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ean Penn

231浏览    18参与
项脊

Home is where I want to be

Pick me up

and turn me round


I feel numb, born with a weak heart

guess I must be having fun


Less we say about it, the better

making up as we go along

Feet on the ground

my head in the sky

it's okay, I know nothing is wrong


Hi yo, we got plenty of time

Hi yo...

Home is where I want to be

Pick me up

and turn me round


I feel numb, born with a weak heart

guess I must be having fun


Less we say about it, the better

making up as we go along

Feet on the ground

my head in the sky

it's okay, I know nothing is wrong


Hi yo, we got plenty of time

Hi yo, you got light in your eyes


And you standing there beside me

I love the passing of time

never for money, I said

always for love

cover up and say goodnight


Home is where I want to be

but I guess I'm already there

she comes home

lifted up her wings

I guess this must be place


I can't tell one from the other

that I find you or you find me

there was a time

before we were born

someone asks is this where i'll be


Hi yo, we drifted in and out

Hi yo, sing into my mouth


And all those kinds of people

you've got a face with a view

I'm just an animal looking for a home

can we

share the same space for a minute or two


And i love you till my heart stops

love you till I'm dead

Eyes light right up, you see my eyes see through you

cover up the blank spots

hit me on the head


2018年终于也有喜欢的歌词了。


当然了,索导的同名电影里的 acoustic edit 才是最好听的T^T

痴狂電影

The Thin Red Line, 1998, Terrence Malick

這部戰爭片有反戰,有畫面,但最特別的是它的重點放在士兵的心靈上,不再是有英雄出來衝鋒陷陣贏得勝利,有的是對於戰爭的困惑與惶恐。

Terrence Malick這種充滿哲學的劇本與手法融合戰爭片真的很特殊,感覺Tree Of Life是集大成之作,可惜這幾年這個手法被他玩壞的感覺,最近幾部電影都沒有像看到Tree Of Life那樣欣喜與迴盪的感受了。

The Thin Red Line, 1998, Terrence Malick

這部戰爭片有反戰,有畫面,但最特別的是它的重點放在士兵的心靈上,不再是有英雄出來衝鋒陷陣贏得勝利,有的是對於戰爭的困惑與惶恐。

Terrence Malick這種充滿哲學的劇本與手法融合戰爭片真的很特殊,感覺Tree Of Life是集大成之作,可惜這幾年這個手法被他玩壞的感覺,最近幾部電影都沒有像看到Tree Of Life那樣欣喜與迴盪的感受了。

痴狂電影

Dead Man Wlaking, 1995, Tim Robbins

廢不廢死刑直到現在都還是現在眾人討論的議題之一,在我看來,死刑有絕對的必要,當然死刑無法完全有效防止惡人做壞事,但是他的確有起到嚇阻的作用,再說,那些提倡廢死的人憑什麼覺得死刑犯應該被赦免?只有受害者家屬才有資格來決定他們到底要不要原諒這個加害者


Dead Man Wlaking, 1995, Tim Robbins

廢不廢死刑直到現在都還是現在眾人討論的議題之一,在我看來,死刑有絕對的必要,當然死刑無法完全有效防止惡人做壞事,但是他的確有起到嚇阻的作用,再說,那些提倡廢死的人憑什麼覺得死刑犯應該被赦免?只有受害者家屬才有資格來決定他們到底要不要原諒這個加害者


痴狂電影

21 Grams, 2003,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據說人在死去的那一刻會減少21克,那是靈魂的重量,只有21克可以帶走,你要帶走什麼?

這是Iñárritu所拍的電影中最喜歡的一部,雖然多了很多不必要的破碎剪輯,但並不影響電影傳達出的力道與感情。

21 Grams, 2003,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據說人在死去的那一刻會減少21克,那是靈魂的重量,只有21克可以帶走,你要帶走什麼?

這是Iñárritu所拍的電影中最喜歡的一部,雖然多了很多不必要的破碎剪輯,但並不影響電影傳達出的力道與感情。

Miss璐小姐

西恩·潘(Sean Penn)

