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igma

8361浏览    11060参与
恆音 MO4專區

闇的sigma【十六】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x bachikin】

闇的sigma【十六】

《私設:與Jareldy大戰後,sigkin宣稱主人格已經死亡,不願與池沼們待在一起。》

恆音的話:比較流水過場的一章。

…………………………………………………………………………………

睜眼時,腦袋有些渾渾噩噩,周遭的一切無論何時都像是在做夢一樣的不真切。

不過,現在的感覺又有些許不同。不如往常害怕被夢魘拖回的模糊感。

有好好睡上一覺是闇做了什麼吧?

看闇還在睡,感覺我不在的時候他又對bachikin講了很多餘的話啊……可惡……

嘛……算了……

我鬆開皺...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x bachikin】

闇的sigma【十六】

《私設:與Jareldy大戰後,sigkin宣稱主人格已經死亡,不願與池沼們待在一起。》

恆音的話:比較流水過場的一章。

…………………………………………………………………………………

睜眼時,腦袋有些渾渾噩噩,周遭的一切無論何時都像是在做夢一樣的不真切。

不過,現在的感覺又有些許不同。不如往常害怕被夢魘拖回的模糊感。

有好好睡上一覺是闇做了什麼吧?

看闇還在睡,感覺我不在的時候他又對bachikin講了很多餘的話啊……可惡……

嘛……算了……

我鬆開皺緊的眉頭再度閉上眼。

「早安……」瞇起眼,面對還在熟睡的bachikin,我小聲的張口,不想這麼早就喚醒她。

又讓她費心了……

一想到昨晚都對她做了些什麼,就稍微……不,是難以啟齒的害羞啊……

我輕手觸碰bachikin,既捨不得再遠離她,也捨不得說要離開。

想要平靜的再多看她一點。

就怕自己很快就看不到了。

……………………………………………………………………………

「唔……sigkin?」

bachikin睜眼時有些迷茫,下秒發現枕邊的沼不在身邊時慌亂得清醒過來,頓時害怕又回到獨自找人的時候。

「我在這邊。」sigkin坐在床的另一邊,嘴裡咬著烤吐司出聲道。

「sigkin?」bachikin試叫了一聲。

「是。」

bachikin眨眨眼,不客氣的上前去搓揉對方的臉,sigkin正咀嚼著的吐司險些因此吐出來,頭冒青筋地向對方的臉左右兩邊外拉進行反擊。

「很痛啊!妳在搞什麼飛機啦……」

「太好了!sigkin恢復正常了 bachi.」

bachikin一點也不在乎臉被捏得通紅,她很單純地,為sigkin看上去沒什麼大礙的自然反應高興著。

sigkin有些拿她沒辦理的摸摸對方的頭,有些不坦承地說:「妳這是要躺到什麼時候……早就煮了早餐,趕緊去梳洗一下過來吃。」

「好,沒問題 bachi.」

咚---咚咚咚---

「是誰啊? bachi.」

「妳先不要動,由我來開門就好。」

bachikin點點頭,按兵不動的待在原處。

打開門後,一團黑白色可以說是激動到模糊的身影衝進來,撲往sigkin身上。

「死~~~神~~~♪ 」

sigkin把緊緊黏身上的激動生物剝離開來放在地下,似乎很習慣這樣的互動了。

「gabukin……冷靜點。」

「冷靜不了啦~~已經有十四天八個小時四五分鐘又二十一秒沒有見到死神了~~♪超想念你的喔~~」

「死神呢!死神呢!你有想念我嗎?」gabukin自帶閃亮亮的特效激動問道。

sigkin稍微思考了一下,認真說:「有,偶爾吧……」

「哇~~真的嗎~~♪」聽到回覆,gabukin覺得內心漸漸被感動填滿。

「是啊,我都在想你隨時有可能自主查到這裡,物資清單都列好了,想拜託你幫我處理好,送貨過來。」

「果然是冷酷無情的男人~~」儘管gabukin這麼說,臉上的笑容卻越發燦爛了。

「誒,那邊那位是客人?還是說……是女朋友嗎?」

一直在旁邊觀望的bachikin突然被指名,有些呆滯地指著自己,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sigkin在bachikin先一步把人交代清楚:「是bachikin,舊識了,目前暫時跟我住一起。」

「喔?這樣啊……」gabukin仔細端詳對方,正想說些什麼時被打斷了。

「gabukin,門口堆疊的這些東西怎麼回事!?是你帶來的嗎?」

看著門前堆疊的無數雜物,sigkin深深覺得這不可能是魔物跑來惡作劇而發生的現象。

「啊,那些是陷阱喔。因為在死神的房子附近散佈了好多好多,所以一個個去充份體驗過後拆下了!」

充分體驗?拆下?

