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helockHolmes

2浏览    1参与
🍃三也

【麦夏】藏在壁炉里的夜晚

    跨年夜之际,我先必须要对大家说一声:Happy New year! 

   食用须知:

    比较清水的一篇麦夏,字数有点多,如果有兴趣的朋友们就看看吧,是一篇跨年产物,偏亲情向,文风偏温馨化,无高能无虐。


    好了,接下来是正文:


    这是一个关于麦哥在跨年夜之际的梦境: 


 明净的玻璃窗外,是无声无息的雪影;位于大西洋沿岸的一个国家,光荣的享受海洋暖湿气流的英国的冬天从来不...

    跨年夜之际,我先必须要对大家说一声:Happy New year! 

   食用须知:

    比较清水的一篇麦夏,字数有点多,如果有兴趣的朋友们就看看吧,是一篇跨年产物,偏亲情向,文风偏温馨化,无高能无虐。

   

    好了,接下来是正文:


    这是一个关于麦哥在跨年夜之际的梦境: 

  

 明净的玻璃窗外,是无声无息的雪影;位于大西洋沿岸的一个国家,光荣的享受海洋暖湿气流的英国的冬天从来不会很冷。

    屋内有着温暖的火炉,暖红色的火光远远的照着坐在皮革沙发上的男人的脸,男人撑着头,微微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又似乎在想些什么。

    麦考夫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现在是2019年的十点整,对于每天忙于处理大英政府公事的他对这种跨年夜确实没什么兴趣,他曾经一度认为这是那些普通人才会过的节日;他抬头望着壁炉,盯着那抹红光望了许久,滴滴答答的钟声,宁静的冬夜,无声的雪花,让麦考夫心中升起了几分孤单的感觉。

  他认为这种感觉应该是来自他的弟弟——夏洛克。

  今早一次短暂的贝克街拜访,看着夏洛克的房东哈德森太太热情的将烹饪好的糕点分享给到访的每一个人,看着夏洛克与到访贝克街的朋友们欢快的跨年互动,和对他一声简单的问候。麦考夫发现了有些出格的自己,便独自离开了贝克街,回到了他的办公所。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怀念小时候只和夏洛克一起过的平安夜了,曾经的他们,就算再聪明,心思也没有那么复杂,当然也没有现在这么微妙的关系。

   ‘‘行了,福尔摩斯,你居然会因为一个无聊的节日活动和夏洛克无聊的举动而烦恼到现在,你怕是要变成金鱼了。’’发觉自己有几分困意,麦考夫对自己小声嘀咕道,随即再次闭上眼睛。

    ‘‘不过,还真的有点想那个以前天真到没有任何心机的夏洛克。’’在进入梦乡前,他深深的感慨道,唇角不可察觉的向上勾了勾。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但我还是想问——你是谁?’’

   一个稚气中带着些许沉稳的声音在他的身后缓缓响起,麦考夫猛的一惊,睁开了眼,试图寻找这个声音的源头。

   这个声音相当熟悉,不像别人,就像是——夏洛克小时候的声音!

   他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金黄的麦田,金灿灿的麦子微微迎着风晃动,没上了麦考夫的膝盖,在远处有一栋象牙白的小别墅,静静的立在悠悠的麦田中。

   麦考夫想起自己还在睡觉,过人的智商和接受力使他迅速冷静下来,‘‘哦,我在做梦呢。’’他喃喃道。

   ‘‘嘿,你长的和我那个老说我笨的哥哥有点像,你也是这里的居民吗?’’麦考夫再次注意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循声望去,一个褐色卷发的小少年站在他的面前不远处,那双湛蓝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即使麦子盖过了小男孩的腰,但并不阻止麦考夫与他对视,他认真的端详着面前的小男孩,一时间出了神。

   ‘‘先生,您不说话就不得不让我怀疑你的来意了,虽然红胡子回家了,但我觉得我可以进行自卫。’’小男孩此时不客气的叉着腰,大眼睛里充满了怀疑。

   简直一点也没变!

   麦考夫回过神来,无奈的想到,‘‘我是好人还是坏人,你观察一下,怎么样?’’随即展示出他的招牌微笑。

   ‘‘一看就是坏人!’’小男孩想也没想就说出来。

   ‘‘哦?何以见得?’’

   ‘‘长的想麦考夫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小男孩不高兴的撇了撇嘴。

   想起他小时候与夏洛克各种各样的恶作剧,他无奈的笑了笑,‘‘好吧,夏洛克,我觉得你可以认为我是好人。’’

   夏洛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吃惊,但一会儿又回到了开始的疑惑,‘‘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是我素未谋面的亲戚嘛?!’’