【西恩潘真的是最有女人缘的人了,两位前妻麦当娜、罗宾·怀特都是女神级的人物,还和女神查理兹·塞隆,斯佳丽·约翰逊都交往过。】

代表作:《死囚漫步》、《她是如此可爱》、《米尔克》、《我是山姆》、《神秘河》

西恩·潘(Sean Penn)

【西恩潘真的是最有女人缘的人了,两位前妻麦当娜、罗宾·怀特都是女神级的人物,还和女神查理兹·塞隆,斯佳丽·约翰逊都交往过。】

代表作:《死囚漫步》、《她是如此可爱》、《米尔克》、《我是山姆》、《神秘河》

痴狂電影

Into The Wild, 2007, Sean Penn

最討厭這種類型的人物設定,不負責任又自以為哲學家,台灣現在很多年輕人都這樣,爸媽給了很多卻不曉得珍惜永遠對爸媽都是那種爛態度。父母教育的方式可能不盡然正確但誰家爸媽不是第一次做父母?家長辛辛苦苦花了多少錢給你吃給你穿長大後你卻說他們給你太多負擔太多壓迫,一聲不吭就走人,一點都不成熟。

所以我覺得最後男主角最後遇到的Ron Franz說的話很正確:「when you forgive, you love. And when you love, God’s light shines on you」。可惜男主角還是沒體會,直到最後終於體...

Into The Wild, 2007, Sean Penn

最討厭這種類型的人物設定,不負責任又自以為哲學家,台灣現在很多年輕人都這樣,爸媽給了很多卻不曉得珍惜永遠對爸媽都是那種爛態度。父母教育的方式可能不盡然正確但誰家爸媽不是第一次做父母?家長辛辛苦苦花了多少錢給你吃給你穿長大後你卻說他們給你太多負擔太多壓迫,一聲不吭就走人,一點都不成熟。

所以我覺得最後男主角最後遇到的Ron Franz說的話很正確:「when you forgive, you love. And when you love, God’s light shines on you」。可惜男主角還是沒體會,直到最後終於體悟時卻為時已晚。

升级 | UPDATES

这组图片来自《Interview》美国版2016年6/7月刊,这期的主题是“好莱坞青年演员特刊”。这组大片名为“好莱坞悬赏缉拿”(Hollywood's Most Wanted),由摄影师Craig Mcdean拍摄,汇集了众多有特色的好莱坞青年演员。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第一张图片中的这位 —— 奥斯卡影帝、“坏小子”Sean Penn的儿子 —— Hopper Penn。在访谈中,已经22岁的Hopper告诉记者,当年Sean Penn差一点用“牛排”(Steak)为他命名!原因是,牛排是Sean最爱的食物。还好Hopper的妈妈誓死不答应!

不管如何,Hopper...

这组图片来自《Interview》美国版2016年6/7月刊,这期的主题是“好莱坞青年演员特刊”。这组大片名为“好莱坞悬赏缉拿”(Hollywood's Most Wanted),由摄影师Craig Mcdean拍摄,汇集了众多有特色的好莱坞青年演员。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第一张图片中的这位 —— 奥斯卡影帝、“坏小子”Sean Penn的儿子 —— Hopper Penn。在访谈中,已经22岁的Hopper告诉记者,当年Sean Penn差一点用“牛排”(Steak)为他命名!原因是,牛排是Sean最爱的食物。还好Hopper的妈妈誓死不答应!

不管如何,Hopper Penn活脱脱一副他父亲当年“潇洒不羁”的样子。除了他以外,登上该期杂志的演员还包括Lola Bessis, Jacob Lofland, Gayle Rankin, Connor Jessup, Alycia Debnam-Carey, Sonoya Mizuno, Beau Knapp, Malachi Kirby, Julia Garner, Jeremy Allen White, Ella Purnell, Justice Smith, Laura Harrier 和 Pico Alexander。

痴狂電影

The Tree Of Life, 2011, Terrence Malick

我終於再次鼓起勇氣看這部片了,因為國中當年衝著Brad Pitt借了這部片回家看,結果紀錄片一開始的地方我就睡著了,也就是電影還沒開始30分鐘我就沒意識了哈哈哈啊。

我只能說Terrence Malick真的就是為了藝術為了哲理而生的導演,這次成功全程看完沒有睡著,好像真的也懂了其中的一些道理。

整部片探討的主題是信仰,在快樂時對信仰感到堅定,在碰到困難時對信仰動搖,Terrence Malick精確的只用畫面就傳達了足夠的解釋,整部片對白少得可憐,全部都靠演員及畫面敘述,太佩服這位導演這樣的功力了...

