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upernatural

32.1万浏览    16508参与
幽灵鸟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发的出.....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发的出...就...试试看吧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发的出...就...试试看吧

_低调女王_

S6E19.温双,bobby ,cass 去杀夏娃

这集里的两兄弟坐在车里的时候,温双们大概也想到了自己,只有彼此的陪伴,那种感觉~可惜了这俩小兄弟……结局并不美好,惨…

丁哥真是吃软不吃硬嗷~

Bobby 道出了对cass的怀疑P.S这里长发的JP半低头的侧脸简直不能更美(*≧ω≦) 

不得不说……万物之母这个夏娃,死的也太简单了

S6E20.关于cass的自白,跟克劳利合作,寻找炼狱

被丁哥发现了破绽

S6E21.lisa 母子被抓,丁消除他们记忆,彻底拜拜了

擦~被恶魔附身的Lisa说的那两句话整破防了(T . ......

S6E19.温双,bobby ,cass 去杀夏娃

这集里的两兄弟坐在车里的时候,温双们大概也想到了自己,只有彼此的陪伴,那种感觉~可惜了这俩小兄弟……结局并不美好,惨…

丁哥真是吃软不吃硬嗷~

Bobby 道出了对cass的怀疑P.S这里长发的JP半低头的侧脸简直不能更美(*≧ω≦) 

不得不说……万物之母这个夏娃,死的也太简单了

S6E20.关于cass的自白,跟克劳利合作,寻找炼狱

被丁哥发现了破绽

S6E21.lisa 母子被抓,丁消除他们记忆,彻底拜拜了

擦~被恶魔附身的Lisa说的那两句话整破防了(T . T)哥每天晚上都是怎么过的啊(T . T)

S6E22.三米墙倒了

开头三米失忆,女人开玩笑说三米没准是鸭笑死我了

失忆的三米不记得哥的名字,但知道很有男模范儿哈哈哈哈啥都不记得也觉着哥帅笑死

这剧时不时的谁都要调侃哥一句~哈哈

巴尔萨泽被cass灭了

Cass成新上帝?

第六季end

萨小撒

Dean只想look out for his little brother

S07E08    

Dean只想look out for his little brother

S07E08    

萨小撒

P1Sam谢谢Becky救了自己的那句 "thanks" 说的好像下一秒要去杀人一样(doge)


虽然,但是善良的Sammy看见Becky低落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安慰了几句

Dean心想 :I knew it!(翻了个白眼)

  

P2Sam笑得好猖獗(doge),这么快就开始拿你哥寻开心?

当然,Dean也不是吃素的,随即就还回来了(doge)

S07E08      

P1Sam谢谢Becky救了自己的那句 "thanks" 说的好像下一秒要去杀人一样(doge)


虽然,但是善良的Sammy看见Becky低落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安慰了几句

Dean心想 :I knew it!(翻了个白眼)

  

P2Sam笑得好猖獗(doge),这么快就开始拿你哥寻开心?

当然,Dean也不是吃素的,随即就还回来了(doge)

S07E08      

北疆少年

【SD】第二次人生04

 #Sam重生(好像也不是很重要) 

  

04

  Impala修好之后,Sam提议去自己的公寓休息,但是Dean以人要始终如一的奇怪理念,坚持住了个旅馆。Dean洗完澡出来,沾到床的瞬间就睡着了。Sam在门外简单的和Jessica在电话里讲了一下情况,进屋后本想着自己也可以短暂的休息一下什么之类的,毕竟自己什么都没有带,没有电脑差不了资料,也没有书,可是当他注意到Dean平躺着睡得很香的时候,Sam就没有了睡意。明明刚刚才遭受了一次“变态绑架”,现在却又因为自己在身边,就完全放心了。Sam深知自己和Dean睡觉的习惯——趴着睡觉,在枕头下或者床边放上武器,都是为了以防万一,只有在确认......

 #Sam重生(好像也不是很重要) 

  

04

  Impala修好之后,Sam提议去自己的公寓休息,但是Dean以人要始终如一的奇怪理念,坚持住了个旅馆。Dean洗完澡出来,沾到床的瞬间就睡着了。Sam在门外简单的和Jessica在电话里讲了一下情况,进屋后本想着自己也可以短暂的休息一下什么之类的,毕竟自己什么都没有带,没有电脑差不了资料,也没有书,可是当他注意到Dean平躺着睡得很香的时候,Sam就没有了睡意。明明刚刚才遭受了一次“变态绑架”,现在却又因为自己在身边,就完全放心了。Sam深知自己和Dean睡觉的习惯——趴着睡觉,在枕头下或者床边放上武器,都是为了以防万一,只有在确认安全的环境里,才会找个舒服的姿势睡觉。

  Sam坐在沙发上看着Dean,四十多年了没有见了,发现自己对Dean长相的记忆几乎停留在那张饱经沧桑的中年Dean身上。如今这样仔细看看,看看自己哥哥26岁正值风华正茂的这张脸,Sam不得不承认,对于猎魔这个行业,Dean的脸确实是精致得不像话,如果不是因为猎魔需要在外奔波,Dean绝对要再白几个度,简直就和小白脸一样。

