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hifty

23081浏览    846参与
。
突然突发奇想,如果fell的c...

突然突发奇想,如果fell的chara被动了会怎样

请不要在意我23:14完成的连比例都错的离谱的画

突然突发奇想,如果fell的chara被动了会怎样

请不要在意我23:14完成的连比例都错的离谱的画

麦小浪

消失的………(未被记录的au)其之一

…………………………

…………………

………

搭档,你能感觉到幸福吗?

尽管雪镇常年风雪,但今年的风雪却格外的大。而最诡异的是,伴随着这些风雪而来的,是不断消失的怪物们。

一定是有什么魔法操控着风雪!或者说是某个怪物!

幸存下来的怪物们议论纷纷,而坐在它们其中的巫师则把她的眼光看向自己在一旁狼吞虎咽着的搭档。

尽管自己并不想这么想,但好像所有的线索又不得不让她这么去揣测。

似乎最近的风雪是因为她的搭档而来的。

但是小镜子她又不是一个巫师。怎么可能会………

“Chara?你不吃吗?”

“啊?!什么?”

等自己意识过来的时候,坐在她对面的搭档正在用着担心的眼神看着自己。被这...

…………………………

…………………

………

搭档,你能感觉到幸福吗?

尽管雪镇常年风雪,但今年的风雪却格外的大。而最诡异的是,伴随着这些风雪而来的,是不断消失的怪物们。

一定是有什么魔法操控着风雪!或者说是某个怪物!

幸存下来的怪物们议论纷纷,而坐在它们其中的巫师则把她的眼光看向自己在一旁狼吞虎咽着的搭档。

尽管自己并不想这么想,但好像所有的线索又不得不让她这么去揣测。

似乎最近的风雪是因为她的搭档而来的。

但是小镜子她又不是一个巫师。怎么可能会………

“Chara?你不吃吗?”

“啊?!什么?”

等自己意识过来的时候,坐在她对面的搭档正在用着担心的眼神看着自己。被这样盯着的Chara难免不会在心中升起一股负罪感。

“没事。小镜子。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

“是关于最近的那些传闻吗?”

“唉?!”

Shifty突然转变的语气加上她时不时看向自己怀疑的眼神,仿佛与之前的那个孩童模样判若两人。这突然的变化不由得吓得Chara浑身一激灵,竟不小心掉下了自己手中的刀叉。

唔嗯…这个眼神…我好像在哪里看过…

在距离地面最近的那个长廊深处。

“怎么啦?Chara。最近你可是一惊一乍的。难不成你害怕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唔嗯…………”

面对对方的玩笑,Chara没有说话。她只是自顾自地捡起了自己掉在地上的餐具。

千万不要被她………

“搭档?!”

“呜啊啊啊啊!!!!你什么时候坐过来的?!”

“早在一开始的时候。”

“………………”

Chara有些埋怨地看着自己的搭档。似乎在告诉对方不要每次都这么突然出现好吗?

“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啊?!搭档。我可是一直都坐在你的旁边哦。”

“唉?!”

“你不会出现幻觉了吧?搭档。难不成最近的工作太累了?”

“………………”

(唔嗯,感觉脑袋好重。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难道是这杯大麦茶有什么问题吗?”

Shifty自顾自地一边说着,一边接过了Chara的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以往,对于那些不等行的客人来说。店家往往会用酒精度数较高的酒来招待。然后趁着你昏迷不清的时候疯狂地给你上酒,如此这般下来,自己就会在不知不觉间沦为店家的冤大头。

但是对于Gribby来说,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么会是什么呢?

Shifty故作疑惑地思考着。但余光时不时瞟着她那摇摇欲坠的搭档。

(差不多快到时间了吧。)

在地面之上,曾有着让人达到天堂一般的药物。而在地底,同样也有着能够达到仙境的绿卡通行证。

不过,这并不是Shifty所想要的。

(我要给予搭档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幸福。)

这么想着的Shifty轻轻地拍了拍已经晕倒在桌上的Chara,确认已经起效果后故作玩笑状-

“既然不会喝就不要喝这么多的大麦茶啦。你看现在昏迷不醒了吧。搭档。”

“………………”

她的搭档没有回复,甚至打起了鼾声。

估摸着是在做什么美梦吧。

(不知道是不是在做与我有关的梦呢?)

