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uperm

44529浏览    941参与
灰满落黎

  他在钓我!他明目张胆的钓我!😍😍😍

  他在钓我!他明目张胆的钓我!😍😍😍

icey

第二章 做宵夜

录音室离伯贤的家其实不远,但泰容中途去了趟超市买了点食材,因为他想给他给做一个他的拿手菜,所以回到家已经半小时了。他们本来就经常熬夜,所以现在并不觉得困,一到家,伯贤拿出了专属于泰容的拖鞋,他们上次来还是superm活动结束的时候,当时伯贤就为他们准备了专属的拖鞋,方便他们来。换好拖鞋,泰容立马冲进厨房,伯贤这时笑了:“你这着急忙慌的干什么呀,不要急,慢慢来”“可是我刚听到经纪人哥说你明天有行程呀,到时候多累呀”。“没事的,我已经休息那么久了,也是时候找回当时打歌时的感觉,少睡会,没关系的(走到泰容身边揉了揉他的头)。明天有行程吗?”“我没有”“那就没关系,慢慢做,一会儿直接在我这儿休息了,你......

录音室离伯贤的家其实不远,但泰容中途去了趟超市买了点食材,因为他想给他给做一个他的拿手菜,所以回到家已经半小时了。他们本来就经常熬夜,所以现在并不觉得困,一到家,伯贤拿出了专属于泰容的拖鞋,他们上次来还是superm活动结束的时候,当时伯贤就为他们准备了专属的拖鞋,方便他们来。换好拖鞋,泰容立马冲进厨房,伯贤这时笑了:“你这着急忙慌的干什么呀,不要急,慢慢来”“可是我刚听到经纪人哥说你明天有行程呀,到时候多累呀”。“没事的,我已经休息那么久了,也是时候找回当时打歌时的感觉,少睡会,没关系的(走到泰容身边揉了揉他的头)。明天有行程吗?”“我没有”“那就没关系,慢慢做,一会儿直接在我这儿休息了,你要做什么,我来帮忙”“哥,没事,这是我新学的一道中式料理,是我的中国队员教我的,做法简单也很快,你去休息会儿,一会儿做好了我叫你”伯贤无奈笑道:“既然不需要我帮忙,那我就去找点其他事干吧”。说着一个开始准备材料了,一个就去换了衣服。伯贤并没有去休息,想着之前买了很多吃的,还是泰容这个小馋猫喜欢吃的,就去冰箱里拿了些半成品到空气炸锅和烤箱里加工去了,二十分钟后,两人都一致的把食物端上了桌。只是吃一个宵夜却被他两做出了过年的氛围,满桌的菜(泰容的两个菜,剩下全是伯贤的“杰作”)。宫保鸡丁、麻婆豆腐、烤肠、烤红薯、烤芝士球、烤花生、烤牛排、自制的燕麦酸奶。泰容看着他把一道道菜端出来,说了句:“哥,你没吃晚饭吗?怎么弄那么多”伯贤挠了挠头“我吃了呀,吃的还挺饱的,我是给你吃的,你看你瘦得没多少肉,再不多吃点风一吹你就被带跑了”泰容听到这话很开心,“哥,快坐下,尝尝我的手艺”,两人也随之坐了下来。“泰容啊,这是什么料理你不介绍介绍吗?”“啊,对。但哥你先尝尝,我再跟你介绍”说完,伯贤拿起筷子,将宫保鸡丁放入了嘴里,顿时眼睛放大看向泰容“这是宫保鸡丁?”“对啊,哥,我在网上刷到你喜欢吃这个菜,我就找成员教我,想着有机会能做给你吃,怎么样,有你在中国吃的那种味道吗?”伯贤很吃惊,泰容这小孩太乖太可爱了,之前也有不少女生在追他的时候也有过这种行为,但他却没今天那么触动,男生也不会专门去为他学喜欢的菜,心里很暖:“有,很好吃,根本就是一个味”“哥,你再试试这道,这是麻婆豆腐,料理很简单,我知道哥吃不了辣,这两个菜都没放多少辣椒”“嗯,我尝尝。”伯贤舀了一瓢“这道也好吃,哇,泰容啊,你做菜是真有天赋啊,很下饭啊,我突然觉得可以去热盒饭了”。泰容立马说:“算了,哥,小心明天脸肿啊”泰容被夸了,肯定非常开心,高高兴兴的拿上了烤肠吃着“咦,哥,这烤肠怎么那么好吃,我以前没吃过”“哦,那是我在中国买的,和我们的不一样,我也觉得很好吃,我买了很多还有些中国的零食,你走的时候多带点回去,虽然我不会做饭,但半成品我都可以,这些都是你的,慢慢吃”不知不觉中,泰容那两个菜都见底了,泰容心里很暖,又多吃了点东西,但实在是太多了,剩余的菜基本都品尝一遍就饱了。伯贤这时说“吃不下就放着,别撑着了。”“嗯嗯”。和伯贤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天空正泛起了鱼肚白,也到了太阳缓缓升起的时候,伯贤家是江景房,这时候正是汉江被照射得最美的时候,但再美的风景都抵不过两人那悄悄袭来的困意,伯贤过了会儿说道:“泰容走睡觉去,休息会儿,下午打气精神”说着,带着泰容进了房间。泰容脸一红,忙问道“哥,这是你房间吧?我也在这儿睡?”伯贤笑道“不然呢?其他房间是我家人有空来住的,床单这些都还没换过呢?你要去其他房间吗?”“不,不用了,在这也可以”“哈哈哈哈,你看你脸红得,我们两又不是没一起睡过,况且你光着的样子我也不是没见过,不用那么害羞”这不说还好,一说又不经意想到当时的情景,脸就又更红了。伯贤看他那么不经逗,朝他招了招手“好了,不逗你了,快躺下休息会吧”“嗯嗯,我也困了”,说完就顺势躺下去了。两人都闭上了眼睛,就在泰容以为伯贤睡着后,小声说了句“哥,好梦,希望你能梦到我”伯贤很朦胧地说了句“泰容呐,好梦,一会儿见”。之后两人意识都慢慢消去了,仿佛刚才什么话都没说过,但两人的嘴角却“出卖”了他们。