  两个小时不到,Dean被自己的噩梦吓醒了。

  “Dean。”Sam递上一杯水。

  “Awesome,两个小丑。”Dean就是在喝水间隙也要说出来。

  “明白,心理创伤。”Sam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解释的时候会想要暗戳戳地笑,但是一联想到Dean会有的反应,以及他的嘴犟,Sam就会明白了。

  “Dude,心理创伤?开玩笑。”Dean将水杯很用力的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就像是想要生硬的转移话题,“我为什么会在斯坦福,这是有原因的。”

  “我知道,Dean,所以原因是什么,父亲出事了,还是什么?”Sam难得见Dean这么生硬地转移话题,但是既然Dean要聊,那么Sam就要抛好这块砖。

  “你知道的,在你六个月大的时候,母亲被黄眼恶魔Azazel杀了,这件事情父亲一直以来都在调查,但是两个星期之前,父亲和我就完全没有了联系。”Dean穿好自己的衣服,翻着自己的包。Sam本以为Dean会拿出手机播放父亲最后一次的语音留言,然后去找到那个旅馆,等等,可当Dean拿出父亲笔记本的那一刻,Sam困惑了。

  “这是?”Sam有一点不敢相信这就是父亲的笔记本,出现得有些早了吧。

  “父亲的笔记本,他说他这辈子的见闻都有记录。”Dean向Sam解释,手上翻包的动作没有停下来,最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父亲发的最后一条消息,递给Sam,“父亲失踪之前告诉我,有去这个地方。”

  “圣路易斯!”Sam记得这个地方,当时为了帮Becky和Zach,最后发现是异形者所做的一切。Sam终于还是承认,这就是全新的一生。

“你听起来好像,激动,不可思议,难以置信。”Dean拿回自己的手机,“你和我一起去找父亲吗?或者说,你就当我路过斯坦福也可以。”Dean说着背过了身,撸了一下头发,双手叉腰低头站着。

  Sam也注意到了Dean的动作,同时注意到的还有Dean的身形。在离开的那四年里,Sam的身高蹿到了Dean之上,好像重逢的那一刻,身高掩盖了所有,导致Sam从未注意过自己哥哥的身形,就好像一直认为Dean还是那个站在自己前面,想要为自己撑腰的哥哥。但如今仔细这么一看,Dean好像有些瘦,是因为猎魔奔波累的吗,好像对自己这个大块头来说,他有点儿小块,皮夹克是父亲的吗,穿着有些大,为什么现在才注意到,Dean真的好小一个,虽然Dean有一米八,但是真的好小一个,天呐,我竟然让这么小一个Dean保护了自己将近他的一辈子……

  Sam越想越负罪,然后在内心敲定这一生,要让自己保护Dean。于是Sam打算走到Dean身后,将Dean转过来,然后将自己的双手有些用力地按在Dean的肩膀上,以一副语重心长,思考良久,非常郑重地表情告诉Dean,“我会和你在一起,不仅仅是找父亲,而是以后的所有未来,没有事情可以分开我们,我们将会成为猎人里没有人不知道的温家双煞……”等等。

  Sam的思想波涛汹涌,翻来覆去,但是Dean不知道,他所知道的就是,Sam沉默了很久,都没有回答自己的话,于是Dean认为Sam或许是觉得拒绝自己不合适,但是内心深处又不愿意和自己一起去,于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措辞,那自己怎么办,告诉他实话,告诉他自己是可以一个人去找父亲的,但是自己只是不想一个人去做这件事,婉转一点,其实你可以拒绝我,我是你哥哥嘛,Sammy。

  Dean觉得自己好像可以替Sam给出一个措辞,毫不犹豫地就转过身,结果,撞了Sam满怀。

  Dean一把推开Sam,“Sam,你打算在我背后干嘛?”

  “Hug.”Sam一瞬间的假笑很明显,“嘿,你的鼻子和我嘴一样高,刚刚碰到了,所以不是目测,我比你高了,Dean.”

  “Sammy!”Dean好像被戳中了脊梁,像只炸毛的猫。作为哥哥却没有弟弟高这件事情,Dean原本是死都不会嘴上提出来的。

  看着Dean的样子,Sam有种Dean会轮上拳头,给自己的下巴来上一拳的感觉,于是抢先一步,确实做到了“hug”。Sam将Dean抱在怀里,甚至贴心的弯了点腰,将自己埋在Dean的肩上。

  Dean被Sam的拥抱弄得不明所以,脖子也被他的发梢弄得有些痒。虽然很奇怪,但是Dean依旧回应了Sam的拥抱,轻拍着Sam的后背。

  看来斯坦福教拥抱,在这不到半天的时间了,Sam拥抱了自己两次。

  Sam在Dean耳边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更像是和自己的一个约定:“Dean,我陪你去找父亲。然后,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管你在哪儿。”

  斯坦福还教这个吗?

———————————————————

  情感进度好慢,原因是——车马很慢的。

萨小撒

Sam:I'm getting married

Dean:What!!


P6Dean:……are we good?

Sam:(耸肩)

Dean:Good,我觉得这镇上有案子(光速闪进屋子里,不给弟弟任何say no 的机会doge) 

P8这个即视感,啧啧啧

S07E08         

Sam:I'm getting married

Dean:What!!