说到此处的Shifty竟不自觉有些嫉妒起来。但很快她又便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背着自己的搭档就这么踉踉跄跄地走出了酒馆。

(在梦里什么都有啊!Chara。这难道不是你所向往的幸福吗?)

所以说…搭档……

你现在幸福吗?





不开心

部分角色合照(> ₃ <)

2022.3.14(国际数学日(

部分角色合照(> ₃ <)

2022.3.14(国际数学日(

小思
其实我一直搞混Shifty和L...

其实我一直搞混Shifty和Lifty

其实我一直搞混Shifty和Lifty

麦小浪

一次日常

………………………

……………

……

搭档,你感到幸福吗?

Shifty一直都有着一个秘密。

“搭档!我们一起去喝大麦茶怎么样啊!”

一如往常般,Shifty闯入了Chara的哨塔。就如同她一开始自顾自地闯入了她的搭档生活一般。

“不好。还有小孩子不能喝酒的。”

“不是酒!是大麦茶啦!搭档。”

“那不就是酒吗?小镜子。不要在这里跟我玩文字游戏啦。”

“唔嗯………”

听到对方如此答复的Shifty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倒在了Chara的旁边,缓缓地抱怨着自己的搭档那如同老奶奶一般固执又变扭的性格。然而即使如此,她的搭档仍然是没有理会。

“这样下去的话,搭档你肯定不会有人喜欢...

………………………

……………

……

搭档,你感到幸福吗?

Shifty一直都有着一个秘密。

“搭档!我们一起去喝大麦茶怎么样啊!”

一如往常般,Shifty闯入了Chara的哨塔。就如同她一开始自顾自地闯入了她的搭档生活一般。

“不好。还有小孩子不能喝酒的。”

“不是酒!是大麦茶啦!搭档。”

“那不就是酒吗?小镜子。不要在这里跟我玩文字游戏啦。”

“唔嗯………”

听到对方如此答复的Shifty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倒在了Chara的旁边,缓缓地抱怨着自己的搭档那如同老奶奶一般固执又变扭的性格。然而即使如此,她的搭档仍然是没有理会。

“这样下去的话,搭档你肯定不会有人喜欢的。”

“现在跟以后也差不多。不是吗?小镜子。反正我也不希求得到人类的喜欢什么的。”

说即此处的Chara偷偷地瞥了瞥自己搭档的神色,那副扑克牌般的脸庞竟流露出一丝慌张的表情。

但好在,她的搭档并没有注意到这细微的变化。

“认真的吗?搭档。到时候你可能会被认为成打扮地这么奇怪的老阿姨之类的。”

“唉?!”

“不。被认为成老阿姨还算好的。要是被当成什么有着跟踪癖的变态可就糟糕了!”

“…………………”

Chara没有说话,似乎是无声地否定着这样的称呼。但越

是如此,她的搭档越是能偷笑出声。

言行不一也是Chara她可爱的一面呢。

“说不出来话的话就是肯定哦。搭档。”

“只有你一个人会这么认为吧。傻镜子。”

“傻镜子?!”

听到这样的称呼的Shifty不自觉偷笑出声。

“也许搭档你就是喜欢我这样的傻镜子呢。”

“谁会喜欢像你这么傻乎乎的人啊!”

“否定就是肯定。搭档。你就不用再隐瞒了。”

“………………”

Chara没有说话,她发现继续这么跟自己的搭档辩论下去,就如同小孩吵架一般没完没了。索性转身便走。但可惜,被自己的搭档拽住了自己的衣角。

“别走啊。搭档。难不成你想独自留我一个人在这片冰天雪地之中吗?”

“我想你一个人可以呆在这里的。”

“唉?!可真够无情啊!搭档。难怪你的手这么冰冷呢?”

