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ramsay

11.6万浏览    377参与
是一頭熊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Iwan太白了

肤如新雪,发似乌木

再送您一只唇彩,不去演某snow就太亏了x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Iwan太白了

肤如新雪,发似乌木

再送您一只唇彩,不去演某snow就太亏了x

深红的苜蓿

【未授权翻译】The Learning Process/驯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83293

去年上半年偶尔在凹3上读到的thramsay现代au短篇,作者太太似乎很久没上线了,询问翻译授权的评论也挂了有一年多没有得到回复,决定还是先发出来。等太太回复后会马上补上授权/删除文章。

我很喜欢原文风格,但翻译这件事我是既业余又菜而且是第一次做,原文叙述平实耐心又细腻的那种感觉被我一翻就基本是没有了,拉姆斯讲话也没内味了(?),就地谢罪然后真诚地向大家安利原文。


*作者:merlywhirls

*梗概:现代AU,席恩被男友拉姆斯施暴住院。

*注意:存在家庭暴...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83293

去年上半年偶尔在凹3上读到的thramsay现代au短篇,作者太太似乎很久没上线了,询问翻译授权的评论也挂了有一年多没有得到回复,决定还是先发出来。等太太回复后会马上补上授权/删除文章。

我很喜欢原文风格,但翻译这件事我是既业余又菜而且是第一次做,原文叙述平实耐心又细腻的那种感觉被我一翻就基本是没有了,拉姆斯讲话也没内味了(?),就地谢罪然后真诚地向大家安利原文。

 

 

*作者:merlywhirls

*梗概:现代AU,席恩被男友拉姆斯施暴住院。

*注意:存在家庭暴力/虐待(提及)

从前,这种事也发生过,只是从未这般不可收拾。但席恩知道这一定是自己的错。每一次都是,是他激怒拉姆斯,逼他动粗,席恩就是不长记性。他就是学不会。

“你好像弄断了!”他在车里哭嚎着,把手紧紧护到胸前,泪水从两颊滚落。他知道拉姆斯烦他的哭相,可眼泪就是忍不住,他的手还在突突地疼。

“你是说,弄断了。不怪我。”拉姆斯平静地答道,眼睛觑着前方的路一刻也不曾偏移。

席恩感觉到愧疚的重负,他知道,拉姆斯是绝对正确的,错的永远都是席恩。即使把车门甩到他手上的并不是席恩自己,这一切仍然是他的错。

他缩进后座里,一言不发。

 

温驯(Meek)

这是他们第一次得去医院治疗席恩的“意外伤”,他无法安心处之。从前,清理包扎这些事情都能趁着拉姆斯睡着在浴室解决,而拉姆斯有时也会宽宏大量地亲自帮席恩包扎上药。拉姆斯的细心和温柔总能触动他,他还会在他耳畔轻声细语。

“别再干这种事就好,下次乖一点。”拉姆斯甚至会吻上他的额头。

眼下,拉姆斯看起来不仅冷静,还非常平和,但席恩清楚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在那空洞的表情背后,一条毒蛇盘踞在拉姆斯的人皮面具之下,它嘶嘶作响,等着把毒液吐到不顺它意的可怜虫们脸上。席恩的胃绞作一团。他会因为去医院而受罚。

今天解释起来将会格外窘迫,本来要诌出一个受伤的理由就已经越来越难了。有时稍微好蒙混些:手腕、胳膊和脚踝上的淤青是被他渔船上的绳子勒的,紫黑的眼圈和下巴得怪滑溜溜的甲板,另有一次出海的时候,鱼钩咬破了他的皮肤,留下了那些抓痕和刀伤。

“你肯定是全世界最差劲的渔夫了。”琼恩·雪诺会这么笑他。席恩则回以微笑,表示赞同。

他没打算为那些遍布他脖子和锁骨的野蛮吻痕辩解,尽管他一扭头这些伤口就会流血。对此类伤痕,人们一般也不会开口打听。

如今的席恩·葛雷乔伊有很多高领毛衣。

只有罗柏·史塔克,他总是会纠缠得厉害些,用更严厉的口吻逼问他,席恩,这是怎么弄的?

席恩,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上一次见到罗柏,还是两个人一起出去钓鱼的时候。罗柏甚至问他——语气轻柔地,席恩,拉姆斯是不是在伤害你?

然后席恩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很惊诧,但罗柏的表情并没有因此严厉起来,即使席恩又说:“为什么拉姆斯会要这么干呢?”

罗柏看起来要吐了。

他们到医院了,拉姆斯甚至帮席恩拉开了车门。他很感激。他的伤腿像两条软绵绵的果冻,而他的手臂虽然没伤着,却剧烈地颤抖继而抽筋。席恩觉得即使他想开门也有心无力了。

懦弱(Weak)

拉姆斯用胳膊环住席恩颤抖的肩膀,领他走进医院。占满席恩脑海的却是平静过后会有怎样的风暴。

在接待处,拉姆斯包揽了所有的谈话,包括说明席恩是如何在关上车门时没注意自己的手指还放在门框那儿。 

“一个愚蠢的意外,”拉姆斯微笑着对接待员说,“他笨手笨脚的,时不时就会伤到自己。” 

拍X光片的时候,席恩一个人坐在那儿,房间角落里的塑料屏后传出拉姆斯和拍片子的工作人员的笑声。轻松地微笑着轻轻触碰交谈对象的手臂,席恩过去熟谙这些。

医院为席恩安排了一张病床以待拍片结果。医生告诉他,他的手指很可能有局部骨折,等结果出来就能证实了。              

拉姆斯坐在席恩床边的椅子上,碰碰医生的手臂说道:“谢谢你做的一切。”

但是医生并没有回应他的微笑,于是席恩看到那面具滑落了。毒液。             

 十分钟后,一名护士过来给席恩做疼痛等级测评,并告诉他医院已经给他的紧急联系人打了电话。拉姆斯去食堂给他们拿午饭了,听不见这话。但席恩还是惊惶起来。              

“我的紧急联系人?”他问护士。“但现在有人陪护我。”

恐慌几欲漫出他的咽喉。这会激怒拉姆斯,又是席恩的错,还有骨折的帐等着清算。              

他没伤着的那只手一把抓住护士的胳膊。护士大吃一惊,被席恩脸上惊恐的表情吓坏了。              

“是谁?”他逼问道,一边无力地摇晃她的手臂,“你为什么叫人来?”    

