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ans× Frisk

177浏览    7参与
沐晴

UT/SF ﹉花吐症﹉ 下篇



  这份感情就像从一整个茂盛的植物园的温柔绿色中,分辨出带着浓烈腥臭味道的瘴毒之花。

  但你甘之如饴。


这里沐晴₍ᐢ •⌄• ᐢ₎

这是下篇噢!没看过上篇可以点开我的主页观看!希望大家会喜欢啦!🍬

女福设定🐰

Cp向SF🙈

花吐症这个梗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吧嘿嘿🌼

上篇文本来想的是虐的结果我好像失败了?


没有问题我们就开始吧——


﹉花吐症﹉

  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在漆黑的夜里摸索着道路,强烈的恶心与呕吐感使你恍惚,几乎让你晕厥。再次躺回你的小床上时你才感觉好受许多。

  真不该出去。更不该遇到他。

  你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厚重...



  这份感情就像从一整个茂盛的植物园的温柔绿色中,分辨出带着浓烈腥臭味道的瘴毒之花。

  但你甘之如饴。


这里沐晴₍ᐢ •⌄• ᐢ₎

这是下篇噢!没看过上篇可以点开我的主页观看!希望大家会喜欢啦!🍬

女福设定🐰

Cp向SF🙈

花吐症这个梗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吧嘿嘿🌼

上篇文本来想的是虐的结果我好像失败了?


没有问题我们就开始吧——


﹉花吐症﹉

  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在漆黑的夜里摸索着道路,强烈的恶心与呕吐感使你恍惚,几乎让你晕厥。再次躺回你的小床上时你才感觉好受许多。

  真不该出去。更不该遇到他。

  你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厚重与温暖的触感使你放下紧绷的神经,瞬息间疲惫感便冲上你的大脑。你很快便带着重重心事陷入黑暗中。

  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了。

  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好些天。你渐渐发现咳嗽变得不是那么频繁了,反而是无力感时刻环绕。你不需要咳嗽便可以吐出花瓣了,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Toriel轻轻打开了房门,她不确定窝在床上的女孩有没有听到她的敲门声。她很担忧,女孩已经维持这个状态好些天了,可女孩从未向她诉说些什么。

  “Frisk?Sans来探望你了,他好像很担心。”Toriel放轻步履走向小床边,柔声说着。她拉开了旁边的小台灯。台灯散发着温柔的暖光,照亮女孩有些苍白的脸色。

  “是吗。”你扯出一抹微笑,垂下眼睑,遮住眼底翻滚着的情绪。挣扎,汇聚成涛涛江河。“我很开心他能来。”你尽量扬起欢快的语调,直起身子望向门外。

  骷髅斜斜的影子映在墙上,他似乎在来回渡步,传来鞋子与木制地板的摩擦声。

  “那可真是太好了,让他进来吗?”Toriel微笑着,眼眸里流淌着清澈的暖意。她把女孩身后的枕头摆放好,并帮她抿了抿被子。

  你点头,被子下的手紧握在一起。是手心被汗水浸湿的黏腻感觉。你目送着Toriel走出房间与骷髅低声交谈了什么,然后另一种不同的脚步声缓缓靠近着。

  你屏住呼吸,压下内心翻腾的情绪。随后你扯扯嘴角,想露出一个比较完美的表情,可却事与愿违。你只能楞楞地看着骷髅向你走来。

  他好像携带着你世界的全部色彩款款而来,由魔法组成的白色眼眸忽闪着风云。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他身上熟悉又陌生的气味让你脑袋有些发晕。久违的惊喜与激动,还有一直存在的忐忑与不安,你的情绪复杂且酸涩,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Sans也没有说话,他站到你面前,一直插在口袋的手似乎局促地动了动。

  “Kiddo,之前的事我很抱歉。”他开口了,一字一句好像砸在你心坎上。他的声音低沉沙哑,掩盖了他所有的情绪。他带着面具匿在黑暗,而你好像小丑,自娱自乐地表演着独角戏。

  你从来不需要他的道歉。

  你释然地笑了,摇头。“Sans,我很高兴你能来,我也从来没有怪过你...”内心爆炸般的悲伤似乎不是这么想的,你只能拼命压制住,尽力保持着微笑。你可不能成为那种不择手段的小人,你要学会接受。

  你不停催眠着自己。Sans好像松了一口气,他抬起手揉揉你的脑袋,温柔得刚刚好。但是他立刻发现了不对,你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脸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Frisk?”他疑惑地唤你,但你给不出什么靠谱的反应。你藏在被中的手已经被你捏得没有知觉了,肺部的窒息感有着夺走你意识的趋势,真是好巧不巧。你猛地拉住他的外套。

  “Sans,快带我离开这。”你发出的几乎是气音,带着浓浓的痛苦。你不想让Toriel担心,也不愿破坏朋友们之间美好且兴奋的状态。

  Sans口袋中的手倏忽攥紧,他低头看着女孩拉住的外套一角上缓慢晕开的血迹,灵魂像是一瞬间沉入谷底。他能感受到自己灵魂强烈的震颤与慌张。他的左眼逐渐变成蓝色,在空气散出幽幽的痕迹。

