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f家族

1.1亿浏览    71781参与
梧樟
未闻花名 (口琴版) - V.A.

敬《第二人生》,二代的第一部自制剧

敬《第二人生》,二代的第一部自制剧

小太阳

关于余宇涵惊艳到我的神图!!!

关于余宇涵惊艳到我的神图!!!

师紫.

【三代x你】Siren(7)

【科幻】【异能】

【架空】【群像】

【主朱/苏/极/禹】

【boy meets girl】


*关注合集不迷路


“伴随着仇恨之火,我们挥动战刀。”

-


[图片]


第七章   战士...


















【科幻】【异能】

【架空】【群像】

【主朱/苏/极/禹】

【boy meets girl】











*关注合集不迷路































“伴随着仇恨之火,我们挥动战刀。”

-






























第七章   战士






-

GE在俄罗斯的总部,林清坐在巨大的圆桌旁,双手交叉在面前,参与着一场与她女儿相关的严肃会议,会议的内容是讨论李长缨的最终去向。

-

档案的泄露,加上GE与DE在上海交锋。李长缨的存在提早曝光,各大势力盯死了她们这一脉的神秘力量,林清是再难坚持让李长缨继续过着普通人的日子。

-

如果不让世人敬畏她们,她们生存都很难生存下去。

-

林清垂目盯着桌面上学院发来的报告,她不清楚报告那位心理学教授有没有修饰,反正她身旁GE的革新派和守旧派,已经就这份画像和报告吵得不可开交了。

-

“史密斯上校,我不认为李长缨有你说的那么不可控。这不过就是很正常的人性描述,一个人的一生要产生多少次杀人的想法?思想证明不了什么,关键是要看她怎么做。”

-

革新派摆手否认圆桌对面的守旧派,圆桌会议的现场其实只坐着林清一个人,其他与会人员都是3D投影,昏暗中他们都只是缕缕光线聚成的影子,拌嘴也是影子隔空在拌。

-

余秋雨的影子扶着下巴跟林清同款垂目,她沉思着还没发话,在座将领中数她年纪最小,她跟林清一样的想法,她想先听听其他人怎么说,再发表自己的意见。

-

“思想是证明不了什么,但她的思想显示她有极高的自我信仰。通常越是有自己一套标准的人,越是容易走火入魔,剑走偏锋!这样的人得到了战争的真才实学,一旦叛变,后果不堪设想。指挥官里也不是没有前车之鉴,难道白岑这几年让我们吃的苦头还少了吗?”

-

史密斯上校说的投入,以至于他暂时忘记了座上还有一个曾经是白岑闺蜜的余秋雨,恰逢这时余秋雨抬起了头,眼里多了份寒意,但她依然沉默不语。

-

“如果你担心李长缨叛变,那大可不必。有极高自我信仰的人必然比常人更加坚定,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立场!李长缨是个善良的孩子,接受的也是正规学校教育,无任何不良的嗜好,为何不可信赖!”

-

守旧派一方不肯信赖李长缨,他们极度反对革新派让指挥官空降,认为实战才是磨砺将领的最好方式,学院学习只是纸上谈兵,不能打斗的将领都是绣花枕头。

-

余秋雨表示…她和邓佳鑫有被内涵到。

-

“我认为我们应该先弄明白李长缨本人是怎么想的,再根据她的决定来制定我们的计划。现在讨论定位还太早了,她要留下来,我们才有的做,她留不下来,我们做多少都是白搭。”

-

光影里余秋雨出声,众人目光投向眼神如钢铁般坚硬的她,起初对她并没有很在意。

-

“李长缨有选择吗?她没有选择。档案泄露后DE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她,多少势力想抓她做研究用的小白鼠,除了跟我们合作,她别无他法!”

-

守旧的史密斯上校冷哼一声,这回林清脸色也垮了。

-

“上校真是好生傲慢!GE泄露还未觉醒的无辜孩子资料在先,你却要以此作为她衡量利弊的标准,逼迫她合作,是不是这就是你们北大西洋的大义,北大西洋的大爱!”

-

林清松开交叉在面前的手,露出不过如此的轻笑。莹白的光映在她冰冷的面孔,史密斯上校阴沉着推了推眼镜,继续说道:

-

“茜拉上将不要忘了,走投无路的时候是GE给了你们庇护。没有GE的保密和支持,你们这一支血脉就是撒旦的代名词,是令人畏惧,厄运般的存在!”

-

以林清为首的革新派代言人激动起身,余秋雨的声音却先他一步出来,平静但掷地有声。

-

“适可而止吧史密斯上校!茜拉上将服役三十多年…多少次力挽狂澜拯救GE于水深火热!北大西洋战队免于覆灭。您作为司令员非但不感谢,还说上将是厄运般的存在…”

-

余秋雨齐了齐陈天润的报告,她一点也不想在这儿多待。

-

“恕我直言,上校畏惧茜拉上将的态度,也许就是将来某一天全人类畏惧我们这一群体的态度。GE创立的初衷是维护和平、探寻真相,尽量以平和的姿态逐步融入社会。上校如此排斥上将的力量,那么您是否做好了将来被全世界反对的准备呢?”

