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een Titans

16050浏览    460参与
达米安你奶嘴掉了

【TT汉化】《少年泰坦 V6》 #39

新编剧,新画师。


下载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v9bkxTKPDEb1EsqdrxIuVA

提取码: s834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新编剧,新画师。


下载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v9bkxTKPDEb1EsqdrxIuVA

提取码: s834
























望月_幽灵
画了上次发过的那个动画少年泰坦...

画了上次发过的那个动画少年泰坦宇宙的黑化Dick的设定——假如大少当初去当了丧钟的徒弟。

泰坦一边是钢骨,快手(Roy),渡鸦,罗宾(Jason Todd),星火和野兽小子(Gar)

反叛者这边是劫掠者(Rose),Renegade变节者(Dick Grayson),土石女(Tara),丧钟和杰里科(Joseph Wilson)

我知道我设定里的星火已经没了……但是想凑迷你法外者的心理你们懂。

Jason的罗宾人设是RB漫画,Dick人设来自少年泰坦动画,杰里科是P52漫画后期(为什么我觉得Jericho前期每一身都是用来拯救公主的……大袖子像白马王子服,这身反而像骑士了),Rose基...

画了上次发过的那个动画少年泰坦宇宙的黑化Dick的设定——假如大少当初去当了丧钟的徒弟。

泰坦一边是钢骨,快手(Roy),渡鸦,罗宾(Jason Todd),星火和野兽小子(Gar)

反叛者这边是劫掠者(Rose),Renegade变节者(Dick Grayson),土石女(Tara),丧钟和杰里科(Joseph Wilson)

我知道我设定里的星火已经没了……但是想凑迷你法外者的心理你们懂。

Jason的罗宾人设是RB漫画,Dick人设来自少年泰坦动画,杰里科是P52漫画后期(为什么我觉得Jericho前期每一身都是用来拯救公主的……大袖子像白马王子服,这身反而像骑士了),Rose基本是各种漫画集合,其他人都是动画人设。

丧钟总是会吸引一些后辈穿着和他很像的衣服,出于某种原因,动画和漫画里都是这种设定。现在这些后辈都够凑成一队了(喂)。

上月
给自己做个raven剪辑 03...

给自己做个raven剪辑

03版teen titans和robrae都是我的快乐源泉

给自己做个raven剪辑

03版teen titans和robrae都是我的快乐源泉

無氧酸橙
是画世界 今天是情人节,所以祝...

是画世界

今天是情人节,所以祝这对老夫老妻早生贵子!!!!!!

是画世界

今天是情人节,所以祝这对老夫老妻早生贵子!!!!!!

望月_幽灵

【Dickjay】Renegade-变节者 (第一章)

黑化DickX罗宾Jason,少年泰坦动画的背景,也可以当主宇宙来看。有泰坦剧和漫画设定。


简介

假如迪克一开始接受了丧钟要收他为徒弟的提议。第二代罗宾是丧钟为了满足徒弟复仇的愿望而送给迪克的礼物。Dick在这里的身份是变节者(Renegade)。

一些设定

-少年泰坦成员出没。土石女和杰里科是03的人设——土石女金长直+蓝眼;杰里科金短卷+绿眼;杰里科的能力遵照P52和动画,和泰坦剧里很像,只不过附身的时候不会留下肉身。渡鸦性格偏03版成熟冷静毒舌。其他人均可脑补漫画或泰坦剧人设,尤其是大少,反正我一直感觉泰坦剧大哥和03大哥是同一个人。

-星火死了。dbq,我喜欢星火但是剧情...

黑化DickX罗宾Jason,少年泰坦动画的背景,也可以当主宇宙来看。有泰坦剧和漫画设定。


简介

假如迪克一开始接受了丧钟要收他为徒弟的提议。第二代罗宾是丧钟为了满足徒弟复仇的愿望而送给迪克的礼物。Dick在这里的身份是变节者(Renegade)。

一些设定

-少年泰坦成员出没。土石女和杰里科是03的人设——土石女金长直+蓝眼;杰里科金短卷+绿眼;杰里科的能力遵照P52和动画,和泰坦剧里很像,只不过附身的时候不会留下肉身。渡鸦性格偏03版成熟冷静毒舌。其他人均可脑补漫画或泰坦剧人设,尤其是大少,反正我一直感觉泰坦剧大哥和03大哥是同一个人。

-星火死了。dbq,我喜欢星火但是剧情需要……

-长发版Dick。03动画里夜翼就是长发。比较适合反派。(演员布兰登这个发型也很帅)

-流畅版可走傲3


第一章-Renegade

第三次,把晕倒的坏蛋绑起来的杰森才终于有机会接通渡鸦不停向他发来通话的请求。


‘罗宾!’少女用平静掩饰焦虑的沙哑声线从通话的那一头传来,投影中她深色的兜帽在苍白的脸上落下一片阴影,‘你去哪了?我们以为丧钟……’

 

“我没事,”杰森不耐烦地答复比他年长的女孩,“不过刚才有点分不开身而已,”他低头看了眼倒在地上的三个人。“我还以为消息说丧钟会在你们的岗位?”

 

‘没错,但是你那边也可能会有他雇的手下。我们必须随时保持警惕,’渡鸦顿了顿,转头向一旁训斥了句什么——杰森猜测是在向正在争论的快手和野兽小子——然后她扶着额头,回过头来继续,‘虽然泰坦们没有听到有关“反叛者”会和丧钟一起出动的消息,但消息源总有不准确的地方。’

 

“放心吧,”杰森看着被自己打晕的几个“手下”,在女孩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打趴几个小喽啰还难不倒我。我的任务是所有人中最简单的,伙计。情报收集,对我来说再容易不过了。”

 

‘你尤其要时刻注意是否有变节者的行踪,’渡鸦的表情毫无玩笑,‘那个人的危险程度几乎不逊于丧钟。保持警觉,罗宾。’

 

“当然是如此,”杰森不耐烦地说,“你们不相信我吗?……还是说这因为我只是拥有这个称呼的第二任?”

