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imone

2009浏览    88参与
爱凤梨头的鹿殿

Tommy ❤️ Simone

致命女人中呼声度最高的cp

T:儿时我对你一见钟情

S:这种小玩意我竟然会戴在手上出门,看来我真的really like u a lot to put this god-awlful thing on❤️

T:钻石是真的,因为我的感情也是真的

S:我不后悔我们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

T:我爱你❤️

S:这话你还会对很多女人说,但我很骄傲我是第一个


不求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

谢谢你,Tommy,让我拥有过一段如此愉快的时光...

Tommy ❤️ Simone

致命女人中呼声度最高的cp

T:儿时我对你一见钟情

S:这种小玩意我竟然会戴在手上出门,看来我真的really like u a lot to put this god-awlful thing on❤️

T:钻石是真的,因为我的感情也是真的

S:我不后悔我们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

T:我爱你❤️

S:这话你还会对很多女人说,但我很骄傲我是第一个


不求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

谢谢你,Tommy,让我拥有过一段如此愉快的时光

我会一直爱着你,Simone,,you know,初恋总是让人印象深刻❤️


爱情可不等人,勇敢地去爱吧

whoever,wherever,whatever





岫
这么晚才看到这部剧 但是能让我...

这么晚才看到这部剧

但是能让我不等待追剧连续一下子看完也是很爽了

最后那个三个人的场景融汇在一起的一段真是吹爆

这三位里最喜欢的就是Simone,为小奶狗的爱情和夫妻的闺蜜情亲情流泪


这么晚才看到这部剧

但是能让我不等待追剧连续一下子看完也是很爽了

最后那个三个人的场景融汇在一起的一段真是吹爆

这三位里最喜欢的就是Simone,为小奶狗的爱情和夫妻的闺蜜情亲情流泪


钱包什么时候可以学会自己生钱

完全不夸张地说,《致命女人》第十集里身穿亮眼红裙跟卡尔一起跳探戈的玉玲女神真是我在三次元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之一,能把人掰弯的那种。看完他们跳舞我唯一的念头就是冲去最近的舞蹈中心报个探戈班。MD以前早就知道探戈很好看,但玲姐和卡尔的这一舞真的是让其升华成一种摄人心魄的艺术了,强烈安利!

“女人的美与她的外貌、年龄、种族无关,只与她的气质、谈吐、内心有关。”这句话在玲姐身上是被诠释的淋漓尽致啊。平心而论她确实长得不怎么漂亮,但没人会否认她的美丽。女人的容颜终会老去,意气风发的西蒙妮也会有坐在轮椅上,无法参加派对的一天,不过没有关系,因为从来不是她需要成为派对的焦点,而是她在哪儿,哪就有一场盛大的派...

完全不夸张地说,《致命女人》第十集里身穿亮眼红裙跟卡尔一起跳探戈的玉玲女神真是我在三次元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之一,能把人掰弯的那种。看完他们跳舞我唯一的念头就是冲去最近的舞蹈中心报个探戈班。MD以前早就知道探戈很好看,但玲姐和卡尔的这一舞真的是让其升华成一种摄人心魄的艺术了,强烈安利!

“女人的美与她的外貌、年龄、种族无关,只与她的气质、谈吐、内心有关。”这句话在玲姐身上是被诠释的淋漓尽致啊。平心而论她确实长得不怎么漂亮,但没人会否认她的美丽。女人的容颜终会老去,意气风发的西蒙妮也会有坐在轮椅上,无法参加派对的一天,不过没有关系,因为从来不是她需要成为派对的焦点,而是她在哪儿,哪就有一场盛大的派对。这种女人永远都会是女王。


但还是要借此文说几句。

不要因为白月光卡尔就对骗婚GAY心软同情啊啊啊啊!!现实中遇到这种人,立刻马上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这句话对罗伯特这种渣男同样成立,伊莱那种还可以观察一下。

总之,不管是哪种类型的渣男,只要遇上了都要壮士断腕,绝对不能拖下去或心软想着给个机会啥的,绝对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小市民,只适合过平平淡淡的小日子。

因为大多数的女人既没有贝丝安的情商和智商,也没有西蒙尼的魄力和心胸,也没有泰勒的精明和能干。

因为大多数的男人既没有罗伯特的钱和颜,也没有卡尔的幽默和善良,也没有伊莱的才华和知错就改。

渣男们一般都是穷和挫,精于算计,啥都不会还死要面子。

受害的女孩很多都会心软或忍耐。

晨曦

Tommy x Simone 胡编乱造向 /1

Simone审视着镜中的自己,红色连衣裙勾勒出纤细的腰,颈部修长如天鹅,波浪大卷柔顺富有光泽,妆容精致,一双丹凤眼一弯便是风情万千,纵然岁月有痕,但是也并不影响她的美丽,反而更多了几分年轻女孩没有的韵味。

“亲爱的,你今天真好看。”Karl为她戴上闪着细碎光芒的项链,“现在更完美了。但你实在不必为一个十五岁小朋友的生日晚宴大费心思。”

“Naomi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举办我自然要费一番心思。”Simone说着检查自己备好的礼物,包装精美,是一款洋气的条纹领带,很适合十五岁的男孩戴。

“更重要的是,今天Dorota也会来。”

“那位穿白色蕾丝蓬蓬裙假装自己十八岁的中年女士?”

“你的记忆...

Simone审视着镜中的自己,红色连衣裙勾勒出纤细的腰,颈部修长如天鹅,波浪大卷柔顺富有光泽,妆容精致,一双丹凤眼一弯便是风情万千,纵然岁月有痕,但是也并不影响她的美丽,反而更多了几分年轻女孩没有的韵味。

“亲爱的,你今天真好看。”Karl为她戴上闪着细碎光芒的项链,“现在更完美了。但你实在不必为一个十五岁小朋友的生日晚宴大费心思。”

“Naomi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举办我自然要费一番心思。”Simone说着检查自己备好的礼物,包装精美,是一款洋气的条纹领带,很适合十五岁的男孩戴。

“更重要的是,今天Dorota也会来。”

“那位穿白色蕾丝蓬蓬裙假装自己十八岁的中年女士?”

“你的记忆力很不错。好了,走吧。”Simone说着挽住Karl的手,两人对视一笑。

Naomi家已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Naomi带着Tommy站在大门处迎接宾客。Tommy已是俊朗少年模样,只是稚气仍在。Naomi妆容得体,笑容如沐春风,不过这个对这个圈子的人来讲,这样的笑容小菜一碟。

Tommy应付着一个一个宾客,终于得空时,皱起眉问Naomi。

“你不是说今天Simone会来吗?”

“没有礼貌,叫Simone阿姨。”

“知道了。她今天会来吧。”

Naomi没注意到儿子的奇怪之处:“会来的,今天早上我刚和Simone通过电话。”

话音刚落,眼前便出现了Simone,人未到,香气已至。

“Simone,你可终于来了,刚刚Tommy还在问你怎么还没来。”Naomi笑着迎上去。

“你今天真漂亮。”Tommy没等Simone回应便开口,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SImone很喜欢Tommy的直白,眉眼一弯:“谢谢赞美,你今天也很好看。”

旋即拿出准备好的礼盒递给Tommy,笑意盈盈:“小Tommy生日快乐,十五岁了,我想你应该会需要一条得体的领带。你看看喜不喜欢,我挑了很久。”

Tommy对小这个修饰词有些不满,但他听闻Simone挑了很久便立刻将小小的不快忘在脑后。只要是她送的,他都喜欢。带着期待拆开盒子,果然是她的风格,很高调但是富有品味,Tommy不假思索表达了喜爱:“谢谢,我很喜欢。”

Naomi一眼便认出礼物价格不菲,声音扬了扬:“这太破费了,他才十五岁。去年你送他的钢笔可也不便宜。这孩子当宝贝似的都舍不得用。”

“价格不重要。毕竟是Naomi你的儿子,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旋即Simone对Tommy眨眨眼:“正好今天你穿的西装和这条领带很搭,你想试试吗。”她虽然气场强大,但身材娇小,穿上高跟鞋刚好和Tommy一样高。

Tommy一时愣住,无从招架突然袭来的香气和Simone放大的笑容,忘记了回答。

”Tommy?“

“好。”他回过神。

Simone伸手解开Tommy的领带递给Naomi,然后取出自己送的领带:“我送的,当然得我亲手戴上。”

Tommy实在被这剧情发展惊到。他心跳加速,站在原地,屏住了呼吸。他们那么近,那么近,近到他可以数清她的睫毛,看到她点缀在眼皮上的亮片。Simone的手也很美,纤长柔嫩,涂着红色的甲油,点缀着碎钻。这双手绕过他的脖子,然后又在他的胸前停住,温柔又灵巧地为他打好领带。

这双手以后在他的梦中出现了无数次。

“好了。”Simone走远了一步,打量着Tommy,“我的眼光真不错。现在Tommy像一位中世纪的小骑士。”

Tommy回过神,心跳仍然很快,受到喜欢的女人的赞美使他勇气倍增,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为您效劳,公主殿下。”

旋即他佯装自然,抬起Simone的手,吻了吻她的手背。

Simone明显被取悦了,笑声愉悦:“Naomi,你儿子长大了以后一定有很多姑娘喜欢。”

Naomi笑起来:“Naomi在学校确实有很多小女孩喜欢,不过他总说她们不好看。这孩子。”

Karl眉头一挑,打趣道:“你们就这样当着我的面调情?”

Simone嗔怪:“Tommy还是未成年,这醋你也吃?”

“您比钻石还璀璨,比珍珠还美丽,我自然要小心看管。”

Tommy撇了撇嘴,你最好小心。

adamlambertt③胖
朋友们,邪教 了解一下? Si...

朋友们,邪教 了解一下?

Simone x Jade

朋友们,邪教 了解一下?

Simone x Jade

K总监

【感想】“I must really like U a lot to wear this god-awful thing”

如果你还没看why women kill,赶紧去看,别废话。

我建议所有有意向结婚、不得不结婚、以及不想结婚的朋友都去看why women kill.

本文谈Simone Grooves(刘玉玲 饰)和Tommy这对儿。

欢迎大家来跟我一起嗑这个CP好嘛!

注意:夹带非常严重的私货


S1E4对我来说最大的泪点大概就是如图这一幕了。

任性美富婆 x 小奶狗这种类型的CP近些年越来越戳我G点。

Simone,艺术时尚界名媛,有钱,巨有钱,刚到40...