P6Dean:……are we good?

Sam:(耸肩)

Dean:Good,我觉得这镇上有案子(光速闪进屋子里,不给弟弟任何say no 的机会doge) 

P8这个即视感,啧啧啧

S07E08         

aastaria
遂摸之 (原图里草丛没有这么绿...

遂摸之


(原图里草丛没有这么绿,天空有一点阴,但他们值得更美的风景!)

遂摸之


(原图里草丛没有这么绿,天空有一点阴,但他们值得更美的风景!)

¥

  最近看dw0601的时候竟然看到克劳利!!震惊到了 克劳利这个特工角色还蛮帅 和spn里呆瓜(人性克劳利)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太开心啦 (之前杰克也和温切斯特合过影 放在最后啦 dw每次看都能给我惊喜 这片子真的很牛👍👍

  最近看dw0601的时候竟然看到克劳利!!震惊到了 克劳利这个特工角色还蛮帅 和spn里呆瓜(人性克劳利)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太开心啦 (之前杰克也和温切斯特合过影 放在最后啦 dw每次看都能给我惊喜 这片子真的很牛👍👍

_低调女王_

S6E18.穿越牛仔温双

这集两只牛仔装太有范儿了~~~兄弟俩又帅出新高度,咔咔截图停不住啊

然后三米马上就踩着马粪,笑死😆

三米这里就叫Walker了~手扶帽檐那一下太帅了!

哥又跟三米卖萌(˶‾᷄ ⁻̫ ‾᷅˵)

这集的bgm 也好听~

S6E18.穿越牛仔温双

这集两只牛仔装太有范儿了~~~兄弟俩又帅出新高度,咔咔截图停不住啊

然后三米马上就踩着马粪,笑死😆

三米这里就叫Walker了~手扶帽檐那一下太帅了!

哥又跟三米卖萌(˶‾᷄ ⁻̫ ‾᷅˵)

这集的bgm 也好听~

珍妮麦外敷
  大家元宵快乐,吃汤圆了吗?...

  大家元宵快乐,吃汤圆了吗?没有的话来一口温温汤圆吧!

  大家元宵快乐,吃汤圆了吗?没有的话来一口温温汤圆吧!

寒风雪桦浓

How far off i sat and wondered, 

Started humming a song from 1962, 

Ain't it funny how the night moves, 

When you just don't seem to have as much to ...

How far off i sat and wondered, 

Started humming a song from 1962, 

Ain't it funny how the night moves, 

When you just don't seem to have as much to lose, 

Strange how the night moves, 

With autumn closing in.

————————————

最近一直在补spn,很喜欢《Night Move》的歌词,于是在社团的小活动画了spn(◍ ´꒳` ◍)

萨小撒
“the Campbell b...

“the Campbell brothers 他们不是亲兄弟,这只是他们的伪装,用以掩盖他们的alternative lifestyle”

The Winchester brothers be like:what?(疑惑,想不明白)→Oh!(想明白了)→what?!(哪里不太对,皱眉)doge

S07E07    

    

“the Campbell brothers 他们不是亲兄弟,这只是他们的伪装,用以掩盖他们的alternative lifestyle”

The Winchester brothers be like:what?(疑惑,想不明白)→Oh!(想明白了)→what?!(哪里不太对,皱眉)doge

S07E07    

    

萨小撒

P1“闻声识弟”真的很经典了

S07E07  

P1“闻声识弟”真的很经典了

S07E07  

萨小撒
Ellen还一如既往关心着他们...

Ellen还一如既往关心着他们,还有一如既往的"kick your ass"

S07E07    

Ellen还一如既往关心着他们,还有一如既往的"kick your ass"

S07E07    

萨小撒

以前被认成一对还会解释一下,看来已经完全放弃解释了,甚至还用来挡桃花,好样的(doge)

Sam:转头偷笑  


这个waiter已经看穿了一切并且露出了“哦,原来如此”的表情


P3Sam:我们在找一条项链

Jimmy:Oh.Romantic.

S07E07


      

      

以前被认成一对还会解释一下,看来已经完全放弃解释了,甚至还用来挡桃花,好样的(doge)

Sam:转头偷笑  


这个waiter已经看穿了一切并且露出了“哦,原来如此”的表情


P3Sam:我们在找一条项链

Jimmy:Oh.Romantic.

S07E07


      

      

_低调女王_

S6E16.钻耳朵虫,外公下线,鲁弗斯下线

S6E17.命运女神,天使改写命运,艾伦返场

这集让我想到《死神来了》,该你死时终须死

艾伦变成bobby老婆~mustang 出场~

cass 最后还是没说实话昂( ̀⌄ ́)

记得温双有集是开了福特野马的,就是这里啦~看着像1967年的也没准是65或66年的,真好看(T . T)私心还挺希望换成野马的,但说实话确实impala实用,更适合兄弟俩~

P1:傻可爱傻可爱的~

P2:美貌丁哥~SPN的死亡光线啊,要是再亮点,丁哥这个姿势真的很帅

P3:丁哥终于石头剪子布赢一次!......