 

话刚出口,杰森就后悔了。渡鸦脸上的表情瞬间使他内疚。杰森知道上一任罗宾的消失对于泰坦成员来说向来是一条抹不去的伤疤。但现在再想收回刚才的话已经晚了。

 

“噢,神啊,我不是……”他开口,想解释。但渡鸦打断了他。

 

‘向我保证你会小心,罗宾,’女孩严肃地说,‘丧钟很危险,他可不是普通的罪犯。你没有……没有过和他正面交锋的经历。’对方脸上复杂的神情足以替她说出这个敌人曾与少年泰坦们剪不断的渊源——从塔拉,到三宫,到迪克·格雷森。

 

‘我们不能再失去另一个泰坦成员了。一旦遇上危险,无论是什么,以撤退为首要任务。’渡鸦调整情绪,继续说,‘有任何事,都同我或钢骨联系。’

 

杰森暗中叹了口气,用软下来的声音回答,“当然。”

 

‘渡鸦离线。’

 

通话中断了。

 

杰森按下护腕上的按钮关闭了投影,然后靠墙叹了口气。这是他第二次和少年泰坦一起出任务——上一次还是五年中首次有拥有罗宾称呼的人再次加入这个曾由迪克·格雷森领导的团队。

 

自从前任罗宾在那年激战后抱着星火的尸体从此销声匿迹,泰坦就再不如曾经了。但他无法填补格雷森——一个他从未谋面的男人留下的缺口。泰坦塔就像蝙蝠洞一样——里面存留着他前辈的空位,一个永无法填满的空间。

 

就算他此时真的如愿以偿地和他们在一起进行任务,杰森和少年泰坦的成员们之间也依然有一层难以言明的隔阂。就像一层透明的玻璃罩,将每一个人都隔离其中。他们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就在那;每个人都能感受的到。

 

这不是让一个新的罗宾加入团队就能解决的。

 

杰森叹了口气,扶着身后的墙壁试图起身,好继续完成他接下来的任务。搞清丧钟这次想要偷取反物质核心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他忍不住学着渡鸦说这话时的样子,一边无声地动着嘴唇,一边做了个鬼脸。

 

谁都知道这是他们打发新成员的把戏。不过是为了把他从恶战中心引开罢了。杰森已经十五岁了,他们还真当他有着小孩的智商么?

 

然而就在这时,杰森身边的一块石板爆裂了。

 

受到训练的罗宾第一反应是跳到一旁,躲开飞出来的石块。落在不远处,杰森藏在墙后并伏下身去,聚精会神地打量着刚刚自己站的地方,试图分析偷袭者使用的武器。那附近没有看到什么人,也没有遗留下飞镖类的残留。而且杰森知道,就算是火力再强的狙击枪也不可能让一块两尺厚的石板碎得那么彻底。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那些碎成一片的石块中,有一块较大的石头正在挪动。没有借助任何肉眼可见的外力,它腾空升了起来。杰森立刻意识过来了什么。他赶忙起身,后翻身去躲避。而当他看到那同一快石头在空中向他刚刚位置抛来的样子,就已经猜到自己应付的是什么人了。

 

接着,杰森听到了一声高音的嬉笑。

 

“又有新的罗宾了是吗?我倒是要判断一下你到有没有上一任的水平。”

 

风铃般的女声是从上方传来的。杰森下意识地抬头,一眼望到了那高空中悬浮的石块,和上面悠闲站着的女孩。

 

她有着蓝色的眸子,零散披着的金色长发,和胸前在刺眼的橙色背景上写着T的标志。女孩一边歪着脑袋狞笑着看着他,一边将手里拿的一块石子不停的向上抛起又接住。

 

F**k。

 

接着,在塔拉·马尔可夫下一快石头向他抛来之前,杰森顺利地一个翻滚躲避了过去。

 

他在远处另一面墙后躲避,内心暗骂了无数次。为什么背叛了少年泰坦的土石女会出现在这里?她是丧钟的团队“反叛者”的一员,她会出现在这里,那其他成员很可能也来了。

 

他听到巨大的石块在远处落地的声音,然后是踏在石板上的脚步声。女孩一定又在手里玩弄石头了,因为他听见石块不停被抛向空中又接住的声音。

 

风声背叛了她的位置。土石女抛来的石头只将将擦到罗宾披风的一角。杰森向反方向跑去,他知道塔拉的能力之强大使自己在她面前处于极度劣势。但塔拉也是人类,地壳能力只能被她有限的反应能力和速度所压制。如果他跑得够快,地形策略又足够复杂,就可以先她一步离开这里。

 

“哼,我还是觉得上一代神奇男孩的反射能力更好一些,”塔拉在他身后若有所思地说。

 

“总好过当个叛徒,你这可恶的犹大,”杰森忍不住恶狠狠地反驳。

 

他低头,将将躲过另一块石头。塔拉几乎是毫不停歇地将一块又一块的石头向他砸来。杰森不得不疑惑为什么泰坦团队收到的讯息会有误——按理说唐娜和渡鸦为他选择的岗位不会有任何反叛者的出现。但是为此联系其他人?让他们继续以为他是个没用的替代品吗?只是土石女一个人的话,他还应付得来。

 

杰森这么想着,猛地一跃,直接踏上被塔拉用地壳能力拔起的石头,借助它短暂的浮力跃上了墙壁。对自己的这个壮举,杰森还是很满意的。他真希望蝙蝠侠能看到这些——看他的脸上还会不会露出仿佛自己能力不如上一代罗宾的不满的表情。

 

在屋顶上站稳,杰森借助临时的地形优势向前跑出一大段距离。回头,他没看到塔拉追上来的身影。正当杰森开始觉得自己或许幸运地甩掉了她时,却突然有一把锋利的武士刀从他的面前横着劈来。

 

杰森必须及时躲避。这一击正趁着他回头的空隙劈来,差一点就切到了他的大腿。那真是很危险。杰森虽然躲过,但没有站稳,只能在地上翻滚了一下,直到房檐处才停下。当他起身时,看到的握刀人正脸却只有露出半张脸的黑橙相间的面具,以及下面散落的一头银发。