  你们从房间消失了。


  你连四周是哪都顾不上,便开始干呕起来。真是太狼狈了,你用仅存的一次力气剥开Sans扶住你的手,保护你那可怜的自尊心。但你没有丝毫力气,便直接往地上跪——在你膝盖快触地的时候,他用魔法把你托住放路边的草地上。

  不知道咳了多久,金色的花瓣在这样浓厚的夜色里飘散开来。月光倾泻一地,身后靠着的石块反射出银色的清辉,它们与金黄相融弥散。

  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你大口喘气,又再一次感受到劫后余生的欢喜。Sans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话,他就静静地站在你面前不远处,甚至可以称得上靠近。但你却觉得他好像并不在这里,这让你更加不知所措。

  你甚至不敢看他。

  你不敢想象他会有怎样的反应。你害怕他缀满星辰的闪烁目光里是无际的冷漠。你害怕他的不理解。沉默在你们之间流转开来,朦胧地被月色笼罩。

  你被这似乎无尽的沉默给耗尽了心神,你想说些什么,但喉咙像是被哽住了一样。你把视线看向脚边的金黄花瓣,它们的尾部由橙色变为红色。那是血吗?你有些恍惚,心中弥漫出害怕的情绪。

  你的视线兜兜转转还是望向了他。

  你看着他的眼眸,像是在看呼啸着的庞大风暴。那些复杂的情感飒沓纷飞着,驻起深沉的海洋。望不见底,你感觉自己在坠落,被强大的魔力侵蚀着。

  你感到一阵脱力,不自觉地唤他的名字。“Sans...”你皱眉,你的声音已经沙哑得不成样子了。你注意到他外套上的血迹,有些抱歉地眨眨眼睛。随后你看向自己的手。

  可真是狼狈。你看着充满血污的掌心,上面残留着指甲印和泥土的碎屑。下一秒手腕便被握住了,他柔软的手套触感带给你一丝慰藉。你有些呆呆地看着他,你不确定他此刻眼中要溢出来的心疼究竟是不是真实。

  你听见他低低地说,“等我。”随后便消失了。很快他便使用魔法归来,带着药水和创可贴。他把碍事的手套脱掉,放到一边,随后轻柔地抬起你的手臂开始帮你消毒涂药。

  你看着他节骨分明的手骨熟练地动作着。似乎自己从来没有看过他脱掉手套的模样,你的视线似乎被粘在他手上了,不看白不看,毕竟是如此稀有的场景。

  他似乎没有注意到你的视线,专心地帮你处理好伤口,然后轻贴上创可贴。然后他抬起头看着你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怎么会这样?”

  你躲避开他的视线,不安地咬住嘴唇。但他也不着急,就这样用眼神无形逼迫着你。你几乎无法掩饰你心中的慌乱,它们尽数浮现与你的表情上。

  “Frisk,告诉我。”他的声音很低,与之前听到过的所有都不一样。你听过他温柔的声线,欢快的声线,平静的声线,严肃的声线,却没有听过现在悲伤夹杂着隐忍的声音。

  你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似乎抛去所有面具,展现出脆弱的一面。你望进他眼里是挣扎的情感,沉浮,掀起浓厚的波澜,像是笔墨般晕染开来。

  “是花吐症。”你闭上眼睛认命般地开口。“我可能就是太喜欢你了但是又一直暗恋你所以憋出这种病了。”你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一股脑的全说出来。

  “但是我并没有逼你什么。我知道的,喜欢这种事情不能勉强,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不要多问了,我会没事的。”话毕,你对他笑了笑,以示你的真诚。或许在他看来你只是扯了扯嘴角敷衍,但你是真的没有力气了。

  Sans把目光投向女孩身旁散落的花瓣,那些红色的血迹在花瓣的末尾出晕开显鲜艳的色泽,他的心沉了沉。

  “怎么治。”他开口,追逐着你闪烁的眼神。你有些难以启齿,不愿看他。他叹息,随后挂起以往那样的笑意。

  “Kiddo,告诉我。你应该知道这对你我还有大家都很重要,一定有办法的对吗?”他的声音又恢复了温柔,像是在哄诱孩子一样耐心。

  “你可以先回答我吗?”你下定了决心,直视他的眼睛。“回复我上次的告白。”


  他似乎在你的眼神攻势下败得一塌糊涂。或许是你微微泛红的眼角让他心软,又或是你难得的真挚坦率让他感动。

  他轻轻开始回答,声音散在轻柔的晚风里,清晰地传入你的耳里。

  “Kiddo,我是怪物,你是人类。如果真的说喜欢这个词,也未免太自私了。”

  “寿命就是很大的问题了。我不敢想象如果你离开了,那时我会变成什么样。”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了。我现在需要保证的是,你现在不会离开我,好吗?”

  他的声音很好听。你从来没有听过他如此认真地和你说那么多话。他话里的信息量似乎有些庞大,使你愣怔许久。

  “拜托。”他闭上眼睛,呢喃出请求。“请再给我点时间。”他睁开眼睛,那白色的眼眸在黑暗里很明亮,甚至对于你来说比头顶的轮月都要明亮。

  你当然愿意。你把身子倾向他,抱住了他。他的味道瞬息萦绕在你鼻腔,你忍不住深呼吸几下。

  “Sans,我需要一个吻。”你在他耳边说道,你感觉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而他没有犹豫,他握住你的肩膀,靠近你。

  你觉得心跳的频率已经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了。你怕自己就这样不争气的倒下去,所以你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他似乎无奈地笑了笑,这样蜻蜓点水般的轻吻对你来说已经是可以冒出粉红色泡泡的程度了。你整个人开始呆滞起来,红着脸愣愣地望着他。

  Sans看着手心里与你相同的金黄色花瓣,而你手心里也有一片。你很兴奋地握住那片花瓣,笑得甜腻。

  “Sans!成功了!”

