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en

54138浏览    1682参与
九十九点九🐻

曾经也是ten哥的快乐宝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曾经也是ten哥的快乐宝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冬天的四季豆

氣氣氣氣

昨天手賤點了微博

好氣喔

因為不是很會用微博所以很少點開的

偶爾就進cp超話爽一下而已

其實要不是在b站看到相關影片

我也不會去微博搜

可是真的好氣人

珍妮真的好難喔

(但有些珍妮也不要太激動啦!

要冷靜不然又被說宇宙起源)

希望欽欽不要去看那些東西

(那些ncf到底是什麼品種的垃圾阿??

還用英文用泰文留言真是用心良苦誒)

深呼吸~吐氣~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珍妮不必理會奇行種垃圾

欽欽寶貝我愛你
[图片]註:不上升蒸煮 世界和平 啾咪

昨天手賤點了微博

好氣喔

因為不是很會用微博所以很少點開的

偶爾就進cp超話爽一下而已

其實要不是在b站看到相關影片

我也不會去微博搜

可是真的好氣人

珍妮真的好難喔

(但有些珍妮也不要太激動啦!

要冷靜不然又被說宇宙起源)

希望欽欽不要去看那些東西

(那些ncf到底是什麼品種的垃圾阿??

還用英文用泰文留言真是用心良苦誒)

深呼吸~吐氣~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珍妮不必理會奇行種垃圾

欽欽寶貝我愛你
註:不上升蒸煮 世界和平 啾咪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3/26 TEN李...

2020/03/26

TEN李永钦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3/26

TEN李永钦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008000
YOU ARE A SUPER...

YOU ARE A SUPERHERO

IN THE CENTER OF THE UNIVERSE

YOU ARE A SUPERHERO

IN THE CENTER OF THE UNIVERSE

Solitude . _0227

艺术和艺术的缔造者不可玷污

©. logo

艺术和艺术的缔造者不可玷污

©. logo

久隐___

李永钦男友向 ||♡𝒱𝒶𝒶𝓁𝓮𝓃𝓉𝒾𝓃𝓮'𝓈 𝒟𝒶𝓎♡ | 可以的话夏天一起去海边吧

钦钦的泰国vlog太适合搞男友向了呜呜呜,试一试新风格。宝贝要一直开心,夏天的时候再去看海吧。

B站:http://t.cn/A6Zt03Cj

*勿二改二传* 

李永钦男友向 ||♡𝒱𝒶𝒶𝓁𝓮𝓃𝓉𝒾𝓃𝓮'𝓈 𝒟𝒶𝓎♡ | 可以的话夏天一起去海边吧

钦钦的泰国vlog太适合搞男友向了呜呜呜,试一试新风格。宝贝要一直开心,夏天的时候再去看海吧。

B站:http://t.cn/A6Zt03Cj

*勿二改二传* 

zzy最好运
上网课开小差,ins上小疼的自...

上网课开小差,ins上小疼的自拍 画的太草了笔触很乱脸上的辅助线都没擦干净还差一个没来的急涂色

上网课开小差,ins上小疼的自拍 画的太草了笔触很乱脸上的辅助线都没擦干净还差一个没来的急涂色

萧

【Winten】光影救赎

  *“董思成,我告诉你,我们的爱美好得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们光明正大。”


   BGM:耿—不才 (@萤生牧之 😭谢谢宝贝推荐的歌)


   推荐配合孩子们Rainbow V时期产出的《lovely》编舞食用。


  “我们过得都很糟糕,与其折磨对方,不如互相救赎 吧。”

  *“董思成,我告诉你,我们的爱美好得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们光明正大。”


   BGM:耿—不才 (@萤生牧之 😭谢谢宝贝推荐的歌)


   推荐配合孩子们Rainbow V时期产出的《lovely》编舞食用。



  “我们过得都很糟糕,与其折磨对方,不如互相救赎 吧。”

Tender_Night

【天体幻象】(26)

细雨忽然落下,连同女孩的泪水。

他伸出手,指尖触碰到那睫毛下的滚烫泪珠,紧皱眉头不知如何是好。


他很无辜,不那么温柔的话语和行为都不是故意的,只因为生气和失望。手指拂过脸颊湿濡的发丝,看到低垂的眼睛和嘴角,Ten心底忍不住涌出莫名怜惜,没有想太多,张开双臂拥住她肩膀。


他对女孩没有杂念,毕竟舞台上需要肢体接触的舞蹈动作也不少。就算是正式演出前的鼓励吧,不要被任何人打倒啊。Ten拍了拍女孩毛茸茸的后脑勺,在耳边说到,

“哭吧,你是不是压力太大,我刚才讲话太凶了对不起。”

女孩哭得更厉害,断断续续的呜咽着,

“......Ten你是大坏蛋......不要这么温柔...对我啊...