-

“如果您做好了独挡一面的准备,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如果您没做好,那就请您闭嘴!不要发表不当的言论,您一个人代表不了整个GE。”

-

史密斯上校愣了,与会人员惊讶的看着余秋雨摊手,这个大会议上时常温润的年轻女孩,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表现出她指挥战斗时的铁腕。

-

此刻她格外强硬,不知是因为方才林清被冒犯,还是因为他们提到了她的昔日好友白岑。但无论出自何种原因,众人开始重新审视这名影子上校,意料之外的出言不逊。

-

“这件事情没什么好争论的,李长缨会先从战士做起。她在指挥方面并没有那么强的专长,她的能力在前线更能发挥作用,我一直就没有让她空降的想法。”

-

林清接过话语权制止了进一步的纠纷,圆桌会议还在继续,主人公还在享受最后的轻松时光。

-

一桌人凑在一起狼人杀,李长缨渐渐的跟大家笑成一片,完全不像社恐,反倒更像社牛,社交牛x症。

-

前两局狼人杀都是她和童禹坤当狼,朱志鑫一局平民一局女巫,李长缨再抽卡牌,她又是狼,她的狼队友里又有童禹坤。

-

“怎么又是你们?!”

-

李长缨睁大眼睛和童禹坤隔桌相望,口型无声对着话。

-

童禹坤觉得这把稳了,李长缨觉得这把凉了,他们的另一位狼队友笑了。

-

三匹狼暗戳戳的交流,不敢动静太大。但狼队友们睁眼还是熟悉的配方和熟悉的阵容,仨人不厚道的憋着笑。

-

笑死,根本憋不住。狼人全体暴露,这局得重开。

-

“啥也别说了,又是刚才那仨的狼人。行了这位兄弟你别抖!我杯子水洒了!”

-

所有人睁眼,狼人笑到不能自已,童禹坤浑身发抖,李长缨眼泪都要出来了。

-

朱志鑫看着他们玩得开心,这儿的氛围依旧,他也跟着傻乐了一会儿,同时伸手和李长缨去拿水杯。

-

李长缨眼角攥着泪,脸颊微红,闷头握水杯,被朱志鑫伸手握个正着,两人笑容逐渐收敛,四眼相对后默不作声松手,仰回自己座位。

-

“是你的杯子吗?”

-

“呃…是我拿错了,这杯才是我的,抱歉抱歉。”

-

童禹坤边笑边给洒水的男生递纸巾,完全停不下来。李长缨捧着杯子抿着嘴,还好她珍惜了当下,因为接下来的好多天,她面对的都是地狱式的“摧残”。

-

体能体能跟不上,天赋天赋她控制不好。训练场上经常能看到她累得半死的身影,大魔王变成了小可爱,还是一个有些狼狈的小可爱。

-

朱志鑫单肩靠在护栏,训练场的灯还亮着,李长缨头顶水盆罚站,教官盯着她,她半分不敢松懈,但扛不住耐力不行,没过一会儿她浑身不自在,头一动盆掉了。

-

“啊!”

-

隔大老远朱志鑫听见她嚎了一声,女教官一脚朝她屁股踢,那儿肉最多,踢了会痛但不容易受伤。

-

李长缨灵活避开了女教官踢来的脚,女教官踢空感到诧异,盆里面的水洒出来,她半截身子湿了,也没能逃过罚跑。

-

修好的路灯下朱志鑫怔怔的看着负重跑步的李长缨,她非常努力拖着跟她差不多重的轮胎,与其说她拖轮胎,不如说轮胎拖她。

-

跑是不可能跑的,她跑步的速度比他走路还慢。

-

“朱志鑫,高岭之花你最近经常笑啊。”

-

余秋雨提着一罐啤酒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朱志鑫自己都没察觉自己在笑,僵了一下,高冷形象不保。

-

“没,我只是觉得她挺有意思。”

-

“是吗,我也觉得她挺有意思。”