sigkin滿臉的問號,為什麼有人的興趣是體驗中陷阱???大型關魔物的鐵籠子、套結,他還看出有陷阱看來是中了會把人封在有氣孔的鐵箱裡,充滿危險性。

「是啊,因為太有趣了,為此耽擱了些時間呢,嘿嘿~♪」gabukin裝可愛的感慨道。

「嘿嘿什麼啊……」

「啊,那些其實……是我設置的……bachi.」bachikin看向外頭無比眼熟的東西,以接近氣音的音量說話,坦承了自己的罪行。

……現場沉默了三秒。

「原來是妳啊?!」

「嗯,因為sigkin會不斷逃跑,所以我一直都很努力!」bachikin握緊拳頭,嘗試為自己的行為開脫並合理化。

sigkin突然覺得帶bachikin飛回駐紮地的那晚沒有中任何陷阱是不是某種奇蹟。

「妳好,我是gabukin,是神秘屋的店長喔~~有空歡迎來店裡光顧。拆了妳的陷阱十分抱歉,這些就當是賠罪了。」

gabukin面帶笑容的遞上了名片跟幾瓶色澤良好的藥水瓶贈予bachikin。

「真的可以嗎?bachi.」bachikin看著手上的物品瞪大眼,遲疑是否收下。

她之前惡補了很多以往調配藥水所不知道的各種知識,很清楚手上這幾小瓶藥水的量在市面可是要價不斐。

「沒關係的,雖然這麼說有點失禮,但妳的陷阱讓我玩得很開心呢~~」

「為了不破壞自然生態環境,不介意的話,這些東西可以由我來回收。」gabukin很盡責的表示自己能善後。

「等等!那些有可能還是…會用到……」隨著sigkin瞄去的視線,bachikin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小,完全不敢直視對方。

妳還沒放棄要抓我喔?!

sigkin汗顏的在內心大聲吐槽著。

「哇,用陷阱捕捉身為猛獸的對方嗎……嘶……嘖嘖,現今年輕人的調情方式變得這麼的兇猛嗎?!」gabukin慢慢瞇起眼,深深體會到如今世代的不同。

「你這傢伙倒別說奇奇怪怪的話跟著添亂啊喂……」sigkin目死的回覆道。

他呼出長嘆,話鋒一轉說:「無事不登三寶殿……你來有什麼事還是盡快說吧。」

「嚶嚶……也太冷漠了吧……死神……」gabukin有些沮喪的說道,實則是認份的從懷裡掏出了張委託單交付sigkin。

「這是最後一份委託。」

sigkin看著上頭寫的委託內容,事情不難,報酬意外的優渥。

「完成的報酬計入後,重建工作的事也就結束了,除非你還有想要額外想接的打工。」

「這工作,不會過於簡單嗎?」sigkin質疑的詢問道,照理說這種一般人類也能做的簡單工作早就被接走了,不會輪到自己手上。

「嗯,但這是村民們的聯合委託喔。每年村內的這時候要在這些區域點燈,然後在特定日子舉行祭典祈福。」

「聽說以往靠近比較危險的區域會請專門的傭兵團前往,不過最近人手不足的樣子,村子又偏僻,這些人士都請不過來了呢~~ 」

gabukin指了指委託單上簡易地圖的幾個紅點解釋說:「加上這幾條點燈的必經道路,日前發生大雨導致土石坍塌,一般人已經過不去了。」

sigkin看著地圖的點燈間隔,燈與燈之間意外的算是有一定遠的距離,預估就算他是用飛的還是要花幾小時才能完成。

「接嗎?」

「接。反正都最後一件了,不接白不接。」

sigkin從gabukin手裡接過筆,在上頭署名後把委託單交還給對方。

「bachikin,我出門一趟,屋子就由妳來顧了。大概下午回來,不要亂跑。」

「欸,下午嗎?!bachi. 既然中午不在的話……那、那稍微等我一下喔 bachi.」說完後,bachikin手忙腳亂的跑進廚房裡。

幾分鐘過後,sigkin站在門口提著整整三大盒由布巾包裹的餐盒,望向天空。

今天的天挺湛藍的呢……

「真是太好了呢死神~♪是愛妻便當~~♡」

「閉嘴。」

…………………………………………………………………………

這片區域的都弄好了,還有一半的份量嗎……

「嗯……?怎麼了嗎?」

sigkin注意到gabukin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感到異樣的詢問。

「果然不管任何時候,死神都是一副要把我殺了的眼神呢……」

「抱歉,我也不想要這樣……」sigkin頓了一下,手按在臉上,宛如這樣做就能多少抑制住眼裡沸騰的殺氣。

「沒事、沒事,死神也有自己難處呢,一點都不介意喔~~」

「我只是在思考你看那孩子的時候並沒有過那樣的眼神呢……」

「她很特別嗎?」

「嗯,可以這麼說吧。」

sigkin不打算多說什麼,再度展開了翅膀,眼前卻突然被黑暗蓋滿,意識也有一瞬間斷開來被噁心的憎恨情感充斥著。

「呼……哈啊……咳……」

見對方難受,gabukin立即從他的背後跳下來,勸說:「休息一下吧,事情沒那麼著急,沒關係……」

「不,我還能夠……」sigkin努力撐起身子像是想證明自己還可以。

gabukin按著對方的肩膀,嚴肅地吼說:「已經可以了!你那副身子不休息可撐不住!」

見gabukin如此堅決,想著對方也是擔心自己,會意過來的收起翅膀,有些脫力的緩緩跪下,倒在草地上。

宛如受到重傷,無法飛翔的墮天使。

sigkin一直不敢對他人說快要到極限了。

他總有種預感,輕易自主承認這點並訴說的話……那會加速自己凋零的時間。

所以,他寧可死撐著也不想被發現。

【sigkin,你還是先睡一下吧。剩下的工作交給我,不會花太久時間。】

【闇,我是真的覺得自己身體還行……】

【別逞強,你也多少有自覺狀況不好了吧?】

【……好,那就先給你了。】

【嗯,放心休息吧。】

剩下的,就交給我。

恆音 MO4專區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8)】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八)】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準備好衛生紙,或者毛巾。


