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f

118.7万浏览    8465参与
骸溺

  sf  和 羊猹  ooc(注意避雷  


  大概就是frisk向chara说今天和sans如何愉快的玩耍。 chara看着frisk穿着sans点外套回来想起自己十年前的尴尬往事

   p3大概就是chara穿羊的衣服,,,吧emmmm()

随便摸,随便看看就好了。


  sf  和 羊猹  ooc(注意避雷  


  大概就是frisk向chara说今天和sans如何愉快的玩耍。 chara看着frisk穿着sans点外套回来想起自己十年前的尴尬往事

   p3大概就是chara穿羊的衣服,,,吧emmmm()

随便摸,随便看看就好了。



JELlyFiShsix

“我只知道当那处繁花落尽的时候,地上只留下一片灰烬”


想吃糖的就不要往后翻啦(?)


 一直想重绘ff来着,看到点图楼里有人点就干脆用练习时间来画了,大概过一段时间还会再画画

“我只知道当那处繁花落尽的时候,地上只留下一片灰烬”


想吃糖的就不要往后翻啦(?)


 一直想重绘ff来着,看到点图楼里有人点就干脆用练习时间来画了,大概过一段时间还会再画画

小半

Chestnut custard 【栗子奶冻】

*ooc警告⚠️

*原衫福

*关于洗澡问题

*嘿,一起来做甜点吧!


正文如下


     雪镇的冬天,并不尽如它所看上去的那样寒冷,因为它真的很少会有雪花纷飞的天气,但即使已经到了所谓的夏季时,雪镇依旧是雪镇,或许只是比平日里变得更适宜在外建造冰雕了?

      Frisk缠着sans让他教授料理以及烹饪已经有一段时间,sans本以为他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这只小麻烦精以后,日子能好过一些,但现在发生的情况似乎正与他的想象在截然不同的方向上发展,Frisk...


*ooc警告⚠️

*原衫福

*关于洗澡问题

*嘿,一起来做甜点吧!





正文如下


     雪镇的冬天,并不尽如它所看上去的那样寒冷,因为它真的很少会有雪花纷飞的天气,但即使已经到了所谓的夏季时,雪镇依旧是雪镇,或许只是比平日里变得更适宜在外建造冰雕了?

      Frisk缠着sans让他教授料理以及烹饪已经有一段时间,sans本以为他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这只小麻烦精以后,日子能好过一些,但现在发生的情况似乎正与他的想象在截然不同的方向上发展,Frisk应该是会错意了,这可不太妙。

     “嘿,kid。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好的sans,明天你想吃栗子奶冻吗?我想我还可以顺便给你带来,绝对比好棒冰的口感更适合这个季节。”frisk仍兴奋地对着sans自顾自地说着新学到的烘焙料理秘方。“你知道吗sans,妈妈做的奶油糖果肉桂派我最近也正在...”

      一旁的sans看着她充满活力、精神满满的样子,忽然感觉头骨有些疼,毕竟他只是一个懒骨头,只想呆在哨站里颓废地度过一天又一天,感受着雪镇的宁静,顺便打个瞌睡,最多就是和好友开些玩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这个孩子的出现,打乱了他所有萎靡的生活。

      就这样sans满怀恶意地邀请了frisk后天前往他的家,毕竟在周末时间papyrus也呆在家里,或许能把这孩子让papyrus领几天,就让他过上几天清净日子吧。

      然而沉浸在自己的烘焙料理天赋和sans的热情邀请中,frisk有些飘飘然了,她显然并不记得sans究竟是哪一天邀请她去他的家里做客,oh但是作为有礼貌的孩子以及受邀的客人,让作为主人的sans久等了的话,那这可真是太失礼了!

      frisk准备好了精心包装在浅蓝色纸盒的奶冻,风风火火地就出门了。


*Knock~knock~


*frisk站在门外等待着


*但是没有任何人来


     这时的frisk忽然想起来今天并不是周末呢!但是...sans..也不在吗?如果是往常的话..不是在家里就是在哨站..可自己刚刚正路过了那里..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sans一定是遇到危险了!或者这只是一个恶作剧?