-

修好的路灯下,朱志鑫抱着胳膊,余秋雨喝了酒昏昏欲睡,各有各的心事,谁也没打扰谁。

-

夜训完的张极抱着外套露了两条胳膊在外面,路过三部的训练场,驻足观看了会儿李长缨,看她一圈又一圈的拖着轮胎走。

-

明天她一定会浑身酸痛吧,也不知道余宇涵他姐有没有让她备跌打损伤的药。她体能那么差,人又那么纤瘦。

-

张极回到宿舍,盯着盒子里前几天医院拿的药瓶,重新取出其中活血化瘀的药,放到了门口显眼的位置。

-

阿联酋阿布扎比,艾恩花园城市。

-

苏新皓穿过矮平房的走廊,沉闷着走进他住的地方,回去第一件事就是洗去尘土与血腥气,围着浴巾站在衣柜门前,犹豫纠结,别扭拿了一套亮色衣服,不太情愿的换上。

-

他要去医院见他姐姐,姐姐喜欢他这样,所以每次见她他都会装得像个学生,免得她担心。

-

还是来时的那条走廊,苏新皓匀速朝东,左航匀速朝西。两人目不斜视的相对而走,认识但丝毫不准备打招呼,没有寒暄那习惯。

-

擦肩而过的瞬间,左航眼珠转了过来,眨眼间又再次目视前方,两个人背对着越走越远,他们的衣服一黑一白,像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

当地医院的VIP病房,苏新皓的妹妹苏眠,她呆呆的坐在被单洁白的病床前,素静的脸始终朝着窗户,除了眨眼她可以一下午一直都保持这个姿势,直到苏新皓来看她。

-

“小眠?”

-

苏眠听见苏新皓的声音,眼睛一亮,缓慢转过身,苏新皓正轻推开病房门,看见她转过身还笑了笑。

-

“哥?怎么又带了水果,这边水果有点贵呢。”

-

苏眠下地迎苏新皓,没什么血色的脸勉强牵扯出微笑。

-

“不差这点,你胃口不好,可以多吃点水果。我不在的时候饭也要好好吃,别一难受就不吃东西。”

-

苏新皓左手鲜花右手水果的进来,水果放床头柜,花放窗台,妹妹提着水果要去洗。

-

“等等!放着我来,你别沾冷水。”

-

“没事儿天气热,洗个水果不至于。”

-

“别,还是我来吧。”

-

洗手间里兄妹俩挤在洗手台旁,苏新皓温柔抹开苏眠的手,苏眠也不多固执,移到一边等苏新皓洗完,回病房两人一起吃。

-

“这一次回来待多久啊?”

-

“这一次就半天。明天我要飞缅甸蒲甘捞一个人,不过过两天我就可以放假,能歇上一段时间。”

-

苏新皓一边往嘴里塞车厘子,一边说话。苏眠也塞了一颗车厘子,细嚼慢咽,若有所思。

-

“你不在的时候白岑小姐来过,我问她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她说你们在收留各种无家可归的可怜人…再给他们找事儿做。”

-

“所以你说的捞人…也是这个吗?”

-

苏眠目不转睛看着苏新皓,想试图从他眼里看出些什么。

-

上一次苏新皓来给她削水果,她明明就看见他皱了下眉,不小心刀刃划到手。她一急从病床上起来,他的伤口却突然愈合好了。

-

她问他是不是划到手了,他却说:

-

“没有,你看错了。”

-

苏新皓没事人一样抬起头,还是跟往常一样,眼睛平和清澈。

-

“捞人…其实就是救一个男孩,他很小的时候被拐到了香港,现在香港的养父母又抛弃了他,把他卖给了国外的一个地下组织,人现在缅甸,在准备被拍卖。”

-

他咽下果肉好好说话,说的也都是实话。

-

缅甸蒲甘确实有一个拍卖会,那个拍卖会不对公众开放,见不了光,只对部分有“资格”的人开放。确实也有一个命运多舛的少年将在那里被拍卖,苏新皓要捞的人就是他。

-

虽然他捞人也不是出于正义,但白岑这么一透露,不正经的事反倒听着很正经了。

-

“你们不是警察,管这些事情,真的不会有危险吗?”

-

苏眠齐肩的短发挡了半张脸,仔细看其实苏眠和苏新皓长得并不是很像,他们是同父异母的俩兄妹,苏眠眉眼更像她的妈妈,苏新皓的眉眼大多也遗传了母亲。

-

生母不一样,所以苏新皓的愈合力惊人,但他的妹妹却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普通人。

-

“放心,你哥我很机智,不会有危险。”

-

苏新皓指腹轻点太阳穴,苏眠苦笑了一下,吸口气摸摸苏新皓的脸,兄妹俩碰了碰额头,苏新皓捏了捏她的手背。

-

“好吧,无论如何注意安全。”

-

“嗯,知道。”

-

























坑边闲话:

群像太难了,三代孩子也多,拨了四个主要的都感觉难兼顾(够了,四个男主角已经很海了,真十三个还得了!)

本来想让小宝这一章出来,但这一章出来好像篇幅又太长了一点,我怕稍不留神老福特给我屏了,我直接原地去世!(不肯写长居然是怕被屏)






Sternenhimmel_ltxA

第四话

        欻~~(一秒换景) 

        本车85路由华盛万象汇开往火车站北站提醒您,下一站花鸟鱼虫市场,请需要下车的乘客提前按门铃准备下车,汽车启动,请乘客坐稳扶好…… 

      “喂,张泽禹,啧……醒醒别睡了,到站了……该下车了!”张峻豪摇了摇歪头在自己肩膀上睡的像个小猪一样张泽禹,“嗯~~”睡眼蒙胧的张泽禹把头埋在了张峻豪的颈窝蹭了...