……………………………………………………………………………………


我想回到心沒那麼痛的時候。

我想回到sigkin也在的時候。

如果能維持那樣,為此讓時間的流逝重複在某一段也沒關係,我跟他都會在。

問題不能解決會帶來相對應的苦痛,不過最...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八)】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準備好衛生紙,或者毛巾。


……………………………………………………………………………………


我想回到心沒那麼痛的時候。

我想回到sigkin也在的時候。

如果能維持那樣,為此讓時間的流逝重複在某一段也沒關係,我跟他都會在。

問題不能解決會帶來相對應的苦痛,不過最起碼我們都活著,能夠思考、對話。

而且……胸口的這顆心很痛,非常痛,痛到難以忍受。

以往波動不大的情感,現今越加刻骨銘心。

由於sigkin的沉睡,能主動使用這具身體的人剩下我,漸漸地……被身體所認同,意識從輔人格的位置移轉到正位。

情感確實更加鮮明了,我卻只能嚐到無盡的痛楚。

我不要有這些感受。

我從來都沒想過像這樣取代sigkin……

我只不過是想要他活下去……

僅僅是活下去。

…………………………………………………………………………

「連日來都沒遇到魔物真是太好了呢……bachi.」

走在路上,bachikin突然仰頭感慨道,回頭繼續對著手裡研究了老半天的地圖皺眉。

「地圖給我看看……」

因為不知道她是在困擾什麼,還是直接拿過她手裡的地圖快些。

「從這條路走的話不是比較快?」我指著一條已經開闢好的道路捷徑,也發覺到我們再繼續走下去會偏離這條道路。

bachikin充滿困擾的解釋說:「嘛,現在也是想通過那裡 bachi.不過記得過來的那幾天有下大雨……土石流把那邊的道路堵住了 bachi. 那時候也是花好幾天繞很遠才越過去…… bachi.」

土石流……

是這樣嗎?!要是我早點知道的話,sigkin是不是就…!

就有可能,因此得救嗎……

我陷入迷茫的思考著,腦袋發暈了起來,體力大概也是消耗到極限了……

「闇還好嗎?bachi.」

「哈啊,抱歉……稍微有點累。休息一下就好了,我還能繼續趕路。」

見狀,bachikin有些生氣地說:「不用逞強啦 bachi. 闇現在看上去很累了喔……流很多汗了而且臉色也不好 bachi.」

bachikin說完,趕緊把我身上背得不多的輕物拿下,雖然一開始也是提說行李可以分一半讓我扛,不過bachikin根本不想讓我搬任何東西,彼此折衷之後就是這樣的情況。

「今天就在這裡紮營,不得反駁喔! bachi.」

bachikin將話說死,我之前有過太累還要移動最後昏倒過去的經驗,醒來後,bachikin威脅我要是很累還要操勞自己,她就要讓我好幾天都待帳篷,強制休息。

對此,我無奈的笑了起來。

這種被人照顧的感覺很新鮮,也很溫暖。

bachikin將水遞給了我,汗水也被毛巾所擦乾,很舒服。

bachikin替我蓋上了被子,說:「好好休息 bachi. 晚餐弄好了就來叫醒你哦 bachi.」

「好。」我回應道,安心的躺了下去。

算一算,附近的魔物在剛剛都被解決了,暫時不會有魔物敢靠過來……bachikin很安全。

現在還是趕快睡比較好,有體力比較能保護好她……

bachikin還沒回去前,我可不能死在這裡。

我還不能死。

…………………………………………………………………………

在一片黑暗裡我看到了sigkin……

不,那不是sigkin……

那是【我】。

而【我】正掐著我的脖子,掐得死緊。

「為什麼你還存在著?」

「你的存在已經沒有意義了啊,為什麼還存在著?」

【我】向我質問著,我卻給不出答案。

是啊,我是不該存在著。

我只是認為必須給個交代才活著,甚至覺得這根本是替自己找理由。

「想必你也清楚的吧?都是因為你……!因為你的錯!!!」【我】變得憤怒起來,濤濤怒吼地對著我憤怒著。

「要是沒有你的話!!!sigkin就不會……!」

是啊,要是沒有我的話……

我看著【我】把我的脖子勒緊,慎怒之下毫不猶豫地碾壓、破壞,發出了像是玻璃瓶被硬生生打碎的聲響。

聲道瞬間被破碎的骨頭穿刺,即使痛得想尖叫,我也發不出任何哀嚎。

血從嘴裡滿溢而出,眼淚也隨之不停的流下,後者也不知道是由於疼痛或是懊悔而產出的物質。

至此,我也沒能昏迷、死去。

我只能死盯著【我】眼中殘破的我,停留在最痛苦的時刻。

脖子可怕地扭曲,血跟淚流了滿身滿地。

很難看的,既無法死去也無法活著。

我接受了一切,讓痛苦肆虐了全身,等待隨時可能降臨的結束,不過最後發現沒有,甚麼都沒有。

沒有那種時候。

我甚至無法再忍受讓痛楚凌虐自己……卻也不知道如何這一切有個休止符。

這真的好痛、很痛、非常痛……

sigkin……你在哪裡?

我好痛、好痛、好痛……你可不可以來救救我?

sigkin……我想拜託你……

一點點就好了,你可不可以醒來然後摸摸我?

我想聽你說任何的話語,即便是句招呼也好。

雖然我從沒見你真正開心的笑過,但為了我,你能不能看上去很開心的笑一次?

