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toryshift

31.4万浏览    1752参与
亦安不吃草

爷有生之年出一次cos。

头发太多发网真的带不好……

爷有生之年出一次cos。

头发太多发网真的带不好……

UN
一些奇怪的脑洞 ooc致歉

一些奇怪的脑洞

ooc致歉

一些奇怪的脑洞

ooc致歉

憨憨是我

Story shift 这是她们的二人时光

这天如往常一样,chara百无聊赖的坐守着终年被积雪覆盖的岗亭里

眉头微微一皱,现在陪伴她的只有呼啸的寒风以及皑皑的白雪,平时那个整天缠着她的小镜子呢?没等她猜测原因,又一阵寒风吹来,chara冷的一哆嗦,她现在无比确定,再不活动活动冻僵的身体,到时候冻成冰雕也不是不可能的。

很显然这是个明智的选择,虽不能完全抵御那刺骨的严寒但至少缓和了一点。

“这该死的鬼天气真……”

“chara~~”

“嗯?”

远处传来的声音打断了chara的抱怨,远处一个紫色的小身影正极速朝这边袭来,想都不用想,整个地底世界除了自己的兄弟,最闹腾的就是shifty了

shifty跑过来一下抱住了chara...

这天如往常一样,chara百无聊赖的坐守着终年被积雪覆盖的岗亭里

眉头微微一皱,现在陪伴她的只有呼啸的寒风以及皑皑的白雪,平时那个整天缠着她的小镜子呢?没等她猜测原因,又一阵寒风吹来,chara冷的一哆嗦,她现在无比确定,再不活动活动冻僵的身体,到时候冻成冰雕也不是不可能的。

很显然这是个明智的选择,虽不能完全抵御那刺骨的严寒但至少缓和了一点。

“这该死的鬼天气真……”

“chara~~”

“嗯?”

远处传来的声音打断了chara的抱怨,远处一个紫色的小身影正极速朝这边袭来,想都不用想,整个地底世界除了自己的兄弟,最闹腾的就是shifty了

shifty跑过来一下抱住了chara,这让chara一个踉跄差点没稳住,肋骨处隐隐作痛。

“chara,chara,,快跟我来!”

“嗯?又是一个新的恶作剧?”chara露出了她标志性的笑容

“不是,不是,快跟我来嘛”

“可是我还要站岗啊”

不是她不想去只是自己实在不想再次被言语教育一次了

“求你了……”shifty几乎是用着恳切的语气说

这个班有什么不可以翘的,毕竟谁会拒绝一个可可爱爱的女孩纸呢?

“好吧好吧,要是我被发现了,可是会把责任都推给你哦?”

“嗯!”shifty马上露出了笑容

(总觉得有种被套路的感觉呢……)

shifty拉上chara的手,朝着大路走去

chara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一切仿佛没有那么寒冷了

一路上shifty好像对chara有种莫名的吸引力,使她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身上

“chara?你怎么一直盯着我?”

“啊,啊我没事,只是有点累呢”

“诶,chara还真不擅长撒谎啊,明明刚刚很精神的来着……”

“我……我真没事,快走吧待会可能要被发现了”chara尴尬的笑了笑


两人继续走着……周围的光线渐渐暗淡,远处散发着幽蓝色的光,她们到了回音花田

“shifty,我们来这干什么?”

“……”她没有回答,带着chara穿过花丛,来到一处空地

“chara,我……我喜欢你”她鼓足了勇气

此刻这句话在花田里千万遍回响着,连计数都显得毫无意义


“所以……你喜欢我吗?”

--------------------------------------

麦小浪

消失的………(未被记录的au)其之一

…………………………

…………………

………

搭档,你能感觉到幸福吗?

尽管雪镇常年风雪,但今年的风雪却格外的大。而最诡异的是,伴随着这些风雪而来的,是不断消失的怪物们。

一定是有什么魔法操控着风雪!或者说是某个怪物!

幸存下来的怪物们议论纷纷,而坐在它们其中的巫师则把她的眼光看向自己在一旁狼吞虎咽着的搭档。

尽管自己并不想这么想,但好像所有的线索又不得不让她这么去揣测。

似乎最近的风雪是因为她的搭档而来的。

但是小镜子她又不是一个巫师。怎么可能会………

“Chara?你不吃吗?”

“啊?!什么?”

等自己意识过来的时候,坐在她对面的搭档正在用着担心的眼神看着自己。被这...

…………………………

…………………

………

搭档,你能感觉到幸福吗?

尽管雪镇常年风雪,但今年的风雪却格外的大。而最诡异的是,伴随着这些风雪而来的,是不断消失的怪物们。

一定是有什么魔法操控着风雪!或者说是某个怪物!

幸存下来的怪物们议论纷纷,而坐在它们其中的巫师则把她的眼光看向自己在一旁狼吞虎咽着的搭档。

尽管自己并不想这么想,但好像所有的线索又不得不让她这么去揣测。

似乎最近的风雪是因为她的搭档而来的。

但是小镜子她又不是一个巫师。怎么可能会………

“Chara?你不吃吗?”