The Tree Of Life, 2011, Terrence Malick

我終於再次鼓起勇氣看這部片了,因為國中當年衝著Brad Pitt借了這部片回家看,結果紀錄片一開始的地方我就睡著了,也就是電影還沒開始30分鐘我就沒意識了哈哈哈啊。

我只能說Terrence Malick真的就是為了藝術為了哲理而生的導演,這次成功全程看完沒有睡著,好像真的也懂了其中的一些道理。

整部片探討的主題是信仰,在快樂時對信仰感到堅定,在碰到困難時對信仰動搖,Terrence Malick精確的只用畫面就傳達了足夠的解釋,整部片對白少得可憐,全部都靠演員及畫面敘述,太佩服這位導演這樣的功力了,也佩服他可以對場面調度掌控的行雲流水。

在這裡就不得不提到Emmanuel Lubezki這位連拿三年奧斯卡的攝影師了,對於每個畫面都非常精準光線的控制更是恰到好處的美,不會過於做做,運鏡更是流暢到了像裝了軌道一般,雖然這部片沒有讓她得到奧斯卡,但從這部片完完全全的讓人感到他對攝影的功力。

這部片在看的當下的確非常沈悶而且想讓人睡覺,我覺得真的要精神充足在看這部電影,但事後是會讓你不斷回想的電影。

今年Terrence Malick會有一部紀錄片上映名叫Voyage Of Time,相信會是跟這部片裡那些自然浩大的場景一樣,我非常期待。

痴狂電影

Gangster Squad, 2013, Ruben Fleischer

給各位男主角賣帥的電影

這部片可以算是動作爽片吧,畢竟最後壞人輸慘而好人終究獲得最後美好的結局,但這個導演的手法不錯,有別於其他純粹打打殺殺的動作片,如果有持去嘗試的話感覺是有機會成為揚名國際的大導演。

Gangster Squad, 2013, Ruben Fleischer

給各位男主角賣帥的電影

這部片可以算是動作爽片吧,畢竟最後壞人輸慘而好人終究獲得最後美好的結局,但這個導演的手法不錯,有別於其他純粹打打殺殺的動作片,如果有持去嘗試的話感覺是有機會成為揚名國際的大導演。

痴狂電影
The Game, 1997,...

The Game, 1997, David Fincher

雖然這部片以David Fincher拍過的電影中算是比較不受到關注的,但電影維持了Fincher一貫的懸疑與氣氛營造。不到最後一刻不會知道結局。


The Game, 1997, David Fincher

雖然這部片以David Fincher拍過的電影中算是比較不受到關注的,但電影維持了Fincher一貫的懸疑與氣氛營造。不到最後一刻不會知道結局。


痴狂電影

The Interpreter, 2005, Sydney Pollack

真的進到聯合國紐約總部拍攝的電影,挺精彩的

The Interpreter, 2005, Sydney Pollack

真的進到聯合國紐約總部拍攝的電影,挺精彩的

痴狂電影

Fair Game, 2010, Doug Liman


個人認為電影節奏稍微抓得不太好,不過整體來說是一部不錯的電影

Fair Game, 2010, Doug Liman


個人認為電影節奏稍微抓得不太好,不過整體來說是一部不錯的電影

痴狂電影

Mystic River, 2003, Clint Eastwood

看完心很痛的但是很好看一部電影

Sean Penn第一部拿奧斯卡影帝的電影,裡面幾個主角表現得都很好,能看各種演技派飆戲就是過癮

Mystic River, 2003, Clint Eastwood

看完心很痛的但是很好看一部電影

Sean Penn第一部拿奧斯卡影帝的電影,裡面幾個主角表現得都很好,能看各種演技派飆戲就是過癮

痴狂電影

Milk, 2009, Gus Van Sant
難得看到Sean Penn演這麼「柔情」的片子,也不愧拿到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我覺得James Franco演的前男友是Harvey Milk人生中最可惜的人吧,再撐一下他就可以是成功男人背後的男人,可惜他在最後一刻選擇離開,即使他陪了她這麼久。

