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fp

47万浏览    7714参与
山己

“我自取灭亡,只为你步入天堂。”––Megatron


观文有感(p3原图)

真.画渣~ 希望@寄生姐姐 不要嫌弃我的儿童画qwq

“我自取灭亡,只为你步入天堂。”––Megatron


观文有感(p3原图)

真.画渣~ 希望@寄生姐姐 不要嫌弃我的儿童画qwq

龙胆-通贩相关见置顶

【授权转载】@Essal 太太twi&汤LOG搬运。

TFP

最后一张……我意外的很喜欢(?)是G1,小动物の魅力

【授权转载】@Essal 太太twi&汤LOG搬运。

TFP

最后一张……我意外的很喜欢(?)是G1,小动物の魅力

失业电锯怪人
涂涂颜色…最近粮太足了,嗝

涂涂颜色…
最近粮太足了,嗝

涂涂颜色…
最近粮太足了,嗝

小小玩子OTZ

搞了混乱涂鸦,大概是小两口终于想通了决定升华一下他们的感情!

飞机:“要走吗?”

卡车:“当然不!”

搞了混乱涂鸦,大概是小两口终于想通了决定升华一下他们的感情!

飞机:“要走吗?”

卡车:“当然不!”

Knight.
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

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

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

Madam leader.
小花仙。 不好意思,刚才忘记...

小花仙。

不好意思,刚才忘记画眉毛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打我自己。

谢谢@boiled bread 的提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爱你💕💕🤣🤣🤣


小花仙。

不好意思,刚才忘记画眉毛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打我自己。

谢谢@boiled bread 的提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爱你💕💕🤣🤣🤣

被迫开了关注可评论,请谅解
*击幕*正直图像x3,链接走...

*击幕*正直图像x3,链接走

这边 

密码是烟幕的英文单词(单个单词,全小写字母)

没有密码就不用管了,也搞不太懂里博客设置(挠头

*击幕*正直图像x3,链接走

这边 

密码是烟幕的英文单词(单个单词,全小写字母)

没有密码就不用管了,也搞不太懂里博客设置(挠头

爱喝海带汤的十一
“Please don't c...

“Please don't call me Doc!”

“What ever you say?Sunshine?”

“Please don't call me Doc!”

“What ever you say?Sunshine?”

熊喵二胖

生存游戏?NO,虐狗游戏!(8)

    “我卡墙不是因为相位仪啦,是卡bug了。”熊猫一本正经地道,“我这个是特殊情况,但不影响游戏进程,所以你们都不用太在意。”

    “各位听我说,最终boss很难打的,而且全部幸存者都来到顶楼才能开启boss战的。”熊猫脸从墙壁上浮现出来,咋看咋诡异,“所以,请大伙儿暂时放下敌对的成见,打完boss以后,系统安排的直升机后在1小时后到,那1个小时也够大伙儿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她的话符合逻辑,所以我们没有异议。”震荡波身旁还站着声波和激光鸟。然后黑寡妇...

    “我卡墙不是因为相位仪啦,是卡bug了。”熊猫一本正经地道,“我这个是特殊情况,但不影响游戏进程,所以你们都不用太在意。”

    “各位听我说,最终boss很难打的,而且全部幸存者都来到顶楼才能开启boss战的。”熊猫脸从墙壁上浮现出来,咋看咋诡异,“所以,请大伙儿暂时放下敌对的成见,打完boss以后,系统安排的直升机后在1小时后到,那1个小时也够大伙儿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她的话符合逻辑,所以我们没有异议。”震荡波身旁还站着声波和激光鸟。然后黑寡妇也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站在了威震天身后,目光游移。旁边的红蜘蛛督了她一眼,切了一声。

    “呸!谁要跟那个婆娘合作!”千斤顶没好气地道。

    “我也不太想跟威震天合作,”救护车眼神犀利,“我感觉这里面一定有鬼!”

    “没错。”杰克同样眼神锐利,“虽然是游戏,但他对拉斐下手的时候可是干净利落得很,肯定有诡计。”

    “但是打boss不能不合作,不然所有人都GG了哦。”熊猫说着,尾音微微上扬,“看看时间,还有五个小时军方就发射核弹了哦。”

    这个事实令人想口吐芬芳。

    “走吧,开始最终决战。”他们商议过后,最后擎天柱摆了摆手,算是拍了板了。随之,所有的杀戮线玩家都笑了笑,尤其卡bug卡在墙壁里面的熊猫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笑脸。

    众人一起打开了通往20楼顶层的大铁门,来到了最后一关。boss是个妹子,看起来是个再正常不过的漂亮妹子了,在跟NPC逼逼赖赖几句话触发剧情以后,boss妹子就咔咔地开始变异了。

    从一个漂亮妹子变成一大团带着触手的类似植物的怪物,跨度还挺大的。然后不知道是藤蔓还是触手的肢体撑破了楼顶,在阳光下似乎力量得到了加成,挥舞的枝条上长出了恐怖的尖刺,类似树干的主体也浮现出了一张女性的脸,看起来有些渗人。

    “我还是觉得瑟琳和熊猫本子里的触手比较可爱……”阿尔茜嘀咕了一句。

    “别废话了,跳起来!”熊猫大喊,“boss的第一波群体攻击来啦!”