“啊?!什么?”

等自己意识过来的时候,坐在她对面的搭档正在用着担心的眼神看着自己。被这样盯着的Chara难免不会在心中升起一股负罪感。

“没事。小镜子。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

“是关于最近的那些传闻吗?”

“唉?!”

Shifty突然转变的语气加上她时不时看向自己怀疑的眼神,仿佛与之前的那个孩童模样判若两人。这突然的变化不由得吓得Chara浑身一激灵,竟不小心掉下了自己手中的刀叉。

唔嗯…这个眼神…我好像在哪里看过…

在距离地面最近的那个长廊深处。

“怎么啦?Chara。最近你可是一惊一乍的。难不成你害怕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唔嗯…………”

面对对方的玩笑,Chara没有说话。她只是自顾自地捡起了自己掉在地上的餐具。

千万不要被她………

“搭档?!”

“呜啊啊啊啊!!!!你什么时候坐过来的?!”

“早在一开始的时候。”

“………………”

Chara有些埋怨地看着自己的搭档。似乎在告诉对方不要每次都这么突然出现好吗?

“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啊?!搭档。我可是一直都坐在你的旁边哦。”

“唉?!”

“你不会出现幻觉了吧?搭档。难不成最近的工作太累了?”

“………………”

(唔嗯,感觉脑袋好重。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难道是这杯大麦茶有什么问题吗?”

Shifty自顾自地一边说着,一边接过了Chara的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以往,对于那些不等行的客人来说。店家往往会用酒精度数较高的酒来招待。然后趁着你昏迷不清的时候疯狂地给你上酒,如此这般下来,自己就会在不知不觉间沦为店家的冤大头。

但是对于Gribby来说,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么会是什么呢?

Shifty故作疑惑地思考着。但余光时不时瞟着她那摇摇欲坠的搭档。

(差不多快到时间了吧。)

在地面之上,曾有着让人达到天堂一般的药物。而在地底,同样也有着能够达到仙境的绿卡通行证。

不过,这并不是Shifty所想要的。

(我要给予搭档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幸福。)

这么想着的Shifty轻轻地拍了拍已经晕倒在桌上的Chara,确认已经起效果后故作玩笑状-

“既然不会喝就不要喝这么多的大麦茶啦。你看现在昏迷不醒了吧。搭档。”

“………………”

她的搭档没有回复,甚至打起了鼾声。

估摸着是在做什么美梦吧。

(不知道是不是在做与我有关的梦呢?)

说到此处的Shifty竟不自觉有些嫉妒起来。但很快她又便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背着自己的搭档就这么踉踉跄跄地走出了酒馆。

(在梦里什么都有啊!Chara。这难道不是你所向往的幸福吗?)

所以说…搭档……

你现在幸福吗?





爱与命与神的症候群

时隔不知多少年我画Cri了(啊?)

时隔不知多少年我画Cri了(啊?)

昵称不过审

第三章 谈话

看着面前两个骷髅之间有趣的对话,让Ta回忆起自己和那可爱的兄弟在雪町的一幕幕往事。


“来吧,Chara,尝尝我新烘焙的饼干。”


"Chara!我告诉过你别这么叫我!"


"哈哈,我,‘执掌死亡的无上之神’又一次用智慧打败了你!"


Asriel…


人类没有重置,但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看到了相同的地方,但人的位置却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里还是雪町,可居住在这里的人已经不再是我了。


Chara在很早以前就拥有过倒回并修改一切的能力,自己也能深刻体会......

看着面前两个骷髅之间有趣的对话,让Ta回忆起自己和那可爱的兄弟在雪町的一幕幕往事。




“来吧,Chara,尝尝我新烘焙的饼干。”




"Chara!我告诉过你别这么叫我!"




"哈哈,我,‘执掌死亡的无上之神’又一次用智慧打败了你!"




Asriel…




人类没有重置,但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看到了相同的地方,但人的位置却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里还是雪町,可居住在这里的人已经不再是我了。




Chara在很早以前就拥有过倒回并修改一切的能力,自己也能深刻体会到这个能力带来的馈赠,也是这个能力…带来了灾难。




只能继续往前走了,这是了解事情真相的唯一办法了。 


 


我还记得那个人类之前说过的话,保持你的决心。


—————————————————————


与此同时,在遗迹的大门发生了一段对话。




“你知道骷髅为什么不能参加派对吗,因为他们没有‘身体’。”




“哈哈哈,这个笑话真是‘冷到骨子里了’。”趁着两人笑声的间隙,Sans说道:“你知道吗 ,今天我遇到了一个人类(Ta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等等,你是说有人类来到那里吗,为什么我没有在遗迹里看到Ta。”




“嗯,那可真是奇怪,我一路都在看着Ta,Ta走的那条路必须经过遗迹才能到。”