Milk, 2009, Gus Van Sant
難得看到Sean Penn演這麼「柔情」的片子,也不愧拿到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我覺得James Franco演的前男友是Harvey Milk人生中最可惜的人吧,再撐一下他就可以是成功男人背後的男人,可惜他在最後一刻選擇離開,即使他陪了她這麼久。

霜落远岚

观电影《米尔克》:斗争、希望,漫漫长夜的第一束烛光

(整篇文都是剧透,慎入)

(史上最冗长乏味的观后感,慎入)

(我承认话题具有敏感性,但我依然把文章放在了这里。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权利,这句话是没有前提条件的。所以读者当然也有关闭页面的权利。)


这是我第二遍看《米尔克》(Milk)。两个小时的电影,从两点看到快六点,因为我几乎时刻都要暂停下来做笔记——这部片子,有太多值得记录、值得纪念的场景、台词与瞬间。于是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七张密密麻麻写满了文字的A4纸。我很茫然,不知从何处说起。


整部片子仿佛就是Harvey Milk的一篇长长的回忆性独白。影片开始不久,我们便看到Milk坐在餐桌边、对着录音设备温柔地、沉...

(整篇文都是剧透,慎入)

(史上最冗长乏味的观后感,慎入)

(我承认话题具有敏感性,但我依然把文章放在了这里。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权利,这句话是没有前提条件的。所以读者当然也有关闭页面的权利。)

 

这是我第二遍看《米尔克》(Milk)。两个小时的电影,从两点看到快六点,因为我几乎时刻都要暂停下来做笔记——这部片子,有太多值得记录、值得纪念的场景、台词与瞬间。于是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七张密密麻麻写满了文字的A4纸。我很茫然,不知从何处说起。


整部片子仿佛就是Harvey Milk的一篇长长的回忆性独白。影片开始不久,我们便看到Milk坐在餐桌边、对着录音设备温柔地、沉静地做着自述。事实上,电影的确采用双线结构,用Milk的述说串连起他人生传奇的每一个片段——只是结局早已在开头给出:黑白的原始资料里,市政府的女发言人语气沉重地宣布了米尔克与市长被枪杀的消息——是的,这就是米尔克的结局。


在如今人们的眼中,Harvey Milk当然是位英雄。但在故事的伊始,在1970年的纽约,米尔克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保险公司职员。他在40岁生日的前一天晚上于地铁站邂逅了Scott,带他回了家,两个人开开心心地在午夜时分吃生日蛋糕。那个时候,他深深地躲在柜中,生怕因公开性取向而丢掉工作;那个时候,他一边吃着蛋糕上的奶油一边感慨“Forty years old and I haven’t done a thing I’m proud of(四十岁了,我却没有做过一件让自己骄傲的事)”;那个时候,他和这个世界都不知道,接下来的八年历史会如何演进。


1972年,Harvey和Scott搬去了旧金山,落户在Castro Street。两个人最初的打算只不过是安安稳稳地过他们的小日子,为了养家糊口才开了家冲印店。故事本可以就这样发展下去,他们可以当作人们奇怪的目光不存在,当作这个世界允许他们好好生活,当作那些掩藏在和平外表下的侮辱、袭击和伤害都与他们无关——然而事实往往不遂人愿。店铺的房东在与Milk握手之后,拼命地用抹布擦拭着手掌,就好像几百年前种植园主碰了黑人奴隶以后那嫌恶的模样;那位房东还告诉他们,当地的商会和警察会来取缔他们的商店,就因为店主是一对男性情侣——尽管他们有执照也依法缴税。


我想,正是这种赤裸裸的歧视与不公迫使深柜多年也不热衷政治的Harvey Milk做出改变,用行动做出改变。他成立了属于gay men的商会,用迂回或强硬的手段回应来自商人甚或警察的敌意,他们逐渐“占领”了Castro Street,越来越多的同道中人,越来越多背井离乡、寻找归宿的人,开始聚集在Milk的商店周围。他们拥有了自己的团体,自己的力量,还与工会达成了合作,使得运输工会聘用了第一批同志司机。