    大伙听见后集体起跳,果然,脚下类似于根须的枝条突然变作地刺窜起。幸亏有熊猫的提醒,不然肯定有人中招。而熊猫因为是卡bug的状态,无法被攻击,所以大摇大摆地在那里开枪疯狂输出。

    然后众人分散开来,boss挥舞着无数的触手藤鞭攻击,同时散发出蓝色的有毒气体。还有就是不断生成的绿色的半植物状态丧尸从植物下方的裂缝中爬出来,这就比较烦了。

    拿着火焰喷射器的骇翼当然是主输出,另外就是瑟琳,她拿的可是游戏里的神器火箭筒。可是火箭只有三发,她必须谨慎使用。

     瑟琳趁着boss被火焰喷射器破防破盾的时候,往boss的弱点——顶部的花苞状物体——开炮,连续两次以后,boss已经是大残的丝血状态。正当她准备开第三炮的时候,忽然一枚子弹打过来,她还没反应过来的结束了游戏历程。

    熊猫毫无愧色地放下狙击枪,一甩绳索,把火箭筒卷到自己手上。与此同时,震荡波反手把加特林对准了身后,声波身边不远处的小女孩笑眯眯地开始了吟唱:


    南无加特林菩萨,

    六根清静贫铀弹。

    一息三千六百转,

    大慈大悲渡世人。



酷鸽佩妮
【占tag致歉】出个柱哥,走闲...

【占tag致歉】出个柱哥,走闲鱼

【占tag致歉】出个柱哥,走闲鱼

跑车激推bot
河图混更填坑进度(1/18)

河图混更
填坑进度(1/18)

河图混更
填坑进度(1/18)

极光要吃QQ糖

今天去球场了,凌晨三点画的六点起的,太困了画的比较匆忙

寻思着也没有太多的吃的了要不把塞伯坦美食系列的名字改了?

今天去球场了,凌晨三点画的六点起的,太困了画的比较匆忙

寻思着也没有太多的吃的了要不把塞伯坦美食系列的名字改了?

吃评的囧神

【TFP乙女】阴暗之侧

*从我装甲缝里出来(55)

*女主变形噬铁虫,无载具模式

*不分正反派全都票,享受撩的过程,不要问我CP

*当我说有很多很多长长的评论就能让更新产出变快的时候,我的意思就是多多的长长的评论会让更新变快。没有就会变得很慢很慢……

——————————————————

看见一个一模一样的擎天柱在大闹特闹毁坏国家财产并逃之夭夭,然后被晚到的人类支援当成罪魁祸首?这确实让无辜的汽车人震惊又憋屈。但等他们返回基地,看见被救护车的“教育”洗刷得全身金属都变成磨砂质地的守恒和高台上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的几名目击者后,他们又觉得这些憋屈没啥了。


芯情不佳到面甲发黑的首席医官是整个领袖卫队里最...

*从我装甲缝里出来(55)

*女主变形噬铁虫,无载具模式

*不分正反派全都票,享受撩的过程,不要问我CP

*当我说有很多很多长长的评论就能让更新产出变快的时候,我的意思就是多多的长长的评论会让更新变快。没有就会变得很慢很慢……

——————————————————

看见一个一模一样的擎天柱在大闹特闹毁坏国家财产并逃之夭夭,然后被晚到的人类支援当成罪魁祸首?这确实让无辜的汽车人震惊又憋屈。但等他们返回基地,看见被救护车的“教育”洗刷得全身金属都变成磨砂质地的守恒和高台上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的几名目击者后,他们又觉得这些憋屈没啥了。


芯情不佳到面甲发黑的首席医官是整个领袖卫队里最可怕的存在。甚至连和他有百万年交情的汽车人领袖都对这时的救护车有那么一丢丢的忌惮。所以在福勒找到这场“真假擎天柱”的始作俑者——机械党和他们的老巢准备让汽车人们出击的准备期,汽车人们看着被怒意未消的救护车禁止出动、委屈得镜头清洗液都要飚出来的守恒, 愣是你看我我看你了好一会才有勇者站了出来——


