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tark is our king

11浏览    1参与
Ouroboros南樓一雁🎈

七年之痒【钢铁侠xOFC】

第二人称,4.2k一发完

学习某位老师的风格摒弃了引号,写的时候有点艰难,不知道观感如何。

-----------------


  结束工作之后,你推了酒会的邀请,自己开车回家。

  墙上的灯带在你开门的时候亮起,空调自动降到你习惯的24度,Jarvis温和有礼地问候你,你一边应着,一边甩掉高跟鞋,光着脚走向厨房的中央岛。一个你还不知道名字的小机器人扶起你东倒西歪的恨天高,却把左右脚弄反了,鞋尖分开向两边,像一只笨拙的蝴蝶。

  你看着,笑起来,加了半杯冰块的酒流到胃里,前半截是冰的凉,后半截是酒精的烧,血管扩张,毛孔张大,冷气让你打了个颤。

  需要调高温度吗,夫人?Jarvis...

第二人称,4.2k一发完

学习某位老师的风格摒弃了引号,写的时候有点艰难,不知道观感如何。

-----------------



  结束工作之后,你推了酒会的邀请,自己开车回家。

  墙上的灯带在你开门的时候亮起,空调自动降到你习惯的24度,Jarvis温和有礼地问候你,你一边应着,一边甩掉高跟鞋,光着脚走向厨房的中央岛。一个你还不知道名字的小机器人扶起你东倒西歪的恨天高,却把左右脚弄反了,鞋尖分开向两边,像一只笨拙的蝴蝶。

  你看着,笑起来,加了半杯冰块的酒流到胃里,前半截是冰的凉,后半截是酒精的烧,血管扩张,毛孔张大,冷气让你打了个颤。

  需要调高温度吗,夫人?Jarvis问。

  不,就这样就好。

  你拎着续满的酒杯上楼去,脱下西装套裙扔在椅子上,躺进浴缸里。

  浴缸对面的屏幕放着财经新闻,你在玫瑰香氛里昏昏欲睡,酒杯里的冰化完了,你嫌太淡,索性把它倒进了下水口。手机叮了一声,你拿起查看,是你的小情人,问你下周六他有通告,可不可以把时间换到下周日晚上。

  [不行哦,下周日是我结婚纪念日。/害羞/]

  未读消息里还有小情人的经纪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感谢你的知遇之恩;有一家制片公司,天花乱坠介绍了八字还没一撇的新片,结尾小心翼翼地问你有没有意向投资;有一家珠宝商,愿意免费提供全套的新款饰品,只要你在周日的宴会上戴到镜头前就好……你哗啦啦地翻上去,一条都不回。

  最底下是Tony Stark的留言。

  [有约,3点之前回。]

  你动动手指,屏幕上留下热气和水痕。

  [知道了。]

  到下周日,你和Tony结婚就满七年了。

  据说人体内的细胞每七年就会全部更新一次,所以才会有七年之痒,伴侣总会在婚后七年左右对彼此产生疲劳和厌倦,人到中年的压力雪上加霜,最后往往以离婚收场。

  这和你没什么关系,首先,你不信七年之痒的说法,其次,你的事业现在如日中天,最后……

  你和Tony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初遇那年,你们两个都25岁。

  老Stark先生和你的父亲在招商投资会上认识,随后把你们两个介绍到了一起。

  Tony老大不情愿地约你去喝咖啡,干坐着不说话。

  你看着气鼓鼓的他,觉得有点好笑。

  就算结了婚也是各玩各的,干嘛生这么大气?

  各玩各的?

  不都是这样吗?

  他想说他的父母就不是,但举不出第二个例子,所以做不得数。

  我可能不怎么回家。

  巧了,我也是。

  我有时会和模特,或者别的什么辣妞睡觉。

  措施到位就行。

  我……

  我的上帝,你到底是25岁还是15岁?如果你有意向的话,下周末之前联系我,附上你的体检报告,我会传给你一份详细的合约,这样可以了吗?

  那份合约Tony研究了好几天,得出的结论是,除了结婚纪念日和其他必须夫妻共同出席的场合之外,他过的还是美妙的单身汉生活,而且你答应给他的芯片公司注资,条件是拿下婚姻存续期内所有的财务外包合同,并且以夫妻名义建立慈善基金会,提升两家公司的社会形象。

  稳赚不赔,你们两个都是。

  约会三年后订婚,订婚两年后结婚,婚宴宾客含金量极高,你们两个穿花蝴蝶似的四处应酬,回到房间的时候连动一动指头的力气都没有,栽在大床上头挨着头睡着了。

  

  你穿好浴袍出来,把头发擦半干,往发尾涂精油,然后再用毛巾裹好,坐在躺椅上看书。你喜欢冒险小说,Tony曾对此表示惊讶。

  这有什么?难道我从早到晚抱着财务报表不成?