你曾說過就算死了也不會恨我、埋怨我,但你卻沒教我到時怎麼去原諒自己……

醒來啊……醒過來然後教教我,就算你不在了……

也能讓我的悲傷停止的方法。

恆音 MO4專區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7)】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七)】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想起來了,也沒意義了。


……………………………………………………………………………………



【是說,sigkin你有想過回去要做什麼嗎?】

「什麼啊,突然間……」

【因為我有很多事想做做看……所以先來問問看你有想要做什麼?】

sigkin雙手環臂的想了想,說:「...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七)】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想起來了,也沒意義了。


……………………………………………………………………………………



【是說,sigkin你有想過回去要做什麼嗎?】

「什麼啊,突然間……」

【因為我有很多事想做做看……所以先來問問看你有想要做什麼?】

sigkin雙手環臂的想了想,說:「唔……也沒打算要做什麼吧?重建工作完成,我身上的問題也解決的話,回去好好過日子就好,沒什麼大事想做。」

【嗯……那回去的話,不介意把一些的時間分給我吧?】

「喔?闇有特別想做些什麼嗎?」

【想要觀賞大海、去海底洞窟釣魚……啊,賭場也想進去晃晃。】

「……這些不是全都去過?」

【雖然我也有那些記憶,然而很有距離感……嚴格來說那些是屬於你的而不是屬於我的記憶。】

「是這樣嗎?沒想到雙重人格的情況這麼複雜……」

隨後,sigkin揚起了笑容一口斷說:「如果都是這種事的話,可以喔。闇到時想做什麼就去做吧。」

【……謝謝。】

「不用謝啦!這邊才要謝謝你,要不是你,我早就……」

【是啊,早就成為東西不會收拾、三餐混亂,頹廢到一個極致並全身發臭的男人】

「到底誰會全身發臭啦!」

【你啊。】

「明明是我,有時你真的很欠揍……」

【這點,一直是彼此彼此吧。】

似乎是說不過我,sigkin乾脆安靜下來,用埋怨的目光看著我。

不過沒多久,他低下頭幽幽地說了句:「好想早日回去跟大家聚在一起……」

【遲早會的,大家都在幫你想辦法。】

「…………」

【sigkin?】

「啊、嗯?……你有說什麼嗎?」

【沒有,只是看你這是累了吧,還是早點休息。】

「說得對,我還是趕緊睡吧。不過還有件事,你明天也可以幫我做早飯嗎?」

【……還是我嗎?sigkin自己偶爾也要下廚啊。】我有些拿他沒辦法的道。

「沒辦法啊,你做得比我好吃!」sigkin有些無賴的道,一副寧可不吃,只吃我做的。

【真是的……那要早點爬起來吃喔。】

「好!那……晚安了,闇。」

【晚安,sigkin.】

晚安了。

這不是我們最後一次對話。

是很日常的談話,在sigkin的情況沒那麼嚴峻前的一次對談。

說過曾經想要做的事,現在都不想做了。

做這些事的時候,你不在我身邊都沒意義了。

你再也無法看到跟我一樣的風景,再也無法聽到我的聲音,再也無法……感受到外界的一切。

那我去了又有什麼用,體驗過後的心情我想分享的人可不多啊……

你陷入沉睡,跟死了沒什麼不同;我活得清醒,卻跟死了也沒什麼不同。

那我是不是只要一直陪著你睡下去,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恆音 MO4專區

分支結局【永眠的你(6)】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六)】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什麼都不剩了卻又剩下了什麼。


……………………………………………………………………………………


「闇,就叫我闇吧。sigkin都這麼叫我……」

聽到這話時我頓了一下。

想要開口回說些什麼,對方卻逕自背對我離開進到樹林裡,想到早先他有說好要去附近的林子收集柴火...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六)】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什麼都不剩了卻又剩下了什麼。


……………………………………………………………………………………


「闇,就叫我闇吧。sigkin都這麼叫我……」

聽到這話時我頓了一下。

想要開口回說些什麼,對方卻逕自背對我離開進到樹林裡,想到早先他有說好要去附近的林子收集柴火,也就放任他去了。

這幾天我一直在避開直面的稱呼他,sig……不,闇是發現到了才這麼說吧?

闇自從醒來後看上去很靜,靜到彷彿快跟空氣融為一體、消失殆盡。

他可能……還是很想消失吧,但他並沒有離開我,還答應跟我一起回總本山。

我應該怎麼辦才好……

這樣下去,闇也許又會……

腦袋浮現出那天看到的場景,頸掛繩子的他吊在空中不停的晃著……晃著……

要不是當下腦袋臨時有轉過來,池沼的死亡並不會留下遺體,一定還有得救。我可能會當場崩潰也說不定。

「哈啊……咳……哈啊……」

不過鐵定是多少……造成我心靈受創了。

……希望不會變成往日的噩夢才好。

我太笨了,只能照我想的步調慢慢去走,一件事做好換下一件事。

闇給我一種隨時會到達極限的感覺。

必須分秒必爭的先把他送回去,身體恢復了才有讓一切都好起來的基礎。

我,應該做得到吧?