细雨忽然落下,连同女孩的泪水。

他伸出手,指尖触碰到那睫毛下的滚烫泪珠,紧皱眉头不知如何是好。


他很无辜,不那么温柔的话语和行为都不是故意的,只因为生气和失望。手指拂过脸颊湿濡的发丝,看到低垂的眼睛和嘴角,Ten心底忍不住涌出莫名怜惜,没有想太多,张开双臂拥住她肩膀。


他对女孩没有杂念,毕竟舞台上需要肢体接触的舞蹈动作也不少。就算是正式演出前的鼓励吧,不要被任何人打倒啊。Ten拍了拍女孩毛茸茸的后脑勺,在耳边说到,

“哭吧,你是不是压力太大,我刚才讲话太凶了对不起。”

女孩哭得更厉害,断断续续的呜咽着,

“......Ten你是大坏蛋......不要这么温柔...对我啊,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细雨不停,行人步履匆匆,路边拥抱的年轻人引人侧目。Ten盖住眼睛的额发湿了,女孩的眼泪也浸透了他的黑衬衫外套,仍旧紧紧抱住他,不愿松手。Ten轻抚她细软的头发,无所适从,抬眼却看见了马路对面的李泰容。

他内心毫无波澜,拥抱时氤氲而生的情愫好似这城市雨季散不去的雾气。眼神茫然望向李泰容的方向,用手掌心轻轻催促,嘴唇一开一合。


“雨要下大了,回去吧,好吗?”


李泰容转身,那身影淹没在了人群中。



Ten送完小兔之后回到家,在楼下遇见开车来帮李泰容运行李箱的容姐姐。李泰容从副驾驶下来,从裤兜里摸出钥匙交到他手上,然后艰难的开口说话。

“Ten......”


“泰容,我明天没办法去送你......抱歉,有带妆彩排......”

他说的是实话。

“我知道...” 泰容轻声说,“我不能去给你加油了... 妈妈和姐姐会去,Ten一定能成功的......不要受伤...”

泰容甚至无法直视Ten的眼睛。

胸口紧缩到无法呼吸,Ten难过的看着泰容,很想抱着他的脸颊亲亲他,却只能迷茫的呼喊,

“泰容啊,泰容啊......要好好的啊......”

“......再见!...”


他没接下钥匙,而是把手里握着的伞塞给泰容,下定决心那般紧紧抿着嘴唇,转身上楼了。



雨滴在车窗上飞快的滑落,李泰容也止不住的流泪,从少年时代起,容姐再没见过弟弟流泪。

“容啊......喜欢到这种程度吗?...”

她很心疼的叹息。

李泰容捂着脸用力点头,弓下脊背,指缝里传出哭声。

“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次日是李泰容登机离开的日子,也是Ten公演的第一场。


Ten情绪非常不好,所有人都不敢在他面前多说话。早起灌下了大量黑咖啡,足量的咖啡因帮助他维持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肉身变成机器,精准完成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舞台剧。

晚上的正式演出震撼了所有人。容姐看着在高空钢索秋千之间跳跃的男孩,那旺盛的生命力,高歌或低吟,以及赤脚起舞的肆意和自由。看到结尾时她不禁热泪盈眶。她似乎能听到Ten想表达的话语,能听到他的呼喊,或快乐,或绝望。

她明白了弟弟为何爱他至深,明白了他们为何必须停下。



李泰容离开之后的两周内,在康奈尔大学附近找到住所,房东是中本悠太的熟人。他在物理实验室的工作步入正轨,同时也在学校任助教。这一切都让他应接不暇,只有晚餐时间与Jane的中文对话才让他稍微放松了充斥着繁杂事务的大脑。然后周末的晚上,中本悠太有时单独约他去downtown的pub喝酒,有时候再约上Jane,更多时候带着他那位漂亮男友。

“我介绍你们认识我家思成~”

中本悠太似乎幸福得冒泡。

“泰容哥你好,我经常听悠太讲起你。”

董思成微笑着说道。李泰容记起来,原来他就是中本悠太所说的舞蹈系学生。


“听悠太讲,泰容哥和李永钦老师是很好的朋友。” 董思成一脸天真无邪笑着问他,悠太都来不及把他的嘴捂上。

泰容一瞬间的错愕,立刻调整过来,捻起一根薯条嚼了嚼,“哦,Ten呐,有段时间没联系了......你认识他吗?”


“李永钦是很有名的dancer,我是他的粉丝,虽然我不是跳街舞的... 但他的现代舞也跳的非常棒!我看了他最近国内舞台剧的录像......”

