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lam dunk

9512浏览    1025参与
十甫

豆奶番薯杏仁果


行管来到第十九天,行动管制愈加升级,人民只被允许在方圆十公里之内的范围採购、求医。路障由军人驻守,闯关更不容易,即使手握公司为员工申请的通行证也未必能通行无阻,顺顺利利地回到公司上班。

为此,只能居家工作了。

然后,过着比到公司上班还忙碌的日子,连早餐也没那个閒情好好地吃,而且还得分段进食:凌晨就开始工作。早餐时间时先在两三分钟内灌完一碗小米粥,让肚子不空了,然后继续工作;忙完第一阶段的工作,才吃下段早餐,番薯玉米之类的。

今天放假,终于可以坐下,边听Youtube节目边慢慢吃早餐,有久违的惬意之感。

早餐虽不丰盛,一杯豆奶加一条番薯,再添几颗杏仁果,已饱足。

豆奶番薯杏仁果


行管来到第十九天,行动管制愈加升级,人民只被允许在方圆十公里之内的范围採购、求医。路障由军人驻守,闯关更不容易,即使手握公司为员工申请的通行证也未必能通行无阻,顺顺利利地回到公司上班。

为此,只能居家工作了。

然后,过着比到公司上班还忙碌的日子,连早餐也没那个閒情好好地吃,而且还得分段进食:凌晨就开始工作。早餐时间时先在两三分钟内灌完一碗小米粥,让肚子不空了,然后继续工作;忙完第一阶段的工作,才吃下段早餐,番薯玉米之类的。

今天放假,终于可以坐下,边听Youtube节目边慢慢吃早餐,有久违的惬意之感。

早餐虽不丰盛,一杯豆奶加一条番薯,再添几颗杏仁果,已饱足。


安西玛丽

火眼晶晶找新图

32-33页,黑白,体育馆里三人,看不清

36页,背着包的晴子

54-55页,似乎是宫彩 哈哈,看错!是岸本(同样卷发)和南

59页,彩子

最右边圈内是传说中的山王学生服图

更多新图在微博里贴了 戳这里 


火眼晶晶找新图

32-33页,黑白,体育馆里三人,看不清

36页,背着包的晴子

54-55页,似乎是宫彩 哈哈,看错!是岸本(同样卷发)和南

59页,彩子

最右边圈内是传说中的山王学生服图

更多新图在微博里贴了 戳这里 


安西玛丽
看了外网上有人介绍新画册的一些...

看了外网上有人介绍新画册的一些文字。包括以前井上出的电话卡的图。另外据说有山王在自家学校体育馆前以及海南高中经过Sporty Coffee的彩图,流川有一张新图,大神也画了新的仙道,藤真和神。又及,日亚也终于寄出我定的画册啦。但是由于全球疫情影响,现在是用DHL寄,预计15日才能收到。漫长!

看了外网上有人介绍新画册的一些文字。包括以前井上出的电话卡的图。另外据说有山王在自家学校体育馆前以及海南高中经过Sporty Coffee的彩图,流川有一张新图,大神也画了新的仙道,藤真和神。又及,日亚也终于寄出我定的画册啦。但是由于全球疫情影响,现在是用DHL寄,预计15日才能收到。漫长!

君谦谦谦谦

【SD乙女】空白的画室·流川枫

**这里是以灌篮高手中的角色延伸二次创作的乙女向同人文,雷点请自避,ETC麻烦离开,谢谢配合。**


>>>>

作为一名二年级的美术生,我虽然从小就学习过美术,而且对它有浓厚的兴趣,却仍然画技平平,不怎么能画出出彩的画作。但我还是很喜欢美术,并梦想着成为一名插画师——可插画师也是要从素描色彩速写开始的,我的基础一直不好,老师提出的意见是:既然是笨鸟,那就多尝试飞翔。于是我得到了一间学校艺术活动室的使用权,下午自习的时候可以来这儿练习画画。


我把钥匙插进锁孔,手腕转动拧开了门,一阵凉风朝脸上扑了过来。我站在门口打量着这间教室,好像格局比正常规格...