“救护车。”打断叉腰弓身对小汽车人施压的首席医官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严苛的斥责,擎天柱扶住被吓得瑟缩后仰的小汽车人背甲,把她反向弯曲的身子给扶直了,“尽管守恒在上一次与机械党的交锋中被俘,但我认为这或许也让她增加了面对这些人类组织的经验。地球上有一句古话,大意是不能因为曾经在进食中被食物噎住——我想这是指人类的基本维生活动被阻碍——就放弃进食。”


“啊,需要呼吸的有机生命体真是……”和这个星球和大部分居住在这个星球的有智生命体不对付的医官下意识翻翻光镜发出了抱怨,但他瞥到了高台上握着栏杆和守恒一个表情的拉夫,所以还是把后面的赛博坦式形容词咽了回去,“——我懂你的意思,擎天柱。但是她……看不见!她或许会引发什么大爆炸或者-或者-或者伤到不该伤害的人!”

“我相信大黄蜂会给她提供必要的指挥。你怎么想,大黄蜂?”


大黄蜂用力拍了拍胸甲,哔呜哔呜地表了自己的决心。

既然侦察兵和汽车人领袖都这么说了,想不出其他理由的首席医官也只得在一阵引擎堵塞的排气声里把自己的学徒放行。尽管更准确地说起来,大黄蜂才是她的第一导师,但说真的,大黄蜂也怪怕生气的救护车的。


然而怕归怕,向踉踉跄跄跟在自己身后的守恒伸出手的年轻导师还是努力想让对方的情绪高涨一点。至少不要再被这个无人工厂的坑洼绊个正着差点把她前面的大黄蜂后挡板给抓下来了。


如大黄蜂所料,那双黯淡的红色光镜在看到他伸过来的手后亮了起来,可没亮几秒就又委屈地耷拉下去:“医官说我不能因为太黑就牵别人的手。”她忸怩委屈地咕哝道。

【“为什么……?”】纵使是大黄蜂也对此用拉长的哔哔声表达了震惊。

“我不知道……但是医官总有他的理由,我不敢问……”通情达理的话是这么说,但小汽车人瘪着的嘴和小声的哼哼又是另一种情绪了。


不了解详情也不敢随便拆第二导师的台,大黄蜂纠结地摸了摸他的头盔,然后被一道静电击中了处理器,兴致勃勃地背过身,对她动了动自己背后的门翼,哔哔呜呜地让她抓住上面的门把。


“我可以吗?!”没想到可以有这种解决方法的守恒压低了音量却依旧带着激动的杂音。

看守恒那么高兴,大黄蜂也好高兴。他的门翼半是不自觉半是逗弄地扇出了和守恒天线一样的频率,让眼神不好的小汽车人上蹦下跳了好一会才抱住了乱动的门翼,摸索着抓住了上面的车把。


提出这个建议的黄黑色跑车在银灰色指尖勾住自己车把的一刹浑身一个激灵、发出了一阵“哔嗡嗡”的颤音,然后挫败地垂下车门和脑袋,不好意思地向被吓着的学徒“滴滴哔哔”地解释道:【“那里在这个形态下摸着有点痒……”】

“噢,我不是故意的。你想要我放开……”

【“不不,没关系的,只要一直握着就不会痒了。你就……就这样继续抓着,别松手,好吗?”】

“好哒。”


乖乖应下的守恒一手抓着大黄蜂为了她垂下的车门把手,一手攥着大黄蜂刚从地上捡给她的一根钢筋——他说这可以用来打那些机械党的坏人而不怕引起爆炸,但现在守恒只能把它当拐杖用。


利用与擎天柱无异的外观欺骗并打晕了其他两个分头行动的外星人,操纵着神子友情命名为“黑暗擎天柱”的机器人的塞拉斯看着监控画面上宛如童子军夏令营一样的一对搭档,低沉地嗤笑了两声,让自己的“黑暗擎天柱”走了过去。


敏锐地捕捉到脚步声的守恒还没来得及向导师提醒,就被下意识举枪转身的大黄蜂门翼带飞撞上了旁边空置的废液桶,声音大得连塞拉斯都下意识用自己的机器人比出了“嘘”的动作。


【“擎天柱,你吓到我们了。”】抱歉内疚地揉搓着守恒那把废液桶撞出一个大坑、但估计没啥事的脑袋,大黄蜂滴滴滴地向悄然接近的领袖说,【“我以为我们是要分头行动?”】

“嗯……我也以为是要分头行动,除了我和大黄蜂之外。”守恒附和道,无意地解救了根本听不懂大黄蜂话的塞拉斯,“而且……嗯……为什么我没法辨析您的派别信号?”


