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teven universe

52.2万浏览    4400参与
Euphausiid

Tipping the Scales (十五)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五章:滚水煮青蛙


    早上七点半,Peridot甩开戴亚蒙特教授办公室的门,当她看到那个女人坐在比那把绝对比自己一年学费还贵的真皮办公椅上,她嘴里准备说出口的那句“请把论文还给我,您不能读,但也不要开除我”立刻咽了回去。戴亚蒙特教授看上去对她的出现一点也不惊讶,她十指交合,然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就好像她一直在…

    等着她。...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五章:滚水煮青蛙

 

    早上七点半,Peridot甩开戴亚蒙特教授办公室的门,当她看到那个女人坐在比那把绝对比自己一年学费还贵的真皮办公椅上,她嘴里准备说出口的那句“请把论文还给我,您不能读,但也不要开除我”立刻咽了回去。戴亚蒙特教授看上去对她的出现一点也不惊讶,她十指交合,然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就好像她一直在…

    等着她。

    Peridot看到戴亚蒙特教授的嘴角上扬露出瘆人的微笑,不由得感到不寒而栗。这个女人一年四季都很吓人,但今天早上,她看上去就像是引诱无辜猎物上钩的怪物一样。

    “怎么不关上门呢,Peridot?我想和你讨论一些事情——一些我想我们都同意不能被人听到的事情。”

    感到疑惑的她紧张地咽了口口水,眼睛一刻不离那位教授,缓缓将身后的门拉上。她感觉自己被猎食者堵在死角,仿佛视线一离开教授就会攻击她一样。有些踌躇,她慢慢靠近戴亚蒙特教授的办公桌,手放在她面前的椅背上。

    “请坐。我不喜欢有学生站在我办公室里,看上去就像立马要逃离这里似的。你不会那么做吧,Peridot?这儿没什么好怕的。”

    害怕自己说漏嘴,Peridot只能颤抖地点点头,走到座椅边上坐了下来。椅子意外地很舒服,然而她因紧张并没有放下手中的书或者脱下外套。戴亚蒙特教授继续紧紧盯着她,面色讳莫如深。

    “现在是不是好多了?那我们就继续谈谈。” 那个女人伸手从桌前拿起一份装订好的纸张,Peridot立刻认了出来——那是她的论文!那份按照教授要求打印出来的、仅有一份的纸质版。戴亚蒙特教授一直非常讨厌阅读电子读物——她甚至不用学校为她设立的邮箱账号,而选择雇上几个害怕拒绝的大一新生来打印邮箱里收到的一切邮件,然后替她手打邮件回复。这不是因为她是个电脑白痴——而是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应该面对屏幕辐射,以免造成她所谓的“眼部压力”。

    “你来这里是和我讨论你的论文的,对吧Peridot?毕竟你是个这么勤奋的学生。你的实验主题确实引起了我的兴趣,要知道,关于超智慧海洋生物的理论一直是我研究上的业余兴趣。如果这类生物不再是简单的假设,而可以被证明存在的话…那我们的世界版图就可以极大地扩张了。这就是为什么,Peridot,在你学期伊始向我提案的时候我接受了你天马行空的研究主题。我并不在乎你做这个研究的初衷是什么…我当时只是觉得你可能巧合地、和我许多年前做过的研究方向重合了。”

    听到戴亚蒙特教授这番话Peridot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她的教授也见过人鱼?她全都知道?教授显然捕捉到了Peridot的表情,浅浅地诡秘一笑。透过办公室窗户照进的晨光反射在她的镜片上,让这个小房间弥漫起危险的气息。

    “听上去是不是很惊讶?我很清楚你遇到的是什么,我也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立马认出你处境的人。当然,在你交上初稿的时候更加让我确信如此,当时你字里行间都是对自己研究方向的焦虑—— 显然你一开始还没有找到答案,因为没有人会傻到去发表关于神话故事的研究论文。

    人鱼。这就是你最后发现的,不是吗?而且更让我惊讶的是,你竟然有自己的消息源,你竟然和其中的一只一直在保持联系。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嗯,所以我把我当初的研究方向给了你。我需要这方面的信息,我需要证明,我需要确实的证据。而现在,这些全部都直接交到了我手上——那些可以让我自己的论文被认真对待的证据。为此我万分感谢你。” 戴亚蒙特教授故作神秘地倾身向前,把论文丢在桌上,冷冷注视着Peridot。Peridot用尽全力才强迫自己没有移开视线向后缩去,糟糕的预感让她的胃翻江倒海起来。她只能静静坐着,由着那个女人悠悠转回,继续解释一切。

    “你可能在想我的论文是什么?Peridot,显然你还没有开始设想这之后的所有可能性。因为你研究的时间还短——你没有我等待的这么多年间去思考这些,思考如何可以对这些智慧生物发号施令,去完成困难任务,去做那些细活儿,他们可以在水下极深的环境里一直存活我们想象不到的时间。就光是想想这些可能性!水下设施的维护——电缆、能源基站还有钻井。他们可以处理有毒废料,或者任何在陆地上都不安全的东西。任何对人类水下作业都过于困难的任务…他们可以轻易就做到,并且是自愿做到,只需要一点小小的…奖励。”

    她最后的一句话刺激着Peridot的神经,让她来不及思索反对戴亚蒙特教授计划的后果就怒骂了出来。

    “你到底有没有读过我的论文?” 她质问道,打断了那个老女人的独白。教授的眼睛在薄镜框后眨了眨,随之面露不屑。

    “我当然读了。不然我怎么知道写的这些能够刚好论证我的观点呢?尤其是你的这位神秘的一手消息源头,你应该不会介意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吧?”