 

劫掠者?F**k,这么说违抗者中已经有两个成员都聚集在此了。

 

握刀的女孩向他冲了过来。

 

杰森及时反应,从万能腰带里掏出烟雾弹来投在地上。在灰色的气体掩护下,他悄声地向隔壁的房顶逃去。

 

就仿佛他们真的把整个团队都带来了。杰森万分祈祷变节者不在他们之中。他现在逃脱的机会原本已经很微小了。

 

就在他准备向旁边的房顶跳跃时,突然有外力抓住了他的脚踝,硬生生将他从跳跃的半空中拖了回去。

 

杰森惊呼了一声,但还没来得及骂出口,就得及时伏下身,躲过对方劈来的一刀。

 

“刀法不错,和爹地学来的吗?”杰森忍不住开口嘲讽。天呐,他真想扇自己的嘴巴。在这种时候挑衅一个手里拿着随时能砍掉你脑袋的武器的对手?杰森·陶德,你到底有多么厌生?

 

但罗斯·威尔逊双色相间的面具下露出的嘴唇却只是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那可不全是,”她说。

 

罗斯的语气里带着某种隐藏含义。杰森决定不去细纠,即便他觉得她似乎是在暗中嘲笑自己。

 

这时候土石女也赶到了。她踩着一根石柱壮观地从地面升起,直到它的顶端和屋顶齐平。塔拉也踏上了同一个屋顶,站在杰森的侧后方,两边的手心上方各悬浮着一颗石块。杰森被两个敌人以九十度角从两面夹击。他忍不住暗骂了一声。

 

早知道敌人有这般势力,他就该早点呼叫少年泰坦了。 但是是你自己非得逞强不是么? 杰森感觉到了情况的紧急,但是他不至于被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对方只有两个人,他的退路还没被封死。

 

于是,杰森敏锐地投下一颗闪光弹。随着一声爆响,强烈的激光闪烁,而他闭上眼睛,躲过罗斯在盲目中挥来的刀,在两个女孩咒骂的声音中向没有被包围的一面逃去。

 

杰森听到了石头砸来的声音,他侧身躲过,故意加大了脚步落地的声音,趁塔拉听觉被扰乱的空隙绕过她,跳上女孩刚刚上到房顶时升起的那个石柱。

 

在杰森用抓钩向地面撤离时,他听见了身后传来的两个反叛者团员争吵的声音。

 

“快拦住他!”劫掠者用撕裂嗓子的分贝喊道。

 

又是呼的一声,好在刚刚落地的杰森低头及时,否则可能已经被那块哈密瓜般大的石头击断肋骨了。

 

“我在尝试!”

 

又一块石头和他擦肩而过,但杰森又顺利躲过了。他开始在地面上逃跑,迅速地隐入两栋废弃大楼间狭小的空间以躲过敌人的视线。但杰森忍不住又回头向上看,余光中隐约可见到两个已经来到房檐边的人影。

 

他看到其中一个人伸手,地面在他的周身裂开,试图将他吞没。杰森惊呼了一声,趁它闭合前快速跳了出去。他暗中感激此时土石女和他相隔足够远。在这个距离使用她的能力,无论是强度还是准确度都多少会有受损。

 

塔拉又从他身后叫道,“他的速度太快了!”

 

“你到底有多没用?”罗斯训斥了她。

 

“F**k you,罗斯!”

 

要不是现在的情形过于危机重重,或许杰森可能还会嘲笑她们争吵的样子。但现在杰森可不敢停留。他脚下的速度加快,即使不了解反叛者攻击他的目的,但至少在逃去安全的地方之前不能停下,这点道理杰森还是明白的。

 

他本来没有慢下来的打算——要不是因为那个突然出现在他前方的金发少年的话。

 

杰森被对方的出现抓了个措手不及。

 

他的脚步是下意识地慢下来的——这不是正确的举动,如果被布鲁斯知道的话他肯定会挨骂——然后看向那个比自己大一些的少年的脸。

 

当杰森意识到对方穿着反叛者惯用的制服时已经太迟了。他已经看到了那双眼睛。绿得像宝石且透彻得像玻璃——他只和它对视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只仿佛看到温暖的眼白变成漆黑的——但他不知道那是否只是个错觉,因为下一秒,他眼前的少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杰森自己的身体,突然间像被千万颗石块压住般动弹不得。

 

杰森忍不住从喉咙发出一声惊呼。但他的四肢不受自己的掌控,而他像等待宰杀的羔羊一样被控制在原地,给敌人足够的时间追上。这一切一共也没有花超过十几秒的时间。但对事态的不解却足以让杰森感到极度的恐慌。

 

他的身后传来两对小跑的脚步声。太迟了,塔拉和罗斯都到了。

 

“杰里科,干得漂亮,”他听到土石女说。一声巨响下,巨大的石块从杰森的脚下向上升起,像一堵将他砌在其中的墙壁,牢牢地将他固定在原地。

 

杰森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他的身体又恢复了自己的控制,而刚才那个消失的少年又一次站在了他的面前。只是他自己此时已经被土石女的石头结实地包围起来,就连手指都动弹不得。塔拉绕到他的身前,还扬起着一只手,而罗斯就紧随其后,直到三人都并排站在他的面前。简直像一排被赶在一起的鸭子。要不是他现在已经落入敌人手里,杰森或许还会为此开个玩笑什么的。

 

现在他可笑不出来。

 

这时候杰森才能看清那个少年的脸。卷曲的金色短发包裹着他形状柔和的面孔,绿眼中的情绪是……怜悯吗?杰森没有见过他。而且不光是杰森,少年泰坦们都不清楚反叛者中还有这样一号人物存在。但这样并不妨碍杰森得出自己刚被他的能力控制才不能反抗这个结论。

 

接着,罗斯高高抬起手来,和态度不够积极的杰里科击了个掌,“稳中目标,哥哥,做得好,”说着,她活动了下手腕。

 

杰森看到罗斯挥动着武士刀向他袭来。但他没有感受到意料之中那被刀刃切中的感觉,只有坚硬的刀柄砸在太阳穴上。

 

脑海被嗡嗡的鸣声灌溉。他的世界漆黑一片。



+++

 

杰森醒来的时候,他的耳中还在嗡嗡作响。脑侧还有着剧烈的疼痛。整个世界都像是在旋转。

 

整个世界,全他妈的是由石头组成的。

 

他们正走在地底下。

 

杰森听到了回音。三双脚步声走在他的身边。那又是谁在搬运着他?