没想到对方还有这种功能的塞拉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想出了解释,安抚下紧张护住更小的外星人的黄色机器人:“我想这一定是因为机械党为了混淆我和那个赝品使用了特定的能量信号屏蔽装置。小心,我的冒牌货可能就在附近。而为了尽快找到机械党的根据地并采取行动,由我接替你的位置,守恒,你单独行动,一旦有任何。”


【“但是守恒她……”】“好的,领袖!”


大黄蜂根本没法阻止爽快应答下来的守恒,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视力不好的学徒说了几句“领袖这么做肯定有我们不能理解的伟大计划”之类的惯例口头禅后用棍子探着路走向了另一个方向,忍不住向身边的擎天柱开口道:【“——普神啊,她真擅长用这个,看来拉夫借给我们的盲人生活纪录片确实很有教育意义。”】

“……”

【“呃,我是说,我当然不是说守恒真的瞎了,我的意思是……”】


滴呜滴呜叨个不停的黄色外星人得到的回应是砸在自己面板上的一拳。

另一边,敲着地面避开坑洼的守恒在听到身后追来的熟悉而沉重的脚步声后欣喜地转头,一句“领袖”还没说出口,就结结实实地得到了和她导师一样的破颜拳大礼包。


然而和她的导师不一样,后退两步的红眼外星人没有一点下线的意思,而更让塞拉斯惊讶的是,她居然还没反应过来掏枪反击,而是一脸懵逼委屈地对他的摄像头歪了歪脑袋:“??这是为了什么,领袖?”


Oh,my,这个外星人真的是愚蠢到家了。


一时间起了些许玩心的机械党首领挑挑眉,一推操作杆,给了她一个左勾拳,并用变声后于擎天柱无异的声线道:“因为你表现不好。”

“你是个坏机器人。”又是一记右勾拳把想辩解什么的小机器人打倒在地,塞拉斯嗤笑地说。


“所以我现在要把你变成一堆零件,重新造一个机器人。”转出热能炮对准地上的银灰色外星人,终于见她翻身躲过这一击的人类低笑了两声,“为什么要躲?你不服从你的领袖吗?”


“不,你不是领袖。”小机器人说,“领袖不会伤害我的。你是机械党做的假领袖!”

“啊,终于啊。我还在好奇你要想到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呢。看来你的处理器有些问题,提醒我不要回收那个。”

“停止抵抗然后……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处理器有问题的?这有那么明显吗……?”

“哦拜托——”


哪怕间隔了大半个工厂也把擎天柱的音频接收器刺得一阵发痛的尖叫让汽车人领袖迅速放弃了原定的探索计划,尽可能快的赶到了发声源的所在地:“守恒!!你没……”


“哦,嗨,领袖!真高兴见到您!”巴在另一个“擎天柱”身上,用全身每个部位包括那两条链接线缠着它的守恒从被揪脖子的暴揍中抽空扭头打起了招呼,“我抓住这个冒牌货啦!它跑不了了!嗷!”


——我怎么觉得被抓住的是你。


尽管心中有万千想法,但当他看见红眼汽车人被对方一个头槌正中头盔而暂时下线后,转出热能枪的擎天柱把这些都推到了一边:“塞拉斯!放她走!”


“噢,擎天柱,虽然我很乐意,但明显……”开口却无法从“擎天柱”的音频接收器那里得到反馈的机械党领袖皱了皱眉,正打算让技术人员远程调试它的发声器时,一个音频联络的弹窗和系统被入侵的警告同时出现在了他面前的控制屏上。


【“你好,塞拉斯。”】属于被众人以为已经下线的红眼外星人的声线从中传出,【“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有意思。你居然可以入侵我们的系统。”

【“噢,你们的系统比声波的表层系统容易入侵多了。”】

“……谢谢告知,知道这个真好。”塞拉斯虽然咬牙切齿,却也没有拒绝外星人的谈话邀请,“但如果你觉得这会让我的操纵分心,或者试图用高音打断我的操作,那我劝你省点力气——你不会以为我们在被你吵了那么一次后,还不做好相关防护措施吧?”

【“呃,噢,好的,我原本还想着,嗯……谢谢告知,知道这个真好?”】


“事实上,我也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利用了擎天柱不会伤害还巴在仿造品身上的同伴的虚伪作风,大胆输出还不用怕对方还击的塞拉斯在这一边倒的局势里都开始感到些许无聊了。他转头看了一眼手边台子上被防弹材质的容器关在里面的钢铁小虫,开口道,“比如,之前你是怎么让我的地下基地断电的?”