接着便是一阵沉默…




Sans没有继续说话,他对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类以及奇怪的话感到好奇,就好像Ta以前认识自己一样。




“哦,不管怎样,请你务必帮我照顾好Ta。”




“你放‘宽’心吧,女士。” 




等Sans走后,Toriel默默地在心里祷告:那个人类一定要平安无事,不能让Asgore的计划得逞。




伴随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一朵花也偷偷地钻入地下。

昵称不过审

第二章 熟悉的人

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个熟悉的宽大的栏杆,美好宁静的回忆顿时浮现出来。


Chara正准备继续往前走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人类,难道你不知道怎么和新朋友打招呼吗,转过身来,和我握手。”


懒惰的国王先生,可是他为什么在这儿,带着这样的疑惑Chara转过身去。


一个屁垫——和自己的恶作剧可真像。


“嘿,在掌心里藏放屁垫的整蛊把戏 ,这招总是很有趣。”但Chara已经没心情笑了,疑惑占据了Ta的心头。


“到这,呃,你应该笑一下 。”面对这个沉默的人类,Sans说道。


“什......

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个熟悉的宽大的栏杆,美好宁静的回忆顿时浮现出来。




Chara正准备继续往前走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人类,难道你不知道怎么和新朋友打招呼吗,转过身来,和我握手。”




懒惰的国王先生,可是他为什么在这儿,带着这样的疑惑Chara转过身去。




一个屁垫——和自己的恶作剧可真像。




“嘿,在掌心里藏放屁垫的整蛊把戏 ,这招总是很有趣。”但Chara已经没心情笑了,疑惑占据了Ta的心头。




“到这,呃,你应该笑一下 。”面对这个沉默的人类,Sans说道。




“什么大事会让你一个懒骨头从新家跑到这里?”Chara问道,Ta记得怪物们曾经说过国王先生喜欢与人攀谈,但那是很久以前了。




“呃,真是个令人‘骨’恼啊,你好像认识我,而且,新家,抱歉伙计,我可没精力跑那么远?”




Chara没来得及惊讶,不远处的一个戴着红色围巾的高个子骷髅吆喝着走了过来。




“Sans,你在哪里,你这个懒骨头是不是又偷懒了。”




“放松点,兄弟,我今天可是干了一骷‘篓’子的活,而且,你不想看看我旁边的是谁吗?”




“捏,Sans,我的天呐,那个难道是…一个人类!?!?!??!?!”Papyrus的话中夹杂着难以掩饰的兴奋。




“我想你是对的,兄弟。”说完还不忘眨一下他那没有眼皮的眼睛。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Papyrus变得比以往还要兴奋。




“Sans,我终于做到了,安黛因会…我就要变得超级有人缘!有人缘!有人缘!”




接着便看向Chara。




“人类,我要阻止你通过这里,准备好迎接伟大的papyrus精心制作的谜题,做好准备哦,捏嘿嘿嘿嘿嘿!”话音刚落,Papyrus便飞速离开。




“好吧,还挺顺利的,别担心,小子,我会用眼窝替你盯着的。”




之后,Sans跟上了Papyrus,Chara依旧站在原地,一切重归平静。 



昵称不过审

第一章  重置?

金色的审判长廊里,一个拿着链锯的人类缓缓走向了王座入口。


而在Ta的身后,一个带着兜帽的人类倒在地上,身上流淌的血液可以说明这个人类受了很严重的伤。


Chara无神的双眼凝望着前方,眼泪使Ta的视线变得模糊。


Ta心中发出绝望的呐喊:那个人类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我阻止不了Ta,用不了多久,这条时间线会被摧毁,而我什么都做不了。


随后Chara紧闭双眼,脑海里浮现出了Ta的朋友和亲人的身影,Ta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黑暗的降临。


不知过了多久,当Chara再次睁开眼睛时,本以为眼前的画面会如同被打破的镜子一般破碎,然后被黑暗吞噬。


但是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雪白的世...

金色的审判长廊里,一个拿着链锯的人类缓缓走向了王座入口。


而在Ta的身后,一个带着兜帽的人类倒在地上,身上流淌的血液可以说明这个人类受了很严重的伤。


Chara无神的双眼凝望着前方,眼泪使Ta的视线变得模糊。


Ta心中发出绝望的呐喊:那个人类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我阻止不了Ta,用不了多久,这条时间线会被摧毁,而我什么都做不了。


随后Chara紧闭双眼,脑海里浮现出了Ta的朋友和亲人的身影,Ta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黑暗的降临。


不知过了多久,当Chara再次睁开眼睛时,本以为眼前的画面会如同被打破的镜子一般破碎,然后被黑暗吞噬。


但是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雪白的世界,雪肆意的飘着,打在Chara的衣服上。


那个人类重置了?是Chara首先想到的。随后便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Ta毫不费劲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发现身上的伤口也不见了。


