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mlz

11.5万浏览    993参与
岚玉卿

马哥啊,那个瞎子的回旋踢有没有让你想起来什么?


侠盗………冒泡赛………edg………瞎子


一脚踢碎了梦

马哥啊,那个瞎子的回旋踢有没有让你想起来什么?


侠盗………冒泡赛………edg………瞎子


一脚踢碎了梦

shimiana

“今年是最有希望的一年!”一个LPL粉丝踌躇满志道。


“现在不需要这么喊了,LPL已经是世界第一赛区,冠军都拿了好几个”


“可我喊的是Smlz去世界赛的希望。”


说起来蛮丢人的

可是写这些的时候我在哭鼻子哦

“今年是最有希望的一年!”一个LPL粉丝踌躇满志道。


“现在不需要这么喊了,LPL已经是世界第一赛区,冠军都拿了好几个”


“可我喊的是Smlz去世界赛的希望。”










说起来蛮丢人的

可是写这些的时候我在哭鼻子哦

メリクリう

【马松】 无题

刘青松时隔二十三天直播的时候没开摄像头,连麦克风都只有林炜翔和金贡的怒吼的声音和自己淡淡的呼吸声


粉丝们一直在发“让妈妈看看你”“宝贝开下麦”

扫过一眼就继续专心在屏幕上的游戏


鼠标旁边的手机突然嗡嗡嗡的响,跳出来几条微信通知


是马哥


“刘青松,你粉丝说我们不愧是父子”


“收到一张图片”


“今天拿了MVP请爹吃饭”


刘青松看着自家水晶破了以后


拿起手机


“好”


直播间弹幕


“886撤退有点事”



(我不知道怎么写了)

[图片]


刘青松时隔二十三天直播的时候没开摄像头,连麦克风都只有林炜翔和金贡的怒吼的声音和自己淡淡的呼吸声


粉丝们一直在发“让妈妈看看你”“宝贝开下麦”

扫过一眼就继续专心在屏幕上的游戏


鼠标旁边的手机突然嗡嗡嗡的响,跳出来几条微信通知


是马哥


“刘青松,你粉丝说我们不愧是父子”


“收到一张图片”


“今天拿了MVP请爹吃饭”


刘青松看着自家水晶破了以后


拿起手机


“好”


直播间弹幕


“886撤退有点事”







(我不知道怎么写了)


楚辞

【马松】smlz×lqs

奉厂长之命过来看看这个tag。

奉厂长之命过来看看这个tag。

非瑜背诺,天不假年
我又磕到了!奇怪的三岔戬又增加...

我又磕到了!奇怪的三岔戬又增加了!

国父用同人文重创祖安带孝子

以及我就喜欢看马哥默默挨厂子骂不还嘴的亚子😋

(不过马松到底什么鬼

我又磕到了!奇怪的三岔戬又增加了!

国父用同人文重创祖安带孝子

以及我就喜欢看马哥默默挨厂子骂不还嘴的亚子😋

(不过马松到底什么鬼

De rouille et d'os

[CON马] 重蹈 - 上

写个短篇,还是很矫情,姑娘们慎点

不是电竞背景,架空

是HE,快的话下一章就完结

(浅眠在写了)

——


韩金再见到谢天宇的时候,依然胆儿颤,但少了点猛烈的倾心。餐桌好像被无形地划分成两个区域,他的筷子从不越界,安分地在他面前几盘菜之中来回。所幸他本就沉默寡言,饭局上的几人又都是知情者,没人愿意难堪,谢天宇也只在韩金低头时用余光瞥了他几眼。

赵志浩突然问起:“谢天宇,还听说唱吗?”

“啊?听啊。”谢天宇放下筷子,“你有票?”

“音乐节的票。”他从钱包里掏出两张票,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我有个朋友是工作人员,送了几张给我让我去捧场,我想你有兴趣,也给你两张。”

“可以...

写个短篇,还是很矫情,姑娘们慎点

不是电竞背景,架空

是HE,快的话下一章就完结

(浅眠在写了)

——



韩金再见到谢天宇的时候,依然胆儿颤,但少了点猛烈的倾心。餐桌好像被无形地划分成两个区域,他的筷子从不越界,安分地在他面前几盘菜之中来回。所幸他本就沉默寡言,饭局上的几人又都是知情者,没人愿意难堪,谢天宇也只在韩金低头时用余光瞥了他几眼。

赵志浩突然问起:“谢天宇,还听说唱吗?”

“啊?听啊。”谢天宇放下筷子,“你有票?”