  他呼出一大口气,与你相识一笑。他起身戴起手套,握住你的手。柔软的触感使你充满了决心。

  “Frisk,我们回家。”

  “余生请多多指教。”


沐晴

UT/SF ﹉花吐症﹉ 上篇



  这份感情就像从一整个茂盛的植物园的温柔绿色中,分辨出带着浓烈腥臭味道的瘴毒之花。

  但你甘之如饴。


这里沐晴~✨

花吐症这个梗应该很常见哈哈哈🌼,但是我还是想试试虐的,下篇随缘,并没有人催更。

有人跟我一样喜欢被催更吗?😭

女福设定🐰

Cp:SF  他们太有爱了


如果没什么问题我们就开始吧——


﹉花吐症﹉

  你解放了地下世界,并带领怪物们来到地面上。你们看过了朝阳也望过了黄昏,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顺利。

  好吧,似乎老天又在跟你开玩笑了。

  你把原本紧攥着的手心张开。一片金黄的花瓣静静地躺在那儿。它在晨曦里弥漫出璀璨...



  这份感情就像从一整个茂盛的植物园的温柔绿色中,分辨出带着浓烈腥臭味道的瘴毒之花。

  但你甘之如饴。


这里沐晴~✨

花吐症这个梗应该很常见哈哈哈🌼,但是我还是想试试虐的,下篇随缘,并没有人催更。

有人跟我一样喜欢被催更吗?😭

女福设定🐰

Cp:SF  他们太有爱了


如果没什么问题我们就开始吧——


﹉花吐症﹉

  你解放了地下世界,并带领怪物们来到地面上。你们看过了朝阳也望过了黄昏,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顺利。

  好吧,似乎老天又在跟你开玩笑了。

  你把原本紧攥着的手心张开。一片金黄的花瓣静静地躺在那儿。它在晨曦里弥漫出璀璨的光晕。

  这几天你总是会频繁的咳嗽,时而严重时而轻微,但是回过神后总会咳出花瓣来。

  灿烂如晚霞的黄橙色,你的口腔总是驻留着花香。

  你没有跟任何人说,但是心中还是不免恐惧。于是你找遍了所有能找的资料。最终你在自家阁楼中落满尘土的书籍堆里找到了相关的信息。

  啊啊,是花吐症。一个暗恋着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若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是与所暗恋之人接吻。感染者在这期间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吐出花瓣来。

  原来自己也会碰到这种中二的事情。原来自己的喜欢已经那么深了吗。

  你叹息,瘫坐在飘扬的灰尘中很久,直到夕阳西下,破碎的阳光落满了你的周遭。

  你往窗外看,那些光景的色彩跟你咳出的花瓣相像极了。

  痛苦的感觉猛然从肺部蔓延至喉咙,你拼命捂住嘴,不想发出丝毫声响,以免在家楼下的Toriel听见,她一定会很担心。

  压抑使你的眼泪疯狂往外涌,你把自己蜷缩起来,良久后摊在木制的地板上大口喘息。

  这可真tm要命。你把紧握的手心张来,手心的汗水也没有使花瓣有丝毫褶皱,它们在晚霞的余光里折射出金黄的光线。

  你把它们夹进了刚刚翻阅过的书籍,再次把那本书投向布满尘埃的角落。


  你所暗恋的人喜欢揉乱你的脑袋,会温柔的对你笑,唤你"kiddo",会带你散步每一个角落——用他特有的能力。

  他很懒惰,还喜欢喝番茄酱,这真是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习惯。他也很感激你将怪物们从地底解放出来,让他们有了全新的生活。

  你不确定他有些亲密的举动是为了报恩还是仅仅限制于友谊这样开放的词汇。患上花吐症在你的意料之外,但你可以借此机会好好清楚的问问他,到底对自己说怀揣着怎样一种感情。

  无论他的答案是否,你都觉得人生圆满了。你对花吐症并没有太多的悲喜,也没有过多的恐惧,这可真是激进的自信。

  你又怎么知道他一定会回应你那几乎属于偏执的喜欢呢?

