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rick or treat!

118浏览    6参与
琰泽

万圣节前夜快乐啦——
这个就提前发了x。

(请注意避雷!避雷!避雷!)

浏览方式:格子是从左到右。
——————————

幼宰与中也的万圣节故事√

这的幼宰是缩小版的武宰(。)

其实,有准备画关于幼宰和中也的日常生活的故事的。但是还未设定好(。)

最后祝万圣节快乐!!

Trick or Treat!     






不给我糖(热度x)就捣乱哦!

万圣节前夜快乐啦——
这个就提前发了x。

(请注意避雷!避雷!避雷!)

浏览方式:格子是从左到右。
——————————

幼宰与中也的万圣节故事√

这的幼宰是缩小版的武宰(。)


其实,有准备画关于幼宰和中也的日常生活的故事的。但是还未设定好(。)

最后祝万圣节快乐!!

Trick or Treat!     
































不给我糖(热度x)就捣乱哦!

Lovw

【蝎迪】Trick or Treat! (3)

DATE:11/4


  蝎在半梦半醒之间听见了雨声。身体上压着一个重量,想来这就是令他浅眠的原因。他动了动手臂,想把每晚都硬挤进他被窝的小恶魔推开些。

  可是,推不动。那小鬼似乎……变重了?

  蝎微微睁开眼睛,在昏暗的环境中低头看见了埋在自己胸口上的那颗金色脑袋,手上一抚,摸到的是他头发滑顺的触感,但迪达拉的角跟头发……有这么长吗?

  「──?」

  瞬间清醒了不少的赤砂蝎猛然抬起身体,感觉到一股沉重的阻力,他身上的这个人明显比小恶魔大上许多!

  蝎想也不想地翻过那个人的身体,一看,愣住了。

  为了再看清楚一些,他点亮了床头灯。

  这是个青少年,穿着...

DATE:11/4

 

  蝎在半梦半醒之间听见了雨声。身体上压着一个重量,想来这就是令他浅眠的原因。他动了动手臂,想把每晚都硬挤进他被窝的小恶魔推开些。

  可是,推不动。那小鬼似乎……变重了?

  蝎微微睁开眼睛,在昏暗的环境中低头看见了埋在自己胸口上的那颗金色脑袋,手上一抚,摸到的是他头发滑顺的触感,但迪达拉的角跟头发……有这么长吗?

  「──?」

  瞬间清醒了不少的赤砂蝎猛然抬起身体,感觉到一股沉重的阻力,他身上的这个人明显比小恶魔大上许多!

  蝎想也不想地翻过那个人的身体,一看,愣住了。

  为了再看清楚一些,他点亮了床头灯。

  这是个青少年,穿着打扮跟迪达拉非常相似,一样有角跟尾巴。他金色的长发披散着,轮廓依稀有着那小鬼的模样。

  此时的蝎感觉像被窗外的响雷击中,他立刻缩回捉着那人(恶魔?)肩膀的手,双眼却无法离开对方沉睡的脸上。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整整一分钟,赤砂蝎就这么动也不动地盯着忽然出现在他床上的人看,脑中甚至无法思考任何事情。

  「嗯……大萝卜曼德拉草……我的……」

   终于,那少年皱了皱眉,手虚抓了几下,碰到了蝎的手腕,紧紧捉住:「变小了……嗯?」

  他的双眼慢慢张开、聚焦,眸子是和迪达拉一模一样的湛蓝色,可是蝎却觉得,这抹色调竟然变得如此惊心动魄,如此……迷人。

  「啊哈,生效了?」那少年对上蝎的眼神,弯起他尾稍有些上挑的水滴状眼,笑着说:「吓到了吗?我是迪达拉,嗯!」

  蝎只能给出愣愣的反应:「你……怎么变成这样?」

  迪达拉一派自然地靠往蝎身上:「我前天去找了认识的魅魔,他教我可以迷惑人类的方法,只不过得花上一天准备才能变成这样子,看来是成功啦!」

  蝎好不容易才用他如今混沌无比的脑子理解过来,前天就是说小恶魔跟去学校又跑不见的那段时间吧,那自己如今这个样子……是被施了魅惑的魔法?