【“关于这个,在被你们抓到之前我让我的一部分变形分身藏在了打击的装甲缝……”】

“我知道这个。但相信我,在你们这些外星铁块看来小的虫子,对我们来说可一点都不小。它们早在接近到电机和主电缆之前被守卫抓住了。所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让基地断电的?”

【“呃……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猜那是因为你们漏了几个?我可以让它们分裂成更小的分身,你的朋友们大概是不小心把它们看漏了?”】


“你说什么?!”守在基地里的老医官在听罢擎天柱内线里对情况描述后差点没把油栓炸了,“她什么?!”

“我就知道那些家伙对守恒有种变态的执着,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神子愤愤地跺了跺脚。

“不是在为冒牌擎天柱说话,但我听起来像是守恒晕过去前没放过它?”杰克没忍住做了回理中客。

“无论是哪种,我想这都是时候让我去遥控信号的可能发出地,从根源解决问题——又名塞拉斯——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福勒说,“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


“没时间闲聊,门开了你去吧。”

“……哦,很明显守恒的安全比我的安全更重要,嗯?”

“我刚刚才说了没时间闲聊!你到底去不去?”


几乎是被汽车人老医官用手指推着跨进环陆桥大门的福勒探员翻了个史上最大的白眼,挺着他不大也不小的啤酒肚迅速解决掉了屋顶上的警卫,然后利索地打开了玻璃天板旁边的通风管维修口,顺着它慢慢爬了下去,然后意外地听到了某位被擎天柱形容为“头部受到了能让她下线的重击可能需要紧急维修”的小汽车人和敌方领袖“相谈甚欢”的场面。


【“……所以我在想,我们可不可以合作呢?别担心!领袖说了,‘我们要保护地球上所有的有机生命体’,虽然你很坏,但你毕竟还是有机生命体。领袖和我们都不会伤害你的!我知道你和你的朋友们之前做了很多坏事,但领袖说过,‘为做坏事制造出来的赛博坦人也可以变好’,我觉得人类或许也可以……”】

“你说的‘领袖’,是现在这个正被我打得求饶的机器人吗?”

【“什么?!领袖才没有求饶!!他是在请你停手以免……”】

“注意你的语气,外星人。”

【“嗷!!别扯那里!那里很疼!!对不起,我说对不起了!别拔我天线——也不要再打领袖了!!好嘛我的天线给你扯你先别打领袖!!我以为我们正在谈判!”】


“不,我们没在谈判,是你在求我。”塞拉斯没有同意守恒任何一个要求,他流畅地操作着大型机器人对担心伤害挂在它身上的守恒而不敢反击的汽车人领袖,并在他的低吼中将巴在自己身上的外星人的天线最细的一根给拔了下来,“我才是站在高位的那一个,你最好搞清楚这一点。”

【“……所以你愿意跟我们合作吗?我们可以一起打霸天虎,然后你可以回收那些坏蛋的零件。我们可以是同一边的!”】


“一个问题,”塞拉斯说,“当我能拥有把你们双方打败拆解的技术时,为什么我要只限于一方呢?”

【“呃……所以你这是在说,拒绝?”】

“你这回反应得比之前快一点。”

【“……噢,那……很抱歉。我想我必须杀了你。因为你是个危险的人类,你会阻碍汽车人的前进道路,也会伤害到伟大的领袖,你是个威胁。”】

“这可是个不错的赞美,但我以为你刚才说了‘擎天柱和汽车人不会伤害地球的有机生命体’?”


【“是的,伟大的领袖总是如此仁慈。”】好不容易从天花板爬到地板,福勒挺了挺被文书工作摧残得弱不禁风的老腰,放轻脚步打算从后方包抄这个机械党领袖,【“这就是为什么你死的时候,我会在五英里外的地方,看起来处于下线状态,毫无反抗力。没人会知道这是我做的。”】

“非常有意思,我能问问你打算怎么做吗?”


猜到守恒八成是从内线里得知了自己的潜入,福勒整了整衣领,正准备上前介绍自己——


【“我可以大致定位我的分身,我猜你不应该把一部分的我放在身边,塞拉斯。”】


巨大的玻璃天板和这句话的尾音一起砸在了根本来不及逃离到安全范围的塞拉斯头上,甚至不少碎片划破了下意识抬头看向它落下方向的福勒脸颊。刺痛让他从看到熟悉的金属虫子的震惊中回神,后退一步,踩碎了洒落在脚边的碎玻璃。


在谈话间取下固定天板的所有支撑并震动着让它掉下的噬铁虫们同时将紫色的光镜转向了他。

而福勒也正好想起了她的那句“没人会知道这是我做的”并在一声“SHIT”后转身冲向门口。

JS墨

接上图

来自基佬紫的买个床的愤怒💢

那啥.....头雕别再掉了【502送给你】


转自贴吧,侵删。


接上图

来自基佬紫的买个床的愤怒💢

那啥.....头雕别再掉了【502送给你】



转自贴吧,侵删。


不全
堆堆(铁块好难调……) 图自己...