  那些情感散在日升日落,融化在似乎没有尽头的岁月。

  你觉得他眼中的笑意便是全部了。

 

 


  你不知道如何开口诉说自己的感情,便一拖再拖。可你的病症也随着时间愈发严重与频繁起来。你知道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一定瞒不过任何人的。Toriel也发现了些许端倪,被食物呛到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回答肯定支撑不了很久。

  每天夜晚在被窝里压抑着声音也让你十分痛苦。今天的夜晚,你从窗户偷偷翻出了家门。你不知道去哪,但至少不用小心的避免发出声音了。

  跑向离家远些的地方,你就扶着树蹲在路边疯狂咳嗽。花瓣的数量越来越多了,它们的颜色与香气刺激得你有些发晕。你靠着树干喘息,有些不知所措。

  然后你抬起步履往Eboot山的方向走去。那里的星空很壮阔很美丽,你曾经与大家躺在柔软的草坪上数着星星,不小心睡着后睁开眼便是家的场景。

  你陷入了温柔的回忆里,但笑意未达眼底便尽数褪去。或者你会带着你的秘密沉睡下去,然后你再也感受不到这些温暖了,你也再也看不见他。

  你的脚步倏忽沉重起来。为什么不跟他说呢?你的内心肯定也是害怕被拒绝的吧。

  胆小鬼。

  你踏上了最后一级台阶。轻柔的晚风顿时萦绕了你,它们牵起你的发丝舞蹈在星空之下。有那么一瞬间你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你往之前与大家看星空的那片草坪走去,你看到了一黑乎乎的一团阴影。你吓得差点叫出来。

  "Hey,kiddo。你怎么在这里?"是熟悉的低沉嗓音,是sans的声音。你松了一口气,朝他的方向走去。可是没走几步你的心又提了起来。难道老天都在逼你说出口吗?

  "啊...我睡不着,出来逛逛。"

  这样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并不多。只有你们两个人,也是夜晚时间不会有人打扰。如果不说的话,你就可以好好享受与他的二人时光了,不用考虑告白失败的尴尬与痛苦。

  你有些犹豫地在他身边坐下。并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是绚丽的霓虹灯,是一片灯红酒绿的景象。怪物与人类和平共处,大家都相继的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Sans,这个世界你喜欢吗?"你不自觉地呢喃出口,打破围绕你们的朦胧沉默。

  "还不错。"Sans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他嘴角的弧度似乎从来没有消失过。你望向他的眼眸,里面似乎包容了漫天的繁星,神秘且深邃。

  你觉得自己要被吸进去了。

  话语似乎会很自然的从喉咙溢出,你有些恍惚。

  "那我呢?你会喜欢我吗?"

  眼前的骷髅没有回应,他似乎在消化这个巨大的信息。半晌,就在你觉得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对你开口了。

  "Well,每个人都很喜欢你,Frisk。"

  失落的感觉缠绕上你的心脏与大脑,你觉得自己要窒息了。果然是友谊的喜欢吗?他果然不会正面的回答,你应该早就知道了。

  你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语调的正常。"我说的不是那种的喜欢。"

  他闭上眼睛,详装轻松地回应。"喜欢一个骷髅?kiddo,想必那种感觉不太好吧?"

  你咬紧了嘴唇,攥紧了手。他不喜欢你,你在给他产生困扰。他不喜欢你,一切都是你在自己幻想。他原来不喜欢你,他也根本不想认真回应。

  是这样啊。

  但是你还是很不甘心。冲动涌上了你的大脑。

  "Sans,我喜欢你!"


  "Frisk,或许我们都该好好想想。"

  他撂下这句话便消失了。

  对,消失了,就是如此简单。

  你躺倒在草坪上,眼睛突然有些酸胀。这就是被拒绝的感觉吗?这可真不是太好。

  痛苦又再次从喉咙蔓延上来,你没有掩饰的捂住嘴。你让那种感觉蔓延出喉咙,那种被侵蚀的感觉。

  你疯狂咳嗽了起来,那种要把肺都咳出来的既视感。

  金色的花瓣在浓厚的夜色里静静地飘落到草坪。

  你突然就觉得好没意思,但却被无限的羁绊给拉扯住。

  花吐症是会死人的啊。你的脑海中无限的循环这句话。Sans如果知道了,他也一定会帮助自己的吧?

  可是那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他也会很困扰的吧。

 


沐晴

UT/ SF ﹉he Dream﹉ 下篇



  我总是意犹未尽的想起你。在每个星光坠落的夜晚,一遍一遍,数我的寂寞。


食用须知🍡

之前的不小心就这么删了我哭,重新发一遍

这是下篇!!!,如果没看过第一篇可以点开我的主页观看🍭

女福设定!  🐰

cp为SF 这篇分为上下两章!🍦

剧情概括:被糖裹着的玻璃渣🍬(十分形象嘿嘿)

没有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The Dream﹉

  Sans从冰冷的仪器上醒来。周遭堆满了器械,它们不知疲倦的闪烁着红光。

  夜色浓重地渲染着整个空旷的天地。月光在地上拖出长影,显得天地更加寂寥。

  他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眼眸中没有丝毫光亮,阴影落到他的眼睛里面...



  我总是意犹未尽的想起你。在每个星光坠落的夜晚,一遍一遍,数我的寂寞。


食用须知🍡

之前的不小心就这么删了我哭,重新发一遍

这是下篇!!!,如果没看过第一篇可以点开我的主页观看🍭

女福设定!  🐰

cp为SF 这篇分为上下两章!🍦

剧情概括:被糖裹着的玻璃渣🍬(十分形象嘿嘿)

没有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The Dream﹉

  Sans从冰冷的仪器上醒来。周遭堆满了器械,它们不知疲倦的闪烁着红光。

  夜色浓重地渲染着整个空旷的天地。月光在地上拖出长影,显得天地更加寂寥。

  他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眼眸中没有丝毫光亮,阴影落到他的眼睛里面如同弥散的夜色。