 

……塔拉的石头,当然了。他的侧脸能感受到冰冷又坑洼不齐的石块表面,被石板托着悬浮在空中随行。也难怪他会时不时地有着失重般的感觉。杰森的双手被禁锢在背后,脚踝也一样。用手指在镣铐的表面上触摸足以得出它的材质也是由石头压缩而成的。它没有可以用来撬的锁眼,除非有着超人的力量,不然,他别想靠自己挣脱出去。

 

他们正在前行的地方是某种地道。墙面和天花板都层差不齐,未经任何的打磨,像是产矿的地方。上方却被装置着照明用的日光灯灯管,照得杰森睁不开眼来。

 

完全靠塔拉的能力打造出的通道。不赖,杰森嘲讽地想。对于一个没好事的叛徒来说,这种壮举甚至令人印象深刻。

 

如果不是因为他正在被送往不知什么鬼地方的路上,杰森甚至想要夸她两句。

 

丧钟的声音打断了他所有的思路。让人措不及防。石块停下的速度更是令一切画面又旋转了起来。

 

F**k,他的头感觉不对劲。罗斯刚刚那一个刀柄袭击很可能已经令杰森产生了轻微的脑震荡。

 

“做得不错,孩子们,”他听见丧钟说。

 

然后,是塔拉不耐烦的咂舌声。

 

“谁知道抓一只小鸟会这么费劲?”女孩控诉他说,“给我们这种sh*t任务处理到底是什么原因,老头子?你要他来甚至能用来干什么?”

 

“只是一个……礼物,”丧钟回答,“可以被当作对好学生的奖励。”

 

这话被说出的语气和语义都让杰森浑身发麻。接下来,他感觉身体倾斜,然后他便从空中落下,被抛到了隧道的石地上。

 

塔拉毫无关照的动作令他又撞到了头,他忍不住痛得发出一声呻吟。而他也是在这时候开想起恐慌,感到难以呼吸。

 

接着,杰森听到了脚步声。光从它沉重的程度来判断也知道那是丧钟本人。

 

惊慌失措,杰森用膝盖撑地,试图起身。但他感到晕头转向,还没能离地几寸的距离,就又跌了回去。

 

这时候丧钟还在继续他若有所思的独白,“这是为了让某些人能够获得些精神上的宁静,这样才能多投入工作里去。”

 

接着是某种布料发出的沙沙声,塑料被拆开的声音,某种空心的塑料材质被碰撞的声音。

 

意识到了什么,杰森强迫自己压下呕吐的冲动扭头去看已经站在自己上方的雇佣兵。丧钟逆光的身影像是一座随时能压下来的山头。而他手里拿的……神啊!

 

杰森惊恐地挣扎了起来。把那针头拿得离他远点,别让那不明的液体碰到他——别拿那该死的注射器靠近!

 

但他的身体情况根本不允许他后退。丧钟手中握着那根注射器蹲在他的面前,黑橙相间的头盔在日光灯下闪烁着冰冷的光泽。

 

“不要害怕,”他说着,一边强硬地杰森的肩膀,拉开那碍事的披风,露出他只有短袖掩护的手臂,“这是些能帮助你睡觉的东西。”

 

接下来,针头刺入了他的手臂。随着透明的液体推入他的身体系统,杰森的眼皮无法维持睁开。

 

+++

 

等到杰森的意识恢复,他似乎在一个昏暗宽敞的房间里。

 

他浑浑噩噩,脑袋里像是被人放了一层烟雾,让一切的认知都变得陌生。时间过去了——他昏迷了——多久?黑暗使这间屋子显得更大。杰森能听到机械转动的声音。齿轮。还有从远处的阴影里不断传来的某种……金属与——水泥?石块?——摩擦的声音。

 

——磨刀。没错。杰森这下想起了那是刀片被打磨时发出的声响。一下,两下,有条有理地进行着。他能想起这些,却想不起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杰森能够感觉到双手被分开向上束缚在有着横栏的架子上。那是个金属的架子,没错,他能感到凉意透着披风渗入皮肤。他手上的铐子也是金属,还有上面带的锁链。杰森试图分析出他昏迷了多久,这将意味着少年泰坦们是否已经意识到了他的失踪。但这里没有什么能够帮助他辨别时间的东西。这个房间没有窗户,没有太阳的光线,像是一座被封死的坟墓,光是看着就足以让人透不过气来。杰森还能看到远处那些放置武器的架子,他手边的一座专门摆设武士刀的木架,以及一些健身器材,巨大的工作台,地面和墙壁上用来保护身体的软垫——

 

——以及那无休无止的磨刀声。让他的脑侧隐隐作痛。

 

“我还真没想到斯莱德会放手做出这件事。”

 

从那个方向传来的一个声音。它的基底带有一种磁性的音质。一个男人的声音。十几或二十岁的年龄?已经变声,但依旧显得很年轻,电音,让人酥麻,还似曾相识。杰森眯眼去看。但那里漆黑一片,他又无法聚焦。只有磨刀的声音是真实的。

 

“谁……”他开口,带着鼻音的沙哑音调,却因喉咙的疼痛和思绪的短路而无法继续说下去。

 

磨刀的声音停止了。他能感觉到声音的主人正转过头来看向他。杰森几乎能感受到被探究的目光灼入身上的触觉。

 

接着,有脚步声。回音,木制地板,适合战斗的特质鞋底。他先是隐约看见阴影中展现出那个人的脸,遮盖在多米诺面具下,在黑暗中略显得苍白。然后他看见了铠甲和黑色与橙色相间的制服,以及左胸上的那个R字。