  这是小恶魔新的捣蛋报复手法!明明清楚知道这点,但是蝎却无法推开身上的迪达拉,心里不断涌出十分柔软而陌生的感情。他从未和什么人坠入爱河,也没思考过性别的问题,可以说自从失去父母后,赤砂蝎的心中就只有自己。

  「……你想要什么?」

  一回神,这样的话已经说了出口。蝎看见迪达拉得意地笑起来,这感觉很古怪,自己的思考彷佛被分割成两块,一小部分的他想拎起这个恶魔的后颈狠狠教训一顿,但剩下的部份却认为只要能看见这样的笑容,无论迪达拉要什么他都会竭尽所能。

  「买新的糖给我?」

  「好。」

  「冰淇淋,嗯!」

  「可以但不能一次吃太多,肚子会疼。」

  「小恶魔是不会肚子疼的!」

  「好吧。」

  迪达拉乐极:「真的和飞段说得一样,太有趣了,嗯!」

  「他就是你说的魅魔朋友?」蝎宠溺地抚摸着迪达拉头上的角。

  「嗯!」

  「迪达拉,你可真坏……」

  小恶魔又想嘿嘿地坏笑一下,蝎轻柔的力道让他感到很舒服,打算就这么再赖一下床,没想到下一刻,那只摸角的手却下滑到了他的后颈上,准确捏住那块软肉。

  「──咦!?」

  「必须惩罚呢。」蝎挑着唇角说。

  迪达拉浑身乏力,大为惊恐:「不、不可能!你明明中了我的魔法,嗯!」

  「没错。」蝎说:「可是不妨碍我觉得被耍了,这让我很想这样做……」

  迪达拉的下巴被抬高,眼睁睁地看着蝎越靠越近,却只能徒劳地发出怪声:「咦呀啊啊噫唔?!」

  ──救命!他被人类亲亲了!强迫亲亲!

 

  ✴✴✴

 

  蝎很愉悦,不知道是不是迪达拉爱吃甜食的关系,彷佛有蜜糖的香气萦绕在鼻端。在外头流连自然是不够满足,蝎细细地吻过一遍唇瓣后,手指温柔地捏开了迪达拉咬得不紧的牙关,将舌尖探了进去。

  「唔唔……」

  期间迪达拉一直在发出怪声,蝎毫不在意,把少年按在被褥之间,动作极尽温存却又带了无可违抗的强硬。

  「你的味道真好。」在小恶魔好像因为缺氧而胀红了整张脸后,蝎才离开他的脸并发表感想。如此一来,想处罚他跟疼爱他的心情达到了一个完美的平衡,赤砂蝎认为自己的举动是正解。

  「放开我,嗯!」迪达拉中气不足地说。

  蝎绕着迪达拉颊侧的头发:「难道你不喜欢吗?」

  「不喜欢!」

  蝎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这吓了迪达拉一跳。

  「为什么不喜欢?不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吗?发生这种事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蝎觉得自己的逻辑很正确。这个小子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当然,爱还是比较多一点的,蝎想着,要是他去对别人用这一招自己肯定要气炸,看来有必要让他好好认一下主。

  「哇!你要干嘛,嗯!」

  「乖一点,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蝎用彷佛在哄宝宝的轻柔语气说:「我教你做很好的事,不过你只能跟我做……」

  迪达拉不懂蝎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是干嘛,但是他本能地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机,吓得眼泪马上就喷出来了:「我说我不喜欢,别捏我脖子,放开我!」

  人类的爱好可怕!呜呜呜呜,以后不敢玩这个魔法了,早知道把解法也学起来,嗯!