        欻~~(一秒换景) 

        本车85路由华盛万象汇开往火车站北站提醒您,下一站花鸟鱼虫市场,请需要下车的乘客提前按门铃准备下车,汽车启动,请乘客坐稳扶好…… 

      “喂,张泽禹,啧……醒醒别睡了,到站了……该下车了!”张峻豪摇了摇歪头在自己肩膀上睡的像个小猪一样张泽禹,“嗯~~”睡眼蒙胧的张泽禹把头埋在了张峻豪的颈窝蹭了蹭,蹭着蹭着突然意识到不对……耶?我在蹭啥?“……张峻豪,你占我便宜!!!”张泽禹突然抬起头,不满的叫着,张峻豪拽着张泽禹在后门按着门铃,嘴角就没有下来过,“汽车进站,请乘客携带好随身物品,有序上下车。”张泽禹一把拿过张峻豪的胳膊报复似的使劲摇,张峻豪突然痛苦面具……“张小宝你故意的吧……你过河拆桥你这……我胳膊都被你压麻了……你就这样对我?小宝~小宝哥哥~~” 

  “你快别恶心我了……受不了了……快点要买啥买啥吧!”张泽禹撒开张峻豪的胳膊,噌噌噌窜出去好几米远,张峻豪拽住张泽禹说了句:“这呢,好小宝~”“你给你爹我正常一点,张峻豪你要这样的,不跟你好了。”有说有笑有打有闹的进了一家卖鱼的店。 

  “你好欢迎光临……两位帅哥看看买点……”啥字还没说出口,张峻豪抬起头看着略微有点眼熟的店主,低头问张泽禹是不是在哪见过他,张泽禹把手塞到张峻豪的裤兜摸到两块糖心满意足的把糖块塞到嘴里,然后说了句:“苏新皓?这是你家的?”苏新皓笑了笑:“嗯……看看喜欢点什么给你们打折!”张峻豪笑了笑:“那你不怕亏本?” 

  苏新皓没说啥,继续笑,“别开玩笑了,苏老板,两条锦鲤,要红色的,红色的!小宝喜欢红色。”苏哥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把两条鱼整到了袋子里,突然意识到好像没有在袋子里放水,把鱼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回缸里,就这样花了二十多分钟,可算把两条锦鲤打包好了,“多少钱哇,苏哥?”突然自来熟的张峻豪开口问道。 

  “emmm……”苏新皓犹豫着,“老婆酱!我回来了——我去……这咋还有客人呢?”朱志鑫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苏新皓反手就是一巴掌,朱志鑫懵上加懵,努力想着我该怎么补救,然后脑抽的说道:“你听我狡……啊不是……解释……嗯……这……呃……这只是一个称呼,嗯对……”苏新皓恶狠狠的扭头说道:“你是不是傻……”回头对张峻豪张泽禹赔了一个笑脸,淡定的解释道:“我家那位,这里有点不太正常……”说罢,指了指自己的脑阔。 

  张峻豪恍然大明白……“啊~原来你们……嗷……我懂了,那这两条鱼?”“30”“行,微信过去了,我们走了嗷,周六别忘了来,拜拜!” 

  走出市场张峻豪对着张泽禹说:“你看,这条大一点的叫阿禹,这是你,这一条就叫阿顺,一个是我陪着你,另一个是希望你顺顺利利!”张泽禹笑了说了句:“有心了喔~晚上请你吃好吃的~” 

   

   

  

咸鱼小散仙
???第一次在弹幕里看见骂人的...

???第一次在弹幕里看见骂人的我TM气笑了🙄🙄

???第一次在弹幕里看见骂人的我TM气笑了🙄🙄

.狮院纳威.

童禹坤小朋友,你好好努力,我们等你出道,顶峰相见。

童禹坤小朋友,你好好努力,我们等你出道,顶峰相见。

半个黄苹果.

