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pasmodic

21042浏览    423参与
FETLK

PHI校日常(7)igallta的双人时光(下)

凛空毫无反应,这超出了igallta的预期。

igallta也只好坐下把甜点吃完。

气氛好奇怪。

igallta心里如此想着。

凛空和igallta直到站起来走都没再说一句话。


凛空一直走到了一家,鬼屋。

密室逃脱的那种。

凛空毫无犹豫,径直走了进去。

igallta想了想,犹豫着也跟了进去。

进去的时候还不忘像凛空一样把钱抛在收银台上。

(会计:谢谢你)


其实关卡难度不算很大,但igallta提心吊胆的,生怕遇到蜘蛛。

直到igallta在一个关卡前停下。

她发现凛空也停在了这。

凛空终于开了口。

“咱们要讲究公平。公平,懂吧。”

igallta......

凛空毫无反应,这超出了igallta的预期。

igallta也只好坐下把甜点吃完。

气氛好奇怪。

igallta心里如此想着。

凛空和igallta直到站起来走都没再说一句话。




凛空一直走到了一家,鬼屋。

密室逃脱的那种。

凛空毫无犹豫,径直走了进去。

igallta想了想,犹豫着也跟了进去。

进去的时候还不忘像凛空一样把钱抛在收银台上。

(会计:谢谢你)




其实关卡难度不算很大,但igallta提心吊胆的,生怕遇到蜘蛛。

直到igallta在一个关卡前停下。

她发现凛空也停在了这。

凛空终于开了口。

“咱们要讲究公平。公平,懂吧。”

igallta还没反应过来,凛空就将igallta的口堵上了。

凛空的动作一直持续到氧气耗尽。

随后若无其事的说:“这个谜题我解不开了,你整。”

igallta挺着泛红的脸一看,好嘛,问你路上的花属于什么科。

凛空:“我都记住了,但是分不出来它们是什么科。”

igallta本就擅长生物,所以她也就顺畅的解决了这道题。




这一日,两人再没发生什么。




晚上回到家,凛空看见了一张字条。

“我们出去参加派对了,别管我们 晚上不回来了。”

“弭儿 久住”

igallta明显觉得两人是带着生气的成分在里面。

凛空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igallta还真的认真思考了很长时间,尔后得出一个结论:





“你会玩我的世界吗?”

凛空花了50分钟来了个随机种子速刷末地。

igallta用了38分钟。

凛空眉毛一挑。

两人就打了十八大回合,跑酷,PVP,建造,全都比过了,凛空以11:7胜利。




两人又实在无聊,又去了阳台闲聊。

igallta谈起凛空以前的事时,凛空沉默了许久。

igallta连忙解释:“你要是觉得不好可以不说。”




但凛空叹了一口气,还是讲了。




igallta发觉凛空的眼神不对。既不是平时的游离,也不是做题的坚毅,他流露出一种感性的朦胧和迷茫。

“我曾经在小学不是phi大陆的,而是地下一个附属岛的很普通的小学。很奇怪的是,这个小学竟然是大陆示范小学。”

“我当时实际上很期待的,我觉得那是我的福气,在小岛上有那样一个好学校,我一定可以翻身的。至少把自己的成绩提上来。”

“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完全错了。”




凛空顿了一下,转头看向igallta,igallta也回他一个期待的眼神。




“那里的学生啊,唉……”

“他们不像是学生,更像是**,结~党~营~私~一溜一溜的,我根本招架不住,好不容易考上小岛联合第一初中,我的自信又树了敌。”




凛空讲了很多,最后说到,

“这才是我沉默寡言的原因,再多嘴,我怕是人都保不住了。”




凛空没想到的是,igallta直接冲上来抱住了自己。

igallta真的没想到,这人竟然,和自己的经历有几分相似。

只不过她运气好,只在小学遇到过几次。

凛空却是硬抗到高中,转校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吧。




这一次,igallta在拥抱里倾注了全部的感情。

凛空明白,所以什么话也没说。

但紧接着,igallta直接凭借着自己多年练剑的气力将凛空拉了起来。

凛空一脸疑惑的被其推进房间,再看着她拉上窗帘,锁上房门。

igallta第二次A了上去,但这次既猛烈又温柔,而且时间也并没有那么长。

凛空若有所思的眼神证明了他很懂,而igallta也是挑起一抹笑,柔和道:




“今夜这么漫长……”



“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可惜了?”

