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onic the hedgehog

36868浏览    630参与
重力陨落

电影修改版其实很好看!没屁放了

电影修改版其实很好看!没屁放了

丢人培根

都是以前摸的鱼

因为感觉挺可爱的就发上来了(?

都是以前摸的鱼

因为感觉挺可爱的就发上来了(?

鱼儿水中游
刺猬nb!世嘉nb! 这样搞得...

刺猬nb!世嘉nb!

这样搞得我更想看了,,

好想看好想看好想看好想看好想看

疫情快结束吧网络版快上架吧我好想看啊(´;ω;`)

图源见水印【?】

刺猬nb!世嘉nb!

这样搞得我更想看了,,

好想看好想看好想看好想看好想看

疫情快结束吧网络版快上架吧我好想看啊(´;ω;`)

图源见水印【?】

兜里兜气(拒绝D5人

今天看视频看到的沙雕桥段

非常的崩坏非常的ooc

怕雷不要看,我只是想玩梗,我都不知道这算不算我船了但是tag先打着⑧(。)

今天看视频看到的沙雕桥段

非常的崩坏非常的ooc

怕雷不要看,我只是想玩梗,我都不知道这算不算我船了但是tag先打着⑧(。)

Laner

调滤镜调到我渐渐失去意识,总之情人节快乐!

调滤镜调到我渐渐失去意识,总之情人节快乐!

兜里兜气(拒绝D5人

情 人 节 快 乐 

这是将在2月30日发布的第26期漫画剧透

照着漫画名场景画了🤔糖有了就来点刀吧营养均衡

情 人 节 快 乐 

这是将在2月30日发布的第26期漫画剧透

照着漫画名场景画了🤔糖有了就来点刀吧营养均衡

七塊錢巧克力冰激凌
红蓝红 为什么噢,为什么噢?今...

红蓝红


为什么噢,为什么噢?今天是情人节对吧?但是为什么我从p站逛过来一个红蓝都没有噢为什么噢到底为什么噢!!!!


我好久没用过圆珠笔,要落灰啦!!

红蓝红


为什么噢,为什么噢?今天是情人节对吧?但是为什么我从p站逛过来一个红蓝都没有噢为什么噢到底为什么噢!!!!


我好久没用过圆珠笔,要落灰啦!!

🏃

一些杂图

大多是拟人

很雷很ooc,没什么好看的

一些杂图

大多是拟人

很雷很ooc,没什么好看的

圣猫子

多屯点图再放,没人来互动就很无聊(´△`)
疫情当前学校都延迟了,呆在家里的日子不香吗?为自己和家人着想还是乖乖当一只笼中鸟叭。已经不记得上次出门是什么时候了_(:з」∠)_

多屯点图再放,没人来互动就很无聊(´△`)
疫情当前学校都延迟了,呆在家里的日子不香吗?为自己和家人着想还是乖乖当一只笼中鸟叭。已经不记得上次出门是什么时候了_(:з」∠)_

兜里兜气(拒绝D5人
锐化了下,平板上啥都看不清我还...

锐化了下,平板上啥都看不清我还以为只是平板比较糊。

锐化了下,平板上啥都看不清我还以为只是平板比较糊。

兜里兜气(拒绝D5人

再不搞点刺猬都要被以为出坑了(没有

再不搞点刺猬都要被以为出坑了(没有

莯彦君

[图片]

[图片]

興趣為主, 人員較少注意.

請配合詳細閱讀公告,待補充.

主群+1021226299.

附屬遊戲群+1037251241.



興趣為主, 人員較少注意.

請配合詳細閱讀公告,待補充.

主群+1021226299.

附屬遊戲群+1037251241.

鱼儿水中游

【黑青黑】爱着地球的夏特君

如题。《神的随波逐流》循环了不知道多少遍的产物。

想写shadnic。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写成了sonadow还是shadnic。随便了。反正我是无差【喂。


总觉得还是有点ooc,,


一.