【感想】“I must really like U a lot to wear this god-awful thing”

如果你还没看why women kill,赶紧去看,别废话。

我建议所有有意向结婚、不得不结婚、以及不想结婚的朋友都去看why women kill.

本文谈Simone Grooves(刘玉玲 饰)和Tommy这对儿。

欢迎大家来跟我一起嗑这个CP好嘛!

注意:夹带非常严重的私货


S1E4对我来说最大的泪点大概就是如图这一幕了。

任性美富婆 x 小奶狗这种类型的CP近些年越来越戳我G点。

Simone,艺术时尚界名媛,有钱,巨有钱,刚到40岁,已经换了三任丈夫 - 一方面可以解读为婚姻失败,但我个人认为另一种解读是Simone有钱独立所以想离就离,根本不用看丈夫脸色。不爱了不爽了,直接踹。第一任老公酗酒,第二任老公嗑药,第三任老公深柜骗婚。别废话,都给老娘滚。

君不见Simone的现任深柜老公狂吃安眠药想骗取同情,结果Simone潇洒的一巴掌扇过去:你以为寻死就能逃避问题?去NMD!

当然,体面还是要的,面子大过天。这也是Simone身上最深重的枷锁 - 虚荣。因为虚荣,所以无论如何家丑不能外扬。这也是Simone的故事线最核心的矛盾点。


Tommy,Simone的闺蜜Naomi的儿子,年纪轻轻,刚满18,马上准备去上艺术学院。Tommy从13岁开始暗恋Simone,直到18岁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真正接近她。

Tommy爱上Simone的过程我可以脑补很多:

13岁的Tommy在学校并不算受欢迎。父亲早逝,母亲沉迷于社交。他不擅长体育,也不会说漂亮话哄女孩子,他只是沉默,擅长观察,然后默默的用铅笔宣泄情绪。同龄的女孩子吵闹又盛气凌人,他上课开小差画的画会被同班的女孩子扒出来大肆宣扬嘲笑。他讨厌社交。偏偏母亲Naomi一定要强行带他出门。

“去哪?”他西装笔挺,浑身不自在,衣服在穿他。

“Groove家。”Naomi摆弄着自己的戒指,“就是Simone阿姨家。记得吗?”

母亲Naomi反复叮嘱他等下要向Mrs. Groove问好,Tommy心想真无聊,他才不关心Mrs. Groove是谁,他只想趁着母亲没盯着自己的时候偷喝一点酒。结果就在鸡尾酒和暗夜中暧昧的灯光中,Tommy一眼就看到了最亮眼的夫人。她穿着最fancy的礼服,贵气却并不张扬的首饰点缀着她的锁骨,她美得让他自惭形秽。就在这时,Mrs. Groove突然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露出了一个热情的微笑。他就像被从天而降的幸运狠狠砸中,一时间无法呼吸。Mrs. Groove向他走来,高跟鞋咔哒咔哒的踩在大理石地板上,踩在他躁动的心上,踩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绷的裤裆上。Mrs. Groove开口了:“Naomi !”原来Mrs. Groove是在向自己身后的母亲打招呼。Tommy感觉那份幸运突然抽离胸口。Mrs. Groove 突然又说: "瞧瞧你家的帅男孩!我简直要后悔自己没生个男孩子了!" Naomi揶揄:“Simone, 当心Amy听到生气。”Mrs. Groove 向自己举起了高脚杯:“欢迎你,Tommy!”高脚杯在射灯下明晃晃的,他清楚的看到杯沿浅浅的口红印 - 就连那唇印都跟Mrs. Groove本人一样,耀眼却又得体,360度无死角。艺术界的缪斯,时尚界的先锋,Mrs. Groove本尊就在他眼前。

Tommy想给Mrs. Groove设计衣服。想用手触碰Mrs. Groove画像上粗粝的油画颜料凸起。他想象着有一天自己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艺术家,Mrs. Groove发自真心的赞叹他的才华,然后把他介绍给行业内顶尖的大师们。

好了我得刹车了。再写真的就成同人小说了。

接下来我根据剧里的内容来分析一下:

Tommy虽然亲爹死的早,但是家里很有钱。Naomi也炫耀过,丈夫死后给自己留下了巨额财产。跟中国的二代文化不同,Naomi显然并没有给Tommy太多零花钱。18岁的tommy,跟那些普通人家的男孩子一样,贫穷而充满活力。

因为想多接近Mrs. Groove且赚点零花钱,他专程每次都扮演Simone的社交场的服务员。

抓准了Simone情绪最脆弱的时刻安慰她,并且趁机表白。表白很硬核,“There's at least one man who's dying to f*ck you.”“至少有一个男人想干你想得要死了。”霸道又奶气,简单粗暴有效。

经常逡巡在Groove家附近,滑着滑板,嚼着口香糖,估计就是想多看Simone几眼。真的被Simone搭话后,估计他脑子都是恍惚的,把口香糖拿出来一脸茫然惊讶的看着Simone那段是很传神了。

没钱去宾馆,他想办法弄到了餐车,其实仔细观察可以看到他有用心的布置这个mobile sex den (哈哈哈哈这个名字起得真好,Simone是很毒舌了),红色的桌布,点缀的气球和其他的小玩意儿,甚至还有个音乐播放器。正常的餐车上大概不太会有这些东西,我觉得他真的用心布置了这里。

因为Mr. Groove言语上伤及Simone,他出于嫉妒和年轻气盛直接把饭倒在对方腿上。没有什么腹黑和算计,简单粗暴直接。因此丢了工作。

光是床上关系他并不满足,他想要认真的和Simone交往,所以他约Simone出来吃饭。就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吃饭聊天。考虑到前文他丢了工作,经济就更不宽裕了,所以只能去买炸薯条这样比较低端的餐厅(在美国,薯条汉堡之类的餐厅是很低端的,完全不比中国的麦当劳市场定位)。结果Simone裹得像个被狗仔队追踪的明星,搞得跟这种低端餐厅里有人会认出高端社会名媛一样。你说Tommy内心不受伤是不可能的。

Simone问:没人认得出我吧?Tommy回答:连我都认不出你,哪怕我们已经睡过10次了!

瞧瞧!!Tommy连上床的次数都记这么清楚!!!这不是真爱是什么!!

接着Tommy还给Simone买了礼物- 一只swatch表。

我稍微做了一点点考据:剧中的时间是1980,Swatch表恰恰创立于1986年。(btw我是swatch的铁粉...) 因为受众是年轻人,Swatch确实价格比较平民了,七八十刀就能买到。可以想象Tommy作为对艺术和时尚比较敏感的孩子,在发现这个品牌后,觉得它蛮酷的;然后就像任何一个普通的恋爱中的男孩子一样,稍微攒攒钱就能给女朋友买一个小礼物。

Simone什么珠宝首饰没见过?... Swatch她真的没见过。肉眼可见,swatch的青年时尚风格跟她的喜好当然完全不同。她当然拒绝戴上了。不仅拒绝戴上,还忍不住调侃Tommy。“什么,这东西防水吗?那真好,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我的喜悦泪水把它淹死了... ”

Tommy生气走了。

用心挑选的礼物,希望恋人开心,对方不仅拒绝戴上还要出言嘲讽,还拒绝给这段关系下一个定义。Tommy虽然爱,但并不卑微。

我很喜欢这个桥段,因为真实。

Simone和Tommy确实隔着一道巨大的鸿沟:年龄,阅历,财富。这其中任何一样拿出来,其实都非常要命。但Tommy一直非常勇敢的那个。

甚至这次不愉快后,他还专门买花上门道歉。

Simone因为女儿在家+面子作祟(Tommy上门可能直接导致二人关系暴露,破坏Simone的名声,这是她的死穴),直接说“it's over我们结束了分手吧”, 甚至为了圆场把本来tommy送给她的花说成是送给女儿Amy的,Tommy才借势要跟Amy约会让Simone嫉妒。

就连最后认错认怂,Tommy都那么可爱。Simone坐在餐桌旁边,他马上惶恐不安,像个放学后被老师罚留下的孩子,紧张的解释自己不是故意在课堂上捣乱的。

“我好喜欢你。”他说。

就在这一刻,Simone终于给出了回应:她展示了自己手腕上的Swatch,虽然还是揶揄了Tommy- “我一定是太喜欢你了,不然怎么会戴上这种天谴玩意儿。”

这一刻让我感慨良多,甚至直戳泪点。我太懂Simone了。

几年前,我有一次过生日,男朋友说要送我礼物。他那时还没毕业,本来也就没什么钱。我告诉他没关系的,从中国邮过来太贵,不划算。他执意说要送,说已经跟朋友一起挑了很久。我按捺住心中的暗喜,期待礼物到来。我的两个室友也知道了这件事。

UPS敲开我家的门的时候,两个室友刚好都在家。她们都是网购狂魔,而且很喜欢买包。听闻我有新包来了,一起围了过来。结果我当着她们的面拆开了包裹,心里凉了半截。

怎么说呢 - 我身边的女孩子,基本一个包一两百刀起步吧。而我手里这个包,我该怎么说呢 - 我感觉邮费可能都比这个包的价格贵。颜色和款式其实还行,但是做工实在是 - 不堪入目。仿佛是义乌商品城10元批发店的质量。

更尴尬的是什么呢?我的一个室友,拿过了包,开始念包上写着的文字:

“JINGPIN - ”她看着我,“这个字母是‘精品’的意思吗?”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颜面扫地,芒刺在背。

太丢脸了。男朋友送的东西太丢脸了。说心里不难受是不可能的。我念本科的时候出去逛街,一天能刷两千块。我不穷。但是我男朋友很穷。

但是他很爱我啊 - 我拼命安慰着自己。他不懂包包啊。他也不懂女孩子买包的鄙视链啊。他又还没有工作,哪里有什么钱呢。心意都到了,我不应该奢求什么啊。

这一刻,我就像是Simone拿到了Swatch一样。这种廉价的看起来像玩具一样的东西,怎么可能媲美她自己的奢侈珠宝呢?论气质,不符。论价格,不配。论心意... ... 

心意却是无价的。

最后Simone还是戴上了Swatch。

我也还是用上了男朋友送的包。甚至在它劣质的金属挂件坏掉之后,专门找彩色铁丝弯好修补了它。

“I must love you a lot to put this God-awful thing on.”