    Peridot强忍自己不露出恐惧的神色。她最深的恐惧终于变成现实了—— 她的蠢论文把Lapis置身险境。她不可能瞒得过戴亚蒙特教授——她的处境已经够惹人怀疑了。Peridot只希望自己能够支开戴亚蒙特教授的注意力,让她暂时不去想着找她所谓的“一手消息源头”。

    “如果你仔细阅读了的话,我会发现我花了大量时间去写了人鱼的文化、传统还有社会制度!他们不仅仅是一群动物,他们是人啊!他们和我们一样聪慧,甚至更甚。他们有类似的习俗和家庭观念,而你的提案…分明就是奴隶制。”

    戴亚蒙特教授看上去怒而不屑,默默推了推自己的眼镜。Peridot觉得自己非常讨厌她指甲上闪闪发光的亮片。那个女人凶恶地扫了Peridot一眼。

    “别犯蠢了。当然,你现在可能觉得他们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但我们也不会对他们如此残忍。我们只是会…雇佣他们,给他们展示为我们工作的好处。给他们一点…动力… 去决定自己的未来。” 她顿了顿,扫了一眼桌上的论文,然后再看向Peridot。 “就像你一样,Peridot。你还希望自己能从这所学院毕业吧,不是吗?”

    受此威胁Peridot克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她要干什么?难道戴亚蒙特教授要强迫自己接受一切以完成自己的计划?

    “你看,这样一个前程大好的学生因为自己成绩一落千丈而没办法继续领取奖学金完成学业,那就真是太糟糕了吧?而且,你所做的这个所谓“科学研究”也不会被任何人重视,你知道原因。有时候人就是要学着闭上嘴巴,不去干预那些可能会变得对自己…或者是朋友而言,很糟糕的事情,你说是不是?”

     第一次注意到藏在教授眼中冰冷的威胁,刺骨的寒意攀上Peridot的后脊。戴亚蒙特教授在暗示…她感兴趣的可不仅仅是Peridot。她会找到Lapis,可能要她身体力行去证明人鱼的存在;她甚至还会找到Amethyst和Garnet——甚至是任何最近和Peridot有过交集的人。

    “我信任也理解你,Peridot。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我还有非常非常多作业要改。”

    Peridot从椅子上挣扎起来,后退打开了身后的门。她依然不敢从戴亚蒙特教授身上移开视线,让自己从门缝里挤了出去。出来后她立刻全力冲刺向宿舍跑去,双手颤抖,头晕目眩,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反复冲击着她:

     我都做了什么


-TBC-


Euphausiid

Tipping the Scales (十四)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四章:隐瞒的后果


    在上交完论文饱睡至天色昏暗后,Peridot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大概把一切都搞砸了。

    当然,在自己写完整篇论文之前她可想不到这个后果——那这一切就太简单了。显然这就是那种在问题论文打印上交给全校最严格、最冷漠的教授后几小时后才会显灵的因果律,而如果Peridot不交的话戴亚蒙特教授就绝对会把她踢出去。Peridot都不敢去想如果自...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四章:隐瞒的后果

 

    在上交完论文饱睡至天色昏暗后,Peridot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大概把一切都搞砸了。

    当然,在自己写完整篇论文之前她可想不到这个后果——那这一切就太简单了。显然这就是那种在问题论文打印上交给全校最严格、最冷漠的教授后几小时后才会显灵的因果律,而如果Peridot不交的话戴亚蒙特教授就绝对会把她踢出去。Peridot都不敢去想如果自己跑到教授门前要回论文的话戴亚蒙特教授会对她做什么,更不要说她要准备堆积如山的借口和解释—— 她也不相信在Lapis知道她写论文向教授告发自己处境后还能原谅她。

    反正怎么想Lapis都是绝对不会因此而开心的。Peridot呻吟一声,将脸埋在双臂间,意识到自己是在透支那位新朋友的信任以换取那些实验数据。这真的不公——因为Peridot真的,打心底里,喜欢着Lapis。不是出于好奇,也不是因为奇怪的人鱼救援魔法而被迫在一起,更不是因为她是她的研究对象——Peridot单纯地喜欢着Lapis这个人。她喜欢Lapis对看猫猫视频有着近乎好笑的偏执;喜欢她在自己特别深入探讨《营地连心》而开始胡言乱语的时候发出的闷笑声;喜欢她总是在各种事情上和自己钻牛角尖,以及说起自己童年和人鱼之间轶事的那些时候。在一整夜互相依偎在毯子内注视着Peridot电脑上闪烁的蓝色光晕后,她们挤在小厨房准备着咖啡,然后为各自八点早课分开时,她喜欢Lapis在清晨微晞阳光下的海蓝色短发。有时候,Peridot甚至发现自己会沉溺于Lapis投向远处的凝视,这让她一切思绪都飘远,只希望有什么能够让Lapis重新和家人团聚,回到家里去,让她重新快乐起来——尽管这意味着她会永远失去她。

    还有,当然,她从没真正停止想过Lapis是怎么救下她,如此信任她能够为自己保守秘密——还有Lapis亲吻自己的时候,自己却完全记不起来的时候。

    Peridot犹疑自己是不是该担心一下,自己对Lapis和她接吻这件事没刚开始发现的时候感觉那么奇怪了。

    实际上,现在的她开始真正思考这件事,她很确信自己喜欢这件事。她不介意再来一次。

    就像是一件,也许回想起来,她已经期待许久的事情一样。

    。Lapis如果发现自己利用她来完成论文的话,绝对不会再和她说上一句话了。

    等等,不是如果。因为就算Peridot愧于承认,她还是不能在这件事上对Lapis隐瞒,尽管这会让她永远也不可能得到那一吻。她必须坦诚自己如何研究Lapis、分析她的文化、写下她这几月给她分享的每一点信息。因为如果她不坦白的话,Peridot知道自己永远走不出对她的愧疚感,每每想到自己为了从全系最恐怖的教授那儿得到一个A而彻彻底底背弃朋友的信任,她永远也无法直视Lapis的眼睛。

