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outh yorkshire

552浏览    184参与
豆豆龙

求文

在找一篇博君一肖的文…文里王一博是一个小将军…肖战是一名被训练的omega然后嫁给了王一博…我记得我关注作者了…但现在找不到了…麻烦有谁知道我说的这篇文的名字吗?多谢!

在找一篇博君一肖的文…文里王一博是一个小将军…肖战是一名被训练的omega然后嫁给了王一博…我记得我关注作者了…但现在找不到了…麻烦有谁知道我说的这篇文的名字吗?多谢!

啊我的醋海带

《你有没有见过他》

*一个小短篇

*基本是原人设背景

*背后的故事文末放出,读完这篇文其实能看出来啦


这是我第七次见到这位公子了,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场景。过去我只是经过时注意到了他,并不曾与他搭话,因为我没有时间在那里停留。今日我再次经过他身边也未作停留,但我决定忙完我的事再回到这里,结识一下这位与我颇为有缘的公子。


“......你有没有见过他呢?他那样的出众,若是见过一次的话定不会忘记的。”


又是这句话。


上一次我经过时听到的也是这句“你有没有见过他”。


上上次也是。


每一次都是。


“他会把黑色的头发束在脑后,不过你们也许没见过,因为他在外总是带着一张骇...

*一个小短篇

*基本是原人设背景

*背后的故事文末放出,读完这篇文其实能看出来啦




这是我第七次见到这位公子了,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场景。过去我只是经过时注意到了他,并不曾与他搭话,因为我没有时间在那里停留。今日我再次经过他身边也未作停留,但我决定忙完我的事再回到这里,结识一下这位与我颇为有缘的公子。


“......你有没有见过他呢?他那样的出众,若是见过一次的话定不会忘记的。”


又是这句话。


上一次我经过时听到的也是这句“你有没有见过他”。


上上次也是。


每一次都是。


“他会把黑色的头发束在脑后,不过你们也许没见过,因为他在外总是带着一张骇人的面具。小生说过他好多次啦,那张面具着实丑陋不堪,那样好看的脸真是糟蹋了。但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也许他终于听取了小生的建议,扔了那张面具呢?你有没有见过?”


他就站在桥头边微微仰着头,与桥上的人絮絮不休。


“他背后长着巨大的黑色翅膀,羽翼的尾端闪着金色。他将自己隐藏在人群中时会施法术让人们看不见他的翅膀,所以你们或许不曾见过。但是他的翅膀上的羽毛总是落得一地,叫小生每日打扫房间好生辛苦,偶然落在山间路边给人拾去,人们都视若珍宝,还以为是什么绝世奇物。不过若是你们拾到过的话,他一定曾到过那附近......你有没有见过那样的羽毛呢?”


我想与他搭话,却又不便打断他,只得待他继续。


“他吹笛尤为勾人,若是你听过他的笛声,一定会痴迷到忘记一切,只知循着笛声过去。小生当初就是被他的笛声引诱,乖乖地走到他面前,然后就再也离不开了,直到来这儿。不过小生是因为做了坏事,他才吹笛引小生自投罗网,你若非如小生这般十恶不赦或许也无福得闻那样的乐曲......你听见过吗?若是听见的话大抵就能见到了!你有没有见过呢?”


我在他旁边站了好一会儿了,他却不曾望向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就像不曾注意到拥挤在他周身的其他人一样。


“虽然他看起来难以接近的样子,其实他爱吃甜食还尤其喜欢玉子寿司,甚至经常去到城镇市集上买这些东西吃。小生本来只爱吃肉,后来都跟着他爱上了吃这些东西,害得小生都长胖了不少!对啦,他去市集的时候总是化作少年模样,他一定也觉得一个七尺男儿总是买糖吃怪不好意思的,小生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不说罢了。他化作的少年是金色短发,总是穿着白色狩衣和木屐,你有没有在市集见过这样的少年呢?”


不断有人想挤到桥边来,桥边不断有人沿着桥游去对岸,然后带着或怨念或满足的表情沉入水中。


“他写得一手好字,小生那时看着他写信写和歌写批注能看一整天。这个你们一定没有见过......啊不,他的信都会由乌鸦送出,也曾有过半路没了音信的乌鸦,是不是有人把它们打下来了呢?那样的话一定会发现脚上绑着的信笺了!那样的字谁看了都会赞叹的,你有没有见过这样的信这样的乌鸦?”


桥上的人摩肩接踵,行色匆匆,谁都未理会这位公子。


“其实他也不只有乌鸦,他也养一种白色的小鸟,那种小鸟通体雪白,又肥又小就像个小雪球。但是他很少放他们出来,就连小生也只见过一次。你有没有见过那样的小鸟?”