 

这时候,所有的记忆都回来了。包括少年泰坦的任务,他被反叛者的夹击。狭窄的地下通道……丧钟手里的针头。杰森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变——变节者?”他必须强迫自己才得以发出噎着的声音,但又因为听到自己沙哑的嗓音而皱眉。

 

身材高挑的男人来到他的面前,偏长的头发落在肩头。看着他的那双天蓝色的眼瞳没有展露任何情绪,而那赏心悦目的反叛者制服使杰森的捕捉者看起来更像一个活过来的神话。杰森被恐惧吞噬。这个威慑少年泰坦团队和不少联盟成员的刺客此时就站在他的面前。而他却像是一块被压在案板上等待切割的肉。

 

杰森因惊慌而窒息。他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正咳着,杰森听到矿泉水瓶盖被拧开时开封的声音,接着塑料的瓶口就贴上了他的嘴唇。冰凉的液体流入他的口腔和喉管,久违的滋润贯彻他的肺腑。杰森抬起头去接纳更多,而瓶子也顺从地随着他的动作倾斜。

 

杰森可以确定他喝了足足半瓶,耳中全是咕嘟咕嘟的水声,液体顺着唇角流下。下意识去抹时,杰森才意识到双手依然是被束缚住的。

 

而正是这个认知让杰森回归了现实。一时的分神差点让他噎住,但那拿瓶子的手却也很及时地拿开了。杰森惊呼一声,贪婪地吸入一口空气。当他急喘着看向眼前时,变节者正不慌不忙地将塑料瓶重新拧上瓶盖。

 

在惊慌中,杰森又忍不住咳了两声。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得以气息短促地说,“丧钟——你——想要什么?”

 

变节者看着他。杰森被他盯得发麻,那是一种要将他审视和看穿的眼神,它触动了他内心深处某种警觉意识。

 

“我不得不承认,你很能干,”过了一会儿,男人突然说,“居然能够一个人躲避劫掠者和土石女的攻击那么久。这真不是一个可以被小瞧的壮举。”

 

杰森吞下了口水。变节者的某种语气使他不安,而他想不出任何回答的话。

 

接下来,男人将手里空了一半的水瓶放在脚边。他直起身后,去整理了一下两只手上佩戴的皮革手套——他全身上下的着装,除了银色的盔甲和躯干上那一抹和丧钟的面具一样的橙色外都是乌黑的——然后杰森看着男人低下头去,用三根手指扶住脸上的那面多米诺面具,将它取了下来。

 

变节者抬眼,对他露出一个排练好的假笑,“很高兴能终于见到你,小翅膀。”

 

杰森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然后呼吸噎在了喉咙里。

 

“迪克·格雷森,”他难以置信地小声说。更像自言自语。

 

他没有认错。这张脸,虽然比五年前要更加成熟,但依旧五官未变。虽然从未谋面,但杰森曾看到过那么多属于那个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前一任罗宾的照片和录影。这张面孔只是比那些影像要多了岁月的打磨——眉骨更加立体,脸型更具有形状,还有留长的头发——但那双让人沉迷的蓝色眼睛却丝毫没变。

 

杰森不可能认错。为了超越他的前一任——或者,至少能够做到去不辜负其他人对他的期望——他曾经差点就学着那些蝙蝠洞的监控录像将格雷森的一举一动都复制出来。

 

“有血有肉,”格雷森回答。他咧嘴微笑,但露出的洁白牙齿的一角却使他看起来更是充满威胁。

 

但是这怎么可能?消失了五年的第一任罗宾,怎么可能会和使人闻风丧胆的变节者是同一个人?

 

“如何……?”杰森开口,脸上写满了疑问。

 

“我离开了泰坦,”格雷森仿佛毫不在意地回答,“并找到了丧钟。他曾经经常来烦扰我,想让我心甘情愿地当他的徒弟。我一直在拒绝。不过我最终改变了主意。”

 

“泰坦们知不知道你是——”杰森咽下了口水,下面的话却活活憋在了喉咙中。

 

他开始蠕动在镣铐中的双手,突然间过度意识到现在自己的处境。被捕获并束缚可不是他想象中第一次见到自己前一任的方式。他必须时刻提醒自己格雷森就是他一直害怕的那个被称为“变节者”的恶棍。甚至可能还是亲自把他绑到这个尴尬的位置上的罪魁祸首。

 

“变节者?”迪克替他说完。他垂眼,然后去轻轻抚摸正锁着杰森的那个金属架子,“不,他们不知道。布鲁斯是唯一知道的人。”

 

杰森睁大了眼睛,“可是他告诉我你下落不明。”

 

“为这件事撒谎很像布鲁斯的作风,不是吗?”迪克冷笑了声,语气有一丝自豪,“他还告诉过你什么?比如我为了保护市民们英勇牺牲?”

 

杰森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好好思考,好好去分析现在的情况。

 

“迪克,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强行冷静下来说,“但我愿意听你说话。先放我下来,然后告诉我,拜托了。”

 

迪克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唇下轻哼,“虽然之前我并不知情,但你我都清楚,丧钟会把你送来我这里,可不是让我和你进行面对面的心理辅导的。”

 

杰森深吸了一口气,“你不需要听丧钟的话,你不是他的奴隶。迪克,我知道你顽强到完全可以去抗拒他的权威。”

 

他这番话居然引发格雷森的一阵大笑,“你以为是丧钟逼我这么做的?你的天真还真是可爱, 罗宾。”

 

杰森觉得头皮发麻,这个称呼所加的重音使他因说不出的原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格雷森明显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而是继续发出几声大笑,几乎是以捧腹前倾的姿势转过了身去。

 

从后面看他,那身变节者的制服和铠甲使男人后背的线条看起来更加流畅,他半长的头发披下来,随着倾身的动作而垂落在手臂上。一瞬间,得知变节者就是格雷森这点使杰森更加难以自制地去打量了一下他前一任的身材,而这几年对他的幻想更是活灵活现地在他眼前展现。即使现实和杰森想象的有些不同。