    Peridot看了看手表——下午6:32。她叹了口气,咬着牙,举起拳头轻轻敲了敲那面把她和Lapis房间分隔的薄墙。很快她听到了一声对面回应的敲击,全身一僵,然后喊了出来:

    “嘿,要不要一起吃晚饭?我…要和你说点事。”


         -----------------------------------


    “所以,嗯。关于我要告诉你的事情。”

    “嗯?哦对,说吧。”Lapis放下刀叉,把已经吃干净的盘子推开,随后注意到Peridot几乎没怎么动自己的食物。这对这位金发女孩来说还挺少见的——一般来说她都会比Lapis提前吃完饭。

    Peridot看上去非常不安。“这…不会是你想听到的消息。我话先说在前头。”

    “Peri,你是在担心我吗?怎么了?生病了吗?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生病,只是…唉。你还记得之前在写的那篇论文吗?给戴亚蒙特教授的那篇。”

    “那个很高很吓人的女士吗?那个给你很离谱的截止日期和要求的那个?”

    “就是她。呃,我当时选课题是在新年伊始的时候,在我认识你之前。当时我还真的、完全不知道夏天那场意外发生了什么…当时的我只想知道真相。”

    “你的意思是,还在你好几周都在跟踪我然后知道了我的秘密的那段时间?Peri,我真的不太愿意回忆起这些。我知道你不是…有意把事情弄得这么奇怪,我当时也一心想要保密,事后你也道歉了,但还是——”

    “…是啊,我知道。相信我,如果能够时光倒流,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再做这些,我用心发誓。但在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前,这些背景我需要你知道,因为…和这个有很大的关系。”

    “Peridot…?”

    “所以,我绝望地尽我所能把我能回忆起来的记忆全部灌上我所知的科学理解,随之我就…产生了一些理论。这之后我提出了一篇论文,是关于…人鱼之类的想法。我当时完全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戴亚蒙特教授却奇怪地支持了我。

    随后… 发生了这一切,我们俩之间。突然之间我所有的理论全都化为徒劳,因为我面前就站着事实和真相。因为你,Lapis,比我之前的任何科学推理都更能证明一切。至此,我个人对所谓答案的追求也就戛然而止。

    但是… 我还有论文要写。戴亚蒙特教授也不允许我改变课题——相信我,我曾想过要改,但她威胁我,我…”

    Lapis打断了Peridot逐渐绝望的语无伦次。“Peri… 不要,不要说出我觉得你要说出来的话。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你没有——”

    Peridot抬起脸。当Lapis看到她眼中的眼泪时,胃顿时翻腾起来。Peridot看上去已经彻底绝望,而Lapis也完全呆愣着。

    “我别无选择,Lapis。她威胁要把我踢出学校,强迫我继续写关于我最开始的人鱼想法的相关论文。不知为何她知道我知道更多的信息,所以我…我… 我不得不。我已经尽我所能地用假设去掩盖一切,但暴露还是不可避免。如果我选择交上一篇糟糕的论文,结局也会是一样的。所以每次你告诉我任何事,任何关于你的生活、你的文化的信息…我真的好害怕,Lapis。我又绝望又恐惧所以我…我写了关于你的事情。还有你的族人。我现在唯一能祈祷的就是戴亚蒙特教授把这一切都当作是毫无根据胡言乱语的理论。”

    Lapis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依稀意识到自己的手颤抖着,全身克制不住地颤抖。Peridot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只是发出一声小小的抽噎,无比可悲。在这一切之前,听到她的哭声Lapis一定会跑来安慰她,而现在呢?现在她甚至都无法忍受这样的噪音。

    “求求你——求求你说话啊,Lapis。Lapis…?”

    她猛然站了起来,手撑在餐桌上。她现在如同狂暴的风暴——受伤、愤怒和背叛,席卷了她整个大脑。

    “我——你——你背叛了我——我如此信任你,Peridot!我以为你知道保守这个秘密对我而言多么重要——你不知道可能会伤及我的家乡、我的族人——我的父母!?!那些我在乎的人,他们怎么办?我——我甚至不能回去警告他们,我他妈因为这个傻逼的诅咒,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我当时没有把你从海里拉出来,没有救你的命,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你——你——就这样报答我的?!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我竟然还真的——我没有——!”

    Lapis把自己用力从餐桌边推开,转过去扬手把公寓门猛地拉开。她不想再看到Peridot一眼,所以她只是空洞地对着身后喊道——“别跟过来!不然我发誓,我保证没人会再见到活着的你。”

    在Lapis扇上门的重响声中,Peridot最终还是崩溃了。她双手抱着自己,眼泪从脸颊滴落,被巨大的愧怍和伤害自己亲友而产生扭曲痛苦的恶心感所完全吞噬。


-TBC-

Euphausiid

Tipping the Scales (十三)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三章:文化交流


    “喂 Lapis?”

    “嗯?”

    “你最怀念家里什么地方?”

    “我在睡觉的地方种了很多的珊瑚,每每天黑的时候它们都会发出淡淡的荧光。我希望还有人在照顾着它们。你没有想过什么吗?我记得你说过你不是本地人吧?”...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三章:文化交流

 

    “喂 Lapis?”

    “嗯?”

    “你最怀念家里什么地方?”

    “我在睡觉的地方种了很多的珊瑚,每每天黑的时候它们都会发出淡淡的荧光。我希望还有人在照顾着它们。你没有想过什么吗?我记得你说过你不是本地人吧?”

    “是啊,我,呃…之前住在很北的地方。这么说有些奇怪,但我挺怀念厚厚的积雪的?早上起来,万物都是如此宁静、柔软、蓬松。向窗外看去的时候,一切都是…纯白色。你也不用去上学,可以喝着热可可,然后跑到外面去堆雪屋。”

    “雪… 就是冻住的雨?从天上落下来?”