…………………………………………………………………………

「闇,過來這邊~ bachi.」我微笑向闇招手道。

闇原本看向外頭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聽到我的聲音後馬上走過來,乖巧的在我面前坐下。

沒有發燒,身體稍微有點肉了還是沒到達健康的標準,往後的菜色可以弄比較豐富了,盡量多煮些營養價值高的食物。

隨例檢查還算可以後放心下來,我不自覺的抱了抱、摸摸他,想著闇好像不排斥這樣的互動,應該沒關係吧……

實在是過於心疼他了……

下一秒,我鬆開的手被對方握住了。

「……可以再摸我一會兒嗎?」

我有些意外的看著他,臉有些熱。

闇以平淡的口氣說著撒嬌的話,這種反差帶來微微的心動感,很新鮮。

「喜歡我摸你嗎?bachi.」我試探性地問道,把他抱回懷裡,像剛剛那樣觸碰著。

「嗯,我喜歡……」闇微微蹭著我,很享受擁抱跟觸摸,一臉放鬆的回應道。

好可愛,像是貓咪一樣。

印象中,sigkin沒有那麼的率直。這反倒體現他們有些不一樣的點,闇就是闇,他會跟sigkin重疊某些特點,卻是不同的存在。

而且他很在乎sigkin……

也就是說,sigkin最後的最後也不算獨自一人的狀態吧……

這樣的想法鼻酸得讓我想哭,但我還是立馬振作了起來,先把心思放在眼前令人擔心的池沼身上。

外頭是月明星稀的夜晚,今天也趕了不少路,闇趴在我懷裡也顯得很累了。

隨手點燃放一旁的薰香時,闇悶聲地說了句:「不放心我?」

從話裡聽出微微的不滿,我有些苦笑著解釋說:「嘛,很怕闇有時會睡得不太安穩呢……bachi.」

語畢,闇的表情頓時變得複雜,彷彿做錯事的望著我說:「我、我不知道……抱歉,給妳添麻煩了……」

「沒有的事啦 bachi. 換作是我的話,闇也一定願意做相同或類似的事! bachi.」

「有困難時就相互幫助啊 bachi. 闇從來沒有添任何麻煩 bachi.」

「是嗎……」闇有些困惑的思考著,也許罪惡感一直都在侵襲他吧,但絕不能讓他養成日後容易自責的習慣。

「……不過可以確定是,照顧我確實很累吧?」

「不,一點都不會累!bachi.」我很有朝氣的說道。

闇看了我一眼,嘆息道:「就算妳這麼說,但在我眼裡妳看上去很累,一定有段時間沒睡好了。」

「不用擔心啦,先放開我吧 bachi.今晚我負責守夜就好 bachi. ……再繼續待下去……我也會睡著……」

薰香對我也具有效果,從剛剛開始就只是想著小憩一下就好,沒有要睡的意思。

我掙扎著想要爬起,闇卻制止了我,抓住我的手環住我的腰,將我拉回他溫暖的懷抱。

「沒差吧……就這樣陪我睡,不是很好嗎?」

闇如此說道,同一時間感覺到無比熟悉的力量纏繞在我身上,不帶任何惡意的親近我。

「今晚不用守著,營地不會出現魔物。就算真的出現了,我也會第一時間解決,保護妳。」闇的嗓音低沉而溫和,隱隱有著勸誘甚至可以說是魅惑的意味。

如果我跟闇都睡死了到底怎麼可能……

沒能即時釐清那股異樣,墨鏡就被取下,衣物也在迷糊中被更換成睡衣,變得有些無法思考,彷彿可以將所有事情的決定權交給對方。

是闇之力嗎……

無法抵抗,殘存的思考在想到這件事後還是義無反顧地沉溺在影響中。

簡直本能地依戀著闇的碰觸,那份力量感的純粹,對於曾被女神附身過的我有著極大的吸引力,但真正讓我淪陷的是其中夾雜的情感。

壓過自身,不在乎支付任何代價,極致想給予他人的好與溫柔。

不對,並不是想給予除了自己以外的他人。


這份感情有著針對性。

恍然間,我意識到了,對闇來說,不管是他想給予這些美好事物的對象,還是願意讓闇願意繼續留下的主因……

原來,就只剩下我了。



恆音 MO4專區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5)】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五)】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理性知道這樣下去會完蛋,但毫無辦法拯救這樣的自己。

……………………………………………………………………………………


bachikin很怕我想不開的樣子。

她說要帶我回總本山去接受治療,我也直接就答應下來。

我會一路保護好她,跟她回去。

sigkin的死訊,池沼們...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五)】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理性知道這樣下去會完蛋,但毫無辦法拯救這樣的自己。

……………………………………………………………………………………


bachikin很怕我想不開的樣子。

她說要帶我回總本山去接受治療,我也直接就答應下來。

我會一路保護好她,跟她回去。

sigkin的死訊,池沼們都有資格知道。

然後……

好像沒有然後了……

我可以期待他們之中有誰會覺得我是什麼惡魔,將我公開處刑或是伺機作掉嗎?

……不可能,這假設的機率無限接近於零。

sigkin有一群非常好的朋友,之前的一次會面,面對似是而非的友人,他們還是友善待我,當自己人看。

bachikin更是如此。

她在帳篷裡幫我換藥時會有點擔心是否弄痛我地一再詢問,而我總是果斷的搖頭。


我完全無法感覺到身體是否在痛。

sigkin當時也是這樣的感覺吧?

因為內心遠比肉體所承受的痛苦還要痛上好幾千萬倍。

最後一次對話我到底是跟他說了什麼?

我想不起來,也不願去回想。

想起來應該只會使我更痛苦、更想尋死。

千萬個如果也換不回的思考沒意義,失去生存意義的我也同樣地沒有意義。

不過,最起碼我還會聽bachikin的話。

我在乎她,也欠她太多了。

她叫我不要想太多,一切都等先回家,待我康復了再說。

我也就盡量不想那麼多了,然而當下不免疑惑自己並沒有家。

一個殺人犯還有能稱之為家的地方?