嘘

Strings

——一些本人对李泰民欲念的显化——

  建议配合迷你三辑 strings 食用

————————————————————————

  若你愿意为我冠上演奏家的名号,那么我最擅长的乐器便是你。

  我想我懂得如何将你调准,懂得如何将你奏响,懂得如何借指尖的力度奏出轻重缓急,懂得如何借气息的强弱吹奏旋律的起伏。

  让我奏乐吧,奏出你唇齿研磨的呢喃,奏出你喉间滚动的呜咽。用呻吟引导变奏,把哀泣当做华彩。衣料摩擦窸窣权做伴唱,呼吸紊乱交杂权做和声。你是乐章的高潮本身,你是我最引以为傲的作品。

——一些本人对李泰民欲念的显化——

  建议配合迷你三辑 strings 食用

————————————————————————

  若你愿意为我冠上演奏家的名号,那么我最擅长的乐器便是你。

  我想我懂得如何将你调准,懂得如何将你奏响,懂得如何借指尖的力度奏出轻重缓急,懂得如何借气息的强弱吹奏旋律的起伏。

  让我奏乐吧,奏出你唇齿研磨的呢喃,奏出你喉间滚动的呜咽。用呻吟引导变奏,把哀泣当做华彩。衣料摩擦窸窣权做伴唱,呼吸紊乱交杂权做和声。你是乐章的高潮本身,你是我最引以为傲的作品。

icey

第一章 退伍

今天是2月5日日,泰容昨夜一直激动得睡不着,因为他的伯贤哥要回来了,虽说没睡多久就醒了,但却精神抖擞,一大早就看到各大新闻都在报道伯贤今日退伍,很多人都在等着伯贤的消息。虽然自从伯贤哥入伍以来两人也经常约着打游戏,闲暇时候还会约着一起出去玩;但这次可完全不一样,这次哥一退伍可以一直站在舞台上了。刷完了新闻,泰容给伯贤发了个信息:“哥,你今天什么安排呀?”没过一会儿,贤回复了:“今天可能要和成员们聚一聚,怎么了?”泰容不免有点失望:是啊,哥当然得和成员一起聚聚,可是我也想给哥庆祝庆祝,唉!虽然失望,但泰容却没表现出来:“没事,哥,我想着给哥庆祝庆祝的,既然你有约,那我们改日吧”“好”。没过一会儿......