“音乐节的票。”他从钱包里掏出两张票,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我有个朋友是工作人员,送了几张给我让我去捧场,我想你有兴趣,也给你两张。”

“可以啊。”谢天宇笑着接过票,“你现在混得不错啊。”

赵志浩倒有点脸红,“也就一般。”

把票收进口袋里后,谢天宇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韩金,可就这一瞥,他们的四目短暂地交汇,其中之电流噼里啪啦地流通着,要把他们都电焦。这下只好猛地移开,两人都心如鼓面,暗自埋怨这不合时宜的默契。

这餐饭吃得异常冗长,韩金借尿意离座两次,甚至把饭钱悄悄结了,终于是等到了散伙。他披上外套就往外走,刻意选了离谢天宇较远的地方站着。大家在夏夜的十字路口道了一阵子的别,四路分散,可等所有人都走远了以后,谢天宇喊住了韩金。

他走过去和他并肩,“一起吧,一条路的。”他把两只手都揣在口袋里,深怕一个不注意就牵上了身边人的手,“走在你后面或者前面好像都怪怪的。”

韩金心里一半期待一半惊吓,也还是同意了。

“近来……怎么样?”谢天宇显然不太会开头,可还是蹩脚地做了。

韩金对他仍有恻隐之心,答案不走心但依然配合:“嗯,还可以吧。”接着,还好心地热场:“你呢?”

“嗯,回了上海,从最基础的干起吧。”

“你爸的公司?”

“嗯。”

“挺好的。”

“那个……”

“嗯?”

“猫还在养吗?”

韩金眼睛沉下去,“嗯。”语毕半晌,“瘦了。”

这下换谢天宇小指痉挛了,“我能……”

“看它?”

“嗯。”

“等有机会吧。”韩金依然没有把话说死。

见气氛有些紧张,谢天宇立马又换了个话题,“你的新书,我买了。”他又笑了,“有空的话,给我签个名?”

听到这话韩金却笑不出来,他眼珠借着夜幕的掩护偷偷颤动,“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很好看。写得很好。”谢天宇倔强地夸奖,又补一句:“是真的。”可这话通过空气再传到韩金耳朵里仿佛变了质,听来又不单单是在强调他的夸赞是真的了。

他们刷交通卡进了地铁站,两人不同线,谢天宇犹豫了一路,依然在手扶梯前叫住了韩金。

他把口袋里的票放进他手心里,“一起去吗?”

韩金的脑海里立马闪过“拒绝”二字,可再看一眼那张被谢天宇的手汗焐得皱皱巴巴的票,那个想掐死却总苟延残喘的恻隐之心又一次活过来,“行。”

谢天宇显然也没想到他答应得那么爽快,愣了半晌,没头没尾地接了一句:“下次我把书带来。”

“随意。”说完,他就要走。

“一定要来啊,韩金!”谢天宇朝他喊一句,“约好的。”

韩金在扶梯口顿了一下,被后面的人撞上后背,又听见一声不满的咂舌。他什么也没说,下了站台,地铁高速从他面前掠过卷起一阵风,他眯了眯眼睛,再睁开时,好友申请里躺着一条新鲜的消息。

时隔多年,谢天宇的头像还是那种装样,小小的方正中装满了各路名牌,再摆上一个做作又浮夸的动作,唯有一双眼睛在昏暗中闪着光。

可不变的也不仅仅是他的头像,一想到谢天宇还记得自己的账号,方才饭桌上少了的那点倾心又突然地击中了韩金。

 

和谢天宇在一起是个错误,刚分开的时候韩金这样想。他和他就不该开始,不该一错再错,最后留下一地支离破碎的伤心,不欢而散。年轻时的倾心往往都来得莫名其妙,韩金因为谢天宇帮他挡下的几杯酒对人有了简单的好感。那时候他还只写一些三流小说,入不了出版社的眼,只在网络上小有名气,可有条私信躺在他列表里,说喜欢他写的东西,希望他能出版。韩金只简单道了谢,没提出版的难处,可那人又回:我有朋友搞出版的,我帮你推荐推荐?

那人就是谢天宇,算起来也是韩金的老粉丝了。抱着试试的心态,两人互加了好友,谢天宇倒真找得到门道,给韩金搭了一座桥。韩金要去赴约,路上谢天宇告诉他:我也会去。韩金又点开他的头像,把他的样貌记了一遍,还没走到小包间,远远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

他凭靠泪痣认出了谢天宇,谢天宇也招呼他,两人一见如故,在不大的房间里坐到一起。谈合作的饭桌上少不了劝酒,基本谈定了大条框后,韩金面前的小酒杯空了又满,来回三次,在第四次的时候被谢天宇悄悄接了过去。他话锋一转将话题带到了他和老朋友之间,两人接替地喝了几轮,默契地说了几句奉承领导的漂亮话,最后把他喝得晕乎乎后,也就忘记了韩金的存在。

饭后韩金向他道谢,谢天宇的脸也有些烫,说话的时候忘记距离,带酒味的呼吸断断续续打在韩金皮肤上,“我很喜欢你写的故事。”

“谢谢。”韩金笑了。

“虽然你的头像是一只猫,但我今天见你,觉得你和我想象的样子差不多。”谢天宇笑了两声,“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韩金就长成这样。能写出那些故事的人就该长成这样。”

韩金被他说懵了,“哪样?”