就跟Tommy一样,我的男朋友爱我爱得莽撞又无畏。

虽然我还不是富婆(我希望我以后是),我也在Simone身上看到了真诚。

毕竟,正如Simone的丈夫所说:

Love is always a risk. and I know it's easy to think that it is easy to lose so why don't I end it now... but the chance for love won't come around everyday.

爱总是冒险。我知道人们很容易觉得既然这么容易失去爱情那还不如早点放手。但是,拥有爱的机会并不是每天都有。

Simone光彩照人,真的会缺人爱她吗?

不过是Tommy最勇敢,敢跨过年龄阅历财富的鸿沟去牵起她的手。

我们可以说这是年轻气盛。

但是这何尝不是爱情最伟大的样子呢?


希望Simone和Tommy能彼此真正爱着,不被世俗所累。

【END】


同好欢迎加群来跟我一起唠why women kill:

企鹅群号:912851572


二月白初

某种场合下的她们(2)

有生之年系列。

本来以为得咕且咕,没想到居然被催更了

我好高兴(bu)

人设完全自己脑补,和官方无关

只有五个姑娘。第二人称视角。

可以接受就开始。

——————————————————

ANGES

各种各样的鬼怪哀嚎着倒地

白光一闪,它们的头颅尽数落地

她轻甩了甩刀刃

却没有把刀收回去

仅是微微侧了下脑袋

瞥向躲在树后的你

你还没有反应过来

她的身形一晃

出现在你的面前

冷淡的声音随之响起

“再有下次,说不定我会一不小心把你杀掉。”


JESSICA

是一个温暖的午后

暖橙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房屋

正好投在她的侧脸上

一向束成双马尾的头发

此刻正凌乱地披散在沙发上

时刻不离手的武器也搁在了一旁

少女酣睡着,纤细稍短的睫毛微颤

搭在腹部的手...

有生之年系列。

本来以为得咕且咕,没想到居然被催更了

我好高兴(bu)

人设完全自己脑补,和官方无关

只有五个姑娘。第二人称视角。

可以接受就开始。

——————————————————

ANGES

各种各样的鬼怪哀嚎着倒地

白光一闪,它们的头颅尽数落地

她轻甩了甩刀刃

却没有把刀收回去

仅是微微侧了下脑袋

瞥向躲在树后的你

你还没有反应过来

她的身形一晃

出现在你的面前

冷淡的声音随之响起

“再有下次,说不定我会一不小心把你杀掉。”


JESSICA

是一个温暖的午后

暖橙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房屋

正好投在她的侧脸上

一向束成双马尾的头发

此刻正凌乱地披散在沙发上

时刻不离手的武器也搁在了一旁

少女酣睡着,纤细稍短的睫毛微颤

搭在腹部的手随着呼吸而起伏着

你抱来一条小毯子盖在她的身上

然后坐在一边

在你没有察觉到时

她似乎笑了一下


ALICE

明明是个萝莉

为什么会有那么可怕的感觉

你看着面前笑得诡异的小姑娘

心里慌得不行

她抱着小熊玩偶

一步一步靠近了你

抬头对你甜甜笑着

说出的话令你毛骨悚然

“姐姐,来和我们两个玩游戏吧?”

“输了的话,就要一直玩下去哦☆”


SIMONE

缪斯十大未解之谜

大概就是她为什么会是恶魔了

恰到好处的温和笑容

谦和有礼,言辞幽默

怎么看都不像是恶魔

为此你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难道因为她肩上有个角的缘故?

你实在是忍不住了

便向她询问

她没有过于惊讶

相反露出了一个笑容

“恶魔善于掩饰。”

“还是说…你想见一见真正的我?”


FERNIE

万圣夜是她的主场

要糖果,恶作剧

她样样在行

加上她的形象

实打实的恶魔

你只要跟着她,必定有糖吃

而且她也看起来并不介意你跟着

满载而归时

你开心地清点着糖果

忽然她幽幽开了口

“你还没有给糖。”

(你吓得糖都掉了x)


BoMar

The Nestas 11

cp这个东西,真是没有最冷只有更冷……


11无心插柳

周末的午后,忙碌了一周的人们惬意地享受着休闲时光,广场和公园熙熙攘攘,商店和咖啡馆门庭若市,只有平日里热热闹闹的学校安详地沉睡着。

此刻,拉齐奥的校园里寂静无声,操场一角的树荫下,几个男孩围成一圈似乎在密谋着什么。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Crespo不情愿地皱着眉,希望他的小队长收回成命。

“四舍五入这就是踢假球了吧……”

Salas绝望地捂着脸,偷偷计算着未成年人涉赌如何量刑。

“那我们得先说好账怎么分……”

Veron已经认命,既然必须要出卖尊严,至少也得卖个好价钱。

“你想教Simone踢球直接教就好了,为...

cp这个东西,真是没有最冷只有更冷……


11无心插柳

周末的午后,忙碌了一周的人们惬意地享受着休闲时光,广场和公园熙熙攘攘,商店和咖啡馆门庭若市,只有平日里热热闹闹的学校安详地沉睡着。

此刻,拉齐奥的校园里寂静无声,操场一角的树荫下,几个男孩围成一圈似乎在密谋着什么。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Crespo不情愿地皱着眉,希望他的小队长收回成命。

“四舍五入这就是踢假球了吧……”

Salas绝望地捂着脸,偷偷计算着未成年人涉赌如何量刑。

“那我们得先说好账怎么分……”

Veron已经认命,既然必须要出卖尊严,至少也得卖个好价钱。

“你想教Simone踢球直接教就好了,为什么要我们一起演戏?”

Stam在脑子里绕了半天,还是没想明白传道受业怎么和坑蒙拐骗扯上了关系。

“难道你不知道有句话叫‘红花也需绿叶配’?”

看着Stam迷茫地摇了摇头,Ale怜爱地抚摸着那颗又白又亮的脑瓜,估计他今年也是毕业无望了。

拉齐奥学校的象征是一只鹰,所以拉齐奥人崇尚勇武粗犷的鹰式作风,对雄性荷尔蒙有着天然的偏爱。从第一回见面收到娃娃的那一刻起,喜当哥的Ale就一直琢磨着如何帮助好弟弟Simone改邪归正重新做男。思来想去觉得变性还是要从足球抓起,于是他以陪玩一个月过家家为代价才说动Simone腾出宝贵的一下午来看他所谓的快乐足球,誓要把Simone培养成伟大的中后卫接班人。

“所以你就牺牲我们衬托你的高大形象?”垂死挣扎。

“我也是为了让Simone彻底领略中后卫的魅力。”理直气壮。

前锋三人组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抱着洋娃娃在椅子上晃荡双腿的男孩,默默留下了屈辱的泪水。

 

Ale的计划很完美,Crespo、Salas和Veron三个各有所长的前锋既可以展示各自的看家本领,也可以表演丰富的进攻套路,当然这些最终都“注定”要被自己超凡脱俗的后卫技术破坏掉,而Stam则在需要时配合Ale上演中卫间的合作战术。

总之攻守双方你来我往场面精彩,Simone由开始的兴趣缺缺到结束时意犹未尽,完全达到了Ale的预期目标。

凯旋归来的Ale冲看呆了的Simone扬了扬下巴:“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足球是不是比过家家有意思多了?”

Simone忙不迭地点头,他把手里的娃娃一扔,抓着Ale的一只胳膊一通摇晃,吵着要学踢球。

Ale欣慰地握住Simone的肩膀:“没问题,我把一身绝学全部传授给你,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组成最强后防线横扫小学联赛,等我上了初中你就是拉齐奥小学部足球队的队长!”

“啊?”Simone不解地看着突然大发宏愿的Ale,有些不好意思地表示:“其实我更想踢前锋。”

“……”

原本蹲在角落里画圈圈的前锋们立刻围到Simone身边,将惨遭嫌弃的小队长一脚踢开,欢天喜地地拉着Simone去一边练球。

“看不出来Mone你很有想法嘛~”

“前锋才是球队的核心,没有进球何谈胜利!”

“集齐我们三人所长包你笑傲整个亚平宁哈哈哈哈……”

Ale看着那阳光下奔跑的背影,落寞地捡起丢在地上的娃娃……

两条麻花辫儿快要编好的时候,Crespo跑过来叫Ale去陪他们练习对抗。

“Mone刚学会一点前锋的基本功,现在正是培养信心的时候,所以嘛……”Crespo给了Ale一个“你懂”的眼神。

“一定要这样吗?”Ale苦恼地揉揉太阳穴。

对方无辜地耸了耸肩:“有句话叫‘红花也需绿叶配’。”

 

Ale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预判全部失败,抢断无一成功,而Simone在三人组的帮助下于踢球的头一天就达成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大四喜。

Ale拼命忍住鼻腔的酸意,心道今日的晚霞真是刺眼……

不过这些也不完全是演技,Ale发现Simone在踢球方面确实很有天分,虽然刚接触足球,传球射门倒是有模有样,假以时日也许真的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前锋。

看来今年的联赛复仇有望了,拉齐奥一定要夺回失落的冠军!

众人被Ale澎湃的心潮感染,也纷纷鸡血上头。

出道即巅峰的Simone很有信心地拍拍自己尚且单薄的胸脯:“拉齐奥的冠军就包在我的身上!”

突然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担忧地看看前锋三人组:“你们也要加强练习啊,连Ale都对付不了,到时候可不要拖我的后腿才好。”

本来还沉浸在复仇成功的喜悦中的Crespo、Salas和Veron,突然在凛冽的秋风中打了一个大大的哆嗦。

Salas:“今天是几号?”

Veron:“10月25号。”

Crespo:“这一天,拉齐奥的前锋被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冰兰绮
来自大伯的爱意~平时弟弟的照片...

来自大伯的爱意~平时弟弟的照片都不赞,侄儿一上镜立马冒泡😂二侄儿实在太可爱啦,能看出因家基因,隔空捏脸😘

来自大伯的爱意~平时弟弟的照片都不赞,侄儿一上镜立马冒泡😂二侄儿实在太可爱啦,能看出因家基因,隔空捏脸😘

懷舊地

捶地的哥哥飆髒話的弟弟

看完9900賽季第11輪拉奇奧對尤文圖斯,古早比賽畫質極渣。


上面能看清人算是不錯了,也有下面這種畫面,讓人深感背號之重要,要不然根本不知道在踢什麼鬼。



零比零平的比賽沒什麼好說的,印象最深的有兩件事,一個下半場開場不久,贊布羅塔傳小胖,小胖一對三搞過兩個後衛一個門將,回傳無人盯防的贊布,贊布面對空門,不知道要自己打門,還是要傳埋伏在旁邊的干花,反正踢歪了,浪費一次絕佳機會,讓干花痛苦的在門前狂捶草地..........