Shifty边说着,边悄悄地将自己的搭档拉到了自己的跟前。而面对如此情形,Chara下意识地想要松开自己的搭档,但没想到她的搭档下一秒的动作直接震惊了自己。

她…她居然…在对着自己的手心哈气。

“唔嗯……”

Chara撇过头,她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想必一定红透了吧。

“真拿你没办法啊!搭档。明明是怕冷的体质就更应该注意保暖嘛。”

“不…不需要你操心。”

“可我们是………”

说即此处的Shifty此刻也没了声。从她的样子来看,她似乎也在为难着什么。

就这样,两人尴尬地有了一两秒钟。

“可…可以放开了吗?”

“啊?!哦。抱…抱歉。我有点……”

“…………………”

还没等Shifty道歉完,她的搭档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唉!看来我又一次搞砸了呢。”

Shifty又一次瘫倒在哨塔内。只不过这一次,她的眼角莫名其妙地落下了几滴眼泪。

你现在感到幸福吗?搭档。



端木夜羽
回音花的另一端是誰在傾聽呢?而...

回音花的另一端是誰在傾聽呢?而傾訴者又是誰呢?

是誰被世人逐漸遺忘?是誰將要消失在這個世界?

你,還記得▁▁▁嗎?

祂,是誰呢?


“Shifty”

回音花的另一端是誰在傾聽呢?而傾訴者又是誰呢?

是誰被世人逐漸遺忘?是誰將要消失在這個世界?

你,還記得▁▁▁嗎?

祂,是誰呢?








“Shifty”

麦小浪

非人类

……………………………

………………

……

这究竟是恐怖故事还是现实呢?

“那个小镜子…这个时候应该准时出现在我面前故意吓我一跳了……”

看着自己手表的Chara一边如此地说道,一边朝着四周看了看。但除了自己这一座孤独的哨塔外,周围只有雪白一片。

(难不成…那个家伙准备偷偷绕到我背后吓我一跳吗?)

这么想着的Chara会心一笑,随即装出一副破绽百出的样子。但过了半晌,也迟迟没有听到从自己身后传来的那一句猜猜我是谁的话语。

(唔嗯…那个笨镜子…怎么不过来找我的麻烦呢!)

这么孩子气一般的话语,很难想象是从Chara的口中说出的。但介于每天都会有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的人经常这样黏......

……………………………

………………

……

这究竟是恐怖故事还是现实呢?

“那个小镜子…这个时候应该准时出现在我面前故意吓我一跳了……”

看着自己手表的Chara一边如此地说道,一边朝着四周看了看。但除了自己这一座孤独的哨塔外,周围只有雪白一片。

(难不成…那个家伙准备偷偷绕到我背后吓我一跳吗?)

这么想着的Chara会心一笑,随即装出一副破绽百出的样子。但过了半晌,也迟迟没有听到从自己身后传来的那一句猜猜我是谁的话语。

(唔嗯…那个笨镜子…怎么不过来找我的麻烦呢!)

这么孩子气一般的话语,很难想象是从Chara的口中说出的。但介于每天都会有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的人经常这样黏着自己,自己任性一下也是在情理之中啦。

突然之间,Chara好像看到了什么。

那个映入自己眼帘的…

是那股熟悉的紫色身影!

“小………”Chara刚想开口呼唤对方,但没想到对方连理都没有理会自己,直接跑向了森林深处。

“真是奇怪呢。这个时候她应该扑向我才对的啊?怎么可能会出现对我爱搭不理的情况呢?”

尽管有些纳闷,但Chara为了自己的搭档的安全还是一同跟进了森林深处。

“那个小笨蛋!难道不知道独自一个人走进森林深处的话可是很危险的吗?且不说遇到什么凶狠的猛兽不说,如果她不小心迷路的话,自己不就……”

还没等Chara抱怨完,她就被眼前的一幕是所惊呆了。

眼前那个啃食着什么的紫色身影真得是自己的搭档吗?

但还没等Chara细想,从周围的灌木丛里又跳出了复数个紫色的身影。

不对!这是个陷阱!