他似乎没有停下话匣的打算,我终于决定打断他的话。


“公子,有人告诉你见过那个人吗?”


我的声音不仅沙哑,甚至有些难以辨认,毕竟我已经数百年没说过话了。因此我又努力重复了一遍,似乎找回了一点点说话的感觉。


他似乎有些错愕,桥边虽然从来熙熙攘攘,却不会有人停留在此与他人谈天,因为所有人都在追逐着桥上的某个人,没有时间理会他人。


“......没有。”


我以为他与我们不同,没想到他也是被同样的规则奴役着的可怜人。


“你知不知道......”我努力找寻着合适的字眼,但除了使用直白的话语我不知如何说明此事。“你知不知道,桥上的人看不见我们,更听不见我们?”


“知道。”


原来他知道。他与我这能够对话的人似乎反倒不像与那些看不到他的人那样热情,我又要想如何将对话进行下去了。


“那......你见过他几次了?”我顿了一下,“我是说,在桥这里。”


“一次也没有。”


什么?数百年来那个人不曾来过忘川河奈何桥?


还未等我说什么,公子却笑了出来:“他是大妖怪,他是神明,他是不会死的,小生怎么会在这里等到他呢?”


数百年前我在奈何桥上不愿喝下孟婆汤忘记心爱的人,因此跳入忘川水中,甘愿囚禁在此千年。我的姑娘每一世阳寿燃尽走上奈何桥时,我便能够伴她走一次跨过忘川的路,我看得见她,她却看不见我。有的人难以忍受这样的痛苦,我却甘之如饴,只是如此也足够我用她的一世来慢慢回忆,再等待她下一次来到这里。只要再过几百年我就能逃脱出这忘川,那时我便可以转世投胎,到阳间找寻我的姑娘。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不愿忘记的人,因此每数十年一次从桥头再沿着桥到对岸的这段路途是这里的人唯一的念想。但这位公子却始终站在这桥头边,一站就是数百年,也将站到千年期满,他终于能够离开这忘川转世的那天。这千年里他见不到他在等的那个人,也没有人会告诉他那个人的消息,他就这样对着无法做出回应的人不断地问着“你有没有见过他”,一问就是千年。


我叹了口气:“既知无人会应答你,公子为何还要问他们呢?”


“我怕我自己会忘了。”


他的语气那样淡,我若不是在相似的处境深知这样的心情,怕是根本感觉不出这话中的无助。


“比起我们,你倒也有幸运之处。”我努力宽慰他道,“他不曾喝过孟婆汤,你们再见时他还会记得你。”


他却面色骤凝,转而苦笑道:“小生与他相识相处不过三月,比起之后不曾见面杳无音讯的千年,比起之前不曾有过交集的万年,不过是沧海之一粟,小生可不敢奢望他还记得。”


我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却听得他继续说道:“但就算他已不记得,小生也会再次让他爱上我。这里的每个人都有着这样的决心,不是吗?”


未曾料想这一来二去被宽慰的竟是我,我笑了笑,决定不去水底了。在他身边坐下,我静静地听他继续讲他和他的故事,问着看不见我们的人,期待一个不会有的回答。


“你有没有见过他?”


END




前情的话大致就是,狐狸杀害少女,大天狗作为神明去捉他,但大天狗无权定罪量刑,在等待审判期间狗崽两人相处了三个月,就fall in love啦。但是最后审判的结果是妖狐必须偿命,但妖狐不愿喝孟婆汤,甘愿在忘川囚禁千年。这篇文就是狐狸在忘川的故事了。

鱼儿
Bettys除了好看 真的觉得...

Bettys除了好看 真的觉得没那么好吃 

中间的司康蛮好吃 但是最上一层的甜品真的很雷

Bettys除了好看 真的觉得没那么好吃 

中间的司康蛮好吃 但是最上一层的甜品真的很雷

Caster

第七章 没有赢家 (4)

        飞艇刚进入新不列颠边境的结界,剑王和枪王就收到了来自圣都的消息。

         “赞美吾王!急报!莫德雷德卿的军团在敌人大本营附近突然遭到毁灭性打击!莫德雷德卿陷入险境!”

        两位王拿着情报面面相觑,若不是报告的署名写着贝德维尔,王想必会认定这是圆桌骑士的恶作剧。...


        飞艇刚进入新不列颠边境的结界,剑王和枪王就收到了来自圣都的消息。

         “赞美吾王!急报!莫德雷德卿的军团在敌人大本营附近突然遭到毁灭性打击!莫德雷德卿陷入险境!”