S6E16.钻耳朵虫,外公下线,鲁弗斯下线

S6E17.命运女神,天使改写命运,艾伦返场

这集让我想到《死神来了》,该你死时终须死

艾伦变成bobby老婆~mustang 出场~

cass 最后还是没说实话昂( ̀⌄ ́)

记得温双有集是开了福特野马的,就是这里啦~看着像1967年的也没准是65或66年的,真好看(T . T)私心还挺希望换成野马的,但说实话确实impala实用,更适合兄弟俩~

P1:傻可爱傻可爱的~

P2:美貌丁哥~SPN的死亡光线啊,要是再亮点,丁哥这个姿势真的很帅

P3:丁哥终于石头剪子布赢一次!得意劲儿的~

P4:温双和mustang,见面会说过一开始想用福特野马的,就是他吧?后来决定用impala

P5:impala 回来了~

P6:不得不说,命运女神的演员……脖子真长

狼王王王王

这是什么,人外?吃一口

这是什么,人外?吃一口

Fly^

【destiel】Be Ourselves第五章

 作者:所以才说,有评论,更新才有动力,也就会迅速!!谢谢给我评论的小伙伴们!!

———————

  

  

Chapter5—The Best Dream/最好的美梦


铁制楼梯因两道沉闷的脚步,发出了阵阵啪嗒啪嗒的声响,提示了该主人的心情烦闷。Dean和Sam正人手提着一个大大的墨绿色布袋一瘸一拐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们将袋子扔在了战情分析桌上后,Dean一言不发的走上台阶,率先坐进了图书室里开头的那把椅子里。Sam看着他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径直去了洗手间。


Dean往后靠在椅背上,一整天的猎......

 作者:所以才说,有评论,更新才有动力,也就会迅速!!谢谢给我评论的小伙伴们!!

———————

  

  

Chapter5—The Best Dream/最好的美梦

 

 

 

 

铁制楼梯因两道沉闷的脚步,发出了阵阵啪嗒啪嗒的声响,提示了该主人的心情烦闷。Dean和Sam正人手提着一个大大的墨绿色布袋一瘸一拐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们将袋子扔在了战情分析桌上后,Dean一言不发的走上台阶,率先坐进了图书室里开头的那把椅子里。Sam看着他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径直去了洗手间。


Dean往后靠在椅背上,一整天的猎魔让他止不住的心烦意乱,他把双臂搭靠在椅把上眉头也紧皱着,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便再也没有放松过自己的神经。

 

低头所及的深绿色衣领上,留下的是前几天Dean斩杀吸血鬼时喷溅到的血液,包括脸颊上也是。衣服上的那些鲜血经过他们一路回程的消磨,早已完全干涸,结成了一块块深棕色的黑斑。

 

手指摩擦掉一点手背上的褐色血迹后,木桌上那盏淡黄色的台灯,似乎吸引了Dean的注意力,悠晃的灯光仿佛瞬间将他带到了他与Cas那个不欢离别的夜晚。

 

恍惚中,Dean看到了在他说出那句混账话以后,Cas表露出的明显震惊且受伤的面孔,最该死的是,他当时竟然允许自己那么理所当然的坐在木桌上,持着倔犟的态度看着Cas绝望孤寂的背影离开,那紧握酒杯到让指尖发红的力度,似乎在与他那逐渐后悔的犹豫所挣扎。

 

挣扎着要不要阻止Cas的离去。

 

但他什么也没做。

 

盯着台灯看了许久后,Dean突然觉得有点头疼,他身体前倾用双肘靠在木桌上闭紧双眼,并用拇指和食指揉了揉几乎紧绷成钢筋的眉心。

 

距离到现在,Dean已经和Cas失联将近一个月了,无论是他在Sam的怂恿下给Cas发送的消息,亦或是Sam自己编辑的信息,Cas都没给出回信,也许Cas已经对他失望透顶了。

 

在他说出那番话之后。

 

不知道过了几秒,Dean牛仔裤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发出一阵急促的嗡嗡声,仅仅只是嗡的第一下,Dean便立马拿出来查看,不过由于动作太过生猛,不小心牵动到了被吸血鬼划伤的大腿伤口,疼得他忍不住大口吸气。

 

Dean在嘶哑咧嘴的忍痛一番后,急忙地翻开手机的讯息一栏,希望看到熟悉的名字出现,但当看到上面显示的信息署名后,他起初满怀期待的心情,瞬间变得比冰窟里的冰柱还凉。于是,他不耐烦地将手机扔在了桌上,呆呆的看着白亮的屏幕里,那格外刺眼的一连串的陌生链接。

 

只是一条垃圾短信。

 

不是Cas的回信。

 

Cas已经一个月没给Dean和Sam回信了。考虑到Dean之前的态度,以及他说出的伤人话语的这种行为来看,Cas估计再也不想理会他了吧。

 

想到这儿,Dean又重新拿起了他的手机,他又翻开了信息一栏,再次检查他有没有漏掉新的讯息,但明晃晃的答案在告诉他,没有。他发出去的那三条消息框的下面空空如也,比一望无际的大平原还要显得空荡。

 

【2019年11月15日:

 

Cas,查看短信,Sam他妈的至少给你发了十几条!】

 

第一条,语气非常的烂。

 

【2019年11月27日:

 

Cas,别那么混蛋,你想在外面当个缩头乌龟没人阻止你,但是你要回个电话给Sam,短信也行!】

 

语气还是很臭,就像那十几天没被清理的厕所一样。

 

【2019年12月1日:

 

Cas,别像个高中女生一样,至少给Sam回个信息,让他知道你是安全的。】

 

【2019年12月4日:

 

Castiel,Sam想要确保你还活着,知道你没事。】我也想知道....