  「哦,你不喜欢强迫系的玩法,那就要乖乖啊。」蝎说:「我也不想要分一只手捏着你,不能做别的。」

  他在说什么!不能沟通了!小恶魔迪达拉委屈得流出了鼻水:「我怕!我不要跟你做什么事情,我要吃糖!」

  蝎的表情又变了,露出了好像隐忍着什么的,复杂的黯然神情:「比起我,你居然比较在意糖?」

  当然啊!小恶魔心中吶喊,只是不敢说出来。

  「好吧,你才一岁,或许太早了。」蝎此时才想到这个问题,不知道用魔法变身的小恶魔能不能受得住,他原来的样子跟人类幼童一样弱小呢。

  「对啊我才一岁嗯!」迪达拉赶快附和。

  「那么答应我,等到十五岁的时候,再来找我好吗?」蝎接着亲了亲他的眼角,望着他的蓝色眼睛深情款款地说。

  不要啊!以后不来了!迪达拉再度吓得差点收不住鼻涕,但是为了解开浑身无力的箝制,只好胡乱地点头应下。

  好不容易哄蝎放开他后颈了,迪达拉想立刻逃走,可是他没料到,这个身体虽然看起来是十几岁的年纪,力量却没有增加多少,他依然被蝎抱在怀里,后者甚至连今天的课都不打算去上了,虽然在迪达拉绞尽脑汁拼命挣扎抵抗和说服之下,重要的东西没有失去,不过能摸的,能亲的地方在这一整天中都被开发得差不多了。

  蝎还边喂他吃糖边逼他发誓长大以后来找他,说为了迪达拉以后就下地狱也不错,诸如此类一些肉麻得要命的情话。

  一直到,魅惑的魔法在时效过了以后自动解开为止。

 

 

DATE:11/5

 

  蝎一整天都不想见到迪达拉。

  迪达拉也一整天都不想见到蝎,一人一恶魔互相避开了。

  这是十分和平的一天。

                                                               (TBC)

--------------------------------------------------------------------------------------------------------

  放开那个才一岁的小恶魔宝宝!(坏坏脸)

Lovw

【蝎迪】Trick or Treat! (2)

DATE:11/2


  今天是周一。

  蝎醒来的时候,小恶魔还在沉睡──扒着他的睡裤沉睡。于是蝎毫不怜惜地抬脚把迪达拉甩开然后下床,小恶魔咕哝着类似「我的大萝卜曼德拉草」这样的句子,艰难地睁开了他蓝色的眼睛。

  「……你要去哪里,嗯!」

  「上课。」蝎边换衣服边说。

  「我也要去!」

  蝎打算拒绝,但又想起小恶魔是门板挡不住的存在:「现在是十一月,你这身打扮出去太过时。待在家里,我给你买糖。」

  迪达拉却扇着小翅膀乐道:「我就是要出去!你奈我何?嗯!」

  「……」

  要是把这小鬼带到生物研究系所大楼去,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相信他引了一只恶魔来给他们...

DATE:11/2

 

  今天是周一。

  蝎醒来的时候,小恶魔还在沉睡──扒着他的睡裤沉睡。于是蝎毫不怜惜地抬脚把迪达拉甩开然后下床,小恶魔咕哝着类似「我的大萝卜曼德拉草」这样的句子,艰难地睁开了他蓝色的眼睛。

  「……你要去哪里,嗯!」

  「上课。」蝎边换衣服边说。

  「我也要去!」

  蝎打算拒绝,但又想起小恶魔是门板挡不住的存在:「现在是十一月,你这身打扮出去太过时。待在家里,我给你买糖。」

  迪达拉却扇着小翅膀乐道:「我就是要出去!你奈我何?嗯!」

  「……」

  要是把这小鬼带到生物研究系所大楼去,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相信他引了一只恶魔来给他们研究解剖,这是对科学(或许还有神学)的重大贡献吧。蝎想着。