        两位王拿着情报面面相觑,若不是报告的署名写着贝德维尔,王想必会认定这是圆桌骑士的恶作剧。

        思考了五分钟,剑王回复道:“高文卿怎么样了?”

        贝德维尔的回复在王看来近乎离谱:高文虽然占据上风,但还是在大雨中和敌人苦战了几个小时。

        枪王读完消息一怔,不等剑王反应便立刻回复:命令高文卿加紧击退敌人,其他事情等回到圣都再说。

         “收到,赞美吾王。”贝德维尔此后没再来打扰两位王,飞艇内安静下来。

        剑王靠在椅子上,用怀疑而不安的眼神看着枪王,“这可能吗?”

         “敌人绝无可能毁灭她的军团。”枪王压低声音一口否定,她紧锁着眉头,双眸死死盯着西方,仿佛要看到这场战争的全部。

        剑王注视着手中的情报,当看到上面的署名后,怀疑和不安减轻了许多,“但是贝卿的情报不会有错。”

         “我当然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枪王不情愿地点点头,意料之外的情报带来了强烈不适。她连忙闭目深呼吸几次,终于在胸口的起伏间平静下来。

        剑王看着对方,起身接了杯柠檬茶放到她面前,“当年的‘我’可不会露出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哦。”

        枪王仰头,冷冷地看着站在身边的,另一个娇小的自己,“现在的‘我’不也没好哪儿去么。”

         “刚才你那么匆忙地回应贝卿,只是暂时想要一个冷静的空间。”剑王并不和对方争论,她背靠着枪王的座椅,道出对方的心声,“其实我也需要反思,身为Alter的我们不曾为此困扰,但现在……”

        枪王没有回复,只是轻叹一声,把盘着秀发的后脑勺靠在剑王的后背上,柔软的后背和温暖的体温让她宽慰不少。

         “我们的莫德雷德有危险了,准备怎么救。”剑王终于提到了二人都在意的、但之前一直回避的话题。

         “你想怎么救?”枪王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对方。

         “兰斯洛特卿等一众圆桌,估计早就磨刀霍霍了。”剑王的嘴角微微上扬。

         “你不会让他们去的,”枪王的语气相当肯定,“我也不会让他们离开圣都半步。”

         “让他们去实在是得不偿失。”剑王对枪王的定论并不惊讶。

         “相比之下,如果传送的不是军队,就方便得多了。”枪王说出她的策略,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大口柠檬茶。

         “尘埃落定。”剑王轻松的声音为这次决策画上了句号。 

        枪王听罢露出一丝坏笑,金发上的黑角饰物随着头部的摆动,撞上了剑王的后背。

         “不愧是‘我’。”声音里夹杂着称赞和挑衅。

        枪王首先感受到的,是来自剑王那柔软温热后背的微微颤抖,随后是一声嫌弃而带有几分傲娇的反击:“轻点,疼。”

        飞艇全速向圣都冲刺,途中两位王根据既定的决策,联系上了戴森和浅水,敦促他们做好启动圣杯的准备工作。

        一回到圣都的高塔内,圆桌骑士就集结在两位王面前。兰斯洛特表现得尤其积极,已经很久没有为王建功立业了,所以他更要抓住眼前这个机会,击败敌人并确保莫德雷德的安全。

        但包括兰斯洛特在内的所有圆桌骑士的请战,被王一致回绝了。

         “卿的心情我们理解,但问题是,”剑王看着兰斯洛特不甘的双眼,“你来得及吗?”

        兰斯洛特连忙解释道,“王,莫德雷德卿后方的结界还没被摧毁,只要能传送……”

         “传送一支军队过去,需要消耗大源中的多少魔力,你想过没有?”枪王听到传送二字就打断了他。

         “那就只传送我们几个人,”兰斯洛特非但没消停,提议反而接连蹦出来,“或者只让我一个人去!”

         “住嘴!”剑王被兰斯洛特搞得火大,“你真的以为自己有天大的能耐吗?这实在是疯狂透顶,作为王我不可能让你去送死。”

        兰斯洛特沉默了,他失落地低下头。

         “众卿,没有命令不得离开圣都,解散!”枪王趁着剑王盛怒时再下一令,彻底断了圆桌骑士们的念想。

        骑士们转身离去,兰斯洛特迈出高塔,意外地发现戴森和浅水正在门外等候。他们见到走出来的圆桌骑士,微微俯身行礼,“赞美吾王”的声音飘到耳边。

        兰斯洛特看着他们,又看了看高塔下方的圣杯库,一下子全明白了。比起圆桌骑士的能力,王更愿意相信圣杯的力量,骑士叹了口气,心情复杂地向自己的府邸走去。

        目送圆桌骑士们离去,两位执行官踏入王的宫城。

         “赞美吾王。”二人站在先前圆桌骑士的位置,向王行礼。

        王的脸上浮现出笑意,剑王问道:“准备工作进行得怎样了?”

