,即便两人之间已经相处了七年之久,平井还是觉得自己压根读不懂凑崎这个人。相反地,凑崎仿佛能轻而易举的看穿自己似的,总是在平井还没有采取任何言行之前,先一步说...

今天是个好日子嘻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再次睁眼的时候,平井桃能明显感知到室内的光线愈加昏暗。后知后觉的松开即便是睡着也还紧握住的凑崎的手,平井不禁暗自腹诽,凑崎这家伙也真是的,被自己用着不小的力道禁锢住了双手,也不抱怨、也不挣脱,就顺势用这么别扭又不自在的姿势入眠。


说起来,似乎只有睡着了以后的凑崎,才会让人想起用“温顺”来形容,眼睛紧闭,遮住了那时常流露出让平井桃捉摸不透眼神的双眸。比起柴犬,平井觉得凑崎更像只狡猾的小狐狸,即便两人之间已经相处了七年之久,平井还是觉得自己压根读不懂凑崎这个人。相反地,凑崎仿佛能轻而易举的看穿自己似的,总是在平井还没有采取任何言行之前,先一步说出平井心中所想的那句话,或是先一步完成平井所想的那个动作。


伴随凑崎安稳的呼吸,纤长浓密的睫毛也跟着轻微抖动着。再往下,是平井桃最为喜爱的五官,凑崎的鼻子简直就是将人类美学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直挺的鼻梁,小巧的鼻头,无论是再看多少次,都会让人止不住的想要赞叹。这其中,平井最最偏爱是山根上那小小的驼峰,总是好奇这样一个部位摸起来会是怎么样的,这样想着,平井桃也就真的就上手了,怕自己的行动会惊扰到凑崎的睡眠,平井刻意放轻了动作。唔,摸起来的触感真的很奇妙,就是平滑的鼻骨上突兀的冒出来一个小小的突起,像是发现了一个新鲜小玩具似的,平井桃止不住的上下抚摸着,压根没注意这期间,面前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睡眼惺忪的看着自己。


[桃..??]


刚睡醒的凑崎,声音会变得过于黏黏腻腻,让平井桃不禁想起某次和金多贤直播的时候,拨通凑崎的电话以后,话筒那头传来的也是这般粘稠且颇有撒娇意味的声线,听着她那时和金多贤的互动,刚睡醒的人开始四处乱撒娇,平井桃记得那时候的自己气的一心只想挂掉电话。


[鼻子上沾了东西,我帮你擦擦]平井桃下意识的撒了这么个小小的谎,看凑崎也睡得差不多了,伸手去理顺那人睡到炸毛的头发,这小金毛真的是让凑崎的发质变得有够差的,也不知道公司什么时候才会允许换回深发色。意识到思绪又被自己放飞了,平井回过神想起了今晚的安排,[我在网上订了一家还不错的旋转餐厅,差不多收拾收拾就出发吧,嗯?]


[唔好的,那桃拉我起来]


果然,睡醒就乱撒娇,平井桃觉得自己上次的结论一点都没错。但还是先起身,然后去拉床上这个小身板。凑崎纱夏现在真的有点瘦的过分,这次旅行,一定要把这人喂得饱饱的。


平井桃只需稍一使力,就轻而易举的将凑崎拉了起来,任由大型挂机就这么顺势挂在自己身上,大抵是睡醒了但头脑还没恢复运转,凑崎嘴里嘤嘤嘤的开始耍赖,偏偏就是不肯动弹。要不是怕费了好大劲才预定到的餐厅就这么被取消了,平井桃对这行为倒也不介意,反而习以为常,甚至可以轻轻晃动以此来哄现在孩童般的凑崎。终于还是狠下心,右手轻拍了一下凑崎的背部,[不许再继续耍赖咯,真的要迟到了]


得到最后通牒的人,只能乖乖的撒手,开始翻出衣物和化妆品。动作倒还是麻利,也就平井桃收拾好在床边无聊等待的五分钟后,凑崎也结束了,末尾换上了那双恨天高。


两人出门的时间比平井桃预计的还要早一些,于是在前往餐厅的路上,顺道溜达了几家小店。似乎从出道以来,这么肆无忌惮不带口罩就跑出去闲逛的机会,变得少之又少,至少在韩国范围内是不太可能实现了。虽然在夏威夷也有陆续被几位粉丝偶遇,但总归是行动自如了很多,这样的环境,不自觉的让人全身心都很放松。


抵达餐厅的时间恰到好处,入座后,平井桃将menu递给了凑崎,那人只是摇摇头,让平井按照自己的口味就好。在吃的这方面上,平井桃可不会客气,凭借着之前阅读攻略时的记忆,点上了很多人都推荐的几道景点菜品,反正又不是在录制节目,顺便把酒水也都点上了。


菜品一个紧接着一个陆续上齐,凑崎还沉迷在餐厅良好的氛围当中,拿着相机拍拍窗外,又拍拍菜品,再拍拍平井桃,反正就是不开吃。平井无奈,只得摇摇头,拿着刀叉把肉类都切成一个个的小块,方便食用。