**这里是以灌篮高手中的角色延伸二次创作的乙女向同人文,雷点请自避,ETC麻烦离开,谢谢配合。**




>>>>

作为一名二年级的美术生,我虽然从小就学习过美术,而且对它有浓厚的兴趣,却仍然画技平平,不怎么能画出出彩的画作。但我还是很喜欢美术,并梦想着成为一名插画师——可插画师也是要从素描色彩速写开始的,我的基础一直不好,老师提出的意见是:既然是笨鸟,那就多尝试飞翔。于是我得到了一间学校艺术活动室的使用权,下午自习的时候可以来这儿练习画画。




我把钥匙插进锁孔,手腕转动拧开了门,一阵凉风朝脸上扑了过来。我站在门口打量着这间教室,好像格局比正常规格小一些,桌椅只有零散的两三套,上面落了许多灰,什么东西都是一片空白。颜料盒,画板,画纸,水桶…零零散散的东西装了大包小包,我叹了口气,把这些东西搬了进去。经过一番收拾,整个教室焕然一新,整齐干净了许多。我倚在门框边,看着属于自己的“画室”,自豪感自心底油然而生。




第二天的自习时间,我跑上楼,准备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大展拳脚,奋发图强。可手刚搭在门把手上,我发现门没有落锁,往里踏进一步后,着实给我吓了一跳。

……………………这里什么时候有个人的?




有个人,穿着湘北的校服,趴在我昨天擦拭干净的书桌上,脸埋进胳膊里,正在呼呼大睡,只把他头顶的发旋留给我看。




第一反应是走错了,我急忙慌乱的点头致歉后退出门外。可我抬头看了看左上角的班牌,这的的确确就是老师给我的画室啊!我又一次转动门把手,做好和侵略者理论的心理准备,挺胸阔步的走了进去。




…说是准备和他据理力争,但靠近那人后的确有些打怵,毕竟睡着的人看起来是个高个子,又是我不认识的陌生人。我只得轻轻的用食指扣了扣桌面,想用此办法来唤醒熟睡的人。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这办法似乎完全不管用,睡梦中的人仍然呼吸平稳,完全没有要醒的迹象。




我叹了口气,转身翻了个白眼,坐回自己的座位,贴好画纸,开始起稿。

——反正他也睡觉也不发出声音,不会打扰到我,我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叫醒他的身上。




画起来后时间走的飞快,不知不觉夕阳就透过玻璃映进了画室里,画纸上也清晰可见的有了不错的雏形,铺色已经结束了,剩下的细化工作就交给明天吧。我这样想着,把画笔扔进水桶里,闭眼转了转脖子放松颈椎的酸痛。

突然之间,我听见了桌椅挪动的声音。




很明显我的脚距离桌椅都有段距离,那就只可能是——一直在睡觉的那位,终于睡醒了。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缓缓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目光终于落到了我身上。目光交汇的那一刻,我也从他眼睛里读出了迷惑。

尴尬,实在是太尴尬了。




我看他没有张口打破这种诡异氛围的打算,只好自己先伸出右手。“你在我的画室里睡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是谁呢,认识一下吗?”




安静了许久,久到我已经悻悻收回了手,以为沟通就这样失败的时候,他开口了。

“……流川枫。”

“流川枫…是几年级的学生呢?”

“一年级。”

“哈,你好,我是二年级的,是一个美术生。”

“……”





我看他并没什么闲聊的打算,只是百无聊赖的用手托着下巴,用眼睛打量着我。最终,在大眼瞪小眼中,我收回了到嘴边的,驱赶的话。

“呃,那个,这个教室是老师给我用作画室的,但我不介意你在这里休息…总之,我以后就不锁门了,反正也没什么贵重物品。你想来的话,就来吧。”



“嗯。”