    “差不多。尽管这里也会下雪——我们下几周就要下雪了!我们会开个雪天派对,就我和你。”

    “我觉得… 听上去很有趣。”


        ---------------------------------

    

“Peridot,你近几周在这个课题上的进展让我很惊讶。你看上去很好利用了你身边的资源,但我想看到关于你调查的这类生物的社会结构和平均智商的更多细节。”

    “不好意思,教授,但我论文的主旨相关是地中海特定的海洋环境如何造就某种假设超智慧海洋生物的进化,您提到的那个部分是我论文中查学校资料最少有确实证明的部分!”

    “不过,你有自己的资料来源,不是吗?这个领域的研究更有价值,Peridot。这就是你在做独立研究的理由。别管学校的那些资料了,我需要更多信息。”

    “…我明白了,教授。”


         ----------------------------------


    “今天下课的时候有人问我要不要去‘万圣节’派对——除去我不想被这些人搭讪、以及不知为何我没有散发出‘离我远点’的气场外,这个‘万圣节’到底是什么?”

    “你没… 当然你在海底下没有万圣节,呃有吗?好吧,唔——这就是个吓跑鬼魂啊怪物啊各种瘆人生物的古老节日,不过现在成了大学生喝酒、小学生要糖的借口。他们还会打扮成他们喜欢的卡通人物。还是蛮好玩的!”

    “听起来… 挺有意思的?他们通常会扮什么?”

    “嗯… 吸血鬼啊鬼魂啊僵尸啊之类的,不过也有海盗、公主和超人。基本就是所有你能想到的,都有可能。”

    “我们也有… 类似的节日。不过,倒不是让人变可怕的那种——是孩子们的庆典。我小时候很喜欢在海床上找亮晶晶的东西,因为我想要比其他所有孩子都更闪亮的服装。我们会打扮起来,然后在那一天,大人们会假装我们才是老大、给我们任何想要的东西。”

    “那听上去很有趣!我打赌你肯定是里面打扮得最好看的那个,真希望我也能看看你。”

    “也许… 唔。也许我们… 嗯。所以,你打算在…万圣节做些什么吗?”

    “…?啊… 有时候同系的家伙会来宿舍要糖—— 我可能就呆在宿舍里给他们发发彩虹糖。”

    “我可以和你一起吗?”

    “噢,当然!你也可以打扮起来,就像你原来那样!尽管会有些不同,不过我们可以尽可能地还原嘛。”


        -----------------------------------

              

     人们必须要考虑到超智慧海洋生物社会存在的可能性的意义—— 因为将这种社会和人类社会进行类比研究是不可行的。这些生物和人类一样聪慧(甚至更聪慧),所以有可能也会有类似的庆典或者集会,不过庆祝或者聚集的形式也因文化差异而产生不同。也许这些庆典会受到他们居住的海洋地形影响。


        --------------------------------


    “海底也有这么冷吗?”

    “绝对没有,我也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天气。”

    “我… 觉得围巾毛衣大外套里里外外裹六层,让我也开始有些不喜欢了。”

    “好干啊!而且冻死了!为什么一个专长于某种降水(雪)的季节会让一切看上去都像…冷冰冰的沙漠?”

    “你这个问题就落在我专业范围之外了。好啦,一但你开始适应这一切其实也没那么糟糕。你可以喝着热可可,然后把自己裹在厚毛毯里——反正对我很有效。”

    “这一切都太糟糕了,没什么能让我好起来。”

    “ …行吧。安啦,等我几分钟。”

    “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我觉得对我绝对没效果。”

    “…”

    “…”

    “…”

    “好啦,喏,拿好—— 这些是毯子,我还拿了最新一季的《营地连心》来看喔。就让我来给你展示一下人类所谓的‘毛毯茧’。”

    “这是… 喝的吗?好甜… 嗯—— ,好吧好吧,我有些明白你为什么喜欢这些了。”

    “坐过去点,行吗?我也要分点毯子——这里面还没暖起来,而且我也好冷喔。”

    “…好吧,过来些。”

    “这基本就是——诶诶诶!唔,行吧…你这样更舒服吗?”

    “你很暖和嘛。”

    “Lapis,至少让我按一下播放键!我知道你是海洋生物但我没想到你会是章鱼啦!”


            ---------------------------


    “你的研究怎么样了,Peridot?我这几周都没怎么听到你有什么新的进展,需要我再提醒一下这篇论文占你总成绩多少吗?”

    “不,教授——我只是在您提到的那个主题上搜集更多的相关数据,我—— 一切进展顺利,真的。”

    “你在查阅资料上碰到瓶颈了吗?还是索引?你不会有什么…困难之处吧?”

    “呃嗯… 没有,我不知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所有的资料来源都没问题,只是搜集到的数据比我预期要多了不少——”

    “所以还是可以在截止日期前交上来的吧?”

    “当然,教授,我…当然。绝对没问题。”

    “很好。我很期待你的论文,Peridot。绝对不要让我失望。”


                ---------------------------------


    “你在那里面做什么呢?你已经一整周都关在自己房间里了。这在我们停止互相监视正常交流过后就再没发生过了诶。嗯,大部分时间是你在监视我,而我则在靠近你的最大范围里尽可能的躲开你。但说真的,发生什么了吗?”

    “我只是—— 抱歉,Lapis,但我论文的截止日期快到了,我真的真的真的非常需要写完它。如果我写得不好的话,我确信戴亚蒙特教师绝对会找个法子把我踢出学校的。”

    “她… 可以这么做吗?我还不是很清楚这些大学的权力机制。”

    “正常来说… 她不能。但我知道她,她有些人脉。她总会找到法子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今晚看不到猫猫视频了?”

    “除非这些视频可以让我写进这篇我一点也不想写的论文里。”

    “好吧… 你确定你什么都不需要吗?水?吃的?”