护士把胳膊从席恩的拳头里抽出来,向后退了几步。“我不知道他们打给谁了。你的医生叫我们给你的紧急联系人打电话,我就知道这些。现在我得走了,请您谅解。”              

护士动作轻捷地离开了,临走时拉上了席恩周围的帘子,好让他独处。他的心脏剧烈撞击着肋骨。              

他们来不了,谁也来不了,拉姆斯会生我的气的,天哪我搞砸了我一开始就应该让拉姆当我的紧急联系人,他会恨我,他会恨我的……              

透过窗帘,席恩可以听到拉姆斯和护士的交谈声,他们在讨论席恩的手和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故。              

“他就是这么笨手笨脚的,”席恩听到他说,“把自己搞得一团糟,老是出事。他上个月刚从楼梯上摔下来扭伤了脚踝!他就是个怪胎,但他是我的。”

怪胎(Freak)

这时席恩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一阵痛苦的咕哝,还有身体重重撞到地板的声音。席恩熟悉这些声音,它们伴随着他的生活,从他苦涩破损的喉咙溢出。席恩知道,有人打了拉姆斯。

他们不能打拉姆斯,没人能打拉姆斯,我会为此受罚,哦诸神保佑。

护士和医生都在大喊大叫,拉姆斯激动地诅咒着,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回骂。

尖叫(Shriek)。              

哦,不可能。

席恩跌跌撞撞地从床上下来,拉开帘子,试着把头伸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拉姆斯被按在地上,几个护士试图制住他,与此同时拉姆斯的四肢还在疯狂地扭动挣扎。他的脸颊上已经肿起了一道紫色瘀伤,左眼都扭曲变形了。一位身材魁梧的男人压在他身上,耸立如塔,红发如火。他的手臂被医生扯住,咒骂从唇边泄出。              

那人抬头看着席恩,停下了咒骂。              

“你没事吧?”罗柏问他。             

席恩脸色煞白,只结结巴巴地说:“你干了什么?”              

“他不会再碰你了,”罗伯保证道,“我不允许。”              

“轮不到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拉姆斯从地板上尖叫起来,“你别管席恩!他是我的,你带不走他。对吧席恩?你是我的吧?“。”              

席恩正要点头,说是的,他是拉姆斯的,他永远都是拉姆斯的(至于拉姆斯是什么他不知道),直到罗柏甩开扯着他的那些胳膊,动作轻柔地推了推席恩,引导他离开帘子边回床上坐着。

罗柏转身合上帘子,挡住了洒在拉姆斯皮肤上的阴影。              

“你他妈不能把他从我身边带走,史塔克,”拉姆斯唾道,吐出恶毒的话,“他是我的,他是我的臭佬(Reek),我驯服了他。他是我的!。”              

席恩将永远属于拉姆斯。

苦涩(Bleak)

罗柏猛地扯紧帘子,席恩试图抵抗那薄纱般的屏障后面的喊声。              

罗柏蹲在他面前,缓缓把手伸向席恩完好的那只手,轻柔地握住它。           

“一切都结束了,我不会让你回去的,就算你一定要回去。”罗柏试图捕捉席恩的目光,而当席恩真的与他对视时却几乎要退缩了。

脆弱(Weak)

“再也不会了,”罗柏说着,席恩听到他渺远的声音,仿佛罗柏也是遥不可及的。席恩觉得轻松了些,但他不知道为什么。              

不再?              

“你自由了。”罗布抚摸着他的指关节,席恩强颜欢笑。

自由(Free)

没有人能摆脱拉姆斯,但现在,席恩试图相信他做到了,因为罗柏希望他这么想。              

他不想惹罗柏生气,他不想再犯错了。席恩明白。              

他必须铭记自己的名字。             

我叫臭佬(My name is Reek)。              

否则就是他的错,罗柏也会惩罚他的。              

和怪胎押韵(It rhymes with freak)。

还差几颗乌鸦
【剥鱼】关于伤口和… 我再试试...

【剥鱼】关于伤口和…

我再试试🤔是我非常喜欢的脑洞 但是被划成这样很影响观感啦

太难了我好饿

【剥鱼】关于伤口和…

我再试试🤔是我非常喜欢的脑洞 但是被划成这样很影响观感啦

太难了我好饿

皇家菜头

【剥鱼】《裂缝》一发完

有些猎奇,谨慎观看

SUM:席恩腹部有一道裂缝。

请走这里 


有些猎奇,谨慎观看

SUM:席恩腹部有一道裂缝。

请走这里 


我去买狼

throbb便把辛酸苦楚洗去,换做浓情蜜意

席恩第二人称 提及拉姆斯

有暴力描写 


壹:

他十七岁,你十九岁。

史塔克一家在海边晒着太阳,除了他。

他和你在一起,比赛游泳。

海水打在你的身上,就像是温柔的抚摸。

好像铁群岛出生的人都像是鱼一样擅长游泳,你已经游得很远了。

海岸是一条狭长的线条,你和海水被困在里面。

你转头去看罗柏,他终于认输了,打着手势示意回去。

你笑了,游到他身边,引着他找到回岸。

你们躺在沙滩上,大口喘着气。

你揶揄他完美的罗柏史塔克也有比不过别人的时候。

他真真假假地在你身上打了一拳。

罗柏的红发耷拉在他的身上,水珠顺着那些燃烧着的发丝落到脊背上,滚落下去。

阳...