   麦考夫有意不回答他,他饶有兴趣的环顾四周,这片的麦田和小别墅似曾相识——

   ‘‘这是我儿时的家吧。’’麦考夫想着,落日的余晖斜斜的打在麦考夫的身上,刺痛了他的眼睛,回过头来,注视着他幼小的弟弟,头标志性的倾斜着,对夏洛克轻轻一笑,‘‘吃过晚饭了吧?’’

   提起晚饭,小男孩眼睛里的疑惑与敌意一并消失,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当然!妈妈的纸杯蛋糕好好吃!虽然说晚上不能吃太多东西,可真的停不下来!我带了一个,你要尝尝吗?’’语毕,夏洛克从怀里掏出一只用手帕包住的纸杯蛋糕,走近了麦考夫,向他示意。

   此时换作别人,麦考夫可能早就不耐烦的离开并说一声‘‘幼稚而无聊’’了,但他是夏洛克,他明白也许他如果接过这个纸杯蛋糕,梦境也许会结束,但他还不想醒那么快,他真的很想那个单纯,可爱,机灵而又有些懵懵懂懂——

   还特别好欺负的夏洛克。

   想到这里,麦考夫的嘴角再次上扬,随即开口道:‘‘小朋友总是那么口是心非,我亲爱的夏洛克,如果你真的想与我一起分享的话,你应该是右手拿纸杯蛋糕,而不是左手,一个擅长使用右手的人剥纸杯蛋糕会下意识的用右手剥,左手拿;小朋友喜欢甜食,尤其是你,夏洛克,我领会你的好意了,不过还是你自己吃吧,我不太喜欢和小朋友抢吃的。’’他慢慢的说着,注意观察着夏洛克的反应,果不其然,他收回了纸杯蛋糕,‘‘你怎么和麦考夫一样!下次有吃的我绝对不叫你们!’’夏洛克愤愤的鼓起腮帮子,别过头去,大眼睛里写满了郁闷,自己默默的吃着手里的蛋糕。

   这个动作在麦考夫看来真的可爱极了!

   麦考夫看了一会儿,他实在忍不住了,笑出了声音,这一笑也令他自己很惊讶,作为大英政府的官员,每天被一些枯燥无味的事情左右着,像这样无忧无虑的笑,也是在很久之前的少年时期了。

   望着早已沉浸在纸杯蛋糕的香甜中的夏洛克,他似乎也释然了许多;外面的伦敦此时大雪纷飞,里面的故乡是夜幕降临之末,望着周围愈来愈多的萤火虫,麦考夫判断出梦境中的时令是在夏天。

   几十年前的夏天,他和夏洛克时常会站在家门前,仰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躺在麦田中,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

   妈妈总是拿他们没办法,欧若丝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便会朝他们翻一个无语的白眼,并吐槽道‘‘两个傻子的对话’’。

   那个时候,是最快乐的时候,爸爸妈妈还没老,欧若丝还没有离开他们,

   当然夏洛克也还是那个被欺负的。

   那个上一秒还说‘‘不想理你了’’,下一秒就过来和好并继续和你一起玩的夏洛克,那个梦想成为一名海盗的夏洛克,他最爱的夏洛克,随着梦的影子,此时带回了他的身边,正在美滋滋的回味着那只美味的纸杯蛋糕。

   ‘‘你来的真的是时候,现在是夏天夜晚最美的时候,可惜我忘记带小提琴出来了,不然可以拉上一首优雅的歌曲,麦考夫今天不在家,欧若丝不想出来,你可以和我一起看星星。’’方才麦考夫怼他的不愉快被手里的纸杯蛋糕迅速带走,掏出口袋中的怀表看了看,夏洛克收起蛋糕纸,压倒周围的一片麦子,躺在了麦子上,‘‘麦子不扎人,仰头对颈椎不好,躺着看星星吧。’’碧蓝色的大眼睛即使在黑夜里也闪着晶亮的光,扬起唇角,对麦考夫微微一笑,发出了邀请;

   麦考夫再次望着这双碧蓝色的眼睛出了神,就如蓝天下印染的湖水,几分墨色的点缀,不染任何杂质,这样的夏洛克,让他有几分心悸的感觉,也撩起了几分他一直不敢正视的情感。

   放下了大英政府首脑的面子,麦考夫也学着夏洛克的样子,躺在了一片麦子上,意料之外的柔软,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故乡的麦子是如此的温和,类似于涤纶的质感。