    “我很好,Lapis,真的。我只要确保下周能写完就行…大概。”


      -------------------------------------


    “至此,能导致在地中海区域内进化出拥有自我情绪调节能力的海洋生物的因素已全部被论证完毕,并且由此得出的结论可以保真。此外,通过论证此类生物所创建的社会和人类社会平行发展的理论,我们也许可以得出结论,这样的生物可被系统地证明存在,并且很大可能性可以和人类和平共处,进行文化交流,借此同时丰富人类及海洋文明。尽管现在的科学证据还不足,但仍然希望此结论可以在近未来被更多举证,以确认是否真的有超智慧海洋生物在地中海海底处活跃。不过到目前为止,只能说此类生物存在的可能性很大。”

    “然后… 最后保存一下… 接下来… 打印!好了,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跑去图书馆,把所有都装订起来,然后准时去戴教授的办公室从门下塞进去…或者直接交给她,如果她在的话。不过如果她是个正常教授的话肯定不在,不过看上去…然后我就能回来睡觉了…唔,没错,Peri,我们就这么办,我就这么做。嗯——快去吧!”


-TBC-


北大西洋暖暖暖暖暖流。

色块练习草稿,效果还行也扔一下。

色块练习草稿,效果还行也扔一下。

北大西洋暖暖暖暖暖流。

画画橄榄


把squaridot的强化肢拔下来比比身高

(bug天才爬回来改bug,重发了sorry丢人)

画画橄榄


把squaridot的强化肢拔下来比比身高

(bug天才爬回来改bug,重发了sorry丢人)

🇷🇺狼七T-62🇷🇺
派德家黑铅大姐姐!!! 她真的...

派德家黑铅大姐姐!!!

她真的好香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果醬派德 

派德家黑铅大姐姐!!!

她真的好香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果醬派德 

晓菌:3

╰(◉ᾥ◉)╯✎▤

还有私心长发破儿

╰(◉ᾥ◉)╯✎▤

还有私心长发破儿

HEAVEN.🌈
The return home...

The return home


史嘟宝😭😭😭😭😭


🍲:spacejays


禁二传商用

The return home


史嘟宝😭😭😭😭😭





🍲:spacejays



禁二传商用

Euphausiid

Tipping the Scales (十二)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二章:Lapis和猫猫视频和网络世界的其他奇妙之处


    Peridot手里抱着电脑,几乎没怎么敲门,就像小风暴一样冲进了她室友的房间。Lapis——正坐在房间里那张又小又不舒服的课桌前——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手扶在胸口。

    “Peridot!老天开眼你以为你在干什么?”

    Peridot耸了耸肩。“我注意到你还不是很懂我们人类...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二章:Lapis和猫猫视频和网络世界的其他奇妙之处

 

    Peridot手里抱着电脑,几乎没怎么敲门,就像小风暴一样冲进了她室友的房间。Lapis——正坐在房间里那张又小又不舒服的课桌前——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手扶在胸口。

    “Peridot!老天开眼你以为你在干什么?”

    Peridot耸了耸肩。“我注意到你还不是很懂我们人类文明,所以,作为你官方认证的沙雕人-鱼伙伴,我有义务得教会你这些!”

    Lapis有些犹疑。 “你就用那个… 来教我?”

    “听着,我知道你知道什么是笔记本电脑,毕竟你自己就有一台。”

    “我有什么不代表我就懂什么啊,这个东西已经超过学校前台答疑处可以解答的范围了。”

    Peridot翻了个白眼。“你真是没救了。那你知道网络是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网络是什么啊!就我们用来交作业的那个。”

    “你真可爱,Lazuli。现在还是让我正式介绍一下网络神奇的…猫猫视频。”

    “猫是不是就是那个‘汪汪’叫的?”

    “呃,我真希望回到你还假装是个人类的那段时间去。”

    Peridot跳上床,背靠着墙,双腿荡在床沿边舒服躺着。Lapis再次叹了口气,推开椅子坐到Peridot身旁,把乱糟糟的羽绒被推到了一边。

    “这些‘猫猫视频’最好不要浪费我时间——我下周还有篇论文要交。”

    “Lapis,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魔、法。”

          ----------------------------

    晚些时候,在Lapis被完全拖入网络猫猫视频无底洞后,Peridot才想起那个真正要拉她入坑的东西。

    “嘿Lapis,能不能把电脑还我一下?”

    “但Peridot…那只猫猫… 她的小猫… 有那么多… 它们才那么诶!!”

    “ …嗯,行了,快给我。”

    她一把抢过电脑,随后打开了一个新窗口。她背对着Lapis不给她看电脑,过了好一会儿才全屏点开了那个新视频的播放器。

    “现在,Lapis…现在是你是否能完全融入地球文化的关键…这是我们地表最强、最吊炸天、最跌宕起伏的电视节目…”

    Peridot按下空格键,随之响起的是电脑音响有些失真的欢乐小调。Lapis疑惑地眯起眼睛盯着屏幕。

    “Peridot…《营地连心》是什么?”

    “你脱不了坑了,信我。”

 

    两个家伙静静盯着闪烁的电脑屏。外面的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昏暗的光晕。Lapis把腿架到床上,Peridot的脑袋则渐渐顺着墙往一边倒去。她打了个呵欠,让自己沉重的眼皮慢慢阖上。她可以从这一切中休息一会儿,对吧?只是闭上眼睛…

 

    Peridot被Lapis抓住自己手臂的冰冷的手而惊醒。

    “啊啊啊!” 她大声喊了一句。

    “啊、抱歉,只是…你电脑没电了,我又想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Lapis的眼睛在黑暗中亮亮的。Peridot呻吟一声。

    “现在几点了?你都看到第几集了?”

    “现在… 一点半?我看到第23集的时候电脑关机了。然后你口水流到我肩膀上了。”Lapis用陈述事实般的平静语调说道。

    “靠,我得走了…我明天早上还有课。呃,今天早上?”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谁赢了颜色战争?”

