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ierev

485浏览    8参与
鹤丸LOVE
你们在干什么!紫薇你女朋友看到...

你们在干什么!紫薇你女朋友看到不要紧嘛!wow

你们在干什么!紫薇你女朋友看到不要紧嘛!wow

芥舟
怎么有种卖仔仔的感jio

怎么有种卖仔仔的感jio

怎么有种卖仔仔的感jio

NATHANIEL_LEE

LC2019 via.Twitter 被Domi主动垫脚搂脖子谁受得了啊!

LC2019 via.Twitter 被Domi主动垫脚搂脖子谁受得了啊!

炸鸡胸弟

【Thierev/ Fedal】你眼中的星辰大海【1】

【序章】 【2】【3】


【1】

Sascha的飞机迫降在一个陌生的机场。他身边还紧逼着涂着红五星的苏联飞机。

他本来也没打算返航了。

他打开了座舱门,将所有武器丢在地上,从座舱里爬出来。

“双手抱头。”苏联人发着不标准的德语命令,“蹲在地上。”他照做了。

荷枪实弹的官兵用枪管抵着他的背,然后把他的手反剪着铐住。

活捉敌军飞行员,这可是一个可以吹上一辈子的事情了。

然后他被蒙上眼睛,押上一辆车。

那个家,他再也回不去了。

但他还想看一眼满天星空,像那夜一样。


“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飞行员永远是舞会的焦点,穿着皮制外套的他们身边永远围着最漂亮的姑娘,觥筹...

【序章】 【2】【3】


【1】

Sascha的飞机迫降在一个陌生的机场。他身边还紧逼着涂着红五星的苏联飞机。

他本来也没打算返航了。

他打开了座舱门,将所有武器丢在地上,从座舱里爬出来。

“双手抱头。”苏联人发着不标准的德语命令,“蹲在地上。”他照做了。

荷枪实弹的官兵用枪管抵着他的背,然后把他的手反剪着铐住。

活捉敌军飞行员,这可是一个可以吹上一辈子的事情了。

然后他被蒙上眼睛,押上一辆车。

那个家,他再也回不去了。

但他还想看一眼满天星空,像那夜一样。


“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飞行员永远是舞会的焦点,穿着皮制外套的他们身边永远围着最漂亮的姑娘,觥筹交错间谈吐气宇不凡,带着天生的潇洒、桀骜,他们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然而此时,身高六尺的Sascha竟然打发了姑娘们,向角落里戴着厚厚眼镜的Domi伸出了手,吓得他踉跄了一下,手中的红酒差点泼在自己的白色西装上。

“来吧,你是来这里找乐子的,可别躲在角落里喝闷酒。”

容不得男孩拒绝,Sascha一把将Domi揽来舞池,抓着他的手腕,跟着轻快的舞步踢着步子,Domi一脸羞涩,只能红着脸跟上他的步伐。

一曲终了,飞行员终于把少年领到一旁无人的天台。

两人交换了姓名,却不知为何,心底里有什么默默悸动着。

“你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没有和朋友一起来?”Sascha挠挠后脑勺,“今朝有酒今朝醉,难过的日子还在后面。”

Domi被Sascha的乐观逗乐了,“没有,我今天是跟着老师来的,我已经做好了今晚把他扛回去的准备了。”Domi指向卡座里已经借着酒兴开始转圈的中年男人,周围的上校教员们也喝得十分尽兴。

“Dr. Nadal?你是设计院的人?”Sascha吃惊地看着Domi。

“你以为我带着眼镜还能上天开飞机不成?”Domi戏谑了一把,反倒把两个人都逗笑了。

“那我们可得好好喝上几杯,老家伙们有的聊,我们也别浪费把他们搬回去之前的时间了。”

那夜Domi在那湛蓝色眼睛中看到了今生中最美的星空,透着酒杯里的辛涩,那抹蓝似乎在夜色中模糊了,Sascha比着天空指着星座给Domi看,两个人又借着酒劲学着上司的滑稽模样,笑得前仰后合。