 

最后一个短信并没有发出去,因为那是在Dean和Sam准备直捣吸血鬼窝点之前的事了,面对吸血鬼的突袭,他根本没时间再去操心这条短信究竟有没有发送出去,而等他们彻底结束这个案子后,距离那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

 

这条短信说话的语气还行,但Sam说仍然感觉很欠揍。

 

Dean看着手机里未被回复过的短信愣起了神,这一个月中唯一与Cas最近有过的联系还是在一个星期前。那个时候,Cas似乎在调查什么案子,所以他才编辑出了那最后那一条短信给发出去,只是没成功罢了。

 

当然,他也不在乎Cas到底在干什么,只是对对方一直无视自己短信的这种行为感到气愤。现在,他极不情愿地回想起了当时他和Cas通话时的态度和语气,那可比短信里的还要糟糕透顶个两倍。

 

至于那最后一条没发出的短信,Dean也只能将它暂时保留在编辑框了。

 

在Dean还盯着手机发呆时,Sam走了过来,他的手上拿着两条刚被热水浸泡过的已经经过消毒的棕色毛巾,还将其中一条递给Dean,Dean伸手接过。

 

“Cas还是没有回信?”Sam瞄了一眼Dean桌子上还未熄屏的手机问道。

 

“嗯,没有。”Dean冷冷地回道,用一只手拿着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脸和手上的血迹。

 

Sam弄干净了脸上的血迹又边观察着Dean的脸色,他开始建议道:“也许我们应该去找他,Dean。”

 

“根本没那必要。”Dean冷漠的立马否决道,在他擦干净了脸上的血迹后,侧起身子便开始扒开已经被抓破个口子的牛仔裤,小心地在那处血液已经和部分破碎的布料,几乎粘成一块的伤口处擦拭着,一阵剧痛让他咬紧了牙关。

 

“Dean,那可是Cas,这么久以来他都未曾回复过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的讯息,我担心他出了什么事。”Sam坐进了椅子里,他很不赞同Dean刚刚说的那句话,他认为Cas是他们的家人,他们理应关心Cas,尤其是在他们已经失去了那么多朋友以后,他们绝不能再失去一个了。

 

 

 

只见Dean非常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他头也不抬的说道:“那家伙根本不需要我们,他自己一个人也可以逍遥自在。”

 

“Dean,你知道这不是真的。”面对Dean这些日子以来像呛了炸药似的态度,Sam也开始发出不满。他继续补充着:“如果不是你说话那么重,Cas他会离开吗?Dean,不要说的好像只有你一个人失去了这些,我也一样,Cas更是。我敢说,对于要面对失去Jack的这个残忍事实,他比我们中的任何人都要更加痛苦。”

 

Dean笑了一声抬起头来,他的眼神几乎变得残忍而咄咄逼人,“那么Rowena呢?妈妈呢?”介于这些天所发生的狗屁事,他可不相信Sam能够这么轻易的谈论出来。

 

“你知道那是个意外。”Sam几乎咬着牙,努力压抑着心底被Dean一击即中的难过情绪。

 

“是的,的确。”Dean露出嘲讽的笑容,用异常尖酸刻薄的语气说道:“意外到需要你亲手杀了Rowena。”

 

“Dean,别再说了!”Sam不想再和Dean争论下去,他手里的毛巾已经在他的掌心内被拽到扭曲。如果不是两个人都因为猎魔才回到家,身体很疲惫还挂了彩,那么他一定会朝Dean的脸上狠狠地来上一拳。况且对于亲手杀掉Rowena这件事,是他心里永远过不去的坎儿。

 

看着Sam那几乎被气红了的眼眶,Dean叹出一口气似乎冷静了些。他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Cas?他至始至终是感到愧疚的,就像现在无论腿上的伤口有多痛,都比不过他心底那个无法被填上的黑洞的空虚。

 

自从Cas离开后,他的心就空了。

 

Dean对Cas,对Sam,对所有的事的悔恨,一直压抑在他的心里,从未消失过。但是Dean不能说,他不敢说,因为,他害怕承认。他害怕自己说出的那些充满攻击性的话语,主要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在心理上更好受一些,能使自己像个冷血无情的杀戮机器般与Chuck抗争到底。

 

为了报仇,为了摆脱Chuck的控制,他不需要那些该死的负罪感。

 

“总之,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无论如何,我们现在都必须得向前看,我们得想办法阻止这一切。而首先,我们目前必须要做的的事就是把Cas找回来。”Sam眨了眨眼,努力把那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给憋回去。

 

听到Sam时刻将Cas的名字挂在嘴边,Dean不耐烦的将毛巾大力地扔在桌上,“你能不能先忘了Cas的事?”