今天是2月5日日,泰容昨夜一直激动得睡不着,因为他的伯贤哥要回来了,虽说没睡多久就醒了,但却精神抖擞,一大早就看到各大新闻都在报道伯贤今日退伍,很多人都在等着伯贤的消息。虽然自从伯贤哥入伍以来两人也经常约着打游戏,闲暇时候还会约着一起出去玩;但这次可完全不一样,这次哥一退伍可以一直站在舞台上了。刷完了新闻,泰容给伯贤发了个信息:“哥,你今天什么安排呀?”没过一会儿,贤回复了:“今天可能要和成员们聚一聚,怎么了?”泰容不免有点失望:是啊,哥当然得和成员一起聚聚,可是我也想给哥庆祝庆祝,唉!虽然失望,但泰容却没表现出来:“没事,哥,我想着给哥庆祝庆祝的,既然你有约,那我们改日吧”“好”。没过一会儿伯贤的退伍新闻图就出来了,好多爱豆都在泡泡、ins等社交平台上发了,泰容也不例外。原本之前为了这一天把录音工作给推后了,可现在却没必要了,还是想早点完成专辑工作吧,之后泰容就去忙自己的事了。因为是现改的行程,所以这录音工作就安排到了晚上十一点了,泰容差不多到时间了就准备出发了。而另一边的伯贤从早上退伍后就一直在回复向他表达祝贺的朋友们,之后就开着车先去妈妈家看了家人,告诉他们之后可能很少回来了,交代了些事吃了午饭就准备回首尔了。因为快到时间了,到成员约定好的地方,就开始吃吃喝喝了,因酒量不好,所以伯贤就没有喝多少。一转眼居然玩到了凌晨两点,因为大家都喝了酒,所以各位的经纪人后面赶来当代驾了。和大家分别后,伯贤坐上车总觉得心里有件事压在心里。就在这时,经纪人突然说:“伯贤呐,退伍后工作就要多起来了,行程从明天下午就开始了,到时我来接你”,"行程怎么安排的?”“exo的专辑和superm的专辑差不多时期录音,但exo先回归,公司准备2月20日让你们回归,superm3月份”伯贤突然想到“哥,那泰容他们开始录音了吗?”“几位录了,泰容与马克还没,但听说刚刚泰容去录音了”“刚刚?”“对,原本他推迟了行程,不知怎的突然说不推了”“哥,现在去录音室吧”“哈?现在?你明天还得跑行程呢,不回去休息吗?”“没事,我去看看泰容那家伙”。开了二十分钟,到达公司的录音室,几个工作人员看到他,都很惊讶,“伯贤,今天刚退伍,怎么过来了,不休息休息”“没事,想你们了呗,诺,这是我给你们买的,休息休息在开始吧”“谢谢,谢谢,我还挺饿的呢”大家都停下了现在工作吃了东西休息会儿。泰容正巧录完后去上厕所了,没看见伯贤来。等他一出来,就感觉怎么突然这么热闹,等拿上自己的手机准备去喝水时,一抬头,这沙发上坐着的是伯贤哥吗?以为自己可能眼花了,擦了擦眼,发现并没眼花。伯贤看到他这一系列动作,觉得很可爱,就笑道“怎么,不认识我了?”“啊~,哥你怎么来了”“我来接你,你不是说要替我庆祝吗?”泰容很开心的笑了“对啊对啊,但我没想到你会来,我以为你和成员们聚完后就回家了”伯贤只是笑笑“录完了吗?”“录完了”“可以走了吗?”“可以”“那哥我们就先走了啊,明天见,回去早点休息”“好的,明天见”。坐上电梯,伯贤说:“泰容啊,你今天开车了吗?”“开了”听完,伯贤转头对经纪人说“哥,你开我的车回去吧,明天再开来接我”“好”。到了停车场,与经纪人分开后,两人就去找泰容的车了“哥今天喝酒了不能开车,那你来开吧,你想去哪?”泰容说“现在这个点也没什么吃的了诶,怎么办”。“那就去哥那吧,我那有你喜欢吃的,明天有行程吗?”“没有”“那好,出发吧”“嗯嗯”。随后都坐上了车,开往伯贤的家里。