“很难说。”谢天宇耸肩,“就很平淡。”

“说我丑?”

谢天宇一听急了,“别曲解我意思啊!”

“没有。”韩金打趣他,“没你帅。”

谢天宇笑得很傻,“那是。”

再后来谢天宇邀请他去音乐节,韩金有自己心里的小算盘,打得不算精细,因此去了。在露天的草坪上,人潮涌动,蝉鸣的夏日中,谢天宇一只滚烫的手握在韩金手腕上,仿佛逆流,一路将他拉到前方。那时谢天宇就喜欢听说唱了,还为此留过一段时间的脏辫,此时台上吐字清晰的一段段故事和强烈的鼓点敲击,有汗珠在谢天宇的鬓角上闪光,照在韩金的余光之中。那简单的好感升温到了安定,浅浅地煨着他。

一曲毕了,气喘吁吁的主唱拉过了自己的鼓手,立马就是一记热吻。场下是沸腾的水,咕嘟嘟地冒了泡,连带着许多人也与同行者吻了起来。谢天宇这时候才想起来松手,在韩金手腕的一圈留下薄薄的汗壳。他们短暂地对视了,怪那该死的默契,又顷刻移开,留给对方一个若隐若现的滚烫耳尖。

这个吻来得晚了些,谢天宇不像韩金那样会藏事,擅自把感情孤注一掷,留给韩金一个悲壮的背影,又被人拉住,告诉他“其实这个吻可以来得再早些”。他们在有些闷热的盛夏之中,衣服黏糊糊地粘在皮肤上,谢天宇依然把他抱得很紧,把两颗心无形之中缝到了一块。

他们谈了两个月的恋爱就住到一起,又过了一阵,谢天宇从路边捡回一只猫,顺势养起来。谢天宇常常多给它喂一顿,养得白白胖胖,连带把常年在电脑屏幕前聚精会神的韩金也喂重了几斤,和韩金小时候在书本上读到的“幸福肥”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呢?是从哪里开始错的呢?这时韩金又发现,他和谢天宇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可为何那些曾经的欢愉最后倒成了撕裂他们的利爪?他们摔碎的碗碟和杯子、打散的猫粮、连书架都撞落,他和谢天宇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冷静,他的文字也连带着失去了谢天宇所说的“平淡”,句句唇枪舌剑,字字咄咄逼人——他的文字成了他生活的缩影。他便决定不再写了,也向谢天宇提出了疲惫的休战。

他们好像不能分享苦痛,韩金只好把难过嚼碎了吞回肚子里。虽然很痛,可他还是拿一把剪刀将缝在一起的两颗心断了联系,自此之后再无谢天宇。

此时他盯着空无一人的公寓房,那只和谢天宇一起养的猫一边叫一边蹭他的脚踝。韩金仍然余悸,他仍没能够完全放下谢天宇,就像他食言地又一次捡起笔,把他和谢天宇的故事重新写了一个美好的结局一样。而当这个秘密被谢天宇发现时,被他一刀剪断的缝线露出了线头,想要寻回它的另一端。

韩金点击了同意好友申请,蹲下去抱起了猫。

 

 

TBC


一啾

玩玩CP短打生成器!

好像能连成几个小故事呢 (˶‾᷄ ⁻̫ ‾᷅˵)
你们最喜欢哪个?

玩玩CP短打生成器!

好像能连成几个小故事呢 (˶‾᷄ ⁻̫ ‾᷅˵)
你们最喜欢哪个?

ZY
画个口罩马,“那不然呢?”

画个口罩马,“那不然呢?”

画个口罩马,“那不然呢?”

一啾

睡前抠一波糖 今夜的韩服RANK

马哥先是自己独自rank了一把,不知道怎么了,岩雀辅助太菜了吗,马哥生气直接打了个000的KDA,参团率0%🤦🏻‍♂️🤦🏻‍♂️🤦🏻‍♂️
小五赶来救驾,马哥立刻开始mvp,输了也是svp,顺风顺水输出拉满哈🤓🤓

有辅助宠着就是不一样哈😁😁

睡前抠一波糖 今夜的韩服RANK

马哥先是自己独自rank了一把,不知道怎么了,岩雀辅助太菜了吗,马哥生气直接打了个000的KDA,参团率0%🤦🏻‍♂️🤦🏻‍♂️🤦🏻‍♂️
小五赶来救驾,马哥立刻开始mvp,输了也是svp,顺风顺水输出拉满哈🤓🤓

有辅助宠着就是不一样哈😁😁

一啾
55555厄斐琉斯和机器人

55555厄斐琉斯和机器人

55555厄斐琉斯和机器人

花间独酌

占tag抱歉!各位朋友!球球路过救下毕业论文狗🐶

我在研究电竞赛事用户在社交平台的身份认同感,非常非常需看lpl的人来填写问卷!求大家帮忙!感谢感谢!