席恩第二人称 提及拉姆斯

有暴力描写 


壹:

他十七岁,你十九岁。

史塔克一家在海边晒着太阳,除了他。

他和你在一起,比赛游泳。

海水打在你的身上,就像是温柔的抚摸。

好像铁群岛出生的人都像是鱼一样擅长游泳,你已经游得很远了。

海岸是一条狭长的线条,你和海水被困在里面。

你转头去看罗柏,他终于认输了,打着手势示意回去。

你笑了,游到他身边,引着他找到回岸。

你们躺在沙滩上,大口喘着气。

你揶揄他完美的罗柏史塔克也有比不过别人的时候。

他真真假假地在你身上打了一拳。

罗柏的红发耷拉在他的身上,水珠顺着那些燃烧着的发丝落到脊背上,滚落下去。

阳光照在你们身上,风吹着水汽离开,你们笑着开始讨论开学他就要去你考上的那所大学了。


贰:

他十九岁,你二十一岁。

他坦坦荡荡地告诉你他喜欢一个女孩。

你简直嫉妒他的坦荡。

你告诉他怎么去追求他喜欢的女孩,简妮,

他和你分享着所有的喜悦,他和简妮的,因为你们是最好的朋友。

他告诉你简妮笑起来的样子,夸张地形容它像蜜糖一样。

在学校舞蹈团演出时指出那个纤细优雅的女孩,你配合他笑得像是个傻子。

最后,他握着简妮的手出现在你面前。

他们两个看起来是这么般配,你由衷地为他们高兴,以他最好的朋友的身份。

你们之间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他开始和简妮享受那些情侣们之间最普遍的腻歪时光,比如拿着两杯咖啡优哉游哉地压着马路,把时间浪费在亲吻与拥抱上。

你没觉得不高兴,只是空出了大把大把的时间。

从前那些你们一起打游戏,打球,泡图书馆的时间都变得苍白无比,你需要一些事情去填充。

你去喝酒,就像你的父亲一样。

你曾经无比痛恨他这样子做,烂醉如泥之后的谩骂,像是一只疯狗一样地狂怒。

但是现在你变得和他一样嗜酒,不一样的是,你很安静。

你和女孩男孩调情,他们有人身上带着烟酒气,有人身上带着人造香水的味道,却没有一个,带着清冽的北方冬雪样的气味,那是史塔克太太给她的孩子们用的衣物熏香的味道。

你和那些气味不同的人们都没有对彼此太上心。

那些湿漉漉的亲吻就像是露水一样,第二天就消失了。

罗柏注意到你的变化,他劝你不要喝这么多酒,语重心长,好像年长的那个是他一样。

你朝他笑了笑,告诉他你不会再喝了,你会变好的。

你的确没有再去喝酒,但你变得更糟了。

你遇到了一个男孩。

他有着一双灰色的眼睛,浮着惨白的光,像是肮脏的冰块。

他在人群中找到了你,像是一只野兽找到了他的猎物一样。

第一次见面,他请你喝酒,你没有接受,你答应了罗柏的。他笑了笑,不置可否。

第二次见面,他为你送上了水,你当时惊诧于他的细心。

直到后来你看到他的口供,才知道原来那里面下了药。

当你醒来的时候,你以为那只不过是一场意乱情迷,你甚至对他说了抱歉。

而他只是用那双脏冰似的眼睛盯着你,问道罗柏是谁。

你没有说什么,只是仓皇地离开,近似狼狈地逃开。

当你第三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只是站在罗柏的身边,向他问路。

当罗柏得知你们相识的时候,他还给了那个男孩,对了,他叫拉姆斯一个笑容,明亮地刺眼。

他在罗柏转身后转向你,朝你眨了眨眼睛。

下垂的头发后面的那双眼睛,在阴郁中透露着一种压抑着的狂热。

以至于他似乎刻意避开罗柏的眼睛,以免泄露那种危险的狂热。

可是他对你露出来了,肆无忌惮。

你质问他,他开始抚慰你,情人样的温柔。

你告诉他你对罗柏的情感,他缄口不语,只是听着,那么认真的样子。

你不知道这对不对,事情开始失控。

他吻你,和别人都不同,那近似于一种咬和啃噬。

你的身上都是青紫,以至于你不得不穿上高领衣服挡住你的脖子,避免别人的目光。

那不会是对于吻痕的暧昧目光,因为没有正常人会对于流血结痂的伤口有旖旎绮思。


叁:

那是个圣诞节。

你既没有和阿莎,你的母亲,你的舅舅在一起,也没有和罗柏,和史塔克一家在一起。

他们都以为你在对方家里,但是实际上你坐在医院的凳子上等着做伤残鉴定。

那些医生护士都说你很勇敢了,不是所有的亲密关系暴力受害者都能站出来,指认施暴者。

你不知道自己勇不勇敢,你想着自己总是怯懦的那个小男孩,被父亲,还有叔叔辱骂,阿莎通常只是对你视而不见,只有那个奇怪长相的”裂颚“达格摩叔叔会对你微笑。

亲密关系,你嘲讽地笑了笑,你和拉姆斯之间恐怕没有那种东西。

你机械性地对着警察复述他对你的折磨。

他是怎样一步步地从言语威胁到第一次对你动手,把你打得鼻青脸肿。

殴打变成家常便饭后,他开始把你锁在家里,让饥饿控制你。

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你只是一步步地习惯了而已。

他们对你投来怜悯的目光,就像你是个可怜的小老鼠一样。

“臭佬”,他是这么叫你的,带着比这些怜悯的目光还要残忍的笑容。

他总是告诉你罗柏只是可怜你,你根本不配和他做朋友。

更不配,去喜欢他。

那个高大的女警官看着你流血的嘴角,她只是递上纸巾,你很感激。

他们原本要通知你手机上的紧急联系人,那是罗柏,但是你告诉了他们阿莎的号码。

阿莎不会喜欢你这么狼狈的样子,你猜她可能会骂你。

但是她没有,她几乎废了好大力气才没有在警局骂人。

等你们一起出了警察局门口,她开始咒骂拉姆斯,用恶毒的字眼。

你猜测她和你一样不会表达感情,只能用这种方法表达她对你的关心,真诚而拙劣。

你告诉她你想休息一下,她终于安静了。

你没告诉任何人,除了阿莎,你和拉姆斯的事情。

她知道他们没法逮捕拉姆斯,只能给他下达禁止接近你的通知后,她问你,要不要去打他。

你摇了摇头,你不希望阿莎惹麻烦。

你只是觉得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就好了。


肆:

他二十二岁,你二十四岁。

你还在吃药,一片又一片,阿米替林、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

它们在帮你,减慢你毁了自己的速度。

罗柏看着你吃药,他用那双澄澈的蓝色眼睛看着你。

他曾经问过你很多次关于拉姆斯的事情,你觉得你没法告诉他。

他是那么美好珍贵的一个人,他不该知道那些肮脏的,可怖的事情。

他不该知道你对他的情感的。

即使现在,他和简妮分手了。

你总是羡慕简妮的,那个女孩可以自如地选择罗柏,也可以和他和平分手。

而你,却连一个开始的资格都没有。

你开始吞咽,一片又一片,它们哽在你的喉咙口,再被强制挤下去。

罗柏握着你的手,他的动作那么轻,好像你是易碎的一样。

拉姆斯会嘲笑你不配这些。

可是现在,罗柏就在你眼前。

你也许可以有一个选择。

你吻上罗柏的嘴唇。

他怔了一下。你以为一切都完了。

但是没有。

罗柏握住你的手,吻上你闭着的眼睛,动作轻柔如羽毛拂面。

他试图去解开你的衬衫领子。

你还在颤抖。

而罗柏停下来了。

领子里面的皮肤也是斑驳的疤痕,丑陋而清晰,提醒着你曾遭受的折磨。

你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睁开眼,盯着罗柏。

有些惶恐和自卑,你也许真的配不上他。

 “我很抱歉。”他本不该为不是他的错误道歉的。

他以为他吓到了你。

罗柏不是拉姆斯。

你告诉自己。

他不会在接吻的时候咬破你的嘴唇,或者因为你的不配合而大打出手。

你没说话,用你的唇去覆盖他的。

那是个简单的笨拙的吻。

来自葛雷乔伊,真实的席恩,而不是破碎的臭佬。

不是从前和人调情是炫技似的张扬,也不是被迫的折磨,像是尝试一样。

“这样我就不怕了。”你笑了。

带着一丝久违的张扬。


伍:

他二十四岁,你二十六岁。

史塔克一家人都已经知道了你们要订婚了。

艾德和凯特琳给了你一个拥抱。珊莎笑着说要给你们的婚礼做蛋糕。艾丽娅和布兰假装气势汹汹地威胁你不要抛弃他们的哥哥。瑞肯仰着头问你可以做你们的花童吗。

你觉得一切都太过于美好了。你转向罗柏,他在看着你,红发在灯光下面灼热地燃烧着。

你和罗柏一起告诉了阿莎这个消息。她朝罗柏挥了挥手,威胁到如果他伤害你她就要打他一顿。

你们一起大笑,真正的开怀大笑。



看这篇文的妹子们求一个回应

我真的不晓得这篇我一时冲动写了一个半小时的文到底怎么样,就是一瞬间洪水样的情绪迸发让我写了这篇文。

你们的阅读感受对我很重要。谢谢!


还差几颗乌鸦
[Thramsay]去势之后...

[Thramsay]去势之后

拉姆斯s在了刚被去势的希恩脸上

[Thramsay]去势之后

拉姆斯s在了刚被去势的希恩脸上

沼泽洋葱

Infra-Red

简介:拉姆斯的宠物逃跑了。现代au(熟悉我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我除了这个不会写别的了)。我有受到一点来自电影《隐形人》的影响:请大家一定要去看这部质量上乘的惊悚片!

凹三(需要科学上网)

石墨

备份2

简介:拉姆斯的宠物逃跑了。现代au(熟悉我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我除了这个不会写别的了)。我有受到一点来自电影《隐形人》的影响:请大家一定要去看这部质量上乘的惊悚片!

凹三(需要科学上网)

石墨

备份2

马里奥利奥🍪

波顿家族(伪)哲学

“当酷吏最重要的不是研究酷刑,而是忘恩负义。”

《大明宫词》里的这句话太适合波顿家族了,太适合了。

“当酷吏最重要的不是研究酷刑,而是忘恩负义。”

《大明宫词》里的这句话太适合波顿家族了,太适合了。

皇家菜头

【剥鱼】《比债主更糟糕的是剥皮人》一发完

现代au,剧情纯虚构

SUM:因为欠债,席恩遭到弗雷一家的追杀。摆在他面前的唯一选择就是找一个靠山,而波顿家年轻的少爷似乎是不错的选择......

客官这边请https://m.weibo.cn/2850589751/4487250505241922

现代au,剧情纯虚构

SUM:因为欠债,席恩遭到弗雷一家的追杀。摆在他面前的唯一选择就是找一个靠山,而波顿家年轻的少爷似乎是不错的选择......

客官这边请https://m.weibo.cn/2850589751/4487250505241922

逸惺

碎片

搞了一篇Thramsay觉得好舒服

虽然好心疼喜儿但我真的写得很开心

※会有Ramsay让人sodomize喜儿

   有烙刑

   喜儿的painful sex

凹3这里 

搞了一篇Thramsay觉得好舒服

虽然好心疼喜儿但我真的写得很开心

※会有Ramsay让人sodomize喜儿

   有烙刑

   喜儿的painful sex

凹3这里 

马里奥利奥🍪
现代AU的小剥皮🔪 (Ps做...