[快吃吧,都瘦成皮包骨了]  平井还是那个平井,改不了时刻吐槽凑崎的本性。凑崎倒也不回嘴,拿起叉子享受着某人贴心的成果,食物塞到嘴里,又吃成了个小松鼠,只不过是偏瘦一点的松鼠而已。


食物的分量点的刚刚好,食用结束后,各自还有一杯鸡尾酒。举杯时,两人还不忘颇有仪式感的碰了个杯。平井的酒量不好,抿了一口,觉得酒精浓度对自己而言有点超标,也就没再多喝几口。只是稍一没注意,倒是凑崎将杯中酒已经一饮而尽了。凑崎的酒量在队里算是排在前列,且现在状态看起来算得上清醒,所以平井也不算太担心。


结束晚餐,并排走在偌大的街道上,路上已经人烟稀疏,伴随着温热的海风的倾拂,让人心旷神怡。似乎喝了点小酒后的凑崎的心情格外的好,嘴里哼着不着调的歌,整个人就差边走路边蹦跶起来了。


难得悠闲,又身处在异国他乡,凑崎纱夏有些不甘心就这么在十二点之前回到酒店,然后又是一觉睡到天亮。又是一个突然奇想,突然就拽住了身旁平井的手。


[桃,我们去游泳吧,就是刚刚出酒店门口的那个,我不想这么早就回去]生怕平井桃这个时常犯困的体质会马上拒绝自己,凑崎还不停的晃动那人的手,似乎平井不答应,自己就不会让她。


[啊好啊,可以纱夏不是不太会游泳吗?]早些时候,团体为了拍摄dance the night away MV,专门飞去了日本冲绳的一个岛上。彼时,凑崎纱夏在名井南的指导下刚学会游泳,被镜头拍下的游泳视频李,平井桃只觉得看到个小狗崽在水里狗刨似的,饶是有点那么可爱。


[那桃可以再教我一下嘛]凑崎那么想去,即便平井觉得时间已然有些晚了,自己也有些乏了,但还是满口答应。


因为是来的夏威夷,所以两人都提前准备好了泳衣,以备不时之需。


临近午夜的游泳池,根本除了凑崎纱夏和平井桃以外就没个人影。为了缓解困意,平井桃直接扑通一声就跳进了泳池,两人特意挑了个浅水区,所以平井能轻易的将双手搭在泳池边,等着凑崎这个麻烦的女人在左放一下手机,右调一下的泳衣绳子,磨蹭了好久之后,才准备入池。


凑崎此次挑选的泳衣,能完美的展露出丝毫没有赘肉的肩膀和手臂,平井看着那个纤细胳膊搭在泳池边的扶手上,正一步又一步的顺着阶梯往下走,想着过去搭把手,结果手刚一触碰到凑崎,那人一个没踩稳,崴到了脚,整个人就开始往下摔,平井眼疾手快,一把将人捞到了自己身上。


[呀!]关心则乱,凑崎纱夏这种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就能摔倒的体质,真能让平井操心死。万一自己方才不在旁边呢?万一自己没够着她呢?万一直接摔到哪个边边角角磕碰到了哪里呢?


[刚刚突然抽筋了嘛,桃干嘛这么凶]刚刚那一情形发生太过突然,被平井带到身上的凑崎,现在是双腿直接挂在了平井的腰上,双手搂着这人的脖颈,搂的那叫一个紧。由于后知后觉发现这姿势过于暧昧,连平时热衷于肢体动作的凑崎,都不好意思了起来。


[谁让你穿那么高的高跟鞋,上次出席活动不就摔到了吗?真是的,平时干嘛要穿这么高的鞋子啊,要是真摔到哪里了怎么办?现在还抽筋吗?有没有好一点?]


被平井桃进行强烈教育的凑崎,是一句都不敢回嘴,只敢唯唯诺诺的摇摇头,[好一点了,桃放我下来吧]


接触到泳池地面,看着平井桃从方才气鼓鼓的神情中又恢复往常。凑崎才敢啃声,[不要生气了嘛,桃教我游泳吧]边说着就边恬着脸的往平井身边凑。


[知道啦]


因为先前跟优秀生名井南学过游泳,凑崎也算是有点基础,只需要平井轻拖着腰部,凑崎就能像模像样的在水中比划着。平井很有耐心的,凑崎游到哪,就跟到哪,举着的双臂就没放下来过。几个来回下来,凑崎才把过剩的体力消耗掉,也有点累了,两人在泳池边的淋浴简单冲洗后,便回了房间。


等凑崎纱夏再次洗漱完出了浴室,就看到某只憨憨小猪都已经缩在被窝里,打着轻微的呼噜。无奈的摇了摇头,凑崎拿过了保养品,在小猪脸上细致的涂抹了起来。凑崎一向心思细密又敏锐,不是没发现为了这次旅程,平井桃花费了太多心思,整趟旅程就像是只为了讨自己开心似的,偶有差池,平井桃就开始自责,这让一旁看着的凑崎有点心疼,但更多的,其实是雀跃。独享一个人的专属宠爱,尤其还是喜欢的人,谁会不开心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