面对这寒冷的冰天雪地,那双棕色的眼睛里却看不到一丝喜悦。


是啊,又回到了噩梦的起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过了一会儿,Ta的思绪被茫茫的大雪打断了。外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厚,得去找个暖和的地方。心里想着,Chara捂着外套朝前方走去。


不知怎么,Ta有种感觉,一些事物改变了。

锦鲤溪

摸了个ss chara

这滤镜真好看

关于滤镜比我还会画画

P1原图


摸了个ss chara

这滤镜真好看

关于滤镜比我还会画画

P1原图



废纸鹿

【人类组】巫师也可以是皇家研究员

*gl人类组(年下警告)

*这其实是我黑历史的一个私设(是根据Storyshift为原形的二创)

*ooc

—————————分界线————————

皇家研究院的研究员们一如往常地像社畜一样加班加点地工作。虽然是有加班费的,不过某个抠门老G给的那几个G只够买点像汉堡和薯条那样的快餐。


“维持核心正常运作的工作才是重中之重。”


这是他常拿来打发那些抱怨加班费太少的怪物们的借口。


“为什么我们不能像Alphys那样在工作时间摸鱼?”


Chara想起她上次路过Alphys的电脑前还看到界面上证播放着《喵喵亲亲超可爱》,不过当时她太专注了,没注意到Chara站在她身后。......

*gl人类组(年下警告)

*这其实是我黑历史的一个私设(是根据Storyshift为原形的二创)

*ooc

—————————分界线————————

皇家研究院的研究员们一如往常地像社畜一样加班加点地工作。虽然是有加班费的,不过某个抠门老G给的那几个G只够买点像汉堡和薯条那样的快餐。


“维持核心正常运作的工作才是重中之重。”


这是他常拿来打发那些抱怨加班费太少的怪物们的借口。


“为什么我们不能像Alphys那样在工作时间摸鱼?”


Chara想起她上次路过Alphys的电脑前还看到界面上证播放着《喵喵亲亲超可爱》,不过当时她太专注了,没注意到Chara站在她身后。


“……你不是经常摸鱼吗。”


Sans喝着浓缩咖啡,无语地看了她一眼。谈到这位,那就不得不提他是这个研究院里的一位“三好”员工。令人意外,一位人尽皆知的地底最懒的怪物居然能做到不迟到不早退工作期间不摸鱼。而事实上只是因为他会传送,所以打卡从不迟到,摸鱼从未被发现过。


“所以被老……Gaster博士警告了啊,还扣了工资。”


Chara总是因为自己被扣掉工资而愤愤不平,啊啊啊这样下去还怎么给Frisk买礼物,约祂出去玩啊!


“你又不用敲代码,平时也就研究一下地下植物的生长情况,以及提取一些有效成分,摸鱼不被发现就有鬼了。”


“我的工作也不简单好不好!唉……有没有巧克力?”


Sans奇怪地看她一眼,“干嘛?开始敲诈同事了?”


“精力消耗过大,需要补充糖分。”


Sans无语地看了她一眼,骨手伸进制服口袋掏出一条巧克力。


“谢啦!”


Chara抢过巧克力,撕开包装纸咬了一大口。不得不说,巧克力这种东西无论是在地面还是地底都是极品般的美味。


“Chara!”


她咳嗽了一声,差点被最喜欢的食物呛死。一旁的Sans则看到了她身后慌忙跑过来的Alphys。她看起来相当紧张,怀里紧紧地抱着平板,好像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要通知。


“Alphys,发生什么事了?”


等Alphys后爪刹住车的时候,Chara还在剧烈地咳嗽,于是她便把目光转向Sans,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不用管她,只是肺结核犯了。”


只……只是肺结核?


Alphys镜片后原本不大的眼睛都被瞪得老大,“那、那不是很严重吗?”


“咳咳……你别诅咒我!”


Sans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Alphys则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脑门把怀里抱着的平板打开给他们看。


“……哦哦,所以这是什么?”


“……”


Alphys瞧他们反应平淡便着急地说:“哎呀,你们看不出来吗?”


Chara眯起眼睛把脸更加凑近平板,“看到了,衣服不错。”


Alphys奇怪地把平板翻过来,映入眼帘的竟是自己穿着喵喵亲亲的cosplay服装一脸娇羞地对着镜头比yes。


“啊啊啊啊——我搞错了!!”


Alphys体会到了什么叫“社死”,恨不得让自己人生重开。然后她马上强装淡定地将界面重新纠正再一次放给他们看。


“这是……Frisk为什么和Gaster在一块儿?!”


但凡是谈论到Frisk的事情Chara都格外激动。通过监控录像的画面,他们看到Gaster手掌上方闪烁着一个红色的东西,就算监控画面再模糊他们也能看出那是属于一个人类的“决心”。


“艹!”


“等等Chara!你先别……”


还没等Alphys把话说完,Chara就已经火急火燎地跑去核心找Gaster了。平时干什么事都不见得她像现在这样积极。


“这是怎么回事?”