 

  ✴✴✴

 

  蝎使计将迪达拉关在浴室里,虽然并不抱持这样就能阻止那小鬼的期望,但在锁上家门的瞬间听见身后传来小恶魔的尖声欢呼时,还是感到头疼。

  「去学校!去学校!」

  「你……」蝎转身,惊讶地发现小恶魔的样子变了。他的角、翅膀和尾巴不见了,身上穿着绘有向日葵的T恤、牛仔小短裤和颜色鲜艳的运动鞋,如果再背个小书包就更像正要去幼儿园的学生了。

  「哈哈吓到了吗?太愚蠢了人类!我们恶魔可是十分擅长伪装的!」迪达拉双手叉腰,得意洋洋。

  蝎绕过他径自走出花园,迪达拉迈着小短腿愉快跟上。

  今天阳光正好,微风徐徐,要不是在路上得时时阻止迪达拉拔光别人门口的大波斯菊或招惹大狗,蝎会说这是个适合散步的天气。

  「你真打算跟我去教室?」

  「不要啊,看人类上学才不好玩,嗯。」

  「……那你想做什么?」

  迪达拉歪过头来看着蝎,绽放出一个无比纯真可爱的笑靥:「不告诉你!」

  莫名其妙。蝎的心中只有这个感想,因为不给糖就要留下来捣蛋,搞点烦人的小恶作剧就是唯一的目的?原来恶魔是这种存在吗?这家伙大概是来人间观光讹糖的幼年体吧。

  「小鬼,你几岁了?」

  迪达拉伸出小胖手,竖起食指比了个「1」。

  蝎思考了一下在各种影视节目里看过的非人族群寿命:「……一百岁?」

  「才没有那么老呢!我是小恶魔,嗯!」

  「十岁?」

  「你好笨哦,连数字都看不懂吗?这是一岁!」迪达拉鄙视地说。

  蝎无言地看着面前的小鬼头,他至少也有三四岁的模样吧,原来恶魔的成长比人类快吗。不过既然都开始发问了,有很多事他也挺好奇的。

  「恶魔可以活多长?」

  「很久很久,嗯!」

  「那么,你们住在地狱吗?」

  「你死了以后要来吗?」迪达拉问。

  「并不想。」

  迪达拉啧了一声。

  「那,有天堂吗?」

  「你休想上天堂,」迪达拉忽然邪邪地笑了:「我看见你的书本都是法律相关的,我猜你想做律师,嗯。」

  「那又怎样?」

  「拜托,律师都会下地狱啊。」迪达拉理所当然地说。

  「……这种律师笑话我已经听够了。」

  「嘻嘻。」

  虽然觉得这小鬼只是在说笑吓唬他,不过蝎在这段路上还是认真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改以检察官做志愿。

  结果,途中一个没注意就让迪达拉钻了空子直接拿起超商外开架式陈列的零食吃,只好在店员探询的目光中掏钱买下那一包给他顽皮的「弟弟」。

 

  ✴✴✴

 

 

DATE:11/3

 

  昨天小恶魔跟着他出门上学,却在到达学校后一溜烟跑不见了,等到蝎下课,却又在校门口出现跟着他回家,中间行踪不明的几小时,蝎无论怎么打探也问不出所以然。

  不会是去哪闯祸了吧?在心里把迪达拉定义为灾星的蝎打开电脑查了一下昨天附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事件,但是镇上十分和平,也没有糖果失窃案,唯一遭受不幸的应该就只有费纳太太家门口的大波斯菊吧。

  小恶魔此时正趴在他的沙发上撒泼打滚,发出噪音吵着要电视上大力放送新广告的牛奶太妃糖:「噢这个看起来太棒了,你必须买给我!」

  「广告都是骗人的,那肯定不好吃。」蝎抄起迪达拉昨晚没吃完的小熊软糖袋子往他脸上砸:「没吃完不许买新的。」

  迪达拉坐起身来,一面狠瞪着蝎一面将手伸进包装里抓出一大把软糖,几下嚼了吞掉,如此重复几遍:「偶粗完了,嗯!」

  面对这个甩不脱又打不走的无赖,蝎只能……扶额。

 