只要1-3分钟!点这里!感谢大伙助力我毕业!

先在此谢过呜呜呜呜!

本来在wb发的问卷,但发了不少超话和私信就被大眼仔封号了…我太难了…球球大家助力毕业呜呜!感谢之前填过的宝贝们!爱你们!

占tag抱歉!各位朋友!球球路过救下毕业论文狗🐶

我在研究电竞赛事用户在社交平台的身份认同感,非常非常需看lpl的人来填写问卷!求大家帮忙!感谢感谢!

只要1-3分钟!点这里!感谢大伙助力我毕业!

先在此谢过呜呜呜呜!

本来在wb发的问卷,但发了不少超话和私信就被大眼仔封号了…我太难了…球球大家助力毕业呜呜!感谢之前填过的宝贝们!爱你们!

猫小woo

3.25 OMG vs V5 赛后采访

这场比赛笑点实在是太多了。

截了很多图,多到放不下,昨天半夜官博出了麦克疯,没看的快去看吧。

tp下来痛失五杀的金宝气死了。

这里作为亲妈,还是要给我们金宝正名一下。

我们金宝可惜的不是五杀,而是握在手里的tp啊!

中野辅大喊着五杀五杀五杀一起过去追卢锡安时,我们金宝是打算回头推二塔的(毕竟铁分奴),但中野辅的决心让金宝说了三个字:给个眼。

然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剧本了,世界第一辅助扣德抢了他AD的五杀。他AD扛着塔疯狂pin问号,蓄满力的Q(估计还按了W斩杀)一箭射向他。

金宝心里苦,金宝不说。

过了好几分钟,金宝才缓过劲:woc,我T...

3.25 OMG vs V5 赛后采访

这场比赛笑点实在是太多了。

截了很多图,多到放不下,昨天半夜官博出了麦克疯,没看的快去看吧。

tp下来痛失五杀的金宝气死了。

这里作为亲妈,还是要给我们金宝正名一下。

我们金宝可惜的不是五杀,而是握在手里的tp啊!

中野辅大喊着五杀五杀五杀一起过去追卢锡安时,我们金宝是打算回头推二塔的(毕竟铁分奴),但中野辅的决心让金宝说了三个字:给个眼。

然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剧本了,世界第一辅助扣德抢了他AD的五杀。他AD扛着塔疯狂pin问号,蓄满力的Q(估计还按了W斩杀)一箭射向他。

金宝心里苦,金宝不说。

过了好几分钟,金宝才缓过劲:woc,我T还没了。

金宝不但五杀没了,连个超神也没搞到就游戏结束了,最后不甘寂寞地买了GLP800以纪念这个交了T也没拿到的五杀。


本来我是想一本正经记赛后采访的。。(忍俊不禁)


赛后直播采访:

Q:上路那波马哥有机会拿五杀的,你们怎么没给他让呢?那波你们怎么沟通的?


天天:因为…就辅助好像怕我死了,我们是一直在说五杀五杀五杀的,然后给眼也给马哥T了嘛,但是辅助怕我死就把他杀了嘛。


Q:当时马哥有没有什么表示?


天天:呃,呃他,他气死了。(笑得演都眯成一条线了。)


新浪:

Q:和马哥在新赛季的配合怎么样?


天天:配合…中路跟AD没有什么配合,就是…感觉团战打得比以前好一点。(没配合?那之前什么又你想他吧他也肯定想你吧,是想什么?)



靠谱:

Q:新赛季感觉新队员的组合怎么样再度和马哥搭档感觉如何?


emmm,挺好的,就是,队伍可以拖到中后期去打,因为他是团战型AD嘛,他团战打得挺好的。



赛高:

Q:比赛中谁的话最多声音最大?谁的话最少最安静呢?


天天:我们话太少了,下路话很多。


嗨少:感觉马哥应该话挺多的,我们四个人的话,就话挺少的。


我是篇一本正经的赛后采访记录。Done.

兔形派🐰
💙渣涂一张我们复婚下路 残疾...