  他坐了很久,似乎才从足已毁灭他世界的悲伤中回过神。

  是滂沱的,压倒性的,轰鸣的暴雨。席卷他的四肢乃至灵魂。

  Sans把视线投向身边的相框。是他与女孩的合照。女孩的笑容灿烂,像下着大雨的黑夜里远方一盏暖黄色的灯。

  他试着移动着僵硬的手臂,把相框举到眼前。

  "等我。"他只是呢喃着,把照片放回原处。旁边的闹钟闪烁着时间,时间没有改变,还是他当初沉睡的时间。

  近些年来他一直研究着的机器——可以编制梦境,使其身临其境。它需要魔法的支撑,他毫不犹豫的把所有魔法投入,也仅仅只是拥有了三年与她的光阴。

  但他甘之如饴。

  从梦境出来后,更久之前的记忆也变得十分清晰,惘若昨日。女孩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他从未想过人类的生命可以这么脆弱,可以被一个小小的疾病随意夺走。

  当女孩闭上了眼睛——那个曾经满眼都是他的眼睛。他的世界便轰然倒塌了。

  好想她。想她的声音,想她的脸庞,想她的眼睛,想她的微笑。

  他要去找她。

  他能听见女孩细细呼唤他的声音。


  Sans走在曾经与女孩无数次一起走过的道路。通往山顶的小径亦如当初,周遭的草木仍是注视着他。

  它们似乎也对孑然一身的他感到悲伤。树叶伴着晚风轻拂的簌簌声,飘落一地。

  Sans拉起兜帽。他习惯性的把自己的神情笼罩起来,缩进自己的世界。

  山路突然变得很长,似乎走了数十分钟才到达山顶。

  是绵延的风,把他外套的衣摆吹得刺啦摇摆。月光笼罩着Eboot山,但却照不亮那些树林。它们连接成黑暗的幕布。

  Sans握紧双手,随后从藤蔓处一跃而下。是风呼啸的声音,像是灌进心口的一股冷墨。

  那些金黄的花像是攒满了悲伤,席卷起点点苦涩。它们渐渐的发酵,变得如酒般香醇,抑或腐烂得一发不可收拾。

  他坠落了。


  遗迹还是那紫色的色调。Sans通过着这些与女孩不知玩过几次的谜题。他的视线转向了之前女孩指着的树苗。

  很可惜,它已经枯萎了。它并没有生长起来,被扼杀在了摇篮里。奄奄的小叶子在地面投向一小片杂乱的阴影。

  Sans继续走着。他尽量不抬起头,避免再次陷入女孩微笑的漩涡。这儿的一切似乎都有她的身影。

  她笑着唤自己,"Sans。"

  无意间便瞥到了一旁道路尽头的糖果台。里面填满着糖果,周遭沉浮着香甜的气息。他抬起步履走向那儿,每一步都陷进了记忆。

  那个已经被岁月跌宕而呈现旧黄的告示牌,仍然可以模糊的辨识出字迹,"每人一颗。"

  Sans扯了扯帽子,拿起两颗糖果,放进了口袋。锡箔纸依旧折射出彩虹般的光晕,晃晃然的落到四周斑驳的墙壁,最后归为大地。

  或许他身边有第二个人,谁知道呢。


  踏出遗迹的大门,便是皑皑的白雪填满他的视线。

  他安静的笑容,如同守候在城门边上的模糊而清淡的星光。周围不断有细小的雪花撞到他身后的大门上,如同自尽一样惨烈而温柔。

  他闭上眼睛,迈出步伐。雪花无边无际地温柔蔓延,离离松柏沉默的伫立在一旁。

  一共是73步。他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独木桥。它被冰雪覆盖住,木头似乎已经经过漫长的年月而变得脆弱不堪。

  "转过身来,和我握手。"

  Sans不受控制的伸出右手,随后又触电般的收回。没有人在,没有人听到——他挣扎着在与斑斓梦魇斗争的声音。

  " Kiddo。"他抛开所有的声音,继续向前走去。他感受不到自己的腿在动作,只是看着面前的景色一步步推进,直达雪镇。


  找不到一点温馨的影子。这里依旧是空无一人。只是记忆在作祟着,跳跃在这片虚无的土地,给予它色彩,给予它斑斓。

  这里每一处景物都可以挑出来仔细的诉说,但是已经没有意义了。

  那些时光都像是在遥远的一整个世纪以外。漫天的尘埃还没有来得及飞起便轻轻地落地。

  它们变成铺展在远方的一条浮游着尘埃的银河。

  Sans缄默地走过这里,几乎是在奔跑的仓皇与绝望。他害怕他停下来,便会被拉扯进无尽的漩涡。

  埋没,继而泯灭。


  瀑布还是和之前一样。除了他身边已经没有可以对话的人之外,并没有什么改变。他沐浴在蓝光中,周遭是隐藏着狂澜的黑暗。

  它们似乎在寻找着机会彻底的吞噬他。

  回音花杂乱的低语着,扑朔的流萤围绕着它们。它们藏匿着无数光阴在其中,顺着微弱的流水声汇聚成庞大的蛛网。

   Sans望进散着蓝光的河流。他看到了自己的脸被清晰的浮现。没有波澜,没有清绪。眼眸中深深缠绕着的麻木。

  他收回视线,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执着的来到这里,却带着这样怯弱的面孔。他或许应该神采奕奕,抱着满怀的花朵去见他的女孩。