      frisk轻手轻脚地推开了sans家的门。只是就那么这一瞬间,opps!瞧瞧她都看见了什么!frisk反射性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oh这...这可真是太露“骨”了。但她却还是忍不住透过指缝去窥探刚刚看见的场景。可惜的是frisk只看见了一抹深邃而跳跃的银火。

      “well,kiddo.知道你现在正在做什么吗?”frisk努力睁大着琥珀色的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惊吓和刺激,不自觉地将身子倚在门上,sans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将frisk紧紧地围绕着。“真是个...坏孩子呢。”sans叹了口气,早就应该好好教育一下小屁孩。

       本该应声掉落的蓝色礼盒似乎避免了它粉身碎骨的灾难,而此刻正好好的躺在客厅的桌上。



Chestnut custard - 栗子奶冻


香甜可口的奶冻,入口即化。搭配着软糯的栗子,在雪镇的冬天,也不失为一种美味甜品。


橘橘鸽鸽

【sf♡】*吃醋。

“你就吃香水的醋?!”


深夜更新

我就不信这次这么大尺度(的发言)没人看没人点赞。/抱头。

( ↑  可是也看看你画成什么样了吧喂!!还图文并茂?!)/狗头.jpg


不过我觉得到了1202也不会过100的…(看得很开)

【sf♡】*吃醋。

“你就吃香水的醋?!”


深夜更新

我就不信这次这么大尺度(的发言)没人看没人点赞。/抱头。

( ↑  可是也看看你画成什么样了吧喂!!还图文并茂?!)/狗头.jpg


不过我觉得到了1202也不会过100的…(看得很开)

zzzZZZ
依旧是乱涂,ff sans遇到...

依旧是乱涂,ff sans遇到fell福,想画后续小漫画(。)

依旧是乱涂,ff sans遇到fell福,想画后续小漫画(。)

今天依然不会画画的孓笛

自家另一个设定

腹黑占有欲sans✖️纯真善良小绵羊frisk√

洁癖注意食用

自家另一个设定

腹黑占有欲sans✖️纯真善良小绵羊frisk√

洁癖注意食用

小半

Rew chocolate 【生巧克力】

*ooc警告⚠️

*理科系男子sans x 傲娇属性御姐frisk

*嘿,一起来做甜点吧!



正文如下


       人类社会早已不同往昔,回到地表世界后的这几年来,人类并不排斥和恐惧怪物们,相反他们乐得与其一同和谐相处。于是怪物们也都各自过上了属于自己平静所期冀的生活。

       小frisk也已经从一个乐衷于解谜和冒险的小不点成长为一位能够有条不紊处理工作事物,知性优雅的女士了,或许吧。她仍旧...



*ooc警告⚠️

*理科系男子sans x 傲娇属性御姐frisk

*嘿,一起来做甜点吧!






正文如下


       人类社会早已不同往昔,回到地表世界后的这几年来,人类并不排斥和恐惧怪物们,相反他们乐得与其一同和谐相处。于是怪物们也都各自过上了属于自己平静所期冀的生活。

       小frisk也已经从一个乐衷于解谜和冒险的小不点成长为一位能够有条不紊处理工作事物,知性优雅的女士了,或许吧。她仍旧与她的怪物朋友们保持着友好亲密的联系,除了某只骷髅。

       frisk很清楚她为什么最近几周都很少再联系sans,她甚至尽可能的避免了与sans的见面,就连Papyrus摆出如此真诚,令人难以忍心拒绝的表情,希望她能参加自己的生日派对时,她也拒绝了。

      因为这可能...会100%见到sans,幸好在他生日的前一天frisk就已经把自己非常用心为papyrus准备的手作生巧克力亲手交给他了并且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尽管frisk并不知道那些巧克力都进了某只懒骨头的嘴里,以及papyrus生气地大喊着“Sansssssss!”的名字的样子,而罪魁祸首早就悠哉悠哉的走“捷径”离开了。

        但是最近...Frisk坠入爱河了,爱情真是令人困扰,不是吗?Frisk之所以先前这么拼命想要拉开和sans的距离,是因为她发现如今自己只要一看见那只穿着兜帽衫的懒家伙,以及那依旧颓废的笑脸,即使说着和往日一样令人尴尬的冷笑话,自己一个人先笑了起来,低沉的笑声传进Frisk的耳边,红晕攀上了Frisk的耳垂,不自觉的加快呼吸的频率,似乎在sans的身边,令Frisk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以及..挫败感。

*Frisk想要拉进与sans的关系。

*但是她完全没有头绪。

       sans几乎对每一个人都是那一副不改的笑脸,似乎和每一个人类或是怪物都十分相处融洽,Frisk很难想象他会真正喜欢一个人(或怪物)时笑的样子,这太难了。

      但那颗炽热滚烫的决心就如同她的灵魂,吸引着她难以停止地靠近那颗如同深海般沉寂琢磨不透的心。所以她鼓起勇气打开了电话,拨通了那个置于顶层的号码。

*Dialing...