现代AU的小剥皮🔪


(Ps做图,素材均来自网络。)


现代AU的小剥皮🔪


(Ps做图,素材均来自网络。)


马里奥利奥🍪
现代AU的小鱿鱼🦑。 (是P...

现代AU的小鱿鱼🦑。


(是PS做的,使用的素材均来自网络)


嗑CP永远是我学技术的第一动力。

现代AU的小鱿鱼🦑。


(是PS做的,使用的素材均来自网络)


嗑CP永远是我学技术的第一动力。

fIōατ4v3r
Modern Era/Crim...

Modern Era/Crime

Jon found Theon (Reek) in a warehouse, the latter was supposed to be dead 3 years ago. Ramsay was pissed at the fact that he’s property got stolen...

Modern Era/Crime

Jon found Theon (Reek) in a warehouse, the latter was supposed to be dead 3 years ago. Ramsay was pissed at the fact that he’s property got stolen, tough this theif was his crush.

冰棠不是糖qvq

【thramsay】

注:theon这时候刚被ramsay囚禁不久。

                                 正文

阴冷的地下室里,theon吸了吸鼻子,该死,他之前为什么要哭,他可是铁种,是铁群岛的王子,而拉姆斯只是一个野种,怕毛啊!于是theon开始了第二次...

注:theon这时候刚被ramsay囚禁不久。

                                 正文

阴冷的地下室里,theon吸了吸鼻子,该死,他之前为什么要哭,他可是铁种,是铁群岛的王子,而拉姆斯只是一个野种,怕毛啊!于是theon开始了第二次挑衅"野种,有本事就杀了我啊!我知道你不敢杀我,你这个孬种。"theon愤怒的嘶吼着,而回应他的只有自己沙哑的回音和地下室老鼠的吱吱声,theon尴尬地舔了舔自己带血的嘴角。他不打算再向ramsay妥协了,他是席恩葛雷乔伊,是铁种!既然自己喊不来那个野种,就只好等他来了。

大半天过去了,席恩终于盼来了那个该死的变态“席恩大人,你的指头好些了吗?”ramsay特意压重了“席恩大人”这个词,theon啐了一口“野种!有本事就再来啊!老子怕你?”theon瞪着面前黑色卷发的男人,ramsay啧了一声,随后上前用手捏住theon的脸颊“你就是想给自己找不愉快是吧?”theon对上他灰色的眸子,随后露出了一个微笑,令人生厌的微笑“是啊,所以杀了我啊,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ramsay挑了挑眉,放开了捏住theon脸颊的手“你该感到高兴,我今天没有那么多耐心折磨你。”席恩动了动自己的手腕,笑了两声,然后用很滑稽的语气学拉姆斯说话,他本以为拉姆斯会暴跳如雷,然后失控给他个痛快,然而他只是笑了笑“在你还有利用价值前我是不会杀你的,小海怪,至于对你今天的出言不逊的惩罚,我们可以放到明天慢慢来”席恩懊恼地垂下头,半阖着眼睛,他很累了。“你饿了吗?”拉姆斯突然问道。席恩皱了皱眉“这又是什么新把戏?”“别废话,你饿了对吧?”拉姆斯也暴躁了起来,席恩愣了一下然后嗯了一声。拉姆斯转身出去了,回来时他用盘子端着几片面包和一杯牛奶,当拉姆斯靠近时,席恩才反应过来,他喝醉了。拉姆斯戳了戳他的脸“张嘴,我喂你”席恩又愣了一下“什么?不!让你喂我?简直……”“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张嘴乖乖吃饭,然后不再惹怒别人!”拉姆斯烦躁地踹开了一旁的椅子,席恩知道自己再作下去肯定药丸,于是乖乖地张开了嘴……

喂食完毕后,拉姆斯摸摸席恩的头“乖孩子”然后在席恩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要一直乖乖地……”

冰棠不是糖qvq

【thramsay】

*reek因为某些原因失明了,这意味着他不能再很好地服侍老爷了,但Ramsay并没有因此放过他。

                              正文

窗外大雪纷飞,reek蜷缩在Ramsay的床边,老爷出去办事了,临走前把他拴在了床头,脖子上的项圈令reek喘不过气。他动了动僵硬的...

*reek因为某些原因失明了,这意味着他不能再很好地服侍老爷了,但Ramsay并没有因此放过他。

                              正文

窗外大雪纷飞,reek蜷缩在Ramsay的床边,老爷出去办事了,临走前把他拴在了床头,脖子上的项圈令reek喘不过气。他动了动僵硬的手指,随后用双臂支撑自己坐起来,reek靠着墙,静静的等待着,太冷了,reek想着。失明以后,ramsay就一直把他关在他的卧室里,除了晚上必要的服务以外,reek每天要做的就只有等待老爷回来了。良久,reek听到了脚步声,但不是老爷的,是那个说话轻声细语走路慢吞吞的小女仆,可怜的姑娘只是因为和reek闲聊了两句,就被ramsay割了舌头,女孩走到壁炉前点火,“老爷要回来了吗?”reek问道,女仆呜呜了两声表示是的,随后起身快步离开了房间。reek想站起来,但他的双腿已经被冻的僵硬了,他用指甲扣住墙,努力地支撑自己起来,眼看就要起来了,他又倒了下去,没办法,只能再试一次了。ramsay刚进卧室就看到小宠物滑稽的动作,于是站在一边静静地观赏,当reek终于站稳时,ramsay开口道“恭喜啊,小宠物”reek身躯一颤,他竟然忘记了去听脚步声,随后被吓地坐在了地上,ramsay嗤笑一声,然后上前把他抱了起来,老爷今天心情好像非常不错,他一定要好好表现,否则晚上就不好受了。“那么现在,reek,你有一个任务”ramsay郑重其事地开口道,并且解开了拴在他项圈上的绳子“就是去大厅陪我用餐”reek愣了一下,然后乖顺的点点头,ramsay并未像平常一样领着reek走,而是自顾自地在前面走着,“别落在我后面,小宠物”reek一听急了,马上跌跌撞撞地跟在ramsay后面,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根据脚步声去分辨方向,但他却不能感知障碍物,于是没走两步,reek就撞在了门框上,他本以为ramsay会停下来等他,然而脚步声还在继续,并且渐行渐远,reek费力地站起来,根据刚才的方向跑去,果然又听到了脚步声,他继续朝着那个方向跑,却脚下一空,是楼梯!reek滚了下去,疼痛席卷了他的全身,他再也没有力气起来了,他从楼梯上一直滚到了地面,“哈,你果然没让我失望”ramsay慢悠悠的走了下来,一股委屈瞬间爬上了reek的心头,小宠物蜷缩着坐在地上,轻声呜咽,ramasay知道自己做得有些太过了,于是他蹲下身拍了拍reek的后背,reek抬起了头,他的额头上青了一小片,ramsay向前吻了吻reek受伤的额头,随即把他抱在怀里站了起来“走吧可怜虫。”ramsay用脸蹭了蹭reek毛茸茸的头发“下次要小心点哦……”