冰糖云片糕
画一半, 听老师讲后天复课的事...

画一半,


听老师讲后天复课的事 实在画不下去了.🤯


衣服带私设的.

画一半,


听老师讲后天复课的事 实在画不下去了.🤯



衣服带私设的.

nynia-zero
用蓝键往你头上砸(什)

用蓝键往你头上砸(什)

用蓝键往你头上砸(什)

电子幽灵会梦见φ吗
521喝茶日快乐(混乱 好吧是...

521喝茶日快乐(混乱

好吧是久住和kuzumi.SP,虽然cp向被我画得像带娃

521喝茶日快乐(混乱

好吧是久住和kuzumi.SP,虽然cp向被我画得像带娃

FETLK

PHI校日常(6)igallta的双人时光(上)

早晨醒来,凛空觉得哪里不对劲。

弭儿和久住一直盯着他和igallta,让凛空稍有心虚。

凛空充分发挥他的木头本质以及社牛属性,装作若无其事。

但是igallta可不是那种雷打不动的人。她可是早就察觉到了异常,而且心还挺虚。

但是,还没等igallta开口,这边久住就直接开口问:“说吧,你怎么回事?”

igallta望着久住,而凛空则是波澜不惊:“啊?什么怎么回事?”

“你能说谎,但是你的气味不能!”

“啊?”

凛空不解地惊愕了一下。

“igallta的身上有你的气味,甚至她的胳膊上还有红印!你到底干了什么!”

好嘛,这是完全误会了。

凛空正欲解释,却被弭儿打断。

“根据......

早晨醒来,凛空觉得哪里不对劲。

弭儿和久住一直盯着他和igallta,让凛空稍有心虚。

凛空充分发挥他的木头本质以及社牛属性,装作若无其事。

但是igallta可不是那种雷打不动的人。她可是早就察觉到了异常,而且心还挺虚。

但是,还没等igallta开口,这边久住就直接开口问:“说吧,你怎么回事?”

igallta望着久住,而凛空则是波澜不惊:“啊?什么怎么回事?”

“你能说谎,但是你的气味不能!”

“啊?”

凛空不解地惊愕了一下。

“igallta的身上有你的气味,甚至她的胳膊上还有红印!你到底干了什么!”

好嘛,这是完全误会了。

凛空正欲解释,却被弭儿打断。

“根据刑法第……”

“你等一下!这™什么啊?!我昨天晚上根本什么都……呃……总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凛空的极力辩解并没有什么用。



“那个,他确实没对我做什么。”





久住和弭儿转过来惊讶的看着igallta。

“那你身上的气味和痕迹……”

“你想多了,就是昨晚,嗯,抱了,一下……”

igallta脸色红润,这个时候久住和弭儿不淡定了。

我们两个在另一个屋相安无事,你俩就在那个屋亲密无间了是吧?

望着久住和弭儿那非常不善的眼神,igallta拉着凛空就走了。

走后还不忘给两人发个微信:“咱们今天分头行动吧!”




随后,igallta就和凛空漫无目的的闲逛。

(此时的久住和弭儿在家里打电动)





igallta带着凛空来到了一家书店。

“来这干啥?”

“看书。”

本来很喜欢阅读的凛空也没什么异议,就与igallta一起进了书店。

两人专门选了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凛空拿了本科幻小说,而igallta弄了本,恋爱轻小说。

igallta很投入的读书,凛空也很投入的读书。

时间很快过去,igallta的书接近尾声。

“名叫【】的女孩子转过头,看着旁边的#,微风拂过,空气中带着桃花的芳香……”

igallta闻到了一阵桃花的味道,不由自主的转过头看着凛空。

阳光明媚,洒在凛空的身上,金色光辉平添了几分庄严。

igallta忽而有些出神,就这么看着他,期待着他能回头。




五分钟,




二十分钟,




四十五分钟,




凛空沉浸在面壁计划中无法自拔。

(⚡️凛⚡️空⚡️我⚡️恨⚡️你⚡️像⚡️石⚡️头⚡️一⚡️样⚡️)

igallta第八次回过头,凛空依然看着自己的科幻。

正当igallta烦恼的时候,面前突然穿出来一张脸。

igallta吓了一跳,凛空询问:“你怎么了?”