💙渣涂一张我们复婚下路

残疾画手复健中

(姿势是抄宣传片)


💙渣涂一张我们复婚下路

残疾画手复健中

(姿势是抄宣传片)



ZY
嘻嘻,画个小马表情包,恭喜四杀

嘻嘻,画个小马表情包,恭喜四杀

嘻嘻,画个小马表情包,恭喜四杀

贩卖日落
小五终于上马哥了嘛(捂嘴流泪)

小五终于上马哥了嘛(捂嘴流泪)

小五终于上马哥了嘛(捂嘴流泪)

猫小woo

金宝现在的韩服id是枪宝的名字


李 炫 君🙃


炫君儿发个微博,金宝就赶紧跑去评一哈。


现在这俩是互为男妈妈关系😂


金宝的cp里,第一萌con马,第二萌这对。(灵魂发问:金宝和枪宝的cp叫什么啊?)


17年omg对snake赛后握手,韩金握到李炫君儿时,李炫君儿那暧昧一拽,让我垂直入坑。


这对售后好,互动多,入股不亏。


所以,有没有太太写文啊🙃


金宝现在的韩服id是枪宝的名字


李 炫 君🙃


炫君儿发个微博,金宝就赶紧跑去评一哈。


现在这俩是互为男妈妈关系😂



金宝的cp里,第一萌con马,第二萌这对。(灵魂发问:金宝和枪宝的cp叫什么啊?)


17年omg对snake赛后握手,韩金握到李炫君儿时,李炫君儿那暧昧一拽,让我垂直入坑。


这对售后好,互动多,入股不亏。


所以,有没有太太写文啊🙃


岚玉卿

LPL第四周赛事预热:我们的距离

官方发刀,吞了吧


妹扣和蕉蕉

球球和lokeN

炫君儿和肥肥

马哥和逗比


“昭野时代永不黄昏。”

“有什么想对lokeN说的?对线少A我几下,我害怕。”

“Flandre的左边永远是sofm,sofm的右边永远是Flandre。”

“我们还可以在每日top5和每周最佳阵容同框的,努努力就好。”


老国电了,老滔博了,老蛇队了,老侠盗了

就杀,片甲不留地杀

LPL第四周赛事预热:我们的距离

官方发刀,吞了吧


妹扣和蕉蕉

球球和lokeN

炫君儿和肥肥

马哥和逗比


“昭野时代永不黄昏。”

“有什么想对lokeN说的?对线少A我几下,我害怕。”

“Flandre的左边永远是sofm,sofm的右边永远是Flandre。”

“我们还可以在每日top5和每周最佳阵容同框的,努努力就好。”




老国电了,老滔博了,老蛇队了,老侠盗了

就杀,片甲不留地杀

Smlielz.

【Faker/Smlz】人生海海

序幕


韩金做过一个很长的梦。


像是在一片狼藉的休息室里睡过了头,人来人往都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他逆着人流,努力往前走去,前路都看不清,却望见OMG老基地门前的照片墙,分外清晰。


那时的天很蓝,蓝得失真。窗户半开,屋内是嘈杂与自由,落进楝树摇曳的闲言碎语。

像个巨大的玻璃容器。

那时他的话还没有现在这么少,笑也没有这么淡。那时的他还未曾是弃将,未背上保级皇帝的名,望着训练室电脑屏幕上那么大的场地,眼睛里是隐不住的期待。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


2018年夏,洲际赛前夕


那是韩金第一次站上世界级赛事的舞台,虽然没有人认为他们能赢。

倒也无...


序幕


韩金做过一个很长的梦。


像是在一片狼藉的休息室里睡过了头,人来人往都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他逆着人流,努力往前走去,前路都看不清,却望见OMG老基地门前的照片墙,分外清晰。


那时的天很蓝,蓝得失真。窗户半开,屋内是嘈杂与自由,落进楝树摇曳的闲言碎语。

像个巨大的玻璃容器。

那时他的话还没有现在这么少,笑也没有这么淡。那时的他还未曾是弃将,未背上保级皇帝的名,望着训练室电脑屏幕上那么大的场地,眼睛里是隐不住的期待。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




2018年夏,洲际赛前夕


那是韩金第一次站上世界级赛事的舞台,虽然没有人认为他们能赢。

倒也无所谓,赢了就好。


想来感慨万千,那年的侠客行,每个人都背负着或多或少的悲伤,也相处得其乐融融。转眼间就成黄粱一梦,照片上的人各奔天涯。

​不过人生如戏,每一出戏都是明里暗地连好的。



​值得一提的是,那是韩金第一次见到李相赫。在洲际赛开幕式的晚宴上,他见到了这个被奉若神祇的男人。

他还记得那个男人递给他一杯特基拉日出时那句蹩脚的中文,声音很小,却格外清晰:“很衬你。”

韩金很少喝酒,只寥寥几次。即便他知道低度酒精对神经的影响程度微乎其微,却依然苛刻般避免。他相信对面这个人同样如此,却接过了酒杯。

他轻晃酒杯,盯着玻璃杯内半腰处还在快速膨胀的白色碳酸气,睫毛轻覆三分之二的瞳眸,看不出情绪。谢谢,他没有说。


后来故事便顺理成章,他们在楼梯间无人在意的拐角接吻,在纯白无暇的床单上十指相扣。韩金双手包住李相赫后背凸起的蝴蝶骨,笨拙又温柔地抚弄。鼻腔灌满了祖马龙风铃的余韵,被男人拥着,承受着下体一次次冷漠却温情的贯穿。