  ✴✴✴

 

  他们出门去了超市,因为迪达拉觉得让蝎一个人买糖太不放心了,他要的是有新包装的、牛奶口味的某牌太妃糖,他担忧连数字都看不懂的蝎是否能正确辨识商标。

  至于蝎,他主要是来采买日用品和存粮的,迪达拉只要吃糖就能活的样子,不用替他另外准备,于是照旧按他的口味买一人份的食材就是。

  正在蝎驻足于冷冻柜前思索是要买牛肉还是猪肉时,一进超市就跑去糖果陈列架的迪达拉回来了,小恶魔怀中抱了一个有他身高一半的大袋子:「就是这个!买!」

  「放回去,这太大了,一定有小包装。」蝎想也不想便拒绝。

  「我不!」小恶魔鼓起了脸颊,抬起手使劲要将沉重的袋子放入推车里。

  「放回去。」蝎轻易就把糖果袋塞进推车的上半部拨了出去:「一次买这么多,你又会吃不完就吵着买别的。」

  小恶魔愤愤道:「这是我喜欢的东西!会吃掉!软糖我也是吃完的了!嗯!」

  蝎忽然想起昨天迪达拉用的那一招,于是先抢走了他手上的大袋子:「这个我不会结账,除非你换小的。」

  「你……你这个不讲理的人类!」迪达拉扁嘴骂了一句,然后退开几步,对着他龇了龇小尖牙。

  蝎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哇!爹地明明答应我的──要买大包糖果给我吃的──骗子!骗子!呜哇哇哇哇哇哇哇──!」

  「臭小鬼你──」

  「坏爹地凶我──我不喜欢你了──明明答应了的──难怪妈咪也不想要你──呜哇呜哇哇哇!!」

  迪达拉扯开嗓门大哭起来,瞬间吸引到超市里所有人的视线,他像个水龙头一样,涕泗纵横地哭嚎着,又委屈又无比伤心。于是大家接着把视线投注到那个孩子所指控的年轻渣爹身上,长得是挺好的,但是跑了老婆(或女友),想必个性不怎么样。现在还把这么可爱粉嫩的儿子弄哭了,真是过分!

  迪达拉就这么一直哭,哭到周围的人从指指点点到开始有看不过去的来数落蝎要对孩子信守承诺,有的人安慰起那个金发的孩子,迪达拉还抽抽噎噎地抹泪强装懂事说:「我也错了,不该对爹地大叫,要是没有我,他就一个人了,嗯……」

  这番演出更让众人怜爱之心大盛,望向蝎的目光更加谴责锋利。

  最后,赤砂蝎只能妥协──小恶魔今天也赢得了胜利。

                                                               (TBC)

--------------------------------------------------------------------------------------------------------

  点了这个文的波波最喜欢看蝎吃鳖了(??),所以我要实现她的愿望!

Lovw

【蝎迪】Trick or Treat! (1)

DATE:10/31


  「不给糖就捣蛋,嗯!」

  蝎一大早被无止尽的门铃声吵醒,在不爽地打开家门后,首先听见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一个打扮成恶魔的小小男孩,大概不超过五岁,正用又大又亮的蓝眼睛望着他,并举起手中的竹篮子。

  「小鬼,」大学生赤砂蝎略带沙哑的嗓音因为期末报告带来的困倦而隐含了几分怒火:「万圣活动应该是晚上才开始,还有,我家没糖,你大可去对街找那些抱猫晒太阳的无聊老妇人要饼干或太妃糖。」

  真不知道是哪户的家长,一早就放任小鬼头乱跑要糖,这年头的父母实在是太过溺爱孩子了!蝎打算甩上门,没想到就在门合上的前一刻,有个小小的东西穿过门缝,一落地就冒出...