Harvey Milk说,我们要在政府里有人,就像黑人社区也有代表一样。于是,在又一次的警方对gay bar的扫荡之后,在Robert被人在街上连捅15刀而死却没有目击证人作证更抓不到凶手的惨案之后,米尔克进行了他的第一次公开演说。那一年是1973年,米尔克站在一个装肥皂的木头箱子上,听众只是一些闲散的路人。那一天,米尔克宣布,他要竞选旧金山市参事。


第一次竞选当然不算顺利。反对与敌视的浪潮不容忽视,有人寄来了恶意的信件,配着寓意狠毒的简笔画,还用肮脏的语言侮辱谩骂。Harvey看了画,听了信,然后笑笑,甚至还把那张画贴在了家里的冰箱上。他说,直视着它,就不会惧怕了。说真的,Harvey Milk是个看起来很温柔的人(演员是这样,真人也是),说话的声音有点软,一笑眼角就有皱纹,给人温暖的感觉——我的意思是,他不像那种生来就坚强无比的糙汉,事实上,或许也没有人生来就顽强到不可摧毁,但是当一个人义无反顾地行走在毕生事业的道路上时,似乎便能拥有一副钢铁之躯,便能对这世界的恶毒、残忍与冷酷有着某种异乎常人的抵抗力。


让人略有些意外的是,就连当地最有声望的同性恋富翁,也拒绝在自己的杂志上支持米尔克的竞选。那位富翁表示,自己想用低调的方式(他用了subtle和quiet这两个词),并劝Harvey也退一步、不要张扬。米尔克的回应是,我在柜中躲的时间太长了,长得自己都记不清了;他说,“I am not a candidate. I am part of a movement. The movement is the candidate.”我不想指责这位富翁的做法,他选择了安静的生活,这样其实也没有什么错——但是他毕竟没有利用自身的资源,像米尔克一样昂起头、挺起胸膛去战斗、去疾呼。


最终米尔克落选了。然而差距并不大。


两年后,也就是1975年,米尔克再次竞选。他改变了形象,穿上体面的西装,像任何严肃认真的政客一样。这一回,竞选再次失败。可是他们得到了更多的选票,更多的支持。


1976年,米尔克第三次竞选。这一次,他参选的是加州众议员。他的辩论很精彩,得票数又创新高,但还是惜败。不过这一次,竞选结果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这一年,更重大、或者说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叫Anita Bryant的女人横空出世,她打着上帝的旗号,她称同性恋者为evil forces,提倡废除保护同性恋权利的法案,剥夺他们的公民权。这个女人有着姣好的面容,精致的褐色卷发,富有亲和力的微笑,唱着对上帝的赞歌,熟练地做着演讲。她公开宣称,同性恋是违法的,她将同性恋者与小偷和妓女归为一类。终于,在Anita或者说Anita们的努力下,佛罗里达州戴德郡的同性恋者保护法案被废除——这意味着,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这一郡的同性恋者将发现自己再无庇护,将发现自己成为二等公民。那一晚,人们愤怒了,他们聚集在道路上,大声呼喊着:“We have vowed to fight back!(我们誓要反击!)”米尔克站在人群的制高点,通过扩音器对已经燃起怒火的人们说:“I know you are angry! I am angry! Let’s march the streets of San Francisco and share our angry!”人们挥舞着拳头、高举着标语牌,大步地向市政厅前行而去,他们用悲愤的声音咆哮:“Gay rights now!!”


那些曾经逮捕过他们、殴打过他们、对针对他们的不公与伤害袖手旁观的警察们,就那样静静地站在街边,看着游行的队伍汹涌在城市的街道,听着那为人权而振聋发聩的怒吼。


游行的队伍到达了市政厅,米尔克站在最高的一级台阶上,说出了他一直以来的开场白:“My name is Harvey Milk and I want to recruit you!”欢呼的声音铺天盖地。我想,那一刻,这些人找到了某种归属,找到了集体的力量。就好比一个人流落异乡,遭受欺凌也无处诉说,忽然间有一群和他一样的人,关怀他、包容他、带领他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一刻,这个人一定热泪盈眶。