 

杰森咬牙,提醒自己现在不是出神的时候。他趁着迪克的注意力在别处,开始在罗宾手套腕部的暗层里摸索。他成功地摸到了未被搜出的撬锁工具,庆幸了一下迪克和丧钟没有想到去查看那里,然后开始了不动声色的自我解困。

 

“听丧钟说,”依旧背对他,迪克若有所思地开口,“若不是因为有杰里科这个未知因素存在,当时反叛者可能还真的会让你逃掉。你要知道,塔拉和罗斯可是丧钟手下的得意门徒……是他亲手教出来的精英,”他说着漠不关心地走到一旁,杰森左手边的那个置放武士刀的木架,一边轻声哼着,裹在黑色手套里的手指指肚轻轻抚摸过一把精致的利刃的鞘面,“……好吧。严格来说只有一半是他教的。”

 

杰森睁大双眼,终于领悟到了什么。

 

“罗斯——她的刀法是和你学的?”

 

没有回头,迪克稍微顿了顿。接着他取下刀,转过了身来。

 

“训练过她,”他纠正道,“是她的父亲亲自请我去做的。”

 

正面看,青年穿在盔甲中的健美身材还真有些吸引人。

 

“你的表现不错,”迪克思索着说,“我本会称赞你——若非我因你加入少年泰坦而憎恶你入骨的话。”

 

这样充满憎恨的语气就这样从他微笑的嘴中说出,就像是在讨论明天的晚饭。惊愕令杰森一时忘了呼吸。

 

但迪克还没有说完。

 

“蝙蝠侠找到了另一个男孩替代我?那无所谓。我知道那是迟早的。但泰坦是我的家,他们是我的团队,我的朋友和亲人。让另一个罗宾加入?这根本不可原谅,”憎恶从他的唇上滴落,像硫酸一样侵蚀着杰森的皮肤。

 

杰森开口想说些什么,但是任何话都仿佛噎在喉咙中。他反而闭上了眼,试图消化对方所说的这些,试图明白它们意味着什么。

 

不要慌,杰森·陶德, 他私下自言自语, 记住你的训练。继续和他说话,说什么都行。让他分心,别让他注意到你手上的小动作。

 

“可是你既然那么在意,”他艰难地发问,“那一开始还为什么要去追随丧钟?”

 

“丧钟和我本来就很相似,”迪克冷冷地回答,“聚焦,严肃,果断。泰坦们是我最在乎和信任的人,但他们却没能尽他们所能阻止悲剧的发生。是他们的失误让珂莉死去,小翅膀。如果我一开始就去投奔丧钟,那些都不会发生。我只恨自己觉悟的太晚了,现在唯一还能受我掌控的事就只有复仇而已。”

 

“可你怎么能这么做,伙计?”杰森忍不住扬起声说,“你这一走就再无音讯了。大家都在担心你,整整五年都还在猜测你的下落。尤其是渡鸦和唐娜,她们——”

 

但迪克冷笑着说出的一句话却立刻令杰森住了嘴。“她们也会为了珂莉而做同样的事吗?”

 

或许是看到了杰森想要反驳却说不出话的样子,迪克满意地继续说下去,“我来告诉你。珂莉死的时候,没有人比我更痛苦了。我伏在她的身边大哭,喊她的名字。‘求你,求你不要死。’但是那有什么用?她死了。而继续留在少年泰坦,我却连为她复仇也做不到。只有丧钟的施行方式才能阻止悲剧的再次发生。”

 

锁就快要打开了,但杰森却被迪克的这番话蛊惑,难以移开目光。

 

迪克换了另一只手来拿着刀,然后转过来正面看他。

 

“但是说实在的,”他说,“我一开始可没有想到丧钟竟会想到直接把你送到我的面前。对此,我毫无防备。我可不太清楚现在应该怎么做。”

 

“迪克,拜托,” 杰森紧张地闭上眼睛,恨死了自己说话时绝望又颤抖的语气,“不论如何,不要让丧钟得逞。放我下去,我们可以好好谈话。”

 

但迪克没有动。

 

“但是,你难道不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一个按理说危险率很低的任务,你却偏偏无辜地成为受害者?是什么导致了你这样的厄运?”

 

迪克突然站直了身。他突然上前的动作令杰森反射性地浑身一颤。但迪克只是抬起手来,用手背的指节轻轻拂过男孩的脸,粗糙的皮革略微摩擦他细腻的皮肤。杰森强迫自己不去躲避,一动也不敢动。

 

“让我来告诉你。这一切都不是巧合,”迪克柔声说,“消息说丧钟受雇去刺杀那个科学家并偷取核心只是掩饰。那不过是一个将少年泰坦们引开的幌子。斯莱德的真正目标一直是你。他说希望我能在你身上索取回我丢失的东西;说希望我的继任者被我掌控能让我找回内心的平静。你说他是什么意思呢?罗宾,丧钟是希望我对你做什么呢?”

 

杰森觉得无法呼吸。

 

“你……你是个疯子。”

 

“或许,”迪克的话音轻柔而心不在焉。他在思考,“但是真令人烦恼。丧钟可确实是给我丢来了一个难题。你知道的,可有的选择真是 太多了。”

 

杰森制止住身体的颤抖。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什么。任何话都行。即使只是为了让氛围变得更明快一些的无用的玩笑。

 

“放我走怎么样,哈?这算是选择之一吗?”杰森强迫自己咧嘴笑起来。

 

但迪克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他的脸上无半点玩笑,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你知道我是无论如何不会那么做的,小翅膀。”

 

这次杰森没法控制自己的怒火。

 

“F**k!你不能永远把我关在这里!”

 

“你说的对,”预料之外,迪克居然赞同了,“我留你这个累赘在这却什么都不做,这很说不过去。”

 

杰森的双手因紧张而在镣铐中收缩。其中一只早已解开了。而另外一只手也会很快获得自由。

 

“你想……”杰森咽下口水,强迫自己说下去,“你打算做什么?”