好吧我一直以為『捶地』是一個表示情緒激動的形容詞,沒想到有人會真的去捶........

動圖很大要跑比較久懶得縮小了


看小胖的技術實在賞心悅目,可惜近景...


看完9900賽季第11輪拉奇奧對尤文圖斯,古早比賽畫質極渣。


上面能看清人算是不錯了,也有下面這種畫面,讓人深感背號之重要,要不然根本不知道在踢什麼鬼。



零比零平的比賽沒什麼好說的,印象最深的有兩件事,一個下半場開場不久,贊布羅塔傳小胖,小胖一對三搞過兩個後衛一個門將,回傳無人盯防的贊布,贊布面對空門,不知道要自己打門,還是要傳埋伏在旁邊的干花,反正踢歪了,浪費一次絕佳機會,讓干花痛苦的在門前狂捶草地..........

好吧我一直以為『捶地』是一個表示情緒激動的形容詞,沒想到有人會真的去捶........

動圖很大要跑比較久懶得縮小了



看小胖的技術實在賞心悅目,可惜近景把干花給截掉了。


遠景太糊了看不清,標一下人名,他就在眾人親切的圍觀下激情捶地= =



小因82分鐘換下薩拉斯,上來沒幾分鍾因為對裁判爆粗口領牌下場=口=,蒙特羅和他撞在一起拿到任意球,他對裁判罵了一句「Ma vaffa」,不懂這句話很髒嗎,日文網站是翻成「くそったれ」感覺就混蛋、混帳東西的程度?總之他因此被裁判送了一張紅牌掰掰了。


然後藍鷹小隊長內十三跳出來護著他,追著裁判猛烈抗議。


萌尼楚楚可憐的下場

事情還沒完,等比賽結束後,十三不屈不撓居然繼續追著裁判跑,還有一個從旁邊飄過去的干花



從知名的咬前隊長手指事件,可以看出西蒙尼有時候不是很冷靜,但因為對裁判罵髒話拿牌還是有點好笑,就是太年輕了吧23333

米蘭體育報對這場比賽的標題是「La Lazio si preoccupa, la Juve si accontenta」
尤文客場在奧林匹克拿到一分足夠滿意了,阿爾卑易守難攻下半程在自家作戰相對輕鬆,孰料那場比賽尤文大軍兵敗如山倒,雙前鋒的心電感應斷了一起擺爛,成功奠定了賽季末和冠軍錯身而過的基礎,現在就暫且不說了。


存一下這場比賽的資料

Lazio-Juventus 0-0
LAZIO (4-5-1): Marchegiani; Pancaro, Nesta, Mihajlovic, Favalli; 
Conceicao, Stankovic, Almeyda (Sensini 17' s.t.) , Veron, Mancini
(Boksic 31' s.t.); Salas (S. Inzaghi 37' s.t.) 
(Ballotta, Couto, Lombardo, Gottardi). 
All: Eriksson

退場: S. Inzaghi (審判への暴言) 
警告: Pancaro e Favalli (gioco falloso) 
コーナー: 3
枠内シュート: 2
枠外シュート: 7
ファウル: 23
オフサイド: 4
試合後のドーピング検査: Pancaro e Almeyda

JUVENTUS (3-4-1-2): Rampulla; Ferrara, Montero, Iuliano; Zambrotta, 
Conte, Davids, Pessotto; Zidane; F.Inzaghi, Del Piero (D'Amico,
Birindelli, Tudor, Oliseh, Bachini, Kovacevic, Esnaider). 
All: Ancelotti

退場:なし 
警告:Montero e Ferrara (gioco falloso) 
コーナー: 4
枠内シュート: 5
枠外シュート: 4
ファウル: 14
オフサイド: 2
試合後のドーピング検査:個人のプライバシーのため公表せず。

ARBITRO: Braschi (Prato) 
観客:約65000. チケット購入者 35.425, 収入 2.227.815.000;
年間パス保持者 36.676,今季トータル 1.081.165.722

評分
Lazio:
Marchegiani 6, Pancaro 5.5, Nesta 6, Mihajlovic 6, Favalli 5.5, Conceicao 6, Stankovic 6.5, Almeyda 6 (17' st Sensini), Veron 5.5, Mancini 6 (31' st Boksic), Salas 6 (37' st S.Inzaghi 4). (22 Ballotta, 24 Couto, 17 Gottardi, 16 Lombardo). 
Allenatore: Eriksson 6. 
La stampa:37’ 
Arbitro: Braschi di Prato 6.5
ロスタイム: 1' e 2' 

尤文這邊



安切洛蒂賽後評論
「ラツィオも自分達の試合をした。そして、ユーヴェもやるべきことをやった、いい試合だった。勝利にはつながらなかったが、後半は満足すべき出来だった。とにかく、我々は今良い感じできていると思う。」

是一場好比賽,雖然沒贏但也取得滿意的成績,總之他感覺良好。

Pippo的評論
「俺達は素晴らしいチームだし、今日もそれを証明することができたと思う。ここローマで、俺達のようなプレーをするのは,そう簡単なことじゃないよ。どこが、スクデット争いの強敵かって?全部ともいえるし、どこも恐くないとも言えるね。恐れるのは自分達自身で相手チームじゃない。(ザンブロッタのゴールの失敗について、)かなり頭にきたよ。でも、こういことも試合では良くあることだ。 Gianluca(ザンブロッタ)はいい選手だし、彼のおかげで今シーズンいくつかゴールも上げさせてもらてる。これから先も、もっとチャンスをくれるだろうけどね。」
「Simone? 今日は彼にとってはサイアクだったな。すごく残念だよ。だって、彼がどれほどこの試合に賭けていたか知ってるからね。」

「何が起こったのか良くわからなかったんだ。少なくとも80メートルは離れてたからね。だけど多分その類の言葉をいっちまったんだろうなとは思ったよ。かなり頭に来てたみたいだったから。」
Simoneの怒りは、ピッポと一緒に食事するまで収まらないだろう。ナゼなら、Simoneは「なんとも辛いよ、だってほんとにプレーしたかったんだ。」・・・

前面講我們是一支優秀的團隊barabara,和冷靜過後安慰贊布羅塔球沒進的部份略過,直接跳到弟弟。

「西蒙尼?今天對他來說太慘了,我非常遺憾,因為我知道他為了這場比賽賭上了多少。」
「我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我在場上距離他們至少有80米遠,但我想就是罵了那些詞吧,他看起相當生氣。」
西蒙尼的憤怒在和Pippo一起吃飯之前不會平息。
「なんとも辛いよ、だってほんとにプレーしたかったんだ。」說的好委屈><


藍鷹那邊的人也跳出來為萌尼說話,覺得裁判太玻璃心

曼奇尼
「那個裁判也太急躁了吧。」

內斯塔
「讓西蒙尼因扎吉退場是不合適的,每週每場比賽都會有人爆粗,差別只在於有沒有被大眾聽到,希望大家都能理解,我們在場上總是竭盡全力。」
懷舊地

一手獎盃一手嬌妻愛子

人生贏家西萌尼

下一站去哪裡呢

奪冠慶祝本來想聽聽看有沒有家傳歌聲,但老婆聲音大他的聽不出來233

哥哥和侄子有去看決賽,但結束後就不見蹤影(可能沒被拍到

一手獎盃一手嬌妻愛子

人生贏家西萌尼

下一站去哪裡呢

奪冠慶祝本來想聽聽看有沒有家傳歌聲,但老婆聲音大他的聽不出來233

哥哥和侄子有去看決賽,但結束後就不見蹤影(可能沒被拍到

BoMar

The Nestas 5

为了某个槑槑的脑洞圆梦的一更XD


5天降大任

从小跟着姐姐一起长大的Ale一直很想有一个兄弟,虽然Sandra也可以算是半个哥哥(?)但年纪渐长后,Ale更希望能有一个弟弟让自己领导和保护,而Simone的出现终于让他梦想成真。

自从和Simone约定一起上下学,Ale就像真的长出了一条小尾巴。六年级的教室在二楼五年级的在三楼,早上Simone会跟到Ale教室门口,和他告别再上楼去;下午一放学Simone就立刻跑下来找他,如果Ale还没出来,他就在走廊里安静地等着。久而久之,Ale的同学们都认识了这个小学弟,女生们有好吃的零食会塞给他一份,他都礼貌地道谢收下;有些喜欢恶作剧的男生经常...

为了某个槑槑的脑洞圆梦的一更XD


5天降大任

从小跟着姐姐一起长大的Ale一直很想有一个兄弟,虽然Sandra也可以算是半个哥哥(?)但年纪渐长后,Ale更希望能有一个弟弟让自己领导和保护,而Simone的出现终于让他梦想成真。

自从和Simone约定一起上下学,Ale就像真的长出了一条小尾巴。六年级的教室在二楼五年级的在三楼,早上Simone会跟到Ale教室门口,和他告别再上楼去;下午一放学Simone就立刻跑下来找他,如果Ale还没出来,他就在走廊里安静地等着。久而久之,Ale的同学们都认识了这个小学弟,女生们有好吃的零食会塞给他一份,他都礼貌地道谢收下;有些喜欢恶作剧的男生经常逗他,看到他害羞脸红才肯罢手,不过这些举动都是善意的,没有人使坏欺负他,因为Ale早就关照过众人这是他的“弟弟”,所以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全班同学的弟弟。

看着Simone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同桌Crespo揶揄到:“Ale你还真是艳福不浅,走了一个漂亮的姐姐又来了一个可爱的弟弟。”

“等我不必和全班最丑的南瓜坐同桌你再恭喜我吧。”

“哦,Ale你可真无情,求得着人家的时候夸人家是宇宙最帅的Hernany,用不上了就骂人家是丑南瓜……”

“那我今天就坏人做到底了,受死吧你!”