别在路边捡老公 01

ooc/勿上升/异能


“宝贝的头可以往这边偏一下吗?”张泽禹轻轻叹了口气,继续温声的和面前这个油盐不进的小孩沟通。毛绒绒的小脑袋不自然得小幅度偏了偏,但还是让张泽禹找到了机会看到了他后颈上的伤口,接着迅速得把碘伏棉签摁了上去,可能没有控制好力度,小孩疼得嘶了一声,张泽禹虽然有些心疼却没放手,生怕自己一松劲小孩就会立马跑开。


远处的穆祉丞拎着一个巨大的棒棒糖走过来,靠近些的时候拿着糖在人家的面前晃了晃,小孩没有理他的意思,皱着鼻子哼了一声就转过身钻进张泽禹怀里。穆祉丞似乎没想到自己被这么无视,嘿呦喊了一声之后又小步绕到小孩面前,张泽禹对穆祉丞的行为表示嗤之以鼻,多大了...

ooc/勿上升/异能





“宝贝的头可以往这边偏一下吗?”张泽禹轻轻叹了口气,继续温声的和面前这个油盐不进的小孩沟通。毛绒绒的小脑袋不自然得小幅度偏了偏,但还是让张泽禹找到了机会看到了他后颈上的伤口,接着迅速得把碘伏棉签摁了上去,可能没有控制好力度,小孩疼得嘶了一声,张泽禹虽然有些心疼却没放手,生怕自己一松劲小孩就会立马跑开。



远处的穆祉丞拎着一个巨大的棒棒糖走过来,靠近些的时候拿着糖在人家的面前晃了晃,小孩没有理他的意思,皱着鼻子哼了一声就转过身钻进张泽禹怀里。穆祉丞似乎没想到自己被这么无视,嘿呦喊了一声之后又小步绕到小孩面前,张泽禹对穆祉丞的行为表示嗤之以鼻,多大了的人居然和小孩一般幼稚。



小孩似乎不想再与穆祉丞纠缠下去,把下巴硌在张泽禹肩上后慢吞吞的伸手去拿穆祉丞递过来的棒棒糖,穆祉丞终于看到小孩有反应就两眼放光得把棒棒糖又抽了回来,虽然小孩不在乎什么糖不糖的,但一个比自己脸都要大的快到手棒棒糖没了还是有些可惜,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穆祉丞看到他这幅表情有点得意,把棒棒夹在脸和肩上转眼间就摘掉了自己手上带着的银白色手套。



穆祉丞将棒棒糖放到左手,小孩眼睁睁得看着棒棒糖又大了几倍,穆祉丞看着小孩目瞪口呆的样子颇为骄傲得扬了扬眉后又转手把棒棒糖放在了右手,接着棒棒糖又不断得开始缩小,眼看着棒棒糖就要小成拳头大小,张泽禹拎起穆祉丞的左手盖在了右手上边,待棒棒糖停止变化后就咻得一下将糖抽出来放到了小孩手里。穆祉丞甩甩手重新带上手套,噘着嘴递给张泽禹一个埋怨的眼神,张泽禹被这一大一小成功逗乐了,咧着嘴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穆祉丞被笑得一愣,这是他来到意识管理局以来看到张泽禹最开心的一次笑容。



或许是察觉到不对劲,张泽禹伸出手在穆祉丞眼前晃晃,见穆祉丞眨眨眼睛回过神才开口说话“想什么呢,你俩到底是你逗小孩还是他逗你啊?”穆祉丞转头就发现那小孩果然已经拎着糖跑远了。这小孩人不大,天天皱个眉头好像别人欠了他八百万。“没,没想什么。”穆祉丞再次摘下手套靠着张泽禹坐在了沙发上。



两人无言,同时凝视着面前窗子外的夕阳,橙橘色染遍天际望不见尽头,就像在无时无刻得帮助遗忘得人们回忆起某一个人。“你猜他在哪?”张泽禹嘴角带着笑,幽深的眼底翻涌着穆祉丞理解不透的情感。穆祉丞被问得脑袋当场宕机,这么多年以来,张泽禹很少提起那个人,难道如今一个小孩的出现就能打破僵局么?张泽禹看穆祉丞不做声,心底了然他这是误会了,随后补充“我说朱志鑫。”



“我说你每天的乐趣是不是就是猜我在哪啊?”空虚的镜子前朱志鑫蓦然地抱着双臂靠着衣柜出现。朱志鑫张张嘴想要接着再说些什么,没想到张泽禹直接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我知道你担心我,你了解的,我的异能足够保护好我自己。”朱志鑫不再说话只是将视线转移到了窗外,却被窗户上挂着的风铃吸引了视线,朱志鑫皱了皱眉上前查看,身后就响起张泽禹带着笑意的声音“邓佳鑫中午送来的,估计也是拿来监听我的。”朱志鑫抚摸着风铃的羽毛浅笑出声“有些事,我们还真是默契。”



旁边的穆祉丞轻轻咳嗽两声“我说你俩是不是把我忘了。”接着有些担心得瞧了一眼张泽禹,犹豫着是否开口,张泽禹回身温柔坚定得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就和三年前战场上一样,一样让穆祉丞更坚定了自己。“哥,我知道他长得…和极哥很像,但那不是他。况且…况且为什么偏偏是你在执行任务后在路上捡到他?你真的能确定这不是那群人又一个阴谋?哥…”穆祉丞越说越没了底气。