DATE:10/31

 

  「不给糖就捣蛋,嗯!」

  蝎一大早被无止尽的门铃声吵醒,在不爽地打开家门后,首先听见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一个打扮成恶魔的小小男孩,大概不超过五岁,正用又大又亮的蓝眼睛望着他,并举起手中的竹篮子。

  「小鬼,」大学生赤砂蝎略带沙哑的嗓音因为期末报告带来的困倦而隐含了几分怒火:「万圣活动应该是晚上才开始,还有,我家没糖,你大可去对街找那些抱猫晒太阳的无聊老妇人要饼干或太妃糖。」

  真不知道是哪户的家长,一早就放任小鬼头乱跑要糖,这年头的父母实在是太过溺爱孩子了!蝎打算甩上门,没想到就在门合上的前一刻,有个小小的东西穿过门缝,一落地就冒出了大量烟雾。

  「?!」蝎以为是爆竹一类的东西,但是那东西并没有声音,烟雾来得快去得也快,几秒后就消失了,蝎正在考虑开门臭骂那个小鬼时,他身后突然传来了欢快的笑声:

  「捣蛋啰!捣蛋啰!嗯!」

  蝎转身,「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很确定冒烟的东西扔进来时小鬼还在外面的,那时候距离门板合上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不可能有空隙让那孩子跑进来的,然而如今站在他家玄关里的正是那个金发蓝眼的小男孩。

  「我是小恶魔迪达拉!好幸运!今年才出来就遇上了能捣蛋的对象呢!」小男还开心地笑,耀眼可爱的笑容与他的话语完全不符:「愚蠢吝啬的人类,准备好承受恶魔的戏弄了吗,嗯!?」

  「什么鬼……」蝎吐槽的话才说了开头,就看见小男孩身后张开了一对小小的蝙蝠翼,而他背后那根拖在地上理当是道具的恶魔尾巴也像是有生命一样动了,翘了起来摇啊摇地。

  蝎再看看小男孩头上的角,以身高优势确定了他并不是戴着愚蠢的变装发箍,那小巧的角──看起来是长在头发底下的,下面有没有机关,还真看不出来。

  ……这应该、大概,不会是真的吧?

 

 

  ✴✴✴

 

 

  开玩笑?当然不可能是真的。蝎觉得烦躁,拎起那个小鬼就要开门扔出去:「我不管你是哪家的,总之别来烦我。」

  「你竟敢这样对待我!」自称是小恶魔迪达拉的男童扭动身体愤怒地抗议,「不懂得恶魔可怕的人类真是无知!」

  「晚上再穿了这身装束出门要糖吧,当然,别再来我家。」蝎不为所动地将小男孩推出了室外,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我是勤奋的小恶魔,白天就要出动,嗯!」

  蝎正扣上门炼,有点奇怪这声音怎么听起来不像隔了一道金属板,而且方向也是错的,就好像……在自己身后一样。

  他快速转过头。

  「嘻嘻嘻。」金发蓝眼的小男孩就如方才一样站在玄关里看了他露出坏笑:「不过一道门,是挡不住恶魔的,嗯!」

  望着蝎呆愣的神情,他笑得更得意了,鼓起脸颊使劲拍动小小的蝙蝠翅膀离地飞起几公分:「──信了没有!人类!恶魔迪达拉在这里宣告,你已经被诅咒了,嗯!」

 

 

  ✴✴✴

 

 

DATE:11/1

 

  由不得蝎不信,无论他用什么方把把迪达拉丢出去,小恶魔都能瞬间回到他家中。不过除了气呼呼地跳脚、巍颤颤地飞出短短的距离表示自己真的是恶魔、以及用那奶声奶气的嗓音嚷着要诅咒他以外,迪达拉倒是没做出什么特别的事,再加上他的外表跟幼稚行为,实在让人感受不到威胁性。