回过神来的igallta有些生气。

“你怎么了?”

igallta一言不发,把书放回去,提起自己的剑走了。




凛空好不容易把她拉回来。




正好中午了,凛空和igallta找了一家临近的餐馆。

饭菜味道很好,不过两人吃饭心思都不大。

凛空真的摸不着头脑。

直到igallta跟他解释了缘由,这件事才以凛空保证下午一直陪着她算收场。

随后下午两人去了电玩城。

igallta一开始信心满满,到最后她的笑容就完全消失了。




你妹的这家伙玩maimai怎么这么强啊!

随后igallta靠着飞车(在cereris那学的)找回了自信。

凛空不会开车,玩了七局,没有一局赢。

凛空又去抓娃娃。好嘛,又把自己的脸面丢光了。

随后凛空无奈的出了电玩城陪igallta看新上映的电影。





电影挺有趣的,但是买票的时候只剩一个情侣座了。

igallta和凛空事实上不是很介意,但是两人毕竟没有正式确认关系,还是有点尴尬的好吧。

(此时的弭儿和久住在打电动)

电影还不错,但是两个人中间的尴尬气氛还是挺碍事的。

凛空装作若无其事,看电影。

igallta则是任其发展。

惊悚片总会有几个镜头比较吓人,igallta虽然比一般女生勇,但是总归还是有点害怕。

本来她能撑住,但是看到蜘蛛之后,igallta就绷不住了。




凛空看着怀里瑟瑟发抖的igallta,叹了口气。




等到igallta反应过来的时候,瞬间开始觉得不对劲了起来。

但由于自己的心理驱使,她还是靠在凛空的怀里,就如同凛空曾经养过的猫。

电影结束了,两人走出影院。




igallta带着凛空来到了一家甜品店,而凛·钛合金火箭·空则是说:“你不怕胖吗?”

“闭嘴!”

igallta把凛空的嘴堵上了。

凛空不得不说,igallta眼光挺好。这家店甜品确实不错。

于是两人就看着窗外蔚蓝的湖水。

igallta说到:“今天在影院里……”

凛空咳嗽了两下:“不是,那是你……”

“我的意思是,那电影如果是真的呢?”

凛空思索了一下。




“把你扔出去。”

“????”

igallta差点要骂人,凛空紧忙补充:





“把你扔远点,安全。”

igallta这才放过他。

不过自己确实对他很有好感,他平时虽然不是很风趣,但是,凛空该认真的时候无人能及,而且,他也不是那种只顾自己的人,说实话自己还觉得他,嗯,挺好……




“哎。”

“咋了?”

“我感觉这块蛋糕味道一般。”

凛空尝了一口。

“?这你都觉得不行,那你要怎样?”




随后凛空就发现自己叫igallta耍了。

怎么耍的呢?





igallta直接俯身将自己的唇与凛空相对,过了好久才分开。

igallta舔了舔舌头,饱含深意的笑了一下。





“这个甜点味道很好。”

耶斯莫拉🌚🖕

班里画黑板报,让我随便画几个人物

遂画了烂东西

大比例不好画啊(泪)

班里画黑板报,让我随便画几个人物

遂画了烂东西

大比例不好画啊(泪)

耶斯莫拉🌚🖕
一页痉挛🌚 脏草稿注意)

一页痉挛🌚

脏草稿注意)

一页痉挛🌚

脏草稿注意)

FETLK

phi校日常(5)开心快乐的夜晚

下了晚自习,凛空和一众学生一起回到宿舍楼,但是,他是和女生们一起回去的。

某些男同学看着他,牙龈流酸水。

 这三个女人才华超众,相貌俊美,你说怎么全叫凛空趟上了呢?