董思成还要再说,中本悠太一把扳过他肩膀,

“你别说了,我不允许你这样夸别的男人,把你汉堡吃完。”

Jane喝着气泡水,托下巴观察李泰容表情,也发现不了什么,李泰容撇嘴微笑回应她的注视,对思成说,

“他很好。他是最棒的 舞者。我希望他不要再那么累......我希望他,永远不要再受伤了。”


董思成正被中本悠太揽在怀里捏脸,听罢就愣住了,看着李泰容低垂的眼眸,叹息般说出这句话,忽然懂了些什么,也不再多说了。




日常不爱言谈的李泰容,实际上讲话讲的很好而且人们乐意去听,无论是在课题组发言还是在平时琐碎的人际交流。天生领导者气场的他融入人群只因自己也是人,但如果和他讨论喜好,他并不喜欢人类,他喜欢无生命体,或更纯粹的生物,比如孩子和小动物。

大学的天文系拥有犹如世外桃源一般的校区,是天文馆和观测站的所在地。每周日上午公开科普讲座,住在附近的孩子们便每周都来听他讲宇宙的起源、小行星的爆发、北半球夏时令星座的变化等。大厅里一片安静,只有李泰容声音的时候,几只云雀落到窗沿叽叽喳喳,一只他经常投喂的老猫从门口闲庭信步渡到讲台边,抬头望他,好似也在认真上课。天文馆里温柔的青年,孩子们和小动物都爱他。

Jane有时会从主校区乘坐巴士来,李泰容便带她去附近的青草山坡和淡水湖周边闲逛。芦苇环绕着明镜般的水面,微微燥热的风吹散了羽毛般的云,大松树下的长椅上坐着一位老教授和他的夫人,互相搀扶依靠着,等待湖边日落风景。

李泰容还记得Ten是在农场长大的,心想Ten一定会喜欢这个地方。Jane打断了他的发呆,说他美得像幅画,拿起胶片机拍了张照。


画面定格了夕阳时分的芦苇丛边,粽发男人情绪难以捉摸的侧脸。

Jane看着洗出来的照片,叹息。

正如李泰容试图通过自我麻木来减少痛苦,她也同样的,更加难以进入李泰容的内心,即使他比以前更温和成熟了。Jane忽然觉得,如果从新来过,她希望自己不要爱上李泰容。



泰容习惯在睡前发呆,回想一天做了哪些事,好或者不好都总结一遍,还有明天的计划,教授们交待的任务。最后检查一遍有没有漏看的信息或邮件。末了,他打开隐藏在手机分类夹最后一页的国内聊天软件。

不出意外,Ten没有回复他。

真是个绝情的人。李泰容也拨不通Ten的电话。因为担心,所以各种找人打听联系了多年未联系的徐英浩,得知Ten没有变化仍旧好好的活着,他也就放心了。


难过,再难过也抵不过身体和大脑的疲惫袭来,噩梦吵不醒他,在梦境深海里徘徊,怎么都走不出去,直到闹钟把他叫醒,又是新的一天。

如果能抱抱他,或者被他拥抱,噩梦肯定不会找上我。李泰容这样想,但也没有立刻订机票回国见他的勇气。




如果不是因为太忙,Ten认为自己有可能去美国旅个游,顺便看望那些身在美国的朋友们,包括李泰容。

只是Ten不希望自己当街哭成傻逼。他自认为是个刚强的男人,因此为自己某些情绪下过多的眼泪而感到抱歉和羞愧。但只是偶尔,如果不是难过到极点,他是不会哭的。


初夏刚过去,迎来了盛夏。一年前到这个时候,他还和李泰容连体婴儿那般腻在苏梅岛的酒店阳台上,一起在午夜时分的沙滩上散步、泡在咸的发苦的海水里拥抱和接吻。

就算忘了对方的脸,也没办法忘掉那些感触,海水是冷的,夜风是潮的,李泰容是温暖的,瞳仁是纯粹真挚、深不见底。Ten渴望那种温暖和纯粹,皮肤贴合在一起,心跳同步,彼此凝视仿佛灵魂互换,想要把李泰容溶入自己的骨骼和血肉,把他的心脏锁在匣子里,抱在怀里谁也不能多看一眼。他又最清醒和理智,疯狂的想法仅仅存在于脑海最深处,他怎么可能伤害李泰容一丝一毫。一刀斩断罢了,斩断了迄今为止及日后会阻碍他遵循自我,阻碍李泰容完成梦想的羁绊罢了。