    “Lapis… 我会… 明天再来找你好吗?或者我们可以把我电脑外接到客厅的那台电视上。那样就有个大点的显示屏了。”

    Lapis看上去有些失望,不过接受了Peridot的提议。她举起手伸了个懒腰,背部响起一声骨头的咔咔声。

    “嗯,成交。明天我们再看大结局。”

    “大结局?Lapis,你知道这玩意儿还有另外四季吧?”

    “还… 有?”


               ------------------------------------


    当Peridot结束自己两点半的课,回到宿舍的时候,她就撞见了那双蓝色的眼睛和与之相对的期待表情。Lapis把她自己的电脑抱在怀里,静静站在一边。Peridot叹了口气,把背包丢在地上,然后踢掉了她那双湿漉漉的运动鞋(因为秋季而难以预测的天气,让这周雨下得格外地多)。

    “Lapis… ”Peridot张了张口,随后从那家伙的怀里撬出了笔记本电脑。她把Lapis推到了宿舍自带的沙发上,然后开始把电脑和电视连接在一起。

    “你看上去想要说什么,”Lapis观察道,直直盯着Peridot在插插头上花了多到她自己都觉得不对劲的时间。Peridot打了个转,随后双腿交叉坐在地板上。

    “你竟然在我们才刚开始聊了…五天?后就能看出来我有心事了。这让人会以为是你在视奸别人,而不是我。” 她心不在焉地压着手指,随后盯着Lapis上臂的蓝色粗布料。 “Pearl前两天和我问到了你…她是Quartz教授物理课的助教,你记得吗?总而言之,她说你从来没去上过课,或者去实验室,她有些担心。你知道我们是要考勤的吧?”

    Lapis皱了皱眉。 “不过我不去上课她为什么要担心?我只要过了考试写了作业不就行了吗?别忘了,我来这里不是因为文凭这些——只是因为我离不开你。”

    “难道这些在你的家乡都不一样吗?”Peridot十分好奇地问道,“因为在这儿,出勤率也算学分。学校会记录你来没来上课,如果你没去的话,你要做的课可不仅仅是考试‘及格’这么简单。” 她身体前倾,将手臂撑在膝上,恳切地望着Lapis,“学校可以把你踢出去。那之后你就不能留在这儿了,那你就有大麻烦了。如果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会有大麻烦,因为在我们谈过了这些小秘密啊跟踪啊奇怪的人鱼魔法的东西后,你已经是我很重视的朋友了。所以我不希望这一切发生,你必须得去上课。”

    Lapis皱起眉头,随后认命地叹了口气。“你们人类的教育系统还真是奇怪。我在家那边上学的时候,去不去上课全看我们自觉。如果我们不想、或者已经都懂了的话就可以不用去。当然偶尔会有那种不想去上课也不在乎成绩的人,因此他们学得很烂,但就算如此他们也不用被迫为了拿分而坐在教室里听课。如果你生病了怎么办?”

    “你得拿医嘱之类的东西证明,我想。你可以不拿医嘱旷两次课,但之后就要扣分了。”

    “好蠢啊。”

    “我觉得,嗯你说得对。”Peridot重新转回电脑,终于成功把自己最喜欢的电视节目投屏在电视上了。“不论如何,让我们重新回到你和我玩的真正原因上。坐过去点—— 另一个沙发不知道为什么更糟糕,我不要坐到那边去。”

    她按下播放键,然后坐到Lapis给她腾出来的沙发空位上。她克制住了自己突然想要蜷缩在一边蓝发人怀里的冲动,尽力让自己的大脑不要去深究这个想法。


-TBC-

Euphausiid

Tipping the Scales (十一)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一章:我没叫这章“湿漉的梦境” 尽管这是个不错的双关


    这一次,事情有些不同。

    她突然意识到近岸处有一阵挣扎,某个可怜的陆地生物掉入了海浪之中。向着这股混乱的来源游去,她注意到这个生物比一般的狗或者鸟类都要大。实际上,这似乎是个…人类?

    她想起那些叫她远离海岸、远离人类的警告。但内心更深处、像...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一章:我没叫这章“湿漉的梦境” 尽管这是个不错的双关

 

    这一次,事情有些不同。

    她突然意识到近岸处有一阵挣扎,某个可怜的陆地生物掉入了海浪之中。向着这股混乱的来源游去,她注意到这个生物比一般的狗或者鸟类都要大。实际上,这似乎是个…人类?

    她想起那些叫她远离海岸、远离人类的警告。但内心更深处、像是本能一样的东西在召唤着她。她知道,如果她不施以援手,这个人类就会溺亡。这个想法在她脑内不断回响,让她不由自主地听从下去。她朝着那个迅速下沉的人影游过去。

    当她游过去抓住那个人的…腿?总之不是鳍的那部分——那人已经停止挣扎。不知怎的,她意识到这是个不好的征兆,这名人类急需氧气。她抓住那位双足生物,往海面上游去,托起她的脸(她可以确定它是一名女性;她在学校学过关于雌性的特定面部特征)让其浮出水面。然而,这个人类依然毫无反应。

    她摇了摇那个女孩的肩膀,用力拍了拍她的背。还是没反应。感到十分绝望(不知道为什么,她平时明明并不太在乎人类),她再次把那个人类拉到了海浪之下。听从那个一开始让她施以援手的本能,她拉过那名失去意识的女性,随后吻上了她的嘴唇。她模模糊糊意识到,接吻时如同浅浅电流般涌过的能量正是她从未全力发挥出来过的“魔法”。

    那名人类睁开了眼睛,尽管面容疑惑,但眼里是如同海草般澄澈的绿色。意识到这个女孩需要空气,她立刻带着她冲上海面。那个女孩被击打的海水所呛到,她这次选择带她向着海滩前行。小心一点陆地上的动静就行了,她向前游去,让那个人类的脑袋一直保持在海平面上,免得她又被海水呛到…