“你是问,我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地守护这个世界?”


蓝色的刺猬侧身躲过黑色刺猬的一记重拳,仔细回味着三秒前对方突然提出的没头没尾的问题。本来今天的这场战斗就够没头没尾的了——夏特这家伙突然提出来要决斗,甚至索尼克还没来得及答应就一脚踢过来了。而且只是打架就算了,毕竟他平时也没少和纳克尔斯打——但夏特却越打越生气,下手越来越重,最后简直是气势汹汹劈头盖脸地给索尼克抛来了这么一个很奇怪...


如题。《神的随波逐流》循环了不知道多少遍的产物。

想写shadnic。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写成了sonadow还是shadnic。随便了。反正我是无差【喂。


总觉得还是有点ooc,,


一.


“你是问,我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地守护这个世界?”


蓝色的刺猬侧身躲过黑色刺猬的一记重拳,仔细回味着三秒前对方突然提出的没头没尾的问题。本来今天的这场战斗就够没头没尾的了——夏特这家伙突然提出来要决斗,甚至索尼克还没来得及答应就一脚踢过来了。而且只是打架就算了,毕竟他平时也没少和纳克尔斯打——但夏特却越打越生气,下手越来越重,最后简直是气势汹汹劈头盖脸地给索尼克抛来了这么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一同抛来的还有一个气势汹汹的拳头。


“我说——这算什么问题啊!”


拳头重重打在了索尼克背后的树干上,硬是把粗壮的树干打出一个凹陷来。夏特阴沉着脸,腾出另一只手掐住索尼克的脖子,把他也按在树干上。“回答我。”


索尼克咽了口口水,他不知道今天夏特是受了什么刺激,以及他会因为自己说的哪句话而受到更大的刺激。于是他斟酌许久,终于憋出一个明显不太像答案的答案,“呃,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地球上的辣热狗太好吃了?——那边就有一个热狗摊,想来一个吗?”


夏特的脸更加阴沉了。


索尼克觉得脖子上的力道正在逐渐加重。虽然他确定夏特不至于因为这个奇怪的问题得不到答案杀他,但是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而且情况不妙,他已经有点无法呼吸了。“喂夏特,你突然这么问我没办法回答啊!”


“你只要老实回答就好了。”


“但我不知道!你就不能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


脖子上的力道总算消失了。夏特松了手,一瞬间露出了很颓废的表情——但只有那一瞬间。下一个瞬间,他的脸上又和往常一样堆满了不可一世,“那你就在这里想吧。”顿了一顿,他又加了一句,“想好了告诉我。”


于是索尼克很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讲真的,这个世界有什么好守护的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生来就拥有音速奔跑的能力,以及在他知道自己有这个能力的第一天起,他就开始尽其所能地拯救世界了。


“可能我是个天生的英雄吧。”索尼克躺在树下,感受着周身青草的触感。“说起来,夏特——你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夏特的表情有点扭曲。“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呃,夏特。”


索尼克并没有坐起来,只是躺在草坪上抬头看葱绿的树荫。“说实在的,虽然你平时也没好到哪里去——”


“我觉得你今天需要找个人聊聊。或许告诉我是个好主意呢?”


语毕,索尼克伸手去拉夏特的手,把他直接拽到草坪上陪自己瘫着。无视夏特的满脸怒气,蓝色的刺猬施展了他招牌的自信笑容,“……至少待在这里陪我一会儿?抬头看看风景吧!Hey,come on!或许这可以帮我更好的回答你的问题?”