这疯狂的夜里Domi撞碎了眼镜,索性就把自己交给Sascha。Sascha看向那双清澈迷茫的灰蓝色眸子,握着他的手腕,穿梭在人群之中。

Domi喝醉了,当Sascha试图抓住他的袖子的时候,他竟然一把握住了Sascha的右手,那手修长洁白,有力温暖,上面有长时间握操纵杆而留下的茧子。他拽住了Sascha,将自己的左手和他并拢,他手上因多年摆弄计算尺而磨出的茧子与他重合,Domi甜甜笑了。

Sascha无奈抽出了手,把他扛在肩膀上,找酒保要了纸笔留下了自己的地址然后把纸条放进Domi的口袋里。

隔壁的飞行员们喝高了说着各种下流的玩笑话,在纸牌、骰子、酒杯间唱着跑了调的小曲,这微醺的夜里,他们都忘了千米之外如火如荼的战事,在烟草、酒精、皮革上带着的燃油味道里,他们享受着最纯粹的年少轻狂。

Sascha被单独监禁在战俘营的一间牢房里,他的空军袖标过于引人注目,看来苏军并没有动他的打算。往好的方向说,这段时间他还能勉强保住这条性命。

而他的同胞就没那么幸运了。每天都能从牢房的窗户里看到一批又一批的人像牲口一样被赶上卡车,运向西伯利亚,放风的时候他用不甚精通的俄语听懂了守卫说的话,那些人送走了,早晚会被埋在西伯利亚铁路的枕木之下。

他暗自为这些同胞哀悼着,然后几个卫兵闯进了他的牢房,给他戴上镣铐拖着他走向一个阴森昏暗的房间,他知道苏联人已经没有耐心了。


“快出来。”Roger Federer在安全屋门口左顾右盼,召唤着里面的两个人。

夜已经很深了,借着惨白的月光,可以依稀看清从安全屋里小心翼翼走出来的两个人,他们的面孔贴在大街小巷的通缉令上。

戴眼镜的少年有些不太习惯外面的光亮,被Roger藏到安全屋里后,Domi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概念,他深深记挂着那个生死未卜的人,却不忘彬彬有礼地对Roger致谢。

年长的男人从黑暗里走出,与Roger郑重地拥抱,然后匆匆道声保重,便踏上了门口美国人的卡车。

“欠你的那箱美酒你先记着,我一定会还。”Roger脑海里还记得Rafa压低礼帽上车前贴着他耳畔说的那句话,甚至来不及挥手,就看着他即将天各一方。

“好好活着。”

这是Domi听到Roger对Rafa说的最后一句叮嘱,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这简单的几个字,却成了最大的奢求。

“你也是,别再哭鼻子了。”Roger塞给Domi一张没有拆开的信,信封上那潇洒遒劲的字体,来自Sacha。“你走第三天到的,我给收起来了,慢慢看,还算留个念想。”

“保重。”Domi跨上美国人的卡车,裹着毛毯缩在卡车车厢角落,看着街角的中年男人在深夜的阴影里化为一个点,再在路的尽头消失。


因为身份的关系,他们的书信都保有极高的保密系数,两个人的关系虽然致命,但在来往书信里恣意妄为的展现着青春里爱情最美好最炙热的样子。

他们像是潮起时分的矶鹬,在致命巨浪来袭的边缘享受着丰盛的宴席,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向命运押下相许一生的愿景。

“亲爱的Domi:

见信如晤。”

每当Domi开启来信的时候,短短几个单词,总是能唤醒心中最甜蜜的记忆。恰如那夜繁星,Sascha指着天空的大熊星座,Domi忘了Sascha胡扯的神话故事和指向方位什么的,但是他记得,他说Domi就是他的启明星,他总会看到他,找到回家的路。


可是这夜,天空中的星辰,却再寻不到那一颗。

“我最终还是失去了你。”

Domi靠着卡车的侧壁,陷入沉沉的梦乡,也只有哪里,他才能再次投入他的怀抱。


1942年的圣诞节。

Domi是在铺着图纸的案台前被溅在脸上的水滴弄醒的。正当他准备睁开眼睛去戴眼镜看看是不是厂房又漏水的时候,他在模糊中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面孔吻了他,然后被融雪浸湿的金色发梢蹭过他脸庞,带着淡淡的航空燃油和烟草气味。