暗黑系的喵

SHIFT(李泰民 李永钦 极圈cp 科幻)

章节二  抹去痕迹,身份敏感(一)


李永钦沿着这条大道大步走开,走了三四百米,直到这条路的尽头,才算是躲开了天空中那些飞虫般的电子眼的监视。他走进一家小吃店,穿堂过,从后门出去,来到一个小区大院。再左拐右拐几次,穿过几个连着的小区大院,拐的几个弯都是有树林子的绿化区。其间还从筒子楼顶层转了个圈,一路下到第三层,才走一家的阳台(那阳台通向后面山坡的小道),穿出那段九曲十八弯的坡地小区,最后穿过几个联通的地下通道。这么一番绕死人不偿命的兜兜转转,终于回到了自己那个有着低矮门头的小店面的后院。

   

李永钦选的这个小院很有意思,相邻几家的后院...


章节二  抹去痕迹,身份敏感(一)

 

李永钦沿着这条大道大步走开,走了三四百米,直到这条路的尽头,才算是躲开了天空中那些飞虫般的电子眼的监视。他走进一家小吃店,穿堂过,从后门出去,来到一个小区大院。再左拐右拐几次,穿过几个连着的小区大院,拐的几个弯都是有树林子的绿化区。其间还从筒子楼顶层转了个圈,一路下到第三层,才走一家的阳台(那阳台通向后面山坡的小道),穿出那段九曲十八弯的坡地小区,最后穿过几个联通的地下通道。这么一番绕死人不偿命的兜兜转转,终于回到了自己那个有着低矮门头的小店面的后院。

   

李永钦选的这个小院很有意思,相邻几家的后院都是一个出口,也只有一个门。但是开了门之后会进哪一家的院子却是不固定的。这个手笔是李永钦从自家爷爷那里学来的,原理来自中国古人墨子的智慧,机关术。旋转门入口,选错进的可是别人家。李永钦自己当然不会错,他也和邻居几家说过进这个门的诀窍:“从站在门口开始,探测仪会感知到你们。最东头是第一家,最西头是第四家。”

“日期是0、2、6这些双数,第二家进第一次出现的通道,随后是第四家的门,最后是双通道,第一家和我家按照方位进入。”

“日期是4、8这两个四的倍数,会出现两个通道,第二家和第四家就按照自己家的方位,选通道进去就好,紧接着是双通道。”

“日期是1和3这种单数,第一家进第一个通道,我家是第二个通道,最后是剩下两家的双通道。”

“日期是5、7这种单数,我家先进,其次是第一家,最后是双数两家的双通道。”

“日期逢9,是三通道,你们几家进门,随后是我家的单通道。”

周围几家李永钦都了解过,也是很复杂的状况,第一家是叛逃军人,第二家是人命官司,第四家是失败的革命党。这几家都是顶替他人身份在这里苟且活着,这等复杂的安全保障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费点脑子,却是非常必须且好用的。那个米国叛逃军人还很喜欢这个设计背后的古老智慧,经常找李永钦借一些有关机关术的中国古籍来看。李永钦哭笑不得,虽然这位老哥是懂中文的,而且口语还不错,但是之乎者也这位大概是看不大懂的,于是贴心地给老哥找了译文版。

今天是十月二十八日,李永钦等第二次门开,才走了进去。左手通道,墙面上有淡淡的紫色磷粉荧光。虽然在暗道里这种颜色有点瘆得慌,但是这也是令他心安的一种标志。终于,走过通道,拧开小铁门,赫然就是他的小菜园。透明的智能玻璃棚顶淡淡地投影出一幅美丽小花园的假象图景,与此同时也不影响他的小萝卜小青菜在泥土的供养和雨露的滋润中进行日光浴。雨水过滤系统把净水从西南角输出,蜿蜒的透明地管直接在院子里绕圈,仿佛一道护城河包围着整个小花园,不至于让这院子温室效应聚集过于明显。东北角搭了葡萄架子,打卷的残存绿叶懒洋洋地躺在蓬起的玻璃架上。下方晾着一些中药,都是不能直晒的药草,也有往年晒干又回潮的药物,摊开了再晾晾就好。