如果有,那大概也是sigkin的而不是我的。

反正,我是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也不想再有什麼了。



恆音 MO4專區

分支結局【永眠的你(4)】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4)】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都給我哭qqqqqqqq

…………………………………………………………………………………


…………

sigkin……死了……?

…………

我,還是來遲了嗎?

…………

沒辦法細思這件事情而難過,當務之急是救助眼前的池沼。

還好他舌頭咬傷一點就昏過去了,不深的傷口淋上藥水後很...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4)】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都給我哭qqqqqqqq

…………………………………………………………………………………


…………

sigkin……死了……?

…………

我,還是來遲了嗎?

…………

沒辦法細思這件事情而難過,當務之急是救助眼前的池沼。

還好他舌頭咬傷一點就昏過去了,不深的傷口淋上藥水後很快就癒合,主要是身體的狀況不太樂觀。

過弱的呼吸、沉重的黑眼圈,臉色差到使人難受,比我上次見到時又憔悴得太多太多了,瘦弱到剩皮包骨。

用簡短的時間判斷情況後,緊急拿出各種藥物跟器具酌收調製。

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活下去……!!!

我不要、不要……你以那樣子死掉!!!

眼淚一直不由自主落下,調配時每隔幾秒就用手臂使力擦著臉,就怕不慎落入藥水裡就有調配失敗的可能。

不管是外用還是內服都弄好後,將藥用繃帶一層又一層的纏著他的全身,帶有恢復效果藥水也先是灌了下去。

但還是很虛弱,我所能做的全是應急處理,這裡沒有更好的醫療資源,sigma的身體早晚會不堪負荷。

「一起回總本山吧?bachi.」

………………………………………………………………………

這樣一定很不舒服吧?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必須……

嘴裡被塞入白布,手則是一圈又一圈的繩子綑好。

一直以來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很想知道。

但比起那些事,我現在更想要你活下來,跟我保證不要再做那樣的事……

不要以那種形式放棄自己的生命……

sigma昏過去有快半天了,睡夢中流了很多汗,顯得很難受,我只好多次用溫毛巾幫他擦臉,希望多少能讓他好受些。

然後,他睜開了眼。

看到這一幕,開心與恐懼油然升起。樂於見到他清醒過來,卻又害怕他下意識會去傷害自己。

sigma眨眨眼,看了我一眼再看向無法自如行動的雙手。

緊接著,繩子上頭一道黑光閃過並隨之斷裂,我也開始緊張起來。

正想著要不要先把sigma先壓制住再說,他突然感到不適的將頭轉到一邊的地上,扯開嘴裡的布。

他朝一邊的地板咳出好幾口血,上氣不接下氣,神情彷彿快昏死過去,我也頓時感到全身發涼、無話可說。

迅速瞄了一眼被丟到一旁的白布,發現上頭也浸滿了紅,我也事不宜遲的上前幫他擦掉嘴角的血痕。

而我這一靠近才發現,sigma的眼睛不知何時覆上層迷霧,依稀能聽到他小聲地喃唸說著:「……sigkin…對不……對不起……我……讓你……」

「噓……噓!已經夠了喔,沒事的 bachi. 全部都沒關係!…… bachi.」

我安慰著他,sigma卻好像聽不到我說話一般,濃厚的悲傷充斥著他,竟自顧自地哭起來,落下來的也並非純粹的眼淚。

「都是我太無能了……我從來都不該活著……不該存在過……」

飽含著最深的懊悔與悲傷,血淚盈滿sigma的眼眶並不斷地落下,我也終於克制不住的跟著大哭了起來。

「沒關係!這些事全部沒關係!bachi.」我緊緊的抱住他,大把眼淚落下來,有些岔氣一邊喊道。

已經夠了!夠了!!!

不要這樣去責怪自己!!!不要這麼的痛苦!!!

「我好抱歉、好抱歉……好想死、好痛苦……對、對不起……」

「對不起……」

這之後,我的記憶有些模糊了。

好像只是不斷出聲安撫sigma,一邊努力將他泉湧而出的血淚擦掉。

大概是哭累到睡著了。

身上的被子可能是sigma拿過來的也說不定,畢竟我到後期好像累到沒有餘力去想到拿被子來蓋。

反觀sigma也睡著了,但他還是在流淚跟出汗,好像不曾想過放過自己一般,每時每刻責難著自己。

這樣是不行的,他會撐不下去。

為了這樣的他,我調配出睡眠效果有些過重的薰香。

想要他就這麼睡得再沉一點,沉到不會拿罪惡感去壓迫自己,不然好不起來,休息也等於沒休息過。

儘管,這樣每天返鄉的移動距離會縮短,這才是最好的方式。

就算sigkin真的不在了…………

但我,至少還是能救到你吧?