 

    Peridot大吸一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被被单缠住的手臂让她一度以为自己再次被拉回了海里。当她再次回过神,刚才的梦境激烈地冲击着她的思绪。她脸颊发烫,涌上一层深色的红晕。

    所以Lapis,真的,亲了她。而且接吻技术还挺好。为什么她自己就想不起来?透、这梦真靠北。

    Peridot摇了摇头。她这是在干嘛?她怎么突然在乎起自己记不记得起Lapis亲过她?她们前两天才刚刚开始说话,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再发生。

    但她还是得承认…那个蓝发女孩子不对她无缘无故发脾气的时候,真的非常可爱。


          ---------------------------


    Peridot一点也不想去做物理实验,但她知道自己也不能翘。不光是因为她翘不掉,更多的是道德层面上的压力——她不许自己无缘无故考勤上就多了个旷课记录。中午12:45的时候,她强迫自己从整理“线索墙”这件事上脱身(她假装自己还在继续研究——戴亚蒙特教授还要更多她根本没在追查的线索来糊弄),然后前往地层学大厅,准备在那儿被Pearl对“没有学生把实验当回事儿”的无止境抱怨洗脑。

    不过令人吃惊的是,当Peridot到达的时候,她面对的是近乎空无一人的教室。她看了看手表——嗯,她时间和日期都记对了啊。这是怎么了?

    教室前面的长桌后,Pearl从Peridot的脚步声中抬起脸来。她面露惊讶。

    “噢、Peridot!我想你可能不知道—— 所有学生都给我发邮件说今天来不了了,好像都是因为另一节课的一个外出考察活动?你似乎是唯一一个没请假的。我坐这等着,以防万一有谁会来。”

    Peridot不爽地眯起眼睛。 “所以,什么意思,我们今天是不做实验吗?我就这样白跑一趟?”

    “我很抱歉,我没想到真的有人来了。不过为了避免有人不去实地考察,我特意带了些可以额外加学分的习题纸来——你应该做做!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Pearl首次打开她桌前的文件夹,抽出大概五张纸,整洁地以45度角完美地装订在一起。Peridot叹了口气。她知道Pearl嘴里所谓的“建议练习”从来都不是指这个练习真的可以不写。她无言地接过那些习题纸,然后坐到教室角落里。

    有那么一段时间,她安静思考着,只有手中铅笔摩挲过纸张的沙沙声和Pearl悠哉哉的脚尖点踏在地板地毯上的声音。这些物理题并不是很难,只有得花点时间去写步骤而已。在Peridot才做完两题半的时候,Pearl轻轻清了清嗓子。

    “怎么了,Pearl?”Peridot对上另一人冰蓝色的眼睛,然后下意识把笔头从嘴里抽了出来(她一写题就有这毛病)。

    “我只是在想…Peridot,你和一位叫Lapis的女孩子住在一起,对吧?”

    “你问这个干嘛?”

    “本来她应该每周四来四点半的实验,但我从来没见过她来。我还挺担心她成绩的,真的——我就在想她是不是还在学校?”

    Peridot有些发愣。Lapis,没去上课?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可能会因此踢出大学吗?难道在人鱼社会里这些制度都不一样吗?

    猛然间,一个想法窜入她的脑海——她一直在找法子问Lapis关于家乡的事情,不是吗?也许这是一个她等待已久的机会。但是…

    Peridot把为此衍生的愧疚感置之脑后。为了获得更多信息她现在还愧疚不起,尤其是她知道下次会议之前如果再没新的进展,戴亚蒙特教授将不会再给她第二次机会了。会没事的。她可以在细节上模糊一点,没人会知道她是从一条真正的人鱼上获得信息的。

    她迅速转了下手中的笔,随后回复了Pearl:“我昨天才见到她,不过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替你去和她谈谈?我会告诉你后续的——或者她会和你说,如果她可以的话。”

    Pearl抿着嘴笑了笑,看上去就像是一天都没休息过似的。“谢谢你,Peridot。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把这些习题纸带回去做,下次上课前交给我就行了。这段时间都呆着这里也没有必要。”

    像是默认同意,Peridot把习题纸全部塞进了背包里,然后把椅子推回桌膛下。在走出教室之前她迅速回瞥了一眼Pearl,教室门在她身后轻柔地阖上了。


-TBC-

Ch

ins:@all_a.draw

ins原地址 

已获得授权🤩

@all_a.draw: I drew Steven Universe and I'm so proud of this drawing! It looks amazing, I just love this.

Hope you'd like it too ❤️

我画了Steven ...

ins:@all_a.draw

ins原地址 

已获得授权🤩

@all_a.draw: I drew Steven Universe and I'm so proud of this drawing! It looks amazing, I just love this.

Hope you'd like it too ❤️

我画了Steven Universe,我为这幅画感到骄傲!看起来很神奇,我就是喜欢这个。

希望你也喜欢❤️


希望有能力的小伙伴能去ins支持一下老师xxx  老师的oc很可爱!!

Euphausiid

Tipping the Scales (十)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章:第一步:为跟踪室友道歉。第二步:???第三步:获利


    Peridot盯着地板。Lapis的解释确实让很多事情明晰了起来。比如说,她为什么对Peridot抱有这么大的敌意——被迫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保持在一定的距离内,这件事会让任何人不爽。

    “我觉得我应该…道歉?我之前不应该那样过度介入你的生活。”

    Lapis叹了...