  你不像是喜欢冒险的人,我是说,你很谨慎。

  看看小说又没什么风险,再说了,冒险也没什么不好,值得就行。

  和我结婚算是冒险吗?

  你想了想:不算是,我的投入是有限的,并且有持续的回报,你不会无缘无故损害我的利益,风险不是很大。

  好吧,Tony站起来,下周这个作家来签售,你想要他的签名吗?

  不了,谢谢,你翻了一页书,喜欢他的书而已,跟他的人没关系。

  你对这个作者又爱又恨——文字漂亮,情节动人,偏偏每个故事的主人公都是个独行侠,一路走来遇到很多战友,到了关键时候又独自对敌,让人忍不住怀疑作者本人就是个孤傲偏执的家伙。

  有战友的话就要互相信任啊!总以为独自面对危险就是对别人好,其实不被信任才更让队友难过吧!你一边暗暗吐槽一边看完了这个故事,结尾是主人公救了所有他爱的人,然后在他们的注视中死去。夜已经深了,窗外海潮声声,月光皎皎,而你只想打开窗子把这本书扔到海里去。

  坐着生了一会儿气,你决定去吃点东西安慰自己,然后就在厨房和晚归的Stark先生不期而遇。

  你原本只打算吃点水果,看了一眼正在冰箱里扒拉的他,无奈地拿出煎锅:培根三明治?

  啊,好的,谢谢。

  你们两个的烹饪水准都在成年人平均线以下,培根三明治已经是你最拿得出手的菜,好在Tony不挑食,好养活得不像个正经富豪。

  培根在锅里滋滋作响,你转成小火,转身给他倒了杯水。

  其实没必要这么晚跑回来,在外面过夜也行。

  他摇摇头,没说什么。

  如果你是担心这个的话,你朝他摇了摇手机——屏幕上是半小时之前收到的照片,Tony和一个金发辣妹吻得忘我,不过当时你沉迷小说,没听到铃声——没关系的,我可以处理好。

  怎么处理?

  删掉咯!

  然后呢?

  然后什么?查IP上门警告?

  Tony好像有点不大高兴:我对于你而言,到底是什么?

  丈夫,肯定的,伙伴,合作者,还有……战友。

  

  老Stark先生前年病逝了,Tony接手了Stark工业,你也因此拿到了更多资源。Tony更适合做CTO而非CEO,很多财务上的弯弯绕绕他从来没有留心过,Obadiah Stane试图架空Tony,你亲自带领团队与他过招,斗得不可开交之时,Tony在阿富汗失踪了。

  直觉告诉你这事绝对和Stane有关系,于是你一边继续财务上的工作,一边抽调Tony个人公司里的技术组和你公司的法务组,着手监听监视Stane。

  刚有线索,Rhode上校告诉你,Tony自己逃出来了。

  是吗,那挺好的。

  你要来机场接他吗?

  不了,你打了个哈欠,我得睡会儿。

  Tony回到家的时候,“临时指挥部”刚刚完成撤离,碎纸机咔嚓咔嚓地运转,你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嘿,醒醒。

  你睁开眼睛,看到了Tony,前所未有的狼狈。

  怎么了?

  我手断了,抱不起来你,自己去床上睡。

  你噗嗤乐了:那你怎么就不能行行好,去拿条毛毯给我?

  Tony指指散落的纸张:……你这是在做什么?

  打算起诉Stane,滥用职权、泄露商业机密。还有一级谋杀,但是没有合法证据,只能尽量用前两个罪名重判了。

  证据不合法你还监听他干什么?

  这不是为了找你嘛。

  找我?我还以为你会……Tony说了一半,耸耸肩。

  你死了Stark工业肯定跌停板,我可不想费劲托底回购。你补觉补得差不多了,站起来拍拍Tony的肩膀——好好活着吧您。

  新闻发布会之前,公关团队给Tony准备了讲稿和完美无缺的应答方案,结果他看也不看,就对着直播镜头承认了自己是钢铁侠。

  全场哗然,记者七嘴八舌地提问,Rhode试图解释,而Tony隔着半个讲台和你对视,耸了耸肩,有点无奈,又有点得意。

  你往台中央走了一步,记者将话筒对准了你,问你怎么看这件事。

  你瞥了一眼恶作剧成功的熊孩子:说实话,有一点酷。

  结束之后你们同车回去,他憋了好久,才开口问你:你不生气吗?