MSIsfR

配对:拉姆斯·波顿/席恩·葛雷乔伊(臭佬)

分级:NC-17

预警:拉姆斯·波顿(。)第二人称,ABO,OOC,写着爽爽的东西,看不了不用看。


----------


----------

真的就是随便爽下,想要评论。tag的北境四角恋只是爽爽自己。

配对:拉姆斯·波顿/席恩·葛雷乔伊(臭佬)

分级:NC-17

预警:拉姆斯·波顿(。)第二人称,ABO,OOC,写着爽爽的东西,看不了不用看。


----------


----------

真的就是随便爽下,想要评论。tag的北境四角恋只是爽爽自己。

踩虾人

【Thramsay】Sink Me In the Bloody Moment

被lof屏蔽了,补档,走链接

前文

被lof屏蔽了,补档,走链接

前文

Hell Or Gloria

【Thramsay】献给米兰达的一束情人节玫瑰2

2

席恩•葛雷乔伊实际上并不是个流浪汉。好吧,的确,他浪迹街头,无处可去,但他不断地告诉自己,这只是暂时的事。他还是用从前那个富家子的神情去看他目前的“同事”,他还是学不会低声下气地求来一点零钱或是一顿饭。很快,他就没有力气像别的流浪汉一样四处翻找食物了。而他们因为他起初那可笑的傲气不愿伸出援手,甚至没有把他们之间的可怖传闻告诉他——关于一个黑发灰眼的男人,关于那些被他无害的微笑骗走的流浪姑娘,关于他们是如何在多日后碰见他用某个他们曾熟悉的名字亲切地呼唤他脚边的一条狗。不,葛雷乔伊家族的席恩才不会是流浪汉,所以他没有听说过那些故事,所以在陌生的男人热情邀请他“回家”时,他天真地以为这将是一个...

2

席恩•葛雷乔伊实际上并不是个流浪汉。好吧,的确,他浪迹街头,无处可去,但他不断地告诉自己,这只是暂时的事。他还是用从前那个富家子的神情去看他目前的“同事”,他还是学不会低声下气地求来一点零钱或是一顿饭。很快,他就没有力气像别的流浪汉一样四处翻找食物了。而他们因为他起初那可笑的傲气不愿伸出援手,甚至没有把他们之间的可怖传闻告诉他——关于一个黑发灰眼的男人,关于那些被他无害的微笑骗走的流浪姑娘,关于他们是如何在多日后碰见他用某个他们曾熟悉的名字亲切地呼唤他脚边的一条狗。不,葛雷乔伊家族的席恩才不会是流浪汉,所以他没有听说过那些故事,所以在陌生的男人热情邀请他“回家”时,他天真地以为这将是一个不可错失的机遇,一个摆脱街头的机会。

在第一晚,一切都是正常的。丰盛的晚饭,没有人嘲笑他的狼吞虎咽;悲伤地倾诉,米兰达眼里似乎闪着一点泪光(现在他明白了,那如果不是他看走眼了,就是她装出来的同情);甚至有一场午夜电影,他们还贴心地选了一部无关爱情的片子(不过他也不知道,那天竟然是他*的情人节)。生活质量的瞬间提升,拉姆斯和米兰达愿意收留他一段时间的暗示,让他没有多想刚进门时他们到别的房间进行的长谈。那不过是拉姆斯在说服米兰达留下自己吧。在几个月以来最美好的一个夜晚,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入睡的。

现在他想通了,大概是被故意打昏过去的。第二天的睁眼才让他意识到原来那个夜晚是一场噩梦的开始。不过,按照拉姆斯的说法,“这不是噩梦,噩梦终究是你自己的想象出来的。而这绝对比你能想象出的槽糕多了,如果没有,我会确保它变得更糟糕的”。这是他听到席恩醒来,发现自己被竖直地绑在一个X形铁架上后那句疑惑的“我是在做噩梦吗”时给出的答案。是个玩笑?捆绑play?绑架?拉姆斯手上那把闪着光泽的小刀悄声提醒他,贩卖器官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在他大喊救命前,拉姆斯警告了他:

“说一个字,就剥一根手指的皮。”

他那时还不明白。

“救……”

有什么人从后面打晕了他,又一次。

一盆冷水把他拉回到这个世界时,他的嘴已经被胶带牢牢封住了。

“我告诉你了,”是米兰达,“他不会听话的。”

“试一下会更好玩。”拉姆斯转向他,“现在,你还记得我刚才说了什么吗,臭佬。”

那不是我的名字!席恩只能在内心呼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不是你的名字,对吗?不,你就是臭佬,而我,是赋予你名字和身份的人,是你的主人。”

他举起手中散发出寒气的刀,

“让我们来玩个游戏吧。你觉得学会记住你的名字和身份,需要用几根手指付学费呢?说不定你的脚趾也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呢。”

正二品诰命惠芸夫人

【剥米+thramsay无差】北境人在北京(现代AU小短篇一发完)

前提:

⭕️冷了,一时兴起回来考古,胡乱写的OOC小暖(其实也不怎么暖)文,写了完全是为了娱乐自己😊

大概就是讲,渣男剥知道米兰达怀孕了以后逃到北京来找外教鱿鱼……

因为最近被鱼旦拉到了国产圈,所以画风有变,有白白白白白化剥皮,慎重食用🙏……

—————————————

  拉姆斯•波顿飞到北京来干嘛呀?