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找眼镜,而是一把握住那个人的右手,然后将自己的左手贴上去。

完全相合。

这是他们甜蜜的小秘密。

Sascha对Domi来说,是一本永远翻不完的故事书,哪怕他已经过了读故事书的年纪,他也可以在这本书里找到无数种能使自己感受到快乐、幸福的方法。

他借口说飞机出问题要去制造厂检查一下,从斯大林格勒的战场回到德国本土,飞了差不多一整天。

等飞机到法兰克福的工厂的时候,也是快晚上10:00了。

这是Domi来到Roger的飞机工厂这五年来,第一次去工厂附近的酒吧,地点还是找Rafa问的。

两个人挤在一格人满为患的卡座里,周围都是工厂里的员工,和初识如此相似,可是现在Domi再也不会一个人缩在角落里了。

他和Sascha大胆地在背后牵住了彼此的手,大腿贴着大腿坐着。在那零点的嘈杂中,无人再关心角落里的飞行员和飞机设计师,人们放肆地拥抱着、吻着。Sascha也第一次捧起了Domi的脸,将一枚吻轻轻落在他唇上。

两个人回到了Domi的宿舍,在他的床榻上缠绵。

Sascha说他此生再也不想回到战场杀戮,他记得那些人临去前痛苦哀嚎的样子,还有那一架架战机从空中像短线风筝一样坠落的样子。

Domi不知道该怎么抚平Sascha的痛苦和失落,他只能将一串蝴蝶一样的吻落在他漂亮的锁骨上,然后扭动着腰部,把Sascha深深埋藏进自己的身体。

达到高潮那一刻他们是夜空下自由的飞鸟,他们的世界也只有彼此,没有战争,没有死亡,没有亏欠,也没有告别。

他的呼吸伴随着他的呼吸。

他的心跳跟随着他的心跳。

他的左手依然紧紧贴着他的右手。

完全相合。


圣诞节后的第二天,Rafa Nadal博士消失了。

荒谬的是,伴随他的消失出现的是,大街小巷里印着Rafa照片的通缉令,赏金高的吓人。

Domi看着在飞机工厂里来往越发频繁的盖世太保们,有越来越多的同事被带走,也有越来越多的同事失踪。盖世太保们拿着失踪名单,像疯狗一样对着厂长Roger咆哮威胁,却拿Roger一点办法没有。

直到一月底的一天,Roger把Domi揪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把他塞上了一辆车的后备箱。

Domi被带到一间昏暗的房间,全身所有家当只有最新款战机未完成的图纸、一把计算尺而已。他打量着这间房间,在一豆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了正在计算稿子的恩师。

他瞬间知道了失踪的同事们的命运。

他拦住了正准备锁门的Roger,想要回家取一些东西。他所担心的不过是那些来自于Sascha的信件。

Roger推开他,锁上门。

“盖世太保已经搜查过你家了。”

Domi恍如晴天霹雳,跪倒在安全屋破败的地板上,扬起一圈灰尘。


美国人爬到卡车后面摇醒了眼眶还有泪痕的Domi,天已经亮了。

车子开到了一处偏僻的乡村,一切安宁淳朴,仿佛不过几千里外的修罗场来自几个世纪外一样。

Domi戴上他的眼镜,用带着德语口音的英语问着美国人现在的日期。

“已经七月了。”

TBC

【2】

炸鸡胸弟

【Thirev /Fedal】你眼中的星辰大海 【3】

我诈尸啦!!!今天大粗长福利走剧情!!!