 

“好问题,”迪轻哼了一声,“也许斯莱德认为我会折磨你。也许认为我会想要亲手杀掉你,或者把一根砍掉的手指或其他的什么身体部位寄回塔中来向我曾经的泰坦好友们示威。也许他觉得这样对我的继任者出气可以让我重新找回内心的安宁。本来我也考虑过这些可能性。但是亲眼看到你之后,我又有其他的主意了。”

 

还有一点就好了……

 

杰森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双眼一眨也不眨,像是要从他的表情上找出什么答案。但迪克的眼神什么也没有暴露。让杰森发麻的是,他一点也不喜欢迪克在自己脸和锁骨上停留过久的眼神。

 

啪嗒。 锁开了。

 

双手恢复自由的杰森没有浪费任何时间落地。他稳住下盘之后就飞速向门口冲去,想尽办法尽量快地拉开自己和变节者之间的距离。

 

但他的身后没有传来任何声音。格雷森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不该那么做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这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某种警示的力量扼住杰森的喉咙,让他喘不上气。而他的监禁者就是在下一刻行动的。没有大的声音,变节者像个影子一样在黑暗中潜行,仿佛只间隔了几秒钟的时间,杰森就感到穿着护甲的膝盖嵌入他的下背,而他被对方极大的冲击力撞倒在地。

 

杰森惊呼的声音被后背传来的压迫力切断。那只膝盖将他紧紧钉在地上,对方用上了自己全部的体重,使他动弹不得。

 

“你以为你刚刚的小动作能骗过我的眼睛?”从他身后传来的声音居然带着几分 调侃,“我可是 第一任 罗宾,孩子。你会为这个小把戏付出代价的。”

 

杰森试图挣扎,可他右手的手腕被迪克抓住向后拧去,左手则在刚才的那个攻击中被压在了他自己的身下。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放我起来,迪克!”他试图理论,“求你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对方没有答话。格雷森的气息极其轻,杰森连他的呼吸都听不见。他感觉到对方的手轻轻垂落,拂过他的一缕头发,露出他耳后的皮肤,那里与空气的接触使他的后颈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杰森一动也不敢动了。迪克的手指和他全身上下最敏感的位置那么接近,令杰森完全困在对方的掌控之下,止不住地浑身颤抖。

 

“我告诉过你,你是不能离开这里的。”

 

杰森深吸了口气,没好气地说,“你不可能让我长期呆在这,泰坦们会找到我的。蝙蝠侠也会。”

 

变节者接下来的语气中居然带有一丝赞扬。

 

“噢。这得幸亏你提起来——不然我差点就忘了。”

 

接着,压住他后背的那条腿突然撤了回去。硌人的金属护膝终于不再抵着他的皮肤了,杰森能感知到变节者起身的动作。但是当他自己试图逃脱时,却被抓着头发并狠狠地向地上砸了下来。

 

一阵头晕目眩,杰森的呼声被活生生地吞了回去。他只觉得额骨传来极大的疼痛,令他顿失反抗的能力,只能强迫自己压下疼痛的呻吟。

 

他听到脚步声远去,在工作桌边停下。变节者从桌上取下什么,然后又不慌不忙地回到他的身边。

 

一只手抓住杰森的肩膀,一把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变节者模糊的身影单膝蹲在他的身前,手里是个只有呼叫器般大小的仪器。他看见对方的手伸向身后,拿出一把折叠的匕首,随着一声咔哒声,刀刃从把手中弹起。

 

看到它足以在杰森脑中打响警钟。他不顾额头的疼痛,惊慌失措地挣扎了起来。

 

迪克轻易地用膝盖压制住了他所有的反抗,然后打开手中那个仪器后方的某个的按钮,任由它释放出的光线照射在杰森的身上。

 

“——我差点忘了蝙蝠侠会给罗宾种下追踪器这种事,”迪克的语气毫不费力。他用那部金属扫描仪扫过杰森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仪器投射的红点看起来像一只爬过罗宾制服的瓢虫。

 

“他们现在追踪不到它,是因为我们的基地深埋地下,”迪克一边忙碌着,一边心不在焉地解释,“他们抓到你之后,按照正常程序,塔拉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就让整个团队都进入了地下。就算他们能追查到你信号消失的位置,你也早已经离开那个位置多时了。”

 

“离我远点,”意识到对方的企图,惊慌令杰森开始歇斯底里了起来,“你这个变态!混蛋!从我身上下去!”

 

“不必担心,”迪克说,“我对做这事是有经验的。”

 

他说着,挪动了下手臂,然后用牙齿咬着黑色紧身衣的袖口将袖管整个撸起。他将手腕的内侧呈现给杰森,那里隐约有一条浅浅的伤疤,大约不到两寸的长短,在黑暗中极难分辨。

 

“只要你别乱动,连留下的伤疤都很难被看出来。”

 

杰森睁大了眼睛。这是合理的,但出于某种原因,杰森刚刚完全没能料想到迪克也曾挖出他自己的追踪器,来躲避蝙蝠侠的追踪。

 

扫描仪发出了滴滴的响声。他左边大腿中的那枚追踪器被顺利扫到了。

 

这让杰森的态度瞬间软弱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拜托,迪克,”杰森发出祈求的声音,“求你别这么做……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但不要……如果布鲁斯知道你这么做的话……”

 

迪克没有听他的话。刀切入左腿的瞬间,疼痛让杰森的头脑变得空白。第一秒钟,他叫了出来,但白色很快散去。杰森很快恢复了该有的冷静。他强迫自己吞咽下剩下的痛呼去忍受,直到迪克用镊子从他血肉模糊的肉里将那块小小的金属取了出去。

 

透过模糊的双眼,杰森看见那枚血淋淋的追踪器被迪克用纱布包起来。他把匕首收回身后,却将那立刻被染红一小片的医用纱布团捏在手指之间,故意让他看到。

 

“现在,泰坦们和布鲁斯都无法找到你了,”迪克说。

 

疼痛几乎令杰森晕厥。他根本无法作出回复。


————————


动画里的大少



长发布兰登


Dick人设

望月_幽灵

【Dickjay】一个黑化Dick设定的脑洞(图)