那这不能怪凛空,得怪那个校长这么安排,再说人家凛空什么成绩,什么长相?

那些男同学想一想,自己连14.9都达不到,算了吧……


好了,躲不掉的尴尬问题又来了。

一个男的和三个女的睡一起……

好尴尬。


凛空看着装作若无其事的igallta,习惯性的盯着他的久住,以及脸上微红的弭儿,说到:“咱们是一人一个床,又不是四个人睡一起,干什么整的像是我非礼似的。”

问题是谁和他睡上下铺呢?...

下了晚自习,凛空和一众学生一起回到宿舍楼,但是,他是和女生们一起回去的。

某些男同学看着他,牙龈流酸水。

 这三个女人才华超众,相貌俊美,你说怎么全叫凛空趟上了呢?

那这不能怪凛空,得怪那个校长这么安排,再说人家凛空什么成绩,什么长相?

那些男同学想一想,自己连14.9都达不到,算了吧……




好了,躲不掉的尴尬问题又来了。

一个男的和三个女的睡一起……

好尴尬。




凛空看着装作若无其事的igallta,习惯性的盯着他的久住,以及脸上微红的弭儿,说到:“咱们是一人一个床,又不是四个人睡一起,干什么整的像是我非礼似的。”

问题是谁和他睡上下铺呢?

本来就预订好的空床位上铺睡得久住不愿意了。

三个魔王吵了好久,最后igallta输掉了猜拳。




igallta:“(我爱你)(我太爱你们了)(祝你们身体健康)”




最后igallta愿赌服输,真的爬上了久住原先的床位。

凛空并不很关心这件事,毕竟正常人多少都有点抵触。

所以他决定,睡觉。



(你就这么回应别人的抵触的吗)





igallta横竖睡不着,偷偷的向下看。

凛空一般不穿睡衣,但是在女生宿舍他也不能保持原来的习惯,所以他就拿了一套衬衣。

凛空呼吸不重,平稳而均匀,igallta借着月光看他,越发觉得他还挺帅的。




次日,久住看见igallta顶着两个黑眼圈。

igallta特别想给久住来一剑,但是这真不怪久住,昨天晚上本来就睡不着的她,非得可哪乱看,看完更睡不着了。

久住也知道本来应该是自己在那,所以也没有去嘲讽igallta,后者表示她还算有良心。




几月后的某日,放假了。

劳动节的phi大陆即使是高中也会至少放两天半非串休假期,更别提以仁慈著称的phi第一中学。

弭儿,igallta和久住三人非常开心快乐的租了一个公寓,只能说是不穷不富了。

一百多平的公寓,四个人住。这公寓三人住分担的钱就太多,正好有人要和他们拼着住。这样的话就好了,正好能负担得起。

三人很开心地玩了半天,回到公寓。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看起来第四个人已经来了。三人好奇地敲敲另一间房子的门,门就开了。

接下来,三人的状态和第一天的宿舍生活一模一样。




怎么又™是你啊!!!!

望着脸黑的三人,凛空也是十分尴尬的。

这间房只有两张床,而且一张床不能睡三个人。

凛空的嘴开光了,完了,这把真得俩人睡一张床了。




再一次从猜拳比赛中败下阵来的igallta差点就想骂人,但她自身的良好修养硬生生的把那几句话憋了回去。





晚上,凛空借着透气为由泡了杯咖啡,上到阳台,坐在那个小木桌前,开始自己的工作。

随后凛空就发现igallta也过来了。

两人相视不语。

“久住和弭儿已经睡了,你来这做什么?”

“我?我有项目哦。”凛空这时候的声音反而显得微小且虚弱,“那你呢?”