Crespo心中暗道不好,企图窜出座位逃生,却撞上刚好路过的Veron被弹了回去,正撞进扑上来的Ale怀里。快被对方的手臂勒到翻白眼儿的时候,幸好班主任Zeman及时出现才暂时保住了小命。

“同学们安静一下,我们的班长Favalli同学由于家长工作调动要转学到别的城市,所以我们需要选出一名新的班长接替他的工作。本着民主的原则,希望有意向的同学能够毛遂自荐,然后全班投票产生最终人选。”

听到这个消息教室里顿时炸了锅。从一年级起Favalli就担任班长,虽然按道理应该每年轮换一次,但是他对班务认真负责,平时又关心同学,在班里威望很高,每次换届都是全票通过,便一直当到了六年级。她要离开的消息来得太突然,大家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去接受一个新的班长,而且Favalli珠玉在前,也没有人有信心能像他做得一样好。

一阵沉默之后,已经从锁喉的痛苦中恢复过来的Crespo第一个举起手,立刻吸引了全班的目光。

“老师,我知道自己做不了班长,不过我想推荐一个符合条件的人选。”

“可以,不过你想推荐的人是?”

“我推荐我的同桌Ale。”

攥住那只在桌下拼命拉扯他衣角的手,Crespo淡定地继续说:“Nesta同学学习成绩优异,运动方面也很出色,虽然年龄比我们小一些,但热心参与班级的各种活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平时与每个人的关系都很融洽,如果他做班长我想大家都会信服的。”

Crespo的陈述完毕,同学们窃窃私语地讨论起来,不一会儿就有人表示支持这个提议并给出了自己的理由。

“Ale是个好人,他从来不拒绝别人的求助。”

“他对待同学很真诚,不会做两面派。”

“而且他还有一个姐……唔”

Negro拼命捂住Salas的嘴,看到Zeman老师疑惑的眼神,急忙补充:“Salas是想说Ale他还解救过一个学弟,是见义勇为的好榜样……”

同学们热火朝天地讨论着Ale的优点,当事人却如坐针毡,尴尬得想要挖个地洞钻进去。不过他心里也涌上一股克制不住的欢喜,以前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居然有这么好。

最终,Ale通过全班投票正式成为了新任班长。他上台发言的时候激动得快要哭出来了,保证自己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

“怎么样,我可以做回帅气的Hernany了吗?”

刚才还一本正经的始作俑者此刻又恢复了一贯的油腔滑调,Ale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他想,自己可能一直都没有真正了解这个同桌。

“谢谢你,Hernany。”

 

放学回家的路上,Ale和Simone分享了这个好消息,Simone也为他高兴。

“正好我有个东西要送给你,就当做贺礼吧。”

Simone在书包的深处掏出一个粉红色的长方形盒子,把它递给了Ale。

Ale好奇地打开盒子一看,里边是一个穿着拉齐奥校服的芭比娃娃。

“上次你救了我之后我一直想着怎么报答你,前几天在商店里看到她的时候我觉得和你很像,就买回来重新剪了一下发型,这套衣服也是我自己缝的,教手工课的老师说我做得不错……”

Simone忽然意识到了他正在自我吹捧,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绞着自己的手指。

Ale仔细瞧瞧娃娃短短的黑卷发和巧克力色的皮肤,承认它们确实和自己有些相像,但是……这个突起的胸部是怎么回事?

“你平时……很喜欢玩这个吗?”

Simone肯定地点点头:“我家里有好多娃娃,你也喜欢的话下次我们一起玩。”

Ale不动声色地按住自己轻轻抽搐的嘴角,在心里盘算着应该多带着Simone参加一些属于男生的游戏,以防这个刚得到的“弟弟”一个不注意就变成“妹妹”。




BoMar

The Nestas 3

万万没想到我有生之年也能实现一日双更……


3 男子汉

拉齐奥学校由小学、初中和高中三部分组成,完美地涵盖了整个基础教育阶段,内部直升的制度十分方便,因此成为不少家长青睐的选择。如果不是Sandra不堪骚扰被迫转学,Nesta家的两个孩子都会在这里读完十二年。

四年以来,Ale每天都是和Sandra一起上学放学,虽然跟在姐姐身边时常会有一些小麻烦,但在这个头一回独行的早晨,他不免有点想念起那个喜欢欺负自己也习惯护着自己、长了女人脸却没有女人味的姐姐了。

Sandra作为校花自然名头响亮,但是弟弟Ale并没有被姐姐遮盖了自己的光芒。他天资聪慧,入学不久就连跳两级,历次考试总在年级前列,...

万万没想到我有生之年也能实现一日双更……


3 男子汉

拉齐奥学校由小学、初中和高中三部分组成,完美地涵盖了整个基础教育阶段,内部直升的制度十分方便,因此成为不少家长青睐的选择。如果不是Sandra不堪骚扰被迫转学,Nesta家的两个孩子都会在这里读完十二年。

四年以来,Ale每天都是和Sandra一起上学放学,虽然跟在姐姐身边时常会有一些小麻烦,但在这个头一回独行的早晨,他不免有点想念起那个喜欢欺负自己也习惯护着自己、长了女人脸却没有女人味的姐姐了。

Sandra作为校花自然名头响亮,但是弟弟Ale并没有被姐姐遮盖了自己的光芒。他天资聪慧,入学不久就连跳两级,历次考试总在年级前列,11岁已经读了六年级,是拉齐奥的一颗希望之星。

Ale刚进教室,就看到同班的Salas和Negro扒着门边儿伸着脖子往自己身后张望。他好奇地转身看看,确定没有带什么尾巴,才莫名其妙地回到座位。

把课本掏出来的时候,那两个人又一脸神秘地凑了过来,小声问他:“Ale,你姐姐她真的转学了吗?”

“是啊,今早她和我一起出发,不过是去米兰的方向了,现在应该也到学校了。”

听到这个回答,他们悲伤地叹了口气。Ale这才想起来,Salas和Negro是地下组织“拉齐奥Sandra后援会”小六年级的分会长,平时姐姐来班里找自己他们总要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如此看来,Sandra转学倒不失为一件好事,起码给自己省去了许多困扰。

“那就请你一定转达我们的遗憾,虽然姐姐去了米兰,但我们对她的爱是不会改变的。Sandra后援会永远是她坚强的后盾!”

看着他们泪光闪闪的诚恳表情,Ale尽管无奈也只好答应照办。

“还有,请帮我把这个交给Sandra,”光头巨人Stam递给Ale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等到明年我一定会去米兰继续支持她。”

Ale道了谢收下,心里却怀疑已经留级两次的Stam明年能不能顺利毕业。

开学第一天的课程很轻松,老师们只是讲了讲新学期的要求,给同学们加油鼓劲儿,祝愿他们顺利度过小学的最后一年升入初中。

下午放学后,不着急写作业的Ale和同学们踢了一场球,他所在的一方以2:0胜出,作为后卫的自己还送出了一次助攻,这让他很是得意。于是散场后他也哼着Sandra常哼的那首歌,在凉爽的晚风中蹦蹦跳跳地往家走。

经过一条巷子时,Ale听到里边隐隐传来压低的咒骂和微弱的啜泣,他好奇地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两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正把一个男孩堵在墙边,一个抓着他的双臂,另一个在他的衣兜里翻来翻去,看样子是在打劫。男孩想逃却动弹不得,又急又怕,泪珠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作为一个正义感十足的男孩子,Ale真想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揍那两个坏蛋。然而他只有一个人对方却有两个,还比自己块头大,而且有Sandra在从来没人敢欺负自己,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打架的经验。

[如果这时候姐姐在就好了……]Ale无比郁闷地想。

那男孩发现了他在往这边看,脸上立刻现出了哀求的神色,闪着泪花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Ale,盼望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能救自己一把。

Ale当然也想做个英雄,但独自面对强敌的恐惧绊住了他的脚步,直到他看见男孩身上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校服时,终于做出了决定。

[你已经11岁了,你已经快到169公分了,你已经可以自己上学放学了,你……

[BE A MAN,ALE!]

他大吼一声,两个少年惊了一下愣在那里,趁着这个空当他跑过去,趁其不备使劲推他们一把,抓住男孩的手飞快逃出了小巷。

狂奔百米之后终于到了人流较多的地方,两个惊魂未定的孩子赶紧停下来歇口气。Ale杵着膝盖喘个不停,男孩直接跌坐在地上,惊吓和奔跑之后,他的腿抖个不停。

Ale蹲下去帮他揉揉腿,男孩不好意思地小声道谢。

“不客气,你也是拉齐奥的学生?”

“嗯,我叫Simone,在拉齐奥上五年级。”

“那你比我低一届,是我的学弟。”

最后证实二人其实是同龄,只是Ale虚长几天,不过由于Ale的个子高,他看上去还是比Simone大一岁,所以Ale仍然觉得自己算是Simone的哥哥,后者由于目睹了Ale刚刚“神勇”的表现,乖巧地没有表示反对。

Simone已经不哭了,圆润的脸蛋上只剩下几道泪痕,Ale掏出湿巾帮他擦干净。看着他红着眼圈的可怜相,Ale想起包里的巧克力,拿出一颗哄着他吃了下去,甜甜的味道在嘴里化开,Simone终于笑了起来。

Ale坚持把Simone送回了家,发现他家和自己家只隔了一条街,便约好以后每天一起上下学。这样,Simone就不必再担心被欺负,Ale在求学路上也有了新的伙伴。


懷舊地

藍鷹少帥生日快樂!!

托馬索的生日賀圖伯父也出鏡,突然意識到這不是他洗禮那天的圖嗎,就來重溫老照片了


因爸爸當時還好年輕

有點物是人非的感覺,但這對前愛侶現在關係也是挺好的


時光荏苒,回到18年後,

托馬索另一張賀圖,真從小和媽同個模子印出來的


親的沒完的生日派對



以及哥哥的祝福(請忽略IG自帶的囧翻譯



藍鷹少帥生日快樂!!

托馬索的生日賀圖伯父也出鏡,突然意識到這不是他洗禮那天的圖嗎,就來重溫老照片了




因爸爸當時還好年輕


有點物是人非的感覺,但這對前愛侶現在關係也是挺好的


時光荏苒,回到18年後,

托馬索另一張賀圖,真從小和媽同個模子印出來的


親的沒完的生日派對




以及哥哥的祝福(請忽略IG自帶的囧翻譯



懷舊地

SKY Sport 04年的意甲海報

找一群球星和象徵足球/球迷的大叔大爺花前月下談情說愛ww

廣告詞「If you love football,football loves you」

參演球星分別是米蘭和拉其奧的大小因扎吉、國米的托爾多、羅馬的蒙特拉、尤文圖斯的內德維德

Advertising Agency: Red Cell, Milan
Creative Director: Pino Rozzi/Roberto Battaglia
Copywriter: Riccardo Chadwick
Art Director: Peppe Cirillo
Photographer: Jouk Oosterhof
Year...