CHEN這裡是漁島

「影視重工_好勢計畫 」出鏡:杨炜琪 攝影:漁島

「影視重工_好勢計畫 」出鏡:杨炜琪 攝影:漁島

CHEN這裡是漁島

「影視重工_重啓計畫正片」

  攝影/燈光/後期:漁島 出鏡:九月

—————————————————

「影視重工」寫真 視頻 旅拍 

   商業片 網紅拍攝-合作私信

「影視重工_重啓計畫正片」

  攝影/燈光/後期:漁島 出鏡:九月

—————————————————

「影視重工」寫真 視頻 旅拍 

   商業片 網紅拍攝-合作私信

恆音 MO4專區

分支結局【永眠的你(3)】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3)】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跟本篇不一樣,闇沒有得到「普通幸福的日常」

…………………………………………………………………………………

擁有意識的同時伴隨而來的是強烈的痛楚。

知道自身還活著的痛楚,明瞭已是隻身一人的痛楚。

「醒了嗎?bachi」

順著聲音來源往上瞧卻完全看不清楚,昏暗的黃光配著...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bachikin X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3)】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跟本篇不一樣,闇沒有得到「普通幸福的日常」

…………………………………………………………………………………

擁有意識的同時伴隨而來的是強烈的痛楚。

知道自身還活著的痛楚,明瞭已是隻身一人的痛楚。

「醒了嗎?bachi」

順著聲音來源往上瞧卻完全看不清楚,昏暗的黃光配著模糊不清的黑影有如色調被弄得混濁的水彩畫。

「來……先喝這個下去喔 bachi.」

瓶子的杯口碰到嘴時,幾乎沒思考的張嘴喝下。

是營養劑的味道,記得不想吃飯的時候也會喝幾瓶了事。

吃飯……上次吃是什麼時候?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不記得了……

而且周遭這是什麼香味……?讓人好想睡……

「會想睡吧?就再多睡一點…… bachi.」

「先睡下去對你來說比較好 bachi.」

bachikin徐徐的勸誘道,一邊說一邊輕柔的觸碰我,從沒體驗過的溫柔對待過於讓人安心。

「會待在你身邊喔…… bachi.」

是嗎?會待在我身邊……

闔上眼陷入了黑暗之中,直到很久之後才知道這不過是第一次的循環。

之後無論任何時候睜眼,那股香味一直如影隨形的伴著我,總是讓人昏昏欲睡。

醒來時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攝取藥水,大部分時候是熟悉藥水,體力瓶或是營養劑,少部分時候是味道全然陌生、不知作用為何的陌生藥水。

因為餵我的人一直是bachikin所以無所謂,就算知道她是拿毒藥過來給我,我也會照常喝下。

能被她如此照顧著,感受到她的碰觸……大概能稱之為墮落的喜歡上這樣的生活。

反正大部分時間都在睡,就像死亡了一樣……而不長的清醒時間又能沈溺在他人給予的溫柔裡。

即便,知道這樣的夢一定會醒。

「不打算讓我繼續睡了嗎?」站在正在搗弄柴火的bachikin旁邊,我開口向她詢問道。

「怎麼直接出來了?bachi. 外面很冷喔!bachi. 」

bachikin睜大眼,不由分說的把我帶回了帳篷內。身子被套上幾件厚衣跟羽絨外套,好似怕我穿不暖似給我戴上了毛巾、手套。

「稍微等一下,外面剛下過雨,火柴有點濕不太好燃呢 bachi」

我坐在一邊木頭上,看bachikin搓著手試著用打火石起火卻接連不斷的失敗。

看她那雙因顫抖著寒冷的手,我嘆了口氣。

「………交給我。」

「欸?」

把bachkin帶到一邊後,朝著木柴堆打了一個響指,普通的火焰自木頭上燃起,噼啪作響。

「好厲害……什麼時候學會這招了? bachi.」

「…………有人教就會了。」

雖然事實是只要看過一次自然就會了。

bachikin有些興奮的微笑說:「下次也教教我吧?bachi.」

我應諾下來的點點頭,默不作聲。

火焰順利燃起後,bachikin簡單用木架架高鍋子,裡頭的水煮開後放入食材跟調味料,煮起熱湯。

大概是很久沒正常吃飯了,鍋子裡頭傳出的香味意外很誘人。

「很燙,盡量先吹涼再喝喔 bachi」

bachikin面帶微笑的給我盛了一大碗湯,注視碗裡被切成塊狀而上下浮動的馬鈴薯與蘿蔔,湯的色澤看上去很不錯。

嚐起來也真的……很美味。

這些sigkin也本該能嚐到……

但他不會醒了……再也不會醒了。

而我……也不想醒。

我的身子突然晃了一下,起初以為是吃下的料理又被放了什麼,等等又要睡過去,隨後定睛一看……

「我煮很多喔……再多吃幾碗好不好?bachi.」

bachikin抱住了我,本來在手上的碗跟湯匙被放置到一邊,不知道她眼中的我看上去如何,一臉的擔憂快要滿溢而出。

「……嗯,很好吃。我要多吃點。」我下意識地如此說道,聲音平坦得如同直線

我不想讓她擔心。



恆音 MO4專區

分支結局【永眠的你(1)】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1)】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感謝麥麥提供的多結局建議,我會讓大家超悲傷……咳,我是說糧吃好吃滿👌

……………………………………………………………………………………

「這樣就好了……這樣的話我也……」

不管怎樣都好了……

已經不管怎麼叫sigkin,他都不會醒來了。

繩子繞過梁柱直直的垂下,圍成圈的繩子套在脖子上很是牢靠。

仔細想想,sigkin...