“我喜欢晚上吹吹风,听听歌。”

两人就这么坐着,月光洒在igallta洁白光滑的脸颊上,显得圣洁高雅。她那双红色的瞳孔却是变成了蓝色,映着月亮,澄澈透明。此时的igallta令凛空觉得有一种艺术家独特的美,一向钛合金一般耿直的他也是有些不知所措。

igallta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凛空一直在盯着自己看,顿时脸上绯红:“你不是完成项目吗……”

凛空尴尬地回过头,却是无法集中注意力,索性直接收起笔记本电脑,对着igallta说:“睡觉吧,熬夜不太好。”




晚上,睡一床的两人自动的隔开了一段距离。igallta传来的微微的体香扰得凛空心神不宁,几乎没有这方面记忆的igallta也是看着凛空心脏狂跳。

igallta和凛空不约而同地转过身来,双方的眼睛里只有对方。

igallta还是有些拘谨,扭捏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凛空还是直性子:“你想干什么?”

“那…那个…”

“那个什么?”

“…抱我…”

凛空无奈的笑了一下,伸出双臂环住igallta。




两人伴着对方的体温入眠。

(就只有这样啦,想什么呢)

地平线的侍者

久住的恋爱 第三章 一夜?

“走吧我们回家”久住抱着已经吓傻了的他往家走去

久住的家在霓虹城中最高的公寓的最顶层,可以俯视整个霓虹城,远眺甚至能看到城郊的废墟

他被久住带着迷迷糊糊的进了久住的家里,当他看到久住的家之后脑子里只有一个评价

 像坟墓一样简洁。整个房间里除了几扇落地大窗,一张床和卫生间里有的浴缸之类的东西外,什么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家徒四壁。

不会吧,赌城的大姐大都家徒四壁,其他人家里得成什么样呀?......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久住点了一下墙面,整个屋子瞬间被信息窗充满,这哪是墙呀,这些都是全息屏幕

他又被震惊了,凑上去看了几遍,才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

久住在一旁看着他一脸震惊的...

“走吧我们回家”久住抱着已经吓傻了的他往家走去

久住的家在霓虹城中最高的公寓的最顶层,可以俯视整个霓虹城,远眺甚至能看到城郊的废墟

他被久住带着迷迷糊糊的进了久住的家里,当他看到久住的家之后脑子里只有一个评价

 像坟墓一样简洁。整个房间里除了几扇落地大窗,一张床和卫生间里有的浴缸之类的东西外,什么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家徒四壁。

不会吧,赌城的大姐大都家徒四壁,其他人家里得成什么样呀?......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久住点了一下墙面,整个屋子瞬间被信息窗充满,这哪是墙呀,这些都是全息屏幕

他又被震惊了,凑上去看了几遍,才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

久住在一旁看着他一脸震惊的表情,心里笑了笑

“你看你被打的都是伤,”久住一边对她说一边从信息窗里拿出了一个医药盒“你先包扎一下吧,我去洗个澡。”说完就转身进了浴室

听到浴室的门关上了,他才稍微缓过劲来,身上被打过的地方才开始隐隐作痛,但是他不着急包扎,他觉得这个女人比伤痛更可怕

他站起来,像大门走去

这是一扇密码门,不管是进去还是出去都要输密码,而输密码的窗口就在门上的全息屏上

“嗯,这个全息屏看上去很干净,应该只有在输密码的时候会用到。”他自言自语到,他伸出手摸了摸后面光滑的墙壁,计上心头。

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他赶紧回到了医药盒的旁边,拿出了一些药物,开始假装包扎

换好睡衣,走出浴室的久住,看到正在认真包扎的他很满意。转身去自己的衣柜里找一件比较小的衣裤,扔给了他

“换上吧,你总不能穿着你那套脏成那样的衣服上床吧”久住对他说道

他去卫生间里,简单地用水洗了把脸,换上了,意外地很合适。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的走出浴室,想在这里多待几分钟,不,几小时。

他刚刚走出浴室,久住就抱住了他,来了个双人版的三步上床。

久住抱着他很快就睡着了,他却一点困意都没有

窗外又开始下起了小雨,风夹杂着雨滴,把雨滴一个一个的镶在玻璃上,窗外城市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光被雨水渐渐虚化,就像调色盘上本独立的清晰地一个个色块被水稀释后淡淡的挂在窗上。而雨水中也总有几滴特别的,那些挂不住的水滴渐渐向下滑落,吸收了一路上的其他雨滴,留下一道清晰的痕迹。