意识过来的Chara连忙想要逃出去,但很快就被那些紫色身影给压在了身下。紧接着,她们像野兽一般疯狂地撕咬着自己的身体,自己甚至连尖叫的能力都没有做到就…

就……

“嘿!Chara。”

“唔嗯……”

“醒醒啊!Chara。那只不过是个噩梦而已。”

“唔嗯…小镜子。”

Chara呢喃着。紧接着她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连忙推开了自己的搭档。

“别…别吃我!我一点都不好吃的!”

“你在说什么呢?Chara。我是你的小镜子啊!”

“小镜子?!”

“对啊!我是个人类。还记得吗?人类不是人类的。”

“唔嗯………”

一时间,Chara竟不知道说什么为好。她有些头痛地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许久过后,才对着自己的搭档说了一声抱歉。

“你怎么啦?Chara。刚才你的样子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样。”

“我刚才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小镜子。我梦见有无数个你直接把我生吞活剥了。”

“哈?!你是不是太妄想了!Chara。我就算是吃你,也肯定是那个方面的吃才对吧。”

“你还是跟往常一样不正经呢。”

Chara叹了口气。而在她没有注意到的角落,无数个紫色的身影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墨潮雨

monster【storyshift人类组】

观前小提醒:

1:私设shifty和chara均为女性

2:私设shifty有魔法天赋只是没有学过,原设shifty并不会魔法,请勿混淆


冷……

好冷……

shifty紧了紧自己本就没多厚的条纹衫,第不知道多少次地后悔着没有从papyrus那里拿一些意面再走——不过就算带了也会被冻成冰坨坨了吧?

“嘎吱……嘎吱……”

脚步声在无边的雪原森林中蔓延开来,没有带来一丝回音。

这显然不是个好消息——漫长的道路,未知的黑暗……这片雪原显然比遗迹要可疑得多,也危险得多,但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些东西的时候。

就算不提那些未知的风险,飘落的雪花也无情地带走她本就所剩不多的热量。

如果不能......

观前小提醒:

1:私设shifty和chara均为女性

2:私设shifty有魔法天赋只是没有学过,原设shifty并不会魔法,请勿混淆


冷……

好冷……

shifty紧了紧自己本就没多厚的条纹衫,第不知道多少次地后悔着没有从papyrus那里拿一些意面再走——不过就算带了也会被冻成冰坨坨了吧?

“嘎吱……嘎吱……”

脚步声在无边的雪原森林中蔓延开来,没有带来一丝回音。

这显然不是个好消息——漫长的道路,未知的黑暗……这片雪原显然比遗迹要可疑得多,也危险得多,但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些东西的时候。

就算不提那些未知的风险,飘落的雪花也无情地带走她本就所剩不多的热量。

如果不能尽快找到地方取暖的话,自己一定会冻死的。

……糟糕,已经开始感觉到暖和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寒冷正在逐渐夺取她的行动能力,她剥开最后一颗怪物糖果塞进嘴里,看着自己的hp从6恢复到16,然后继续缓慢下降。

还有2分17秒。

——这是她上一次死亡时间的倒计时。

反正逃不掉一死,她干脆不再四处防备,裹紧衣服迅速向着前方跑去。

前面的是一座……桥?

与此同时,背后响起了脚步声。

hp:2/20

显然,在这种情形下背对着ta无疑是最为危险的举动,于是她强撑着快要冻僵的身体转过身来——

然后,与自己的倒影面面相觑。

啊,这么说或许不太合适,毕竟对方可没有自己这幅快要被冻死的狼狈模样。

shifty发现她看到了自己脸色之后也愣了一下,但只是沉默着没有开口。

hp:1/20

她想要开口求助,但寒冷将她的声音完全封禁。

hp:0/20

恍惚间,她又一次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

……

*stay your determination

谜团更深了。

在金芒中重新现出身形的shifty长长吁出一口气,充斥着大脑的疑惑却未曾消散。

她当然是个人类……但地下为什么还会有除自己之外的人类?

papyrus曾告诉过自己,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六个孩子曾穿过遗迹的大门,难道她也是那六个人之一?