堆堆(铁块好难调……)

图自己截的

堆堆(铁块好难调……)

图自己截的

我是秋元呀

如果跟缩小的tf一起被送到豫章书院?3

我又双叒叕拖更了

果没那塞!对不起qwq


给没看第一集的朋友们说一下:设定是汽车人们全部变小了(跟周边玩具差不多大小,你们可以脑补一下)并且跟女主一起进了豫章书院


“打人?”汽车人们把出去看到的事情告诉了秋元,秋元感到有点惊讶但又好像早有心理准备了,当她被关到这个“烦闷室”的时候她想起来之前看过的“豫章书院新闻”,这下她彻底确定自己被关进了豫章书院

“我们必须得逃出去”阿尔茜说,“我们不可能一直等在这里,不知道我们的身体什么时候会恢复原来的大小,霸天虎也是,不知道他们的情况……”

“按照秋元的说法,我们最多在这关七天,到时候就有机会出去了”擎天柱说

“哎……...

我又双叒叕拖更了

果没那塞!对不起qwq



给没看第一集的朋友们说一下:设定是汽车人们全部变小了(跟周边玩具差不多大小,你们可以脑补一下)并且跟女主一起进了豫章书院





“打人?”汽车人们把出去看到的事情告诉了秋元,秋元感到有点惊讶但又好像早有心理准备了,当她被关到这个“烦闷室”的时候她想起来之前看过的“豫章书院新闻”,这下她彻底确定自己被关进了豫章书院

“我们必须得逃出去”阿尔茜说,“我们不可能一直等在这里,不知道我们的身体什么时候会恢复原来的大小,霸天虎也是,不知道他们的情况……”

“按照秋元的说法,我们最多在这关七天,到时候就有机会出去了”擎天柱说

“哎……”秋元坐在地上抱着腿,头埋在双膝间,有那么一瞬间汽车人们觉得她又哭了,但是没有听到抽泣声也就没有做声,他们都明白现在应该给这个女孩一些时间消化这一切

wdnmd

这是秋元埋头时想的第一句话,别人的穿越顺风又顺水,怎么到她这就这么奇葩呢???豫章书院?我*你个**(此处作者真实想法)

哎……难搞噢

秋元没办法想象这间“学校”的险恶,过去她也没在意过,然而当这一切真真切切地发生在她身上时她甚至有一种恍惚感自己是在做梦

第六天了,还有一天就能出“烦闷室”了,这几天对秋元来说是种折磨,每天不见天日的生活让她一度分不清白天黑夜,如果没有汽车人们给她报时她甚至不知道已经第六天了,救护车告诉她那些人是在“攻心”

“一旦你的心理防线破了他们就能自由操控你的思想了”救护车原话这么说

“小丫头,你要记住,无论你现在的心理情况多么糟糕,至少还有我们陪着你,明白吗”千斤顶很少有的认真,汽车人们每天会跟秋元聊天开解她,告诉她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迷失了自我任人摆布,秋元之前觉得关几天不是什么难事,但现在她才明白这有多可怕

终于熬到第七天,汽车人们提前从烦闷室送食物的口子跑出去了,他们躲在一旁看着,因为都缩小了,所以很难看到他们

貌似是“校长”亲自来接她了,这名“校长”对秋元进行着“入学教育”,无非就是在洗脑(此处作者想翻个白眼)

像TM做梦一样

秋元当然不会听信那个狗屁校长的话,她根据通天晓之前告诉的“战斗经验”在不动声色地观察这所“学校”的防范措施和监控设施,以及附近路过的学生

这个地方……真的逃的出去吗?

秋元看到密布整个“学校”的监控还有到处都是的巡逻教官,冷汗冒出来

“小妹妹别紧张哈,我们现在给你安排宿舍”“校长”笑眯眯地说

“嗯!”秋元笑的天真无邪,一切行为都完全顺从这里的要求,就是一个乖乖女

“当你被关押时最好的方法是先假装顺从”rc有点迟疑的又补充到:“……我知道这做法不是我的风格,但这是对你来说最好的方法……我们希望能保护你,或是,你能保护好自己,懂吗?”