他被久住抱得很热,却一点都不敢动,他僵硬的保持着这个姿势,身上汗如雨下。他睡不着,他一闭眼他刚刚死去哥哥就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不敢闭眼。

过了大概30分钟久住已经睡得很香了,红红的脸蛋上挂着一抹幸福的笑容。他却感觉像过了3个小时因为长时间的保持僵直,身上传来阵阵刺痛

他决定起来走走,他用颤抖的手尽量轻的抬起久住的胳膊,眼睛紧紧的盯着久住的表情,连久住的一呼一吸他都觉得下一秒自己可能惊醒这个女人,

扑通,扑通,扑通,他的心跳从来没有这么快过,就连在赌桌上也没有这么快过,他有几次都想放弃。

最终他成功的下了床

他走到了卫生间,他太激动了,这简直就像是从40多度的烈日下,进到了开着25度空调的房里,他揉着自己的腰,走到了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想起了自己的哥哥,他流着泪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起誓

                                 我一定要给哥哥报仇


FETLK

PHI校日常(4)弭儿的尴尬时间

弭儿听说凛空要去魔法部,脸都绿了。

但是如果他真的发挥出超过自己的实力,那就随他去了。


结果,凛空根本就是一窍不通,魔法书倒是能看懂了,实践却成了最大的问题。

弭儿幸灾乐祸地看着他胡闹,却没想到魔法书和这一顿看起来毫无意义的操作共鸣了?

事实上,凛空自己也不知道魔法书会共鸣,或许自己运气好吧。

共鸣后的魔法书翻开了新的一页,上书“时间魔法-究极”

弭儿迫不及待的冲上前去翻阅,却被第一句话呛得脸红心跳。


凛空好奇地凑上前去,第一句话写着:

“欲修炼究极时间魔法,共分六步;第一步,消除T/Z之身……”

凛空也呛了一大口。


什么嘛!这什么ex魔法啊......

弭儿听说凛空要去魔法部,脸都绿了。

但是如果他真的发挥出超过自己的实力,那就随他去了。



结果,凛空根本就是一窍不通,魔法书倒是能看懂了,实践却成了最大的问题。

弭儿幸灾乐祸地看着他胡闹,却没想到魔法书和这一顿看起来毫无意义的操作共鸣了?

事实上,凛空自己也不知道魔法书会共鸣,或许自己运气好吧。

共鸣后的魔法书翻开了新的一页,上书“时间魔法-究极”

弭儿迫不及待的冲上前去翻阅,却被第一句话呛得脸红心跳。




凛空好奇地凑上前去,第一句话写着:

“欲修炼究极时间魔法,共分六步;第一步,消除T/Z之身……”

凛空也呛了一大口。




什么嘛!这什么ex魔法啊!

随后凛空离开了魔法部。




嗯,自己还是相信科学好。

绝对不是因为时间魔法的奇怪条件。




这一日,上体育。

phi第一中学讲究素质教育,各种课程都是不会被簒的。

基础训练都结束后,老师大发慈悲,允许剩下的10分钟自由活动。

这个时候,某粉发女子向两位好友建议:“这次的比试带上他?”

弭儿和igallta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



凛空在接到挑战之后毫无表情的应允了。

事实上,三个魔王总是会比跑步,但是igallta每次都会毫无悬念地得到第一。

田径队副队长是跟你开玩笑的吗?

迷宫这个初一新生担任裁判。




比赛开始了之后,igallta像箭一样冲了出去。

凛空虽然体质可以,但是因为常年研究物理,锻炼也不是按照最高标准锻炼,所以开跑后一小会就被igallta远远的甩掉了。凛空和弭儿像较上了劲似的几乎并排跑在一起,你不让我我不让你。