  被烦了一整天以后,蝎决定去买点糖,把这缠人的小东西打发走。

  因为万圣夜是昨晚,卖场的节庆造型糖果都已经下架,蝎便随意买了包巧克力,这个也行吧。

  迪达拉很严正地拒绝了:「我已经诅咒了你,从昨天算起,整整十三天,我都要待在你家捣蛋!」

  「那你倒是别吃得那么欢。」蝎作势要夺回那包花了他三美金的巧克力。

  「给我的我为什么不吃,嗯!」迪达拉紧抱袋子扑腾着小翅膀发出啪啪啪的音效飞离了两公尺,噗咧──做了个鬼脸,吐出被巧克力染成黑色的小舌头。

  「你要怎样才肯走?」

  「捣蛋十三天后,嗯!」

  沟通不能。蝎决定采取无视策略,他转身回书房处理期末报告,结果小恶魔又跟上来了,飘在他身旁不断唧唧呱呱,吵得蝎的注意力无法集中。

  「小鬼,闭嘴。」

  「不行,」迪达拉嚼着巧克力说:「这是今天的捣蛋,言语骚扰,嗯!」

  「……」蝎唰一下站了起来,往书房门外走。

  「咦你要去哪?」迪达拉追着他飞到客厅。

  「我多买几包糖给你吃,你给我一小时做作业的时间。」蝎面无表情地说。

  迪达拉露出了挣扎的表情,小恶魔的职业道德告诉他不可以答应,但是人类的零食实在好好吃,怎么办呢?

  「再加一桶冰淇淋。」蝎说。

  「……唔好吧!你快去买回来,嗯!」

  蝎返回房间背了包就出门,迪达拉笑瞇瞇地边幻想待会被糖果包围的美好画面边在沙发上摆着小短腿吃巧克力。然而,一直到了夜幕降临,蝎都没有回来。

  赤砂蝎在外头咖啡店花了一下午做完报告,接着顺便在简餐店吃了晚餐才回家。

  他打开家门的时候已经在想象小恶魔气急败坏尖叫的模样,小鬼果然还是太嫩。对了,他也压根没打算买糖,这一切都是托词出门的借口而已。

  只有客厅亮着灯,蝎摆出冷漠的表情走过去,却看见了意想不到的一幕──迪达拉缩成了团趴在地毯上,脸埋在手臂里,小身子一抖一抖的。

  「小鬼?」蝎走过去,用拖鞋尖碰了碰那撅起来的小屁股,难道恶魔也会癫痫吗?

  「呜呀呀你这个骗子!!」迪达拉突然弹了起来,用一脸的鼻涕跟泪水糊上了蝎的裤管呜咽道:「骗子嗯!!」

  居然是趴在地上哭吗?这实在太令人意外,蝎甚至都忘了要保持冷淡:「失望得哭鼻子?你这算哪门子恶魔。」

  「才不是!」迪达拉两只小手胡乱拍打着蝎的腰──以他的身高就只够得到那里──边流着鼻水边说:「丢脸!这是极大的耻辱!身为恶魔的我,居然被区区人类给戏耍,嗯!」

  「好脏。」蝎嫌弃地说。

  「闭嘴!!」迪达拉大怒,纵身一跳飞起来要打蝎的头,蝎闪避,迪达拉的力气就跟真正的小孩子一样,要挡开并不费力,只是在旁边飞来飞去试图从各角度进攻这点略烦。

  「输了就得认,恶魔都这么不讲风度?」

  迪达拉气疯了,根本听不进去,终于找到一个机会绕背,他立刻扑了上去啊呜一下啃上蝎的后颈。

  他有小小的尖牙,蝎以为这小鬼会像吸血鬼一般咬破他的皮肤,不禁一阵寒毛直竖。正要反手将他扯下去,没想到迪达拉只是不轻不重地啃了一口,就松开牙齿:「认输没有!快去买糖给我吃,嗯!」