亲世代的关系有点像万磁王和X教授的感觉了1551

【序章】 【1】【2】 

【3】

一生有多长?于漫天恒星而言是几千万年时光燃烧迸发灿烂,而于你我而言却是求而不得的朝朝暮暮,和天各一方的漫长等待。


拉法走到马车后面,轻轻摇醒了自己的学生。

这是他们最后一段夜路。三个月来他们一直马不停蹄赶路,就快到达土耳其边境了,这夜Rafa准备了些藏在马车后的好酒,在郊外生起了篝火,火光的映着他微醺的侧脸,上面爬满了大胡子,但那双眼睛里依旧闪烁着睿智的光芒,向往着正义,向往着和平。

名唤Maria的女特工走到Domi身边,用...

我诈尸啦!!!今天大粗长福利走剧情!!!

亲世代的关系有点像万磁王和X教授的感觉了1551

【序章】 【1】【2】 

【3】

一生有多长?于漫天恒星而言是几千万年时光燃烧迸发灿烂,而于你我而言却是求而不得的朝朝暮暮,和天各一方的漫长等待。


拉法走到马车后面,轻轻摇醒了自己的学生。

这是他们最后一段夜路。三个月来他们一直马不停蹄赶路,就快到达土耳其边境了,这夜Rafa准备了些藏在马车后的好酒,在郊外生起了篝火,火光的映着他微醺的侧脸,上面爬满了大胡子,但那双眼睛里依旧闪烁着睿智的光芒,向往着正义,向往着和平。

名唤Maria的女特工走到Domi身边,用河里的清水洗去他眼皮上那些狰狞的黏土,然后用白色的绸布蒙着他未见光许久的眼睛,告诉他,她在英国皇家空军牺牲的儿子,也不过和他差不多大。

Maria像母亲一样顺着他长到过耳的棕发,他靠在她的怀里,在绸布下微微睁开双眼,望着那抹模糊的橙色火光,空气里弥漫着陈年老酒的芬芳和烤鱼的香气。

Rafa端着刚烤好的鱼走过来,揭下他眼前的白布,揉乱了他的头发。“再忍忍,孩子。我们马上就要到土耳其了,然后我们就可以去美国了。”

恩师的手艺和从前一样好,但是Domi只是吃了几口,便没了胃口。

“博士,”Domi放下了盘子,转身看向自己的老师,“我们就此别过吧,我想回去。”

Rafa撒佐料的手顿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想回去。”

“你疯了。”Rafa将撒好佐料的鱼绅士地端给玛利亚,语气平静,却不容拒绝。“你知道Federer先生牺牲了多少?你知道他冒了多大的风险才把我们送到这一步?”

“可是Sascha,Sascha他还在……”domi最终克制不住一路上的压抑,将盘子往河里一摔,抱着自己的脑袋蹲在火堆旁边抽泣起来,“他一定会落在他们手上,我要去救他!我不能放他一个人在那等死!我不能!”

“你回去就是去送死!”拉法走到他身旁,轻轻拍着他的肩膀,“你想想你这条命是花了多少人的心思保下来的,你这么回去,不值得!你这样,对得起Roger吗?对得起Maria吗?对得起我吗?!”

“你叫我不要死的不值得,但我们终要面对死亡,那么我们何必要在意这死亡的轻重?”

“但不是现在!也不是这样!”他摸出他怀里那封还凝着蜡封的信,“你自己看看!Sascha应该比任何人都更希望你能好好活着!”

这封信被Domi珍藏在靠近心口的口袋里,他一直都没敢打开过,他还一直傻傻的相信着如果不打开这绝笔,终有一天Sascha会在如那天一样的一个雪夜叩响他的门,带着熟悉的烟草皮革气息,混杂着淡淡的航空燃油的味道,握住他的手,把信里想说的话当面说出来。

Domi颤抖着去抢那封信,但是还是被Rafa先一步打开了。

“不——”终究他要面对他的绝笔,Sascha是经过沙场厮杀的人,每一封信里,都留有劫后余生的感慨,以及马革裹尸的决绝。他总是害怕来不及说再见,这最后的道别,一如既往的庄重。

“若这是我此生最后一封信,能与你好好告别,也算是不负这匆匆二十多年,我期待着下一次的奇迹,希望你一切都好,一直都是。”Rafa念到最后一句,看向蹲在一边捂着耳朵的Domi,泪痕已经爬满了整张脸,在篝火的反光下衬得更为清瘦。