但不管如此,她是此刻唯一能帮助自己的人了。

沿着记忆中的路线迅速前行,她总算是在身体彻底失温前来到了那座桥跟前。

脚步声如自己所料响起,但这次却比上次快得多,她还未及回身,绿色的风衣便罩在自己身上,抵御住了外界的风雪。

她转身,看到的是一个皱眉模样的“自己”。

“你……还好吗?”

*……

对方沉默了一会,似乎本不想回答,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抬手指了指shifty,“这话不应该由我来问你吗?”

“啊……那个……”shifty有些支吾——她没想到除了papyrus,自己还能在地下遭受到关心——如果这算是关心的话?“我……我已经暖和些了,风衣你就先套上吧?”

“你穿着吧,我哨站里还有一件。”年轻女孩只是抬了抬手,一道藤蔓便伸向不远处的哨站,将另一件风衣勾了回来,“我可不想看到你冻死在这里。”

不想吗?那刚才为什么……

“话说,咱们长得可真像啊,那我叫你一声镜子应该没问题吧?”

*她在开玩笑。

“怎……怎么会有人一见面就给别人起这种外号啊!我叫shifty!”

“幸会,小镜子,我是chara。”

“喂!”

……

随着旅程的继续,她认识了chara的弟弟asriel——出人意料的,他是一位很强的怪物,只要他想,自己完全可以死上无数次,直到自己再也不愿复生。

但他没有这么做。

自然,自己也不会伤害他。

不得不说,这其中有一部分chara的提醒。

“你知道吗?怪物就像雪一样。”

她还记得chara说出这句话时莫名的神情。

“只要一次怀有恶意的触碰,他们就会消失。”

“搭档,我希望你不懂,以后也不会懂。”

*chara看起来仿佛很伤心。

总之,chara并没有去找她要回自己的外套,shifty也借此穿过了雪镇,踏进湿润的瀑布。

但随着旅途的延续,chara身上的谜团也越来越深。

她从没进入过遗迹,自然不是那六个孩子之一。

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可以说是见死不救,但自己第二次向她寻求帮助时却得到了她的回应。

她是人类,却和怪物们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自己曾就这最后一点询问过chara,但她只是摇了摇头,说了一句自己当时还无法听懂的话。

“Because I am a monster,too.”

……好吧,在见到瀑布石壁上记录的历史之后,她终于能够理解chara了。

她是巫师。

她是“怪物”。

所以她痛恨人类,而自己是人类。

但即使是这样,她依然救了自己,依然在保护自己。

当人类成为怪物……那么,谁才是真正的怪物呢?

她不知道,但她知道一件事。

chara,不是怪物。

*热域

在勉强通过了Toriel的考验后,shifty又一次遇到了chara。

“你好啊,chara。”

*你率先向chara打招呼

*她并没有回答你

*沉默开始蔓延

“……所以,搭档,你看到了瀑布的那些记载了吧。”

*chara打破了沉默

*shifty陷入了沉默

“好吧,看来我不需要再问了。”

“chara……”

“你知道了,我讨厌人类。”

“那你现在清楚,你应该干什么了吗?”

“离我远点,搭档。”

*chara在说谎

*你必须做点什么

*act

*flirt

*你告诉chara你不想这么做

“哈?那作为一个邪恶的巫师,我可是会把在我眼前惹人眼的人类碾碎的。”

*chara在虚张声势

“……”

你没有再开口,只是抬起了右手。

“hey,搭档,你想做什……?!”

——绿色。

一抹细嫩的绿色在热域干燥的土壤中浮现,尽管迅速变黄枯萎,但chara还是看清了那是什么。

那是……一株幼芽。

*你告诉chara很抱歉你偷看了她的魔法书

“不…等等,这不是重点吧?!”