  反正不是来搞破坏的。

  他倒是想。

  可是这个国家遍地都是监控,北京又是这个国家的首都,他没这个胆。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席恩•葛雷乔伊在琼恩•雪诺警官的帮助下终...

前提:

⭕️冷了,一时兴起回来考古,胡乱写的OOC小暖(其实也不怎么暖)文,写了完全是为了娱乐自己😊

大概就是讲,渣男剥知道米兰达怀孕了以后逃到北京来找外教鱿鱼……

因为最近被鱼旦拉到了国产圈,所以画风有变,有白白白白白化剥皮,慎重食用🙏……

—————————————

  拉姆斯•波顿飞到北京来干嘛呀?

  反正不是来搞破坏的。

  他倒是想。

  可是这个国家遍地都是监控,北京又是这个国家的首都,他没这个胆。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席恩•葛雷乔伊在琼恩•雪诺警官的帮助下终于和他分手以后会选择逃到这里。

  虽然席恩一分手把他拉黑了,但是他还是想方设法的得到了席恩的消息——席恩来了北京,会说中文了,北京的一所小学里当外教,孩子们都很喜欢他,他今年还当了班主任。

  其实中国孩子很可怜,从小就一直在上培训班,拉姆斯觉得他们都是无聊的人,可是席恩也很无聊,无聊的人喜欢无聊的人,很正常,所以他一点都不在意。

  但是,当拉姆斯看到席恩在推特上发出来的那些中国孩子用歪歪扭扭的英文字母拼凑出来的教师节贺卡,他们一个班一起快快乐乐过圣诞的照片,席恩批改作业时发现的那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中式英语”的错误的时候——拉姆斯每次都觉得很不舒服,心里难受极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的班主任以前是我的一条狗。

  拉姆斯这么想,然后恨不得拿着小皮鞭找到那所小学去,在全校面前抽死那个混蛋“臭佬”,让他叫他主人。

  这样,分手三年之后,拉姆斯买了张机票,打算去北京。

  可拉姆斯自己知道这是假的。

  他在骗自己。

  他是不会去小学用皮鞭抽席恩的,他不是傻子,他知道其实小学生最不好对付,他也知道中国人多力量大,他有自知之明的。

  再说,三年了,感情会淡的。

  但是拉姆斯•波顿飞来北京到底是要干嘛呀?

  其实来找席恩只是个幌子,真实的原因是,他都不敢说——

  真实的原因是,米兰达,他的女朋友,怀孕了,他的。

  当米兰达一脸傻笑着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褪色了。

  天哪!上帝啊!宇宙大爆炸!这不可能!

  他吓坏了,脑子烧掉了,甚至都还没有给米兰达一巴掌,也没有给她留一句话,就买了那张机票,然后,逃走了,逃到北京,他走出了机场。

  烦!

  拉姆斯不敢想。

  他当时怎么就这么傻,没有直接告诉米兰达去把孩子打掉。其实他一听到这个消息,脑子里就这个念头就在他的脑子里闪现了,但是就是一闪而过……

  烦!

  拉姆斯打了的,一路指手画脚的终于来到了宾馆,入住了,他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发了好久的呆。

  那么,去找席恩?

  神经病,找他干嘛呀——席恩现在是一群全世界最会考试的学生的班主任了,而他,他是什么。

  卢斯•波顿被他留在了北境,他把这英国北部叫做北境,他只有这么想来给他一点心理安慰——卢斯•波顿从来没有正眼瞧他这个私生子一眼,甚至是在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多米尼克死掉以后,就像是他的亲生母亲那样。

  其实如果他愿意低头去和卢斯缓和关系的话,他可以在他的企业里找到一份稳定而且收入还不错的工作,可是他就是喜欢赌气——或者说,他就是喜欢自毁。

  酗酒,泡吧,打群架,偷卖不该卖的东西,生活随便,白天睡觉,晚上蝇营狗苟,即使有男女朋友也会去找各种各样的人玩s/m,他一直活在社会的灰色地带里。他现在完全靠打零工过日子,以前还会带着几个人去收保护费混日子,可是后来因为攸伦那老流氓的打击,他不能再这么做。

  以前的席恩和他很配,一个是波顿家的叛逆私生子,一个是史塔克家的叛逆养子……可是现在……

  他的狗竟然翻身了!

  他还站在原地。

  可是来了北京却不去看席恩,他总觉得说不过去。

  越想越烦!

  他选择把这一切暂时放下,现在北京城里逛一逛。

  其实北京真的很好看,要古典有古典,要现代有现代,地方又大气,人民又友好,而且生活很方便,拉姆斯发现北京人好多都不带钱,都直接用手机就可以付钱了,很神奇。

  但是有一点很烦,就是——

  中国到处都是中国人。

  废话!