SKY Sport 04年的意甲海報

找一群球星和象徵足球/球迷的大叔大爺花前月下談情說愛ww

廣告詞「If you love football,football loves you」

參演球星分別是米蘭和拉其奧的大小因扎吉、國米的托爾多、羅馬的蒙特拉、尤文圖斯的內德維德

Advertising Agency: Red Cell, Milan
Creative Director: Pino Rozzi/Roberto Battaglia
Copywriter: Riccardo Chadwick
Art Director: Peppe Cirillo
Photographer: Jouk Oosterhof
Year: 2004
Shortlist


其實故意用柔焦浪漫愛情電影手法拍廣告影片更好玩,但lofter傳不上來

懷舊地

兄弟德比


因扎吉兄弟,作為球員在意甲第一次兄弟德比是1998年10月4日尤文圖斯對皮亞琴察;作為教練在意甲第一次對決則是2018年12月26日博洛尼亞對上拉齊奧,已經整整20年了!!

平常沒什麼感覺,這兩張圖一對比,就特別能感受到歲月的份量,但其實好像又都沒什麼改變。


昨天比賽沒什麼懸念是弟弟贏,98年的第一次,也沒什懸念是哥哥贏,找不到當年比賽,好在還能重溫集錦

尚在閃耀的雙子星


一直覺得這套皮亞琴察紅球衣很能襯托蒙內美貌


可惜還沒怎麼表現就被換下場


PIPPO射門被撲一臉不爽,好骨感的手



然後是進球,開場8分鐘,小胖自由球,PIPPO輕鬆頂進

邊跑邊招手,叫小隊長過來...



因扎吉兄弟,作為球員在意甲第一次兄弟德比是1998年10月4日尤文圖斯對皮亞琴察;作為教練在意甲第一次對決則是2018年12月26日博洛尼亞對上拉齊奧,已經整整20年了!!

平常沒什麼感覺,這兩張圖一對比,就特別能感受到歲月的份量,但其實好像又都沒什麼改變。


昨天比賽沒什麼懸念是弟弟贏,98年的第一次,也沒什懸念是哥哥贏,找不到當年比賽,好在還能重溫集錦

尚在閃耀的雙子星


一直覺得這套皮亞琴察紅球衣很能襯托蒙內美貌

可惜還沒怎麼表現就被換下場




PIPPO射門被撲一臉不爽,好骨感的手





然後是進球,開場8分鐘,小胖自由球,PIPPO輕鬆頂進

邊跑邊招手,叫小隊長過來抱抱,小胖一躍上樹超可愛,然後兩個人就被一擁而上的隊友揉的亂七八糟


還有一個近一點的鏡頭,握住角旗,癟了癟嘴,等他跳過來,托腰摟脖子是我的萌點



高大胖甜文联盟

魔法梗-28

28

西蒙尼是被一次震动吵醒的,他躺在地上的时候还觉得自己是在家里,但是四肢都泛着疲乏的痛,他皱了皱眉,显然不太舒服,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现在是在因扎吉给他创造的空间里,无光无影无风无雨,无法传递四周任何情况,却又是什么才能让这样的空间都产生了震动?

一瞬间他就知道了答案,然而面对这个答案他却只能苦笑。

哥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他们抬头的时候能看见十二个月亮,每一个月亮其实都是一个世界,连上他现在所在的世界一共有十三个,每一个都是他们共同创造的,在创造的时候他们加入了许多有趣的元素,每个世界都不大一样,世界的存在也各具精彩,而能制造出这么大的冲击力,恐怕因扎吉是直接毁掉了一个世界。...

28

西蒙尼是被一次震动吵醒的,他躺在地上的时候还觉得自己是在家里,但是四肢都泛着疲乏的痛,他皱了皱眉,显然不太舒服,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现在是在因扎吉给他创造的空间里,无光无影无风无雨,无法传递四周任何情况,却又是什么才能让这样的空间都产生了震动?

一瞬间他就知道了答案,然而面对这个答案他却只能苦笑。

哥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他们抬头的时候能看见十二个月亮,每一个月亮其实都是一个世界,连上他现在所在的世界一共有十三个,每一个都是他们共同创造的,在创造的时候他们加入了许多有趣的元素,每个世界都不大一样,世界的存在也各具精彩,而能制造出这么大的冲击力,恐怕因扎吉是直接毁掉了一个世界。

整整一个世界。

西蒙尼不由得颤抖了起来,从心里散发出绝对的冰冷,他从来没见过因扎吉这么生气过,他也第一次对因扎吉是否能原谅自己产生一点怀疑,连因扎吉摔门而去的时候他都只是想因扎吉只要把怒火发泄出来就好了,却没有想到他直接炸掉了一个星球。

紧接着又传来了剧烈的晃动,空间世界被颠倒了,西蒙尼直接从地板摔到了天花板,西蒙尼知道因扎吉又毁灭了第二个世界,他摸到了墙角,让自己蜷缩到那里,他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肚子里一阵叫唤,胃发出尖叫,可他却只能徒劳地安抚着自己的身体,至少三天后他哥哥会给他一杯水的。

他只要在这里活着而已,就在这个时候空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西蒙尼一愣,连忙就要跪起来,然而在他有动作之前已经看见了开门的东西,于是他又舒服地靠了回去,甚至还摇了摇手,示意对方速度快一点。

被因扎吉一手劈开的小草正抱着一大堆薯条和可乐站在空间门外,他并没有走进来,只是把手里的食物都扔了进来。“因扎吉大人不让我进来。”小草可怜兮兮地说道,他长得和原来也不太一样了,以前是一棵草,现在更像是一颗迷你版的树,西蒙尼知道解除了压在他身上沉甸甸地记忆之后,那棵草也恢复成了洪荒神树的模样,只不过他刻意把身体缩小了方便移动而已,小草又连忙表功,气愤填膺地说道,“是我提醒因扎吉大人你快不行了的,要不他根本不会回来。”

“我哥哥只是不适应人类的存在而已。”西蒙尼维护道,勾了勾手指让小草进来,小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来,在黑暗中他的枝叶上便生长出足以照亮整个空间的果实,星星点点光也地布满了他的叶脉,西蒙尼便随手摘下了一颗果实,果实在他手中逐渐熄灭了光芒,变得极具诱惑力,西蒙尼啃了几口,觉得比小草捧来的那堆薯条可乐都更好吃。

“可因扎吉大人还杀死了我女朋友的同胞姐妹。”小草差点就又要哭出来,西蒙尼已经摘下了第二颗咀嚼着,“幸好女朋友不知道我是因扎吉大人造的,否则一定会悔婚的。”

“我觉得你还是躲起来比较好,等我哥哥正常了一定会好好收拾你的。”西蒙尼真诚的建议道,一边想起来因扎吉对小草和他以为的小草制作者无数次的指责和批判,“你知道你害他丢了多大的人吗?”

小草立刻往自己的嘴上贴了胶带,保证自己之后一句话都不说了,西蒙尼伸手把他的胶带撕下来了,“自欺欺人是没有用的,我以为你恢复力量之后会不一样。”

小草高举双手,表示自己原来是什么样子现在依然是什么样子,千秋万代不改初心。

西蒙尼直接笑了起来,他以前没发现小草这么有搞笑天赋。“所以你又为什么杀死因扎吉大人,要做之后的这些事情?”小草又不依不饶地问道,西蒙尼刚给他做了一个息声的动作,却突然传来了第三次震动,小草用枝叶紧紧地把西蒙尼包裹了起来,以免他在撞击到地板上——这一次,整个空间转了一千八百度才停下来,西蒙尼的脸色看起来难过极了,可小草却还继续着他的问题,他把西蒙尼又放回到了地板上,“您又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人类呢?”

“我也不愿意啊。”西蒙尼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我还想过骗哥哥,告诉他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人类,这样他就只会把愤怒发泄到我身上,比起来别的,我倒宁愿他只来惩罚我。”他伸出手,小草就体贴地把枝叶安顺地放在他的掌心,“可我哥哥那么聪明,他总会明白这一切的,到那个时候他便会明白他被欺骗,而比欺骗更可怕的则是我侮辱了他,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小草一知半解地听着,却并没有提问,反而继续说道,“对了因扎吉大人把您做的人偶都破坏了。”

西蒙尼微微一愣,他的声音里总有一种令人镇定的魔力,哪怕在这个时候他仍然在安抚着小草,“没关系,那些是当初我怕自己死了,哥哥太过孤独而制造出来代替我陪他的,但他一定分辨得出来,所以那些家伙也没什么用,我在完成这一切的时候定的唯一底线就是我不能死,否则哥哥永生永世也不会原谅我。”

西蒙尼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他又想到了一点新的内容,“更何况对于哥哥来说,此时此刻的我和人偶也没什么差别,无非是保留了完整的记忆,身体却是令他陌生的,无论如何,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西蒙尼·因扎吉都已经死了。”

小草突然就哭了出来,他是一个不擅长掩盖自己感情的生物,当他感到悲伤的时候他的眼泪就会拼命地往外流,他的躯干突然增长,给了西蒙尼一个彻底的拥抱,“您还活着,我看见您的第一眼就知道。”他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因扎吉大人还到了您家里,把家的存在也抹去了。”

西蒙尼拍了拍小草,挠了挠他的树干,就像是在逗宠物一样,主动安慰着小草,“罪人是不需要家的,我是哥哥的囚徒,他会决定我未来怎么样度过,恐怕这件事之后他不会再同意我一个人呆着了,这是我应得的。”西蒙尼又补充了一句,“反正我也回不去了。”

“那你以后怎么办?”小草关切地问道,他又用自己的叶子自己变成的丝,密密地缠下来,织成了一层厚厚的被褥。

“听我哥的。”这句话倒是毫不犹豫,西蒙尼笑了笑,“说不定会在这里住上一辈子呢。”

“那你的小情人们已经会想死你。”小草也变得忧伤了起来,“我女朋友见不到你肯定不会和我结婚的,它还说要请您为我们主持婚礼。”

“那你去求我哥哥呀。”西蒙尼的嘴角扬得更高了,“你是他制造的,他肯定会对你好的,看在你的面子上说不定也会早点原谅我呢。”