“……随你便。”


夏特本能的想要拒绝,但他抬起头看到了那一片树荫,以及叶片之间星星点点的缝隙。他忽然改变了主意,觉得留在这里或许会比他一人离开更好些。夏特转过头去,看蓝色刺猬出神地顶着那片斑驳星点——这感觉真奇妙,明明是白天,却能看到如流沙夜空般的奇异景象——令玛利亚出神地盯着的奇异景象。


“玛利亚……”他喃喃。


为什么要守护这个世界?——啊哈,是因为玛利亚跟你说的话吧。索尼克暗自嘀咕着,他很了解夏特,所以即使他不说也能很快猜出这件事的端倪来——玛利亚希望夏特来守护这个世界,既然是玛利亚的愿望夏特绝对不会不执行。但是玛利亚的死让他对人类产生了恨意,他不明白这样自私自大的人类所创造世界有什么值得守护的——一定是这个原因。


知道了原因,就能对症下药。


“我说,夏特。”


蓝色的刺猬心中忽然有了答案。他一骨碌爬起来,把刚刚拽到草坪上陪他躺着的夏特再次拉起,眼睛里泛着初夏的灿烂阳光。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嘛在这里傻呆着呢?陪我出去溜达一圈吧,初夏的山坡最好看了。”



二.


夏特并没有问诸如“你刚刚才让我躺在这里看风景怎么又要拉着我跑”之类的问题——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答应了这个愚蠢的提议,而且现在他的手上多了两个热乎乎的辣热狗——某刺猬强行拖着他排了五分钟的队之后塞到他手里的不明食物,嘴里还振振有词地念叨着什么“吃饱了才有力气爬山”、“究极生命体肯定也要吃东西”之类的鬼话。而那只刺猬到是很好地践行了自己说的话,三十秒前还在手上的两个辣热狗已经塞进了嘴里。


“……我看是你自己想吃了吧。”


“但是辣热狗的味道真的很不错啊!”蓝色的刺猬鼓着腮帮回答,因为嘴里还有热狗的缘故而把话说的含混不清。“你真的不打算尝尝吗?”


“究极生命体不需要吃这种东西。”


“很好吃的!”索尼克终于咽下了热狗,开始动用所有词汇量描述辣热狗的味道多么美妙多么令人馋涎欲滴,夏特放着这种美妙的食物不吃是多么不可理喻的行为等等。总之在索尼克近乎逼迫——或者说哀求的“提议”下,抱着“吃了就能让这家伙闭嘴了吧”的心态,夏特咬了一口热狗。


然后夏特又咬了一口热狗。


不得不说的确很好吃,夏特边嚼边想,甜辣的酱汁和香肠配上烤得酥脆的面包,看来这家伙的品味也没那么糟糕。然后他就听见一旁的刺猬抹了抹鼻子,发出了得意的“嘿嘿”声。“怎么样夏特,我说的不错吧?”


“……哼,以为有多好吃,原来也就这样啊。”夏特挑眉,“果然你这家伙的品味和我想象的一样,糟糕透顶。”


说着夏特又咬了一口热狗。


索尼克眼睁睁看着夏特以风卷残云的速度消灭了剩下的热狗,硬是把“但你不是吃的很好嘛”、“果然还是身体比较诚实啊夏特”、“我品味糟糕你还吃的这么开心果然你的品味也不会怎么样啊”等等的话咽了下去,只在脸上摆了一个微笑。


以夏特如此别扭的性格,如果把大实话说出来他今天可能要在大街上被夏特当众打爆。


“好啦,不说这个了……”索尼克岔开话题,“我们要加快脚步了——花海山坡距离我们还有很远呢。”


“以我们两个的速度不是一下就到了吗?”夏特立刻反驳,“还有,请不要随便给不知道名字的地方起名字。”


“诶嘿?”索尼克依旧那样温柔地笑着,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好像他早就料到夏特会这么说一样,“那样是很快没错啦……但是一下子就到了多没劲啊!稍微放松一下不是很好吗?——还有,你不打算给我点时间思考你要的答案吗?”


最后一句话索尼克是故意压低了嗓音,凑近夏特的脸神神秘秘地说的。伟大的究极生命体被他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险些一拳打上去。这句话提醒了他今天来找索尼克的目的,于是也不再反驳,跟在索尼克的后面慢慢向电车站走去。


他总有一种感觉——那大概是究极生命体的直觉——索尼克这家伙心里早就有答案了,就是在故意吊他的尾款,以想答案的借口让自己跟着他走。


呵,那就跟着试试。我倒要看看这家伙在耍什么花样。


究极生命体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嘴角上扬了不止一度。



三.