Milk告诉人们,我们要战斗,不光在Castro街,不光在旧金山,而是要在Anita之流所去的任何一个地方战斗。今晚,Anita Bryant没有胜利。Anita Bryant将我们团结在了一起。


米尔克开始在各处演讲。他一遍遍地重复着“We’ve got to give them hope”,他的听众不仅限于同志,他也不仅为gay community争取权利,而是为一切弱势群体、一切被忽视、被抛弃、认为自己没有容身之所、认为自己没有未来没有希望的人而战斗。


1977年,他再次竞选旧金山市参事。在第三次竞选的时候,他曾给男友Scott一个承诺,如果竞选失败就再不涉足政治,两个人安心过日子。可是Anita Bryant逼迫着他站起来去斗争,那些已经失去公民权利的和将要被剥夺公民权利的人们需要他站起来去斗争。他没有选择。他要投入这场战斗,他还要赢得这场战斗。


被三次竞选折磨得精疲力竭、心力交瘁的Scott只好离开。Harvey Milk失去了恋人,但他不能停下为权利而战的脚步。事实上,米尔克的恋情大概只能用悲剧来形容。在他的新竞选经理、女同性恋者Anne Kronenberg为他争取到几家报纸的支持的那个晚上,他遇到了Jack,一个脆弱的年轻人。后来,由于种种原因,Jack自杀了。直到现在,我的脑海中依然清晰地回荡着Harvey抱着死去的Jack倒在地板上时那心碎的带着哭腔的“No!No!No!...”我无法想象,那个被爱情打击得支离破碎的Harvey是如何收拾好自己,转身就投入到那些艰苦又漫长的战斗中去的——也许他真的有超人般的坚强,也许他只是化悲痛为力量。


第四次竞选收获了成功。Harvey Milk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公开的同性恋政府要员。但是真正的战争才刚刚开始。Anita Bryant的主张得到了州参议员John Briggs的大力支持,他推出了6号法案,即解雇所有同性恋教师及其支持者。一场席卷整个加州的政治迫害似乎就要来临,全国也陷入了同性恋权利保护问题的激辩之中。米尔克在旧金山市市长的支持下,展开了反对6号法案的运动,他和Briggs参议员公开辩论,他鼓励人们come out、让身边的人看到自己的存在、让社会听到自己的声音,他在又一郡的陷落引发的游行中用精明的政治智慧作了调停,他高调地出现在1987年6月25日的Gay Freedom Day Parade中还作了激情澎湃的演讲。那一天,就在他走上演讲台之前,他收到了一封威胁信:“You get the first bullet the minute you stand at the microphone.(你只要站在麦克风前,就会有子弹招呼你。)”但他仍然站在了麦克风前,他大声说出自由女神像的铭言,他大声念出独立宣言中的“人人生而平等”,他告诉人们,无论如何,这些话不能被抹去!



在打算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把它放在人人上,让我的老师、同学、以及一些天知道是谁的人看到。但在我第二遍看《米尔克》,第二遍看Harvey Milk遭受着生命威胁依然站上台去演说的时候,我便决定,这篇文章,我会公开地、真名实姓地发表。上次写《平常心》的观后感时我退缩了,可是今天,我不再惧怕了。36年前的米尔克可以淡定地谈起“暗杀”,36年后的我也不应该屈服于几句指名道姓的辱骂。这又让我想起了电影中一段让我很为之动容的情节。Anita刚刚出现的时候,一个明尼苏达州的少年因为要被父母送去作心理治疗而给米尔克来电,说他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一年后,这位年轻人仍然活着,甚至是努力地好好生活着,因为米尔克的事迹给予了他活下去的勇气、给予了他对未来的希望。或许,Harvey Milk就是这样,在生前的那短短几年内激励了无数绝望的年轻人,在他逝去以后,也给后人以无穷力量。


反对6号法案的战争艰苦卓绝,Briggs和Anita的势力一度占据主流,用米尔克的原话说,他们感到悲观和恐惧。但是,witch hunt的恐怖阴霾与捍卫权利的呼吁终于让人们站在了他们这一边。6号法案被推翻了。


在庆祝胜利的活动上,Harvey Milk发表了这样的演说:

“Tonight, it’s become clear to everyone out there that they do know one of us, and now that they do, they can see that we’re not sick, they can feel that we are not wrong. And they know that there must be, that there should be a place for us in this great country, in this world. A message of hope has been sent to all those young people, to all those who’ve been afraid by this wave of hate, to all of those who have lost their homes, lost their hometowns. Tonight, we are clear that there is a place for us!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we can come home again!”