那时的韩金正处在职业生涯里最巅峰的时刻,连呻吟都带着骄傲的劲儿,像一只高傲的猫,却也甘得被强者征服。

他们在与赛场一步之遥的休息室里疯狂,李相赫好坏,总要逼得韩金叫出声来才作罢。不过韩金总能想起他细密的轻吻,想不起他离开的背影有多决绝。





2018年,晚秋


​失意是常态,纵使千万不甘。

万众瞩目的侠客行最终折戟沉沙,李相赫所在的队伍也无奈铩羽而归。

年龄和成功赠予李相赫豁达和宽容之心,让他能和命运达成谅解协议。

这个道理韩金懂,李相赫懂,可没有人愿意懂。


​离别不知从什么时候就悄悄开始了,似乎只是一恍神的工夫,大家就都走了。


那年深秋在李相赫的公寓,顶层的落地窗看不到烟火人间。他们赤裸的躯壳交缠在一起,像两只受伤的兽一样互相舔舐伤口,血液和眼泪混在一起,入口是腥涩的苦。

韩金望向李相赫眼底,近在咫尺,乌黑的瞳孔里有光点澜动,宛如晚霞初褪,骤冷夜幕下点起的盏盏星灯。吻落在他的脸颊,宛如星星烙上夜空那般的印章,是韩金轻轻的叹息。


李相赫抱他抱得那样紧,纤瘦的双臂却也能护着他天光乍泄的梦想。

你看,李相赫多爱他。





2019年,早秋


​报纸上说,智者可以从过去摸到未来的痕迹。

韩金不是智者,他比谁都傻,​智者会选择聪明的放弃,只有凡人才会苦苦坚持。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万物萧索的秋天,OMG的签约合同已经摆在了经理案头。在那个乌云密布的午后,所有人都坐在训练室里,所有人都不说话。最后,还是教练打破了死寂般的沉默,他说,“放他走吧。”

放他走吧。


韩金想起他在经理桌上看到自己新合同的时候。经理在他身后背光站着,像是一夜苍老了十几岁,声音沙哑得不像话:“OMG的合同我看过了,那边待遇很好,你想签马上就可以签……”

他感觉双目有些干涩,带着股沁入骨髓的酸凉,伴着胡硕杰身边久久不散的,祖马龙风铃。


你是否会怀疑自己执着的意义,一如怀疑恍若错觉的曾经。

就像他始终没说出口的那句,我不走了。



他偶尔会想起首尔阴沉沉的天,​想起落地窗外的天幕下竞相高攀的石林。他明明站在一览万里无余的高度,重重迷雾却不减分毫。

模糊了眼,模糊了心。


他看不到未来。​





2019年,晚秋


那一年,李相赫所在的队伍折戟四强。

韩金窝在训练室看直播,就像是站在冰冷的雪地里,望着李相赫的背影溶解在尘雾里,一点一点的消逝。


哪有什么一语中的的办法。


他们早就过了会做梦的年纪了。



你说,一座山需要茕茕孑立多少年,方能等到苍海化为桑田;一个人需要踽踽独行多少年,方能真正心无羁绊?


所有人都说韩金清冷,连他自己都信了。

可他还是会想,如果时间真的能回溯的话,他一定要带胡硕杰走,一直走,走到退役。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只有后果。





2020年,秋


​那一年真的很好,一切都很好。韩金这么想。

韩金如愿以偿的进了世界赛,伤痕累累的黑暗势力宛如破阵之师,铩羽八强,也足以外人称道。那一年,他在台下,看着李相赫捧起了属于他的第四个冠军。



很难说他与李相赫的关系,他们又像萍水相逢的失路之客,​却又如至死不渝的相爱之人。

不如说​他们都是一条无法沟通的鱼,在深海里沉寂了太久。向上太难,无尽的海水是他们无法抵抗的沉沦。当终有一天他们随着一张铺天盖地的网逆流而上浮出水面的那一刻,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那是窒息,是坠落,是万劫不复。