 

一口一个Cas,说的好像他比自己更关心Cas一样。

 

“Dean,即使Cas是天使,他一个人在外面也是会遭遇危险的。”

 

“哦是吗?他能有什么危险?”Dean违心的问道。

 

Sam悲切的叹了口气,他已经不想再和Dean争论什么了,“Dean,不知道是因为天堂的原因还是因为Chuck,总之,Cas的能量几乎要消逝到毫不可见了。”

 

“他告诉你了?”Dean装作漫不经心地样子问道。

 

Sam摇了摇头说:“不,他什么都没跟我说,是我自己观察到的。”他看着Dean似乎无动于衷的样子又继续说道:“上次我们在墓园对付那数百个鬼魂时,我不小心受伤了,当时Cas用他的能量给我修复伤口,但不知怎得,在这个过程中他看起来好像有些力不从心。”

 

Dean点了点头,看起来依旧是满不在乎的模样,但眼神却在不经意间悄悄地出卖了他,他的目光相比之前的漠视显得稍稍有了软化。他回忆起上次Cas离开地堡前,Cas曾用那双悲伤的蓝眼睛看着他说,自己的能量正在逐渐消逝,还说了Dean从来都不在乎他。

 

Dean不在乎,他怎么可能不在乎,他只是在用最混蛋的方式发泄自己心中对Chuck的愤怒和不满。他不是不关心Cas,他只是...只是无助逃避到需要有人替他背负这些愚蠢的罪责,他需要一个快速的发泄渠道来承担他过载的愤怒和压抑。他被恨意蒙蔽了双眼,他只是...

 

只是把Cas当做了一个出气筒。

 

“所以,我们不清楚他什么时候会能量尽失,而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得先找到他,确认他的安全,带他回家。”Sam不由分说,拿出手机就要给Cas打电话。

 

“他在怀俄明州。”Dean突然说道。

 

Sam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只见Dean心虚的拿起自己的手机别开了目光,“一个星期前,Cas给我打了个电话,他可能在处理什么案子,我叮嘱了让他记得给你回信。”

 

“Dean,这件事你为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当时你在外面,后来我们出去办案我就把这件事给忘了,而且这也没什么好说的。”Dean的声音听起来更没底气了。

 

Sam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被气得根根倒立,他无可奈何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对着这个不争气的哥哥吼道:“这当然要说了,Dean!这件事很重要!”

 

Dean闭嘴不再说话,倒是Sam因为激动,不小心撞到了猎魔时受伤的脚踝,疼的他像只猩猩似的抱着脚哈气,等他缓过来后又继续咬着牙补充道:“如果Cas在办案子的话,他可能会需要帮手。”

 

“我觉得那家伙好的很。”Dean居然还在死鸭子嘴硬。

 

“总之,我们必须马上去找Cas。”Sam才不管Dean的大男人别扭情结,他直接起身准备抢过Dean的手机,但被Dean立马躲开了。

 

Dean护住自己的手机,他抬头瞪着自己的巨人弟弟,“你干什么?”

 

“定位,Dean,我们得知道Cas的确切位置。”Sam指了指Dean的手机说道。

 

“那为什么不用你的手机?”

 

“我的手机没电了!”

 

Dean用怀疑的目光看着Sam,直到对方拿出手机给他看了一眼电量后他才相信。

 

“我们得尽快处理一下伤口,然后洗个澡换身衣服就马上出发。”Sam说干就干,看着Dean用手机得到了Cas的确切定位后,他才立马从椅子里站了起来,走之前还顺走了那条Dean扔在桌上的毛巾。

 

Dean对着Sam的背影做了一连串幼稚的模仿秀行为,最后也只得起身。

 

———————————————

 

 

Castiel和Dean回到地堡的时候,Sam和Jack仍然还在埋头苦干,查询着关于上帝的资料。经过一小时的奋战,Sam似乎一筹莫展,而Jack因为看书太无聊,已经被催眠得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

 

听到大门发出被拉开的吱呀声响,Sam便立刻被分散了注意力,他朝上望去,正看见Castiel和Dean从上面走下来。

 

“Sam,进展怎么样?”Castiel问道,他的脸颊有点红红的,似乎是被寒风冻成的。

 

Sam眨了眨眼有点不明所以,他回答道:“暂时没什么头绪。”但看见Dean和Castiel那扭捏不自然的模样,他又好奇地问道:“怎么了,你们两个?”

 

冒牌Dean看了眼身旁的Castiel,又看了看面前的弟弟,他调整好呼吸,仿佛做好了某种准备,“我和Cas,我们有些事想要告诉你们。”

 

Sam一脸疑惑,而Jack在此时也醒了过来用手揉着眼睛。看着此番景象,Castiel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只见冒牌Dean在Sam和Jack还处于相对朦胧的状态时,他非常严肃且郑重其事的拉起了身旁Castiel的手,二人十指相扣举在了他们中间。

 

“我们在一起了。”

 

这话一出,Sam眨眼的动作戛然而止,Jack眯着眼睛一脸迷茫,似乎对他接受到的这个新消息,还需要摆在大脑里进行着重组排列,Castiel原本忐忑的心,此刻因为他们的反应而变得更加揣揣不安。

 

可下一秒,Castiel便看见Sam起身走了过来,给了他和Dean一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恭喜你们,Dean,Cas。”

 

“你不吃惊吗?Sam。”Castiel惊奇的问道。

 