有轨电车上的人数非常微妙——不多不少,刚好留下了两个并排的空座位。


“请吧?”索尼克非常绅士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于是夏特黑着脸坐入靠窗的座位,用胳膊肘撑着窗沿,紧盯着窗外的风景,没有瞟索尼克哪怕一眼——别说瞟一眼了,夏特简直是用尽浑身解数尽可能多地靠着窗子,以避免和索尼克的肢体接触。但同时他还要保持一个相对自然的姿势,不让自己看起来怪怪的。


“……我说你,没必要吧?”索尼克感觉有点好笑。


夏特没有回答他,也没有对索尼克进行任何眼神交流。


实际上,虽然索尼克单方面一直对外宣称“我和夏特是朋友”,无论是路人还是夏特都并不这么认为——因为基本都是索尼克拖着夏特满世界溜达,而后者似乎并不情愿这样,每次都摆出一副很不耐烦的表情,要么就是干脆装成面瘫。于是,索尼克几乎每次拖着夏特出去都会收到邻居塔尔斯的善意提醒:“呃,索尼克,我知道你的人气是很高没错啦……但是如果对方不愿意的话,不要勉强他比较好吧……”


然后,包括塔尔斯在内的邻居们每次都能听到这样的回答:


“你放心吧塔尔斯!我保证不会勉强他的——他自己可是很乐意啊!”


塔尔斯:我并没有看出来夏特很乐意。


但索尼克总是认为自己说的没错——他的确没有在勉强夏特,原因一是以夏特的性格他想勉强也勉强不了,原因之二是夏特虽然嘴上不情不愿,但内心想的一般是正好相反。关于这一点,他了解的很清楚。


举个例子,上次夏特过生日,索尼克溜到夏特的家里,还在他桌上放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是索尼克送给夏特的生日礼物。等到第二天索尼克去问他礼物如何的时候,夏特一脸傲娇地回答“我看也没看就把那个破盒子扔出去了”。


然而夏特家门口的垃圾桶里只有那个盒子,盒子里面的礼物不翼而飞——或者,被拿走了。


所以说这家伙真是不善言辞——不,不止是不善言辞,他对什么都是冷冰冰不近人情的,就像现在这样。索尼克盯着夏特的侧脸有点郁闷地想。唉,叫什么夏特,干脆改名叫冬特算了。*


“Don't call me 冬特。”对面的究极生命体用一种非常无奈的语气反驳。


“哦呀,不愧是究极生命体大人,居然连这个都听得见啊。”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连这个都听得见,究极生命体的能力有点强到变成外挂了。然而索尼克并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只是嬉笑着说,“那麻烦你再听听我现在在想什么?”


“……无聊。”究极生命体大人先是顿了一下,随即干脆利落地拒绝了这个提议,把眼神瞟回刚才一直盯着的风景。


“这样啊——真是残忍。”索尼克用力靠在座椅靠背上,头微微向后仰,“跟你对待我送你的礼物一样残忍。究极生命体都这么冷血的吗?好歹也是我自己做了半天的啊……”


“那个破布偶是你自己做的?”


夏特猛地一转头。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说漏嘴了。


“啊哦~?”


索尼克并不感到意外。以他对夏特的了解,这家伙绝对不是“看都没看就把盒子扔了”的类型——至少对自己送去的盒子不是。他相当满意地看着夏特逐渐变的语无伦次,耳尖也越来越红,但还是强装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抿着嘴瞪向窗外。


“你不是看也没看就把它扔了吗?”索尼克故意装成惊讶的样子。“你怎么知道……”


“闭上你的嘴。”夏特愤恨的声音传来,“这是究极生命体的直觉。”


索尼克见状便也不再逗他,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电车已经到了下一站,走上来了一位伛偻的老妇。在索尼克正要起身为她让座的时候,已经有一位中年男子抢先站了起来,搀扶着她坐在座位上。


夏特的眼神短暂地瞟向那位男子,随即又瞟回了窗外的风景。


四.