​当然,再无退路。



韩金什么都没有,所以不甘放下。

李相赫拥有的太多,所以不能放下。

后来,他撑不下去了,李相赫还在打。


他发现他深爱着那个男人,即便他早已在自己的世界里无迹可寻。

不舍的有很多,只是忘了告诉你,你一直是我寂寞天地中的大英雄。

四周万籁俱寂,韩金拥着李相赫低喃着我爱你,那声音轻轻的,像遥远的对岸吹来的一阵风。韩金就在那阵风里,把头埋在双膝间,发出困兽一般的呜咽。



或许无疾而终也称得上是个理想的结局。

后来,不知谁和李相赫说,韩金只喝特基拉日出。





2022年,晚秋


韩金在一年前买下了OMG旧时在静安区与世隔绝的别墅,没再参与任何活动,就像从未出现过。

他住在他曾住过的房间,朝南有扇通光面积极大的落地窗。冬日若盛,阳光足以覆盖四分之三的面积,甚是喜人。


明窗通透,阳光倾泻而入,光路成片,像一片巨大的金色薄幕,落尽秋寒。

温暖到像是能忘记,沧海翻转,时光凉薄。




​在英雄联盟最后一届世界赛,李相赫带着四位天赋异禀的小将在首尔的主场捧起了那个再也不用归还的奖杯,与他的第四个FMVP。

想想多感慨,作为T1的老将,李相赫的职业生涯一直在送别,却从未有资格缅怀悲伤。

韩金坐在观众席上,他很少坐在这里看比赛,好像他的前半生都是在休息室训练,观赛,复盘。而唯一在台下看过的几场比赛,都是李相赫。



那一年,世人记住了神。

而韩金记住了李相赫带着FMVP的荣耀,越过灯火点点如星海的亮光凝视着他的眼,用依旧蹩脚的中文说:“这个世界腐败,疯狂,堕落,而你却一直清醒,干净,温柔。”


韩金看着那个男人一步一步走下台,走向他,单膝点地,将湛蓝色的奖杯捧起,对他说:“韩金,我爱你。”

字正腔圆,像是在那些无人知晓的夜晚,对着镜子练了无数次。



韩金爱李相赫,没有人知道。

李相赫爱韩金,全世界都知道。



窗外的楝树茂了又秃,黄了又绿。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静安区的别墅迎来了它的第二个主人,和一只胖乎乎的灰猫。​





终章


​韩金做过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是未竟的梦,是过去的遗憾和种种的羁绊,和那些不会回来的人。

其实啊,他一直醒着,​人生海海,潮落之后是潮起,你说那是消磨、笑柄、罪过,但那是他的英雄主义。



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若人间有情,那是开始,也是尽头。



——END——​

弹指红颜老

【马五】六月花

  ooc

  

  国际三禁

  

  架空背景,青梅竹马

  

  ==================

  

  “哐当”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小巷间回荡,刘时雨灵敏地避开那人抬脚踢过来的易拉罐,怯懦却又不折不挠地一直跟在那人的身后。

  

  “你想干什么?”

  

  被刘时雨跟在身后半天的韩金,在踢开脚边之后,忍不住回头问道。

  

  被韩金的语气吓得一个激灵,刘时雨怯生生地支吾了半晌,开口:“我,我……”

  

  见他半晌说不出话来,韩金抬脚又将路边的一个空易拉罐踢到灰色的墙壁上,留下一个明显的印记。

  

  刘时雨被他的态度吓得身上一抖,...


  ooc

  

  国际三禁

  

  架空背景,青梅竹马

  

  ==================

  

  “哐当”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小巷间回荡,刘时雨灵敏地避开那人抬脚踢过来的易拉罐,怯懦却又不折不挠地一直跟在那人的身后。

  

  “你想干什么?”

  

  被刘时雨跟在身后半天的韩金,在踢开脚边之后,忍不住回头问道。

  

  被韩金的语气吓得一个激灵,刘时雨怯生生地支吾了半晌,开口:“我,我……”

  

  见他半晌说不出话来,韩金抬脚又将路边的一个空易拉罐踢到灰色的墙壁上,留下一个明显的印记。

  

  刘时雨被他的态度吓得身上一抖,索性闭着眼睛,大声说道,“我想跟你一起打比赛!”

  

  “什么玩意?”看了看面对着自己,一脸乖宝宝模样、闭着眼睛,双手紧紧揪着身上衣角的刘时雨,韩金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刚刚听到了什么。

  

  “我,我说,”似是喊出来之后心中的恐惧减少了几分,刘时雨睁开眼睛,却依旧不敢面对韩金的脸,只是盯着韩金脚上的那双破球鞋,“我想跟你一起打比赛!”

  

  “为什么?”韩金不解地看着他。

  

  要知道,虽然他和刘时雨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朋友,但两个人却没有一点共通之处。他初二开始因为某些的原因不再去上学,靠着在网吧做网管来赚取些微薄的生活费,后来网吧被人举报雇佣童工,他也只能用选择帮人代打LOL,赚些代打工资勉强活下去。

  

  而面前的刘时雨,浑身上下,没有一件衣服低于三位数,明明晃晃地告诉别人我是一个富家少爷的人,居然想跟他一个靠LOL代打生存的人说想跟他一切打比赛?