   夏季的天一旦入暮,便十分迅速了,藏匿与麦田中的萤火虫乘着夜色,纷纷出来活动,温暖的橘黄色小灯集成几群,轻轻的绕在麦考夫的周围,麦考夫将目光投于夜空,星星不知何时出来了,乡村的天空不似城市那般混浊,紫蓝的夜空下,繁星点点,一层轻巧的闪光毯轻轻的铺展在天空之上,与夏夜进行了一次亲密的接吻。

   自己曾经也与夏洛克度过过无数这样的夜晚,但没有一晚像今夜令他如此心悸,让他如此想触碰现在就在身旁的小夏洛克。

   ‘‘夏洛克,你真的那么不喜欢你的哥哥吗?’’心里想着,漫不经心的问道,将手轻轻的盖在夏洛克的头上,揉了揉,意料之中的柔软。

   ‘‘其实也没有,如果一天没有麦考夫的恶作剧,我反而有些无所适从,那会很无聊。’’似乎是有些疲倦了小男孩的声音含有几分奶意,含糊的说着,没有拒绝麦考夫不合乎礼义的动作。

   ‘‘也只有以前的夏洛克才这么可爱了。’’麦考夫这样想着,却没有停下手中的抚摸。

   此时刮起了一阵微风,麦子再一次倾倒,萤火虫被吹乱了阵形,麦考夫意识到,时间似乎不多了。

   ‘‘你想知道我是谁吗?’’最后的时间里,麦考夫轻轻的问快要睡着的夏洛克,捏了捏他软软的脸。

   ‘‘你不是本地人,也不想外地人,倒像是忽然闯进了这个时空,与我见面,你知道我的名字,你知道麦考夫是我的哥哥,欧若丝是我的妹妹,你是我的家人,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或者说是现在这个时空转移到了这里,虽然这很扯,但我说的是对的,因为我如此慢的语速你没有打断我,那就是让我将真相说出来;不过,你是未来的谁呢?’’夏洛克将头偏向了麦考夫,等待着他的回答。

   ‘‘就知道你会猜出来。’’麦考夫轻轻的笑了笑,‘‘我是你几十年后的哥哥,所以,我也是麦考夫,你的哥哥,和你的这个夜晚,让我明白了许多事情,我很想你,便与你见了一面,大概是这样吧,我的时间不多了,该离开了,我的弟弟。’’

   最后揉了揉他的短发,轻轻的捏了捏他的脸,‘‘替我向欧若丝问好,麦考夫没那么坏,但他还会和你玩恶作剧,再见,夏洛克。’’

   ‘‘好吧,我也许不会太无聊,那未来的我是什么样的,哥哥?’’离别之际,夏洛克向麦考夫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高功能反社会人格,祝你好运,我最爱的弟弟。’’


    ‘‘睡在沙发上对颈椎不好,麦考夫。’’低沉的男低音在麦考夫的耳边响起,他微微睁开眼睛,适应了伦敦早晨的阳光,麦考夫抬起头注视着眼前坐在沙发头的男人,‘‘夏洛克?你怎么进来的?’’

   ‘‘不是吧麦考夫,一觉之后你睡傻了吗?我怎么进来的你不清楚吗?’’夏洛克躺在麦考夫的衣服上,眼睛微闭,双手抱胸,不紧不慢的说着。

   回想起梦里那个单纯好欺负的小夏洛克,麦考夫此时心里是一百个无奈,‘‘夏洛克,别压着我的衣服。’’

   ‘‘Happy New year,Mycorft.希望你没有因为昨天我冷落了你吃醋。’’夏洛克睁开了眼,望着麦考夫,唇角微微上扬。

   ‘‘感情跑进我房间就为了说这个?再说我为什么要吃醋?’’无奈的笑了笑,望着那依旧未变的湛蓝色的眼睛,丝丝熟悉的心悸也涌上心头。

   不过他也释然了。

   轻轻的戳了一下夏洛克的头,‘‘Happy New year,brother mine.’’

   清晨的阳光投过窗户,打在了躺在壁炉的一架小提琴上。

   

   END.

  

      

  几句无关紧要的废话:

  感觉兄弟情好难写出那种感觉……

  最近挺喜欢麦哥和卷福的☆v☆,(可是他们好冷啊……)

比较喜欢他们是好兄弟的关系,就是那种亲情之上,爱情未满的关系★ω★.

   后续我也会写其他的cp,福华是必须的!

  时隔这么久我还是喜欢《神探夏洛克》,特别喜欢缺爷演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也特别喜欢缺爷!每一个演员都是人间珍宝!


  感谢每一个点小红心小蓝手关注的朋友(* ̄︶ ̄*)

  感谢您的阅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