这一次奇迹没有了,天空一片灰暗,他的启明星陨落了。


乱世之中,有人做棋子,驰骋杀伐,有人做当局人,举棋不定,Roger一直以旁观者自居,他曾以为自己旁观者清,却旁观着所有人的悲喜,而无能为力。

美国人叩响了Roger在巴塞尔的家门,回到故乡的瑞士人捡起了家族的老生意,经营着一座不大不小的酒庄。

“您好。”Roger为来者斟了一杯新酿的白葡萄酒,“先生想订下那种好酒呢?这边的都能给您尝尝。”

“Federer先生,你知道我来这里可不只是买酒的。”美国人摸出了一封电报,“货物安全到达,我们很满意,我们期待我们能和Federer先生更好的合作。“

他知道那人说的货物是什么。

“安全就好,安全就好。“Roger碍于曾是飞机制造厂老板的身份,身边不少纳粹的探子,他面无表情收下那封电报,若无其事的放在口袋里,对着美国人举了举杯。“这新酿的白葡萄酒您可满意,满意的话,我吩咐人从窖里给您送两箱。”

美国人带着一卡车的美酒走了,那两箱窖里新搬出来珍酿白葡萄酒,箱子里面装着Rafa在暗室里画出的所有图纸。

Roger的大手覆着那封单薄的电报,仿佛是那天法兰克福深夜星空下两个人匆忙拥抱间说的那句“好好活着。”然后他转回屋子里,将那纸片焚了干净。


空军上校是酒庄的常客,来一是为监视Roger,二是上校馋酒又与Roger交情不浅。

上校一直未婚,把自己纵队里的飞行员们当作自己的孩子,他很看重Sascha,不仅因他是不可多得的飞行员,更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好孩子。“两个僚机飞行员也受了伤,他们俩努力要留下一些那孩子的东西。可惜盖世太保说那些是伤风败俗的人留下的,罪人的东西都是垃圾,把那孩子的东西都搬出来一把火烧了,勋章也收了回去,这航空队里再也没有那孩子的名字。”

上校接过Roger递过来的酒,一口干了,“盖世太保说那孩子是无可救药的同性恋,我读过两个孩子之间的来信,他们不过是爱着彼此的人,只可惜错了性别,但是多好的孩子啊!”上校微醺,将Sascha的飞行员档案交给Roger,黑白照片里飞行员笑得灿烂,只是档案上“killed in action”的红戳触目惊心,“那孩子失踪了也好,至少还有活着的念想。若是两个人都去了,想想孩子们也能幸福。”


Sascha在苏联人的监狱里醒来,动了动手,除了钻心的疼痛以外,他感受不到别的东西。他试图在牢房的墙面上划上记号算算自己已经在这人间地狱过了多少日子,可是破碎的双手让他连地面上的石子都捡不住。

他抱紧了自己,牵动着手脚上的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音,闷闷地在囚室里回荡着。

外面的看守听到了响动,冲进来几个人再次把遍体鳞伤的Sascha拖到了审讯室里。

白惨惨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他已经做好了再一次面对酷刑,甚至是死亡的准备,可是当他再次被固定在这把沾着血的铁椅子上时,他奇怪地发现他面前只有一张木桌子,后面坐着审讯官。

他依旧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满是干涸血渍的手指,一言不发。

“我们找到了你的Domi。”审讯官打开了文件夹,Sascha听到这个名字眼里闪过一道光,又再次黯然下去。

“Dominic Thiem,奥地利人,毕业于苏黎世理工学院的航空工程系,现在是,哦不,曾任职于法兰克福飞机制造厂。”审讯官轻描淡写地念着Domi的资料,Sascha依旧盯着地板,试图握拳的手指颤抖不已。

“看来我们找的人没错。”审讯官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放在了Sascha面前,那是纳粹发出来通缉Domi的通缉令,他被扣上了莫须有地叛国罪名,悬赏金高得吓人。

通缉令上的照片是Domi工作证上的,他熟悉无比,他挣扎着束缚,想要离那张照片更近一些,却只能徒劳地伸手。

“解开他。”审讯官挥了挥手,Sascha失去手上的束缚后几乎扑向那张纸,沾满鲜血的手抚上爱人的脸,却拿不起那张薄薄的纸。

“我们可以帮你保下他,作为交换,你要把我们想要的东西告诉我们。”审讯官拽着Sascha已经有些长了的金发,迫使他抬头与自己对视,“不然我们也可以随时把他送回德国,集中营的毒气室,不知道你的小航空工程师撑得住多久?”