今天外面很冷,但是小院里倒是暖和。微微飘散过来的药草香气让人情绪镇定,绿油油的小菜苗更是柔嫩可爱。院子中心是一个多层的巨大花坛,里面种着稀有的花草和药草。最中心是一棵老桩银杏树,不甚高大,叶子尚有几分绿色,成熟的黄果还没摘下。下面的多层都预先埋下了肥料管和渗水管,随时供给植物们需要的营养。

花坛一旁,一只特别爱干净的狮子猫,黑爪白身,正摇着尾巴扑着逗猫棒。漂亮羽毛簇的另一端,是那个惹来麻烦的男人。他坐在花坛最外圈的木制长椅上,白色头发微微泛灰,眼眸温柔,正拿着羽毛逗猫棒逗着和自己十分相似的同类。任李永钦怎么看,那人都像是只白色且身形纤长的猫科动物,放松时可爱软萌,紧张时随时能用利爪撕碎敌人的肉体。大概是只白色的狮子吧,李永钦想。


作者说:预料之外的拖更……把软件卸了都不记得了……

BOBOBOOM
poppy puppy lov...

poppy puppy love love🥳


5.0 

poppy puppy love love🥳


5.0 

BOBOBOOM

靠人群中这奇迹般的一眼又一眼 

我还在这里

靠人群中这奇迹般的一眼又一眼 

我还在这里

BOBOBOOM

整个世界就属你的眼神~最最可爱~

永远是最元气最魔力 完美状态~


17.0 

整个世界就属你的眼神~最最可爱~

永远是最元气最魔力 完美状态~


17.0 

BOBOBOOM

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

甜蜜得很轻易~


16.0 

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

甜蜜得很轻易~


16.0 

玖熙

 ฅ•ɷ•ฅ

  试着在彩蛋发了吞了看置顶

 ฅ•ɷ•ฅ

  试着在彩蛋发了吞了看置顶

玖熙

  

该变的不该变的都在变


  

该变的不该变的都在变


玖熙

    吃吃停停,好不容易塞下一小半,喝了点拿铁,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哥,我吃饱了。”边伯贤头也没抬,“那走吧,经纪人哥在门口等我们。”说完抬腿就出去了,钟仁也没办法,拿了包拉着ten走了出去。

原想上车和伯贤认个错,但是上车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哥哥坐在副驾驶上正和经纪人哥哥说着什么,只得上了后座,安分的坐好。车厢很安静,完全可以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经纪人哥哥丝毫没有感受到沉重的气氛,滔滔不绝的把李永钦这两天的所作所为一个字不落的和边伯贤说了一遍,听到后面边伯贤都恨不得现在把他就地正法,李永钦一句话都不敢说,连金钟仁也听的无语的摇了摇头开始看手机。

等到了宿舍,边伯贤开口说了一句“麻烦哥明...

    吃吃停停,好不容易塞下一小半,喝了点拿铁,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哥,我吃饱了。”边伯贤头也没抬,“那走吧,经纪人哥在门口等我们。”说完抬腿就出去了,钟仁也没办法,拿了包拉着ten走了出去。

原想上车和伯贤认个错,但是上车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哥哥坐在副驾驶上正和经纪人哥哥说着什么,只得上了后座,安分的坐好。车厢很安静,完全可以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经纪人哥哥丝毫没有感受到沉重的气氛,滔滔不绝的把李永钦这两天的所作所为一个字不落的和边伯贤说了一遍,听到后面边伯贤都恨不得现在把他就地正法,李永钦一句话都不敢说,连金钟仁也听的无语的摇了摇头开始看手机。

等到了宿舍,边伯贤开口说了一句“麻烦哥明天给我和ten请一天假吧。”声音不大但语气真的说得上凛冽,经纪人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啊行,和他好好说哈。”“我知道的哥,哥回去注意安全。”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经纪人也没辙,丢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给ten,开车回去了。

  对上视线,边伯贤没说话,“回去洗个澡来我房间。”绕过人直接进了宿舍,他真的怕能在宿舍门口踹他一脚,没敢磨蹭,赶紧回了房间。

  匆匆忙忙的冲了个澡,把头发擦干吹好,站在伯贤门口敲了敲门,没有回应,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听见了浴室的水声知道哥哥在洗澡,然后就看到了桌上放着superm成立当天满叔给伯贤的那根象征队长权利的树脂棍,旁边还有一把戒尺,看着都冷汗直流,不敢多想什么,随意找了个地方站着军姿。