         “全部的圣杯已被激活,随时可以传送到莫德雷德卿所在的位置。”戴森连通了圣杯库的影像,数百名魔术师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严密控制着高墙上的十九个圣杯。

         “很好,”枪王对目前的情况十分满意,“不过根据本次战斗的规模来看,只需要传送一个圣杯就够了。”

         “一个?”浅水愣住了,“如果要支援莫德雷德卿……一个真的够吗?”

        身边的戴森却明白了王的意思,“王是说,圣杯并不用来支援战斗,而是直接作为‘武器’使用吧。”

         “圣杯作为万能的许愿机,一种用法是调集魔力实现人们的愿望。”剑王来到窗前,看着繁华的圣都,当年建设如此巨大的城市可少不了圣杯的功劳,“而另一种,则是吸收人们的愿望和灵魂,将其转变成自身的魔力后,为世间降下灾厄。”

         “这样的圣杯是最强大的战争兵器,”枪王举起了右手,看着手腕处隐约若隐若现的浅层静脉,“只有被身为Alter的我们污染过圣杯才能办到。”

        戴森静静地看着两位王,不用说都知道王污染圣杯的原因,他对此无任何异议。

         “黑之圣杯……”浅水念出了那个古老的名词,但随后又予以否定,“不,我们的圣杯也不能被称之为黑之圣杯,毕竟在平日里,它们还是可以作为正常的许愿机使用。”

         “这得感谢东京湖光城的魔术学院,”戴森带着敬佩的口吻回忆,“多亏了那些前辈们的不懈努力,许愿机和兵器才得以在同一个圣杯中共存。”

        时间宝贵,王和执行官也不再多闲话,四人乘电梯来到了圣杯库底部的控制中心。

        控制中心的各位纷纷起身向王致意,虽然本次行动并没有圆桌骑士的事情,但王还是接通了各位骑士的视频通讯,让他们也能够目睹圣杯传送和战斗的全过程。

        两位执行官也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戴森最后一次向各个控制部门确认情况。

         “圣杯状态——良好。”

         “Alter化炉心——稳定。”

         “启动注入魔力——充足。”

         “传送通道——打开。”

         “莫德雷德卿的定位——确认。”

        一切正常,戴森向在不远处的两位王点点头。

         “那么,”剑王威严的目光扫过控制中心,“开始吧!”

         “启动一号圣杯!”戴森紧随剑王,向各部门下令。

        随着启动魔力的注入和Alter化炉心的运转,一号圣杯由原本的金色变成了暗黑色,接着从墙体内缓缓飘出,来到了控制中心的传送结界里。

         “开始传送!”伴随戴森的命令,黑之圣杯被大量魔力包裹,十秒后魔力散去,圣杯已经被投放到上千公里外的战场。

        也就是在同时,圣杯投放点附近的使魔传回了实时的影像。

        约五千米的高空,一个黑洞悄然形成。它的下方,残存的敌人趁着新不列颠军队遭到重创,正在重新集结。大批战争机器聚集在城市的主干道上,联邦士兵们已经重新夺回并进驻那些曾被攻占的、残破不堪的建筑物。

         “真是一群顽强的凡人。”枪王双手交叉在胸前,轻蔑地望着影像,敌军对头顶的威胁浑然不知,还在大摇大摆地沿着大街推进。

         “呵,圣杯会把他们吞噬干净,”剑王冷笑道,“他们一个都逃不掉的。”

        剑王话音刚落,每一位士兵内心的愿望就化成流星似的细线离开他们的身体,直冲黑洞而去。当然,这些王口中的“凡人”,是看不到具象化的愿望的。

        虽然无法辨别那些愿望的主人,但王和圣杯库的魔术师们还是看清楚第一个愿望被圣杯吸收的瞬间。仅仅过了两秒钟,圣杯便消化了那个愿望,并吐出了愿望的残渣——黑泥。

        黑泥自圣杯而出,自由落体地坠向地面。第一滴黑泥擦过一幢大楼的外墙,它顺着外墙流淌,很快变成了燃烧的火焰。

        愿望接二连三地涌入圣杯,越来越多的黑泥变成了灾厄的瀑布,毫不留情地砸向下方敌人。

         “小心上方!快让开!”圣杯正下方的部队接到了友军发来的警告。

         “头顶,什么情况……”士兵将信将疑地抬起头,他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在黑泥中燃烧起来。