小草似乎被西蒙尼说服了,又还是有点不确定,只将信将疑地看着西蒙尼,西蒙尼便对他挥了挥手,想把被褥还给小草,又想了想,还是把被褥留下了——一味的装可怜只会留下适得其反的效果,他太了解他哥哥了,就像他哥哥是那么的了解他。“赶紧走吧,哥哥快回来了。”

“我陪你。”小草立刻说道。

“去陪我哥哥吧。”西蒙尼想了想,最终这么说道,“他还在等你,你会缓解他的愤怒的。”

小草仿佛被戳破一般有点吃惊,又有点窘迫地看着西蒙尼,而西蒙尼只是开心地笑了起来,“我知道是哥哥让你来的,要不你哪里敢踏进这个地方。”

 

小草找到因扎吉的时候因扎吉已经从月亮上回来了,天上只剩下九个月亮,血色似乎更浓厚了一点,经历过刚刚天旋地转的打击之后,整个星球都安静了许多,因扎吉正坐在人类最后根据的废墟旁的悬崖之上,脚下是通向地核的万丈深渊。他一动不动地坐着,挥挥手指就可以毁灭整个星球,整个人类也将和星球一同步入死亡,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动,只是坐在那里。小草本来想往常那样只是窜到因扎吉背上给他个惊喜,但是快要到的时候却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在离因扎吉一个固有的距离上停了下来,仅仅只是背影便有一种创世神无法亵渎的权威。他弯了弯腰,算是行了个礼。“因扎吉大人。”他用特有的尖锐嗓音喊着,因扎吉似乎才看到他,抬手示意他过来,在长达十二天的无尽杀戮之后他看起来已经没有开始的那种愤怒了,至少表面上已经相当平静了。但小草仍然抖了一下,才颤悠悠地走到了因扎吉面面前,又鞠了个躬。

“蒙尼怎么说?”因扎吉的声音里没有什么波澜,自从因扎吉醒来之后,太阳已经二十天没有升起来了,原本因为因扎吉离开而逐渐褪去的黑雾又再一次浓厚了起来,小草的四肢肉见可见地枯萎了下去,他只能尽量把自己缩减到最小。“西蒙尼大人一切都好,他说您可以决定他以后怎么度过,他以后都会听您的。”

这句话似乎有点出乎因扎吉的预料,他的手颤了颤,眼睛转了转,在思考什么,随后他又继续问道,“让我看看他好吗?”

小草并没有反对的权利,甚至他根本不觉得因扎吉需要经过他的同意,但是他仍然点了点头,这之后因扎吉才摊开手,让小草蹦了上来,紧接着就传来了西蒙尼和小草对话的影像,因扎吉看见小草抱着一大堆可乐和薯片的时候眉头显而易见的皱了皱,小草立刻感到了紧张。“我以为西蒙尼大人爱吃的!”他飞快地为自己辩解道,才想起来西蒙尼就吃了几颗自己结的果子,那些薯片他连碰都没碰。因扎吉压根没理他,只是继续往下看着影像,当西蒙尼说出来唯一的底线的时候因扎吉眼睛里闪现了一丝安慰,而他当又怀疑自己会把他当成玩偶的时候眉头又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十岁的西蒙尼已经拥有了神的思想,但是在因扎吉眼里却仍是无助的少年模样。

西蒙尼·因扎吉已经死了,但是因扎吉毫不怀疑眼前的人是他弟弟。

然而他的弟弟却仍旧在怀疑他的信心。

创世神没由来地叹了一口气,他觉得他们之间需要谈一谈,或者说,在一千年前他们就需要谈一谈了,他至今不明白西蒙尼为什么会选择这样做,而做成这一切之后,西蒙尼也始终是一副罪人的姿态,安静地等待自己处罚。他甚至早自己一步,就已经剥夺了他自己的全部能力,他在示弱,用一种极其示软弱的姿态向自己承诺,从此之后无论多少世纪,他都再也没有背叛的能力了。

可是为什么。

事情本不应该是这样,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又有什么是西蒙尼不能同他说的?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兄弟的关系已经破裂成这样了吗?无论在空间里被关上多久,西蒙尼也是不会悔过的,因扎吉叹了口气,他知道现在由他主导,他必须先迈出这一步,而哪怕蒙尼已经不爱了他,他也始终爱着此生唯一血脉相连的弟弟。

“你在害怕我吗?”因扎吉突然问道,小草本能地摇了摇头,想了想却又点了点头。

因扎吉站了起来,他的背后是雾气缭绕之中的九轮血月,悬崖之下的残骸深不见底,再远处是广阔的大地,那里不时传来捕猎的嚎叫,人类偷生在世界的一角,连哭声都无法传递。“可蒙尼不应该害怕我。”他自言自语地说道。

小草突然鼓足了勇气,第一次在因扎吉没有发问的时候就主动开了口,“西蒙尼大人从来不害怕您,他只是害怕您无法原谅他!”

因扎吉愣了一下,破天荒地扭过头,仿佛不认识那颗小草了,“这是你出生以来说的唯一一句动听的。”说完因扎吉又把头扭了过去,声音轻的像是要消失在雾里,“只是我原谅他了又能怎么样呢?”

现实中,背叛、隔阂、死亡、轮回、重生,每一件事都已经发生。

 


 


高大胖甜文联盟

魔法梗-27

27

在世界树崩塌的那一刻二十一就知道一切无可挽回了,他甚至顾不上因扎吉兄弟,而是飞快地把消息传递给了政府和一切可以传递的人,贤者们在最绝望的时刻也不会绝望,他们只是想要拯救更多的人,世界树之下的人类将成为最好的饲料,香甜美丽,他们就仿佛初生的婴儿,而他们已经造不出来第二个和第三个世界树了。在那一瞬间人口减少了五分之四,二十一为人类撑开了足以遮蔽一时的结界,其他贤者则杀掠着随处可见的怪物,他们实力是那么强大,但是经过了一千年进化,外界的怪物已经不是他们离开时候的样子了。好在他们的行动十分迅速,几分钟后就找到了几处上古遗迹,他们决定先把人送入遗迹避难。

剩下的全部植物都聚集在了西蒙尼身边,它...

27

在世界树崩塌的那一刻二十一就知道一切无可挽回了,他甚至顾不上因扎吉兄弟,而是飞快地把消息传递给了政府和一切可以传递的人,贤者们在最绝望的时刻也不会绝望,他们只是想要拯救更多的人,世界树之下的人类将成为最好的饲料,香甜美丽,他们就仿佛初生的婴儿,而他们已经造不出来第二个和第三个世界树了。在那一瞬间人口减少了五分之四,二十一为人类撑开了足以遮蔽一时的结界,其他贤者则杀掠着随处可见的怪物,他们实力是那么强大,但是经过了一千年进化,外界的怪物已经不是他们离开时候的样子了。好在他们的行动十分迅速,几分钟后就找到了几处上古遗迹,他们决定先把人送入遗迹避难。

剩下的全部植物都聚集在了西蒙尼身边,它们虽然有神力笼罩,但是它们自出生之日起就一直停留在西蒙尼的家里,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呆过,就算它们自带的土壤能够让他们生存,随之而来的怪物却毫不留情地啃下了它们的根茎树皮,那些怪物的身上长了铠甲巨石,藤蔓根本无法穿过。植物们仍然徒劳地努力着,数以百计的纸条向奔跑过来的怪物进攻着,可他们甚至连铠甲都不能穿透。

西蒙尼呆的那棵树已经发出了恳求的声音,让西蒙尼同它们一起回家,西蒙尼摇了摇头,又重复地说了一遍他给过的答案,“我已经回不去了,那里不再欢迎我。”他的声音悲伤而恳切,他让植物们把因扎吉的身体放在了他旁边,这个时候他只能哀伤的看着因扎吉,但是心里却并没有害怕,他知道因扎吉终究会醒来的,他只是有些担心因扎吉醒来之后的样子。

他所了解的哥哥大概会十分生气吧。西蒙尼忧伤地想着,他不仅仅杀死了因扎吉,从某种意义上讲,他还把因扎吉最亲爱的弟弟也一起杀死了。不过紧接着他又自嘲地笑了起来,人类当的时间长了,坏毛病染了不少。

无论怎么样,因扎吉最后一定会原谅他的,而无论多长时间,他都可以等,他从来不拒绝承认错误。

起初在一片人类之间他们太容易被忽视,但是紧接着人类便在表层消失了,西蒙尼的存在便仿佛被打开了聚光灯,万众瞩目,西蒙尼在植物的包围下气息已经变成了最低,但是仍然被发现了,神色一凛,扔下了什么东西。

怪物们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样的发现让西蒙尼开心地笑了起来,哪怕经过一千年,这些东西竟然还惧怕因扎吉写下的法阵——哪怕这些法阵的力量太过轻微,但是熟悉的感觉仍然他们骨子里惧怕,于是西蒙尼便不慌不忙地仍起了法阵,没有了小草他也无法催动这些法阵,但是法阵本身也足以起到一定效果,一张,一张,又一张,知道最后一张,西蒙尼却有些舍不得扔了,因扎吉一共就为他写过三道可以防御一切的法阵,在因扎吉被吸入贤者之石的时候他用了两张,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张了。

他紧了紧攥住法阵的手,人类的坏毛病,就是太患得患失了。他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下,松了手,最后一道法阵便也落到了地上,发生了一个小小的爆炸,然后变成了灰。他听见植物们发出的哽咽,可是谁也不肯走。他也没办法了,只能侧头看着因扎吉,小声地叹了口气,“哥,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我真的要撑不下去了。”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他看见因扎吉睁开了眼睛!那一双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又仿佛无所不有。

那一瞬横亘千年,在漫长的宇宙史中刻下了重重的标记,西蒙尼从来没想过因扎吉会恰好在这个时间醒来,他也不确定因扎吉有没有听到他的话,他只是像他梦里梦见的那样,像他数百次在心里想过的一样,慢慢地、慢慢地在因扎吉面前跪了下来,西蒙尼低着头,没敢再看他的眼睛,他甚至不愿意去想那双眼睛里藏着什么样的感情,被背叛的愤怒和痛苦,绝望和哀伤,无论如何,他都背叛了他最爱的哥哥,他这一生唯一信奉的神明。

“蒙尼。”他听见他的哥哥喊他的名字,可他只是把头低的更厉害了。

“我的神。”西蒙尼没敢喊因扎吉的名字,也没敢喊哥哥——他怕再一次激怒因扎吉,他只是像因扎吉无数的信奉者那样,跪在地上,用呼唤神明的口吻喊着因扎吉。

作为人类的记忆太过渺小又太过无力,已经那作为人类的十三年记忆挤在了一个角落里,对于真正的因扎吉来说,他的上一刻,刚刚猝不及防的被自己最亲的弟弟捅了个对穿!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西蒙尼,然而他的身体已经被完全修复了,仿佛那一瞬间完全不曾发生过,只有他的记忆告诉他一切真实,而现在,跪在自己面前的已经近乎是一个陌生人了,他的身体里完全没有他们一起活过的亿万年的气息。“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因扎吉声音里有些颤抖,西蒙尼听不出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我可以解释。”西蒙尼立刻回答道。

仿佛早等着这一句,因扎吉又继续说道,“可我不想听。”

仅仅两个人只是在一起,因扎吉身上的力量就无法控制的压了过来,西蒙尼感觉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灼烧地等着,他身体里的器官都仿佛被打乱了,一起在压迫者他的神经,因扎吉无意识发出的力量就足以摧毁作为人类的西蒙尼了。怪物们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但是他们仍旧试探性地攻击着植物,因扎吉所在的树晃了一下,他向下看了一眼,周围的怪物就灭亡了,他又突然问道:“你知道心疼的感觉吗?”