  我生什么气?没按讲稿来,还是穿着铁皮飞来飞去?

  不是铁皮!——唉,两者都有吧。

  讲稿的事情,生气的应该是Rhode不是我,至于另一件事……又不是我飞来飞去,当然是你怎么高兴怎么来了。

  就这样?

  哦对了,尽量别死。

  好吧好吧,他翻了个白眼,知道你不想操心Stark工业的股票。

  你笑了一声,看向窗外。

  

  Stark夫人不是一样物品,可以被占有或者争夺,它是头衔,更是岗位,有相匹配的权利和责任,那些发亲密照示威的傻姑娘们,没有一个能认识到这一点。Tony是你的合作伙伴,你们两个的公司早已盘根错节地纠缠,因此你们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没有人能够破坏这层关系。

  所以你从不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困扰,不过为了Tony的公众形象,你还是和媒体有过约定,回避Tony的花边新闻。公众形象不倒,公司股票不掉,一切都正常运转,你不觉得有必要紧张。

  你的平静让Tony更加不悦,他绷着脸不说话,也不看你,你盯着他看了片刻,恍然大悟:你希望我吃醋?你为什么希望我吃醋?

  他的睫毛垂下去,眼神转了一圈又飘上来。

  Tony,你37岁了,还在用这招,真够幼稚的。

  那如果我直接问的话,你会同意吗?

  可能不会吧。

  现在呢?

  嗯……可以考虑?

  呐,Tony摊手,熊孩子的表情在他脸上一点都不违和,幼稚的招数也管用了吧?

  你忍俊不禁,忽然想起来锅里的培根,去看的时候已经糊了。

  没事,能吃,他说。要是想补偿我的话,今天晚上让我去你那里睡觉吧。

  哟,精力还挺旺盛。

  就睡觉!都几点了!

  哈哈哈哈哈……不行。

  

  Tony若是想要讨好谁,基本是不可能失败的。而且共同进退这么多年,你对他根本生不起排斥的感觉。他明亮得像一颗星星,没人能独占星光,所以你愿意做另一颗星星,和他在黑暗宇宙中彼此照耀。

  现在你们开始靠近,打破了合约里规定的安全距离,吸引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外层的光焰触摸着彼此,逐渐成为对方的一部分。

  你考虑过这样做的风险吗?毕竟我们两个公司的合作程度已经太深了,如果出现什么问题的话,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所以说,和我结婚不是冒险……

  对,你点点头,爱你才是。

  那你愿意冒这个险吗?

  这个嘛……如果你能完全信任我,那还是值得的。

  两间卧室变成了一间,你们在婚后的第七年开始像刚刚同居的情侣一样磨合,他妥协早睡,你让步晚起,空调的温度在24和26之间取了平均数,他还给你介绍了每个小机器人的名字,当然,你完全没记住。

  小情人的消息你不再回复,Tony也和金发辣妹断了联系,小情人的经纪人诚惶诚恐地询问,你告诉他不必走旁门左道,好好拍戏,自然能出头。两位老司机开启了深度的技术交流,炫耀似的把已知花样都拿出来玩了个遍,然后一起洗澡,把Tony也泡成香喷喷的玫瑰味儿。

  你一直奉行分散投资的原则,一段持久的、一对一的亲密关系无异于将鸡蛋放在了一个篮子里,忧虑和怀疑不可避免,直到Tony不声不响地给你做了一套战衣,当你和他一起飞到半空的时候他问你,如果一直担心坠落,飞行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况且我不会让你坠落,我保证。

  

  结婚第七年的纪念日一如既往以宴会的形式庆祝,一位相熟的议员来和你聊天,问你结婚戒指怎么换了。

  噢,那个钻太大,戴着不方便,换个小的。你摸了摸没有花纹的铂金指环,把话题转移到大坝招标上去了。

  整场宴会你和Tony几乎没机会碰面,但你并不觉得他离你太远,因为前一天晚上你们已经私下庆祝过了。

  他非常突兀地邀请你去海滩散步的时候,你就有了点预感,当他掏出小盒子的时候你还是不争气地红了眼眶。

  每七年人体细胞都会全部更新一遍——噢我当然知道这是扯淡——但你愿意再嫁给我一次吗?全新的你和全新的我,不是为了股票或者别的什么,而是因为我爱你,恰好你也爱我。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