“搭档,你……”

*你告诉chara,如果她是怪物,那么自己也是

“……”

*chara想要逃跑

shifty打出一个响指,数道藤蔓拔地而起,缠住了chara的脚踝。

chara知道,这孩子的魔法应用还不娴熟,只要自己稍稍施力便能够挣脱,但她没有。

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她不敢逃离,但也不敢去面对这个小家伙。

凭心而论,她对shifty的帮助是自私的——shifty的每一次的死亡和读档都会让她愈发头痛,所以她对shifty的保护实质上只是自保。

但……这孩子……

“那么,chara,告诉我。”

“你恨人类,那……你恨我吗?”

shifty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更多藤蔓死死缠住了chara的腿。

hp:10/20

*shifty需要一个回答

“……”

“!”

面前的画面突然变得黑白,自己的灵魂被突然召出体外,浅红的光芒闪烁着,颤抖的灵魂昭示着透支。

shifty叹了口气。

看来,这就是结局了。

解除自己对灵魂的控制,她仿佛一个局外人一般看着chara召唤的藤蔓向自己的灵魂袭去。

或许,她不该有这种奢望的。

但是……还是不甘心啊。

她想要拯救所有人,那她为什么不能拯救chara呢?

……

她闭上了眼睛。

*你吃掉了巧克力

*hp完全回复了

“……?”

chara额头渗出几缕虚汗,控制唤出的藤蔓精准截住了shifty的魔力传输中枢,缠绕脚腕的藤蔓也随之消散。

然后,她走到shifty面前,把一颗巧克力塞进了她嘴里。

“呜!”

“搭档,我得跟你说实话。”

“我还是讨厌人类。”

“但是……我不讨厌你。”

chara……

如果你是怪物的话,那我也一起不就好了。

毕竟,你说过的。

我是你的“小镜子”啊。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搭档。

Ruin-Miller
双偷兄弟『DANCING』 画...

双偷兄弟『DANCING』


画的匆忙,见谅。不喜勿喷

彩蛋是见xie的双偷兄弟,正常发竟然**的不过审


双偷兄弟『DANCING』


画的匆忙,见谅。不喜勿喷

彩蛋是见xie的双偷兄弟,正常发竟然**的不过审


得去哪儿整点饭

p1画了印小贴纸的图

p2背卡感谢@htf人请关注俺的建议!!

p1画了印小贴纸的图

p2背卡感谢@htf人请关注俺的建议!!

麦小浪

kiss time-520特辑

…………………………………

……………………

………

part.1-PE线

我怎么感觉这是你故意为了那个所以才编出来的游戏呢?

面对着自己这样的问话,对面的搭档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嘿嘿地傻笑着。

“嘿嘿地……真是令人看着不爽呢。”

“唉?!搭档不喜欢吗?”

“你说呢?笨镜子。”

开玩笑的拌嘴一如往常。而很难让人相信的是在这之前,她们就像最亲近的陌生人一般。

“你可要愿赌服输哦。搭档。”

“什么吗?明明输的人是你才对吧。在猜东西你这一方面你可从来没有赢过我呢。”

“是吗?也许之前我都是让着你呢。”

还没等Shifty说完,不知从哪发出嘀的一声轻响。而也就是这突入其来的轻...

…………………………………

……………………

………

part.1-PE线

我怎么感觉这是你故意为了那个所以才编出来的游戏呢?

面对着自己这样的问话,对面的搭档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嘿嘿地傻笑着。

“嘿嘿地……真是令人看着不爽呢。”

“唉?!搭档不喜欢吗?”

“你说呢?笨镜子。”

开玩笑的拌嘴一如往常。而很难让人相信的是在这之前,她们就像最亲近的陌生人一般。

“你可要愿赌服输哦。搭档。”

“什么吗?明明输的人是你才对吧。在猜东西你这一方面你可从来没有赢过我呢。”

“是吗?也许之前我都是让着你呢。”

还没等Shifty说完,不知从哪发出嘀的一声轻响。而也就是这突入其来的轻响让Shifty立马掩了掩自己衣服上的口袋。

“小镜子………”

“没…没事儿。Chara。刚才只不过是我的电话响了而已。”

“那你不接吗?”