“嗨,kid?”

*sans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但是Frisk却什么都没有说

*sans耐心地等待着

“Hum..uh..sans,出来见一面好吗?....”

*女孩的心跳骤起

*sans压低了笑声

“...当然了,kid”






Rew chocolate - 生巧克力


从外型上看。切成整齐的小方块,外裹细腻的可可粉。一口咬下去,口感如芝士蛋糕般绵软,柔滑。


樂铃兰CindyKeiskei

午睡(偷看)

ooc属于我,甜美的爱情属于他们!

cp:衫福

灵感来自前几天上课,倒时差,困得不行。

又是我的Q版时间了!没什么,就是画Q版特别顺手(?)


画质被生吞,lof怎么想的?!

没错,p2只是为了让你们点进来。

午睡(偷看)

ooc属于我,甜美的爱情属于他们!

cp:衫福

灵感来自前几天上课,倒时差,困得不行。

又是我的Q版时间了!没什么,就是画Q版特别顺手(?)


画质被生吞,lof怎么想的?!

没错,p2只是为了让你们点进来。

Frans  bot

Arno与敲敲门笑话


原作者主页及授权声明:shayromi 

Arno与敲敲门笑话


原作者主页及授权声明:shayromi 

Frans  bot

论Elys如何结束某人的笑话(2)


原作者主页及授权声明:shayromi 

论Elys如何结束某人的笑话(2)


原作者主页及授权声明:shayromi 

Frans  bot

论Elys如何结束某人的笑话(1)


原作者主页及授权声明:shayromi 

论Elys如何结束某人的笑话(1)


原作者主页及授权声明:shayromi 

Frans  bot

偷看一个骨头


原作者主页及授权声明:shayromi 

偷看一个骨头


原作者主页及授权声明:shayromi 

Frans  bot

妈妈在电视上


原作者主页及授权声明:shayromi 

妈妈在电视上


原作者主页及授权声明:shayromi 

息神纤🎶

@underlv 的线稿上色

原文章链接

https://underlv.lofter.com/post/31068c40_1c7c94d63

都是sf向 很久之前就有发预告 p3手机像素有问题所以颜色有点怪qwq 

@underlv 的线稿上色

原文章链接

https://underlv.lofter.com/post/31068c40_1c7c94d63

都是sf向 很久之前就有发预告 p3手机像素有问题所以颜色有点怪qwq 

琳阳.

(sf)情话

sf太甜了,我醉了啊……


这天,frisk在网上学会了一些情话。


“sans,你知道你和星星有什么区别吗?”

“嗯……不知道。”

“星星在天上,而你在我心里❤”


从sans蓝晕的脸上,frisk知道自己成功了。


正沉浸在自己成功的庆幸之中的frisk,突然被一只有力的手按倒在床。


sans的脸越靠越近,向着frisk通红的耳朵微微哈着热气。


“小鬼这么喜欢说情话啊。”

“不如…让我来教教你?”

这次,换frisk满脸通红了


“不…不行!”


“啊,为什么?”


“因为你有童恋癖!”


sans...

sf太甜了,我醉了啊……







这天,frisk在网上学会了一些情话。



“sans,你知道你和星星有什么区别吗?”

“嗯……不知道。”

“星星在天上,而你在我心里❤”


从sans蓝晕的脸上,frisk知道自己成功了。


正沉浸在自己成功的庆幸之中的frisk,突然被一只有力的手按倒在床。



sans的脸越靠越近,向着frisk通红的耳朵微微哈着热气。


“小鬼这么喜欢说情话啊。”

“不如…让我来教教你?”

这次,换frisk满脸通红了




“不…不行!”


“啊,为什么?”