多一个人也不是什么坏事,更何况,他也只是来这儿睡觉而已。




第二天我推开画室门,果然发现了流川枫的身影,仍然是只给我看一个黑色小发旋,正呼呼大睡中。我摸了摸鼻尖,也开始继续昨天的画作。不知怎么的,感觉自己的工作效率提高了不少,两小时后不到,就完成了整幅画。我轻声的慢慢把胶带撕下来,将画塞进画袋里,生怕吵醒了睡的正香的流川枫。时间尚早,早回去也是无聊,我拿出速写本,打算画点东西打发时间。

我的目标最后落到了眼前的流川枫。




铅笔在指间转了两圈,我开始在本上勾画流畅的线条。可惜流川枫只留给我一个发旋和屈起来的两条腿,没什么好画的,十分钟左右,一张速写就完成了。

「眠る流川楓」




这次没等到他睡醒,我接到了朋友聚餐的邀请,收拾了东西就离开了。临走前,我把口袋里的糖果给他留了一块,放在桌子上。




又一天过去了,我推开画室的门,却发现流川枫不在,那颗糖也没在。我耸耸肩,插上耳机开始画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受到身后有人,脊背一寒,猛然转头,发现来人正是流川枫。我长呼了一口气,抬眼仔细看他,发现今天的他有些不一样。

啊,今天穿了球衣。




我笑嘻嘻的和他打招呼,他的呼吸是我没听过的急促,我想可能是训练的原因。我给他拧开一瓶水递了过去,流川枫没说话,就只是接了过去。传递的途中他的指尖蹭过我的手,我的心开始狂跳起来,他好像没什么表示,自然的接了过去灌下好几口,然后像以前那样趴在桌上睡觉,但我却眼尖的发现他的耳根红了一大片。




再之后我们几乎天天都能见面,准确来说是能见到他的发旋。我推开画室的门,映入眼帘的是色彩丰富的画作,还附加一个熟睡的流川枫,再不是一片空白。我了解到流川是一名出色的球员,我的画技也在每天的努力下精进了不少,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在一点一点,缓慢的升温。




——

后来,我如愿以偿的考入了心仪的大学,选择了梦想中的职业,也…和他确定了关系。流川话不多,更多时候是我讲他听,就像最开始我留给他那颗糖一样。他仍然总是犯困,而且喜欢靠在我身上睡觉,像只树懒,长臂环在我的腰间,呼吸平稳,睫毛微微颤动。我拿起手机调成自拍模式。



咔嚓——,眠る流川楓。

<<<<

啊!是我喜欢的小流(*˘︶˘*).。.:*♡

短打小篇,文笔拙劣,大家看个乐呵就行。

内容原创,如有雷同,算你抄我。


坚持在北极圈的SD乙女中,下篇写谁,什么梗还没确定好TT欢迎同好一个交流感想或者点梗呀。

安西玛丽

用新画册里的新图自己拼个花+流,图二是湘北六人。

用新画册里的新图自己拼个花+流,图二是湘北六人。

安西玛丽
井上粑粑好可爱,帮儿子打广告,...

井上粑粑好可爱,帮儿子打广告,也提醒粉丝勤洗手,不要摸脸。

井上粑粑好可爱,帮儿子打广告,也提醒粉丝勤洗手,不要摸脸。

安西玛丽

新宿站的广告牌。不少日本粉丝已经入手新画册了。我定的什么时候发货呀?

原址:https://www.instagram.com/p/B-e2_Hcj2D2/?igshid=q2fcq9h33f3s

新宿站的广告牌。不少日本粉丝已经入手新画册了。我定的什么时候发货呀?

原址:https://www.instagram.com/p/B-e2_Hcj2D2/?igshid=q2fcq9h33f3s

安西玛丽

等井上粑粑发糖,先放大看流川的俊脸(图三有无字单人图),另外嘲嘲小三。

等井上粑粑发糖,先放大看流川的俊脸(图三有无字单人图),另外嘲嘲小三。

毛大芋头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你可是天才啊

happy birthday🍰

你可是天才啊

十甫
2020樱木生日贺图:礼物(二...