童禹坤拉着陈天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打断了穆祉丞的话。童禹坤把吃剩下的苹果核扔到了垃圾桶里后随手抽了张张泽禹房里的纸巾,清了清嗓子开口“小禹只会告诉你‘他只不过是个孩子,就算他是一个阴谋,我们也不可以放他一个人在外面自生自灭。捡到他就是缘分,而且这孩子脾气犟得很也不好找寄宿家庭。’是吧?”张泽禹闻言回头给童禹坤竖了一个大拇指,童禹坤毫不配合得傲娇一扭头。



站在旁边一直没做声的陈天润开口“并且现如今在我们所有人中看起来,最安全也最有耐心照顾孩子的也只有张泽禹。放在他这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朱志鑫正了正身子把自己从回忆中抽出来接着说“我们和阿禹一样,当然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哪怕是陷阱我们也甘愿闯一闯。”穆祉丞最终也妥协点了头,张泽禹环视四周,憋着眼眶的泪轻轻吐出一个字“好。”



趿拉着拖鞋穿着睡衣的左航突然出现在房间正中央,连眼睛都没睁开就像装了雷达一般把身转到了张泽禹房间沙发对面,看不出来丝毫的表演痕迹“我这睡觉一不安稳就容易控制不好异能,也不知道这是把自己传送到哪了,哎呀,你说怎么就突然梦见张极那小子说让我好好活下去……”左航说了半天都没听到意料之中的张泽禹一点回应,试探着一睁眼睛就看见满屋子的人。一声卧槽被憋回肚子里,左航只能脚趾尴尬的进行大工程,一边嘴打着哈哈“呦呵,大伙都在呢。这么巧?”




TBC.


小孩:我还有这么大作用?

张极:马上给大家表演个闪现。


小太阳

关于张小宝惊艳到我的神图!!!

(要图私聊)

关于张小宝惊艳到我的神图!!!

(要图私聊)

要快乐每一天鸭!
咱们就是说用小宝做壁纸真的很好...

咱们就是说用小宝做壁纸真的很好看

咱们就是说用小宝做壁纸真的很好看

無人區。

狠港的两位帅哥、、🥺

狠港的两位帅哥、、🥺

小太阳

大家可能都有各自心目中的出道位,但我还是想12位小朋友一起出道!😭

大家可能都有各自心目中的出道位,但我还是想12位小朋友一起出道!😭

就叫墨墨吧
5200 航润会越来越好 一起...

5200 航润会越来越好 一起陪航酱阿润走下去吧!

5200 航润会越来越好 一起陪航酱阿润走下去吧!

看祺鑫文轩学泗源极禹吃饭苏朱翔霖逸泽犯二童余豪丞唱歌和润学习

对于我是三代奶奶粉

我觉得我是三代奶奶粉没有什么问题啊,也什么什么奇怪的,只是大部分都是女友粉,麻麻粉,比较多,奶奶粉就很稀少而已


对于近日,有人是对于这个奶奶粉对鄙人表示嘲笑,惊讶,就觉得搞笑,我理解,因为确实少见,我就当你们是开玩笑了,没有去理了


但是在我看到一个三代某位小孩的照片时,我发表评论“我的宝贝孙孙!”,没有什么问题,对于奶奶粉,叫宝贝孙孙没有问题,但是对于这个作者,态度不好,语气跟不好了,直接说

“滚一边去,年龄有这么大吗”

我就觉得,这语气非常不好,让我看了很不舒服,有点扎人心,我是奶奶粉有错了?再者我也确实比三代小孩年龄都大,奶奶粉怎么了吗?就是因为稀少?少见吗?

我现在就想...

我觉得我是三代奶奶粉没有什么问题啊,也什么什么奇怪的,只是大部分都是女友粉,麻麻粉,比较多,奶奶粉就很稀少而已


对于近日,有人是对于这个奶奶粉对鄙人表示嘲笑,惊讶,就觉得搞笑,我理解,因为确实少见,我就当你们是开玩笑了,没有去理了


但是在我看到一个三代某位小孩的照片时,我发表评论“我的宝贝孙孙!”,没有什么问题,对于奶奶粉,叫宝贝孙孙没有问题,但是对于这个作者,态度不好,语气跟不好了,直接说

“滚一边去,年龄有这么大吗”

我就觉得,这语气非常不好,让我看了很不舒服,有点扎人心,我是奶奶粉有错了?再者我也确实比三代小孩年龄都大,奶奶粉怎么了吗?就是因为稀少?少见吗?