“不…不啦。难得的休假机会。我想在这里陪一陪我的老搭档。”

“………………”

如果说自己的搭档有什么没有变的话,那么也许就是这个了吧。

“你撒谎的本事还是跟以往一样的差劲呢。Shifty。”

“撒…撒谎?!你…你在说什么啊?!搭档。我怎么……”

不等Shifty的反应,她的搭档就已经翻身上前。大胆的动作甚至吓得Shifty连自己手中的扑克牌也掉在了地上。

“如果想要kiss的话,直接跟我说不就行了吗?何必要像之前那样旁敲侧击呢?”

“唉?!你在说什么啊?!Chara。我怎么一点都不…”

“哔”

又是跟之前一样的轻响,不过这次不同的是,Chara已经将其从自己的口袋中取了出来。

那是自己在作为怪物大使期间所用的小型测谎仪。

“喏…口袋里的测谎仪可不会说谎哦。”

“………………”

Shifty不再说些什么。这倒不是由于自己无话可说,而是因为对方手中的测谎仪。

无话可说的话就不会测出来了吧。

“想不到你居然不惜拿这个玩意来作弊呢。小镜子你就真得那么喜欢我吗?”

“哪…哪有!我只是不小心戴在了身上而已!”

-哔-

测谎仪的报警声从对方的手心中传来。Shifty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巴,而对方却用着一股耐人寻味的眼神盯着自己-

“撒谎的话鼻子可是会变长的哦。”

“………………”(我又不是木偶!怎么可能啊!笨蛋巫师。)

Shifty没有说话,而是用带着一股幽怨的眼神盯着Chara。

“不过我也是哦。我也喜欢小镜子你呢。”

“………………”(我还以为会说些什么呢。原来都是我对你说过的话呀。反正这样的话也…也……)

“也不是真话对吧。”

“明知故……”

-哔-

突然响起的报警声让Shifty一时语塞。她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搭档,而对方则带有一丝得意地看着自己的小镜子。

“怎么?这个你没有猜到吗?”

“这个测谎仪一定是坏了。Chara你怎么可能对我这样的笨镜子产生兴趣呢!”

“……………”

Chara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盯着自己身下的小镜子。而刚刚还在抱怨的Shifty此刻也停了下来。

(我这是在做梦吗?那个Chara她…她居然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梦哦。Shifty。我就是………”

Chara一边说着,一边俯下身来贴在Shifty的耳边说道-

喜·欢·你·哦

“唔嗯………”

Shifty只感觉自己全身火辣辣的。尤其是脸颊那一部分。

想必已经红得不能再红啦。

“怎么?这就不行了吗?小镜子。我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动手呢。”

“谁…谁说的。我…我一点……”

-哔-

“噗………”

Chara笑了笑。她突然发现这个样子也不错呢。

这么傻乎乎又爱逞强的搭档什么的。

“你又在说谎了呢。搭档。”

“唔嗯……Chara就只会欺负我。”

“整体对我恶作剧的人可没资格说我哦。”

“………………”

Shifty有些赌气地鼓了鼓脸。索性她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领,随后就这么地将对方拉了过来亲了上去。

(至少在这一方面,自己绝不能输啊!)

而看着这么爱逞强的搭档,Chara笑了笑。

一如既往地可爱呢。Shifty。

…………………………………………………………………

520快乐!米娜桑。嘿嘿~~






端木夜羽

嗯...為了慶祝今天是國際不再恐同日,雖然畫的有點水(。。)

嗯...為了慶祝今天是國際不再恐同日,雖然畫的有點水(。。)

端木夜羽
畫不出想要的感覺,但是摸魚很爽...

畫不出想要的感覺,但是摸魚很爽,懶得上色

求你了審核大大,真的只是表現手法(...過一下吧求求你)

真的是shifcha(。。)

畫不出想要的感覺,但是摸魚很爽,懶得上色

求你了審核大大,真的只是表現手法(...過一下吧求求你)

真的是shifcha(。。)

端木夜羽
懶得截出來了,摸魚很爽 shi...