“唉……Gaster博士曾经跟我说过一个研究项目,好像是要借助决心的力量来加强核心之类的。”


“所以你觉得Gaster应该是说服了Frisk来协助他研究,对吧。”


Alphys点点头,然后她突然开始很着急地原地踏步,“哎呀呀,Chara这么冲过去不会出什么事吧!”


“呃……以这家伙的性格,我估计她会一脚把老G踹到核心里。”




“老混账你要对Frisk做什么?!”


Gaster和Frisk同时回过头,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Chara?等等,什么意思……”


Chara血红的眼睛横生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意,她将三个试管瓶捏在手上,里面隐约晃荡着一些蓝绿色溶液。


Gaster对她手上的东西冒了一层冷汗,“等等,你误会了……”


“Chara等等!”


Frisk及时地挡在Gaster面前,阻止了一场下属谋杀上司的惨剧。


“F……Frisk?你为什么要……”


“我是在配合Gaster博士的研究而已啦。”


Frisk澄清着这场误会。Chara眨了眨眼,然后一脸尴尬地把试管瓶塞回制服口袋,“啊……是这样吗,哈哈……误会了啊抱歉,抱歉了老……啊不,Gaster博士。”


脸变得真快啊……Gaster仍心有余悸地顺着胸口,“既然你明白了,我就不计较了。”然后他转头看向Frisk,“我还需要一些你灵魂的提取物,做完这些就可以了,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嗯,没关系,能帮助Gaster博士就好。”


“有……我能帮忙的吗?”


Gaster一脸头疼地看向她,最后无奈地说:“当然有,最后一项提取工作就交给你了。”


“是的长官!”


Gaster便把灵魂交还给Frisk,“你跟着Chara去就行,她知道怎么操作。”


Frisk点点头,跑到Chara身边。Gaster清清楚楚地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朗,眼睛也是亮晶晶的。


唉……反正本来就是要交给她的工作。




“Frisk,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啊,都不提前通知我一声。不然我早就准备好茶点了。”


Chara一脸热情地围绕在Frisk旁边,喋喋不休地说着。


“嗯……不想打扰你工作吧。”


Frisk这么说其实是怕Chara她巴不得大张旗鼓地搞出一些大动静来告诉全研究院的怪物Frisk来这里了。祂又不是什么地底明星。


“唔唔唔——好贴心啊!!”


Frisk脸颊冒汗——Chara那家伙激动起来又把祂抱得紧紧的。


她第一次看到Chara的实验室是怎么样的。Chara一把灯打开,房间的布局就变得一目了然了。Frisk抽了抽鼻子,药草和化学试剂的味道应该就是这间实验室的前调了,啊……Chara的身上也有这种味道呢——在Chara抱着她的时候,从她工作服上飘散出来的味道。Frisk走了进去,工作台上摆放着她整理出来的笔记,还有一些化学式子的草稿,干干净净的玻璃仪器被整齐地摆放在台面上,试管架上的每一根试管都是干燥的。她看到桌子上还摆放着半杯冷掉的黑咖啡,笔记本电脑处于熄灭状态,然后她眼睛亮了一下,接着脸就红了起来——在笔记本电脑的旁边,是她抱着小犬汪的照片。


“怎么样,我的工作室不错吧?”


她似乎很享受一个人的工作间,这是Gaster特别为她一个人准备的工作间,因为Chara这个家伙不需要也不喜欢任何怪物当她的实验助手。


“嗯……”


Frisk此时的心情难以被人猜测,她知道Chara对她的感情,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像Chara那种性格其实也不难与人相处,只是她觉得……她太过热情了。她知道他们现在只是朋友,就像对Sans、Alphys、Undyne、Papyrus、Asriel他们那样,她也从来没有把Chara摆在什么特殊的位置。


“喜欢就好,那么Frisky,我们开始吧?”


开始……哦对了,提取灵魂。


Frisk在心里面给自己一巴掌,她刚刚听Chara的语调就好像她们准备上牀一样。


一颗发出温柔而不炽热的红色光芒的决心出现在Chara面前。她激动得连手都是颤抖的,那是Frisk的“决心”。


“只需要一点提取物就好了,Frisk。”


Chara笑容紧张地看向Frisk,好像她要做什么亏心事一样。


“动手吧。”


Chara咽了口唾沫,从制服口袋里掏出一副乳白色的橡胶手套,戴上后又从试管架上取了一支试管。


然后她切实地感觉到Chara手部的触感,这让她开始紧张起来。


“呃啊!”