  就像英国到处都是英国人,非洲到处都是非洲人,精神病院里到处都是精神病人一样,中国当然到处都是中国人。

  拉姆斯知道,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好几次这句话。

  哪里都是人,他在长城被挤成了人饼,然后又在故宫被挤成了人干,到全聚德去吃了半只烤鸭回了血,然后在天台再一次被挤扁。

  想想中国人还是很可怕的。

  “中国人怎么这么多人啊?席恩怎么会喜欢到这种地方来混日子啊?”

  拉姆斯站着天安门前看着毛爷爷发问。

  毛爷爷红光满面,看着光明的方向表示自己并不想理他。

  “席恩是不是有毛病啊?”

  毛爷爷仿佛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后面一天上午拉姆斯去了颐和园,一去真是气死人——他最期待的所谓智慧海竟然不是海,是一座佛寺,明明不是海为什么叫“智慧海”,拉姆斯不能理解。下午他去听了场京剧,很没礼貌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感觉有点丢脸。晚上又去逛夜市,他看到了一家人,也是像他一样的西方人,一男一女一个小孩。

  烦!

  那个时候,拉姆斯•波顿觉得自己无论如何还是得去看一看席恩•葛雷乔伊的,把留在英国的一切忘光,毕竟他过去还是他的“主人”的。

  说干就干!

  第二天起来拉姆斯就去了席恩在的小学,他一夜没睡,想好了自己要和他说什么,用什么样的威胁手段,怎么躲开中国人,后面怎么使手段到席恩的家里去,然后情感操控——他边走边想,把昨天的计划又想了一遍,他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席恩•葛雷乔伊!

  那头金发看过一眼就不会忘,确实是席恩•葛雷乔伊。

  他到的时候正好是中午休息,他透过栏杆,看到席恩正和一个中国女人手腕着手,绕着操场一圈一圈的走着。那中国女人高高的,有着黑色的长发,气质很好。

  他从来没有见过席恩那么开心,又那么自信,阳光照射在席恩身上,让他整个人都荣光焕发。席恩和那个女人滔滔不绝的讲着话,时不时一起小声笑。有几个小学生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又立刻松开手走远装正经,可孩子们一回头,手又牵起来了。

  这就是席恩?

  席恩变了,他真的变了,三年的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拉姆斯感觉,席恩已经变成了一个中国人,只不过头发是金色,眼睛是蓝色一样,就像是那些在英国的华裔越来越像英国人一样,文化会感染一个人,塑造一个人。

  不用说,他们之间,已经有一堵厚厚的墙了。

  拉姆斯没有说上一句话,就离开了,他知道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除非席恩再回到英国。

  席恩变了,米兰达变了,卢斯变了,琼恩变了,珊莎变了,罗柏变了,所有人都变了,连乔佛里都变了,就只有他——站在原地,没有变,仍然是个巨婴。

  糟糕透顶了!

  可他还能怎么办呢?

  再回去过从前的生活听起来很诱人,但是总感觉现在和过去有些不一样。

  其实还是有其他的路子。

  他可以去创业啊,他在北京看到了很多故乡没有的,这都是商机。

  但创业哪有这么简单啊。

  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迷茫。

  他逃避了,但是属于他的责任永远也不会因为他的逃避而减少。

  拉姆斯想着想着,心里乱极了,一时什么都想不出来,就买了一根糖葫芦,然后去了北海公园。他在永安桥上站了一下午胡思乱想——想象自己是中国皇帝,又想象自己是英国公爵,又想象自己是个在华尔街呼风唤雨的企业家,想象自己是魔鬼,可想来想去,最后发现自己谁都不是,自己是自己,那个混着日子的,平庸的自己。

  那个躲到北京来逃避现实的自己。

  那我又算什么呢?

  现实让拉姆斯很丧气。

  他是个混蛋小变态,在他生活的地方臭名昭著,席恩、琼恩、珊莎、哈拉德,甚至连攸伦都已经和他分道扬镳了,也就米兰达还愿意跟着他——

  米兰达是个胆大的好女孩,也像他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傻子,是她自己自甘堕落跟着他的,然后有了孩子。

  可这是米兰达的错吗?

  这是宝宝的错吗?

  拉姆斯感觉身上靠近左胸的某个器官猛地收缩了一下。

  哦,对哦,我已经当爸爸了。

  拉姆斯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米兰达还在英国等着他,宝宝也在等着他。

  米兰达这会儿肯定眼睛都哭红了,这对孩子不好,这对她也不好。

  米兰达喜欢孩子,米兰达也爱他,他了解她,她一定不会把孩子打掉的。

  米兰达会好好养他的孩子,她会是个好母亲。

  孩子怎么能没有父亲呢?或者有比没有更糟糕?像他自己一样?

  拉姆斯难受极了。

  不,不对,我得回去,我不属于这里。

   属于他的永远属于他,不属于他的这辈子也和他没关系,该享受的应该尽情享受,可是该承担的责任还是得要承担。

  他们会接纳他吗?他们一定会的。

  拉姆斯回到了宾馆,把衣服塞进行李箱。

  决定了。

  就这么决定了,他得飞回去找他们。

  总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再当私生子。

—END—

簋笙三日

来给大家搞点粮

拼图真的是太难了

thramsay实在是太冷了,冰窟

大概是一个现代au

〔俩人都稍微有点前世的记忆〕小剥皮在办公室里面偷着瞟见了小鱿鱼

开始疯狂追逐,最后在一起的故事

p1初见

p2遇见

p3约会,告白

p4假期相互思慕

p5 happy end


【软件:简拼,

图源:网上玩命呼呼乱找和我陈年老截图

侵删】


来给大家搞点粮

拼图真的是太难了

thramsay实在是太冷了,冰窟

大概是一个现代au

〔俩人都稍微有点前世的记忆〕小剥皮在办公室里面偷着瞟见了小鱿鱼

开始疯狂追逐,最后在一起的故事

p1初见

p2遇见

p3约会,告白

p4假期相互思慕

p5 happy end


【软件:简拼,

图源:网上玩命呼呼乱找和我陈年老截图

侵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