我现在就想说了,对于我是三代奶奶粉,平时开开玩笑,可以,我就不管了,但是对于这种语气不好的,不好意思,我可能会给你的关爱,顺便可能性的拉个黑

外加,我脾气是很好的,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即使我生气难过了,没一会儿就好了

但是我要是真的气了要骂人,那是很难听的,句句侮辱人,而且还会给你理道理,所以小心


就差不多这样,玩笑可以开,要是开过度了就不是玩笑那么简单了

极品收藏家

壁纸头像(第七十五期)        


马嘉祺壁纸      


抱图吱个声


cr网络&自截,侵删


(下一期还想要谁的壁纸头像私聊告诉我)


PS:标注是头像or壁纸

壁纸头像(第七十五期)        


马嘉祺壁纸      


抱图吱个声


cr网络&自截,侵删


(下一期还想要谁的壁纸头像私聊告诉我)


PS:标注是头像or壁纸

q

芽芽

北京卫视春晚彩排中

抱图吱~


彩蛋有惊喜

芽芽

北京卫视春晚彩排中

抱图吱~


彩蛋有惊喜

q

芽的背影我好爱


彩蛋有惊喜

芽的背影我好爱



彩蛋有惊喜

˙雾岛听风˙

极我

勿上升 上升嫁李飞

私设

姜妍知=你

1k+

有彩蛋

——————————————


正文.


你爬在桌子上很烦躁 因为换班了 你的好姐妹也走了

“你好 我叫张极 这是我兄弟张泽禹 左航 朱志鑫 苏新皓...”

“呃 你好 有事吗”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啊 没事 交个朋友呗”

“嘿嘿 可我不想 ”(烦躁勿扰 谢谢)

“别啊 我...”

“那位同学 回位”老师一脸严肃

‘终于得救了’...

极我

勿上升 上升嫁李飞

私设

姜妍知=你

1k+

有彩蛋

——————————————



正文.



你爬在桌子上很烦躁 因为换班了 你的好姐妹也走了

“你好 我叫张极 这是我兄弟张泽禹 左航 朱志鑫 苏新皓...”

“呃 你好 有事吗”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啊 没事 交个朋友呗”

“嘿嘿 可我不想 ”(烦躁勿扰 谢谢)

“别啊 我...”

“那位同学 回位”老师一脸严肃

‘终于得救了’

“我们这次换班是按成绩的 你们还算可以 一会儿换位按成绩”

—你成绩还好 算不上拔尖 语文是你最拿手的 数学很垃圾—

不一会儿 换完了 你很崩溃 为什么朱志鑫在你后面 张极在你前面 左边是左航 右边是张泽禹 张极同桌是苏新皓 



苍天啊为什么要这么整我....

“哈喽我的 后 桌”

“额哈哈 你好”

“请多指教”

“额hh”

‘靠!!!不理解’

‘终于下课了找我的好姐妹去了’

“哟 这不我们姜姐吗”某个欠揍的

“想挨揍啊?”

“啊 不不不 您的好姐妹在里面”

“我的小宝贝儿们”

“咦 别过来”许桑念

“。。。没爱了 懂了”

“可闭嘴吧你 今天三中又约架了 不让带你”林夕月

—是 你可不是什么好学生 乖乖女 你家是富豪 你是富家千金 你的好姐妹们也是—

“嚯 被打怕了还约 带我 我要去看戏”你一脸吃瓜样

“sing sing”江甄芯


“哎 张极 今天二中和三中结合起来了 要约架”朱志鑫一脸嫌弃

“呵 还打 垃圾”

—张极和他们 富家公子 也不是啥好学生—

“行了 晚上老地方”左航

“今儿搁哪儿打 ”

“晚上 小巷”江甄芯

“sing”放学等我

“你叫啥啊?”张极

“哎 你别吓着人家”苏新皓

“姜妍知”

“昂 挺好”张极

“你晚上有空吗”张极

“!张极”左航

“闭嘴”张极小声嘟囔

“没空 有约”

“那行 什么时候有空就叫我”

“啧 好好学你的习吧”

“好嘞”张极



终于熬到晚上

你不急不慢的收拾 你的小宝贝儿们还没下课

“妍知 你还不走啊”左航

“等人”

“哦哦 那我们先走了”苏新皓

“走吧 ”林夕月

“走 看看那小b崽子”

“哟 这不江大小姐 许大小姐 林大小姐吗”三中老大

“嚯 小b崽子 哈喽”

“姜妍知!好哇 你们还叫人”三中老大

“一个人而已 你们呢 她们能三个打这么多吗”

“怎么不能 你们实力哪个学校老大不知道”混混

“我们是正义好吧 怎么呢这样说呢”江甄芯

“你们还正义 你们打人正义”

“闭嘴吧你 我看戏 你们上吧”

“行”

“?三中开始了?”左航

“不知道啊 看看去”朱志鑫

“我k 姜妍知和二班的”张泽禹

“我* 张泽禹”

“啧 快点打 算了 我上 你们一边去”

……

“别别别 姜姐 不敢了”老大

“我……c?! 这是姜妍知”张极

“快走啊 一群傻蛋”

“走走走”许桑念

翻墙跑了

“……这 ?”朱志鑫

“不 等会儿 我缓缓 你 姜妍知啥来头”张极

“她是富家千金 一区的霸王 天天打架 打的都是那些赌毒混”混混

“啧 原来是她”



未完待续.