Chara完全就是用最温柔的力道按摩她的灵魂,上帝!触碰她的灵魂要比触碰她的身体还要敏 感个好几倍。难怪Gaster博士会把这个任务交给Chara来做。


Frisk的灵魂出乎意料地柔软,那颗小心脏在她手中的时候是如此地可爱,暖呼呼的,闪烁的光芒时亮时暗。她很想摘掉橡胶手套去抚摸她的灵魂,她现在轻轻地挤压它,隔着橡胶手套的指腹摩挲灵魂表面,使它发出了可爱的嗡鸣声。


“唔……嗯……”


Frisk捂着嘴,不想打断Chara的工作,也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样子。


“哇哦……”


直到Chara发出感叹引来了她的注意力。Frisk瞪大眼睛,她看到Chara手中的那颗灵魂似乎有些融化了,那些红色的粘稠物沾上了她的橡胶手套,这让她联想到了一些……啊啊啊啊啊!!!


只见Chara用试管让“提取物”流进去,这就是所谓的“液态决心”。


“好了。”


Chara满意地用软木塞塞住试管口,把灵魂还给Frisk,然后脱掉橡胶手套。


“嗯……”


尽管她现在的声音听起来很不正常,但她还是没等Chara多问,收好了自己的灵魂。


Chara眨眨眼,感觉Frisk好奇怪啊……不过她也没想太多,只是去翻找着抽屉,想用标签在试管上做上记号。


“Frisk。”


“嗯?”


Chara没回头看她,她找到了标签然后在笔筒里抽了支油性笔,边写边问她:“刚才,你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的?”


Frisk庆幸Chara是背对着她的,没看到她现在脸上有多红。


“没……”


Chara做好了标记,开心地笑了一下,把试管放进她的制服口袋。


“没有就好,我还担心你会不舒服呢。”


Frisk脸红着沉默不语。


“我去把它给老G,你能在这里等我吗?我很快的,两三分钟就回来了。”


Chara看到她乖巧地点点头,便用手温柔地在她的头发上揉了揉。


“……”


等到整个实验室只剩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才松了口气,一回想起刚才Chara对她做的那些她又没办法淡定了。




“哟Chara,你没把老G踹核心里吧?”


Sans吸溜着番茄酱对她调侃道。


“我是那么冲动的人吗?嗐,不跟你说那么多了,我还有重要的任务呢。”


“是灵魂的提取吗?”


Chara停下来看着他,有些惊讶。


“唉……你怎么知道的?”


“heh,你已经做完了是吧。”


骷髅脸上浮现出一丝微妙的笑容。


“那,那又怎么了嘛。”


“你不知道触摸灵魂会使本体受到的刺激会比直接触碰本体还要搞好几倍吗?”


Chara傻傻地摇摇头,“我完全没有注意到……Frisk也没有告诉我。”


Sans咽下一口番茄酱,语气颇有些无奈。


“所以说,你太缺少情商了,难怪那人类到现在都没喜欢上你。”


“什么啊!”


Chara不服气地丢下Sans离开了。




“报告长官!我的任务完成了。”


Chara把装着“决心”的那根试管交给了Gaster。


“嗯……完成得不错。”


“嘿嘿,那……可以加工资了吗?”


Chara苍蝇搓手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只能抵消你这个月扣的工钱。”


Chara扫兴地切了一声,然后小声嘀咕:“真抠……”


“……”


不过对Chara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回到实验室里去看看她的小Frisk。




“Frisky~偷看别人的电脑可不是什么好孩子哦~”


“哇啊啊啊啊!”


Chara双手撑在她两边防止她逃跑,然后笑着瞥了眼她身后的屏幕。


“我的电脑可是设了密码的。”


从上面的试错次数用完,只能五分钟后再输入的界面来看,那可爱的小家伙真的在努力尝试打开她的电脑呢。


“我……”


Frisk红着脸,不敢直视她。做了亏心事的好孩子都会这样吧。


“你想看我可以给你看,反正都是些研究资料,还有……很多你的照片。”


“什——什么?”


Chara笑着在输入框里输入密码,映入眼帘的是Frisk在遗迹拍的头顶着花环的桌面壁纸。


“你……”


“你可以随便看。”


Chara现在同意让Frisk来操控她的电脑。


正如Chara说的那样,电脑里除了她研究用的资料还有一些杀毒软件和浏览器之外,剩下的都是自己的照片和短视频。


她不知道自己看到Chara电脑这些东西会作何感想,应该会像现在这样脑袋空白,脸上发烧吧。


“Cha……Chara……”


Chara俯下身靠在她小小的肩膀上,贴在她软乎乎的皮肤上。


“我在。”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存我的照片?”


Chara笑了一声,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爱。


“你知道的呀,我喜欢你嘛,我最喜欢你了啊……我想把Frisky的每一个成长的瞬间都记录下来,我想一直陪着你,一直保护你,”Chara用着开玩笑的语气继续补充,“如果,你先丢下我的话,我可能……会死哦。”


“不要!不要说这种话,你不会死的!”