少年泰坦动画的背景,黑化Dick+监禁+斯德哥尔摩,也可以当主世界宇宙看,融合一些泰坦剧的设定。


其实我一直觉得泰坦剧这个有点黑的Dick人设没任何问题,因为我对大少的第一印象就是2003版Teen Titans,那里他就是个随时可黑化的人设嘛;常背着队友搞事,容易钻牛角尖,时刻和黑暗面作斗争,甚至连泰坦第二季那个因为Dick不坦诚而被队友合伙怼的坑爹剧情都在03版出现过(虽然03版里他是自找的……)。要说这俩是同一个人我都信。


总之03泰坦动画有这样一个剧情,丧钟想要收罗宾为徒,于是大少就当了两集的反派。虽然其中有些手段,但大少被描绘得无论性格、行为还是处事都很像丧钟,还觉得当反派很刺激...

少年泰坦动画的背景,黑化Dick+监禁+斯德哥尔摩,也可以当主世界宇宙看,融合一些泰坦剧的设定。


其实我一直觉得泰坦剧这个有点黑的Dick人设没任何问题,因为我对大少的第一印象就是2003版Teen Titans,那里他就是个随时可黑化的人设嘛;常背着队友搞事,容易钻牛角尖,时刻和黑暗面作斗争,甚至连泰坦第二季那个因为Dick不坦诚而被队友合伙怼的坑爹剧情都在03版出现过(虽然03版里他是自找的……)。要说这俩是同一个人我都信。


总之03泰坦动画有这样一个剧情,丧钟想要收罗宾为徒,于是大少就当了两集的反派。虽然其中有些手段,但大少被描绘得无论性格、行为还是处事都很像丧钟,还觉得当反派很刺激,动画里暗示,要不是因为有队友们的关照,Dick很可能就真堕落了。

(你们看穿这身的大少不是很帅吗!!)


于是这个脑洞是这样的:


因为一些契机(比如星火死了),Dick接受了去当丧钟徒弟的建议,于是没有成为夜翼,而成为“变节者”(Renegade)加入了丧钟带领的团队,在丧钟的训练下越来越黑。


若干年后,新罗宾出现了。原本觉得已经不在乎自己过去身份的Dick突然在意了起来。穿着他制服的男孩居然和他泰坦的朋友们一起行动,Dick不能接受。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的Dick天天心不在焉,而且过分执着地去收集有关新罗宾的讯息,开始荒废训练和任务等等各方面。


槽心的丧钟意识到了干儿子不在状态,于是决定把新罗宾抓来扔给Dick。大概意思就是“好了,你现在不用执着他了,要是烦心一刀杀了眼不见为净或者折磨他出气干啥都行,反正干完了赶紧给我回归正常状态!”但是看到Jason之后这个黑化Dick没有杀意而是有了点新的想法。


于是接下来就是监禁各种play和斯德哥尔摩的戏码。最后Jason会爱上大哥,但是到底是真爱还是因斯德哥尔摩产生的后遗症这个靠你们自己理解。


这版Dick是半长发,主要因为2003版里的夜翼就是长发。可以脑补布兰登长发的样子。





丧钟的团队叫Defiance(反叛者,这是RB丧钟刊漫画里给出的队名。团员除了Dick外还包括土石女(塔拉)和丧钟的子女二人,Jericho和Rose。




团队的关系大概是这样:


土石女在犹大契约事件之后没死,而是正式成为丧钟的徒弟,但她即使背叛了泰坦还爱着野兽小子(2003版的设定BB和土石是真爱,不存在利用关系)于是每次和泰坦交手都以弄死情敌渡鸦为首要目的,但是每次都被还对少年泰坦抱有感情的Dick阻止,因此经常和Dick冲突。再加上土石和Dick有约pao关系,Jason一来,Dick无暇再约……就变成了修罗场现场。


Jericho是几个人里最善良的一个,也是和Dick相处的最好的一个,但是看到Jason这样于心不忍,想放走,被Dick阻止,然后又是修罗场。


Rose这里有点daddy issue,因为丧钟宠爱Dick而不宠自己这个亲女儿而心生嫉妒,就总想赢Dick一把。Jason来之后就想到要抢大哥的玩具来示威,具体怎么抢可以参照泰坦剧,总之又是修罗场。


 @无古 无古太太还说她想写这个设定的大哥+Rose一起搞Jason的car,你们快去催她!!!!



然后这篇文第一章其实已经快写完了,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发。



你们看我人设图都搞出来了!!!!

↓↓↓↓↓↓







山塔罗斯

哈哈哈dc反派天团不请自来!!烂小孩们真太适合这个梗了hhh(除了星火是我心中真正的好孩子、以及丧钟是个成年人)

哈哈哈dc反派天团不请自来!!烂小孩们真太适合这个梗了hhh(除了星火是我心中真正的好孩子、以及丧钟是个成年人)

竟轩小魔女

《由一个头罩引发的惨案》

经过多天的挣扎,终于磨出来了。

祝各位新年快乐!


《由一个头罩引发的惨案》

经过多天的挣扎,终于磨出来了。

祝各位新年快乐!


海滨飘箱
在补老泰坦呜呜呜星火太太太太可...

在补老泰坦呜呜呜星火太太太太可爱了

在补老泰坦呜呜呜星火太太太太可爱了

达米安你奶嘴掉了

【TT汉化】《少年泰坦 V6》 #38

下载地址: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7KZmWv4yGU_FMDttSB8NXQ

提取码: nuve


在线阅读: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下载地址: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7KZmWv4yGU_FMDttSB8NXQ

提取码: nuve


在线阅读:























上月

搬运

my little titans

原作者:house-of-tykayl

原地址:http://house-of-tykayl.tumblr.com/

侵删歉

搬运

my little titans

原作者:house-of-tykayl

原地址:http://house-of-tykayl.tumblr.com/

侵删歉

就这样吧

画了TT里的星火和渡鸦

老TT真好看😭😭

画了TT里的星火和渡鸦

老TT真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