  等伯贤吹完头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李永钦很乖的站着反省,气是消了不少,“手机带了吧,回个电话给泰容。”“啊内。”

  看了眼通话记录,满屏红色的未接来电,突然间没了打过去的勇气,看了眼伯贤,不敢下手,这好办,边伯贤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直接帮人播了过去,对面似乎在等着他打过去,立马就通了。

  刚刚在外面伯贤就和泰容联系过了,两个人真的是又气又无奈,尤其李泰容真的快急死了,要不是工作真的推不开他都订机票回来了,还是边伯贤给他吃了个定心丸,有他在他能解决的,说好等会让他回电话过来,泰容那边也空了时间出来等他。

  “泰容哥..”泰容平时确实是个温柔的哥哥没错,但是一旦扯上身体这些原则性问题,谁都拦不住,“李永钦你多大了?练习还需要我盯着你吗?我和你说过多少次?那天谁和我保证的钟仁哥不在也能有分寸?这就是吗?饭不吃觉不睡的,经纪人哥说不管用是吧,打电话你就挂发信息不回?谁教你的?你对哥哥的礼貌呢?”一连串的问题把小孩的眼泪彻底吓出来了,边伯贤就抱臂坐在旁边看着,不管是他犯的哪一条都不是能轻易放过的。

“回话,李永钦。”李泰容是真的火了,还是沉默,边伯贤也不含糊,抄起戒尺就往人腿上招呼了一下,“啊呜。”“说话。”淡淡的两个字把李永钦吓得一抖,“我错了哥...”

玖熙

   因为行程的原因ten缺了几节课,几人一合计也没去麻烦老师,准备内部消化一下,本身他基础就好,有些细节有钟仁在也不会有问题。

  “kai哥~有个动作不太会!”自带波浪线的语调把金钟仁逗得笑的满脸褶子,宠溺的从地上爬起来带着李永钦一遍遍去顺动作。

  作为NCT的主舞的ten实力自然不差,被钟仁带着理了两遍就很完美的消化,一旁看着的伯贤笑着呼噜了一把弟弟的软毛,“好啦已经不早了,再来两遍我们回去吧。”知道他俩对舞蹈的在意程度,没有直接让他俩现在就离开,钟仁也是笑着接了话,“让哥去放音乐,我和你一起练两遍,然后我们回宿舍好嘛。”李永钦确实是个很乖的小孩,“好~”得到答复的伯贤转身去开音乐...

   因为行程的原因ten缺了几节课,几人一合计也没去麻烦老师,准备内部消化一下,本身他基础就好,有些细节有钟仁在也不会有问题。

  “kai哥~有个动作不太会!”自带波浪线的语调把金钟仁逗得笑的满脸褶子,宠溺的从地上爬起来带着李永钦一遍遍去顺动作。

  作为NCT的主舞的ten实力自然不差,被钟仁带着理了两遍就很完美的消化,一旁看着的伯贤笑着呼噜了一把弟弟的软毛,“好啦已经不早了,再来两遍我们回去吧。”知道他俩对舞蹈的在意程度,没有直接让他俩现在就离开,钟仁也是笑着接了话,“让哥去放音乐,我和你一起练两遍,然后我们回宿舍好嘛。”李永钦确实是个很乖的小孩,“好~”得到答复的伯贤转身去开音乐,看见两个弟弟站好了位开口说了一声准备才开了音乐。

  可能是有自己一直崇拜的哥哥陪着的原因,这两遍的练习非常好,看着的边伯贤都忍不住的鼓掌,“哇wuliten,金价,好帅啊!”钟仁从镜子里也观察到了,激动的抱了抱ten夸赞,“真的很帅啊ten,哥都着迷了!”被两个哥哥逗得两颊通红,害羞的笑了一下,“去换衣服回去啦ten,快去别受凉。”边伯贤自从当了队长之后真的是向着金俊勉发展,唠叨的呀~但是我们ten是个多么善良听话的孩子,拿了衣服就去了更衣室。