娜宝爱吃小樱桃

【极禹】二次分化27

校园文

大一校霸威士忌alpna极(18岁)x大一学霸草莓牛奶OMEGA宝(18岁)


大三校草伏特加alpna文(20岁)x大三校草樱桃味OMEGA轩(21岁)


文和宝是亲兄弟(父姓刘,母姓张),轩和极是亲兄弟(父姓张,母姓宋)


有其他CP出演,后期设定有变化


多有私设,请勿上升

文明阅读,多谢配合!


扣扣群:796247904

­­­——————————正文——————————

暑假即将结束,开学那天,张泽禹和张极带着张茜茜去报到。

由于是新生,所以还需要军训。

“啊~~~为什么...

校园文

大一校霸威士忌alpna极(18岁)x大一学霸草莓牛奶OMEGA宝(18岁)

 

大三校草伏特加alpna文(20岁)x大三校草樱桃味OMEGA轩(21岁)

 

文和宝是亲兄弟(父姓刘,母姓张),轩和极是亲兄弟(父姓张,母姓宋)

 

有其他CP出演,后期设定有变化

 

多有私设,请勿上升

文明阅读,多谢配合!


扣扣群:796247904

­­­——————————正文——————————

暑假即将结束,开学那天,张泽禹和张极带着张茜茜去报到。

由于是新生,所以还需要军训。

“啊~~~为什么会有军训啊~~~”

“别叫了,躲不过的”

“唉,又要晒黑了。”

“没事,你军训那天,我和豆几都在学校”

“好吧,你们要来看我哦。”

 

军训当天,张泽禹和张极办完事后,在小超市买了一箱冰水和冰棍,搬到操场上时,张茜茜那个方队正在休息。

“茜茜!”

“哥!”

张茜茜跑过来就看到张极搬了一箱水和冰棍。

“这是?”

“给你和同学以及教官买的,拿去发吧”

“哥你真好!”

“别谢我,谢豆几吧,他买的。”

“谢谢你哈,极哥。”

“没事,拿去发吧”

张茜茜搬着东西回到方队里发给同学和教官,教官走过来道了谢。

“没事没事。”

 

张茜茜的同学们都很大声地喊“谢谢学长!”

张泽禹和张极笑着回应。

 

中午张茜茜跟着张泽禹和张极去食堂吃饭,新生们认出了张极和张泽禹。

新生A:这不是校草张泽禹和校霸张极嘛

新生B:好帅啊!

新生C:旁边那个不是张茜茜嘛?他们什么关系啊,听说上午张泽禹学长和张极学长还给他们方队送冰水和冰棍

新生A:张茜茜好像是张泽禹学长的表妹啊

新生B:有这样的哥哥,我羡慕了

 

这群新生中,有一个人是高中时期一直追求张泽禹的男生,当时跟张泽禹表白的时候,张泽禹还没回答就被张极拉走了。

 

知道张泽禹考进峰峻大学之后,也复读了一年,考进峰峻大学。

 

他走到张泽禹他们那一桌,“张泽禹”

“白俊?你不是?”

“我为了你复读一年,努力地考进了这里,当年你还没回答我呢”

“我……”突然提起当年的没有答案的表白,张泽禹突然不知所措。

 

白俊为了考上峰峻大学,复读的这一年里,非常努力地学习,几乎不怎么关心网上的事。所以不知道张极和张泽禹已经在一起了。

 

在食堂的新生都注意到了,

新生:我去!有人跟张泽禹学长表白!

新生:这不是白俊嘛,据说他高中和张泽禹张极学长是同一届的,后来为了张泽禹学长,高中复读一年,现在考进这里的。

新生:这是有瓜了???

 

张泽禹不知道该说什么拒绝他好,张茜茜直接挡在了他面前

“你干嘛?”白俊见她挡在面前。

“你难道不上网的吗?我哥早就和张极在一起了!”

“那又怎样?可以分啊”

“分?你说的很轻松啊,肯定已经不是第一次追人了吧,白海王”张茜茜知道白俊,复读的一年里,白俊确实认真学习了,但都只是表面。考进峰峻大学也是走了后门的。

 

“白俊,别白费力气了,我和小宝马上就要订婚了,他是我的,你抢不走”张极搂着张泽禹的腰,这个动作在张茜茜眼里感觉顺眼多了。“我的小宝虽然单纯好骗,但他有我”

“就是,我未来表哥夫就是张极,你休想靠近我表哥!”

 

白俊自知打不过张茜茜,便离开了,OS: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未完待续————

 

白俊之后会怎么样?

预知后续,期待下一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