“好,但我有两个要求。”Sascha用带血的手掌覆住爱人的照片,缓而虚弱的说:“第一,我要盟军保证他的安全。第二,之后我希望你们把我交给美国”

Sascha对着苏联人的测谎仪,说出了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报,中途他因为虚脱两次昏死过去两次,然后又被苏联士兵用冷水泼醒。最后精疲力竭万念俱灰的他像一个破布口袋一样被丢回牢房,那张通缉令已经被他握成了碎片,最后残留的纸屑附着在他的血污上,他捧起右手手掌温柔落下了一吻,哪怕那只手上的狰狞伤口再也不能与他重合。


1943年寒冬,列宁格勒的战况看起来对盟军越发得利,Rafa和Domi匆忙带出来的稿纸上,一架新型战机依然成型,Rafa剃掉了大胡子,又变成那个平日里温和的博士,Domi照旧梳着偏分发,戴着眼镜儒雅安静地摆弄着计算尺。

这年的冬天来的太冷,在德军空战阴影的笼罩下,列宁格勒的亡魂已经等待黎明太久了。

载着师徒二人的车终于开到了莫斯科的机场,面前停着美国空军的两架DC-3。Domi依旧有些恍惚,Rafa将厚厚的一沓图纸郑重地交给美国人。“这一路辛苦你们了,Nadal博士,Thiem先生,请这边走。法西斯已经是负隅顽抗之徒,没多少日子了。”

Rafa走在前面与美军的官员攀谈着工作的事宜,波音公司和道格拉斯公司都相中了师徒二人,就等着两个人点头。风雪越来越大,飞机一时半会儿起飞不了,盟军官员邀请师徒二人前往机场里的咖啡厅稍作休息,Rafa想起来一路上Roger给的一箱美酒除了贿赂关卡上的士兵以及自己喝了一些以外还剩下几瓶,便叫跟在后面失神的Domi返回去拿。

Domi听话地转身就走,也不顾外面越发大的风雪。

另一边开来了一辆敞篷卡车,上面站着全副武装的守卫。守卫们下了车,辱骂着将车上的囚犯们赶下来。

Domi钻进轿车刚拿好两瓶酒,听到背后的动静转身往外看,正好目光被前来替他撑伞的Maria挡住了。

他没有看见那队囚犯中有一个高挑的金发身影,而那句守卫点名喊出的名字,也被莫斯科停机坪上的暴风雪吹散。Sascha恍惚中看向了那伞下模糊的两个身影,却因为风雪覆盖眼睫只看到漫天冷白中一个黑色的点。。

他们被赶上另一架DC-3,像被运输的货物一般的蹲在战车周围,Sascha拢了拢苏联人大发慈悲给他的一张薄毯。

他不知道他的爱人还活着,就在离他不远处的另一架DC-3上。

TBC

NATHANIEL_LEE
一张老图(转自Twitter)

一张老图(转自Twitter)

一张老图(转自Twitter)

炸鸡胸弟

【Thierev/ Fedal】你眼中的星辰大海【设定+序章】

【1-1】【1-2】【2-1】【2-2】【3】


CP:Thierev (Alexander Zverev/ Dominic Thiem ) 

Fedal (Roger Federer/ Rafael Nadal)
斜线有意义

背景设定:二战AU,Fedal与Thierev有20+年龄差,Thierev同龄。

人设设定:
德国/空/军/飞行员Sascha x 奥地利飞机设计师 Domi
(Domi造型参见《起风了》堀越二郎,Sascha造型参见《敦刻尔克》Farrier,但是仍然是金发身着德国/空/军/制服)

瑞士飞机制造厂厂长Roger x 西班牙流体力学博士Rafa...