  刚刚练的高兴还没觉得,现在静下来了才感受到腰在隐隐作痛,没怎么在意的随意揉了揉,爱豆嘛,身上有点小伤小痛的太正常了。

  这时候的李永钦还没想到这次的腰伤后面会有多严重,也是颠覆了对哥哥们的看法。

  换好衣服出来两个人已经把包什么的都收好了,把外套递过去让他穿好,说说笑笑的把他搂在中间离开练习室。

  他不知道的是刚刚马克来找过他了,因为没赶上进度他已经在练习室呆了两天了,又不怎么吃东西,李泰容有个人行程在外面根本管不到他,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没法只能打电话给忙内让他过来逮他,只是没想到两个哥哥在这里,想跑,但是眼神已经对上了,马克也只能硬着头皮进来打了个招呼,自然而然的避不开怎么过来了这个问题,吞吞吐吐的不知道怎么说,一想到泰容哥在电话明显压着火的语气说经纪人哥告诉他李永钦已经腰伤犯了,而且两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自己虽然生气但是说了肯定没用,还不如交给队长去处理,索性眼一闭心一横全盘托出,毕竟这个哥确实有点欠揍了....

    边伯贤从温柔聆听到满脸黑线,刚还和金钟仁感叹他乖呢,真是的。“好我知道了,我会处理这件事的,和我们一起回去?”赶紧摇摇头,“我约了朋友呢哥,你们先回去吧。”知道小孩儿平时忙的很,点点头同意,还是开口嘱咐了让人注意安全早点回来才放他走。

    目送孩子出了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金钟仁开了口,“他也是因为怕赶不上进度,你凶一凶得了,别罚他了,到时候又耽搁练习孩子又得急。”这种事金钟仁自己都干了不知道多少次,自然清楚ten的内心活动,也知道边伯贤气的原因,但是还是开口帮他说了几句。

   边伯贤很无语的白了他一眼,他看起来很法西斯吗!“我知道,等会先带他去吃点东西,回去再说吧。”话音刚落,里面的孩子就出来了,想着回去和他好好说而且得先让他吃点东西,没冷着脸,反而依旧和他们聊着天,完全看不出来一点不对劲。

“啊好饿,我们去吃个鲫鱼饼吧!”初冬的韩国路边满是这种小摊,连空气中都是鲫鱼饼的香甜。有钟仁开了话茬伯贤倒是也接了,“行,我去排队,你俩去看喝什么。”没等李永钦说出那句他不吃边伯贤就已经快步走开了,钟仁也拉着ten去了最近的咖啡厅,“三杯拿铁,热的,还有一个三明治,谢谢。”依旧没给李永钦说话的机会,点单刷卡一气呵成,下一秒就坐在了包间里等边伯贤。

     甜点上的快,钟仁把三明治往ten那推了推,“kai哥我不饿。”“你这两天吃什么了你不饿?”金钟仁还没来得及接话就看到边伯贤走过来了,恰好听到了那句话,想回去在解决的火又起来了,没忍住直接问了出来。

    被问的小孩抿着唇坐着不知道说什么,还是金钟仁这个冤种出来打破了僵局,“哎呀先让ten吃点东西再说,哥你别说他了会影响食欲的。”说着还把边伯贤摁坐了下去,自己做到了ten的旁边。

    没理金钟仁,边伯贤现在真的是很生气,“ten呐,我说过很多遍不可以因为练习不吃饭吧,说好了不需要老师,但是那是钟仁在的情况下,泰容不在没人管得了你?还是说没人和你强调过这个?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练习没人管你的前提是你自己有度。你知不知道李泰容多急啊,经纪人哥管不住你,他管不到你,没关系我还有空,这件事咱们慢慢说,现在要么,安分吃,要么现在就回去,我们好好谈谈。”一直都是乖孩子的ten眼睛都红了,他第一次看见这么凶的边伯贤,被钟仁捏了捏肩膀安慰,顺手拿了鲫鱼饼过来,送到人嘴边,没敢再说什么不想吃的话,乖乖接了过来。豆沙的内陷实在太过甜腻,这两天本就没怎么吃的小孩刚咬了两口就有些反胃,抬头看了眼脸已经完全黑了的边伯贤,吓得也不敢说什么,刚准备继续下嘴就听到边伯贤说“吃不下就吃别的。”如释重负的放下转而拿起三明治啃了起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