  想不出答案。但他确实是无法让心里纷扰的情绪沉淀下来。

  已经走到那个永远下着小雨的道路了。他没有拿伞,径直走入雨中。他避开了水坑,也没有抬头看那些闪烁着宛若漫天繁星的岩石。

  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女孩的眼里落满辽阔星光的模样。


  热域。岩浆的冒泡声与燥热空气的波浪声,宛若恶魔的低语。

  快到了。

  Sans在心里默念着。

  他路过了那些营业亭,它们安静的伫立着,再没有被打扰。他目不斜视地走过去,那些记忆站立在那儿,安静且安逸。

  那些温暖但哀伤的热光将他的步伐裁剪成忧伤的剪影。

 


  他融入灰色的城堡。他向终焉走去。原本在远处看的轮廓模糊的建筑,已近在眼前。

  他在冗长后的尽头拐进了一座大门。

  不同以前的灰白。地面上盛开着一大片金黄的花朵。

  阳光从四散的角落破破碎碎地掉在那些晶莹的花瓣上,摊成一层散发着模糊光晕的淡黄色油彩,像是一层很厚的骨灰。

  离离群花之中立着一块墓碑。

  " My love     Frisk"

  Sans走向墓碑,他的脚步似乎不再带有沉重与犹豫。他步履轻盈。

  " Kiddo,一切都还好吗?"他扬起轻松的语调,把口袋里一直揣着的糖果掏出来,小心地放了一颗在墓碑前。

  "没有意义。"Sans盯着墓碑看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卸去欢快的面具。他的眸子里燃起浓郁的悲伤。庞大,覆灭一切。

  "或许一开始我就该直接去见你,你等了很久,对吧?"

  "抱歉,我无法达到你的期望了,Frisk。"他尽量平静地诉说着,他将后背轻靠在墓碑上。

  "我根本无法忘记你,我在梦中看见你,不在梦中脑海也会浮现你。"

  他也受够了冷雨弥漫的寂寞黄昏,寒风凛冽的孤单清晨。

  "我想这就是结果了。"他召唤出灵魂。蓝色的灵魂,在阳光的反射下散发着光彩。

  里面流淌着漫长的银河岁月,像是饱满的海,归宿于天地之间。


  草长莺飞,日月轮回,草木枯荣。

  那边是无穷无尽的光,仿佛浩浩荡荡的庇佑与怜悯。

  似乎再也没有荆棘。


沐晴

UT/ SF ﹉飞鸟症﹉

  也许是三月草长莺飞的江南,也许是金戈铁马的大漠。

  也许渭城,也许离东。

  里面沉睡着飞过了沧山泱水的飞鸟。

食用须知

这里沐晴~✨(˘͈ᵕ ˘͈❀)

女福设定!🐰

cp还是SF!!!(͏ ˉ ꈊ ˉ)✧˖°

这篇文写的挺快的,一个晚上加一个清晨,所以有一些地方和点子描写不是很完整请见谅!🙈

其实我在想要不要出另一个视角把故事完整一些,如果大家想看的话可以留言dd我🍋

飞鸟症:人自杀后,会变成白色的鸟。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如果心上人30天以内没有意识到这白鸟就是死去之人,白鸟便会消失,灵活永远无法得到解放。

飞鸟症+失...

  也许是三月草长莺飞的江南,也许是金戈铁马的大漠。

  也许渭城,也许离东。

  里面沉睡着飞过了沧山泱水的飞鸟。

食用须知

这里沐晴~✨(˘͈ᵕ ˘͈❀)

女福设定!🐰

cp还是SF!!!(͏ ˉ ꈊ ˉ)✧˖°

这篇文写的挺快的,一个晚上加一个清晨,所以有一些地方和点子描写不是很完整请见谅!🙈

其实我在想要不要出另一个视角把故事完整一些,如果大家想看的话可以留言dd我🍋

飞鸟症:人自杀后,会变成白色的鸟。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如果心上人30天以内没有意识到这白鸟就是死去之人,白鸟便会消失,灵活永远无法得到解放。

飞鸟症+失忆实在很有爱呢₍ᐢ •⌄• ᐢ₎

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开始吧——

﹉飞鸟症﹉

  "Frisk,如果你走出那道结界,你会失去在地下世界的记忆。"

  "即便如此,你也要去吗?"

  骷髅淡然浅笑的面容下是条湍急的河。河水呜咽成苍凉的提琴声。

  穿越餐厅摇曳不定的烛影,穿越黑暗里绵延的柔和音乐,穿越明明灭灭的悲喜,穿越日升月沉的无常。

  穿越四季,穿越飞鸟,穿越女孩的短发。然后凌乱地在他们脚边散落一地的碎片。

  "Sans..."Frisk低垂着脑袋,她的视线无从投放。她不安地攥着手指,对自己不曾减弱的决心感到无奈。

  她不知道为何自己一定要出去,她宁愿沉溺在有朋友有家人的地下。

  她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决心一直叫嚣着——日落,月影,遍地阳光斑驳。它们一日一日不曾停歇地栖息其中。

  "抱歉,我可能说了无聊的话。"骷髅闭上眼睛叹息,随后试图缓解气氛。"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所有人都会。"