Frisk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激动,可能她真的已经开始……学会去在意一个人了吧。


“嗯嗯,我也不想死,因为我不想看到Frisk难过的样子,那样我也会心碎的。”


Frisk抓紧她宽大的制服的袖口。Chara,她无法想象Chara离开她会是什么样子,她也无法接受失去Chara的现实,她不想她走。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依赖这个年长她八岁的人类,也许她已经不知不觉地就把Chara放到自己心目中的一个特殊的位置了吧。


Chara,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


“对不起喔,Frisk,让你心情变得这么沉重。我不该说这些的,等我工作完了,我带你去买好棒冰然后再去烤尔比怎么样?”


Frisk沉默着没有说话,这让Chara很担心。我是不是惹她生气了?


“Chara。”


“嗯?”


“如果我能够快点长大,是不是就有资格做你的助手了?”


Chara愣住了,她从来没想过Frisk会跟她说这个。


“你不喜欢怪物做你的助手,那……我够格吗?”


Chara抱紧怀里的小Frisk,笑得身体微颤。


“你好可爱啊,Frisky,当然了,你当然可以成为我的助手。”




也许小Frisk成年后会发现自己不仅成为了Chara的助手,而且还成为了上面的那一个。(?)



麦小浪

一次日常

………………………

……………

……

搭档,你感到幸福吗?

Shifty一直都有着一个秘密。

“搭档!我们一起去喝大麦茶怎么样啊!”

一如往常般,Shifty闯入了Chara的哨塔。就如同她一开始自顾自地闯入了她的搭档生活一般。

“不好。还有小孩子不能喝酒的。”

“不是酒!是大麦茶啦!搭档。”

“那不就是酒吗?小镜子。不要在这里跟我玩文字游戏啦。”

“唔嗯………”

听到对方如此答复的Shifty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倒在了Chara的旁边,缓缓地抱怨着自己的搭档那如同老奶奶一般固执又变扭的性格。然而即使如此,她的搭档仍然是没有理会。

“这样下去的话,搭档你肯定不会有人喜欢...

………………………

……………

……

搭档,你感到幸福吗?

Shifty一直都有着一个秘密。

“搭档!我们一起去喝大麦茶怎么样啊!”

一如往常般,Shifty闯入了Chara的哨塔。就如同她一开始自顾自地闯入了她的搭档生活一般。

“不好。还有小孩子不能喝酒的。”

“不是酒!是大麦茶啦!搭档。”

“那不就是酒吗?小镜子。不要在这里跟我玩文字游戏啦。”

“唔嗯………”

听到对方如此答复的Shifty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倒在了Chara的旁边,缓缓地抱怨着自己的搭档那如同老奶奶一般固执又变扭的性格。然而即使如此,她的搭档仍然是没有理会。

“这样下去的话,搭档你肯定不会有人喜欢的。”

“现在跟以后也差不多。不是吗?小镜子。反正我也不希求得到人类的喜欢什么的。”

说即此处的Chara偷偷地瞥了瞥自己搭档的神色,那副扑克牌般的脸庞竟流露出一丝慌张的表情。

但好在,她的搭档并没有注意到这细微的变化。

“认真的吗?搭档。到时候你可能会被认为成打扮地这么奇怪的老阿姨之类的。”

“唉?!”

“不。被认为成老阿姨还算好的。要是被当成什么有着跟踪癖的变态可就糟糕了!”

“…………………”

Chara没有说话,似乎是无声地否定着这样的称呼。但越

是如此,她的搭档越是能偷笑出声。

言行不一也是Chara她可爱的一面呢。

“说不出来话的话就是肯定哦。搭档。”

“只有你一个人会这么认为吧。傻镜子。”

“傻镜子?!”

听到这样的称呼的Shifty不自觉偷笑出声。

“也许搭档你就是喜欢我这样的傻镜子呢。”

“谁会喜欢像你这么傻乎乎的人啊!”

“否定就是肯定。搭档。你就不用再隐瞒了。”

“………………”

Chara没有说话,她发现继续这么跟自己的搭档辩论下去,就如同小孩吵架一般没完没了。索性转身便走。但可惜,被自己的搭档拽住了自己的衣角。

“别走啊。搭档。难不成你想独自留我一个人在这片冰天雪地之中吗?”

“我想你一个人可以呆在这里的。”

“唉?!可真够无情啊!搭档。难怪你的手这么冰冷呢?”

Shifty边说着,边悄悄地将自己的搭档拉到了自己的跟前。而面对如此情形,Chara下意识地想要松开自己的搭档,但没想到她的搭档下一秒的动作直接震惊了自己。

她…她居然…在对着自己的手心哈气。

“唔嗯……”

Chara撇过头,她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想必一定红透了吧。

“真拿你没办法啊!搭档。明明是怕冷的体质就更应该注意保暖嘛。”

“不…不需要你操心。”

“可我们是………”

说即此处的Shifty此刻也没了声。从她的样子来看,她似乎也在为难着什么。

就这样,两人尴尬地有了一两秒钟。

“可…可以放开了吗?”