  「我拒绝。」蝎捉住他的小短腿往下拉,迪达拉抱紧他的脖子不放手:「不去的话我就再咬你一下!」

  「我不去。」

  迪达拉果然又咬了一口,发现蝎挣扎的力道居然没有变小,他大惊:「为什么你这里被攻击还能……哇!」

  蝎扳开了他的手臂,震惊中的小恶魔仰天掉到了地上。

  「什么意思?」蝎气喘吁吁,刚才这小鬼差点勒死他。迪达拉瞪着大眼睛愤怒地要跳起,蝎眼疾手快一把用左手将他按回地板上,右手则一伸握住了他的小脖子后面:「该不会你的弱点──」

  「嘎呀!」迪达拉发出一声惨叫,然后整个身体就瘫软了下来。

  「原来如此?」

  「可恨!愚蠢!卑鄙的人类,嗯!」迪达拉气红了眼,嘴一扁,又开始流眼泪鼻涕了。

  蝎开始考虑找一个夹子什么的夹在迪达拉后颈上,让他动弹不得。

  不过那样的话这小鬼会躺着用鼻水浸湿他的地毯,而丢到外面大概会被不明真相的路人解救还以为他是虐童大学生,蝎想了想,决定跟迪达拉再谈一次条件。

  「你乖乖的,我就放开你。」

  「我不!」

  「那我就拿东西夹住你的后颈。」蝎用严肃的表情向迪达拉表达他真的能干出这种事。

  「你不是人!你这个天使!嗯!!」

  蝎愣了两秒才理解,对恶魔来说这应该是骂人的话……?

  「你不捣蛋,我心情好了才会买糖给你吃。」蝎说之以理、诱之以利。

  「……」

  「这次是真的,我会守诺。」不就是十三天,噢现在应该只剩下十一天多一点,蝎觉得各退一步的状况还是能接受的。

  「你快放开我,我好难受。」迪达拉皱着脸说:「──每天要两包糖,嗯!」

  「你得先保证。」

  「我保证不捣蛋。」金发的小恶魔不甘愿地嘟囔着。

  蝎这才松了手,迪达拉翻了个身,一言不发爬起来掩面奔进黑暗的厨房,似乎是觉得太过羞耻要找个地方躲一下平复心情。

  蝎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恶魔?

 

 

  ✴✴✴

 

 

  当晚,蝎陷入沉睡后不久就被压醒了。

  一睁眼看见迪达拉趴在他身上,圆润的苹果脸上是坏笑:「愚蠢的人类,竟然会相信恶魔的誓言,嗯!」

  「臭小鬼不要糖了?」蝎伸手就想去拎他的后颈,迪达拉灵活地闪开:「哼!有了防备后我是不会被捉住第二次的!我会逼你买来奉上给我!那样的糖吃起来才有滋味,嘻嘻。」

  「现在店都关门了。」蝎困得很,对这充满恶魔风味的台词并没有什么反应。他手一挥将年小体弱的恶魔推到旁边去:「睡觉。」

  迪达拉也困了,他钻进蝎的被窝里说「降低你睡眠品质!」后还不忘强调了一次:

  「明天肯定让你买给我,嗯!」


                                                               (TBC)

--------------------------------------------------------------------------------------------------------

  昨天还打算写完以后发呢!结果才写11月1日就这么多字了,看来只好当作一个中篇的连载,希望在万圣节前能写完。

  我想象中的小恶魔迪是おの大大的画风那样,圆脸蛋大眼睛小胳膊小腿,一直觉得她的幼迪超级可爱!!(尖叫

眠狼
——接受小尖牙的撕咬吧!叽!...

——接受小尖牙的撕咬吧!叽!

万圣节快乐!

——接受小尖牙的撕咬吧!叽!

万圣节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