(“今晚,每个人都清楚,他们了解我们中的一员,于是现在,他们知道我们没有病,他们知道我们没有错。并且,他们明白,在这个伟大的国度里,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必须拥有、也应该拥有一席之地。希望的讯息已经传递给了那些年轻人,传递给了那些因敌意之浪潮而害怕的人们,传递给了那些失去了家庭、失去了故乡的人们。今晚,我们清楚地知道我们有一个归宿!我的兄弟姐妹们,我们又可以回家了!”)


在演讲停顿的间隙,我分明看到了米尔克眼里的感伤,我不知道,那究竟是因为刚刚自尽而亡的Jack,还是因为这场来之不易的人性的胜利。


我忽然想到了8号法案。想到了这几年来无数人为婚姻权利之平等作出的不懈努力。在围绕Prop.8的战争中,人性再次取得了胜利,“人人生而平等”这句简单却有力的话语再次得到了印证。为了这句话,太平洋彼岸的那个国家曾经和英国人打过一仗,为了这句话,那个国家还分裂成南北两个阵营,自己和自己打过一仗。好在,无论是6号法案还是8号法案,都没有掀起荷枪实弹的战争,都没有筑起弥漫着硝烟的战壕——但是,这仍然是战争,没有火药,但有眼泪、汗水、鲜血,甚至是生命。


Harvey Milk就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那场突然的、可怕的枪杀发生的前夜,Harvey去看了普契尼的歌剧《托斯卡》。那个夜晚,他和Scott通了电话,Scott说,下次看歌剧叫上我,Scott还说,I’m proud of you——这句话让Harvey红了眼眶。


可惜,再没有下一场歌剧了。连下一通电话也不会有了。


米尔克中弹倒下去的时候,他的眼睛隔着窗户直直地盯着马路对面歌剧院外墙上挂着的《托斯卡》海报,海报上,是他最喜欢的歌剧演员。


紧接着,镜头闪回到他40岁生日的那个夜晚,他戏谑着说,“I’ll never make it to 50.”


一语成谶。


Harvey Milk遇害的那天晚上,三万名民众聚集起来,手捧蜡烛,走上街道,为米尔克致哀。三万颗悲痛的心灵,三万点沉默的烛光,缓慢地行进在旧金山的市政厅前,肃穆而哀伤。这场游行,没有嘶哑的怒吼、没有高举的拳头、没有写满大写字母的标语板,只有那一粒一粒暖黄色的小火焰汇成的星星点点的河流,在旧金山市区内流淌。在如墨的黑夜里,那条烛光的河流绵延到视线的尽头,延伸到无边的寒冷与黑暗中去。在这场艰苦的关于权利与平等的运动中,Harvey Milk就如同这条温暖的光之河,静静地照亮漫漫长夜,随时间与岁月流淌,将希望带到遥远的未来。


米尔克的最后一段自述在这时响起:

“I ask this, that if there be an assassination, I would want five, ten, a hundred, a thousand to rise.

“If a bullet should enter my brain, let it destroy every closet door.

“I ask for the movement to continue because it’s not about personal gain, and it’s not about ego and it’s not about power.

“It’s about the ‘uses’ out there.

“Not just the gays but the blacks and the Asians and the seniors and the disabled. The ‘uses’.

“Without hope, the ‘uses’ give up.

“And I know you can’t live on hope alone. But without hope,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So you, and you, and you, you got to give them hope.

“You got to give them hope.”