  他的眼睛里是氤氲的烟波,如尘埃飘散到地面,又随轻风扬起。

  "去吧,Frisk。"

  女孩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的,也不知道是如何在黄金的殿堂略过他闪烁的眼神径直离去的。

  回头是他寂寞的身影斜斜地从她面前消散。

  悠扬的暮鼓晨钟敲响了,记忆随风雪吹散成流萤。

  然后是空白——光洁的表面泛着倏忽的影子。所有都溶解在时间晦涩不语的光芒里。

  一切归零。


  Frisk打开窗户。光顿时倾泻而来,布满她不大的房间。她有那么一瞬被庞大的光晕刺了眼,只剩璀璨的白。

  "划拉——",是翅膀扇动的声音,是不断起落的群鸟。从她眼前掠过,留下大片洁白的残影。

  它们在歌唱。歌唱的旋律,破裂又华美。如同暮春的樱花惨烈的凋零和飘逝。

  她不禁用目光追随向它们的身影,看它们消失在她望不见的天边。

  那些羽毛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如同春天里最温柔的杨花。

  Frisk转回视线,内心流淌着暖意。真是一个美好的清晨。她这样想着,把窗户的另一半也拉开。

  她望见什么,怔住了。窗台上立着一只白鸟。它通体雪白,尾尖的地方点缀着浅蓝。它的眼睛乌黑得发亮,里面填满穿越春深似海的香樟的阴影。

  窗棂上落满了细小的灰尘,它站立的地方留下清晰的痕迹。

  Frisk屏住呼吸观察着,真是美丽的鸟儿。但为什么它的眼睛里是浓到化不开的悲伤呢?

  白鸟的眼眸像秋天的日光一样柔和,他们对视着,是无限温柔的漫长镜头。

  白鸟就一直伫立在那儿,不曾离去。Frisk很奇怪,那只白鸟并没有因为她的靠近而飞向高高的苍穹。她甚至可以触碰到它柔软细腻的羽翼。

  她会把面包屑掰碎,放到盘子摆到它面前。但它却不怎么吃,像是不会饥饿一样。可是在偶然一天,发现它竟然喜欢喝番茄酱。

  Frisk去到哪,它便悄悄跟随着。它融化在白昼的光里,消散在轻柔的风中,无时无刻的萦绕在她周遭。

  它会立在如翡翠般的树枝上展开翅膀,让光影任意沐浴它。时光静好的像是蒙了一层江南厚厚的水汽。

  但白鸟的眼眸中那些漩涡一样的悲伤,却不会在时光里烟消云散。

  一个个零散的日日夜夜像流水一样从眼前以恒定的速度不可挽回地流走。

  Frisk看着白鸟,没由来地感到熟悉——像是一起生活了无数光阴岁月,沉静在离离的野花中无数春秋跌宕。

  她望进白鸟的眼睛心脏就会开始蔓延地疼痛。像是留下深刻的痕迹,日日夜夜在她的血管里奔流,不肯停息。

  那些疼痛在一日又一日中渐渐发酵。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白鸟眼中的悲伤也在一日又一日中渐渐厚重,像堆积的蹁跹雪花。


20xx年  4月12日                                         Sunny

  今天我也看到它了,已经是第十天了。它好像从未离开过,像是在守护我一般。我可以肯定我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特别的鸟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总是感觉到熟悉。它的眼睛里总是匿着悲伤和淡然,像是知道了未来它的结局。看到这些我总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这到底是为什么?

20xx年 4月17日                                          Sunny

  我感觉脑海里有浮现出什么东西,一些记忆的碎片。但它们转瞬即逝了,我根本抓不住那些零散的片段。今天它也在那儿,它会飞到我的房间里静静地待着。那只白鸟似乎很喜欢听我弹钢琴。当它聆听地时候总会把眼睛眯起来,它注视着我,是我唯一的听众。它的羽毛真的很好看,洁白的在阳光里反射出斑驳,毛茸茸的光线笼罩着它,如同洁白的天使。

20xx年 4月25日                                         Cloudy

  它越来越没有精神了。以前它总是会伴着朝阳迎接我,而现在它只能无力地趴在窗台上,张不开翅膀。我想带它去动物医院看看,但它拒绝了——它用尽全力躲开我的手。我能感受到我内心沉重的悲伤,而它也是。我脑海中的记忆依旧是破碎的片段,但是,我能感受到记忆中的我是多么幸福与满足。很温暖的记忆,可以沉溺进去永远不出来的那种。似乎有一个名字,但是模糊得看不清也听不清。


  Frisk停下手中的笔。她靠着窗看外面山脉黑色模糊的轮廓,偶尔散落在山脚下昏黄的灯光,或者夜空中飞逝而过的鸟群。

  她突然有些恍惚,身旁的白鸟也在看着窗外。它的眼眸里是明灭的光,沉浮着时光的灰尘,像是要把她卷裹进万劫不复的回忆。

  她愣怔许久,随后闭眼叹息。"你是谁?"