#Lapidot

#人鱼AU

#个人授权翻译

-----------------------------------


第十章:第一步:为跟踪室友道歉。第二步:???第三步:获利

 

    Peridot盯着地板。Lapis的解释确实让很多事情明晰了起来。比如说,她为什么对Peridot抱有这么大的敌意——被迫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保持在一定的距离内,这件事会让任何人不爽。

    “我觉得我应该…道歉?我之前不应该那样过度介入你的生活。”

    Lapis叹了口气。“我觉得你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情。我想,我自己也让这整件事情都变得十分难办——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真的只是想找个人为此承担责任。然后,你就出现在那儿。我并没有想那么多…”

    “但那天跟踪你还是我的错,”Peridot打断道,“尽管那确实让我证实了我已经知道的事情。但我太痴迷于这件事里,都没有意识到我已经做得太过了。” 她尴尬地坐立不安,手指十字相扣。Lapis的目光默默注视着她的手上的小动作。

    “我总是想着这场意外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多大的的影响,却没想过这对你来说也十分难过。如果这么想的话,你那么做我也可以理解。但确实,你那天不该跟踪我。我觉得…嗯,也许我们对此开诚布公是件好事。但我还是觉得怪怪的,你知道吗?我是还不习惯有人类知道…我们的存在。”

    Lapis将另一条腿放下来,随后走到床边坐在Peridot身边。她转过脸看着一旁的矮个子。

    “我这一生,总是被同族告知:远离人类,远离海面;千万不要让他们看到自己。不过总有些一些意外事件——比如说,这么多年间水手不可避免地还是会目击到我们几次;或者有时候我们也会主动接触,去救起落入海里的人。但很早之前相机还不存在,所以没有人能够真正证明我们存在。但现在不同了,我们得加倍小心——所以就算我想告诉你,我也不能告诉你。不过实话实说我也没想过要和你说。”

    Peridot微微抬起头。“我懂的。我的意思是,虽然不是很懂‘躲开人类’的那部分,但我觉得我能理解你没有人可以倾诉的境遇,我也完全理解你为什么不想和我说。”

    “说实在的,我没想到你接受得这么快。或者说,没想到你能这么体谅我?我之前那么长时间都对你无比刻薄——你怎么做到这么简单就接受这些的?”

    “我承认这挺困难的,但真的,我只是开心于我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我快把自己逼疯了,一遍又一遍地检查我的那些理论,试着找出一个合理的答案来解释这一切。是啊,这个真相真的非常奇怪,但我确确实实亲眼见证了。虽然只是一瞥,但…嗯。这一切其实比我那些所谓‘合理’的假设更合理。并且能和夏天那场事故的当事人谈一谈…我就… 很开心了,而不像某人那样时刻为自己找借口或者来试探我。”

    Lapis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Peridot耸了耸肩。“我好像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到底是怎么掉到水里去的吧?我的朋友…呃,我的前室友,我们并不是真正的朋友。她觉得我应该享受生活,所以就把穿着衣服的我丢到水里去了。我前两天下课后还撞见她了…” 她注意到Lapis愤怒的表情,停了下来。

    “她做了什么?!所以说你差点死掉的整件事就是因为你的某个蠢货室友决定你应该多出去走走?”

     Peridot轻轻笑了一声。“嗯…你这么说的话,听起来确实挺糟糕的。”

    “噢,听起来是挺糟糕的?!我希望你可别因为她简单道歉了一句就放过她!”

    “…”

    “Peridot!你就这样让她跑了?!”

    Peridot绞着手指,盯着自己膝上的手。“我觉得,她看上去挺真诚的…”

    Lapis大声叹了口气,随后将脸埋在手心里。 “为什么我会最后落到和某个被救下都不知道自己值得一句比 ‘哈哈不好意思我夏天差点害死你’ 更好道歉的人在一起经历这些傻逼人鱼魔法烂玩意的境地?”

    Peridot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呃,至少你现在可以公开抱怨被迫傻逼地和我这样的人绑在一起了?”

    Lapis看着她,突然出人意料地,爆发出一阵笑声。Peridot有些迷惑地注视着她,她试着停下来,鼻子闷响了一声。“是啊,至少我能这么做了。”


        --------------------------


    Peridot第二次和戴亚蒙特教授的会面并不顺利。她试着为自己研究进程没有想得那么快找个借口,这个过程让她好生挣扎。Peridot的目光盯着教授在昂贵木桌上不耐烦按动的笔尖。

    “所以,就这?你只找到了证明超智慧生物没有能力把人逆浪拽回岸上的确实证据。开诚布公,我真的非常失望,Peridot。你看上去一点也不重视这个研究。我还以为这对你来说很重要呢?”

    “确实很重要,教授!我在这上面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和资源去——”

    戴亚蒙特教授冷笑了起来。“显然还不够。你知道的,如果你在这个课题上没有任何进展,我就要强制让你挂科了。”

    Peridot恐惧地深深吸了口气,差点被呛到。“不,我保证我已经有些眉目了!”

    “空洞的承诺对学术论文可没有用。好了,如果这就是你想说的全部,我为接下来的话道歉,但显然你心思完全没在任务上。我认为我们应该立刻叫停这个愚蠢的课题——”

    “我已经有一个线索了!我和某个人谈到了…隐居的超智慧海洋哺乳类生物,那种经常被人认为不止是神话的海洋生物!”

    那个年长的女人在听到此话后扬起一边眉毛,然后停下了按着笔的手。她倾身向前:“你说,不止是神话?”

    Peridot吃惊地抬起脸,随后立刻恢复到平时的表情。“是的,我认为关于古代传说中的海妖真的存在…也许,呃,也许是海豚类近亲?” 她尝试掩饰自己因绝望而说漏嘴的话——她不能为了自己成绩就背着Lapis写关于人鱼的论文!不过,她倒是能编造一些人鱼社会如何适应当地自然环境的合理解释…

    戴亚蒙特教授敲着手指,透过Peridot薄薄的镜片和她四目相对。“好吧。我让你继续研究,因为你提到了那个…线索… 那个关于人鱼传说的线索。我希望能听到更多进展。”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