(“我要求,如果我被刺杀,我希望有五个人、十个人、一百个人、一千个人站起来。如果有子弹射入我的头颅,那就让它同时打破每一扇柜门。我要求这场运动继续下去,因为它与个人得失无关,因为它与利己主义无关,因为它与争权夺势无关。这场运动,与那些“我们”有关。不仅仅是同性恋者,而是黑人,亚洲人,老年人,残疾人,这些“我们”。没有了希望,这些“我们”就会放弃。我知道,你不能全靠希望活着。但是没有希望,活着也就没有意义。所以,你,还有你,还有你,你们要给人们带去希望。你们要给人们带去希望。”)


是的,米尔克的意义不止在于那个时代,不止关乎同性恋群体。米尔克的故事,是每一个为应得之权利而抗争的人、是每一个为应得之平等而战斗的群体的缩影。这样的故事,曾在历史上多次上演,在未来的人类道路上也不会绝迹,那些勇敢地站起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展现自己的力量的群体,总有着各种不同的名字,但归根究底,他们都是人,都在为人性而战。


记得几年前看过一个电视剧,讲述上世纪初期华人移民到美国后发生的故事。主人公因为肤色遭受歧视,连官司都打不赢。但是他们没有退缩、没有放弃,而是发动同伴、集合力量,最终成功地维护了自己的权益。那部剧的观众,包括我父母在内,都很受触动。受感动的原因是什么呢?多半因为,同为中国人,对同胞之境遇更能感同身受,因为倘若我们自己也身处当时、身处当地,会有相同的遭遇、会有相同的抗争——但是我要说,因身为弱势、同受不公而同情、而理解,这还不够;无论一个人位于哪一阶级,属于哪一群体,都理应为自由和平等担一份责任,这份责任不能仅仅来源于受压迫的愤怒,而应该直接来源于人性中最根本的善良和对生命的敬意,这份责任,与种族无关、与性别无关、与信仰无关、与取向无关。


2009年,加州正式设立Harvey Milk Day,日期是每年的5月22日。那些为设立此日而奔走的积极分子,那些在这一天上台演说的活动家,正是在米尔克事迹的激励下成长起来的那一代人。在这个依然有偏见、有歧视、有冲突、有仇恨、但一切也正在变好的时代里,Harvey Milk这个名字,是一个伟大的、充满希望与斗志的符号。


 

【后记】(最后要啰嗦的一些题外话)

  1. 这部电影在2008年上映,于2009年获得8项奥斯卡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等),最终收获两座小金人(Sean Penn,最佳男主角;Dustin Lance Black,最佳原创剧本)。已拥有一座奥斯卡的Sean Penn为还原Harvey Milk消瘦的形象减重约50磅;编剧Dustin Lance Black自年少时便视米尔克为偶像,历时4年查阅资料、调研、采访,最终编写出电影的剧本。


  2. 在电影拍摄期间,上千名同性恋权益活动者为影片免费做群众演员。


  3. 最初之所以会看《米尔克》,完全是因为Dustin Lance Black和James Franco。自听说Lance是英国跳水运动员Tom Daley的男友后,《米尔克》这个名字就屡屡出现,后来又听闻James Franco参演了此片,所以才找来一看。第一遍看Milk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哭,总得半路暂停下来跑出去平复心情,看完全片以后脑子一片空白,既激动又心痛。当时我只觉得影片的台词十分精彩、句句戳人,第二遍看的时候,才体会到这片子有一个多么美的剧本——剧情紧凑,几乎没有冗余的枝节,场景的渲染极有气氛,精彩绝伦的台词一段接着一段。Sean Penn的表演投入、自然,感人至深。当然,导演Gus Van Sant也功不可没。


  4. 假使当时思路一转没有看这部影片,那一定是莫大的遗憾,只是现在的我也不会知道了。


  5. 我写这么长的文章,不是想说身为同性恋就怎么怎么好,也不是想赞颂这个群体有多么团结或者勇敢。事实上,所谓的gay community就和任何一个随机的人类群体一样,有善有恶,有聪明有愚笨,有保守有激进,有勇敢有懦弱,他们并不因为性取向而成为另一个奇怪的物种。我只是想说,人人生来就有一些最最基本的权利,都有作为一个人类个体而理应被尊重的独立人格,这些不会因任何条件而改变,我们每个人也都应该竭力维护这些根本原则不被改变。


[N]
Giorgio Armani...

Giorgio Armani & Sean Penn team up for charity campaign

Giorgio Armani & Sean Penn team up for charity campaig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