“因为你有童恋癖!”



sans今天想静静……







咳咳咳,我的文笔果然还是很差啊。


樂铃兰CindyKeiskei

拉衣领

cp:羊猹/衫福

来自羊猹的错误示范,

以及衫福的正确示范。


摸鱼复健✖️

忘了怎么画画✔️

~手感君离家,快乐儿童画~


设想老师看到我作业本后的感受……


ps:我画的羊猹怎么总有一股猹羊的味道???

拉衣领

cp:羊猹/衫福

来自羊猹的错误示范,

以及衫福的正确示范。


摸鱼复健✖️

忘了怎么画画✔️

~手感君离家,快乐儿童画~


设想老师看到我作业本后的感受……


ps:我画的羊猹怎么总有一股猹羊的味道???

沐晴

UT/SF《柠檬味的她》

Sans×Frisk


Sans是在如羊毛般温软的柔亮中醒来的。

夏日的阳光总会来得早些,第一缕晨曦是耀在床榻旁摆满绿植的窗台上的,那些葳蕤的叶折射出光滑的白影,时钟的指针指向七点十三分,滴答的转动声被窗外那棵桂树枝头的麻雀叽喳掩盖过去。


他洗漱一番,新换的牙膏是柠檬味的,口腔停留着清新的馨香,夏日的一抹凉意也甚是舒适。他拉开冰箱,带着氤氲水汽的寒凉扑上他白色的短T恤,修长苍白的骨手本想伸向放满冰箱夹格的盒装牛奶,却瞥到另一层夹格的明黄——新鲜的柠檬还带着沾上水珠的深绿叶片,这使他立刻变了想法,骨手转向那抹明黄处拿起一棵柠檬。

草草地去到厨房翻下木板,...

Sans×Frisk




Sans是在如羊毛般温软的柔亮中醒来的。

夏日的阳光总会来得早些,第一缕晨曦是耀在床榻旁摆满绿植的窗台上的,那些葳蕤的叶折射出光滑的白影,时钟的指针指向七点十三分,滴答的转动声被窗外那棵桂树枝头的麻雀叽喳掩盖过去。




他洗漱一番,新换的牙膏是柠檬味的,口腔停留着清新的馨香,夏日的一抹凉意也甚是舒适。他拉开冰箱,带着氤氲水汽的寒凉扑上他白色的短T恤,修长苍白的骨手本想伸向放满冰箱夹格的盒装牛奶,却瞥到另一层夹格的明黄——新鲜的柠檬还带着沾上水珠的深绿叶片,这使他立刻变了想法,骨手转向那抹明黄处拿起一棵柠檬。

草草地去到厨房翻下木板,握小刀去掉顶部的突尖处,而后再切下两片果肉,随意地丢到手边清洗过的玻璃杯中,残留的水珠在碰触到果肉时便融进去,外杯壁的则缓缓而下,落在黑理石的桌面。他把昨夜的凉白开倒进玻璃杯中,柠檬片随透明的液体浮游而上些许,又散开再落至杯底。




Sans并没有再去拿餐桌处的全麦面包,而是径直走到门扉处拉开了木门,夺目的光顷刻间越过他漫进玄关的白桦地板上。他心情颇好地深吸一口夏日清晨的空气。

房门外往左便是一条不短的缓坡,也是不远处学院的其一通道。但毕竟地理位置较为偏僻,实际上也没有多少学生经过。

他的视线兜转过种植在小道左边的一排樟树,摇晃下树影斑驳的阴翳随风奏起簌簌声。




他不过是往旁侧的小坡处望了望,

却望见一抹如白雀般掠过的影子从眼前穿越过那些樟树春深似海的阴影,还伴上单车的清脆的叮铃声,




不过是一瞬间便知晓是那位Papyrus经常提起的少女Frisk,杯中的柠檬便是她在一日黄昏灿漫中送来的。

他的视线追随过她的身影。




三分之一秒是少女的单车前篮摇晃起的书本,专修文科的材料纸张随着细微的颠簸而轻晃着。

三分之二秒是少女随坡度俯冲过的风而扬起的柔软棕发,在如碎汞奔跑的阳光下映上几点白亮。

三分之三秒是少女微微偏头对他抿起嘴角眸中的澄澈笑意,如金琼般的眼眸中是温润如玉。柠檬般清新的笑容。




他不过是略微一点头,她的身影便一晃而过。手中的柠檬水在那惊鸿一瞥过后倾斜上几个度,溅出两滴水花落到地面。




倏忽而起的蝉鸣声从那些窸窸窣窣的阴翳中划破细密的空气,

以至于他没有察觉到灵魂处明显的震颤。









祈祷歌姬

既然活动结束了

解禁!