2020樱木生日贺图:礼物(二)


阿花,祝你生日快乐,永远不老似少年。

2020樱木生日贺图:礼物(二)


阿花,祝你生日快乐,永远不老似少年。

新鲜🐛
花道生日快乐!❤❤❤🎂🎂?...

花道生日快乐!❤❤❤🎂🎂🎂🎉🎉🎉永远是幸福的小dk呀!~这次就麻烦流川君当苦力啦~

掐指一算可以发了,虽然26号就画完了hhhh

(有流花cp属性,还是打了原作tag,因为总是在原作tag刷到天雷cp所以来啊互相伤害😁

花道生日快乐!❤❤❤🎂🎂🎂🎉🎉🎉永远是幸福的小dk呀!~这次就麻烦流川君当苦力啦~

掐指一算可以发了,虽然26号就画完了hhhh

(有流花cp属性,还是打了原作tag,因为总是在原作tag刷到天雷cp所以来啊互相伤害😁

十甫
2020樱木生日贺图:礼物(一...

2020樱木生日贺图:礼物(一)


狐狸……咳咳……明天,咳咳……別忘了哦……

2020樱木生日贺图:礼物(一)


狐狸……咳咳……明天,咳咳……別忘了哦……

渢爷

初秋08

     “臭狐狸,谁要你教我啊!你那下三滥的三脚猫功夫我才不要学呢!”

  “谁说要教你我的动作了。”

  流川突然又从下方抄掉了樱木刚刚抱在手中的球,球在他身后从右手运到左手,又从胯下回到了右手,娴熟的动作让樱木移不开眼。

  “就凭你,想要短时间内掌握那些复杂的技巧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不过教你些简单容易掌握的罢了……”

  “你说什么!!!”

  樱木气得要去夺球,被流川避开。

  流川几次将球送到樱木手边,又在对方伸手过来抢时迅速收回,他游刃有余地变幻着运球的手和位置,三番五次下来流川就像是戏耍猴子一样戏耍着樱木。

  “...

     “臭狐狸,谁要你教我啊!你那下三滥的三脚猫功夫我才不要学呢!”

  “谁说要教你我的动作了。”

  流川突然又从下方抄掉了樱木刚刚抱在手中的球,球在他身后从右手运到左手,又从胯下回到了右手,娴熟的动作让樱木移不开眼。

  “就凭你,想要短时间内掌握那些复杂的技巧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不过教你些简单容易掌握的罢了……”

  “你说什么!!!”

  樱木气得要去夺球,被流川避开。

  流川几次将球送到樱木手边,又在对方伸手过来抢时迅速收回,他游刃有余地变幻着运球的手和位置,三番五次下来流川就像是戏耍猴子一样戏耍着樱木。

  “可恶!臭狐狸玩够了吗!!”

  流川看着炸毛的猴子刚要忍俊不禁,却在这一瞬被樱木抢了球。

  流川有些意外地看着拿到球的樱木。

  本以为樱木要臭屁地得意忘形,谁知他只是不屑道:

  “切,残废的狐狸就是不堪一击。”

  有些隐隐作痛的脚踝制止了流川想要和樱木对决的冲动,他想到了此行的目的何在,便正色道:

  “首先教你一个最简单的—急停过人。”

  在平时,流川总是或被动或主动地为樱木做示范,现在自然不可能用肢体教会樱木,于是他便感到了语言的乏匮无力。

  “你站到那里…”

  “再远一些…”

  “运球全速向我这里跑…”

  “速度再快一点…”

  “可恶的狐狸,别这么对本天才颐指气使啊!!”

  樱木愤愤地运球跑着,冷不防流川突然道:“停!”

  樱木自然没停稳,迎面朝流川扑了上去。

  樱木只来得及看到流川眼中瞬间闪过的慌乱,身体就已经将流川压在了地板上。

  “可恶…”流川一拳锤上樱木近在咫尺的侧脸,“快起来啊白痴,你知道你这家伙有多重吗?!”

  “你…臭狐狸哪有这么突然让人停下的啊!!”