久住因自身体质以及疏懒锻炼的原因落在后面。




凛空与弭儿你超我我超你(请不要think not 正),互不相让,弭儿和凛空在跑步的同时还不忘互相用语言对对方造成伤害。

只不过没吵多久,弭儿就发现自己不应和凛空吵架。这个 * 歪理一套一套的,自己哪里是他的对手。

于是igallta,凛空和弭儿分别占了前三,久住则只能忍受着三人的嘲讽在心里默默的吼着霓虹式脏话。



弭儿在跑完之后看向凛空,凛空虽然不是很健壮,但他的身材也是挺不错的,汗水令夏季薄校服贴在身上,浸透了。

弭儿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不行,自己在想什么,不能看他不能看他……”

嗯,看来这把晚上是注定睡不着了。

Lukiiii

捏了iga和久住

衣服没有一样的iga的头发也没有

尽力了😢

捏了iga和久住

衣服没有一样的iga的头发也没有

尽力了😢

FETLK

PHI校日常(3)久住觉得不对劲

毫无人设可言

请求支持


等到igallta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叫某个粉发女子狠狠地耍了一把。

igallta差点提起剑给她来一下。


这日,久住来到计算机社团,决定完成她的项目。在社团中的同学自然直呼其名,但是有些在网上与其打交道的就叫她Spasmodic女士。

毕竟久住网上用的不是中文名。

然后她就发现凛空加入了计算机社团。

久住想骂人。

尴尬归尴尬,该指导还得指导。


三分钟后。


我指导,指导你 妹啊!

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强啊?!

久住一遍一遍的在心里怒吼。

再这样下去自己团长的地位不保了。

希望之花~

这时候久住......

毫无人设可言

请求支持


等到igallta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叫某个粉发女子狠狠地耍了一把。

igallta差点提起剑给她来一下。





这日,久住来到计算机社团,决定完成她的项目。在社团中的同学自然直呼其名,但是有些在网上与其打交道的就叫她Spasmodic女士。

毕竟久住网上用的不是中文名。

然后她就发现凛空加入了计算机社团。

久住想骂人。

尴尬归尴尬,该指导还得指导。



三分钟后。



我指导,指导你 妹啊!

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强啊?!

久住一遍一遍的在心里怒吼。

再这样下去自己团长的地位不保了。

希望之花~

这时候久住发现了一个事:

凛空用的网名缩写是FETLK,而不是LK。

久住很奇怪,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

于是社团活动结束后,久住直接拦下了凛空。

“你怎么会这么强的?!”

“兴趣,从大约十年前开始的。”

久住彻底没了话。

于是她将凛空送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道别。



再见,


Lost Kind。




凛空身躯一震,但是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久住,不,Spasmodic女士,

又见面了。

久住确信了自己的猜想。

他为什么假扮女人参赛?

但是久住没管那么多。因为暂时信息不足,她没有办法寻根究底。

于是某紫发女剑客来找她的时候,看到了久住头上冒烟的思考情景。

哎哎,食堂过一会关了!

这个时候久住如梦方醒般,站起身跑向食堂。




主要是久住不会做饭,igallta也不会做饭,而弭儿会做,但是做出来的东西虽然能吃,但是太单一了,更何况弭儿口味特别,菜的味道一言难尽。

久住去食堂之后,发现只剩下一个双人座。再一看,凛空坐在那。

igallta和弭儿在对上久住杀人般的目光后强行把笑憋了回去。

“你,不觉得尴尬吗?”

“不觉得。”

you him mother……



气氛十分尴尬。



已经有同学在写文了。

(等等上食堂哪来的笔和纸啊)

要不是久住拿出了她那1671的物量,第二天他俩的文章就会传遍学校。

《震惊!某粉发女子竟在校园勾搭转校生!》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越想越不对劲,久住干脆不想了,直勾勾的盯着凛空。

“干什么?”

“你还好意思问!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我怎么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凛空反而笑了,只不过久住在这笑里看出了许多别的东西。

直到凛空交上餐盘离开食堂,久住也没彻底明白他在笑什么。



凛空:“嗯……要不晚上去魔法部看看?”




作者ps:这篇文章日后如果要写感情线的话,你们说男主是收一个还是三个呢,请在评论区回答一下求求了

(收一个请回答是谁,收三个回答一起还是按顺序)

月冷夜长

猫娘全连太难了(指断触   

只好s15了

猫娘全连太难了(指断触   

只好s15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