调查Sans的袜子时,台词的确是“好羞人”

难道frisk对袜子有什么特殊癖好吗( ˘•ω•˘ )

既然活动结束了

解禁!

调查Sans的袜子时,台词的确是“好羞人”

难道frisk对袜子有什么特殊癖好吗( ˘•ω•˘ )

Medusia霙
对不起我拉低了tag质量我有罪

对不起我拉低了tag质量我有罪

对不起我拉低了tag质量我有罪

小半

Peaches 【蜜桃】

*pe后

*Sans x Frisk

*原衫福(女)

*嘿,来一起做甜点吧!


正文如下


       Sans最近正为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而烦恼,毕竟像他这样的懒骨头其实并不乐衷于给自己找事干。

       而麻烦的源头——那个缠人的小家伙正在厨房里信心满满的自顾自说着什么要让自己教她做甜点?哦天哪,这对骨头来说真是个灾难,与其将厨房变成地狱,为什么不去grillby的酒吧吃些汉堡呢,sans这样...



*pe后

*Sans x Frisk

*原衫福(女)

*嘿,来一起做甜点吧!





正文如下


       Sans最近正为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而烦恼,毕竟像他这样的懒骨头其实并不乐衷于给自己找事干。

       而麻烦的源头——那个缠人的小家伙正在厨房里信心满满的自顾自说着什么要让自己教她做甜点?哦天哪,这对骨头来说真是个灾难,与其将厨房变成地狱,为什么不去grillby的酒吧吃些汉堡呢,sans这样想着。不过这孩子已经缠了他好几周了,还是教教她吧,早日摆脱这热情的打扰,落得个清净,这样最好不过。

        “嘿,kid。我认为你最好在开始之前先穿上围裙。”sans依旧如往日般笑着。

        厨房里倔强的女孩还以为今天又将是一场拉锯战,无数次女孩不依不饶地请求着,然而后者总是早就通过“捷径”逃走了,只留下女孩愤愤纠结的表情在原地。

         此刻突然闻声的frisk怔了一下,随即响起的是女孩略带颤抖却依旧清脆的声音,“真的吗!?sans?相信我,我绝对有把握做好的。”女孩的脸颊因为突如其来的惊喜和兴奋染上了淡淡的红晕。就像水蜜桃一般...非常..甜美可口,不是吗?sans仍旧笑着。

       已经是夏末了,午后地表世界的阳光非常和煦且温暖,多余的光倾泻着涌入房间,丝滑沁人的奶油味道与正在烘焙的焦香气味混合在一起,充斥在整个房间,噢这可真是令人甜蜜的发困。不过或许现实的情况似乎和frisk预想中的不太那么一样?

       虽然sans说着会教导她如何制作点心,以及在告诉她用料和做法后居然就这么插着口袋睡着了,也没有再管她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不过凭借frisk从小便聪颖的记忆力,她还是成功地将点心做出来了,而frisk的身上因为制作面团和甜奶油的缘故而变的粉扑扑的以及浑身散发着一股奶制品的气息或许这与少女清新的气质结合了,看上去她是多么美味呀。

       sans依旧没有醒来,但烤箱中的饼干已经出炉了,略带着焦糖的蒸汽从内里弥散出来,frisk看着自己的成果甜甜的笑了,笑容灿烂地令人丝毫察觉不出任何的恶意,谁能拒绝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的请求呢?吃下它吧—一块浸入胭脂酒染色后,内部的夹心满是frisk挤满的甜奶油,最后在表面撒上一层糖霜的cookie,你会喜欢的sans。frisk把一整块甜的腻人的饼干塞进了sans的嘴里。

       “kiddo,too sweet.”sans半睁着眼,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另一块番茄酱的夹心饼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蜜桃- Pesches

一种意大利香甜可口的小甜点。

*来自知乎的点心科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