  樱木吃不得这一拳的亏,揪着流川的衣领就要还上一拳。

  流川一个膝顶顶上樱木的胯部,在对方疼的脸色铁青时一把将其推到旁边,慢慢站了起来。

  “可恶…好阴险的狐狸……”

  樱木蜷着身子缓了一会,他看到流川因为右脚不能用力的缘故,一手支着

地面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迟缓的动作里满是辛苦。

  樱木停止了抱怨的喋喋不休。

  算了,让让残疾人士吧。不,残疾的狐狸。

  流川放弃了去充当樱木的防守方这个角色,简单地拿了一个球过来放在地上作为一个标志物,便又坐到旁边远程指导了。

  他反复认为自己绝对是吃错了药才想着要来给樱木这个白痴做指导。

  

  “急停下来后,抬肩。…就是把背挺直。”

  “别东张西望的,眼睛在这个时候要看向篮筐,让对方认为你要投篮…对,然后趁着对方愣神的瞬间,从旁边越过他。”

  “不要停的这么猛,对膝盖损伤不小,训练的时候受伤的话说出去就太丢人了…”

  “啰嗦!狐狸你觉得你受的伤说出去就不丢人了吗?!”

  “……混蛋。”

  

  此时的樱木花道还不知道,当他长大成人之后回首往事之时,在自己如烟般渺茫的高中时代中,唯独这段与流川枫单独训练的时光,总是从其他纷乱如麻的记忆中孤立出来,一言一语都深刻地令人挥之不去。

  他也为此感到奇怪,他本认为最令自己印象深刻的应当是全国大赛上,在球场上叱咤风云、所向披靡之时……

  …

  …

     这是天气很好的一天。

     流川出了康复科,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流川君,恢复的怎么样啊?”

  安西教练仍是一张白发佛的慈祥面容,流川脑中反射性地浮现出樱木把玩教练下巴的情形。

  

  安西教练负手站着,面向风景独好的花园,对身旁的流川道:

  “手术只是解决了一部分问题,要想彻底恢复之前的运动机能,这之后的康复训练才是更为重要的。每天按医生的要求做好训练,就这点来说我对流川君还是很放心的。但是…”

  “请务必…务、必听医生的话,流川君。”

  传说中白发魔的凶厉透过那几个刻意加重的音节体现的淋漓尽致,流川为此都捏了一把汗。

  “…是,教练。”

  “最近是在给樱木君秘密特训吗?”

  “…并、并不是…秘密…”

  “秘密”这样的字眼,仅仅是说出口就不免令人脸颊发烫。

  这次县大赛流川枫不能参加,这已经成定局了。湘北今年依然要败北—这看起来已是铁定的事实。

    但是流川枫仍是在想方设法地想去为球队做些什么,多拿一些分数。他去教樱木那些技巧,完全是心血来潮自作主张,甚至他心底还不明白这样做究竟对不对,究竟是不是徒劳,会不会损大于益。

  他只是很想这么做而已—出于身体的本能。

  “教练,你认为……”

  “不是很好吗?”

  安西教练发出标志性的吼吼笑声,道:

  “流川君,你为什么要打篮球?你有过比打篮球坚持得更久的事情吗?”

  流川想了想,不置可否。

  “打篮球,不就是为了开心吗。樱木君和你打的很开心,看得出来他总是满心期待着你的到来,这就够了。”

  流川低下头,被久未打理的碎发遮了眼。

  他向安西教练深深鞠了一躬,道:

  “多谢教练的指导。”

  

  …

  …

  湘北体育室,彩子将县大赛的对阵表展示给众人看。

  流川拿了笔在表上画出了两道线,蜿蜒曲折最终交汇于一点。

  线的两端分别是湘北,翔阳。

  “前几场比赛没什么看头。”

  流川枫看着众人道:

  “我等着去看你们和翔阳的比赛。”



佛洛听

【花流】敌意 17

樱木:虽然我的恋爱还没有成功,但是我的脑补很丰富!

ao3

wp

wa

樱木:虽然我的恋爱还没有成功,但是我的脑补很丰富!

ao3

wp

w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