【1-1】【1-2】【2-1】【2-2】【3】


CP:Thierev (Alexander Zverev/ Dominic Thiem ) 

Fedal (Roger Federer/ Rafael Nadal)
斜线有意义

背景设定:二战AU,Fedal与Thierev有20+年龄差,Thierev同龄。

人设设定:
德国/空/军/飞行员Sascha x 奥地利飞机设计师 Domi
(Domi造型参见《起风了》堀越二郎,Sascha造型参见《敦刻尔克》Farrier,但是仍然是金发身着德国/空/军/制服)

瑞士飞机制造厂厂长Roger x 西班牙流体力学博士Rafa
(我会说Roger的造型是来自《起风了》的黑川嘛?!【当然不是】Roger/Rafa造型参见莱特兄弟那张著名的合影)

二战历史我会尽可能考究并查资料,应该算是长篇了毕竟大纲都4000多字,如果对Thierev雷的话慎入。

HE预订,年纪大了,BE不动了,何况我已经BE了那么多了是不。。。
(●—●)

————————
序章
The Long Way- the Coronas

I'm glad that you were here tonight
我暗暗庆幸着今夜你也在这里

I've got something that's been on my mind
我已得到脑海中一直闪现之物

Cause I thought I knew how to play along
我想我明白如何合作

I tried to solve with anyone
我愿与他人携手

but I was just one step behind
但是啊,我还是落后一步

and it's yours, yeah it's yours
关于你,是啊,是关于你的

yeah it's just like us to take the long way home
正似我们这漫漫归家路

I'm glad that you were here tonight
我暗暗庆幸着今夜你也在这里

we showed apart the perfect time
我们在最佳的日子里天各一方

do you wanna try? I can waste another year
你可还愿意尝试?我愿专门空出一年的时间

I parked the car a mile away
我将小车停在了一里外

so we'll have to walk, if that's ok
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将步行归途

we can take our time
我们便可以享受我们的时光了

there's so much you need to hear
我有很多话你需要倾听

Have you ever thought that you knew your line?
你可曾思考过你的人生

So in control, but everytime
它永远是被规划好的

you just wanted to let go
而你执意挣脱束缚

cause we're further now than we've been before
因为啊,我们相距愈加遥远

we don't talk the same way anymore, no oh
我们不再有共同语言,不再有了

And you know that it's yours
你知道这有你的一份责任

and it's just like us to take the wrong way home
正似我们走错了归家路啊

At night you're sure what I've become
你给予了我肯定

but I tried to solve with anyone
我愿与他人携手

do you wanna go? I gain once more this year
你愿意与我一同走吗?今年我会再次获得你的肯定

I parked the car a mile away
我将小车停在了一里外

give me your shoes, I'll take your way
把你的鞋交给我吧,我都听你的

yeah, we have the time
是啊,我们有的是时间

there's so much you need to hear, oh uh oh
我还有很多话你需要倾听,喔……

And I'm so proud of you
我真心为你骄傲

you always surge your crown
你总能获得更高的荣誉

and I know how much you've got fortune now
现在啊,我知道你走得有多远了

before I let you go
在我放手前

there's so much you need to hear
我还想对你说一些话

I parked the car a mile away
我将小车停在了一里外

so we have to walk, I hope that's ok
所以我们将步行归途,但愿这没问题

do you wanna try? I can waste another year
你可还愿意尝试?我愿专门空出一年的时间

“你可曾见过满天星辰在夕阳下的温柔辉光?我带你去。”

“你叫我不要死的不值得,但我们终要面对死亡,那么我们何必要在意这死亡的轻重?”

“我的上帝,如果你能听得见,我怎样都可以,我只求你保佑他能够平安。”

“还有什么能比‘我不杀伯仁,而伯仁因我而死’更令人绝望?明明那个该葬在这里的人是我才对。”

“唯愿疾风知我意,送君千里终重逢。”

TBC

【1-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