【闇的sigma分支結局】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闇的sigma分支結局【永眠的你(1)】


【分歧】

bachikin沒能在第五次相逢早點遇到sigkin

sigkin沒能良好抒發自身情緒,變得更為抑鬱


恆音的話:感謝麥麥提供的多結局建議,我會讓大家超悲傷……咳,我是說糧吃好吃滿👌

……………………………………………………………………………………

「這樣就好了……這樣的話我也……」

不管怎樣都好了……

已經不管怎麼叫sigkin,他都不會醒來了。

繩子繞過梁柱直直的垂下,圍成圈的繩子套在脖子上很是牢靠。

仔細想想,sigkin從某段時間起本來就很少說話的甚至更少說話了。

唯獨不變的是他總是盡量對擔心著他的我展露微笑,想讓我安心相信他能撐下去。

而我竟然愚蠢的去相信了。

相信他為了安慰我所製造的假象。

而他在跟往常無異的一日睡下去後沒能再醒來。

無論用什麼方法都沒能奏效,無論如何哭喊皆是無用。

我的計劃失敗了……我高估sigkin能忍受的時間。

就結論來說,我跟他都不會毀滅世界。

sigkin是踏進【闇】最深沉的一面,深沉無底的絕望能剝奪活著的五感,讓他與廢人無異。

沒有哭喊、沒有悲傷,只有死寂。

雖然活著,但從是否擁有自我意識上的定義來說等同於死去。

而我,也將伴隨他而去。

「一起走吧……sigkin……」


恆音 MO4專區

闇的sigma番外 【額外記憶 下】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

闇的sigma 番外篇【額外記憶 上】


恆音的話:闇也不是一直做對每件事,但有些事他必須拒絕去做。

……………………………………………………………………………………


【我拒絕,我是不會答應的。】

「…………」

【sigkin……你要搞清楚一件事。】

【我的誕生是為了保護你。沒有你,剩我也活不成……】

「…………」

「你這話,是在騙人的吧……」

這是只有經常說謊的自己才聽得出來,自己說謊的起手詞。

說完後,我虛弱一笑地看向他,闇的眼神明顯動搖了。

他一把將我從地面扯起,顯得格外冷靜地在憤怒...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

闇的sigma 番外篇【額外記憶 上】


恆音的話:闇也不是一直做對每件事,但有些事他必須拒絕去做。

……………………………………………………………………………………


【我拒絕,我是不會答應的。】

「…………」

【sigkin……你要搞清楚一件事。】

【我的誕生是為了保護你。沒有你,剩我也活不成……】

「…………」

「你這話,是在騙人的吧……」

這是只有經常說謊的自己才聽得出來,自己說謊的起手詞。

說完後,我虛弱一笑地看向他,闇的眼神明顯動搖了。

他一把將我從地面扯起,顯得格外冷靜地在憤怒著。

【sigkin……】

【不管你是由於任何原因死去,我也不打算繼續留下……!】

【我永遠不可能代替你的存在,也不是讓你死亡時無後顧之憂的後手。】

【別看著死亡,你只有活下去的道路……】

「…………」

「就算……我生不如死?」

【…………】

【……沒錯,即使是這樣。】

闇放開了我,改成將我抱在懷裡安撫。

【活下去,才有希望。】

「…………」

希望啊……多麼美好而奢侈的詞彙。

我蜷縮著身體,面無表情地任由眼淚從空洞的眼裡不斷涌出。

闇的話也不過……

在對我而言一片漆黑的未來裡……

又增添幾分的絕望罷了。

恆音 MO4專區

闇的sigma番外 【額外記憶 上】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

闇的sigma 番外篇【額外記憶 上】


恆音的話:屬於sigkin的片段記憶~~

……………………………………………………………………………………


每次躺在床上就會自動想像成躺在一口棺材裡,不過棺材的意義對池沼來說也不大。

畢竟人類死亡後還會留下遺體,然而池沼真正死亡時,身體會化為光點消散在空中。

所以池沼在不知名的地方死了也不會有人知道。

什麼都不會留下。

那……

有需要先為自己做個墳墓嗎?

…………

……還是不了。如果跟闇提這個想法或跑去做這種事被知道,他一定會爆氣吧。

啊……但...

【MO4】【Marikinonline4】

 【sigkin/闇 】

闇的sigma 番外篇【額外記憶 上】


恆音的話:屬於sigkin的片段記憶~~

……………………………………………………………………………………


每次躺在床上就會自動想像成躺在一口棺材裡,不過棺材的意義對池沼來說也不大。

畢竟人類死亡後還會留下遺體,然而池沼真正死亡時,身體會化為光點消散在空中。

所以池沼在不知名的地方死了也不會有人知道。

什麼都不會留下。

那……

有需要先為自己做個墳墓嗎?

…………

……還是不了。如果跟闇提這個想法或跑去做這種事被知道,他一定會爆氣吧。

啊……但搞不好預先做成了,bachikin就會以為我真的死了,再也不會追過來也說不定。

然後她就會死心了吧?

之後就再也沒人會找我了……

…………

突然,感覺那不是什麼好想法……

我低下頭……感覺有什麼東西落在手上頭,有些熱熱的。

是水……不對,這是眼淚。

我……在哭嗎?

手遲鈍的摸上自己的臉,一片濕淋淋地,感覺不是很好。

明明此刻什麼都感覺不到。

為什麼要哭呢?

被眼淚濺到的傷口隱隱作痛,那些出血的地方可以被藥水治好,卻永遠會出現嶄新、難以癒合的傷疤。

是啊,我是知道的。

我跟那些傷疤一樣不可能好。

我只是在等死…………

「闇,我累了。」

【嗯……我知道。】

「我好累好累……我什麼時候能休息?」

【……會說這種話代表你睡得不夠,沒有充分休息。】

「我不想睡……那無法休息,醒著也一樣。」

【…………】

【……如果能讓你感到好受些,你想要我做什麼?】

「……我想要你答應。」


「會代替我活下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