  女孩低沉且有些嘶哑的声音飘荡在房间。可惜鸟儿不会说话,它只是望她。

  那些孤独,寂寞,死亡,别离,思念,等待,稍纵即逝的温情和绵延永恒的绝望。

  被包裹在他漆黑如夜的瞳孔。

  那些庞大的情感使她颤栗,使她心痛。以及从头到脚的深深无力感。

  "抱歉。"女孩呢喃细语,悲伤像是要从喉咙溢出,剥夺她说话的能力。

  一滴泪从她的脸颊上快速滑下。她惊呼了一声,有些不可思议地把泪擦拭掉。

  白鸟张开羽翼,翩然落到她的手上。可是她却感受不到丝毫重量,连基本的实感都没有。

  白鸟像是在安慰她,它把小小的脑袋贴到女孩的脸颊上。

  缱绻而眷恋。


  5月12日,今天好像很不一样。是初见它时一样的清晨,但窗外却下着淅淅沥沥的下雨。

  白鸟立在窗台那儿,它看着外面迷蒙的雾气,些许尘埃漂浮在空气里。

  Frisk感觉脑袋里回响着巨大的轰鸣。无数的片段带着浩如烟海的信息,如同飓风一样席卷她的世界。

  白鸟回过头,眼睛里是晃晃的悲伤与释然。它似乎在跟她告别,挥动了两下翅膀。

  "你要离开了吗?"女孩发出梦呓般脆弱的呢喃。

  她站在时光即将断裂的悬崖边,却什么也看不见。风依旧沿着墙角奔跑。她依然被埋葬在空白的漩涡。

  似乎有一个名字要脱口而出。沉淀了无数光阴岁月的名字。

  "请再等等,拜托。"她在祈求着。那些记忆疯狂的在云层下翻滚,变形,染色。

  差一点,就差一点了。

  白鸟就静静地望着,它对女孩闭起右眼。没有人注意到它蓝色的尾尖已经开始慢慢变淡了。

  "划拉",他似乎也喜欢做那个表情,对自己闭起右眼讲着冷笑话与双关语。

  "划拉",他似乎也爱喝番茄酱,拉着自己坐在酒吧聊天。

  "划拉",他似乎也是一直默默跟随着自己,保护着自己。

  "划拉",他在摇曳着烛火的餐厅说着些什么,他的眼里起伏着不易觉察的风波。

  "划拉",他背对着自己站在金黄的殿堂,他略显孤独的身影消散在氤氲的光线里。

  女孩看到生命中凌乱的碎片从眼前缓慢地飞过,捕捉到每场繁华间短促的罅隙,而她在这些片段如罅隙间起舞。

  当幻影消散,她热泪盈眶。

  是谁?他的名字是?

  白鸟的身形趋近与透明,它不再看她,似乎不愿见她哭泣,不愿见她痛苦。

  女孩的耳朵里那些像是电流一样唰唰的声音,或者像是高草丛里昆虫游动的声响,在耳膜上无休止的来回。

  一个名字在缓慢的靠近着。

  "不要走..."Frisk靠近白鸟,她已经快看不见它黑亮如同月下翻滚着海洋的眸子了。

  白鸟的身影逐渐变成微小的白色颗粒,被吹向轻旋的风中。

  "Sans!!!"女孩用尽全力抓住脑海里不断浮现的模糊名字。她呼唤出那个名字,泪水低落到木制的地板上。

  她恍惚地睁开眼睛,眼前是白色的碎片。它们似乎在拥抱自己,尽数朝自己飘来。

  她像是被拉扯进迷雾的纸人,渐渐挥去身边的白雾。

  庞大的悲伤使她无法站立,她跌坐到地板上。

  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听见了吗?

  " Sans... Sans... Sans...我不会忘记的。"Frisk呢喃着,似乎这样就可以减轻自己内心充斥着的如海啸般的悲伤与愧疚。

  那些美好现在如梦魇般纠缠着她。

  Frisk支起身子站起来,走向窗户,她的发笼罩住她的表情。

  那个窗棂上还有他站立过的痕迹,那些细小的灰尘浮出爪子的形状。

  雨下得大了起来,溅到了窗棂那儿,抹去它存在过的痕迹。

 

  但是明天总是要到来的,风已经吹起来了,三月的桃花和杨花。蒿草卷动着山火焚烧后的灰烬,把天空刷成一片银灰。

  Frisk在后来看到一本书上写着关于飞鸟症的信息。

  人自杀后,会变成白色的鸟儿。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如果心上人30天以内没有意识到这白鸟就是死去之人,白鸟便会消失,灵活永远无法得到解放。

  她看着这短短的几行字,读了好久,读了好几遍。

  随后她的眼泪落到了纸张上,晕开一朵凄美的水花。

  那个名字在明亮的时光里,早已伤势。

  她总是无法避免地要抬起自己的头去望那个沉默的天空,然后听到飞鸟扇动翅膀时寂寞的声音。

 

汤鹫十三.

沙雕故事。
一个八百年前的老梗的一小部分。

沙雕故事。
一个八百年前的老梗的一小部分。

斓樱樱子

是旧图重绘!!!
P3是小耶!!!

是旧图重绘!!!
P3是小耶!!!

斓樱樱子
摸了很长时间的鱼(?)依旧不会...

摸了很长时间的鱼(?)依旧不会画星空(:3_ヽ)_
(蜜汁动作)

摸了很长时间的鱼(?)依旧不会画星空(:3_ヽ)_
(蜜汁动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