        黑泥裹挟着诅咒和毁灭在大地上滚滚流淌,不断吞噬四散奔逃的敌军。热浪冲进建筑物,大厦很快成为了灼热的烤炉,一些被困其中的联邦士兵无路可退,选择了跳窗逃生,但迎来的却是一头栽进布满大街的黑泥的恶果。

        就这样,黑泥的诅咒与大火在城市中齐头并进,部分侥幸逃脱的联邦士兵,也因为火灾的缘故而导致防护服损伤。这样一来,他们还要面临空气中无处不在的放射线的威胁。惊慌失措的求救和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回荡在街道间,此刻的城市已经沦为不折不扣的人间地狱。

         “好了,让使魔去联系莫德雷德吧,她应该就在这附近。”枪王下令,毁灭敌军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救出莫德雷德才是首要目标。

        使魔的镜头从圣杯下熊熊燃烧的城市移开,随后出现的,是正在向城外撤退的新不列颠军队。

        这时使魔传回的画面发生了剧烈抖动,王和魔术师们眼前的大屏幕突然漆黑一片。

         “怎么回事?”枪王拉下脸来,“试试重新连接其他使魔。”

        重新连通后,画面中的圣杯已经发生了变化,黑泥不再只是向下方坠落,而是呈喷射状砸向更远的城市,这令火势更猛烈地蔓延开来。

         “是吸收太多的魔力,变得愈发疯狂了吗?”枪王小声嘀咕着,她注意到飞向圣杯的“流星”中夹杂了其他一些东西,王清楚那是什么,“仅仅是人类的愿望已经无法满足,连他们的灵魂都不放过啊。”

         “‘我’!”剑王突然叫了出来,她颤抖着右手缓缓指向屏幕,眼里闪烁着惊恐,“那个东西是什么?!”

Suzy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送牛奶的建筑师
满目山河空念远。怜取眼前人。想...

满目山河空念远。怜取眼前人。
想了想,还是传上来了。
希望你再来人间看看。( ^_^)/

满目山河空念远。怜取眼前人。
想了想,还是传上来了。
希望你再来人间看看。( ^_^)/

送牛奶的建筑师
在你的温暖中怀念你。( ^_^...

在你的温暖中怀念你。( ^_^)/
(Funeral Parlor in Spain)

在你的温暖中怀念你。( ^_^)/
(Funeral Parlor in Spain)

送牛奶的建筑师

突然觉得活着真好,不管遇到什么不开心,至少还有明天可以等待。

突然觉得活着真好,不管遇到什么不开心,至少还有明天可以等待。

送牛奶的建筑师
今天很开心,今天吃很饱。Est...

今天很开心,今天吃很饱。
Estate Bungalow in Sri Lanka

今天很开心,今天吃很饱。
Estate Bungalow in Sri Lanka

送牛奶的建筑师
天上有只大母鸡在下蛋!Seco...

天上有只大母鸡在下蛋!
Second Home in LA

天上有只大母鸡在下蛋!
Second Home in LA

送牛奶的建筑师
不会画水,越画越烦(﹏)。Pe...

不会画水,越画越烦(>﹏<)。
Pedestrian Bridge in the US.

不会画水,越画越烦(>﹏<)。
Pedestrian Bridge in the US.

送牛奶的建筑师

不开心的时候有你啊!( ˙˘˙ )

不开心的时候有你啊!( ˙˘˙ )

送牛奶的建筑师
感觉花生是好吃的!(Liyan...

感觉花生是好吃的!(Liyang Muesum.找不到中文⊙﹏⊙)

感觉花生是好吃的!(Liyang Muesum.找不到中文⊙﹏⊙)

宝宝吃土

十年生死两茫茫,当时只道是寻常。

十年生死两茫茫,当时只道是寻常。


送牛奶的建筑师

很开心和现在认识的这群朋友来往。(Douglas House in London)

很开心和现在认识的这群朋友来往。(Douglas House in London)

送牛奶的建筑师

今天工作辛苦了,希望明天presentation顺顺利利。
奖励自己一轮红月,虽然今天下了一整天雨。
Two Moon in South Korea.

今天工作辛苦了,希望明天presentation顺顺利利。
奖励自己一轮红月,虽然今天下了一整天雨。
Two Moon in South Kore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