懶得截出來了,摸魚很爽

shifty不是花吐症,是吞毛茛自殺

StrangeSwitch的人類好兄弟貼貼🥺

這輩子不願再畫骨頭。😭

懶得截出來了,摸魚很爽

shifty不是花吐症,是吞毛茛自殺

StrangeSwitch的人類好兄弟貼貼🥺

這輩子不願再畫骨頭。😭

麦小浪

约会地点(第二主角篇)

………………………………

…………………

…………

总感觉…自己好像碰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呢。

看着能与大家恺恺而谈的自家搭档,Chara不止一次这么想过。

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孩,她的反应实在太过反常。

先不说对着刚认识的人(指自己)就亲亲热热地抱上来是有多么热情,单说遇到连大人都能吓得逃跑的怪物居然还能表现得如此闲庭信步一般就很可疑。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她绝对不是因为偶然而来到地底的。一定是由于某种原因或者说目的。而且自己总有一股感觉…

总感觉她不是第一次来到地底呢。

“小镜子。你还记得这次是我们两人的约会吗?”

Chara佯装生气地抱怨着。甚至有些不耐烦地用着手指轻敲...

………………………………

…………………

…………

总感觉…自己好像碰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呢。

看着能与大家恺恺而谈的自家搭档,Chara不止一次这么想过。

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孩,她的反应实在太过反常。

先不说对着刚认识的人(指自己)就亲亲热热地抱上来是有多么热情,单说遇到连大人都能吓得逃跑的怪物居然还能表现得如此闲庭信步一般就很可疑。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她绝对不是因为偶然而来到地底的。一定是由于某种原因或者说目的。而且自己总有一股感觉…

总感觉她不是第一次来到地底呢。

“小镜子。你还记得这次是我们两人的约会吗?”

Chara佯装生气地抱怨着。甚至有些不耐烦地用着手指轻敲着柜台。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伪装者。而这一次也不例外。

“抱…抱歉。搭档。我忘记了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约会了。”

“哈?!听你的口气,难道说你想跟酒吧里所有的人约会吗?”

“呃………”

Shifty尴尬地笑了笑。而Chara则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可是我的小镜子唉。你这样做的话我可是会吃醋的。”

“唉?!”

Shifty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玩笑一般用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一旁的Chara,而对方则是故意扭过头去咳嗽了几声。

“怎…怎么?!我也是有着少女心的女孩子好吧!”

“噗……少女心?!认真的吗?搭档。”

Shifty有些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她似乎很难想象能把平时那个不苟言笑的搭档跟galgame的女主角放在一块的感觉。

“如果搭档你有少女心的话,那我不就是调情大王嘛!”

“唔嗯…………”

Chara有些生气地赌气着。如果换做平常自己早应该用魔法把对方“请”出酒馆了,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所以自己还是忍耐一会儿吧。

“好吧。看起来你很讨厌与我这样的老阿姨呆在一起呢。那么我就……”

“等一下!搭档。我没有赶走你的意思。”

突然间,在Chara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Shifty已经将整个身子压了过来。用着呆着哭腔的语气一边抱着自己,一边道歉着。而Chara则是满脸黑线的表情看着粘在自己身上的搭档。

(忍住啊!Chara。这一切都是为了揭穿对方的真面目而做出的必要牺牲。)

“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啦。小镜子。再说……”

Chara一边解释着,一边用着带有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搭档。

“能被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喜欢我很高兴哦。”

“Chara。”

Shifty用着带有痴情的眼神还以对方。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Chara是装的而Shifty的却是真实的。

(唔嗯…我只不过随便说说而已啦。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啊!好恶心~~)

“怎么啦?小镜子。叫你的搭档有什么事情吗?”

“我…我想…”

“想什么呢?不好好说出来的话我可是不会明白的哦。”

“我想…我想……”

Shifty的语气越来越急促,随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定一般立马推开了自己一旁的Chara夺门而出。

“我想还是不要了吧!!!!!!!!!!!”

“……………”

被推开的Chara没有说话,就这么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搭档就这么离开了酒吧。

现在的她已经完全肯定了一件事情。

眼前的小镜子绝对不是自己所认识的小镜子!

那么她是谁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