“啊?!哦。抱…抱歉。我有点……”

“…………………”

还没等Shifty道歉完,她的搭档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唉!看来我又一次搞砸了呢。”

Shifty又一次瘫倒在哨塔内。只不过这一次,她的眼角莫名其妙地落下了几滴眼泪。

你现在感到幸福吗?搭档。



端木夜羽
回音花的另一端是誰在傾聽呢?而...

回音花的另一端是誰在傾聽呢?而傾訴者又是誰呢?

是誰被世人逐漸遺忘?是誰將要消失在這個世界?

你,還記得▁▁▁嗎?

祂,是誰呢?


“Shifty”

回音花的另一端是誰在傾聽呢?而傾訴者又是誰呢?

是誰被世人逐漸遺忘?是誰將要消失在這個世界?

你,還記得▁▁▁嗎?

祂,是誰呢?








“Shifty”

Skellen

话说回来这两张我一直存着没发。。

是想攒多一点类似画风的来着但是最后没有继续画了

话说回来这两张我一直存着没发。。

是想攒多一点类似画风的来着但是最后没有继续画了

Siren

ノコチップ太太(twi: nocochip_main)作品

作者主页及授权:点此 

ノコチップ太太(twi: nocochip_main)作品

作者主页及授权:点此 

麦小浪

非人类

……………………………

………………

……

这究竟是恐怖故事还是现实呢?

“那个小镜子…这个时候应该准时出现在我面前故意吓我一跳了……”

看着自己手表的Chara一边如此地说道,一边朝着四周看了看。但除了自己这一座孤独的哨塔外,周围只有雪白一片。

(难不成…那个家伙准备偷偷绕到我背后吓我一跳吗?)

这么想着的Chara会心一笑,随即装出一副破绽百出的样子。但过了半晌,也迟迟没有听到从自己身后传来的那一句猜猜我是谁的话语。

(唔嗯…那个笨镜子…怎么不过来找我的麻烦呢!)

这么孩子气一般的话语,很难想象是从Chara的口中说出的。但介于每天都会有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的人经常这样黏......

……………………………

………………

……

这究竟是恐怖故事还是现实呢?

“那个小镜子…这个时候应该准时出现在我面前故意吓我一跳了……”

看着自己手表的Chara一边如此地说道,一边朝着四周看了看。但除了自己这一座孤独的哨塔外,周围只有雪白一片。

(难不成…那个家伙准备偷偷绕到我背后吓我一跳吗?)

这么想着的Chara会心一笑,随即装出一副破绽百出的样子。但过了半晌,也迟迟没有听到从自己身后传来的那一句猜猜我是谁的话语。

(唔嗯…那个笨镜子…怎么不过来找我的麻烦呢!)

这么孩子气一般的话语,很难想象是从Chara的口中说出的。但介于每天都会有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的人经常这样黏着自己,自己任性一下也是在情理之中啦。

突然之间,Chara好像看到了什么。

那个映入自己眼帘的…

是那股熟悉的紫色身影!

“小………”Chara刚想开口呼唤对方,但没想到对方连理都没有理会自己,直接跑向了森林深处。

“真是奇怪呢。这个时候她应该扑向我才对的啊?怎么可能会出现对我爱搭不理的情况呢?”

尽管有些纳闷,但Chara为了自己的搭档的安全还是一同跟进了森林深处。

“那个小笨蛋!难道不知道独自一个人走进森林深处的话可是很危险的吗?且不说遇到什么凶狠的猛兽不说,如果她不小心迷路的话,自己不就……”

还没等Chara抱怨完,她就被眼前的一幕是所惊呆了。

眼前那个啃食着什么的紫色身影真得是自己的搭档吗?

但还没等Chara细想,从周围的灌木丛里又跳出了复数个紫色的身影。

不对!这是个陷阱!

意识过来的Chara连忙想要逃出去,但很快就被那些紫色身影给压在了身下。紧接着,她们像野兽一般疯狂地撕咬着自己的身体,自己甚至连尖叫的能力都没有做到就…

就……

“嘿!Chara。”

“唔嗯……”

“醒醒啊!Chara。那只不过是个噩梦而已。”

“唔嗯…小镜子。”

Chara呢喃着。紧接着她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连忙推开了自己的搭档。

“别…别吃我!我一点都不好吃的!”

“你在说什么呢?Chara。我是你的小镜子啊!”

“小镜子?!”

“对啊!我是个人类。还记得吗?人类不是人类的。”

“唔嗯………”

一时间,Chara竟不知道说什么为好。她有些头痛地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许久过后,才对着自己的搭档说了一声抱歉。

“你怎么啦?Chara。刚才你的样子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样。”

“我刚才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小镜子。我梦见有无数个你直接把我生吞活剥了。”

“哈?!你是不是太妄想了!Chara。我就算是吃你,也肯定是那个方面的吃才对吧。”

“你还是跟往常一样不正经呢。”

Chara叹了口气。而在她没有注意到的角落,无数个紫色的身影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