Sam摇了摇头说:“你们在一起不过是迟早的事。”

 

这时,Castiel突然反应过来,他不该担心这些可能会发生的冲突的,例如Sam反对之类的,介于他现在在灯神的幻境里的这一事实来说,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甚至都不是真正的Sam,灯神想将他留在这里,又怎么会阻止他和Dean在一起。

 

对于真正的Sam,Castiel无法确定现实中的他是如何看待他和Dean之间的关系的,介于他皮囊本身的性别,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如此开放的眼界,接受自己最好的朋友和自己的哥哥在一起的这个事实。所以,他也不打算在这里再问一些可能无用的问题了。

 

“所以,我的两个爸爸在一起了?”Jack呆呆地问道。

 

Sam转头回应Jack的问题,“是的。”

 

“情侣?”Jack又问道。

 

“没错。”这次是冒牌Dean回答的。

 

“这太酷了!”Jack非常兴奋的欢呼道,他立马冲到Dean和Castiel的面前,也像Sam那样,给了他们二人一人一个紧实的拥抱。

 

“谢谢你,Jack。”Castiel紧紧地拥抱住Jack,他想凭着这仅剩的时间里,来记住Jack的味道。虽然这与真正的Jack不太相同,但也足够了。

 

“那个,伙计们。”冒牌Dean突然开口说道:“待会我想和Cas出趟门,Sam你的水晶还能重新再用一次魔法吗?”

 

一些必要的表面功夫还是要有的,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

 

Sam无奈的叹了口气,“Dean,那是一天一次性的。”

 

Jack非常好奇的盯着Dean追问道:“你们要出去约会吗?”

 

“那个...其实不是。Dean和我,我们想去花店看一看,买一些花的种子。”Castiel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我想给妈妈的坟前种一些花。”冒牌Dean替Castiel补充道,他握着Castiel的手安慰似的捏了捏,好像在告诉他放松点。

 

Sam返回身后的桌子处,合上了那些被他和Jack打开的书,“好吧,但你们得快去快回,水晶的时效并不是每次都是三小时的。”

 

“你就用我和Jack的吧,反正我们俩今天也不会再出门了。”Sam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他和Jack的水晶递给了Dean。

 

听到不能再出门的Jack,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嘴角也垮了下来。Castiel忍不住想到,这让他显得有点可怜巴巴的。

 

他们出门的时候正是阳光耀眼的正午,Impala穿过一个又一个拥挤的车流,从窗外倒灌进来的冷风,将Castiel微斜的头发吹乱了一些。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现在他的脖子上戴着的是属于Jack那款的黄色,Dean则是Sam的深绿色。

 

“我想要你,Cas。”

 

冒牌Dean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围所有的声音都仿佛消失的一干二净,唯独只有这句话,还在Castiel的耳边不断回荡。

 

阳光透过树梢与树叶,映射出一束又一束金黄色的光线,空气中那些细小涣散的光束,将Castiel的黑发喷洒得像是一件金色的雕塑。他蓝色清澈的眼睛,就犹如鸟儿无拘无束飞翔的晴空那般透彻,那抹蓝,此刻正与一抹幽深的仿佛被精心添置进密林深处的绿遥相呼应。

 

那绿,正是Dean眼底的颜色。

 

而Castiel,这抹翔于天际的湛蓝,早已深陷坠落于这片林中。他彷徨,无措,却又在畏惧中带着期盼与向往。尽管他知道,此刻的所有一切并不是真实的。

 

Dean曾说过,灯神给人制造的梦境就像是被涂上了一层模糊的明亮色的滤镜。那种亮度可以明亮到,让人根本不会去注意到身边各种微小的细节。比如,此刻脚下踩着的泥土,就算Castiel再怎么仔细去观察,他也无法看清它到底是属于粗糙还是细腻的土壤。同样的,周围那些耸立高大的树木,即使是离得Castiel最近的那棵,他也不会知道,那棵树干上究竟有没有那些,复杂繁多的枯老干裂纹路。

 

冷风静悄悄地在耳边低语,Castiel愣愣的坐在原地有段时间了,他没有立即回应这个Dean的话,只是慢吞吞的伸出他的手,小心翼翼地触碰着Dean的脸颊。

 

触感十分真实,真实到可以让他心安理得的接受欺骗。

 

“Dean从来都不会想要我。”Castiel最终还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在他想要往后退去时,Dean立刻用双手回捧住了他的脸。

 

冒牌Dean语气温柔地说道:“不,我从来都想要,一直都想要。”

 

“可你不是他。”Castiel果断的说出,他仔细观察着面前Dean脸上的每一处细节,在那副美丽的面容上,那眼睑下如星星般的雀斑,终究还是少了那么几颗,他坚持着又说了一遍:“你不是Dean。”

 

“但你想要Dean,不是吗?”冒牌Dean依旧看着Castiel,他温柔地声音几乎让Castiel沉溺其中。

 

Castiel点了点头,“是的,可我在做梦。”从在超市里的那刻起,他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也许,我应该要醒过来。也许,真正的Dean和Sam在找我,他们...可能会需要我。”

 