  

  “我,我,”见韩金问自己,刘时雨拽着衣角的手揪地更紧,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看着地面支吾着说,“我……”

  

  到最后,刘时雨也没说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跟韩金一起打比赛。

  

  眼角瞄到巷子边的狗尾巴草,韩金随手摘下来,毛绒绒地蹭的他手背发痒。

  

  看着刘时雨低着头害羞的样子,韩金的恶作剧地拿起那只狗尾巴草对着刘时雨肉嘟嘟的白皙脸庞戳过去,“大少爷,还是回去过你的富贵日子吧。”

  

  见刘时雨不反抗的样子,韩金顿时兴趣全无,将狗尾巴草插在刘时雨的耳朵旁,背着手,离开了巷子。

  

  看着韩金离开的背影,刘时雨从耳边拿起那只那人刚刚塞给自己的狗尾巴草,珍而重之地收进自己的怀里。

  

  

  ======================

  

  狗尾巴草的花语:坚忍、不被人了解的、艰难的爱,暗恋。

贩卖日落

羁绊(二)

ooc


国际三禁

=======================================

转眼,韩金来到OMG已经一个多月了。和他的朝夕相处中,小五对这个寡言的人愈发的感兴趣,极度自律,明明脸上写着生人勿扰,却又总是在看似不经意的时候帮到自己。干净消瘦的少年身影,其实已经慢慢住进他的心底。


“哟,小五你还rank啊?”准备休息的谢天宇起身问道。

“再打两盘。”

“你也别太拼,今天训练狂马哥都先休息了,我也回房间啦安啦~”

看着絮絮叨叨上楼的谢天宇,笑着摇了摇头也就继续开始了他的排位赛。又不知打了多少把,看着一路飘红的战绩小五只觉得脑子都有些发昏,叹了口气心想着也该...

ooc


国际三禁

=======================================

转眼,韩金来到OMG已经一个多月了。和他的朝夕相处中,小五对这个寡言的人愈发的感兴趣,极度自律,明明脸上写着生人勿扰,却又总是在看似不经意的时候帮到自己。干净消瘦的少年身影,其实已经慢慢住进他的心底。


“哟,小五你还rank啊?”准备休息的谢天宇起身问道。

“再打两盘。”

“你也别太拼,今天训练狂马哥都先休息了,我也回房间啦安啦~”

看着絮絮叨叨上楼的谢天宇,笑着摇了摇头也就继续开始了他的排位赛。又不知打了多少把,看着一路飘红的战绩小五只觉得脑子都有些发昏,叹了口气心想着也该休息了。许是太过专注,并没注意到早已悄无声息出现在他后面的人,一回身看到正摊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韩金,明显吓了一跳

“我靠!马哥,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吓死我了...”

“睡不着,就下来转转。”(绝不是因为某辅助没上来所以睡不着)

“这样啊。”小五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里有些失落。

一阵沉默,正想着说要上楼的小五,肚子却突然叫了两声

。。。。。。

阿姨叫他吃晚饭的时候,忙着rank就随口应了一声,哪儿会想到在这种时候......

此刻的小五只想迅速离开现场,“嗬..嗬..”红着脸尴尬的笑了两声“我先上楼了,马哥你...自便啊。”

看着往后一点一点挪走的辅助,终于开口:“陪我吃个宵夜吧。”说完也不等辅助回答,就拿起自己的外套向基地门口慢慢走去。

小五起先楞了一下,但很快就拿着外套向韩金追去,没意识到脸上浮现出的笑意。

12月的风,带着淡淡的海水味道,潮湿又冷的彻骨;一路无言,两个少年走在凌晨的夜里,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好长,路边还在营业冒着热气的火锅店里暖洋洋的黄色灯光,一切好像都是恰到好处。

两个人都是湖南人,对于辣味特别的钟情。看着对面少年明明额头已经出现细微汗水,嘴上还大呼过瘾的样子,小五不自觉的想起之前妈妈说起的:以后找对象啊,一定要找个口味合得来的,要不然饭都吃不到一起去,还怎么过日子。

紧忙晃了晃脑袋小声嘀咕:“我这是瞎想什么呢?”

“想什么?”韩金嚼着一大口肉抬头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不过马哥你为什么会来OMG啊,你来之前这个位置可是小狗,你这感觉一下子就成了众矢之的呀。”


“我想证明自己,不必任何ad差。”


韩金,你知道你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的光有多吸引人嘛。从那时我就告诉自己,要变得更强,只有这样才能永远的站在你的身边。


回到基地,躺在床上半天都睡不着的小五,看向对面床上好像已经睡着的韩金,轻声说道“我会永远守护你的,韩金。”说出这句话后,只觉得心已经快要跳出来了,却也终于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困意也开始加深,不久便沉沉睡了过去。




对面床的韩金此时却睁开眼睛

“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