幻象都消失了。


夜晚降临,Ten消沉到极点,他始终无法独自待家中,这个空间里到处都有李泰容的影子。

他急需走出这种状态,告诉自己不可以像多愁善感的青春期少年,他已经长大了,他是强壮的阳光的值得信赖的,他可以活得特别好特别快乐不需要任何人担心。

于是用忙碌的工作填补空虚。Ten也久违的从舞台上拿回了更多的自信,人生似乎打开了新篇章。舞台剧在两个城市里总共演出了六场,广告赞助和演艺公司纷纷找上门来,舞团摄影小哥拍下他跳舞的片段在网上转发量出奇的高。他表演时漂亮的样子,可折算成巨额钞票。预售场次一票难求。

闲暇时间Ten回到街舞团“指导工作”,累不死的打工皇帝小兔竟然还在那里带小学生跳基本功。听阿病哥讲八卦,提到小兔攒钱凑够了去国外留学的学费,又忽然不乐意出国了。

为什么啊,他随口一问。阿病哥说舍不得你呗。Ten笑得尴尬,撅嘴让阿病哥别胡说八道。


然后小兔下了课,喊着Ten一起坐公交回去。

老熟人之间不需要过多废话,小兔直截了当的问他,

“嘿,你喜欢我吗,现在。”

Ten低头笑,不作回答。有时他单纯觉得小兔就是一只毛绒绒的小兔子罢了。

“哼,你总会喜欢我的,不要一直不承认哦。”

公交停在站口,小兔甩下这句话,扭头就走。Ten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笑着说,


“陪我吃晚饭吧。”









Spring Sensation

如果Kun在威神V的群里发creeper会发生什么?

#论那些自带语音的句子

#祖传散漫

b站:BV1f741197ns

如果Kun在威神V的群里发creeper会发生什么?

#论那些自带语音的句子

#祖传散漫

b站:BV1f741197ns

江南第一划女

【李永钦】梦中梦

#一篇小短篇


你捧着书走出教学楼,看见李永钦撑着雨伞在不远处等你,你招手示意他走过来,但他却没有反应,一直笑着看着你。


你想李永钦一定没看出你的意思,打算自己跑过去。你一手抱着书,一手搭在眼睛上,冲进雨里,准备躲进李永钦的雨伞下。


当你靠近他时,他却不见了,你转过身,看见李永钦站在你的身后。你笑了,招手让他过来。


当你挥着手时,身边所有穿着校服,撑着雨伞的同学都不见了,包括李永钦。


你转身,去怎么都看不见人影,眼泪不受控制的留下来,和雨水融为一体。


你感受不到雨水,你的衣服和头发以及手里的书都是干净整洁的,没有一点被雨水晕染的痕迹。...


#一篇小短篇


你捧着书走出教学楼,看见李永钦撑着雨伞在不远处等你,你招手示意他走过来,但他却没有反应,一直笑着看着你。



你想李永钦一定没看出你的意思,打算自己跑过去。你一手抱着书,一手搭在眼睛上,冲进雨里,准备躲进李永钦的雨伞下。



当你靠近他时,他却不见了,你转过身,看见李永钦站在你的身后。你笑了,招手让他过来。



当你挥着手时,身边所有穿着校服,撑着雨伞的同学都不见了,包括李永钦。



你转身,去怎么都看不见人影,眼泪不受控制的留下来,和雨水融为一体。



你感受不到雨水,你的衣服和头发以及手里的书都是干净整洁的,没有一点被雨水晕染的痕迹。



你闭上眼睛,想确认自己有没有看错,待你睁开时,却发现眼前一篇漆黑。手里的书不见了,利索的马尾散开带在两肩。



你看见了李永钦,他穿着白色长袍站在你对面,他的身后有黑暗中唯一的弱光,你依稀看见你送给他带在脖子上的挂坠不见了。



你想走向他,却感觉双脚在黑暗中被枷锁控制。



你开口,没有听见自己的声音,却坠入无尽深渊。



你睁开眼,望着窗外缓缓升起的太阳,朝阳透过缝隙照着桌上的相框,你和李永钦在雨里相拥,他的脖子上没有你送的挂坠……







可能很多年以后会有后续出现

根据“梦中梦”三个字打的,可能跟歌曲没有一点关系……

梦中梦是Ten的solo曲!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3/23 TEN李...

2020/03/23

TEN李永钦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3/23

TEN李永钦 IG更新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嗅嗅批发商
这次试着录了屏,等我加速完就去...

这次试着录了屏,等我加速完就去传B站

非常菜鸡,过程仅供娱乐😭

这次试着录了屏,等我加速完就去传B站

非常菜鸡,过程仅供娱乐😭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3/22 TEN李...

2020/03/22

TEN李永钦 IG更新:

Time For NightTea
Credit > Terny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3/22

TEN李永钦 IG更新:

Time For NightTea
Credit > Terny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