西蒙尼说不出来话,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他的嘴唇开合了好几次,才终于攒足了一旦说话的力量,他说,“对不起。”

“你想要保护人类的话……为什么不和我说。”因扎吉嘴角颤了颤,用自己能够用的最轻柔的声音问道,但是语气里已经隐藏着天大的怒火,“我始终不敢相信……会是你。”

西蒙你觉得自己在一瞬间已经要被杀死了,可是他的神正在问他问题,他不能不回答,他的意志从未屈服,但是肉体却不争气地罢了工,他将指甲狠狠地刺到了肉里,疼痛让他找回了一点力量,“我不是为了人类……我……”

可因扎吉根本不给他辩解的机会,紧接着他们所在周围的树便燃烧了起来,因扎吉知道那是西蒙尼用了很久才浇种出的树,可是他已经无所谓了——某种愤怒驱使着他疯狂地毁灭着,“我太纵容你了。”因扎吉恨恨地说道,西蒙尼总能编出来成百上千个为他好的理由,可他不想知道!他要是听了他就必然会要原谅!必然会可怜!必然会心动!但这并不是西蒙尼杀了他又杀了自己的理由!他从来都不相信自己!

西蒙尼干脆放弃了继续辩解的权利,他只是干脆地低下头,硬撑着身体,不让自己陷入昏迷,“求您惩罚。”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冷笑,紧接着因扎吉就突然飞走了,西蒙尼茫然地抬起头,周围已经没有因扎吉半点气息了,却突然听到了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哀嚎。

是正在进行的杀戮。

因扎吉不舍得用他泄愤——他已经弱小到因扎吉不需要用力气就能杀死了,想必因扎吉也发现了这一点——正疯狂的对这个世界进行着屠杀,百万幽冥算什么,遍地趴着的蝼蚁是什么,来自苍茫的青蛟算什么,这个世界又算什么,因扎吉只是疯狂的屠戮着,大地传来一声又一声的震动声,是所有生灵感受着创世神愤怒的颤抖。

天上的十二轮血月落了下去,黑暗逐渐涌了进来,那些黝黑的雾气带着腐蚀一切的的力量,悄悄弥漫在已经算不上是森林的森林里了,而西蒙尼相信,除了他的森林,这世界上每一片区域也都被黑雾覆盖了,那不是人类可以生存的世界。黑雾浸透了整个世界,攻击着一切可以攻击的人,西蒙尼的身上逐渐被黑暗腐蚀出了伤口,令他痛苦不堪。

西蒙尼想象过无数次因扎吉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回到这个世界上,但是他又觉得那只是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一直觉得那一天是那么的遥远,远到根本不可能实现。然而事实上,当完全相斥的力量灌注在他的身体里的时候,忍受着属性冲撞的痛苦,西蒙尼竟然前所未有的觉得安心,原本因为西蒙尼冲天而起的藤蔓被染上了黑色的痕迹,他们屈服在最纯粹的黑暗中,慢慢枯萎,变成了毫无力量的东西,而西蒙尼就跪在地上,看见黑暗逐渐弥漫,然后侵蚀了整个世界。

他似乎听见东方传来的痛苦哀嚎,他突然想起来在不灭之书里听见的那句预言。

他归来之日,万物无光。

原来在那么早以前,他就已经知道了因扎吉是注定这么回来的。

 

黑暗如同薄雾一般慢慢从西蒙尼的伤口中渗了进去,刺骨的疼痛让他全身都颤抖起来,黑雾似乎有腐蚀一切的能力,他看见自己的伤口开始变大,和黑雾交织在一起,甚至连流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了,如果再这么下去,说不定他就真的要死了。这是这一次,他再也没有让一切重新来过的力量了。

西蒙尼只能躺在地上,用最后的神智望向那片漆黑到什么都看不见的地方,黑暗弥漫过的地方隔绝了所有来自外界的危险,却也同时把西蒙尼逼上了绝路,他周围甚至连最小的草都无法生长,那些细嫩的枝丫仿佛要保护他一般拼命地拱出土壤,又立刻窒息而亡。雾越来越浓,开始有水滴下来,一滴一滴落在西蒙尼的伤口上,立刻就蒸发出一大片烧灼的火焰,西蒙尼的所有器官都在剧烈的疼痛着,要不了多久,他的身体就会彻底腐化,变成一具完全的空壳。

那些他只在故事里听过的,因扎吉特有的杀人方式。

西蒙尼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在他们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免疫了对方的全部攻击,他们就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在他们关系最好的年代,西蒙尼可以自由指挥所有的黑暗,哪怕是在最后的那些年里,西蒙尼也可以自由出入那已经成为绝对禁区的地方,甚至在黑暗中孕育绝不可能的生命。然而现在终究不一样了,他抛弃了自己的身体和曾经的一切,那些黑暗对于现在的他茫然无查,它们分辨不出来他曾经是它们想要保护的对象,更不知道他和它的主人从诞生之初便相互依偎,无法分离。

西蒙尼将手指抬了起来,在地上轻轻写着字,之后他终于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却是用一个微笑的表情,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哼起来小的时候听过的歌,想起来的却是因扎吉曾经和他说过,背叛神的人都将被钉在十字架上,身上被开二十三道口子,日日夜夜地痛着,经过三十三年才能流血而死。

 

那是值得被世界铭记的一天,在诸神时代已经远去的一千零三百四十三年之后,太阳再一次没有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在绝对的黑暗面前,连日光都显得苍白无力,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类终于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已经太晚了。

西蒙尼知道因扎吉的怒火不会这么快就熄灭的,但是他真的撑不下去了,纵使植物们在自觉地帮他恢复身体,那力量却不够强,只是他还不能死。如果他真的死在因扎吉面前,他的哥哥真的会恨他一辈子,他只能继续支撑着,等待奇迹的发生——他刚刚想到这,就听到了因扎吉的声音。

“你怎么还在这跪着?”因扎吉的声音里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焦躁不安充斥着他的身体,“你在等死吗?”

“对不起。”西蒙尼徒劳地道着歉,他立刻想要离开,但是他根本做不出任何动作,他的身体疯狂的颤抖着,他只能四肢僵硬地跪在这里。因扎吉只是稍微靠近了他,那种来自于神灵的压迫感立刻疯狂涌来,他从来不知道站在因扎吉身边需要承受这么大的威压,西蒙尼只觉得气血上涌,有什么东西从喉咙里反涌上来,他知道那是自己的血,可他不敢再刺激因扎吉了,没有敢吐出来,他想像因扎吉证明自己现在也很好,不需要他为他的状况而生气,但只是适得其反。

因扎吉看起来更生气了,而这种怒火却是无处发泄的——之前他还能拉着西蒙尼出去打一架,现在他只是站在这里西蒙尼都一副要死了的表情,而最可恨的是,甚至这也有可能是西蒙尼算计好的,这下他彻底无法报复西蒙尼了。因扎吉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挥了挥手,空中出现了一扇门。

“你先进去呆着,那里至少是安全的。”尽管做出了最大努力,可因扎吉的声音里还是满含着愤怒,“我很生气,但我不想做让我后悔的事情,我需要冷静,一切事情等那之后我们再谈谈。”

西蒙尼听话地点了点头,他撑起旁边的树想让自己站起来,可是失败了,他的身体已经被腐蚀地只剩下摇摇欲坠的皮囊,他甚至想往过爬过去,但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扎吉的弟弟怎么可以这么狼狈,他便又试了一次,他终于站了起来,还不到半秒钟又重重摔了下去。

因扎吉伸手接住了他,然而只是相碰的一瞬间西蒙尼整条胳膊都立刻被腐化了,密密麻麻地植物立刻涌了过来要分开西蒙尼和因扎吉,因扎吉也连忙松开了手。因扎吉让自己和黑暗一起退开了一点,他用手在空气中点了几下,更多的植物便凭空出现开始帮西蒙尼修复身体。

只要极少数人才知道因扎吉真正的力量并不是纯粹的黑暗——他只是习惯于用黑暗围绕自己,他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所有属性的魔法他都能轻易的使用出来,并且达到完美的地步,对他来说,创造就像呼吸一般平常。

植物将西蒙尼送到了屋里,那个屋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光也没有影,没有窗户也没有桌椅,那只是被创造出来的一个单纯的空间而已。“好好休息。” 因扎吉想了想还是对西蒙尼这么说道,他早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恨西蒙尼的,但是西蒙尼竟然把自己的身体糟蹋到这个地步也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悔恨和愤怒,纠结和痛心,让他急需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因扎吉正准备,这个时候屋里又传来了西蒙尼虚弱的声音:“如果您还想惩罚我,不想让我那么快死的话,可以每七天给我送一次饭,每三天送一次水,这样就可以维持人类的生存,既能惩罚我也不会让我死去。”

西蒙尼知道因扎吉一定会忘记人类需要吃饭这件事,他可不想等因扎吉真正冷静下来的时候一开门就看到他的尸体。随后西蒙尼就听到狠狠关门的声音——因扎吉连魔法都忘记用了。

西蒙尼吃吃地笑了起来,看起来他哥哥很快就会消气的。

在植物的陪伴下,他终于放心的进入了梦乡。

这一千年以来第一次无比轻松的入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