这句话秋元也记住了,就是不能莽,明白了我超勇的

来到宿舍,秋元住在多出来的一间小宿舍里,就在一楼,是单人宿舍但是非常小,基本就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扇被封住的窗就没了,椅子都没有

但是这倒是让汽车人们可以自由活动了,汽车人们以迷你汽车形态一直跟着秋元,直到那个“校长”跟其他“教官”走了后才进入

“呼,终于有地方可以自由活动了,在外面处处要顾及碳基的目光,累死了”烟幕直接爬上床躺尸了,通天晓很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觉得到底还是小孩子,rc姐在桌子上伸着懒腰活动,毕竟七天没有接触这种可以完全放松的环境了,擎天柱就这么坐在桌子边缘,大黄蜂就挨着他坐下了,千斤顶拉着救护车讲话救护车下意识想拿扳手扔他头雕,隔板怕这俩打起来(虽然不知为什么永远是救护车赢)急忙想去拉架

秋元靠在床边看着这些往日巨人如今变成玩具那么小在打闹,感觉自己养了一窝仓鼠在打架

秋元有点无奈的神情,同时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人间地狱

她想回家

擎天柱注意到了秋元情绪低落“没事的,很快就能回家了”擎天柱自己也知道不现实,但是目前最主要的是稳住秋元的情绪,他自知自己不是很会安慰人(不柱子你比二哥会,你是直男,他是直男癌晚期了)也只能这么说

“嗯”秋元看向被封锁的窗户

“所有人!紧急集合来操场上!立刻马上!”广播突然响起,教官本就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广播中放出,汽车人们差点要怀疑自己的音频接收器是不是碎了

秋元揉揉耳朵打开了门,看到许多学生往一个方向跑去了,刚才并没有参观“学校”,所以秋元也不知道操场在哪,就先跟着人群跑了 

汽车人们趁着人群密集很混乱,以迷你车形态跟在秋元脚边,烟幕直接躲进了秋元的口袋里

“烟仔!回来!别冲动!”隔板喊到,他们原本的计划是跟到广场旁的墙角就停下,在那里再随机应变,结果烟幕直接躲到了秋元的外套口袋里

“放心吧!我能处理好紧急情况!”烟幕以迷你车的形态待在秋元口袋里内线跟汽车人们说

(未完待续)

JS墨

欧~我爱MOP和OPR!(杂食党的快乐)

话说这小三找对人了,阿救其实也挺了解柱子的,but没有老威了解(滑稽)

有后续


转自贴吧,侵删

欧~我爱MOP和OPR!(杂食党的快乐)

话说这小三找对人了,阿救其实也挺了解柱子的,but没有老威了解(滑稽)

有后续



转自贴吧,侵删

Knight.

最甜的一对ヾ(◍°∇°◍)ノ゙

“Please,don't call me doc!”

“Whatever you say,sunshinr~

最甜的一对ヾ(◍°∇°◍)ノ゙

“Please,don't call me doc!”

“Whatever you say,sunshinr~

摄氏零度

【铁块x你】约定好永不分离

TFP机设

有ooc


这是 @balalala 的点文~

婚礼设定(只有两个人那种,非传统形式)

其实现实里的我是个不太喜欢婚礼的人,特别是东方这边传统的框框条条太多了,去参加过很多次,都觉得如果新娘是自己的话除了累没有别的感觉了(当然,如果对方是我本命铁块当我没说23333)

这周开始实习了,虽然一切都顺利不过社畜朝九晚五不容易啊23333,还是蛮累的~所以估计以后一周大概维持在一到两更内?所以还没写到的小伙伴抱歉哦,可能要再让你们多等等了~我尽量不拖稿嘿嘿嘿


出场:擎天柱、救护车、千斤顶、威震天、击倒、声波...


TFP机设

有ooc

 

这是 @balalala 的点文~

婚礼设定(只有两个人那种,非传统形式)

其实现实里的我是个不太喜欢婚礼的人,特别是东方这边传统的框框条条太多了,去参加过很多次,都觉得如果新娘是自己的话除了累没有别的感觉了(当然,如果对方是我本命铁块当我没说23333)

这周开始实习了,虽然一切都顺利不过社畜朝九晚五不容易啊23333,还是蛮累的~所以估计以后一周大概维持在一到两更内?所以还没写到的小伙伴抱歉哦,可能要再让你们多等等了~我尽量不拖稿嘿嘿嘿

 

出场:擎天柱、救护车、千斤顶、威震天、击倒、声波

 

 

 

擎天柱:

当看见你穿着有玫瑰花点缀的白色婚纱出现在他眼前时,他那温柔如汪洋般的光学镜里更是柔情满溢,

你其实只是想给他一个惊喜,你从来没奢望过会真真正正和他永远相伴,

因为你知道你不可能真正和他成为火种伴侣,你没有能和他的生命长度比肩的火种,只有一颗几十年后会停止跳动的心脏。

但你还是想这么做,告诉他你的心意,哪怕你只能够陪他走对他来说微不足道的一段时间。

你和他站在无人的海边,粉色的晚霞像是特意为你们准备的一样,落日西沉,繁星渐露,温暖的风包裹着这一对有情人。

他单膝跪地,俯身凝视着你,手掌轻轻包裹着你。

他说,即使时间再短,都愿意只认你一人当火种伴侣,这是他作为领袖的承诺,也是他作为你爱人的唯一愿望。

你看着他说,你愿意。

 

 

救护车:

穿着渐变红加白色的婚纱,你捧着一束鲜花走向救护车。你跟他说今天你想跟他谈点事,让他别安排工作。

他答应了,早早就在你俩第一次出门约会的小花田那里等你。看着穿着一袭婚纱出现在他视野里的你,他有些惊讶,更有些惊喜。

他不是不知道你要做什么,跟你确定关系前就了解了不少人类的恋爱文化,包括婚纱的含义。

只是他没有准备好。他知道还没有办法能让你的寿命延长,这是他准备不好的理由,虽然他在开始这段关系前就做好了芯碎的准备。

可他看着你现在的样子,他终于不想顾及那么多,单膝跪地看着你,轻轻牵着你小小的手吻了一下。

“我会让我们的爱情走向永恒。”这是他给你的承诺。

 

 

千斤顶:

“准备什么时候嫁给我啊,sunshine?”这是一个月前他对你说的,语气有些挑逗的意味,你俩表面上都把这个当玩笑,心里其实都非常认真。

你默默去婚纱店试了一天的婚纱,最后买下了一件酷酷的黑色婚纱。你听说这并没有那些所谓不好的含义,这身黑色寓意着忠贞不渝的爱情。

你觉得这和千斤顶的个性很相符。

你穿着婚纱到他的飞船外面,他走出来,看着你笑得非常愉快,像是为了这一天等待许久一样。

“终于想好嫁给我了?不反悔?”他走过来看着你,手在你的婚纱上细细摸索。

“不反悔。”你直视着他,没有一点犹豫地说了出来。

“巧了,我也是。”这是老千几百万年来说过的最认真的一句话。

 

 

威震天:

你实在不知道自己该穿什么样的婚纱嫁给这位霸天虎的首领,好像穿什么都不太配得上他的样子。

最后你还是选了最常见的纯白婚纱,只是你在垂下来的头纱上加了一个霸天虎的标志。

“夫人,荣幸至极。”他把你放到他宽阔的肩上,看起来温柔可人的婚纱现在竟然让你平添了一丝力量和坚韧之感。你从看见他的第一天、第一眼起就发誓,自己此生非他不爱。

你做到了,凭你的个性,凭你的人格魅力,你成功降服了他。

你坐在他肩上,和他一起看着天边如火一般的云彩,他似乎很满意今天地球的景象,毕竟他素来很看不惯这里的一切。

当然,除了你。

“夫人,愿意的话,以后整个宇宙都由你坐拥。”

 

 

击倒:

如火般鲜艳的红色荡漾在你的婚纱上,每走一步,就如卷起烈火,艳丽无比。

这是身为服装设计毕业生的你亲自做的,颜色,自然是击倒机身上的那种红色。

“你可真美啊,亲爱的。”他抱着手臂看着你走来,猩红的光学镜里满是爱意,还有一点挑逗。

“so,嫁给我可就不能坐别的跑车了哦。”他单膝跪地,左手放在胸前,似乎在向你行礼。

“切,好像别的跑车能让我嫁一样。”你过去抱住他的手,在上面烙下一个吻。

“当然,你说得对,”他直视着你的眼睛说,“毕竟不是谁都能配上这么美的你,除了本医官。”

 

 

声波:

你想不出没有什么比深紫色配上星空亮片的晚礼服更适合当你的婚纱的了,因为这是你遇见他的那一天,在布满星光的夜空下,那个有着深紫色线条作为点缀的背影。

你从来不怀疑自己对他的爱会消逝,因此你坚定地要用这个仪式告诉你自己,他,是你此生唯一的归宿。

而他也是,表面看不出任何情感的他,对你,有着最炽热的爱意。

就像他现在看着你向他走来,默默给你录了像,并决定永久保存。

单膝跪地的他伸出纤细的手握住你,屏幕上显示着你现在的心跳。心跳很快,心率的波动诉说着你对他倾注的爱有多浓。

“我属于你,永远。”

这是他难得用真声对你说话,你觉得这句话比“嫁给我”更让你心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