在一路“欢声笑语”中,两人终于坐到了花海山坡站。


电车站距离目的地并不远。慢悠悠地晃荡到花海山坡的山顶,索尼克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坐下,顺便把夏特也拉到自己的身旁。两人谁也没有说话,低头看漫山遍野的花。花海山坡这个名字的确很贴切,星星点点的洁白小花布满了整个山坡和峡谷。峡谷底部流淌着一条河,阳光洒在河面上,泛着粼粼的波光。


这里似乎是个有名的景点。山坡上散着三三两两的游客,有的和索尼克他们一样坐在坡上看风景,有的凑在一起小声交谈什么。有一家人铺开了红白格子的野餐布,躺在上面晒太阳;有年轻的情侣坐在草坪上,分享着一份草莓冰淇淋;有年迈的老奶奶拄着拐杖走向一丛白花,弯腰轻柔地采下一朵放在鼻尖感受它的芬芳……这里可以说非常热闹,但是并不喧闹,一切都是静静的,和峡谷里静静流淌的河水和静静盛开的花一样,静得如湛蓝的天空一般,透着一种纯澈和清香。


“这样的美景……不错吧?”索尼克轻笑,“我猜——这就叫岁月静好。”


“……一般般吧。”夏特撇过头去。


“至少心情好点了吧?”


蓝色的刺猬嘿嘿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他稍稍挪动身体,挪得离夏特更近了些。“我喜欢这样的风景。无论是花海山坡也好,橙黄色的沙漠也好,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看日出也好……这个地球上美丽的地方,真的有很多。”


“听着,夏特。这个世界上或许的确有各种不堪和肮脏,也有深不见底的海沟,也有难以下咽的料理,也有自私自利的人们。”


索尼克扳过夏特的头。他的表情难得的严肃,往日的嬉笑突然间荡然无存。夏特被他的严肃惊到,一时间没有挣扎,任凭索尼克抚摸他的脸颊和刺。


“但是,一路上你也看到了吧。这个世界上,也有这样美丽的地方,也有美味的辣热狗,也有善良友好的人们。”


“人类不全都是自私自利的——玛利亚也是人类,你忘了吗?人类是复杂的,不是用几个例子就能概括的。而且,像玛利亚一样无私善良的人,地球上也有很多。”


“所以,你问我为什么要守护这个世界——”


索尼克深吸了一口气。他将夏特的头移得更靠近自己些,直到两只刺猬的额头互相触碰,紧贴。


“夏特,这个地球上有很多我想守护的东西。比如我周围善良的人们,我信赖的同伴,我喜欢的风景、料理,以及我所爱的,想与其共度一生的伴侣。”


“所以我才想去守护啊。”


索尼克一直盯着夏特的眼睛,夏特也一直盯着索尼克的眼睛,两人的视线无声地交汇在对方的瞳孔中。在峡谷中洁白的花海上方,在山顶的碧绿草地上,一黑一蓝两只刺猬的脸越靠越近,直到他们的鼻子互相触碰,直到他们的双唇互相触碰,直到他们的灵魂互相触碰。在对方的瞳孔里,他们看到了自己和对方的心意。于是腼腆的夏特也不再抗拒,于是调皮的索尼克也没有其他的行动。两只刺猬只是相互依偎着,正如夏特房间里放着的那一黑一蓝两只刺猬布偶相互依偎着一样。天很晴,没有一丝云彩遮挡太阳。阳光洋洋洒洒地倾泄在他们的身上,为这对英雄镀上了一层金边。

兜里兜气(拒绝D5人

以前画过小小只傻兜+以前官方这种款式的钥匙扣很可爱

以前画过小小只傻兜+以前官方这种款式的钥匙扣很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