在说出这句话时,Castiel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毫无底气的慢慢低了下去,他应该是知道的,无论他是否意识到自己在沉迷梦境,他都无法离开。他无法记起醒来的方法,尽管Dean曾经告诉过他如何从梦里回到现实的方法,可他不知怎的将它遗忘了。

 

但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方法他是知晓的,只不过每当他尝试朝那个方向努力前进时,他大脑的记忆只会对这个信息的处理变得越发模糊。

 

“Cas,他们只是在利用你,利用你的力量,你的荣光。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你,只有我在乎你。”冒牌Dean将Castiel拉近了一些,在进行着劝说时,他也在注视着Castiel的嘴唇。

 

“外面Chuck正在破坏着一切。”Castiel似乎仍在挣扎。

 

“听着,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在乎你,把你当家人的话,他们就不会任由你自己一个人待在外面,如果真的爱你的话,他们早就过来找你了。更何况手机的定位功能很强大,不用多久就能找到你的,可你看看,你现在不还是一个人么?”冒牌Dean刻意避开了关于上帝的谈话,着重强调了Dean和Sam对Castiel的不作为。

 

听到这些话,Castiel为此心又凉了一截。如果Dean和Sam真的想要找到他,根本用不着花多长时间,因为他没有去刻意躲避他们,或者隐瞒自己的踪迹,如果Dean利用祈祷传达音讯给他,他都是可以听得见的。

 

但这段日子以来,Dean没有向他进行过一次祈祷。

 

事实已经摆的非常清楚了,他们不关心,自然就不会找来。他们仍然像往常一样开着Impala去猎魔,互相讲着黄色笑话,吃着汉堡,在车内高声欢唱,只是在这轻松愉悦的氛围里,不会再有他的存在罢了,或者说,他从来就没出现过。因为于Dean而言,Castiel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死人。

 

真正的Dean只会毫无保留的,将那些令人心碎痛苦的话悉数甩在他的身上,仿佛他只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体会不到什么是伤心。

 

或许他曾经是。

 

但他变了,因为一个人而改变。

 

冒牌Dean摸向Castiel的后颈,在那里轻轻揉捏着,“所以,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Cas。你认为自己不可能得到的一切,在这里,你都可以拥有,我都可以给你。”

 

Castiel闭上眼睛,短暂的享受着面前Dean的抚摸。

 

“你,我,Sam,Jack,甚至还有Claire,我们可以在这里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冒牌Dean继续说道,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被浸入了神奇咒语那般,深深地击打着Castiel的心灵,侵蚀着他的理智。

 

“可我之后就会死。”Castiel将脸靠在冒牌Dean的手掌心里,身体里的某样东西正开始慢慢地朝着他所不知道的方向流淌。

 

“可你一生中,又做过多少次美梦呢?”

 

Castiel摇了摇头,“从未。”

 

天使不做梦,即使是在Castiel成为人类之后,梦境里出现的,也只是关于他曾经犯下的杀戮与愧疚的无穷无尽的噩梦罢了,现在,更是增加了来自Dean数不尽的指责与谩骂。

 

“那么,为什么不趁现在,好好的珍惜与我相处的时光呢?而且天杀的,我真的好希望看到你为我做派的样子,Cas,我最大的愿望,是每天看着你给我烤派吃,和我一起度过一个又一个平凡的日子,那是我曾一直期待过的最好的美梦。”冒牌Dean将他的额头与Castiel的相抵在一块儿。

 

这句话真像Dean,可又不像Dean。

 

Castiel几乎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这个世界里没人在乎他。Jack死了,Claire还有Jody和Kaia,她不需要他。他每一次的牺牲都无人问津,他活着的日子里不被珍惜,倒不如沉浸在这里,和这个假的Dean幸福的度过他所期待的每一天。

 

在这里,他不会搞砸任何事了,也不会再给任何人添麻烦了。他以前,只是个所有人去可怜和唾弃的累赘,没人在乎他到底会不会痛,会不会流泪,会不会彻底崩溃。

 

只因为,他是个天使。

 

可是天使也会痛,天使也会哭泣。

 

“我不会强迫你,Cas。只是,我想要你为自己考虑考虑。就这最后一次,做你自己,成全自己。”

 

Castiel缓慢地睁开了早已变得湿润的蓝色眼睛,他抬起头来看着面前在阳光下,漂亮得如此熠熠生辉的冒牌Dean。他想着,做自己,就这最后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做他自己吧。

 

“我想要你,Dean。”Castiel最后几乎是祈求一般的呜咽出声,眼眶里的泪水再也无法忍住夺眶而出。

 

“如你所愿,我的天使。”

 

冒牌Dean伸出手指擦干了Castiel眼角的泪水,他将手指继续移动到Castiel的嘴唇上,眼神盯着上面清晰又好看的纹路。就这样,Castiel的嘴唇被他用手指轻轻地拨开,然后低下头,吻了上去。

 

窸窣的被金黄色笼罩的树林间,那两具紧紧相叠的身影,是里面最靓丽,最独特的风景。

  

  ———————

 

To be continued...(下一章Dean回来吗?)

萨小撒
Sam:I can't tal...

Sam:I can't talk to you right now!I can't even be around you right now!(狗狗甩书包)

S07E06  

     

Sam:I can't talk to you right now!I can't even be around you right now!(狗狗甩书包)

S07E0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